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20年8月23日直播 20200823_1



郭文贵2020年8月23日直播 20200823_1 大家记住一定要今天文贵信的内容;中共制造经济危机,人道危机,人类面临大劫难;美国与中共脱钩为时已晚

内容梗概:
哎呀,你说我都不知道,两年前在我这个船上,我一个朋友介绍了个女孩,说能不能上你船上实习实习,一个朋友的孩子刚大学毕业。说是一个他同事的一个孩子。“那来吧,是吧,没问题。”在那块干了也就两三个月,大家可能还记了一个高高挑挑的一个白人女孩,很漂亮很漂亮的,然后她走了。昨天我这上朋友家去做客去,结果她在那块呢,把我吓一大跳。哎呀,我说这么面熟喔,她说“郭先生我在这等你呢。”我才知道这闺女原来是人家大老板家的亲闺女呀。我的娘嘞,人家那么大的人物把人闺女送到我船上来实习来了。天呐!呵呵……咱也不知道,你说。
 
然后这闺女就在那块昨天聊天说,我们大概聊了一、二个小时。她说当时2017年、2018年最火的时候,就说是马蕊强奸案的时候。然后她说我看到那些什么公开的语音呐、信息呀,她说我看那绝对不是、那不是真的,然后她说我了解你。然后后来看了关于我的报道,她跟旁边说,“这绝对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但是你说这孩子背后做了这么多,这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一个人家的孩子,她已经结婚了,她先生这个肚子八块肌肉、八块肌肉哇,而且是个非常非常棒的一个人。你说我都不知道,昨天我才知道。这个人千万真是别作,这人别作啊。这人永远要记住:对人要尊重。你都不知道哪个爷碰见了,你看他可能是勾腰搭背是吧,开一破本田车。你都不知道哪个是爷,你惹上就摊大事了!你看那越能咋咋呼呼的是吧,像那什么马云呐是吧,还有天天在社交媒体上天天咋呼的、把自己称为博士的、Billionaire的,都没啥了不起的。真正的是大人物都是潜伏的,我噻太厉害了。
 
你说战友们,你说我现在啊,你说我现在要不会讲点英文。我才发现,你说我不讲的英文,我这日子咋过呀你说。你说这quarantine你不能老带着仨翻译跟你在一起住着哇,你咋过呀你说?过去连个咖啡自己都不点,连可乐Cocacola我都是可可可乐,可可可乐都说不明白,你说给人家添多大的麻烦,现在想起来真是荒诞。真是一个富裕奢华的生活会让人失去一切的,包括你一个做人的本能啊。我突然发现我最近我这个英文,我发现我这是真把我自己解放了。头一段时间跟很多人,你像跟班农先生最起码需要翻译吧,现在就是大事需要翻译,平常只是嚓嚓的讲两下子,七分迷糊三分懂的是吧,甚至九分迷糊一分懂的。现在最起码绝对不需要了吧?然后最近我见这些人,每个人都夸我英文好。昨天,然后在我船上工作的这个姑娘,她说郭先生你英文太好了。我说你真的假的呀?她说真的你英文太好了。她说你现在英文怎么这么好呢?确实无障碍,确实无障碍。你看这不要脸的都这样了,哈哈哈……咱这英语就是靠不要脸战友们。
 
刚才我这突然要直播,就是中间有个战友给我发来一个信息:郭先生,我这忧郁症本来好了,好了就是因为爆料革命。但是这两天我这抑郁症又不行了,我看到这司法部公布的文件,我担心你、我要吃安眠药了,我看不到你直播我就睡不着。我这赶快直播,二话没有颠倒过来手机就直接就直播了,就这么简单。
 
我这英文好,你夸我啥,两样别夸,你夸了这会得罪人的啊。英文好那得多少人得气死啊,你把共产党中南坑人气死了是吧;第二别说我歌唱的好,要说我歌唱的好,我估计很多人都受不了。
 
咋说呢!咋说呢!用户342967七哥我也抑郁了,我们真的要下地狱了吗?哈哈,我们我估计下不了地狱吧。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我今天我在这跟你说的,我今天早上现在我本来我跟科学家和路德先生约好通话的。我刚下健身的时候我想跟他俩通话,想想算了吧。为啥呀?我跟他俩啥事都很多机密跟他俩说,我要告诉他俩昨天晚上发生什么机密呀,他俩我估计真抑郁了。我估计科学家,科学家老可爱了,“郭先生,什么时候他们下地狱呀?”我的科学家生活中啊,我觉得她不化妆的时候比化妆好看。你说有时候就是突然我给她打视频,她也没有任何化妆,就是穿着睡衣就上视频了。然后路德先生永远是在厕所、永远在厨房。路德先生十次九次在厕所、在厨房,人家小蔡是最棒的家庭主妇,照顾三孩子。你说你老上啥厨房啊?他老吹牛说我自己健壮,路德最近太贪吃了、贪吃了,老是在厨房。人家科学家是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研究这些病毒和现在世界的疫情。所以说昨天他俩整半天,你说本来今天给通话的,别通了。因为昨天晚上跟国内的通话,非常让我震撼和艰难,我可以说。你们记住今天是8月23号吧。战友们你们要记住,有一天你们向我要今天8月23号和某些人的通信。我都是中英文的用谷歌翻译的,然后发给了很多人。有一些你们一定要要,一定要我8月23号,所有的战友们记住啊。特别是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战友们记住,你们要记住我今天的记录,我回头我得转发过去,我得存起来,别哪天手机给黑了。
 
