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21年5月23日直播 20210523_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21年5月23日直播 20210523_1 中共的楼震,桥震,币震,粮震,随时脆断;Gnews,GTV,盖特,国际影响力巨大;九指妖故意毁坏财物暴露了,她是一个嫉妒心理变态,早已经背叛了爆料革命的叛徒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
公司组织: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文琪 湘江之水 西林1 杯酒渐浓 兰草(文泉) 清泉石上流 贝贝 黎明之前 
发布时间:20210523
视频链接:https://gtv.org/video/id=60aa75eead9feb7deee15fe2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首页全文字版2021年5月23日郭文贵先生G-TV直播
全文字版2021年5月23日郭文贵先生G-TV直播
G-News国际影响力巨大G-TV国际影响力巨大中共的币震中共的桥震中共的楼震中共的粮震九指妖心理变态损坏财物盖特国际影响力巨大背叛爆料革命
喜联盟七哥直播组 Miles Guo’s Live Broadcast
 喜联盟七哥直播组 Miles Guo’s Live Broadcast 5月 24日
 
视频链接:https://gtv.org/video/id=60aa75eead9feb7deee15fe2
 
注:正文内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0:直播前播放视频文字纪录汇总
 
直播前播放视频一:EST05/22/2021班农战斗室片段——
 
班农先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这病毒是实验室增强的产物,是从武汉病毒实验室出来的,你来这里以来所有向人们揭示的,其实都是真相,那么现在是怎样的感受?闫女士对此做何感想?
 
闫丽梦博士:早上好,先生,感谢您连线我,我想告诉大家,是的,很欣喜地看到事情已有转变,越来越多的事实得到验证,人们认识到这病毒是来自实验室、来自武汉、来自中共,我知道这总是会发生的,这是真相,这是事实,我一直告诉人们没有什么完美的谎言,这些事终能得到独立方的验证,所以我从去年1月份敢于发声,这也是为什么,我敢于来到美国在全世界面前揭示,因为我知道他们干了什么,他们自己也知道干了什么,他们也知道有朝一日会受到惩罚,但他们只是拼命否认、躲避惩罚,但我也想强调,若非承蒙众英雄人物的巨大努力和助力,如班农先生您、《国家脉动》团队、纳瓦罗博士、塔克.卡尔森,你们大家我无法尽数每个人的名字,但是若没有如此的帮助,真相不会迅速得到揭示,因为中共是个庞大政权,而且他们熟知如何操纵人、操纵信息,所以很高兴,事情进展良好,而且我知道,我们很快将迎来讨伐中共之日。
 
班农先生:闫博士,顺便提一句,我们节目观众都爱你,我想让每位观众都爱你,他们很喜欢看到你昨晚出现在塔克.卡尔森的节目,很高兴地见证那帮人撤回(说闫博士是阴谋论),在华盛顿有很多讨论,我想给观众一些背景信息,在华盛顿有很多讨论,比如吉姆.乔丹、兰德.保罗议员在敲打福奇,但华盛顿也有很多人发声,推动召开听证会并要你作为主要证人之一出席,我想确认,若国会山以公平方式进行听证,你是否愿意就这个病毒的源头就你作为目击证人所知道的,2019年12月末到2020年1月的事,在委员会前作证呢?
 
闫丽梦博士:我很乐意去参加,其实我希望他们能直播听证,让人们能收看,可以看到如何出示证据,无论是我方还是对方,可以看出谁在撒谎,谁掌握确凿证据,我们之前就应该这样做。
 
班农先生:闫博士,我们还剩几分钟,在这个国家,我知道当你刚到这里的时候很震惊,特别是六七月那些骚乱,我们刚邀请了布罗登牧师谈马克思主义、文化马克思主义,你能和观众讲讲中国老百姓日复一日是怎样的处境吗?在中国,中共搞马克思主义有文化大革命、中共马克思主义的控制的所谓社会信用体系强加于你们身上?
 
闫丽梦博士:先生,非常简短地,我想告诉大家,总有西方人问我,中共这种勾当动机何在,还有他们怎么从自己国民下手,我的意思是武汉首先爆发疫情,中国人首当其冲遭殃,一个国家怎么会对自己国民做出这种事?一言以蔽之,西方人总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国家能如此对待自己的国民,但对我们中国人而言,我们从来不纳闷这个,我们可能会疑虑其他事情,但我们从来不会问,我们国家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因为我们知道是中国共产党在那里。
 
直播前播放视频二:EST5/22/2021采访福奇片段——
 
主持人:这是我们过去一年对冠状病毒进行大量事实调查的主题,就像您所说的,对于COVID-19的起源,还有很多疑云未解,所以我想问您,您现在还相信病毒是自然产生的吗?
 
福奇:不,实际上不是的,我所说的观点是,我认为参议员保罗所做之事令人真正遗憾的方面是,他混淆了我们与中共国科学家以合作方式所进行的研究,那就是你几乎不得不说,如果我们不那样做,我们就是不负责任,因为很显然,SARS-COV-1非典病毒起源于中共国,而且我们很幸运地逃过一场病毒大流行,因此我们确实必须更多地去了解这个病毒的信息,了解人们是否感染了蝙蝠病毒,因此在一个非常小的合作中,作为一笔拨款资金分包合同的一部分,我们与中共国的一些科学家进行了合作,保罗参议员所混淆的是,就因为与中共国科学家的合作,因此我们就是参与了制造这个病毒,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诞的思维大跳跃。但是,不是的,我不相信病毒来自自然,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调查在中共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我们尽最大努力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已经调查过病毒的人会说,这个病毒可能来源于动物宿主,然后感染了人类,但还会存在其它的可能性,我们需要查清原因,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赞成任何关于这个病毒起源的调查。
 
直播前播放视频三:FOX采访闫丽梦博士片段——
 
塔克:美国研究机构的科学家和公共卫生官员不应该撒谎,他们不应该撒谎,但他们的确这么干了,他们都撒谎了,我应该就直接这样评价他们,而不用重复任何科学的细节,如果我哪里说错了请及时纠正我,看看这个病毒本身,你能够判断这不是自然来源,这是实验室制造的。
 
闫丽梦博士:是的,我已经告诉公众这是事实,并且我的三份公开发表的报告已经从科学和情报的角度证明了这个事实,今天我想进一步跟您解释的是,对冠状病毒进行的这种功能增强的改造,不会有任何良好的目的,就像您打算送给您的孩子一把玩具枪作为礼物,您会去掉里面的子弹,保证这个玩具是安全的,但是他们所做的是给玩具枪上子弹,甚至加了一把尖刀和导弹,于是他们把这个玩具交给孩子并且告诉孩子说这是你的玩具,所以这意味着在完成功能增强实验之后, 这个玩具变得非常非常危险,因此功能增强绝不带有任何良好的目的,而是有意地改造病毒来专门伤害人类。
 
塔克:您之前说出真相,但您却因此受到攻击,您不仅被中共政府攻击,显然您都无法联系到您在中共国的家人,更别提去那儿了,且您在美国被美国人攻击,而他们本应明白谁在撒谎,自从您首次上这个节目以来,您的日子过得如何?
 
