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20年5月15日视频 20200515



郭文贵2020年5月15日视频 20200515 绝不能让任何国家利用共产党犯罪来抢着中国人的财富.Gfashion将成为战友们走向世界的综合舞台!

内容梗概:
 差不多了,我再聊点,聊点正事啊,昨天早上的直播非常的抱歉,由于黑客给弄丢了,就别来了好不好?他老让我上节目,上你什么节目啊,烦不烦啊。这个昨天由于被黑客啊,给黑瘫了,这场战斗很血腥啊,结果是啊,今年还不错是吧,今天快多了大家会发现我们这个APP可能快三倍到5倍啊,马上啊,然后清晰度会超级的高,你看今天看着我,你看我也没用什么美颜,本来就是文贵的本色嘛,长得那么帅吗。是吧,美什么颜吗,不用美颜吗,是吧!然后昨天给那个视频给整丢了很多人啊。都是语音啊,我今天还要说到什么,然后呢再一个昨天听说喜马拉雅CCTV路德访谈啊,爆了猛料,听说路博谈,路艾谈,路墨谈,路安谈,整得很火烧很火烧,国内引发一系列重大啊,别的我不敢说,我可以跟路德同志说一下,付正华是肯定会抄的。绝对被抄家,被抄大家了啊,这个孟建柱绝对被抄了,全家抄了啊,全世界查封。孙立军的七大舅八大姨啊什么什么清清你我,什么还有爆肛芳~~家搜的搜抓的抓是吧,王岐山是软禁严格讲还不叫双规,是软禁啊,已经40,呃37天没有进中南坑了啊,这个让,特别支队从东北来的啊,东北来的,原来黑龙江省的啊,副秘书长马永强同志布置的人,马永强知道是谁吧?,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不知道马永强就不懂中国政治,我可以告诉你,马永强,丁薛祥是中国的核心中的核心之一没有人提过他的名字,因为你不懂黑龙江副秘书长是我们的好战友习同志这个最好的相信的人,是在他的监控之下啊,王岐山现在不行了,到了老马手下面完了,听说啊,啊,这个这个马上秦城监狱要放一批人了,放一大批。就是王岐山,孟建柱啊,付振华,孙立军害的(人),这是对的,习要做这个事儿,我觉得习这个人还是很了不起的,啊,很有魄力,很有魄力,很有了不起,这就不用等咱放了是吧,他放的比咱放的好,很多人都等咱放,可能是他放比咱放好,早点让人家回家团聚。都是被陷害的嘛,是吧?特别是包括啊,包括我们的马健副部长同志,是吧?很多人都应该回去,还有呢还有吉林的书记王敏是吧,听说王敏最近这个案子重新审核,这是我昨天晚上我才知道说王敏啊,总共让他家人啊,这个把所有家的房子卖完。人家买的房子买的时候好像是300多万,卖的时候值2000多万,就知道把人家的家人房子啥都给收了,总共就3000万,最后就是完全莫须有,没有的罪行把人给办了,现在中央听说有人是70个人,案子要重新审核包含在内,一审就傻眼了,说这个孟建柱胆子太大了,王岐山,孙立军,傅振华, 想抓谁抓谁,谁惹到他抓谁, 谁知道他秘密,他抓谁,说这案子重审,但是这个马永强这个人很了不起啊,马永强非同一般的人,丁薛祥,朱学峰啊,这些全面就是来调查这个案的,这个很了不起啊,不管如何啊,咱们抛开,咱灭共这件事在人道上。
 
不管他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他是人,他犯罪了,你按法依法办他,没犯罪你不能陷害人家,一下就把人家全家给抓了,是不是?那你像那个这个王敏她们多过分啊,把我弄了一帮女孩就跟那个弄 我和王艳萍那个那叫什么啪啪啪视频的。我现在我不听这视频,我都睡不好觉,我没事就调出来听一听 特别好啊,他们编的不错,啊把文贵的声音和王艳萍的声音放在一起,很多人都见过王艳萍,你看这是王艳萍吗?是王艳萍说的话吗,王艳萍最本分的,严格讲中国传统女性,真是虽然在国外长大啊,虽然在法国长大啊,这个脑子啊完全就是传统女性,结果编个视频啊,还啪啪啪是吧,弄的还挺火,省得我老性感了是吧,很多女性对我相当充满了幻想,这是共产党啊,人家王敏被弄起来以后,就录制了几十个视频,让他老婆看,让她家人听,让他老听不让看视频啊,你看看你老公怎么样让他老婆接发,昨天那个哥们说他王敏是典型的教授级的,就玩教授的,他天天骂共产党他不疯了吗?办案的原因就是在电话上监听和他家人通电话骂共产党,结果江苏的两个人啊,还拿这事儿还立了功。你说这共产党真是混蛋至极,很多人就是拿着战友就是自己的同事,平常聊天的话去立功去了,这就是文化大革命吗?叫孟建柱把他给办了,因为孟建柱为啥要办, 王敏在江病的时候最亲近胡锦涛,属于胡派,所以说孟建柱,王岐山必须把他拿下,江叫他拿下,拿了,王敏这人傻乎乎的追教授哪,玩政治啊,那是我去辽宁去,他跟王岐山,不是,他跟赵本山都坐一起老喝酒的人,你说他哪是玩官的人呢,不是个玩官的人。赵本山领着一帮小姑娘小孩,跟他去唱个戏曲去,满脑子这个理想主义。啊,临抓以前人家警告他说你不要给家人老谈什么共产党,民主自由法治的,你谈什么谈,人家都听着呢,他给你发脾气,这个发脾气就是在我家的隔壁叫.........办事处,他说共产党我什么级别啊?我是省委书记啊,怎么可能听我的你就胡说八道。有时候脑子你看,结果现在进秦城了,是吧,所以说很多人是很无知的,但是这几天抓人抓疯了啊,傅振华啊,副油画啊,哎呦我的妈呀我听说的钱啊,那金砖啊,一车一车,一想到在我们家四合院儿就拿走了8800万港币的现金,啊,两三亿人民币的现金,金砖几箱啊,最起码这么大的金箱,最起码我相信得有个1000公斤吧,没影啊,就是付振华办案干的,原来公安局办案,几乎是全面的清查,孙立军孟建柱就拉不完的东西,那房子上千套。藏匿字画古董,啊,还有什么那个古琴的说上千处,资产绝对是几千亿上万亿人民币,战友啊,还有人在胡说,再敢说爆料革命原来说的数字大吗?现在王岐山还有侥幸心理呢,还要表态呢。
我对习主席忠心耿耿,我对国家忠心耿耿啊,让我好好写写我的心得,写了那么多天,就是不让自杀是吧?还有幻想,所以你看王岐山去抓那些共产党的高官的时候,那多牛X啊,不要存在幻想,老实交代,党会给你个机会的。
 
“…留条命吧,保个家人吧,给家人留条路吧,是吧?”现在怎么样,轮到他了。“我忠于党啊,我忠于习主席啊,我从无二心哪,我要给习主席写信呀,我这个时候不能出事,我还愿意烧尽最后一把火,愿意配合中央要把反腐运动形象维护住,我还愿意出来在电视台面前配合…如何如何。”
 
还想干掉习?习心里很明镜的,南普陀计划该执行最后几步了,最后几步就是斩首了,斩完首他们就上去了。他利用习灭掉所有党内的敌人,最后把习灭了他们上去。现在是最后要灭习的时候,习不愿意了,老子还想把你给灭了呢。这就是共产党黑吃黑、假骗假。
 