就是我得到的国内的这些消息,包括接下来发生的事,我给很多人分享这些信息。真的是我昨天半夜里边,我看到很多战友在说川普总统说,“我们可能会脱钩”。当然了,我愿意脱钩。我看这话以后,我觉得已经是一点点对我们来讲没有任何意义了,说实在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战友们你告诉我,他脱钩和不脱钩,脱钩能怎么着?没共产党了?现在脱不脱勾都是没共产党了。你以为脱了钩,中国人现在房子你都很值钱?人民币很值钱?
 
我昨天和一位战友说,中国历史上过去有银元、袁大头,后来有国民党的叫做金银券,实际上叫蒋币、蒋家的货币,或者蒋宋孔币——蒋家、宋家、孔家的币。当时宋美龄在曼哈顿的时候,当时是1998年,她跟我住的差一条街,我也经常去看她去。我老跟她开玩笑,我说你们蒋宋孔币就是国民党的币。她跟我讲了很多,这老人家了不得。宋就是宋美龄啊,绝对是宋家里边最优秀的,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我待会告诉你。她也被邀请回国多次,邓小平就亲自也给她写过信,人家都有默契,你看人家永远不会说出来。专门找人写信让她看,说这信我得拿走,我不能给你。这是邓小平给你写的信。让她看,她在那儿摸都没摸那个信,就是搂了一眼说:“你带话回去我感谢他,但我不会回去的。”没有人知道这事儿吧?没有人知道。是她最亲近的一个人带着邓小平这封信说:“这是谁谁谁带来的,希望你能回中国去。”宋美龄就说:“我看了,告诉他我谢谢他,我不会回去的,我们永远不会说出去。”这就是有层次的人,永远不会说出去。你就像那个庄烈宏、你就像鸡腿潘那帮孙子,你就像庄烈宏他奶奶的,他不是马上给你说出去啊,这帮孙子!所以说他永远是出卖别人,抬高自己。所以你看人家宋家没有说出来。所以说我那时候去看她,她爱吃日餐,那个日本餐厅我的朋友还给她送过一些特别她爱吃的生鱼。用她那句话说,你再给我做多次选择,我都不会回中国的。她说只要中共在,我不会回去的。然后当时我说人民币现在好厉害呀、都升值呀,我说现在你们的蒋宋孔币。然后她特搞笑,她说你放心,有一天人民币比国民党的纸币还不值钱。我当时觉得宋美龄有点羡慕妒忌恨,现在我发现她老人家说得对。我那时候跟她开玩笑,我说中国历史上有袁大头——袁币、蒋币,然后有毛币。我现在没想到能出现一个习币,习币或者叫习王币。习王币、习王币、习王币?习王毙,哦…习王之币…
 
我估计人民币、就是毛币快没了,习王币我估计诞生得难了。哎呀,他们就敢这么想?咱们的战友跟我说完以后,我就觉得很可怕,我说他就敢这么想?美国现在还想脱勾呢?美国太慢了,来不及了!六个月以前脱勾,美国还有机会能让自己减少损失吧,也会损失巨大。现在美国人就是说你想脱勾以后,你想自己独立强大——不可能的。千万别忘了,14亿中国人当中有3亿城市化,10亿人基本上还都没啥呢,4、5亿人连茅厕所、公共厕所还都没有呢。
 
