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8年12月2日视频 20181202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8年12月2日视频 20181202 杨澜找钥匙和G20会议的背后真相,开棺验王健的尸,谈谈王岐山,孟建柱,吴征。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布隆伯格 林毅夫 胡锡进 希拉里 袁健斌 Michael 林肯 曹长青 达赖 陈军 段伟红 克林顿 令计划 Miles 李克强 马建 丘吉尔 崔天凯 基辛格 王毅 胡锦涛 温家宝 冯小刚 布莱尔 薄谷开来 薄熙来 纳瓦罗 大卫小哥 Elliott 高燕燕 夏业良 Roger Stone 王雁平 刘呈杰 洪宁 刘鹤 卡扎菲 萨达姆 黄河边 孙瑶 杨洁篪 杨澜 马云 川普 木兰 韦石 马哈蒂尔 刘特佐 李洪宽 习近平 郭文贵 郭宝胜 周亮 田惠宇 田国立 陈峰 吴征 孟建柱 胡舒立 王健 Sara 班农 邓小平 周永康 江泽民 王岐山 范冰冰 路德 Bruno Wu 孙立军 习 贯军 华斌 田丁 王伟 裴男男 雁平 Broidy Jho Low 东方 小平 锦涛 袁建斌 西诺 陈锋 宣传部长 鲁炜 刘程杰 纳吉布 胡舒理 令谷 孙景昊 康点 陈国军 Charles Paul 
公司组织:环球时报 美国司法部 政法委 华尔街 社科院 CIA 中纪委 中央电视台 安全部 中国社科院 Twitter YouTube 高盛 博讯 公安部 FBI 海航 法治基金 白宫 郭媒体 CCP 南华早报 渤海金控 WTO 盘古 法制基金 希尔顿 1MDB Pugla Hotel 
国家地区:白宫 中央公园 湄公河 东南亚 中东 东欧 东京 巴黎 伊拉克 沙特 阿布扎比 好莱坞 上海 马来西亚 菲律宾 英国 法国 澳门 华盛顿 澳大利亚 纽约 加州 北京 洛杉矶 伦敦 新加坡 苏联 西藏 日本 新疆 台湾 香港 欧洲 阿富汗 美国 北朝鲜 土耳其 中国 国会 阿根廷 
名词解释:奥运会 红通 CCP 欺民贼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郭战装 盗国贼 共产党 艾滋病 蓝金黄 战友之声 中共 爆料 江家 七哥 钥匙 郭三秒 G20 法制基金 以法灭共 集中营 扭腚康 2025 2035 烂仔 1120 让子弹飞一会 伪类 Rule of Law 鬼子六 魔鬼的交易 华尔街之狼 
文字整理:竺子 文灰灰 文祥 Shell 文欣欣 Riki 文慈 文山 康平 文茹 S文熙 文山 文慈 文晓 潜水艇2020 文官 酸酸乳(文少) 天才老鼠 软红香土 百鸣jpqg 靜心耕耘 胖丁 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文敏 
发布时间:20181202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yJ0o-IPbKA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郭文贵先生:(一边翻报纸)快休息去,不爆料不爆料,睡觉啊!明天上班了。(跟别人说)什么?看不了吗?你再好好看看。真的吗?可以了吧?
 
(念留言) 不鸟你,哈哈哈,不鸟你,不鸟你,不鸟你。
 
大家看现在我穿这个衣服——战装,你看我这是坐着呢。这是SL号的,SL号的,SL号的,这是SL号的。
 
现在郭战装发现,昨天按样进行了测试以后,基本L号,实际上就是M号;SL号就是L号——小一号。那么我已经通知厂家把一些废掉,不惜代价要废掉,长度加长2公分,然后呢把L号就恢复到 L号,SL号就是SL号,就是加大一个号。
 
所以战友申请的时候,千万记住,你原来是L号你就申请L号,你是S号就申请 S号。因为我这改了,其他全部都废掉了,不要了。咱必须这么做,必须完美,必须完美。一切正常,中中中!
 
亲爱的战友们,这两天我这开会,把我嗓子都开得冒烟,每天一坐那就是9个小时、10个小时、11个小时,每天就这么开会。中间的时候,因为讲英文有时候还要翻译,这个时候真不是开玩笑的,你要是说没有好体力,你要想撑撑个……(回复战友留言)刮胡子了呀!“郭叔爱你”,郭叔也爱你,KIM C。
 
真的是撑不住,一天天的,这连着这家伙,这是真是两个多月了啊,就是这么折腾。
 
那么每次开会的时候,中间我都会讲点笑话,讲点笑话大家就轻松点。比如说,昨天和前天我就给他们讲笑话…… (对边上人说)你别放我这,你拿着,你放我这干嘛!你有,你拿个放在这,放在前面架上,搁个架子,咱那屋那个单的架子拿过来。哎也行。
 
4:00郭先生讲杨澜“找钥匙”和“看电影”拿下官员和锁定的人物,杨澜是吴征的“核武器”
郭文贵先生: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我说:讲讲吴征的夫人。他们老问为什么,因为我们最近讨论吴征的案子啊,他们很关心吴征现在的状况。因为我们这个战略,就是把一个一个的吴征的关系网全都连起来,通过诉讼,比如说像韦石、《博讯》、我们给他来一个反诉,让对方提供材料。然后呢, Roger Stone(罗杰.斯通)他要出面作证,弄不好班农先生也要出面作证。
 
大家都知道,有一本英文的书叫做《魔鬼的交易》,吴征就把这个书版权给买回去了,就为了要搞我郭文贵,他见班农。他把那个《魔鬼的交易》那本书给买了,20万美元,20万美元,没多少钱——出版权,在国内发行,还承诺能给几百万现金。
 
这个书的作者不仅仅是……另外一个人,是另外一个人,帮助川普总统选举团队人之一,是个酒鬼。也是这个人,创造了很多政治想法。
 
吴征就拿这个变相行贿,叫《魔鬼的交易》这本书版权。但有一个条件,还有一个附加条件,说:“除了把郭文贵你们要弄回去,还有一个呢就是要杨澜单独采访”。杨澜单独采访!
 
这个故事长了去了,长了去了。我简单地说,这里边有很多笑话,这吴征,吹胡子瞪眼的,然后这就成了我们的笑话了。
 
我每次开会我就会问他,还另外一个人,班农先生和另外一个人,我说:“到底有没有采访你”?“哎没有没有没有”。我:“没有采访啊?”“没有!”他说:“你什么情况?”我说只要是被采访过就悬。怎么悬呢?我给他讲个故事。我这故事听人家讲的啊,本人声明,到法官那去以后声明:“道听途说,道听途说”,不一定信,也不一定真。
 
原来中国财政部的某部长,某部长,跟我很熟,经常我们一起喝酒吃饭。有一次在香港,在一个山顶上的一个香港超级富豪家里吃饭,我说你这搞了这么多事,人家说你啊,这个内部宣布说你多名女性有染,而且在办公室。我说你这是看上个老实人,不像这事,不像这种人啊,咋回事啊?
 
他说:“哪儿啊兄弟啊,我就被那个杨澜给毁了。”我说:“杨澜咋把你给毁了?杨澜咋毁你了呀?给我讲讲!”他说:“哪儿啊,杨澜到我办公室,跟那个中央电视台,原来是开会,就在开会的时候,几个人大家都走了,那我就走了。
 
“我可小心了。”他说“我特别小心呐!家里管,组织管,我也怕我出事。说实话兄弟,咱在这方面有时候搂不住,这不是还想升官嘛,进中央委员嘛,俺就很注意。”
 
但是呢杨澜同志和几个中央台来工作的人,人家都走了,刚离开办公室几分钟,杨澜同志回来了,敲门,这秘书说:“杨澜女士回来了,可能把钥匙掉这了啊。”“什么钥匙掉这了?那赶快找找!”然后呢,杨澜就开始找,这时候屋里秘书就出去了。她那块儿沙发啊……找找! 就剩了这位部长了。
 
杨澜同志撅着个屁股,穿了个超短裙,就在那么找,找了半天,沙发也摸,地毯也揭——找不着!这坏了,部长同志……人家杨澜同志的屁股老对着部长,这部长……你去想想,(杨澜)穿个超短裙……部长突然发现杨澜女士没穿内裤,没穿内裤。
 
结果这部长瞄几眼,最后就开始直着看。
 
这个钥匙老找不着,老找不着,后来一扭头“嘣”抱住了,部长还没反应过来呢,部长的裤子掉下来了,部长还“啊啊”,还不好意思呢,人家“啪”就那样了……完了——拿下!
 
所以部长说:“这事啊”他说:“受不了啊兄弟,谁受得了啊?受不了。”
 
此事过后,他辗转反侧,辗转反侧,晚上睡觉是翻来覆去总是想那一幕,也不敢联系。结果是在另外一个周末,去一个朋友那块聚会,结果一去发现杨澜同志也在,也在啊,你说那么巧!结果吃完饭他要走的时候,人家杨澜说“部长,我正好没带车,能不能蹭你车回去一段啊?”
 
“哎,好好!没问题没问题!来,上啊! 你是大名人啊, 这个很荣幸,上车吧!”你看,又蹭上车——偶遇,上车。然后到了公寓。她原来住在是贵宾楼那个位置,到那个位置,说:“你看这挺黑的,不知道能不能上去送我一下,我这楼道里边有时候还没灯。”“哎没问题,上楼!”
 
你看看就这样把部长弄上楼去了,这弄上楼再下来的时间就很长很长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收不住了。所以这位部长,在被中纪委调查当中如实阐述,据说办案人员就这些问题问了几十遍,想问细节。“当时你啥感觉啊?多长时间呢?是嘴先挨上的还是手先挨上的啊?当时没人敲门吗?谁跟你约的去第二次去那个人家吃饭,又偶遇啊?司机开车的时候你俩做啥呀?上了楼以后谁先牵的手啊?谁锁的门啊?”哎呦,细了去了,细了去了。
 
所以你说,我就跟那个美国的朋友还把他开玩笑,我说:“你们俩要是被访问过,就得如实交代!有否单独相处时间?据我所知,只要给单独的一分钟时间就把你拿下,有没有单独相处时间?旁边有没有洗手间,厕所啥的?”
 
