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20年8月28日直播 20200828_2



郭文贵2020年8月28日直播 20200828_2 连线澳洲喜馬拉雅農場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路德 王岐山 郭文贵 班农 Sara 安红 孙力军 吴征 田国立 鸡腿潘 潘晴 熊宪民 何频 庄烈宏 习近平 昭明 曾宏 赵岩 曾庆红 木兰 梁冠军 马云 刘彦平 萨达姆 卡扎菲 白夜 王雁平 夏业良 唐平 威廉王 艾丽 希特勒 高峰 郝海东 董克文 李嘉诚 胡锦涛 刘志华 马建 令计划 曲龙 阿丙 叶钊颖 高冰尘 傅才德 
公司组织:海航 裕达国贸 盘古大观 FBI 清丰看守所 博讯 纽约时报 爱马仕 喜联储 安全部 曼城 金泉广场 CNN 华尔街 国贸 华尔街日报 共产党 
国家地区:日本 土耳其 美国 欧洲 德国 香港 苏联 新加坡 伦敦 安阳 北京 纽约 澳大利亚 郑州 南海 新西兰 意大利 法国 英国 加拿大 墨尔本 温哥华 西班牙 大连 上海 曼哈顿 伊拉克 巴黎 东京 堪培拉 悉尼 亚洲 河南 锦州 沈阳 新中国联邦 哈尔滨 柏林 三峡 濮阳 清丰 中南海 慕尼黑 中国 
名词解释:潘多拉盒子 爆料革命 双修 香港运动 喜马拉雅农场 大外宣 以美灭共 喜马拉雅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超限战 欺民贼 CCP 擀面杖 唯真不破 奥运会 灭共 擀面杖子 Action 以共灭共 
文字整理:杯酒渐浓 pride(文豪) 黑郁金香(文郁) N1enX9(老白) 文兮(我❤战友) 爱狠Love7(文友) 文紫 文琪 文木(Sycamore tree) 某某(文成) 柒号G币 文顾 shangshang SCELF (文正) 
发布时间:20200828
视频链接:https://gtv.org//?videoid=5f47d0fcfb4f61689a4d0c77
内容梗概:
文飞:郭先生好,我替有个战友没有办法连线,我替他问一个问题。他问:就是通过郭先生的爆料革命和女英雄科学家揭露CCP向全球散布病毒危害全人类的事实之后,现在华尔街的贪婪和他对资本的追求是否有所清醒和改变?以及未来新中国联邦可能也会遇到一样的金钱和利益的诱惑,年轻人怎么才能够不让新中国联邦走上一样的道路对全人类造成危害呢?谢谢!
 
文贵先生:谢谢啊。文飞像你这样的刚才还有我们椰子、考拉、安红、木兰,还有刚才我们的Tony、糊涂仙这些战友每个人精神气质都非常好,而且你们都很年轻、很健康。我觉得外表和内在的东西是相连的,整个人的精神气质好的时候身心也健康,爆料革命最大的贡献之一叫咱们在船上学会锻炼。那么这两样都有了以后,你要有什么?就两样东西,这两样东西真是核心的重要,当然我们说是信仰,信仰有正义真善狠,那么更重要的事情你要有能力有实力。你像文飞你这样的人,你说你要在家里面天天就都嘚啵嘚嘚啵嘚,成天是这个也不服那个也不好,天下都不行,就你行。但是呢你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或者说你要结婚的时候,房子还得家人买,那你怎么办?就你得有这个很实在的你的行动力,你的能力。你比如说上星期咱内部一个战友,这个给我说,他说我们已经制定了新的政策,对付你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他说这个非常的危险。这个现在我可以讲头两天不能说。他说我们已花大价钱要在西方的主流媒体包括澳大利亚包括电视台,找一堆人出来攻击你新中国联邦,要不同的角度要改变对爆料革命灭爆的新的行动,你知道是什么吗?第一个就是郭文贵此人千万要小心。这今天刚刚推出了一个新报道,谁是郭文贵?说这小子跟当年这个伊拉克的撒哈梅迪,当时跟那个萨达姆干完以后就跑到美国来了,然后就把美国煽动了一场战争。(闹钟响起)对不起,我这时间我刚才给他说了,时间已经推了啊。说这个真正伊拉克战争就他搞起来的,实际真就是他搞起来的啊。这个人的女儿,我跟她见过面,她给我讲了很多故事你们都无法相信的,就真的伊拉克就被他给灭的。所以你看这小子又来了,郭文贵他在共产党内部,什么安全部、共产党好得很,他根本不是什么良心发现,这小子这到美国去,就是要向当年的这个撒哈梅迪一样,想把美国给中国打岔。这小子可不是民主人士,这小子就是一大忽悠。然后跟班农这帮极端分子搞在一起都是钱也不清楚,还有人说我们俩同性恋的对吧?有些当年我2017年一出来,我的律师熊宪民说:这小子跟他结婚了,跟我的律师记得吗?一模一样。说改变战略就让郭文贵意识到美国这是个危险的战争分子。他说七哥你可千万得注意。这位战友说完以后,我说:“你能听我的话吗?”“能听。”我说;“你记得你今天给我打电话是用什么电话打的?”他说:“我用我单位电话打的。”我说:“你真是疯了,你要相信我,现在准备好我给你24小时准备时间,按我说的离开这个国家。”他说:“七哥,我这还有个几百万块钱,我这还有房贷呢。”我说:“你离开你活着。
 
你要相信我,你是后半生我负责,就凭你这个电话,你离开。”我说:“你有什么签证,给我数一遍。”我一数六个签证,我说你就去这个国家马上走,中间的不用隔离,他听完我话以后,我说你就打这个电话,这个人就可以让你安全,就会解决你的所有问题,他会让你永远一辈子我今天负责让你活下去,你别想过富豪的生活剩下全靠你了。马上按我说的,就飞到某国了,到了某国以后,我说你直接打这个电话,这个人直接带出机场直接到当地移民局、政府,说这个人你看看是什么原因,他要获得政庇。当地政府进去了一个女的,说今天不受理。一把我照片一把咱这个新中国联邦拿出来,她说等等等等等等,出来五六个说你登记吧,说行了你这太重要了。他说你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跑到这来?你还必须得经过什么检查、隔离什么的,他说我都接受。他说我跟郭文贵通了电话,他们在做什么要伤害郭文贵和新中国联邦的事情。这个国家马上就把他保护起来,说现在我们俩是你24小时联系电话,你直接可以找我们。这个人你知道当时干什么?他说我会讲你这个国家的语言,你能不能给我个义工的活让我干干,我再贡献一个国家。这个人当时就很惊讶,说你真的愿意干嘛?说我正在调查中国病毒,能不能帮我翻译啊?他说可以啊很愿意。这几天紧密的不行了,我只告诉你不到一星期一个人的人生转变。体制内的一个人物迅速到达某国家,得到政治批护,得到这个国家移民局和政府官员的信任,给他们翻译咱们新中国联邦还有冠状病毒资料。他把闫博士所有的东西全都翻译完。你知道现在他告诉我什么呢?他说郭先生,这个国家现在其中一个大佬要跟我安排见面。文飞我现在告诉你这个就是我每天都在发生的故事,包括我们香港很多孩子,我救出去以后就这孩子整个人都变了。一个人的人生我告诉你,不用一年不用10年也不用100年那共产党在骗你呢,人生1秒钟就可以改变。刚才安红说我要去PP去,找了个好理由,我要停10分钟。她进了PP回来了,就在这个中间,这个时间,一个人你可以自己一头栽到水里去淹死了,你可能打一个电话改变了你的命运。就像班农在被抓的时候我跟他开玩笑,他说Miles兄弟,这8月21号也没发生啊?我说你等着会发生的。第二天来了,警察俩女的,人家见我特兴奋,郭先生我特别爱看你视频。我说你们是FBI的?我不是FBI的。我说你哪儿的?我是邮政局的。这俩女的客气的不得了,班农就看着她,让我喝杯咖啡啊。然后他说怎么怎么着,我说好啊,等着。那我还得拿一件,我说拿着。结果把我们电脑拿走了,班农电脑一起给带走了。人家在那说的时候,我说班农先生你记得昨天发生什么大事儿了吗?这就是大事。我说我告诉你什么叫命运?这就叫命运。我还给他开玩笑,你都不能想到班农先生结果不允许他回到船上来。我每天跟他说,你的人生不一定明天就是今天这个样子,但是明天是什么样子,一定取决于你今天做了什么。我给北京那位战友说,我说你离开听我的,现在他家人非常高兴都已经离开了,就他家人离开了不到10个小时,警察把他全家全部破门而入通通打开。他未来会展示给大家,这人一定会站出来的。他有那个摄像头,全程都录下来了。他说七哥,我要不离开我完了,我说你将终生呆在监狱或被他们给虐待死。我认为我现在跟你说给卡拉,给安红妹妹,我告诉你一个人的决策决定你一切,一秒钟就改变你一切。
 
