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9年8月5日视频 20190805



郭文贵2019年8月5日视频 20190805

内容梗概:
亲爱的战友们好!这是纽约时间8月5号,文贵报平安直播。 
  
今天是美国纽约时间星期一。战友们要看到,我们今天要穿西装上班,因为今天还要开几个会。 
  
很有意思,昨天经历了可以说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天。大家也都看到了我就不详细说了,文贵又蒙对了,你说咋弄嘞!所以说,战友们啊!昨天可能是我近期最累的一天,昨天虽然是星期天,有很多很多事情,前天一晚上没睡觉。昨天大概到了十一点的时候上床睡觉,睡了以后醒来,两个半小时。哎呦!像飞了一样,然后打电话,打完电话再睡觉,睡完觉再打电话,再睡一觉。六点钟醒来真舒服。现在浑身就感觉清爽的不行了。 
  
香港的早晨很美丽,香港实在是太美的城市了,太美啦!一个朋友,一个战友,在香港的前面,在大海上,驻港部队的前面,军舰上,给我发来了视频,也不知道啥时候拍的,我觉得挺好,我就跟大家分享分享吧。 
 
亲爱的战友们啊!现在目前来看,香港的事情的发展,一点都没有超出文贵的预测,或者和文贵伟大的战友们提供的情报一点都没有跑偏。咱们的战友们的力量和战友们实在太伟大了!真的是不能用什么话来形容啊,感激不尽! 
  
但是,我知道战友们现在非常非常担心,非常非常想到底会不会戒严,什么时候戒严。战友们,当你们在看这个视频的时候,一切都在进行中,一定会戒严的,而且共产党一定是水路、陆路、天上同时进行。而且穿着就像杂牌军一样,还得去糊弄全天下人。穿着什么中国防暴警察啊、中国专为香港成立的维护香港利益啊、保护香港公共设施啊、保护香港人民的什么什么,特别部队啊,行动组啊。 
  
你放心,就像我好多天前说的,共产党一定好多名字,一定不叫戒严,但事实上在全世界都是有定义的。那不是你想说啥就说啥的,他叫公安,实际上就是警察。他叫公安,不穿公安服装,实际上本身是PLA,都是解放军,别扯淡。中国的警察肚子大得都像怀着16个月孩子似的,他到香港维谁稳去,香港那年轻孩子跑都把他跑死了。仨小时、四小时大陆的警察一折腾都完蛋!用河南话说,都「完球蛋」!怎么可能还让警察在装备着那些车啊,你会开那车吗?你会用那车吗?香港那大热天的又潮湿,站上四小时自己都昏过去了,还保护谁啊,都直接扔海里去就得了。都是PLA,你看那年龄,你看那身板。 
  
战友们,我们的内部的信息,非常的清楚,几路并集,一定记住,大家要看着啊,先保护什么,先保护公共设施。机场啊、水站啊、发电站啊、九龙某香港的隧道啊、驻港部队的总部啊、几个敏感的大桥啊,一定给大家一个印象,我是来维护公利来了,保护香港人民的核心利益、社会安全、治安保障。然后,香港一堆人出来喊,哎呀!欢迎到香港来的指挥部啊,维护香港的安全啊,我们感动的流泪啊,没法活了,有病不能治啊。 
  
你放心,共产党的招都给你出,就是香港人民渴求,你不来不中啊,不来不行啊,得来啊,都是这话,共产党演戏。有时候,那话你觉得很可笑,几十年不变招,在大陆演的灵啊。强奸人家孩子,把人家一家子男女都玩了,男的送到当兵去,女的妈妈、姐妹都给玩了,还得告诉人家什么,你们家很荣幸,那你们家八辈儿烧高香了,能被我玩全家呢,你们就烧高香了;这就是共产党。 
  
现在你看看中央台,还有那地方的电视台,还有大家看这两天直播最重要的,大纪元让人太佩服了,大纪元这个媒体,还有苹果直播,冒着风险在香港直播。大家你们可以看到,所有下面的留言,大家要记住啊,人家很容易可以把留言给你屏蔽掉
不就完了吗?80%,有时候达到90,有时候不低于50,都是共产党的五毛,骂同样的话,卢本伟牛逼,还有什么你灭掉他们,你们去自焚吶,你们去香港警察里面抢武器啊,你们港奴啊,你们的英国爹啊,都是这词。 
  