还有一个,我这个好朋友香港的,当年跟杨澜同志认识,那时候跟这吴征特火的时候,他说他跟杨澜……他说杨澜他很佩服。咋佩服啊?一次跟杨澜相遇,人家旁边一个香港女明星。那杨澜就说了一句,说:“先生你有时间吗?有个什么电影我要陪你去看一下……”跟某位女星路子一样啊。
 
这人说:“好呀,那看电影……去啊!”结果人家杨澜同志买了票,买的票还是靠近了一个旁边厕所的地方。结果坐了看一会说:“我要上洗手间,能不能陪我去,我害怕”。“没问题,很愿意,我在门口等你”。结果一过去,那洗手间没什么人,“咔嚓”就给搂住了,还没明白过来嘴就亲上去了,他还没说“NO”呢,舌头就给咬住了,咬着舌头就给拽了洗手间去了,5分钟结束,然后回来看电影。
 
这哥们说:“谁能受得了啊,谁能受得了”!你说这人……我所以说,我给了几位美国朋友还有律师说,我说:“吴征是啥?吴征的核武器就是杨澜。杨澜!就是杨澜女士!!!”我那位朋友结果是这么多年,我每次跟我们私下喝酒都说:“是不是要被咬舌头了?离洗手间远点”!
 
你想想是啊,还没说,“吧”亲过来了“哗”咬住舌头“哦喔”拽过去了。
 
00:12:00  杨澜的“咬舌头”、“找钥匙”事件,成了会议中间的解乏笑话。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吴征先生跟王岐山同志本质上的不同和孟建柱:王岐山先生是手指头硬,孟建柱先生是真的是肚皮和哪儿都硬——人家是实力派,孙力军那是脑子硬,那是吹牛——嘴巴硬,那不行。人家吴征是舌头硬,没经历过舌头这一关,我估计吴征舌头早没了。所以说有时候吴征跟我通话你看他语音里面有点儿大舌头,(学吴征说话),有点儿喝醉的感觉,你们发现没有?所以吴征舌头是被练的有点儿变形、有点儿变形。
 
所以说我现在我就看美国朋友,谁舌头说话不清楚,又和杨澜同志打过交道,那不中。5分钟时间,实际上我那哥们5分钟很长了,他基本上也就是十几秒,比“郭三秒”长一点儿。人家5分钟时间不简单了,还在公共厕所,拽到女洗手间去了,那家伙逮着咋办呢?
 
大家你们去看一看啊,香港有一个电影院,专给VVIP的、几十个座位的,旁边有个洗手间,侧门一进去还有一个大的洗手间——厕所很高级。人家也会选,说明这也不是一般的熟悉,轻车熟路、轻车熟路。
 
所以我们这几个哥们我们每次聊天的时候都要聊这个话题:吴征同志的舌头是被咬的练出来了,杨澜同志子宫也给切了,关键洗手间时间太长、洗手间时间太长,那地方也不干净,也不干净!
 
那位部长被拿下,你去想想到了办公室里面,你说一个大老爷们,你说一个女同志撅着个屁股找钥匙,还没穿内裤——那种镜头设计的,你想想啥感觉呀?那啥感觉呀?但是那位部长可不是五分钟啊,那家伙那个厉害,那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哎呀,算了吧,少儿不宜呀,咱就别讲了。
 
所以说我们那几天开会呀,每来这一段的时候,中间累的时候我就说:“诶,是不是要上厕所啊?是不是你也想被杨澜采访啊?”哈哈哈,大家都笑。然后很多人说:“哎呀,太累了。”我说:“没问题,安排一次采访。”大家真是,你们真不了解在中国混那是不容易滴。
 
00:14:53  CCP就叫操蛋的党,手指头硬、舌头硬、嘴巴硬,说谎、笑话多
郭文贵先生:亲爱的战友们,给你们说实话,我没见过真正了解国内的人,我见过几个导演了解中国的官场和中国的这些事儿,为啥呀?他身边尽那些小女孩来回来会讲这些经历呀。圈子里的人嘛,他们都知道,你像冯小刚似的那一讲那都是一串一串的太多了。但是老百姓、普通人、好人哪知道这呀?
 
所以中国现在有这个叫CCP党啊,CCP党就叫操蛋的党,简称叫操蛋的操蛋的党,非常差劲。手指头硬、舌头硬、嘴巴硬,所以说说谎的时候,你看那个昨天那个叫“扭腚康”外交部的,那个在阿根廷新闻发布会G20把王毅部长叫成文贵了,还叫了两次,“请文贵发言”,你们去听听去,“请文贵发言、请文贵发言” 你说这嘴巴都变形了——嘴巴硬。
 
所以说这共产党笑话很多,谁要了解了共产党了,那你这一辈子就什么样的作品都做得出来。
 
对不起啊,我最近羊肉吃的太多,大家知道我虽然累、上火——羊肉吃太多。我一到冬天猛吃羊肉、吃辣椒:爆辣的辣椒,别人都不敢闻一下子都不行的,我必须吃一大盘儿。羊肉、辣椒这个吃完以后相当舒服、相当舒服,喝烈酒,咱这舌头也不硬、手也不硬、嘴也不硬,就是胃硬,咱这只能胃硬了。
 
所以今天星期天跟大家聊天了,不爆料、不爆料啊,大家千万别影响休息啊。
 
00:17:11  刘特佐的三重担保:中国的国家公权力、马来西亚的公权力和私人的关系,让他从中国到马来西亚到西方世界、华尔街。
郭文贵先生:咱说到这儿,咱说说G20吧,说说G20大家都关注.因为有很多话我在这儿不能说,但是我先让大家记住,就像现在往回看刘特征视频一样,大家一看我说的视频,哇,全兑现了。那时候谁知道刘特佐呀?我就说刘特征是孟建柱在上海保护,和这个Park lane酒店、阿布扎比:1MDB骗人家钱,骗人家阿方的钱,美国调查。没人知道他吧,没人说他跟中国有关系,而且是纳吉布的关系,是吧?包括数字。
 
昨天大家看到了华尔街时报有一篇1MDB的报道,接下来还有一系列的报道。写那本书的就是那个一个Billion骗子那个,就是那本书的就是写Jho Low那本书的作者,他来采访我,他接着第二本、第三本。
 
我问了他仨问题,哥们,我问了他仨问题,我说:“我想问你:当年刘特佐出山的时候才20几岁,为什么纳吉布作为一国的总理能相信刘特佐?是他长得胖?还是他长得高?还是他家有钱?比他高的人我相信占了90%,比他胖的人也很多,比他家有钱的马来西亚一把一把的。为什么相信了刘特佐?把老婆儿子女婿一家以身相许、跟他生死相连,创建了1MDB,以国家的财力跟他合作,什么关系呀?为啥纳吉布相信了二十几岁的刘特征?”
 
“第二个,为什么高盛、华尔街、好莱坞、澳大利亚名模相信了刘特佐,包括中东的几个国家被骗?”
 
“第三,为什么刘特佐出事儿后连美国都抓不着他?纳吉布都倒台了,用一个国家的力量,马哈蒂尔到中国去都遭到了拒绝:遣返刘特佐,这就是为什么刘特佐在上海享受国家的被保护?”
 
这哥们懵了,我说:“你这个书写的是今年最流行的书、卖量最好的书,商业书籍,但是重点你全没搞明白”,他非常震惊。
 
我说:“我可以简单告诉你答案:刘特佐出山得到纳吉布的信任就是有孟建柱和中国情报机构、安全部、公安部一局、香港澳门大佬,包括江家都出面给他背书。纳吉布相信了,因为他赌的不是你刘特佐,赌的是孟建柱,赌的是江家、中国共产党的海外情报机构,愿意被‘蓝金黄’”。
 
我说的有道理吧?兄弟们、姐妹们。我说:“那么他得到了一张“王牌”——国家王牌,他的所在地国家,没人知道他是上海出生,也没人知道他亲爹是谁?都说是刘特佐的爹的儿子”。
 
然后纳吉布到处背书,家人到哪儿都背书,享受着,所有的商人到了这个马来西亚全部警车开道,全部是最高的警车、总统待遇,连去玩姑娘、找女孩都是警察跟着,还想抓谁抓谁,把很多人带到马来西亚就给抓了,别的国家到马来西亚抓了。
 
这为什么能让这些国家很多人相信?这是直接任何时间见纳吉布,任何这个国家的基金你都可以参与。人家相信了马来西亚政府,是吧?所以因为刘特佐不但展示你一个像他秘书一般的国家总理,在他旁边给他牵马拜凳,后边儿还能看到一个中国的孟建柱、王岐山、情报部,还有上海的情报部。所以说到了西方世界、华尔街的时候,这已经就是三重担保了:中国的国家公权力、马来西亚的公权力和私人的关系。
 
00:22:08 刘特佐是富豪和官员的杀手,金钱和权力的艾滋病,谁沾谁死,中东沙特一个王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郭文贵先生:我有一个中东的一个王子,沙特的一个王子,现在已经不行了、被收拾了,但这个人过去是世界级富豪,在巴黎他的酒店跟我见面的时候,他说:“你说我见谁了?我刚刚跟那个刘特佐见面儿,刘特佐当着我面儿‘吧吧吧’打电话,跟中国的警察头子叫孟建柱,就这个人孟建柱”。
 
我说:“啊哦”。
 
他说:“孟建柱说:你来中国吧,保证你皇帝的待遇,长安街给你戒严,你想干什么你跟我们说,你想搞酒店,你说在哪个城市搞,我让市委书记、市长、省委书记亲自给你考察。特佐小刘就是我家里人,多照顾吧。你们只能挣钱不能赔钱,陪的钱我说了算”。
 
你们能想象到一个国家政法委书记给人这样背书的吗?“啪”电话一放,给纳吉布打电话:“在哪儿呢?”
 