战友们、还有国内的私人企业家,还傻叉呢,谁上来都不是你好日子,谁上了扭头就吃你。那还用说吗?到非洲大草原去看看去,动物世界一帮猎狗围着狮子咬,把狮子放倒以后,很多猎狗不去吃狮子,在旁边看热闹的几个动物先给你吃了,那就是中国私人企业家。
 
只要共产党在,你放心,中国最惨的就是私人企业家、还有知识分子。能让你好日子过吗?你们知识分子不是要追求信仰吗、追求理想?你追求信仰理想,共产党的假丑恶咋办呢?那就把你们闭嘴,你自觉闭那就算了,你不自觉闭,我把你头给你割了,我给你送监狱去。有些知识分子不但闭嘴了,还把裤子给脱下来,把腚给撅过去了,这就是很多知识分子。
 
演艺圈、体育圈听不听话?不听话。不听话让你身子趴下,叫你屁股撅过来。这就是共产党,大家还有什么争议吗?在这个问题上还有什么幻想吗?没有了吧。
 
我们从第一天爆料革命,我们说几个大的核心,中国私人企业家,共产党这几个恶人: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力军,现在还有个杨娘娘,千万别忘了杨娘娘——杨洁篪。杨洁篪坏的很,非常非常坏,非常非常坏。这小子是个蔫扑腾,特别对海外华人,对海外爆料革命的残害。
 
那吴征是个垃圾,吴征一定是待在监狱里。还有杨澜,杨澜这会有地方找钥匙了,杨澜我估计会跟那些杀人犯、强奸犯弄在一起。那里面的女孩,进去那里面的所谓的犯罪分子、那些女性们,还有抓来的所谓夜总会的妈咪们,那跟杨澜在一起天天找钥匙,找多少钥匙找去吧,弄个烟头也不错,是吧?
 
所以说热闹了,热闹了。所以说我可以肯定告诉大家,这个是喜马拉雅CCTV路德访谈昨天节目挺火爆,时间也很好、昨天特别好,国内反应很大。咱闲聊完了啊,八卦八卦。咱聊聊昨天早上我说的正事,我先说正事前我看看战友多少人上来,8966才8966个人。
 
我现在给大家说,昨天我直播的时候是78,000多,App好像不到79,000。今天早上83,000多,大概上了四千新的APP,让我很震撼!这咋咱们战友咋这么糊涂呢?你们咋这么糊涂呢?就你们这个行动力那不一辈子穷下去吗?不但你穷,你还得子孙都得穷。这个事要靠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大脑来致富,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只要不偷、不骗、不抢,这长点脑子嘛!是不是?
 
三周前说的那2千把椅子,大家没说明白,现在大家哭着喊着来。现在是、真是崩盘了都快,还在那问呢!但人家先行一步的厉害了。是不是!今天一大早上,人家团队给我打电话,郭先生一切都得停啦!不停不行了,爆啦!都疯了。
 
我说我们现在不是要最、最什么的,我们要的是,要找到那些真的是,你比如说今天早上有一位战友,我和我表弟捐过一个9万,捐过一个7万、一个9万,我又刚捐了1万,这是我捐款。你说能把人家落下嘛!那有些人只捐了20块钱,我们也让投了。20块钱人问的话可多了。但是你说你20块钱是不是应该让路呢?你是应该让路的。人家那捐款是一开始就捐的,人家兄弟俩。我给他发,我等的就是你,你必须得赶快,这个椅子得给你。是吧!
 
另外一位香港的战友捐了七百多次、七百多次,你说你能把人家忘了吗?忘不了,不能把人家忘下。但是你想想战友们,有些人、我先在这声明一下,你提供的法治基金捐款,我说你千万别造假。你是家人的,你可以算数,如果是别人的,你要是给放进去了,我会告诉你,那个电脑自动是录屏的,你提供的法治基金包括那票据,包括你的email,不是现在给你核对,也可能现在核对不了,但是一定会无数次核对,不是我核对,是律师核对,是会计师核对的,你可千万别造假。
 
你像鸡腿潘那个王八蛋,庄烈宏他把他老婆什么什么也给弄进来了,百分之百给你踢掉,不但踢掉,我们直接报案,你造假,这在美国叫证券诈骗,这就叫诈骗。不是说我这是,你诈骗,到那时候你可别后悔。谁敢提供一个假的,那你后果绝对自负,我先把话说在这。因为我们在等着寻觅、寻寻觅觅、觅觅寻寻,就是找到我们的真战友。那你冒充穿着马甲来了,那我们肯定找出来,不可能的。
 
这一次我告诉我们法务团队,我们要找到任何一个穿马甲、假的,就是这个反爆料革命、支持共产党的人不行。共产党倒没事,你现在、孙力军现在说我有钱,我现在我灭共了,给我们资料,马上孙力军给你投。跟共产党、只要你支持爆料革命了,支持法治基金了,支持灭共了,你跟共产党没半毛关系。现在不是你家什么人,你哥哥、兄弟、一家人在那中南坑上班,都半毛不影响。你过去什么党员不影响,只要你支持爆料,你捐过一块钱,一切过去拉倒。
 
这捐不是捐的我的,这几天王雁平正在组织又去捐口罩、捐医疗护服,都是你们捐的钱。你们捐的钱是花在了你们的孩子的未来,但为什么要感激你们,因为你们有良知。你们在为中国人的未来在着想,这就是我们的核心。但是有些人想冒充,那你绝对不行的。你比如说我发现了有一些给我发的信息,我这捐了100块钱,然后我就、我说好给你发过去。但是后来我就问他一句话,你确定你捐的是你的吗?后来对不起,这不是我,是谁的。我说现在就算拉倒了,再说一次,我立马就报警了,绝对要唯真不破。
 
你不能把那真的战友,真战友多少钱知道吗?战友们,现在法治基金捐款都上1000多万了,你算算多少人吧!有时候一开始有着20万、20万,现在就是1千万。国内捐款被干掉的将近60亿美元、60亿美元呐!多少人呐战友们。怎么也得几百万战友吧!你几百万里面选2000把椅子,我的祖奶奶呀!还不能都用完了,你得多幸运呐!
 
未来也是不管你是G-Fashion、不管你是G-TV,也就是2000把椅子,而且不管一到五次,你都不能用完。你这是开玩笑呢,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千万别冒险,在法律面前,千万别冒险,别搞假的。
 
说到这,我要说为啥说我很惊讶呀?我这些天都在想怎么能把这几百万的战友,都能成为我们这个并肩前进、一个也不落下。我们都是草根出身,我们不能变成另外一个共产党——我们家吃香的喝辣的、朱门酒肉臭,你们家路有冻死骨,跟我没关系,不行!我们不是共产主义,但是我们是绝对要尽可能的给兄弟姐妹、战友们提供机会。我这几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把他20块钱的、把那200万的,能放在一起发财。200万的,那你赚200个亿、20个亿。你让他两个亿行不行,2000万美元行不行?这个是我最要想的。
 
所以G-Fashion大家都能想得到,对了说到G-Fashion,我昨天晚上论证了半天,原来是2000一格,2000一格是5格,就是1万美元买一个会员进去。现在是肯定变了,得变成5万美元,肯定要变了,为啥要变?这回投资傻了,这么多人投资进来,你未来是1万美元一个,那就全挤爆了。但他买东西,咱卖的不是一般的东西,都是手工的。我这些天给某个我最喜欢的那个品牌的鞋子,大家你们能看到,我说你一年能产多少啊?
 
