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9年1月6日视频 20190106



郭文贵2019年1月6日视频 20190106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王岐山 郭文贵 班农 卡丽熙 凯琳 王健 胡舒立 孟建柱 孙力军 吴征 相林 袁红冰 郭宝胜 潘晴 熊宪民 何频 习近平 卡丽熙 刘特佐 韦石 川普 李友 杨澜 刘呈杰 滕彪 夏业良 孟宏伟 林郑月娥 赵克志 马建 彭丽媛 陈军 吴建民 王林 袁健斌 林宇丹 美猴王 Jennifer 李一平 贯军 Steven Wynn Elliott Broidy 陈全国 努姆钦 塞申斯 崔永元 
公司组织:法治基金 海航 法治社会 阿里巴巴 盘古大观 YouTube 财新 政法委 环球时报 Livestream 联合国 e租宝 纽约邮报 律政司 
国家地区:美国 欧洲 香港 台湾 新疆 西藏 新加坡 北京 纽约 澳大利亚 华盛顿 澳门 加拿大 马来西亚 上海 东京 印度 东南亚 河南 印度尼西亚 中央公园 白宫 中国 佛罗里达 泛亚 Palm Beach 九龙 马拉安哥 
名词解释:潘多拉盒子 爆料革命 蓝金黄 共产党 盗国贼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欺民贼 CCP 红通 基督教 天主教 佛教 P2P 基本法 
文字整理:riki 文随 关羽文真 Bruce文远 绝地Jedi文画 Shell 拿得起 stan(文贝) 
发布时间:20190106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wjhD9L_120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应该是2019年1月6号,文贵报平安直播。看战友们的留言啊。亲爱的战友们啊,昨天,应该是从前天,到现在最起码大概在7万多条的私人信息里面,收到了战友们7万多条信息里面,主要关心的几个问题,我先给大家回答一下。 
 
首先一点,我给大家要重申一下,就是上一周叫做《纽约邮报》,叫Jennifer的一个女记者登了我一片报道,说实话英文我也不能全看懂,我感觉还行,后来发到了一个战友群里面,战友说哎呀,这都是负面的,我也相信是负面的了,结果这个报纸啊,我也没了解。昨天啊,和班农先生开会,开一下午,还有其他人,我才了解到,这个报纸,是美国中下层人士必须看
的,同时也是我们这个川普总统,每天第一个拿的报纸,必须看的。说现在呀,美国国会议员,肯定看这个报纸。 
 
那么我这篇报道呢,关于我的报道呢,很多人都看了,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篇非常好的报道。鉴于此,他们把我这个报道的其中啊,讲,你有什么200个保镖啊,然后有什么样的西装啊,但是我在中国不自由,不安全,到了美国啊,反而安全。他说这个非常好。相当于一个人的讲话,讲了半天,最后啪把麦克风一摔,摔之前说,我就是在美国得到了自由和安全,这是重点,所有人都认为好。所以说这个呢,我要重申,这个有误会啊。 
 
所以说呢,昨天这个开会啊,讨论这个报纸问题。再一个就是我拒绝太多媒体采访我,副作用越来越显现。他们强烈地建议,我应该多接受采访,不能老拒绝人家,这个不好。所以呢,这是个问题啊,要多接受采访,我真没时间,真没时间,我穿的啥啊,这是一个上衣,是三宅一生的,但是给改了款了。 
 
(与战友互动中) 
 
大家可能知道这个livestream,那么咱们livestrem上面就有22万的订阅量。然后呢22万的订阅量的后面,连接着大概在一百六十万,有很人多人你看的都是小组,这个是因为按月费,按人收,这是很大的很大的,所以说有时候你显示的直播在线的没那么多,事实不是那样的。 
 
所以说我先把那个报纸的事重申一下。再一个很多媒体来采访我拒绝了。昨天我们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深度的探讨。很多战友给我发的信息呢,因为我都是百分之百的相信,除了一些特别之外,那么这个报纸我跟人家发了很大的火,看了要纠正,所以咱们战友的信息很重要,观点很重要。那么这是一个关于报纸的事。 
 
还有一个我们要谈谈战友们这几天来,给最多的建议的事情之一就是法制基金。法制基金呀看法很多,请战友允许文贵直言不讳地讲出我的看法。 
在这个真正的法制基金这些观点和问题上,反映出了我们对西方法制,特别是美国法制和中国法制的基础的认识,和对法制基金的意义。 
那么体现出来另外一个我们狭隘的思路。 
特别是对最近呀,我整个的,这个法制基金的建设的初衷和他的真正的意义,还有一个我不能逾越的,我也不想去碰的几个原则。 
  