所以说你看看,媒体的那船对着这儿拍了24小时多了吧?还一直拍,换了船还一直拍,出名了可是。所以说兄弟姐妹们,你们要问我说了啥什么?说实话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们。告诉你们,你们会无法想象。重庆这个大水是我最早告诉大家的,全世界我给西方政府最早报告的。中国要缺粮食,我们路德先生在一年前就说过。一年前我觉得路德社就报过,我们的艾丽、博士、安红美女,我一看安红喝酒馋得我这,安红忒不地道。知道七哥不喝酒呗,然后在这块,我酌一口!我怼一口,安红咱们不兴这么折腾七哥的。这啥意思嘛?我只能喝点水,喝点咖啡了。哎,我们这安红他们在那爆料,我们的江财神是吧,博博士、现在我们的赵博士、墨博士、艾丽,哇塞,简直是博博士。现在我们的冬梅也上去了,翻译牛得不行了。路德访谈可能我见过的,全世界电视节目里边博士最多的了吧?你说这个路德这脑袋,你说他整来整去,整了个博士团,这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了。那个火鸡龚这个垃圾、这个烂人、这个垃圾!说人家路德不是严肃媒体、不专业,她大爷的!烂货!全人类真是没见过真是人渣中的人渣,就曾宏、庄烈宏、夏业良、郭宝胜、火鸡龚、赵岩,这帮孙子!哎呦!垃圾呀!人类的耻辱啊!真是说他是猪都对不起猪、这些孙子,垃圾中的垃圾,真的是。你看啊,路德先生一年前就说存粮、存美金,过一段时间你们就会知道路德先生,路德访谈这些战友多伟大,真的是!
 
哎呀,昨天晚上我实话,哎呀!我昨天晚上特想睡个好觉,结果也没睡好觉。这几个电话把我打懵了,把我给打懵了。所以今天早上我告诉了美国的朋友,他们都傻了。他说:“你这个信息绝对准确,和我们获得的情报完全对的上。”战友们,我真的不想再说那么多了,我说了也没有用。路德先生访谈都说了,唉,我可以告诉大家,真的是中国人民将再次迎来人类上最大的人道灾难。我一个电话跟我家人跟我朋友,一个信息一个电话没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就是我们家人、同事身上那点钱、那点粮食,也就是能撑上半年、七八个月?撑不了的,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帮他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们,还有我能不能帮得了他们,真的是太可怕了!
 
就是粮食危机和共产党疯狂导致的人类灾难,一定是最低限度的饿死人肯定是百万、千万的饿死人、甚至更多。然后局部的大饥荒、传染病,甚至局部人类的厮杀、抢粮。不能叫动乱,叫做饥饿饥乱,饥饿中的饥乱和小规模的、地区性的、人道的大劫难,互相为了抢食、抢医疗死亡。然后接着伴随的病毒,一定会的。战友们这个病毒会……哎呦!我真的都不知道说啥好了,再说我都觉得有点,我都觉得没法说了,战友们!你们一定要做好思想准备!一定更猛烈的、更坏的时刻还没有到来。全人类都没有人准备好,这帮流氓政客无处不在,操纵、虚假、侥幸、利用,太可怕了!我觉得上天真的到了该惩罚人类的时候了,这人类真是太贪婪了!现在大家静的,你又没招儿,各国政府都没任何招儿,就等着,就等着老百姓死!然后就是这个选举、期盼着下个选举,都在利用这个病毒。羟氯喹、阿奇霉素最起码目前管用吧?没招儿,不让你用。我没招儿我也不能让你有招儿,你看这是各国政府,我没解药我也不能让你去尝试任何的解药。我没有疫苗,你也不要去尝试着去开发疫苗。你说这世界上荒唐不荒唐?老天怎么不能惩罚我们人类呢?在这个问题上全球没好人,全球没有好人呐!
 
现在这人类多灾难!中国14亿人我就让你吃羟氯喹你吃得起吗?你上哪吃去?美国让你吃羟氯喹,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羟氯喹吗?什么人都能得到羟氯喹吗?那非洲人能得到羟氯喹吗?这个不公平不就显现了吗?面对饥饿、疾病、传染病、人道大灾难、粮食大灾难,他是不是有人能生存下来,有人他就存不下来?存下来的人和不能存下来的人,他是靠什么来平衡的?不就是靠权力吗?不就是靠个人的实力吗?没有侥幸的,谁都知道。但是这些政客都觉得自己死不了,那共产党的高官现在越来越坚信只死穷人,只死老百姓,不死自己。那中国人现在愚蠢到啥程度呢?还要一切听党的,一切都是党的,为党而献身呐!你那个身你献你是要花钱的。你献身给共产党?是啊!你把你烧了是吧?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那火葬场不是随便烧你的,你上八宝山烧烧,你看让不让烧?你给多少钱都不让你烧。八宝山一天限额不超过30个人,你能烧的了吗?地方火葬场烧,你付得起钱吗?烧完了你了,你买得起骨灰盒吗?你烧完了,你买了一个骨灰盒,你买得起墓地吗?还你老往上蹭。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听党的,我为党献身。别傻了,人家让你献身吗?你得花钱才让你献身呢!
 
