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9年8月8日视频 20190808



郭文贵2019年8月8日视频 20190808 8th Aug Mr. Guo's broadcast: CCP's sophisticated plan to take over the world will...

内容梗概:
昨天晚上工作了一夜,大家都看见我了。昨天跟香港的联络最多。跟香港的联机,感触特别多。 
  
今天上午出去开会,回来和一位我非常亲密的战友聊天,说我昨天晚上的感受。 
  
1991年年底,第一次我从看守所出来到香港的时候,当时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一位女士。现在你想想,太可怕了,这都20几年快30年了。当时她问我,文贵啊,你在香港最开心的是什么?最喜欢的是什么?我当时说我羡慕你们的自由。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对面这个人脚脖子上还流着血,手脖子上还缠着布,身上还有很多伤。她完全不知道我们对这个自由和看到他们的幸福的感受,她完全不知道。 
  
昨天晚上她告诉我说,她的房子卖了1.8亿,3000万捐给了学生。而且那种捐完款的那种骄傲,那种开心。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就是当你给别人的时候,你还很开心,当你捐了钱的时候,你还很高兴。这人真的是了不起。所以说我真是感受到,就是说我被她感染。 
  
她说,现在Miles我特羡慕你。我说你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呆在美国纽约,你有自由。 哎哟,我这心里感触太深了。 我说没想到啊,几十年后现在轮到你羡慕我啦。 
  
她3000万,3000万捐给学生。 她给我讲述了这些孩子们在大街上的故事。她一直是独身,未婚,未婚。 这个领带是她当年的生意,爱马仕领带是她的生意。这是去年爱马仕领带给我弄了20多条,我没戴。我很少戴爱马仕领带。今天早上我给它戴上了。这是她的生意。 她今年大概60多岁。是一个在香港经常读中国的文学,哲学的人,在香港很少(这样的人)。 
 
最近她的感受太深了。她说她每次看我直播的时候,感同身受。她也看那个大纪元的直播和香港苹果的直播,然后她又在现场。她说你知道这个香港一天这些孩子上街,如果大规模地上街一天得多少钱消耗?大家算一算,水、口罩、雨伞、黑衣服、特别是医疗的一些器材预定的,一些药,还有给那些孩子们的保护,还有一些基本的大家分享的吃的。大家算算这成本,每一次都10亿港币以上,每次都10亿港币以上。都谁捐的呀? 全是自发捐的。它不是哪个组织,它没有组织。 
  
然后给我讲述说,她的一个好闺蜜,跟她同龄的,原来也经常给我们做鲍鱼吃。这个结过婚,后来离婚了,也是个房地产开发商,那也是几百亿的身价,经常跳舞。她给我说,把我也下一大跳。她说你知道她捐多少钱? 她说捐了2个亿。我在香港的时候,经常给我送鲍鱼吃,经常给我送鲍鱼,还有广东的橄榄菜,她自己做的给我送去。 她捐了2个亿。 说每次她们都上街。大家想想这些人可真是有钱的人,可这些人上街一站一天可真是够她受的,但是他们都坚持。她说她特别欣赏我骂的那个四不要脸。她说我可不是,我们都不是那四不要脸的。 
  
哎呦我感触特别深。虽然昨天大家看到了我跟群里战友一直在联系,几个小时工作,但是我特别地幸福。睡了不到3个小时,早晨起来就得开会。但是我就觉得神清气爽。还有一个就是咱们的昨天的爆料,又引起了强烈的震撼。好久没有这样了。在中南海中南坑,长安街,北戴河引起了巨大的震撼。有些所谓的老领导给我打电话,文贵,这个是误会。误会?这误会太大了。这叫误会,这个是误会。别谈这个事,人家菲利浦是个越南裔,你谈人家干啥? 
  
老领导说你给香港说这些干嘛啊?香港人谁记得你啊?香港人谁感激你啊?包括香港朋友说我代表香港人代表我自己感谢你。 我发自内心地说,我最讨厌就是这个事做完以后吧,等待对方有点什么响应,等待着回报和所谓的感谢。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感谢。为什么需要感谢? 谁都没必要感谢我。我郭文贵从看守所出来最大的帮我的就是香港和台湾。我感恩香港,我应该的。 如果上天有公平的话,我应该为香港做这些,我做的太少了。我不需要任何人的赞美,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感激。这老领导说,为了啥? 我说为了啥你不明白才是你的可怜。 
  
北戴河就那么好玩吗?在美国任何一个海岸都比你北戴河漂亮。那叫海水吗?你们在海里游泳的时候不让老百姓参加。把一个城给戒严。全人类最流氓的就这儿了,我估计。把一个城市给戒严了,让你们这些同志们在那块扣女呀,扣女呀。 
  
昨天有警察给我说,说要抓某人,让我签字,我说可以。这人抓了以后去哪呀?说在纽约的什么最有名的叫什么ROAK监狱。他说那里98%的都是非洲裔,很强壮。他说如果这个人被抓以后,他一辈子不会再想回到那里了。哎,我说这个人他要进去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呀? 他说,我们看过一个中共的原来一个内部的一个片子,视频,几个干部虐待一个女孩,他说在那个监狱里就会发生这种事。都是男的,你想想那个,被掏肛啦,就被掏肛了。 把我笑的快不行了。 但愿这位长期威胁我,威胁要杀死我的,还在这个DC开庭的,还有威胁王雁平,要杀掉王雁平的,这个家伙,尽快到那去报道去,享受一下北戴河待遇。 
  
北戴河就是什么?掏人家小姑娘的肛,掏中国老百姓的钱袋子,决定下一步要谁的命,灭谁的门,再一个把私生子私生女安排哪国去,跟谁结婚,跟谁生孩子。跟这个纽约的这个监狱呀不一样,只掏肛,只掏肛。 
  
最近很流行啊,一位潘女士有一个美丽的照片,撅着腚的,撅腚照,还把叶宁律师的耳朵给咬了,现在享誉海内外,这个相当出名。估计有人,要有人到那里面每天去撅腚照去了,要撅腚照啊。 
  
哎呀,我这人是见过市面啊,闯过江湖,没见过发推特发那么性感的推文的。连那俩字都出来了,我滴娘来,真是受不了。原来叶宁有这个爱好,这么不健康的爱好。所以说我很纳闷啊,看照片这位女士很漂亮啊,怎么能嫁给叶宁这样长相的人呢?叶宁这个长相和这个形象和这个骂人和那个感觉,她怎么嫁给他呢?而且好像是爹和闺女的年龄的差距呀。这个是有问题,现在离开了,结果叶宁还告她。这是挺搞笑的。 估计呀,叶宁同志,叶大律师,还有很多人会要去纽约那个监狱里去报到去了。 
 
记住我两年前说的话,有些人是一定要进监狱的。韦石他是一定要进监狱的。熊宪民是一定要进监狱的。郭宝胜你的护照,欺骗。李洪宽你是一定要进监狱的。还有那梁冠军,郑祺,走着瞧。还有这个乱伦彪,乱伦彪这个骗子,律师骗子,政治骗子,招摇撞骗,胡说八道,什么搞人权。乱伦啊乱伦了,这个乱伦脸乱伦彪。 
  
所以我再给你们讲,这个昨天咱们老领导说,哎呀香港你就不要管了,你管这干嘛啊?现在你看那香港乱得一塌糊涂,香港是自作自受啊,对不对,放的好日子不过,竟然是现在在这块乱七八糟,受美英控制。 
 