他都事关我们对爆料革命和对干倒CCP,我们的信心和我们的道德,和我们的法律观念,以及对我们整个国家文化,和未来的一个认识。这个法制基金啊,成立以后他真正的意义是什么。我在前面粗略地讲过,最后还是以公告为主。他的意义就在,不论是官员,被抓的,犯法的,还是老百姓,卖菜的,开出租车的,还是山里边的我们的草根的家人,还有律师,还是媒体,不管谁,也不管你什么身份,只要没有受到法律的公正对待,或者说被非法地剥夺了人身自由,或者财产,那都是我们要帮助的对象,这才是我们最要干的事。 
 
所以范围很重要,这个范围呀,他是一个,我们这些战友们,真正到国外来,必须是毫无犹豫,绝对地相信的一个地方,不能像过去,像孟维参,韦石, 和那个熊宪民,屎诺,还有郭宝胜这假牧师,袁红冰,袁健斌这一帮所谓欺民贼,29年来都搞募捐,骗钱,还有什么澳大利亚的潘晴,东京爆料协会,还有相林,这些人,天天就是搞捐钱,打着天大的幌子,骗了台湾骗香港,到处募捐,一辈子募捐,还有吴建民那个烂人,还有什么李一平,你看那样就是个欠抽的脸。还有何频啊,还什么陈军这些人。 
 
我们必须要保证的前提是,这个基金是绝对透明,绝对要得到中国十四亿人吗,海外六千万华侨同胞们,未来可信任的。所以他的方式和模式很重要,所以在美国基金有两个模式,一个叫C4,一个叫C3。 
 
 
C4是什么呀,全球来捐款。大小都行,10元、100亿都行。可是,没有说你捐款我给你退税的说法,所以你在美国、欧洲、联合国,给你退税,是没有的,你捐了就是捐了。管理方式,相对私密,49%的钱可以用在政治上、政治方面,51%的钱可以用在法制协助、帮助,但是它对免税的资格要求极严、极严。 
 
大家都不注意,都不知道有多少美国人或者欧洲人因为这类似的这种免税基金出了多大事。刚刚、川普总统不是把自己的基金给关掉了么?是不是啊?他从第一天起,选总统的第一天起,人家就是拿他这基金说事,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不像咱们欺民贼,夏业良他们打官司自己写,还抄乱伦彪(滕彪)的诉讼书,然后,美猴王林宇丹也来这套。乱伦彪写,也是从网络抄的,这些人全抄,包括那袁建斌,然后再募捐,让捐律师费。未来不会有了,美国政府一定都会查得清清楚楚。 
 
所以说战友们,它的前提是,C4,它绝密、安全,可以赞助政治,比如说,支持我们法治基金,中国走向法治信仰社会的这些政治活动。这点非常重要。第二个叫C3。C3是什么呢?就是说,你可以大额捐款,捐款以后,这个钱,一分钱都不能用在政治上,但可以用在这种司法、法律、海外咱们战友的家人的协助上,都没有任何问题。 
 
比如说咱们战友出来了,需要请律师、特殊情况需要请保镖、需要生活安排、代表出庭、写文书、帮他追回他所被非法查封剥夺、各种理由被共产党在任何地方弄走的钱。包括咱们下一步对海航、阿里巴巴等等等盗国贼在海外的集团、上市公司,我们现在已经有上百家了,对他们的诉讼、追求,特别是海外的上市公司。这是C3最能做的。但是它不能保密。它不能保密。就是你捐的钱,人家、部分人是可以知道的,它要求透明度,都是检察官来盯着你这事。 
 
特别是,我们注册是在别的州,但是你在纽约运作,就要受纽约的检察官来盯着,纽约的检察官,大家都知道,是世界上最严厉的,净干大事。所以这时候嗯,在纽约运作的法律和法律的要求,C3和C4两个执照都得有,而且必须是不同的团队、独立运作。盗国贼还有欺民贼运作的那些东西,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搂一把就跑的。 
 
海航申请的C4,那是骗人的,是贯军和刘呈杰转移钱的。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它没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它的运作形式、法律要求、团队专业。而这两个基金的律师,会计师,全部都是列入董事会、监事会,因为这事太大了。亲爱的战友们,我说实在话,我现在真的后悔。不是一次了。未来大家可能会看到有些资料、成立支出的公开资料,我给他们很多人发的信息。我说我真的很后悔,在没有认真研讨的情况下就干这件事,这不是我的风格,为什么? 
 