现在,中国人终于要付出代价了,重庆、武汉、所有的下游,还要上游、中上游,这大水放到啥程度?你们知道重庆大水放啥程度吗?我昨天真的是……我昨天要真是那会我直播的话,我会控制不住的。我的同事和朋友一家九口人,仨找不着了。仨找不着了,她也不知道死了,找不着了。这孩子曾经给我服务过3年,她离开我的时候,给我借三十万块钱要买房子。说这个、因为她突然要走,然后她先生家里面生意,就需要她回去。她当时说给她先生兑一半钱买房子,大概200万吧!她借30万块钱。当时我说你不用让他买,我给你200万,你回去吧!这孩子回去以后说借两年,不到一年把钱给还回来了,而且经营的非常好。在重庆市里边买了房子,叫什么、什么区那叫?叫什么?现在想不起来了。什么区啦!特别好,她说她家里9口人,仨找不着了,这孩子简直快疯掉了。上哪找去?谁都在半夜里边,突然大水一下子淹了几米高,你想吓不吓人呐!关键是重庆,她那叫什么荣啦?叫什么荣区啦?想不起来了,叫什么荣区了。说很多人都是住地下室的,很多人都是住地下室的。她说地下室没见有人出来呀!救人的人,她说是有人来救,有拉走尸体的。她说没见一个穿警服和穿军服的,都是穿的那个黄杠杠的马甲,连警察都不让你穿,不让你拍照,不让你弄,信号也都不好。她说第一个崩塌的就是手机信号,电信局给它关了。你想想多可怕!对,荣昌区,对,战友厉害,荣昌区、荣昌区、荣昌区、哎呀!荣昌区。那个荣昌区有个叫什么榕啊!就是一个木一个容,什么榕街啊!她住在那,什么榕小区、什么榕小区,那个开发的。荣昌区,对。
 
大家在四川有亲戚,你们问问什么时候信号没有的?包括突然间很多人的手机里边信息全没啦!找都找不着了。你这帮王八蛋,你说到了什么程度。他能在黑夜里边给你放水,你说这国家、这政府,你说这什么王八东西吧!你说那粮食那毁了多少?那东西毁了多少?你有数吗?然后再放就是武汉了,武汉又倒霉了,兄弟姐妹们。这不可怕。我们的美女科学家,她那忧心新世界的表情,我看了心都疼,太天真了!我们的科学家。我告诉你,下一次再放毒,放的毒比这还夸张。大家等着吧!哎!没辙,
 
我们不是超人。我们也不是什么天使,我们真拯救不了人类。这个人类的贪婪到现在,这种自私没办法。我不给大家说了,我得赶快上一个视频会去。简单的说,我今天真不想说,太沉重、太沉重!不想是跟,我就想让战友睡着觉,快睡觉战友,我收到你信息了,我为你马上临时直播。昨天玛莎给我发个信息,七哥,我组成了G-TV访谈,跟郝海东先生和叶钊颖女士、还有长岛哥,这些喜马拉雅农场的大咖们。我说这好事,这访谈就像类似于钥匙澜那种的,钥匙杨、杨澜那种的,你别想歪了,那种访谈叫高层访谈。所以玛莎很厉害,就是马上抓住时机,高层访谈了,跟杨澜一样专玩高层、专玩高层。然后七哥、然后呢!我要采访你。不用,我说妹妹,我不接受你采访。我说我这几天,都快累死我了,天天访、天天访,把我访的快没有一点时间了,真的放个屁的时间都没有。哎呦!结果说完特别后悔。我今天早上给玛莎说,你是不是生七哥气啦!回家扎小人、扎七哥去了。玛莎好可爱,真是抱歉。我真的这两天,我就想没时间直播。但咱这战友说感动了,抑郁症刚好,这两天让他担心的司法部文件。
 
司法部文件我们路德先生能解读的,千分之一也没有。我再告诉大家,司法部的文件这只是刚刚开始,司法部的调查、公开的案件,连开始都没开始。你想想那妮可 戴维斯、那个女孩,你想想那pose 摆的这样,是吧!那这样、这样是吧!都跟啥人照的像?你说她闲着了吗?那女孩她能闲着吗?双胞胎,能闲着吗?从洛杉矶到夏威夷,到华盛顿多少人被她撂倒了。她能撂倒咱们这穷战友吗?只撂倒有权、有势、有钱的人,何况又是共产党的深度潜伏的特务。对不对?
 
