高级搜索
  

郭文贵2020年1月2日 20200102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20年1月2日 20200102 聊自己的人生和武汉的非典 为战友终生戒吃牛肉!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叶宁 郭宝胜 赵岩 滕彪 陈军 韦石 袁健斌 林宇丹 龚小夏 尼克松 傅希秋 高胜寒 吴征 孙力军 孟建柱 Roger Stone 马蕊 李洪宽 路德 Sara 木兰 吴兵 何频 陈小平 李伟东 胡平 Elliott Broidy Michael Waller French Wallop 董克文 夏业良 细思小哥 王岐山 达赖 阚哲 习近平 安红 陈峰 王健 卡丽熙 曾宏 小蔡 释永信 钢铁侠 南怀瑾 释素喜 李友 胡舒立 班农 凯尔巴斯 陈秋实 艾未未 王恩哥 扎哈·哈迪德 查尔斯王子 许永跃 成龙 穆桂英 乔布斯 Larry Ellison Tom de Vries 何柱国 邢李㷧 王友杰 李长春 小皮匠 老江 陈丹青 孔丹 王林 袁红冰 相林 魏京生 大卫小哥 
公司组织:阿里巴巴 盘古大观 博讯 西科斯基飞机公司 苹果 土豆网 Feadship 甲骨文 丰田 裕达国贸 东京爆协 
国家地区:纽约 纽泽西 武汉 华盛顿 海湖庄园 香港 沈阳 台湾 洛杉矶 澳大利亚 加州 印度 宁夏 广西 新疆 西藏 宁夏 那曲 伊朗 巴哈马 伦敦 广东 深圳 清丰 东莞 阳谷 北京 欧洲 英国 日本 上海 颐和园 法国 荷兰 印尼 迈阿密 亚洲 河南 郑州 登封 少林寺 
名词解释:灭爆小组 SARS 爆料革命 
文字整理:战友之家听写组 爆料革命正义必胜 
发布时间:20200102
视频链接: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401000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啊,现在是2020年1月2号下午五点钟。好像是早了一点,五点钟,文贵在咱们喜马拉雅大使馆直播间向大家(报平安直播)。今天因为上午没有时间报平安直播,很多战友都发来了信息说,文贵哪怕露露脸就行,没看着视频不舒服。特别是我们武汉的很多战友啊,在特别紧张之际特别关心文贵的安全。他们在重灾区,他们在现场,所谓的防肺病现场有些人就担心文贵的安全。所以说呢,我说好吧,我赶快开会,今天补上这个报平安直播。
 
衷心的感谢所有战友们你们的关心,文贵太感动了,太感动了。今天因为我一直在开会,大家你们看这是今天必须(看完)的,这些文件。你看看这些文件,这是翻译的,这还有英文版的。所以说你看看战友们,我给所有的年轻的战友们,80后、90后要说。包括那天我们战友问的教育中国未来的方向的问题,大家一定要学英文。大家你们看一看啊,就我一个人的英文不好,整个所有的工作效率,大打折扣,大打折扣。所有的文件要翻译成中文,然后我再讲的时候再翻译成英文。俩翻译,仨翻译,一桌子律师800美金的到1500美金的,最贵的1800美金的律师。你是不是,你说多少成本吧,而且每天都得付。我小时候上学可能省了2、3年时间没学英文,但是我要一辈子付出代价,天天付钱,多可怕你说。
 
所以说战友们,我给所有战友们的建议,就是现在年轻的,或者有时间学英文的,一定要把英文学好它,一定要把英文学好它。学不好英文真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今天开会感触也是很深,听律师给我讲诉这四十个案子的进展。定期的给我说这些案子的进展。啊呀,我真是感受的是,我们这官司中成长。但是我看到了我华人啊,在海外的这些所谓的欺民贼、民主民运人士和共产党平曝小组养的这些人。这些素质,还有这些人的想法,真是实在是让人无脸去看,搞笑至极。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们在纽约告叶宁、郭宝胜和赵岩的案子,叫合同诈骗,合同毁约,还有诽谤的案子。那么这个案子呢,那叶宁是一如既往的,所有欺民贼只要我告他们首先一点,跟你dismiss掉,取消你的案子,说你这理由不充分啊,你乱诉啊,地方管辖不好啊,然后像郭宝胜一样,从什么联邦法院呐,到州法院呐,反正所有人像乱伦彪一个德性,还有Jonathan Ho(陈军),所有人都是这个德性。
 
但是呢,这回叶宁呢,来了一个向法官申请,这个案子我们要取消。他取消呢,他说他代表他自己,他代表赵岩,他不代表郭宝胜。就没把郭宝胜给带上去,这下子事儿热闹了。法官一看你没把这个人带上去。就这一个人,就这个案子就得成。你说说实在话,你说我要赢他们我希望对方,我赢精彩点,别让我赢的那么差。感觉很不过瘾,同胞也太丢人了。这郭宝胜可能没付钱,还没打呢,就输成这样了。这是一个笑话。
 
更大的笑话现在有意思。叶宁向法庭申请对这个案子,反对郭文贵,对他们所谓的取证调查。结果他把东西给填错了。他是签了,他不调查我们,同意不调查我们,不让我们提供证据。却让他们自己要提供熊宪民、叶宁、赵岩、郭宝胜在中国国内所有的收入还有海外的收入。这不等同于自杀嘛…现在我真的怀疑叶宁同志是我们的好战友了。我真要考虑考虑雇佣叶宁了,这个叶宁太搞笑了。
 
更夸张的事情,乱伦彪打了一年多的案子了,说自己怎么怎么牛,他也不请律师自己辩。他这个案子是肯定输的。结果他现在向法庭申请了一个,说你看我不是美国公民啊,我不应该在联邦法院呢,我要到州法院去。就像袁健斌这个流氓是一样的。但是他没想到,他觉得很聪明,他也学袁健斌,林宇丹也学袁健斌,很多人学袁健斌,郭宝胜也学袁健斌。
 
结果大家知道,我前天我把赵岩和火鸡龚,他俩的跟我们的WhatsApp在一年前就告诉了我。他们找了一个什么白人律师,是前总统尼克松的孙子,然后1800美金一小时。由傅希秋给他付钱,然后卖烤鸭店的老板付钱,赢了300万美元各自分。然后找这个法官就歧视外国人,然后呢Alex法官等等等。表演了郭宝胜那一幕,从联邦法庭移到了州法庭。他根本他不知道,当他们出这个招的时候,当火鸡龚和赵岩告诉我这信息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端着钱在那等着了。因为我们非常清楚,赢与不赢当时我们评估我们是五成他五成。当他把律师换成斯密斯的时候,还有他中间叶宁耍流氓的时候我们就是9成要赢。
 
但说实话,诽谤案子还有这种欺诈案子,不管你怎么赢,在这个法庭,你想百分之百赢绝对不可能。我们的评估赢的是什么呢,会给他四到五个罪名。就是四到五个条款会同意。所以你看我们起诉他只有五个条款,五个…诽谤和欺诈,他要了我们七个。我们想赢了仨就可以,甚至赢俩。但是没想到我们都赢了。我们都准备好了,都在那块端着呢。
 
到了纽约这个案子呢,乱伦彪这个案子,在纽泽西这案子,来啦!他也来这招。结果人家法官看清「你小子,你这个乱伦彪号称人权律师,你玩我,从联邦法庭玩我。你玩我一年了,现在你告诉我你不是美国公民,你要到州法院」。到州法院到哪去?必须到的州法院我们都知道在哪,就那一个法官,那个法官大家会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我们就知道乱伦彪这小子他这个烂人,不想面对官司,还不想花钱,还想耍流氓那就行了。所以说这人烂到不能再烂的程度,烂到家了。他说那些话,他弄到俩万页文件,他不输天理不容。你走到哪去我都会告到你,这还不算搞笑。
 
陈军,陈军才夸张呢!陈军Jonathan Ho, 他在纽泽西,我们在纽泽西把他告了。他给法官发了个涵说,你看啊,你看这个我根本不在New Jersey,我住在New York。结果这法官就说:哦,他的管辖地不在这呀,我们搂着,等他提供证据,他提供了一堆的证据证明他根本不在New Jersey。所以说这个又是跟乱伦彪、袁建斌和郭宝胜一样,打这个什么管辖权,打联邦法院和管辖这个法院的事情。
 
结果他没想到,我们早在那等着他呢。到最后一分钟我们告诉法官,法官您看,这小子是美国公民,前两年选举的时候他投票是在New Jersey。我噻,法官大怒,大怒!主持法官也大怒!马上把这个案子就定在了New Jersey。
 
所以说这个谎言呐他有多可怕,你看看。所有人全玩假的,所有人全玩流氓的。假、流氓、黑社会。
 
这个还不完,在一看这个赵岩更惨了。赵岩这个案子啊,叶宁写的所有那个东西,那个理由,他基本上就已经给赵岩、给郭宝胜、给他自己把罪给定上了。他的否定,就是对我们的肯定。所以说叶宁傻乎乎的到那去了,bangbangbang弄完了。今天开会的时候我们都开成娱乐会了,讨论案子开成娱乐案子了。嘿嘿嘿,你说这人咋弄啊你说。
 
你说这吴征也好、孙立军也好、孟建柱也好你找这些人,太搞笑了!太搞笑了!
 
包括N 个案子。像吴征的案子,还有那个XXXXX就是原来也是给川普总统提出建墙建议的那个,他们找了法官,也是取消管辖权问题。法官给写了个东西说:这个你说人家诽谤,是Roger Stone当时说的,(说他给他说了他诽谤了你)但是没法确定啊,没有证据啊,所以这个啊就不要在这了。但是,法官却在这个上面写了,所有的我在这里没有给你dismiss掉的,没有给你取消的,等同于我全取消了。
 
这个里面有一句话就是吴征也跟着他,也要求去取消,然后就说我反对。等于法官是说,我反对了你的反对,那吴征的案子就必须在这。
 
所以说我们当时定的诉讼战略说,我们详细了解了这位女法官的性格是什么,她以往以来是什么,我们应当怎么做,就是现在桌子上给你一堆面包,你把所有的面包都打到地上去,你不爱扫面包么,当你扫下面包的时候,我们有一个面包是希望你扫下去的,那就是吴征的案子要求不在这儿,他反对你不在这,在这了。我们不在乎Samnumber,我们在乎你吴征。
 
然后给吴征的案子是什么?中国政府的罚款很难给个人要求,这个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机会,中国政府的罚款和盘古大观的A座拍卖和阿里巴巴的拍卖不是政府行为,是市场行为。
 
天意啊!天意啊!这不经意间就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机会。这多大的案子啊!是不是?几百亿美元的案子啊,这是开玩笑吗?吴征在美国有多少资产啊,赢郭宝胜也就100万美元是吧?未来找他要。
 
说到这的时候,我给大家战友说一下。吴征这个案子、阿里巴巴案子有钱呐,博讯、孟维参有钱呐。孟维参找了马蕊、吴征的律师,给他写了一堆东西,这写这东西对我们帮助太大了。大家千万记住,在美国法律系统千万别造假,千万别相信关系,你只相信证据,还相信你的智慧。
 
李洪宽大家都知道啊,李洪宽这个孙子,我们将近一年前就把他赢了。这个千刀杀、万刀刮的这个混蛋东西,缺席审判,包括对他的资产惩罚和没收啊。
 
这个刚刚我们现在得到了几个方面的信息,战友们,如果有人知道李洪宽的房子、他或者他妻子、或者他儿子、或者任何跟他有关的资产,请你们发给我或发给路德先生、或发给Sara、或发给木兰女士,就他转发给我们。只要是他的资产查到的,未来我们把他资产没收了的,10%奖给你们。但是记住啊,你一定是唯一的,第一手给我们的。比如:他的房子、他的车。现在他的车子开什么车?什么车号?停在哪?请大家提供给我,谁第一提到的,我们只要使用了,这个车没收以后,拍卖完的钱,10%是你的。包括李洪宽红薯宽在银行账号的各种信息,我们现在就发出奖。事实上大家不提供,法院会对他整个全美的账号全部查封,所有的车、房全部查封。但是这个时候有其他部门愿意帮助我们去执行法院的这个法令,如果战友有的请提供,请提供。
 
特别是李洪宽上次到法庭,他不到几分钟就跑了,如果他晚跑几分钟法警就把他抓了。他现在已经不是缺席不到庭,也不是蔑视法庭了,按照美国的法律,他现在是完全藐视美国法律。他这个已经是犯了另外的罪行,接下来在逮他的时候,法官完全可以直接把他送到监狱里面去。这不是民事案子了,这个已经是刑事案件了。完全给他送到监狱里面去,大家走着看啊。所以有信息的战友们请跟我们联系,拜托了!
 