我完全没想到,这个法制基金在西方和在中国、和咱们港澳台,海外华人中影响那么大。这么多人关注,这么多人寄希望。特别是美国本土的一些企业家、大企业,因为他们都交税,一年都是几十亿美元、上百亿美元的税,这个C3捐了钱,可以免税的。比如说我上周在佛罗里达见的朋友,见了好几个,都是没办法必须得见的。其中一个就是明确地要支持天大的钱。但是有各种要求,这种要求有时候我是真不能答应的,我不能答应。比如说,他们让我当主席,我真的不能当那个主席。我不能当主席,为什么? 
 
我说第一个,我这一辈子,我不想参与任何组织,我也不想有任何所谓的title头衔在我脑袋上挂着,什么主席。我一看欺民贼们,过去的身份,袁红冰把人类上,全宇宙的大字,凡是叫大的,都被他给用完了,什么这民运组织、那民运组织,把全人类的title都用完了,他干成啥了?他能盖成盘古大观政泉一个男女厕所吗?他都盖不出来。光吹,用舌头,在那天天舔屏,天天欺骗自己,咬自己腮帮子,这怎么行啊。我不想那样干。 
 
我不想我和战友们和这个事有任何利益关系,这是我当初的承诺,我也不想改变,我心里接受不了。另外一个,确实让我感到震惊的事情,就是真的是,国内被抓起了上百万的党员,这些被陷害的家人们,真把这当成希望了。我给你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战友们。昨天,我是第一次完完整整地,在多个见证人的情况下,听了班农先生讲当时要遣返我,信已经放在总统桌子上了,下面附了遣返信。要遣返的这个说,是来自习近平主席的亲笔签名信。然后说这要你让我 make my personal favor,这个信。头一段时间,我们律师高度关注这件事,因为我下一步要采取行动。 
 
我们要知道,你想想,中国国家习近平主席,一个亲笔信,亲笔信给美国总统的,要遣返一个郭文贵,理由就是,郭文贵强奸任何人,强奸任何人,原话就是 rape everybody everybody,强奸任何人,太多人了,谁都强奸。就没有说清楚有没有包含欺民贼,有没有包含共产党。 
 
然后班农先生一看,怎么回事啊,这是。因为在白宫是什么概念,跟中国一样,大家要有常识。他当总统那一天,他桌子上的餐巾纸、垃圾纸擦完鼻涕的纸都要留下来,甭说是桌上的任何一份文件,他看过的、摸过的任何报纸都要被留下档案,而且是有完整的系统。如果你把那个毁了是要进监狱的,那不是开玩笑的。 
 
同样,战友们,你们很多都是高人,共产党内部的程序,我认为是全世界我看过最严谨的。你别看,共产党这个组织,它如果真按它说的干,共产党还是有很多优点的。关键它被盗国贼套了,成黑社会手段了,它的程序很严谨。大家去想一想,习近平主席的一封信,怎么会通过吴征。用吴征的话,他跟习近平是哥儿们,一周、一个月都要坐下喝一次酒,喝酒当中最多的谈的都是女性。杨澜跟彭丽媛女士几乎每天必须通电话。彭丽媛所有的心声都要跟杨澜谈。这是昨天我听说的,这是他亲口说的话,大家你们信吗?我是不信,他坏,我信,他有这样的本事,我不信。 
 
这封习主席的亲笔信,是一个据说有title的,那我的律师,我们就问班农先生,那么你看到签名了吗?他说,我看了一眼,好像有签名。这就有问题了,这就是我们法制基金要进行的事了。中国政府,习近平的信怎么会通过一个个人Steven Wynn 来给美国总统。 
 
 
而且明确是头天晚餐时交给总统的,而且有十个美国最高级的人,正式的提出,来把我遣返,有五十个高级人参与这件事情。用班农先生的话,这些人都是前所未有的,从来没有过的,个人求总统,都是几十年关系。从他当上总统,更是不可能,但是就是Steven Wynn 干的事,StevenWynn 美国正在调查。如果按照这个事实发展下去,他最低是八年甚至更多,就是没有登记外国政府代理人,还有一个重大犯罪,重大犯罪。 
 
那很多人都会有问题的。那中国的主席,怎么可能把一个主席的亲笔信,官方的通过一个商人转给美国总统?要求遣返郭文贵。说所有的后附的文件是什么呢?几乎都是,中国国内报纸,我爆料之前对我的报导,就是财新,环球时报,就以胡舒立的报导为证据,然后就要这个把我遣返。这在美国这事绝对是犯罪的,因为你没经过调查,你没经过程序核实,这封信的来路也不对,这里面有啥猫腻? 
  