“洗手间”。“出来,出来通电话”。马上提着裤子出来了——这个纳吉布:“干什么?”人家说谁谁谁。“啊,好好好,没问题,来吧,马来西亚就是你的第二个家。”
 
说:“这个人太厉害了”—— 迷了、迷了迷了。我说:“好啊,去呀,跟他合作跟他投资。”
 
他说:“你给我说说,Miles,这个人是什么背景?”
 
我说:“这个人的背景将是富豪和官员的杀手!他就是一个金钱和权力的艾滋病,谁沾谁死,而且是一炮就死”。
 
他说:“真的吗?真的吗?”,这一点在他身上发生的灾难和伟大,就是因为贪婪,最后他很惨很惨!
 
当年《变形金刚》导演迈克尔·贝,我们老在一起喝酒,喝酒还喝醉,其中的另外一个大导演就跟我谈到了说他们要拍《华尔街之狼》,找我合作,“你觉得刘特佐怎么样?”,我说刘特佐你别沾,你沾上必死,结果这哥们退了,这哥们现在老感激我了,现在在我家旁边花了2个亿买的一个房子,上次路德(路大脑骗)先生来跟Sara(九指妖)看到这装修但不能说他的名字,现在老感谢我了,说:郭先生,要不是你制止,当时我就完蛋了我就,当时说刘特佐喵上另外一个女孩了——演员,这个演员长得不是那么好看,老拍广告,拍过那个《海盗》里边的一个演员,个不高。我给他说:你千万别沾这个人,沾上就完了,最后他没沾,现在老感谢我了
 
这个人(刘特佐)他是一个啥基础都没有的一个天生的金钱和财富的杀手,跟中国的胡舒立是一个尿性的,这胡舒立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来干好人来了——就是帮坏人毁掉好人,就叫胡舒立,这个人太坏了,他就是一个马来西亚版的胡舒立,但是比胡舒立高级多了,胡舒立啥都卖,没她不卖的东西,带口的带啥都卖,就这么个东西,所以说这些坏人你像吴征、孙力军、孟建柱、王岐山、Jho Low、纳吉布,你说(跟)这些人走在一起了谁好?谁沾谁完
 
所以说过几年你们再看看胡舒立写的《权力的猎手》的时候,郭文贵算老几啊,我跟Jho Low比那“权力的猎手”差太远了,到目前她说出来就唯一一个是因为我,事实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就是马建副部长半点关系没有,大家会越来越明白,你说那Jho Low放倒多少人?一个国家被他撂倒,两个国家被他撂倒,仨国家……华尔街都被他撂倒了,所以胡舒立跟Jho Low应该好好聊聊
 
哎呀,所以说战友们,这些都是我们工作的时候我让大家时间再长我不能让他们感觉累,所以很多人说Miles,跟你在一起开心——吃得好,工作环境好,还有一个不管多长不累,愿意跟你开会,你得经常讲啊,我说我从来不讲江湖上的事,但我讲讲江湖上的真事,大家偶尔地开心一下,所以战友们咱现在刚才讲了半小时都是开心、笑话,周末了。
 
今天我是用手机直播的,不是摄像机,所以没那么好,本来是我们的《郭媒体》的总经理、还有工程师、还有现在V2的投资者——有两家投资者,原来的30亿美元叫共产党给我们灭了,现在其中两个投资者回来了,有大量的投资,挺好
 
这个投资者呢就提出要求:郭先生,每周的上午你要直播,拿出来一个小时,我说为什么呀?他说你要签这个合同,这帮投资者再好,大家记住在钱面前……有时候咱中国人很感性在钱面前有时候钱是爹呀,真是投资者没几个好东西,我说实话,这么好的朋友,他虽然投了钱,拿了几亿美元给了《郭媒体》,当然我一分也不能碰,得按照它计划去收购,第一批钱到了,到了几亿美元,未来你们会看……因为《郭媒体》会公布这些东西
 
他呢就给我要几个要求,其他几个都不说,其中要求就是星期天让我上午直播,当时我说:行,没问题,为啥?我说没问题,过了一会我觉得不对劲,为啥星期天让我直播呀?因为我从来不关注其他的,结果他们派来的老总说我们做了你所有开始直播的调查,凡是星期天上午直播是平常直播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关注,啊……所以让我星期天上午直播。
 
然后说这些团队呢是他们星期二不让他们上班,休息一天,因为美国发工资……我们发工资是一星期发一次,一星期发一次,上班按手纹,下班按手纹,多一分钟都算钱,然后呢所以说这星期天上班了,然后就调休一天,我呢?因为签了合同,我这一年365天7天一周24小时,都一样,让我啥我必须服从,没办法我(被)卖……你说我这傻到什么程度?我把我时间百分之卖了,连睡觉都卖了,就卖给他们了
 
所以这帮家伙设计我,他给我说让我星期天直播,我还傻乎乎地高兴,结果我还答应了,你说不好意思吧就签了,签了以后这团队说郭先生,您签这个我们也挺辛苦,星期天上午都直播,有几个刚刚家里生了孩子,人家不愿意大星期天出来,正好赶着11.20这个新闻发布会,我说你们啊发布会了都很辛苦,一人一周带薪假,一人一万块钱给你们奖励,然后这时我有权做决定了,我说这一周咱就不直播了
 
但是由于昨天的G20,这投资人发信息:郭先生,你要做一系列的G20的节目,希望你来做,我说我不想做这G20,我不想做,所以也就没搭理他,昨天晚上给我发好多信息,结果是我看完昨天信息……我实际上很早就发出去我就写好了,但是由于要保护信息就当时最大重点就是25%的关税取消,然后接下来有个行动计划表,不能说多了啊
 
为啥今天要直播呢?让我打动的一件事情就是有个好消息那就是我看到他们真的是按照我们当初的某些人给我说的计划在前进,我就有点兴奋,所以昨天我就拿了一大杯伏特加,我就“咣咣咣”地喝了酒,喝酒的时候和一个朋友聊天,告诉我在阿根廷发生的现场的情况,太兴奋了,我今天上午睁开眼睛第一个信息就是现在和我们在线观看的木兰发了个信息,然后我就发了第二个信息,就是直播聊聊天,因为网上太多朋友想了解,我一看《郭媒体》下面全是要求了解G20的
 
行了,这个扯了很长时间,聊了很多笑话,大家精神头也都来了,特别大陆的兄弟姐妹们别刚才听了前面杨澜同志的事情你们都去办公室“找钥匙”去,可千万别啊!你们别试这事,那是坏事,咱不能试啊。再一个买票不要都买靠洗手间的位置啊,哈哈哈!
 
32:15 关于G20会议的上中美协商的结果与未来中美关系走向
郭文贵先生:现在言归正传,讲讲G20,亲爱的战友们,我也想问大家几个问题,很简单的问题,从中国最大的历史事件除了《上海(联合)公报》、后来邓小平访美、江泽民访美,然后中国入市WTO 2001,2001年入市和拿下奥运会,可以说中国民族国家当中黄金的一年,这都是美国和西方世界给的。
 
2001完以后2008,2008咱们到现在,严格讲就是“鬼子六”王岐山“鬼子七”王岐山就是从2008起来的,他要么就进地狱要么就上了天堂,结果他当了副总理管金融,大家看到了海航怎么发展的,然后习近平先生也是那时候上来的,2008到2012,2012到2018这些年。
 
我请问大家,WTO、奥运会发生那么大的事,现在美国已经把这件事当成耻辱——被骗,因为这两件事中国确实走向了创造历史的这种辉煌,当然也创造了历史上的灾难——环境灾难、人道灾难、政治灾难,因为钱多了嘛,所以说我说某种程度上美国是杀手嘛
 
美国人用了17年的时间吧,咱从2001年算起,就像我大家发出的那USB里边叫共产党的叫CCP币,17年他们给了世界什么?给了美国什么?这17年跟美国和西方这种欺骗造成的环境灾难、政治灾难、人类的法治灾难,包括香港、台湾受到的更加的恐惧,包括媒体现在自由像卢广摄影师被消失西方高度关注,新疆100万集中营,还有我们的创意得到了巨大震撼的那个消失的墙“嘣嘣”,很多人还没挂到墙上—-像段伟红这样的,你们觉得这样的事情能在未来3个月解决吗?第一个问题;
 
所有中美之间过去17年前不说50年积累的问题用一张合同能解决吗?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这次所谓谈的就是贸易的合同就是给它永远取消了,恢复到了川普总统当总统以前,再也没有任何关税,跟WTO一样,你们相信中国还能继续下一个17年吗?美国还会给中国下一个17年吗?
 
第四个问题,如果说习近平先生回去在国内推行了和川普总统的叫桌子上边的……不能说漏啊,桌子上面的所谓发的声明:3个月,双方不增加关税,大量地购买美国农产品、天然气、石油系统,然后知识产权保护,停止黑客袭击等,大家都看不到的桌子底下的那些东西多了去了,你觉得它能做到吗?
 
第五个问题,如果他要真是他说到的给美国能做到了,谁是最大受益者?是郭文贵和所有的中国同胞们,那不就是“杯酒释兵权”了吗?过去的“杯酒释兵权”了是皇帝,皇帝,现在是美国和中国,那就是:哥们喝酒吧,把枪放下——习近平先生那就是伟人了。那天所有开会的包括“扭腚康”都是伟人了,我决定经常会去看看“扭腚康”同志,我相信杨澜同志也会到“扭腚康”的办公室去“找钥匙”,那了不得了。
 
第六个,大家想一想,如果他说的做不到,谁是输家?谁是赢家?我们——郭文贵和所有的同胞又是赢家,最大的赢家,为什么?美国会拉倒吗?
 