对了,另外一个战友啊,陈军的案子啊,我们对陈军案子调查的对象,就是我们要调查对方的相关人和资产。我们调查陈军的,你看吴征啊,这是肯定的,他的合伙人嘛,还有他弟弟吴兵啊、何频啊、陈小平啊、还有明镜的那些跟他认识的所有人,包括摄像师、包括摄影师、包括主持人。大家知道所有这些人名字的,所有这些信息的,请提供给我们。孟维参呐,他哥们儿是吧?熊宪民、李伟东、袁建斌呐是吧?还有他见过的所有民主民运人士。包括你们掌握的这些人的通讯信息方式,合法的啊,包括他们推特社交媒体账号,请发给我们,包括陈军的妻子和陈军的前妻,包括他的哥们儿胡平啊是不是,这些人大家能够想到的,只要能跟陈军认识的,跟他有联系的,有关信息发给我们,我们都将发调查令,调查这些人的银行信息、账号信息、还有他们所有的通讯来往。
 
那么另外你像我们的林宇丹,手机全都调出来了,手机都调出来了很有意思。
 
包括乱伦彪,大家知道乱伦彪跟谁最亲近,包括乱伦彪的妻子、乱伦彪的孩子、乱伦彪的合伙人,所有跟他有关来侮辱我们,说我们这个强奸案的,包括发了文件的,包括他给各部门发文件,包括他过去推文的,请提供给我们。谢谢啊!
 
Elliott Broidy是下周在加州,下周在加州,要对他开始问询调查。Elliott Broidy这个很有意思啊。
 
董克文玩球蛋了。Michael Waller 和French Wallop完蛋了。吴征的,哈哈,在看看这官司有意思了啊!
 
还有夏业良啊,大家记住,谁要有夏业良,我再说一遍啊,夏业良、郭宝胜、包括细思极恐所有这些人啊,所有这些人的,他的信息,包括给他捐款的,还有给他付了款有凭据的,请大家记住啊,如果有大额的,我们给你10%。记住名10%买过来,我们再告他。
 
赵岩这个我先不说了,这些搁一边去。所以这个先给大家说一下啊。
 
另外一个,从昨天到今天啊,大家比较关注的就是武汉,就是咱们叫SARS,这SARS传染病的问题。那么目前看武汉还不是很严重,不是很严重。但是从武汉我们现场,咱们战友获得的信息、他内部的信息,我有担心。我强烈担心啊!战友们认为是有这种可能的。
 
参与了武汉市政府所谓成立的紧急SARS,这个紧急传染病防治小组,包括来自卫生部,还来自国家公安部、政法委、国家安全委员会来的人,大家开会来看,这事可能有点猫腻。这是不是、这又是王教宗啊!王岐山双修教宗玩的这个阴谋啊!这小子善于设计,善于捣鬼。我强烈怀疑这是他设计的一套路数。因为从昨天到现在,在武汉的开会当中,他们明显的感觉到这件事情有其他背景,有其他目的。特别是昨天,在会上有人提出来说,SARS这个传染病已经到香港了,大家要做好到香港去帮助香港同胞,防止这个传染病的计划和措施。要求湖北省准备好2000人,而且说有参加的很多、有军医,这事有问题了。
 
这就是我、我就是,我当时跟战友们的感觉,共产党会不会在全世界面前要演一个苦中戏。武汉有SARS了、传染病死人了。弄不好传你纽约美国去啦!弄不好弄你华盛顿去啦!甚至马拉阿戈庄园去啦!那么现在香港又发现十几宗,所以说香港这地方必须得戒严。不戒严不行,香港会死人。你没啥说的吧!
 
香港将成为一个传染病的城,外国人你赶快走吧!外国人你也别来了。香港的勇武派,这都是传染病携带者。然后被关押地方死了好多人都是传染病死的。是吧!死人是传染病,外国人要滚蛋也别进来。然后香港就成了全部、合法戒严了。
 
以SARS、以病戒严,以病封港,以病弄死港,然后呢!以病杀人。哇塞!这个事挺大的啊,这事挺大。这王岐山这小子,你别说孟建柱和王岐山这俩人真是有坏、坏想法。大家想到最近你们见过孟建柱吗?一年来你们见过孟建柱吗?
 
王岐山出席的31号的政协所谓的联欢会,确切的、大家、现在我们验证过,哥们是推着轮椅去的。轮椅在会场外边等着,当这个所有摄像机准备好差不多的时候,王岐山晃晃荡荡、慢慢走进来。坐那拍完吃几口,一看没摄像机扭头走了。王岐山坐着轮椅来的,坐着轮椅来的。
 
但是说在这个武汉协调会上,孟建柱出现了。孟建柱最近在在在武汉。你说你看这个家伙孟建柱、孙力军、王岐山还是香港反送中镇压里面主要领导人。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有意思啊!这个相当有意思啦!王岐山一掺和这个事,这事要要出事,这事要出事啊!所以说香港同胞、香港战友们你们真的要小心。共产党从历史上干过无数次这事。
 
当年沈阳很多历史上老将军都说,沈阳当年死人的时候,弄沈阳的包括淮海战役之前,好多地方就已传染病为名,把整个镇子就给消灭了。这就是共产党,这就是共产党。
 
要你的粮食,要你的几个、几个钱财,村全给消灭。现在在武汉引发的所谓SARS很有可能就成为进入香港传染,包括镇压和反送中,包括杀人整个的借口。有可能啊!咱文贵完全瞎蒙的,完全瞎蒙的。
 
另外一个台湾呢!台湾这个事不是小事,台湾这事真不是小事。这一次因为涉及到美国的黑鹰飞机,美国将参与全面调查。到底是技术故障还是人为的?特别在敏感时期而且死的人当中绝对是反共的,咋这么巧啊!是不是?那么这次、但是美国人很严肃了,过去只是说黑鹰公司参与,这次美国政府要全面参与。为什么这些人在这个时候黑鹰飞机掉下去了?当然他有活的,所以说还有活回来的,这要全面调查。看来这事不小啊!
 
另外一个我要说一下换汇的问题,战友们,我要在这衷心的感谢给木兰、路德、Sara女士这三位战友发的很多关于换汇的信息。我在此再次重申一下,当你们发的信息里面,这些人都发给我了。发给我的信息,路德先生可是没发给我几个,几乎是没有。Sara发给我了几个,但是木兰女士发的比较多,还有很多战友直接发给我的不少。
 
目前战友们发来的公司当中做成了三家,这三家已经做成了、做成了。最小的是1200万美元,往上我就不说了,这个必须是保密。我要保密做成的,不能告诉大家。但是如果你没有收到反馈信息的,因为太多了,我没法一一的回。就等于你的、你的这个交易没有被对方给、给审核过关,人家没法、没给你联系。
 
因为我们把所有你们的信息,我们就给这些需要换汇的,国内给你人民币的这些公司,由人家的金融团队和运营团队人家来负责。然后当人家需要联系的时候,我们帮你联系上就算了,其他我们都不想管。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有战友,做成的战友,中间人要把所有的中介费捐给法治基金。我再次告诉你,这是不允许的,绝对不允许。因为你这个捐完以后,法治基金还是有做生意的嫌疑,法治基金不做任何生意,不做任何生意。这个大家一定、一定要记住。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感谢你们对换汇的支持。如果没有收到信息的就等于是没有过关。这个希望你们能理解。那么过关了,我就不在这块重复了,我要保密。那么另外一个,这个我们今天······
 
这样吧!你先把这个给我切一下,这个文件。对,就切过去就可以,对,直接给、直接给切出去。你、那你就挂出去就行了。给我,好好,好,把这个都可以挂出去。等一下,等一下啊!我发给你的等一下,等一下啊!这有些个人信息不能放出去。
 
哎呦!这些、有些不能放啊!这都是个人的信息。等一下,我看一下啊!这些都不能放,涉及到未来再说吧!好吧!就把刚才那个第一,我、我把这个给你。这都别先别放了,等着让这小子出来胡说八道的时候,咱们再放吧!对,就先放这一个就行了。等着让那些出来胡说八道的时候,咱们再、咱们再放。咱得来个一键封侯啊!一剑封喉、一剑封喉。
 
好吧!咱得让他、咱得让他胡说八道一下子,等他胡说八道,咱再上。好吧!就只看这个就行了,对了。我给战友们要说一下这个、这个情况,大家可以看一下啊!切这个吧!yes.大家可以看一看啊!
 
我们放这个的目的是什么呢?亲爱的战友们。这个是本来是、原来啊!确实是细丝、鸡腿潘,呵!当时要说要给郭、他要建议要搞什么网络存储方案什么,他提议的。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我给战友们说呀!因为很多文件我们现在还不想发出去。我只要战友们知道,这小子来纽约的目的是干什么。
 
大家一定要记住啊!所有的这些问题,远程认证用户随时访问调阅存取,喜马拉雅大使馆有这个、这个问题呀!他开始的时候,当他给我们的工程师要求所有郭媒体的源代码,所有的IP信息的时候,包括要远程什么,要全是可以控制的时候。他来纽约的目的,一下子就让文贵看出来了。他当我面他不说,他离开以后,他涉及到这么多事情。
 
这些东西让我们已经开始关注他了,我们在这个时候,我就告诉他们,我说你们现在什么也不要回复,不要去做。我就开始让专用的人,开始来调查这个小子。调查他就是看他过去到底干了什么,还有他想干什么。我们进行了分析,我马上提供了安保团队和美国有关政府部门,我说这个人的来路不是简单的。
 
声音有点小,大家说我的这个声音。因为咱们喜马拉雅大使馆包括咱们现在的郭媒体,他不是一个正常的商业。他不能用正常的标准,包括我本人的,包括王雁平的有些事,我们都不允许做。包括我们的法治基金班农先生来到这个楼里面,他的保镖不允许去任何其他楼层。他的保镖现在来了都不准进这个楼,只能在外面,连这个楼都不让进。
 
所以说战友们,当他出这些招的时候。我们要问他几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在、在这个纽约的时候,好好坐下来谈。你为什么要东西不直接找我要?你为什么要去找这个工程师偷偷的要?再一个郭媒体的源代码跟你个什么毛关系?还有个更重要的事情,你做这些事情是想干什么?我就、就这几句话,刚才我那有些信息还不能放,我在等这小子出招,我得等他出招。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现在谈到这的时候呢!我要告诉大家,在大过年的时候出现这么个事情,这是老天爷给我们最好的礼物。让一些人爆一爆、露一露,在一个任何做大事的,这个人的历程当中,一定有离开,一定有进入,优胜劣汰的过程是无法避免。如果干一个大事,如果你没有优胜劣汰的过程,这肯定不是什么大事。
 
如果你经营一家企业,如果没有经历过优胜劣汰,这家企业肯定不会做强。关键是我们是什么心、我们本人、我们自己要站得直、坐得稳。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伤害他去。我们伤害他什么?给他要块鸡腿吃,捐捐钱,学学双休,学学什么骗女人。装笑、装笑、去骗人。
 
然后现在我们被人家给掏肛了,被人家给掏肛了。咱们这边一起、一起要奔向一个目标叫喜马拉雅,就一个目标,然后灭共产党。人家现在跟着你这块走着、走着,人家自己开出一个分、就是分目标,叫什么我不灭共,我不要喜马拉雅,我要钱、我要钱。
 
这个时候他肯定的,他需要一个时间,需要一个过程。但是他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事情。让我们看到,到底是跟我们一起,谁是能走到最后,谁跟我们是共同的目标,谁跟我们要的是灭共。谁准备好了,在这个路程当中要经历的各种挫折。不要九九八十一难,他八难就可以了。是吧!
 
他本身是个好事,爆料革命现在有亿万个战友,我们能看到、能听到的有几个?还是那句话,很多看到的人加在一起能把一个共产党一个镇能灭了,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吗?是不是!
 