那个吴征怎么和杨澜,习近平主席还有彭丽媛女士的什么心理治疗师,是哥们啊,经常喝酒啊。而且说王岐山的时候,其中一个游说人说到王岐山,就是王岐山就这件事情重视程度,说:什么都可以谈。这是贿赂啊,这已经是贿赂了。第一个说习近平写的信,亲笔信,就是帮我一个个人的忙,高兴的忙,这意思就像行贿受贿一样,make my favor,这个意思就是:哥们,够意思,帮我一个忙。一般这种事都不是好事,你想中国主席会这么干吗?我不相信。我到现在都不相信。 
 
这是昨天我为什么法制基金第一个事在美国,先把这事搞明白,这是下次我们对吴征采取行动最重要的一部分。他的公司里面,请了所谓的美国政府官员,包括前司法人员。我说吴征说的话,还有他的行动,和那封信的来源,还有关于我这件事,背后牵扯那么多人,包括Elliott Broidy (艾迪-布罗伊)什么什么一堆,司法部已经认罪的官员。 
  
这里面我怀疑,这封信就是假的。这是,昨天,帮助我们成立法律基金的,还有我们的律师,强烈的建议,这件事情是法治基金第一件大事。这查出来对中国太重要了,对国内战友太重要了。另外一个就列出了,几十个案件,几十个案件绝大多数都是宗教陷害。亲爱的战友们:我告诉你们,关于新疆,关于西藏,关于陈全国书记,在新疆搞这事,陈全国我认识他太多年了,他在河南嘛,河南起来的,我太了解这个人了。 
 
美国负责宗教的副国务卿,这个人很了不得。已经让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高度重视中国的宗教问题。特别是新疆和西藏,还有中国基督教,天主教徒被陷害的事情,包括佛教界唱红歌这事,引起了高度重视。过两天我去华盛顿,我会一一的再去拜访所有人,以前都见过的再见,这回我再去拜访。同时我被他们要求,我必须要到国会去,再去开闭门听证会,关于西藏,关于新疆。因为去年,我给他们提供了很多信息和资料。 
  
所以法制基金第二件事,就是关于新疆啊,西藏啊,基督教徒啊,天主教徒啊,佛教徒啊,中国的信仰,说这事儿得整明白,有几个大案被拆被抓被陷害。另外就中国的律师,这几百个律师被抓,709律师家人被陷害,被审。这个就建议一定要到美国国会搞几个听证会。 
 
你说这些吧,我要不答应,战友们,法制基金成立干吗?你说我答应了,战友们,你们去想想,去参加听证会,大家去想一想,你就这个前期的准备,你这些数据的核实,事实的核实,那都不是咱今天跟战友们聊天,张嘴咱就讲了。你到那去那么多文员,闭门会议,那是很严肃,那是要作为法律证据的。那是对当事人对国家角色都是有巨大影响的,你不能光说是,我当然讲的都是真的,你得讲有用的! 
  
你比如说新疆这个问题,我上次在华盛顿给他们讲了个例子。我说我有一个新疆的朋友,她本身就是一个高官的孩子。我说她的遭遇是什么呢?她是几次被骚扰的,烦了。结果有一天发现一帮新人,就搜她的东西,她是个女生,又摸胸,摸裤裆,真摸裤裆啊!他要是女的摸就好了,是男的摸啊!她推了警察一下子,这警察就骂了一句脏话,她说你怎么骂我啊?这个警察挥手一掌过去,打到耳朵上了,现在她耳朵没聋,但是24小时耳鸣,特别是坐火车的时候就更加不行了。 
 
这个人现在就是一巴掌,她耳朵几乎就是半聋了,耳鸣。这是相当成功有身份的一个知识分子。从那以后她就更惨了,被打了白打了不说,她到任何地
方她都要被查。一个新疆人要去住个酒店,难了去了。带着书都给你翻个遍,有时候女性带着那个例假用的纸,都给你打开在那翻。我给他们讲了这个事情,他们说这个事情郭先生我们需要你提供更多的事实证据到国会,作为一个重点。你说战友们,你咋让国会的人知道新疆的女同胞,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里人也是共产党员,政府官员,纯新疆人,就因为是新疆人,就被这样虐待,这多可怕呀!但是法制基金要帮助的就是这些人。 
 
所以说,昨天开会其中一个:宗教信仰,是他们要关注的很大的主题,结果就是人家,昨天晚上的时候都很晚了,美国的几个关于这事儿的人,这真是美国人和咱中国人有时候真不太一样,你都不能想象他们这个,对这件事认真投入的程度,咱们很少见到对一个别人关心成这样,都这么大岁数了,中间还有翻译。问我这问了我那,然后说他们希望怎么做。 
 
说实在话,现在我们的中国同胞,99%的人没这个耐心,也没有这个心情。 
但是这些事情都要花时间花精力的,我的角色是啥?我是一个这个基金的一个赞助者。我说的是两基金,除了1亿美元之外,分批给你们,根据你们的要求,如果不够,我再给你们。我就是一个捐助者,然后我是一个提供这些法制基金在中国的各个项目和支助人,救援人,我是一个见证者,或者是一个提供信息者。或者是你们一个顾问,这是我想要的。 
 