他说你要多少,我能产多少。我说那你告诉我个数吧,他说我一年产两万多双。你说两万双,我战友男女再一分,还有大小号,那我这个战友买的机会是多少分之一了,千万分之一能买到你这一双鞋。因为我这几亿个战友未来,就现在几百万个战友,你一共两三万双鞋。哎呀,他说也是啊,我一年也就买个1万双,最多就卖过1万双,一般买个5000双,他说他都手工的,他卖1800一双。
 
我找找,我太喜欢这个鞋了,因为太适合中国人了,就那个鞋太漂亮了。哎呀我的妈呀,别把天大的秘密都漏出去,最近这绝密的料太多了。我们有喜马拉雅CCTV台——路德访谈、喜马拉雅国际台——班农战斗室,特别特别棒。我这个手机这号已经是完全爆了,找不着了,所以说战友们,拜托了,现在给我发信息,没事坚决不发。这这这,找到了,你们看这个,战友们,看到没有,这就他说,I have blue water,Los Angeles,傻了现在傻了,再有钱也傻了。你看这个鞋,他在洛杉矶,卖是1800美金一双,这都是手工的,一针一针缝出来的,我们千万不要玩量,我们不要玩量。
 
老给我发裸体,这这这,咱们战友没人给我发裸体,就这帮人给我发,哈哈,忒搞笑了,我这人生太丰富了,什么人都有。一会脑子这边一会脑子这边,到处飞。不是你这个鞋,咱战友们你想想,哎我买我下单,永远这个单子是没的。后来我说你现在你把这生产线全加大,他说我全加大。因为很简单,咱们未来的这个G-Fashion上,这个鞋的料子在哪呢、在哪做的、谁设计的,在市场上、你在线上多少钱,必须放在那,战友们可以去查去。哦这个鞋是在洛杉矶产的,这鞋都是洛杉矶产的。
 
所以他们这些人说,我们要给你上这个平台G-Fashion,只美国产和欧洲产我们做,还有日本产,其他货我们都不会放在一起。这真是个很大的挑战,就甭说中国了,亚洲都不行,土耳其想都别想,不跟他们合作。现在洛杉矶已成为世界上fashion潮牌厉害第一大市场,生产加工它已经排在世界上和意大利并排齐驱的地方。
 
亲爱的战友们我说到这儿我再插一段啊,谁在洛杉矶近、懂得G-Fashion、懂得fashion,又是战友,能在那工作。咱们的洛杉矶总部就在洛杉矶的Rodeo Drive,Rodeo Drive我再说一遍啊叫名店街,我们正在购买两个大楼,正在买。现在呢先租,等着价格又要跌了,我估计的50%以下了我再买。我们赶快再征询战友,到洛杉矶能工作的、懂得fashion的、必须英文好,法文好也行,到那去工作的,全薪工作、全薪工作,带全职工作。请跟谁联系呢,澳洲的是找安红、找木兰,美国的找Sara、找路德,加拿大的找老江叫江财神,亚洲的哎呀这亚洲找谁呀,日本的找peace魔女日本的魔女,台湾找文欣、侯小宝,香港的、香港的注意安全,不能说出来。
 
大家赶快去找啊,你们现在马上联系,还有一个也可以直接你重要的给我发信息,先写上第一个开头就是我是G-Fashion工作的,到洛杉矶。然后呐我们现在洛杉矶那块儿要最起码五到十个战友去,因为那块儿现在都是老外啊,咱的团队都是老外都是法国人、美国人。我昨天我给他团队说呢,我的让我的战友全面参与,钱、物、人和事儿,我不能让别人参与,我的让中国人、咱的战友先参与啊,带薪工作,到那儿去工作去,有意愿的你符合资格的。
 
如果说你没有过去有法治基金捐款,没有爆料革命支持的真实业绩,还有我们要最严格的安全背景调查,你就压根就别来。我也告诉你们老江、Sara、木兰、路德、安红,凡是没有这个经历的,你也不用给我推荐,我们也不会接受的。凡是支持爆料革命的,到那儿去工作的,年薪最起码都在13万到30万之间,就是13万到30万之间,行政的、财务的、懂fashion的、懂设计的、懂加工的、懂生产的、懂电商的,都可以加入进去,我先说到这儿。
 
我再刚才说那个鞋,他说我撑死了我把这加州我把它弄起来我能加十万双,还的给我半年时间。另外一个,我们要做的就是那个我最喜欢的、就那个最潮的,就是daoni(不知道是啥牌子,不会拼写)的,那个那个衣服最棒的,是个年轻的设计师。我说你能生产多少?他说我最多就是十万套。十万套我说一年十万套,我说我一天就给你卖完了。大家你知道昨天晚上,你知道账号上,stripe还没回来呢,吓得还瘫着呢,你知道账号上中间买G-Dollar多少钱吗?战友们。
 
我说你们数着啊,我不能具体说,一,个十百千万,十一个零,哈哈,一个账号啊、一个账号,我们还有秘密的账号呐,好几帮人。吓不吓死人啊?银行全傻了。你说这些人得买多少个鞋、得买多少件衣服啊?他只能生产十万套。
 
所以未来我们那卡从1万到5万,不是从2千到1万。我们要控制那卡的数量,和打折的那个人——50%终生折扣的人。但是我怎么能让大家又能赚到钱呢?你现在一下就提到5万了,从1万美元到5万美元,咱那个一样,1万起步,哇全来了,你弄一千个亿都是一分钟的事。
 
提高到10万,这几天基本上都是60万、80万、100万、400万全这数,基本都这数,都这数啊!几个亿来的、8千万的,9千万的、2亿美元的一大把。那你说还有别人活了,没别人活了。说只能提高了,叫大家都有机会买到,但是我正在尝试。G-Fashion可能也,可能啊、希望啊,这可完全不是承若啊,这不是承若。
 
可能未来谁买了G-Fashion这个卡的,自动可能给你大概5000股、甚至1万股认股权,不是给你的,认股权——还是按1块钱一股。第一次私募一定是1块钱1股的,就是不管是半年、二年、三年后上市的时候,还能让你回来能拿认股权。这样的话战友们都能发财了么?
 