你看就这些天来,没变过词,几乎不变人,有时候改改账号,就这么辱骂香港人!从未见过,我们都活的时间太短了,估计都活个四五十岁,五六十岁。 
  
哎呦!说到这我得赶快给大家道个歉,前天下午,由于被熊宪民威胁、追杀,像共产党一样;还有在庭上被韦石威胁杀死我。还有这个叫张维的,还有这个叫姜涛的,这些人威胁要杀死我。所以说我很害怕,惊慌失措,精神错乱。 
 
在前天下午直播当中有两句话说错了,我要澄清一下。 
 
关于年龄问题那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我想说的是,就是说我们这个年龄,大概在45至50岁到60岁之间为什么那么多民运分子,大家记住这是事实啊。还有现在打着民运旗号骗人的,原因非常简单就是那个年代赶上了89•64,都是大学生,那个时代被共产党洗脑最厉害的,而且这个时代的人在使用社交媒体的手段上没有年青人强。 
 
但是,这个年代的人,现在可以告诉大家这是我们的核心力量,支持文贵的很多人来自这个年代,我没有任何贬低,或是谁强谁弱的意思,如果有说的不到的地方请大家包涵!掌嘴掌嘴。而且,比这个年龄更大的这些我们的长辈,我可以这么说,是一家一家的来挺郭爆料的,灭共的,很多都是这样的老人家。 
  
很多人对杨改兰的事情感同身受,很多人对共产党的这套东西非常清楚,被压迫几十年,一辈子了。而且都是有父子两代、子孙三代的。更愿意看到共产党的灭亡,这个我没有任何贬低,或抬高的意思。 
  
我想说的核心就是两个,我们必须认识到现在被共产党洗脑后对不同代别的伤害;另外一个核心就是我们要看到,很多人已经被共产党虐待那么多年,失去了认知,失去了对共产党的坏的辨别能力,甚至是麻木。 
  
香港的几个在前线的朋友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我说民运有没有支持支持你们啊?他们大骂说当年我们给他们捐钱,到香港来吃喝,我领他们到家里吃饭,我们家那么小,我太太我女儿给他们做饭吃,把他们当偶像,全部消失! 
  
就是这些人把民运已经弄成了欺骗、诈骗,流氓的良知,大头症的良知。就这,香港刚开始运动的时候还要香港人给他们捐钱,这些不要脸的。所以我想说的事情就
是,这么多年共产党的统治、压榨、威胁,让很多人的良知和辨别是非的能力变得麻木。 
  
有说的不对的地方,我再次道歉。我们所谓的被民运封的常委群里面,我们的老顽童第一个反对我,哎呦!我这个心里边……但是老顽童开玩笑给我说,文贵我反对你,你说的不对。我心都难受,真难受!我真难受了,因为我最不想看到的是伤害战友。 
  
说实在话,文贵今天爆料革命的动力就来自我父母受到的残害,父母都八九十岁的人了,我的哥哥三次、四次被抓,我大哥属龙的60几岁,二哥属蛇的也是60几岁。我的哥们儿跨了所有的年龄界线,50岁的,40岁的,你看看我弟弟要不是被杀的话,现在是40多岁是吧?所以说我绝对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啊,我对男女,年龄鉴别我几乎是麻木的。 
 
大家要记住我的成长是很奇怪的,我没有童年,没有少年,没有青年,直接就到了中年,中老年的中不是终结的终。我儿童时期,很小的时候就帮母亲干活,我家里没有姐妹,8个儿子。然后呢,直接就走向社会了,从学校辍学,还差几个月就初中毕业就到社会上去了,就工作了。 
  
工作之前本来应该是少年,我没有。工作到青年时期刚刚开始我就结婚了,孩子还没当完直接就当爹了。如果我孩子像我这么年轻就结婚,我孙子都几十岁了。所以说我是没有少年,没有青年直接进入中年的。我只有中年,希望也有老年的生活。所以说在我眼里边非常奇怪,我对年轻人,老人,从来没有年龄的感觉,我对我自己也没有什么老年的感觉。 
  
