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7年5月9日视频 20170509



郭文贵2017年5月9日视频 20170509

内容梗概:
尊敬的推友们,大家好! 
 
 
 
这是文贵5月9号的报平安直播视频。这也是文贵出镜以来,第一次自己直播视频,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多多原谅!有可能不会那么完美。 
 
 
 
首先,允许文贵就昨天5月8号的报平安视频当中的各种表现,让你们久等,由于我们的愚蠢、愚笨、无知,浪费了你们的时间,向你们所有人表示道歉! 
 
 
 
更重要的是,在昨天的报平安视频当中我口误,我说了“中国政府养活了14亿人民”,这简直是愚蠢至极的口误,这不可能的。人民政府,中国共产党一直说“党来自于人民,政府来自于人民”,这是肯定的,魚水关系是不会搞错的。这是我的口误,希望大家多多的原谅!我一定深刻的反省,这个错误是口误,是很不严肃的,后果很严重,我深信不疑。这是为什么今天我决定要听取所有网友们的意见,不玩高大上,还是直播。 
 
 
 
昨天的事情我要简单给大家说一下,由于我听了专业人士的意见,买了一堆的、大家看不到的,我旁边这些专业的灯具,买了几个索尼的最高端的4K摄像机,又买了很多高级的无线耳麦,买了很多设备。就这点上真正的显露了我们这个国家,还有我个人,这种暴发国家、暴发户,暴发后的后遗症,不管如何的装,有时候还是能够露馅的。就以为钱能摆平一切,就以为钱能让人获得一切,有时候我一直在警告自己,我以为自己很多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不那么土豪,但时不时的小魔鬼,就从心里面爬出来。 
 
 
 
昨天设备的问题,体现了几个方面,跟我们国家现在处的现状,非常有意思的像一个缩影。那就是——以为有“钱”可以走遍天下,“钱”能摆平一切。而昨天恰恰的就说明,钱不能给你带来一切,甚至就是因为你的无知,我的这种无知,暴发户的无知,暴发现在的无知。时时刻刻在生活中会遇到荆棘,遇到小的不能再小的,但让你有大麻烦的各种问题。昨天设备是好的,可是我们这些人操作不了,就像我们的国家似的,我们不相信老百姓,我们不相信别人,我也不相信我团队,不让别人介入到我们的爆料事件。 
 
 
 
我们现在实际是一个半人,这孩子要做饭,要照顾我,还要跟二三线联系;另外一个助理是刚刚来的,人家是文员,行政工作,既不懂电脑,也不懂Camera摄像机。最后,我们没办法,临时找来了我们的保镖团队,在曼哈顿最牛的之一的电脑工程师,人家来了,俩小时开始调这索尼摄像机,俩小时把我调的,已经是非常不耐烦了。因为我一直在等着,还有很多事情,结果调試当中,录一段又不行了,还把我感觉整没了。这一下子就折腾了大概四个半小时,这四个半小时就体现了,我们做事不讲质量、没计划、没安排。 
 
 
 
最后开始录,录时他调整的模式是高清模式,就是4K。结果这高精的模式录完了,一打开麻烦了,没声音,没有声音。更夸张的是它每11分钟转一次,整个的记忆卡里面,它由于没有设置好,每11分钟转一次。所以拿出来,要从一个电脑上把语音恢复,还要下载N个软件。把这11分钟的节段,要进行连接,每一次连接,连接完炫一次大概需要3小时;然后语音再来一次3小时,同样要下载一堆的软件。 
 
 
 
这时候又体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国家,看北京、看上海、看京广深,这是一个先进国家。但是你从北京到四环、五环、六环,直接就到了石器时代。你从上海到江浙一带还挺好,但一到农村去,基本上到了大清朝。你到广东去深圳,那是国际大都市,但你一到了潮汕下面的小农村,也就到了我们大宋朝,比北京的实际乡村差距,大概好一点。 
 
 
 
我们使用的电脑是我们的管家的电脑,这个管家的电脑和4K电视相当于北京七环和北京长安街的差距,麻烦了。人家的电脑工程师说你的摄像机是“劳斯莱斯”,但你电脑去下载这些东西和炫视频,相当于用“TOYOTA”轮胎,安到“劳斯莱斯”车上,弄的我苦笑不得。我说“我的推友都高度关注,都没睡觉,咱先把这事给解决了”,就这样的折腾,我真是折腾都快不行了,我急躁,大家可以看到。 
 
 
 
由于前天晚上,遇到了日本的各种的事情,还有北京给我打电话,说我母亲心情烦躁。我母亲这几个月来,由于我哥的事情、家里的事情,我母亲精神非常不好。因为我们家在76年的时候,被当时的其他的高干子女,把我的好几个哥哥都砍了,我母亲吓成了精神病,吓了好几年,我母亲有这病根。这几天,我母亲的情绪非常不好,我们都很担心,她老在惦记着,她最疼爱的孙女还在里面关押中。 
 
 
 
还有就是,看到我的四哥、六哥这样,她肯定难受,就这样,我母亲突然间就不能走了,只能坐轮椅。这件事情给我讲的心烦意乱,再加一晚上都没睡好觉,然后又加上录制视频录制了几次,我的战友等了四个多小时,我的情绪极为暴躁。所以说,你们可以看到,在我昨天的录制视频当中,情绪极度不稳定,这是我多年来要克服的,就是我身上的缺点,这也是没文化的具体体现,修养不够、城府不够、遇事还不够冷静。 
 
 
 
我跟我太太刚结婚时候,说吵架,呼……就来了,下一分钟就能好。到后来变成我太太跟我吵,我跟她笑,不吱声,我脑袋想别的事,甚至是哼哼小曲。再后来,我就锻炼到我老婆跟我吵架的时候,我看着她的眼睛,我点着头,然后心里想公司的事,我练的不错了。但是,还是不行,昨天一下子把我这个小魔鬼、小毛病、大毛病都给引导出来了。身体上的压力,精神上的压力,还有事实上的这种各种的担心,加上技术上和团队的这种不协调和欠配合。更重要的事情我真忍受不了,推友们,在大陆的推友们都没睡觉,我的私信里面都爆满了,都是问的这视频呢?我还没睡呢!最后,在下午的时候有人跟我说,这都是欧洲12点了,大陆早上了,你还没放。 
 