每个都喊lady may,每个人都拍lady may,lady may 现在、全世界都出名了。
 
你说那姐俩,你像那刘特佐花多少钱在美国?那bruno 吴、吴征、钥匙澜花多少钱?那马云花多少钱对不对呀?这还不说,香港政府派出多少明星、名人花多少钱?我告诉大家,未来你会看到一个香港的一个大明星、一个女明星,就为了也掺和这事,叫很多人给睡了而且还传染上了病,最后是回到了香港很少再出面了。因为啥?她想弄1亿美元呢!以为在美国待过,回去当明星了,然后认识几个政客,就来了、也来游说、遣返郭文贵,几乎染了一身病,这都会公布出来的。还有一个你想想,那吴征跟FBI官员都一起跑蒙古包去,“吭喳吭喳吭喳”跳舞去了,你说那人还能让他呆着吗?那得多少啊?昨天路德我没看,有战友发的、我在推特上看的,我特喜欢路德这句话:“这是一条线啊,这是一条线!”路德太可爱了!我向你们保证,我基本上没跟他说,我基本上没跟他谈这事,很少。这就是路德,他这脑子就这么厉害。咱的战友你看,昨天我们几个博士,艾丽、赵博士、墨博士、博博士、还有安博士,这么多战友,安红解说多好!还有我们的冬梅。
 
这事早着呢,那华尔街的人、Steve Wynn、黑石、苏世民、海航。那海航王健死了,陈峰还没有死,花多少钱在美国?陈峰的哥哥陈国庆在纽约花多少钱?那得多大呀?那董克文的钱谁付的?马蕊强奸案的钱谁付的?华盛顿那两个骗子Micheal Waller 、Wocheal Waller这个傻货,在对质中直接说了,“我这个钱是第三方付的”,他的律师叫Crius、神经吧唧的货,当时把那些欺民贼高兴得不得了。他自己承认的钱是第三方付的。谁给你付的?马云、吴征、钥匙澜,为啥给你付啊?博讯那个孙子孟维参自己承认,在庭审的时候,他说我的钱是第三方给我付的。你说那博讯都自己承认了钱是第三付的,我们马上把他送FBI去。谁给你付的?当年董克文召开的案子、还有梁冠军那个孙子,咋不出面了?FBI把你整怎么样了?你都不吱声了。熊宪民这个孙子最起码五次被FBI带走了,自己不说他,知道了吗。他每次出来,我没发现屁股开花,但是那孙子五次被带走了,肯定最后去瑞克岛。所有熊宪民说的料都是韦石、吴征给的,他不配当共产党的间谍,你看他那个德性,他给间谍当孙子人家都不要他,谁要他呀?他弄点现金全给他儿子了,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给他儿子存了。他儿子以为把钱存了就没事了,他会把他儿子给害死的,这个孙子!他的所有的信息都是,就是博讯孟维参他是背后的那个真正的“背”——控制他的。还有在法拉盛玩的那些像三十块钱、四十块钱的妓女、还有那些人,还有威胁、控制华人的,背后大佬之一就是孟维参。你想孟维参能回河北,当时是我哥们张越——那是搞情报出身的、政法委书记,亲自接待了他。那安全部亲自打电话让张越书记要接待孟维参,因为他娘死了,他要回去照看他娘。那是啥身份你想想?当地政法委书记亲自陪,什么概念?安全部部长亲自陪吃饭,孟维参这个孙子!孟维参的弟弟在北京最起码几亿的资产,到处是房子,叫孟维星吧,哇塞好多豪车呀。你想想熊宪民那傻货、傻球蛋,怎么可能轮得着他呀?他就真的是垃圾,人家用他的。所以怎么轮得着他呢?
 
但是路德先生抓了一个点,抓得很对。为啥他们的推和行动的点和这个文件暴露的一样?还没轮到法拉盛,还没轮到中国城呢。我可以毫不忌讳的,郭文贵是最早给美国FBI提供, Nikie Davis是间谍和吴征是间谍的文件的。这是我和他们合作的,只不过没有加入他们的系统,我不会加入他们系统的,那太小看郭文贵了,但这是我跟他们合作的。孙力军在澳洲的这些组合,日本那个叫什么競天咸鸭蛋的这个孙子,还有那个叫朱万利的一个女的这个孙子,还有澳大利亚的鸡腿潘这个孙子,全部都是吴征的下线和孟维参的下线。还有加拿大那个什么黄河边、黄河大便,这孙子更是了。我一看就受不了,这人让你看了就憋屈得慌,长得憋屈的就是这个孟维参、熊宪民,还有黄河便这帮孙子,还有那个夏业良、郭宝胜,你看以后就,这帮孙子就没法看,还有李洪宽那个王八蛋、那个垃圾、那个孙子这不得好死。你看这孙子他儿子也不要,这小子也拿钱,走着看吧。这孙子到现在没拿美国护照,几十年了李洪宽没有美国护照。美国政府不给他,就是知道这小子不是好东西,这小子拿共产党的钱,到现在没有美国护照,他连绿卡都没有,这孙子,这多可怕!郭宝胜还骗了个护照,用牧师骗了个护照。还有那个傅希秋,接下来大家会看到傅希秋,司法部的都会公布出来,他不是成天去FBI吗?永远去FBI的路上,像傅希秋这个垃圾、假宗教人士、来自党校,到处骗钱,一定会的!大家看着吧。
 