闫丽梦博士:是的,事实上我遭到了很多攻击,但我一直在这些事情上努力工作,一直在提供证据,而且很多证据都逐渐被独立的来源所证实,而且我高兴地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是实验室制造的病毒,病毒来自中国共产党,这是一件好事儿,而且我还想说的是,现在我们真的需要号召全社会、科学界、医学界,还有政府的人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病毒,且是实验室制造的,因为这些已经得到验证,然后大家会意识到更多东西,病毒中藏有更多的秘密,尽管大家可能无法马上就看到明确的结果,这个病毒被有意改造专门针对人类,所以我们应该给中共施加更大的压力,要他们告诉世人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来操纵这个病毒,而且我们也需要一同努力去研究那些病毒随机产生和有意而为之的结果,对人造成伤害的结果,我们需要一起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不应该继续活在谎言之中!
 
塔克:阿门,这病毒可能会比我们意识到的要更加危险,我认为这是令人恐惧的观点,但却是件好事儿,您应该获得总统自由勋章,在一个公平和诚实的国度,您会的,闫丽梦博士,我非常感激您能上我们节目。
 
直播前播放视频四:FOX采访闫丽梦博士片段EST5/21/2021
 
塔克:闫丽梦博士是一位独立的冠状病毒专家,我们非常高兴请到她,闫博士非常感谢您的到来,虽说最好别转圈庆祝胜利,但如果有谁最终被平反,如果有谁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那就是您,您怎么看待这些媒体最终承认您并不疯狂?
 
闫丽梦博士:嗨,Tucker,感谢您再次邀请我,我非常欣赏您努力地传播真相,尤其是当我们必须面对中国共产党不遗余力地抹黑和攻击,谢谢您。我感觉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个冠状病毒不是来源于自然,这是在实验室通过功能增强项目制造的结果,这些项目的部分资金来源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实验室的背后是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
 
一、九指妖们干的坏事儿恶心事儿绝不拉倒绝对不饶
 
开始啦,今天是5月23号,尊敬的战友们好,战友们好,战友们好,战友们好。现在俺已经不说普通话了,俺就说台湾话啦,呵呵,哎呀,兄弟姐妹们,看七哥的造型啊,看七哥的造型,看这造型,看看这造型,咋样啊?兄弟姐妹们这造型,5月23号七哥乱聊直播,时间很短,你看我今天太多事儿了,是吧,我就乱聊乱播一下,看这个啊(郭先生展示他戴的帽子),这还有一个别的颜色的啊,还有一个白的呢,中不中,中不中?还有一个更夸张的呐,哇塞,成吉思汗,这啥帽子,哇塞,这帽子都能给我整上来,你说太搞笑了,竟然让我戴这帽子拍MV,兄弟姐妹们你们是不是觉得太夸张了呀,这是什么状态啊这是啊。我戴着这帽子跟大家去这个6月2号去了,七哥又出现了,当当当,当当当,呵呵,太疯狂了,这帮设计师太疯狂了,这是啥玩意儿嘛?这叫他说这是蒙古帽,我咋不觉得这是蒙古帽,我觉得这该给王岐山戴上,是吧?
 
哎呀,这个还不错,这个还不错,这个还挺好,是吧,这个挺可爱的,这个挺好啊,这还能叠这褶子,是吧,这样,对吧,这还挺好,是吧?哎呀我的娘哎,这太搞笑了。
 
那个送给鬼子六吧,我是不戴,太搞笑了。兄弟姐妹们,就戴这跟你们聊吧,戴这个我觉得比较合适,这是什么?我看看,我正在这两天我还得什么,你看,我录这个MV,我的妈呀,50个人这边、30个人这边——80个人,80个人,我给大家报告一下我的特别感受,就是这个跳舞的,就在这对面,一个大房子,人家那个整个那里面有几十个就这么给大家来教跳舞啊、拍这个模特啊那种对外出租的,就是人家这个专业化,我还是就是说那天录歌一样的,就是个专业化。
 
就为啥咱们这个新中国联邦人要永远记住这个专业化的问题,你看,从爆料革命到现在,无数人直播,无数人吹狼蛋,无一人达到路德的水平,就路德那个直播的水平,是吧,用电脑、用OBS平台,然后链接整个社会媒体,就是路德,任何人也没达到过,全世界所有的社交媒体没一家包括非爆料革命媒体,就路德做到了。
 
结果那个九指妖那个混账到处骗钱,当时在华盛顿搞新中国联邦直播买了很多机器,花了很多很多钱,几万还是十几万我都不知道,结果买得最好的那个直播的那个OBS的控制器,就用了一次,这次拿,一直在仓库放着,几万、十几万美元的东西,拿过来这次让长岛哥、让美东的战友们、让小斯基、让我们的金熊金先生去开始跟这个佳佳一些人开始来,已经试了已经一星期了,打开机器,机器的最主要的硬件开关给弄坏了,拿去修去了,结果人家修的反馈说,你这不像是非故意的,像是有人故意给弄坏的。
 
所以说在华盛顿的时候,九指妖、龟头洋还有他那个Johnathon、PJ潘,还有那个Johnathon已经是坏蛋了,就他能恨到咱们花钱花那么多钱,他们祖宗八辈把九指妖的祖宗她爹、她妈、她所有全家人都卖了都不值那个机器钱,摸都没摸过,还带着那个傻儿子,是吧,吃娘饭的儿子,她竟然把爆料革命把大家这个钱的一个设备她给你用完给你砸坏。
 
就这种良心的人你也相信她是相信上帝的,动不动听上帝的,我送给你上帝、我代表上帝、我给你信用、我给你自由、我给你真实,你这种王八蛋,从开始爆料革命消失以后,她连个脸都不敢露了。
 
昨天听说找了一个台湾的一个人,木兰发给我个信息,叫吴小娄,我说男的女的呀?我没分清男女,最后木兰说我也没分清男女呀,还找一个一个……,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吴小娄是女的是男的,个傻货,你跟我们台湾的巴黎、跟我们台湾的大牛、你跟我们的玉山,刚才那玉山我觉得长得特像当年的玉米地大姐的脸,圆圆的脸。玉山,是吧,你跟政清比比,是不是?你给他擦屁股都轮不着你,还吴小娄你,你算个屁呀。
 
就这么一帮猪,就这帮猪,天天要打着什么,你穷得连自己的裤衩都穿不上,带着儿子到处去卖身去,一卖十几年,就你这种傻货,你能把机器给毁了,还我骂你,我不骂你我骂谁?就这种人渣,走到任何一个地球、任何一个星球里边都是被毁掉的东西,太坏了!
 
就这个东西七哥不在乎,这是战友们的钱呐,法治基金买的机器花了几万、十几万美元,你这个王八蛋九指妖,你带着你儿子、你带着这帮畜生,龟头洋、陈其生、PJ潘,你竟然给东西用一次给它砸坏它,你什么样的用心啊?我打小凡是听到、看到这种就是死劲坏别人的人,我这种,我从小我就想当江湖的侠客,我恨死这种人了,你知道吗?
 
竟然有人无动于衷,还有人说这事你不要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就不是郭文贵了,我非常在乎,你要是我的钱我就不在乎了,这是法治基金捐的钱,你这个九指妖你这个畜生、你这个垃圾,你记住九指妖,我饶不了你!你所有干的坏事我一样都放不了你!
 