 
 
何频先生,影响了我很深的两句话,其中一句,就是在明镜第二期直播的时候,我遇到了意外,在医院的时候,在我受到了北京的威胁的时候,我说我可能真的不能直播了。结果何频先生就说了一句话:“民意不可欺”;这句话原来咱官员成天说,我都没放心上,听太多了,因为他们老说假话,我也不往心里去,不走心。但是何频先生的一句话,我是真的走心了,所以那天咱必须正常播,哪怕把我家人再抓起来,也播。我尽可能地跟老领导商量,拿掉80%只说20%,那天能顺利的直播就来自这句话。 
 
 
 
从那天起,我更加意识到这句话的深刻意义和价值。所以昨天这种,民意不可欺,民意也不能不尊,不可不尊啊。大家都瞪着眼睛,浪费着生命中最宝贵的时间,是信任文贵,我这能不着急嘛?结果好嘛!到了昨天凌晨12点,视频上线,上线我一看,我真无语了。 
 
 
 
第一,就是那几句错误的话;第二,我看着我自己那个表现,摇头晃脑的,如果大家允许,我想把那个删了,你知道我想删了。说的那些话,我都感觉郭文贵怎么成这样,这能成什么事啊?我成天教育我儿子,就让他不要急躁,遇大事能冷静,能思考,心不为所动,身不为所影响,这才是干大事的嘛!你看我昨天的样儿,你说我这样,你还老说让我去干点什么大事。我就是去当个村长都不合格,就我那样了遇到大事能行吗?真的很烦我自己昨天的表现。所以说,我昨天就翻来覆去的,我就是看了N遍,但是我特别感谢推友们,你们太宠我了,太惯我了吧! 
 
 
 
我们国家的政府和领导人,还有咱们中国的很多男人,身上的毛病,都是被咱们自己惯出来的,你们要批评我。昨天就这样,推友们都含蓄地表达了,对我中性的赞扬,实际上就是批评嘛!我也感受到,但是我很不好意思,这种情况下你们还赞扬我,最好能抽我的嘴巴,就给我抽几嘴巴才好,文贵昨天表现太差了。 
 
 
 
第三,昨天讲了几件事,重点都没讲出来。你就说李友他那个弟弟司机叫欧阳聪,欧阳聪是怎么骗走我的钱,他怎么让我把钱打到了一个服务员的账号上。我这都准备了,昨天这一急,一不冷静就乱了。所以说中国老祖宗说得真好,这真的是,人只要想犯错误,你要想出大事,你首先要疯狂。然后不冷静,真的是,话怎么说的,生气是一只小老虎还是什么,突然想不起来了的一句话,这是很可怕的。所以文贵再次向推友们,向你们道歉!昨天的口误,14亿人民是养育了这个政府,第二,昨天有些逻辑混乱,第三情绪化,这都是不对的,向大家道歉,衷心道歉! 
 
 
 
说到这,我想说昨天发生的,我5月8号视频里讲的,关于博讯收删帖费三十九万九,我出示了证据?后来赵岩先生在Twitter上,进行了直播,这个直播我看了,我非常的感动。因为我和赵岩先生一直有沟通,我也知道赵岩先生是博讯的重要人物之一。后来他看不惯,韦石和西诺这些所作所为,完全的背离了,他们所追求的推动中国民主、法治和自由的建设,以及维护访民的利益,建立一个有新闻道德的网站的这种原则,他们带着很多人都离开了,听说这些都是很优秀的人。昨天,他看到了我出示证据以后,他很难接受。所以,我覺得昨天他那个直播,从一开始的几千人,一下就上到了上万人,我到下半夜看的时候已经2万多人。这可能是赵岩先生,他做媒体以来,受到最为关注的一次,下面的好评达99%,被感动,並且认可率太高了。不仅如此,而且赵岩先生每一句话,现在都成了媒体界及大家的高度关注。 
 
 
 
特别是,我听说今天俩小时以前,我們大陆的,关注我这件事的有几个人,专门关注往内翻墙的,搬运工们的信息,说这些信息,很快会搬运到大陆,做成的音频和小视频来传播,在微信、在社交媒体。而且特别在东北,因为我有几个点,东北、广东深圳、河南郑州、山西、上海,这几个地方都有我的点。随时,他们把掌握的我们的信息对内的传输,他们说这些视频传播的很厉害。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这就说明这人吶,任何人都是有原则的,流氓、黑社会、杀人犯他也都有底线,他也有他的原则。 
 
 
 
昨天赵岩先生这事情,就给了大家一个,最重要的一个警示,任何人做什么,都有底线。就是韦石、西诺这种,完全没有任何原则、没有任何人性、没有任何道德标准,睁着眼说瞎话,把所有人都当傻瓜。就是玩弄这么多人的智商,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中,这真是太疯狂了。还有我要说的事情,我最惊讶的是,在海外自由媒体世界,能容下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事,还有就是被我揭发之后,竟然,大家都去闭嘴,不去面对,这是真的有问题。我一直在深刻的反省,到底为什么?我们的海外这么好的一个环境,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从一开始我给《博讯》和西诺,那次通电话,我让他把那个关于我的,那个谢建生和郑介甫的这两个绝对流氓骗子,多次被国家通缉的这种小烂人,烂到不能再烂的人。郑介甫娶了四个老婆,而且把四个老婆的家人钱全骗光,他十几年不能回家。而且他不但给人家其中的一个河南的一个,把人家的闺女给睡了,跟人家生了孩子。还把人家妈也给睡了,人家她妈找到我,说他把我们母女俩都睡了,还把我们钱给骗走。而且人家的儿子跟他开个餐厅,还替他担了一个多亿的债。 
 
 
 