个、十、百、千、万,(在线)七十多万,这也太厉害了吧!行了,兄弟姐妹们,司法部的文件100%的佐证了爆料革命所讲的事实。爆料革命所讲的事实,连北朝鲜都卖。郭文贵这条命是北朝鲜整个国家加上所有中共抓捕美国所谓在中国的特务,以及上千亿美元资产和澳门赌场的几大牌照,然后华尔街几个上万亿美元的大佬。然后游说的是美国川普总统,当时刚刚当选。游说者,中国习近平总书记和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安全部长和安全部副部长,还有孙力军、还有香港政府林郑月娥、香港律政司司长、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
 
你说这中国历史上有吗?还有钥匙澜、Bruno Wu,中国第一妓钥匙澜。我滴娘啊,子宫都切了。听说抓杨澜的时候,你说这警察也够坏的,说检查你杨澜。你不是说郭文贵说你说谎了嘛?我要检查你的子宫,到底有没有被割掉。结果是男人检查,你这警察也够坏的。你找个女士、护士检查,你找个男的检查,一检查子宫真没了。说你子宫没了,郭文贵咋会知道?哈哈,你说郭文贵咋会知道?这杨澜她气死了!哎呀,这吴征被凑得鼻孔窜血的,上吐下泻、大小便失禁,这杨澜被男士检查子宫,这也够惨的,是不是?所以说老天爷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说你看steve wynn大船卖了,查一查steve wynn大船最近卖了。老婆的飞机和他的飞机也卖了。他最近要买一个小船,竟然还找到Lady May有没有可能买?这不是神经病吗?然后华尔街几个大老板,你看都非常疯狂。
 
所以说现在全世界终于明白了,但是已经晚了。脱钩,那不是说你能脱,脱钩的前提是对方也有钩,你也有钩,你才能脱。对方的钩变成直的了,你成钩了,你钩谁去啊?你跟谁钩啊,脱啥钩啊?它的钩都没啦,是不是?你像钥匙澜子宫都没啦, 你还谈啥生孩子的事,这不是扯淡的嘛?这不可能的事,对吧,不可能的嘛!所以说,过去谈脱钩你觉得有价值,现在脱钩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还以为买了什么金融产品。
 
大家千万记住,很多战友不要有投机爆发心理,你买了那200倍的杠杠意味着什么嘛?我跟你100%保证,你千万记住啊,昨天和前天很多人跟我说,你买的那个金融产品,共产党港币崩塌了,人民币崩塌了,你买那金融产品。跟共产党的钱没了,跟你这个产品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你赢了,共产党一分损失也不会给你。你输了,共产党一分钱也拿不着。你买的是美国和西方银行保险公司,它给你做了一个保险产品。200倍也好、2000倍也好、20倍也好,是它给你做了个赌。严格讲,你买的是共产党进火葬场的,共产党被火葬啦,你买的中间那殡仪公司卖骨灰盒的,还有那个殡仪公司的股份。它说,你看它这进火葬场了,我这有利润,是吧。你买的严格讲,是共产党烧冥纸的冥纸钱。跟共产党半毛关系都没有。香港港币倒塌跟香港政府,它一分钱都不会赔你的。你买的是一个香港政府的冥纸,香港政府的港币死了,香港政府死了,你这个冥纸,只能烧一下去。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个保险公司,几乎从历史上来看,如果真的港币倒了,基本上全部破产。美国公司我卖给你1000亿产品,就像卡尔巴斯卖的金融产品。咱们的其他公司啊,我现在不能说,也买了一亿美元。那个基金买了10亿,我让它马上退出去,你不要买那么多。因为你不用想,你买10亿美元,到那时要给你多少钱?我看看,要给你800亿。200倍的杠杠结算以后,大概800亿。800亿美元给你什么概念知道吗?100%的这个保险公司,这几家公司,什么AIG呀、联合产品一定是破产的,人家不给你。不用给你啥概念?你连本都没了。你甭说那800亿了,你买了1亿是800亿。你买了1万是80万。不是200倍,1乘以200。它是经过折算以后,大概1亿变成60亿,10亿变成600多亿吧,再加一个增加,加一个1.2倍,800亿吧。所以说,最多你是66倍的获利,加上个0.2,然后过了10以后。那就是10亿是800亿,1亿是80亿,1000万是8亿。
 