最后一个问题,第七问题,亲爱的战友们,三个月长吗?我们70年都经历过了,三个月长吗?三个月里面发生啥事?我只提醒大家关注三问题:
 
川普总统说G20会之前他去了哪里?他见了谁?好好往回看看美国新闻,西边加州马里布,他见了谁?川普总统是美国可以说在这个贸易上,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是绝顶聪明的人。我是别的我不敢说,在贸易上和中国打交道上,绝对他是赢家,这一个;
 
第二个他最亲信的,他的纳瓦罗——皮特·纳瓦罗,在去G20之前的前两周你们见过他吗?你们见过他出现过他吗?他去干啥去了?第二个;
 
第三个我想告诉大家的事情,看看在未来的三个月,美国在军事上、国家政策调整上、台湾问题上——台湾、香港问题上、知识产权上、货币政策上会有什么举措?大家看一看,第三个——记住。
 
00:39:05  就G20相关形势七哥立下赌约,无人敢应,G20是上天送给爆料革命最大的礼物。
郭文贵先生:我可以告诉大家负责任说,这一场G20是上天送给我们最大的礼物。所以昨天晚上我 G20之前,我告诉我给我们几个基金,我说:“我多了拿不出来,50亿美元我和你们一对一的赌,所有赢的钱全捐给我们的法治基金——Rule of the Law基金,谁敢给我的赌?”
 
我当时告诉他们,我说:“这回去会达成协议,达成协议回来股票会上升,上升完美国内部问题解决完,接下来就会回到了你从来看不到、不敢想象的每一分钟,原来我说错误那叫加特林机枪,就我不懂枪,加特林就是一分钟5000发,还是10分钟5000发的速度,谁敢给我赌?
 
在今天在线的战友们,谁要愿意跟文贵赌的,你只要拿钱,在美国只能在高盛银行,咱还得高盛,高盛有这个业务,谁敢?一对一的,我拿现金,多了不行,我只能拿50亿。结果我给他基金说完,在G20开会前的几个小时没有一个敢给我赌,赌了他们全输了。
 
好,关于股市A股、H股我可以告诉大家,大家可以看到,但凡有一点脑子的这回涨势,你赶快跑,你有跑的机会,三个月以后你想跑绝不可能。
 
我们有的基金有很多股票,我告诉我们基金了,我说:如果你们在3月涨势不卖的话郭文贵跟你们的合作到此为止,我反正不赔,我绝对不赔。
 
我们的律师是大前天在伦敦跟日本的某个基金我合作,我这只是一个投资者而已。我说:“我现在,我要把这个基金的所有的收益作为一个donate——赞助人,赞助的Rule of the Law基金去”,因为这Rule of the Law接受全世界的捐款,只是我的身份是顾问加赞助人、出资人。
 
这就是我说我绝对不是,因为美国的战略很清楚,去达成协议,上市,“布隆布隆”,然后“邦邦邦”。
 
(看留言)
 
刚才有位战友说:“文贵你知道我是谁不?”,没事,你是我战友。
 
三个月时间不长,谁敢跟我赌,拿钱别拿嘴赌,拿钱别拿嘴赌,别玩我们杨澜那一套咬舌头的。
 
郭叔好,希望郭叔主组建流亡政府,你这个小孩说话真不好听,啥叫流亡政府?我们怎么叫流亡政府?我不会主成参与任何组织,不会成立任何组织。什么叫流亡政府?要组建也是中华,新中华民族共和国,怎么叫流亡政府。流亡的是共产党,不是我们,什么叫流亡政府。
 
亲爱的战友们,谁敢跟我赌,谁敢拿着你正式的律师出来,用你的律师跟我们联系,在郭媒体上跟我联系——跟我赌的。这三个月谁是高人,就立竿见影。
 
00:43:08  美国签署的三个月协议,可进可退,依旧是上天送个爆料革命的一个礼物。
郭文贵先生:亲爱的战友们,这三个月我可以告诉所有战友们,对待中国人来讲,对待美国人来讲,都太重要了。我最希望的是三个月是能达成协议,就达成协议,往前推进,更好合作。对我们大家都是叫,美国人是说我们那个人开玩笑。
 
我说:“中国共产党最喜欢跟美国人叫WIN WIN——双赢,你们WIN了吗?哪回WIN WIN呀?我也希望WIN WIN,双赢嘛,WIN WIN多好,有WIN WIN过吗?你们听说过吗?”。
 
达成协议,只要他签下来叫杯酒释兵权,那我们战友们,伟大的上天帮我们了,不需要和平演变,也不需要革命了。所有的美国人没有不问我的:“共产党没了,中国会不会乱?中国会不会?”,我说:“你们这简直都是被洗脑的”。
 
我就跟他们讲共产党就用这个来吓唬你们,我中国几千年历史上你去看一看,是多少是中国人搞了内乱,中国人有多少是中国人人吃人了,是谁搞?不是我们中国老百姓,现在共产党没了,中国人会非常和平的过渡到一个新的政权。
 
然后在华盛顿每个人问我:“谁会是下一个领导?如果那不说共产党了,谁行?”,我说:“我给他讲出来,我中国有很多人——牛人,很多好的人有国际视野的”。这个肯定不是鬼子六——王岐山,肯定不会是孟建柱,那也不会是孙立军。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他签三个月这个事,他这个事情是对我们最大的礼物。
 
00:45:15  美国就中共在G20上给出三个对策,实力力见高下。
郭文贵先生:你去想想,有人给川普总统就仨建议:
 
一,拍桌子走人,他拍桌子走人,咱们干啥?他俩今天打去了,他能打成啥样?然后就把现在他们的政府都弄成了民族英雄了,那就麻烦了。
 
第二,这是美国建议就给中国,我给你现在G1、2、3、3、3,然后做完,然后美国公告,然后美国走人。在那种情况下,不又塑造了一个共产党的,又要延长几年,为啥?你看看他威胁我,他威胁我,川普总统在这边人吓唬我,让我难受,我是谁?我代表你们,我比你们爹亲比你们娘亲,这么欺负我,又被操作了。川普总统太聪明了,不给你任何机会让你走向民族主义,不给你任何机会在操纵民意对付美国,你说的三个月你答应的,来三个月——谈,你谈不成是谁谁?你无能。
 
所以说美国有了第三个方案——跟他。现在美国由于现在的一系列的问题,让中国共产党在他们尽情的:他要面子,给他面子,他要操作我们给他操作,全世界看清楚他到底能不能兑现,他能兑现了,美国就是好签下来。
 
改革WTO“叭叭叭”这几招一出,你等着死,那太好了,怎么都是死了,你自己死,给你个刀你自杀了。跟日本的东京跟“广场协议”一模一样,比日本当年的“广场协议”还要厉害1万倍、1亿倍,自动缴枪。
 
从此日元走向了永远的,像今天大家看到的这个:通胀和通缩、经济发展的掣肘,民生好、国家弱,好,这就是新“广场协议”,如果你拒绝了,你欺骗了,你给了我一切的机会和可能。
 
00:48:00  给别人任何建议以前,先想想你做到了吗?你有什么资格给别人建议?执行力和专业两回事,你叫专业的建议你不要说你认为你的能力,你更不要代表了你所谓你的专业你就能做到,这完全两回事。
郭文贵先生:美国人为啥能领导世界?美国人为啥能领导世界那么多年?能赢得二战?了不得。有一些伪类、欺民贼。有些人无知到给我写一堆的建议,哇塞,这啦那啦文贵你要这么做那么做,我听了我都恶心。我再次说一句话,如果你建议我做什么之前希望你们欺民贼们,打着民主民运的,还有接管国家的,接管中国政权的,要给中国人带来什么自由的,还有那个李洪宽那个畜生,夏业良那个畜生撇着脚丫子的骗子,还有什么韦石、西诺、郭宝胜这些烂人们,你连饭都吃不饱,你有啥资格谈民主,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建议呀,这一帮子畜生,对不对呀?
 
所以说任何人你连自己没做到的事情就别建议文贵说了,别给文贵建议了啊,你老老实实在那块把你饭钱弄饱了,好不好。爹不要、娘不要、妈不要、老婆跟人家去睡觉,然后天天要给全世界人民给中国人民说你要给中国未来,给中国人要解决政权,你看你咋玩?你看你……别说了,一说就激动。
 
所有的美国朋友都说,我看着你们都觉得丢我们这个民族的人,可耻!在中国饭你吃不饱,你到这边你不劳动不劳而获,天天搞募捐天天搞骗捐,你看那个袁建斌你看那个陈军,你看韦石那个德性,你看看西诺那个样子,说他是狗他都不配。还有什么袁建斌、黄河边你看那样,太监那词都不能用,太监是有名号的呀,你说你把老婆弄出去当买卖去,跟吴征是有一扯,跟吴征我估计像啊太像了,我发现。
 
你说你老给我建议,朋友们,你们跟我建议任何建议以前,郭文贵脑子一定转一个字:你做到了吗?你有什么资格给我建议?你做到了你再告诉我。在我的公司里面在我的基金里边,所有说话的时候,我就问他:“你说的你能做到吗?那你做,我给你奖励。如果你说到不能做到”我说:“你叫建议你就别那么坚定,OK?你先放一边去,那是你的专业。”不要把你的专业代表了你的能力,执行力和专业两回事,你说你专业的建议,你不要说你认为你是能力,你更不要代表了你所谓你的专业你就能做到,这完全两回事。
 
00:54:41  结束这个盗国贼绑架的中国政治体制的时候,中国对薄熙来案,令计划的儿子令狐这个车祸案,包括周永康所涉及的案情和中国数以万计万亿计的钱去哪儿必须搞明白。
郭文贵先生:前两天在华盛顿一位好朋友问我,你怎么来看待这个G20?我当时我就跟他说我就这观点,把刚才观点一说。他讲了一个特别重要的话,他说中美之间所有存在的问题从中国社科院里面叫李慎之的这个“左毛”,还有《环球时报》的胡锡进这个烂人和中国共产党过去的这几届政法委书记,特别是孟建柱对海外东南亚的渗透和洗钱,然后包括了王岐山,王岐山最大的实力华尔街、伦敦、纽约、伦敦、然后香港。他说他这个金融上的能力和媒体界的控制能力太厉害,但让美国感到了威胁。
 
我告诉他,我当年……当年薄熙来就是因为低估了这些人他们敢下手,低估了他们这个厚黑的程度走向了灾难的结果;令计划就是因为自己太天真低估了他们,他们的这种阴暗和海外的势力把他给灭了。我说中国这次不管如何,2020年结束这个盗国贼绑架的中国政治体制的时候,中国对薄熙来案、令计划的儿子令狐这个车祸案、包括周永康所涉及的案情和中国数以万亿计的钱去哪儿了必须搞明白。
 
这位朋友刚刚的见了马云的那个手下,他说他问马云的手下到底马云发生什么事情,那人说:“你想听真的还是要听假的”?他说:“我当然想去真的啦,”“真的,我告诉你就是马云已经强迫性地交出了他所有的东西,然后把具体一说。”哎,我说这个说的是真话,我在这儿就不细说了,一说就漏了。
 
宣布马云是共产党员就让你没了后路,家人和马云还有中国所有老板,我很早就说过了,你去旅行你家人在国内呆着,你家人某个人去旅行你在国内呆着,这已经都谈过了。国安委都给你安排好了,资金怎么交接怎么运作,你还得负责管理,你把钱给我都不行,还得负责运行还得赚钱。
 
这个强奸都不会这样,说:我强奸了你,然后你还得替我去美,还得保证漂亮,下次见之前还得更漂亮——这就是私人企业家的命运。强奸了你下次你还得漂亮,下次再强奸你还得更漂亮,还得高兴,比这还得高兴,还得喊着高潮,这就是中国私人企业家,马云作的嘛!
 