这个谢建生是河南焦作,叫什么“凯莱大酒店”,总共才100多个房间,一天营业额两三万块钱那也叫大酒店,他还很有勇气。他的叔叔就是过去那个足球协会的,叫什么谢什么那个副主席,因为赌球被抓了被判刑了,他就是搞赌球的,还有足球地下赌球,黑社会的,他跟我半点关系没有。 
 
 
 
这是为什么呢?这事我在未来几期要说,就是我们在当时收购了天津叫“华泰“的,一个部分的抵贷资产。这是我一生当中,犯的第二次最大的错误,未来详细给大家说。收购了资产以后,就诞生了曲龙侵吞了公司资产,拿走全部几十个亿,当时让曲龙作为代持的人负责这个项目。当办到一半的时候,曲龙给我打个电话说“大哥,这事我要跟你说一下,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坏良心,但是我觉得这是个机会,这40个亿的资产,我想我要了,不给你了”。我当时就愣了,问曲龙你在说什么呢?他说“大哥,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我还要博一回”;我说“曲龙,你要这么说,你可真的是知道,这是犯法的,这是犯罪,后果很严重,你也不冷静想想”。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我多次催促他把股权过回来,他都拒绝了。后来,大家都发现了不能报案,因为这一个月里,曲龙是到处告我,他想把这40亿资产拿走,还想把我给灭口。 
 
 
 
曲龙找到北京市公安局政保大队的,一个姓杨的,还找了北京經偵。咱中国人的老板之间只要有事,先找公安的經偵,把对方抓起来,中国公安的經偵基本上都是黑社会。中国这些年所有的所谓经济案件,出现在社会的冤案、假案大多数和經侦有关系。如果中国警察不改变經侦的这种体制,那中国是什么“依法治国”?什么“以警反黑”、“以警反贪”,那都不可能。 
 
 
 
我过去这些年,绝大多数和警察打交道,都是經侦,未来我都会一次一次讲,那故事太多了。曲龙找了这俩人,想把我灭了,查我涉嫌黑社会、涉嫌窝藏枪支、涉嫌所谓的合同欺诈,结果查没查到我,最后他被抓起来,未来曲龙的事情我要很详细地给大家说说。 
 
 
 
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找我买公司的一个叫赵雲安的一个人,他是原来先被抓的,赵雲安是在被天津关押期间,也是天津警侦把他给抓的。天津警侦是谁呢?就是原来被抓起来的叫什么“顺儿”,自杀的那个公安局长,他的下属。他的马仔就是郑介甫,郑介甫当时邀请赵雲安去投资,结果一下子投了不到几千万,股市上涨突然变成了几十亿,郑介甫就火了,就叫天津警侦把赵雲安给抓了,要求把户过回去。 
 
 
 
赵明安被关押期间,我说的大概在2006年,就找了他的同学,就是我的老乡叫雨晓峰,雨季的“雨”,雨晓峰,我们山东莘县老乡。他当时是我“盘古“的老总,要求我帮他忙,拿钱或者找关系把它给弄出来。后来我就找了中纪委的,现在也被抓起来的孟会青,到天津去,找了那個今天看到的电视剧裡那个打铁还需自身硬的,中纪委的电视节目当中,姓罗的这位纪委干部。姓罗这位干部就帮助,把赵雲安给协调放出来,我们就收购了天津的华泰企业股份。但是,我们是有条件的,因为他有很多债务。 
 
 
 
郑介甫这人就是个绝对的骗子,而且他骗的钱,全是过去“华泰“的,跟国有资产有关系。结果赵雲安放出来了,我们的债务还正在处理当中;总共在这件事情当中,我们跟这个公司之间,跟他合作涉及四亿人民币。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就是焦作的叫谢建生,为什么呢?就是郑介甫从澳大利亚回到了北京,回到了天津。他就说把自己的债权债务,给了焦作的谢建生,说谢建生曾经给他投资过,在我们收购之前。但是因为赵雲安事件,这事停止了,所以谢建生的事,他欠谢建生的钱。谢建生就找了焦作市当时的公安局局长,局长叫李少正“政委”,李少正就立了专案组,又是經侦,焦作經侦。 
 
 
 
就要到北京抓捕郭文贵,说白了就是个黑吃黑的事,跟你焦作啥关系?这个郑介甫认识了谢建生,一伙人搞足球嘛,而且搞小姐,往澳大利亚输送小姐,在那边开夜总会、开妓院,谢建生在河南给他搞一些小姑娘过去。他俩有这关系,就等于是利用了一个虚假的借贷合同,3000万美元,说是谢建生在澳门借给了郑介甫3000万美元。所以,他替郑介甫向郭文贵索债。 
 
 
 
第一,郭文贵根本不是实际收购人;第二,这跟我在法律上没关系;第三,跟你郑介甫半点关系没有,这又是一起,焦作警侦立的黑案,这就来了;你们可以看到马健副部长,当时是是协调方之一,后来马健副部长协调,人家根本不买账。最后我就找了中纪委,这时候孟会青已经升官了,那是大官儿——“巡视九组组长”。你看看这人间的轮回,我认识孟会青的时候,他是六室的一个处长,綜合处处长。他当时因为王有傑案,把我双规18天后,他跟我认识,成为好朋友。然后还在六室升了官,等于副局级的处长。之后他和我一起,调查了“刘志华案”,在“刘志华案”之后,接著给我协调了天津的。 
 
 
 
这位罗先生,我不要说人家名字,打铁还需自身硬里面,那个最有意思的,他爸爸让他接了他爸爸的位置。然后,协调完之后,孟会青又在十八大以后,被重用为“巡视九组组长”,主管协调江苏、河南,中原六省,其中就管当时的几个大领导的案子,未来我给你们再详细说。所以我当时就找了孟会青,结果孟会青就把这事就交给了河南纪委,河南纪委当然也给面子,相当重视,最后就把李少正政委给抓了。谢建生和郑介甫一个跑到澳大利亚,一个跑到加拿大继续搞地下赌球,继续搞输入小姐,在海外搞黄色卖淫活动。 
 