我一直以为和我打交道的就是我父辈、我爷爷辈的,从小如此。从在看守所里被共产党关的时候里边也是,爷爷辈的,父亲辈,哥哥辈,兄弟姐妹辈的,我当时是年龄比较小的。所以说我没有年龄界别,我没有年龄的分别,我没有年龄感受。所以说,我一旦说到这些词的时候请战友们多多原谅,战友们多多原谅,真不好意思。 
天天看到这些海外得被共产党布下的沉默的力量,还有什么French Wallop,CNBC,CNN,还有什么迈阿密Herald,还有什么xxx。什么威胁恐吓,说我是什么双面间谍,吓的,失语了,精神错乱,萎靡不振。所以说,请大家看在我是一个病人的状态下,原谅文贵啊! 
  
此时此刻大家都能知道香港现在多少人在街上,多少人为了自由而战。昨天下午欧洲很晚的时间,英国的两个朋友,可以说是完全不相识,是在政府里认识的两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让我感到很惊讶。但也很正常,欧洲的很多人很多官员,都是通过私人关系,包括今天,此时此刻要求美国政府全面介入香港事情,然后英国要全面跟随行动。 
 
这两个人,我想跟大家说,在这之前对香港的运动是有消极的看法的,我总跟他开玩笑说,你是绝对被共产党蓝金黄的,但是他现在看不下去了,我相信他很快是英国的下一个首相,我们的哥们Johnson能撑过三个月,大限6个月,很难,我觉得10%的可能性都没有。我认为下一个是他。 
  
我说你这样看非常好,你们一定要通过你们渠道跟美国总统呼吁,香港要发生大事,共产党要借机不执行承诺给香港人的法治50年。现在别别拉拉地执行了22就不想执行了,而且要杀人,我说无论什么理由你也不能杀人。 
  
另外一个人,他说Miles,我这两天完全理解了你们对共产党的感受。花很多时间,在他运动过度腿摔断的情况下,在病床上看了我们很多的爆料视频和战友们的爆料和香港的情况,全力支持。然后,他会发动一切政府的资源要全面的支持香港人。 
 
昨天下午一个美国朋友,说昨天下午他们已经完成了600个媒体人士的联名,要向川普总统要求……,几星期前我说过100多人要向美国政府要求,我说对了战友们没任何感受,我再说一遍600个媒体人在昨天晚上11点前已经联名向美国政府和川普总统要求:川普总统必须要,必须要在香港问题上表明立场。 
 
只要解放军不管什么理由,穿什么衣服,你是穿夹克啊,你还是穿貂皮大衣呀,你还是穿什么装进去,只要进入香港,只要有流血,美国要有什么要求,立马停止美国和中国的一切活动,一切贸易关系,一切合作。对香港的自由贸区法立马结束,立马停止。然后应该派兵在亚洲,在这个所有的地方,维护香港的安全。并宣布所有的美国联盟国和驻亚洲使馆,接受所有香港的难民政治庇护。 
  
而且明确地提出,川普总统一定要明确地做出。只要共产党进去,和中国的WTO协议,以及我不知道啊,他们说的大概70多项合作,全部要停止。而且不是暂停,要停止。 
  
这是好事,这是好事,这是必须的。这位美国朋友说,Miles你曾经给我说一句话,我没忘了,我最后我最近核实了。核实以后这是真的,他特别难受。我在北京的时候请他一起吃饭, 我们俩谈论共产党,他说刚刚才发现被你说走的,一个穿着警察的服装,还有一个穿军装的,好像是将军,离开你这里,他们走的时候好像对你不太高兴。我说这是…他们跟我说这话是2006年的年底。 
  
在这之前是安全部的一个官员,还有一个军队的。所谓的当时让我们配合,奥运会当时的安保上,他们经常去。因为我们盘古是唯一一个奥运会安保的临时指挥部。
所以说,我跟他们经常打交道。那天去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个安全部的副部长,就谈到在安保当中,发现新疆人西藏人怎么说,我觉得这人简直是变态。 
  
满嘴脏话,对西藏人和新疆人,那简直是不行了。在这个中间的时候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最近在西郊的什么宾馆,有几个新疆人,这哥们就直接说,马上给北京那个行政组打电话,直接就抓进监狱去。说还有孩子女人,孩子女人一起扔进去,我听了很不舒服。我当时就说的,我说你有没有想过,这有一天如果新疆人有机会对付你的家人和孩子的时候,他连给你上监狱的机会都不会给你,你太太过了,干嘛把人家孩子弄进去? 
  