说实在话,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听这话你们觉得他是胡说八道吗?我告诉你有些真不是胡说八道,他们真这么想!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香港人是要被赋予共产党随时抓随时杀的权利,而且是要合法化。当一个城市可以让别人合法的随时抓随时杀的时候,他提起来抗议,他要的是自由,他要的是尊严。 
 
就像刚才我跟我那亲密的战友聊天,他说他看到留言,大陆的有人在房间里留言,在留言说,你看我们在家里吃着西瓜,看着电视,看了香港什么这些愤青在大街上晒的呼啦啦的,在这块儿折腾。他很愤怒。 
 
我告诉他,我说这就是共产党这个流氓,这个政权最可怕的地方。他把人洗了脑,让你还无知无觉。 
 
这个孩子我不知道是谁,留言了,你吃那个西瓜,绝大多数都是有毒的;你在那个房子,那个房子不是你的,50年和70的产权,还随时可以收掉你。你那个房子里住的老婆或你的女儿或你的妈妈或你的姐妹,随时共产党有权利合法的玩弄,可以和她上床,可以给她拍厥腚照,旁边还要给配上「文贵牌香皂」。 
 
你跟人家的差距是,你就没有权利上街上去所谓的去晒去,人家是有权利上街去晒去,你叫暴动。本质在这呢! 
 
你可以吃西瓜呀,你可以吃花街西瓜呀,你可以住不属于你的房子,你可以住在一个不属于你的女人,偷偷在厕所里哭的女人,可是你敢上街吗?你不敢上街。悲剧呀!老领导一说,图啥呀,干什么都要图什么吗?这就是共产党,都有图谋。 
 
我再告诉你,我昨天给那位老领导说,你走着瞧,美国国会对你的关税不是10%,也不是25%,会更夸张。我昨天说了那21条了,美国接下来的行动对你一
系列的企业,一系列的金融机构,一切的官员,到那时候你再问为什么,制裁!前所未有发生的事情都会发生!我两年前说的,我一年前说的,不是我预测。我2018年8月份的时候说了,货币操纵国一定是你的,它是一个必然。我有可靠的情报,美国早就受不了了。昨天川普总统讲了个非常好的话,共产党就像在美国人身上抛了个锚,你往那儿跑,我都跟你转,反正我就吃定你了。 
 
香港的事情让美国和欧洲感到了真正的威胁害怕。 
 
当然了现在还没有彻底台湾,台湾有太多大陆人去的这种文化和血统了,太多懦夫侥幸了。所以很多不要脸的国民党,是被共产党给消灭了,给弄成了那么个德行的,到了台湾去刚刚醒过来神儿,把钱又送回大陆给共产党去了。然后现在又开始虐待台湾了,台湾要发声明白过来的时候,才更加不同。但是美国人欧洲人明白了,搞明白了,这个事太可怕了。所以说川普总统第一次讲这句话,一切结束了。但是没注意到,大家好好看看最近他的这几个演讲,都说什么了,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对西方的威胁,和资本主义价值观的不同,和信仰的不同,和意识形态的不同。 
 
共产党从5月份,分别在不同的情况,灭爆小组和政法委和统战部在欧洲、美国、英国见了很多的人,布了巨大的局。 
回去挑拨郭文贵和班农的关系一千万美元,只要他俩分裂一千万美元。 
挑拨郭文贵和韩连潮的关系一百万美元, 
挑拨郭文贵和杨建利的关系十万美元,便宜呀。杨建利同志价格降价了,好久没见杨建利先生了。 
挑拨郭文贵和路德的关系,十万美元。 
挑拨郭文贵和战友之声的关系一百万美元。 
挑拨郭文贵和细思小哥的关系,十万美元,跟杨建利先生一个价。都有明码的。 
 
然后开出了谁要能够到郭文贵身边卧底,你能这样的,什么价都可以写好单子了,设计郭文贵呀,陷害郭文贵呀,然后在法庭上能达到什么目的呀,给你多少钱。全拉了单子了。这些人都回来行动了。有的在欧洲行动,有的在澳洲行动,有的在英国行动,有的在德国行动,有的在香港行动。 
 
还有很多人是打了战友的名义,我被抓了,被抓了还有被抓的照片。我到现在很纳闷啊,谁能被抓了还能有被抓这照片呢,这是一个。第二个,被抓了还有询问笔录,最近发给了我多了去了,得有几千。我就纳了闷了,请问发给我信息那位战
友,你有三头六臂呀,你被共产党抓了,讯问笔录郭文贵,你还有笔录。按照着中国的刑法,你要拥有警察的笔录,你会被判三到五年或者是被劳改,劳改是过去有, 现在没劳改了就可以拘役。灭爆小组的低级下流流氓的手段,跟共产党对付美国欧洲的贸易同出一辙,不要脸,低级下流,非常低级。大家未来你们看大戏呀,刚才说的事,我都给你们摆出来,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有人跑到日本去,跟共产党接头,派来人谈好了,接完头了,结果其中一个人在日本丢了,找不着了。但愿他不是游泳去了北朝鲜。在大阪的见面,大阪的见面,但愿你不是游回家去,游回了牡丹江啊,这下说漏了,这个人是牡丹江出来的啊。 
亲爱的战友们,大家每天看电视的时候,你们不知道有多少战友付出代价,付出自由和安全、金钱。你们也不知道啊,背后的共产党多大的力量来对付我们,前所未有。你能看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中央电视台的发言人,在那瞪着眼胡说八道的时候,还有他们当年录制贯君,假贯君、假孙瑶、假刘呈杰这些视频的时候,还有那个陈氏兄弟在重庆开了建国以来最大的一个对个人的所谓案前的吹风会。 
 
中央电视台多少次攻击郭文贵,然后发红通。亲爱的战友们,当你们往回看的时候,共产党用多大的力量来对付我,对付我们的爆料革命。所以我们爆料革命千万不能变成了预测革命,风水革命,绝对不能变成什么媒体革命,不是的! 
 
就像我来直播就刚才就来直播,就这么直播,我马上直播,我从外面开会回来进屋直接就直播,楼上有人等我,我说对不起我得直播,我得跟战友们聊聊天,说说我昨天晚上到现在的感受,乱聊嘛。 
 
John 庄就慌了,我说你不要慌,你不要慌,我这直播,他问我什么题目。我说我不知道说啥,我说我说啥你随便打吧。哎呀John 庄这个题目做得好,“中共对世界布下天罗地网,并不能阻止中国灭亡的步伐”。John 庄现在的水平,John 庄同志在我心里边绝对是教授的水平。 
 
那个夏教授,我看过那个人 ,垃圾呀,那个夏教授你看那个脸你看那个人,那就是共产党的最真实的形象,我没见过一个共产党相信的人长的像人样的。 
  
你看我们的John 庄写的题目多好啊?我不知道什么题目,报平安直播让John 庄随便写题目。我们不要体现专业的所谓媒体,我不需要,我干嘛需要专业啊?我不是搞媒体的。 
  
昨天,这位香港的我的姐们儿,多次流泪,她说我觉得你太幸福了,你现在有那么多战友,和你一起战斗,她说你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因为她的朋友,她的老板都是最有钱的,她说他们哪有人呢,除了玩麻将还有谈生意,勾女,上船去摇头,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郭文贵在爆料革命的当中寻找到的,郭文贵的人生价值。一个词儿,高兴,俩词儿,非常高兴。为什么?上个星期天我一个人在那看文件,看得我头昏眼花,看得我的眼睛疼,这是一两千页的文件,看完了,突然发现,哎?除了保镖之外没人吶,就我一人吶,文件看完了突然间想我再干点啥呢? 
  