 
我跟这俩人从不相识,这两个视频,就是他花钱买通了西诺和韦石,更夸张的事情,我未来都会亮出来。他给了西诺和韦石一部分钱之后,还许诺给他投资,并说郭文贵的几十亿的钱我要追回来,我给你50%,韦石和西诺都相信了。 
 
 
 
这事情,就是我认为佛教中,讲的最好的一个轮回的案例,天津的这笔“华泰“的钱是郑介甫骗了国家和其他企业的钱。后来又是赵云安,看到这块肥肉去了,然后赵云安全军覆没,一生被他给毁了。赵云安进去以后,又开始找了我郭文贵,我极度缺钱,郭文贵贪欲的、贪婪的、饥不择食的、饮鸩止渴的,跳进了我一生中最大的、最没原则的漩涡。大家看到了,很多事情都跟这件事有关系,报应啊!这就是我上次第二季所说的“这是报应“。结果我这事还没完,又来了一个人谢建生和林少正”政委”也参与这个钱,也被郑介甫骗了,说“只要要回这钱,给你几十亿“。压根就没有这钱,结果又来了,以身试法进去了,又进去了。这两人进去还没完呢,好嘛!加拿大逃跑的谢建生和郑介甫又找到韦石和西诺俩人,这又跟郭文贵一样、赵云安一样、林少正一样,又跳进了魔鬼的圈。 
 
 
 
当时有一位领导,就是中纪委副书记,真的是给我说一句特别重要的话:“天津这件事情,文贵你失德,你失去了你的品,还有你麻烦会不断,更重要的是这是脏钱“。他给我讲了历史上几个,张献忠的脏钱,在四川发生了什么事情,张献忠弄了多少脏钱,又发生什么事情。历史上的几个皇帝,挖坟墓遇到什么事情,还有历史上几个脏钱怎么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你这事基本跟这就一样。我当时没听进去,还是贪、还是有侥幸心理,还是贪、嗔、痴、慢、疑那个“贪”,还有“慢”,贪、嗔、痴、慢、疑,我是,“贪”和“慢”。这一下把我毁了,这就是一切的轮回的轮回,今天看到韦石和西诺那下场,我真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吧,真的是。 
 
 
 
这是为什么我当时给《博讯》韦石联络的时候,我发自内心的说,我希望你们面对现实,不要再造假。因为我毕竟觉得当时的《博讯》还是干了一些好事,你不能说《博讯》一点好事没干,他替很多弱势群体,还有替很多追求民主、自由和法治建设中是发了声的。这是绝对不能咱们给说没有就没有了,这是不客观的,所以我一直希望跟他把问题解决了。我要求很简单,你把文章给删了,做个公开道歉声明就算了。但是,他的傲慢和他的贪婪,让他走向一个一个的这种恶性的轮回圈中,不可自拔。 
 
 
 
他一直以为郭文贵就是他听说,和他想象中的那个郭文贵,他就没想过,郭文贵要是像谢建生一样能有今天吗?他一直以为,谢建生向他和西诺保证的,那20个亿能给他,这个贪婪的心,让他也堕入这个魔圈。后来在我上推以后跟他联系,我真心想投他的钱,我真心想跟他和解,他又是一次次地玩弄了最庸俗、最没有人性的、最卑鄙的背叛伎俩。还是对那20个亿感兴趣,还为谢建生说着一个个谎言,一个个弥天大谎,让他走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昨天晚上,在看赵岩先生直播视频当中,我看见他流眼泪,我这真是一个很难受。但是昨天我很纳闷,赵岩先生录视频的人,就比我对面的人聪明的多,老早就准备好擦眼泪那个纸巾,这个细节我看到了。是刘刚先生先在Twitter上说这纸巾准备的好快,这个助理不错。但是赵岩先生的眼泪打动了天下,可是我感觉赵岩先生没说实话,因为据我所掌握的信息,赵岩先生昨天很多关键的核心没有涉及。他是把很多人推给了西诺,我认为这对西诺先生也是不公平的,西诺再坏,咱也要面对现实、要客观。 
 
 
 
这里所有的坏蛋,那就是韦石,韦石欺骗了全世界,韦石欺骗了所有信赖他的、维稳的、诉求依法治国的、还有受到伤害的这些弱势群体,他都欺骗。更重要的是他还拿了钱,这是犯罪,而且不是拿一家,拿了原告,拿被告,而且还偷税漏税,瞒税。所以说,昨天赵岩先生,只指责这个而没有具体的事情,那这是不公平的。赵岩先生应该鼓足勇气,大胆的揭发,韦石和北京各方面的关系,这话不说清楚,总有一天我要说清楚,我要说清楚大家都很尴尬,我是一定会说的。我希望赵岩先生,你昨天让大家的感动,让大家看到了你这个人的正义,和你做人的原则,还有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这种道德标准,我希望你真的鼓足勇气,一鼓作气拿下。 
 
 
 
昨天到现在很多朋友私信问我,他建议《博讯》该怎么办,很多人在问,包括《博讯》的老人。我初步的想法,今天这里呼吁一下韦石先生,如果你还愿意跟文贵和解的话,我今天最后一次向你发出和解。原因很简单,我昨天给刘刚先生发的Twitter,海外就我们这点中国人,我们为啥不能互相尊重呢?我们团结在一起还没有中国一个镇的人多呢!我们团结一起才能给中国的依法治国、中国的强大、民族的复兴才能做点贡献。 
 
 
 
我们能不能把《博讯》建成一个真真正正的、一个大家可信赖的、可依赖的、具有真正的公信力的一个网站和媒体呢?如果你愿意这么做,我愿意跟你合作和解,我也可以找检察官、税务局,愿意尽最大努力……我没有任何保证,这可是美国法律。可以把对你的诉讼撤回来,我也可以把现在的正在核实的,你的几千万美元,那个事情尽可能的停止,我问过检察官,我是有权利撤回来的,最起码让你西诺不蹲在大狱里面。特别是西诺先生,你老想我裸奔中央公园,那你只能到看守所和监狱裸奔去了,到那里边的时候,你可能是弱势群体了。包括韦石先生你到那里边去,那你想再后悔就来不及了,你都别再相信什么谢建生和郑介甫给你20亿了,你好好了解事实吧,看看他们的后果,他们的结果比他们想象的惨地多得多!你可以想象,未来他们会什么样,你可以看一看。 
 