那个解放军说,你知道当年王震去新疆去杀新疆人吗?当时拿着机枪扫,为什么新疆人怕王震啊?新疆人就是该扫、吃子弹。然后还补充了一句,他说当时王震回来讲述扫新疆人的时候,在这个共产党会议上,怎么杀新疆人的时候,杀完新疆人就地把这些杀新疆人的留下来。大家都知道叫做兵团,叫新疆建设兵团,就地成立。并给他们授权。新疆的女人想睡就睡,睡的是荣誉,生了孩子你就立了功。当时说,开会的共产党这些政治局委员们,哈哈大笑;这就叫建设兵团。 
  
接着说了一句,说这个杀新疆人,我们还吃亏了、吃大亏了,为什么?杀新疆人的子弹钱没要,没地方要去了。杀一个人这个子弹钱没要。我当时听了就说,这个新疆人是不是在法律上,按这说是不是要付你子弹钱啊?他说文贵你不知道吗?中国枪毙一个死刑犯人,要交六毛钱子弹钱。任何人都得交。从共产党开始这就是规定。我说那要是你俩也被枪毙的时候,那是不是也得交子弹钱?他俩一下就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啊文贵?怎么这么说话?我说那是平等的呀;他说我怎么会被枪毙啊。 
  
所以不太高兴走了。 
 
我给这位美国朋友说,当时我们讲的什么话,这美国朋友特别惊讶。他说:Miles中国真的是枪毙人还要给钱,被枪毙人家人要子弹钱?我说对啊。一直到现在,如果枪毙一个人不管你是什么原因,都要上你家去,跟你父母或直系亲属要,你要当场交给这个法警,当时枪毙叫武警或叫法警,要交6毛钱。不同的省不同的价格。他说:这太不可思议了。我说:这就是共产党。枪毙你的子弹钱要让你付,在新疆杀的新疆人,没人付的,没人给付钱了,因为全家都杀了。昨天这位美国朋友说,我查实以后,确实是中国的法律。我说我再告诉你的事情,我希望在香港不要发生这一幕,杀的香港人没人替他付子弹钱。 
  
现在美国、欧洲等西方,我说:你们应该知道,是你们的金钱,是你们养大的共产党,让他们有了武器,装甲,装备,你看看现在,在深圳和珠海聚集的穿著警服的解放军,郭文贵是第一个在6月9号就说出来的,我说在珠海深圳三十万兵力,喷
了很多香港警察的车,包括武器装备。有警察有解放军。现在看到了那个地方难道是昨天照出来的吗?那些车辆是昨天才放那的吗?不是的。已经准备好了。我说香港人不上街,他也准备好了。香港人不抗议,不持续抗议,他也准备好了。 
  
就像王震去杀新疆人一样,那些新疆人在大街上就给杀了,大家知道吗?去查一查历史,在家里睡觉的新疆人,一个村一个村子的,他们上街了吗?没上街,一样都杀了,杀到你没有父子感情。那些车辆不是昨天造出来的,不是6月9号以后造出来的,他是在6月9号以前都造出来。那些所有的先进的设备,包括准备好到香港,维多利亚海整个海上要执行的船只,用一个解放军的将领,头两天在内部讲话,我就不相信香港人在海里淹不死他。他们有船吗?他们有足够的船,上船上来救人吗? 
  
控制水道,控制交通,分区自治,听话的有水喝有粮食吃,部分人可以离开香港,不允许进来。用这个水道把整个香港隔开,用饥饿法让你香港跪下来。共产党这招儿咱太明白了。所以这位美国朋友,我说你赶快回去, 要不然将出现巨大的人道危机。 
  
他说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我说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香港的林郑月娥一定出来开记者招待会。 也有可能啊,现在还没发生,我说香港警察卢伟聪和保安局长也出来开记者招待会。然后驻港部队开始声明,然后再同时有人撞人,有人放火,有人砸商店的门,甚至有人杀人。我说这是八九六四的招儿,一样都不能少,先定性你是暴徒暴民。然后你威胁所有人的利益,公众安全,放火了,砸门了,抢东西了,强奸了,烧人了。 
  