现在我告诉你,我问你考拉、文飞,我问问你们任何一个听到我直播的战友们,他们这个战略他能改变三个40吗?我跟安红说冠状病毒是郭文贵研发出来的吗?西方世界你不要相信郭文贵,我是骗子,我是强奸犯,我是流氓。共产党他忘了一个,你这么大的宣传外国人是傻子吗?这病毒是郭文贵干的吗?郭文贵半年前在这个记者招待会上说的话,他这是神呐?那海航的事情郭文贵是神呐?他没想到他这个恶劣的宣传更加加大了我的信任度。但是在过去3年我但凡有一次说谎,那就一下就完蛋了。你看这小子曾经撒过谎,但我现在观察这个最近的媒体的全面攻击,他能说出我一件撒谎的事吗?他能说我一件骗人的事儿吗?他能说我一个犯罪的事吗?一个都没有!就像3年前吴征、马云还有这帮流氓欺民贼煽动的灭郭一样,还有这个法律超限战,董克文、梁冠军,还有什么郑奇这帮孙子,他都是给我逆增上缘。但是我但凡有一点犹豫妥协我完了,我但凡有一点勾兑我完了。你看报道说我还跟北京保持…CNN这个马上今天可能出来报道,CNN跟我说听不同政见者说我跟北京还保持联系。我明确的让我律师告诉他,自从刘彦平后,郭文贵跟中国官方没有任何联系。如果我说这话中国官方拿出来说你看,郭文贵前天给习近平打电话了,给王岐山打电话了,跟王岐山习近平通电话了,那我不就完了嘛。但是有多少次中共官方要和我联系知道吗?我可以一点儿不夸张的说超过万次。我都是非常小心的,他们跟我联系,我只通过中间的有法律效力的律师回答我的问题,我从不直接跟他们联系。你看看这有多重要,我但凡有点儿犹豫,考拉呀,你想想啊,我要跟他去勾兑一下子我就完了。这叫给你报上一个郭文贵跟你勾兑,我不就死定了。还有在这个中间的时候,但凡我想伸手拿一点钱,但凡能释放一点东西,昨天我们香港的5套房子给释放出来了啊。这个香港警察给我们律师打电话了,告诉郭文贵啊这5套房子我们释放了,它封锁到期了,没再继续查封,直接给释放啊,加一起5亿美元。我说我这向你们战友公布啊,这到时候又是…。然后我律师问怎么办?我说第一,这房子不在我郭文贵名下。第二,他本来就不该封。第三,他把房子释放他改变不了我任何灭共的这个行动。我也卖不了,也没人买是吧?
 
但是我想告诉你所有的战友们,你但凡有一点点的对你的信仰,对你的良知你有背叛的话,你一定会受到惩罚,这是一个。第二个当你做的事情你不坚信你继续做的时候,有一天你也要付出代价。还有一个,当然你在任何你有追求信仰和理想过程当中,是你自己认为是棒的事情当中遇到在利益面前或者色情面前,你得到出卖和妥协,你一定会受到惩罚。我给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阿丙,我们这个DC区的阿丙,我噻铺天盖地啊!阿丙的这丑闻那丑闻突然间就来了,发到我手机上了。我第一反应我给阿丙发信息,阿丙你的身体是爹妈给你的,你谈恋爱你碍着谁屁事儿!那共产党天天跟处女谈恋爱,强奸处女没事儿,你有啥做错的?这一个。不管谁攻击你,这是你的权利,我支持你,你不能放弃。
 
不但人家阿丙没放弃,人家阿丙这是做了多少翻译多少事。DC区一下起来了,很多战友找我,我说你去找这个阿丙,阿丙一下子重生了。但是阿丙但凡那天放弃,离开爆料革命,被他们这个谣言给吓坏。安红有外遇了,我说我外遇你老娘有这个本事外遇,你给我外遇试试去,人家要你吗?对不对呀。就这一下子就立起来了,就阿丙这个人就活下来了,而且会活的一定是不一样的。在一念之差,你被所谓的情人被别人伤害,你就完了,你的一生就完了。所以我告诉你文飞、考拉,安红你要记住,相信你做的事,享受你今天已经得到的,追求你明天再想要的。这是我一再说的话,相信自己做的事情,相信自己的行动。这就是我要告诉大家我过去几年怎么过来的,我从来不会有半点犹豫在这事上。就咱这位战友离开跟我说,我说我知道他们怎么行动,但是对我意识上面,刚才木兰给我发信息过来说:七哥这不是个好文章。我说是好文章。病毒不是我郭文贵搞的,这个香港运动不是我杀人不是我杀的,美国人现在死亡不是郭文贵lie Americans Die, 是CCP lie, Americans Die. 这些事情都能让我们印证一个人,当你疯狂,当你追求信仰,当你作恶的时候,他的必然结果是什么?文飞你们太年轻,考拉还有安红妹妹,你们都是太棒了,为什么不把生命活出真正的鲜亮,活出不一样呢?你告诉我,人生不就那点事?性生活,你自己爱咋咋地,别伤害第三方,谁管得着啊,你在乎那干吗?大房子,你再大的房子有多大?你在大房子里,你就成了房奴了;名车,你们、安红和考拉不懂车,女孩不懂车。然后荣誉,多大的荣誉是荣誉啊,那当年希特勒荣誉大着呢,是不是?那卡扎菲荣誉大着呢,结果如何呀?就像齐奥赛斯库,七几年在英国是多牛的人啊,到后来你看到奥伦,一说整个赛斯库家族的人没人搭理,包括伊拉克的萨达姆,是不是?要这荣誉干嘛呢?我告诉你,没有比你活得良心踏实。还有一个,真正的要记住,“无我”不是说我没了,“无我”就是我这个“我”不被任何人绑架,这是其中关键,我不被任何人绑架,我活着是真实的,我考拉、我文飞,是不是啊?我安红,我喜欢做这件事,我爱做这件事,我承担责任,老娘不在乎你这个,活得自我,那比那个大的、疯狂的“我”好多了。所以说我给你们强烈的建议,澳洲,你们一定要记住,太多机会了,太多不同的…只有你拥有资源了,如果你不懂得这个,你将失去生命中最伟大的机会。新中国联邦真的是千年来,中国人在海外搞了个新中国联邦,还有一个爆料革命,而且共产党现在疯狂到如此,你看它越来越暴露,
 