有一个小时的空窗期,没事干了文件提前看完了,计划完成了,那种孤独感,寂寞感一下就来了。这要是真有一天不爆料了,共产党灭亡了,到喜马拉雅要没有战友,我在那个几千亩几万亩也好的庄园里坐在那看着山,然后呢看着旁边的树,看着旁边的花花草草,我能看几个小时啊?有耐心说,半天,咱再往长了说,两天,你说能天天看吗?还真是,我真是耐不住寂寞。 
  
所以说我这人啊天生就是来战斗的。我每天都和我太太坐一起抽会烟,她抽白烟我抽雪茄,突然说了一句,你这从小爱打架,你这打来打去的现在打了那么大的一个架。哎呀!我这一看这听着是啥意思啊?听着这话里边有话啊,我就不吱声了,我继续抽烟。她过了一会儿想想又说,你这架打的够大的啊!我说你又不知道我在干啥,我打什么架你怎么知道?好吧你在这抽吧,站起来人家走了。 
  
就是啊,我这从小就爱打架打着打着跟流氓集团打上了,痔疮帮、欺民贼、卖国贼、盗国贼、共产党、流氓集团、乌托邦。刚才我见了一个人,犹太人,一直跟我和我的同事说,郭先生你要是需要我去跟你什么上庭啊或者是作证啊,我可以给你作证,你的胸部啊,你的身上啊,你的历史啊,我去给你作证。 
  
当你听到这些发自内心的人愿意支持你,当你听到这些人的这种爱护正义,善良,这是人的本能。昨天晚上4点多钟木兰女士给我发过来信息,就是法治社会,法治基金的留言,问我是直接按原来,没有我配音念的情况下推出去,还是我念一下再推出。都四五点钟了,我被这些来自北戴河的同志这个所谓的劝告、警告、误会再加上香港的这几个视频整的,我咋睡得着觉啊? 
  
我就说,等等,我开始念。从头念到尾,我念了法治社会的没念法治基金的,念的每个地方都让人感动,热血沸腾。 
 
战友们你去想想,当你去念一个你完全不认识,你不知道是谁,现在这些战友可能就在屏幕前,他身在中国某个地方,有的是刚刚失业,有的是被共产党残害过,有的是一个单亲母亲在陪着孩子读书,有的是代表母亲,这给你法治基金捐款就是相信你郭文贵的爆料革命,你去想想,如果你是我你会是啥感受? 
  
那份信任,那份依靠,那份托付,相信你能把共产党灭了,全世界见过面对面的骨子里相信我能灭掉共产党的人很少。但是战友们却这么多。郭文贵他们叫郭骗子,郭骗子要真是没弄成,这真是个超级骗子啊,这得是多牛的骗子!未来你们一定写本书《超级骗子郭文贵》,这本书一定会火,我得想想未来我的什么知识产权啊,写书权啊,都给法治基金,包括大家认为我是骗子的书也要写,要无限的授权,写真实的郭文贵,或者叫揭发郭文贵。 
  
当你去念这些稿的时候你会怎么想?其中有一个留言,他是从小在家父母天天看CCTV天天看中央新闻,然后到国外读书。有一次他把他的爸爸妈妈邀请出国看了一圈,他爸坐在客厅里拍着他妈的肩膀说,老伴儿啊咱这一辈子白活了。他爸当时很激动,他在留言里就这么说的,你可以看他的留言去。 
  
我一念到这我就有点受不了,因为我经历太多了。我见过多少个所谓对共产党可以把祖宗八辈甚至祖宗下八辈都能无偿献给共产党的,就像我在江西看到的那位母亲和她的俩女儿,还有她的儿媳妇都被孟建柱给睡的时候。当时他们认为是荣幸啊,被孟书记给睡了多荣幸啊?每次都得伺候好啊,觉着能伺候孟书记那是多大的荣幸啊? 
  
他们一度怀疑咱们是不是太坏了?孟书记有使命,孟书记要拯救江西人民,他是人民的公仆,太辛苦了,孟书记一星期得染一次发,所以一家几口伺候着不觉得不对。 
 
就像孙立军一样他不管睡哪个明星,他不管每天睡多少明星,孙立军在电视上看到这个女孩不错,明天我见她现在打电话,让她来或者直接打电话给东城公安分局,朝阳分局把这个姐们儿找来有事找她谈。吓得直接就用警察给带来了,然后突然孙立军穿着大裤衩子出现了,孙立军住在中央警卫局院里边,哎?怎么回事?过来我跟你谈谈,一谈谈床上去了,叫办公床,然后给你讲政治,这就是共产党啊! 
  
你看那些留言的时候,你看到多少人被共产党洗脑活在无知之中。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在大陆深圳吃着西瓜坐在空调房,看着香港这些年轻人上街所谓的暴动,他在那得意忘形他不知道他自己多可怜。 
  
动物有两种级别,在非洲大草原上,去看看,从达累斯萨拉姆往北去的大草原上,那叫动物,自然动物是自由的,关在动物园的动物是可怜的。如果要是变成宠物,再变成个撅腚的宠物那就更可怜了。现在大陆的老百姓基本上就是关在动物园的饿的半死的动物,你有啥呀?你认为大草原上互相厮杀的动物是残酷的是吗?你不知道一个人的本能是什么,人的基本价值是什么,与这位战友给法治基金捐款的留言相比较,这就体现了一个人对真和善,假和恶的一个基本的判断能力。 
 
所以说,你说我怎么能睡得着觉?昨天,啪啪啪……那么一会儿,昨天到现在,咱们都是不到二十四小时,发生了多少事儿?那更神秘的事儿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西藏的一位朋友,现在在DC呢,已经是一星期了。他说他这么多年,他从来也没见过达赖喇嘛,他也没见过达兰萨拉的任何牛人,这次,他说他到了华盛顿,他是前所未有的受到了见他的美国官员的尊敬。说过去官员见他,没有超过二十分钟的,都是什么议员见二十分钟。 
 
我太了解华盛顿了,华盛顿就是卖政治关系的地方,是最肮脏的城市,骗子最多的地方!都在卖政治关系、卖时间。见你二十分钟,那你都得要……中间人介绍费都得花几千美金,甚至花几万美金的,公开的。他说原来都是见十分钟或二十分钟,而且就是表示一下,问一问就走了,然后就拉倒了。 
 
但是,他这次来到华盛顿,他感受最深的事情,人家在认真。不限时间,你说吧!在西藏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是一个团队在问他。有懂刑侦的,有懂中国文化的,有懂西藏文化的,有懂佛教的,还有讲部分汉语的,然后有很棒的汉语翻译。他本人英语很好,他说现在的华盛顿跟过去比,看待中国问题、西藏问题,完全不一样了!宗教问题也是完全不一样了。 
 
所以说战友们!你们能感受到,这个世界变成了什么?世界上的这些人不是像中央电视台所说的,找你共产党的麻烦去,或者找中国人的麻烦,完全不是!谁耍流氓、谁背信弃义、谁虐待自己的国民、谁威胁国民的安全、谁威胁香港人民的安全?有基本的判断好不好? 
 
就像我们的战友留言,这个是不在昨天留言里边的啊。这位战友留言,他捐了六万美元。为什么捐了六万美元?非常重要!就是听了“爆料革命”,看了一期路德先生的节目。真是立马把房子卖了,把卖房子钱换成美元了,他说现在他周围的房子跌
了大价了,关键是卖不出去,卖出去你也换不成美元吶!他说“爆料革命”真救命啊! 
 