我们跟团队一说。团队说,Miles你这什么脑子啊?我们怎么从来没想过呢,这不就让大家都可以赚钱了啊。关键任何人做这事做不成,我们有一个爆料革命的战友的巨大的信任,和对我们的真正的希望的统一认识。所以说这才是我们,谁都做不到。
 
那么我们如何让这些战友一起发财呢?我说我必须得想。所有人说,郭先生我们家人啊我们先买两个,我们先买两,每个人都要买。什么意思?你拿了5万美元买了G-Fashion的一个VIP卡,你终身享受,我不是全部啊,你买飞机不能50%的,你说现在这个飞机BANNADI是不是,6800万美元,我给你5折不可能,我也做不到啊。
 
就是首先是我们的潮牌和大多数产品。人家厂家愿意的,都是终身享受50%。包括有一些其他的衣服、其他的东西,你比如说像手机架,甚至我们可能某些手机厂家,我们都是特定品。我们不要那么多利润,就是50%,有的可能30%啊,但是绝对潮牌,甚至某些大牌都是50%。为什么?所有这些大牌子到我这来的时候,没有中间商。
 
我们每个卡大概收2.5%的年管理费,这是唯一咱们G-Fashion可能赚点钱,其他全部都是给战友,无偿的奉献,保证高质、高量的,绝对唯一的潮牌。绝不是说在中国温州、广东东莞,你这裤子一件100,一万件也是100,一千万也是100,我便宜,这不可能。是多少件,这世界就那么多。很多大牌说,我这是LINPEISH,我是一个限制版,绝对是限制版,他不会做多。那咱们国内有个习惯,“我说是一百,我可以做一千么”,那绝对不会的。
 
所以把限量品——高质量、高标准的,设计的艺术品,让战友尽可能的让大家都拿到。然后一些比如说其他飞机的,拿到最低的价格,那不能50%。所以这个卡就厉害了,所以你想想这个G-Fashion有多大?大家想想。
 
一千万人买了这个卡,5万块钱一个,多少钱?大家算算,5千万,就是 5千亿美元了,哎呀妈呀,太大了钱。5千亿美元,这是这么大钱,吓人呐。5千亿美元,但这5千亿美元的消费量有多大?可是你想如果这五千亿美元的时候,我要给出去你的股票,认股权是多少钱?你算算,大家算一算。那是多少钱?
 
一个人有一万股、一万块钱——给你一万股的认股权的话,你去想想1000亿美元呐!谁敢给呀?我的妈呀!只有我敢这么干,谁敢呀?这是一个。
 
为啥昨天我说,看了我很伤心,很震撼?昨天这么好的政策,结果一堆会计师、律师说,“郭先生,不可以啊,你不能这么说,最多一股,最多一股认股权。”所有人都认为,一股就够啦!决不能多说。我说“我已经说了,十股啊”。他说,那你改呀!我说“我不能改——往少了改不能改,往多了改可以。”我说我对我的战友,永远记住:往高改可以,往下改不可以——永远。战友们你们记住我今天说的话,给你们的承诺,往上改,是郭文贵;往下改,你就一定骂我、远离我。我说这不可以的。
 
他说,你知道他们要真知道这十股的代价,闹明白的时候,就像头两天投资一万还在问你,现在投资100万、1000万抢着进的话,那是什么概念?我说没有什么概念啊,这就是我们战友啊!我们国内现在有几亿人,他都上去手机App了,那不是对我们好吗?这是个共荣的圈儿。他说“那会疯掉的,那未来7、8月份,8、9月份,天空WIFI就开始试运作了,那你这App那不是崩盘啦!几千万?”
 
Youtube那么多年订阅量,才在2000万,实际活跃量不到300万。他说,“那你可了不得啦。”我说这就是我们这个平台呀,这就是我们的G-Fashion。天哪,太讨厌了,不让说啥话,太难受了。快点儿到点吧,5月26吧。
 
所以我说,这就是这个平台涨钱啦,水涨船高,给战友分钱不是很正常吗?他说,你说那时候十股是多少钱,你算算?他说,你私募4次,假如你私募4次,一次涨一倍是多少钱?1块钱变成2块钱,两块再涨一倍多时候变成多少钱?4块钱。4块钱再涨一倍多时候,8块钱。8块再涨一倍是多少钱?16块钱。16美金一股,那一个App是10股的话,那是多少钱啊?他说“你想过没有啊?他说可以一辈子免费使用iPhone手机啦。”
 
我说“你说这真是太少啦,如果1次到4次不涨十倍,我就应该不要上市。”那要涨10倍的话,你算算10股是多少钱吧战友们。认股权,你还拿10块钱,人家那股可能变10块钱、100块钱,你还拿1块钱。抱歉,一说到钱就敏感,战友们。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你去想想,就这App才涨了3000-4000,你这不是糊涂吗?你还不快点下。9月1号,我说9月1号,这个不能改——9月1号到凌晨。他们法务团队和投资团队,特别那个投资团队,特别“坏”。我觉得那个英国佬,只要是给钱,他永远反对的。9月1号,昨天给我记下来:你说9月1号啊!9月1号必须停!战友们,你糊涂啥呢?旁边咱那些穷战友们,你照顾照顾他们嘛!
 
所以说,我刚才给他们发个信息,我说你看才涨了3000多4000,你们不用害怕,3000-4000。他们说Miles, 我们这两三周跟你经历了从一万到一百万——爆发式的。我看到银行里这么多人往里面投钱,我是知道的——会爆发!我说记住,没有这些人,我们这东西屁毛钱都不值。我说你换另外一个人试试?你卖G dollar, 你去卖喜马拉雅喜币。有没有,有人买吗?没有。没有爆料革命、没有郭文贵,连个屁都不是,人家说你是骗子。什么什么股票私募,扯什么呢?我说这是大家捧上来的,你们要给。
 
大家看到今天的那个G币了吧,以前那些都不会再出。今天刚发的两个、那个叠的那个,那个漂亮、真漂亮。这都是战友啊,我从未谋面的战友啊!我们的文喜来自战友之家,战友之家的文喜和其他几个战友在做这个事情。你看这做的,这都是一个团队做的,我从未谋面,还有他媳妇玲玲一起,还有几个其他的战友,哎呀呵我不敢说。
 
你看我都傻啦,你看这个漂亮,刚才我发给外国团队:哎呦Miles,太好了,我要买我要买,太喜欢了!这中国的文化有多伟大!本来做的是七芒星,还做的这,我说叫喜马拉雅这个联储啊,喜马拉雅联储,喜马拉雅币叫喜币,喜币就是公币——稳定币。大家别忘了啊,做成的金币他是一个金融、金子的产品,和它所谓的是金子是两回事,别搞错了。然后呢另外一个区块链叫母币。母币叫什么?叫G币。喜币就是喜马拉雅山,背面是啥大家看到了吗?
 
我几年来告诉大家,我认为中国人的华夏文化从夏文化是最重要的,给人类在几千年前就定义为三权鼎立。玉琮,代表着我们的信仰、天地;玉壁,一个圆、中间一个孔,代表着财富;第三是一个玉钺,代表着人的就是权利的那个军事——force,三权鼎立你看放在一起。本来我们设计师还颠倒过来放的,玉琮在上边,我说你放下边来。玉琮在下边是天圆玉钺、地方玉琮,中间是一个玉钺跟个人似的,结果旁边放着两个法治基金的平衡,整好形成了一个人,整好形成了一个人。
 
你看这叫什么,天圆地方——玉琮、玉钺、玉壁,中间权利——人、权、财,华夏文化的精髓啊。那个时候西方整啥呢,西方还在那块儿没有裤衩穿呢,中国人就提出了三权鼎立。人、权、财啊,天圆地方,这文化了不得。哇!一下子出来了,旁边的喜马拉雅,啪,结在一起构成公币,我们叫喜币。
 
哇,太漂亮了!我们这文喜太厉害了。对啊,他叫文喜,我咋忘这事儿了呢,你看他叫文喜啊。哇,太厉害了啊,文喜。这个团队搞出来的。另外那个G币,大家想大家知道那个共济会帮助我特别多特别多。更重要的是God、Good ,是吧,上天、好的,Go还有去,还有金子,还有good好的,这个G跟我郭文贵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压根儿没想过,我最讨厌个人因素放上去,放那干什么啊。啪,好多G有关的,结果那天文喜跟他,跟他:“七哥,G是排在英文字母A、B、C、D、E、F、G.”哎,也排第七,天意!
 