但是你记住,它要宣布破产了,你连毛都没了、本都没了。所以说记住,永远人世间它都是有规则的。当你想贪的时候,就像我渴了喝杯水行,你想把大海给喝干了,你就会被大海给淹死。你永远别想着把海能喝干,你喝不干的。真让你有800亿,你干啥去啊?你有80亿,你干啥去啊?我听说有些战友投了这个产品,我觉得太疯狂啦。这不是你玩的游戏,你像我说的那家族基金,还有对冲基金,它买了又不是它的钱。你赔了,它收你3%管理费;你挣了,它收你纯利润的20%。就是说给它沟通沟通,你投的钱大,它可能收你10%或5%。反正赔、挣它都赢。管理费它收吧,挣的钱它收吧?赔了钱它不管,也收你管理费。你怎么能投呢,那不可能,对冲基金它玩的就是这个啊。
 
所以说,共产党人民币变成了冥币,港币变成冥币这是百分之百的,我告诉你1000%的,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它死亡跟你买他的产品一毛关系没有,它不会给你一分钱,是中间你买了一个冥纸份子。这个冥纸能不能变成你有效的钱?可能性不大,很小。全世界的经济都会崩塌,人民币没了,港币没了,全世界都崩塌。卖给你金融产品的人也都没了,你找谁要去?你拿着菜刀到时候华尔街找人去?你谁也找不着,没人搭理你的。上法院法官说:回家等着吧。弄不好,你到曼哈顿来还给你quarantine14天。
 
今天安红姐在路德节目中为七哥流泪。这啥意思啊?感动我的呢,文清爱七哥。我那安红妹妹对7哥好的就别提了,我都不敢见安红,这一见就怕控制不住。这个安红也让七哥流过好几次眼泪,好几次看到她在那儿喝酒太感性,我一看她喝酒,我抽一下子眼泪就出来了。不行,所以我现在不太敢看路德的节目。一看到路德那个可爱的样儿,我就想掉眼泪。我一看到这个安红啊、还有博博士、安博士,我们的那个安博士真厉害、赵博士啊、艾丽,你看扯了个嗓子,艾莉好几次把我感动的,说到这个七哥的时候艾丽就是用全身心在说,连着几次。因为我是当事人啊,战友们,你们不是当事人啊!故事是我的故事,我是被这些战友这样的感动和爱,我能不感动吗?所以说控制不住的眼泪呀。“愁就白了头”。有时候被战友感动的白了头了,这个安红你别哭啊妹妹,你这一哭七哥都受不了了。我跟她不喝酒、喝果汁。太多伟大的战友,感动至极啊,感动至极!
 
哎呀,现在我得准备G-Club、G-Fashion的事去,开会。看看我们希望、努力,最后这个全世界遇到经济大危机、人道大危机。中国人甭说吃草了,你吃不着草,你能有吃草的机会你就是幸运了,感谢王岐山吧。准备更多的粮草弹药,新中国联邦做好全球金融灾难时刻,看看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G系列为救中国同胞,新中国联邦能发挥更好的作用。请一起为全世界人民、全中国人民、西藏、香港、台湾人民祈福吧!安红妹妹,还有所有的兄弟姐妹们、战友们,第一,不要哭啊,这个七哥比你们想像的强大,我们现在没有哭的本钱,必须赢。第二,这个司法部这个文件如果导致你非常不舒服、睡不好觉,千万记住这是错误,一定要睡好觉,这只是刚刚开始。第三个,我们的班农兄弟班农大师将有大动作,将有大动作啊!很吓人!这个人绝对是个战神,平头哥,动物界的平头哥,这叫蜜獾啊蜜獾。蜜獾那绝不妥协的,绝对是。平头哥,他确实有点平头哥那样。大动作!绝对是这次共产党惹了班农是找死呢,所有的这些人是找死呢。放心吧,所以对爆料革命是好事儿,所以说放心。他8月31号开庭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他没啥证据,可能要推迟吧,听说是啊。昨天我问他如果是8月31号开不开庭?他说可能要推迟。但是如果他要是31号开庭的话,我们就去支持他;不开庭,咱们就等等消息吧。
 
然后全世界各地的战友们,这个G-Club、G-Fashion请和各地你们农场联系,还有看我的盖特。昨天晚上有人把我们的盖特又给全部删除了。因为咱有一个由战友组成的这个后台管理,就是现在后台管理肯定是有特务了。这事已经发生两次,全是后台管理人员干的,那现在是哪个特务早晚会找着的。
 