最近这几天大媒体报道,你看看华尔街日报那个傅才德,傅才德是跟我一起吃过几次饭的,这个孙子完全是最坏的一个人,他的女朋友是一个中国人,爆习近平家财富就是他干的。他在桌子上喝的酒,那是好酒,严格讲人家很多记者不会跟你郭文贵喝酒的,你是我采访对象,喝上万美金的一瓶酒怎么可能啊,他要喝上万美金的,来了就要酒喝的,你知道吗?然后喝得醉哈哈的,然后跟我讲中国政治啊,习和曾啊、江家斗争,他门儿清,哇噻,他门儿清啊。然后这个海外华人什么何频啊、赵岩啊,门儿清。这小子绝对是个有问题的。结果纽约时报第一个爆什么?郭文贵所有说的话从来没有得到验证过,这是他们最近所有大外宣说,郭文贵所有做的事从来没有验证过,你说这帮王八蛋敢说这个话,什么叫验证?刘彦平来美国就验证了我的一切;孙力军来美国对我的态度,验证了一切;对我家人的行动已经验证了一切;香港运动验证了一切;冠状病毒在美国杀人和三年来验证了我的一切,美国现在的结果就是验证了我的一切。他说我没被验证过,他当法官呢?然后司法部出来文件,还说我没被验证过,那你干嘛花那么大的精力弄郭文贵干嘛啊?咋不弄你傅才德啊?你爆习家的资产。所以你看,所有共产党的这个报导跟咱战友说的一模一样,郭文贵将把你们带入战争,郭文贵的事完全没被验证过。这跟路德在访谈,跟安红你们一起,就是说,熊宪民、博讯孟维参所有的调动和司法部文件都是对上的,你看西方的主流媒体这几天的报导,一定跟这个对得上的,郭文贵的事没有被验证过。他忘了一个根本的事实,病毒是郭文贵造的吗?三年前记者招待会上家人的遭遇和资产,和你到美国的公关,那有没有验证那司法部的文件?所以说你看共产党的疯狂。但是,文飞、考拉、安红妹妹,你告诉我,澳大利亚战友你会做什么?你们有几个人站出来有力的、直接的、简单的能对这一波的大外宣进行反击?你告诉我,你有手段吗?你没手段,你甚至没想法。安红一坐在摄像机前,那嘴“嘎”就来了,哇噻!核弹级的,行动你就不行了,行动是鸡蛋级的。你能不能亲爱的…艾丽讲太好了,说共产党把煤球说成白,把我笑得不行。你要把共产党怎么把煤球说成白,艾丽说的那句话怎么让西方人相信,是你们澳洲现在要做的。你能不能把你张嘴说共产党历史时候像核弹级的,行动是鸡蛋级的,你能不能也变成也核弹级的?这次大外宣,我们战友一定要把握住。共产党这次你可以看到,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还有FP,所有在海外只要是同一个调子报导的,你记住我的话,一定是共产党大外宣,我们一定要跟它战到底,一定要揭发到底。这一场的攻击,接下来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这是犯罪分子,那是犯罪分子,那有什么性欲,那有什么外遇,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一定要战友们知道,生殖器是爹娘给的,是长我们自己身上的,我们爱干啥干啥,他管得着吗?我明天跟石头做爱去,我喜欢那石头你管得着吗?那我总比你共产党去双修人家闺女、双修人家奶奶、双修人家妈好吧?对不对啊,我碍得着你吗?我只要不伤害别人,我只要合法,我的身体我说了算,碍你个屁事儿啊?你共产党强奸、轮奸、杀害,这么多人死,没事,在监狱里边的强奸、轮奸你没事,然后你拿我的生殖器说事。千万不要让他拿生殖器这事说成功,你也不要认为不好意思;第二,钱,谁说安红拿谁钱,我拿了,怎么着?你告我去啊,我有本事拿,我总比你共产党抢,比共产党杀人拿枪好。我考拉我拿钱了,我有钱,老娘就是有钱,咋的呀?所以你不要被他这个误导。
 
还有一个它拿啥说事,像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我那天问他,你有什么刑事起诉?他说我从来没有。他到了西班牙之后,结果人家说他涉嫌刑事犯罪,西班牙那位接待的女外交官说,你要给我拿出来所有跟郝海东先生,还有叶钊颖任何的犯罪证据,而且我要让你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先签下法律责任,这是外交法当中,你对这个要承担法律责任,因为这涉及到国内法律问题,你不签我都不接。哇,吓得那哥们立马不吱声了,所以你共产党这帮孙子,就是一帮垃圾你知道吗?你想,你跑到一个国家去,说人家一个中国的世界冠军,一个亚洲球王,郝海东先生,你说他俩刑事犯罪,人家脑子进狗屎了?就这么相信你吗?说他头一天还是英雄,她是世界多次冠军,这位女士,我们很荣幸他们住在我们国家,你现在说她是刑事犯罪,因为搞了一个反对中国的独裁。你让我怎么来对待这件事情?这几个驻西班牙大使馆的人完全傻眼了。说你要给我任何纸你都要签下来,你对此负责任,吓得缩起来赶快走了,跟狗一样。她原话说,我看到他们离开的背影,我对这个国家我就知道共产党完蛋了。就是她一个西班牙的外交官能说这个话,你能想像,跟那个鸡腿潘、庄烈宏晃着肩,那个勾着腰、搭着背,还有像曾宏、熊宪民那个样,人间垃圾,像夏业良撇着八字腿,晃晃走,你能看到。我每次在法院我看到这帮人站在外边骂人,还看到他们长相的时候,我一点痛苦没有,我见太多了,生死我也见过。我看到这个同族感到可怜啊,这咱同族咋这个德性啊?你说,丢死人了。我从来没有看到他们干啥、行动啥,我就感到同族的可悲。人家西班牙外交官说的话,你知道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子,就是我能体会到西班牙人看到一个中国大使,外交官对自己国家的世界冠军叶钊颖,一个女士,和对一个郝海东,一个中国男人,这种男神,为了追求正义牺牲了一切,然后你要造假伤害人家。结果人家两句话说完你自己扭腚走的时候,那个德性。
 
你去想想文飞,你想想考拉这一幕是什么样?人家最后说,放心,郭先生,他们动不了他两个,如果他们谁敢伤害他,我们一定跟他干到底, 我可以用军队来保护他。文飞,你想想,都这个年代了,你们只有一件事可以做的,用尽一切合法之手段,倾尽人生之一切,真正匡复我中华民族之正义的体面。消失共产党不仅仅是正义的需要,是我这个民族的尊严起码的需要,我们这个民族真到了最危机的时刻了。你们每个人站出来都是伟大的,都会成为历史上伟大的人物,你看我跟你们每个人的连线,我为什么那么认真?我知道每时每刻我们都在改变人类的历史。你们只有行动,动手指头,再动动脚,再手、脚、嘴一起动,甚至身体一起移动,这个结果一样。安红过去几年了,你们身边的安红就是最好的例子,安红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冒着多大的风险!她有家人,我知道她家人很多都不支持她的,家人,老人家在国内,然后还要上班,然后还要天天上路波切的直播。是不是?然后接受路波切的提问,你说安红,想不起来就问,安红,你想想,然后自己想着,安红你再想想,然后安红还得喝酒。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但还是要行动,考拉,谢谢。
 
文飞战友:谢谢郭先生。总结下来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唯真不破”,要西方和我们中华人民开智,然后真正的把德行跟智慧都提升,真的谢谢您郭先生,我们一定会努力的,谢谢。
 
安红女士:谢谢文飞,谢谢考拉,来,我们再换一波战友。
 
文贵先生:谢谢文飞,谢谢考拉,咱们澳大利亚真有人才啊,真有人才。
 
安红女士:是吧。就是时间稍微的…正好南北换季,然后白夜昼夜颠倒。
 
Leon战友:回来了,回来了,G-TV真太棒了。郭先生好,安红姐好,大家战友好,我是Leon,澳喜文字组一员,负责澳喜农场的文字资料收集工作和其他的一些相关事务,我就是澳喜农场的一块砖头,哪里需要哪里搬。
 
文贵先生:很共产党,说话。
 
Leon战友:郭先生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就是说去了解澳联储的债负率不算太高,但是在人民币市场崩溃以后,全球金融危机会对澳洲的冲击会很大,但是具体会太到什么程度?你能具体说一下吗?那个时机澳喜农场在澳洲真正建立起自己的品牌,然后腾飞的时候?谢谢文贵先生。
 