现在这两家基金,两个主席昨天已经选了,董事会,还有律师班子基本上定了。我的角色,昨天也基本上定了,我就是个捐助者和提供建议者。但是我没有办法,我一再跟他们说,包括昨天我跟班农先生我也讲,包括班农先生团队,还有一个其他C3的基金的,美国的朋友,我说你们一定要理解,我90%的时间,2019年是在爆料。 
 
 
我说C3 C4这个救援基金主要是靠你们来运行。那么他们现在出来一大堆的章程、信息、救援对象、方案,特别是,我看了我特别感动啊,对中国的弱势群体,老百姓,像现在这个被 P2P骗的这些人,E租宝、泛亚,香港,特别关注香港、澳门、台湾的被打击的民主民运人士。支持法制,这个香港的基本法,台湾安全,澳门,现在整个是被黑社会方式控制的,这些支持的方案很具体,很具体!包括救援法案。 
 
还有就是对我们国内的知识分子,对我们国内的私人企业家,帮助的具体法案通过都非常非常好,但是要太多的精力啦,要付出太多的精力啦!明年,
这基金第一个说服上百个国家,要给这些所有的帮助的对象和国内外还包括港澳台跑出来的,或者是躲避出来的,解决身份的问题。还有能帮助什么人给他们提供律师、安全、安保?什么人可以让他们在媒体上替他们说话? 
大家注意到Grace孟,孟宏伟的老婆最近还有声音了吗?没有声音了吧!家人全被绑架了,威胁。Grace孟的人身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家人现在已经是生不如死了。 
 
类似这样的事情,包括那王健先生的老婆,现在也在国内呢,家人也被绑架了,我听说还没回来呢!是不是!我们那个709的律师,你看多少家人需要各方面的支持。新疆上百万人,老人孩子,有些孩子给冻死,老人给冻死,有的人是现在生不如死。西藏那就更不用说了,水生火热。这些他们要在2019年,在全世界一两百个国家说服给政治保护,身份保护,形成媒体联盟。并在这些国家,签了协议的国家都要抵抗住中共对外交的威胁,还要处理好国家关系,你看这是多大的事啊,得多少时间! 
 
然后要在美国要立法,在美国的立法这是很重要的。然后要保护宗教人士,法律界人士、企业家,知识分子,这一系列的动员和立法哪那么容易啊!还有帮助他们,追回他们的财产,钱财。但是就短短这一两个月,这个进展是神速的,神速的!但是战友们一定要了解,我们是干倒CCP。我告诉大家我们钱是咱的,爹娘家人是咱的。他在,只要他在的一天,啥都不是咱的。家不是我们的家,国不是我们的国,钱更不是我们的钱。干倒他们,这个法制基金是一方面,核心还得靠文贵的潘多拉盒子的爆料。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请大家一定要记住,法制基金我们一定要成立,它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中国的14亿人民唯一最可信赖的,也是最有实力的,而且有具体的援助方式的,涉及范围面最广的,这么一个救援基金,它确实是我们14亿中国人的希望,是唯一可信赖的基金,这是一定要做到这一点!也请大家理解,我绝不会参与到里面,我只是做一个资金赞助者,我汇完钱会让钱公告出来,我只捐助钱,具体的运行我不管。我当然做我能做的,我会全力以赴,但是是在我主战场,爆料这个战场和战友的爆料战场,不受影响的情况下。 
 
战友们不要着急,关于法制基金,很快我们会公告,公告完结果以后你就知道发生什么,我相信你们会感到很震惊的。同时呢,我们要战友们介入,昨天也基本形成,我们无论如何也得让战友们介入,战友们不介入不行啊!这个,我非常的不高兴,有些人发信息说,郭文贵的战友介入算啥啊?战友不
应该介入。我告诉大家的是在过去一年里面,有很多人给我发信息,贬低其他战友、侮辱其他战友,我立马跟他停止联系。我在此再严肃的说一遍,任何给我发信息的,跟我联系的,只要你侮辱战友,不管你是谁,我都可能跟你断绝联系。 
 
2019年可能不一样,在这之前你说啥我就算了,你个人的观点。但是2019年,如果你过分的话会将你这些信息公布出来,你不能侮辱我们的战友,什么理由都不能侮辱我们的战友,任何人没有资格,对战友这个词进行人身攻击,侮辱这是我不能接受的,不可以的。最近,蓝金黄的整个团队和网络黑客力量,我说过了,大批的派出。过去这一年多男的比较多,老流氓,一个个的看上去歪瓜裂枣的那帮东西啊。但是现在派出的很多是女性。包括沉默在我们战友当中的很多女性现在都蹦出来了,到处约人见人,见战友。 
 