 
 
所以我说只要你要愿意的话,我可以撤回,前提条件,《博讯》网站,必须向杨建利先生、郭宝胜先生、赵岩先生、刘刚先生、唐柏桥先生、昭明先生、陈闯创先生、叶宁律师,特别是魏(京生)先生,这位民运大佬魏先生,要向这一些人,一起组建一个团体。然后,由他们来管理《博讯》这个网站。我现在就可以说我可以,花一定的钱,我投钱,我一分钱股份不要。我投钱以后,如果在短期内不能盈利,我也可以继续给钱,我不参与任何的经营。但是,一定在经营好了以后,50%给所有的这些管理者,还有这些推委会的人;另外50%建立一个基金,专门帮助大陆到海外来的被维稳的上访群体,帮助他们还有一些海外的异议人士,及他们的家庭,他们这些人极需要的紧急帮助,文贵愿意这样去做。但是前提是《博讯》必须未来所有的经营,都必须是经济独立,所有信息独立,接受成立的管理委员会第三个人对每个新闻的监督。并且要对所有的新闻报道和报道人,按照世界上媒体的标准,来进行报道。而且每年都应该终身承担美国的法律所应该承担的责任,然后把博讯变成一个视频加网站一起的,一个公知媒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最后一次,我就给你48小时,你要愿意和解,直接跟我联系,你不愿意和解,48小时后你就看看,下一步检查官和税务官会给你做什么。 
 
 
 
最后一个就是,你必须公开说清楚你和谢建生及郑介甫的事,和所有过去,你所有拿人家钱的事,你把它说清楚,咱们这篇儿就算是翻过去了。我愿意给你投资,我愿意把所有投资钱,在第三方我的律师事务所的见证下,由我刚才说的,魏京生先生、杨建利先生、唐柏桥先生,昭明先生、赵岩先生、陈闯创先生、刘刚先生等等。我们选择一些,在海外的有影响的这些人士们,组成一个委员会,由他们来制定一切规则,并对《博讯》网站的过去,进行一个了结。当然,你韦石、西诺必须离开的,你必须离开,我保证不去再追究你,这是唯一的条件,这是文贵经过昨天一夜的思考之后,我表达最后的善意。 
 
 
 
我也希望李伟东先生你也可以加入,你不是对《博讯》网站很关注吗?你跟《博讯》的事,还有你失德的这种行为,没问题 ,你也可以加入。像我们的何清涟女士、胡平先生,章立凡先生出不了国内没办法了,这些人都可以加进来,成立团队来思考及提出的初步的建议。这是文贵想为所有这些海外的积极人士,想做出的贡献,完全不重要、完全没细致、完全没计划,这是我最后一次对韦石、西诺和《博讯》做出的善意的行动和决定,望社会上各界精英,大家审议、审核和批评,这是我今天对《博讯》说的。 
 
 
 
最后我想说一下,从14号到23号之间,我有基金的会,这个基金的会每天都要开,而且会非常的忙。我的报平安视频,还会采取直播的方式,可能就短一点,我简单的说一说让大家放心。 
 
 
 
接下来,因为我们要准备的全部是全球发布会,大家今天可以看一看,我这个电脑上,为全球发布会所准备的视频、信息、文字、文件太多了。所以说,我的很多的时间来准备那些,包括现在这些文字、文件的审核还有公证。所以我的报平安视频每天都会有,只是时间稍微短一点,希望大家理解。我们大概要在25号以后,就会轻松一些,我会重新恢复每天大概30分钟的时间。然后从6月16号到6月25号之间,因为大家都知道,6月份是西方的财务年度比较重要的,我们基金开会,好几个基金都要重新选董事会的董事。 
 
 
 
由于北京发出了所谓的红色通告,我已经提议多个基金,对我的董事资格进行重新选举,这是我必须走的法律程序。如果因为红色通告这个问题,我要失去所有的董事,虽然不影响我的利益,但是,对我的决策权和影响权,还是有问题的。因为我还是投资委员会的委员,但董事我会失去,包括现在的几项重大的投资,大家未来也会看到。我们最近买了很多国内的,在香港的H股的股权,我的也会撤出这些具体的投资,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很麻烦,非常的麻烦,所以我要很多的精力去办这些事情。 
 
 
 
但是,大家要看到的是,文贵现在经过这一段的时间的爆料,已经走向另外一条路,这条路啊,还真不是当初我设计的。昨天晚上大家都看到我的手机,没怎么睡觉,我的脸都肿了,因为喝了很多很多水,也没睡觉。昨天的Twitter上,出现了Twitter世界里面前所未有的这么一个奇迹,我们的律师和团队跟Twitter联系了,这不可能是黑客做的,说点击率就是你滑动一下就算一次,这叫“印象”,是200亿,那么200亿现在从我的16000个关注的推友的数量来看,那一个人是多少,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说现在我的16000,从Twitter世界上被非法黑客关掉的(关注数),大概应该在50万关注数。但这50万乘以200亿是多少,那是天文数字,如果在另外的方面还有关注的话,它是了不得的,因为这个关注数,是真实的。 
 
 
 
昨天我的团队说,按照现在关注数我卖广告,我的一天就可以卖1000多万美元的广告了,要给我钱。文贵可没想做广告,也不想做网红,如果这样能卖广告钱的时候,我现在就向大家承诺,我会把钱捐给咱们未来成立的推特委员会。然后,为我们的“四以三不”的政策而服务,那就是反对“以贪反贪”、“以警治国”、“以黑反贪”、“以警反腐”。然后三不,“不反习主席”、“不反中华民族”、“不反国家”,“四以三不”的这种追求,我愿意成立这委员会,那得多大的钱捐出。 
 
 
 