我说你看包括那国旗,把国旗扔到海里边了,就成了大事了。梁振英要100万美元、100万港币悬赏。那美国国旗天天烧。不是“自信”吗?你自信,一个国旗,还谁怎么扔到海里,有什么重要的?郭文贵家的广场前面,一大堆喊着我强奸犯,几百个你的梁冠军和郑祺,还打人。我在那块走走过过,我特别享受。有什么呀?他喊你强奸犯你就是强奸犯吗?他把你国旗扔了,你这个国家就没了?这么不自信。 
  
但是这不是问题。问题的本质是,共产党这是制造民族主义的借口。香港人侮辱我们14亿人,香港人是坏蛋,香港人干爹是英国、亲爹是美国,要跟我们挑逗。制造仇恨,这些照样都不会少。这是我昨天下午说的,我录的那个红夹克视频之后说的,都发生了。它不干这就不叫共产党了战友们。 
  
啥叫共产党?就是几个患了性病的流氓骗子。就像现在在法拉盛,还有海外的一些欺民贼,天天捐款的份儿一样。就是心存幻想,完全没有任何良知,没有任何真假的认识,没有任何人性,没有任何红线和做事原则的,几个流氓组成的,叫乌托邦。 
  
乌托邦叫幻想,实际上就是精神病。跟希特勒异曲同工之妙。我说一开始在香港,他先要制造紧张的、仇恨的这种民众对立,社会治安事件。然后跟全世界说这是暴徒,他们过了,而且录大量的大陆宣传片:香港人不纳税给中央,你还给中央添麻烦。我真R你八辈儿祖宗! 
  
没有香港、台湾和海外华侨的支持,你共产党的改革开放,你改革开放个屁!你能有今天吗? 
  
你共产党的,你的私生子女、爹爹妈妈、娘娘姐姐、大姨太二姨太,凡是你爱的,凡是你秘密的,哪个不藏在香港? 
  
没有港币这个洗钱的渠道,你能活到今天吗? 
  
没有香港的上市,香港股票给你弄了几十万亿,你能到今天吗? 
  
没有香港人的这些精英上百年的学习,和国际的融合和屈辱,你能有今天吗? 
  
没有香港的金融市场,你有你广东的1万多亿美元的GDP吗? 
  
你有你上海的蠢蠢欲动的,所谓的国际金融中心吗?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你看看中南坑里的你家人、孩子,吃的穿的,哪个不是香港买的?你家里不造啊。 
  
香港人过去100年是屈辱的100年,也是为中华民族绝对奉献的100年。现在竟然录短片说人家,也不向中央纳税,香港什么不是为你服务的啊?香港的码头货柜,香港的富豪,包括香港的明星和美女,你们哪个想玩就玩,不过是你们家在辽宁的葫芦岛多印点人民币,或者印点港币而已。 
  
现在听说葫芦岛要印美元了,要印美元了。 
  
录视频颠倒黑白,说香港人你不纳税,你还给中央添麻烦。那你管人家干嘛啊?“遣返法”,回大陆,大陆在香港犯罪的,你咋不把大陆的给送到香港去啊?你咋不立个法啊?你把人家香港人张志强黑社会,绑架李嘉诚的,给了你江志成江家5000万,上市公司的钱5000万——我说到这我负法律责任,我再说一遍——你江家就让人叫公安部,跟我工作的林强,还有广东局,那人也被抓了,就把他按照大陆法给枪毙了。 
  
黑社会有黑社会的法,香港有香港的法律,这是为什么香港人不接受你的所谓的“遣返法”。因为你到大陆以后,花点钱就能给枪毙了,没有罪也能弄成罪名。所以说你不要脸。 
  
共产党的宣传片竟然说,这些人给你们惹麻烦。给你惹啥麻烦,你不去违反香港的基本法——一国两制,你把“一国”给留着,“两制”给拿掉,搞一个“遣返法”。 
  
林郑月娥,李家超,卢伟聪,还有郑若骅,联合炮制了,适合你们盗国贼家人,让你们在香港安全地洗钱、安全地强奸,安全地威胁香港,还不让香港人发声,目的就是不让人说出你盗国的秘密嘛,犯罪的秘密嘛。只要你说,我就可以把你抓回大陆。像张志强一样,把你杀掉。 
  