还有一个,就是『法轮功』,他说原来『法轮功』说这个换器官,他压根儿不相信,他觉得『法轮功』都是神经病、都是骗子!他说自从看了我们的爆料节目开始,他真的相信『法轮功』的人被换器官了,他说真有。然后,他在生活中,才开始了解,我不能再说了,不然把人家暴露了。 
在他的领域里他发现了,原来真的是『法轮功』人员被换器官了!而且『法轮功』被换器官的人没地方讲理去。所以,他捐钱他相信共产党能灭! 
 
战友们,你去想想啊!你去想想……当你念这些的时候,你什么感受?我告诉大家——『法治基金』每一分的开支都会公布的。 
 
昨天下午,有一个关于调查的案子,『法治基金』要进行开董事会,这已经是三个月以前的事儿了,关于王健的调查案。最后,我说你们别弄了,我说这个钱太大啦!少说十万到二十万美元,但凡一折腾两三百万美元就出去了。『法治基金』的钱够吗?你们别以为那么多人捐钱呢,那数量真没那么大! 
 
特别是『法治社会』和『法治基金』的分开,『法治基金』捐款是『法治社会』捐款的大概两倍多。而且,C3的『法治基金』是没有调查权利的,只有『法治社会』有,就是班农先生当主席的那个。 
 
所以我说,不要这样,我来借钱,我来支付这个律师费用,因为一下子几百万美元就出去了,我不忍心让你们捐款的人付这个钱。我再次重申!『法治社会』的账未来都会公布。如果有一分钱花在喝茶了,包括我跟John庄腐败了、喝茶了,那我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说到这的时候,我想说一下,我得想想怎么说噢!我别说着说着说高兴了,就把人家给露了,我这犯了好多好多错误啊!我一跟战友说话,聊着聊着就忘了是在摄像头面前了。 
——老蛤蟆将下地狱!(战友留言) 
那他一定下地狱,很快! 
——娱乐圈……(战友留言) 
中国娱乐圈啊,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很不准确的,因为娱乐圈有太多我的朋友了,就是演艺界。 
 
中国人的文化和饮食,真到了……大家真是一定要顶礼膜拜的程度。我走过全世界,我可以说是看了太多的各种民族文化;中国人的饮食文化天下无双,我们家有不同的法国厨师、日本厨师、中国厨师。但是,我们中国人现在这个饮食文化里的化学食品到了一个天怒人怨的程度! 
 
我们的日本厨师弄了两兜子,说这东西——郭先生妳碰都不能碰,因为这全都是化学食品,不能吃!我说好,听您的,不吃!法国厨师在船上,郭先生——这是妳爱吃的,你不能吃!我说咋啦这是?——全是化学食品;然后给你翻书,然后说我给你化验,不能吃! 
 
第一条,民以食为天的中国文化当中最核心的,记住——饮食文化太伟大啦!被共产党弄的全是化学食品。 
 
第二个,中国的建筑文化,是所有中国的建筑、建筑语言,大家看看,除了搞铁帽子、铜帽子、铝帽子。然后,把中国的斗拱、中国的煞气、中国的斗喜、中国的雀喜,全给变成了共产党的语言,变成了党建筑!你看看!整个共产党的建筑的核心是什么?北京、上海……就是抄美国嘛!完全抄嘛!叫“买爹文化”!全是没爹、不喜欢自己的爹。 
 
很多中国人啊,过去是以父母为荣的,我原来讲过,我当时带着我爹我娘,满手是茧子,我娘就是一个家庭妇女。见这些人的时候,都说文贵你不感觉……有些丢人吶?你看看你父母穿的也没那么好,也不是油光水滑的,你母亲那双手都是工作的手。 
 
我大怒!凡是这样的人我都和他翻脸,我说就是因为我有这样的父母,我郭文贵才感觉到我真的荣幸,我有这样的父母。郭文贵没有一个……我不是私生子,我没有当官儿的爹,也没有有钱的爹,也没有有名儿的爹,这是我最大的荣幸!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我有这样贫苦的、穷的爹娘,没被污染的爹娘。 
 
那么文化当中,建筑文化和所有的饮食文化、历史文化,是首先以爹娘为主。中国现在是共产党有多少官员带着父母出来呀?一说爹妈——哎呀呀呀……!农民、无知!妳不要管他们,不用管他们! 
 
我认识一个当官儿的,我说去看看家里的老人家,哎呦……妳去看他们干什么!农民、无知!有的我说过,就是骂妈、骂亲妈!直接被我看到,政法委的、安全部
的、二部的人,骂自己的亲妈,就是三个字儿,一直骂……骂到脖子都是红的,嗷…嗷…;这就是共产党! 
 
然后,在共产党的会议上,在开会时说,爹死了我不回去,妈病了八年我不回去,然后在党内要开会,然后自己还要哭。你说这些不要脸的共产党,爹不要,娘不要,还以爹娘为耻,然后你在反映是什么,反映就是建筑文化,和你的所有的核心文化价值观,就是你讲什么样的语言,所有建筑全买爹,还天天说人家美帝国主义,全抄人家美国,抄欧洲,一个一个照搬。 
 
然后,服装,自己的一说我大魏朝,我北魏之风,是不是,我大唐当年开放都露胸了,但是你不都穿西装么,都打着领带么,都提前打好的,原来一拉得,现在弄那挂那墙上,保姆,女保姆给打好的,搁在那,然后一拉,你染的头发剂不是来自日本么。 
  
所有的虚假的,买爹文化,电影,电影大家叫娱乐圈。电视剧,电影电视剧大家看看,恨死好莱坞了,说好莱坞把人家说的一文不值,所有一切都抄,相机摄像机拍摄方式,场面,一切都是以好莱坞为准,而且抄的四不像,又是买爹文化。 
  
现代的所谓娱乐圈,再看看现在中国文学中,文学最核心写作,文学,哲学,历史,大家看一看,有几样东西是中国的,全是抄欧洲抄美国的。中国领导人一出去读书,有几个读中国四书五经的,有几个读说他们崇拜的鲁迅的?有几个读了中国是大清,还是大唐,还是大宋的,有几个一读都是人家俄罗斯的书,法国的书,英国的书,美国的书。又是买爹文化。 
 
这个加在一起,称为北京叫娱乐圈和文学圈知识圈。这些圈里面的人没有尊严,他没有任何吃饭的权利,没给他自由,把嘴封上了,甚至没有去外面交流的文学的基本的要素,甚至知道中国历史文学的真相!怎么可能有娱乐圈,有文学圈,有知识圈呢? 
  
这就看到夏业良那个畜生,就在那个庭上,叫人家法官,闭嘴,闭嘴,然后他竟然找了韦石,叶宁,撅腚宁,咬耳朵宁,郭宝胜,李洪宽,江涛,张维,这帮畜生,你说还有熊宪民,垃圾,这就是中国所谓的知识界。 
 
再看我们演艺界,走到全世界的演艺界里面靠什么?靠中国人的市场,被垄断的市场,靠和共产党的关系和勾兑,你真的试试有人尊敬你吗?好莱坞的你告诉我哪个导演,哪个明星我不认识,有几个我不认识的,有多少人不认识郭文贵的?我盘古
酒店,盘古四合院和我的历史上本人投资的中国好几个明星别忘了是来自郭文贵最早的公司,我现在不想说,好多演员最早是跟我公司签约的,我后来把公司送给人家了,我有几个不认识的?这些人多少人要跟我认识? 
 