最近很多推友都发信息让我给年轻人说说,怎么赚钱?中国很多大老板天天讲,讲特别多,高大上的话我就不想讲了。但是,我真想给年轻孩子讲讲怎么赚钱,怎么赚钱我还是很想讲讲,因为我看到现在的年轻孩子,真需要一个有实际操作价值,马上就能用的赚钱的招,就像我前天说的“千招会,不如一招绝”。这些年轻孩子可别相信那些所谓的大咖们,还有那些教授们的那些讲座,那些讲座的人他有钱吗?我现在给大家个建议,如果大咖们,这些讲座的人他真有钱,你一定听他讲,他都没有钱,你就赶快别浪费时间,还是我那个原则。 
 
 
 
你想让文贵听你的,你能影响我,首先,你得能做到。我建议这些孩子们,别听那些人靠嘴巴来赚钱,靠嘴巴来影响你,都不可信,空谈误国,不但误国,空谈还误你人生,空谈让你赔钱,甚至还让你赔命。本来我今天要准备讲第一个话题,我准备了10个有关赚钱的话题。第一个话题,就是“天道酬勤,地道酬人”,就这一个(话题)我都准备讲30分钟,我今天就不讲了,我想未来的,就是每天的报平安视频一天讲一次,我准备了10个标题,我想跟孩子们分享,赚钱的手段和感受,我可不保证你们能赚钱,而且你们赔了钱,我也不负责任。我只是讲文贵的感受,我觉得还是挺有用的,因为我给很多生活中的朋友说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赔过钱,我这点倒是敢说,我讲的这些事情如果你按我说的做,赔了钱,你过来我赔你,挣钱我不敢说,赔了钱我敢赔。 
 
 
 
当初我们政泉开发房地产的时候,告诉我的员工,马上卖掉你的所有家当,向所有家人借钱,买政泉二期住宅。当时多少钱?保利给我们经营,他来操盘,8000块人民币,贷款80%或60%,那就是说你支付1600人民币,然后加上你的社投,你就可以买房了。那么,当时交1600现金就能买一平米政泉的房子,今天多少钱呢?60000元人民币,40倍呀! 
 
 
 
第二个,包括当初,方正股票我刚换完股以后,已经涨到6块多钱的时候,很多人问要不要买方正股票?告诉你,不是我拥有方正股票才告诉你,我说“我现在告诉你,方正股票可以买,它一定超过15元”。有的员工是真买了,赚了多少钱,人家也是融资贷款的,当时贷款那个是贷的非常高,结果这些人赚了几倍,到17元大家都抛了。到16元的时候有人问我,(我说)赶快抛,这就已经不正常了,15元是正常该抛。金融危机以后,很多人问我方正股票要不要买,我说“千万别买,方正股票会跌到6块钱”,未来还会有一段时间。 
 
 
 
在今年8月份以后,也就是我的股票进行流通以后,我跟方正将有一个,真正的一个赤膊上阵的较量,跟李友所有的背后的股东背后的较量。这个较量是什么呢?就是把它真正的,现在这些还没有抛售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的股东们的人吓尿,他们就会大量的抛售方正股票,他们已经在抛了。这个时候会大跌,跌完以后我赢了,股票会大涨,我不赢股票将成为灾难。因为小股东们一定会无限上诉,即使我赢了,我也希望小股东上诉,我希望“方正证券“长点良心,把骗人家的钱大部分还给人家,否则会得报应。 
 
 
 
这些具体的手段和故事,我不是给你讲什么大道理和原则,凡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自己没做到,叫别人去做的这种大咖、大老板,还有说的云里雾里的人,都是误人子弟。叫人家破财,叫人家破财丢命的,但是毁人不倦,不是后悔的“悔”,是毁掉的“毁”,毁人不倦。 
 
 
 
我想把我的一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分享给年轻人,这甚至比爆料还重要。我认为中国接下来有巨大的机会,但是,机会属于聪明人,属于有胆略的人,属于能把握住机会务实的人。第一个就是要”天道酬勤“;第二个就是要”地道酬人“;我准备下一步从第一个标题讲,就讲第一个。然后从各个角度来讲,我是怎么挣钱的,特别是,就在我这些天爆料,几乎80%-90%的时间都用在了爆料的事,我还真又赚大钱了。因为我增持了几个股票,这几个股票战略性的增持,现在让我赚钱了。 
 
 
 
我还是说,未来“腾讯“一定会出大麻烦,昨天看到它又涨了,250.8元,未来“腾讯“一定会是赚大钱的,但不是做高,是做空。未来我会告诉大家,为什么有人要做空“腾讯“,当大家知道了整个事实以后,你们千万别往里面投钱,千万别跟我走,你们会看到,文贵对市场的判断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也逐渐的把这几个投资成功的案例,我会用文件、用事实,展示给你们,为什么我能同时获几十倍,上百倍,甚至上千倍的回报。为什么中国做地产的,郭文贵能做到上千倍的增值,我要给大家一一地分享,我希望能对年轻人有作用,我特别愿意,为任何的年轻人来做点事情。 
 
 
 
因为我的今天,就是无数的老前辈,真的有栽培我们大陆的这些土包子、草根们、年轻人的这种理想,才有了我今天。没有贺灵乐先生,没有夏萍女士,没有日本的大西進先生,没有美国的史蒂芬先生,没有美国的帅克先生,没有耐克先生等这些老同志对我的提拔,对我的帮助,文贵是不可能有今天。 
 
 
 
包括我的精神教父,甚至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台湾的李祖原大师,建筑大师,台北“101大楼”的设计师,台湾“中台禅寺”的设计师,也是西安“法门寺”的建筑设计师,郭文贵都深度参与了这些建筑的设计,还有背后的运作。李祖原是真正的佛教徒,他是禅宗,所以我受禅宗影响很深。他把我一个具有双重性格的、魔鬼的、恶魔的、无知的文贵,带向了另外一边。有一个我的老师说过,文贵的性格是亦正亦邪的人物,我是“遇邪更邪,遇正则正”,我很荣幸的遇到了很多的正面人物,才有了今天。我没有认识傅政华先生,没跟他深交,没跟盗国贼们深交,才有我今天,真应感谢佛祖。 
 