是你违法、违规、违信在前,你是罪恶累累,无人相信!都知道你绑架了14亿中国人民,全人类都知道。你却让人们闭上眼睛相信,是因为这些孩子们,带来了香港今天抗议的这个困局。天下有如此不要脸的一个国家政府、一个政党吗?颠倒黑白。不过你这个颠倒黑白,更坚定了香港人民上街的勇气和信心。 
  
我这几天跟香港朋友沟通,香港人说,本来我就不想上街了,不想沟通,看到他们在元朗跟黑社会勾结打人的时候,我就要上街了;我一看到最近共产党的宣传,那我要上街了;我再看到现在共产党真正要干啥,他说那我必须上街了。 
  
我这几天骂香港的朋友,骂得嗓子都哑了。香港有四不要脸,我骂他们。不接我电话,我发信息骂。 
 
律师,我郭文贵在香港花了几个亿的律师费,我骂他们。我说你们因为当时他们陷害郭文贵,你们在大陆被抓;有的8个月不能回港,老母亲90多岁得了癌症;有的律师在大陆,女律师被大陆警察搜身,脱光了搜身;有的香港的女律师给我工作的,在大陆被男警察摁在桌子上,撅着屁股检查阴道,回来闭嘴不敢说话。我说这个时候你们还不上街,你们还不会抗议。我说你能不能把你收我的8000港币一小时的钱,你捐给学生点钱。不要脸,第一不要脸。香港(律师)为了赚共产党的钱,过去家人被捕,老母被得癌症,自己的女人被检查阴道,不站出来说话、不捐钱。这一不要脸。 
  
第二不要脸,香港的演艺界。可以这么说,哪个不认识我?当年《投名状》电影,在我们盘古搞首映,所有的人都到那里去了。就在我办公室隔壁搞,让我过去我就不过去。是由我们的林强折腾的,他就爱折腾,管香港黑社会嘛。是跟向华强他们一起都在那,我没有过去。但这回我跟他们联系,平常他们都跟我联系,过年过节都问候我。我给他们每个人都发信息,我都骂他们。我说香港第二不要脸就是你们演艺界了。没有香港750万的粤语的客户支持和市场,你的唱片、你的电影能活到
今天吗?你们被你们这俩老板,杨受成,还有我哥们林建岳,就被共产党威胁,你们就不出来说话。没有香港的这些孩子哪有你们,没有香港的人民,未来哪有你们?不要脸呢。你们捐点,那孩子面包都吃不起,看着让人伤心。这二不要脸。我说你们成了历史的耻辱,我们听着你们的歌长大,其实我现在要听你的歌成为耻辱。 
  
第三个,香港的金融界。大家知道香港金融界赚了我钱的人多了去了,赚几亿、几十亿的多了去了。我帮他忙帮的多了去了。我给他们发信息,打电话骂他们。我说这个时候你们不差几百万几千万吧?你们能不能给这些孩子捐点钱?全香港的金融界你们坏了八辈子的良心。你们都为了你们的孩子、你们的股票,是这些孩子拿生命来为你们维护。你们让他们上街受那么大的苦,你们能不能每个人捐上个100万200万?叫孩子们晚上在马路旁有个好帐篷,能眯一会儿,有个安全的雨伞,买个好的防护面罩。你们就不怕见你们列祖列宗的时候,他们拒绝见你们吗?你们的纵容,你们的懦弱是在犯罪,因为你们是受益人,因为你们是当事人,这是第三不要脸。 
 
第四个是香港的富豪。你说香港哪个富豪我不认识,这些富豪还真不要脸,这些人骂完都不吱声。说我们在做了,你不知道啦!Miles你不懂啦!这些富豪都集体回复,Miles不要误会啊。因为他们都害怕,我说你不做我就点你们的名字,把你们这些丑事全部给你抖出去,你们怎么拿的政协委员,怎么拿的人大代表?都回复:不要误会,我们已经在做了。 
 
