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21年11月1日直播 20211101_2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21年11月1日直播 20211101_2 “HCOIN TO THE MOON” 喜马拉雅币上市庆典 (下)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
公司组织: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Peter哥 笑笑 Mia笑咪咪 沉默大妈 兰草(文泉) pride(文豪) Jay Li 777 米小乐 鹰(文言) 文官 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林礼 shuang 月野兔 风起云间(文敏) 文敏 胖丁 潜水艇2020 周易不易 贝贝 西林1 文兮(我❤战友) 软红香土 
发布时间:20211101
视频链接:https://gtv.org/video/id=618052ba11d1862968ffaa0d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00:38:07郝董西班牙朋友问候七哥,七哥说他同郝家做朋友是他一生中最聪明最正确的决定
老班长:有回音。
 
长岛伟哥:好的,可以了,唐平有没有睡了一觉?
 
唐平:没有,我一直等着呢。鸡血王睡了两个小时。
 
威廉王:鸡血打得太多,昏迷了俩小时。
 
唐平:从昨天到现在了,好激动。
 
威廉王:太激动了。
 
长岛伟哥:看起来西装没换,领带没换,应该都没睡觉。
 
郭文贵先生:大卫兄弟换了。
 
长岛伟哥:外套换了,大卫有没有睡觉?
 
大卫:我这边没睡,我追着七哥,今天必须有绿,七哥,开盘即绿,一绿升天。
 
威廉王:一绿到底。
 
 
郝海东先生:七哥,这是我们在西班牙的朋友,西班牙朋友也祝贺咱们喜联储喜币上市。
 
郭文贵先生:Hi, how are you? How are you?  Special friend, thank you. oh my god. The so beautiful lady, so handsome man. 
 
郝海东先生:润泽,帮着翻译。
 
郝润泽先生:她说祝贺你们,希望 你们所有的以后的事情都好。
 
郭文贵先生:Thanks you very much. After one hour you know what this can happen in the between the federal states. Thank you take care of my whole family, welcome you to New York. and we together and welcome to the moon. H-Coin to the moon. 
 
郝润泽先生:她说明天就去,她说明天他们就去。
 
郝海东先生:能看见吗?能看见吗大家?
 
众嘉宾:可以,可以。
 
郝海东先生:真的为我们新中国联邦高兴,七哥,你知道……
 
郭文贵先生:特别重要,西班牙的男的女的都是,我觉得非常帅的,很有味道的,很有味道的。西班牙我的好朋友Alberto,是我的好朋友。我最喜欢西班牙吃的饭,海手指还有Mallorca。刚刚的我的家人,我的家人这周也去了Mallorca,去Mallorca去了,在欧洲去的。他们特别喜欢西班牙,西班牙人很真诚很热情,除了不愿意工作之外,什么都是好的,帅哥美女都是。
 
郝海东先生:你知道这个就是我们新中国联邦的力量,这个骗不了人,对吧?钱骗不了人,人心骗不了人,大家还是心向新中国联邦,心向爆料革命,心向七哥你创造的这个平台。这不是我讲,我们没有用你拿嘴去忽悠别人,像共产党那样胡说八道没有用,对吧?别人都是老百姓,我们大家(都是),就是润泽在这儿的好朋友的父母亲,大家就愿意见证我们的历史时刻,真的他们非常的高兴。
 
(众嘉宾鼓掌)
 
郭文贵先生:我可以告诉所有的西班牙的朋友,一个小时以后,你会找到答案。你与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郝润泽做朋友,绝对是你一生中最聪明最正确的决定。而且你会看到完全不同中国人带给你不同的东西,我们会改变这个世界,这不是吹牛,一个小时以后你就会得到答案。
 
郝海东先生:好了,七哥,好的好的。等会,等会。
 
长岛伟哥:先看一看我们几位兄弟姐妹现在的精神状态如何。
 
唐平:杠杠的。
 
威廉王:对,已经从昏迷中恢复过来了。
 
唐平:这鸡血打得很好。
 
长岛伟哥:草根感受如何?现在已经是凌晨早上6点半。
 
老班长:我们已经战斗了12个小时了。
 
草根小哥:天已经亮了,正好不用睡了。
 
长岛伟哥:老班长那边是,这精神头足。
 
郭文贵先生:老班长这精神头,这我挺服气。
 
老班长:必须的。
 
00:43:20 现在就躁动不安的人一定不会是我们长期的战友,坚持不住的人,哪都坚持不住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老班长就很多事上,就是今天,很多战友今天说的,就是一定要是人在事上见。就是大卫老是说,咱们战友们事上见,这话我特别爱听,就是大家说再多也事上见。你看钊颖,还有海东兄弟我已经说很多遍了,他在体育界造成的震撼是什么呢?
 
就刚才我就进这屋之前,咱国内某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军事方面的大佬,现职,打台湾他是前五号人物之一,也是跟海东兄弟跟我都是好朋友。给我发信息:“七哥,我们怎么也得弄个十万个币吧?” 我说弄不了。
 
我在洗手间里边,因为我另外一个手机,就是那个谁拿着呢,我让他赶快进来跟我。我在这个楼里唯一特权,我有一个独立洗手间,而且洗手间里边有独立的洗浴间,就在这个楼里,这是原来老板用的,现在这个是归我用。
 
所以赶快进了洗手间我跟他说一币没有,他说:“海东都能弄个几十万币,我就不能弄个十万币?”我说:“你真跟海东还不一样”,我这原话就跟他说的。他说:“我们这也都二三十年的朋友了”,我说这跟任何年份没关系。我认识的这里的战友很多人我都没见过面,甚至也都是不超过五年,但是这些战友是把命给了我们爆料革命的。这就是这几天我对付所有的国内要币的(回复)。
 
这就是为什么喜联储这些人,我觉得王雁平我昨天说没说,就王雁平这句话让我很感动,就是包括威廉姆,他们说:“我们为啥不能有币呀? 为什么就给你们战友这么多呀?为什么我们……” 很多很多(问题),包括就是一个一个点名说。
 
就王雁平就突然就火了,就她那个(脾气)就上来了:“你不能这么说呀,所有的爆料革命的战友跟郭先生的都是拿了命给了爆料革命战友的,你们工程师有把命给新中国联邦吗?”我觉得只有王雁平能说出这种浑话出来,大家全傻眼了。
 
这话刚才我就说给郝海东我们俩共同的那个朋友,我说:“你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上将还是中将,我跟海东跟你不一样。海东是把命和未来全给了新中国联邦,你没有。咱是朋友几十年,那没关系,我爹还养我了呢,我爹还给了我生命呢,现在我能给我爹一百万币吗?一万币我也给不了他,我没有”。这是个最简单的道理,是不是?
 
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真的能看人心,比如我们现在在等待。很多人说等待着急,我说,说实在话,你都等了七十年了,你等十个小时二十个小时、你等七天又咋了?如果你要能给我一个这样的机会,我在这儿等你七年,我不等你七天,我也不等你七小时,我等七年,我不等我是王八蛋,我每天坐在摄像机这儿,我睡觉都可以给我直播,你要给我一个这样的机会的话,是吧?
 
如果有一生让你真的能改变你生命的话,你要等七年,等七年算什么呢?等七年又算什么呢?如果等七年要从畜牲变成人、从人变成人上人,从过去你寄人篱下,到现在你要变成一个体面、庄严生活的人,等一天你等不了了,那你不可能跟我们战斗到共产党最后一分钟的,一定会离开我们的。
 
现在这种躁动不安,就恨不得就是啥呢?一定不会是我们长期的战友,不论是在床上,还是交朋友。还是那句话,坚持不住的人,哪儿都坚持不住,真的,说实话,他坚持不住,哪儿都坚持不住,能坚持住的,哪都能坚持住。但大家已经看得出来了,对吧?这个就是我觉得……
 
0:47:00 喜联储投资委员会用自己的币奖励工程师每人一万英镑或者一万喜币
郭文贵先生:刚才我们有个很重要的,就是觉得喜联储的投资委员会真的太牛了!就我不知道,我没法做,我没有做任何决定权,就刚刚就在一小时以前,就是通知所有的上传信息的所有的员工,说给你两个选择,一个给你们一万美金英镑的现金,一个是给你们一万币的选择权。他们把他自己拥有的那点币给咱战友,每个人啊。真的让我当时,我觉得有点真的让我感动,就是这些人看到了,他没有给任何人。
 
这就是为什么西方能强大。他没有去骂这些工程师,他没去抱怨他,你这时候抱怨这人有用吗?人家给你干了一两年了,他不愿意上去吗?他不愿意上船吗?他当然比你还愿意上船,他也想成功,已经几十个小时不睡觉了。人家反而是“咔嚓”做出了资本家所谓的中国共产党比爹娘亲的党从来不会给你的,马上给你奖励,你可以选择一万币的选择权,这个选择权就是你还是要付钱的,第二你拿一万英镑。结果“咵”去宣布,你想想所有人什么感觉?
 
我们再想想自己,咱中国人什么时候对咱同胞这样过?什么时候给自己人,给自己同胞这样过,永远不会的,永远领导伟大。永远老板伟大,这是王八蛋文化到了极点的,叫忠诚。刚才我们海东兄弟就说,这就是混蛋的话。这三十年怎么了三十年?好,接着你说,大家谁说。
 
0:48:38 郝海东先生分享:今天我们实实在在得到了认可,这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长岛哥:好,海东,钊颖姐。
 
郝海东先生:当这种时刻到来的时候,你就发自内心的感触就是一种真实。而且你相信、你跟随,是吧,你最后收获。你可以看到这个西班牙人,他们就会知道钱不会骗人,资本不会骗人。他们一定是跟随法律、正直、勇敢、正义的力量在往前走,如果我们干了一个坏的,比如说是,极权的、是独裁的,那他们不会尊重我们,他们怎么会说我们两个在这,会有勇敢,你们做了勇敢的事情,他们知道,我们是足球的一个……当然了,他知道小叶比我更高,更牛逼。但是这个就是这样,你只有做了真实的东西的时候,勇敢的东西的,一定会得来很多人对你的认可。
 
那么咱们做的是所有的体系里面当外国人看到了,他们就会尊重你,就会跟随你。他们家都是很大的法律方面的家族,他的儿子跟润泽很好的朋友,他们就会一直在问,哪时候上市,哪时候去买这个喜币,是吧!就是说你如果是假的,你整个的灭共也不真实,你做的事情也不对,你最后出来的东西让人不可以信任的话,你弄一个马云出来的币,卖假货,你试试?除了这些所谓会得点钱的,利用中共,骗点钱的,这帮孙子,你说他们还有啥呢?真正的人类的力量。一定是往前的。历史的出来是正义的,不能是假、赌、黑,不能踢假球,是吧,不能去做假账。这是最后别人秉承的、人家的信仰,在这里面真的深深的感受到。
 
我们做完了事情,这不是在共产党国内的他们的宣传,你们都看见了,我们就是很正常的,朋友之间、家庭与家庭之间,大家的这个认可。这个东西的力量太大了,我们知道,我们曾经建立过、经历过的事情,都是在利益之上,全都是假的客套话。真正让你认可的就是这种在平常的生活当中,平常的日常当中,你大家能去发自内心的,我去买东西啊,我去跟你交往啊,我们坐下来一块吃饭啊,我们喝杯咖啡啊。
 
他的儿子到我们家跟着润泽一块,就跟我们家人一样,就这种。当你有了这些东西,你又真正的灭共,你旗帜鲜明的你们有这种立场,完了在这种社会里,得到真正西方民主、自由、法治的这种认可的时候,你这种感觉真的不一样。
 
新中国联邦、我们的爆料革命,我们的这种创造的力量在基层、在老百姓当中,在平常的生活当中都体现出来了,一点一滴全部都体现出来了,这是我们最大内心的感受。我为什么说六四是我们一生最大的荣耀,一辈子最高的荣誉?那么今天喜币上市就是我们人生50多年的总结。我们认可、跟随、追随、收获,我们最后得到了所有人的承认。这些东西是你拿钱买不来的。
 
因为我们从小在竞争当中都要赢,你说没有用,你踢不进,你赢不了,是吧,你狗屁,你专家,中共那些孙子。但是今天我们实实在在得到了认可,这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好的,长岛哥。
 
(掌声)
 
长岛伟哥:好,谢谢啊。我们刚刚看到半个小时,重启以后半个小时120万,现在是50分钟,730万,730万在线,
 
唐平:这是G-TV有史以来上人数的最快,时间最短的一次。
 
威廉王:这是创纪录了,
 
唐平:对,绝对是创纪录了
 
威廉王:不到一小时接近800万,
 
老班长:爆料革命的每一个时刻啊,长岛哥不好意思啊。
 
0:53:45老班长:跟战友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美好;跟着爆料革命赚干干净净的钱
长岛伟哥:老班长,你来你来
 
老班长:好,我觉得爆料革命创造所有的奇迹,都不会再让大家觉得很惊讶了啊。
 
我就讲讲这个我们等待的感受吧。其实在我们12个小时,长达12个小时等待之前,唐平已经把那个、已经在昨天长达24个小时了基本上,挂出去,大家就对着一张图片我看了一下,到1400多万了好像,这是什么心情啊?就对着一张图片,放点音乐,然后新中国联邦宣言、粤语版、各种版本出来。大家就这么样,就守在那里,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这是什么样的力量的凝聚。
 
它不是说你这个画面有多漂亮,还是说新中国联邦宣言我听过了,我再想听一遍。它就是一种信仰,就是坐在那里那种感觉,我们今天我们这12小时过去了,我真的丝毫都不累,一秒钟也没睡过,而且就沉浸在这种感觉中。我就在各个群里在看,包括我们新西兰的这个群,还有全球群、这个群、那个群,大家都很兴奋。
 
我觉得特别是刚刚最后那一段,我们在等待的时候也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听着Qmay在那弹唱的时候我甚至觉得,哎呀,再晚几个小时更好,我们可以欣赏这么美妙的音乐,多享受啊,我觉得。跟战友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这么美好,我觉得这个真的在享受,在美好的等待中,期许中的享受就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刻。
 
相反的是,这个时候那些中南坑的老杂毛,那些共产党,还有那些砸郭的伪类们,此时此刻他们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你们想过没有?这真的是挠啊,挠心啊,万箭穿心的感觉,当开市奇迹创造出来的时候,我相信将会对他们这个根本面进行彻底的颠覆,原因是什么?很多人跟这些共产党混在一起不就是图个钱吗?当他发现我们跟爆料革命在一起也可以得到钱,而且这个钱是瞬间就让你创造了奇迹的钱,八辈子也挣不到的钱,而且是干干净净的钱,跟共产党挣再多钱,转头来就啥也没有了。
 
所以说就是感慨万千啊。我现在还是很兴奋。所以说今天这个“砰砰砰”心也在跳,和Rachel一样心也在跳。好谢谢!
 
0:56:10文贵先生希望战友们、战友的父母们过上体面的生活;喜联储最大的价值是民天下的财富
郭文贵先生:刚刚老班长说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咚咚咚”,就是有这种,就是大事来临前的身体的自然反应,我的身体绝对就是个晴雨表。如果你们男的女的都愿意的话,你们都可以天天趴我身上听,你们可以找到答案。
 
老班长你刚说的“砰砰砰”三下,等会,好像又来了啊,我可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啊,绝对是感觉啊,应该不会超过40分钟,应该感觉就来了。就我这三下,就这三下啊,我就有感觉的,我就这(指了指太阳穴)“砰砰砰”响,坏了,绝对有麻烦事。只要是“砰砰砰”一响这边(指了指太阳穴),坏了!从小到大,就这么灵。只要我这(拍了拍心脏的位置) “砰砰砰”一响好事要来,等等啊,哎呦我的天啊。
 
我说实在话,老班长你刚说你睡不着,我都不知道我该咋控制住,因为你们谁都不知道我的感受,我脑子里从头到尾,从开始到今天都是我爹娘卖酱油卖鸡蛋,我娘挑着那个摘下来的豆角、黄瓜,带着水珠子、黄瓜上还带着那些小黄花。到那个市场卖,卖完以后我娘给我买了几个糖三角回来给我和我弟弟吃。
 
然后那个时候没钱啊,我那个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让我爹我娘不能再有穷的日子。我让大家中国人真的是体面尊严的生活,它真不是口头语。我现在就把真的战友们当爹娘,真的是这样想的,因为我的父母,我母亲已经过世了,我父亲现在已经是中风状态。我的家人全被绑架成肉票了,我现在所有的生命就在你们身上体现。我就要让你们过上体面的生活,我要让你们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绝对不能再过那种没有尊严的,那种真的是太苦太苦的日子了,人和畜生不分,人不如畜生。
 
还有我们即使有了钱,在中国看到的所有人,那种无知,那种愚昧,被洗脑,咱不就干了两件事吗?启民智,变成民天下,所有全世界的财富几乎都是家天下的财富。我今天很多战友没有说明白,我们今天喜联储最大的价值,它就是民天下的财富。它属于战友的,你想想,3万多,3万七千多个战友,占有了10亿的60%的喜币,是不是民天下?没有世界一个机构是这样的。而且我们身边都是,你看看。
 
0:58:55 战友每个人都有天命
郭文贵先生:刚才Qmay在那块演唱的时候,我一下就回到了当年盘古。当年Qmay就在盘古,一个小姑娘就在那块演唱的时候,我是盘古的创始人。然后你看当时在盘古她最喜欢的员工餐厅,咱今天员工餐厅也有了,也是一样。这个时光到了这,当时看Qmay演出的很多人已经是烟消云散都没了。而我们今天在庆贺什么?一个货币的诞生。如果说当时Qmay知道说这个老板未来创造一种世界级货币,她一定觉得我快跑吧,我不给你弹琴了,那不是疯啦?今天她带着她老公她儿子在这演唱的时候,躲过了一次次的灾难。
 
我们在纽约,中央公园这里。在这里,撬动地球的地方在这里相遇了,这是不可思议的,所以我刚看Qmay演出,她老公、孩子坐在旁边。你看这个时光啊,这个就是现实啊,你看看。而且你想想一个将军要跟我们要十万喜币,还理所当然,都这不要脸。共产党听这把他抓了。“你跟郝海东你俩啥关系啊?”“你俩通过话没有啊?”他就敢亲自跟我要这10万喜币。你看就刚才是吧?旁边听得我律师都傻了。我说这是个中国的将军,我当时赶快收拾都给他看,他愣了,他说“干什么?”我说要喜币。
 
这就是老班长说的,我们真的是,兄弟姐妹们,我们感受到了,我们真有天命啊,每个人你要怀疑这个的时候,当你不忠于这个的时候,你一定会被淘汰掉的。永远别忘了我们有使命的,就是要灭共,什么都是为灭共准备的(看了看长岛哥递过来的手机信息)哇哇,咋样,你七哥这个灵感吧?你服不服?
 
威廉王:有好事!
 
郭文贵先生:服不服!我可没有离开吧?我可没有跟任何人勾兑吧?你说共产党内部的人经常夸张,看了我四年爆料,竟然平爆小组,每次说郭文贵前面有提示板。就这个爆料革命战友告诉我的,竟然中纪委的哥们说,你知道,七哥,多夸张吗?他说:“我看到的报告,在去年还说,郭文贵,所有讲的话有提示板,提示板的信息来自党内”。然后就开始用啦,什么这派那派,他们深信不已我有提示板。
 
我只有我在跟大家大直播,你们才发现我从来不会用提示板的,我没有提示板。我刚才跟你说的话,我没有任何勾兑。我的身体,我说有这个,是有感觉的。七哥比你们睡得最少,我可以说是。从昨天到现在,你们可以看到我手机是什么状态下,而且我的压力,我的想象,是不是。今天一会儿你看到历史那一刻诞生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一个小时后,你会真正体会到我刚才那种感觉,就是真的是一种上天给你的召唤,盖着你脑袋迸迸几下子!大家都能……
 
01:02:22大卫分享墙内的四种人:不敢反,没能力反,敢反,不能反
长岛哥:那我就跟大家说一下,我刚刚收到喜联储这边传过来的信息,预计在未来一个小时之内,当然也有可能随时会发生,所以耐心等待。大卫,大卫已经耐不住了。
 
大卫:我收到。太高兴了,我回应一下。刚才七哥这个说的,讲的那段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七哥您以前跟我们铁血组开会的时候,您分享过一个理念,就是咱们墙内有四种人,我们有四种战友。而简单给他划分四个类。不敢反,没能力反,敢反,然后他就没那个能力,缺钱,缺这个资源。还有一种是什么呢?他不能反。还有的就是我也敢反,我也有这种能力,可是他现在是有种种条件的限制,可能就受经济条件的限制,他就差那一点物质上的资源。
 
所以呢七哥的爆料革命这几年,尤其是从G系列,G生态开始打造以来,战友们应该意识到,我们在灭共的同时,其实我们相当于两条腿走路。第一个是在西方我们建立起了强大的政商关系,这就是七哥说我们不靠任何一个党,我们不依赖任何一个人,看某一个人的脸色,某一个党派的脸色。我们就做唯真不破,把爆料革命,把新中国联邦的精髓,我们靠的是实力,情报的真实性,带给世界的真相,救人无数。这些都摆在眼前,时间一次次的验证,就像七哥刚才你讲的,咱们事儿上见。
 
另一条腿是什么呢?打造G系列打造金融体系,给无数的老百姓民天下,让每一个兄弟姐妹,那些战友,让他们敢反。所说的敢反,是我敢跟共产党说No,说不,对不对,我敢去跟中共挑战,我有这个能力,我离开共产党,我可以过很体面的生活,我可以穿得很好,我可以吃得很健康,我可以活得很有尊严,我可以真正的孝敬我的父母,真正的忠真正的孝。
 
所以说这几年的爆料革命,就是像这两条腿一样。政商关系,国际环境,新中国联邦咱们的声誉,咱们的这个信誉,Credit,在一天天的积累。另一方面,战友们获得了生活的新的生态,新的生活圈。你看我们的战友,这种感情,五湖四海可以因为送药大家相聚。我大卫的命也是七哥救的,也是爆料革命战友救的,喜联储主席也亲自出手。
 
所以说,这今天这一切这是多少钱买不来的,何况我们现在又有自己的货币,有自己未来的金融体系,我们有自己的支付系统,那整个整合在一起,战友们想想是什么。我们可以有尊严,可以自由,可以骄傲的活着,不用看共产党的脸,我们可以对共产党说:共产党你滚蛋,你滚犊子。是吧!不用跟我们玩这些假大空。
 
所以今天我觉得这个伟大的时刻,不仅仅是战友们在财富面前,我们更要觉得是什么呢?我们如何活,如何做一个人,是七哥让我们如何独立,像牲口一样,今天我们站起来。并且有自己的头脑,有自己的尊严,有自己的自信。我觉得这是咱们今天这个时刻,除了开盘本身,价格,币,还有就是这份,无法用语言形容,用财富来衡量的价值,谢谢七哥,谢谢战友们,我以新中国联邦人为傲!
 
01:06:07七哥再谈墙内四种人:喜币上市后,不信的人,会更多人信我们;不敢的人会尝试着去敢;不敢不信的人可能也会有变化;但是绝大多数不能的还那德性,这种人是救不了的。
郭文贵先生:我再说一遍,我说四种人,第一种,绝大多数是不敢。第二种人是不信,他就不信咱。第三种人既不信也不敢。到第四种人就是我信你,我敢我不能,因为家人被绑架,我也没有经济能力。
 
这四种人,我告诉大家。现在在今天这个一个小时以后,或者两小时以后,刚才长岛哥已经说了,证明七哥这个超自然能力管不管用。如果管用了,我再告诉大家,咱们会把不信的人,会更多人会信我们,不敢的人会尝试着去敢,不敢不信的人可能也会有变化,但是绝大多数还是那德性,就是永远那种阳痿的料,就像骂长岛哥,嫌这不给,不给还那2.8个币的,他在美国,他在哪,只要是人间,他就是个loser,这种人是救不了的。最后就是不能的,就是咱这个钱让他尽量的能。
 
就这个之后绝对是个大的变化,是个分水岭。就是我们后面这个地球,看了七哥对着那个姜太公钓鱼,就钓那个地球。当年川普那个大楼前面,就后面那个川普大楼前面,放了个地球,拿个这个筷子挑起来。说你撬动这个地球你就能当总统,哎,就当的总统了,就在我们背后。我们这个就是撬动地球那根筷子,就绝对的杠杆。这四种人,我们走着看,会有大的变化,谢谢。
 
01:07:38草根小哥:从一个看客到被委以重任,远远超出了预期
长岛伟哥: 好 ,草根!
 
草根小哥:好的,长岛哥,七哥,兄弟姐妹们。刚刚七哥说有的人等急了,其实目前就是等待这个喜币的过程,我觉得是很享受的一个过程。目前我刚,七哥是车轮战,三波车轮战,今天这个直播,我们中间还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我就在回想,刚那会儿。目前这个爆料革命,从看七哥直播到现在,我目前得到的一切都是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从刚开始接触的时候,只是看,作为一个看客。然后之后慢慢地深入,就是非常想跟七哥认识一下,每天能遇见拍个照。然后,没想到到现在,得到这么丰厚的奖励,然后还被七哥委以重任,可以说是远远超过我的预期。所以说发生任何事情,现在来说,对我来说,都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非常满意,非常满足。现在每天做的事情都让内心非常充足,就非常的充实,非常有干劲。
 
我觉得在这个爆料革命里边,我可能是代表很多战友,收获的,我觉得更最多的就是信心与勇气,尤其是野心,七哥!之前我没有想过这些事情,然后战友们在七哥这儿,在咱们爆料革命这儿,永远都是得到。
 
然后我们在战友之间也在讨论就是赚了钱之后去干什么。然后我觉得我们赚了钱之后,我想一定要往,进入爆料革命下一个阶段。就像七哥刚才说的。那些整个的一个大转变,很多战友都能够感受到,这种大的浪潮来临之前的这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这种感受。然后我想我们现在要做的也是要做一个传承,然后把这个四,五年的时间里,在这个七哥这里学到的,这些一些能耐,然后能够做一个真正的传承。
 
我就在想中共这个海外蓝金黄的,中共的这些朋友,我也想结交一下。然后过去呢,就像我身边的这些穷哥们穷弟兄,我们能帮的也帮一把。这就是我在想这次喜币上市之后,我们要做的事情,谢谢。
 
01:10:15 长岛伟哥: 同七哥接触后验证了七哥的唯真不破,他的一切都是真的;非常感恩七哥去年六四之前给的大大的信任
长岛伟哥:好的,谢谢,那我再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刚才在前面一段视频,然后后来又转场以后,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我们在现场。第一个就是七哥这边安排的各种吃的,反正总是我们不会饿着肚子,前面还没吃完后面新的又来了。然后在场的所有的战友,还有咱们办公室的员工,包括在大使馆这边的员工都过来,大家都聚在这边,都耐心的在等,没有人着急,甚至还有很多人像老凯他们,都没有睡觉,昨天晚上根本没有睡觉。现在大家都在耐心的等,包括小孩子也是一样的。
 
另外一个就是我个人的感觉,咱们等的不是这个财富,不仅仅是财富,财富肯定是能看得出来的。真正的还是一个希望,咱们就感觉有了它我们就有希望了。因为你去灭共,就像七哥过去说的,没有钱你灭啥共啊!没有实力你灭啥共啊。有了财富,我们就有更强的灭共的信心了。第二个就是消灭了共产党以后,我们能去参与到,有可能参与到未来新中国的重建,我们有资本。第三个就是,我们得到什么?就是满满的爱心。我可以说,我从七月初到咱们正式来大使馆,或者说来办公室到这边,不仅大一些,体重也增加了4斤半。体重增加了十几磅。反正每天都是上面吃完了,后面一顿又来了。
 
第二个就是爱心,真的是爱心。因为我们过去可能从视频上,听七哥说,你没有接触过,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只有实际上去体会去接触去了解,听了,以后再看做了是不是一样,才能说七哥真的是唯真不破,那我们几个月下来以后确确实实是验证了像他过去爆料革命爆的料一样,什么都是真的。
 
他在我们面前没有什么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也没有撒谎,他也不会说瞒着我们,把什么东西跟别人说瞒着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公开都跟我们讲。就一杯水非得也跟我们喝一样的,看到我们跟他喝的不一样也得换一样的,就是这样子。
 
我讲的这些细节,也许在我们的生活中没那么重要,但就从这些细节中感觉出来,这一切都是爱心。从小到一杯水(再)到咱们G系列、喜币,然后我们喜币现在也不知道大到什么程度,但总之从给你一杯水到给你一个未来、希望,一切都是真的。
 
一个小时后,可能不要一个小时,你就能感受到这就是真的到你身上来了,我们过去,我相信是一年以前,尽管我听你的直播,但我没跟你见过,是吧?
 