战友们啊,你们私下联系那是你们的自由。但是要记住,凡是私下搞这么小动作的人,她内心世界也会有问题的。有啥话非要偷偷地说?为什么一定要单独地见?见面以后就是东家长西家短,就是共产党那一套,挑拨离间,制造矛盾,在矛盾中,在挑拨离间中达到自己的目的,获取自己的利益,伤害别人,这是真的是东西方文化当中,过去我们中国人是做的最好的,现在是做的最差的,就是共产党那一套。 
 
在西方说一句人家不对那是要经过深思熟虑的,一般人你要说这个人不好,人家很多人会问你,你为什么说不好?你不能这么说啊,即使不认识也不能这么说,你不能随便说她。 
但是最近跳出来一些人啊,很丑陋!包括这利用法制基金的事啊,挑拨离间,看不得咱们战友好,看不得任何中国人有一个希望,看不得我们中国人有一个团结的平台。 
 
确实我想说我很震撼这个基金,怎么刚刚出台就引起了全世界这么大关注,这个基金的未来我有预感,我有预感啊,这可是真是成为一个巨大的力量,因为所有想介入的西方的人,都是我们平常耳熟能详,如雷贯耳的名字。你比如说昨天其中谈到,对中国在美国上市公司,还有盗国贼的私生子女在美国西方,在这些国家的财富,将采取法律措施,那都是天大的数字。大家知道这个关于美国,这个持有的当时中国国民党时期的那个国债。 
 
 
1949到2018了,现在不是2016了,那个算值是两万亿美元,那个真是很严肃的,这跟努姆钦财长、川普总统做几次汇报,美国要列入到国家重大的政策方面去。我这不能多说,因为这两天中美贸易正在北京谈判。中美贸易的谈判的结果会非常戏剧化,大家看着,我不多说,非常戏剧化,非常戏剧化的结果。戏剧化的结果就这个基金会起关键作用。这个基金现在就有人要拿这个股票捐到我们基金来,我已经是拥有一部分了啊,我也可能把我一部分捐到那个基金去,那他需要捐到这个基金来。 
 
一个欧洲的一个传统家族,持有加拿大的电厂部分股权,现在是最后一胎都是女儿,女婿呢也不错,都跟我很熟。找他们的律师和我们这个基金现在代理的律师联系。说我们看到了这个报导,郭文贵先生我都认识,我们想把我们的一部分股权给捐出去。你说这是多大的钱?大家知道那不是捐完股票说捐你一亿美元、十亿美元你花完没了,那是股票!你说那股票那年年的电厂——加拿大的那个电力股份。还有一个在Palm Beach那个房地产商,整个West Palm Beach的那一边,好多几英里的地都是人家的,也要捐股票,你想这会多大?!其中有一个印度尼西亚的富豪,找到了班农先生,1亿美元; 
新加坡的一个富豪捐2亿美元。全这么来,你说都这么大的钱,你加一起这还能想象吗? 
 
大家想想,为什么?都认识到中国有法制有信仰,人类有未来;中国没有法制没信仰,人类就是黑暗的,没有未来。共产党对人类的威胁一样,大家已经是以分以秒的这么在提升、在强烈的意识到。确实是个大事啊,所以我说很震撼!这大律师事务所都要介入,很多人在中国在香港全部都是有分所的,这风险很大啊!为什么?战友们,大家仔细看看西方这些年的发展,他们也经历了一系列的这个发展的艰难的过程、流血的过程,发展到今天,什么叫文明社会、什么叫法制社会?这个法制社会的意义太大了! 
 
大家也不要以为说西方真就了解中国,我告诉你昨天下午我还开会,绝大多数的华盛顿的高层官员都以为中国人都是共产党,你觉得这个你们可信吗?他们以为中国所有人都是共产党,不存在什么六千万、八千万党员的事儿,这人家搞不搞笑?他对我们的认知是很少的。 
 
包括说到西藏的这个整个受到这种打压,新疆人受到了迫害,基督教现在受到了这种残害,P2P对老百姓的这种残害,易租宝泛亚这个结果,看到了这两天香港正在一步一步把你推向了事实上的23条。你看孙力军站在那说,你看孙力军录像都出来了,原来是照片。孙力军旁边站着谁啊?赵克志—公
安部长、政法委副书记,就像他秘书一样,香港林郑月娥特首就在旁边,香港的律政司就跟个小孩一样。 
 