陈其生还有那个PJ潘、你这个儿子,还有你儿子叫什么玩意?魏修竹,是吧?咱走着看,咱走着看,就你这种在DC你就开始干这种事了,你开始干这种恶心人的事儿,你这害人的事儿,害人精啊,要不然你九指妖啊,你九指是老天给你最大的惩罚,还让你这个指头让你坏掉,永远不让你用指头代表上帝,你一代表就这样了,不能代表上帝。
 
你说我多生气啊,绝不能放过他,我头两天告诉律师,包括这次你看在洛杉矶的国土安全部叫这个人多次威胁G-Fashion,还威胁我们的高管人员。昨天我跟G-Fashion的高管人员我说你们要马上采取一切法律行动,已经采取法律行动,我们一定会给他干到底的。
 
美国是有法律的,你不像中国的派出所所长一来就把你弄了,是吧,什么安全部的,去你大爷的!我在美国讲法律,知道了吗?讲法律!这个国土安全部这个为什么他以什么案子调查,知道吗?就是调查九指妖,调查九指妖然后这个很有可能就是Elliott Broidy这个王八蛋在洛杉矶就操纵了自己的黑暗势力,调查九指妖然后变相地调查G-Fashion去,因为当时咱G-Fashion里咱有内部的战友帮咱们战友做过借款项目还有VOG的事,都是为了保护战友受到了牵连,都是因为这个九指妖、这个VOG、这个混账、这个王八蛋、这个畜生、这个垃圾!这个上天一定会重惩罚这个混蛋,受到了牵连。
 
二、全世界最牛的媒体没人不看G-News没人不看G-TV
 
但是,你们会看到G-Fashion、G-Fashion什么什么一切的,只能越来越强大。我昨天我穿着一身的G-Fashion大家你们看到那几个照片,那新的G-Fashion你看过但它不是一个啊,哇塞,我觉得跳舞的时候。
 
 唉呀,昨天我去跳舞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哇塞这美国的专业实在太厉害了,人家一看我这衣服啊,哇~你这衣服太漂亮了,就那小孩啊,就选了六个小孩,人家一跳舞就人家那个啪~啪~啪~啪~啪~,我告诉他为什么,这是我研发的动作,我说这蒙古的鹰飞翔,这样的时候就一个姿势,这样的时候是一个姿势,这样的,记住啊,大家就要学这个学明白,看到没有?啪~这样、这样、这样、这样、这样是雄鹰往这飞,OK?头往这的时候、这样的时候这是一个姿势。
 
哇他们老喜欢,真的几秒钟人家就是啪啪就翻着跟头就来了,翻着跟头哇,chua~chua~翻着跟头啊,然后翻过来就叭叭叭叭~,哎哟哇塞那节奏啊!哎哟那小步走得,咔咔咔的~那家伙好的啊,那就好的,我呢就去了,是吧?就放这歌——是谁~是谁~抢占了我们的牧场!是谁~蹂躏了我们的亲人。在这块儿唱。
 
导演来了,这导演是电影导演,哥们在后边镜子着看,看完以后过来,他说郭先生你不能这么样,因为那个舞蹈教师教我还跳什么这样这样,然后你看一开始的时候,要开始沉腚,然后啪~仰头,咔~走过来,走过来,然后是什么,这样——是谁~然后啪~,是谁~啪~,是谁~啪,是谁~啪~这个动作设计的,就是谁、是谁,哎哟我说有点像我们老家的那个农村吵架挠脸的感觉,是谁~是谁~也挺好。
 
然后后面就跳舞,pia~ pia~ pia~翻来翻去的,然后啪啪啪的~,导演说不行,他说你是一个影响世界命运的人,他说多少人看你的时候,他不希望你这样晃来晃去了是吧,这样不好,你也别老这样这样弄来挠来挠去的是吧?也不好,他说你就是一个带领世界惩罚共产党的人,我说你知道多少我们爆料革命啊,这哥们很激动啊,我们所有人都是你的粉丝,都看你的爆料革命。
 
他说我告诉你,8个月以前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这8个月我们全看你爆料革命过的日子。而且知道Dr.闫,还知道我们的小王子,这是讲英文的好处啊——小王子啊,结果呢就说到了,说你们还有个路德访谈、博士军团,他说他做得不错,但是你们的G-TV可能做得不好,他说但是昨天你们有个真人真事儿的节目,摄像机做得非常漂亮。
 
哎呀,我说你还真看了啊,这是继路德之后昨天的真人真事儿第一次做出来了一个国际级的水平,摄像头、清晰度、切换、比例、麦克风,除了长岛哥端的麦克风那个有点太土了,还有长岛哥那个衣服穿得就是基本上是副村长的水平,他这个衣服的他老爱穿花的,那个脸白瞎了长岛哥,那脸儿给我你看我得捯饬啥样是吧?
 
长岛哥穿个旅游鞋穿一绿色衣服带格子的衬衫,上电视第一不能穿戴格的衣裳,因为摄像机会缩小——它亮,还有那个绿衣裳,把脸都弄绿了嘛,还这个旅游鞋。人家旁边人家小王子穿这家伙黑领带是不是?黑衬衣,你穿的多没礼貌啊,是吧?比赵本山40年前都土。
 
小飞象非常好,但是鞋穿错了,小飞象那个鞋有点像种地的是吧,脸儿漂亮、身材好看,但是小飞象的脑子问题太绝了,但是后面那几盆花实在太土了,这绝对是乡村水平,乡村水平太烂了,然后现场的那个家具摆设也很不好,但是整个切换、摄像机打到八九十,绝对灭路德了,路德已经是排第二了,路德不行了。
 
就路德后面那个小灯灯、小电视我超不喜欢,也永远没把路德脸搞清楚过,但是昨天的脸非常清楚,就是对比度做的非常好,所以昨天这个人就说好~,这是为啥我今天跟你说这个,就继战友们两周来的试播,我们新中国联邦终于有了自己的专业直播队伍。
 
他们去询价去,找一家直播40万美元、45万美元,还有要60万美元的,我找了两家竟然给我报价说,欸,那得七八十万美元,我去你大爷的滚吧你,这是法治基金的钱、战友的钱绝对不行,结果是长岛哥带着美东小王子、小斯基、小飞象、佳佳、金先生金柯,整个克服了两天、两周,把我们自己的设备全用了,又买了所有的设备,kua~成功了。
 
绝对是这就看到九指妖凤凰所谓农场这帮垃圾骗子,当年对她的信任,她竟然是毁坏这些硬件,到今天把它fire掉这是天意,天意,天意呀,就是这个家伙太坏了你知道吗?然后现在战友们永远在失败面前只能越来越强大,永远不会是真正的失败,大家都看到了现在新中国联邦成了什么样。
 
再一个大家感受到就这个半年一年里边,战斗室——美国战斗室班农已经是全美国新闻类节目排到二十二、政治节目排第一,我们的闫博士还有路德博士军团成为国际上了解中国的节目最关键的一个节目G-TV、G-News最牛的平台,最牛的,牛到啥程度了我都不想说。
 
大家都看到了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几个大的主流媒体明确地说,在过去的一年里边全世界人最牛的媒体关注者,没有人不看G-News没有人不看G-TV的,这么牛,而且多家机构研究完了说,G-News的影响力和G-TV的影响力超过了默多克,这不是我说的是他们说的,对吧?七哥7月4号给你们送大礼,你们就明白啥意思了,有几个政治人物2022年要选举的,2024年要选举的,评估完以后未来最有影响的媒体——G-News、G-TV、盖特, 信不信?不信走走看,还是那句话,莘县阳谷县搭县——走走看!
 