上边有七个星,你看我就喜欢7星,北斗七星啊,七星是神仙回家识别方向的星,也是神仙之路。所以盘古七星不是那个级别的星,是在北京中轴路上啊,中轴路是什么?是天子——皇帝是天子嘛,神仙在紫徽星住着的神仙啊,是派下来的儿子叫天子、叫皇帝。所以中轴线是皇帝的线,皇帝从天上来的线叫中辰路,咱们叫做中西路,也叫天辰路。
 
所以西边的西辰路、北辰西路是盘古;东辰、东辰路是亚运村东路——奥运村东路,所以中间是中轴路,中轴路也叫中辰路,天龙路。你看看,我们现在发现鸟巢你知道,鸟巢是玉璧—天圆,地方—水立方,旁边盘古,你看看战友们,天意啊!
 
喜币——这边喜马拉雅,这边是玉琮、玉钺、玉壁。这边是G币GOD,我们是上天的GOD 。还有七个星、北斗七星,然后是G币,然后是GOOD,然后是GO,哇。那个太了不起了,形成了母币和公币,3D都出来了,我的妈呀,这战友太伟大了!你想想他设计这东西,未来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他将是多么伟大,这一生可以了。
 
今天看到文喜给我发来的时候,我真的是太震撼了,太漂亮了,谢谢所有的团队,太牛了。另外一个我们的团队可以看到设计的股票、纸质的股票,漂亮,我相信,文承承正在做,今天要做完,哇噻好多好多事,这都是我们战友做的,这太有意义了。
 
所以说你想一想,我再说说APP,你们糊涂啥呢,战友们。说我在国内,我上不了网,我下载不了。天啊,如果我把你当成家人,我真想给你急,你知道吗?为什么中国那么多人、上亿人能看爆料革命,你看不了?如果一个翻墙你都做不了,翻个墙你都有10股的G-Fashion的认股权,你都做不到,那你不得等着穷死吗?那不太容易了吗?你不下载APP,你上网络版你订一下呗,自己注册个号,在电脑上也可以订啊,你这不是傻吗?
 
那不是10,10乘以10是多少?10乘以100是多少?你知道这个10是...人家是从这开始种地、种菜、然后养牛、养鸡蛋,然后支锅、整火,等厨师把饭做熟了,端在你前面说,你可以拿10份,算什么价钱?算原来开始的时候买菜籽、买地的时候这个价钱。你想啥呢,亲爱的同胞们、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在美国。战友们,你只要是动动手,你就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最有希望的地方你就有了10股上市的希望。你想啥呢?
 
慢则三年、四年,快则可能一年就开始了。你想啥呢?才三千多?就这么大的十四亿人口的国家,海外上亿的华人,就几千人醒过来,你这不是糊涂吗?我最希望是你们赚钱啊,我希望那个上市的时候,看到无数的人眼泪流下来,感动说“我们跟着文贵、 跟着爆料革命值,这10股变成的股我要留给子孙。”未来最起码这是个希望啊,这在美国的希望,永远不可能被消灭的。
 
所以你说糊涂不糊涂啊?我看看现在是多少?哎呀...真着急啊,八万三千四,才涨了不到四千,你说可怕不可怕?我以为昨天说完到今天怎么也得干个十五万到二十万,然后一周就直接干到一百万去。你说这糊涂不糊涂?我求求所有的战友们,你们掰碎了、揉碎了,告诉旁边这些咱的同胞们,他糊涂没问题,你不要糊涂有点耐心,这是我要说的。
 
哎呀..说了这些咱说点国际的吧,着急着急。昨天晚上九点钟一个重要人士给我打电话,咱说说美国的。
 
 
 
这才3400多个人,等我一下……一分钟上厕所啊,PP啦。哎呀!大家都PP了吗?都休息一下时间。
 
我给大家说一下啊,昨天大概9点钟,就是起草的,现在在华盛顿啊,有几个小组我今天可以告诉大家,在国会山一帮人在起草,这边行政部门的起草、这边法律部分的起草。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的,即使伊拉克战争也没有的,起草,美国是个法律国家,查谁的资产?为什么查?先立法,现在定的是8月1号前,8月1号啊记住我说的话定的是8月1号前完成,立法,执行,行动!部门,啪啪啪再弄,然后给我打电话,Miles我现在告诉你8月1号我把将把这些事情全部做完,我们都在加班,你的爆料革命现在有任何你们的想法、观点、情报、告诉我们!我说好啊谢谢你们啦!
 
他说我发现你咋不热情啊?我说我热情什么呀?我有什么热情的?美国人干这事就行了。他说这是多大的事啊?你咋不兴奋?我说我没有什么兴奋的,它本来就一定会发生的!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晚了有点?我说没有觉得晚,8月1号挺好。他说是不是你心情不好?我说我心情非常好。他说你在乎什么?我说我没有什么在乎的你们往下走就行了。
 
最后这哥们儿有点糊涂了,啥意思Miles?他说我觉得你听到这个应该很开心。我说我可以告诉你我听到的好消息比这个好听多了去了。我再给你说一遍,我说美国的精英们,你们的行动是不够的!我刚才跟另外一个人通电话已经告诉我这个事了,我说如果在两年前你能听我们爆料革命,你美国不用160万人等着死亡,被染上病死掉8、9、万人,大家知道不?华盛顿死亡的人数当中86%全是非洲裔,曼哈顿将近63%至68%的(死亡)每天是非洲裔,我们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实啊!为什么这么多的非洲裔感染,死亡?家里太穷,住的房子太小很多人都服务于公众部门还得上班,再加上也没那么在乎,这一系列的原因,这个是灾难中的灾难!哪有一个世纪灾难让竟然80%的一个种族死亡?
他说:Miles,这个你说得对。我说:美国的贫富悬殊,还有美国的迟缓,还有今天你们自以为傲的立法制度。我告诉你们,共产党早在几周前都往外撤东西啦。都在往外撤钱,撤路啦。我再告诉你华尔街这些中概股,他说都会让它消失。我说让它消失的1万多亿,钱你能拿回来吗?谁把那一万多亿还给股民去啊。全人类是郭文贵第一个向美国提出来,你要做这些事,都是在三年前我说的。
 
我说你看看当时我在你们华盛顿,见过你们所谓的这些部门。美国人说:Miles,加入我们吧。我说对不起,我什么也不加入。你要什么?我什么都不要。我郭文贵连个护照都没要你们的,对不对!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出来说,给我一本护照吧,从来没有!我也不会加入你任何组织。我爱我的中国,我爱我的中国人民。我希望中国人好,那就只有干掉共产党。要是能干掉共产党,我说把我吊在天安门我都愿意。
 
如果习近平,我昨天原话和他说,如果习近平说,我们现在开始,立地成佛,中国实行真正的独立法治,中国现在实行真正的信仰自由。当然啦,这必须是法律,在法律的监督情况下实现。独立的法律,系统和信仰的自由。
 
然后把所有的冤案、假案,全部平反掉,然后给人民一人一票的权利。这一人一票的权利,我说一定不是跟你西方一样的,最起码一人一票你不能天天就选举去,一选选两年,把老百姓的钱全花光。我说我们未来用最科技的办法,让每个人真实的投下一人一票,最低的成本。比台湾香港还要好。我说我立马,习近平打个电话,我自己回去,你不用害怕我,我这就回去,你先把我软禁起来,把我杀了都行。你习近平要敢在全世界说这话,我就敢这么做!
 