Q-May:第一次是SEC?不是,不是。
 
长岛伟哥:去年的十月份。
 
郭文贵先生:就在楼下游行的时候。
 
长岛伟哥:之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十月份之前在六四的时候,我跟七哥就有联系,联系就是为了六四游行做了很多。但我的感觉是什么?我就想为什么他会信我呢?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也不了解我,是吧?我是信七哥,但他不一定信我,然后咱们就见了一下。为什么我特别有感触?因为我原来有给别人打工过这个记录,三年以后那个老板才信任我,这我就觉得一个信任来的其实很难。
 
郭文贵先生:最难的。
 
长岛伟哥:对,非常难。但到今天为止为什么,当然我做得也很少,又做不了什么大事情,但是我们就是死心塌地地去做,尽自己所能去做,就为了什么?就为了个“信”,就为了自己的信,也为了别人的一个信任,就是七哥的信任或者爆料革命的一个信任,就是这么简单,其实没有什么。
 
所有的利益,我自己也有一点利,我也能活下去,没有这个利益也能活下去,但是我们就是为了这个信(任),别人也说,说我就是脑子一根筋,我就是脑子一根筋,不见黄河不死心,我非要走,走这条路我就走到底,哪怕走错了,我也走到底。
 
所以非常感恩,非常感恩!我真的是(觉得)其他任何都不重要,就是七哥去年六四之前对我的一个信任,把一个重要的事情安排给我去做,我就是觉得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别人的一个这么大的信任。七哥过去也说过就是国旗的事情,如果那个时候国旗不做出来,我们当时可能就……
 
郭文贵先生:没国旗。
 
长岛伟哥:就是质量非常差。
 
郭文贵先生:海东兄弟宣言的时候就没国旗了。
 
长岛伟哥:尽管质量非常差,但是至少…
 
郭文贵先生:我家里挂着的就是你第一个给我的旗,我会终身地保存的。
 
长岛伟哥:对。所以真的就是一个“信”,现在哪怕有一些战友投资、投资、离开、不离开,其他不重要,就是你信还是不信。你“信”,无论我们碰到多大的挫折,多长的时间的等待,我们都愿意去等,因为只有这一个是有希望的,别的没有希望。好的,我就发点感慨这么多。
 
01:15:25信任不是你给别人的恩赐,而是你信自己的感觉,你对一个人信对信错,都是你自己的决定,跟别人没关系
郭文贵先生:长岛哥说的这个,我说这还是一个家庭教育教养,还有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就我爹我娘那么穷,我要说我爹我娘,我爹我娘也经常被人骗,我从来没听到他不信谁过,就是我们家穷到真的没饭吃了,他能把家里鸡蛋给一个所谓要饭的,而且他深信不疑那个要饭的给她说的话、为什么穷;我从来没听我爹我娘说被骗被糊弄以后发生什么,没有过。我爹我娘可以吵架,但是从来不会去怪记别人去,这个对我的人生是很大很大的影响。
 
所以说我们兄弟姐妹,我们为人父母的时候,还有为人表,特别是我们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铁血组联盟委员会,你自己做到什么样,你不需要任何人来给你评价,你自己对着……你看我和长岛哥,我们俩没有任何什么私下沟通过,很少很少的,我跟老班长,你看俺们俩说话没有超过30秒的几乎,都是发个语音就完了。大卫兄弟最清楚,草根小哥,东弟颖妹妹,我们聊骚得比较多,有时候互相问问,最多就跟他俩。这威廉王、唐平,我们除了说几句几十秒的时候,没有说过那么多。
 
这就是一个根子里面你信不信的问题。长岛哥当时我也不是,我信长岛哥的时候我的脑子“艮儿”一转,行不行?我真相信我这个心脏,相信我这个感觉,这个人可信。
 
我跟你们说你们很大感觉,九指妖从第一天出现,我就知道走不下去,路大脑袋被我们草根哥贱捐,贱捐他没讲,他老觉得他丢人被贱捐,他找七哥来的,结果跑偏门去了,贱捐去了,那你想想路大脑袋,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他久过。
 
你忘了他来大使馆,路德只来两次,但我见过,就再也不见他了,不让他来了。他来纽约,永远你别忘了,叫他住房子他是要负责直播的,你可千万别忘了这个事儿,从来不让他来(大使馆)直播,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当时内心里看到这个人就是哽痰,然后“噶”再咽回去,哎呦我就受不了了,这一个(原因)。
 
他对庄烈宏的那个样子,那时庄烈宏是战友,他把庄烈宏当狗屎,扛起摄像机,给你摄像机,没给庄烈宏,你不能把人家叫什么当这么使唤,当时我是很不舒服的。还有一个,他喝完酒吐在车里面。哎呦我的妈,还有录像呢,你没见过那个样儿。还有一个就是路大脑袋这个人是个很贱的人,藏不下去,所以我的心脏不舒服,我见他的感觉,每次“咯噔”一下。
 
我跟他(长岛哥)通话,他那个时候很磨叽很娘的,给我发信息“七哥……”很长,我也是快进,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科技,我赶快快进听听,然后回复,我就信了他了,我身体的感觉告诉我这个人行,特别是他是江浙(人),给我简单说他这个成长,我就信了。
 
大家记住,你永远记住,“信”不是你给别人的恩赐,“信”是信自己的感觉,千万别因为你信别人,别人就(要)感谢你,你永远是错的,但一个人你信对信错,你都是自己的对、自己的错,跟别人一点没关系。
 
长岛哥信我,不是我(而)是他自己的决定。就像Q-May,盘古那么多人出来,我信Q-May,她信不信我?她在盘古看到了,她的先生也知道我在盘古是什么样子,我对她的信任也是出于双方自己的决定。这就是爆料革命最大的魅力,信就是信,不信就一定会被戳穿。
 
我的身体感觉就是这三下,不是什么人都能有。我见了美女(就心)跳,我早就跳没了,是吧?十年八年没一回,今年就有了,真的。
 
当时盘古拍那个地拿那个地的时候,我就是“咚咚咚”一下子,到那以后跟那个孙永华(注:同音字)在北平东路谈的时候,那个大投资乡长给我弄的,我说我签合同,他说那你得付点定金”,这个数吧,我说5千万。“就这么定了!” 过后跟我说实际上是想五万块钱,傻乎乎的我说付5千万交易了,他压根儿不相信奥运会会成,他也不相信奥运会会到大屯。
 
你想想我当时是2019年买的地,你想那时候谁赌奥运会火?2021年地才下来,涨了2000多倍,我当时我见他之前我就有这个感觉。2009年,2009年,1999年1999年(注:笑)这脑子蒙了,十几个小时(没睡觉)1999年。你看我是有感觉的,不是什么事儿都有。
 
咱们现在要开始了,咱们要先为,我提议咱们先祈祷一下吧。这个喜马拉雅的以从家天下的所有的中国人的财富第一次转为是我们民天下的财富系统,而且你们都是喜币的股东,我没有(喜币),我跟你们占点便宜,七哥要饭的时候,别忘了。我们一起为喜马拉雅的所有的战友们,喜联储、爆料革命的战友们能获得上天的恩赐、这个财富的系统和让我们真正地善待财富和让我们的父母和我们的家人过上尊严体面安全的生活,希望我们的金融体系能永远是永远的金融定神之器,祈福!感恩!
 
阿弥陀佛!
 
长岛伟哥:那我们这样就是后面再放一段视频,休息一下,我们跟喜联储那边联系一下。
 
郭文贵先生:别,你去跟视频去联系,我跟Q-May两个继续聊,不放视频,珍惜这个时间。你去聊,带不回来喜联储,就别回来了(注:笑)长岛哥,我要是丢脸了你负责,(我)不灵了,那你负责。
 
01:22:52大家富有了之后,要善待父母、不要在任何人面前炫耀、吃大众肉、对残疾人施以援手,多积善德少做恶
郭文贵先生:我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下,很多过去战友们说:“(如果)富有了,你有什么要求?” 我就是“坚持灭共”“个人小要求呢?” 我希望战友们你们有了钱以后,除了灭共之外,真的要善待你的父母,我今天讲了很多遍为什么要善待父母。
 
做为一个有一个传统文化的中国人,我们都是女人生的,中国共产党我觉得对中国社会最大的唯一最后一个根基就是家庭的毁坏。中国所有的一切文化大革命,刘少奇最早是支持文化大革命的,你看(最后)家多惨。他得到了报应,他第一个被文化大革命消灭了。当时周恩来是想保文化大革命的,没保住,很多人想保,彭德怀也是支持文化大革命的,不也给灭了?
 
我们记住,文化大革命就只剩下一个饮食文化和家庭文化,(其他)什么都没有。还剩了一个小小的台湾,保持我们的文化,伟大的台湾。
 
兄弟姐妹们,我们对父母真的要发自内心的,你有钱的时候,如果你真的希望赚到钱的时候,七哥求你一件事:对你父母、你的兄弟姐妹,不管过去有什么恩怨,包括你的孩子,他毕竟来自于你的身上,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对他们好一点,善待他们。
 
还有(对)曾经的朋友们不要炫耀,不要在任何人(面前)炫耀。人说炫耀是失去财富的开始,我深信不疑,你最好就是在朋友面前,你要么别让他,因为你的财富让他没有尊严,你要么你就给他帮助,你要么就别得瑟。
 
再一个,我觉得我还有我这个偏好,战友们以后真是不但不吃狗肉,我觉得以后很多肉,就是邪恶的肉,都别吃了,吃个大众肉,那些小动物的肉别吃了。特别有了喜联储钱以后,咱不说你吃素吧,那些奇奇怪怪的肉别吃了,什么蝙蝠、蛇肉,什么穿山甲,你就别吃了,我这个是个人建议。
 
另外一个,还有个个人建议,对残疾人。我们看到残疾人时候你别管他是骗还是蒙,施以援手,没有任何坏处。人说残疾人是上一世给这一世的惩罚,也是上天派来人世间试探善良的温度计,善恶的温度计。你不要说人家八辈儿祖宗都挖完你才捐1美金,你就直接捐就完了,多积善德,少做恶。
 
咱说到这里之后,就特别想听听威廉王、唐平在这个时候,它快来了,就是神的时代快来了,你俩啥感受给大家说说。
 
威廉王:请。
 
1:25:54唐平讲述心路历程,遇到七哥觉得有希望推翻共产党,灭共后想早日见爹娘
唐平:我是真的这一段时间在策划整台庆典的时候,一直是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也不要睡觉了。然后我就想着早点儿回家,我特别想回家,想去看我爸爸、妈妈。
 
我觉得这一刻,首先真的战友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我觉得比家人还亲,那种温暖、那种期盼和那种希望,这是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想都不敢想过还可以体验这样的,把人间活成天堂这样的感觉。真的 这种爱就是被包围着。在爆料革命里面我也找到了我最好的朋友,还有最好的兄弟姐妹。
 
那么现在今天到了这个日子,我觉得对于我来说,真的就是因为我之前什么都不太懂,什么政治、金融、法律这些都不是很懂。但是我就是之前看到社会上很多不公平的事情我会比较极端,所以这个性格也是因为我之前的朋友圈,就是说我是个愤青。
 
当然我知道我没有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但是心里就一直有这团火,直到我遇到了七哥,遇到了爆料革命。然后就是真的有一种,就像七哥你说的,就是有一种使命的召唤。我义无反顾的,根本没有任何质疑,义无反顾。当时我其实19年就给七哥发私信,当时还是在郭媒体给七哥发私信。因为香港的事情,我觉得爆料革命还有七哥为香港人发声。当时我真的是天天看到香港那些事情,我都是以泪洗面。 没想到真的在人间,在这么一个冷漠的人间,还有这块地方是可以让你觉得有希望,可以让你去面对邪恶,面对不公平的那些一个魔鬼的政权。你还有可能去推翻它,这个是之前不可能的,不可以想象的。如果我要是能加入到这场运动中间,这场革命中间,这场改变人类历史的这个行动中间,这就一定是我的事业。虽然我不会干什么,但是我会写歌。所以我现在就是想早一天灭共,灭共我就可以回去看爸爸妈妈。谢谢。
 
郭文贵先生:一定会的,一定会的。这个绝对可以有,绝对可以有。一定会的。
 
唐平:我今天就是特别特别强烈的感觉,不用等到2025,哥,真的不用。
 
郭文贵先生:嗯,你的感觉很正确,威廉王你聊两句。
 
1:29:48威廉王讲述中国人活着没有尊严,正直的人在共产党体制下被排挤,作为新中国联邦人永不为奴
威廉王:想说的太多了,中国人活着没有尊严。(泣不成声)
 
郭文贵先生:威廉王的家人,我清楚威廉王的家人什么情况,我了解威廉王不容易。  加油,加油!
 
大卫:唐平加油!威廉王加油!
 
郭文贵先生:刚才威廉王你看到甜甜唱歌 ,她第一次露脸。我跟你说我特别……她家人、她父母就是我们战友,为此付出了很多代价。
 
我就是有一个人说他父母的时候,就这个人跟我说你家的事儿,同样的事儿,就说威廉是谁,吓我一大跳。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我负责查他家底儿去了,想办掉他呀。”
 
我们这位战友现在也跑出来了,就办你这样人也跑出来了。有天可能会上来直播,现在已经到西班牙了。就在我们海东、钊颖兄弟那一个国家。所以说威廉王我是知道的,付出很多很多。行,威廉王兄弟继续说。
 
威廉王:就是中国人活着没有尊严。但是我从我爸身上就能深刻体会到。他特别的正直,但是在共产党的这个体制下,他一辈子都是被排挤。
 
然后就因为工作环境也是污浊的空气、化学的这些物品,也是有癌症。但是他教会了我一个事情,就是有骨气,我永远记着。所以我来了,而且我之前努力。
 
我相信从今天开始,我们这杆旗就立起来了,然后我们的战场就正式开始了。真的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守护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 直到灭共那一刻。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有能力站起来了。 而且我们今天站起来了,我们再也不跪下!
 
1:32:39中国人缺机会,连哭的机会都没有,我们民族已经没有脊梁,说谎话的统治说真话的
郭文贵先生:永不为奴,新中国联邦人永不为奴!(唱)H-Coin to the moon
 
还在梦中呢 ,不哭不哭。新中国联邦人永不为奴!共产党可以看到我们的眼泪,这不是我们的脆弱。我们的眼泪都是真实的, 从来不是恐惧和怕死的眼泪,我们都是来自人性最深处的眼泪。这是我相信每个人都能看到的。
 
我们中国人缺的就是这个机会呀。中国人想真正的哭都没有这个机会,是没有这个机会的。我看到太多共产党的大官儿跪在大官面前那哭。大大官儿看着下边大官跪着在下边哭。
 
就像东弟今天说的,跪在地上求啥。咱见太多了。在裕达的夜总会,在盘古的俱乐部,天天七哥见。那些所谓你们最最就像小粉红崇拜的人,那种不要脸的东西,我见太多。
 
把老婆、把女儿、把姐妹,把人送出去,我见太多了。就只有中华这个民族,已经不是没有脊梁骨这个说法了,说句真的难听的话,你见还有比我们中国现在在世界上活得这么奇怪的吗?
 
瞪眼说瞎话,瞪眼听瞎话。互相攀比 、互害。这就是威廉王说你父亲这样的感觉。有多少个父亲、有多少像唐平这样想回家,谁不想啊?
 
今天钊颖妹妹控制不住了,她的眼泪谁看到过?一个世界冠军 被一个国家给逼着,偷偷的天天这么哭。一个在亚洲一个男神,弄成这个样子把郝海东。你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能有救吗?
 
一个曾经的警察、一个草根小哥给逼成贱捐去了。老班长官员给弄新西兰去了,带着俩这么好的儿女。你看看QMAY带着全家老小跑出来了。
 
我们今天前边的战友,真的是今天一定是过亿的,这VPN之后。你们说说我们中国人过的日子,有真的如西方的猪狗吗?
 
不要说杨改兰,我们在美国超市,我们家里边做饭的说,我们家楼下有最特别的供应的食品,上边都写着这个猪吃什么料长大的,这个羊吃什么料长大的,是哪一块肉,什么时间杀的。
 
我说我30年前来美国的时候,美国就这样。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你也可能会看到现在沃尔玛超市,但那都是假的。
 
就是在美国说谎话,你是要进监狱的。在中国不说谎话,你是活不了的。关键说谎话的统治说真话的人。
 
这个悲剧就像钱是一模一样的 ,谁都不知道人民币有叫国内版人民币,有叫国外版,你国内的随便儿印,国外版的才叫钱,没有人去注意过。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我们新,中国联邦是唯一的全球的希望,三万七千个喜币的拥有者,你们是真正的中国人的希望。Q-May你别老听,你得说说,你那么哭你不说话不行啊。
 
● 1:36:29 QMAY分享:父亲的能力被打压,他应该得到更多
Q-May:其实就是我的家庭也是,我爸爸也是蛮有能力的(注:哽咽)不好意思。
 
郭文贵先生:快拿赵岩纸巾来,(这)不是赵岩牌纸巾,这是新中国联邦牌纸巾。
 
Q-May:和郝董一样,(我爸爸)也是一个足球运动员,曾经在国家青年队,后来呢,不好意思,后来他到了四川,退役之后一直做教练。就是他的这个职业生涯就不停地有官员给他穿小鞋,因为他的能力其实很强的,我们家没有任何的官员背景,所以他就一直非常的,怎么说,他也是一个爱玩的,在踢球和朋友和以前退役的球员在一起踢球,他就很开心,特别特别简单。但他的技术很好,执教的经验也很好,就把成都,就前两年的事情,就把成都四川省最好的一个高中,那回就是打资格赛开始,打到了全国第一,然后也是自己去考那个亚洲足协的那种教练员。
 
我就觉得我们家就是很普通的家庭,但是我觉得他的能力还有他对足球的那份热爱,他不应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可是我的爸爸,他给我们家庭带来那种快乐,其实我真的是非常快乐的人,但是每次觉得他的职业生涯,他的整个人生就这么灰暗的,在共产党的这种统治下就没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他的能力没有得到那种发挥。
 
从成都那个最好的那个高中那会,他们打资格赛的时候就有黑哨,就是有各种方法,成都足协去,想尽各种办法去阻止他们前进,阻止他们去赢得比赛,但是他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把队伍带到了全国第一。所以我很为他骄傲,同时也是真的觉得,这不仅仅是他应该得的,他应该得到更多。
 
01:39:19中国人绝大多数是随遇而安,但共产党流氓体制不允许百姓富有,它对百姓实行愚民弱民苦民贫民政策
 
郭文贵先生:Q-May说的这个事情,是当年邓小平改革开放之后,释放出了中国的打工妹、打工仔,然后中国就经济一下子就起来了,然后到了2001年,从过去的是1200亿美元,到2001年的时候就到了1.3万亿美元。就是人口,它这个产出的能量和生产的整个的剩余价值一下子就爆发了,那说明什么呢?就是中国社会没有给人生存的空间。
 
那么后来2001年到现在,已经15万亿美元的时候,大家知道是多少倍?15万亿和当年一千多亿是多少倍?
 
那是中国人的生产能力和智慧和中国人民创造财富的能力是天下第一的,但是中国人创造这种财富能力被证实以后,说明了共产党的体制过去是压抑人性和压抑生产力的,但是分配财富剩余价值的时候知道了,现在成了家天下了。这一百来个家族控制着我们所有的一切,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这种流氓的话到现在耳熟能详,天天讲天天说,什么都姓党,党姓他们的。
 
最重要的事情,就刚才Q-May讲的也好,就是威廉王讲的也好,这些好人他没要那么多,他真没都想当马云去,也没都想当郝海东,我把我活干好就完了呗,不用像钊颖从小(立志)今天我要当世界冠军去,真不是。
 
中国人我觉得,绝大多数是随遇而安,都是叫小康生活,没想要那么多。但是它(共产党)就不让你要,就不允许你有,为什么?这个流氓体制,你聪明了你富有了,你就不符合我统治你的这个愚民政策,弱民、苦民、贫民,它不符合这个。
 
所以你爸爸就是被弱民被苦民,你爸爸就是;威廉王,你爸就必须得癌症,得癌症还没有钱治。这所有人,你看唐平爹妈惹谁了?躺在医院里现在不让吃药,不给看病,现在她也不能回去。
 
它这共产党从成立第一天,从1921年到现在100年,它承诺的老百姓有言论自由,允许中国人有美国式的自由。唐平也没有说任何事情,她做什么实际行动了?
 
我们每个人,你看老班长也好,大卫兄弟、草根小哥,你内心的感受,想想你的父母他被洗脑的这种悲哀,和他失去了对真相、善恶的这种辨别的悲哀,和让我们跟父母就是能回去,你都没法沟通,都没法享受亲情,它把我们的亲人已经变成了已经不是正常的人了。
 
所以说现在你让我回去,包括你Q-May你回去,你跟你爸说,你爸弄不好还揍你一顿呢“你这个混蛋小Q-May怎么还反党了? 你成了民族罪人了”,可能都会发生。
 
就像我现在,我的家人都这么爱我,但是我的家人现在都觉得我干这事离谱了,你这家伙天天在海外,用共产党的话说“你们家郭文贵是要毁掉整个中国,与14亿中国人民为敌”。这王八蛋,你说多会忽悠,我啥时候与中国14亿人民为敌,我就毁掉你一百个(共产党)家族,我要拯救14亿人民。
 
就像你看我的老师竟然要给我弄点几十万人民币来,担心我没饭吃了,给我几十万人民币,怕我饿死了,郭文贵已经穷得没饭吃了,是吧?
 
就共产党这个假、骗、偷、黑,还有我R他八辈儿祖宗,我用什么话诅咒它我每天我都觉得不过瘾。就我每天我去打完坐之后,我就诅咒它死的时候,我念叨那些当官儿的名字,我都快念叨完了,就剩没几个了,都念叨完了。
 
我每天我在那块念叨的时候,我都是咬牙切齿。我觉得上天之间,它应该有正义,我头顶白云、脚踩大地的时候,我就觉得这种雷劈的惊劈的力量会毁向他们,因为我看到太多杨改兰的案子。
 
就像我们身边的Q-May,她在国内,家里啥东西都没了,跟她老公跟孩子在这儿。如果自己的国家能有基本的美国的十分之一好,咱也不在美国寄人篱下,就别说新中国联邦今天这日子了。唐平还有威廉王他的父母,但凡有今天,能给他们一点点缝儿,他们都不至于这么做。
 
每个人今天,包括海东兄弟、钊颖、草根小哥、大卫、老班长,我跟所有共产党劝我的人,我告诉他,我说:“你但凡给中国人有一点点生存的空间,中国人都不至于走上这条路”,中国人没有反骨的。
 
我刚才在那个屋里边的时候,其中有一个人给我发信息,我在这说,我告诉王雁平,我说:“共产党把整个中国人逼上了绝路,真的没有任何选择了”。
 
你去想想,百万家庭被反腐抓的这些人当中,难道他的家人都腐败吗?多少人家破人亡?马云有事,你把马云的28个家人都抓起来,这算什么流氓逻辑?你把董文标的全家人都关起来,是什么逻辑?你把马化腾全家抓起来,这是什么逻辑?包括马明哲,你这是耍流氓嘛,对不对?你这个国家你有法制啊!
 
这是我今天告诉大家,我们新中国联邦人当有钱的时候,你不能忘掉共产党它到底邪恶到哪去了,我们每个人的心中的苦和闷和这种悲哀,它都不是用语言能形容的。
 
你七哥是看到了上天,让我见证了清丰看守所,是对我人生彻底的改变。我弟弟的死,我母亲这样的一个老人家。中东的特别是几个王子,他说:“Miles,什么事情就在你母亲过世以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们看待共产党也不一样了”。这在中东他们都是跟我多少年的关系,他们都是跟我父母跟家人都认识,他们都是接受不了的,世界上没有这样王八蛋的。
 
现在你看唐平,她难过她父母有病,她就不能回去。你说这什么玩意儿?把一个民族把一个国家变成绑票。就像Q-May,你说做啥(坏)事了Q-May?唱唱歌,甚至啥都没做,她现在就不能回国了,就不能跟父母见面了,你见过人类有这种邪恶的组织吗?
 
所以说咱们今天兄弟姐妹们,我们坐在这里的时候,等待喜币上线的时候,我们今天说了十几个小时的直播,千言万语,都是真人真事今天,真正的实力,我们也等待了一个真正的伟大的时刻的到来。
 
超过40分钟了我觉得,这好像不灵啊我这。
 
唐平女士:长岛哥呢?
 
老班长:长岛哥只要没回来就肯定不灵。
 
郭文贵先生:他真不回来了,他不会跑了吧?欺民贼说:“完了,长岛已经跑了,长岛驾着飞机跑了”。
 
威廉王:长岛哥已经到海南了。
 
郭文贵先生:又到海南去了。
 
草根小哥:到北京开六中全会了。
 
 
● 01:47:15七哥发布甜甜征婚启示,只接受新中国联邦男士求婚
 
郭文贵先生:我跟你们说个事。我给甜甜征婚启示,甜甜的父母告诉我,甜甜从小到大没谈过恋爱。大家看到刚才这歌声了吗?够专业吧?音乐戏剧学院专业毕业。征婚启示:年27岁,年轻貌美,擅长音乐歌声,还没有男朋友,没有恋爱史,括弧,没有恋爱史。这个咱清楚啊,大家有意者请跟新中国联邦联系,可以找Q-May,Q-May是她的音乐老师、经纪人,咱只接受新中国联邦的男士求婚,不接受任何人。我真的,说认真的,她父母真的是,她从来没谈过恋爱,没恋爱史,你看这孩子吓不吓人?我老说她是个傻子。
 
唐平:那首情歌怎么唱的——
 
郭文贵先生:所以她唱的情歌没情啊,(模仿甜甜唱)甜蜜蜜~~,“甜蜜蜜”就没有那个“蜜”,你知道吗?她没有那个“蜜”,(唱)甜蜜蜜……没蜜啊,五音很全,感觉没有,在那看着呢,征婚启事征婚启事啊。老班长你聊聊,说说。
 
01:48:37老班长谈今天的现场感受,威廉王的词有感而发,用心写出来的
老班长:我聊两句话啊,刚才我一直在听,其实我也很感动,我觉得我们喜迎喜币的时候,听到一个一个流眼泪的故事,我也差点想流眼泪了。
 
威廉王的的那段,我真的有点差点都流眼泪了,我觉得威廉王讲的那段之后,我就知道他为什么写出这么好的词,因为那些词不是用心发自内心的迸发是不可能写出来的。所以说我觉得应该说爆料革命让威廉王把他自己内心的所有情感都能够表现出来,宣泄出来,以这种方式来参加爆料革命。我觉得很多人都有不同,像QMAY用她的音乐,用她的这些导演的才能各方面的展现。
 
七哥教我们有了钱坚持反共,不忘初心,爱身边人爱自然爱动物,一路见证七哥一人敌一国的反共力量
老班长:但是最让我震撼的实际上是七哥回答那个问题,就是当战友有钱了该怎么办?我觉得这个给我很大的感触,其实七哥给我们的要求就两条总结起来:第一,你还要坚持反共,这叫不忘初心,第二就是你就应该过一个文明的、有质量的生活,热爱你的自己、爱家人、爱朋友、爱其他人、进而爱自然、爱动物、爱一切。
 
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一个人的本位,本归,那反共这个不是说文贵先生要求我们反共,好不好。我们之所以能够加入到爆料革命,是因为我们本身——像威廉王需要号召你去反共吗?唐平需要你吗?不需要的,像我们钊颖,不需要,我也不需要,我们每个人都不需要,我们就是想反共,我们没这个能力,但是文贵先生……
 
所以我觉得三大事件,到现在为止啊,第一4·19,第二就是6·4,第三就是今天。这三个标志性的事件,而我们从中震撼,哇,这么深说了共产党,我一听,我知道这是真的,我清楚,我这一听这怎么他都知道,而且他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越听越有,然后我们也不相信,就能这样就能够一个人对着一个自媒体,“咵咵咵”就能把共产党给灭了。就这么一路走来,一个一个的奇迹就创造了。我们是这一路的见证者。
 
1:50:48中共国把人洗脑了,人与人缺乏信任和爱。
老班长:所以反共这个要求,他本身是给我们的思索,是带来我们实现我们的理想,任何人在这个时候去谈——赚了钱不反共了,证明你本身的反共就是假的,本身你就是虚假的,你就不是爆料革命的真正战士,那么还有做一个文明的人,我们确实在共产党这个体制下,被洗脑洗了,太坏了。
 
我们真的缺乏了一种基本的人和人的信任,人和人之间的爱。我刚刚到新西兰的时候就发现,我真的给新西兰人讲,你说我们家的母猪公猪下了一个鸡蛋,他就会相信你。我跟你说,说什么他都相信你,因为人家就没有怀疑你,就不认为人可以说谎的。可是我们中国人你说什么他都不相信,你去问路,他都不搭理你。这种社会哪有一点点,就是说人味都没了。
 
所以我感觉到另外一个,我觉得一点就是七哥的可爱之处,七哥对我们要求最平凡的,所以我认为最伟大的地方,他是平凡人中最不平凡的那个。他以平凡的开玩笑,双修啦 ,一会儿这个亲亲、啊,这种手段来跟你讲的时候,你很亲切,很能对频。
 
1:52:02七哥没有投资,没有职位,却有无限力量,他的个人境界值得大家学习
老班长:实际上我在想,七哥他不是我们GTV的股东,不是我们G-News的股东,不是我们盖特的股东,不是我们喜币的股东,他甚至没有一个喜币,但他高兴喜悦,而且他能凝聚我们,他也不是新中国联邦的主席,也不是联盟委会主席,他一切都不是的时候,他却有着无限的力量。
 
这是我稍微多说两句啊,就是我一下窜台,像川普总统也好,还是拜登总统也好,他们要赢得尊重是四年一次大选,在这个位置上你就有的影响力,离开这个位置,你就啥也不是了,最多做个特使去跑一跑,勾兑一下,到处演讲挣点钱。但是七哥的影响力,他是发自什么啊?七哥,今天他没有一切,他却拥用了一切,我觉得这里面所玄妙的东西,真的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慢慢地去学习。
 
而且七哥对我们最平凡的要求,实际上是最不平凡的,也是一个人的最高境界,所以我觉得刚才我一边听一边在心潮澎湃的在学习,在总结。这是我的一点点感想,谢谢。
 
郭文贵先生:你们谁说呀,咱们别点了,谁想说谁说。
 
老班长:大卫兄弟来吧。
 
1:53:36 大卫谈今天现场感受
大卫:我回应一下,七哥,谢谢。刚才的那个唐平、威廉王、QMAY,你看一说激动了,然后我就别激动了啊,我说一下一个刚才就是七哥提到一点,就是提到了咱们“忠”和“孝”,咱们中国传统文化里边的一些比较好的,一些道德方面,自我的一种约束。
 
其实我觉得呢,就是这几年爆料革命咱们通过从西方咱们的那个盟友也好,还有呢比如说以美国为例啊,民主党共和党,你看四年我们见了太多的人,对吧。有开始支持七哥的,然后呢你看关键时刻有背后来一下的,然后有开始说支持MILES的,到最后你看有离开的。但是更大的还有什么?就被征服信任我们,然后加入我们的。
 
1:54:25皮特·纳瓦罗用他的实际行动支持川普,坚守了自己的信念和原则,我们对照这个例子找到自己人性弱点
大卫:你看今天七哥提到的皮特·纳瓦罗先生写的那本书,《川普时刻》那本书里头其实刚才七哥已经点到了,那么皮特·纳瓦罗先生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呢?他是怎么去坚持他的那个信念的。其实与其说皮特·纳瓦罗一直陪着川普总统、支持川普;不如说皮特·纳瓦罗先生,他支持的是坚守了自己的信念,坚守了自己的做人的原则,就这点更可贵。那反过来大家都知道另外一个人了,彭斯了对吧。所以历史自然有评说,一切交给时间。
 
那么我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书和这个例子,它像一面镜子一样,就爆料革命四年,就是我们看到的事情就是什么呢?我们也是像一面镜子,这个镜子里面,我们照到了自己的长处,也找到了自己人性的弱点。所以说四年里面我们最大的敌人,其实可能并不是共产党,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的内心,我们是不是脆弱,我们是不是贪婪是吧。我们是不是自私,或者是我们太过于把这个成功放到别人身上的这种幻想。
 
所以说四年来,我从七哥身上学到的、看到的、见证的点点滴滴,是因为我没有长岛哥的这个便利条件,能在美东能有机会去抱七哥,如果有一天我抱七哥的话,我一定抱你五分钟,七哥,是吧。这种兄弟感情——
 
1:55:56七哥讲述自己伦敦经历——45分钟Miles Guo外号
郭文贵先生:你成五分钟了,哈哈。打断你,跟你开个玩笑啊。我们几个哥们那天见面的时候,我跟你一起最开心的日子,他说就是有一次在伦敦Bakery酒店,我们有一次聚会啊。大家就是跳吧,“咚咚咚”地跳,跳开心了,然后他说你跑到隔壁房间去了,你多长时间出来你知道吗?我说多长时间啊?他说你在屋里呆了45分钟,说明你这个能力有45分钟。我说我绝对比这个强,然后大家都在那块笑。
 
但是你知道他最后就问了所有的跟我进房间的小孩,告诉他说这个MILES绝对和我们没有发生关系,他只跟我们玩了啊,但是没有发生关系。他很惊讶,他说:“你是同性恋,你没有这个能力。”我说:“我不是的,我怕得病,我很想,或者差点没搂住,我怕得病。”所以七哥有个外号在伦敦,你只要问那个圈里——45分钟MILES GUO,拥抱了45分钟的啊。给你讲笑话,你继续讲大卫兄弟。
 