文贵先生:谢谢,看到你这唱戏的,你哪天给我们唱几个歌出来,咱们缺乏像我们唐平,还有威廉王这个(人才),但是我们真的应该…你看最近我做了一套设备,天天唱,唱完以后我自己听都快崩溃了。咱们战友真的把音乐这一块给弄起来。你看唐平搞那个非常棒,你看像你这种天才级的,你应该多唱唱,这嗓子很重要。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就是说世界经济崩溃澳洲是什么情况,包括澳喜农场,我刚才已经说了一些。我还要再表达一些,澳喜农场另外一个核心价值是,可能大家要注意到的,它的地理位置,它的战略位置,它跟土耳其一样,它是澳、亚这么一个连接的地方,然后在季节上有巨大的变化,更重要的是金融领域。澳洲现在在金融领域,你不要看它不先进,但是澳洲相对是开放的,在金融领域相对是开放的。这对我们G系列,澳洲是有很多优势的,而且是非常非常棒的。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就是澳洲有很多人才来自于英国,来自于欧洲,很多人已经移民到那儿去了,有很多专业的金融人才。所以说我们澳喜农场接下来通过G-Fashion、G系列这块,特别是G-Coin、G-Dollar金融领域上,实际上我们澳喜农场应该组合起来,就是形成一个让大家可信任的、未来G系列在澳洲的经营人才可联系的平台,这是挺关键的。另外一个就是世界经济崩溃,澳洲肯定是首当前十名受到冲击的。因为澳洲是全人类223个国家当中,前20个文明国家中的前几个。那么共产党这些年的擀面杖子经济还有吃人的经济,和对西方的经济的渗透,一旦港币和人民币崩盘以后,美元、欧元会受到巨大的冲击。澳元这个时候的冲击是什么呢?它会直线上升、直线下垂,非常不稳定,有人会炒作,有人会去卖。
 
然后澳洲现在有大量的经济是依靠共产党了,包括其它这些亚洲国家,对外开放型,所以对他影响是非常大。澳洲另外一个是房地产市场,澳洲房地产市场会一下,澳洲房地产严格讲是不能有价值的,因为它太大了。这么大的国家随便放出来土地可以盖出任何房子,根本不可能支撑这么大的经济。它有无穷无尽的供应的空间,怎么可能那么贵呢?你就这个人工成本和材料成本。那么澳洲,如果说国家开放大门,关上的话,然后房地产增大供应的话,瞬间就垮了。如果说下一步经济,共产党完了,然后经济在转变当中,我跟你说,澳洲的经济会一塌糊涂。所以澳洲的房地产将是灾难;澳洲的对外型产业将是灾难;澳洲的金融将忽上忽下。当然了,最后澳洲的经济将强起来。因为它毕竟是一个文明开放型国家,它有这么多的资源。另外一个,我觉得新的中国人,占到5%-10%的华人比例绝对会成为澳洲的主流经济力量。所以说我希望战友们抓住机会,谢谢。
 
Leon战友:谢谢郭先生。
 
安红女士介绍澳洲小哥。澳洲小哥提问:澳喜农场盈利方面除了G系列,澳洲实体方面有哪些优势可以利用?
 
文贵先生:谢谢夜总会的澳洲小哥啊,夜总会的主要领导就是我们的安红妹妹和我们的木兰妹妹了,希望你们的夜总会能继续的强大下去。我觉得啊,现在的实体,澳洲有太多太多的优势了,太多优势了。我觉得啊,就像我跟G-Fashion开会一样,我说我要等待着明年美国大选以后,全世界的经济一定是,不崩溃也基本上是下调.我现在认为世界的经济会到一个崩溃的边缘。这是我非常,越来越认为这是正确的,严格讲是非常消极的,那么我说澳洲啊,悉尼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堪培拉啊,悉尼墨尔本啊,我们要建立G-Fashion,G-系列的基地,因为那不动产极为便宜。我说我们趁机在曼哈顿这些城市,东京啊,伦敦啊,德国柏林慕尼黑啊,法国啊,巴黎啊,加拿大啊温哥华这些城市,一定会建立我们的实体的写字楼和研发和G系列的基地。
 
新中国联邦需要这样,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太多的机会。另外一个我相信酒店、服务行业,我相信你知道,现在酒店也找我,卖酒店的我都没时间看。都是真的过去20%的价格,酒店完啦,俱乐部完啦,都在找我们。当我们G-club开售以后我们大概需要半年时间,我可以告诉大家,全世界的俱乐部都要找我们说,能不能跟我们联姻。就像几个月以前我跟你们说话的时候跟你们说,可能你们会觉得郭先生你喝多了,放屁呢,在这儿。我说很多名牌在这儿求我们。最近每天你们看到有多少新闻,这个名牌店关了,那个商店关了。你看看全世界,你都记不清昨天是谁倒台了。但只有G-Fashion是逆流而上。
 
就像G-TV一样,全世界都认为互联网经济到了所谓的末期了,冬天了,我们逆流而上。我们的G-Club,你去想想,甭说是100万、1000万、一个亿,你但凡有10万人的G-Club,你想想,全世界你给我找有几个10万人的俱乐部。我们各地申请G-Club的时候,说你多少人。一说可能几千个人,都吓懵了,说怎么可能有几千个人的俱乐部啊,而且说是5万美元的俱乐部,说这是什么俱乐部啊?都吓懵了。澳洲2-300万的华人,我说了30万,3万,3万人加入G-club,我告诉你夜总会你会成为什么夜总会嘛,那叫金总会。到那去,你们会说,我就是来自于G-Club的什么什么人,每个人都会向你低下他的头,高傲的头来,没有选择的。3万人,我一个人花100块钱多少钱?你想想,G-Coin、G-Dollar,你加入我们你将有什么权力?你有了个金融系统,而且是在西方运行的,法律认可的系统。除了这之外,我们有G-Fashion,有G-Mall,给你机会,你可以享受最高端的现代文明,G-Club签了餐厅,什么这酒店那酒店的,我让你签下来是给你机会,给你面子。如果说6个月以前我说这话,你说郭先生你纯胡扯的,现在我G-Club,现在我澳喜农场,我是整个澳洲的代理,你跟我夜总会现在的G-Club签,就等于所有享受一切,你说谁不求你,你有多少机会?
 
当然我们研发、服务、后勤都要有。到时候你们走到大街上、走道上的时候,你去想想澳喜农场,今天的夜总会战友们,教育组的战友们,你们任何人走到大街上,只要你自己看得起自己,只要你真的爱惜自己的过去的付出,你在澳洲会什么样子?几百万人面临着的未来的市场,全中国人对你的羡慕。共产党永远得不到的这种荣华富贵,和尊崇。你去想想鸡腿潘这帮孙子还有什么袁白冰看见你们在大街上过,他得自杀多少回,他真得找个骡子牵回家去,虐待自己一百回。谁会受得了这种失去啊,谁都受不了的,所以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澳洲就像我跟新西兰战友连线一样。包括欧洲文明国家,全世界200多个国家,文明国家不超过20个,文明法治国家不超过10%。我们在10%里边最高端,然后拥有了一个新中国联邦,而且这个人类上必然灭共的这个大趋势。不管共产党怎么吆喝,一定会灭共的。所以就像刚才我说为啥共产党制定了一个新的攻击我的政策,因为它真的相信了。安红你知道它相信啥了嘛?安红我问你个问题,你回答我,它为啥制定这个,小心郭文贵这个变成撒哈曼尼,把美国带入战争,从过去攻击我下三路,强奸犯,没钱,骗子,它为啥这样说?你回答我安红。
 
安红女士:因为真的是触动它的大本营,而且真的是动了它的七寸了,它真的是考量到它要灭亡,所以对付您的政策改变了,彻底把您变成一个恐怖分子,说什么要引发世界大战呐,国与国的战争。它看到自己没有什么存在余地,做出的孤注一掷的做法。真正中共才是纸老虎,才害怕。三年多您一直没变过。爆料革命要拔掉它的根基了。所以它真的害怕了。它真要干什么坏事了,比如说三峡大坝、核按钮,动武。路德社节目已经说了,动武美国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科技、军事、经济等准备。它以为用这种方式可以吓倒一部分人,尤其是美国人和其他国家,但我个人认为:没戏。
 
文贵先生:这就是安红啊,每次路卜切每次跟你直播,真的是,你和江财神开辟了路德社真的是了不起,这没办法真的是老天给的。真的太厉害了,就你能说到点子上,100%啊!我第一次对咱们战友这么说,你100%说到点子上了。共产党从过去攻击下三路,它现在发现新中国联邦真的威胁到它的生死存亡了。更重要的是它发现美国和西方真的听咱的话了,真的相信咱的话了。第三个它发现真可能把这个全世界以美灭共,以法灭共,以共灭共这三招,它发现都灵了。真是它现在赶快告诉美国,你别来打我,别上这小子当了。这小子就像萨哈曼尼说伊拉克有核武器,结果去了没有核武器。
 