为啥西方高度重视?我一年前爆料,包括我跟美国多次闭门听证会,我说你们会看看香港澳门台湾的发展,会有什么人来控制?为什么孟建柱的秘书要管一局,叫政治保卫局和间谍,叫港澳台黑社会,黑白两道。然后建立了港保局。港保就是说在香港的情报局,包括了澳门他也管,包含台湾,原来是不包台湾现在是包含台湾。军委七办都不敢碰他,他代表谁呀?代表了江家、代表了王岐山、代表了孟建柱。保护是谁呀?私生子女,刘特佐在香港利益。 
 
你看刘特佐在港澳台,跟马来西亚警察跟猫捉老鼠游戏的,戏弄你戏弄你,怎么着?你能弄我吗?美国在全球发通缉,马来西亚总理飞到北京去,苦苦哀求你把刘特佐给我,中国都不给,却给一个调查了4、5年,完全没有任何罪行的人,郭文贵发红通,要在美国遣返。大家知道这叫中国什么法制了。马健先生的、马建副部长的案子审判当中1.06亿是李友的钱,没有一分钱涉及郭文贵。这是为什么这些天来法制基金的人说,郭文贵先生,你的事情说明白就让美国人搞明白共产党有多黑。 
 
我说我的事太多,你看看香港。昨天我把这个孙力军的在香港的香港一步步抓人合法化,九龙站、地下站抓人合法、法院执行、通报期。我们的合伙人屈国娇到现在找不着,香港警察就不说。香港多少人?几千几万人被抓,被丢失,被边控,谁敢说话?拿那么一个人一百万来说话,出来这边干什么?让你香港人精神麻木、洗脑,最后你自然而然接受。 
 
就像现在那个大家上youtube上去看,一个鹿、站在那活着的鹿,被那几个狼、那个鬣狗和那野狗从后边给掏肛,站在那就慢慢吃,活着就把你肚子吃完了,麻木不仁!就让你这种麻木。中国14亿人就这个小鹿,后边两个这个野狗,“咵”一掏肛肠子吃,鹿就“呃~”叫,一直吃到把肚子吃完还没死呢。香港也是这样,就让你慢慢麻木,慢慢麻木啊,九龙站九龙站开了,怎么着?你就开了。然后抓人没有机制,现在通报机制七天,以前是都不说,逐渐让你麻木。多少事啊! 
 
我们马上把这发给我们专门有的美国的一些政要的群,发给他们,都很震惊,他不了解香港,真不知道那么细。我在马拉安哥头两天见一人,这是成天和川普总统见的官员。讲了半天香港,他讲的是啥话大家你能想象到吗?
说香港现在是不是已经回归了?我当时我就头都懵了,你说讲了半天他连香港回······我说他已经是回归二十多年了,现在就是香港回归有个基本法,他“哦~”他不了解啊!所以说香港的孙力军这个事,我把一年以前我说的话、我把现在说的话对在一起发给他们,哦~他们明白了,这事这么着。 
 
孙力军、孟建柱、刘特佐的关系,我说你们为什么这么找刘特佐,就这哥们儿,整个老大,港澳台他就是老大孙力军。孙力军这个流氓嘴脸在生活中你能想到小人的嘴脸,那种嘴脸和王岐山那简直是人家俩是天生一对。没有生殖器不说话,张口就骂人,说的全是下三滥痞子的话,装神弄鬼。所以中国人离法制和法治社会和信仰社会有很长一段距离,这个距离就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和辛苦。这个努力对我们是至关重要,对全世界至关重要。 
 
 
所以战友们,说话很容易。我看到很多战友建议——文贵呀!你要把这个法制基金,要在美国得到川普总统的支持,那个说要请塞申斯,前司法部长,然后呢,说要给那个谁谁谁,让谁参与。战友们,说太容易啦!你说让上帝参与,那就是一句话,但是这个人类到现在没有人见过上帝呀!那你说这美国,干啥事儿哪那么容易啊?不容易!我的时间是有限的,我的重点是推翻CCP。 
 
法制基金班农先生提议,很短的时间我就同意了。我只想捐钱,我不想参与,我没时间参与。但现在逼迫我,必须拿出一定的时间参与。而且,要从战略上来考虑,没问题!但是,战友们,所有你们的建议,我尽量地接受,转给他们。我向大家承诺的,我一定会做到,全力以赴支持。一定把法制基金打造成刚才我说的那个,“中国人的希望”,中国人走向法治社会、信仰社会的,在海外最可相信的组织和平台。 
 
但是,我有几个布置是绝对不能改变的。我不参与运行,我不要任何职务,我更不希望里面的一毛钱跟我有关系,(这是)我向大家保证的事情。所以未来呢,我们公布的时候,会把这个怎么运行,还有我们的原则说的很清楚。亲爱的战友们,今天啊!就跟大家聊到这,就跟大家完全是聊聊。今天不健身,今天我休息。昨天晚上睡了很少的觉,嗯!很少的觉。一直在看文件,通视频会。这个,今天星期天,在中央公园走了走,走完以后跟大家汇报汇报,太多信息我无法一一回复,请战友们理解和包容!万分的抱歉! 
 