1:57:04大卫继续分享感受
大卫:谢谢七哥,我就想说什么呢?就是其实通过爆料革命这四年吧,就是我们其实在学习和成长的时候都是在跟自己在挑战,你比如说今天共产党那个——你看Sara九指妖也好、路德也好,就这些人回头想,他们都是很可悲的,因为他们就是没有战胜自己,对吧,七哥。他如果但凡战胜自己了,他也不会被共产党拿下,也不会最后贪的那点蝇头小利,也没有就是说这个机会见证今天,像咱们兄弟姐妹,咱们同框的这些这么亲密、这么温暖、这么温馨,能等待这么伟大的时刻。
 
这人就是命,但这个命里面我们要看到的什么?就共产党给我们留下的毒,七哥经常告诉咱们兄弟姐妹们说,有的时候我们身上还有共产党的那个影子,就是爆料革命这四年,我们就在洗涤自己,让自己成长。
 
然后呢,通过你看西方人怎么看待“孝”“忠”,你看班农先生给他老父亲过生日,那不是孝心吗,战友们?他去坚持他的天主教,他家里面的信念,他父亲给他的教育。我相信班农先生不仅对他影响很大,那皮特·纳瓦罗先生,他能去坚守白宫,那是一种信念,做人的一种操守,他坚持了,他做到了,这个力量就像一种信仰一样,它能指引他继续前进。
 
我们中国人身上可能就是缺乏那点信仰,但是这么多年,你看老弟也在体制内混过,我就在七哥——从七哥去法拉盛见那几个王八蛋,那个气场,老弟我就觉得我遇到对的人了,我就跟定你了。所以说这种一瞬间,我特别赞同七哥的话,我不用七哥去怎么样告诉我,我信、我坚持、我跟你。所以我就这一点心得吧,跟战友们分享,谢谢。四十五分钟,七哥,谢谢。
 
郭文贵先生:说到这大卫兄弟那个视频,就是我看了以后,哎呀,真的我觉得在那个Scabal店呐,你的这个行为啊,穿的衣服啊,是吧,现在这个整个的双峰扣子,现在已经从草根小哥到大卫小哥,还有我们的长岛哥已经几个人在穿这种双峰扣了,还有我们的威廉王啊,现在就剩了我们这里的,东弟还有老班长啦,换成双峰扣子了。就那个视频你看看这个时候的大卫那个气质和在几年前的大卫,就什么都不用说。这个你装不出来的,这个你的衣着,你的装扮,你的气质,你是装不出来的,就大卫那个视频绝对是一个007级的啊,绝对是现实版007级的。这就是一个人的尊严呐,就是七哥看着发自内心的开心。
 
● 1:59:44 如果我们爆料革命战友没有能孝敬这个基础的时候,大家战友能做的可能性长不了
 
郭文贵先生: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忠孝,我特别想跟大家说的孝字,大家记住你忠不忠先不说,什么叫孝字?天下万情啊只有一个地方能叫孝,那就是对父母的。孝字是什么呢?在我们良渚文化中就定义为就是对上天的感恩和生命的感恩,还有就是回哺,就是动物的回哺,我回喂食回去的,它是一个天地之间都定义为唯一的一个,真情的,就是我们是有情的一种衡量。
 
西方没有孝敬这个词,真正孝它不是这个孝字,他就是感恩,感激。但是我们中国人这个孝有独特的意义,孝字下面那个子字。我们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就是家庭观念和孝敬,我们不能把这个孝字让共产党整没了。然后就孝敬党去,这简直是胡诌八扯呢,真的胡扯极了。
 
你看草根小哥他长这样,你想他父母长啥样?你去想想他父母长啥样?他父母年轻时长啥样?我们每个人都想想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很多人都会忘掉他父母年轻的样子,我永远忘不了我母亲和我父亲年轻的样子。
 
我母亲过大寿的时候,我回忆,当时采访我,真的是,采访我的时候,就是家里边看着这个视频,我就回忆我小时候我母亲年轻的时候,牵着几只羊,我母亲个子小,被羊拽着在地上打滚,我永远忘不了。我太小哇,我几岁的孩子,我也拽不住那个羊,对吧,当时母亲留着那刘海,然后头这块拿着头发别着,被羊牵着一个跟头一个跟头,哎我记忆太深刻了,就像刚刚发生一样。
 
那么我们为什么做儿子记得那么清楚?因为我母亲受到了威胁和羞辱,可能别人你真记不那么清楚,就是娘叫你终生难忘。我可能我爹要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就没记那么清楚,因为父亲是强大的。
 
所以说我们中国人今天我谈到很多孝敬这个词,如果我们爆料革命战友没有能孝敬这个基础的时候,大家战友能做的可能性长不了。我不相信一个人我们中国人尊从的这种几千年的文化,你认为需要改变。新中国联邦,很多人说我要民主,我要自由,我要人权,但是我不要爹娘。对不起,这地方绝对不是你待的地方。
 
我们有几个战友就私下跟我聊天说的,郭先生我要的是民主,我有我的人权,我父母就不是个东西,如何如何对待我,我没有必要孝敬他们,这人我再也不联系。你可能是对的,但我不会再跟你联系去。
 
其中的有的人已经砸郭了,还有的人现在没砸郭呢。我们就很多话都不用说的,因为几年太多事证实了一切。
 
一个对人性已经是失去了判断的人,他对善恶一定会失去判断的。草根小哥的这个经历很多,你也给大家聊聊你的感受。
 
● 2:03:14 草根小哥谈唯真不破和忠诚
 
草根小哥:七哥,其实这方便的感受吧,我从小就是父母这方面感受到不是很多,但是我在我们家是比较特别的存在,就是您刚刚说的,就算现在回家,那怕面对面面对我爹娘也是跟山与海之间的那个距离差不多,几乎是没有办法直接那种真心的这种交流。
 
就是您今天讲的这个唯真不破对我的触动非常非常的大,唯真不破的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有这个善恶是非之分,我觉得这个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现在就是等于说整个在中国社会我们为什么感觉难受,就是感觉不到温暖,就像班长刚才所说的没有这个信任感,就是因为我们现在大多数人,这个中国人,经过共产党的这个熏陶,失去了这个善恶是非的能力。
 
然后这个现在新中国联邦所做的这个一切,唯真不破也好,然后让自己就是自己的财富自己掌握也好,但是我们看到这个现状就跟您说的: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就真正的哪怕是在2025年之前实现了灭共的宏伟愿望,我相信真正的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像刚才郭先生说的那么简单,就是人与自然和谐地相处,人与人之间就是那种和谐的相处,就是有一个最基本的关怀,我相信还是非常非常远的这个距离,真正做到那一天还是很远。
 
这个您说到忠诚这个事吧,其实我一直对忠诚来说,因为我这个人,就是包括之前,我也从来不会说要求别人忠于我,因为我对我自己就是有的时候开脱嘛,我就是说如果谁背叛了你,我之前说我觉得这世界不存在“背叛”这个词,因为真是有谁背叛了你,只能说你的作为,比如说承载不了别人未来了,别人肯定是自然离开你。因为七哥说了,没能力,满足不了对方,那人家也会离开你。反正这是一样的。
 
跟七哥学到最多的就是什么事一定是要求,强者强己不强人,恕者恕人不恕己。
 
有什么真正要作为要求的,一定要先要求自己,不要去要求别人。谢谢七哥。
 
● 2:06:04 居中制衡很重要,不能走极端
 
郭文贵先生;就刚才张嘴就能来,强恕堂的话,不是谁都能来的,这是走心了,走心了。你看看他草根小哥那么年轻他走心了,是吧?强者强己不强人,恕者恕人不恕己,强恕堂。这是当年夏家祠堂,南京四大家族。夏家跟贺家,贺家人投奔了毛泽东,就是贺龄乐的爷爷。这个毛泽东站在后面照相,他爷爷坐在板凳上。呵呵,然后他亲舅舅,也就是我们董事长夏平的……又来吃的了,天呐,你得开香槟才能吃呀。然后夏平的父亲,是反共产党的,反民主的,被枪毙了。就是后来就是表兄表妹的关系,我从看守所出来就是找了贺龄乐先生,贺龄乐给我介绍了他的表姐,然后给我投资啊,这就强恕堂的来源。
 
还有一个就是居中制衡,大家一看记住,胡锦涛的家里就是这一幅,就写这个字,下面是宋平,宋平给下面写的名。大家知道居中制衡非常有用的啊,大家知道左词,右词是什么?大卫记住了吗居中制衡?啊,谁记得?居中制衡,胡锦涛家里挂的这个对联?没记住的吧?起而伏之,伏而起之,居中制衡。你只有去过胡锦涛家就知道,胡锦涛家只有一幅字,多一幅都没有。
 
然后他是属马的胡锦涛,他老婆是属虎的,然后他家后来挂了一个,就是马上封侯图,后来马上又放了一个就是马马虎虎图,这就是所谓的官升一级,当上总书记就马变成虎了。过去是马上封侯,很小一个。但是这个居中制衡,起而伏之,伏而起之,就是人要你得意的时候,你上山的时候,你要真的趴在马背上,你低调点,别像马云似的脚丫子在那晃晃的,“我刚从火星过来”,你看那个得意啊。你看那ELON MUSK,这大嘴巴子就得搧上去了,这真的就是胡扯了这个。
 
当你人走下坡路骑着马的时候,你就应当挺直了胸,你才不能从马背上摔下来。居中才能制衡,这是皇家之道,也是做人之道。
 
你看今天我们兄弟姐妹们,我们绝对不能走极端,我们哪都不能走极端,我们必须在这个客观角度上看待一切问题。啥叫客观?就是大自然现象。就是大自然。你相信了大自然,你就会相信真实。你相信了大自然,你才会相信道德,你才会相信法律。
 
● 2:09:14 海外的欺民贼和民运,就是丐帮
 
郭文贵先生:就像今天喜币会不会到来,你要相信自然规律。有欺民贼说完了,根本就没有。你去想想这个骗局会有多可怕呀?那不是我进监狱,不是什么人进监狱,那全世界最惊天的骗局了。庞氏骗局都得改写了,那就变成郭氏骗局了。你去想想可能吗?他这个基本的逻辑。
 
所以说这不是你信不信的事,你对一个真实客观的一个认知,也就是今天说的唯真不破。你想想兄弟姐妹们,你能相信过去四、五年我经历了数不完的事了。就刚才大卫兄弟说我去法拉盛时候,你法拉盛之前,我不敢来美国,王八蛋的韦石:“你根本不敢来美国,检察长等着抓你呢”,是吧?然后来了美国了,“我跟你对话,在明镜”,对话他又不去了。我说一百万美元对话,也不去。
 
我主动说,他说你敢吗?咱们在第三方见面。
 
我说我去你法拉盛,你别在这喊了,我去法拉盛。“你敢来吗?”是不是,老子现在就去,在哪?希尔顿,你定,我去。都在我到达那一刻了,“郭文贵根本不敢来”,我刚一挥手,吓得他扭头就跑。
 
这个简单的故事,我告诉你体现了一个什么?
 
兄弟姐妹们,丐帮,大宋朝的丐帮,为啥我让你看结社文化呀?宋朝丐帮是最昌盛的时候,叫万人一丐呀,一万人出一个丐。丐帮的哲学是什么?维护大宋朝的皇上的皇威,抵制匈奴。他从来没想过,你这个王八蛋你自己就是个要饭的,你还抵制匈奴呢。是皇帝让你变成了乞丐,你丐什么帮丐帮啊?是一帮精神病。就是今天的伪民运,欺民贼。最后大宋朝被全家绑到辽国,一路强奸轮奸,最后把宋皇帝给炸成油灯的油,点了。你丐帮在哪呢?你有本事捍卫你的宋皇帝吗?哎呀嘿嘿嘿(草根小哥举着一本《中国秘密社会史》),你看看草根小哥《秘密结社文化》,社会史,他真走心了,走心了。
 
所以我们说到这的时候,兄弟姐妹们,你看现在海外的欺民贼和民运,就是那帮就是丐帮,天天在那喊,只要不捐不说话,而且没有基本的常识和判断和认知,这才是真吓人呐。
 
所以战友们,咱们今天走到今天的时候,你看我们今天在这直播,十几个小时。我今天我问战友们,如果今天你不在这块等着喜币的到来,你不直播这十几个小时,你干啥去你告诉我。看手机,吃顿饭,睡个觉,你一定还过这24小时,你不能少过一分钟。
 
七哥从小在看守所里面,我当时那个,我那个是坐那五分钟都不能坐着的人,进了看守所几十个人,我怎么受得了?那时候可真是那就疯了一样,那我真是一个脱缰的野马突然给绑在屋里面去了,且不说殴打羞辱,就是里面就是一个大师,就我说那个,就基督教徒,哎他说我要给你讲讲宗教,把我给讲的,哎我听得越听越来劲,他讲完不行,还得讲。我打完架了,我就是号长啊,是不是,号长就有这个特权啊,然后指定这个新的法官,新的检察官,新的预审组长,开始预审是吧,我就当号长了,地方也大,哎上这边来。进来的还竟然有佛教的,讲佛教的心,缘、定,色、空,悟,哎呀把我给镇住了,原来这样。
 
这时候这个人呐,当你知道人之外是有天,天之外有太阳,太阳之外有万物万神的时候,你知道信仰的时候,你一个人就突然就傻了眼了。这个时候就静下来了,不管是枪毙,啥威胁,七哥被提审,“郭文贵”,过去我从来不喊在里面喊: 我“到……”,然后报号,然后说11号郭文贵,然后一出门,开门,报告郭文贵。第二道门,郭文贵,然后说走,第三道门,郭文贵,还得报,再走。三道岗嘛,内警,外看,外武警,你才能出去。这时候我还戴着脚镣手铐大多数时候。我从来不喊“报告”,我是唯一一个不喊的,不喊。第二个也不喊,打死我也不喊,我就不喊。最后习惯了,他们走程序,喊,然后走,喊,走,我就出去。
 
为什么呀?真不是七哥有多牛、有多硬。
 
这是到了里边以后啊,宗教改变了我,说生死之间是啥关系?哇噻,我就觉得我找到了法门了,开天眼啦。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弟弟过世呢,当你知道了生死、你看破了人生,你知道了三万六千天,其中一句话:“文贵,你怎么过都是24小时!”一句话把我脑门儿打开了。
 
02:12:35什么叫悟?看透本质!万物皆空,在相对的条件下,一切都不存在、都是空的。他说24小时你哭也是过,你闹也是过,你跪也是过,你撑住也是过。
郭文贵先生:什么叫悟?看透本质!万物皆空,在相对的条件下,一切都不存在、都是空的。他说24小时你哭也是过,你闹也是过,你跪也是过,你撑住也是过。
 
所以他们打我,把我的背部、肩部打得皮开肉绽,从来没有求过绕,永远不跪下,就一句话,我跪下一次我就完了,我就永远会跪着;我求饶一次,我下次还求饶。你怎么也得打我,你就打,我就咬住这一刻,我就能熬过去。就像我锻炼做平板撑,你们看我锻炼,我就想一件事儿,我咋着也得过今天,我就把这个锻炼过了,我就赢了,我就过了这个心里的坎儿了。
 
兄弟姐妹们,今天你不在这儿等喜币,你等啥去你告诉我?大卫你干啥去?你再去Scabal录视频?你说你们回去,东弟已经困了、迷糊了,你回去就睡觉嘛,摸摸你的猫你睡觉去嘛,你摸摸颖妹大腿去,是吧?你摸完还得睡觉啊,24小时,你多一分钟也不会过,你少一分钟也不会过,你懂得时间和有强迫性的你着都是时间不可停止的,你把生命就看透了。
 
我就告诉我自己,我怎么做这24小时都得过,我在这里我最开心的过,我为什么不在这儿过呢?我有几个这样的今天呢?你像我在法庭上跟那个郭宝胜、夏业良打官司的时候,这帮王八蛋根本不懂这个,七哥往那一坐,你知道我干啥?第一,舌顶上膛,往上吸附丹田之气,进入到打坐状态,同时告诉自己,我今天的定,就是我的赢。就是这样啊,所以他就输了。你看看你七哥,他就输了,我笔直的坐在那儿,我定我就是赢。
 
你们要说能像我一样,学到这个的时候,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我今天跟你们说实话,你七哥是你见过的,你看我老讲一些话,讲这些故事,你七哥是你们见过的人当中,男女上最干净的人,为什么?我认识你七嫂把我忽悠住了,还有就是我看过艾滋病、性病,把我给吓住了。就是我永远是真的是神道,绝对我是最干净的人。
 
QMay在盘古看到我,我可以要啥有啥我可以说,QMay看得很清楚,要啥有啥,但是我就能Hold得住,为什么呀?也是当时宗教上给我开了光了。就说一句话:文贵,不管是性、还是钱,只要你迷在多上,你就是死!你只要定在数上,你就是赢!什么意思啊?一次你可以要一万次,你想要一万次、一百万次、一千万次的时候,你就无穷无尽直到死亡。就像我今天喜币一样,你拥有一百万,你想要一个亿;有十万,你要一千个亿,一定把你熬死为止,贪嘛。
 
(打喷嚏)谢谢!哎哟,这回是第一次接受赵岩牌纸巾,谢谢!我得留下来,明天挂墙上。
 
●02:16:07 最好的孝敬就说不允许流泪,爆料革命战友谁要回到以前都是不可能的了,唯一的对他们的爱最好的表达方式,就是越成功越好,越行动、越强大越好
 
郭文贵先生:我今天跟你们分享这个的时候,包括刚才唐平、威廉王、QMay这个动情啊,我再给你们说实在话,包括钊颖妹妹,听七哥一句话,这话很冷,这是让你孝敬的另外一面,最好的孝敬就说不允许流泪。我每天在我母亲面前流泪,但是我流完泪告诉我自己,我要行动,少流泪。
 
你对家人最好的爱,你一定要记住,你和他已经是完全的不同界,你是同心、同亲,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爆料革命战友谁要回到以前都是不可能的了,你唯一的对他们的爱真的表达最好的表达方式,你就是越成功越好,越行动、越强大越好。你什么都做不了,你看钊颖妹妹难受,你看QMay,见了你们父母,你什么也做不了,他不在乎吃多好,他也不会要你多大的房子。
 
你就是多陪陪他们,不就这这么多吗?但是你记住,你不陪他也能过得去,他那24小时少不了一分钟。我看我父亲,我这么长时间跟我父亲没有视频,偶尔你七嫂有个视频让我看,我告诉你七嫂,你限制性让我看,因为你每让我看一次,对我来讲都是重大的一种重锤的打击,我的父亲我知道。你看我老提我母亲不说我父亲,我爱我父亲绝对不亚于我母亲,就我跟我父亲的爱,那真的是我说实在的,我就觉得我父亲是我一个男人,我真的很服我父亲,一辈子跟我娘没离婚,所以我说:爹,你也很了不起!
 
我爹被传言在外有点儿花的时候,我也装看不见,我从来不当裁判,是吧?我们家里不允许评价父母的事儿。我父亲跟我之间都是心领神会,最后说实话,我们老家那个找到门上来说贴上来,说是我爹的情人。我告诉保镖,我说她要多少钱?他说要二十万,我说给她拿200万,然后我说怎么来的啊?他说是那个当时郑州公司派了个丰田去的,车也给她,连车加钱都给她,我说还要啥?我爹的另外一个保镖说了,他说就要大哥大,我说买上10台大哥大,但就一条,别再找我爹来,你别让我娘再碰见了。
 
你说我当时能做啥?我不能伤害人家去呀,结果这女的走了,再也不找我爹了。你说我爹的性自由我咋能去管呢,我不能道德评判,我们家里从来的规则,孩子不能评判父母的事情,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呀。那现在我爹躺在床上,对我爹最大的孝敬是什么?他绝对是看到我强大,他看到我好,看到我赢了,我爹才是最开心的,绝不是我回去给他捏捏腿呀、按摩按摩,他不是我这个儿子该做的事儿,我也做不到了。
 
你们就这么想,颖妹妹、QMay、威廉王、唐平,所有的兄弟,听你七哥一句话,唯一对亲人爱的方式你们现在,当然你不能伤他,你能做到什么做什么,最重要的是你强大。哎呀,我的妈呀,这喜币还不来呀,要累死我呀。
 
草根小哥:现在已经准备好要开香槟了。
 
QMay:在准备香槟,应该是快了。
 
郭文贵先生:我一币没有,你说我等啥呀?
 
郝海东先生:七哥,我和你一样,我也一个没有。
 
2:22:15 家人就是给钱,不要谈借钱;农场的代持一定要搞清楚;
郭文贵先生:哎哟,好,我今天我先问,谁知道我今天喝了几杯水了?你数过没有从早上到现在,我在那个办公室喝了整整3整瓶,你说现在我喝了几瓶水了?我喝水都是有数的,因为我喝的大,QMay喝5口还不如我一口喝的多呢,知道吗?你看我喝了多少?我每天喝水是你们的几倍,我喝水都比你们多,我吃一顿饭顶你们两天吧,最起码,一般人两天吧,是吧?你看看,这就是你看到这与众不同了吗?我这是少餐多吃。这个另外一个我想告诉大家……哎,威廉王,怎么啦?
 
威廉王:咱俩一样,都是一天只吃一顿,一顿管一天。
 
郭文贵先生:一顿管一天,这个真的是一顿我只吃一餐,这个就是一个习惯啊,这真的是习惯。还有一个,今天特别重要分享的,特别这个钱这个东西,跟家人之间的关系。永远不要跟家人有借钱,家人就是给钱,不要谈借钱。借钱必成仇,谁都不舒服,就是给,你就说我给你就完了。
 
特别是1小时后你们有钱了,是吧,家人有这个困难的时候,主动伸出手说给你的,而且给钱别叫人家弄得没面子,你就说这就给你了,不要再让人家谢你啦、给你鞠三躬啊、拜三拜呀、再哭几鼻子,不玩这个事儿。
 
钱这个东西你花了,特别是像我这么多年,真的是就你七嫂子这个人,QMAY也可以作证,我们所有的家人连内裤加袜子都是你七嫂子买,这么多年,绝对是共产主义生活。我从没听她说她抱怨过,她就有一句话就把事说过去,她说这钱都不是我挣的,都是你文贵挣,这钱就属于你全家的。家族有基金,家族有企业,家人那么多,你的日子就改变家人,就属于家人的。所以她从来不觉得是自己的,就给家人去了,她给完还痛快,她就这么想。所以说你看她这个人她就永远和大家没有利益冲突。
 
当你和亲人有利益冲突的时候,这个事就复杂了。特别是你们有钱以后,这家人有时候可能是故意来问问你,是吧?唐平最近过的不错吧,想你啊,我昨天又梦见你了,是吧,梦见你两次了,还梦见你家抽屉里都是钱啦,是吧。你就明白啥意思了,就给钱,是吧。这种事我觉得咱中国人有很多,是吧。
 
另外一个就是家里有啥困难了,谁谁有啥病了,你就主动给你,你不给就一句话说,我没法给你。但千万别借,不要有借款的事。
 
还有咱战友,再说一下代持啊,咱所有联盟委员会大家一定要注意,就今天一会过了这个事以后,咱第一件事就把农场的代持要搞清楚,这真会死人的,这不是开玩笑的。
 
2:25:43 信不信你是对你这个人的判断;今天的背后有多少伟大的付出
郭文贵先生:我刚才在那门口的时候啊,我不跟你说是谁,就是一个咱们办公室的人过来说:“郭先生,你得让我有点喜币。”我说:“你怎么想起来了,你美国人不能买的。”他说:“哎,你知道吗?我的妻子是亚洲人啊,我妻子可以买啊。”我说:“这你都研究了!”他说:“我研究了KYC,但是我妻子是亚洲人。”我说:“哎,我从来不知道你妻子是亚洲人。”他说:“我妻子是泰国人,我可以买。”你看你看,就刚才在门口,就是他,就是他刚才给我说的。我说回头再说,回头再说,我说币是一币没有了。但是呢,咱回头再商量这事。可能从老班长那块是不是,弄出1000币给他,这是有可能的,老班长可以给他。
 
这说明什么问题?兄弟姐妹们,刚才,我们在做的今天的事,都知道我们delay(延迟)了。从早上所有的律师都到来了,都是五六点钟到来了,所有的都是早来的,在大使馆都是来的。不是因为你晚了,他不信你,反而因为你晚了他更信你了。
 
这个判断力,他信不信你MILES GUO不是今天你早和晚的事,他是对你这个人的判断,你看看这判断力就来了,是吧?我说我今天很……他说:“反正世界最好的事情一直可以等下去。”他说:“等待是很幸福的。”我说:“你都知道等待很幸福的啊?”这种等待真的很幸福。
 
再过上一段时间,你可能是绝对不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事情。我给大家今天再举一个,让大家感动的事情啊。给你们服务的,我们一个战友,她的父亲是真是一个前政治局委员。她开始一币没有,当我知道她的服务被受到战友这种折腾虐待的时候,我真的心里是很不舒服的,因为她爸爸跟我是朋友,她是被——她是一个人真正的是,娇生惯养的这个独生女,现在给战友服务真的像丫鬟一样。特别是她被战友那种质问呐,甚至羞辱啊,从来没跟我说过。就那天这个是威廉跟我说了一句,他说:“晚上我请她吃了个饭。”他说:“我觉得她做的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他说:“这Cathy,真的是太不容易了。”然后他就跟我讲这事。讲得我的心里面咯咯噔噔的,为什么呀?大家去想想,她不是为了钱来的,她也不是为了任何名来的,她是……
 
我太知道她啥样了,我知道她的背景,发自内心的是爱咱们这些同胞们,她就是觉得中国人应该活得有体面,很多她的故事我跟你们讲,你们会很感动的。
 
就是你们知道今天的这个背后有多少人的伟大的人付出,我们还有个战友一直要投一亿美元那个,投三亿投一亿,一直要投的,从开始到今天,我就让他投了一共是120万美元,从G-TV到现在。他从开始到现在,每次发生九指妖事了、路大脑骗事啦,还有那个什么什么,当时叫什么曾什么宏的事了。哎,他都提出来:“我要捐钱,七哥,捐1000万。”我要捐钱1000万啊,我都拒绝了。这次喜币他真的是应该,你说是优惠吧,他第一个提出来:“七哥,我只要十万个币,多一个我都不要,配额都不要。”这位战友就在电视前面,就在看直播呢。他家住在洛杉矶。
 
2:29:43 不要把仇恨带到爆料革命来
郭文贵先生:我可以告诉你们,就是我们的中纪委的哥们到了日本以后,过了几天啊,享受完了日本的红灯区的生活,回头告诉我第一件事,七哥,我不说,我啥也不说,我得到了这么多,拜托你一件事情,把这个我的币让我一半的权益分配几个人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大家我不能说的啊,就是我们贡献的战友。
 
刚才就在我中间我出去的时候,给我发信息说:“七哥,你必须得满足我。”他说:“我可这一辈子,花多少钱我都花不出去了,我能到日本,”他说,“我现在是该享受的都享受了,我接下来还会享受,我把钱花得光光的。”他说:“我就是什么时候死了,我也不在乎,我把财富看透了,我见那么多当官……”周永康就是他审的,他说:“周永康最后就是见谁都磕头,哎呀,我要交代呀,我要对党有贡献啊,我唯一的贡献就是燃尽了我这只是蜡烛啊,就是检举揭发啊。”他们都疯了,说:“行了周永康,你别——我写都写不完。”成天说,就恨不得天下人都死了才好呢,他看透了,他说:“你知道我看新中国联邦所有的人,最让我感受就真的是中国人的希望。”
 
咱们日本的一个战友跟他见面,他就觉得这个日本战友的天真什么的,太天真了。也是父母被抓了,还是他爸的案子,我让他跟他父母,跟他见个面说父母的情况,现在在哪关着呢。他这个心里边倍感折磨。他说:“说实在话,兄弟,我当时稍微松松手,他父母都少十年。”他说:“当时我就是给他挖得太干净了,都弄了死缓。”他说:“见了这个战友他心里很难受。”然后他说我要把我的喜币多少多少给他,都要给他。我说:“你给多少钱都已经没有意义,你也没有什么罪,都过去了。”他不是钱解决的事。
 
但是你去看看新中国联邦感动了一个这样的,掌握着生杀大权的魔杖之人,到了日本之后他的感触。
 
所以我再次重申:你们不要把仇恨带到爆料革命来,我们要灭掉共产党就是那最多100个人,甚至低于100个人。99%的中国人都是好人,包括共产党的人。谁要想在这个拉仇恨,是绝对不允许的,绝对不允许的。
 
2:32:20喜联储最大的价值就是它接受中国人买,而且合法;喜币在西方金融世界认可;技术世界最好,保值最安全
郭文贵先生:现在就像喜币一样,全世界中国政府说不允许任何中国人去买喜币,包括Coinbase,所有都停止了。甚至未来中国政府会发出,所有的华人面孔,不管哪国护照都不能买。我可以告诉大家,今天没有人说出来,它最大的价值喜联储,它就是接受中国人买,而且是合法的买,而且能让世界所有金融机构承认,中国人买是合法的。因为我们会让你知道共产党的政权是不合法的,你们知道意味着什么?
 
我们会拯救多少无辜的人啊,这不是钱的事情啊,就像刚才我们跟海东兄弟,我们俩共同一个军队的哥们,亲自打电话来。哇塞,这几年了都让司机传话,今天就是啥,他知道时日不多,打台湾不打台湾共产党就没球戏了。他就给海外的孩子,留个出路。
 
这我一说的东弟都知道是谁,他还真没多少钱,他真没多少钱,他就都已经……“你看咱跟海东,海东都弄——我就不能弄个十万八万的嘛?我也不花,就给孩子什么的。你看看兄弟,我这也是给你也做了不少事,是吧。”你看这种无奈,透露着他唯一的希望、信任——他有喜币。
 
咱过了一会儿以后,咱再说有种的,全世界谁敢说你觉得喜币不行?
 
喜币三大法宝,在西方世界金融机构认可。第二,它所有的虚拟货币所有的技术是世界最好的;第三,它所有的区块链技术,还有有中心化的负责是保值最安全的。这不是我说的,是吧,这不是我说的,它这是必然的现象。
 
所以说七哥能几十个小时,能处在兴奋状态中。这是七哥也是几十年磨的剑呢,是吧。几十年磨这一剑呐,真不是吹出来的。
 
老班长:七哥太辛苦了,我觉得,你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会儿?
 
郭文贵先生:哎,不需要,不需要休息。
 
老班长:等会儿——
 
郭文贵先生:跟你们在一起就最好的休息,最好的休息。
 
老班长:我看你这么,这么……
 
郭文贵先生:不会,不会,跟你们在一起是最好的休息,这个世界上累的时候,除了生理上累之外,最重要的问题是你精神上的空虚,你有知情的人、知心的人,你怎么会累呢?对不对啊?
 