我说你们这些人沉默,你们保护你们的家产,被共产党利益绑架。你们要当政协委员,你们要当人大常委,当政协常委,能不能捐点钱给这些孩子们?能不能给不上班的员工继续发工资?能不能不要脸到这个程度?钱多你又能怎么样?香港都没了,你们有钱吗?香港血流成河的时候,你还能安逸的坐着你的劳斯莱斯,在你们香港大街转悠吗?你还能扣女吗?你还能煲汤喝吗?你就心安理得的就在家煲你的王八烫?煲你的蛇烫?这是四不要脸。 
 
当然了,也有些无知的人,有些是香港人说:Miles,有些人相信了华尔街日报、CNN报纸说的你双面间谍,对你表示怀疑了。去你大爷的!你爱怀疑不怀疑,你TM傻X!你怀疑,你不要信郭文贵不就完了嘛!你信我干嘛?我不希望任何香港人相信我,你就把我当骗子,郭三秒,郭三邪,双面间谍,五面间谍,你大爷的!你捐点钱行不行啊?你能不能支持那些孩子啊?你能不能少煲点汤喝?煲点虎鞭,蛇鞭,还有老鼠鞭,还有什么这鞭那鞭的烫,咱少弄点鞭汤喝行吗?去给孩子捐点钱。你信我郭文贵干嘛啊?别信我郭文贵。 
 
不要给自己的懦弱、自私找借口。天底下最可怜、可悲的人,自己没有勇气,天天鼓励着别人去献命。 自己没有理想,天天给别人讲信仰、讲宗教、讲理想。自己从来都是手往回拿,从来不会伸开给予,却天天让别人把手松开。 
 
在香港这个抗议活动当中,看到很多人性卑劣的一面。你们说捐款啊,帮助孩子,不要跟郭文贵挂钩。郭文贵就是骗子,五面间谍,郭三秒,郭三邪。你把我当狗屎、驴屎都行。只要你给孩子捐款,帮助孩子,别向共产党妥协,你怎么都行。 
 
香港某个导演跟我说:你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我把什么什么都捐了,确实他捐了钱了。但是我要告诉你:你一定记住,你和常人不一样,你是个大导演,香港老百姓支持了你的生命和你的演艺事业,他们现在遇到危机的时候在为你而战,你不要以为你给点啥,你还当回事儿,你给啥是应该的。你要不然跟共产党一样,取之于民,用之与己,这是基本常识吧? 
 
所以希望香港的四个不要脸,看到我这个视频的,我知道你们都在看我视频。希望你们别让自己的祖宗和未来,把你列为曾经是郭文贵骂的香港四不要脸的其中一个不要脸。不管你有多少钱,也不管你在伦敦,在纽约,在温哥华有多少房子,你会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甚至打雷的时候你都害怕。 
 
如果香港这四个领域的人,你们再不行动,再不为香港人民站在一起,接下来,就未来几个小时,共产党进入香港以后的行动,最该干掉的就是你们。 
 
我郭文贵做了什么,不需要告诉你们, 天知地知,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我还是那句话: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用尽我所有一切支持香港,包括生命。 
 
我毫不夸张也不谦虚地告诉你:我郭文贵在这件事上做的事情, 一人当你的千军万马,历史会给出评价。 
 
我不会等待,不在乎历史评价。不像郭台铭似的:我要在历史上扮演一小部分,妈祖给我托梦了,我要拯救台湾。妈祖没给我托梦,黄大仙也没给我托梦,但是,我天天供着黄大仙。每年我不低于十次去黄大仙,去拜黄大仙。我郭文贵拜黄大仙,每次进里面去拜去。我当时给黄大仙捐5000万,人家黄大仙还说:你不要捐5000万捐,5000万都被他们贪污了,你每次来捐吧,所以我每次就到里面去捐、上供。黄大仙的人都认识我,没人不认识我。现在我看到黄大仙这个地方真显灵咯!管用,管用,反正比投资共产党好。 
 
亲爱的战友们!接下来每时每分每秒都极为重要,我要马上去继续开会,为香港接下来的最最危险,最最关键的时刻去做一切的。 
 
今天的报平安直播有点长,抱歉,再次的向我前天说的话,说到有关年龄上伤害的朋友,万分的抱歉! 
 
现在我们为香港同胞、台湾同胞、14亿同胞祈福平安..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