没有人去尊重他们,没有人真认为他们是专业的,基本都把你当演艺界的妓女妓男对待,不管你向人家表达了你多有钱,多有关系,最后人家背后都是看不起你的。 
 
所以说战友们,我们要说到这的时候,再说到就是昨天晚上,香港的这些在大街上这些学生孩子太伟大了!他们的所有的行动,这才是中国人应该有的骨气,中国人应该有的权利,中国人应该有的,向全世界展示的,我们这个族类起码有的尊严! 
 
 我和亲密战友说,中国人种绝对没问题,为什么,从香港看到,我昨天跟他们这些孩子,其中一个女孩子我问他,我说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哦,我不再相信警察了」,哭笑不得,然后另外一个孩子才搞笑呢,「哎呀,我认为香港会很快会得到自由的」,我哭笑不得。就是被真正的中国人,在这种英国法律影响下,中国人是很单纯很善良的,非常善良。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感触良多的呀。 
 
由于前天爆料,涉及到任何的人和事,特别是海航,姚依林的私生孙子的事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有不适之感,很多人。但是我告诉大家,这还没开始呢,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他们会有反击的,他们不反击咱没机会。就像海航:「郭文贵百分之一千都是假的,,海航将继续并购。海航将继续壮大。」 最后咋样,得等他说话,得等他行动,得等他反击,就像PAG太盟,这个PAG就是二号的海航,你不让他在纽约起诉,你不让他把诉状进行下去,那不就完了吗?那跑了就, 
  
一定要让他行动试试,让他自己用它的谎言,用它的虚假证据,用它的不可撤销的法庭的所有的文件把它干掉。就像马上被抓的几个人一样,叫他折腾两年啦, 我就要忍住,战友们,忍不住我们就有大麻烦,必须要忍住!当你忍住的时候,你真的就是海阔天空。 
 
是忍什么?你不要动怒,不要冲动,一定要让敌人先出手,一定要盗国贼和欺民贼先出手,一定要让他这些人所谓的互相欺骗开始。就像叶宁一样,我保证你赢,夏业良你赢了490万,一定要让他们互相欺骗,郭宝胜欺骗赵岩,赵岩欺骗叶宁,叶宁欺骗赵岩郭宝胜,然后来骗我几千万美元,结果骗不成,三人互相咬,然后互相咬完了,砸锅,砸锅完啦,我把他起诉。他这个必然的结局。 
 
就像成水炎,还有什么叫马可的孙子,还有什么袁建斌在哪呢,让他们互相咬互相弄,走向法庭,让他们在法庭把所有的底全露了,所有的钱,底,历史,全让他说完,咱们就用真,一句话,就用真把他们灭了,真实。因为他们都是假的。 
 
香港所有的脸书都被屏蔽了,我在很早以前说过,香港会把网络给你关掉,会把网络都给你关掉。 
 
赵岩吶,我本来想给他留一些面子,因为他,叫冯琦,刘延东他们恨死我了,在北大屡屡施压来残害我们。就是赵岩找我,给魏京生先生捐了5万美元,捐完钱以后再也没出现过,不知道赵岩先生有没有拿回扣这事啊,从来没出现过。魏京生先生所说的为郭文贵在红通那块折腾的事,完全不存在,他是为整个中国的私人企业家是对的,但是我捐款,跟这个没关系,是魏京生先生直接要求,和赵岩直接要求,捐了五万美元给魏京生先生。 
 
谷歌会不会被美国开到,你担心啥谷歌的事啊,担心啥谷歌啊,亲爱的兄弟,担心咱共产党,香港同胞吧。 
  
人民币会变成废纸吗?一定会的,一定会的,港币也会变成废纸。 
 
我说一下,我刚刚贴出去的王岐山的梦想那个,是一个战友私信发给我的,我说实在话,我不相信。因为现在我每天都能收到这信息那信息,都是喂假料的。你见我用过吗?当我采用的信息,我一定说:这是真的吗?然后我就说,如果是真的会怎么样怎么样。我从来不会在我没有任何调查和核实的情况下,我说这信息是真的,从来不会。 
 
凯尔巴斯有时候问我一些关于中国的信息,我说我不知道。凯尔巴斯,还有美国的金融界,每天很多人问我问题,你可以问他们,99.9%我都说不知道,我不确定我就说不知道,我不知道就不能回答。 
 
还有人昨天问我说,文贵啊,香港这回做空港币、人民币,这回发大财了吧?我在此向天发誓,如果郭文贵在这次爆料革命当中,包括香港的港币和人民币当中,我有一毛钱参与做空,或间接参与做空,或者我获利,我天打八雷轰,天打八千雷轰,绝对不会!我永远不会,吃爆料革命的任何一分钱的饭,一块钱的米。我只给。没有任何利益之心,没有任何。包括这法治基金的两个基金,没有任何,我只付出。 
 
当任何人想拿它说事,当任何人想拿它谋利的时候,你就是我的敌人。爆料革命的原则就是灭共,就这一条,其他都不能往里参合。没有任何名,任何利,任何权利,任何职位图谋在里面。只有一条——灭共!所以说,非常清楚。 
 
头两天有一个我们亲密的战友给我发信息说,郭先生我能不能加入到法治基金?我说不可以,我说因为你太多利益之心了。我说我绝对相信你是反共的,但你有太多的利益想法了,你加入以后将变得不纯洁。我不能答应这个,我也不会推荐你。因为最终的决定,还是法治基金的董事会,但是我不会推荐你。 
 
就像美国几个比凯尔巴斯还大的做空基金的,据我所知,人家做的巨大,最近也是发了大财,多次邀请我,甚至给了我最优厚的条件。我可以在这里再次发誓,郭文贵不会在爆料革命当中,在香港港币和人民币,参与任何做空,任何获利。就像昨天香港的朋友,他了解我,从91年我们认识到现在,他太了解我了。我说我不会在这个事情当中,有一毛钱的利益,有一分的索图。我向我的列祖列宗保证,绝对不会的。 
——王岐山在纽约有一千套房子,可以曝光一下。 
会的,一定会曝光出来的。 
——郭大哥,敬佩你,你是民族英雄。 
我才不是英雄呢,我可不是英雄,最不想当的就是英雄。 
 
王岐山一千套房子算啥钱啊,算毛钱啊。亲爱的战友们,凯尔巴斯说一千套房。我知道啊,他们都参与了很多调查。战友们,一千套房子,你以为多少钱?20亿美元?一个陈峰的哥哥,陈国军,现在被公开的30套房子,大概就10亿美元左右。多少钱啊?那算个毛钱啊?对王岐山来说,那算啥钱啊?他只需使个眼神,在中国银行弄个几十亿美元,那不太容易了嘛。 
 
战友们,对你们是大钱,你不要拿着你的心来看盗国贼,不要拿你的钱包来衡量王岐山的钱库。哈哈,那是无知的。人家分钱库,以国家为单位,你是以你的兜为单位,以你的月工资为单位。这是用你的挖耳勺,去舀那个海水。不是用碗,是用你的挖耳的勺子,去舀海水去。 
 
——这些房子干嘛用的? 
 