三、马背英雄和G-Fashion演出服是无与伦比的传奇
 
昨天那个节目我一进去,人家啪~一翻,音响一放,哇塞,那一开始就是那个谁呀唐平那个嗓子,啊~~~~哎哟我的妈呀,把我唱得,我说这个唐平嗓子咋这么厉害,所有的人都爱马背英雄这个歌,就威廉王和唐平这俩人睡到一起真是睡出事儿来了,就是给七哥这歌词整明白了、把七哥都整成明星了,所有的人——我唱的是中文呐,所有的那么多人爱这个歌儿爱疯了!现在好莱坞还没做完呢,只是做了一个demo,好莱坞做这些歌的人觉得这个歌太牛了,太牛了啊,我们的玉米地小妹翻译成英文。
 
人家现在看说这个歌词也写得太牛了,这个歌词是100%的唐平和威廉王写的,那个Come with me 是我写的,现在还不中嘞,所以说,唐平那个嗓子啪~一弄,唉呀,我一说都想给你们表现表现呢,你们想不想听听啊?想听两句吧?想不想?举手,举手,举手热烈我就听两句,咱不能全听,那不合法。想~!我想~!,唉呀我想,这是女的说的啊,我想~想~想~~,一说就我想我要~我要~我要~Come with me~, come with me~, come with me~,现在把Come with me和我一起来高潮,我的天呐都成这词了,连外国人都知道了,你的come with me呢?想听啊?听听!我给你们听听啊,我得想想唐平愿不愿意呀唐平,好,我听听听,找找啊,别激动别激动啊,别激动啊,想,还那么多人想,我的天呐,这不放不行。
 
(播放歌曲,伟大的长生天,我们是这草原真正的主人)
 
欧,就到这儿吧,哈哈,唐平的嗓子真的是。伟大的长生天,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的草原。哇噻,(蒙语,哦哈姆呐姆,哦哈斯噶呀)这是蒙语的干掉了。(蒙语:哦哈姆呐姆,哦斯噶呀,哦哈姆呐姆,欧斯GI,欧斯噶呀,哦哈姆呐姆GI欧斯噶呀)这叫这叫蒙古的。就是(蒙语:哦哈姆呐姆GI~!欧斯噶呀!)这叫干掉共产党!
 
昨天他们简直兴奋得每个人都说,欸,他说,先生,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啊?我说是蒙古语,(哦哈姆呐姆GI~!欧斯噶呀!哦哈姆呐姆GI~!欧斯噶呀!),就是干掉共产党!兴奋的,这威廉王和唐平太能折腾了,唐平那个嗓子,嗒~这是个demo,这还没有没放一起呢。梆~这个大房子,喔噻,每个人都跳,翻着跟头噼里啪啦噼哩啪啦的。
 
哇噻,然后最后导演说了,你就演你是一个领导者,美国人不允许我得瑟,不让我得瑟,他说不要这样得瑟,也不要这样得瑟,也不要这样得瑟。我说怎么着?他说,你就要看着,是谁霸占了我的农场,是谁拿走了我的牛羊?是谁蹂躏了我们的妻女?是谁拿走了我们的土地?——共产党~!他要这样,哇塞就自己在那块儿沉思。他说后面跳舞的这人是谁呀?跳舞这些人都是你脑子里你想象的事儿,你不要动啊,你就别在这得瑟了,是吧。唉呦这个导演,我说你怪不得拍过大片牛啊。
 
他一听唐平那声音,他说这个女的这声音我从来没听过那么好的声音,这嗓音咋这么好。我说这是个demo还没有开始呢,是吧,就这样。所以说最后是我就是这样的啊,是谁啊?是谁啊,是吧?改成这样了,是谁呀?是谁呀?在那想。他说,你在跟谁对话?你在和你上天对话。你在叫谁看?让你们的战友们看,你的战友懂你。他说,你不要去这样这样这样,别玩这个,这是什么动作,是吧,你是个movement leader(——运动领导者)。我说,好。我说,那你搞的这玩意,这衣服放这行,戴这吧,别戴脸上了,戴这儿啊。我说,这哪像蒙古啊,这叫蒙古眼镜啊,G-Fashion太能搞了吧。
 
但是记住啊,我那几套衣裳要是给你穿上以后,你们昨天你们没看啊,只有唐平看到了几张小照片,全世界没有任何人看到,只有唐平看了三四张。昨天那衣服到了,现在还有在飞机上的呢。就是衣服在意大利特制,绝对是有史以来在拍MV当中衣服最牛的,和绝对的整个的质量、整个的成本和设计概念超过迈克.杰克逊,记住超过迈克.杰克逊。
 
所有的每一针缝出来的,上百个人在意大利踏踏踏~弄了20多套,20多套,但是能选出来两套到三套用。昨天我到了以后我就试了一下子,吓我一大跳,就这个G-Fashion的这个团队真的牛。
 
这才叫Fashion,Fashion就不能有任何一样的东西,爱马仕、Prada什么质量都不会有,为什么呀?它是工业产品,这全是人工的,它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人有情绪是不是啊,还有不舒服的时候还有喝酒喝多的时候,他就不一样,所以说这东西永远形不成规模性的生产,但它就是Fashion。它没办法,你看这个我穿这个这个基本上每个人都想要,这个不是啊,这不是咱G-Fashion的啊,这里面是G-Fashion,这是爱马仕的这个红的,这是咱G-Fashion的,你看我穿里面这衬裤,这个是。
 
所以说大家看到,这是人家的,这是咱的,这也是人家的啊,这也不是咱的啊,但咱都做得比他们还会好。所以昨天我看那个衣服做出来,我说你们咋这么有创意啊,chua chua的,然后呢,我昨天第一次露胳膊了、露肉了都,都露肌肉了你知道吗?从来没这样过。哇,露的时候都说你的肌肉好厉害呀!是啊,然后他说,你那天拍的时候做一下俯卧撑。我说为啥呀,这肌肉才能膨胀更膨胀。我说你们太疯狂了。
 
哎呀,太搞笑了啊。我现在马上呢就得先练,然后一会儿还要到现场去拍,然后呢还要练,然后呢练完以后。所以说今天下午还有两个会啊,然后还得去外面开会,我简单跟大家说一下哈,这说完就拍完了。
 
四、以毒灭共在五月之前是酝酿五月之后渐入佳境
 
就这几天,大家看到科学家会无数个采访找她。我可以告诉你,科学家本人都不知道谁让她采访。这就是你七哥牛的地方,所有沼泽地里边的人和咱们一起的背后,因为科学家她谁也不认识到这儿来,我们让这些媒体主动找科学家,我们都不会让科学家知道是谁在背后安排的。
 
等到哪一天坐在这个桌子上,大家坐在一起说是谁安排的这个印度采访、这个是欧洲采访、这个是这个东欧采访、谁安排了福克斯采访、谁安排的这个媒体报道,大家你们会惊讶万分。
 
很多人都是过去共产党的最亲密的、蓝金黄的、已经上了多年床的利益相关者。原来我跟他们说闫博士的时候,他们觉得闫博士是疯子我是疯子。现在他们真是找上门来在说,科学家在拯救人类,完全不是一回事儿,跟过去不是一回事。
 