另外一个加拿大那边事儿很麻烦。咱可记住啊,加拿大农场一分钱没有拿到,一分钱没拿到!你像人家俄罗斯玛莎妹妹昨天、前天、大前天,汇了几笔都到了。包括欧洲、西班牙国家都是通过玛莎干的,很厉害,玛莎。加拿大农场一分钱咱没拿,加拿大跟咱法律关系没有。但是加拿大被加拿大的证监会所欺负,江财神已经发起了法律攻击,我们全力支持。我刚刚给这个法制社会、法制基金发信息,我说我建议你们强力支持江财神。江财神是喜马拉雅加拿大农场的法人,所以他是法定的反击者,希望跟他一起能为战友们讨个公道。那很少钱,他那儿才两三千万美元。说实在话,这一说话有点不地道,今天跟江财神说了。江财神最早推出来喜马拉雅加拿大农场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幕一定会发生。但是我们需要瞒山过海,让他成为一个目标,都去告他、都去攻击他,所有潜伏在喜马拉雅加拿大农场特务都去攻击他。然后呢咱很多战友的钱还暂时被被封,但是掩护了加拿大的很多战友把大钱,几千万的、几百万美元迅速地投资成功,叫借款成功,这就是咱们必须有的战略。你跟共产党对抗的时候,你一定要记住声东击西,指东打西。所以说共产党所有的精力、潜伏的精力、法律诉讼、法律超限战全对着老江去了。老江在那儿傻乎乎的,来吧来吧像熊瞎子似的,对我开战对我开枪。我们悄悄的从下边把战友掩护离开了,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啊,喜马拉雅加拿大农场江财神剩下反击吧。他反击成功了,立了威,救了战友,江财神将重生;如果江财神输了意义,你就白白当了一次前线掩护的假前锋哨,引开了敌人。但是你法律赢不了,那你是个loser,喜马拉雅农场跟G系列再也没关系了。我们只尊重赢家、胜利者,绝对不允许输家来代表战友,那不管是谁!亲爹二大爷也不行,很现实。
 
各农场如果你没能力、没实力,你像玛莎、小皮匠、山地谦谦、图桑面具先生、Sara、安红、木兰、老班长、魔女、草根哥、台湾的小宝、大牛、巴黎姑娘,长岛哥那就不用说了,你想想阿炳、我们美东的阿炳妹妹。这些人你想想,这回你看看阿炳问我就没超过十句话,阿炳啪啪啪啥事就都做了,你能想到一个华盛顿区就这么厉害吗?是不是?数额不大,但是做的极为成功,又快又准。长岛哥那就别提了。你看我们左媛那天带着新疆小哥,对了新疆小哥、左媛你要跟Zack联系一下,班农先生让你们上战斗室。新疆小哥英文非常好,包括我们那天去的春风,要让你们上战斗室,请跟Zack联系。对不对?你能说不行吗?这是实力,你想当喜马拉雅农场,你看你的实力,对不对?没实力不行!这是说不完的话,说说不直播就直播一两个小时。我得洗澡去了,早饭午饭都没吃,刚才只吃了一个牛角包,然后就喝了杯咖啡。
 
一起为全世界新中国联邦、香港、台湾、西藏同胞、战友们祈福。阿弥陀佛!
 
我刚才日本007忘说了,战友还有谁?我把谁忘了,加拿大的卡丽熙、卡丽熙,我们加拿大的卡丽熙我都给忘了,还有谁?我们的郝海东先生就不用说了、兄弟,叶钊颖就不用说了,我的美女科学家正在那废寝忘食工作着,路德先生也就不用说了。还有谁呀?韩国!对了,我们的朴队长、朴司令,还有我们的哈恩美女、朴司令、朴司令、哈恩美女、哈恩美女。今天早上一个战友发信息说不能让路德再吃胖了,不能让路偿吃胖了。好你们跟路德先说,我不好意思跟他说,说他他受不了。 
 
VOG现在是肯定的,VOG是什么方案?战友,VOG那边跟这边没有任何法律关系,但是由于大家都是对着这边来的,在法律上没有关系。现在是VOG的战友,我再重申一遍,你的钱所有你汇的钱Sara正在逐一回复。然后未来你的选项是你可以转换成G-Club,你可以转换成G-Coin、G-Dollar就是你可以换成这个,然后你也可以换成借款,你们都可以跟Sara直接联系。这在法律范围内的,过去没有半毛钱投资跟G-TV半毛钱关系没有。西班牙文戈七雄太可爱了,绝对战友,最关键的时候开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去办事,绝对是。英国大卫,我老把大卫兄弟给忘了,大卫兄弟为啥我老忘,英国大卫你们知道我吗?就是英国出了几个很坏的坏蛋,我就有一种所以大卫兄弟就吃瓜烙了,知道吗?但是我大位兄弟心胸挺大,我每次忘他他也不说,不像玛莎和木兰,每次“七哥又没说我”,她每次都可在乎了。我的大卫兄弟也不在乎,整的我的大卫兄弟老吃亏,大卫兄弟…说10遍以上。澳大利亚是肯定的安红、木兰妹妹,没说。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