前天呢,和壮烈宏先生啊,(连线)直播的影响特别大。和卡丽熙女士连接的(直播)也非常好!非常好啊!我们对「战友」的定义,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不放弃、不抛弃、不忘记,非常重要。袍泽之情,袍泽之友谊。「战友」在人生当中扮演的角色,真的高于亲情,这是非常重要的。没有战友,郭文贵什么都不是!未来的基金必须有战友的参与,必须有战友的参与。而且,高度的参与,好吧! 
 
行了,战友们!我向大家汇报完毕。(双手合十)我为十四亿同胞和战友们祈福!…… 
  
我可以再给大家说一个,我们“爆料革命”在国内的影响,可以说无处不在。昨天,美国的一位朋友说,刚从中国回来,他跟很多官员见了面。私下里面,所有人都跟他聊的是咱们的爆料。如果我们春节,搞这个春节《文贵爆料春晚》的话,可能会请这位朋友来参加节目。如果要搞的话,我们可以搞的时间比较长。我们会请班农先生呢,可能是要把整个当时他在白宫的整个过程,给我们大家说一遍。就是遣返郭文贵的整个细节,文件的……拿出个什么文件,然后依法,按照美国法律规定,有些文件可能展示给大家。 
 
刚刚从北京回来的这位美国官员朋友,我建议他来参加这个节目。向大家来介绍介绍,他见到的中国官员,怎么看待现在的中国政府?怎么看待我们的爆料革命?然后呢,我还希望请一个在中国赚了几百亿钱的人,(谈谈)怎么看待共产党?怎么看待他心中的中国和中国人民?包括他特别赞成的就是我们现在推出的,把共产党和中国和中国人民分开。美国原来没有这个概念,一点儿都没有!他们很多人原来认为……高层的官员噢!不是老百姓,高层的官员,他们认为中国都是共产党员。然后,他们怎么看待、怎么接受,说中国留学生很重要,他们认为我们的观点很对。我说中国的留学生和中国人民,你们要越来越欢迎,他们怎么认为的?我们到时候可能是,要在节目中请他来,如果是搞的话,现在没定啊! 
 
特别是他到了台湾、香港、东南亚又转了一圈,跟我头几个月(说过的),美国的夫妇两个到北京、上海、香港转一圈。还有另外一个美国朋友,到香港去,专门了解信息好几天,一模一样!“爆料革命”可以说是今天——最让共产党心惊胆儿颤的这么一个事儿,最睡不着觉的一件事儿。而且,党内很多人是大骂!嗯…官官场合,大骂,私下场合都希望快成功吧!大家都着急呀!可以这么说,所有待在监狱里的一百多万人,新抓的官员和家人,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中国上千万的私人企业家,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中国的
知识界、律师界,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没有别人!说“外有郭文贵、内有崔永元”!挺好。 
 
你比如说,班农先生他昨天讲到,王岐山那次跟他见面的几个小时,我说你要是……我说春节若是搞春晚您来。你给战友们好好讲讲,跟王岐山见面的时候,您刚离开白宫,都讲啥?王岐山指着……用手指头告诉班农先生: 我看到你们报导说,我是中国的反腐运动的领导人,说我抓了十几万官员,噢!王岐山用手指着,我告诉你们,我就是那个反腐运动的领导人,没错!但不是十几万,我把一百多万官员送到了监狱!几千万家庭,我让他们尝到了腐败的痛苦。这都是原话啊,(等到)那一天咱让班农先生给你们讲讲噢!班农先生讲讲,你们会震撼。 
 
包括很多战友呢,想叫凯琳小姐出面说几句,搞上一个小时的节目,跟她谈谈,就是西方人的恋爱观和家庭观念。再一个,她为什么去中国学中文?她为什么到这来工作?工作的感受是什么?怎么看待爆料革命?她有那么多的选择,为什么来(这里)?哦!可能也有吧!再安排。然后呢,可能请一个司法部的一位官员,嗯!到现场来讲讲。还有一个管宗教的一位官员,到现场演讲或者连线。谈谈西藏、新疆(如何)受残害,他们所了解的情况,下一步美国的政策。这也是法制基金最要做的事儿。 
 
好吧!亲爱的战友们!(双手合十)一切都是刚刚开始!阿弥陀佛!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