我可以告诉西方,一定会找到比核武器还坏的东西啊。一模一样嘛,是吧。然后以法灭共,你别相信,这小子全是骗子,他本身就是犯罪份子,你不要以法灭共,这个司法部又不听我的呀,他听证据的。第三条,以共灭共,它发现共产党内部真的人心动乱,相信新中国联邦了。战友们,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呐,所以我说了,安红啊,战友们真的是,你们下去以后每个人都要直播,讲述这几天共产党战略新的转换,要把新中国联邦,把我郭文贵描述成能威胁世界和平安全的,现在不是共产党了,是我们,为什么?它相信我们有能力以美灭共,以法灭共,以共灭共。这跟过去内部说,这扯淡呐,郭文贵这几个小毛贼,小安红,什么路德呀,Sara啊,木兰,那算什么灭共,开玩笑。现在它们真的都信。它不信它不跟你玩这个,启动国家的力量来承认了我们对它们的威胁。哦,这要让西方说,你别信这帮人,这太可怕了。根本性的转变!安红厉害,佩服!佩服啊!
 
安红女士:其他战友还有什么问题。可以代问。
 
Leon战友:当正义和善良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
 
文贵先生: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澳洲小哥战友:CCP是纸老虎,我们是戳破纸老虎的人,新中国联邦是扮演这个角色。澳大利亚教育是支柱产业之一,澳喜教育组如何利用好这个资源更好的为华人提供服务?谢谢。
 
文贵先生:文飞,安红等着拉木兰进来,我来回答文飞的问题。刚才你说的,我们安红有太多经典的语言了,就是木偶的影子,外国人很多在问,说你说话什么意思啊?我专门给他们查了说,包括纸老虎,最近在美国政坛也在流行了,是吧,共产党就是纸老虎。咱们说的话,人家西方听来就是,共产党害怕。另外一个澳大利亚这个教育啊,喜农场这块做教育啊,未来的新中国联邦,我希望就像安红这样的人,像你们这样的战友,能培养出国家的栋梁。我特别希望安红有一天能成为,带领着喜澳农场的人,安红能成为中国人希望的,我想当安红这样的女人,我想当安红这样的勇士,干干净净的人。安红本身的经历来自于共产党的军人家庭,然后到了澳洲。她可以在国内有更多的选择,到了澳洲以后说英式的澳洲英文,勤勤劳劳的靠自己的心血来养活自己,然后自己的喜怒哀乐最后在一个这样的爆料革命的舞台当中经历几多起伏,然后她还是没有失去自己。这不是开玩笑的,你说的容易、写的容易,你做的没那么简单。所以说她本身就是一个中国人一个最好的缩影,那么我希望她未来成为中国新中国联邦后的有鲜明的、代表性的、榜样型的一个领导人物的出现。那么这个时候在澳洲我希望由她能代表,我特别希望,就她现在我每天说她:这个人太善了,有点中国女人被整吧要么粗鲁的到极端,要么就窝囊,只有眼泪有点嘴就没有行动。我希望安红她有更多的行动能力和执行能力,她要成为一个我把战友都联系到一起,更多的执行能力,能折腾,还有点能折腾的本事。然后未来她能够在澳洲成澳洲,新西兰,英国,然后还有美国会成为没有共产党新中国、新中国联邦的一些教育机构、高知分子,有良知的人的最好的培养基地。然后我们新中国联邦不掺和政治,但是你们可以掺和政治,你们为啥不回去?那是我们的国家我们当然要回去。我们回去不一定非要坐到中南海的那个椅子上,我保证你们坐一星期都想自杀了,我到时候回去干完事我可以再回到澳大利亚、回到美国、回到新西兰、我回到我的这些国家去,这是最起码的。包括日本,日本的很多东西是中国人最能吸取的。所以说我觉得从澳洲教育来看,是一个培养未来新中国的新中国联邦的教育基地。然后我觉得是高知分子,未来我觉得中国人一定未来要记住,我们不能只有两选择:要么活在中国,要么话在外国,这完全是错的。我既可以活在外国也可以活在中国,我活在地球上,我干嘛要活一个地方是不是?这就是我们要当成一个新时代的人,就是澳洲、加拿大、新西兰、日本、意大利这样的国家,美国可以让中国新的领导人可以成为多个生活的地方,只要你干净,你别偷、别骗、别抢、别杀人就行。所以我希望安红…,从我第1天见到安红,我从当时他们跟昭明先生在潘晴的家,我就喜欢这个女人。我觉得这个女人我见的…我这个人是真性情,绝对上去亲她的,我不像你们还装…捡个烟头亲一下,我不会的,我直接把她拽过来就亲,因为我喜欢她。这个喜欢它是本能的,是本能的,不是说经过什么条件,我第一个我就觉得喜欢。而且她走到今天我一点不惊讶,而且我惊讶的是她没有做到更好,说实话她应该做得更好,因为我认为她具备这种潜能。就是为什么我说我最希望是她能把战友联系在一起,这太不容易了经过几年。更重要的是我希望能把战友送到更高的一个层次,然后能把澳大利亚这种绝对性的优势发挥到实际的能力和价值上去。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希望,谢谢!
 
安红女士:谢谢文贵先生,我请Neo和澳洲小哥先休息,然后我把与神同行和木兰加进来,谢谢!
 
郭文贵先生:木兰妹妹来了,你好,木兰妹妹,公开调情。开会我推掉了。因为太重要了,喜奥农场俩美女这是心头肉啊,这咋办呢?我要堕落,一定是堕落在澳喜农场,掉在你俩手里,放心吧。安红妹妹是我真人当中一直以来心头的喜欢,声音当中是木兰妹妹了,有幻想,有现实,对我来说挺实在的。今天看到澳喜这些人才,真是让我心里…,澳洲我一直…,不管发生什么事从来没改变对澳洲的希望和看法,今天我觉得老天是公平的,给了我那么多好的战友。真的是太棒太棒了,要珍惜呀,真的是安红木兰妹妹,你们要珍惜!
 
安红、木兰:好的好的没问题,一定会的,谢谢!我现在可以可以帮阿明老师问一个问题吗?阿明老师联系不上,说他家里电脑被骇客了,由我们俩个代问吧。阿明老师想问一个问题,就是他说我们澳喜农场坐享资源大国,我们团队也有许多优秀的人才,我们非常乐意背靠喜联储,发现更好的资源提炼整合,然后推荐给G系列,一起合作上市,想听听您对这方面的看法。
 
文贵先生:阿明老师非常非常棒的,很成功的,还有CC他们很棒。我刚才提到了,我希望你和安红妹妹能珍惜他,这样的人他是各方面都懂。我觉得阿明老师很多想法他也跟我说过,我觉得刚才我在之前已经说了很多了,我更希望的是就是我刚才跟咱们托尼,还有整个我们的小哥几个说的,我觉得澳洲最重要的目前你们要记住你们的优势,那几个优势,这几个优势只能你们一起联合起来做。这几个联合是什么?第一,要一定要想到是全澳洲的华人,第二个整个澳喜农场所有的兄弟姐妹,而且一定要在澳喜这个大篮子里面来共同做这个事,你们才能把事情做大。你懂我意思了吧,我完全G系列全力以赴支持你们,没有任何问题的,一切对你们是开放的。而且澳洲是一定我们会在那里有实业,然后是所有的资源要都在澳洲全面开花,包括金融领域。为什么?今天我可以说G-Club最早注册的公司就是在澳洲注册的,就是注册的,这个G-Club的1%一定是给你们安红和木兰你们澳喜农场的,一定会给的,这10亿股一定会给你们的。这10亿股意味着什么?大家记住,我们刚开始可能是用10万美元100万美元进来,但未来只要1块钱1股就10亿美元,10块钱1股就100亿美元,这一定的。G-Coin、G-Dollar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现在不应该透露,你们会看到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就是你们澳大利亚,接下来就是你单独上市,你们几乎…,你看有些战友比如自己搞媒体去了,搞的爆独,你看头两天。你根本搞不成的,我可以告诉你。因为你有两个最大的问题,你自己独立干什么的时候,你根本不可能有爆料革命所有这些资源和影响力。当你一旦独立的时候,就像大海中咱们大家是游着是鱼群,咱可以把鲸鱼吞掉,当你说我自己不在大海里了,我自己想到树上去,想跟鸟玩去,你就不是鱼了,你就是鱼干了,你就晒成鱼干了。
 