2:35:14 西班牙朋友等着买喜币;七哥评价郝海东不是踢球成功,是做人的成功。能保持个性闯荡江湖最后能收回来是高手
郭文贵先生:东弟、颖妹妹,你刚才你说的那个西班牙的哥们现在还等着买呢,是吧?等着买呢,价格出来以后把他吓一大跳,不敢买了又,你聊聊。
 
郝海东先生:一直都在,对,他们一直都在这儿跟润泽在聊天,他们聊了很多,包括对喜币啊,对这个咱们的这些G-Fashion啊,润泽一直在给他介绍一些咱们的情况,包括给他看了盖特啊,所有的这些东西。完了他一直在看他的手机。当然了,他和他的儿子都——尤其是他儿子还是对这个新鲜事物,对数字货币这一块,还是很感兴趣。当然一直在问,哪时候开始有交易?我们第一时间要买、要买,要去,这个就是最真实的。是吧!对我们的认可——钱不会骗人,对吧!你投到哪去,这是最好的选票,这是跟着你的心走的。
 
共产党那些孙子,这帮孙子,他拿着枪顶着你,完了骗你,完了都是假的一些东西。当你在这种环境里能出来的时候,你真正能体会到自由、尊严,你可以跟别人通过你做的事情这么多人的认可,这时候太幸福了,很欣慰就是我们没选择错。七哥你也知道。
 
郭文贵先生:你不会选择错的,我不相信你这辈子选错过,从来没觉得。你了不起的就是你从来没选错过。我觉得太……你的人生,我真是我觉得挺佩服的。在中国这个圈里边你能活到今天,绝不是踢球的问题。
 
郝海东先生:七哥,确实这个……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你真的不是踢球踢成功,包括你现在旁边钊颖妹妹。你能看到你的人生绝对不是踢球。我从来没把你踢球当过什么事过,我觉得是做人的问题。你们那些运动员我见到太多了,我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你是一个做人的一个,能在那个大坑里边。你能在采访中还能保持你那个个性。然后你能闯荡于江湖,然后最后能这样的整个收回来。这在江湖上,这过去都是什么呀?这都是江湖之外,你只能听到声音,看不着人的那种高手。
 
十几亿中国人呐!过去这几十年死了这都有五、六十亿中国人生生死死的,有几个郝海东?那你光吹牛有啥用是不是!那光脚丫子管用,你那不是光脚丫子管用。那脑子不管用没用的。脚管用的本身还是脑子。
 
这点你们看颖妹妹你拿世界冠军你再牛,在这方面你绝对跟海东兄弟不是一个段落的。你一定要服气,你旁边睡这个男人,他不是一般人。最可怕的男女关系,今天我还没说呢!最可怕对对方,就认为是左手和右手关系,一切结束。你以为懂了对方,我啥都懂你了,没啥了不起的。完了,这男女关系彻底结束了。男女之间但凡没有尊重,没有新鲜感。你不相信对方有潜力的时候,你这个实际你在骗你自己。
 
就是你两个,颖妹妹我今天可以公开说,你绝对还要好好读读海东兄弟这本书。他这个男人在中国社会圈里面。转这么多圈转到今天绝对不是盖的。我见太多了,都转球没了,骨灰都找不着了是吧!那就别说一样的,别说现在还几块肌肉,你告诉我运动员有几个?你给我找几个出来。
 
2:39:30郝海东自信可以坦然面对中共体制并管理自己身体,凭借善良、勇敢、智慧最后要走到今天
郝海东先生:七哥,我就牛逼就是说我可以在这儿这么坦然的去面对这些中共的“老杂毛”们。就是我自信地站在这说,就像你刚才说,我现在做的这些,你看见了我的健腹轮对吧!我一做做十几、二十个呀!现役的还甭说退役的,现役的包括这些外援他们有几个。是吧!都不敢?这是我们自己自身的你的管理水平。但是最重要的真的就是这样——你的所有的一切,你的善良、勇敢、智慧,最后要走到今天。
 
真的七哥,这时候我十四岁一个人,你想想在八一队里,跟我一起同批的人现在去世了已经好几个了。就在刚刚的就是前几个小时。就是我们八一少年队的,跟我一块C组的当时的组长、队长上清(音),他是六八年的二月份,我是七零年的,但是我们都算一共八一……
 
2:40:45七哥谈他用过的来自体育界和特种兵的保镖被共产党洗脑没有正常思维
郭文贵先生:东弟,我打断你一下。你看你从来没注意过,七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保镖的?我从一九九二年,我就身边全二十四小时保镖。我的保镖都哪来的?就俩地方:中国体育界和中国特种兵。你说我对体育界有多少男男女女认识?我对体育界有多少事?你好好看,我是二百多个保镖二十四小时,二百五十个到三百个保镖,永远是二十四小时的。
 
我那个被抓去的赵广东,就是当时是当警察出来带队。我可以说,七哥这些年的保镖就是世界上超流的。但是你知道让我得到了什么结果吗?我们的保镖出去的有当老板的,有当黑道老大的,有当夜总会老大的。无数个这么多人,但是出来真有脑子的,真有种的,一个没有、一个都没有。你很夸张,在中国越是身强体壮, 你看那保镖平常还能挡子弹时候他没有勇气。
 
我们这个案子发生有保镖被打断腿,有人被关了很长时间,很多人都挺过来了。但是所有这些保镖跟我几乎没有一个跟我联系的。这就是中国强壮的男人的结果,保镖没有一个跟我联系的。七哥对他们绝对像对待儿女,绝对是同吃同住同喝。我这个人,你们都知道。我对体育界是有深刻认识的,我不是说开玩笑的。中国体育界不是说人接触到脑子里, 他共产党要把所有这些人变成,——你不管任何地方,你脑子是没有正常思维的。哇塞!这啥情况,吓我一大跳。一下子又踹电了你,小王子来了找不着,小王子又回来了。
 
所以说我对你的认知,是基于我…你们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事情,我很多人都是冠军,都到了我(那里),当保镖去了,很多都在我那。我这个清醒,像你这个智商的真不多。他是一个为人的一个过程。
 
02:43:09七哥救出来的曾经跟了多年的某领域的冠军保镖去年才知道七哥是真的要灭共,知道七哥了不起,他对事情没有判断力
郭文贵先生:我现在有个保镖,在日本的一个保镖,现在他肯定在电视机前面了。是吧!我把他救出来以后,我跟任何人都没说过。当时我是给了他一栋房子,给了他一个车钥匙,然后给了他一个日本联络人。你知道他干了个什么事?我告诉你到去年,他竟然给我发了信息:“郭先生,我现在觉得你真是想灭共的“。我差点昏过去,你知道吗?我的保镖跟了我那么多年,我把他救出来。他在去年告诉我觉得你真想灭共。我啥也没回。
 
头一段告诉我:”郭先生,我真觉得你很了不起。我觉得我真的跟你没白混,我觉得我非常的幸运到这来。”你觉得这话是好话吗?他不是反应得有点慢,他对事情的判断力就没有。我真的,今天他肯定在电视机前。我骂他的心都没有,我没有劲骂他。
 
他对基本的认知都没有,他不知道救出来他有多难。他不知道像马云这些企业家,从来不会救你这保镖的,是吧! 从来不会救你的, 他爹、他妈都救不了。他更不知道,像你这样人出来,救你出来。我是让你精神升华,我没让你肉体生存,他没有任何的精神升华。而且是当年的某个领域的冠军,很有名的。我一说名的时候,很有名的冠军。我这就是我第一次说,我跟任何人没有讲。
 
02:44:43七哥讲述当年在郑州裕达时期24小时别双枪保镖护卫的富豪生活,体育界少有像郝海东一样有思想的人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兄弟姐妹,咱们今天看人的时候,你只有亲身经历,你才有资格说话。我说你东弟、颖妹妹的时候,你得知道我有二三百个保镖。你看他大连审判的时候,能看得出来郭文贵多少保镖,什么涉黑呀!都说过是吧! 我有资格说话。经过给我当过保镖,最起码上万人。中国保镖有冲锋枪有手枪的就是我们,你看你那徐明没有的。
 
我那是当年郑州绑架案,李民庆是公安厅长。当时省委书记、公安部部长亲自下令,只要是郭文贵裕达出现的事情,你们就要可以动手。最后王有杰看到我在北京真有人。王有杰亲自开会马上去协调。哇塞!我们弄的全是冲锋枪。我随时给你拿,所以我从来没碰过,然后给我们的保镖都配上枪。
 
那个叫郑州宋留根,宋留根记得吗?被枪毙了宋留根。宋留根来,当时就准备好了。只要进屋,开枪就扫了他。哇塞!当时就是宋留根,从来不敢去裕达的。你们问问郑州人都知道,宋留根不敢去裕达。我们的小郑州现在肯定在直播镜头前面,你问他宋留根看到五个1的车躲得远远的。他知道这是干啥的,进去就是“突突“了。我们的保镖全都是别的双枪,全都带着折叠式冲锋枪。哇塞!天天别着。
 
我们十几台警卫局的警牌车在地下室一排——三菱,安着所有的警灯,还在美国进口的。现在想想还真够富豪的,奔驰的带警灯。武警零幺勾,武警幺九勾、武警幺九勾是河南警卫局的,武警幺九勾,武警零幺勾,哇塞!全这个,还有甲A、零零零零七、零零零六七,都是七哥的号。牛不牛!那比杨澜——“钥匙澜“牛多了,是吧!那时候够土豪的吧。
 
但是我告诉你,培养出的人才是很少的。他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海东兄弟,能在这种江湖里边还能出来,脑子还能说。你看你说话,”啪啪啪“都是讲真事。你有几个能讲明白的?就你们那体育圈我认识好几个。你要他出来讲二十分钟,绝对战友说你滚的远远的。那说不出来嘛!没东西嘛!行尸走肉,被共产党洗脑严重结果。
 
所以说我觉得颖妹妹不简单,这个人是不是!人家弄个世界冠军弄那么多次。结果是全中国就这么多男人,捞吧、捞吧、捞吧,捞出海东来了。你现在捞着那个谁,叫周什么了,你认识那哥们。你捞他出来,你想想怎么可能有今天的发生呀?好眼光,钊颖妹妹!
 
老班长:Qmay是主持人呐!Qmay今天就是没有发挥主持人的…我看的全部留言都是说,七哥非得休息一会不可。这是战友们的心声,七哥太辛苦了。
 
郭文贵先生:没事,我不用休息,真的不用休息。她喝水喝的比较多,我发现。
 
老班长:长岛哥是跑了吗?跑了长岛哥?
 
Q-May: 对,我们随时有可能会,随时有可能会上市。
 
郭文贵先生:真的?天呐!上市我去睡觉去了(注:笑)
 
Q-May: 我们这边导播正在调整,就是画面待会随时有可能推出来,随时有可能推出来那个测试图。
 
老班长:我现在是在不断刷新这个页面,那么目前的情况下它还是在维护,还没有……
 
02:48:34没有共同尊重就没有共同利益体共同致富,不懂尊重别人造成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如果把战友们填数据时间提前48小时,今天喜币上市就不会延后
郭文贵先生:你们猜猜今天喜币上市运行是数据多少个T,猜一猜,谁能懂?这都一会儿公开。
 
大卫小哥:我还真整不明白这个事,就是……
 
威廉王:你知道一个T是什么吗?一千个?
 
Q-May:威廉王先猜一下,威廉王先猜一下。
 
威廉王:我也不知道T是什么意思。
 
草根小哥:1000个G,一个T的。
 
Q-May:T嘛,对呀,1000个G就是1T,存量。
 
郭文贵先生:咱们盖特到今天大概在200个T的数据,不到300个。G-TV大概是不到,大概也就是不到170个T左右,你去想想吧,今天这数据它是它多少倍吧。
 
大卫:100倍吧?七哥,至少得100倍吧?
 
郭文贵先生:用一个最简单的话(比喻),这个数据要加在一起的话,这个区块链要加在一起,用这个就打出来,就字儿,就是说一个3号字的话,围着地球会转多少圈?你们去算一下,懂区块链的人都明白这个。
 
威廉王:我想起来一个广告了,连起来能围绕地球一圈。
 
草根小哥:我不懂,真不懂,这数字货币真不懂。
 
大卫:1000T?
 
郭文贵先生:绝对比这个多。我们这下午这几个小时全是在数据拷贝和上传当中所有的问题,这就是战友们真的你们要知道,不懂尊重别人造成的后果极为严重。如果是把咱们战友们填数据能提前两天48小时,绝对今天大家坐在这儿不用等那么长时间。
 
昨天就是长岛哥、老班长你们铁血组,还有大卫、你草根,你们所有人,你们改的结果和王雁平你们这种疯狂虐待人的这些结果就是我们今天,我们今天的表现就是个土豪,就是我买了你喜币了,你离了我你活不了了,老子想怎么虐你怎么虐你,我拿点臭钱非得砸死你不行。
 
给人家钱嘛,给小费,不给人家钱,外国人给小费,不能露出钱,给到人家手里面,给人家保持尊严。中国给小费要塞在人家脸,打在脸上去,塞在胸里,那就这个感觉。你给人家点上传数据时间,结果人家现在上传数据,就这,最后一分钟,是啊,他从了你了,我给你改,你改到最后一分钟,它时间不一样了。背后的故事你让长岛哥回头好好给你讲讲去,这真的不是人过的,对他们来讲。
 
02:51:53老班长汇报数据情况
老班长:这个我可以说,我知道一些的,不好意思。因为我们这个数据确确实实是不断地去修改,那么近的这一批也多达200多个数据要修改,这是很恐怖的。
 
你知道好一段时间,那个威廉姆都不大理我了。我给他一个信息他都不回我了,我后来找凯西,凯西非常好,她一直帮我跟踪跟踪,就是基本上威廉姆,长岛哥他跑到长岛追得紧,雁平他们追得紧,那就变成他们俩成恶人了。
 
但事实上最后这一分钟,最后这一天给的200多个数据我还在,这个讯息还在这里,让人家很崩溃的实际上。我们这些战友,无论你怎么劝,无论你怎么三番五次地讲,然后答疑一个一个给他们讲清楚,你看新西兰农场,我们大概有1000人上下吧,不到1000人吧可能,要完成表的肯定不用1000人吧,900人左右,我们在这个表里面,追加投资就几百人,几百人大概是,我们反复强调之后,审核出来我们战友自己填错信息里面,我们给他挽回了60多万个币。
 
你想一想,就一个农场,如果我们不检查这一道关,又到后面去,这又涉及到几十号上百号人的修改,这数据又会崩溃的。我觉得战友们确实从一次次表格登记中应该要吸取一些教训,大家真的要反复地去认真审核一下,一个错误会造成后面无穷多的麻烦。好,我说这么多。
 
Q–May:对。就是说我们经常坐伟哥的车回长岛嘛,就他真的是开着车也在打电话也在回信息。我就觉得伟哥开车太猛了,有的时候都快撞上了才一脚刹车。他真的是一直在,就是说这种“我需要改”“我需要哪里要调整““能不能再给我一些?从哪里分配一些”,全部都是这些信息,我们都有听见,所以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
 
但是也想说,如果我们之前能够做好这个准备,把自己的信息很负责任的,对自己负责的把它填好,对我们也是一种关怀。就是还是要互相换位思考一下,这个工作(量)真的是非常的大。还包括老凯和他的夫人就完全没有睡觉,然后今天早上五点过来,还带着小朋友一起在那边,就是一直在等着这个事情。所以希望如果是还有,今后还有这样机会,还有涉及到给战友福利你还不去把自己的表填清楚,真的我觉得……
 
咱们都有一份感恩之心吧,郭先生给我们争取这么多Coin配额 ,然后这么多的义工战友为大家服务,这个不是说谁欠谁的,这真的是我们心里面有战友,我们心里面有彼此,希望真的新中国联邦人能够一起富裕,才会有这样的行动,所以我们觉得感恩之心还是要有。嗯,郭先生。
 
郭文贵先生:没有共同尊重就没有共同利益体,就没有共同致富,是吧?这是个基本的常识。老班长你讲一讲。
 
02:55:27老班长分享联盟调整分配配额的历程
老班长:我也想汇报一下,不好意思,我想汇报一下。对,我汇报一下。我们也是因为这个一币难求,而且这次追加的也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所以那个1:0.2实际上是完全不够的,那么我们就是按照总部的要求进行了调整这些配额。
 
那么我所负责通知的这些战友他们都是也是作出很多贡献的,是真的是老战友作了很多贡献的 ,那么把他们币大大地减少了,90%拿走了,就奖励的那个币90%拿走了。我所给他们发出去的信息回过来都其实,都很感人的基本上,除了一两个表现出有点反弹,不大高兴之外,其它都非常好,说没关系,就剩下的10%,你想支配都可以,我们都能理解。
 
这是我觉得,还是有时候觉得为这些战友去付出做任何事情都觉得是舒服的。而且我也是,从我本人来说,我也跟他们讲,我本人不会扣你一个币,我没这个权力也没这个胆儿,扣你一个币也不到我手上去,今天这个东西一定不是我本人的意愿,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得到最好一百万个币,怎么可能的吗这是?所以也是大多数战友都很理解的。
 
但是总还是有一部分战友确确实实在这个方面,整天发信息给我,整天发信息给长岛。也有一个战友我在跟他沟通的时候,他自己晚登记了,或者跟农场那边登记登记晚了,那么我们要去给他想办法补偿,这一下就开始了,天天就纠缠不休,纠缠不休,这是他,你说什么他都不相信你。
 
我觉得就是说你处理一个问题的战友和我们这些联盟处理问题的这些具体人员还是要有个基本的信任,我说什么他都不相信,你说这种怎么处理问题你说?所以说相互尊重也是我们要学习的。
 
反正我觉得这次喜币的活动这次进行到现在,我觉得很多感触,但是99.9%都是非常好的战友,我们还是很感动的。那么我这里受到很多压力,但是岛哥的压力比我多得多得多了,因为他是集中办事的地方,他的数据汇总就在……联盟的审核就在老凯这里在做,非常难做,所以他们的压力是最大的,我们的压力相对算比较小了已经。
 
所以这次我非常能理解这个香草山团队,老凯、长岛他们这边真的付出太多了,我非常清楚,很有同感。就我这里工作小组几个人都几次奔溃,哭着……打电话,半夜三更打我电话,这边一个耳朵在哭,那边另外一个耳朵立体声哭,都是个女的,做这个表的,这哭那哭,都这样,压力很大。那么老凯更不用说,所以真的也是,战友们也要理解这块,谢谢!
 
02:58:51一个球员最大的作用就是应该让你的同伴发挥出最佳的水平;共产党都是弄虚作假
郝海东先生:所以我就是作为职业运动员,我要讲一讲,就是说你们不能只看到场上的这11个人,一个球队、一个俱乐部,大到一个国家,一个足球的呈现它绝对不是那11个人,包括不是我能进球,就是我郝海东一个人的,不是的。我当年在八一队我也踢,我一样国家队主力,我一年也进个七、八个。但是当我到了大连,万达,到实德,我一年进个十七八个。是你队伍强了,自然你得到的帮助会更多,这是陈振达、陈指导当时告诉我,就是说,海东,一个球员最大的作用就是应该让你的同伴发挥出最佳的水平。这是这些很多的共产党,什么徐根宝,贾秀全呀什么这些孙子他们达不到这种境界,他们只会看输赢,是吧?只会看谁对他行不行贿,谁跟他谁关系好,他们去算命啊去干这事,真正的对人生的指导他们没有。
 
所以不仅仅是中国足球水平的落后,是因为我们整个中国社会的文明程度的落后,所以才有了一个对抗的小集体项目,人越多的项目我们越差,这是根本。但是共产党不是这么说,他们会告诉你,你体能不行,心理不行,身体不行,人种不行,它从来不说它的体制不行。
 
他们说你看有乒乓球行,体操行,羽毛球行,跳水行,类似这些用业余的国外的一些项目来跟我们的专业的比,是吧?我们一个省的乒乓球台子都比人家一个国家一个欧洲的多,是吧?没有人从小七八岁就把一个人弄在一个地方去练一个项目的,共产党它就干这事,完了它拿政绩,拿给它的这些洗脑当成了政治工具。
 
真正的职业化水平高的,市场化程度高的项目它们没有一个行,那他怎么不说了,对吧?你怎么在世界上真正的职业化好的项目你怎么……篮球,足球,高尔夫,网球你怎么不说了?你就拿举重,乒乓球拿这个东西来去说个事,对吧?
 
3:01:37 中共体育人没有勇气和智慧;中共不能够塑造健全的人格
郝海东先生:这就是他们对人的洗脑。刚才七哥说了,所有的这些体育人,你看到他们被中共严阉割,他们所谓的五大三粗只会欺负弱小,他们真正的没有勇气和智慧,所以没有人敢于站出来反抗这个体制,对抗这个体制的,对这个体制说不,对当官的……对吧?对这些管理者们说,这是最可悲的。
 
当你看到了这些的时候,你越来心里边越难受,我就不愿意,无法让我在这个环境里面。但凡有它能有一点点的空间让人能健康成长的,我们不会,谁都喜欢自己的国家,对吧?同宗同祖,我们的孩子都在这种里面,那我为什么小……我们的孩子很小就在外头?因为我宁可在外面让他们自由的成长,也不愿意回去在一个专业上所谓的在它的那个土壤里面出类拔萃。
 
因为它对人格没有任何的作用,对吧?对塑造人的健全的人格,中共那里面都扯淡的事,是我自己的成长环境,成长经历让我在今天能去站出来。刚才七哥说了,你共产党这帮老杂毛们,共产党在当官的,共产党的这些所谓的奥运冠军们世界冠军们,他们讲个话不拿稿……他们拿稿念都磕巴,是吧?你们听那些博士讲,全是结巴,专家全是胡说八道,对吧?
 
他们脱稿就像七哥像我们这样在几万人几千人一个大礼堂里面,面对所有的听众的时候,对吧?郝海东没拿一张纸上去就讲,这不是我今天讲,我30年前就这样,20年前就这样。所有的中央电视台,所有的采访所有的我面对……对吧,公众的时候,所谓的这些大学演讲,对吧?我都有啊。
 
当你有了这种经历的时候你再看看中共这些老杂毛们,再看看中共所谓他们体系培养出来的这些运动员们,他们专业体制里培养的这些运动员们,只会拍马屁只会弄虚作假只会为上以官帽子来去让自己升官,完了好去奴役别的运动员,因为他就是被这么奴役出来的。
 
唐平知道,你算湖南人,湖南的这些所有的体育人都是要去感谢李江,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厅厅长,是吧?
 
我们认识20多年,包括熊倪这些见了他都得跪下,他的人非常好,他可以给运动员,像他可以给运动员一些出路,把这些人都提起来。他当时的益阳书记,他都把这些人挂职锻炼,包括熊倪,唐久红还有什么龚睿纳,包括龚智超,没有李江,这些运动员哪有什么当个中心的副主任,像熊倪现在都很牛逼了,湖南省……局长了吧还是副局长?对吧?都这样了吧。
 
我们去……这人就喜欢足球,跟我坐一个飞机到北京,哇塞,旁边,我们俩讲一路,我想哎这人可以啊,还不像那些胡说八道的,完了临下飞机告诉我,他说有什么事到湖南找我,我叫李江,我拿了给我一个电话,有什么事,当时他还是省委常委宣传部的部长,没过两年马上就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厅长,我们就是这么多年,他就是对运动员还是非常有感情的。
 
但是你这个不是根本,换一个喜欢弹球的怎么办?有的就是像江泽民就喜欢唱歌,是吧,模特,最后宋祖英成了……是吧?成了进中南海了,对吧?这就是体制了。所以我们能亲身的这种经历的时候,我们站出来发自肺腑、发自内心地,把这些看到的社会现象,我们说给老百姓听,说给大家听,开启民智。
 
七哥,我跟大家所有人说啥,我会马上没电了电脑,因为出来时间太长了,一旦没了,完了完了我就回去,我回到这个酒店,完了完了再接上啊,插插电什么的,但是非常非常的高兴,我也一直在感谢这些西班牙人什么他们陪伴我们,是吧,见证我们的历史时刻,是吧?
 
郭文贵先生:充上电,马上,千万别错过机会。
 
大卫:七哥,我强烈提议啊,铁血组都在这儿呢,老弟就提议,一定要让您休息一下,因为现在的留言区的很多战友都在说七哥一定喝口水,喝杯咖啡歇一会。我觉得你歇一会儿,咱回来精气神更足,咱开香槟好不好?唐平、老班长?歇一会,吃点东西好不好?
 
众人:好好,歇一会,稍后回来,谢谢。
 
视频播放
 
04:16:15回到直播画面,等待喜币上市
 
众人:哇,回来了回来了,
 
威廉王:满血复活了啊。
 
老班长:香槟来了。
 
众人:声音太小了,好了,再大一点
 
威廉王:还可以再大点
 
长岛伟哥:能听到吗?
 
唐平:还可以再大点。
 
长岛伟哥:我的声音很小,是吗?
 
威廉王:还可以再大点,麦克风稍微再大点吗?
 
唐平:声音很小,这是要放大招了
 
草根小哥:测试测试
 
长岛伟哥:唐平,唐平能听到吗?
 
众人:可以,可以,可以。
 
大卫:我的怎么样了?
 
唐平:大卫的声音也好。
 
众人:好,不错,大卫的也好。
 
大卫:我现在扎好马步了啊,等岛哥等得好辛苦啊。
 
威廉王:大卫,你的声音稍微大一点。
 
长岛伟哥:现在可以听到吗?现在声音怎么样?
 
众人:可以,可以,岛哥的声音可以稍微大一点。
 
长岛伟哥:我的声音还不够大,是吧?
 
唐平:对,大卫的声音也不够大。
 
大卫:好的,我调一下啊,稍等,稍等。
 
威廉王:东哥和颖姐还没到位。
 
唐平:对,他们现在赶紧从那个餐厅……呦,老班长,老班长怎么样?我看你早就开喝了已经。
 
草根小哥:好几瓶了。
 
唐平:老班长又没声音了,没开麦吧。
 
老班长:对,刚才没开麦。早就准备好了,
 
长岛伟哥:好啊好啊,大家耐心等待,耐心等待。
 
唐平:哇,激动人心的时刻,海东哥和小叶正在回酒店的路上,对。我看是肯定要回到酒店以后。
 
老班长:2000的酒没有了,我们有一个普通的酒。
 
威廉王:我有一个40块钱的酒,瓶子很漂亮。
 
老班长:我这个也是MOYI,2013的, 什么酒好像
 
威廉王:哇,没有超过100块钱的,想买好的没有。
 
唐平:这2000块钱一瓶。
 
老班长:2000多的啊,我给你展示100块钱左右的。
 
威廉王:战友们都把香槟准备好啊,看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家都把香槟准备好啊。没有香槟,白酒准备好啊。(老班长:滴酒飘香啊。)有点酒会的感觉。
 
唐平:有战友说已经起不来了。(威廉王:躺在床上喝吧。)累了好几天了,躺床上喝吧。
 
草根小哥:这上吸管。
 
威廉王:多喝点就没事了。看见咱们这么高兴在喝酒庆祝,这帮伪类脑子又有种新的死法,叫做难受死。(唐平:嫉妒死。)难受死。(唐平:我真的一点都想不起他们了,过去了就过去了。)对的,我也完全想不起来,有的说已经喝醉了。
 
唐平:肯定有喝醉的。
 
威廉王:一边看直播一边喝着,喝了十几个小时,能不醉嘛。
 
唐平:本来想着可能早上那会,马上要喝了,结果到现在。
 
草根小哥:9点了,现在都起来动一动。
 
唐平:我们那个搭档SFT就是,想着提前在那个时候,正好喜币上市的那个时候,他喝得正美,因为他之前喝了很多,一直等都睡着了,刚起。
 
草根小哥:起来坐一坐。
 
威廉王:正好又赶上第二波。长岛哥是不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啊。
 
唐平:已经是倒计时了,我们一定要等海东哥和小叶到酒店以后。
 
威廉王:七哥是不是换衣服去了?我觉得他肯定要换一身衣服啊。
 
长岛伟哥:这个时间由不得我们决定,随时都可能,现在正在等待最后一分钟,最后几分钟。
 
唐平:最后一分钟啊,重点。
 
老班长:小激动啊,有点小激动了。
 
唐平:大卫,大卫,是这样的,最后一分钟,太酷了。(威廉王:我俩跟你模仿。)
 
草根小哥:再来个这个(双手举到头顶比心)。
 
大卫:我现在不会硬气功,会硬气功吧,把这香槟倒完了,一瓶子照脑袋上敲一下,哈哈。
 
唐平:你可千万别冲动啊,千万别冲动。
 
大卫:有战友在留言区说这个绿啊,你看七哥今天穿的,因为开盘嘛,逢绿即涨,是吧战友们,一飞冲天,必涨的意思。开盘必涨。
 
老班长:必须有点儿绿。
 
唐平:哦,原来这个意思。
 
大卫:七哥今天穿的,刚才几个战友看出来了,懂行懂行。兄弟姐妹们,高手都在战友里。
 
唐平:但是在中共国是反的。
 
大卫:共产党这帮王八蛋,对,它都跟你反着来。共产党是红色的嘛,你看它那个党旗,国旗,它喜欢红血嘛,对不对。它是反过来的,给你上邪劲儿。
 
唐平:哇,回来了。(草根小哥:颖姐回来了。)欢迎欢迎。
 
大卫:钊颖姐你接着,我给你扔过去(香槟),哈哈。
 
威廉王:接住了。
 
叶钊颖女士:大卫我这个比你更气派,不跟七哥那边准备的那么贵重,我们就是以个头取胜。
 
大卫:必须的。
 
威廉王:运动员酒量好,多喝点儿。
 
叶钊颖女士:真喝不了酒,你看还有一瓶。
 
草根小哥:东哥和颖姐一人一瓶,东哥那个大的,颖姐是小的。
 
叶钊颖女士:这不刚才在餐厅嘛,然后一直等一直等,把餐厅都等下班了。然后赶紧跑回来。
 
郝海东:哇靠,就这么我们一桌,一桌从12点等到两点。你也不走啊,怎么了,弄一屏幕在这一直讲,这个小伙子都快睡了。那个餐厅也是市中心一个很好的餐厅。
 
叶钊颖女士:这在西班牙,在欧洲都很好了。你看大卫在英国……
 
郝海东先生:开到两点,开个屁,早就打烊了。
 
大卫:我说东哥,那个服务员是不是等着拿钱你给他消费呢,所以一直在那等着开盘呢,是吧。
 
草根小哥:结果该开盘了,人没了。
 
郝海东先生:我今天不用吃方便面了,我吃了一大餐,在一块完了。最后一看实在不好意思,给了他50欧元,老班长多不多,50欧元。
 
老班长:多,很多了,很厉害了,很牛了。
 
郝海东先生:对呀,我感觉人家也不容易,没跟你说。
 
叶钊颖女士:没经过我同意就给了50欧元。
 
老班长:等喜币上市。
 
郝海东先生:唉,我都不好意思说我的,早晨也是吃一早餐,对吧。人家在那也是都下班了,我们一直在那吃,完了早餐嘛,人家6块钱,我就给人家20,我就没要那个零钱。哇塞,小叶就说,哇靠,你这4块钱都给了,你不拿回来两块。我说老班长,这日子没法过,有时候真的,有时候买包方便面,贵6毛,5毛一都不行,我还在加油站买,你知道去超市那才6毛方便面,你这一快一,哇靠。
 
老班长:对呀,你想想4块钱得买多少方便面呢?
 