《南华早报》是不是?你搞郭文贵天天在那里造谣,天天找人花钱要干掉郭文贵,结果现在发现让你干郭文贵的人把你给背后干了,估计你也是撅着屁股“找钥匙”,在背后让人家下手了。唉,真是可怜呐!
 
中国私人企业家在历史上,中国人这个轻商不是没有道理的,中国的商人见钱忘义,见钱忘情,忘了一切,更不要说……..中国人的商人确确实实是历史的悲剧。从现在来看悲剧也是有道理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这朋友讲了说:“我听了马云事件,Miles,我对你刮目相看。”
 
一年多以前我在伦敦,不,两年多以前2014年关于马云的事情,我曾经说过他有一本书,有人在写马云到底是天才还是骗子。那本书没出之前2014年的时候,他说:“你怎么看?”我说:“马云是骗子!同时他是一个操纵演讲的跟共产党能做交易的一个天才,但总体上来讲而且是个悲剧的骗子。”
 
另外亲爱的战友们,请大家去想想去数数,中国私人企业家已经现在把过去的70%左右的私人企业所有控制权全部现在被共产党各种形式给拿走了,就是国有化,国有化了,而且这个比例是非常恐怖的可以说是。你觉得三个月的G20合同能把中国所有拿走私人企业钱家的钱还给他们吗?他们会让这个被他们威胁绑架的马云等一系列私人企业家的钱,像刚刚消失的卢广先生这个事,他们的事情和所有现在那些墙上百计、千计、万计的消失、被杀的命救回来吗?可能吗?!
 
00:57:00  查清楚王健的事情,就四件事:开棺验尸,美国FBI介入调查,现场的视频的三个人是谁,王健的钱。
郭文贵先生:我今天给大家举个例子,哎呀,这个还真注意点,律师不在说着说着就说漏了。王健先生这件事情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再说一遍,王健的死一定会查得清楚。非常简单查清楚王健的事情,就四件事:开棺验尸,我们现在跟美国的海关已经都联络好了,美国的法律大家上网查一查,如果有什么情况下可以开棺,必须开棺。我们已经说了,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开棺验尸这是核心,我们正在做。
 
第二美国FBI介入调查,谁挡得了?一定会调查,我今天第一次说出这个名字出来,在现场我们说是要求,现在我们要说不是。
 
第三件事情,亲爱的战友们,法国那个放王健的停尸房和那个后来那两天司机和后来的司机和现场的三个人的变化,谁能改得了事实?你就相信郭文贵就没有这个视频?删除了我就拿不到吗?
 
现场的视频谁在现场——三个人。这三个人是谁?那俩人在那块儿打脸(注:拍打王健脸)的时候、扎针灸的时候,那个人去哪儿了,那个人是谁?然后去了这个停尸间,停尸间留了什么东西?跟美国海关……第三。
 
第四条,王健的钱,王健在死前的三星期的电话通话记录,王健的钱和王健的通话记录这四条放在一起,亲爱的战友们,王健的死你能……我告诉大家,你说它没真相吗?王健的死只有四个原因,我们曹长青先生已经说了他说了5个,我说四个,老死,肯定不是吧;病死?所有的人都否认,他家人也否认绝不可能;一个是自杀,现在看来绝不可能;就剩一个了,他杀。
 
谁杀的?他杀?又名孙景浩的裴楠楠呢?还是王宁呢?还是田丁呢?还是你华镔呢?谁干的?清不清楚?非常清楚,王健先生的死闹明白了中国企业家还不害怕吗?王健的股权为什么要回去?贯君他爹、贯君他娘,刘呈杰的爹、刘呈杰的娘是不是应该搞明白?
 
我知道了王岐山先生,11.20前你想办法打电话、施压没弄成,为什么?我很震惊,中国政府拒绝了以国家的名义和政府的名义来施压 11.20,这是我第一次说出来,战友啊!今天的直播重点,(郭先生找人给手机充电)。Hank! 快没电了,Hank! 稍等下战友。……yes please,charge please。我这知道,中国政府拒绝以外交部和中国官方的名义来施压美国,关掉我们的11.20,这个事挺热闹啊,什么意思呢?
 
(对工作人员)你又出镜了,天啊。你说你个长这么高,你出镜还显得我帅吗?这个,拜托了。现在都知道你是谁了,咋弄吧。唉!知道你的都没别人理我了。
 
1:02:00 王岐山对了11.20新闻发布会后的反应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战友们,这个王岐山同志很难受,这回真是王岐山坐不住了,坐不住了。会后,就是11.20 会后,王岐山亲自给华尔街你们都知道的那个人打电话,不是让刘鹤打电话,也不是他让他打电话:提出了3点,非常愤怒的原因:第一条,郭文贵把我家人照片放到那个上面去,这严重的影响了我家人的隐私,对我家人的不尊重。
 
你看他要尊重,你把人家家人都杀了,都虐待了,都奸杀了,你还要你家照片的隐私?岐山同志,哎呀,我也听了相当地受不了啊。当初你给我坐在前面,你那头发“叭”一甩,那镜头老是在面前晃荡,岐山同志你这个要求有点太幼稚了,从你这个要求我发现岐山同志你这个智商还是有问题的啊。
 
你给美国人提这要求,你觉得美国人不感觉到这是个笑话吗?给白宫打电话说王岐山同志抗议这个照片的问题,白宫的人都觉得这是个笑话,王岐山同志这时候还玩这呢?
 
大致的意思是什么?贯君!说看来我对贯君的事情我是要说话了,看来是很多人在相信贯君是我的私生子。我在那发布会上我没说是你私生子啊,说这个神秘的人,谁说你的私生子了在新闻发布会上?人家美国白宫说,看郭文贵新闻发布会上,人家也没有说是你的私生子的事啊,没有啊。
说郭文贵放的那个飞行纪录里面,有些是真的,有些不是真的。帮我大忙了,岐山同志,你就证明一条是真的就行啦,你不用证明这个2%,5%。像你那个林毅夫说——郭文贵说的99%都是谎言!你只要证明我1%是真的就行了,你出来证明我一下啊。
还有你那个陈峰,你那个烂仔,你看那个德行样,他是井底的蛤蟆,还是癞蛤蟆,不知道天高地厚——郭文贵1000%说的都是假话,从那天起你海航就死了,《南华早报》给你捧你也得把你捧死了。陈峰你这号人,还有你王岐山你这号人,你就在中国横,“老鼠扛枪在窝里横”,你是老鼠。
像我郭文贵走到大千世界,走到全人类上最牛的城市,金钱之都——纽约,中央公园59 街第五大道,叫Diamond Quarter唯一的一个楼,大清朝建的,我就在这住着,最大的一层楼,你能混吗?我敢向全世界说,我没在中国拿一分钱,我说了两年了,美国政府会查吧,我没在中国拿一分钱。所以上次我在华盛顿演讲,我说不要相信我,但去验证。Don’t believe me,but verify。王岐山先生我讲了两年了,你给我列了一百多条罪,抓了我家里面几百个员工和全部家人,你给我按了一系列的罪,证明你这个陈峰这个烂仔说我说的“1000%都是假的”,你证明我说的1000%是假的了吗?
 
你那个林毅夫说我说的 “99%是假的”,那你证明1%真的是什么?只要证明你是海航的老板就行了,你不是说那飞行记录有一部分是真的,有一部分是假的,你把那一部分真的给我拿出来。所以你这个电话,你找华尔街这哥们打,这哥们也懵了,他打完电话他后悔了。你以为基辛格只信你的?我认识基辛格也几十年啦,也飞过我飞机,盘古N次去过,他身边人我也不是不熟,就离我那么近,你告诉我现在美国政府有几个我不认识的?
 