关键是这些坚定地、在前线的、有能力的、有智慧的战友,这些战友,我们让他看到真相,这些人他有代表作用。如果我们在今年没有这些人的发声,那不正常。我们就等着他出手,当我们看到这些的时候,还有他、他的那些动作的时候,包括他报那些发票的时候。
 
大家千万记住我没让他来,是他主动黏糊着要来的。他到洛杉矶是他自己带着他老婆、带着他俩孩子来旅行来了。他来了以后,当时说来纽约,报销是纽约到洛杉矶,他是纽约回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来,这个加州到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到加州,他全报了。
 
大家看到租车的10块的、8块的票据的全报了,包括1000多块钱没有票据的,包括在纽约花掉5千多块钱。我们给他1万块、1万美金的这个、这个1万以上美金的成本。我们没让他干,没对他有任何要求,没有给他提任何建议。他说啥!我们就是应。好啊!你坐坐吧!行啊!拜托啦!多帮忙吧!
 
但是,后来我们发现他的目的来,不是到喜马拉雅大使馆来看一看,也不仅仅是想骗你1、2万美元。他是来摸底来了,他是来摸底来了。很多故事,现在我不能讲。我要等他们出手,都出完手的时候,我再把这个东西给你们放出来。
 
千万别忘了,喜马拉雅大使馆不是郭文贵一个人搞保安,也不是你看到的几个保镖,那几个保镖只是保我的。整个大楼的保安是有其他部门的,但是大楼里边每时每刻、一分一秒都有N个部门在关注着。
 
来过喜马拉雅大使馆的可以看到这里、这里、这里全都是摄像头。什么事情都记录在案的。这是一个喜马拉雅大使馆,他不是一个正常的一个设施。他、郭文贵和爆料革命不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动。你不能用正常的逻辑和正常的人来对他思考。
 
但是呢!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我们也推出了很多关于他成立那些组织,成立那些钱。包括现在最起码,太多人给我发信息说被他骗了,发来了他的语音,发来了他的信息,包括给他的捐钱,很多人现在就觉得上当了。那么现在就要要求把钱给讨回来。
 
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在两个月以前不到三个月。我们已经在澳洲准备起诉他了。我们就等他出手呢!我可以告、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两三个月以前,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可以今天告诉你,这个叫什么?潘林正、潘林正、鸡腿潘,一定会起诉你的,你等着吧!你不是讲英文吗?在医院嘛!还给达赖喇嘛讲英文,你把达赖喇嘛叫来,你看看他听谁的、向谁的,你太搞笑了。
 
所以说他不值得我们提,他这个现象值得我们关注。这件事绝对是好事,它让我们分清了谁敌谁友,谁是战友,谁是在这混友,是在这混的。谁可以一直到老,还是我们是搞这么一夜晃荡、酒后一夜情、一秒情。谁还在这块是真正的是穿着羊皮的狼。我们这一次能分辨很多,不能彻底,会分辨很多。
 
我再告诉大家,大家一定要想到。如果就是我们能看到这些人。爆料革命能活到今天吗?可能吗?绝不可能。如果大家认为他好的,他对的。赶快、求求你快给他捐钱去,快去上他节目去,快提他去。但你别砸我们,你别反对我们爆料革命。你反对爆料革命,你砸我们任何一个我们的战友。你看我们全力以赴,我们将对、对你开战,有本事你放马过来。
 
保护我们的战友,绝不犹豫!维护爆料革命的神圣性,绝不犹豫!关于坚决灭共,毫不含糊!你不信,你就放马过来。对吧!
 
有些人说你伤心了,你那不是心,你那是黑心。我们起码的行动,如果你觉得你伤心了。哎!赶快把你的心拿走,拿回去吧!你别在这伤了。
 
哎呦!我的妈呀!你没有、没有夹子在这。抽一颗、抽一颗、抽一颗。所以说战友们,大家如果觉得,哎呀?跟着郭文贵没啥混的,又是郭三秒,又是郭骗子,还有郭企鹅腿,还有这么独裁。啊!赶快快走、快走、快走。啊!是不是!
 
今天我们常委群的有两、三个人退群了。我们可以这么说,我们想拉到常委群的人,我一分钟,我拉几百个,我拉1万个,我拉1百,我拉1千万个容易的很。如果你觉得我们不好,去找好的去。如果我们让你不舒服,伤你心了。请把你的心收回。拜托了!好自为之。
 
我们在这场爆料革命当中,最需要的就是什么?智慧、纯洁。我们不需要什么忠诚不忠诚,只要你有了智慧,只要你有了纯洁的心。剩下、没有可能不和我们站在一起。所有的爆料革命是没有我的,无我、无欲,就是一个目标干掉共产党。
 
如果你在这个事上跟我们商量,用什么方式,用你的方式,还有什么给我讲这个讲那了,你爱那凉快去那玩去。这个我们没有时间跟你聊这事,我们在灭共呢!没有智慧、纯洁的心,你跟我们谈啥呀!是不是!你谈啥呀!
 
你看看被他骗的人。昨天有位女士,这个我不能说出来。发的这个语音,说被这个细丝怎么骗的。我就纳了闷了,发给我的绝大多数99都是女士被骗。为啥!为啥!我就纳了闷了,一个男人不敢说自己有老婆、有孩子。你老婆是偷的,你孩子是偷的,你不敢说。
 
竟然有人说,给郭文贵要证据,你凭啥要证据,我就纳了闷了。你算老几啊!你是法院,你是检察官,你是警察。我一听到媒体要证据,我就火大。这是为什么这媒体、那媒体的要证据,你去上、爱去哪去哪。听我们讲什么,共产党是不是坏蛋?
 
我们在这块灭共呢!多少战友付出了生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们多少战友现在在海外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报终。被共产党给绑架着,啊!结果呢!你要给我说,我要灭共,结果这哥们说他要拉一个分支,不灭共,但是要捐钱,他连个鸡腿钱都付不起。装神弄鬼还讲英文、讲英文,不讲中文了。然后把香港的这么一个,我香港的大街上最英勇的那些年轻孩子定为小痞子,小流氓。
 
偷偷的捐钱,偷偷的搞基金,他要搞一个爆料分革命,东京爆协,他再搞了个澳洲分爆料革命。然后你给我要证据,你给我要证据,你在开啥玩、你算老几啊!你何德何能,你算老几啊!给你要证据,我给你签合同啦!我给你有承诺啦!你跟细丝什么关系,我凭啥要给你证据。这不是神经病嘛!这不是,这脑子有问题。
 
如果在这事上都分不清楚好和坏,真和假,善恶之分那就根本不存在了。啊!是不是!那比共产党还可怕呢!有些人内心里边很有病,这有些人是病态。常年得不到关注,常年没有亲情。就被这个、这个、这个什么鸡腿潘,嘻皮笑脸、甜言蜜语就在那块给了你温暖,让你、获得了你的信任,这是你的病,这毒比共产党还可怕。
 
我们等他几个月了,我们等他几个月了。报销是真的吗?假报是真的嘛!成立基金听说过吗?支持爆料革命不反共,这不是放狗屁嘛!我们爆料革命就是反共的,你支持爆料革命不反共,支持爆料革命不砸郭、不砸郭,你砸郭啊!这是什么意思?
 
这种简单的、低劣的、愚蠢的游戏,你让我们去接受,让我们去吞下去,可能吗?这是谁干的事?这是根本不想灭共的人才会这么想,你把这些事当成你的娱乐啦!你想凌驾于爆料革命,你用你的脑子来评判爆料革命,对不起,你得问问你自己,你配不配。
 
亲爱的、所有的、不管什么原因的,如果你觉得这事伤你心啦!你赶快走。如果你觉得这个郭文贵和爆料革命战友不值得你支持,你赶快走。拜托啦!好吧!我还坐这吧!
 
现在我们来说另外一个问题,现在确确实实,我们现在发现一个很、非常重要的。看来啊!中共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政策,过了年以后就要开始了。为了保密,我们先简单说一下。
 
大家你们知不知道,在印度上曾经有一个很荒唐的税。这个税叫什么税,大家知道吗?“乳房税”。大家查一查印度的历史。乳房税就是所有的女的,因为你是下等的姓,你就必须的,这个要裸露着胸,来让大家看,而且必须是谁爱看谁看。如果你不让看,你将把胸给捂起来,那你要交税,还要交什么这税那税,很贵。
 
其中就出现了一个印度的一个女的英雄,这个女的说,天底下凭什么我的胸,我要让你看呢!我不让你看,那你得交税。我的胸我长着,我捂着,是我的本能啊!对吧!结果她家人包括她先生都告诉过,你斗不过这些人。印度那么多年了,他都实行了税,绝大多数人嘛!你挑战什么呀!你是有病啊!
 
就像现在我们灭共产党一样,很多人觉得我们有病啊!现在我们灭鸡,这个火鸡腿、火鸡龚,觉得我们有病,这正常。啊!他可以成立基金,他可以募捐,正常。大家觉得这正常啊!那么多年啦!
 
但这个女的坚决不同意。最后这个也就是村霸、乡霸过来、带着人来。你、你拿钱,不拿钱、不拿钱就要、就要把她弄走。这个女的把自己的胸给咔,俩就给割下来了。这俩个胸割下来说,你不要钱嘛!老娘把胸给割下来,我也不交给你税,这是我的胸。
 
这割下来就疼啊!这疼死啦!你想想多可怕、无知、愚昧。这个英勇的女士最后在家里边、就是老公把她用柴火点着给烧了。在烧她的时候,自己(老公)跳到这个火里边,自己也烧死啦!一个伟大的爱情故事。印度因此终止了乳房税,印度因此终止了乳房税。
 
大家你看历史上这段的时候,你会发现人类的文明就是要有那个勇士站出来把这些愚昧、无知、可耻、脑子的病给你彻底拿掉。我们的爆料革命就是干这个的。
 
那么现在北京要产生N个乳房税,我听说了房地产税现在已经变相出来。房地产将可能,他不叫房地产税,他什么叫房地产使用税,什么占用税,事实就叫房地产税。
 
 
还有更可怕的,还有另外几种税更可怕了,这就是共产党来了,现在可能要把一些所谓的在各县市、二级市,叫做房子的空置税,要开始要拿了,空置税也要变个名,也不叫空置税,反正是五六种新的税名即将出来。有更多,包括那菜市场,现在中国菜市场要实行叫做……啥税别说了,你花的钱在这儿,就是百分比,西方叫做消费税,在中共那块是叫什么?叫做生活用品市场营业税,现场拿,都要驻市场,真没钱了,穷疯了。
 
这些税要出来,对咱们爆料革命是个好事,会唤醒更多的人了解共产党到底是什么东西,会出现无数个像当年印度的拒交税,割乳房的事情发生,也会出来很多勇士。
 
大家千万别忘了,中国人是全世界存款最多的民族和国家。共产党已经瞄准了所有人的腰包,要把你的存款全变成党的,甚至不惜搞一场文化大革命,一切都归党,搞新的社会主义化,集体吃饭,集体住、集体工作都有可能,但是这些税的发生对我们来说是大好事。
 
平爆小组啊很恐惧,为什么?就是现在我们的N个战友和我们爆料革命在社交媒体上掀起来的这种完全是自由的、自主的、快速的、迅速的把国内真相爆出来的这种社交媒体现象,也打破了所谓的海外和有钱有权的,那个共产党能用权力和金钱控制的所谓传统媒体,也都要证据,要证据,对待弱者要证据、对待强者它要钱,给我钱我就替你说话。
 
大家好好去看一看啊,在美国电影史上无数个电影讲述了美国的所谓传统媒体记者被操控,配合黑警,包括洛杉矶当年的枪杀案等等那个纽约的Beggar被枪杀案,所有这些事情都是传统媒体的拙劣表演。当然它毕竟有,它不是绝大多数。社交媒体的最大的力量就是即时、快速,不一定准确。共产党太可怕了,所以说有战友说,平爆小组对社交媒体我们发动的这场不可控对共产党的爆料,爆它的料。
 
大家请问问,所有战友们,现在社交媒体上的,只要他社交媒体不爆料,成了谈情谁爱,像那个什么火鸡腿啊,火鸡龚啊、鸡腿潘啊,都在那块扯蛋了,在那块乱扯了,根本不爆料的时候那就是胡扯了,你就马上告诉自己这不是爆料的,这是娱乐。只要是娱乐化的,只要是在那块谈情谁爱乱扯蛋的,在那块搞口水信息的,一定是穿马甲的!
 