你们一定要记住,大家在一起形成的力量就是新中国联邦,就是喜马拉雅!就是喜联储!所以你们如何运用大家形成的力量,才是核心。你像阿明老师他非常了解这个,你有的资源如何把它挂在G系列的车上?如何把澳洲几百万华人这个资源市场取得更多人的信任?利益共沾、责任共担、共同的未来。而且你像咱们安红和木兰妹妹你们俩带这么多战友已经闯荡了几年,付出的东西是没办法用算盘来算的。这个是得到的信任,得到了国内亿万个战友的信任,这是毋庸置疑的。你说很多人怀疑,没人怀疑安红和木兰吧,这个信用值多少钱?因为你俩可以让国内的战友相信澳大利亚的喜马拉雅农场,这就是你俩是那个代表人物、法人代表。接下来阿明老师等一个个战友刚才我们上面讲的托尼、澳洲小哥、尼洋所有这些都可以成为未来的代表性人物。但是核心是记住,:了解澳大利亚的资源,刚才我前面说过就不再重复。第二G系列在澳洲的布局从来没改变过。第三它这个国家和地理位置和它的资源注定了你们将一定会有机会成为最了不起成功的人。全世界就这几个国家,你们最起码是前5名吧,这不用说的吧,那就看你们的行动力!团结!如何团结在一起!
 
如何增加行动力?如何在媒体上一定要占主动权?像鸡腿般潘这样的人,你看安红妹妹和木兰妹妹,你们真的这方面我今天就抱怨你们一下,我觉得你们都非常的差,像昨天的高冰尘那孙子,那黄河便出了现场。咱战友太没有智慧了,我不能干的事你们可以干,我就纳闷了,安红就你的性格军人家庭出身,你就没有招合法把这小子给灭了,依法来去整他呀!他把你们家庭地地址身份公布出来,你在澳洲那天我跟木兰说,你去给情报部门打电话,她一打电话情报部门全接了,然后开始查这个事。你们就没有办法?那你说谁跟着你俩混呢?你还叫木兰?人家木兰是杀敌于万里之外,你杀谁呀?木兰,你在你家被窝里老待着,你杀谁呀?你凭啥叫木兰?你保护战友了吗?你保护战友了吗?你得有本事杀敌保护战友才能叫木兰。你们天天一被人打就:”哎哟,七哥,他把我地址推出去了,七哥”,你啥木兰呀你,你告诉七哥:敌人已经被拿下,是吧,而且是被合法的拿下。你像鸡腿潘这种的绿帽子王,所有的钱都是非法来的,他那护照100%申请一定填假,他跟共产党一定会拿共产党的钱。还有象袁白冰,我就纳闷木兰还有安红这么多战友你们就没招?像昨天黄河便来,你不能物理去碰他,守法律底线,但是你有一堆的招让黄河便在那块让他触碰红线。共产党永远在世界上踢足球的时候它是踢黑球,太愚蠢了。人家英超是踢什么球知道吗?踢法规球。我问的所有的曼城人,我说你们技术最高,据说最高技术不是靠体力,是靠脑子。就是让对方犯规,然后我罚你球,我直接一脚给你踢进去了。你再好的球员就不能在球门口……老子要罚球,你都在旁边等着,我直接…… 世界上赢球将近40%。你可别相信郝海东说的话,他那说话太实在,他就太实在。哎……我就踢球快乐。所以说他老被别人揍的头破血流,你知道吗……郝海东兄弟。他是很天真浪漫的,很多人认识的人都说郝海东这个人吧就是有点傻乎乎的,很天真型啊……很天真型。所以说他在国内格格不入,他那个叶钊颖他两个走一起,他俩都跟人家不太入流的那种人。就是天天说真话,随便什么人都说真话,共产党一帮子狗屎,一帮混蛋玩意儿。那么踢球,我问过这个,你看我们是最大的这个投资者嘛,是吧?我问那球员,我说踢球最高贵的境界是什么?他说绝对不是球,是这……我说“这”是玩意儿?那一桌子人呢,他说全世界40%赢球啊,都是靠罚球。让对方犯规进去。
 
昨天的高冰尘都出现在那儿了,我们的江财神跟他,哒哒哒……,我说江财神一梭子能搂你俩小时,不带停的。啊……安红也就是一个小时吧,哎,昨天高冰尘出现了他没招。这在法律范围内他绝对是犯法的,你到我这儿来,你是骚扰我来了,你是威胁我来了。天下皆知,你是共产党的人,给你钱的。如果昨天你不能让他犯规,你获得罚球机会,你说明你太愚蠢。你说在澳洲啊,袁白冰这号人,还有什么潘晴这号人,还有什么鸡腿潘。你竟然被人家公布了地址,啊,你俩就无动于衷,那我是澳洲的人,我凭啥跟你呀?刚才我们的托尼小哥,我们的澳洲喜哥,我们的揭阳(音)。是不是~我们这么多兄弟姐妹们,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坐在一起想想夜总会里开个会,这帮小子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聚会当中。那既然出现,你都到了我这个游戏规则里边儿,到球场来一起踢球了,球场是有规矩的。我按照规矩,我获得这个罚门球的机会可以吧?木兰你不能天天喊七哥……你知道……安红啊,木兰和安红你俩给我对比通话时间,木兰是安红的1万倍,我不夸张吧木兰。七哥……然后就来了,我说木兰你别这样,我这忙着呢。我听到你啥?你知道吗木兰妹妹。七哥我拿下。你再叫木兰这个名字。就是我,接下来我希望安红、木兰女子军啊,你们真的有更多的行动。真正的能保护战友,还有用脑子。天下最可怕的是……
 
安红:先保护自己。
 
文贵先生:对啦,对啦,回答阿明老师说的话,希望阿明老师记住啊……G系列在澳大利亚一定是最重要的,你们有无穷无尽的机会。G-Fashion那块儿要有基地,七系列那里也有基地,要有团队,然后接下来他会上市,G-Coin一定会上市,然后呢……会把澳元作为G-Dollar的稳定币。啊,一定会使用的。所以说澳洲的这个所有战友的关系都在极为密切啊,咱未来走着看。谢谢!大概十分钟啊,再十分钟啊。
 
安红女士:没问题,我们就这样吧,因为他实在是连不上,他那边还有一个我们还有一位帅哥,没事儿,反正这是第一次我们有下一次,而且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用实际行动来做来验证,Action!
 
木兰女士:对对对,那我再最后问一个问题吧。我就是问上次那个嗯……没有……你没有回答我们的那个问题就是你这个徽章的问题,你说那个徽章,你这个盘古徽章。有什么重大意义啊?
 