叶钊颖女士:你看看,你看看,老班长就替我做主了,对吧。
 
郝海东先生:有时候,我一个喜币没有,就跟七哥说的。到现在为止,老班长我真的唉,我弄的所有的车、房子,所有这那的,从前边,从我十几岁挣钱到现在,给父母亲啊,到现在为止,一个没有。哇靠,一个房子、一个车,最后连喜币也一个没有,我靠。她(小叶)告诉郝海东你这账号也汇不了,你也没有,在我这挺好,也不用代持,也没法代持啥。这也没法写呀。
 
老班长:很优秀,难道你们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你以为草根有吗,大卫有吗?
 
草根小哥:同道中人,怪不得颖姐一直号称东哥是掌柜的呢,因为颖姐是东姐,掌柜的给东姐打工的。
 
4:29:40 郝海东先生:共产党的恶只有我们亲历亲为者才真是知道
郝海东先生:对呀,你们都懂。哇塞,把你架上去,高高的,最后你啥也落不着,这我们都明白,对吧,咱就别讲这些,没啥意思,没什么意思。但是我,七哥就说了吗,人走到哪一步,一定最后你所有的行为的最后的总结,是吧?
 
你想一想,像我这种情况,到了今天,但凡有一点你做的操蛋,所有的人,对吧,你的兄弟姐妹,父母亲,你的前妻、你的孩子弄死你。郝海东你想一想,但凡做错点什么,对吧。我还好,从来没有做,你想想从小挣钱给父母亲,对吧。结了婚,把钱给老婆,对吧,给陈怡,到后来给小叶,对吧。
 
郝海东没拿一分钱,当年挣钱是我最早挣了,唐平他们都太知道了,对吧。他们这些唱歌的,他们这些人狗屁,九十年代,他们有多少钱,对吧,我们才是。我告诉大家,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在八一队的时候,我都拿美金了,在八一队,我当兵的时候啊。我们的主场都卖出去了,职业联赛以后,九五年九六年,他们就给我美金了已经。
 
我不讲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就是共产党的恶。你们就是所有的老百姓,所有的……现在队员都不知道。今天就前几个小时,八一队的我们C组的队长,尚青刚去世。他甭说见美金了,他见过10万块钱吗?一场球都没见过,对吧,分到个人啊。我们九十年代,我都一场拿1万美金啊,这帮人都要给我的,对吧。你想一想,这就是中共的恶,但是郝海东从来没有拿这个东西最后凌驾于他们之上,我去干坏事我今天我不灭共,我不灭共,甭说我灭共了,我就跟他们没啥,我就正常,那些人能贿赂过我嘛,能比我有钱吗?比我脑子好使吗?比我能说吗?
 
咱们今天讲,你看到七哥,看见我们,我小学三年级就没同学了,出口成章。我们弄共产党那帮老杂毛们,抹得他们舒服着呢,对吧?因为我们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我们给他们点什么,拍点马屁,都不让他们知道,拍得舒服着呢。
 
我们拿无数的钱,无数的币,但是真的不能这么干,他们太操蛋了。你像唐平知道,我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人,他们的每一个行为,那英……光跟徐明,不是什么高峰说不说,因为我们都在一起过,哎呀,简直烂到了根,我跟你说,这帮孙子烂到了根!还说高峰,我说那英,你还是好干粮吗?你还是什么好干粮吗?
 
就前两年,我还跟李青在一块呢,那时那英,结婚的人啊,你要知道,那英是跟李青结的婚、登的记的。李长安的儿子,山东省省长,后来保利的董事长,大家知道个屁,狗屁。
 
当时我们一块儿吃饭。那李青就在旁边坐着,他爹一块吃饭,为什么都来?徐念沙来了,王志华——赵紫阳的女婿,我们多少年了?徐念沙——保利的老板,董事长,对吧?刘华清的女婿,他狗屁坐在旁边嘛,在旁边儿嘛。这个周宁坐对面,周宁不是踢球的周宁啊——这个中关村的科技的董事长啊,那都是在人家爹都是开国的炮兵的司令。
 
我告诉你,共产党的恶只有我们亲历亲为者才真是知道。就像刚才七哥说的。我们走到今年。那你妈不靠脑子你TM死——哭都找不着坟头,还TM再跟西班牙人,你还能让人相信你。我们拍着胸脯拍着良心告诉他们,我们干了什么,人家都敬佩我们,因为我们就是干的这事儿。我们不偷不抢。我们所有的报纸电视你能查得到,你谷歌上能找得着我们。小叶那是得了多少次排名第一的羽毛球冠军,郝海东再不济打了世界杯,全中国第一次进世界杯的是我们嘛。你别的你没有,你炸了五里河(体育馆)管蛋使,对吧?,这种历史你抹不去,你把我雕像给砸了——在绿岛,把我那铜像我们雕的全给拆走了,我靠,这帮孙子你说啊,中共这帮老杂毛……,
 
长岛伟哥:郝董,唐平,我们,放一首那个《酒灭中共》。
 
音乐《酒灭中共》


0:12:05 喜联储工作团队介绍及采访
 
唐平:啊,来啦!(鼓掌)
 
Mr. Mike (MM): (to staff team)…Are you ready to launch the HCoin today?(你们准备好今天喜币上市了吗?)
 
员工:(齐声)Yeah!
 
(舞狮子,掌声,欢呼声)
 
Ms Jade (MJ): 各位战友大家好,欢迎来到Himalaya Exchange。今天我们即将踏上新的旅程。我们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们的企业。首先,我的同事将会带大家深入Himalaya Exchange的各个部门。现在就让我们马上来看看吧。
 
MM: Hello again, I’m here in the Security Operation Center with the team. This is the main office, and we’re working very very hard here getting ready for this launch. So, tell me how’s it been going? what works you’ve been working on?(大家好,我和团队在安全操作中心。这是主办公室,我们正在这里非常非常努力地为这次发布做准备。那么,告诉我最近怎么样?你一直在做什么?)
 
Security Driector (SD): So, here at the Security Operation Center, we work with various stock security technologies, watching the network, making sure our users are secure and if there’re any malware outbreak or if there’s any threat that have infected any PCs, we will respond very promptly, and we basically ensure that everyone is safe and secure in this environment.(在安全运营中心,我们与各种股票安全技术合作,监控网络,确保我们的用户安全,如果有任何恶意软件爆发或任何威胁感染了任何PC,我们将非常迅速地做出响应,我们基本上确保在这种环境中每个人都是安全的。)
 
MM: Brilliant, so providing military-grade security to our customers.(太好了,因此为我们的客户提供军事级安全。)
 
SD: That’s right. Yes.(是的)
 
MM: Absolutely amazing! Are we ready to launch? We’re ready to launch, guys?(太棒了!我们准备好上市了吗?我们准备好上市了,伙计们?)
 
Everyone: Yeah! (Shouting)(大家欢呼:是的!)
 
MM: Absolutely beautiful! OK!(太好了!)
 
MJ: 我们刚才所看到的是网络安全运营团队。在网络的世界里,每天都有我们难以想象的各种危险,所以他们的工作非常重要。他们保护了交易所的信息系统,让我们免受各种安全的风险。现在我的同事已经在另外一个部门了,让我们跟他们打个招呼吧!
 
MM: Hi, I’m here in the office with the Legal and Compliance team, and we’ve been working very diligently for the last six to twelve months. So, how’s it been going? Tell us what you’ve been working on? ( 大家好,我现在是法律和合规团队的同事,在过去的六到十二个月里,我们一直在努力工作。最近怎么样?告诉我们你一直在做什么?)
 
Legal Director (LD): Yes, a huge shout out to welcome from all of us here at the KYC and AML team.  We’ve been very busy in the last to making sure that we meet all of the legaletory requirements set forth by the government.  Again, we want to make sure that all of our customers are treated fairly, on board correctly, so they can have the best experience with all of us here at the Himalaya Exchange.  And all of the team here, I’m sure we can say a huge shout out. (是的,KYC和AML团队的所有人都发出了热烈的欢迎声。之前我们一直忙于确保我们满足政府提出的所有法律要求。同样,我们希望确保所有客户在船上都得到公平、正确的对待,以便他们能够在喜马拉雅交易所与我们所有人一起获得最佳体验。这里所有的队员,我相信我们都可以大喊一声。)
 
MM: Ready guys?(准备好了吗?)
 
Everyone: Yeah!(是的!)
 
(嘉宾观众欢呼)
 
MJ: 我们刚刚聊过的是我们的法律合作部门。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让整个交易所正常运作,确保我们的产品和服务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下一个部门吧。
 
MM: I’m now in the Operations Team room, in the office of the Operations team.  So, How’s it going? What you guys working on? And how ready to launch are you?(我现在在运营团队办公室的运营团队室。那么,进展如何?你们在做什么?你准备好上市了吗?)
 
Operations Director (OD): So, we are ready for launch.(我们准备好上市了)
 
MM: You are? Brilliant.(是吗,太好了!)
 
OD: Yes. And here at the Operations Business Analytics team, so we are making sure that all the operations is smoothly running, internally and externally. So over the past three, four months, we created all the relevant policy, procedures, processes in place.  So now we are ready to develop our best product to our customers. And also, we’re delivering the various numbers of reports to our senior levels, to help them to make good decisions for their business development. And all this reviews are important, so to keep the movement in the operation are our main part of responsibilities.(对。这里是运营业务分析团队,我们正在确保所有运营在内部和外部顺利运行。在过去的三、四个月里,我们制定了所有相关的政策、程序和流程。因此,现在我们准备为我们的客户开发我们最好的产品。此外,我们还向我们的高层提供各种数量的报告,以帮助他们为业务发展做出正确的决策。所有这些审查都很重要,因此,在运营中保持运动是我们的主要职责。)
 
MM: Brilliant. Great. So, whould you say guys you are ready to launch? Ready Guys?(太好了,所以你们准备好上市了吗?)
 
Everyone: Yeah!(是的!)
 
MM: Wa-ha-hey… Brilliant. OK.(to OD) Thank you.(太好了,谢谢你。)
 
MJ: 刚才的是我们的专业分析团队,通过专业的分析,他们专门找出问题以及解决方案,去优化交易所的日常营运。接下来,让我们跟下一个部门打招呼吧。
 
MM: I’m here in the Service Delivery Management Team office, and chat to the guys. So, what have we been working on? How have we been preparing for launch?(我在这里的服务交付管理团队办公室,和大家聊天。那么,我们一直在做什么?我们是如何准备上市的?)
 
Service Delivery Director (SDD): So, we’ve been very busy over the last six months.  We’ve been preparing a lot of processes and procedures that are gonna assist us from the service delivery perspective. When it comes to dealing with various queries that come from the customers which we work along side, yourselves, and how quickly we deal with those incidences as well to push them forward to resolution. In terms of communications, we do a lot of work on our coms, working both internally and externally, so making sure those comms are always open and readily available 24 by 7.(服务交付总监(SDD):我们在过去六个月一直非常忙碌。我们已经准备了很多流程和程序,从服务交付的角度来帮助我们。当涉及到处理来自与我们一起工作的客户的各种问题时,你们自己,以及我们以多快的速度处理这些事件以推动解决这些问题。在通信方面,我们在通信系统上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内部和外部工作,因此确保这些通信系统始终是开放的,并且随时可用。)
 
MM: Brilliant.(超棒)
 
SDD: And also, Mike, we make sure we got clearly defined procedures as well. That’s pretty key for the Service Delivery team.  Where we can, when possible, we’ll try to optimize a lot of those procedures as well, which is also key in terms of the whole customer experience to make sure we make …(MM: Of course, Yeah) very quick. (还有,迈克,我们还要确保我们有明确的程序。这对于服务交付团队来说非常关键。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将尽可能优化许多程序,这也是整个客户体验的关键,以确保我们能够非常快地(MM:当然,是的)完成…)
 
MM: Delivering world-class customer service is what we do.  So, we’re all nearly ready to go? Ready to launch? We are ready to launch, guys?(我们所做的就是提供世界一流的客户服务。那么,我们都快准备好出发了?准备好上市了吗?我们准备好上市了吗,伙计们?)
 
Everyone: Yeah!(是的!)
 
MM: Whoo, alright. So, we’re ready to launch.(好,那我们准备好上市上。)
 
MJ: 好的,那我们刚才聊过的是我们的服务交付团队,他们24小时全天候工作。如果客户有任何的问题或需要,他们会通过内部和外部的沟通,协助客户尽快解决问题。那下一个团队会是哪一个团队呢?让我们赶快来看看吧。
 
郭文贵先生:还有团队?
 
(嘉宾大笑声)
 
MM: I’m here in the office of the Archetecture Team. You’re working very very hard around the clock.  So, how’s it been going? What you guys’ve been working on? (我现在在安全架构团队的办公室。你日以继夜地努力工作。最近怎么样?你们在做什么?)
 
Archetecture Director (AD): We are working on the security of the platform that optimizes the performance, to make sure that everything goes well and we are ready to launch. (我们正在努力提高平台的安全性,以优化性能,确保一切顺利,并做好启动准备。)
 
MM: So we’re ready to launch? We’re ready? we’re ready to launch, guys?(准备好上市了吗?准备好上市了吗?)
 
Everyone: Yeah!
 
MJ: 刚才的是我们的安全架构团队(掌声)。他们为交易所设计和创立一个稳健的安全系统,防止黑客访问我们关键的数据和应用程序。下一个部门会是谁呢?我们又再来看一下吧。
 
郭文贵先生:嘿嘿,还看下一个。
 
MM: I’m in the office with the Finance Team.  Very very busy time, the Finance Team’s working very hard. So, how are you guys preparing?(我和财务团队在办公室。时间很忙,财务团队工作很努力。你们准备好了吗?)
 
Finance Director (FD): We’ve been making sure that all our clients put their accounts up-top, so that they are able to trade just in time to launch.(我们一直在确保我们所有的客户都把他们的账户放在首位,这样他们就能够及时进行交易)
 
MM: Brilliant, OK. So, we are ready for launch, shall we? Ready for launch, guys?(很棒,我们准备好上市了吗?)
 
Everyone: Yeah.
 
MJ: 刚才聊的是我们的财务部门,他们负责所有与金钱相关的事务,包括检测和处理日常的交易。另外他们也确保用户可以安全地充值他们的账户。最后,让我们来和我们的产品开发团队一起来聊聊吧。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
 
MM: OK, I’m here at the office with the Production team, and the Quality Assurance Team.  Guys, we’ve been working very hard all year, how’s it been going?(好的,我和产品团队以及质量保证团队在办公室。伙计们,我们一整年都在努力工作,进展如何?)
 
Production Driector (PD): It’s been going great, you know. we’re working very hard to make the amazing Exchange ready to use to give everyone, you know, financial freedom for all. (你知道,一切都很顺利。我们正在非常努力地使这一惊人的交易随时可用,让每个人,你知道,所有人的财务自由。)
 
MM: Brilliant.  Thank you for that. (to QD) How are you guys? How’s it going?(太好了,谢谢你,你们这儿怎么样?)
 
Quality Director (QD): We’ve been working very hard to make sure we have the best product in the world, and we are set to go.(我们一直在努力工作,以确保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产品,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MM: Set to go? We are ready to launch? Guys, are we ready to launch?(准备好了吗?我们准备好上市了吗?伙计们,我们准备好上市了吗?)
 
Everyone: Yeah. We’re ready to launch!(是的,我们准备好上市了!)
 
MJ: 最后是我们的产品开发团队,从零到有,我们的产品开发人员负责研究,制定计划,并检测产品项目的设计过程。在过去的一年半里面,我们的团队从不到10个人扩展成今天拥有200位员工。从喜马拉雅的山脚开始,我们一步一步迎难而上,随着Himalaya Exchange的启动,我们决心保证你的财务自由,凭借我们军事级别的安全措施,低廉的收费和划时代的生态系统,我们从今天开始,建立明日未来。变革就从这里展开。
 
(舞狮子)
 
在这个幸福的日子里,我们的团队成员都非常的兴奋。我们刚才连接到我们全球的客服团队。他们一个星期七天,一天24小时无间断地工作。让我们也跟他们来打个招呼吧。
 
MM: I’m here with the Global Customer Services team, and we’ve been working very hard all year.  Firstly, on phase one, which is getting the administration launched; then on phase two, which is the quick by-launch, and now guys, we’re approaching that launch in phase three.  Tell me how we’ve been preparing?(我是全球客户服务团队的成员,我们一整年都在努力工作。第一,第一阶段,即启动行政管理;然后是第二阶段,即快速上市阶段,现在各位,我们正在第三阶段接近上市阶段。告诉我我们是怎么准备的?)
 
Customer Director: Yes, indeed, we have been doing a listful to help customers to get on board within the time frames, and assisting everyone to top-up their accounts and make sure that everyone will be ready for the big date.  So I hope everyone is excited and well-prepared by now.(客户总监:是的,事实上,我们一直在做大量工作,帮助客户在规定的时间内加入,并帮助每个人补足他们的账户,确保每个人都能为重要的日期做好准备。所以我希望大家现在都很兴奋,准备充分。)
 
MM: Alright, we’re excited, aren’t we? So, what you think, guys? we’re ready to launch?(好吧,我们很兴奋,不是吗?伙计们,你们觉得怎么样?我们准备好上市了吗?)
 
Everyone: Yeah.
 
MM: OK guys, thank you very much.(非常感谢)
 
0:25:01 总裁演讲
Mr. Jesse: Today is the day.  It’s the day, the team and I were looking forward with great anticipation for over a year now. Crypto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mainstream in the past decade. Everyday, the investors are looking to participate in this new digital asset class. Now, we are seeing institutional players and larger enterprises making significant investments in blockchain and cryptocurrencies.(今天就是这一天。这一天,团队和我都满怀期待地期待了一年多。在过去的十年里,加密技术越来越成为主流。每一天,投资者都希望参与这一新的数字资产类别。现在,我们看到机构参与者和大型企业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进行了重大投资。) 
 
In April 2011, Bitcoin was only about 1 dollar USD, now it’s 60,000 dollars for one coin. New additions to the centralized finance like stable coins, Non-Fungable tokens or NFTs and these burginging all coins are creating a paradigm shift into these financial technologies away from the traditional finance. The 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 offer many benefits to users, including individual owership, fractional fees, increased network security, and confidencially under Peer-to-Peer based transactions. (2011年4月,比特币只有1美元左右,现在一枚比特币的价格是6万美元。中心化金融的新补充,如稳定货币、不可替换代币或非金融交易,以及这些新兴的所有货币,正在从传统金融转向这些金融技术。分布式账本技术为用户提供了许多好处,包括个人所有权、部分费用、增强的网络安全性,以及基于对等交易的保密性。)
 
However, there are many obstacles, that are currently in the way for cryptos to attain global acceptance.  Poor infrastructure, customer support, customer education, lack of merchants accepting coins, and common exchange security breaches all hinder people from spending cryptocurrencies in their everyday lives, unfortunately. But after a very long and deep conversation about the current market opportunities in these crypto assets space, we realized the importance of establishing a true ecosystem for cryptocurrency, one will enable members to seamlessly use crypto in their daily lives by connecting to a network of merchants from all around the world.(然而,密码技术要获得全球认可,目前还存在许多障碍。不幸的是,糟糕的基础设施、客户支持、客户教育、缺乏接受加密货币的商家以及常见的外汇安全漏洞都阻碍了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加密货币。但在就这些加密资产领域的当前市场机会进行了长时间深入的讨论后,我们意识到建立加密货币真正生态系统的重要性,通过连接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家网络,会员将能够在日常生活中无缝使用加密。)
 
Imagine using crypto to buy a cup of coffee, split bills among your friends, or even to make international payments instantly. All the benefits of using traditional banking but in a much more efficient manner. (想象一下,使用加密软件来买一杯咖啡,在朋友之间分摊账单,甚至可以立即进行国际支付。使用传统银行的所有好处,但效率要高得多。)
 
More importantly, it will be a system that enables financial freedom and sovereignty over your own money. There is no restrictions on how much you can spend, and it does not matter who you are, where you are from.  What we envision is an open world economy for everyone. (更重要的是,这将是一个制度,使金融自由和主权对自己的钱。你可以花多少钱没有限制,不管你是谁,来自哪里。我们所设想的是一个对所有人开放的世界经济。)
 
By building such an ecosytem, we wish to accelerate the induction of cryptocurrency, allow people to live a life on their own financial terms.  We are dreamer sharers of a common vision. That is why we created the Himalaya Exchange. (通过建立这样一个生态系统,我们希望加快加密货币的引入,让人们按照自己的财务条件生活。我们是共同愿景的梦想家和分享者。这就是我们创建喜马拉雅交易所的原因。)
 
郭文贵先生:来来来,谁会开?
 
MM: Hi there, we are so excited to launch it here.  we waited so long. It’s been such a long journey, but we finally arrived at that magic moment. We are about to launch.  I just want to take a few seconds to thank our friends and supporters for Himalaya Exchange, for their patience, and for their supports over the last few months while we make this Exchange to be ready for you.  We all worked so hard, it’s been a long journey, but here we are arriving, ready to launch.(大家好,我们很高兴能在这里发布它。我们等了很久。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但我们终于到达了那个神奇的时刻。我们就要上市了。我只想花几秒钟的时间感谢我们的朋友和支持喜交所的人,感谢他们的耐心,感谢他们在过去几个月里对我们的支持,同时我们也为你们的交流做好了准备。我们都很努力,这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但我们即将到达,准备上市。)
 
OK, so, are we ready to do this?(所以,我们准备好了吗?)
 
Everyone: Yeah!(是)
 
0:28:28 喜币上市
MM: So, with me guys, 10, 9, 8, 7, 6, 5, 4, 3, 2, 1. (我们一起,10, 9, 8, 7, 6, 5, 4, 3, 2, 1.敲锣)
 
Excellent, absolutely brilliant. OK. So, the Exchange is launched, there it is, the Exchange. (太棒了,太棒了。好啊,所以,交易所启动了,就这样,交易所。)
 
(to Man 1) You and I worked here together for a year now, how do you feel now when it’s launched?(向工作人员:你和我一起在这里工作了一年,现在它推出时你感觉如何?)
 
Man 1: Well, I’m so proud and excited to launch the Himalaya Exchange. It’s been a long journey, we actually (主场开香槟声,欢呼) waited for a long time and we finally reached this summit. Of course, our ecosystem is still starting and there are so much more to come. It’s coming soon. (工作人员:我很自豪也很兴奋能启动喜马拉雅交易所。实际上,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主场开香槟声,欢呼) 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终于到达了这个高峰。当然,我们的生态系统还在起步,还有很多东西要来。它很快就会到来。)
 
郭文贵先生:太好了,太好了。
 
Man 1: …and our cyber security is actually among the best in the world, and because for u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 (工作人员:我们的网络安全实际上是世界上最好的,因为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
 
(又开一瓶香槟,欢呼)
 
MM: To Himalaya Exchang!(为喜交所!)
 
Everyone: Yeah. (又开一瓶香槟,欢呼)
 
郭文贵先生:把凉的拿来,把冰箱里边凉的拿来。
 
MM: We’ve just launched,and the first few trades are about to come in. It’s gonna be a facinating journey for …(我们刚刚推出,前几笔交易即将开始。这将是一个面向未来的旅程……)
 
郭文贵先生:我拿一瓶可乐去啊。(长岛哥给郭先生擦身后溅上的香槟)没事,没事。
 
MM: So, we just started on our journey. We are gonna launch the biggest ecosystem. We have the best payment app, we have the best exchange, the best coin, and the best team in the world.(所以,我们刚刚开始我们的旅程。我们要建立最大的生态系统。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支付应用程序、最好的交易所、最好的硬币和最好的团队。)
 
郭文贵先生:可乐,可乐。(又开一瓶香槟,欢呼,溅到长岛哥身后)哈哈哈,又毁掉一套西装。
 
MM: OK, (对嘉宾) over to you guys.(屏幕定格)
 
郭文贵先生:分香槟,快来拿,快来拿,每个人。(又开一瓶香槟,欢呼)主持人干嘛这视频他这是?(转身走向后台)现在我们要赶快看到喜币出来了,这是最关键的。
 
威廉王:已经可以登录啊。
 
唐平:可以登录。
 
老班长:可以登录,可以登录了啊。
 
● 00:32:00喜币上市后不断上涨,七哥同众嘉宾举杯敬天敬地敬战友,莫忘灭共使命
 
大卫:我早都倒好了,倒好了。
 
唐平:倒好了。
 
老班长:喝了上。
 
草根小哥:班长忍不住了班长。
 
老班长:对,忍了好久了(注:笑)刚登陆去看看走势,让邮件认证呢,这是?
 
大卫:必须的啊,必须的。
 
威廉王:怎么弄这,还蛮复杂的。政清,政清投注!赶快买!天呐。
 
唐平:赶快,赶快介绍一下节目。
 
威廉王:我接下去我们很快会有一个开幕仪式了,一个新节目叫做《鸡血王喜币大作战》,我们的第一期节目会有一个12位不同的帅哥美女战友们和我一起……
 
(现场欢呼声)
 
五毛?由四毛变成五毛四了,刚才我看还四毛,我想买啊,对。
 
(现在再起欢呼声)
 
又涨了!哇~五毛六了。
 
唐平:一分钟涨了一毛多。
 
大卫:咋样?我说对了吧?我是预测最准的吧?我是……
 
威廉王:已经五毛了,已经五毛了!涨到五毛了,天呐,我赶紧买。
 
唐平:快买快买快买。
 
长岛伟哥:老班长能听到我声音吗?老班长能听到我声音吗?
 
老班长/草根小哥:能听到,能听到,很清楚。
 
长岛伟哥:已经涨到五毛了看到没?涨到五毛四,画面。
 
草根小哥:哇~
 
老班长:好!
 
(众嘉宾鼓掌)
 
大卫:来吧,走一个吧哥几个?
 
郭文贵先生:来,咱们对着镜头,咱们敬天、敬地、敬战友!千万不要忘了我们灭共的使命。
 
老班长:好,敬战友!
 
威廉王:干杯!
 
大卫:敬七哥、敬战友。
 
郝海东先生:干杯!
 
大卫:敬七哥!敬战友!敬新中国联邦。
 
众嘉宾:敬战友!敬七哥!
 
郭文贵先生:敬战友!敬天地!感谢所有的喜马拉雅工程师和所有的背后的辛苦的兄弟姐妹们,还有镜头前看我们的国内的这些最重要的奉献者,还有法治基金的捐款者,还有我们真正过去叫义工这些默默奉献的战友们,没有你们一切都不是。说实话这一刻到来的时候,我有点儿挺傻眼了,五毛多(注:笑),咱看看能涨多少!来,干了啊!
 
众嘉宾:干了干了!干杯!干杯!
 
郭文贵先生:明年,明年的这一天,我一定要站这儿跟你们喝真酒。
 
众嘉宾:好!谢谢七哥!谢谢七哥!
 
(音乐声起)
 
大卫:怎么样战友们?开盘吉利吧?看对了吧?一个箭头上去。
 
郭文贵先生:继续刷新。
 
大卫:厉害了,这已经是有水平的发挥了,喝汽水也会醉的,你知道吗?班长,你带队,咱们哥儿几个铁血团也来一把吧班长?老大哥你说一下。
 
老班长:来,咱们几个屏幕里的兄弟姐妹,长岛哥,长岛哥举起酒杯,能听得到吗?我们屏幕里的铁血组的兄弟,七哥又走开了,听不见…….
 
草根小哥:听不见班长,看不见您的脸了,你的脸得往下稍微低一点。
 
威廉王: 哇,我下了一个五万多的单。
 
唐平:五万多?
 
威廉王:对,五毛钱一个币,然后能买多少个币啊。
 
唐平:哇,你好有钱!
 
威廉王:买十一万七千多个币!但有人出价比我高,有人出价五毛五。
 
郭文贵先生:那你不要跟唐平在一起吧,咱俩住一起吧你那么多钱,七哥现在一个币都没有。(注:笑)
 
唐平:七哥七哥,我给你币,然后邀请你唱歌。
 
郭文贵先生:行了,就这么交易了。
 
唐平:好的,以后你就靠卖唱吧。
 
郭文贵先生:杰斯,杰斯,杰斯!(注:叫工作人员)
 
威廉王:涨到一块了!涨到一块一毛九了。
 
郭文贵先生:杰斯,杰斯!
 
老班长:威廉王,威廉王,问一下你,你那个登陆的时候是不是要发一个邮件的code?
 
威廉王:对,邮箱验证,会有一个邮件的code。
 
老班长:那我半天了邮箱没消息呀?
 
郭文贵先生:现在买才五块钱,太牛了!
 
威廉王:不是,那个验证第一个是手机验证,然后你得点一下下边儿通过邮箱验证。
 
郝海东先生:已经一块多了!七哥,我也一样,一个币没有,跟你一样!
 
郭文贵先生:(注:笑)我真是我向天发誓,我一个币没有,包括没有代持,一个没有,我跟你保证一个没有。我刚才,给你们讲一个特别有意思,刚才你七嫂发信息:“大家都晚安了,睡觉啊”,然后我说我们还在等着。她说:“你们还在等着呐?你们还在直播?十多个小时?” 她说:“那你还在那等着,我还是去睡觉去”,她睡觉去了。你说我们俩,真没办法。(注:笑)现在这进不去(网站),这个进不去绝对是千万级别在卡,绝对超过百万级别,一定是!
 
老班长:进不来,我进不去。
 
草根小哥:可以拍卖的形式。
 
大卫:班长,班长,咱们敬七哥一杯好不好?
 
老班长:对,来,七哥,七哥能听到吗七哥?
 
草根小哥:七哥,我们代战友敬你一杯!
 
老班长:七哥,听不到,听不听得到?
 
郝海东先生:真的高兴,到时咱们面对面地喝啊,我跟大卫喝过一杯,到时候大卫、老班长、唐平,草根,到时候一块儿啊,草根年轻,到时候……
 
郭文贵先生(远处声音):看到了吗?有人出到了……关键是没人卖,就有人出价,没人卖。它的法律规定,你不能说有人出五毛的,出过的(价格),它一级级往上要走,它现在是没人出货(注:笑)
 
老班长:七哥他听不见咱声音。
 
长岛伟哥:唐平,老班长,现在有人出十块钱,没人卖。
 
众嘉宾:(注:笑)十块钱卖啥。
 
老班长:长岛,长岛,长岛,岛哥岛哥,我的天呐。
 
大卫:那咱一起喝一杯好不好?
 
长岛伟哥:老班长,可以听到,可以听到。
 
老班长:我们一起来敬七哥一杯,来!
 
郭文贵先生:来,老班长、大卫兄弟、唐平、威廉王,威廉王,威廉王、东弟、颖妹妹、草根兄弟、大卫兄弟,太感谢了,干了啊。
 
郝海东先生:很久没有这样的亲情了。
 
唐平:爆料革命这碗酒…….
 
郭文贵先生:新中国联邦人,永不为奴!
 
唐平:跟你走!
 
郝海东先生:共产党你完了!
 
草根小哥:共产党你完了!
 
郭文贵先生:H-Coin to the moon! 真的是梦啊,我的天呐真是梦啊!现在十块钱,(喜联储)是多少钱?
 
唐平:一百倍了!
 
郭文贵先生:唯真不破啊,一个都没有,我一个(喜币)都没有。都不出,谁傻呀,是吧?刚才是十块钱,就是一百倍,刚才有人卖掉的话那你就是……
 
00:44:00郝董和七哥谈喝酒
郝海东先生:七哥,到时候你得喝一杯啊,你戒酒有多少年没喝?
 