只要不去爆共产党的料、不去替香港人说话,不替新疆人说话、不替台湾人说话、不替西藏人说话,那他这个社交媒体一定是有问题的,爆料革命就要爆料。
 
就像我说那尹队长,我告诉咱们国内这位战友,如果说尹队长他家人能站出来跟我们联系,我们还愿意帮他,在法律范围内,因为他爆的真料,虽然他骗了他这个经侦队长200万,卖掉了朋友的阿尔法车,骗了500万搞油去,老丈人,还有其他人若干千万,那是他的事,他在我们爆料革命当中他确实爆料了,而且他爆的这些料都是有用的,那我们就支持他。
 
那么平爆小组对我们这个恐惧很可怕,为什么?共产党的一系列的政策在制订当中深刻地考虑到了我们爆料的存在,据这些制订税务的这些人告诉我们战友们说,很多次开会他们说,你们要小心啊,这海外,这爆料革命这帮社交媒体,你要这些文件让他们获得了,他们就给你一爆,这对……影响太大,所以他们要分区、分省、分市搞,先试试搞,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就是爆料革命已经影响到了共产党的所有政策制定,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恐惧。
 
那么现在我们看到了,现在共产党整个内部,经济是一塌糊涂,昨天我们的一个美国朋友,包括今天下午,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开会,有些人都知道,说现在国内物价的上涨,和现在国内的饮食业和民生产品的这种所有的有关物品的涨价,这已经证明了中国的经济已经到了崩塌的边缘。中国但凡吃点饭、但凡买件衣服、但凡出去搞点什么活动,都钱都是论千论万。
 
可是现在,整个中国在过去一年GDP是负数,根被没什么6的,纯胡扯。而且各省都在学习习的软件,各省、各市、各县都搞文化大革命叫互相揭发,互相批评,叫批评与自我批评,由当地的纪委书记、县委书记、省委书记来坐中间来,来给你评判,然后省委书记之间再批评与自我批评,让习近平同志、王岐山同志来批判,这种经济能搞好吗?
 
宁夏、广西、听说光去年啊,很多机关根本发不下来钱,很多在广西、宁夏的战友们,包括新疆的、西藏的这些战友们给我发信息说,我们这边真的是吃不下去饭了,全是靠借钱,全造假。说有些机关单位啊就是靠造假,甚至什么事都干。
 
就这当年肯尼迪啊说过一句话,什么样的司法系统、什么样的政权,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犯罪,这话说对了。
 
就是现在共产党这个假,以假治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骗治国,现在中国上下所有的罪行你看,骗子罪、黑社会罪,然后都是造假的罪,全部都这样。
 
宁夏的某个上市公司,老板都死了,但是领导说你家不能发丧,过了年再发丧,也不能对外说,因为影响股市,你这个事是股市太大,大家都知道,未来你们自己看吧,这事都干得出来!造假,你别弄得股市震荡,而且先让领导选定新的法人、新的董事长,更改董事会以后,你再发丧,你再说你死了,死了都不能说!
 
竟然在西藏这样的地方,那曲的生产虫草的地方, 领导已经下令所有的虫草现在要严格地归政府管,老百姓不能采,由他们统一销售。而且有钱的要纳税,都知道那曲啊是全中国路虎最多的一个那曲县,对这些有车的人也要下手了,而且家家都有保险箱都有现金,现在要印新钞票,然后呢要搜查,现在对银行里说取5万块现金的要登记,家里有5万现金以上不登记的视为你非法。这到了什么时候?已经不是搜刮民脂民膏了,现在是抢劫民脂民膏。这些事情在每次开会时候都严格控制信息、文件和开会的信息外露,就是怕我们的爆料革命。
 
所以说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真的我们要感激上天,让我们能听到这些我直播的,听到我们爆料革命信息的人,要感谢上天,我们现在第一个,我每天都得感谢,我们活着,我们还活着;第二个,感谢我们活在一个这么自由的地方;第三个,我们还能活着为那些在国内的同胞们干点有意义的事!
 
大家你们会看到啊,15号左右,美国会发生什么事儿!九天后的台湾,你会发生什么事儿。在中东,被炸掉的共军他连声儿都没敢吱,那可不是光炸掉了伊拉克啊,那个伊朗啊,炸掉的有共军呐!知道你共军在那块儿是帮助他们干事儿的,就给你灭了。敢说话么?不敢说话。
 
还有,国际形势,我这越说,说着说着就说冒了在这儿。国际形势,可能将有大的变化呀。
 
大家,大家因为我这几天啊,人家跟我严格地说,千万千万你不能爆,千万千万你不能说。因为大家能看得出来,我这几天是真忙!昨天你们看我,我是……我是今天早上大概7点钟才去睡觉。我一觉躺在那块儿“呼”一觉睡到将近十点。所以我早上起来没办法这个报平安直播了。迅速地冲冲凉洗洗澡,马上,马上穿上衣服参加会。这个,这个好多天没有称体重了,最近吃面食吃太多,吃得没有搂住,长了三公斤,我说这个得少吃饭。我把会得开完呐,特别是台湾的,台湾的大选,这是文贵现在的重中之重。
 
香港接下来的行动,大家会看到啊,香港有大行动啊。香港的行动是我的重中之二。
 
然后,大家要看到啊!美国准备好了的,弄不好习近平来美国了咋办呐?15号,人家习近平“呱唧”来美国了呢?是不是,要签合约呢,对吧?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啊!
 
(文贵和战友们互动。)
 
对了,最近都在说这个,安红女士的这个,这个什么这个叫土豆网什么事儿,是吧?我觉得你们,这个安红女士土豆网有啥事儿?我在这儿说啊,我这个(说错了)你们说了你们砸我。说实在话,大家要想上来,大家要想上这个网络,我可以告诉大家不管你上啥网,共产党要想知道你上哪个网,那是太容易不过的了!只要你用手机,只要你用手机!你在哪儿,你上哪儿,那共产党知道的门儿清!
 
这个,细思,鸡腿潘,他要的不是你手机号码,战友们!他要的是你和所有的手机联络的信息、数据!你的银行账号,你爹是谁,你妈是谁,你女朋友是谁,你男朋友是谁。你像路德先生那十一个女朋友,那不就惨了么?都得给他弄出来,对吧?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大家千万别忘了啊!如果你要认为爆料革命带来风险,你千万不要去上!你包括现在你听我这个YouTube,那共产党想知道,那是绝对知道!你上郭媒体它要想知道,那是一定知道!你不在(乎)你上什么土豆网,还有什么抖音啊,你什么微信啊……战友们,你们自己扪着自己的良心问问,那个人没有微信号码?你手机上只要有微信的,你手机是上什么网都已经不重要了!你上那中国安全部的网都不重要了。你只要有中共的任何中文软件儿,你的手机再安全是不可能的。
 
我告诉大家,你看我的手机,我天天开着,来啊,黑我呀!欢迎黑我呀,共产党,听听我,是3秒还是0.5秒?挺好啊,对吧?
 
我这是,因为我是在安全屋睡觉,我太太在另外一个卧室睡觉。我有时候晚上就出来,我得下来,我要走过我们家长长的19米的一个走廊,19米的走廊!我得走过去,你说我要穿了个鞋,在木地板上,“啪嚓啪嚓”地。我太太睡觉特别敏感,特别特别敏感,很轻,所以我就没办法,我就拎着鞋,悄悄地,悄悄地,走着猫步,猫步,慢慢儿地过去。开门儿的时候,得慢慢儿地打开,还怕她听见了。然后,悄悄把门儿掩上。我再出去,打电话呀,视频呐。然后人家保镖,人家还得看着我,是吧?我把这弄完了,手机放在那儿,我再悄悄地把门儿打开,再锁上,还不能“咔嚓”响,再悄悄走着猫步,拎着鞋,再上去,我天天这样。
 
结果,有战友,国内战友跟我说:“老郭呀,我们领导说:‘郭文贵这个人啊,你必须得说,这个人啊,够仁义!你说中国这老板,咱抓那么多人,你看哪个不是三妻六妾的?到处私生子,查都查不清楚了。’他说,‘郭文贵就没查出一个来能敢站出来说,郭文贵,我跟他生孩子了!我跟他这个有男女关系!一个都没有!’就连马蕊强奸案都成笑话了都!哪有被强奸的不来的?强奸地点从纽约变到了巴哈马,伦敦,总共呆了15个月,说是我把他囚禁了三年半。从红裤衩,蓝裤衩,粉裤衩,裤衩换了好几回。他说:‘你看老郭啊,跟老婆结婚三十四年没换。不但如此,这小子现在,天天晚上起来打电话,走着猫步就怕把老婆弄醒咯!’”这个战友一听,“哎!有意思啊!”跟我说了。
 
证明了啥,战友们?这共产党,我这手机,全听着呢,全看着呢!我估计我洗澡的时候,听战友们直播,我那光屁股,大家在估计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啊!如果我脱了光屁股的话,我肯定不是企鹅腿啊!咱这比例可以看一看,哪天需要的话可以看一看啊。
 
所以说,战友们,你说安全么?最先进的IPhone手机,而且是被用上了全世界最尖端的以色列技术,而且我这手机,一个中文的、下载的东西没有。共产党就知道我走猫步,走在走廊里边儿每天。是它看见了,是它听见了?那么安静。
 
所以说,战友们,我就纳闷儿了,这两天“哗”就开始了,又开始弄安红女士了!说实在话,我刚才都写在前面了,我都写在前面。今天要谈的这事儿:讲几个数字。但是就在我坐这儿的时候,就在坐这儿要播的时候,咱们的,咱们的安保小组说:“有几件事儿你最好别谈。这事儿你最好别谈。”
 
第二个,我本来要谈的下两个会议是啥的,“你最好也别谈,你等等。”
 
我就说到这儿吧!简单说,哎呀,这个事儿不好说啊!
 
(文贵先生和战友们互动。)
 
我想说啥,战友们?如果你参与爆料革命有风险的话,你害怕的话,你真的不要参与。另外一个,我再告诉大家,千万你要是说你捐钱是个压力,我求求你,别捐!我说实在话,我对这个法治基金,我现在我,我不是一般地烦!我真的我觉得这事儿是让我很不舒服的一件事儿!把共产党灭了之后的事儿,我真的跟我半毛关系没有。现在我还得想着,这灭了以后有没有人,法治什么……这有战友们呢,有我显得着我啥事儿啊?对不对啊?显得着我啥事儿啊?
 
你看,我们战友的力量。就是昨天,就有人给我发来了,细思在国内到底为啥,来到澳洲的?为啥他老婆先拿到的归化的澳洲公民?他的孩子拿澳洲公民。他为啥没拿?他在国内干过啥事,犯过啥事?
 
他老婆很有背景啊,很厉害啊,吓我一大跳。都是战友,而且战友都是厉害的不得了,没这些战友这美国人也看不起我呀。
 
现在美国人为啥我说啥都听啊,现在不就战友给我准确情报吗,这不说白了吗,给我情报的人肯定不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啊,那些战友都在国内啊!人家不危险吗?人家不冒险吗?那都冒着杀头的危险,灭门的危险!这些东西才是我在西方能把战场拉到国际上,能以美灭共的核心力量啊!除了花钱的之外,有些你是花钱买不了的。王健那些东西,陈峰那些东西,你花多少钱能买得了啊。你给我买买我看看,对不对,都是战友舍命给的,这才算爆料革命在西方、在欧洲、在全世界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我们唯真不破,战友提供的是真信息,这些人多冒险啊。
 
我们现在爆料革命,现在天天抓特务,现在又抓安红是特务了,你打死我我也不相信安红是特务,如果安红是特务了,我真的是,战友们,我别的不敢说,我站这儿让你们骂我,使劲儿骂我,我承担一切后果。她上土豆网就掌握你手机信息了?你上微信不掌握你信息?共产党想掌握你信息不容易?你只要别像这鸡腿潘似的把你家什么源代码、IP都给他,那有啥怕的呢,我搞不明白啊,可能是我错的啊。
 
另外一个咱们战友们,说实话我现在跟战友们直播聊天啊属于我最放松状态,只要不跟你们在直播当中,我就立马,嗯,就是就得马上全身注意,为什么,人家问我问题,我回答一次错了,我就后果很严重。开会人家法律律师问你问题,你说错了一次,很严重,上法庭,一句话就把你官司给你毁了,一句话,一句话,就完蛋了。
 
对了,关于郭宝胜这个官司啊我,说过我要把那个庭审啊给大家讲讲,大家知道我一直这个最近忙,我忙的大事儿现在都不能说,我不能向路德先生铛铛铛什么都可以讲,我不能讲。我讲了咱们不是爆共产党的料了,是爆自己的料。所以最近啊,咱玩的是爆骗革命,是爆小骗子,玩玩儿,娱乐娱乐,真正的大事儿,这几周发生的大事儿啊,还不能说,不能说,王健那个尸体的那那那......
 