他认为这是控制资源啊。他可以控制股票上,股票跌。然后把钱放那洗钱啊,屯钱的地方啊。这就跟过去那个和珅一样,要弄钱干啥?他就认为我控制这些钱了,这个国家就是我的了。 
 
我今天不喝咖啡,我不是每天喝咖啡的。我喝咖啡喝多了,我那私人医生跟我暴怒。每次喝完咖啡,John 庄也不管我,结果我私人医生看了视频,每次回去都说,如果你再这样喝咖啡,你很多饭都不让你吃了。 
 
——未来两三年,墙内百姓生活条件会怎样? 
告诉大家,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刚才我说的那香港朋友,我刚才跟我那亲密的战友说,我们要感恩美国,永远要感恩美国。美国最伟大的,美国最伟大的,就是这个法治系统。很多地方不好,但是美国有最伟大的法治系统,最伟大的就是法治系统。 
 
你看那个熊宪民,天天在后面骂、骚扰、威胁,要杀、要撞死、要烧,成天威胁,成天造谣。但是你记住,在中国你要想让这人进监狱,那难了去了,那得被警察敲诈。但是在美国,还有那个韦石拿了46万美元,还有韦石把自己的钱,用他国内的弟弟买房炒房,用家人存款。这些所有的事情,你别着急,美国的法律都给你特别清楚的整出来。 
 
——将来会不会禁止出境? 
现在很多人已经禁止出境啦,一定会的。国内的房地产,会便宜得一塌糊涂,一塌糊涂。人民币,他想控制在所谓的7到8之间,不可能的。一旦跨过那个坎,谁也控制不了。 
 
跟战友们聊天,我真是开心。这个喜马拉雅大使馆,真的是未来啊…。路德先生最近录节目,动不动就海外政府,海外政府,哈哈哈哈。我们永远不会参与中国政治生活,参与中国任何的政治,任何政治,永远不会。 
 
——有大陆深圳解放军公开支持香港人。 
只要让中国人说实话,绝大多数是支持香港同胞的,这也是香港人的认为。 
 
——那墙内人民如何自救啊? 
只有一招,学香港人民上街,上街灭掉共产党,否则没有可能的。中国人可以这么说吧咱们的同胞,接下来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推翻共产党,中国人活的,过去我说咱们猪狗不如啊,像杨改兰女士这样, 像中国人现在每天工作10个小时,你吃的啥你自己知道,你吃点鸡吃点鱼那就是好饭了。一说我就要馋了,就是个天生的吃货,一说吃的就流口水。但是你根本不知道你的身体你的健康和你的做人的尊严根本没关系,而且是相反的。 
  
所以说中国人要不搞明白人和猪是不一样的,人是要尊严要欢喜要开心。就像香港这位姐妹捐了3000万还开心得不得了。你在这个时候你明白了,只有灭掉共产党才能让你过回人的日子,才能让你过得欢喜开心。然后你不再担心你的老婆你的姐妹你的妈妈被别人给睡了;你不担心你未来的家人房子被收走了;你不担心你在哪一天被人打飞机死、躲猫猫死、喝水死;甚至是你得罪哪个官员了,给你弄点药,是吧。什么这性药那性药的啊,心欢死啊,是不是,脑天堂啊,把你给喂了让你死掉了。所以说一个没有安全的种类,动物,基本上还不如死了呢。 
  
就像我今天早上和一位日本朋友说的话,我说作为一个到日本去旅游生活的人,我觉得太喜欢日本了,但是作为日本人一辈子就吃那几样东西,寿司、Sashimi(生鱼片)就那不超过十样东西,我说我不会在你们日本生活。第二个就你们日本人一辈子就过一样的日子我也不会。但是日本的这个社会的大家互相尊重,那个安全,我愿意待在日本要饭都可以。我宁可待在日本要饭我也不当中国的富豪,天天提心吊胆,当好人非常难,非常害怕,说话都能死人,你说还了得了吗? 
  
这不是在网络上有人说吗,有个中国的一个老师,一个可以随便烧国旗的国家,他会担心自己的国家被烧了吗?他烧你国家干嘛啊?一个14亿人的国家,烧个国旗扔个国旗都要被抓监狱去,你觉得这样的国家会安全吗? 
  
我香港的一位朋友是一个学校的老板,开学校的,他说香港的老师每年都有假期,香港的老师都是受到了很大的尊重,香港的老师都有很好的房子,完全衣食无忧,从来不看人脸色。他说他到大陆这些年最大的感受,天天喊的是人民教师,最受尊重的老师,心灵的老师,他说大陆的老师,男的家境都贫寒,很难养活家人,女的有点姿色的都被人家惦记着,也都家境贫寒。所有的中国的教育界的老师,还有些真正的知识分子都衰老的比正常人要多好多,为什么?生活贫苦, 环境抑郁,压力太大。所以说他说共产党太邪恶了。当一个国家的,民族的老师,都已经活成这个样的时候,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郭文贵是从看守所出来的,是在看守所里的战友,介绍了我这些投资者。然后你去想想我是开酒店的,那酒店人进人出有多少人吶,谁到了五星级饭店,你说那不就到了我家的客厅了吗? 
 
所以我在第一次,我问那个外国的朋友啊,我说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五星级饭店,什么叫三星级饭店?人家说的很清楚,三星级的是让你睡觉的地方,吃饭的地方,它也就是这样卖饭卖卧室卖时间的地方。五星级的饭店不是,五星级饭店是一个都市里的大客厅,是一个都市里最高的文明的标准,是有教育和文明人有智慧的人交流会友的地方。要想开五星级饭店,你的口袋要够深,因为基本不赚钱。但是
是可以交天下朋友的地方,可以让你自己升华的地方,可以让你自己独立地成为一个永远不败的,24小时不关门,甚至说是永远不关门。因为你关门除了装修除了关门破产之外,永不停业的一个社交机器。所以说啥人不认识啊? 
  
还有一个文贵这人又不要脸,从来不害羞是吧,而且我愿意交朋友,爱喝酒,你说啥朋友没有啊。你说北京的七星级饭店什么鸟人,哪国的什么王子啊什么公主啊,什么富豪,你到我那去你不就是个客人吗?对不对?那很简单。凡是到咱那去的全都傻眼。 
  
我给战友们吹个牛,我哪天我有时间了,我把我设计我的作品拿出来,我给你们好好分享分享,你们会认识一个完全不同的文贵,你们会了解一个完全不同的文贵。到那时候你们会知道为什么我的朋友遍天下。 
 
你看看美国政府里现在的官员当中,有多少过去都是,十几年前二十年前都是我朋友,太多了太多了。但是我发自内心的说,我最烦的,就是莫名其妙的人跟我交朋友我特别烦,而且我见人特别慎重,我不轻易见人的。 
  
什么情况下,任何人都不能影响我,我基本上过去每天我要陪我母亲父亲吃一顿饭,当然我跟我太太一起了,每周必须有一天两天陪我太太,陪家人啊,一定的。而且每年我一定有时间陪父母出去转一转,陪陪太太孩子出去转一转,从来不会耽误,不管有多忙。从来我认为忙不是理由,忙只是借口,不管你想干啥,你说我要信仰、我要爱情、我要家人、我要朋友,忙,它都是借口。只要你想你想要的忙根本不存在。 
  
你有多忙啊,那皇帝有多忙啊,是不是啊,那总统有多忙啊,人家不睡觉?人家洗澡时穿衣裳?人家不是的,该干啥干啥是吧,合理的安排时间。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我轻易不见人,轻易不交朋友。我轻易不会跟朋友什么乱七八糟,我在盘古有一个规定大家都知道,如果没提前约好的吃饭基本上我不会参与,再一个别人的饭局我从来不参与,还有个一个桌子上超过六个人基本上我这饭都不想吃了。再一个喝浑酒的,吹牛的,在酒桌上的乱来的我从来不参与,浪费生命浪费时间。 
  