以毒灭共,从5月份渐入佳境,渐入佳境啊,5月份以前是酝酿期,5月份以后是渐入佳境,高潮即将在9月份以后,9月份到12月才进入高潮,come with me~,come with me~。要 come with me了,来高潮了和我一起来高潮。
 
五、共产党用墓地医院搞死亡产业榨干中国人血汗
 
大家记住我今天的话,现在共产党的内部是币震、楼震现在桥也震,桥都震塌了,是吧?粮震,更夸张的大家看到在整个国内现在连跑马拉松都能死一二十个人。
 
现在是北京的墓地是北京最火的,大家千万记住,七哥在2017年开始说中国什么会最抢手什么最贵?——墓地,中国的墓地生意可以说是100%都是共产党控制,没有一个墓地是私人的,最早做墓地生意的是曾庆红家族,就是他儿子就是曾伟。
 
曾伟当年最早做墓地都是当年在延庆,当年延庆的书记是谁呢?就是孙政才,他就是扒上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以后,才后来飞速的跨越到北京市副市长、农业部部长,然后到这个吉林当省长,然后进了所谓政治局又到重庆——接班人。这个哥们绝对是天才,但是完蛋了吧,被习给切了,是吧?他是就是搞墓地发家的。
 
然后就是王岐山家族,王岐山家族做了这个墓地生意,就是姚庆啊,姚依林的女婿还有这个他的那个孙女姚珍,在哪做呢?——唐山还有在延庆,还有在顺义,然后到河北,然后到海南,王岐山在那,然后到广东。这王岐山一发现曾庆红家不聪明,这个人临死到墓地前,他在哪啊?他在俩地方——医院、养老院,所以人家就发明了叫做养老产业。养老产业人家整个王岐山家族,人家把海南、广东、福建、珠海一带的养老院,还有就医院、养老医院给搞定了。
 
你说你哪有别人活的?你没别人活的,是吧。你临死前、快进墓地前,火葬场也垄断啦,养老院也垄断啦,然后所谓的医院给你垄断啦,然后到了墓地。
 
所以大家你去查一查,任何一个全国各地你给我找出一块墓地是一个没有背景的人干的,你给我找一个,你先把我埋那儿去。就共产党就黑到这个程度这帮王八蛋!过去杀地主他当了地主,最后发现杀了地主当地主不过瘾。培养富豪,然后把富豪给抢了,他自己没本事啊。
 
中国每40天死一个富豪,每40天死一个富豪,是吧!这是最快的割韭菜。培养富豪就像培养乳化嘛,共产党流的叫乳化嘛。乳化就是一帮傻X富豪,把他养大,啪~给抢走。切一批,再一帮富豪,乳化富豪。
 
乳化完富豪以后,一旦有人侥幸活到老咋办呢?是吧,送到养老院去,把他钱给他榨干。如果还没榨干,他的子女咋办呢?把他死前送医院死,在医院里死之前又榨他一把。在医院里死完如果还没榨干,送到墓地去,把墓地里边让他祖宗八代千秋万代的子孙给我进贡,在墓地里。你看看,这共产党这帮流氓,这帮流氓它有多坏啊!
 
这一段,咱秘密翻译组要把刚才不要翻,就这一段要翻译上,这段要翻译上。就介绍共产党,怎么把这一段榨取中国人财富的翻译上来,这就是共产党。大家我说的过去觉得我开玩笑,现在是真的吧。中国的养老产业,所谓的死亡产业、送终产业、火葬场、养老院,100%在几个家族里控制。
 
六、共产党和华尔街控制比特币来一轮一轮割韭菜
 
现在开始了币震——比特币震,火币震,比特币震。这两天,昨天前天大家看到了,震什么了吧。我告诉大家,你听到这些报道都是扯王八犊子的事儿,真正的所有的这些虚拟货币的背后永远记住只有七哥是第一个告诉大家的,比特币的1.4%的股东拥有97%的控制量,怎么叫去中心化呀?放她姥爷的个屁!你1.4%控制了97%的比特币,你叫去中心化?!这个世界很荒唐,就这钱也信。你把中心给掩盖了,不叫去中心化,那叫掩盖中心化。
 
现在大家知道,这华尔街是最大的一个背后控制者,共产党是一个操盘者。但是他没有下家他怎么骗你钱呢?共产党是控制者和华尔街是勾兑者,他俩一核对,就那就那了~~~~是不是,上床了,是不是,Come With Me了,高潮去啦,是吧?
 
结果大家就一次被斩韭菜,有些人还往里冲。比特币会涨吗?一定还会涨啊。但涨的那时候,就是杀你的时候,你没有你穷人的机会。比特币里边个人赚钱的几率多少呢?0.7%,就有100个人有0.7个人会快、拿钱走,否则你没有机会。
 
七、喜币就是你一切的账号终身享有可以买任何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喜币它牛的,它是绝对中心化,它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它有一个稳定币,你随时把钱拿走。我求求战友们,你们要好好研究研究喜美元行吗?那天玛莎给我发信息:七哥,我这要什么什么汇钱。哎,我说,你缺心眼子,玛莎?我说你有KYC吗?有。你过账号了吗?过了。你找我干什么啊,是吧?我还能说别的吗?欸,明白啦,chua~把自己钱汇进去啦,那个喜美元就是你一切的账号,终身享有,就这么简单,对吧。你啥钱放那儿行呗。你买G-Club、G-Fashion,你买这个喜币,你什么东西都可以用这钱,未来你任何地方,你是买内裤,买啥都可以,买冰激凌都可以。
 
但现在你就是可以买G-Fashion,你可以买G-Club,你可以买喜Coin,对吧,多简单。那么这样的钱它有20%的黄金在,它有稳定币在。比特币有啥呀?说消失一分钟就消失了,你找人都找不着,啥叫去中心化——就找不着人负责,找不着人谁坑你了,就找不着谁负责任、谁坑你。
 
啥叫中心化——谁拿了你钱、谁要坑你了,他得负法律责任,就这么简单。都叫Blockchain,加密货币,你为啥要相信那个呢?而且你还参与这种恶魔的游戏,是吧。当然啦,那火币更王八犊子,一毛不值啊,而且早晚他们这些人都得会被抓,因为他完全是操纵市场,完全是骗的。
 
八、中共对中国房地产的两个选择都会让你血本无归
 
所以说这些东西,看到国内现在楼震,大家你们想过吗?中共的房地产如果要是不倒下来的话,全世界,它是全世界百分之几、五六十的一个金融资产要放在中国房地产去,你相信吗?它能坚持下去吗?
 
共产党只有两个选择,通过房地产加税停止这个恶性游戏,但是把老百姓钱全部拿走。第二个,被动的房地产爆盘、崩塌,共产党结束。这两样的结果都会让你血本无归。就像中国的这些私人富豪一样,还现在听说什么郭宝昌(注:应为郭广昌,应属郭先生口误),还要400亿借海航,大家再记住郭宝昌(注:应为郭广昌,应属郭先生口误)逃过了第一劫,逃过了一劫。
 
我现在告诉你,现在我掌握的情报就有人已经盯住了郭宝昌(注:应为郭广昌,应属郭先生口误)。郭宝昌(注:应为郭广昌,应属郭先生口误)这个人是吝啬鬼,这家伙就是找人吃饭恨不得就是能把饭吃越少越好,就上海那个文化,就是最好让你吃不饱,然后说为了你健身。就这个人是一毛钱都当成祖宗用的,最后这种的人钱一分钱都不属于他,而且把命给搭上。他比叶简明、肖建华还得惨!
 