我问了所有人,为什么你们跟王岐山好?他们很简单,就是王岐山能帮助他们在中国赚钱,能帮助进入中国市场,就这么简单。但是王岐山先生,包括布隆伯格先生说你是中国最有权利的人,你已经完蛋了。只要你王岐山在全世界面前你已经成为了垃圾,你也成为负担的时候,西方世界很现实,没有人再靠近你,岐山同志你懂得。
 
对我最大的刺激我学到的,在英国伦敦,当多少年前我到伦敦去,最牛的三个家族——外国人:萨达姆家族,只要他儿子乌代出现,哇塞,我觉得这个伦敦城恨不得都是他家的。所有都是伊拉克的什么希尔顿酒店,这个Puglia Hotel,都他的,走到哪去庄园都是他的。牛津、剑桥,所以你说要让乌代说句话什么什么,乌代来开发怎么样。
 
最后萨达姆要死之前,要快完蛋之前,第一个站出来的就是牛津大学——他支持过的,把钱给你还回去——我不要了。最后在英国所有资产都被收掉。我看到了西方世界这么冷啊,这么现实,同时她也是正义的;第二个家族,利比亚卡扎菲,我滴娘来,那时候这个英国,法国对卡扎菲那个欧洲,我的天啊。
 
那时候郭文贵算老几啊,我去见罗斯查尔德的时候,头一天晚上差点没睡着觉——哎呦这家伙这要吃饭,早餐请我吃早餐,哎呀这家伙受不了了,见了以后成了哥们了。人家卡扎菲是啥啊?人家想干啥干啥。结果怎么样?卡扎菲同志,他所有在欧洲的资产我看到灰飞烟灭。昨天我说烟灰飞灭,结果人家王雁平说,不是老板,灰飞烟灭。
 
我说“螳螂挡臂”和“螳螂挡车”有什么不一样?没啥。曹长青老师说了,中国的文字就是个错误的,以咱们为主。我见多了。
 
奇奥塞斯库,他原来在欧洲多厉害,情人,他的情人都可以在伦敦都可以指挥这个指挥那个,我都不具体说,我好几个朋友跟他好。最后怎么样?惨不惨?王岐山先生,你太天真了,你忽悠中国人行,你和孟建柱对付中国人行,你有枪你有炮,你把你的权利的亿分之一给我,我比你厉害一万亿倍。
 
所以那天,某个,某个美国高层官员,我不能说他,因为美国这有规定我不能说他。他说:都说王岐山特别聪明,我见了王岐山我觉得这家伙真聪明。我说:“我告诉你,他不聪明。”我说“不是因为他是我的敌人,我告诉你,聪明的人不需要给自己的孩子弄那么多钱,你要几万亿干啥啊?聪明的人他绝对不需要到新加坡他让布隆伯格宣布他是最有权力的人;聪明的人——王岐山绝对不把田国立、田惠宇、周亮、康典……这么多自己家的人,贯君、刘呈杰、海航这些人这么明显的搞出个渤海金控,搞出个海航,他聪明吗?大智若愚,他这是什么?他这是大错小聪明,他是大贪小聪明。”
 
诶,这个人(竖大拇指)同意,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他没有一个天地之间控制红线的人。我说:“这人都不是大智慧,都叫小聪明,他绝对聪明!”。我说:“我跟你讲,就像我头两天讲得,王岐山一辈子无数个女人,没有一个女人背叛他的,我说这人厉不厉害?太厉害了!敢给!你要一,我给你十。你要十,我给你一亿,而且有情有义,对不对啊?”
 
高燕燕,我说多少次了,高燕燕你来起诉我啊!杨澜你也来起诉我啊!高燕燕你也来起诉……我现在特别欢迎你们来起诉,你们不起诉我,你们就太不够意思了。高燕燕你来起诉我,是不是?高燕燕人家很讲规矩啊,她老公来王岐山不去,她老公走了王岐山去,就这么简单,人家讲规矩啊——王岐山。
 
我说:“厉害吧,对女人好,没背叛。所有跟他的司机、秘书,没有一个不升大官,不发大财的,讲哥们,没有背叛,厉害吗?厉害!这都叫什么?这叫‘盗术’。它不叫信仰,不叫宗教。在这一点上说,玩的都是很低级的。
 
一个站在历史高端的上的人,你玩啥呢?你的脚下面随时时刻刻都是人命,你还在玩着你自己哥们义气、玩着儿女情长,你能叫大智慧吗?所以岐山同志打了个电话给美国给白宫,我一下就笑了,我说:“王岐山同志老了,他得翻篇了!”我说:“我说这个,我觉得他完了,他绝对完了”。他现在不是癌症了,是脑子、思想脑癌了。
 
就像孟建柱一样,孟建柱的智商,老这儿样(模仿孟的面部不时抽搐表情)老这样,“咋回事儿啊?”“想事儿……”——老这样(抽)。就凭你对马来西亚、你对菲律宾、你对老挝、缅甸,黑白几道、湄公河案,到中东说那话,在欧洲吹那牛,(还有)土耳其,孟建柱你就是一社会小混子。当时你敢说:“啊,刘特佐!我在上海保护起来了——谁都别想碰他!谁都甭想帮他!我的武警、特警保护他!他到任何地方享受党和领导人国家待遇。他的钱,我们银行都是给他开特殊账号。刘特佐的安全那是国家安全,谁都别想碰他!”
 
你听听,这就像我们老家的村里边儿打着我名义吹牛一样:“哎呀,我到七哥那去,七哥在门口迎接我,七哥说了‘你想喝多少酒喝多少酒,这车你想坐哪个坐哪个’ ”——回去吹牛。你说我可以给任何人这样,我有必要这么说吗?你有必要这么吹吗?当然没必要!说明你根本没境界。
 
孟建柱先生,刘特佐就是要你的命的。这个人这一辈子,总有遇到一个死门,你看薄熙来碰到了王立军,倒不倒霉?倒霉!周永康就碰见了一个孟建柱,完了,是不是?干掉他了。你看看哪个人出事儿他都有个命门,鲁炜就碰见个吃奶的,吃多奶了、喝多了奶,让人家给记下来拍照片“叭唧”,鲁炜怎么这个奶没喝对,灭了吧?孟建柱的死穴就是刘特佐,一定成为死他手里面儿。还有一个吴征,还有杨澜——“找钥匙”的杨澜,找钥匙的杨澜!每个人都有死穴。
 
1:14:14郭先生爆料中涉及的众多大人物都不敢来起诉,他们知道说得全是真的,王健死后种种异常家人不敢质疑
郭文贵先生:亲爱的战友们,你再想想这个G20会发生啥事儿呢?这些问题一份儿合同能解决吗?马来西亚的事儿,刘特佐能不能回到美国来呀?王岐山同志你赶快来告我,还有吴征,你不已经告了吗?你老婆也得告,不能你一个人告我,你叫杨澜来告我,我诽谤你了不是吗?我deposition你了不是吗?你赶快呀!刚才我说那么多人,还有高燕燕,你高燕燕咋不来告我呢?还有那叫什么洪宁是吧?赶快来告我。
 
刚才你们那几个人要告的话,谁撤诉,谁孙子!你不来告,你们是孙子,赶快来!赶快来!王健先生你咋不告我呀?王健的夫人你最好来告我,起诉我;王伟,别当那个缩头乌龟,王伟,把大房子搬出去了,住到公寓去了,把孙子、孙女的,孩子家里的藏一边儿去,你能藏下去吗,王伟?你能藏下去吗王伟?
 
你弟弟死以后,你连你弟弟的尸体你都没看,王伟,你太夸张了!王健的夫人,小李啊,你连你老公的尸体都没看,你咋处理的后事啊?王健的夫人没看到死去王健的尸体,海航不让看;王伟作为他的哥哥,不让(看)他弟弟、儿子不让看尸体,说“化完妆了”。而且在停尸房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王健呀?
 
为啥你的老公死了都不让你看呢?到美国海关的时候,只几分钟,还是掐着时间点儿来的,不让你们看。送葬时候不开棺,埋下去不放名儿,王伟啊,你真够意思,摊你这样的兄弟,真是倒八辈子霉了!你几十年——王伟买发动机你吃回扣;所有海航外购你全吃回扣,你和陈国军你们两个搞。一个玩儿文化、玩儿情报,一个是买采购、吃回扣、玩儿情报。
 
还有陈国军——陈峰的哥哥,那么多房子,那天我在华盛顿好多人都跟我说:“陈国军,哇塞,这哥儿们火了…” 比我还厉害。我一看这房子几十套、上百套、几百套,陈国军先生,你来告我呀!陈国军你来告我呀!你不告我你多不够哥们儿呀你!你太不够男人了!你弟都说了,我说话1000%是谎话嘛,你为啥不来告我呀?你傻呀你?我说你这么多事情。你有这么多房子,你干嘛不来告我!你能控制林肯中心,都不让我开新闻发布会,你多厉害呀!王岐山多感谢你呀!要不是你,我哪能跑到皮尔酒店去,皮尔酒店那是全纽约最代表的高级酒店之一,你林肯酒店算啥呀?玩……你呀!
 
王伟呀,还有王健先生的夫人,还有王健先生的儿子,你觉得我新闻发布会能不能开成,你信吗当时?你不信吧?能不能开棺,你等着!看能不能开棺!能不能开棺材,咱看着!如果郭文贵要不能把你的棺材打开了,我郭文贵就埋到你王健那个坑里面去!你记住王伟、王健夫人,还有陈峰,还有王岐山,还有贯君、刘呈杰,记住我的话,我向上天发誓(举起右手,拍手三下)举起手,干干净净地发誓:我不把你棺给开了,或不把真相搞出来,我就埋你那坑儿里面去。
 
我的南法团队、调查团队,过两天儿回来,我都不参加,他们开新闻发布会,他们要开新闻发布会;还有调查金融机构资金去向的,他们开新闻发布会,我都不开,我到下面去问问题去:“Tony先生,你在这个太平间发生了什么问题?那个是男的、是女的?我的问题回答(问)完了。” 然后戴个帽子,帽子后是戴的,然后我想问第二个问题:“在过去五千年前,听说过中国开棺验尸,那你们有没有开棺验尸?美国政府会同意吗?美国海关会同意吗?美国海关留的当年DNA、还有王健先生在洛杉矶一个精子医院取的精子的DNA能对上吗?”
 