郭文贵先生:我这个酒因为给我母亲的承诺还没到时间,到明年,也就是说还有几个月才能到,大概三月份吧能到时间,我明年这个时候跟你们喝吧,明年这个时候跟你们喝。
 
郝海东先生:这个小叶生气我:郝海东你TM神经病,你一个人喝八两64度的酒,你神经病哦,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哈。
 
郝海东先生:我平时不喝酒你知道吗,后来,不踢(足球)了,慢慢就有时候会喝一点,挺操蛋的,因为她怪我,喝了酒……,但我喝了酒从来不闹哈,后来就回家睡了。
 
郭文贵先生:我关键说实在话,我郭文贵所有的人性最大的缺点,所有的烂德行都是喝酒后,就是我喝酒后那付样子,就是人间多丑陋的事都是我。所以我这个不喝洒……
 
郝海东先生:哎…我从来没有过。
 
郭文贵先生:你这喝酒可以啊,我关键是我爹从小说,你要喝酒你就要喝醉,是吧,行了,我就信了,喝酒必须喝醉。
 
郝海东先生:哎,我从小我爸……你知道山东人嘛都让喝酒,然后告诉:郝海东你喝酒你得讲话。我妈告诉我:你得先吃饭、吃东西、吃菜,吃完垫了肚子,完了这个好(再)喝。我爸告诉我:你喝酒必须要大喊大叫,啊,必须得把酒精挥发出来,那你才能多喝。但是我踢球的时候我不喝,后来了,不踢了,完了去了天津了慢慢就开始喝了。
 
现场某人:喊:一块了!一块了!
 
郭文贵先生:啊……!(及全场大家共同高喊)啊……!(并挥舞着手)场内尖叫!大家鼓掌!
 
00:45:55大家和喜马拉雅的CEO一起碰杯喝酒
郭文贵先生:Jesse、Jesse、Jesse、Jesse、Jesse,哈哈懵了,Jesse CEO懵了,Jesse、Jesse,Himalaya Exchange CEO Jesse、Jesse,咋了?How are you Jesse,thank you do good job!
 
Jesse:Thank you, thank you so much !
 
郭文贵先生:Thank you, congratulations !
 
Jesse:Yes。
 
郭文贵先生:You do good job, I’m really really appreciate you, oh my god !look you so handsome !
 
Jesse:Thank you so much !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哈…,Jesse、Jesse thank you、thank you !Drink 、drink for you、drink for you ,Wow、Wow……
 
威廉王:哎呀妈呀,黑的好严重。
 
郭文贵先生:Jesse、Oh……
 
老班长:刚才新的成交,有成交价了吗?
 
威廉王:刚才是1.096(口误,屏幕显示1.069)。
 
草根小哥:成交了一个1.09分。
 
唐平:墨镜、墨镜,请把七哥的画面放到大框。
 
47:25七哥解释为什么绿色是资本主义,红色是社会主义
郭文贵先生:哎……不、不、不,不要放大框!不要放大框!千万不要动,就这样,千万千万啊!现在咱是利益第一了,资本主义哈,哈哈哈哈……我刚才问你们的时候,什么是绿?什么是红?没有一个人答对的。我今天告诉你,大卫,你知道什么叫绿?什么叫红吗?绿色代表着资本主义,红色代表着社会主义,所以凡是带红色资本的全部都是红色往上升,资本主义的是绿色往上升。今天咱分两派了,老班长属于红色社会主义,草根小哥属于社会主义,我这属于啥主义都不是,粉色,哈哈哈哈,开玩笑啊。
 
老班长:粉红主义。
 
0:48:23 举杯庆祝;实时关注喜币交易价格及交易量
郭文贵先生:哇塞,看今天这个上边,大家要记住,我们有6亿币在战友手上,这个价格只有你说了算。大家今天有人抛价格就下去,价格不降就一直往上升。(大家鼓掌)。我强烈建议你们每个人抛两个,过过瘾嘛,嘿嘿,嘿嘿过过瘾。
 
郝海东先生:七哥,喜玛拉雅的CEO是英国人吗?
 
郭文贵先生:哈哈,东弟,现在……哎哟,这怎么了?
 
郝海东先生:Jesse是英国人吗?
 
郭文贵先生:噢噢,大家你们要看到的,每一笔出钱、进钱、交易都是公开的。这个是区块链技术任何人造不了假,你任何人一分假都造不了。哎呀我的妈呀!
 
威廉王:被黑了,所有的设备都进不去。
 
草根小哥:天啊、天啊!
 
郭文贵先生:(看着现场)太可爱了。
 
威廉王:共产党老杂毛已经吓尿了啊!
 
郭文贵先生:(指着现场说)他的供应很好啊,他和Scott俩人,一会儿你们再整点正儿八经吃的,咱再弄点啊,一会儿完了再来点吃的啊,再来点,弄点热的啊。
 
草根小哥:嘿嘿、哈哈……
 
唐平:我现在这个网站怎么进我都不知道,哈哈……
 
老班长:我进不去啊。
 
草根小哥:战友们干杯呀,我先敬,屏幕前很多战友呀,这一刻都在喝庆功酒了。
 
老班长:継续喝。
 
草根小哥:班长…
 
威廉王:千万不要卖啊!我不担心卖的问题,现在能进去就已经很困难了。
 
郭文贵先生:长岛哥、东弟、颖妹妹、大卫兄弟、草根兄弟啊,我刚才……还有唐平妹妹,今天就木兰不在,我的心里真的不是太舒服啊,这个木兰要在就太好了,特别想木兰,特别想木兰。就木兰没出现,因为她不方便嘛,但是,我们背后的很多的这些战友们,我们代表着这些战友们,我们代表着这些战友们,但是兄弟姐妹们我想说的,此时此刻,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从今天变得不一样了,大家想象到了吧?
 
唐平:真的。
 
郭文贵先生:来吧,为我们、为木兰、为兄弟姐妹们……
 
郝海东先生:真的,七哥,你对中国老百姓做了最大的福祉,让中国老百姓可以昂首挺胸在中国共产党统治底下,我们做主人!七哥,他们体会不到,很多人体会不到这种心情。
 
郭文贵先生:Jesse、Jesse、Jesse,Drink for you ,Open the 香槟,You CEO,you need buy the 香槟,哈哈……(Jesse举起一瓶矿泉水),Oh My God !
 
草根小哥:just a water.
 
郭文贵先生:You need one Coin、one Coin buy one,哈哈……做为CEO只是瓶装水,噢!you need buy champagne for everybody 。哈哈……
 
来兄弟姐妹们!为我们的木兰,所有的兄弟姐妹们!还有没有在镜头前的兄弟姐妹们我们好好喝一个!Dream Come True!Dream Come True!梦想成真!
 
草根小哥:Dream Come True!
 
威廉王:Himalaya to the Moon!(口哨声)
 
草根小哥:Himalaya to the Moon!
 
郭文贵先生:哎呦,喝可乐也能喝醉。喝得我肚子咕噜咕噜的。Hcoin to the Moon!这个威廉王兄弟怎么编的这个词啊,Hcoin to the Moon!哎呀,真的是。
 
威廉王:有感而发啊。
 
唐平:他从来不喝酒的已经喝醉了,
 
郝海东先生:没事儿,唐平,你们唱歌的人都这么喝。孙楠那个孙子包厢里喝完了都跪地上,就属于这种。
 
长岛伟哥:现在的价格一块一毛四,
 
(鼓掌)
 
威廉王:刚才用1.141的价格有人买了50个coin。
 
唐平:有的是试水的,很多就是想试一下水,因为那种币比较多。我花50个,我卖一下试试。结果忽然有人接单了那就算运气很好的能够抢到这个50个。5块钱的币。
 
威廉王:天呐,你让我进去网站行不行,天啊!你让我进去行不行?
 
唐平:急了这人。
 
草根小哥:肯定是被黑了。
 
威廉王:(回应屏幕留言)肯定是被我们农场战友抢的呀,那能是谁抢的,
 
唐平:刚才成交的那个,长岛哥,刚才成交的那个才50个币,才50个那是试水的,1块1的那个。这战友不会卖的
 
老班长:那肯定不会卖,一块多钱谁会卖?
 
威廉王:对,卖50个那个后来得哭晕在厕所我给你说。
 
郭文贵先生:绝对的我跟你说,卖50个那个三个月后得哭晕在厕所我给你说。
 
威廉王:进不去干着急呀,我也想买那50个币!
 
(Himalaya to the Moon歌曲)
 
 
1:00:25 喜交所CEO接受青藤和Rachel采访
Mr. Jesse: Hello?
 
Rachel: Hello, hi, Jesse, can you hear us?(Jesse,能听见吗?)
 
Mr. Jesse: I can hear you.  Thank you.(听得见,谢谢你。)
 
Rachel: OK, that’s awesome.(太好了)
 
青藤:Yeah, we can hear you now. (我们能听见你)
 
Rachel: That’s great.  Hi, Jesse,good morning.  (太好了,Jesse早上好)
 
Mr. Jesse: Hello.(你好)
 
Rachel:Is it morning in your end?(你那里是早上吗?)
 
Mr. Jesse: Ah, no, it’ almost 11 EST time.(不是的,美东时间差不多11点吧)
 
Rachel: Oh, 11. It’s OK, good morning anyways.  We are here actually 5 to 11 pm NY time. We are so excited, we just witnessed the epic moment of this centery.  So, you can probably feel the energy, but I have to tell you, all of us, most of us has been up for 20, 24 hours, very close to 24 hours, but boom, this is energy, this room fill up energy and life.  So, first of all, we just wanna thank you, and appreciate you, all the work you and your team did, leading to this moment.  This is epic.  So, thank you so much, thank you.(没关系,不管怎样,早上好。我们是纽约时间晚上11点差5分。我们太激动了,我们刚刚目睹了这个世纪中史诗般时刻。所以,你可能能感觉到能量,但我必须告诉你,我们所有人,我们大多数人都已经起床20、24小时了,非常接近24小时了,但是砰的一声,这是能量,这个房间充满了能量和生命。所以,首先,我们只想感谢你,感谢你和你的团队为这一刻所做的一切。这是史诗。所以,非常感谢,谢谢。)
 
青藤:Absolutely, congratulations…(祝贺……)
 
Mr. Jesse: Thank you so much for being a part of this.(谢谢你们参与其中)
 
青藤:for the successful launch, we really appreciate your hard working and I know it’s a long day and hard working.  OK, we really appreciate on behalf of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With all the investors, we thank you so much.(对于成功的发布,我们非常感谢您的辛勤工作,我知道这是漫长的一天和辛勤的工作。好的,我们代表新的中国联邦政府表示感谢。和所有的投资者一起,我们非常感谢你们。)
 
Rachel: You rock!(你真厉害)
 
Mr. Jesse: Thank you…(谢谢)
 
Rachel: Thank you.(谢谢)
 
Mr. Jesse: Thank you. I’m glad we finally got our launch off, and we are going to be the future together,I’m really looking forward to this journey.(非常感谢。我很高兴我们终于上市了,我们将一起成为未来,我真的很期待这次旅程。)
 
Rachel: Yes, so we’re very interested.  There must be a lots happening behind the scene, leading to this moment.  So, Jesse, can you share some highlights with us, with the audience tonight? We actually have 16.5 million, according to the GTV stats alone, not mention the GETTR audiences. So, can you share with some of the highlights, that what leading to this exciting moment?(是的,所以我们很感兴趣。一定有很多事情发生在幕后,才会有这一刻。杰西,今晚你能和观众们分享一些激动人心的事吗?仅根据GTV的统计数据,我们就有1650万人,更不用说Gettr的观众了。那么,你能分享一些亮点吗?是什么成就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
 
Mr. Jesse: Sure, sure, I’d love to.  You know, every time you have the big vision like the Himalaya Exchange, and the Himalaya Group are, it’s really a matter of getting a great team together, right? A team that can have the wares all to do something like this. This is not a small task. You are kind of building a financial system for the world. There’s a lot to that.  So, during the pandemic, we had some challenges putting our team together. Sometimes, it will be more difficult to get the resources we needed, but I think we met that challenges, and we’ve grown our staff considerably. (当然,当然,我很乐意。你知道,每次你有了像喜马拉雅交易所这样的宏大愿景,喜马拉雅集团都是这样的,这真的是一个组建一支伟大团队的问题,对吗?一个团队可以让所有的产品都做这样的事情。这不是一项小任务。你们正在为世界建立一个金融体系。这有很多。因此,在COVID大流行期间,我们在组建团队方面遇到了一些挑战。有时候,要获得我们所需要的资源会更加困难,但我认为我们已经应对了这些挑战,我们的员工也有了长足的发展。)
 
And then you look at the pandemic itself, and what that meant to some of our vendors, the demand was so high for our product.  That it was a little challenging sometimes with banking partners and the like, but we’ve managed to push through. We’ve suffered some delays, people have been waiting a long time, I understand that, but we want to make sure we did it right, and I think we have.(然后你看看大流行本身,这对我们的一些供应商意味着什么,对我们产品的需求如此之高。有时与银行合作伙伴之类的人打交道有点困难,但我们已经设法挺过来了。我们遭受了一些延误,人们已经等待了很长时间,我理解这一点,但我们希望确保我们做对了,我认为我们做到了。)
 
Rachel: Yeah, this is definitely a moment that worth waiting for. (这是值得等待的一刻)
 
青藤:Absolutely.(当然)
 
Rachel: I’m gonna spend a liitle bit of time to translate for our audiences, just bear with me. So,(我要花一点时间翻译给观众们听)我刚才问了我们的CEO,就是我们的喜联储的CEO,Jesse,一个问题,我跟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兴奋的时刻,我们见证了一个历史性的时刻,非常感谢他,新中国联邦人非常感谢他和他的团队所做出的所有努力。在今天的这一刻上市这一刻之前的所有努力。那我就问了我们的Jesse,CEO,问问他在这一刻之前他们有团队做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然后Jesse就跟我简短地说,他说他们团队做了很多准备,为了这一刻,因为他们要,啊,这个上市是一个世界性的,全球性的一个金融平台,所以一定要靠团队的力量才能做成事情。
 
他又提到在疫苗的期间,很多的他们的一些商户啊,等等都遇到了困难,所以说这件事情是做得非常不容易,而且也造成了一些我们今天晚上的一些延迟。
 
青藤:the delay(延迟)
 
Rachel: 对,但是我跟他说我们这个延迟。是这个时刻等待是
 
青藤:worth it.(值得)
 
Rachel: 完全值得的,因为这一刻真的是太兴奋了。OK,谢谢。Thank you.
 
青藤:Thank you so much, Jesse.(非常感谢你Jesse)
 
Rachel: Jesse, I have one follow up question.(我还有一个问题)
 
青藤:Yeah, go ahead.(继续)
 
Rachel: Cause you mentioned about the volume, so you talked about the demands are actually crazy. (因为你提到了交易量,所以你谈到了需求,实际上是疯狂的。)
 
Mr. Jesse: Yes.
 
Rachel: So can you give us a little bit about information on the demands, and what you see on your end.  Thank you.(所以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需求的信息,以及你在你这方看到的情况吗? 非常感谢。)
 
Mr. Jesse: Certainly, certainly. So, our private placement was over subscribed immensely. Probably about double what we have allotted, was in demand. Especially here, this day right into the launch, the demands start to ramp up again. So, that speaks to a very healthy product, and a very healthy ecosystem where people want to be involved, they want to participate. And we are very grateful for that. (当然,当然。因此,我们的私募基金超额认购。需求量大概是我们分配的两倍。特别是在这里,就在发布的这一天,需求又开始增加。因此,这说明了一个非常健康的产品,一个非常健康的生态系统,人们希望参与其中,他们希望参与其中。我们对此非常感激。)
 
Rachel: Oh, OK, thank you. I’m gonna translate.(谢谢,我要翻译一下) 我刚才问了一下Jesse,因为他在之前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他有提到我们的这个上市之前他就看到很多的需求,需求得非常厉害。那我就问他,那在需求方面你能跟我们分享更多得一些信息没有?那Jesse就告诉回答了,那需求是成倍的,已经翻了一倍了。而且,啊,嗯,(对青藤)怎么说来的?你还记得吗?
 
青藤:啊
 
Rachel:他说这个需求已经成倍增长,
 
青藤:对
 
Rachel:而且是……
 
青藤:现在也比较稳定吧,是吧?
 
Rachel:对。Sorry, Jesse said it’s doubled, and what else did you mention? I’m too excited, so I can’t remember,forget your answer already to translate.  (对不起,杰西说加倍了,你还提到了什么?我太激动了,所以我记不起来了,忘了你的答案已经翻译好了。)
 
Mr. Jesse: Thus far, the demands remain strong, probably 2 x of what we allocated, and then as we ramped up to the launch, it increased again dramatically. So,(到目前为止,需求非常强烈,可能是我们分配的2倍,然后随着我们的投入,需求再次急剧增加。所以)
 
青藤:I see.(明白)
 
Rachel: Gotcha.(明白)
 
Mr. Jesse: there is quite a bit of demand for the Himalaya Coin. And I think that bodes well with our future.(喜币的需求量很大。我认为这对我们的未来是个好兆头。)
 
Rachel: That’s awesome. So,(太好了) 那我刚才我说我太兴奋了,所以你后面说的那句话我忘记了,我让他再重复一遍。我们的这个CEO,Jesse Brown先生就说,是两倍增长的需求已经是肯定的,但是在刚刚开市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它的需求已经是非常疯狂地增长了,迅速地增长。Thank you Jesse. So,
 
青藤:Wow, Jesse, what an achievement, especially considering the epidemic we are going through. (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尤其是考虑到我们正在经历的流行病。)
 
Mr. Jesse: Yes(是的)
 
青藤:So, I have a question for you. What are the advantages for HCoin compared to the other cryptocurency, like Bitcoin?(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与比特币等其他加密技术相比,HCoin有哪些优势?)
 
Mr. Jesse: Well, that’s a great question.  First of all, the Himalaya Coin gives you exclusive deals within our ecosystem. So, we have this permission chain we use as part of our HPay, Himalaya Exchange products.  So, first of all, it gives you an advantage there.  A much cheaper trades, and also allows you to transact much more quickly than a public blockchain would.  So I would say those would probably be the biggest things.  And then, also it comes with our 24/7 customer service.  If you are on a public blockchain, and you got problems with your Bitcoin wallet or you’re having a little difficulty pushing an ethereum somewhere, you can’t just pick up the phone and get help.  With the Himalaya Coin, you can.(这是个好问题。首先,喜币在我们的生态系统中为您提供独家交易。因此,我们将此许可链用作HPay喜交易所产品的一部分。所以,首先,它给了你一个优势。一个更便宜的交易平台,也让你交易的速度比公共区块链快得多。所以我想说这可能是最重要的事情。此外,我们还提供全天候客户服务。如果你在一个公共区块链上,并且你的比特币钱包有问题,或者你在推以太坊时有点困难,你不能只是拿起电话寻求帮助。用喜币,你可以。)
 
青藤:Thank you so much, thank you so much.(非常感谢)我刚才问了Jesse一个问题,就是说跟其他的一些虚拟币比,比如说叫什么,这个Bitcoin
 
Rachel:比特币
 
青藤:比特币,我们怎么比的?我们的优点在哪里?那他刚才说了,第一点就是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个生态系统,因为我们有HPay,我们有整个的H系列。第二点,我们可以非常容易地能够兑换出来。还有一点就是我们的24/7,24小时7天的全程服务。如果你是Bitcoin的话,还有其他的以太币的话,你是没有的。如果你遇到问题的话,你看到你的币出现问题的话,你是没有这个service(服务)的。Thank you so much, Jesse. That’s wonderful, that’s wonderful. Thank you so much.(非常感谢,太好了)
 
Mr. Jesse: Thank you(谢谢你).
 
Rachel: So, Jesse, I have an easy question for you here. So, what would you say to those folks who are still hesitant, who are still thinking about holding or purchasing HCoin? What would you say to them at this moment? (我有一个简单的问题要问你。那么,你会对那些仍然犹豫不决、仍在考虑持有或购买HCoin的人说些什么呢?此刻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Mr. Jesse: Well, I think to really understand crypto, you need to do your due diligence, have a good understanding of what the current market situation is for cryptocurrencies. And I think you really need to understand blockchain, and the software that’s underneath that allow these currencies. Once you can kind of get the good feel around this new technology and how it makes transferring money much more effective, how it makes IDs more verified, and just how much more efficient it is than the legacy system. I think you’ll begin to understand that there is a future and I think that any concerns you may have will quickly go away. (嗯,我认为要真正理解加密,你需要做你的尽职调查,充分了解加密货币目前的市场状况。我认为你真的需要了解区块链,以及下面允许这些货币的软件。一旦你能对这项新技术有一种良好的感觉,它如何使资金转移更加有效,它如何使ID更加有效,以及它比传统系统的效率有多高。我想你会开始明白,未来是存在的,我想你的任何担忧都会很快消失。)
 
But you always need to I think to diversify you investments, I think this new digital asset space,is a great way for people to put some money to work there.(但是你总是需要,我认为,为了使你的投资多样化,我认为这个新的数字资产空间,是人们投入资金在那里工作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Rachel: OK, thank you. 那我刚才问了我们的CEO,如果现在还在对喜币持有观望状况的,还不确定是不是要买喜币的人,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那刚才我们的Jesse Brown就很简短地说,他们首先需要对虚拟货币的技术,包括区块链技术有一定的了解,然后再对货币的,他要知道货币,这个喜币是更加的迅速,而且它是更加的对你的用户的账户是有确认的,也就是更加安全。而且它是我们未来的货币。他提到了这是未来的货币,那我们其实就是在走向未来的这样一个征程上面。Thank you very much,Jesse, thank you.
 
青藤:OK, one quick question, when will the Himalaya Exchange App available?(我快速问一下,喜交所APP什么时候上市?)
 
Mr. Jesse: They’re gonna be available very soon. The iOS and the Android applicaition should probably be rolled out by the end of the year, if not, the first quarter of next year. We’re looking forward to that. Having a native App is to allow us to have more functionality, and more features as they move forward as well.(很快就会有的。iOS和Android应用程序可能会在今年年底推出,如果不是的话,也应该在明年第一季度推出。我们期待着。拥有一个本地应用程序是为了让我们拥有更多的功能和特点。)
 
青藤:Absolutely, that will make our trading more easily and convevient. Thanks.(当然,它会让交易更便捷)
 
Mr. Jesse: Yes.(是的)
 
Rachel: Yes, we are looking forward to the launching of the App.  So, Jesse, I think that’s all the questions we have for you for tonight. We really appreciate your time and all the fantastic work you and your team did. We just actually had, we watched your live video, that’s fantastic, to get to know that there is 24/7 customer service, the team is ready to open the door for business.  We are so excited for you. And we are excited too because of your work.  Thank you so much from the bottom of our hearts. (是的,我们期待着该应用程序的发布。杰西,我想这就是我们今晚要问你的所有问题。我们非常感谢您的时间以及您和您的团队所做的所有工作。事实上,我们刚刚观看了您的现场视频,这太棒了,了解到有24/7的客户服务,团队已经准备好为业务打开大门。我们为你感到兴奋。因为你的工作,我们也很兴奋。衷心感谢你。)
 
青藤:Thank you. Congratulation.(谢谢,祝贺)
 
Rachel: On behalf of the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thank you so much.(代表新中国联邦感谢您)
 
Mr. Jesse: Yes. Thank you.(谢谢您 )
 
Rachel: Cheers and congratulations.(干杯,祝贺)
 
Mr. Jesse: Thank you so much for being part of our journey. (谢谢您的参与)
 
青藤:Thank you so much.(非常感谢)
 
Rachel:Thank you (谢谢)
 
青藤:Cheers(干杯)
 
Mr. Jesse: Bye bye(再见)
 
Rachel: Bye, thank you.(再见,谢谢)
 
青藤:Bye.(再见)
 
Rachel: 那我再给大家简单翻译一下,我就是最后问了他……我有问他问题吗?
 
青藤:你没有问,我问了一个问题,我问了一个问题。我问他喜马拉雅Exchange的这个手机应用什么时候能上线?他说应该是最快今年年底就会上来了,而且安卓版和苹果版很快就会上来。
 
Rachel:然后我们就跟他道了一声谢,谢谢他和他的团队,因为我们看到了他的团队已经全部全部的整装待发,他们提到了24小时7天的这样无间断的服务。然后我们很感谢他们为这一刻做出的所有的努力,那我们会一同期待未来美好的未来。那我们就很简短地结束了这个谈话。
 
青藤:谈话,对。还有就是今天也忙了一天,我们也看到整个团队忙了一天。
 
Rachel:对,没错。所以说我们此刻真的很兴奋。真的非常的、非常的高兴。替所有的战友感到高兴。我们做到了,七哥做到了,我们新中国联邦人做到了!
 
Rachel/青藤:好的,Cheers!政清,Happy birthday!
 
Rachel:Happy birthday Ryan!
 
01:14:55喜币涨到了2.13美元,目前共交易了88万枚;长岛伟哥他们都喝酒了,七哥让他们住酒店不要开车回家了
郭文贵先生:好好好,长岛哥,这确实你们要给我“请坐”了,我给你们挣钱了。
 
长岛伟哥:绝对的,上上宾!
 
郭文贵先生:这以后真的对我好点儿你们啊,现在我有资格要求你们对我好点儿了啊。
 
长岛伟哥:接下来我们得看价格。(注:笑)
 
郭文贵先生:还得早着呢,我们要看到这个市场还早着呢。放心吧妮子,快睡觉,听爸爸话。(注:给女儿郭美发语音)
 
(注:工作人员递过来手机)发过去了吗?
 
长岛伟哥:1.535,有吗?有卡吗?还好没有卡,把它再拉大一点可以吗?就把我们这个画面跟下面那个画面拉大。对。
 
郭文贵先生:天呐!东弟、颖妹妹,虽然是这一刻真的来了,但是说心里话真的是(注:哽咽)
 
长岛伟哥: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郭文贵先生:东弟、颖妹妹、草根兄弟、大卫、老班长、唐平妹妹……
 
长岛伟哥:搞点酒搞点酒,给七哥再弄点(注:跟工作人员说)
 
郭文贵先生:唯真不破!唯真不破,说起来容易它做起来太难了。就像现在这个股价跟头两天我们谈的SPAC比,你现在你去卖卖试试,看看有没有人买,这是最关键的问题。验证这个股票最关键就是你卖卖去试试去看看有没有人买,还有你买能不能买得着,这是最根本的问题,这是真钱呐!
 
SPAC竟然是97.5%你看看都是自己买自己那一天,那也都是有所有数据的。只有你不傻你就知道,19号18号,18号一千多笔,19号一万多笔,到了20号直接宣布完就是600万笔,11家基金倒腾来倒腾去。
 
(注:工作人员端上来饮品)这是我的,你给我拿可乐。
 
所以说你看看今天咱这个谁买了,咱战友知道我买着了,咱刚才有个,Q-May知道哪个战友买了,买了多少个。
 
(威廉王回到镜头前)
 
长岛伟哥:回来了 (众人鼓掌欢呼)
 
郭文贵先生:威廉王,你不会上吊吧威廉王?你别高兴得上吊啊兄弟呀,咱得过好日子,这好日子刚开始,你不要上吊啊!
 
威廉王:一不小心消耗了点儿卡路里。
 
郭文贵先生:脱了,脱了,我们这屋该脱了啊,该脱啦!
 
长岛伟哥:天呐!
 
威廉王:好热!一不小心消耗了点儿卡路里。
 
郭文贵先生:不是,你俩是刚双修完是不是?威廉王:这都让你发现了?
 
郭文贵先生:这到这块儿你真是,啥意思?这是你觉得我们啥都没有,是不是?
 
威廉王:本来才有半个小时,一见七哥来了,我赶紧.…..
 
长岛伟哥:(注:对工作人员的名字)是两块零一毛三吗?
 
工作人员:是两块零一毛三。
 
长岛伟哥:两块零一毛三。
 
郭文贵先生: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长岛伟哥:我估计我们再等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可能就会(涨到)三块。
 
郭文贵先生:它会一直这样叫下去吗?不停市吗?
 
长岛伟哥:不停,24小时,没有周末,七天24小时。
 
郭文贵先生:是吗?我真不知道这事儿,我真够老土的了。七天24个小时,咱要兴奋的话咱睡不睡觉了呀?我这一会儿得睡觉去,我不能这么玩儿,真受不了,真受不了这个,真受不了啊!咱们现在战友买到这是最好的消息。
 
长岛伟哥:目前成交了88万个H-Coin。
 
郭文贵先生:88万个。
 
长岛伟哥:对,就是有人买有人卖,88万个H-Coin。
 
郭文贵先生:我别说喝酒了,我如果今天真喝酒了,我已经抬医院去了我估计,就喝可乐喝得我现在直撑得慌。
 
郝海东先生:我告诉你七哥,喝完可乐也好喝山楂汁儿也好,还不如喝酒呢。
 
郭文贵先生:刚才我给你们讲那么多黄段子,结果郭美看我直播呢你知道吗?刚才郭美给我发信息说:“爸爸,你还要明年喝真酒?” 你说我当爹的多不要脸,你说这真是.….行了,咱现在正儿八经了,现在不穿黄衣裳,咱只讲深颜色的(注:笑)
 
来来来来,瑞恩,再次祝瑞恩生日快乐!墨镜、小瑞恩,所有的兄弟姐妹们、小白,我可以说,今天他们几个太牛了!
 
今天,你看看英国是咱的兄弟姐妹,卓玛是咱的兄弟姐妹,在英国今天推流一切结束,就这个太丢人了嘛,你总部你说你长岛哥你搞不了个推流,这是一。第二个,你技术上,在英国真可能一锅就给你烩了给你干掉了,我们分散打仗,在不同的战场,今天这简直是.…..
 
(有位女士笑出了声)
 
长岛伟哥:谁那么高兴?
 
郭文贵先生:上海姑娘(战友)现在拿到了,奔到了……上海姑娘:买到了75000个!
 
长岛伟哥/威廉王:谁买了75000个?买了75000个?!
 
郭文贵先生:买了75000个,天呐,多少?一块钱?你给我50块钱我买你,我不买我是小狗。上海姑娘:七哥说了,不卖!
 
长岛伟哥:现在已经两块零一毛三了!
 
郭文贵先生:哇噻,你说这人家找老公,人家这人找老公,说实在话,他有的人长得那穷脸,你说路大脑袋你看哪儿有钱呐他会?你看那个蛇妖闫,一得瑟什么钱给得瑟不没呀?九指妖一来就折腾没了,啥都没了,“咔咔咔”一翻,是不是?五魁首,亮出来这四个(手指头),啥都没了。你看看这玩意儿你咋弄啊你说。
 
威廉王:准备好了,七哥。
 
长岛伟哥:木兰说了,让我帮她来代她来敬您一杯酒。
 
郭文贵先生:好,好!
 
长岛伟哥:木兰,我代你敬七哥!
 
郭文贵先生:我喝可乐都喝醉了!来,东弟弟、颖妹妹。草根,你啥意思?草根你喝什吗?
 