 
 
我一坐在这啊,就有说不完的话,我还没吃饭,真的是,昨天到现在我一口饭没有吃,因为吃了饭会犯困,就受不了。前天晚上老领导打电话,说我那个你傻啊?我说这是怎么了?把我狠狠的训了一顿。更重要的事情,他也看到Twitter的变化,他也很生气,因为现在,本来不应该再折腾我了,还有人在折腾,说明有人还是按指示办事。那么,今天有另外一个老领导,咱说的不是一个人啊,大家别搞误会了,另外一个老领导就说“文贵,这两天你休息好,你要真正的,好好关上门,休息好以后,思考一下,你怎么收这个场,你怎么向现在对你信任和关注你的这推友们,有个交待和回报”。 
 
 
 
这位老领导说了以后,我真的是没想这个问题,就是我该怎么收场你说啊?老领导还说你可别变成三反人员啊,这也有意思啊,我倒是怎么收场啊?怎样回报这样支持我,信任我的推友们,还有这些这么年轻的孩子。我得做点阳光的榜样,种种事情,文贵真的是很难睡觉,我睡觉很好,粘住枕头就睡了,我只要想就想醒就醒。比如说第二天早上6点醒,我肯定5点50分就会醒,我这个从来如此。不包括2004到2008年那个时候,由于要建设奥运会,刘志华没收我的楼,我天天吃安眠片,两片四片。后来到了国外以后,完全不用吃安眠药,这也是这事带来的最大的好处,我睡觉没问题,不用吃安眠药。但是真的是心里想事情太多,一醒来看到Twitter这私信当中,还有通过其他渠道给我发的email,对我的关心,我就觉得责任重大。 
 
 
 
昨天很多人提醒我,给我爆料的这位北京的警官,大家不用担心,文贵的智商和智慧,不会把这位朋友出卖。但是我还是想说,你们这种关心、关注是我的巨大的责任,我必须做好,包括有朋友给我爆料,我非常严肃的说,你们不要钱给我料,我真的受不了。我这人做生意的做惯了,我长这么大,我从来不白吃人家一顿饭,我爹我娘说“孩子,人家请客,你买单;你请客,你买单”。我儿子、女儿都是这样,大家可以了解我们家庭,免费给我任何事情,我接受不了,我从小不接受别人的礼物,谁给我礼物,我都送回去。但是你给我免费的这样的证据,你冒着险,不关你们这些任何人,我心里不舒服,严重影响我的睡觉,严重影响我的情绪,我觉得我欠的太多了,所以你们这些人,让我太感动了。 
 
 
 
几小时之前我看到一个朋友在Viber里面,说了一句话:“郭先生,我在审你们的员工,还有看你们卷宗当中,还有跟领导交谈当中,对你们的家庭,对你们的员工有了绝对的认识”。他还说:“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好几个员工,被定为非公务人员受贿罪”。给我说几个人的名字,那就是说我的高管、被关的员工,过去有收人家钱,这是一条罪,这事让我挺受刺激的。你说我在天天哭着喊着要了命啊,天天流着泪,想把我的员工给弄回来,我的员工结果在过去的公司,还贪污公司的钱。但是我告诉这位朋友,我说我还是要把他们给弄回来,他们贪污我的钱是我们的家事,我不希望他受到法律制裁,而且我认为这些事都是经过我允许的,我知道,我愿意承担责任。因为这些人也不容易,饭不能让我一个人吃,他们犯错误回来可以通过各种事情纠正。但是不要让他们妻离子散,以此理由让他们失去自由和家人,包括所有他们,来之不易的大学硕士甚至是博士证书,还有律师的证书,这对他们不公平。 
 
 
 
他说就是因为我一次次的给专案组提这样的要求,以及他们看我员工对我的看法和我对员工的态度,和公司现在花了几千万律师费、交通费、家庭补偿费,我公司不惜代价,对我公司的每个员工。他说在他所有的案件当中,没有一个涉案人的老板,对员工这样,也没有一个老板的家人,像我们家这么干净的,这么为员工考虑的,也没有见过一个公司老板像我这么大方,感动了他。包括我的家人这么老实,甚至可以说我们家人窝囊,除了我之外没几个能主事的。 
 
 
 
李友曾对他的政治局常委的股东说:”郭文贵这个人,把郭文贵抓了,他的家族都是咱们的“。这些有录音,就这个叫欧阳聪的,李友的敲诈我钱的家伙,就是李泉的司机,当时录音里面也有他,叫欧阳聪,北海人,他把钱汇到一个餐厅女服务员,这女服务员是他的女情人,这是李友原话。他认为老郭家,除了我没有有本事的人,所以把我灭了,资产都是他的。同样的是,专案组人认为老郭家的人太弱,把郭文贵给灭了,这些资产,这些东西都是人家的,于是就引来了很多人,对我的资产感兴趣。同时大家看到了,我家人太老实,除了我还有点血性,大家都太老实了。 
 
 
 
从这些事情当中,他们专案组这位办案同志说,看到了我们家的忠诚老实和对员工的感情,他说他不希望郭文贵被消失。更让我感动的一句话,这是真的,这位朋友你这句话真的感动了文贵,说不希望你的儿子,就不希望你的儿子和你的下一代,没有未来和变成郭文贵这样的家人。所以你愿意冒险帮助我,避免更多的郭文贵出现。你这话真的是感动了我,就是郭文贵要求诉求,得到了你这样的呼应,我真是走另外一条路。 
 
 
 
当初,我推动依法治国,”四以三不“的政策,是逐渐形成的,现在我真感到责任重大。所以说,文贵在思考、文贵在学习、文贵在整理,我要好好想想,你们这么多人,冒着生命的危险和家人的安危,一文不图的给文贵做这事,这个意义重大,我每次座在这,我就来精神了。那位老领导说“你一坐镜头前,镜头疯啊?说个没完,能不能不说了啊?”。我说老领导,你笑着说,文贵能接受,但是”民意不可欺,民意不能不尊“,我不能说这事我就不说了,我在镜头面前挖鼻子、扣耳朵,能行吗?我不能这样。这两天李友的余党们,对我各种威胁,结果威胁刚完就有人发信息——“李友找的谁,谁为他们干的事”,这都是推友给我的力量。 
 