一个对爹妈都没有时间的人,娶了老婆没有时间陪的人,养了孩子没有时间陪的人,交了朋友没有时间交流的人,基本上这个人就是混蛋,就根本没必要搭理他,你应该彻底把他忘记,从你生命名单里给他删掉。 
 
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的WhatsApp群里边,我没有一个战友给我发信息我不回的,没有一个战友问我的问题我不回复的。郭媒体现在我真的做不到了啊,因为我们有几个私号,有几个加在一起40几万,我没办法回了。 
 
从来没有说朋友打我电话我不接了,他打我电话我不回了,或者说给我联络••••,从来没有,在我人生里从来没有,除非我告诉你我不想跟你联系了,否则我一定•••••,我最恨的是什么,电话联络不上啊我没接到啊我忘了,胡说八道这是最低级的骗子,纯粹的共产党行为。 
  
我当时在郑州裕达的时候,我在大会上每次告诉员工,你说你电话,你忘了接了,我说那要是江泽民给你打电话你能忘了接吗?江泽民给你打电话你能不回吗?大家说那不会。我说那你就每个人你都要回,否则你就不要给人家留联络方式,否则你就告诉别人我不想跟你联系,这就是我的原则。任何认识郭文贵说的跟我联络我没回过,绝对没有,不管多忙我要给人家回复。 
 
所以一个人对人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演戏演出来的。 
 
就像香港的我这几个朋友,我们昨天讲起来多次流泪,她说我们现在上街的时候看到香港这样子,痛苦啊。很多那些上街的孩子过去都是叫我Uncle Miles,都是小孩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郭大哥身高多少(网友提问)?1米75,早上1米75晚上1米74吧,晚上有点不太一样。我太太跟我35年了,老给我量身高,她老觉得比我高,实际我太太1米73,我1米75,她老说我低于1米73,我1米75。 
 
香港啥时候戒严(网友提问)?随时,一定会戒严,8月4号到6号没戒严,大家说我蒙说错了,但我告诉你一定会戒严。只是我希望他们因为证明打郭文贵的脸,你永远别戒严,你割我头我都愿意,你记远别戒严。 
  
我跟你说实话战友们,就是王岐山到达北戴河的那一刻,咱爆料了姚依林的私生孙子。我们就是要爆他,就是让他在北戴河知道鬼子六过去的反腐清廉领导、救火队长、胡舒立的男朋友。胡舒立这个烂人现在天天在海外媒体上给我们造谣,胡舒立、吴征、Jack马,玩儿吧玩儿吧胡舒立,早晚咱们有一战,记住早晚有一战,咱走着看,已经早就给你们设计好了你们的归去图。 
 
我能想象鬼子六一到北戴河,从那个高炮四旅原来那个路一过来,一到整个1号房3号房,叫做什么那个平安路一拐进去,鬼子六那个车一来,那里边的人:刚刚郭文贵爆料菲利普、海航、贯君、刘呈杰、孙瑶。你想想那些老干部,那都是人精啊,好心眼不一定有,坏心眼一定比咱们多,否则他不能进中南坑啊,也进不了北戴河呀。你想想他是啥样,他得装。这个人吶最可怜的就是装。我看到多少所谓人装。 
 
那明星,你知道那明星回到生活中,明星喝酒喝多都哭,你去看去绝大多数都哭。为啥呀?没有比明星再可怜的了。逢场作戏。据说某某明星现在是一天两哭,为啥一天两哭啊?他是早上时间在欧洲活着,跟国内联系说的一些事他都哭,晚上时间他也哭,因为太孤独,因为逢场作戏,被人家欺负强颜欢笑最可怜。这一辈子当啥都不能当演员,特别是在中国当演员,太可怜了,最最可怜的就是他们。再一个当主持人,公众人物在中国太可怜了。 
 
我呢最开心的就是真实,不装。所以王岐山这个人你去想想他得多装啊,他得多能装啊,他得装作为了党、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我们的人民,他自己有时候说着说着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所以说他抽烟一天抽两三包烟,他用抽烟掩盖他的紧张和谎言。你想想他妻子也抽烟一天两三包烟,抽那么多年了。 
 
(文茹)文贵脚特别大。是的我的脚特别大啊,但是我的脚长的特别好看。我太太最欣赏我的脚,羡慕我的皮肤。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咱们今天咱就讲到这儿吧,乱聊乱聊乱聊。王岐山那种敲桌子,是一种傲慢,是一种无知,同时也是一种紧张。 
 
好了亲爱战友们,文贵今天乱聊就到这儿为止,咱们一起为中国14亿同胞、香港同胞、台湾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为他们祈福..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战友们说文贵你显老了,我特别的开心你们说我显老,因为说明我工作了,我越活越年轻我成人妖了。不是每个人都有老年的。我再说能活到65岁以后70岁以后的人不到60%。 
 
那天我跟一位美国朋友讲,我说美国人是平均年龄是78岁,中国人平均年龄73岁,我说这是错误的,中国人计算的方式是不一样的。被抓起来那个王保安是原来
财政部副部长,还有到了统计部当部长那个,他专门跟我聊过,他说中国人实际平均年龄不超过50岁,因为中国人计算方式很多不计算在内,监狱死的、非正常死亡的,还有一个所谓的三标,就标准性的被陷害致死的,就政治犯什么的不算在内的,车祸是不算在内的,另外一个很多是军人啊西藏新疆不统计在内的,他给平均成73,完全胡扯的。共产党到现在真正中国人的年龄也就是50岁左右。 
 
中国人是非常可怜的,日本是90多岁,美国是七十几岁,欧洲的国家有八十几岁有七十几岁的,那么这么一算人能活到老年的不超过百分之四十五十,老是你的荣幸,老是你的财富,不是每个人都能老的。你说人天天说你的脖子皮肤啊整得像那方正的余丽一样,打药打药,跟王恩哥叫床的时候叫得天地响。但是你看余丽的那个手啊那个脸啊她不对称,你就发现这个人啊,走过来个人当她走近的时候你就突然发现这家伙这不是一个人,这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很可怕的。而且她有时候特别是喝了酒以后,这儿红这儿黄这儿紫,真让人受不了,这是非常不好的,自然是最好的。 
 
我希望我能像我父母一样都能活到八九十岁,还能像老人样,我觉得那才是真实的。我没有少年、我没有幼年、没有青年我直接到了中年,现在我特享受我还能有个老年。但愿共产党被灭之前我还活着,被灭之后我还能活几年。但我早就准备好了。 
  
我们一个在非洲的亲密的战友,前天发信息问我,他说,我每天看见你这样,他认识我也快二十六七年了吧,现在在非洲,他说怎么能让每天很开心?像你一样那么快乐?我说一定要有爱,一定要有信仰,还有一定要感恩。 
  
我说你一定要记住,人活着,当你现在的时候,你过了几年再看你今天是最棒的时候,你每天醒来,感谢上天。你睁开眼睛,一个新的世界,一天就是你的一生,你根本不知道明天会发什么,昨天发生什么,跟你已经没关系了。只有今天是你的永远,今天就是你的昨天。有爱,去爱别人。还有一个,一定要感恩。所有的麻烦,所有你不高兴的事,你相反的看都是好事。 
  
就像那个熊宪民那个王八蛋,听他骂的时候,我当然不舒服,但是我就在告诉我自己,上天在替我超度他,他会积累下去的,你未来看他会发生什么事。还有这个韦石跟吴征,天天勾兑,和「财新」勾兑,夏业良在那儿弄,和李洪宽,你看他们结局是什么?还有叶宁。 
  