草根小哥:我这儿没整成香槟,我整了点儿白酒,白酒。
 
(众嘉宾欢呼)
 
长岛伟哥:这杯代木兰的!
 
郭文贵先生:木兰啊,七哥可以为木兰喝毒,我告诉你木兰,我不喝酒,木兰太棒了!我喝可乐都撑得慌了。
 
长岛伟哥:木兰这杯酒……
 
唐平:这个直播的中间木兰还一直在跟我联系英文的这个事情。
 
郭文贵先生:今天晚上你绝对不能回去,今天晚上你一定要住这儿,一定不能回去,你一定要听我的,一定要听我的。你要是乱了以后我就不让你当秘书长了。今天你们都不能回去,一定要住酒店,必须的。还有你这个开车,我听说竟然差点撞到车上去,我的天呐!你这简直是疯子。你要是带着人家一家几口(还有)孩子呢你这是,你的孩子她的孩子,这这这.…..
 
长岛伟哥:老司机,老司机了。
 
郭文贵先生:啥叫老司机呀?所有出的事儿都是老司机。你们真不能再这样,这是比赌徒还可怕,永远不可以啊!今天一定要记住,谁要是违背不按照规定咱直播前说的,你这绝对是开除出咱爆料革命了,任何人。
 
老凯记住啊,今天晚上谁回家,从明天以后你们再不要见到我,我不再见你们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得睡在这儿,能住好几个.…..
 
长岛伟哥:老凯订一下酒店,Park Central Hotel。
 
郭文贵先生:你找个好酒店嘛,什么叫Park Central Hotel。
 
长岛伟哥:挺好的。
 
01:23:54七哥突然发现也应该有点喜币至少可以奖赏给别人
郭文贵先生:我跟你们发自内心地说,我从来没想过币的事儿,但是就今天我坐在那屋我生气的时候,就还上不来,我突然发现我觉得我也应该有点儿币,你知道为什么?我真我拿币最少可以奖赏奖赏别人嘛,就给点儿别人嘛。
 
因为就刚才我旁边那个你看见了,找我去了:“郭先生,你得给我点儿币”。刚才就咱们那几个队长都找我了,也找你(长岛哥)了吧?你看也找你了吧?
 
长岛伟哥:对。
 
郭文贵先生:他从来不是这样的人,他们都是很富有的,他说:“先生,我真的不是一心想要赚钱,我觉得没有币对我是个羞辱,我跟了你这么长时间,我是真的信,我可以把币都捐出去”,我说:“我真是一个(币)也没有”。你看他还是找你了我不知道。就突然我发现这个币它不仅是个钱的问题了,你发现了吗?这是个智慧还有面子的还有信不信的问题了。
 
长岛伟哥:他们有几个人?
 
郭文贵先生:27个,要算上第二层的话(注:杂音)在里边是12个。
 
长岛伟哥:要不给他们解决一点?
 
郭文贵先生:真要考虑考虑可以,特别是你这儿代表新中国联邦,你别说是我,我说了,我好坏都是……他是我保护人员。你呢,你作为新中国联邦可以给帮助他们解决一点。
 
长岛伟哥:那么就这样,我给他们解决10万个币让他们自己去分。
 
郭文贵先生:足够了,我觉得5万都够了,你再来的时候我估计都是红地毯了,我们来我估计我们都被扫出去了,你再来都是红地毯了,你这是公开行贿呀这是,这是在直播前边(注:笑)我觉得是该给点儿,是(应)该。
 
郝海东先生:七哥,小叶把我的话筒都给关了,告诉我:郝海东你别喝多了瞎讲话。
 
长岛伟哥:声音稍微大一点。
 
郭文贵先生:我们确实今天说话真得注意点儿。
 
1:26:00 直播观看人数达到有史以来最多
郭文贵先生:我们确实今天的话,真得注意点。因为我相信,就此时此刻,一千六百万已经到了顶了。实际上还会更多的人,大多数一开始……
 
Qmay:一千六百万,已经3个小时了。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一定是他上不去了,声网拖不动了。声网就能拖一百万个VPN,就是VPN在线最高一百万。
 
Qmay:再多就不显了。
 
郭文贵先生:再往上,今天看到的已经是不可能再承受了。那么今天我相信,我们绝大多数的人,可以说是爆料革命有史以来,外国人最多,中共体制内人最多,一定的。
 
1:26:40 美国安保团队非常专业;铁血组宣布奖励安保团队10万币
长岛伟哥:要不跟谁讲一下?
 
郭文贵先生:等一会,等一会再说。你跟他说吧!一会你来跟他讲,你说我们同意。
 
长岛伟哥:嗯!太职业,他们太职业了。
 
郭文贵先生:绝对职业,你没看到外边,你看到外边的人,你真的会知道美国为什么会伟大。为什么伟大?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跟你说。就是永远跟我对视眼神,叫你知道我在这呢,我看着你呢,我保护着你呢!永远从来没有一次跨过中间那个线。
 
咱中国国内警察、安保,开着警车说,这是安全部的人,这是二部的人,东弟知道警卫局的人。一会房间来递条,这是我电话啊。七哥,那时候他们都叫我七哥。七哥、郭先生跟我联系,我是谁谁谁。你搞不清楚是八局的、九局的、是安全部的,是特……政保的?你都糊涂了。
 
到一广州,我家手里边收了几十个条。刚一到香港,我就根本数不清谁是谁了。我那安保的,我自己的队长,我说你挨个,看他想干啥,都联系下来。在这里这么多年,一次没有过。
 
郝海东先生:哎!七哥
 
郭文贵先生:其中有一个你见那个狙击手,那个狙击手有一次就冲到前面,就把人给摁倒。也是一个女的过来了,“哎呀,郭先生出来了!”我都没防护过来了,就突然一个人从我后面,“咵“就把那人给摁倒了,就这么厉害。
 
郝海东先生:七哥,我跟小叶共同的朋友—朱晓亮(音),他的爸爸是曾经的公安部治安三局局长朱家华的儿子。我就想大家问一下,像朱家华这种人,算是还是有良心吗?还是怎么着?
 
唐平:晓亮也是我朋友。
 
郝海东先生:你不要因为我们俩都认识朱晓亮,对啊、对啊!唐平他们都认识。
 
唐平:很好的朋友。
 
郝海东先生:评价一下。
 
郭文贵先生:哎呀!我觉得说实在话,晓亮是这个圈里边,可能还算是个有点良心的,我觉得挺有人性的人还是。我觉得他们家,还真的不是那么坏的人。说心里话,也没那么贪。是吧!
 
郝海东先生:我靠,哎!七哥,你这个太牛逼了。哎!这个是……哎!我对你真正的相信的开始,哎!我告诉你,朱晓亮跟我认识二十多年。晓亮跟我,他爹都跟我爸在香格里拉,在大连的富丽华打乒乓球。晓亮是特别好的一个孩子,就是说他们没那么黑,没那么那个。你今天能说这个,我认为还是给朱家华、朱晓亮,他们最大的……因为他的哥哥是曾经的深圳派出所的一个所长,都开枪打死过人。但是真的是你今天说了,他不贪,不那个,挺好的一个人。包括小叶说,对呀!我说的不对吗?
 
郭文贵先生:嘿嘿嘿!这钊颖、钊颖。
 
叶钊颖女士:七哥……
 
唐平:我认识朱晓亮也20年,我跟晓亮也20年了。
 
郭文贵先生:是吗?你跟他20年,啥意思?这词……“认识”啊20年了。
 
唐平:认识20年了。
 
郭文贵先生:你旁边的威廉兄弟,那整的一跟。跟谁都跟这个词,你可得注意。这一跟,事很大。
 
长岛伟哥:
 
那个我插一句话,那个唐平、海东兄,还有草根小哥。刚刚我在这边就代表铁血组,代表咱们联盟委员会。给我们专门负责七哥的安保团队,他的整个安保团队的队长,我跟他讲了,我们代表联盟委员会,会给他们发一百万个币,奖励给……噢……十万个币。
 
郭文贵先生:我以为你是,长岛哥你这,哇塞!我以为,你吓死我了。
 
(众人笑)
 
长岛伟哥:10万个、10万个。
 
郭文贵先生:真不能乱讲话呀!这一屋子人,都被你吓死了。我的天哪!
 
Qmay:这酒,喝了酒。
 
长岛伟哥:10万个币,我个人做主了,给他们10万个币。
 
郭文贵先生:不,我再重申一遍,他说的是他们有权利买之后,现在是没有权利买的。
 
长岛伟哥:对
 
郭文贵先生:这只是个额度,要买也是基金买。这个咱要重申,给他们合法买。
 
长岛伟哥:给他们预留十万个币的额度。
 
郭文贵先生:对了、对了。
 
长岛伟哥:因为就以此为感谢他们,给七哥提供非常专业、专职,非常安全的这么一个贴身服务。所以我也希望你们同意。
 
郭文贵先生:长岛哥,过去的五天,平均每天睡觉绝不超过四个小时,绝对不超过四个小时。就是他这种,刚才他今天发言,我是最能理解到的。就是他这个信字,这是他的一个信念。因为你信我,这成了我的信念,这就是江浙人。
 
我是说心里话,江浙人,我这发自骨子里边,我尊重他们。江浙人真是这样的,你信我了,我会给你一个说法的。咱们东北人,东弟包括咱们东北的、山东的。基本上你信了我了,我给你一个啥说法。
 
郝海东先生:我不是东北人,我是山东人。
 
Qmay:我不是东北人,
 
郭文贵先生:我给你一个说法就是什么?酒后的说法、酒言的说法。
 
郝海东先生:哎哎哎
 
1:33:18 郝海东先生微醺;郭先生提醒战友,有喜币的不能说出去个数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东弟真像喝醉了,哎哎!我就像一下回到了,当年我在茅屎坑里边。每天给钊颖、东弟就每天干点事,哎哎都来了。没有领导了,没有大领导了。哈哈哈哈!东弟太可爱了。我跟你说,兄弟姐妹们,刚才长岛哥,你看到了吧!在酒后他说一百万。刚才说十万,你们就是哆嗦。明年这个时候,你再说万,你都浑身发哆嗦。
 
草根小哥:我绝对相信。
 
郭文贵先生:你说这个万字,你就浑身发哆嗦。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觉得我几个小时前说的话,现在啥感觉?现在你啥感觉,就刚才,就是Rachel的老公,就是一手搂进去,他一生中都认为自己是幸运儿。就这么简单,你有本事你买给我看看。现在已经两块多了,是吧!两块多了吧!
 
Qmay:数据再刷一下。
 
郭文贵先生:两块零一毛三,两块零一毛三,我这账算的。
 
长岛伟哥:二十倍呀!百分之两百不对。二十倍、二十倍
 
草根小哥:二十一倍。
 
郭文贵先生:这世界上贩毒,有没有二十倍的都没有呀?贩毒。
 
草根小哥:绝无可能的,绝无可能。
 
郭文贵先生:就是百分之两千,不是,百分之两千,你去想想这个概念。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回报,是给百分之两千的吧!
 
长岛伟哥:不可能。
 
郭文贵先生:兄弟姐妹们,现在就是真钱。你有种你卖,你有种你买。而且这个东西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今天在这说,永远不可能回到现在这个价格来,永远都不可能。一共就十亿币,我告诉你一个机构就给你吃下来了。你们不玩钱,你看我这手机里边,刚才我给人家发那个大头。
 
郝海东先生:七哥,小叶有六十万个。卖完以后,二六一十八……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这就是酒后。刚才旁边有个人,在旁边说我有四十万币。我今天给你们每个人说,你们千万别说。我不跟你们开玩笑,因为在俄罗斯某个战友有很大的币,我不要说是谁。我给长岛哥,昨天最后一分钟也是今天延迟,跟这事有很大的原因,就整个更改数据很大的原因。我告诉你,他有这些币,不要说共产党收拾他,俄罗斯黑帮都把他绑了。绝对撕票,你给多少钱都给你,我就要你的币。你不要开玩笑,你们别跟别人说呀!你可没有币呀!东弟,钊颖,他是不是喝多了。颖妹妹,他是不是喝多了,他瞎说的吧!
 
叶钊颖女士:他喝多了,尽一天到晚嘀咕。
 
草根小哥:东哥一个币都没有,我听他说了。
 
郭文贵先生:你一个币都没有,你这瞎说。你可别在,你们家里边就一个猫保护你,你这谁能保护你?
 
Qmay:方便面还是有的。
 
叶钊颖女士:我有点,我划给别人了,我告诉你。
 
郭文贵先生:哈哈!千万所有兄弟姐妹,今天有两件事你永远记住:第一,你们谁有了币,绝对不要说出数去。这真的是,你要懂得这个事。第二件事,你们一定要记住,你永远不可能回到……包括现在想买的,永远不可能。我已经告诉你们永远这个字了。那个毛的价格,你就不用想了。块的价格,今天就是你的幸运儿。
 
咱走着往下看,这全是在电脑上的即时交易。受三个机构监督:全世界的金融机构,只要你在银行汇款,都受金融机构监督。有任何假,都犯的刑事罪。这个大家都懂的。第二件事情,本身就是驻地的巴哈马金融机构全面监管,还有在澳大利亚的交易所全面监管。你就用那美元交易,美元又可以监管。
 
你想一想吧!兄弟姐妹。现在这个系统,我可以告诉大家,交易量就从我刚才,就是看这个速度,它能启动的效率,连千万分比都没有。如果今天全面启动的话,这个交易瞬间就直接上去了。你看看出价的,还有要进货的。现在很多人进不去嘛!你买不了。
 
1:37:50鸡腿潘说喜币网站关了,他是个老鼠
唐平:进不去。
 
威廉王:进不去,我已经试了数十次了。
 
唐平:对
 
郭文贵先生:你进不去吗?就太多人买了,就是刚才,就是咱们最后那个停的时候,他们今天就说能不能再给两天时间,因为他说,上去买的时候真的是受不……真的是不行,我说我们战友真的会疯的了,我说我们带着战友起诉你们的,我不是开玩笑,你看刚才我们总裁蒙的,我说我们会起诉你,我一个都不认识,刚才那里边人刚才他都知道,我一个都不认识,我没有一个见过面,没有一个认识的,很夸张。但是今天终于上了啊,要不然欺民贼以为我们又跑了呢,呵呵,又是宣布:完了,彻底都跑了(笑)
 
长岛伟哥:已经有了,我已经看到了。
 
郭文贵先生:是吗?
 
长岛伟哥:那个鸡腿潘。(众哗然),说哎它们这个网站都关闭掉了,没有了。
 
Qmay:刚才我还说怎么没有人砸我们呢。
 
郭文贵先生:这个孙子,这个垃圾,生活中你要见过鸡腿潘,真的是,他真不够海东兄弟一个屁崩的个主,就,他那个样子,他出现在你生活中对你都是个羞辱,我不是夸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们,他站在这他都自卑,他站在这他都自卑,就他那个样子。就是你,你七哥的包容啊,真的是成就了这些,这些,真的是,哎我说实话他在,真的在盘古,Qmay你觉得他那样在盘古他扫厕所能要他吗?Qmay你说盘古的厕所是用真铜,整块石头,整个门一块下来的。
 
Qmay:那个门很重。
 
郭文贵先生:那一个门一吨那,Qmay啊,每个门都是一吨啊。
 
Qmay:而且那个门是到顶的那种。它没有那个,特别好看。
 
郭文贵先生:到最顶的吗,两米七七吗,你去想想像哪有那个琵琶的门,像那个一个古琵琶推得那个铜门吗?真是,你像那个鸡腿潘,他在这块,真的上盘古扫厕所绝对不要他,我们扫厕所要有长相,还有学历,啊,专业培训,你说他,他会啥呀,他那个样子,他特别有那个,当时这个,雅典娜农场去抗议的时候,我看他从里面出来的那个样子从马路过过去,哎呦我的妈,我真不忍心了,别抗议了,你就这个玩意你跟他抗议啥你说。一帮老鹰,啊对着一帮老鼠,在老鼠洞那个老鼠,抗议啥呀抗议,是不是?他永远都是你的食物,哎呀,太垃圾了。
 
Qmay:真的是,好浪费时间。
 
郭文贵先生:真浪费时间。
 
2:40:12 郝海东夫妇没有去过盘古,灭共后请郭先生请他们去吃一下;盘古自助餐是北京最贵最好的;盘古七星卡一年卖了十几亿
郝海东先生:七哥,我从来没去过盘古啊,没吃过饭,没那个,卧槽一辈子的遗憾,是吧,那个消灭共产党以后,你能请我去吃一下啊?
 
郭文贵先生:永远的,那肯定的,哈哈哈。我在家里边的时候基本盘古的四分之一,啊营业额,都是我送出去的,就是没签单,每次都头都大,跟现在G fashion 一样,现在我一来,他们都懵了,哎呀,郭先生,求求你了别老送了,哈,我说都是送, 一样,我说我的快乐就是送,你刚才说什么钊颖妹妹?
 
叶钊颖女士:我说,就是,他说就是,也是我想说的,就是我们在北京,盘古从来都没去过,就是很奇怪的,就是我感觉啊,为什么我们从来没去过?
 
郭文贵先生:这你知道说明什么,这说明你们在北京的生活还是比较朴实的,哈,比较朴实的(众笑)。说实话你那个百万亿万的酒,你是真是你没去过,这说明你们真的很朴实的。盘古的,我这旁边的一个,Qmay她每天看到见到的,是什么?你想想盘古的餐厅,中餐厅,没有散座的,文奇全部是雅座,每个雅座里都带独立的洗手间,而且是双道门,还有电话室,所有的不接受散座的。然后,二楼三楼是自助餐,你上去以后随便吃,啊,叫食品山,啊,几乎是永远是爆满的,你知道盘古七星卡当时开卖时候你知道Qmay我们从2007年开始卖的,到2008年奥运会开幕以前,就直接干了十几个亿去。
 
Qmay:我记得那个时候应该是,北京最贵的自助餐。
 
郭文贵先生:现在也是最贵的。
 
Qmay:现在700多了吧。
 
郭文贵先生:现在不知道了。
 
叶钊颖女士:那,那个,能说我们这些朋友里面,这个,还是不够有钱啊,因为,约吃饭从来没有说约的去盘古吃饭。
 
郭文贵先生:真的,这绝对说明了问题,你俩的朋友当中都不真,是对你们,到盘古的是真情,是真钱,中石油,当时中石油你记得他们在那儿,他们每天在那。
 
郝海东先生:哎对,曾庆红,曾庆淮他们之前是在这个昆仑饭店,是吧,零八年差不多之后,就在盘古,对吧,这些孙子,TMD,零八年以后……
 
郭文贵先生:曾家,几乎曾家,东弟你知道曾家当时,帮助曾家买,帮助曾家买单的,很多人都不知咋回事啊,帮助曾家买单的,当时实际是北方,北方工业集团,每次就搁一张支票,啊,就通知你来买。你想想,卖卡都十几亿当时,人民币现金啊,我们给是卖卡人回扣是百分之十五的佣金啊,哇塞,你知道那时候光双胞胎我们好几个,Qmay 你还记得那双胞胎叫啥名吗?在盘古的,那双胞胎,新疆跟汉族,汉新混血的那个,销售的,双胞胎来了以后直接是千万富翁走人了,就是双胞胎来就卖卡。
 
Qmay:哦,卖卡的。
 
郭文贵先生:卖卡的吗,然后卖房子,卖房子也是大佣金,赚了钱就直接走人了,因为一套房子,起价就是六千万,然后,后来就卖到一个多亿,你想想佣金“咵”一拿就是千八万,你想想不就走了吗?就像你看到今天这个股市一样,你看看,只要你跟了就是这个结局。盘古,你想想啊兄弟姐妹们,就两层楼的餐厅,一年1.5亿到1.7亿的营业额,你去想想那是一盘子一盘子菜端出来的,你去想吧,多少钱吧,你去想,海东兄弟,钊颖妹妹,都没去吃过,(笑),啊?
 
1:44:26 喜币突破三块、突破四块
画外音:2.285
 
Qmay:2.285,2.285
 
郭文贵先生:战友看,真受不了。
 
Qmay:喝一个吗?
 
郭文贵先生:来吧咱们快喝一个吧,庆祝我两块二啊。记住这个伟大的时刻,伟大的时刻啊,来来来来来。
 
威廉王:两块3毛96了,不是两块二。2.396
 
Qmay:2.396了。哇!
 
威廉王:2.396了。
 
草根小哥:两块四了。
 
威廉王:两块四了。
 
郭文贵先生:这真受不了,(众人感叹中)
 
唐平:这是多少啊,让不让人睡觉了。
 
郭文贵先生:好好好好好,你们睡吧睡吧,你叫东弟睡觉去,睡醒再来,你不能打他啊,你不能没有镜,头你虐待他不行啊,你不能扁他啊,啊!
 
威廉王:两块六了
 
长岛伟哥:系统稳定了。
 
郭文贵先生:哇这个直线往上,这个直线那,你看到了没有,
 
长岛伟哥:系统稳定了以后他就,对呀,对呀,对呀……
 
威廉王:卖单量太大了,买不起呀。
 
长岛伟哥:你能进去吗,能进吗?Qmay.
 
Qmay:试试啊。
 
威廉王:我天哪,21万, 8万2……
 
唐平:真是啊,我觉得真的为这个,为这个庆典活动啊,我们,我们的小导演组,导演组,设计流程啊,然后绞尽脑汁啊,然后设计的计划的所有的一切,到今天赶不上变化,但是我觉得今天真的是,上天给我们安排的一个最好的一个,最好的一个结局,真的,那么长时间的等待。
 
郭文贵先生:我今天等待当中,我真的是想一个问题啊,就是我们的喜币看上去我们尽可能的照顾到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很多还是不公平的,哦,我的天哪。
 
威廉王:两块七毛八了。没来得及买就没了。
 
郭文贵先生: 真的是。
 
Qmay:天哪,刚才瞬间一块钱买的,谁买的。
 
郭文贵先生:看,我天哪,就这一会人家赚了一台车走了,就这一会啊,哎呀我的天哪,
 
草根小哥:现在登录界面整个正常了,赚了一辆奔驰啊。
 
郭文贵先生:呵呵,我说的是青藤啊,你们别搞错啊,你们要绑架,绑架青藤啊,青藤买了十几万股啊,你们都认识青藤啊,我告诉他家地址啊,呵呵呵呵(笑)。啊!
 
Qmay:3块啦!!!(拍手)哇,来来来来来(众人拍手)
 
长岛伟哥:五毛四我还能淡定,三块有点不淡定了,(Qmay:三块了吗?众人笑)
 
郭文贵先生:我告诉你啊,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从现在开始起,绝对开始有人要进场了,看着吧,开始有人进场了,就是三块以前没人跟你抢,现在开始了,开始了,开始了。(众人议论纷纷)
 
长岛伟哥:它逐渐稳定了,系统可能一直在维护。
 
郭文贵先生:等着吧,你们把心脏……
 
唐平:买不了了,没那么多钱,
 
长岛伟哥:3块3!天哪,(众人笑),3块3毛四,3.341.已经涨了百分之一千零一十三,(众人惊叹)。
 
郭文贵先生:就在这个屋,刚才,Qmay,刚才咱不用说以前,(画外音:三块七了),哦,天哪,(拍手)
 
长岛伟哥:三块七,(众人拍手)
 
草根小哥:长岛哥之前预测的24小时的价格是3毛钱。
 
郭文贵先生:你们等着啊,我要出去,吹吹牛去啊,吓唬吓唬他们。(众人拍手)
 
草根小哥:长岛哥,长岛哥
 
画外音:4快了,4块了. 4块3了我天哪。(众人惊呼)。
 
Qmay:Hcoin to the moon,放歌了,放歌了(拍手)
 
草根小哥:长岛哥走了,长岛哥之前预测的第一天24小时是3毛钱,这是他预测的。
 
Qmay:他预测多少钱?
 
草根小哥:三毛钱,
 
Qmay:3?哎呦,天哪,太保守了。
 
草根小哥:跑了你看。
 
Qmay:哈哈哈哈。
 
唐平:我想,我觉得呀,此时此刻我想到国内的那些……
 
播放音乐:《Hcoin to the moon》
 
● 01:50:22喜币由4.4到5.5
 
草根小哥:四块四了,兄弟姐妹们,四块四了。
 
威廉王:四块八毛八啦!
 
草根小哥:天呐!
 
威廉王:四块八毛八了哈!
 
唐平女士:天呀!
 
(后台现场尖叫)
 
威廉王:五块啦!突破五块啦!天呐!买不着了。五块了!
 
威廉王:五块五啦!绝对to the moon了
 
(后台现场尖叫)
 
(音乐HCOIN To The Moon)
 
01:55:56 看着价格进不去买不到
草根小哥:威廉现在是多少了?价格?
 
威廉王:我进不去,我又完了,哎呀又……啊……!现在还是五块五。主要是你知道么,根哥,刚才这个卖单挂的量太大了,所有的卖单都是百万以上……没人买的起呀。
 
草根小哥:对、对。都是听你的,挂一千以上。
 
威廉王:现在目前有很多人在二块五毛小量的最后一个单,现在还剩三万四,现在一直有人在买五块五的单。
 
草根小哥:OK。
 
威廉王:我觉得这个五块五毛四的量应该还能持续大概3、4分钟吧,因为现在目前就剩51万就到五块五毛四了,五块五毛四这个价格买完之后,新的价格就是五块八毛了,马上。
 
草根小哥:OK。来,东哥,干一个,东哥。
 
叶钊颖女士:我买到了。
 
草根小哥:来颖姐,敬所有的战友们。
 
威廉王:干杯!
 
叶钊颖女士:我买到了一千个。
 
草根小哥:哇哦!这一千个能不能交给咱掌柜的呀!颖姐?
 
威廉王:哈哈,绝对的。
 
草根小哥:交给掌柜的。
 
叶钊颖女士:我就买了一千……
 
郝海东先生:交啥,我一个币都没有。
 
郭文贵先生:战友们你们想想啊,现在是五块了是吧?五块五毛多相当于喜联储五千五百亿。对吧!而且还在上升中,想到了没有?
 
(大家掌声)
 
01:58:14七哥和大家聊喜币的价格趋势
郭文贵先生:而且我告诉你,我跟你说实在的,我现在的激动不是价格,我激动它终于它来了,价格还早着呢,我再跟你说一遍,十亿个币一年的十亿个币,就未来三年总共三十亿个币,十亿中国人、十四亿中国人,一个人才摊多少个币?2.6个币。就是我刚才问QMay所有的问题,你家里总有个万八千的吧,再穷也有几百块钱吧,就是货币它永远是百分之八、九十是在储存,它不动弹,不是在流通中的,你不可能所有的币都在天上流通中、在交换中吧,那你现在就三十亿个币未来三年的话,你想想今天它这个值多少钱?
 
你刚才买的,我可以告诉你,可以说今天你看到的这个连个毛都没有。我原来跟你们说话你觉得我胡说吧,今天是不是真的。拿钱来。
 
威廉王:五块八了!
 
郭文贵先生:你放心、你放心、你放心兄弟姐妹们,咱们这个股一直问我多少股,我没跟你们说,你们在毛和块上就不要想了。为什么?
 
草根小哥:七哥隔空取钱。
 
郭文贵先生:它是很简单,你上大街上去买个车去,它不可能现在一台好的宝马、奔驰给你用几十万的,没有这个价了已经。就今天你把今天任何一个虚拟区块链币你想开发出来,到这个时间现在的系统,刚你看到的系统、这几个系统,你算人工多少钱吧?你算算人工,现在我不要给你五十万,我给你五亿,你给我开发出其中的一个系统我给你,没有一个人可以。
 
就像互联网一样,全世界七十五亿人,右派就搞不出一盖特出来,搞不出一推特代替品,它不是你想搞,多人三周到五周搞出一个模样出来,但你想运作起来,大量的人使用,有数据、有独立的知识产权,你想经营下去付工资费用,你们都懂的,你是不可能的!
 
咱们的工程师都懂的,你不可能的。就盖特就烧钱,就每天每时按小时算钱的人,你付吧,付得你头都晕了,我跟你们说,你想这办公室这里每个人都按小时算钱的。大家都在这看着,每个都按小时算钱的。
 
二百美金一平方尺啊一年,二百美金一平方尺啊!但是,你七哥的脸就是这么大,这个房子的主人是我的投资人,说谁来啊?Miles,他们说Gfashion租,他说那你这个MilesGuo现在很穷呀,没钱呀,哈哈……他说我们这有钱呀。他是一个超级有钱的集团,当时你说给了多少钱?这是很夸张的,这是二百六十万美金一年,人家就直接……啊不,四百万美金,然后就收了咱一百万美金,收了1/4的钱,而且全包。
 
你七哥脸就这么大,(大家鼓掌)你没办法。我到现在都人面还没见呢,人家就说给你了,就这些钱了。就给这个价钱,所有的东西都包含。我把人家的家具都撵出去了、都给踢出去了,咱自己买的最好的USSM的,是吧,花了六十万美金。
 
唐平:七哥,我要发言,我举手发言。
 
郭文贵先生:噢!请!咱不兴脱的啊,咱今天真不能再脱了,再脱出事了,再脱咱就进局子里面去了。哈哈……
 
威廉王:穿上再脱。
 
郭文贵先生:哈哈,不能再脱了,哈哈。
 
02:02:14 唐平谈个人感想
唐平:我有一句想跟所有的今天在看直播的战友们说,为什么我们今天能够有这个感恩、可能几辈子都遇不到的这样的一个机遇,因为我们是灭共者!(大家鼓掌)永远不要忘记这点。
 
今天我们有这样的一个恩宠,这是命运给我们的恩宠,万神万佛给我们的恩宠,一定要先灭共,灭共怎么做?从我们做起好不好,求求各位战友。(大家鼓掌)
 
我们跟随爆料革命就是为了灭共,在这个灭共的过程中间,我们有这样的一个得到一个命运的垂青,是为什么?是因为我们有实力,所以说,刚才我看到了有一个单二十八万,二块钱卖掉了,当然了,随便啊,因为我们是一个自由交易的平台,没关系,但是我恳请,如果你真是爆料革命……
 
郭文贵先生:呃……唐平,你这不要讲这个,这是不对的,太情绪化了,有买有卖,你这个不对的。
 
唐平:我知道、我知道……
 
郭文贵先生:你看已经六块三了,刚才卖的人家……你一定要记住,唐平妹妹,千万别这么看。我们当初做这件事的时候就想过,就想过这件事情最后留的5%,你永远要高兴的有5%,而不是你不高兴的有95%。千万记住啊,这个市场的规律永远是……你像七哥当初金泉卖房子一样,是不是?那是上千亿、几百亿的利润出去了,是吧,你七哥看到的时候,这就是七哥要给大家展示的,是什么?奉献改成献奉!你就会(觉得)他挣钱了你特别开心,你刚才说的二十多万的我特别开心,因为他从这一刻起,他知道他知道他的二十多万的单卖的是对的,绝对是对的,没有任何不对。千万我求你,刚才唐平的话绝对不算数呀,仅代表个人酒后发言。哈哈。
 
唐平:我错了、我错了。
 
郭文贵先生:绝不接受,咱一会儿,一会儿你们主播要注意了,咱酒后谁再乱语,这在直播,有发现一定给他屏蔽,切记啊!
 