我跟他无仇无怨郭宝昌(注:应为郭广昌,应属郭先生口误),生活中近距离见过两三次,完全不用握手的那种,是吧。他跟我的哥们挺熟叫王开国,就是海通的CEO,他俩好。我听他说过很多郭宝昌(注:应为郭广昌,应属郭先生口误),说这个人就是个垃圾、吝啬鬼。
 
我头两天我听说有人开始惦记上他啦,他躲过了一劫,但是这回会干掉他。就是所有你听到的过去有名的都被干掉,这是什么?这就是今天共产党,就是杀富豪分田地,现在杀富豪分资源,你像什么~~~~几个富豪还能出国旅行啊?许家印,马云来啊来纽约上州来住住啊,对吧,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房地产的危机,加密货币和美国的较量已经渐现颓势,杀富豪分资源,已经是弄得饮鸩止渴,再弄几个人出来演,已经不行了。拿着枪顶着王健林,瘦成那样出来,王健林可怜,王健林他好意思,可怜不可怜,就那样。还有马云你说那样,都那样了,可悲不可悲,还好意思站出来!所以说现在这些富豪都这样出来,还弄完啦,强奸完了再出来说,你看我很高潮啊,我很爱他呀,是吧,我很爱他,都这德性的。
 
九、最牛的英国航母出动全世界联合起来保护台湾
 
哇塞,你说这多有丢人啊,这个还不算。香港、台湾,现在威胁台湾。现在吧威胁台湾事儿大啦。全世界联合起来保护台湾,连澳大利亚、连日本、连印度都要说,你要打台湾,我也想掺和掺和。
 
连巴基斯坦都告诉它,巴铁。巴铁说,你要打台湾,这事儿很大,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啦。哇塞,共产党气坏啦,你是谁啊?我打台湾,关你个鸟事儿,咱是哥们儿。你现在就好像我要干啥事,突然路德、科学家、长岛哥、老班长不同意,那这不是很惊讶嘛!哇塞,你俩咋不同意啊。他就这样啦,就这么惊讶。
 
因为它干的是邪事,这个世界很现实的。伦敦伊丽莎白航空母舰出海了,第一站去哪?——南海!你有本事就把人家打下来,英国的航空母舰是世界上航空母舰里边,告诉大家——吃水、精武器、现代化武器、激光武器、通信武器比美国还厉害,打造这个航空母舰的计划来自于当年的撒切尔夫人,撒切尔夫人的一个秘书长,一生的秘书长,就是杰森Powell家族,他的弟弟就是托尼布莱尔的一生秘书长,他哥哥就是她秘书长。
 
撒切尔的秘书长杰森Powell家族就是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的干爹、教父,是他把他弄到了英国,又介绍那个被杀的这个家伙叫什么?介绍给薄瓜瓜认识,这是我哥们,多年认识。
 
这个航空母舰从开始很多年我就知道,所以七哥才有资格说。见过原创始人、见过发起人、见过项目执行人、还见过所有军方的这些几乎所有的人(关于这个)航空母舰。那个航空母舰绝不是一般的航空母舰。
 
它是集航空母舰上现代通信、激光武器最牛的。特别是对潜水艇,它对潜水艇的杀伤力现在世界上排第一。在水里边玩航空母舰、玩潜水艇,全世界谁最牛啊?英国是爹,他说是爹没人敢说是爷爷,因为他是主创;第二才轮到美国,因为美国人来自英国;第三才轮到了日本;第四次才轮到俄罗斯,俄罗斯。
 
别吹牛、别吹狼蛋,轮到中国是多少呢?手指头得这样翻、得这样翻、得这样翻,得翻很长时间才能翻到中共国的。你就不用想了,知道了吧。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就是一个现状,世界现实。
 
十、喜币选择和美国合作与美元挂钩是最聪明的事儿
 
然后现在美国我就说了:虚拟货币,现在美国人就说了只要你搞虚拟货币你不跟美元挂钩,你这都是胡扯淡的事儿。说白了美元只要你跟美元挂钩我都支持你,你看看!喜币多聪明呢!先有稳定币——美元,再有浮动币——喜币,多牛啊!
 
你见过全世界有一个人说,咱不跟美国人合作咱跟谁合作去啊?咱不跟美国人合作咱跟俄罗斯合作?咱找一个什么鸟不拉屎的,什么冈比亚呀什么这些国家,不可能的地方是吧?只能跟美元合作。而且咱绝对尊重美国法律,跟美国政府合作,这是最聪明的事儿。
 
这一点千万——在家里边不要和你的爱人吵架,你先生或你爱人,因为你太不愉快了,因为我跟你七嫂子在家里不吵架;到外面千万千万别跟你发工资的人吵架,你这是找别扭呢;在世界上别和美国人为敌,那就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就这么简单。
 
所以说你看很多人现在说,啊,发现你们设计厉害,我告诉喜币的投资委员会的人,我说我给你们这个策划就值100亿美元,我给你的策划就值100亿美元,当然你们付不付是你们的事。我说我这个系统的设计和建议是最牛的,他们不服嘛,但是未来走着看,它会证明。
 
现在,美国人已经在这一段的人民币数字化的较量当中,已经大家都明白了,美国要的是数字货币、虚拟货币的标准,制定标准和话语权,和要求和美元的挂钩。那么绝不允许和老共和其他国家挂钩,这就咱是一伙的。东西方、黑白方已经完全分出来了,这才叫大智慧。
 
十一、大部分共产党员是好人,作恶者终将付出代价
 
说到这儿的时候大家再想想,这几天我弄不明白,大家有些战友们骂什么姓袁的一个科学家死了是吧,稻米的。我真没弄明白你们为啥骂他呀?你骂他干啥呀?他不管如何他是个科学家吧,中国有粮食,你觉得骂他有道理吗?你共产党你不骂你骂他干什么呀?
 
咱们战友们不要逢共就反,我到现在我闹不明白这个什么什么那个稻米之父叫啥玩意儿?叫啥名字?转基因水稻的袁隆平,他多次去盘古,老头挺好的,去盘古还给了服务员小费,给8块钱有一次,给了8块钱。掏哧半天八块钱,他没钱。旁边人抠哧这8块钱,你要到盘古你要不给100块钱一张的你就别给是吧,低于100块钱你别掏,(就给)8块钱,老头挺好的是吧,对人挺客气的。
 
袁隆平现在基因水稻、基因米在哪没有啊,美国也有啊,哪都有啊,我真没闹明白啊,可能是我是错的啊,为啥骂袁隆平呢?老人家都走了90岁的人了,咱能不能积点德呀?咱骂他干什么呀?只要能让中国人有饭吃的人都是咱的恩人,咱骂人家干什么呀?共产党搞宣传,共产党搞宣传的不都是坏人。
 
那袁隆平那不是坏人,那当年共产党宣传还宣传了郝海东先生呢、叶钊颖妹妹呢?对不对啊?他毕竟是出来了,他是受害者。不要,我觉得不要凡是共产党搞宣传你都骂,我觉得这个是很无聊的事情,我觉得这个比共产党还共产党。
 