对了,说到这儿还得给大家说,最近啊,国内的很多战友对待我们这个春节晚会问题。说要暴力年,很多人不愿意,很多人不愿意啊,说这大过年的文贵,你是恶心了共产党了,你把战友和家人老人孩子都恶心了。中国人过年图个吉利,你弄那血里糊拉的多吓人呐,再一个你弄那小女孩尖叫声,他说是,达到了伤共产党,非要大过年的吗?咱能不能换个时间啊,我也听着有道理,我觉得有道理啊。
 
卡丽熙来了。卡丽熙以前的直播大概都是在一百多个左右,现在是上千了,在线。曾宏一般在五十个左右,前两天说完,这曾宏节目直接昨天在线超过一千三,我塞,这也太快了,你说战友的力量有多大。咱们战友绝对能做到,能让你火,只要你敢跟共产党为伍,只要你反爆料革命一定也让你不火。也能熄你的火,这个熄火还是让你火绝对这个钥匙掌握在所有战友手里边,包括文贵。
 
战友们发现你郭文贵不爆料了,你去想想,现在郭文贵往这儿一坐,我不反对共产党了,我不反王岐山了,我不反孟建柱了,你给我捐钱吧,一个小时郭文贵就是全人类上最烂的一个人。那真是,我估计所有人的诅咒,我一分钟都活不了,都得把我诅咒死,我深信这个不疑啊。
 
你看那个鸡腿潘,相已经脱相了,已经完了,比那王健还瘆得慌看着那样儿啊。
 
所以说,不管谁,爆料革命开启这个这么大的机器这个力量,你想想路德,大家知道路德火是吧,你把路德现在他敢喊出来嗓子说,我路德不灭共了,我也不支持灭共产党了,我也不支持反王岐山,香港的勇士全都是小痞子,他敢话声儿落口,不用我吱声,我相信所有战友不会让他超过一个小时,让他是全世界最挨骂,最挨诅咒的人,他老婆小蔡都得拿菜刀给他砍了他。为什么,他给孩子给家人带来的危险太大了,那不是开玩笑的。路德今天的成功,我老给他说,80%都是他老婆。我让路德先生来东部,50%原因是因为小蔡,30%甚至40%是因为他仨孩子,我真不愿意看到他全家被人给灭了,因为这个人脑子有问题的,你知道吗路德先生,他这交友很不慎很单纯,我真不想他全家都给灭了。我压根没想路德对我,直播我拿个手机就直播了,我在乎啥啊,我在乎啥啊,我不在乎啊。但是小蔡这个人就是一个非常厚道,我调查过她国内的同学,在工商局的,我当时在船上见小蔡的时候我就告诉她了。说我告诉你,小蔡这个人当哥们比路德强,路德这人她说我不敢说啊,我对他没啥评价啊,他说,但是小蔡绝对是可以相信,同学,是工商的好像是,工商行政的啊,这原话,我见了小蔡我见路德在船上,我原话告诉他。
 
所以说,谁要敢说你现在与爆料革命为敌,你就是不灭共产党了,你就完了,不是郭文贵什么独裁,什么搞网络暴力,是爆料革命,它已经立起了全人类最大的一个民间力量。就是灭共,你灭共,大家都支持你,你不灭共,什么你郭文贵,李文贵,你爱去死哪儿死哪儿去,谁搭理你啊。你越站得高,你死的越快,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我现在跟战友们直播是聊天,你们别占你们时间,我完全是聊天。国内战友给我发信息说我们放假啦,我本来给Sara说,我说Sara我一会儿我直播,我说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让我要直播,说没报平安,Sara说今天国内放假,哎我看一眼我就放那儿了,我再去翻那信息我就发现,奥,很多战友说我们现在放假啦,郭先生你能不能跟我们聊聊吧,我们好不容易有点时间,你多聊聊行不行,哪怕你坐这儿吃饭都行。我这赶快下来,这俩会取消啊,外边还在开着呢,我赶快过来给大家,聊吧。为什么,战友他相信你郭文贵是灭共的。
 
所有的中国国内的战友,能看视频的,旁边生活之困难,共产党之猖狂,共产党之荒唐,共产党之嚣张,以及看着这些所有的这些王八蛋们在那儿天天傻乎乎的在那儿开会,真以为统治了14亿人民呢,他不知道14亿人民都准备好要把他消灭呢。就这一个声音爆料革命,还有第二个声音吗?啊,亿万个战友,都等着这声音呢,你现在你要说在这儿你要拉个分支机构,那你不找死呢吗那不是,那不是混蛋至极吗!我没这胆儿啊,我没这胆儿,我也不相信谁有这胆儿。
 
所以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念互动信息)“跟苹果有关的零件产品订单已经不多了,天天机器空转,上班闲坐……”呵呵,哎呀,你说这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东莞的。
 
我的一个老同学,当年就是他……他的爸爸是少林寺所在的登封县,登封县公安局一个副局长。他爸爸当时,我一去就负责给我在旁边忙忙呼呼的,老骂释永信。他的一个姥爷是当地的一个副书记,当时释永信啊,还有素喜啊,一起老吃饭,当时素喜是方丈,释永信是主持,不是方丈,他俩争得很厉害。
 
我们一去,那时候我从看守所刚出来,我那时候就真的到少林寺修佛去了,修禅宗,竟然我自己开着车去了,住了两个晚上。因为少林寺的晨钟暮鼓的楼是我捐的,360万块钱,所以我去了,什么方丈室那个屋都可以住,所以少林寺的事儿我(知道)太多了。
 
说那天钢铁侠还是卡丽熙节目有人问我,说我在哪修的,谁是我的大德?我没大德。因为我见过太多大德都是假的。我说过的都住过了,五台山我也住过了,西藏的几个大庙我也住过了,释永信你说我也打过交道了。素喜我没给大家说过。
 
南怀瑾啊,咱叫他老师,南怀瑾那块儿,我住过好多次,所以我这是有资格说话的。等哪天我把这照片放放,很多人说吹牛叉啊,我让你们看看南怀瑾给我照片怎么照的,是什么时候照的,我那时候刚从看守所出来,在他金看守所以前,我认为郭文贵跟我现在完全不一个人。那天我跟几个很好的朋友说,我说老天安排我。
 
之前,投机倒把的、跑广东的、跑深圳的、跑小沙滩的、导电子表的、倒卖汽车的、倒卖摩托车的、到处打架的,完全不懂这个什么哲学、历史、文学、宗教、法律、生意,根本不懂。结果这个64把我给救了,就把郭文贵送到看守所去。到了看守所以后关在那个地方,房间里都死刑犯,关键都是政治犯。
 
我给他们讲的时候,我说你去想想当年那个就看守所,里面有个叫什么,每个看守所都有一个什么检察院派来的,叫监管,监狱长,就监督警察是否是违法的,所以他是老大。当我出来以后,我曾经把他带到,他多是到郑州来,给他买点酒喝,喜欢酒,然后感谢他没少照顾了我,最起码我是活着出来了嘛。
 
他喝醉酒就给我说,哎呀,老七啊老七,你可不知道啊,你都不是一般人呐。我说咋不是一般人了。他说:
 
你说说啊,咱清丰那个小屁县,啥时候关过大人物啊,只要是官家的,只要是有钱的,一星期都放了;都是关的小偷小摸、强奸犯、杀人犯啊,都是小偷小摸,啥时候关过大人物?来了个8964,关了这么多教授、这么多政治犯,都是从外省来的啊,结果把你关进去了。你一关进去,这屋里都成你老师了啊!你看看呐啊,完全不一样!俺啥时候见过这么有水平的啊!
 
老人家我记得很清楚,我买了茅台酒,一箱茅台酒搁在这儿。拿着一瓶,我说这是你的一瓶,这是我的一瓶啊,咱俩对着喝,这菜还没上多少呢,俺俩这一瓶就吹完了,舌头也都差不多硬了;再开第二瓶,我说这酒都是给你留着的,走的时候都拿走。
 
这是监狱长这哥们:哎,老七啊,你是给我弄一箱茅台?我说这一箱茅台都是你的。这一箱茅台都是我的?那你喝这两瓶,拿完剩几瓶了?这一箱多少瓶?我说一箱6瓶啊?那不喝了两瓶了?我说不要担心,还有一箱呢,那是新的一箱。那中!那中!这哥们儿赶快喝。
 
给我讲述在清丰县,我关的时候我的运气。关了那么多政治犯、哲学犯、基督教徒、牧师、天主教徒、佛教徒、英语教授、年轻的追求民主的……都是中国最高端的人士,他就会送那去了,就跟我碰一起了。把我深造了,我等于回了一次炉啊。
 
所以我91年出来以后,我再跟这些监狱长喝酒,我再带着他去了登封县,就跟这个永信、素喜,还有当时的书记,还有我这个同学,就交同学吧。他的爸爸,还有他的姥爷,都在一起喝酒。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学了太多东西。
 
刚从看守所出来,本来我就被深造了,刚刚从炉子里边,跟孙悟空似的被练了,从底下出来了。给练了几百年,突然出来发现,哇塞,还有这样的情况。我想学佛去了,佛没学明白,学了佛家这些垃圾。
 
当地政府互相勾结,互相欺骗。然后这个哥们到了东莞,当了官。
 
他就说,我这一辈子就当官,当官想弄啥闺女就弄啥闺女,想弄多少钱多少钱,没人敢欺负咱,咱想欺负谁欺负谁,咱想弄谁弄谁,咱想戳谁两下子戳谁两下子,还想当官。到东莞去,最后人家运作到了东莞,当了很大的官。经常跟我说,到东莞去那就是天堂,你要啥有啥。我真一次也没到哪儿去找过他。
 
李友家开的餐厅,那个酒店就找这个哥们儿办成的。所以李友他弟弟什么事儿,李家我都知道。为啥说胡舒立这个烂人啊,胡舒立经常去见李友,他都知道,他跟胡舒立多次吃过饭。胡舒立装神弄鬼,晚上吃饭戴一草帽,戴一墨镜,老低着头。吃饭的时候也不摘墨镜。
 
头两次吃饭,他喝多了就骂她:装球啥啊你装?不说你弄啥的?胡舒立啊,你不就是有领导啊?这哥们也很唬。最后就跟胡树立熟了。这胡舒立是个烂人,烂到家了。所以我很了解他们。
 
这个人跟我说东莞现在到啥程度。他说我告诉你七哥,现在东莞,所有大街上的小姐都已经买期票了,小姐都上门服务了。他说现在,小姐基本上就是包月了,给点钱都包月了。
 
所有这些工厂是能走的全走了,他说有些聪明的工厂,把地、房子、厂房、设备全抵押贷款,双抵押贷款,能跑就跑。他说过去是要严查,可这是六个月以前;现在是什么,下通知能不查的,别查。包括往这个深圳关上,有些能放的就放,现在成这了。
 
他说我们现在整个的都造假。省长来告诉他们报GDP报多少,亲自告诉他们,你们今年包多少啊?说我们报4000千亿。4000亿?你疯了啊?你最多报2000亿。他说你们事实多少啊?事实也就是1000多亿。他说那你就报2000亿吧。
 
——就这。所以他说,在东莞最流行的是爆料革命,爆料革命这些视频很多都是东莞看的。
 
大家你们可以看一个广东台头两天在播,省委书记下去的时候,到东莞,所谓的去,是哪天我忘了啊,到东莞去视察。在旁边看着那个“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在门口,这哥们的眼睛都亮了,摄像头当时拍下来的。后来这人受处分了。
 
所以现在咱们的爆料革命影响,从地方农村到处出租车店,到按摩店,到妓院,到中南坑,可以说是无处不在。
 
用去大陆回来的美国富豪的话说,我到哪去我就不刻意间的说,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他说我没见过没有反应的,也没有人敢问我啥意思。他说他不问他就知道。有的人就会心一笑,有的人就 “啊”就措过去了。他说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成为国内最敏感,最流行的语言。
 
他也见演艺界的人,你说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所有人在那大笑,说你都知道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所以,爆料革命最伟大的魅力,就是让所有人知道真相,都知道是灭共产党的,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是搞钱的,搞募捐的,这是为什么法治基金的事我很不爽的。
 
你说我拿那么多钱,拿一个多亿美元,结果我成天跟人家要钱去,你见过这要饭的吗?拿着一亿美元要饭去,还得天天操这闲心,还得天天被人惦记着,你说我值不值啊。而且分散注意力,影响了我对核心目标的打击。所以,爆料革命的核心是爆料。
 