文贵先生:这个徽章啊,我让大家看一看啊,这是盘古的徽章,每个员工一份。这都有编号的,你当员工的时候呢?同事的时候就有。这个徽章的是这个我并没有带着,我有一个啊……我的是这个第七号,这个事儿当时王雁平入股盘古,入职盘古的,是她的第一个工作,从法国回去,她就入职了盘古,这是他人生第一工作。她老公和她一起来法国留学,青梅竹马,回去以后到了盘古来工作。那么当时是,别忘了2015年,王艳萍,15年才到了这个,2016年,16年她才到了这个美国来,她一直在北京的。王雁平知道啊,王雁平知道我们这个爆料革命的风险包括我们已经搞得很热烈的时候,她是冒着险来的,她带来了这个盘古的徽章。然后呢她就把那个放在,因为在这个中间我来之前,王雁平生孩子回家的时候她把徽章交回来的啊……交回来以后,这个徽章又拿回来,拿回来以后就到了美国,又就放在这儿,所以我就拿着了,我就戴上了。就是盘古这个传奇呀,就是包括你看到泰山娘娘那个台风,那不是我编的,是吧?什么萨哈曼迪,那不是郭文贵能编出来的。包括盘古龙头所在的位置,地理位置我也给他编不了,我也改不了这个地球是吧。那么盘古到现在备受他们蹂躏,包括他们相信的啊,把这个盘古龙头给拿走。还有盘古大观,现在你看看,连那原来卖给我们地的是那些农民,叫华汇房地产公司,我没买过共产党一块,我们买个华汇的地。华汇现在都申请要拿盘古几十套公寓,你看这可怕不可怕,连个曲龙都要十几套公寓,这是完全是疯了啊。北京这个高院执行庭和大连啊,罚了几百亿美元啊,130亿美元罚款之外,然后把你剩下的全部要抢走。
 
这个盘古,他对我们带来的什么事情,了解郭文贵,了解我们爆料革命的,了解新中国联邦的,你从哪里开始……清丰看守所、89民运,是吧!你这个事儿是不是事实,我说了不算,那是发生的事情。八九我怎么进去的?在清丰看守所,到河南郑州中原佛手。我盖的是中原佛手,我盖的不是潘多拉盒子,我盖的不是阎王殿,我盖的叫佛手,我为啥叫佛手?是吧。然后如何就跟澳大利亚帕马斯迪丽莎建造了中国到现在为止唯一一家使用等压式,单元式围幕墙的建筑。到现在为止全世界最好的酒店。那时候我才多大的人,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搞了一个中国中原地区五星级饭店,而且是中国人管理的。这没有的啊。从那里到北京,你再了解到北京的时候,你在看我跟共产党的关系,盘古大观、金泉广场啊……龙盘古,凤金泉。然后我是1999年买的地,压了是2001年的中国奥林匹克,而且我压对了,从60块钱人民币的1㎡的地,长成20万人民币,千倍的回报。这也不是我编的,跟共产党勾兑不了地,是农民的。奥运会,没有人敢压,那是我自己做的,这个是腐败做不到的啊。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还敢说我,我是唯一没有拿过共产党的钱在西方的,所以说这是起码的,而且我没有任何犯罪的。共产党调查了,1万多个警察调查了几年。那么盘古大观的故事是什么?是一个人的品行,一个人的能力。你告诉我,中国以任何房地产老板说我不买共产党的地,然后还能压准奥运,会千倍的回报,而且被共产党刘志华,王岐山拿走还能拿回来。千万别忘了,几乎没人敢。包括我们安红这么重要的人物,从来不谈七哥这方面,我是相当不悦悦啊。
 
共产党建国以来,唯一一个胳膊拧过大腿的告共产党的就我一个人。让北京城3000多个官员和商人瞬间进监狱,而且我还能活下来。而且我能让中共中央政府给我中央常委的待遇保护着我,我兑现了2008年8月8日前把盘古大观全部落成,我是2007年就完成了,提前完成。我还建造了中国唯一一个七星级饭店。你说这些话,是我能吹,我能造假吗?不但如此。盘古大观是中国第一个最早的把房地产变成金融化。金泉广场是唯一一个在中国提出生态板块就是我郭文贵。所以你跟我谈房地产,真的我除了你,其实这跟你两个妹妹说,都成年人了,我真是不尿他们,我尿他们都能看得起他们了。我说这话他都没有了,我在郑州裕达就搞,就叫房地产信托,中国我没见一个人懂房地产信托的。当时的田国立,郭文贵怎么懂房地产信托?这什么玩意儿?这是什么东西啊?才研究我,王岐山的秘书。新加坡第一个房地产信托是李嘉诚搞的,但在这之前,我已经开始了。所以说,你就做生意,你记住,盘古不是吹出来的,也不是骗出来的,也不是强奸出来,裕达也不是强奸也不是骗出来的。我可以告诉大家,99%是我的设计。每张椅子每张图,我的同事,员工将近130万人,你可以问每个人去。每个勺子,每个餐厅都是我的设计,所有的这一切是我做。而到今天是中国唯二的五星级七星级饭店,中国人管理中国人文化,讲中国语言的建筑和中国的酒店。这是我吹的吗?盘古大观这个龙头,这个龙头的鼎立,每个故事听起来都能让人真的是心碎感到欣喜。真是没有上天,也没有信仰,你是不可能完成的啊!所以说你看一个人的时候,你不要听他现在说什么,你看得过去做了什么?从1983年我郭文贵离开了学校,被大逮捕给关进去,到后来89年支持64卖掉摩托车。我那时我是能卖掉摩托车89年,八九年我19岁,我有摩托车卖。你有没有想过说郭文贵……你有摩托车卖吗?安红,中国那时有几个有摩托车,铃木摩托车你告诉我3000多块钱摩托车呀,有几个呀中国?北京城有几个铃木摩托车呀,SUZUKI啊。我那是三台摩托车,我还有汽车,我能卖掉摩托车支持北京去,我从哈尔滨到这个沟帮子、沈阳,锦州一直到北京山海关,一路上捡钱到北京到郑州,到安阳到濮阳,最后把我给抓了。然后我进到清丰看守所,我能活着再出来。安红,你觉着这能活着还能出来?你说这是我吹的吗?我说我现在是活人呢。
 
安红女士:不是,绝对不是,我太知道了。
 
文贵先生:我出来,我是1991年出来的安红啊、木兰啊我出来以后,我建立了裕达国贸3亿多美元,你觉得那钱我是能骗,我骗的人能容忍我几十年了,让我在这活着吗?我出来以后,爱马仕、GUCCI、One cliff、VERSACE、香港爱联公司、日本的大西进。啊,都是世界最顶级的公司,成为了我的合伙人,你觉得我是吹的吗?呃,你觉得我能忽悠了这……安红这是都可验证的,这都是能力和行动的结果。我91年出来在法庭上陈述,郭文贵出来以后就3亿多美元,那意思共产党给我3亿多美元,你说这……大爷的这帮愚蠢的猪共产党,共产党那时能拿出3亿多美元吗?它能拿出3亿多美元能盖出裕达国贸那个楼吗?它能找到澳大利亚的帕马斯迪丽莎吗?所以说,这一切我想说的是,这是事实。盘古大观是郭文贵一个人对政治上挑战,正义的挑战和情报的组合和人脉的能力、和个人的魅力、和一个人的意志力、我一个人挑战中共,在北京城把北京常务副市长即将进中央核心的人,曾庆红的第一大马仔——刘志华送进监狱。当时的什么物美呀,是吧,刘晓光首钢,首创,首开,都是最牛的人,统统消灭!3000多人。郭文贵还能在北京城啊,受着常委的待遇,到哪去封路警车到白鹅宾馆整个楼关掉,所有安全部人保护着我。为什么?所有当时的胡锦涛还有令计划下令,亲自下令,郭文贵的每时每刻都要给我报告。连马建部长跟我说话,他都得登记,安全部跟我见面,都得报到令计划那里去。吴官正,搬着小腿,天天坐着我的阳台上跟我聊天,那吴官正就是当年的王岐山,杀人魔王。我兑现了没有?奥运会,我没让它变成一个黑楼,而且成为全世界3000家媒体,全世界数千个名人。班农每天跟我说,我当时想进盘古,我进不了。我就知道这个家伙太牛了。啊我的是绿区,任何一个车要过五关斩六将,常委的车都要有个特通牌。郭文贵有100个牌子,我给你,你开着大巴可以拉人进来。我就是这样的人,这难道是吹出来的吗?是骗出来的吗?是不是?这个盘古大观证明了我一个人的能力,和对共产党…我还能保持洁身自好,那时候习近平是副主席,安保委员主任。每天,就每星期两到三次到盘古到奥运村去,我那楼的临时办公室就是他办公室,盘古大观是奥运会安保中心小组的办公室,到现在都没撤,在盘古大观楼下,到现在龙头顶着那个大的那个监控仪、GPS仪全在那呢。安全部的所有办公室,我从来没进去,都在那呢。另外一个就是安全中心小组我见过,都是大屏里面,我都见过,千万别忘了,这是吹出来的吗?这是我人生最高峰的时刻,包括,我还没跟大家讲,鸟巢、水立方的设计,还有整个中轴线的设计,是我找的德国的、当年希特勒的御用建筑师施佩尔的儿子小施佩尔给他出的顾问。千万别忘了,这是我人生中你抹不去的,我在共产党…我在中国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你跟我说试试。从地狱里爬出来建造裕达,从裕达到北京奥运会前拿下金泉盘古,然后七星级饭店,然后在奥运会前干掉整个…把北京叫绿色奥运,过去叫联保奥运改成绿色奥运,把整个北京城的经济、政治领域彻底改变。然后我这人还不沾屎,还能洁身出来,然后我还能到18大,王岐山在消灭我之前我能横着出来。我在香港短暂停留到英国,再从英国到美国。然后我发动了爆料革命,我还能灭共,然后今天共产党发的(报道)郭文贵这小子要把世界带入战争,撒哈曼迪要把美国…新中国联邦真可能灭共了,过去之前它尿都不尿咱,是吧?你觉得这难道是开玩笑的吗?难道是我们忽悠的吗?
 