极端化、纳粹化、仇视社会,这跟那九指妖没什么两样,机器用完全了全新的给你砸了,是吧?跟她儿子魏修竹一样。我都闹不清楚为什么骂人家袁隆平啊?是吧?不是,我再说啊,我是发自内心的,不是战略。你们别把我说那么高,我没那么高水平,我就是认为共产党99%都是好人。
 
就像过去两周内我们多少战友被喝茶的,喝茶去了,人家依法对待是吧。有战友说我肚子不舒服,给你端热水是吧?需要吃药给你买药,然后警察临出门的时候说我是工作啊,我不代表个人观点,给你拉车门走人。我不能说那警察是咱战友,最起码这样的人出门不可能很小几率被撞死,是吧,他不是作恶的警察。
 
他不像那大连审我们这个案子的所有人死的死、抓的抓,全部完蛋了球的了是吧?对不对啊?这肯定的。办曲龙案子的放曲龙走的几个警察现在全抓了,接下来会把所有曲龙的钱和所有跟曲龙行过贿的全部被抓,终身关在监狱里边,还不如在里面坐完15年呢,是吧?他在这边坐5年出来了,那10年还得再回去坐,是不是?全都得完蛋,所有帮他的人全都被抓。
 
然后有人给我发了个信息,郭先生,相信我党的法律,曲龙案最终会水落石出,所有的腐败者都会被抓、被惩罚。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呀,但是发这信息的战友我知道你是好人,你是好人哪,好人哪,好人就得好报啊!所以说,我们这么多你这有良知的人那,我也我也不认识这个人,人家就开始去抓坏人了是吧?
 
大家吧不要把什么人,隆平高科,曲龙想挂了?曲龙挂了没那么简单吧?他要死了他就幸福了,不能让他死啊,曲龙必须要待在监狱一辈子,他要在监狱呆一整辈子。就是河北的政法委怎么通过他的手拿走了盘古的钱,怎么通过他的手拿走政泉的房子,怎么让他写个假文件就把他放出来的。
 
 谁干的?孟建柱!孟建柱让谁干的?让河北的董仚生、河北的检察院、牧场的、然后那个承德的法院、承德的检察官。他们的孩子全在美国,七哥只要向美国政府揭发他,他俩都得回去。我现在我不想惹他,他要做得过了,我就上美国政府揭发他们啊,就这么简单是吧。
 
你和曲龙这帮孙子勾兑,你残害我们对不对?就这么简单,他们所有的这些法院的、检察院的、政法委的全在美国。但是咱祸不及二代,但是他做过了,他过分了那就是作了是吧。所以说他必须要呆在监狱里边,他洗干净屁股去号里边呆着去,再把那10年坐完,再加20年。他要有小命活着在里呆30年出来,等着看他的判决吧。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现在国内我们不要骂袁隆平,你骂袁隆平干啥呀?我就纳闷了,不要再骂袁隆平,老人都走了,咱积点德行不行啊。是谁都骂,你是人都骂,你这啥玩意儿,这是什么事儿你说。
 
十二、尝到自由的滋味会让你宁做美国狗也不做中国神
 
“古修”(战友名,我是来自澳喜的古修,念我名字。我念你10次啊古修,(念了十遍古修战友的名字)。来自澳喜的古修,澳喜的下面就是”期盼”(战友名),期盼下边是”自由是家”、”马努吉诺比利”。
 
我给大家讲,刚才我看台湾的节目,玉山、台湾大牛还有那个巴黎,还有郑青,那位先生是谁?我没看见,那是谁呀?我不知道那个先生的名字。”自由的猴子”:人民需要荡妇。什么意思啊?那个是,那位先生是谁呀?(郭先生念屏幕上战友的名字)万人迷文康、苏冉妹妹,这名字叫的好啊,一听这名字好窝心啊,苏冉妹妹,你好啊!欢迎到俄罗斯农场,玛莎农场,俄罗斯玛莎农场,欢迎到俄罗斯玛莎农场!小溪,念我;GTMK,念我;共产党死球了,七哥念我;决战时刻,念念我;跟随战神,刚才台湾那个大牛的节目玉山的节目里那个男士是谁呀?
 
(郭先生念屏幕上战友的名字)新西兰的奥克兰,伊甸走起;托尼利0402,七叔叫我;大姑哲,擀面杖,和光同尘,公平正义,爱心,用户小蚂蚁,LA,永爱七哥,我是澳喜店,我永爱七哥;子不肖的惩罚,七哥,喜币啥时候正式交易?6月底7月初,不是,现在已经上市了,就是流通是6月底7月初;艾曼达,七哥好,七哥念念我;SHAKE,四年了,也没念上过我一次,shake,shake,四年了,够不够意思吧,念上了吧;毛尖儿,毛尖儿,念过了吧,四年没念过我;哎呀,远山的呼唤,躺币,七哥,我的KYC还没有过,现在还有八九千人等着呢,得一段时间,有点耐心啊,千万认真地填资料,我求求大家了,求求大家了。郭叔大徒弟(这战友叫),挺进喜马拉雅,念我;任我逍遥,大卫,还有我,七哥;横一轩,喜马拉雅建设投资者,火烧人民大会堂,这个名字叫的好;日本大力士。
 
好,兄弟姐妹们,咱们今天的直播就到这了,我说20分钟实在不行,现在一起跟我一起,为75亿世界人民、14亿新中国联盟的同胞、新疆、西藏、香港、台湾的同胞和所有爆料革命的的战友和家人们的祈福平安!
 
阿弥陀佛!
 
啪啪啪(郭先生击掌三下)!
 
昨天,有一位澳大利亚的咱们的战友——纯粹的政府组织大概十几个战友,是秘密和我联系的,昨天跟我说,郭先生有没有兴趣在澳大利亚买一个电视台?这个电视台是澳大利亚前三大的。当时在这个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最早租用盘古的,这帮孙子租了盘古了钱都没给就跑了。
 
所以我对澳大利亚这个电视台非常反感,是这个3000多家电视台,他是第一家租的,结果钱没付跑了,后来我还知道他拿他那个写字楼还租给别人了还赚钱,外国骗子很多。昨天小王子的采访,还有我们的小飞象,长岛哥讲的非常好,就是纽约的骗子,全世界最牛的骗子都在纽约呢,并不在中共。人家骗得大、骗得高。
 
但是最牛的人也在这儿,关键是在美国这个法律它不是骗子控制的,是法律能惩罚骗子。共产党那块儿是骗子是共产党、共产党又控制法律,他这个麻烦了,你被骗了,你没地方说理去,你不当骗子你是傻子,你不说假话你是傻子。
 
而纽约这地方到法院去,we trust by god,我们相信因为有上帝。美国绝对有法律,我不相信任何人,包括总统任何人你能控制美国的法律系统,你可以影响哪一个!甚至哪一个案子都很黑,比共产党还黑都可能。但它不是大概率,它不是绝对化,跟世界上比它是最公平最完善的。
 
那么另外一个,在这个地方钱可以让你安全,在共产党那儿钱会让你不安全;在这里钱可以让你买命,在那里钱可以让你丢命;在这里钱可以让你有尊严,在中共国的人钱会让你没有尊严,甚至因为钱让你失去你的老婆孩子。它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
 
美国不是圣地,但是我想说的,昨天我一个我们的战友,是一个我的红颜知己,红颜知己,我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之一,非常有文化的人,她家庭也很有文化,也是我们战友。头一段我就告诉大家,我说她得了癌症,检查,我鼓励她,她是到了西方以后她还觉得中共国还很好呢,是不是啊,然后就到了美国了。
 