我说我更关心的是中国人民,你以为你查了中国人的钱我还很开心吗?我很不开心。因为有很多是中国人的钱,你知道吧?我不开心!中概股没了,你觉得我开心吗?我跟你说实在话,我真不开心!我希望共产党亡,我可不希望中国人这钱...,如果让我说,这钱就不能分你美国人。你政府还渎职呢,是不是?我们在这爆料你为啥不听啊?还是什么可控,可防,人不传人。以前那个谭德塞,我说我第一个告诉他,谭德塞完了,他不完可能吗?全人类有一个敢说这话的吗?我原来我跟你们美国人说,我说谭德塞你根本不用说话,他就滚蛋,他也得完。
 
为什么?全人类上死那么多人,他还能在那儿吗?不是美国要调查啦,全世界都调查了。谭德塞算个屁啊,完了吧,他完了吧?林郑月娥,我像我说的,她一定会完,香港七百万人能容纳你林郑月娥一直这样下去?想杀谁杀谁,像奸谁就奸谁,像抓谁就抓谁。有天理吗?我说香港那些被奸被杀的孩子,我看一次照片我心疼啊!疼得我心揪着慌!我一看陈彦霖母女我心揪得慌!因为下一个可能就是我们啊。
 
我说你美国人你有行动吗?你香港保护法你有行动吗?你搞了一下子,雷声大雨点小。香港死人不是人吗?现在美国死人了,你就在乎。八万人是冠状病毒死亡,香港被杀就一万多啊!我说你们够冷酷的啊,还到八月一号呢,还让共产党祸害人呢。
 
我说现在我感觉最危险的是台湾。如果台湾的战友你们要是能听到我说话,你们一定要记住,我最担心的是最后共产党的疯狂,如果习不能立地成佛的话,这个台湾十之八九是个大灾难。一定打台湾去。因为我太了解这里边的情况啦,因为台湾这些有一堆的王八蛋,亲共人士,像什么柯文哲,柯P。那些国民党的那些老恶棍呐,是不是?这帮孙子!你像连战家族啊,恨不得把台湾砸碎才好呢!
 
共产党现在就误已相信,他们很愚蠢的,就像它要挑战美国一样,我能把美国干趴下一样,我噻!台湾已经很多人都是跟我一伙儿的了,我去打台湾我就赢了,它愚蠢呐。这些卖台贼会让共产党会让中南坑这帮傻叉们、愚蠢的东西们、这些猪们会认为这帮人代表了台湾的民意。结果去了,把台湾给砸了个稀巴烂,肯定输、肯定死,但是用得着把台湾的孩子毁那么大吗?
 
就像香港一样的道理,要不是孙力军、孟建柱、王岐山还有叫张什么明那个傻叉,我几年就说,我太了解这个孙子了,天天给人家那几个女同志在旁边拎包,给人家找那个鸭子店找鸭子的人成了驻港办主任。张晓明,傻货,我早就知道,他给共产党在那儿说:哎民意民意,李嘉诚完全默认了,郭家默认了,彭家默认了,冯家默认了,郑家默认了,全默认了,香港遣送法案绝对过。都是这帮孙子啊。叭,中南坑真信了,那儿扶着椅子扶着龙椅:啊,是吗?能过,那就走吧。香港法案开始了,结果傻了,一脚踢了个八十万人,咣叽干出两百万人,能收的了手吗?收不了手了。咣叽,那个他也不服输,要面子,你个王八蛋你个傻乎,你要什么面子啊?有一点脑子的政治家,香港同胞我错了,香港保持50年自治,我再给你多点权利,不就停下来了吗?还要一条路走到黑,你大爷来的!结果杀人、抓人,把解放军穿上香港警察的服饰吸着冰毒,大家天天抓天天杀,然后还买通几个议员,还弄黑社会,你说这流氓下三滥,完了,香港完了,共产党也半条命没了。
 
 
台湾一样,台湾有一堆的什么一帮老干部,什么这雄啊,什么那白头啊,是不是?还有那什么连战呐,国民党啊,还有柯p啊,还有马英九啊,拿人家钱的,被人家掌握录像的,双修的,玩擀面杖子的。哟,都可以,台湾大多数人一心向中啊,最后一分钟打你去了,又是一个第二个香港。到那儿踢一脚铁板回来了,毁坏你就像香港一样,毁坏的是老百姓啊!
 
这就是我说美国你们有想过没有,香港死这一万人,如果你美国人当时把香港,我是2017年2月份爆料,2017年8月份我正式告诉,我说,要取消香港自贸区地位,我给他写报告。我说如果那时候你们做,香港没有今天的灾难。第二,如果他开始香港去年2019年6月份以后,我们5月份开始说这事儿,如果你们要停止自贸区,香港不用死这一万人。美国这一百多万人感染,如果是在你听我和班农做了60多期的直播,我们路德访谈做了几百期,将近300多期的直播,郭文贵做了2700次视频,但凡你听了,美国人绝不会死8万人。
 
我昨天我告诉他,我说你们美国的经济,咱走着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说我现在大把的现金,曼哈顿的四季酒店,那是我最喜欢的被你们设计的酒店,现在已经关了吧。因为...,所有的酒店业在未来5-10年都是灾难级的往下滑,我说等他降到5折,50% 、70%的价钱都没有,我拿30%的钱 我就给它买了,买了我就叫喜马拉雅酒店。所有战友去了都是享受最高的折扣,不一定5折,最起码30%-40%。包括我这旁边的几个写字楼啊,我老来开会,我都给它买了,都做成,我那天给路德说了啊,我说路德,一整层给你,叫路德访谈,我给你保证!还原来搞个什么,我要搞个直播室,是我路德的梦想。我说路德你能不能脑袋大一点,心胸大一点,搞个直播室你能干什么,你能算啥?我把那个C部门用的最牛的海边5米挑高的楼,几层的楼,我全给它买了,大概几万,十几万尺吧。然后战友们做个研发中心,甚至做个专门喜马拉雅中心,对着大海。旁边是川普家,俯视川普的家,对着他喊,直接开着船去欧洲了。吧唧一买,上面挂上路德访谈,喜马拉雅CCTV。我都给路德---,路德笑得嘿嘿嘿,好,兴奋的不行了,大大的,好好的,是吧?
 