当你相反地看的时候,当你确认这人是坏的、是错误的、是灾难的,是违背天理、违背逻辑的时候,他毕竟会受到相反的效果。那就是作恶惩罚。要么进监狱,要么
被上天惩罚,要么得重病。你也要问自己,当你做这件事、说这话的时候,如果瞪眼撒谎,你骗人、你害人,像共产党这么多官员被抓起来,为什么?原因是他作恶了。你相信这个的时候,你就天天开心,感恩。 
  
说到这我又差点冒出一秘密来。有一个很重要的官员的家人,头两天在塞舌尔淹水死亡。是这个官员唯一的一个儿子,而且是超生,在姐姐家长大的。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挺惊讶的。这个人孩子我也认识将近20年了。 
  
他爹今天成为了中南坑里边,不是中央领导,是某个局里边的官员,很关键,掌握核心的人。他爹是不择手段爬上去的,现在获得了中共的——不是王岐山啊——法律上的第二号人物绝对的信任。我在哈尔滨,曾经跟他一次吃饭,我告诉他,你说嫂子这么不开心,每到说起你的时候,她都是深沈的,我说她不愿意看到你做那么多恶,退了算了。他跟我说了句话:共产党的贼船上来很难,下去不可能,老七你怎么胡涂啊!他说这小子,未来是要跟人家谋大位的,如果我要是现在要下船,他不得把我弄死吗? 
  
后来我说,那你把孩子安顿好。他说他把孩子送出国很久了,孩子不愿意待在国外。孩子在他姐姐的名下。后来我在伦敦见过这孩子,这孩子基本上抑郁,跟那个李源潮的孩子一模一样,得抑郁症。我曾经问过这孩子,我说你为什么一天天郁郁不乐,不愿意交朋友呢?这孩子一群人围着,他爹当时也是政法委的人,我就不能再说那么细了。 
  
他跟我说句话,他说我爸干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他说我妈天天不开心,他说我觉得有一天我们家非要出什么大事。 
  
这是哪一年啊,在英国我说这话的时候,是十几年前。这孩子,我说你那么小,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他说我是读佛学,他说我觉得共产党还有十年的气数。他说我们家啊,早晚一天得出大事,他说我们家干太多坏事儿了。 
  
后来,哈尔滨的某明星,跟老公闹得很热闹,就是他爸爸栽培的之一。这孩子在塞舌尔,说被淹水死亡。我告诉大家,他绝对不是淹水死亡,他是被人做掉了。这个孩子最起码替他家人和替他爸爸的老板,在海外最起码代持了20亿美元。我知道他拥有亚马逊的股票,我知道有苹果的股票。2016年我在伦敦见他的时候,这孩子非常小声地跟我说,郭叔叔,如果您需要钱的话,我可以拿一部分钱借给你用。我说什么意思?他说,刚刚我们有个5亿美元的股票可以出手,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这孩子让我特别感动。结果是,这孩子在塞舌尔就没了。我头两天,说实在话我是特别难受。 
  
绝对是被做掉的,而且做掉(他)的人一定不是没有权力的人,一定是中南坑有权力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会有人报,他不是王健,不会有人报道的。他家也不需要人家知道。这孩子的户口本上亲爹,不是他亲爹。啥呀,这叫报应。 
  
这孩子后来抑郁症好了。大家记住,塞舌尔有一个四季酒店,叫四季公寓,是在这最漂亮之一,塞舌尔四季酒店的那个湾里边,盖了大概四五十套超级漂亮的别墅。这个设计师也是我朋友,开发商是一个朋友,后来卖给了中东的一个王子一部分股权。他在那块买得有一个超级漂亮的房子公寓。在一个山湾上,几十亩地,非常漂亮,前面一个漂亮的岩石岛,可以停船,很多大鱼都会游过来的……孩子就在那儿淹水死亡了,天天有保镖。后来抑郁症好了,交了女朋友,交了几个也没结婚,完了。 
  
共产党的作恶是,每秒钟都以死人、以流血、以牺牲别人的安全,和拿你的命来作为代价的。这是为什么瑞士银行说7.8万亿人民币,100人。我在两年前爆料就说过,当时查周永康的时候,周永康在当时中石油系统的钱,那是按20、30%给回扣的,账号咵就过过去了,几十亿美元。 
  
处理王岐山这个账号的人,多次要给我这个那个的,我现在不往下说,以后再说。算啥钱啊,几十亿美元。战友说王岐山有1000套房子,你拿着你没有房子来想王岐山1000房子、大房子,王岐山要一个城市都是一句话的事。他想谋全世界,全地球。共产党玩「一带一路」他就想象美国一样,他想弄「一球一世界」呢,王岐山。而且千年不变,千秋万代。你们太小看了共产党的邪恶,你太小看了孟建柱、孙立军这样人的邪恶,你们也太高看了他们的智商和他们的能力。但凡有智商、有能力、有信仰的人,你干嘛干这些事去。 
  
曾经一位台湾大师,我们聊天。聊完以后我告诉他,我说我非常反对你给你的家人还谋那么多财,你讲那么多佛教大道理,我不能相信。四个问题,你让我很难让你说的我能信。或者你自己没做到。 
第一条,你一个大师级的人物,好色如命; 
第二条,出家之人竟有那么多产业; 
第三条,你有这么多家人的牵挂,你怎么叫我服啊? 
还有一个,你到大陆来就天天要想见共产党官员,这么崇拜权利,我怎么能信你啊! 
 
真正一个最起码的人,要想真正有理想,让我尊重的人,有两条,你能做到我佩服你: 
第一条,你不是因为有什么爹和妈,就是没有继承主业,独立创业,独立成长,知识、名义、产权、财富都是来自一个人的,我佩服。这人我佩服,草根。我看到战友当中,很多草根,我是发自内心佩服的。什么缺点我都可以包容,因为你来自于草根。就是不是继承的智慧和能力和财富。 
 
第二条,你不为你后人打造财富和政治信誉的资产而生存。佩服!前无继承,后无遗产。牛!我郭文贵绝对能做到,我绝对不会考虑半点儿我的子孙我的儿女未来,家人,对不起,绝对不会考虑。考虑这个我就把他们害了。我就不配叫郭文贵。 
就是中国人的这种愚昧的思想,共产党的官员要搞那么多的私生子女,千秋万代啊,你能千秋万代吗?就凭你王岐山搞那么多私生子女,搞那么多女人,继承了姚依林的衣钵,镇压了六四,你不就是个过门女婿,搞女人发家的吗?!你真是连球都不算,要不是姚明珊你算个屁也不是呀!现在你还干啥?搞那些私生子女,给你这些孩子们,刘呈杰,贯君,孙瑶,整那么多,干啥呀?这两条就说明你没有什么境界。你只有险恶的做人之术,你没有任何境界。 
 
所以说你看呀,在整个中国大陆,要么是活在生殖器上,那些天天八卦,要么活在偷盗的财富上,要么无知地住在不属于自己的房子里,要么就为了必须要退休,绑架全家的一个虚名官位上。 
 
我作为山东人,有很多山东人我很不喜欢的。山东人太喜欢当官了,我不喜欢。凡是迷恋官场的人境界都不高。所以说一弄王岐山,装神弄鬼的,你读读这个书吧,你读读那个书吧,啥呀! 
 
战友们,要把常委和政治局委员拉出来,跟郭文贵和战友们,像路德,Sara,细思小哥,John 庄,卡丽熙,戴维小哥,Inty这样的独立出来生存,他都不如我们。他活的比我们要惨一万倍!别听这帮人傻呼呼的,你看看装神弄鬼的,都傻得很。 
 
好,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