所以,我当时跟班农先生、卡尔巴斯先生说,我是爆料革命,你们给我弄了个法治基金,弄得我分心。结果被这什么鸡腿、火鸡龚、假牧师、东京爆协都惦记着。咱就是爆料,你惦记啥?你惦记吧,你跟我一起你爆料吧,结果你不爆料。就因为有这基金,大家都惦记着,结果惹了麻烦。所以说,中国干大事的,别参合钱,一参合钱非出事不可。所以最近,我感受颇深。
 
没错,现在在国内,在任何地方,你说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还有北美教练,马上有反应,没反应绝对不正常。
 
那个监狱长,最后喝酒喝死了。每次来,都带箱酒回去,因为在里面照顾我嘛。
 
相思好比小蚂蚁,对了,说到这有意思。头两天香港,有人就放那个《相思小蚂蚁》,警察哗就过来了,你们到香港去试试,所有警察马上就过来了,这哥们马上就关了。警察一直看,这哥们就跑了。这战友跟我说,郭叔,在香港能不能测出来是大陆警察,很多香港战友已经试过了,你就放《相思小蚂蚁》,你看看管不管用,一下子就过来警察。香港警察哪知道什么《相思小蚂蚁》啊,都是大陆警察、军人。
 
头两天,有人做了个“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大条幅,在旺仔桥上要放出去。到现场刚刚想挂,人家噼里啪啦就给拽下来了,就觉得这影响太大。
 
武汉的非典是不是到香港了?所以我刚刚说了,非典到香港,可能是给共产党找封港的借口,我怀疑。内部战友给我说的,我也不敢全部相信,我只是分享给大家。
 
台湾的飞机,我觉得有蹊跷,我也不敢确定,但是美国已经介入了调查。这很像共产党的出手。
 
文贵先生是年轻人的榜样。称不上,称不上,一堆毛病。谁要说我是神,那就是忽悠我呢。你见过这样的神吗?抽雪茄,喜怒言行于色,爱吃肉。
 
对了,今天有战友上曾宏先生的节目,说她是素食者。看到我吃肉,忍着挺我。我就听了这一段,我想看曾宏节目有人上没有。
 
我今天做了个决定,我把雪茄放下。这位女战友是谁,我也不知道,我就听了大概20秒,就进去冲凉去了,我打开看了一下子。这位战友,我今天听完这句话以后,我已经告诉我家厨师和管家,我今天做一个决定。2020年阳历年,我们有战友人家是素食者,认着文贵在视频上吃肉,我说这事不好,是上曾宏这节目的女战友。我今天宣布,不吃牛肉了,一辈子不吃牛肉。
 
不吃牛肉,按照佛家的说法是减少杀生,减少很多牛被杀掉吃掉。我家里面我太太当时就说好,从现在起家里不准在买牛肉了。我太太这人真的是太好了,她完全支持你。她说这样是好的,你这样的战友就应该支持你这么做。今天我在这宣誓,所有因为我不吃牛肉的福报和回报,都回到所有战友的生命中去,给我们的战友增福、增寿、增平安,给我们所有战友们的父母,给你们增平安。文贵从现在宣布起,一口牛肉不吃,我吃一口牛肉不得好死,我愿意得报应。
 
让我吃素,我不行,我做不到。那我精力不够,你知道吗?我过去有过吃素一年,最后是面色发青,精力不够,确实是不行。择机吧,我不敢承诺,但牛肉从今天这个节目起就不吃了。鸡腿我得吃啊,我爱吃鸡。羊肉,我爱吃,让我吃吃吧。如果战友有重大行动,需要我不吃羊肉,我也可以不吃啊。
 
被郭先生感动,黯然泪下。不要掉泪,不要掉泪,咱开心灭共,健康灭共,掉啥泪啊。
 
火鸡腿,肯定告他,你见我说的要告的有一个没告的吗?战友们,我说要告的人,有一个没告的吗?我说了就一定会告的,一定会告的。潘晴,潘林正,还有那个日本的相林,什么邓丽君的侄女婿,我觉得这对邓丽君真的是个侮辱啊。你放心,一个不会放过他们。
 
一辈子不吃,我今天是把所有不吃牛肉的决定,所有的福报给战友,坚决灭共战友的,坚决灭共战友的父母家人的,把这些福报回给你们。
 
野味我从来不吃,野味我从来不吃,从来不吃。
 
七哥丹东也有战友吗?当然了,我在看守所里边,在青峰关的时候我们号里边活着出去的一个大帅哥是丹东的,当年丹东主持人。你查一查,1998年、99年的时候在丹东当主持人。中国广播学院出来的非常帅,大胡子哥们儿。他是上街也是支持学生去了。从北京给他押到青峰去了,跟我关在一起。很有名很有名,嗓子特别好听。当时被打得不轻,最后到了我这儿了,我照顾他,照顾到很好。丹东人丹东人啊,爸爸妈妈好象是个官员,你好好查一查。1998、99,很有名,很有名。声音特别好听,经常我让他每天在里边给我念英文,然后呢给我念历史,给我在这儿念。好多丹东战友呢。
 
以后首都还是北京吗?这事我管不着,这事我管不着。你把它放到莘县去,你把它放到阳谷县去我也管不着。自从看了七哥爆料,平板做了二十分钟,学英语三年,健身健心向七哥靠拢。还好还好,没学着去搞那块去调戏女性挺好。
 
陈秋实我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但是艾未未这个王八蛋可不是个东西啊!艾未未哪天我非得要跟他PK一下子了,我得好好的。这小子不有钱嘛,我得告告他。这个人,当年抓他放他再抓他再放他,全都是当时的马健副部长还有当时的满永平干的。他在看守所里,他在里边你都不知道这个小子有多烂,烂得要死。在外国人面前要操中国人的祖宗。他在共产党面前装那个里边被关押期间,这个人烂到家了。
 
还有这个人总打着艺术的名义耍流氓。用那些人说,要不是他爸爸的共产党的头衔,早就收拾他了。在里面凡是所有人都是王八蛋,就他是伟人。这小子太坏了,太坏了不是一般的坏。等着咱们爆料革命必须得在国外,得让外国人知道他在看守所里干了啥事,他到底是共产党的什么人。这个小子可不是好东西。这个是典型的是共产党的一个黑打手,而且发共产党财的。他是吃美国,吃民主,还吃独裁,还害人。这小子不是一般的坏,拿着他的艺术品到处行贿,这是个坏蛋。
 
陈秋实我真的不知道,战友们我不知道。这个败类,哎哟,你见到艾未未见到国家安全部的人的时候,就他那个流氓样,收着肩耷拉着「领导领导领导,哎呀领导领导领导」。那个流氓样你都没见,哎哟我的妈,满脸横肉。
 
领导一走,马上看不见,屋里有人谁也看不见,谁呀?你呀你怎么着,谁呀?那美国什么,欧洲谁崇拜我,去我家里吃饭。就这么个烂货,你知道嘛。一见只要是共产党哎哟马上就…你演都演不出来这么个烂人。深通共产党 的卑躬屈膝,用他自己的话说,会装孙子的人才能当爷,这是他的原话。
 
跟那王恩哥说要干人家美国人奶奶才能叫爷。他这一样,会装孙子叫爷。坏的很,悲剧呀,在外国最出名的一个中国人之一。天天喊着操中国人的妈。然后呢还要大赚钱,一赚几百万几千万的。然后见共产党就磕头。所有中国艺术家被打压的,你去看一看,有哪个没有跟艾未未有关系的。他发现谁在要是出名了在国际上,他必须找人要把你收拾了。反正这个国际上只有一个中国人牛叉,那就是艾未未。
 
当时我的姐妹,我们俩因为他吵了一大架。这是很早了,2005、2006年时候,谁呢?就是我们扎哈哈迪那个建筑师,那个女的。是我的好姐妹,她设计了盘古的商场,所以你看盘古的商场就那个外墙,就那三层楼,花了将近两个亿,花了将近两个亿啊。被建筑公司叫沈阳远大给讹了将近几千万,现在好像还差着几千万呢。就那个整个就在西班牙一个生产线每块玻璃都不相等定过来的,然后做上去。就是扎哈哈迪设计的。
 
她就特别喜欢艾未未「老郭,共产党残害他,如何如何的」。有一次我说,你了解艾未未吗?扎哈哈迪我们在纽约四季酒店,我们俩喝酒。每次见面俺俩都喝多。她是伊拉克人,绝对天才,北京的新机场就是她设计的。首先是我带着他去认识了相关人,我起了关键作用可以这么说。后来我说我让一个人告诉你艾未未,我就把当时抓他那几个人找她,跟他在一起。告诉她艾未未,让她看照片,让他看他写的东西,让他看视频。用她的原话说,这是个人间的垃圾。从那再也不理艾未未了,再也不理他了。而且是走到任何地方都说艾未未绝对是个骗子。
 
我在英国有一次是参加查尔斯王子的一个晚宴。当时有大概十几个中国人,都是花钱进去的。就是继吴征用古董家具骗查尔斯王子之后,我看到一波牛人,都很牛的人。因为现在都在社会上混的,咱不说人家名字了。结果那天 扎哈哈迪去了,扎哈哈迪就说,哎!我要给你们讲讲艾未未,我听到的,我看到的。哇,现场人都是很惊讶,都喜欢艾未未。最后人家都转向我,你听谁说的?然后她就说「Miles,让我知道这些真相,我感谢他」。然后这些人,皇亲贵族啊,说Miles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
 
我当时我说,对不起,我没有资格我也不想,我也不愿意讲。我说我讲他都对我是个侮辱。我说你们外国人可怜在哪里?了解中国的都是糟粕,中国人的伟大你们都不知道。我说你要了解中国艺术,你去看看中国几个大的博物馆。你去日本看看日本的博物馆,你就知道中国的艺术跟日本有多大差距。你看你们这整个英国,抢了这么多中国的艺术品,最好的东西全在你们英国的博物馆。但是我说我告诉你,真正的好东西还在中国,它艺术的灵魂还在中国。这是为什么我说现在我们要回东方,要把流落在西方的艺术带回到东方去。
 
我说你们只知其器,不知其神,就是器皿的器。你只知道它的形,你不知道它的神。我说你们了解艾未未只知道他之器,你不知道他之神,因为他是肮脏的。
 
中国的灵魂,中国的灵魂艺术首先是利他的,首先是以家庭为单位的。而且中国人所有的艺术,并不是那个形,并不是那个工匠,那叫工艺不叫艺术。我说你看看郑州,河南有个莲鹤方壶。你看看莲鹤方壶,看看九孔笛。我说你再去上海,你去看看当年夏文化那些所有的玉琮、玉壁 。你会知道所有的艾未未就是把中国老祖宗文化经过他变态以后,按照你西方的器型叫型,展现给你们。
 
为什么我盘古大观,2001年给当时的胡锦涛夫人报告的时候,我们叫东魂西技。东方的灵魂,西方的技术。空调是人家的,结构设计是人家的。豪华装修很多家具是人家的。这叫做什么?人家的技术。新风空调,是不是?单元式围幕墙,对吧?都是人家的。但是我要的那个龙头还有我这个空间感,还有我与人的关系,和大自然的关系,与天地的关系,和它存在的意义,和它作为一个建筑较永恒。成为一个时期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的永恒的代表和传承者,它做到了。它不是抄美国的,它不是个方盒子。
 
 
一看这个建筑,当时在中国2008年,公元2008年发生了一个奥运会。奥运会旁边有一个龙,这个楼里边有五座楼,龙首是什么?叫“盘古开天地”。要把混沌的天地……啥叫“盘古开天”呐?把天下混沌的事儿,分清楚天地;啥叫劈天呐?那就是分清人兽,人与兽的关系,天与地的关系,大自然的关系,神与人的关系。
 
然后,为什么尾部是酒店呐?我们的酒店里全用的是,所有的都是清朝元氏兄弟的壁画;还有大唐朝的文化,包括职贡图,职贡图在21楼。我是在意大利全用铜版画,全给烧上去的,我买下了版权。
 
当时日本人到了故宫,花了三百万拍了所有故宫的画,喷成了一百幅复制品给卖出去。我把那个版权买过来,还是买了安全部许永跃的秘书的,这哥们儿现在住在加拿大,这小子当时是管海外情报机构的。我买了他的,现在的版权还归我所有,我哪天可以送给战友们。只有我拥有,我是合法拥有者。
 
整个盘古都是用的这个,我并没有去找西方那些。因为我觉得东方这些画都是几千年传承下来的,讲述着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中国的人文和中国历史上的悲哀。但是这个铜版画就是意大利的铜版烧烤技术烧上去的,叫东魂西技。
 
艾未未是什么东西呀?他把所有中国人的灵魂,找了西方的器型给表现出来。像那十二属相图,我靠!成他的专利了,他要点脸不?
 