01:19:48 11•20发布会能如此之轰动、如此之成功没有人相信,好戏刚刚开始
郭文贵先生:亲爱的战友们,好戏刚刚开始,王岐山同志都已经失去分寸了,打电话给白宫抗议了,你太多机会抗议了。收到我们法院的subpoena(传票),所有的法院的这些人,有种你都别来接受问话,你有种都别接受,看看美国法院会怎么对付你们。
 
亲爱的战友们,没有人相信我们11•20(发布会)能如此之轰动,如此之成功,也没有人相信,王健之死现在已经经过战友大家地努力,战友们太神了!大卫小哥、《战友之声》、路德,一个个亨利小哥儿,所有人的质疑,我们宣传部长都出来了,越来越靠近真相了,慢慢儿来,慢慢儿……海潮有起有落,它落下的时候,总有东西会晾在海滩上;它涨起来的时候,总有东西会裹上岸来,别着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从第一天文贵就这么说了:“让子弹飞一会儿。”
 
我们就是一个人,你对抗一个这么大的邪恶组织,你没有智慧、你没有战略怎么行啊?像过去我说过一次,我说:“我是美国公民了。” 他们就打着我骂,说:“郭文贵撒谎……美国公民!” 但是现在我告诉大家,对不起,那个确实你可以说是撒谎,我在法院说,那是战略,那是我的战略,为什么?
 
移民局的律师告诉我:“你必须要这么说,因为现在他们正在花钱、几十亿美元想把你遣返,你用这个来扰乱他们的进程,他们会想办法去查你的文件,去查你的手机。” 因为我有仨名——郭文贵、郭浩云、和吴楠,他们会查。我当时我是美国L1签证,我是L1签证,我纳税,我在美国纳税,他说:“你是纳税人。” 我当时我说的,我是美国居民、纳税人,结果我给搞错了写成美国公民。我错了,我对这承担一切责任,我向所有误会的人道歉,但是我是赢家,因为这些盗国贼们看到Elliott Broidy的公关了吗?我提早知道了。
 
告诉欺民贼们,你们谁能拿出一个美国司法部起诉Jho Low(刘特佐)的全部起诉书文件,你给我找出一个能拿到的,有一个人!谁能拿到Elliott Broidy所有来把郭文贵遣返文件,谁能拿到!所以他们可以杀我郭文贵,他们可以拿几十亿美元来攻击我郭文贵,他们可以非法地买通司法部官员要灭了我郭文贵,Bruno Wu(吴征)可以带着杨澜这个老婆到美国好多官员家里面去“找钥匙”,来伤害我郭文贵,Bruno Wu给Roger stone(罗杰•斯通)造谣,说我这是给希拉里•克林顿送的现金,我压根儿不认识人家。可以说我一个战略的讲话就不行。
 
你们这帮欺民贼们,我只能说:“我什么你祖宗了!” 你是人嘛你们!你是人吗?我已经多次在视频中说:“盗国贼他可以一切都假的,贯君、孙瑶、刘呈杰假视频,把海航里边提供信息的人给抓起来,那是真信息吧?抓起来吧?,它是公开承认的。
 
结果你们老盯着我没钱,我有没有钱,和你爹你妈是不是你爹你妈有关系吗?我有没有钱和陈峰他们偷没偷中国人钱有关系吗?我有没有钱,和王健是怎么死的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和杨澜到人家部长那“找钥匙”有关系吗? 我有没有钱,用得着你Bruno Wu到美国来,带着杨澜到处“找钥匙”上人家办公室,然后花钱把我弄回去有关系吗?我有没有钱,和你们造谣、诽谤、给我发《红通》有关系吗?你们不管。你们这帮畜生!欺民贼!
 
你们说郭文贵这个战略讲话你抓住尾巴了。还有人说,郭文贵,你给我找出一件事我撒谎,伤害你的利益了,或者是有意撒谎了?你给我找一件事出来。
 
郭文贵在过去一年半讲的,马云、范冰冰、王岐山、贯君、刘呈杰、海航,千千个事情都得到了印证。你一件不说,你不怕担心被天灭了吗?欺民贼呀?
 
什么那个猴子,什么那个易之,什么郭宝胜、袁建斌,夏业良这个畜生!我告诉你夏业良,你儿子在美国怎么来的钱?还有韦石女儿、还有西诺的儿子,你们在美国怎么来的钱?你们哪来的房子?我都向美国FBI我写报告,我一定都要给你们的孩子发subpoena、发法院函。你们必须把你们的钱说清楚,咱们慢慢来。
 
我对付你们就是上洗手间的时间,我没有时间搭理你们。
 
战友们,你们最大的忌讳就是什么?你们看他们的东西。不要看、不要理,你的看和理就是纵容了他们。你理他们干什么?有文贵嘛、有法律行动嘛。
 
亲爱的战友们,很多话要说,很多话要说。咱们战友们老跟他们吵架,都被吵糊涂了。你们老是跟他们骂来骂去说那些有啥用? 他们这些人就是要你跟他们交流。求求战友们了,不要再跟他们扯,不要跟这些欺民贼们扯。
 
全世界在11.20面前已经给了我们最大的答案。信不信我们?还是信他们?谁理他们呐?谁知道他们是干啥的呀?
 
Sara,Sara,对了,把广告都踢出去。好的!Sara妹妹,太好了Sara! 
 
所以说这几天,美国司法部对待吴征、还有王岐山、CCP孙力军在收买,有人付钱他犯不犯罪? 司法部的官员、员工犯罪了,难道给钱的人不犯罪吗?Elliott Broidy不犯罪吗?Elliott Broidy一定会受到惩罚的,给钱的Jho Low也会受到惩罚的。Jho Low一定会到美国蹲监狱的。
 
那个孟建柱还有孙力军能不受到惩罚吗?香港的警察、香港政府在陷害我们,你等我出“杀手锏”。我们跟美国正在司法合作,我让你看看香港政府是如何陷害我们的。我让他们把招进完、玩完,他不犯法吗?他当然犯法。这世界没人管吗?怎么可能!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你看经过这一年多不是个个都露出来了吗?该禁的禁,该抓的抓。
 
往回看中共,十年前的2008年以前的政府、2006年以前的中国政府,几个官员活着?几个官员自由?
 
我一上Twitter我就说了一句话,当时好几个人问我:“郭先生你真要走这条路啊? 万一万一”。
 
我说,“第一,被他杀掉;第二,被他毒死”。我说,“那不就死了吗”?我说,“因为我的死会让全世界唤醒,那我值!非常值!我等的就是今天,有什么了不起的”?
 
“第三个,我等他十年,王岐山多大了?习近平先生你多大了?你真以为到了你2035?没有2035!2025都没有”!
 
战友们,胜利是肯定属于我们的,只是付出什么代价、是以什么形式、是什么时间,肯定不会在2020年以后。
 
我在华盛顿,我原来去说2020。他们哈哈笑笑,不说啥,我知道他们不信。现在我说2020, 他们说我们信你,绝对信你! 我有些话真不能说,等过一段时间再说,你们当我放马后炮吧。
 
G20是上天的安排!11.20是上天的帮助!所有今天我们的战友们,都是带有上天的使命。所有的战友们,都是该我们赢的一切的重要的分子,否则我们就不应该存在在这。包括刘特佐、孟建柱、孙力军、王岐山,这都是上天的安排。
 
我跟美国所有官员说,我说:“你想想,如果胡锦涛时期,你把胡锦涛给抓了,你把胡锦涛下面的几个人抓了,温家宝给抓了,中国有什么改变?没多大改变,它只是个党的改变。”
 
“只有现在,就第一天我爆料,大家看我从第一天我爆料,第一次我上推,我就开始,不超过一星期我就说过,“中国现在的形势就那4、5个人,不超过10个人的控制”。
 
这是为啥美国政府很多官员说,“Miles,我们看了你所有的问题,560个 Gigabyte”。
 
我的信息,所有政府文件、YouTube,还有Twitter,你们去查一查560个Gigabyte,他们全都复制了。 他们看,都研究。
 
他说:“你当初一上来就敢这么说”。我就说:“中国今天的问题就是这5个人控制,就这几个人,没有其他人。这几个人灭了,中国就是革命,中国就走向法治国家,民主往后搁:法治、民主、自由”。
 
所有研究中共的那些专家,现在我见过的,包括美国政府官员都认可这一事实。
 
上天给我们的礼物,你干掉几个人,你就改变一个国家;你干掉几个人,你就改变了一个邪恶的体制,拯救全人类。天赐良机!
 
我说你去问问, 多少中国人现在恨现在的政府?有99%的中国人希望他们完蛋。历史上有这样的机会吗? 从来没有。
 
你去到香港、台湾,有多少人恐惧?99%的人恐惧。我一上推我就说,“恐惧,他们制造的恐惧就是我们的武器”。我现在再加上一句,“他们制造的恐惧就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
 
新疆5000多万人哪个不想灭了他们? 西藏几千万人哪个不想灭了他们?9000万党员里面99.9%的党员哪个不想灭了他们?  
 
1:32:12崔天凯和杨洁篪是明白人,是见过世界的人;游说美国政府不要被共产党挑拨,反共产党不反中国,不反中国人,来留学的孩子大部分是来投奔自由的,不是间谍
郭文贵先生:头两天崔天凯有段讲话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崔天凯说,“在几个月以前,说美国有人宣传说,学生都是间谍,派到美国的学生都是间谍,这就荒唐了”。
 
说实在的,我从来不骂崔天凯。崔天凯这个人本质上是个挺不错的人,说实在话,本质上不错,他给邪恶的体制工作他没办法,崔天凯人是不错的,很左,但内心里边他见过这个世界什么样。
 
所以说他有时候…..这个人我为啥不骂他?不像“扭腚康”那傻X你知道吧!王毅整个就是一个流氓、政治流氓!
 
那么这个人和杨洁篪一样就说他俩还算是内心明白的人。这是个什么概念?我告诉大家,我跟美国政府、美国官员说,“你千万你不要说,反中国、反中国人,Anti-Chinese”。我说“中国人是好人哪,我们中国人的优点一大堆”我说。
 
前天下午3个美国人,包括班农先生在我家吃饭。我是两次看到班农掉眼泪——都是说到中国人民。他当年十几岁的时候到香港去,香港的可爱和中国人的可爱——掉眼泪。
 
然后他说:“当时他们说要解放苏联,结果苏联解放了。当时说CIA给他们说要40年解放——跟里根说。里根说:‘我只有8年’,结果9年把它解放了。当时我都忘了,当时整个苏联的控制区域也14亿人——东欧那一块。”他说没想到旁边还有个14亿中国人也需要解放。所以他说中国人太伟大了。班农掉眼泪了,那位美国朋友也掉眼泪了,我也很感动。
 
他掉眼泪——班农先生就这样(学班农脸部表情克制的样子)想控制,眼泪“ 啪”就掉下来了。
 
我这人是想掉眼泪我就掉。很让我感动。
 
另外一次他掉眼泪,他就说道:他看到那个视频,那孩子被摔得……哇!一下就受不了了。哇!受不了!
 