我说你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让你在这儿当狗,让你回到中国当神,你都不会回去的。别以为你家庭条件好,因为你不懂得什么叫自由,你不懂得什么叫社会人与人的价值,她当时还不服,她得了癌症以后,美国医院给她开了所有的绿灯,三次检查完现在零,啥都没有了。
 
昨天我在去那个拍MV的路上,她给我发信息,她说两周前已经没有了,她说她现在真的感受到了,让她无论如何都回不到中共国了,她在这里发现这里不是绝对的公平,这就是大家都有机会,她自己来从零开始的企业,创造得非常好,很多专利都起来了,她跟她先生现在非常地和谐,这就是我讲的都是咱们的战友啊,她现在肯定在看呢。
 
就像我说的华盛顿的一个战友一样,她家里面人家生了孩子,人家孩子生完在医院里呆着,50万美元,24小时有医生照顾,一个独立的病房,还要照顾完,把孩子还给你,50万美元最后让你付的是零,她先生是个美国人,她傻眼了,她也知道更加了解美国这个国家,去年因为大选的问题她也很沮丧。但是这就是伟大的美国啊!你像咱这个战友,女士,她家里条件这么好,而且到了美国以后成天还觉得中共国好呢,现在让她回家回不去了。
 
在美国,绝大多数中国人是无法生存下来的,特别过了中年以后,你是没办法进入这个社会,特别是到了美国,你根本跟人家沟通不了的,就是你身上你的毒已经不能吸收新鲜空气了,你的毒已经不能让你健康地生存了,这人到了美国是痛苦的,你最好别来美国,你就呆在中共国就得了,你就最后把钱带到墓地去还是带到墓地外面的问题。
 
真有本事的人到美国能生存下来,能开辟出自己的江山和生存环境,我再说当美国的狗都比当中国的政治局委员好,政治局委员能干啥呀?双修双修你就折腾那俩小时你能咋滴,你那一天24小时天天在那儿泡着吗?都是过来人,能那么就那么重要吗?咱都从年轻过来过是吧,35岁以前一天不双修三回就活不了,现在三年不双修咱也能过。别说郭三秒,郭三年不双修,那没问题的,是吧。
 
特别是看到这里,为啥要当这里的狗,这里的狗你敢虐待敢关在车里面吗?你敢喂它吃毒品吗?你敢虐待它吗?你是要被抓起来的。在中国,虐待人都没事。那陈峰到子宫里边儿把你子宫都给拽出来了,搞双修,那王岐山手指头都泡肿了,敲桌子当当响,练的,炼成金刚指了都,他都合法,是吧。那个沈阳那个爆肛芳,被孟建柱肛门都给戳成菊花烂了是吧,你还在那边还高兴呢,还首长还领导呢,对不对呀?!你说的孙立军最忠实的孟建柱领导,老婆都让他给玩成那个样,所以说他(指中共国)没有人性,他没有正义。
 
所以说你看咱这战友很感触,另外一个战友也在洛杉矶,去年来到美国的时候,哎呦就说美国简直就是,这个国家多么多么这么烂,我后悔了。我说什么都别说,我说一切都是你的选择,你来不来是你家事,你别跟我说这个,不讨论这个。
 
头两天染上病了,受到了美国医院的特殊照顾,也没送礼,也没送红包。更重要的事情,他投了一笔钱,是多年前投了一笔钱,突然间有了回报,就是那个Coinbase,投了Coinbase,投的是当年他买的时候好像第二次买的,好像是一块钱一股,后来变成兑现340倍全部贴现,赚了一笔大钱。
 
同一天在无锡他的工厂、公司全部被封,原因说他是污染不合格,做皮子的污染,不合格。最后是要求他拿5000万罚金,什么样的天地对照。现在说七哥,你说太对了,打死我我都不回那中共国了。
 
中共国14亿人你要都来美国,美国爆炸了,你来1000万美国都已经彻底都革命了是吧?全人类的人都想来美国。美国绝对不是个国家,我昨天还告诉了几个美国人,跟我们谈那个闫博士,过两天要去一个重要的会议的事儿啊,我说闫博士之所以到美国来,是听了我和路德的建议来的,是我把她救出来的,我们在保护她,我们让她生存下去。为什么来美国?就是我们相信美国是一个全世界的稳定器,Stabilizer, American globally stabilizer country, 欸,他说miles你这个观点很好。我说我一直这么说,你是个世界的国家稳定器,我们相信我认为美国是世界精英守法人来的国家,我们相信了美国。
 
科学家来到这里绝对的安全,我们的保镖每次接科学家都穿着西装,抓着方向盘带着一种神圣的感觉。枪都是推上膛,咔嚓。你看到昨天我在小船上,那个保镖都是枪推上膛的,还有带那个大冲锋枪的是吧,都上膛的,他们认为很神圣,保护我和保护科学家。这就是伟大的美国,对不对?
 
十三、六四庆典必须以战友为主七哥会与战友们连线
 
就像我这个102,6月3号上楼。保镖昨天给我说,“郭先生你绝对不能去,我抱住你,你把我fire掉,你是6月4号的事,你不能6月3号前你不能fire我,我抱住你,你也不能去”。这就是可爱的美国人,我确实不能去,他说6月3号以后你见任何战友都不可以这次。
 
现在我知道有从西班牙来的、有在意大利来的、有在日本来的、有在英国来的,很多战友,我绝对我不可能私下见任何人,我见这个不见那个不都生我气吗?是吧?所以这次我告诉大家,现在多少人要请要进来的,几百人要来、上千人要来,希望来的那是几万人,但是名额很少。
 
前天晚上长岛哥,我正在开会呢,说法治基金的人告诉他说,由于102层得够国际化,一边是那个鸡尾酒、一边餐厅、一边VIP,所以说让战友们来70个人。我当时我就火了,我说你让他去死吧让他,混蛋简直是。这个宴会是给战友准备的,法治基金战友捐的钱,谁都可以不来,战友一个也不能少,这个指标必须以战友为主。
 
我说这太混蛋了,你说这没办法,你说他们一点脑子都没有。他们这个美国人呢,他在这个地方他很自私,他永远是我最重要,他永远不想着别人,你别以为他是坏,他就是这种文化:一切是我我我。我们不能让他这么我,这个钱是战友捐的钱以战友为主,怎么可以让你呢?你爱来不来对不对?你爱滚哪滚哪去,战友必须来。所以战友们,这次那么多战友想来来不了,你们来的人要珍惜。
 
那天会用那个Lady May II接了战友去拜自由女神,一波一波地去,一波一波去拜自由女神。我先拜完了,给大家祈完福请完愿了,那天你们要去,102层七哥给你们试餐完了,比那还要还好吃。直播你看到了,大家都准备好了。我呢会在非曼哈顿在曼哈顿的外面有一个秘密的地方,现在不能告诉你们,一个秘密的地方,在曼哈顿的外面,我在那一个人在电视上看你们直播,跟你们联线,好不好?
 
咱今天就到这吧。说着说着十点半了,不行了不行不行了,不中了不中了。
 
啪啪啪(击掌三下)!
 
哎呀,唔盖噻了。哎呀,多少人了我看看,个十百千万,哟哟哟100多万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