十二属相图本身就是法国人,在颐和园给中国人做的,颐和园是中国人的耻辱,皇帝刮民脂民膏、害中国人的最丑陋的一个代表。然后又被烧了,又给抢到法国去了,人家复制你技术你掏钱。这本来就是工艺,不叫艺术,他不要钱。然后再给你烧了,再抢回去;然后,你再复制,再卖给外国人;之后再从中国人那弄钱,这是什么道理呀?
 
当年成龙,把他所谓的属相放到我们四合院里边,放了几天,是我一个好朋友,香港朋友(通融的),搁了几天。我说你别搁在我这儿,你搁在我这真的很烦,这根本不是中国的艺术,这是中国的垃圾,是中国的耻辱。
 
因为他们在盘古的四合院顶楼,他要吊上来呀,得把我那个天花还得打开,他得用大吊车吊上来,电梯上不去。吊一次三十万,就这钱艾未未这孙子他不付,他不付啊!最后是我付的钱。我说你赶快弄走,快弄走!不要他的东西。
 
我们中国人现在最可怕的是被共产党给弄的,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叫中国人,中国人什么叫艺术。完全被这些……反正你听不懂,艾未未给你胡扯,到外国去一搞发布会,搞这了那呀的给你忽悠,他说啥是啥,他把清朝说成唐朝你也不懂。
 
所以说很可怕,这些假艺术家、假文学家,假民运、伪民运,在西方给中国丢大了人了!这就是外国人根本看不清我们中国人。除了暴发户,除了假、黑、骗,就是一帮假、黑、骗的这种艺术家。
 
说着说着太兴奋了!艾未未在北京开着特牌车,你反共产党却开着特牌车,享受着什么红二代的待遇,这不是胡扯嘛!
 
任何一个中国有尊严的男人和女人,当有一个人……不管他多伟大,去“操中国人妈”的时候,你还觉得他是艺术家,那真是有病呀!真是有病。
 
——“穆桂英爆料了艾未未”。
穆桂英有料啊,穆桂英讲的水平挺高的,我学习了很多东西,我准备哪天跟他学习。我要准备沐浴更衣啊,我要向穆桂英先生,我要向他拜师,讲的很好。
 
你们若看到咱们要起诉这个鸡腿潘的很多文件之后,你们会恍然大悟。给他留几个月的面子,让他明白,我就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我给他机会,咱做事儿不要做绝。
 
但是,他还成立了各种组织,还假。他是2012年就开始搞基金了,都骗了很多人了。他老婆是有背景的,他老婆在澳大利亚先拿了户籍的。他为啥后拿的?他在国内有事儿,你知道吗?战友们!
 
穆桂英讲的许多东西非常好,有些人听的有些怀疑什么的。我说战友们,包括我,有时候咱是少见才多怪,少见多怪。
 
当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去荷兰,去看弗兰谢夫那个船的时候。我第一次去之前,啥船我也见过不少了。结果有人跟我说:哎呀!郭先生,我们那块有一个八亿的船,八亿欧元啊!八亿欧元啊这个船,你感不感兴趣?
 
我当时我就……哎呀!这小子骗子,骗子!八亿欧元?我盘古大观才多少钱呀?八亿欧元?我说一年管理费多少钱?他说一年八千万到一个亿欧元。啊?我说这是骗子、忽悠。
 
当时我们在酒桌上,我说你给我滚蛋、滚蛋!我这人因此得罪了好多人,我这人从小到大,我吃饭时如果超过六个人,我就不高兴了。再一个,你没经过我邀请,你就带人来,我也不高兴;再一个这人就是忽悠吧。我当场就说,我不喜欢你、滚蛋噢!后来改了很多,现在改了更多了。对这个人我就说,滚蛋、滚蛋!我坚决不跟你吃饭了,叫我给撵走了。
 
但是我到了弗兰谢夫一看,我傻眼了!人家那个厂子里边停了三艘船,五亿的、六亿的、八亿的。结果再一看人家弗兰谢夫历史,我傻眼了!说我们正在造一个船,是给美国一个公司叫苹果的,叫乔布斯。他已经设计三年了,还没定性,然后说你可以看看这个图。
 
我说就是苹果公司老板啊,叫乔布斯,我说我刚见过他呀!还有那个甲骨文的老板,我在硅谷刚见过他们。
 
(他)让我看看,我说这多少钱呐?他说两亿多美元吧。他说你看看这个,俄罗斯一哥们儿,造一个船。这儿船多少钱?当时打算十亿欧元,阿布的。后来他就到了卢森,到卢森做去了。
 
哎呦!我就觉得我太可怜了,咱就没见过大人物,也没见过那么大的船,你就觉得那不存在么?你没见过的不等于不存在呀!这不是少见多怪吗?丢人现眼吗?
 
我找了那哥们儿,我给人家道歉。弗兰谢夫的第三代老板,叫汤姆,你查查叫汤姆。这个人一个手指头断掉了,没有了一个手指头,少了个手指头。
 
他给人家介绍的时候,他每次说,你看我这少了一个手指头,没了。为什么?因为我的爱!什么爱呀?从小爱船。他说他的父亲,叫他父亲的爷爷做了木船,当年参加在纽约的全世界船大会,划着木船来的。获了奖以后,划那个木船回去,他说就是这个木船。
 
他说我从小就觉得,船就是我的爱人。后来在施工中,这个手指头断下来了;他说我这个手指头,就是我爸爸选择我做继承人,就让我……他说你是把生命献给了艺术和家业。
 
然后他又给我讲,说我看到第一个最爱船,不是把船当成这个消费品的,当成炫耀品的,——乔布斯!这就是我在迈阿密给你们看的,在我旁边停的船。现在是……结果乔布斯那船,造完他就死了。他连设计带建造,大概将近十年的时间。这个中间变来变去,每样都是创新的。后来他死了以后,划给它老婆了,就是给他妻子了。
 
所以说我当时,叫我羞愧难当的,我说汤姆,我要给你这个总裁道歉,我说我在酒桌上把人家给撵走了。他说我完全可以理解,他说我见过很多中国人到这来看船的,还有香港人。
 
他说你知道吗郭先生,我到现在那么多年了,在整个亚洲就两个船 ,还是很小的,大概三十几米,第一个就香港的何柱国,何柱国的老船一直在香港停着,外表是绿色的,忘了叫什么名字了,后来是在2014年又定了第二艘。当时他是一艘。
 
第二个就是林青霞的老公曾经买了个二手的,后来也卖掉了,他就2艘。他说你想想亚洲有几个人知道我们的船,Fan Shift,这么大的亚洲我们一直想打开,打开不了。他说我们卖给日本人2艘船,日本人不在亚洲使用,去过印尼,没有在亚洲使用,停在迈阿密,就是Toyota公司。大家可以查去,迈阿密,后来我去迈阿密,Toyota的老板,就是2015年一月的时候,就是吴征打电话把我全家绑架了,还要弄死我的时候。那之后我上了那两个Toyota Fan Shift的船,这是十年前我听说,十年后我看见的时候,船跟新的一模一样,有2艘,专门给丰田的代理使用的,那个船是日本人买的。
 
他说郭先生你不理解太正常了,我说我是少见多怪,少见多怪。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告诉自己,你不知道不等于不存在,不管他多神的人,知道的永远是最少的。因为人类上每一秒钟发生的事情,你能知道零点0000几,那是不可能的,谁要认为自己是大神啊,大仙啊 ,就是自己无所不能啊,那是你愚昧,你傻,佛教讲你真是犯了痴病,你是执着到死。
 
我们在任何人类在大自然面前,在事实面前都是无知的,很无知的,我们比猪真的不聪明多少,千万别把自己当聪明人,只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在这跟大伙聊聊天,开开心,特别感动的是,就今天一天没报平安直播,这么多国内的战友,深更半夜不睡觉发信息,特别感谢。我唯一给大家汇报的,第一坚定爆料革命,灭掉共产党。第二用我的时间真诚来分享给大家的信息,你们的关心,真的是。
 
说实在话,我特别想聊聊佛教,我要来了感觉聊佛教,大家会很兴奋。因为我经历太多事了,这个佛教的,就这个释永信的事。释永信有一次让我挺感动的,但是顿时让我很失望。当时河南省郑州市委书记河南常委王友杰,你们看那视频就知道,王友杰就住在裕达国贸隔壁,经常晚上和我聊天,我们俩聊的挺好的,王友杰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写毛笔字写得特别好,经常来写个毛笔字,永信就盯住了,老过来,一等我就等几个小时,就想跟王友杰见个面。因为少林寺被登封县管,登丰县分他入门门票一半,他老惦着能不能少分点。还有他最想把登封的管辖权变到郑州市,他就不受人欺负了,然后就国家特级保护单位嘛。当时李长春在河南当省委书记,李长春很迷信,当地有一个庙,是算命的,叫啥庙我忘了。李长春算了个命,本来他不能当省委书记,因为给他施法,当了省委书记还变成了常委,那个庙也盖起来了。他两就是李长春的竞争者,他说能不能让王友杰给我也整一整,登封的管理权变成郑州,所以老去。有一次我跟王友杰书记喝酒,喝得很晚了,王友杰书记很能喝,他走了,然后我就把释永信找进来,我说你到底想干嘛跟王友杰说。他说,郭总啊,我想叫你帮个大忙,这个忙就是让王友杰书记把少林寺归郑州管。我说为啥呀?他说这些憋孙子让我吃火腿肠,别让我们吃火腿肠,别逼着喝酒,但是让我很感动,这些出家人当时从安徽跑来的,别说让少林寺和尚吃火腿肠喝酒了,让这帮地方流氓给逼疯了。
 
第二句话,我想搞旅游,把少林寺搞成旅游景点。我说得得得,我不想跟你说了,我说我希望你把少林寺你搞成真正修行净心之地,真把它变成莲花圣地,传佛法,这是最根本的。结果你是你要搞旅游我就不管,所以最后我就没管他,我要管我能帮他游说成的,所以我没管他,所以感动的瞬间,又把我扔到底下,我就没帮他。
 
七哥的河南话说得真不赖,我是在河南的看守所学得,关在河南的清封。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聊得时间够长了,耽误你们太多时间了,别聊了。
 
最近这个曾宏先生,战友们给捧火了,我告诉曾宏了,我说你要反爆料革命,还有要砸郭等到二十万关注者以后,别老不早砸。这两天我看曾宏先生很兴奋。昨天发信息说想成立一个什么组,我说你老老实实把节目做好,还没爬那就想飞了,稳当住,具备砸郭和反爆料革命条件再说,一会儿干这一会儿干那,太多,老是站不稳的人就飞不起来。你看人家路德就在那里死磕,我强烈建议路德先生,曾宏先生,卡丽熙女士,小皮匠快点把这个接电话啊把联线拣起来。这是路德先生的首创,结果被人家给利用了,成了聊天室,恋爱室,我们要把这个方式充分的用好,用在灭共上用在爆料革命上。
 
路德先生就是遭人妒忌,我们中国人这么多年被共产党孽待的最可怕的,看不得人家好。战友说,现在国内最严重的病仇外,被共产党这几年,十九大十八大以来,中国社会现在是仇外,啥事都是外国人的错。美国这朋友回来也发现了,感觉完全不一样,仇外,都是美国人的错。
 
第二个、仇富,只要是富裕的人,全都是混蛋。再一个、仇什么?仇长得好看的、穿的好的,这个共产党太恶毒了,永远制造矛盾,让人民互相增恨。路德先生就是身在美国,也是这样(被盯上了)。最近连安红也被盯上了,老江也被盯上了,滔滔江水,老江从滔滔江水快变成滔滔眼泪了,但是老江同志有个好媳妇,所以他能挺住,非常非常好的媳妇。
 
今天是乱聊,完全乱聊,我本来准备一些好的话题,有几个大事给(大家)说说,人家不让我说,那不让说,那就不说呗!大家最后看结果吧!还是那句话:莘县阳谷县搭县,咱走着看。
 
昨天1月1号说实在话我经过了很久的反思、沉思,我很认真的在1月1号讲了那些事情,有些话还没讲透,我有机会再讲吧。
 
(战友留言):聊聊陈丹青。
 
好!陈丹青人真不错,我跟他接触当中,我非常喜欢陈丹青这个人,陈丹青当时是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他是小组成员(开幕式)。经常我们在一起聊聊,这个人好,这个人骨子里是有东西的,他是骨子里真有艺术。
 
艾未未这个王八蛋就是看不得人家好,他跟人家比就是个垃圾,人家陈丹青不知道比他强多少万倍。就我看陈丹青、我听陈丹青说话的时候,我觉得就是醍醐灌顶,学到很多东西!
 
