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22年9月7日盖特 20220907_2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22年9月7日盖特 20220907_2 尊敬的战友们好……衷心的感谢全球的战友.????????????????????????????????????对七哥的关心一切尽在不言中……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
公司组织: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Antsee-GTV 
发布时间:20220907
视频链接:https://gettr.com/post/p1q3alp6da2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九月七号。 今天上午直播完以后,国内外战友,就是咱新中国联邦国的战友肯定是都很担心7哥。非新中国联邦国的,连这些外国朋友,很多人都打来电话问候,来自坦桑尼亚、北朝鲜的Kim Jong-un同志、乌干达、尼日利亚、津巴布韦… 我开玩笑的。很多人都关心。
 
明天班农先生要在纽约主动投案;又要被捕了。因为他被总统豁免在美国是联邦豁免,但是他那个基金的事情还是在纽约的,所以人家把案子又交给了纽约;在纽约又会搞他一下子。明天应该一天吧,二十四小时以内到场,做个记录,就会让他走人了。这就是美国这个地方,这就是法律。在中国直接给弄死个球的了,直接关起来,全家消失,是吧?那是最王八蛋的地方。那么明天班农先生会是热点、焦点:又被“抓”了!但他老人家真是不在乎。
 
我今天到3C办公室跟长岛哥还有很多战友一起还在说。我说当时在船上“逮捕”班农的时候,他还嬉皮笑脸,他完全不在乎。这就是西方世界,我觉得真正的西方有男人;我们中国没有男人,是吧?一说警察来了,一说戴上铐子,一说害怕那都尿裤子了,因为在中国只要抓捕就等于死亡。但西方不是,不是这概念,所以对西方法律有理解和对西方的社会有认知的,有法律是太重要了。班农先生明天还要遭受一天的罪。
 
这就是这基金呐,班农先生毕竟动了基金的钱。所以咱法治基金这个问题,战友们一定要记住:你动了法治基金这种C3、C4「基金的」钱,你走到天涯海角都是罪犯。所以战友们,真的是在美国像C3、C4基金你要敢乱花 — 有些农场把钱竟然给自己家买生活用品 — 那你真是… 一告一个准!西方保护NGO,保护老百姓的捐款那不是开玩笑的,不是共产党的那些希望工程,像红十字会在中国招摇撞骗;不是那概念。有腐败,你别被抓住,关键是腐败是一回事儿,你要敢动用了钱那你就完了。
 
今天下午到了办公室感受了战友的温暖。到了3C办公室,每个人都担心7哥。结果不争气,到了办公室又吐血了,吐的是鲜血。没有问题的,我在清风看守所有很深的经历。当我面死的人那么多人,还有吐血的,是被打了回来的。吐鲜血没事儿,要吐黑血就完蛋了,吐血块就完了。
 
我这就是昨天自己作的,加上头两天很多事,一堆联盟的事儿。复核币也是一堆的事,整得我这心情上上下下的。昨天是真的有大好事儿的,很兴奋!我现在不能说,就抽了根雪茄。这一次抽了两根雪茄,应该这么说,抽了两根,咱要说实话,这老天爷呢。我觉得昨天就是有点违背对老天爷的咱的许诺了,也是被惩罚了,我相信有这个。然后喝了四大杯咖啡,吃了五块这么大块的肥猪肉,然后完了以后又喝了冰的。
 
咱们钊颖妹妹和东弟说得对,他们有经验,说你一定是喝凉的了。就是我吃完这些又喝了冰的可乐,胃就开始痛了。这一吐呢吐了三、四次也没事儿,都吐完了,再往后再吐的时候就是苦啊,就跟苦胆似的。吐了很长时间,扶着墙吐。不按着马桶呢因为马桶盖是电动的,得推着墙,结果就晕过去了。晕过去再醒来也就几分钟吧,晕了两、三次我估计。谁想到都能吐那么长时间呢,是吧?然后就把胃黏膜给吐出血来了,今天在办公室还吐鲜血呢。作啊,这就是作。
 
原来在清风看守所的时候吃棉花吃多了,饿了就使劲吃。有点儿那个方便面的那个袋装粉撒在棉花上吃,吃多了就把胃拉伤了,就吐血,吐鲜血。所以说…哎,咋弄呢,兄弟姐妹们?这回让你们真的是为我担心了,真的很抱歉。但是这一点能看出来就咱们战友们大家是“同命相连”的。7哥很壮;你们绝对放心啊,我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每半年或者三个月吧都做一次全面体检,身体都非常非常好。根据我家的基因,根据算命的跟我说,我肯定活超过百岁。但我可不想活百岁,我还是只想活六十五岁就挺好了。活那么长干嘛啊?我只要灭完共以后,我这使命就完了。在灭共之前,7哥活好着呢;你放心。我深信不疑。
 
今天在3C办公室,小新老师、长岛哥、Nicole、悟空、阿甘、Gigi、小白、罗伊争着给7哥弄热水喝,喝了六、七杯,然后又点了白粥,喝了两碗白粥。旁边保镖不愿意了,保镖说你赶快回家,不允许在这儿;我第一次真的是看到保镖动情了。结果保镖去找王雁平去喊去了,嗷嗷的喊,就担心我的身体。昨天我把五个门全关上了,我就怕外边的医生听见,保镖听见,一听见就把我送医院去了,是吧?讨不讨厌呐?我才不去医院呢,我就是一个临时性的,谁愿意去医院呢?他们整的那么大发,今天下午又让我去医院。我说完全不用去,没有问题,我有经验。
 
这就是清风看守所给我带来的。我的腿当年折的时候脚是这样「外撇的」。你们看哈,这个脚当时是就这样就「外翻着」撇过去了,所以我走道就永远的每天下午膝盖疼,再加上两个脚踝戴脚镣那位置,然后是手腕这儿使劲就疼,包括吐血,这都是在清风看守留下来的。然后是背部,你听听,就有时候不这样「转头放松」就不行,就疼。听这声音。
 
所以我要有一秒钟忘了灭共我就不是人了,是吧?共产党在我身上留下的伤、疤、疼痛、伴随着我的这种「来自骨头摩擦」的声音…这种声音;听听这声音,听听。所以当我昨天吐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在清风看守所看到的死在我前面的那些人。那里面人吐的都是血块,被打以后。吐血块的人就完了,吐血块就真的是里面有病了,还有被打坏了;肯定死了。
 
我当时被打得老吐血,但吐的都是鲜血。第二次被双规的时候就那碎头发给我弄得吐血,吐血丝,都吐得血丝。但那是肺里出血,不是胃里。所以兄弟姐妹们,你活着就感谢上天吧,每一秒。你要还健康,四肢健全,你不疼你爹妈,不感恩你父母,那你真的不能得好。父母给了你生命,你四肢健全,你不疼父母对得起老天爷,对得起自己吗?我可以告诉战友们,只要你没打疫苗,你爹妈没打疫苗,你就幸福吧!这事太深,太大,太远了;其它都是小事。爱战友,爱台湾,爱香港,爱新疆,爱西藏…
 
么~啥都不说了,不要担心,兄弟姐妹们;7哥很壮,强大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