兄弟姐妹们,这就是我告诉你们的,安红妹妹,木兰,你看看,每次我们安红在镜头前,每次跟路德讲话的时候,我多少次叫你整的我流泪啊,只有我懂得你。因为我知道,坐在这,站在这,他不是开玩笑的。我们亿万个战友,几个能像安红这样的坐在这站在这的,有几个这样奉献的,有几个不顾一切的,多少背后的辛酸苦辣在镜头上是看不见的。为啥木兰,你看安红妹妹,我不是当面夸她,你看木兰从开始到现在,木兰几乎是24小时跟我是…睡醒就是跟七哥联系。 木兰所协调做的事情,我一点不夸张的说,那真的上亿件,我大概数一下,我跟木兰联系加一起大概,那天我看了一下我那个手机…我每星期都备份嘛,跟木兰联系加一起,大概在1700多个小时,1700多个小时啊!这木兰发信息,我回,发了。你说我跟我太太加一起也没有170个小时,过去这几年,你这1700个小时啊,就是她就我发的信息,我给她发过去,然后加一起,这就是重复的,就这个…她几乎没有她自己。你想想,这是什么样的关系啊?很多战友说为什么我对安红好,对木兰好,你得想想,安红和木兰做了什么?她们承担是什么风险?这你俩把命把钱把一切都给七哥,给了爆料革命。你说我跟你俩连线,那能不认真吗?是不是?今天连内裤都是新的,我跟你说实话,袜子都是新的。因为这个人呐,一定要记住,安红妹妹,木兰妹妹,你俩就是我们中国人最好的缩影。这中国人真的是阴盛阳衰,习近平说苏联无好男儿,中国是没有男儿,包括我,我不觉得我…我刚才说那么多,我认为一个国家有正义的男人是应该这么做的。我们现在中国男人能吃好,能有觉睡,能有个什么啊 这个 热炕头,什么什么老婆,是吧。
 
安红:一亩地三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
 
文贵先生:对了,就是这,你说这不是畜生吗?是不是啊?然后官场流行的是,一升官二发财三死老婆,是吧?三死老婆。科学家跟我说的,她老公现在还在骚扰她呢,但是她老公竟然把她…我们给她的秘密电话号码,他知道,那肯定共产党黑客了嘛,给了她老公。她老公最近发表了一堆的文章,我们伟大的科学家啊,科学家这了不起,科学家她老公发很多文章,为啥呀?共产党支持她老公,她老公伟大就证明科学家不行。然后她老公竟然能掌握科学家我们给她的秘密的号码。然后她说,我真体会到了共产党流行的啊,一升官二发财三死老婆。对了,现在她老公就这样了,升官发财科学家离开了,她老公现在是…这就是共产党,升官了发财了,赶快老婆死了,然后换新媳妇儿。这就是邪恶的共产党!
 
那么今天我们再看我们伟大科学家的时候,这个咱们某个内部的战友啊,到她家去的时候,一开始说她爸她妈太狠了,就想劝说她女儿回家啊。你可千万,七哥别让她回来啊。头两天他跟我说,他说郭先生,我错了。因为当时我说的,我说你有点常识,你以为共产党说的都是…被你这洗脑说的都跟你一样吗?我说记住,人的本能是跟爹妈是近的,中国人对孩子的保护超出一切的,爹妈一时糊涂,也可能是演戏,但最终一定宁死护卫自己的孩子。最后他发现了,说是人家这个爹妈啊,不是被共产党洗脑了,也不是妥协,也不是害怕了,是实实在在的有教养的一家人。现在已经彻底明白了,她家人啊。这个她的这个老公是个混蛋,她的老公绝对是个混蛋啊,这个科学家知道她老公是个混蛋。我当时就告诉科学家,因为我太了解她这个老公是啥人了,所以她美国我说,赶快跟他拉到,我说这孙子可是个王八蛋东西,绝对共产党的勾兑的东西。我说你老公我不应该这么对待的,我说因为他是个坏人,他参与了这个真正的病毒,而且他试图想杀害你。我说这什么你老公,跟你睡在一个床上的,这是什么王八蛋东西啊,是不是啊?这是,不要说这一生不相见,下一生不相见,永远都不能跟他相见。所以她老公,你看看,在她上直播前,骗她忽悠他见面,都是想伤害她,啊,都是想伤害她。这个混账东西,结果这几天,在纽约现在找科学家,所有的自然杂志,发了5、6篇文章。你说我们科学家有多单纯呐,嫁给这老公,我老给她开玩笑,你这么跟这男人睡在一起了。而且没有性生活,她给我说。当时她到美国,我问她,我当着路德面,在视频上啊,我说我得问你,你俩有没有性生活,她说没有。我说你这无性婚姻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是,我说这怎么能是好东西呢?还约你上海边,这不是想杀你去了吗?在家里床上没性生活,到海边就有性生活了吗?是不是?所以你看中国这女人真很了不起,科学家,安红、Sara、木兰,是吧。我们现在这些兄弟姐妹们,我希望中国男人真能硬起来,中国男人太可怜了,衷心的向你俩致敬,谢谢!安红妹妹,木兰妹妹。
 
安红女士:谢谢文贵先生,谢谢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跟我们澳喜农场连线,也让我们知道自己的不足,也让我们看到了我们的发展前景,还让我们再一次有能力和有这个机会把整个团体再做的更好,而且呢,也非常感谢,也希望呢我们还有第二次,第三次,但是我们从…今天已经有点晚了,明天一开始,我们就开始要行动,谢谢!木兰还有什么要说的。
 
木兰女士:谢谢,谢谢,谢谢七哥,我就是想说,等着我们胜利的那一天,在盘古龙头相聚,谢谢七哥。
 
文贵先生:咱们跟安红、木兰妹妹一起祈福吧,咱们祈福吧。盘古一定相聚的,不醉不还啊。咱一起祈福,来。
 
我要说一遍,这个,我要在此呢,我向这个所有的天下人啊,祈福,我的安红妹妹,木兰妹妹,我今天再为你们祈福,安全、健康、平安。愿所有天下中国女人都平安,中国的女人真的是太伟大了!我觉得中国人,但凡懂得尊重中国女性的,我真的,我觉得,我一生中影响我最最最深的,就是我的母亲。我一生中4个女人,影响了我的一生,我们家人,4个女人影响我的一生。然后呢,再又后来爆料革命又是,你们几个倡导的主角色,深以为荣啊,而且我看了无数个中国的女性这样的勇敢无私啊,这是我战斗的力量,愿天下万佛万神,庇佑所有中国的女神们!谢谢安红妹妹,谢谢木兰妹妹,谢谢所有今天参加喜澳的所有的战友们,谢谢,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木兰女士;谢谢七哥
 
安红:谢谢,谢谢战友们,谢谢大家,谢谢文贵先生。谢谢我们所有的澳喜农场战友和全世界的战友们,谢谢!
 
木兰女士;谢谢大家,谢谢安红
 
文贵先生:谢谢!你们先下线。女士优先。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