南怀瑾先生,你在生活中见这个人,(感觉)人品真好,对人真厚道。但是绝对你能感觉到,南怀瑾的心里面,他有另外一个世界,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懂的。他非常懂得跟官家、富贵之家打交道。
 
当时我当面问他:南怀瑾先生,你怎么就愿意和这些名门贵族打交道?
 
他笑着说:唐僧是谁送到印度取经的啊?唐僧回来之后他都干了啥事啊?你好好想想!
 
我说:他不就回来跟皇帝嘛(唐太宗),最后是学徒,睡了皇帝的女儿了,跟(皇帝)女儿通奸,差点把佛(唐僧)给灭了。最后临死还是把唐僧找去了嘛。
 
他说:唐僧一辈子都跟皇家打交道,唐僧的弟子睡了皇帝的女儿,唐僧的弟子还睡了N个皇帝的妃子。
 
他说:“你要想传佛,你还真得跟皇家打交道。”
 
我说:呃~你这也有道理!但是咱现在是多少年了?上千年之后还得玩这个?
 
他说:“共产党比那时候皇帝还可怕!”
 
所以他是懂得玩政治的人,很懂!所以说王岐山、孔丹、陈峰这些人去(见南怀瑾)。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不知道的很多,那个时候还轮不着他们呢!老一代的领导家人都去。
 
所以说他很会玩这个。这也是后来让我觉得这个地方不能来,这个地方不是修行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建立关系加入某个组织(的地方)。他的帽子是佛,所谓密宗大师,实际不是。
 
(战友留言):捐了多少钱?
 
文贵先生回答:我捐的钱多了,王林骗七百万,当年那七百万是很大的钱吧!
 
然后少林寺360万,还有N次钱、还捐了车、还捐了房子,我在最早开发裕达别墅给他(释永信)一套房子。结果裕达别墅所有的住户不愿意,说你必须把释永信撵走,大家可以(查查),郑州都知道这个故事。
 
为啥撵走他?(住户)他说:我住在这,我不能跟和尚住在一起啊!
 
最后没办法了,我跟释永信说:我给你钱,你再去买个房子吧,你搬出去吧。
 
就这,(释)永信非常不高兴,到处说我坏话,所以这个和尚是没修行的。
 
多了,我到武当山去,嘎叽~捐两千万,到西藏我拿了一千万现金,到外撒钱,捐了一堆钱,哎~!
 
大家要看到,中国人咱们的悲剧就是:我们永远怕坏人,我们永远欺负好人。
 
艾未未事件,战友说的对,说得非常好,就是因为艾未未捏准了中国人,他满眼里没有中国人的,觉得中国人都是混蛋。他比王岐山还狠,这小子要当了官,中国人更没法活。他不是练双修了,他练九修都不止啊。
 
(战友留言):文贵你把钱撒出去,后悔吗?
 
不后悔,当然不后悔!所有花出去的钱,付出的感情,你都不要后悔。因为你心中有佛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万事它都有因的,只要你的行为,你做到了,你心一起、念一起,这因就起了,因就是果,因起因就是果,果即是因,那就是果落了。花的钱,冤枉钱也好、被人欺骗感情也好、包括火鸡龚啊、什么相林骗的钱(一二十万吧、十七万美元的车啊)、还有当时袁白衣这个老王八蛋一百万美元呐、还有捐出去几百笔啊、包括给魏京生捐五百美元(连电话都没给你打过),买过多少电脑?捐过多少钱?我不后悔。因为按佛家说,那是我的决策、那是我的行动,是我自己发的心,我就应该承受这种果。而且这种果和这种因,我相信没有白花的钱,没有白付出的感情,老天是公平的,千万别后悔。
 
包括大家被骗了,那是你的错,不是他的错。我被骗了,不是他的错,是我的错,我应该改,我应该修我自己,而不是怨他人。这是一个修行起码的常识,更不要后悔,后悔是你再一次的把恶果轮回到自己的头上。你干嘛惩罚自己两次呢?你要是得到了教训,那就是善果。那你要是惩罚自己,恶果还在,又是一个恶的轮回,何必呢?不要有怨、不要有恨,如果你觉得这个家伙该惩罚,你就用现世法去惩罚他、纠正他,这是好事。你不要有怨和恨留在血液里,怨和恨会让你变成丑、变成有病、变成扭曲,这是没意思的。
 
(战友留言):神选之子!
 
文贵先生:千万别这么说,我可真不是。我是战友选的,谁再说神选,我跟你急。哈哈哈~~亲爱的战友,求求了????(别说了),我是战友选的。
 
木兰传奇,我能爆你个料吗?关于那个飞机的事,海航首个飞机的事,我可不可以爆你的料啊?木兰?这就是天下的因缘,你相不相信?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上天知道的,我要爆木兰传奇的料。我看看她回复,(看)她让不让我爆?
 
(战友留言)七哥追你的女生多吗?
 
文贵先生:这词用的特别好,什么叫追啊?没有追这个词,追是变态的。
 
我看看木兰咋回复的?我要爆你的料了!木兰传奇说:“不要不要。”
 
我要爆了木兰传奇的料,你们能下一大跳!天下的因缘,你要相信了。木兰姐说不要了,我就不爆了,我要爆,吓你们一大跳。木兰跟咱们爆料革命有极深的因缘,绝对吓你们一大跳!那对海航你们又一个认识,算了不爆了,木兰不让我爆。哪天让木兰自己说吧,吓自己一大跳。
 
说实在话,咱们战友这次让我特别感激的事情。老天爷在2020年1月1号之前,让我们爆料革命队伍当中发生这个事情,是上天在帮我们。让我们战友们,更加清楚的看清楚,谁是真正的灭共的、谁是真心灭共的、谁是战友。
 
中国出了几个词,你一定要想到,从历史一直到现在。外国人叫忠诚和背叛,最近有一个什么汉奸。根本不存在什么汉奸的问题,胡扯的。然后中国人的历史上一说到就是忘恩负义这个词,这个词我认为是最不好的词。首先你得定义我给你帮助是恩,你必须无条件的回报我、无限期的回报我、无限的回报我。那叫义,这跟佛家是最大的冲突。当我发心的时候,我对你好,我不能想到回报。何来忘恩呐?如果有境界,就不能让人家回报,你干好事的时候。那么我们今天的爆料革命,如果你带着一个心,我干这事,我需要每个人给我捐钱、我需要每个人顶礼膜拜我、我需要每个人来感激我,那你就离死差的不远了。因为你发的不是心、不是善心、不是大德,你要得是利益、是交换,这是绝对不好的。
 
所以忘恩负义这个词本身就有病 ,我们知道爆料革命到现在战友们但凡任何人、他(她)是好人是坏人?你可以看出来。
 
第一个、他做的事情是否想让你得到认可,是否在打着这个名义在你身上获取东西,而且要让你给他崇拜、尊敬他、为他无条件的服务和付出,那就是坏,彻底的坏。这是个起码的常识,通过这个事情,让大家看清楚,爆料革命绝不允许的,以爆料革命谋利、谋名、谋权,更不允许树立一个神在这。谁要想在爆料革命当神、当教宗,那就是找死呢,那绝对是找死。
 
中国的历史上千年了,你们记得几个皇帝的名字?你们记得几个英雄的名字啊?你们记得几个大德的名字啊?在时间面前啥都不是,看不透这个,能灭共产党吗?如果按照这些小瘪三、小烂仔他们连个副镇长他都灭不了。咱们现在媒体上看到这些名人加一堆战友真的连个副镇长都灭不了、连个派出所所长都灭不了。靠的谁呀?“靠的就是你看不见的那些伟大的战友们付出、没有任何所求,没有什么忘恩负义”,因为他从来没认为我是恩泽于你。这个是起码的常识,通过这个事让大家看看。
 
有些人弄得自己很重要,我不支持爆料革命了、我伤心了、我付出太多了,那是你有毛病,因为你在干这事的时候,就要想得到你的尊重、我要得到你的认可、我要得到回报,我很重要。你有发这心的时候,你就该出局了,只是什么情况下让你出局。这些人是脑子有问题,他不是我们的战友,但也不是我们的敌人。
 
但是像鸡腿潘(细丝)、还有火鸡龚、还有什么孟维参、熊宪民、李洪宽、夏业良这是畜牲,这是我们的敌人,他们是支持共产党的,他是来骗钱的,这就是必须要遭受地葳菩萨的惩罚。四十九界,得用这个了!
 
所以战友们,我们要感激这件事情的发生,上天让他来印证(佛家叫印证)这些人,日起日落一天天的离去,我们在真相面前、我们在我们的发心面前就像鱼和水一样,我们必须得到印证。这个印证就是现在叫的现世法,这多好啊!让我们看清本质。
 
咱自己也想想,到底应不应该支持爆料革命,支持爆料革命是支持谁?千万别支持郭文贵。当然你也别骂我、别砸我,你这样也不好,我也不要你支持我。你支持的是灭共,支持那就无我、无欲、无求,你就不在乎那么多了。
 
有些人整得关免堂黄的理由!证据呢?...事实重要,还是证据重要?啊?他把手伸到战友腰包里,他能灭共吗?你一边说着香港人是小痞子英雄,你这边要替人家捐钱,你在胡弄谁呢?你连老婆孩子都不敢说出来,你在那搞色情、搞诱骗。你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吗?
 
这多少人在线呢?(问港妹)
 
港妹:18000。
 
文贵先生:才18000啊!港妹,法治基金频道呢?
 
港妹:关了。
 
我们的大卫兄弟在哪儿呢?我忘发WhatsApp,我这兄弟这几天不见他了呀!我们的大卫兄弟呢?我这几天老想着给他发个信息,没来得不及。大卫兄弟这几天干嘛呢?我这找不着你,我这在直播呢!最近有什么情况吗?身体不好?还是什么情况啊?
 
我跟你讲,我们每次美国这几个媒体大佬我说我们直播时有一万人、一万八千人、有时候四万人、还有几十万人,他们都不相信。结果一点开看,啊~~太厉害了.......!
 
大卫不是国安,大卫怎么是国安呢?
 
(战友留言):大卫没有闭关,马上就出来了。
 
………
 
(文贵先生和战友们互动。)
 
我要告诉大家的,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不诚实的人,不论是干好事干坏事要诚实,有些人不诚实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有些话我不方便说,有些人是太不诚实!
 
(文贵先生和战友们互动。)
 
咱们有些战友这个,这个有些战友这个撒谎让我很不舒服,很不诚实!很不诚实!
 
(文贵先生和战友们互动。)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今天跟战友们这个咱们大家这个闲聊,闲聊,今天废话很多,废话很多。文贵的时间没有战友的时间值钱,但是呢,我是真心地跟大家聊啊。
 
(七哥英语学的怎么样了?)现在郭式英文现在这个遇到了重创,遇到了重创。因为现在就在法律面前,这英文太烂,完全傻呼呼的。但是生活没问题啊!我在家的时候,当着我太太的面儿,我就跟很多人说话的时候,我就讲英文她听不懂,对面儿能听懂。然后我太太就看着我,然后就,一直就看着我。她说:“我知道你讲的话不想让我听。”她说,“你一讲英文我就走。”
 
(文贵先生和战友们互动。)
 
这么好的雪茄我不抽完不舍得都。
 
好!今天就直播到这儿。我现在和大家一起,为全世界人民,十四亿中国人,新疆同胞,香港同胞台湾同胞,全世界人民,特别是香港的勇士们,为你们祈福!为所有的战友,和家人们祈福!
 
阿弥陀佛!
 
哎哟,我一睁眼睛,看这画面咋这好看!结果一发现,不是我本人,是港妹。哎呀,你知道为啥讲那么长时间么?对面有一个漂亮的港妹。开玩笑啊!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亲爱的战友们,谢谢你们啊!浪费你们时间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