曼哈顿,我说很多酒店,包括我们的农场,我们这几天的战友最近这三个星期,我要是接受战友给的地的话,昨天一个战友北卡的,郭先生我这里有200个acre给你,太可爱了,200个acre给我;这个伦敦的说,郭先生我这里有500个acre;新西兰的给我5000个acre。我说我这两天要地的话成最大地主了。战友都是给我地呀,澳大利亚我这里有一万个acre,都是要给地的。我说我郭文贵要要你一分钱一块地天诛地灭,永远的记住,永远不会跟战友伸手要你们任何人一分钱、一口饭,绝不可以!谁要想送我礼物你就不把我当战友,不要送我任何东西,你卖给我东西可以,而且不能打折,这是我郭文贵绝对的一生跟战友关系原则。
 
还有你可以未来跟战友们合作利用资源,大家共同发财,凡是给、还是送的事在喜马拉雅绝对不可以,绝对的我恨这种东西!你为什么给?为什么要要?如果这个机构没有一个经济实力来运作的话,只给一些所谓相信的人来去伸手要,你就该死亡,你就该消失,这就是我的原则。
 
凭什么一帮的欺民贼要饭党,就把中国人毁了30年了。在海外的华人形象都是纽约法拉盛还有中国城的几个所谓的梁冠军,那什么什么周王八蛋,把中国的毁大发了!告诉你们没有意识到过去三年发生什么事情,我开的每次神秘会议都是说要把中国学生在美国列为间谍,把中国人和美国的婚姻要挨个查,把在美国几十年来中国人是如何发财,挨个查,我是没法说的,我是签保密协议的。
 
但是我们的瞿水台战友看出了端倪,她说文贵这事如果你当时不制止,这事大了,因为她本身就是美国婚姻,她老公就是白人。包括Inty这个孙子,这个王八蛋啊,他把新疆人毁大了,本来新疆人和汉人在海外有大融合一起灭共,他非要把汉人全杀光,而且要鼓励全西方全恨中国人,把病名病毒定成中国人的。我们再也不提新疆事情,绝不再提,因为我让Inty,还有那拿着枪的那几个人,还要杀掉我的人,我们太伤心了。我不可能让中国人跟随我们爆料革命的人再跟随新疆恐怖分子打交道。
 
但是知道吗?在美国在欧洲在西方是多么的危险,病毒是中国病毒,中国人病毒,我们做了多大的事情。把病毒叫共产党病毒,也不是中国病毒,不是中国人病毒,中国人受害者。你看我们的班农,还有一系列的美国政府官员,我们做多少工作。
 
昨天这位美国朋友说Miles这个激动我是可以理解的。我说我一点都不高兴,我说我高兴,你把中概股都给封了,我就是变态神经病。那毕竟是我中国人的钱呢,我凭啥把你给弄走呀?我说中国人到今天是你美国人最始作俑者,你华尔街,你这个华盛顿的贪婪的一些暴徒,中国人被奴隶,第一个黑手现在是华尔街。
 
还有一帮子台湾香港的家族,跟共产党同流合污,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我有什么可高兴的,你们要立法要抢中国人钱了,我在这儿开心跳舞?你抢马云的钱我也不高兴。如果现在有人在大街上打马云,不管是什么颜色的,我第一个冲上去把他撂倒,因为他是我的同族,我不是这样我不配拥有这张脸。就像我最早第一次我爹我娘问我,出国,我问我爹,我要不要做什么,我爹说出了国谁是你爹啊,你是我爹啊,出了国谁知道谁是你爹啊,中国是你爹,别给你爹丢人。啊!我说明白,我觉得我爹说得很对啊,他说谁是你娘啊,我说我娘是我娘,他说中国人是你娘,到哪里都得说你是中国人,别丢你娘的脸。
 
这是我一辈子坚持的,你看现在大家有人打马云,那毕竟是我一个同爹同娘的同族啊,我们家的事是我们自己可以料理啊,那你干嘛打他呀?他错了你们不能打他,咱们见警察上法庭。我肯定,你打吴征也不行,你打孙力军也不行,你打王岐山也不行,我决不让你打。这是最起码的,我有什么高兴的中概股,查封资产一万多亿美元,我说你凭啥查封啊,你查封了共产党是死得快了,我说中国人死得更快你知道吗?中国人的失业更夸张你知道吗?所以我昨天跟他说你们要想查封立法的时候,你必须要拿出方案来怎么减少中国人的失业,怎么能保证这些钱能回到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人手里,而不是被你们这帮华尔街王八蛋找各种理由给抢走,那你们要抢这个钱我们是要与你为敌的。
 
你包括熊建明那个王八蛋、那个孙子还有什么鸡腿潘啊,庄烈宏啊,还有韦石、夏业良,如果大街上有人揍他,我绝不允许别人揍他,我一定冲上去。再说他的钱你也不能抢,再恨他你也不能抢,谁也不能抢,咱们得依法办事。我说你现在把中国人的国债给封了,你封完以后你想过吗,武汉实验室的技术、钱还有那些教授都哪来的?是美国来的。你本来可以避免这场事情的,你美国完全可以做到的,官僚!
 
我们爆料革命、班农天天喊,头两天我跟班农先生还有他那个团队war room,因为大家看到了我们选了很多战友上那个班农星期六的节目,这周又上了。班农先生和所有的团队包括这个美国声音,七千万的客户啊,惊呆了!说原来中国人这么优秀。咱们这些战友,昨天下午我没有时间上去,昨天木兰他们还有dreams等等又跟一批新的战友这个星期要上去。美国人震撼,大家你们知道最近美国多少人给拿钱,都是纯美国人,说Miles我支持你。昨天我告诉他们,我说那么多美国人支持我们,你知道美国人支持我们说什么吗,说Miles你是我的英雄!你是美国人的英雄!我们恨华尔街,我们很华盛顿一帮流氓政客。
 
现在我们一定要防止共产党倒闭后的次生灾害,绝不能让它把台湾给打烂了;绝不能让它把香港给打烂了;绝不能把中国的经济彻底给毁了,大街上人吃人去。更不要现在推动查封中概股的人,中概股是肯定完了,但是我们要减少属于中国人财富的流失,我们得做这事,所以说昨天说完这个以后。
 
我说我告诉你我早就知道,港币会没有,人民币会没有,共产党会没有,但是千万不要趁机打劫我们中国人。你们要想到中国人是共产党的受害者,但是中国人不能再被你们祸害了,这就是我们为什么64选宣言的时候,我们首先要跟国际社会合作。但是我们要在同等条件下,国际社会要给中国人同等的尊重,你不能借机掠夺,你不要趁我弱,趁我有问题,乘人之危,趁中国人危难的时候发国难财,发民难财,那是不行。喜马拉雅革命一切是以捍卫中国人,中国人的尊严,中国人的安全,中国人的利益,特别是海外华人这些孩子们,我们不能把他们给忘了,这是我们的核心。谁王八蛋谈什么权力不权力,我最恨的就是有权人,任何政治家我不喜欢、都不相信!战友们也不要做什么这种(听不清),喜马拉雅就是在海外,一个拥有巨大的财富和正义的中国人,和世界上巨大经济、力量、综合实力包括媒体平台,捍卫中国人自由、未来和安全的平台,别搞错!
 
国与国之间是有利益竞争的,千万别搞错了,我们永远不去伤害任何国家,永远和平相处,也没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意志,也没有这个想法。我们要在这些国家的法律范围内,尊重这个国家,感恩国家,纳税,永远存着感恩的心。但绝不允许任何人以反共的名义跟西方哪国,包括和美国联合对付中国人或者变相伤害中国人都是不可的。
 
身在欧洲某国的那个某位科学家,他说,我老婆给我打电话,说你是叛国贼,你跑了,你跟美国合一起了。结果他嗷嗷的大骂他老婆,说我现在在英国,我没有去美国,第一个,第二个我要想当叛国贼不是今天,我早就干了。是共产党绑架了中国人来跟世界抗衡对战,我反的共产党,他说,你再敢说一次,我现在就到美国大使馆去。这哥们,他说,我跟郭文贵,郭文贵是爆料革命他反的是共,他反的不是中。我说这还像个爷们。是吧!你可以不来美国现在,暂时不出面,但是我希望他64出面,我说64啊,这又说漏了,我说64能不能你出来,你要64能出来,这个64就有意义了。他还正在想。他说你这个主意不错,我说你呀要真出来的话,你就6月4号,跟路德访谈和我这,我们直接连一下线,哪怕5分钟,你一出面……共产党结束啦!
 