唐平:好、好、好。
 
威廉王:小唐姐……
 
2:05:10 你只能穷着跟我革命,你不能富着跟我分手,绝对是错的
郭文贵先生:今天谈的是价值,咱不允许谈这个太多的跟理想在一起的。你比如说刚才唐平说的灭共啊,我觉的不要把这放在一起。如果说今天真的是很多人有钱了不灭共了,或者说是砸我们了,你千万不要有半点后悔,你最起码干了你想干的事,你让中国人富有了,要不然我们就变成第二个共产党了,或者现代化的共产党。就是你只能穷着跟我革命,你不能富着跟我分手,绝对是错的。他富了跟你分手你该祝福他,而且我没有任何索求,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的话,咱今天的股市是不会这个价格的。(大家鼓掌)
 
一定要既能过苦日子,也能让富着分手,而且绝不能像中国式骂大街,你富着分手把你打个半死。特别你看到有一个聋哑人,就是抓奸这件事,他就没有想过,你怎么就能这么打对方呢?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是不可以的。就现在卖了二十几万美元的那个,他最起码他知道他的钱,他是二万多美金的价格是吧,二万八卖了二十八万嘛,是不是,对他来讲是很大的钱了,我完全可以理解的,完全可以理解。
 
唐平:好了,我错了七哥。
 
郭文贵先生:你错得很好,今天你带了一个好头,咱永远任何人在直播当中不要提了。人家买你的东西就意味着卖,你不能规是人家什么时候卖。还有…对、对、对,咱千万记住我们的规定。
 
●02:106:58 只要我们善待了别人,剩下的都是他的事
 
郭文贵先生:还有记住七哥的话,最重要新中国联邦一定要记住,今天我开会的时候说的三句话:忠诚应该怎么理解?奉献和我们什么关系?唯真不破要追求的啥?追求的就是善恶,只要我们善待了别人,剩下的都是他的事。
 
包括现在,就是蛇妖闫、九指妖、路大脑袋,他说今天我们有困难了,能不能想办法给我们一百万美元,百分之百给他,官司照打钱照给你。我给你钱不是我认为你现在做的对,我是认为以前做过有帮助的事,绝对不会忽略你曾经做过有帮助的事。
 
爆料革命所谓的善恶就在这儿呢。刚才我到洗手间、蹲洗手间我给一个战友,他现在还在电视机前面,我就打个电话,我说怎么样呀兄弟?他说我在看着呢,我就进不去。最大的买家之一他进不来。另外一个就在我这个手机里边,世界上最牛的投资基金的说,他说那个数之前我是不会买的,让你的穷兄弟去买去吧。
 
你们才知道哪呀是吧,就这些是人家都不买。就是你这太小的钱了,想想兄弟姐妹们,就今天停留在五块钱就行了。我们的喜玛拉雅五千亿美元、五千亿!够Bruno Wu、Jack Ma他再玩五辈子的,还得拿着钥匙,杨澜得找多少钥匙能找五千亿啊。(大家鼓掌)
 
威廉王:七哥,已经六块三了。
 
唐平:六块三了!
 
郭文贵先生:多少?
 
威廉王、草根小哥:六块三了。
 
郭文贵先生:你看看、你看看(两手摊开),你看看。
 
长岛伟哥:小白,下去买那个速效救心丸。
 
(大家哈哈笑)
 
郭文贵先生:我跟你说兄弟,我过去给你们讲钱的时候,你们都没有感觉,今天你有感觉了吗?七哥都经历过。
 
唐平:有、有。
 
02:09:05 七哥谈经历钱起伏的故事
郭文贵先生:奥运会中国申请成功的时候,北京奥运会村唯一的就是盘古的这块地,我交了五千万定金,签了三亿五。一说申请下来,我是第一个从国贸出来,在我的加长宝马车上站着开始喊,没人喊,我说为什么不喊,高兴高兴,所有的人跟我喊。长安街上由我开始的,所有的一排车队,我们还有我那个时候到哪都有警卫车,很夸张的,警卫车一块喊,喊着开始了。你说当时就给我多少钱?当时就给三百亿,文贵三百亿拿走,三百亿。你告诉我,当时拿了五千万到三百亿现金啥感觉?这是你们可以看的着的吧。
 
海通证券我买完之后我立马五倍的换手,你们知道那个时候一下子帐上就有七百多亿现金,一百多亿美元,你七哥想买啥都可以买的着,那个时候家族基金。
 
我记得特别有意思,我去那个意大利工厂,我说,今天你告诉我怎么让我花掉一千万在这个厂子里面,我原话。结果这个老人家带着眼镜就出来了,说:郭先生,发财了吧?我说发财了。他说在你之前有一个牛人叫恩左法拉利,就到我这问我这句话,你是第二个。他说今天你是想买啥?我说我就花一千万,咋花出去在你这。他说我就给你一个建议,这句话我永远不要在你嘴里说出来,恩左法拉利后来大家知道什么结果。他说千万不要说这话,钱这个东西是会毁掉人的。
 
我后来就上了游艇上,跟你们说过几个大游艇,我的天啊,从东乌克兰呀、俄罗斯各种美女,每天在那跳、看,你都看的都分不清人和鱼了,(大家笑)真的,你喝的醉迷马哈的,现在你知道什么感觉了吧。你觉得那钱你花不完,你就不知道咋花了。那是哪年呀?我说这话的时候还没有任何马云这号人。
 
我入海通可不是2013年,我是最早一批进海通的,海通最早当时就三大神秘股东,第一个抓起来的是车锋,第二个就是我,第三个就是真正江家的大秘,我现在就不说他名字了哥们。我们是第一波拿钱走的。海通的钱是车锋弄进去的,千万别忘了。我们是直接是从千万直接干上了百亿,百亿干上了千亿,就像今天一样。这就你七哥可以毫不吹牛地说,二十多年前玩的了,哈哈,二十多年前玩得了。哈哈。
 
唐平:您是带着三万多个战友咧。
 
郭文贵先生:昂?
 
唐平:您是带着三万多战友,我们爆料革命坚定的战友,是不一样的。
 
郭文贵先生:现在是咱们的喜联储值六千三百亿美元了!六千三百亿就是从现在这个街,街口可以买到南,这个街整个跨过去,就是这条街,中央公园这条街是七千亿,哈哈,全买完,都咱的了,哈哈……(大家鼓掌)
 
长岛伟哥:我觉得啊,我觉的这个上市前呢七哥很不淡定,我们挺淡定的,为什么呢?我们没概念,这一毛钱涨到几毛钱我们也没数,涨了有可能涨了十块钱,没概念么涨了多少钱。七哥不淡定是吧,因为他知道会涨到多少钱。现在真地涨了这么多钱的时候,我们不淡定了,七哥淡定了。
 
郭文贵先生:哈哈……
 
长岛伟哥:因为他知道肯定会涨到这么多。所以你看,他现在讲话很淡定,我们其实内心一点都不淡定。
 
(大家欢笑)
 
02:13:06一个没有富有过的人永远没有资格来说富有人的故事
郭文贵先生:我还告诉你们,还没有这种感觉,一会儿就找到这种感觉了。你瞬间就会知道财富和生命的关系。一个没有富有过的人永远没有资格来说富有人的故事,永远记住这句话。这是你今天会……我原来说你们觉得我污辱你,现在你们都是有钱人了,就一个没有富有过的人永远没有资格评价富有的人。因为他经历过,你慢慢会有感觉的。
 
这根线是拿钱出来的,这不是你任何人,这就是西方最伟大的,你在中国会怀疑这条线,你在西方绝不会怀疑这条线,而且今天最重要的是战友谁买进谁卖出你都知道,他不是说是喑庄,这是最重要的。兄弟姐妹们你在西方的钱是真钱,你在中国什么东西都有假的。这就是最有魅力的、最有价值的地方。每一笔、每一个。
 
长岛伟哥:立马可以验证。
 
郭文贵先生:而且大家你们没有想到,刚才那个哥们说,低于那个数我就不会跟你的穷兄弟买的、争的。人家就照着那个数上去买,他来看的那个数,人家照着那个数去买,人家现在都不跟你抢。人家就不跟你抢。哈哈。
 
郝海东先生:七哥,你看看我算是有钱人还是没钱人?
 
郭文贵先生:哈哈……你现在是属于酒鬼呀,你现在。
 
(大家欢笑)
 
郭文贵先生:今天东弟、颖妹妹,我今天可以绝对是负法律责任告诉你俩,(众人:六块七了)你俩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富有的运动员,这一点铁定了。
 
(大家鼓掌,欢呼)
 
郝海东先生:中国历史上最牛逼的是我爹,是吧,我父亲告诉我,郝海东,海的东面升太阳,这是最重要的。别的都是扯JB蛋。我自己感受了内心的,我认可,真的,七哥,就是男人。因为我从小在运动队,是吧,别的都扯JB蛋。
 
(大家欢笑)
 
郝海东先生:利益、感受,唐平知道,韩红、孙楠、那英……我们自己内心的感受,这种叫什么?
 
长岛伟哥:现在几点钟?
 
草根小哥:12点11。
 
长岛伟哥:我估计可能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可能突破十块钱。
 
2:16:19 十块钱以下都是穷战友买,十块钱以上可能共产党机构会买,别傻乎乎地进
郭文贵先生:如果再突破十块钱,我告诉战友们,你们要想买的,一定要记住啊,这就是个调整杠杆。就十块钱以下都是我们穷战友买的,十块钱以上可能就会共产党的机构来买。你们要悠着点,别傻乎乎地进哈。但是,我要说到那个杠杆空间还大着呢。真正的拿钱的地主还没出来呢,现在看你们玩呢。现在就真的是踢球前,海东兄弟踢球前,属于初级小孩上去的阶段,小孩抱着球上来了是吧,表演表演你下去吧。然后真正的踢球的来了,踢球的还没来呢,真没来呢。
 
郝海东先生:七哥说了,他弄证劵。哎,七哥,我牛逼不?中国从来没有、哎、炒股票我郝海东嬴钱,招商银行。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哈。
 
郝海东先生:我牛逼吧,招商银行,几年前我开始建仓开始弄。
 
郭文贵先生:哦不不……快把东弟的声音关了,快点,不能让他说话了,绝对他隐私、个人隐私不行。不能让他说话了。不能让东弟说话了!赶快把他声音给关了。
 
长岛伟哥:要不然那样吧,让他退下去休息吧。
 
郭文贵先生:对、对、对,让他休息,叫他休息会,叫他休息会儿。
 
长岛伟哥:墨镜,让他退下休息。
 
郭文贵先生:东弟,睡觉去,听七哥话,一定要听七哥话。
 
长岛伟哥:明天起来一百块!
 
(现场尖叫)
 
郝海东先生:招商银行股票……
 
威廉王:给他关掉。
 
(大家鼓掌)
 
2:18:00 如果酒不戒,我们爆料革命早就终断了N次,酒会坏大事
郭文贵先生:关掉关掉,保护他隐私。快、快、快,快点,快点眼镜,你把他画面也去掉。叫他睡觉,叫他睡觉,保护我们东哥形象、东弟的形象。嘿嘿。明天早上他绝对是一大堆的后悔,跟我当年一个德行。每次喝完酒之后都是对不起、对不起,保证、保证,又来了。
 
哎呀,我和你们说实话,我今天还有个深刻的思考,真的是我说实在话,我老娘走了,把我这酒戒了,如果酒不戒,我们爆料革命早就终断了N次。就我这酒会坏大事,我今天就喝可乐都喝的舌头都有点硬,真的是。这个喝酒啊,我真的是这酒没把我伤了,真的是老天在帮我,我什么弱点都没有,就是酒。
 
所以,当时王岐山,我都没跟人们讲,王岐山跟那一帮弟兄陈峰、王健说,郭文贵的弱点在哪?说这小子喝酒。他说你听谁说的?他说李友在看守所,我们好好收拾他,李友说只要让郭文贵喝酒,这小子就什么也不是了,只要他醒着,你谁也动不了他,他就这么个人。说这小子天天喝、天天醉,醉后就胡说八道,啥都能干的出来。
 
你看看,说实在话,爆料革命你们没有发现,我今天给你们爆个料,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当时用推特的时候,好几次喝酒,唯一的哭就是酒后看我哥哥嘛,也是酒后。还有一次你们没注意,我发推特出去,两小时以后我才发现,连欺民贼也没有抓住,都没有发现一个问题,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大事我发出去了,没人发现。当时是另外,雁平之前另外的一个助理,她直接给删掉了,那是个灾难性的结果。
 
02:20:00现在的喜币价值和真实的价值差距还很远,五千亿几乎是共产党一年的军费了
郭文贵先生:我现在不跟你们说,你们找也找不出来。那么我今天就一直在想,如果我不戒酒的话,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今天我们新中国联邦真有个使命别忘了,就是老天在帮我们,就是今天和股市叫我们等一天,这个结果就是这个,你说让你们等一年值不值?
 
现场人员:值!
 
郭文贵先生:是不是?你一生就一次这样的机会,也可能,最多三次目前能看到的。我可以告诉大家,盖特上市的时候比这还会刺激,喜联储上市比这还会刺激,GFashion上市也会比这刺激,大家你们走着瞧。
 
(众嘉宾鼓掌)
 
郭文贵先生:你们现在练心脏,练心脏啊。
 
长岛伟哥:我们只是练练心而已这次。
 
郭文贵先生:我没想到我能戒酒,就是老娘……我最好的孝敬就是,为了老娘这一条命换了戒酒。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永远记住,对老爹老娘好点,就刚才你们看赚了那么多的钱,百倍的钱了,真的给爹妈花点钱,别先给自己花钱。
 
长岛伟哥:墨镜。(注:对墨镜比赞)墨镜干得不错。
 
郭文贵先生:今天这是瑞恩、墨镜还有小白,瑞恩,你们简直做的太牛了!
 
(众嘉宾鼓掌)
 
郭文贵先生:每人奖一个喜币。我要昨天奖一个喜币你骂我,你说你给我(一个币)侮辱我,现在奖一个都是很厉害的。
 
长岛伟哥:七哥没有(币),我负责,我负责,代奖励。
 
郭文贵先生:最有币的他。兄弟姐妹们,你一定要记住,这个和我们真实的价值还差距很远,我只能告诉你们,真实的价值差距很远,真实的价值啊,我不能具体说,你们就自己悟吧,真实的价值,这个灭共产党能灭好几回了吧?五千亿几乎是共产党一年的军费了。
 
草根小哥:绝对的。
 
唐平:灭共灭共灭共!
 
郭文贵先生:天呐!
 
(众嘉宾鼓掌)
 
唐平:我第一次觉得咱们以毒灭共,以美灭共,以共灭共,然后真的到了以钱灭共,我觉得这次是最靠谱了,就是一下子就觉得幸福离你这么近,触手可及。就是这张纸一捅就破了。我真的是有这种感觉,我这几天跟打鸡血了兴奋,就是兴奋的不得了,真的,就在眼前了,灭共!
 
草根小哥:一定的。我觉得这一刻共产党已经死了。七哥,您说不让讲这个价格,因为我就是想因为我一直说,说您这个爆料是传递圣火嘛,我一直觉得传递圣火最多的是智慧这方面,如果说具体到一个事上,就是H-Coin。
 
你看人类整个进程,人类从诞生开始,茹毛饮血到学会使用火,经历了三百多万年,才学会使用火,然后他学会使用火之后,人类整个发展就可以说指数型上升,我觉得这一次咱们H-Coin上市就是另一次人类的第二次文明。
 
然后财富的自由,可以说带来了政治的解放,文化的解放,甚至说宗教的解放,这一刻真是太神圣了我觉得。非常有幸,我已经30多个小时没睡觉了,但是到现在来说,就是更加兴奋的一刻,非常有幸这一刻跟七哥跟各位一起见证奇迹。
 
长岛伟哥:谢谢!这个草根小哥也是我很佩服他的。年级轻但很沉稳。
 
郭文贵先生:非常沉稳。
 
长岛伟哥:他可是大户人家。
 
郭文贵先生:嗯。
 
长岛伟哥:大户人家。
 
郭文贵先生:别别别,别说隐私,说隐私……喝多了喝多了。因为他姓郭,他姓郭嘛,对吧?他也是大户人家,我们老郭家现在也是大户人家。我跟你说啊,你看他姓郭,他解释不了这个郭字的真正来源是什么,包括你看魔女也姓郭,你知道吗?我问过姓郭的能解释出姓郭的郭姓的来源,很少人答对的,都是从中国词典上的,这也是我生气的原因,共产党把字典都改。
 
这个姓郭的姓是很有意思的,这个姓郭的姓,姓郭姓不是太大的姓,我们走遍天下都能论上辈的,这要论了辈俺俩不知道谁喊谁,可能这个差好几辈。我们一般来讲,我们家郭家这个辈我们家是最小的,基本见女的都喊姑奶奶,见男的都是爷、姥爷,就是辈特别小。
 
因为我的爷爷是领养的,西藏人嘛,我们家就是,我的爷爷就是纯属西藏血统,所以说我们到了郭家姓,我们家是郭家领养来的,这个是很有,郭家姓是很大的很大的。这个很有意思的,我们是论的上辈的,大户人家,不涉及其他事。
 
长岛伟哥:今天酒喝得有点多,一不小心万一泄漏了谁……
 
郭文贵先生:绝对不能啊,绝对不能。
 
02:25:58七哥盼着大家富有,给战友三点建议:乐极生悲、别在这个时候鼠目寸光急功近利、投资有风险要把经济和信仰彻底分开
郭文贵先生:今天有三件事,现在大家在最高兴头上,我跟你们说,今天这屋老凯你没喝,你们没喝酒的都要记住,所有人间的事情叫做什么?——乐极生悲。
 
谁也不准开车回家。记住,特别是带着孩子,今天你们镜头前的任何人在这,任何人做这件事情,包括朗姆你给我守住,任何人不准开车回家。一定记住,老天爷使用这个词不是开玩笑,乐极生悲,在镜头前的战友,熬了几天几夜了,不要喝酒喝出病来。你别喝出来跟家人闹什么再摔倒、割伤,那就是你就是穷命了,不要说什么,这是第一个。
 
第二件事情,我们只要高兴一个小时足够了,足够了,就是足够了一个小时。所有的财富什么时候属于你的知道吗?大家记住,你花出去的钱才是你的,你离花出去还遥远着呢,你别那么高兴,它还有跌的时候呢,它永远不会跌到分去,这百分之百保证,赔钱七哥说了算,但是距你要该挣的钱还有一段距离呢,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咱们这个穷人犯了穷人的毛病,鼠目寸光 急功近利,冷静下来,这是第二个建议。
 
第三个建议,兄弟姐妹们永远,这个时候咱爆料革命大家投资买了钱,投资者有风险,咱们一再说投资什么风险都有,所有都按照市场规矩来,我们要把经济和信仰这两个事之间一定要彻底分开。
 
我们谈价格的时候,我们在谈这个币买的时候,是你让大家买的,大家也是买币的人先捐了法治基金,还有投资的,都是有来路的,你让人家买的,包括义工,都给了大家了,这就是应该得的,这是大家应该得的,大家该得的,谁得的越多越高兴,剩下人家得多得少、啥时候买卖那是自己的权利。
 
我们既不批评也不笑话,完全大家摆正自己的立场,就是盼着人家富,行了吧?就这三个要求啊。今天的直播,今天的直播,咱现在是几点?
 
草根小哥:12点23分。
 
郭文贵先生:今天说是24小时不停吗?咱们这样,十分钟结束咱们今天的直播,都回去睡觉去。
 
长岛伟哥:十分钟太早了吧?
 
郭文贵先生:十分钟(之后)睡觉。
 
草根小哥:七哥早点休息,七哥,长岛哥也是。
 
郭文贵先生:(对现场工作人员说)你在这块收场子总负责,你没喝多,你没喝多,你们几个没喝多,你们几个再辛苦,你们几个不喝酒的照顾喝酒的,还有你这儿,我们有大内总管王雁平。
 
长岛伟哥:她也喝酒了。
 
郭文贵先生:这王雁平喝了酒比我还可怕,我告诉你们可小心点一会儿,她逮着谁咬谁,跟我一样,啥也没学会就学会耍酒疯酒后咬人,你们可小心点,男女都咬,不分老少。好,咱们再过,现在是零点24
 
长岛伟哥:到1点吧,到1点吧。
 
郭文贵先生:不行不行。
 
众人:太长了太长了,主要是七哥
 
郭文贵先生:我没事,我再有十个小时都没事,那太正常了,我再有十个小时也啥事不会有的。不是,我要让你们休息,我不能让大家都这么熬,很多你看看在线的人,还有16.5M呢,很多人熬了,我在大家都在,是吧?(所以)我先离开。
 
你们看你们在厨房吃饭我不过去吃,为啥?我吃饭大家都吃得不自在,我从小到大我过这种日子都过惯了,我去了大家都很开心,但人家吃饭吃得不自在,所以我就离开。人家去旅游玩的时候人家邀请我去,我一去人家就不旅游了,成了给你服务的了,你说你干嘛呀,是不是? 我在这儿战友们都在,(所以)我先走,好吧?
 
现在是24(分),这25,我这29分我离场,然后再给你们最多五分钟,必须掐掉电源,37,咱就37(分),升七,好吧?升起。
 
(众嘉宾鼓掌)
 
2:30:23 祈福、感谢
郭文贵先生:来吧,咱们现在开始,兄弟姐妹们,咱先感谢万佛万神,然后为75亿的人类、14亿新中国联邦的同胞们、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家人们、台湾同胞、香港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还有我们喜联储背后这些所有的这些为我们辛苦工作的,还有国内真正的付出为我们爆料革命在最隐蔽战线的所有的兄弟姐们及家人们,咱们先祈福!
 
(祈福完毕)
 
郭文贵先生:阿弥陀佛!咱们真是,我们,祈福完感觉真不一样啊。
 
感谢的人太多啦,今天我们真的是,今天的Ryan、QMay的先生、我们的墨镜、我们的Brian、我们的小白,还有今天在场的所有的我们法治基金的拉姆、文啸、文家,还有工程John、波波、我们的甜甜、我们的小西老师、大文柱、老凯、我们青藤,你们这都看到了啊,这么多人,兄弟姐妹们,还有我们新的Kane。
 
2:32:35 钱就像老虎,你用好了它替你灭敌、御魔;用不好了它就把你吃了
郭文贵先生:文啸喝懵了啊,我发现咱们这里边,我今天注意了啊,绝大多数独身的多,你发现了吗?孤男寡女呀。一个要求高;第二个都长得好看,一般找不着跟自己同级别的,这个实际上不太好,说实在话。
 
长岛伟哥:现在可能更难了
 
郭文贵先生:钱太多,都惦记着,一离,找个对面拿走你一半儿的钱啊。我今天要给大家分享另外一个,就是咱们在结束前啊,兄弟姐妹们,七哥再给大家说一个,钱这个东西呀,它就像老虎一样,你用好了它替你灭敌、御魔;你用不好了它就把你吃了,七哥就是最好的例子。我的人生你可以看到你们一切的人生,你也可以看到马云所有的富豪跟我比较,如果我钻到钱眼儿里,我绝对出不来,我也会偷税呀,我也会跟白手套啊。
 
钱这个东西呀,你不管只要一次用错,它就毁掉你的一切,千万别让钱把自己毁了。想好怎么用钱,才是你真正的,会用钱比会赚钱还重要。你不会赚钱你就是穷呗,你花错了钱你买一次毒品,可能就要你命了,是吧?你拿钱一次犯罪,你就完了。善用财富,我今天、昨天一直在说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我今天告诉大家的,你们想过没有?今天喜联储今天这个价格上去,到今天我们这……(嘉宾:7块1毛)咱是不是晚点结束啊?
 
虽然我期望中的,但也很兴奋!不行咱喝一下吧,喝一下!随便喝,随便喝啊,啥都可以喝啊,肥皂水都可以喝啊,确实兴奋!
 
2:34:36 喜币上市不是空中取钱的最重要的部分
郭文贵先生:我想给大家说什么呢?大家你们想一想,我们创造的数据财富,今天是跟最传统的现金、最传统的钱连在了一起,而且是用了最高级的技术——区块链,而且它真的就每年只有十亿个。
 
七哥原来给你们说过什么?灭共、以钱灭共,记得七哥说的以钱灭共了吗?记得我空中取钱吗?这不是空中取钱的最绝招儿。我今天给你们正式宣布,你别以为……绝对不是,草根啊,草根兄弟,我就喜欢他那样儿,他老研究我,研究得很透。
 
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不是空中取钱的最重要的部分,核心的部分你们真的不能知道,但是不会超过明年年底,都会发生。你会看到今天的价格的变化,未来跟我空中取钱,它是绝对有关系的啊,你们会看到的。
 
2:35:48 投GTV和买GCLUB的人是真正的大赢家;要感谢王雁平保护战友的利益
郭文贵先生:区块链是人类的未来,是财富的唯一的一个有价值的手段,这只是你七哥真的是在踢足球前,那小孩儿抱着球上来,七哥也是给你们表现一下,不到正式的时候。大家一定记住,一定要搂住,咱还有盖特呢,还有G-Club呢,还有G-Fashion呢,还有喜联储呢,而且你G-TV的所有人拥有它5%的股票那个G-TV啊,那是多大的钱哪!大家刚才有人算吗?现在它值5千亿,5千亿的5%是多少?250亿。250亿就属于新G-TV的,你们占多少股?你算你们值多少钱吧。兄弟姐妹们,如果它涨到那个数的时候,你说你值多少钱吧。我可以说,所有投新G-TV的老椅子,还有买G-Club的人,真正的大赢家!
 
还有一个,千万别忘了法治基金的捐款者。法治基金的捐款者是我们终生永远要排在你们前边儿的,因为这些人是为了我们的捐款,可以把命都没有了。这就是王雁平她感动我的一句话,最关键的时候,她替战友说话,你们真的要感谢王雁平,你没看到王雁平替你们争的时候,因为我不能在前面,就她,所有的坏人……她就是保护你们的利益是第一的,绝不是长岛哥,长岛哥人家跟他不说这些话,人家就是来跟她来交流信息,王雁平是唯一一个跟他们PK的。因为我不能说嘛,他说我们为啥不能有啊?王雁平说你们像这些战友一样,把生命都奉献给爆料革命和七哥了吗?一句话把他们灭了。
 
所以说今天喜联储的人他们今天可能不看咱直播啊,他也看不懂,都外国人。他们你看咱在群里看着他,我一个也不认识,咱跟你们的感情不一样嘛。就是雁平保护你们是第一道唯一捍卫的,从昨天到今天,你没看到王雁平这个交流。然后背雷的就是长岛哥、老班长、铁血组,你们真的要感谢王雁平、长岛哥、老班长。要咬人啦,小心啊,呵呵呵。
 
如果历史有一天你们看到他们这些的时候,雁平是几天没怎么睡觉了,长岛哥,就她两个在前边儿跟他们争。喜马拉雅跟我们的利益是对立的,千万别忘了。你们是6亿个币呀!人家都妒忌死你们啦。如果要绑票,第一个就怀疑喜马拉雅就是喜币,绝对是他们,一定我们要报警就是他们,因为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人谁有多少币嘛,对不对呀?所以说你看到长岛哥和雁平他们这些天,兄弟姐妹们,你们要爱他们、尊重他们,就真别把他们当丫鬟使,就这个改来改去改疯了。所以咱们说了以钱灭共,刚才说了5%、5%,大家都说到了吧,都是5%啊。
 
2:39:04 我们今天只是写了1,后再多少个0,真的由我们自己写;不会从你们身上拿一分钱,大家善待自己的财富
郭文贵先生:最后我再给大家说一个啊,兄弟姐妹们,你们要看到现在世界上疫苗灾难的到来,还有整个世界的经济的危机,我们今天是新的开始,只是第1,写下了个“1”字,在全球的金融市场上,以后有多少“0”,真的由我们自己写。我说完了吧,今天我说到这儿的时候,我这一会儿就34了,那我就到36好了,36分钟我走啊。
 
长岛伟哥:价格刷新一下。从5毛4涨到7块1了。
 
郭文贵先生:约翰的币真的不多啊,你们这屋里边都比约翰多,约翰当然你比我厉害多了现在。刚才我闺女发信息:“爸,我们一个币都没有啊。”我们一个币都没有。明年的时候,明年我会有的,明年我得弄点儿,得给郭强、郭美弄点儿,今年就没了。明年的价格你想想多少钱吧,明年的就这个……永远不会停的24小时,就明年的币是在明年推出的时候,一年这是法律,白皮书里写着的,是交易的三个月的额的给机构的…….
 
唐平:我估计明年到1千。
 
郭文贵先生:到1千的时候,就100万亿了,喜联储。那100万亿咱咋花钱哪?咱得想想,咱得研究咋花钱哪。就是当年康富德的那个周什么军呀,到了北京,看了后海:“兄弟,这是啥?”我说这是后海。“咱给它买咯。”这搞传销的真有钱,往这一弄,穿着白西装:“兄弟,咱给它买咯。”就是钱多的……
 
QMAY:上太空……
 
工作人员:把CCP买了
 
郭文贵先生:他真不值这个价,他真不值,他是个破鞋架子那时候,真的是……我给你讲啊,明年年底,每个人上太空是25万美元,你们现在每个人都是,不用找几个,都可以飞了。不是,你一天飞三个来回都飞得起呀,这不是开玩笑的。这屋里每个人,说上太空老娘就要去了,是吧?打个招呼,我还包专机,还不跟别人一伙儿。4个人100万嘛,我不跟人一起,我坐专机上去溜一圈去,这今天我不跟你们忽悠了吧,你们都可以了吧。上太空实在是太享受了,上太空实在太小了,我们日本的一个…….
 
唐平:我们要重建家园!
 
郭文贵先生:重建家园这个钱,你放心,七哥说了算啊,都不用你们的。你记住七哥不会从你们手里往回拿一分钱,你们永远记住你七哥第一天说的话,永远都有效这话,而不是说今天之前说了算,永远是这样,不会从你们身上拿一分钱。你们善待你们的财富,就等于给捐钱了。七哥哪需要你们捐钱哪?你看这本事,哪需要你们捐钱?不是,我不是开玩笑的。
 
我能今天构思这样的东西,我就能构思那样的东西。所以你们一再说,你要看一个人的历史,裕达不是吹出来的,盘古不是吹出来、也不是尿出来的。海通、方正你们知道的,还有我那几个基金,我们家那不是吹出来、忽悠出来的。
 
今年本人才51岁呀,是吧?那我是从小开始的,这不早着呢嘛?我就想活到65岁,还有十四年呢,这这多少个呀,对不对呀?早着呢,所以说……我不想活超过65岁,真的,我真不想,(长岛哥:那不行的)我觉得真的我自己特别不想活过65岁,十四年啊。还有四年跟你们在一起,后10年隐居山林,和战友相会啊。
 
唐平:说好的演唱会呢?
 
郭文贵先生:多少啦?7块1毛4,我的天哪,39了,我得走了,再说我走不了了。来吧,咱们干了!
 
(干杯,互致谢意)
 
郭文贵先生:还有一句话,永远不能说是七哥给你们的财富,这句话你们真的不要说。我最不喜欢……求求你们了啊。财富就是上天给我们的,感谢上天就行了,七哥给不了你财富。走了走了……
 
(鼓掌、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