 
 
当时,李友跟我蜜月期的时候,经常去看我,只要他见我,第一件事就是从头到下,全身看一遍。我的衣服、我的用具他都喜欢,它都要去买,当然了都是我拿钱。李友到我家、我办公室看见啥都要,没有他不要的,有时候就连我穿的内裤,都想问问是啥牌子。他给他的陈华女友,胡舒立女士,还有他那个叫薇薇的女情人,买爱马仕包,让我买,送给她们,还把发票要走。买完以后,当着我面就给人家发信息,我给你弄了个爱马仕的包,黑鳄鱼皮的、粉鳄鱼皮的、镶钻的给她们。 
 
 
 
李友这人,就是一毛不拔的人,啥都要我的,什么都让我给他买。车子、衣服、家具什么都要,他和胡舒立真是挺有感情的,一说起胡舒立的时候,很有意思。有两次,他看到我穿的衣服,说要给胡舒立买几件——这很适合她。胡舒立喜欢帽子,买几顶帽子给她,她爱戴墨镜,爱戴帽子,也得给薇薇买两件。但是薇薇比较壮,大概170-180斤吧,我说微微太壮了,这个不适合她,穿不了,你给小胡可能行。 
 
 
 
我说小胡跟你还挺熟,李友眼睛就亮了,一说小胡这人……很有历史,很有文化,我就挺爱听她讲历史、讲官场。而且还讲老舍的故事,李友一说胡舒立,马上就来感觉。李友挺有意思,对薇薇是训斥、欺骗,对陈华就是搞利益、欺骗,还要跟陈华结婚,李友跟他几十个情人团都要结婚,每个人都信,李友挺逗的。 
 
 
 
李友这几天,找人黑我,找人给我发威胁信息,发完不到俩小时,就有人给我报告了——李友跟谁干的,怎么干的。现在东莞的,他那几个藏宝贝的地方,我建议推友赶快去找,那些东西谁拿走了,他不敢报警。现金、外汇、翡翠还有古书,李友收藏古书、字画。还有更夸张的,他收藏好多有趣的历史资料,特别是北京的太监庙的,那些关于性生活的古董、器具,他有几千件,也在东莞和上海的家。 
 
 
 
上海市在一个别墅区,具体什么名字忘了,最老的别墅区、最大的别墅区,好久没有住在那里,在那个地方有房子,那些地方都有宝藏。推友们都在问我,“这些宝藏具体的位置在哪?”我查查,我在推特上公告一下,你们拿这东西都是合法的,这都是骗的钱,都是骗小股民的钱。而且,办案人员收了钱以后不去查,这都是赃款赃物。 
 
 
 
推友力量有多大,李友刚刚搞了两三个小时,就直接有人跟我说了,这就是推友给我的力量。包括刚才我说的,老领导说我,怎么回报咱们的推友,对我的支持、信任和关注呢?我确实在思考这个问题,而且昨天的视频那么失败,文贵的问题一大堆,我真的该好好的想一想,希望大家多批评。文贵在思考中,文贵毛病一大堆、文贵的缺点很多,文贵需要你们的信任和支持,也需要你们的批评。 
 
 
 
昨天到今天,还有一个不好的事情,就是我的小狗病了,到狗医院住院了,缺糖,糖太低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这两天对它太亲了,这真是不好。亲密无间以后就有可能出毛病,这狗也是亲密无间也不行,不好!所以今天就没有办法,向关注我小狗的推友们发视频了。希望大家记住,文贵的所有承诺,我都记得了,我对你们的承诺,当成了我对神的承诺,我一定要兑现诺言,尽全力的去兑现我的每一个承诺。 
 
 
 
对我来讲,今天所有推友,就是我的上帝,就是我的佛祖就是我的菩萨,所有给我爆料的朋友,不惜代价的朋友,我再说一遍,你爆料给我联系的方式,按照我们这种方式,你给我一个安全的账号,让我表达一点心意,哪怕就是十万八万,我给家人买点礼物,那也让我心里舒服了,否则我深信,拿人家的东西,没给回报,有一天我将付出血的代价,那就对文贵不好。你要真爱文贵,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做一点,让我心安理得的事,否则那些东西我都不敢用,我用了会觉得心里不安。 
 
 
 
包括前天,在日本出事的团队,这个朋友的这种仗义,让我很感激。后来,我表示要奖给他们团队20万美元,结果这位朋友说:“把这20万美元,捐给那几个中国现在最穷的家庭”。你说咱们推特的世界的力量有多大,一个原来跟我账单上斤斤计较的人,按天算钱的人,给他20万美元奖励,竟然不要,还要转给中国这些受苦受难的人。前段时间,我们有几笔捐款,捐给了海外其他人士,但是现在不说,其中就有一些他们捐的款。Twitter的世界太伟大,Twitter的力量无限的大,Twitter世界不仅温暖,这里还有人类上最少的亲情,我们真的可以,把文贵的推特大家庭,建成一个不是乌托邦的世界,而是一个真有理想的世界。真的可能建成一个,我们大家都希望的、一个欢乐的、美好的世界,这真的是太有意义了。Twitter世界非常美好,愿和推友们一起,去维护这个美好的世界,文贵等待着你们的批评和指正。 
 
 
 
今天说的已经够多了,今天第一次直播、处女直播、自媒体直播,郭文贵自媒体直播,希望能给你们带来欢乐。有网友说:“你再别录一个小时了,烦不烦,而且转发时候很麻烦”。这只是一小部分人,文贵的时间也很值钱,但是推友的时间更值钱,推友愿意看,文贵非常荣幸,我还得满足绝大多数人的要求。 
 
 
 
所有的真理,只要是绝大多数人认为对的标准,那就叫真理,现在网上,绝大多数人认为,文贵该录时间长一点,这就是真理,我只能够录长一点了。谢谢推友们一切的关心和关注!谢谢大家!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