那么,(我对)他们所有人说, 我说,“你们不要anti-Chinese, 你也不要说反中国。川普总统都改了,彭斯副总统也改了——爱中国人,爱中国文化。你要反共产党,你要反共产党现在那一拨人,粗鲁的政府、流氓政府”。他们全接受。
 
那么我那天我给那几个美国朋友说, 我说,“我告诉你的事情, 决不要说所有中国学生都是派到美国的间谍, 我非常反感这件事情, 怎么可能”?
 
我说,“中国人有的几代人弄点钱, 想尽一切办法,把孩子送到美国读书,他是投奔光明来了,来投奔自由来了,谁愿意跟共产党合作呀?能到这来就不回去了”。
 
“他们都知道,你们把儿女派去的地方一定是最好的,所以我们就去了,你不能说都是派来的间谍, 你们怎么这么说问题呢? ”
 
某个美国情报部门的首长说,“郭先生你今天说的,对我们特别重要, 特别重要”。 他说“我们这几个记录人,都会把你说的话一个字不差地记下来, 我们会报告, 会形成文件”。
 
我说,“我求求你们”, 我今天我说,”我花一整天给你们讲得口干舌燥的,我求求你们,在这么神秘的地方,对着你们对面的那个鹰,你们国家的标志, 你们不要再说这些孩子”。
 
我说,“我有个战友, 是我很好的战友”,我说这个战友发信息,非常反感的就是你们这么说。 我说,“我今天就是告诉你们,你们不要再这么说了”。
 
我说,“为什么崔天凯要说这句话”? 我说,“共产党最希望你这么做,把所有中国学生列为间谍,学生不来了, 学生恨谁? 恨美帝国主义”!
 
我说,“共产党是全世界最牛的挑拨离间、制造矛盾、利用矛盾的魔鬼政党”。他们给我鼓掌。
 
我说:“你们不要被利用了啊,我说这些孩子被你们拒绝了,莫名其妙去查他间谍身份,他骨子里就恨你呀。我这几代人给我点钱到美国读书,投奔自由,结果你把我当间谍。我说你不能说一杆子都打了呀。是不是?”
 
所以说这个他们很认可。然后会后,也就是前天我回来以后,其中一个人专门给我发信息说,说:“你这个讲话第一次……新的这个概念——强调,我们都很重视。非常重视!”
 
所以说战友们不要被他们的……你就记住,共产党凡事说是的,你就往相反的想。凡事共产党批评美国的,你就记住;他就想叫你相信的,你坚决别相信。美国人绝对不会把所有的学生都判了当间谍。也不会把所有的海外华人都当间谍,不可能的。而且美国人、西方人真的是喜欢中国人。
 
前天的晚上,我赶回来跟谁吃饭呢?可以说他名字,这个人叫Jonison Pol,你们可以查一下,他是Tony Blair当时英国的首相,他是国务卿,就是办公室主任吧——国务卿。管理英国情报局MI5 、MI6(英国军情五处、军情六处)。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跟中国很友好。他一直在协调北朝鲜,阿富汗反恐怖战争。这人也很帅,我多年好友。2007年认识的。
 
他有个哥哥,叫Charles Pol。查尔斯,是谁呢?这个人很有意思,是撒切尔夫人一生的等于是国务卿。所以他弟弟是Tony Blair一生的国务卿,你说他哥俩服务了俩人,他俩有个爹很厉害,Jenison Pol 他爹是谁呢?是丘吉尔一生的国务卿。给他服务的。所以他家族都是服务的。
 
在往前看几千年前,他家好几个服务的,威廉姆二世都是他服务的。这个人是我好朋友。还有他哥哥查尔斯还有啥身份呀?他哥哥就是薄瓜瓜的教父。是薄瓜瓜读书是他给带去的。那个死掉的英国人叫查尔斯什么(海)伍德的,英国被杀那个人,就是查尔斯介绍给薄瓜瓜和谷开来认识的。叫什么(海)伍德英国被杀那个。
 
那么我跟他们也认识很多年了啊,很多年了,那么查尔斯当年问我,2007年问我,他说薄熙来会不会成为下届政府的总书记或总理,我说:“不可能”。2011年他给我说:“MIles,薄熙来肯定会成为中国总理。”我说:“我告诉你,他一定进监狱。”一定会进监狱的。他说:不可能。我记得特清楚啊,在文华东方酒店。后来大家知道薄熙来被抓了。
 
这个Jenison Pol去北朝鲜,很多时候他都先到我那去,到北京跟我聊聊。关于北朝鲜的问题,我可以说,我所有跟他说的话,百分之百是正确的。前天他来了,他说:“Miles,你说的北朝鲜,你百分之百正确的。关于中国的政治你百分之百是正确的。”所以说大家可以查一下,这个人真的很棒。前天晚上跟我吃晚饭,他到华府来开会,他现在还代表英国政府协调很多事情。这个人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我说:“你把我认识那么多年说的话,你对媒体说说。我怎么告诉你当年江家、曾家、朱家、还有薄熙来家、温家宝家、还有这个习怎么上来的,包括李克强。”
 
那么我想告诉大家什么事呢?Jenison Pol他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话,他说:“我刚才中国回来,中国大街小巷全都是习近平的画像,每个人都在恐惧之中。谁一提王岐山,官员马上都立马低头。”他说:“这个恐惧是很恐怖的。”他和他哥哥全是中英关于香港回归小组成员,最关键的人物就是他哥哥和他。香港回归嘛。
 
我说:“你把香港毁了,你哥俩。”他说:“你每次都责备我这事”。我说:“我就要责备你,香港被你们毁了。”他哥哥是最关键的人,中英联合工作小组成员。很多这个秘密,很多当事人,未来我有时间给你讲讲。大家知道的真的很多都不是真相。今天看起来极为的荒唐。
 
所以战友们,他回来说什么?中国真的要大变了。他真的喜欢中国,他说:西方世界对中国共产党的看待已经180度的转变。180度大转弯。大家从过去是感到的是竞争,然后是威胁,现在感觉是敌人。他说:“完全同意我说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了人类的威胁。”有些人已经成为了西方整个最大的敌人。我说认识多少年了。
 
我认识达赖喇嘛,就是这位Jenison Pol带着一位英国的军情局的人,超级美女,我们一起见的达赖喇嘛。就他介绍的。告诉大家我没有秘密啊,就他介绍的。当时美国军情局,英国军情局都有人,我们去见面。
 
我说:“你先别给我摸头,我可不想让你摸头。你别说你是神,你要是神,你有本事你现在一闭眼,一下回西藏去,先把西藏解放了。你干嘛呀?你连西藏都解放不了,咱别说神的事。别说超自然力。先说说我们眼前关心的事情。怎么能回到中国去,成为宗教领袖,解放西藏。”就他介绍我认识的。
 
所以说很有意思。世界的形势在巨变。哎哟我这不行了,马上开会。12:40班农先生和另外二位先生又要来开会了。商讨我们的法治基金我们的行动战略。还有一个太多人要参加顾问委员会了。谁能加入顾问委员会,谁不能参加。我们正在研究这个事呢。
 
然后律师团队也在研究一系列的对新的人员发出的法院令,然后呢我们跟欺民贼的关司有些律师有新的想法,我们要把欺民贼、海外那些欺民贼,全部让他们跟当地的法律受到应有的惩罚。必须的。他们高度关注。这跟情报有关系啊。有些人就是跟中共服务的。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今天周末了跟大家聊聊天很开心啊,没有战友文贵啥都不是。文贵也没有战斗的动力了。各位战友你们的存在,让文贵活的不一样,充满了斗志。你们就是我战斗的力量,也是我战斗的目标。你们也就是我的家人。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千万不要被眼前什么G20什么,千万被在乎。千万记住,用时间证明啊。再一个就是11.20我们关注的重点王健之死的真相、海航的真相。千万别忘了。再个不要盯着欺民贼们,跟着他们转悠,叫他们在肛毛里找屎吃吧。你就别老问他吃着了吗?吃着了吗?好吃不好吃?你说烦不烦呐,听那干嘛呀。叫他们吃吧,叫他们自己玩。那一帮人玩一起去。
 
任何有脑子的,任何有智商的人,都不围着他们转,浪费一秒钟。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的,一定不是我们的战友。好不好。孤立他们,不要理他们。让他们在肛毛里找屎吃,让他们自己品去吧,自己互相研究研究。他们互相之间家里面可以找找钥匙。没问题啊。
 
亲爱的战友们,现在我们为14亿人民,我们亲爱的战友祈祷,祈福。
 
好,我还有卢广摄影师的事情,大家能关注的多关注,卢广先生他妻子的推特号你们多关注,然后我把卢广妻子(账号)发出来了。头两天要联合行动,我说你们不要行动把(卢广先生)他家人——共产党再把她给抓起来,她抓起来麻烦了。但是你们需要经济上的支持,法律上的支持,媒体上支持,请跟我们联系。我可以给你保证的是,班农先生,还有美国的一个前官员,跟班农先生一个级别的,都在高度关注这事。而且班农先生也给很多媒体界发了各种信息,希望大家关注。如果你有经济,司法,各方面的需要,请和我们联系。
 
亲爱的战友们,卢广的消失,今天的卢广就是下一个你和我。就是下个你和我。所以战友们,我们一定要记住,团结。我们是99.999的我们的同胞都是好人。只有那几个人是坏人。把他们依法干掉,我们依法灭共,依法灭共,然后让中国有一个法治国家。Rule of Law一个国家。然后让台湾、香港变的更加美好。让世界人民更加喜欢中国人,让中国人亲近真善,远离假恶。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