当然啦,另外我们的英雄,我也希望他6月4号能上线结果人家也不上线,人家拒绝啦。人家说不行,我不能上线,我怕被杀了。但是我希望6月4号得有这么个人物出来,是不是战友们?得有这么个人物出来说说话。没这么个人物没意思,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我说啥意思。
 
现在我文贵在你们面前没秘密了,是不是啊?我一出来你们就知道我想干啥。现在我一看那个留言,我的妈呀,我都害怕不敢说了,我刚这一发出去,战友就知道,文贵想在干啥呢?文贵正在干啥呢。你说我已经没有半点隐私了,通过我这三年,我给战友发信息,谢谢你什么……文贵你在锻炼呢。文贵你在厕所呢……这战友啥都掌握我。
 
但是战友们你这反应太慢了,10股的事你可别忘了啊,如果以后没有拿到这10股的,你拿10股,你家人没有拿到10股的,我绝对跟你急,我见一个跟你急一个,你拿到了吧,你姐拿到了吗?你妈拿到了吗?你哥拿到了吗?你孩子拿到了吗?是不是?没拿到,你不是好战友,我就羞辱你,最起码让咱所有人都吃锅里肉的时候,最起码大家吧,都有点汤喝!你不能说几个人吃肉啊,喝香的共产党,所有人都看着,这不行吧?大家都知道都会值多少钱,都知道。那金山就在那儿呢,大金山啊,就像喜马拉雅山那么高,还用怀疑吗?
 
凯尔巴斯都说了,MILES,我要把基金全关掉,我要去你那儿去?我占1%都行,我说不可能,0.01都不可能。啊,这么牛的牛叉人是吧!某高盛的,啊~说漏了……某个人某个前副总裁成立个烂基金。啊,头两天,跟我说MILES,我把我基金钱25%,允许的25%,那个每个基金不能超过25总投资一个项目投给你。然后我把基金让出去,我上你那儿去,我说,对不起!不需要啊,我说我在两到三年会让你看到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的真正的这个喜马拉雅research。喜联储,我们的喜联储将震撼世界!
 
这也是我们全兄弟姐妹们,太多好事儿啦,日本也改口了,最近啊,欧洲已经马上全面行动,非洲非联盟最近是最最百分之百让共产党控制的,现在也反水了。接下来资产的查封,共产党私人资产的查封。病毒,现在在洛杉矶,你能想象8月31号lockdown。
 
所以这两天对我们又有利了,我们谈的这些品牌:“不行,这价格不行”,最近这两天都行了,为啥?加州lockdown ,八月三十一号你能行吗?所以我等着那个名店街,我最喜欢的那几个,几十年前我最喜欢的名店,我一定要打五折价格买下来,成为我们的G-Fashion。未来我们的战友到了洛杉矶,直接去咱们的G-Fashion总部。我给你保证,纽约、洛杉矶、伦敦、巴黎、东京、台北、米兰,还有哪里?最起码十一个城市,都会有G-Fashion的名店街中最牛的店,只给战友。进屋以后,战友的酒吧、喝吧、吸吧,吸酒的,没有鸡,说鸡不带吧,这得控制着,吃肉的肉吧,到时候郭文贵的包子,文贵的包子吧,一定会有。仅给G-Fashion的战友们,还有我们这平台的,只给这些,一定会有。我最喜欢看的小说,就中国江湖过去黑道上,专门跟政府对干的,它叫点,后来共产党安全部也叫点,要有这个点。到处有咱的点,一看“哇”金光闪闪的G币,G-Dollar、G-Fashion,摄像机,走到哪里都尊严体面。
 
好,战友们千万别忘了,灭共反共不是反华灭华,是挺华强华,有尊严的中国人更安全更好。我今天就不说了,现在一堆人站在这儿看我呢。咱一起为全世界人民、十四亿中国人民、台湾和香港人民,我真担心台湾,还有西藏人民祈福。
 
这几天大行动,你看福克斯,彭佩奥,彼得·纳瓦罗,国会山,所有的多了去了,一堆好消息会一个一个的来。你就看路德的重磅中的重磅吧,路德现在是喜马拉雅,我们叫喜CCTV。
 
这两天青烟袅袅的事我一直没忘,啥时候能青烟袅袅?听说现在是视频+隔离席+区域的这样所谓的两会,但是很多人蠢蠢欲动,你都不知道哪一秒发生啥事。
 
所以爆料革命给你的希望,就像这个投资有个希望,你投了钱,你老有希望。中国人是全人类最没有希望的民族,信仰没了,共产党在这控制着,有啥希望?没任何希望,只有喜马拉雅给了希望,你投资了,等着赚钱。
 
大家千万记住,我特别讨厌很多宣传说几百倍、几千倍、几万倍,别玩这个!这不是毒品生意,也不是赌博,别大家听得爽,搞精神麻醉、精神毒品。我告诉大家,一定会有倍数的增长,但是几十倍、几百倍......我认为过了。它有没有上万倍的增长空间,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一定会有,十万倍都有可能,按照今天说法。你投了一块钱,咱们现在才二十亿,未来最起码值一万亿,就是十万倍、二十万倍,可能的,但是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在这之前,别想几倍几倍的,那不叫投资,叫赌博,我们中国人一定要戒掉这种贪婪和赌博的心理去搞投资,那叫投机,必将损兵折将。这就是为什么会有E租宝这种事发生,屡屡发生。我们这个肯定是稳定的倍数增长,我相信、我希望,不负法律效力的,往希望这方面努力。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可能是几十倍、几百倍、几万倍都有可能,希望啊!但是大家别带着这种心态去做事情没意思。
 
你看像G币、G-Dollar,你买了这么多钱,但别忘了这钱在哪,是在美国银行,我郭文贵敢拿你一百块钱,我都得进监狱。那个钱是搁在这了,你未来要拿它买
我郭文贵敢拿你一百块钱我都得进监狱,那个钱是搁在这儿了,你未来拿它你买鞋、买袜子、买内裤、买胸罩那是你的权利,你买东西呢。你投资的钱、你投资了股权谁拿走一分钱都得进监狱,这不能开半点玩笑,立马进去谁也救不了你。你们是把钱放在这儿是等待着一个希望,等待一个回报,可不是给我的,我给你发语音感谢是你对法治基金的支持。咱别搞错了关系,别疯狂,这是一个正常的投资,这是一个希望不是赌博!
 
好,现在一起祈福,阿弥陀佛!
 
多少人啦?哇...什么?哎哟我的天啊,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57542,疯了吗?哎哟..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意思嘛这是?最近好多人邀请我去玉米地,说实话我最近很寂寞,真的很寂寞,现在是又让我戒烟,又戒了酒,现在我真想把性打开了不戒性了,这事也不能跟我妻子商量去,商量了大嘴巴扑上来,真的很寂寞啊。
 
对了,说到这儿,一个新西兰的战友你给我提了一个特别好的建议,我特别爱你啊,你再给我发个信息,就是你那个山上那块地,建一个战友的、女性的俱乐部,养生的玩音乐的,这个特别好,你再给我更多信息。特别感动...文贵他毕竟是个男人,头两天加拿大有一个女孩女战友弹了一首曲子,五月十号的时候,叭叭叭...弹曲子,哎哟,这个曲子把我弹懵了,然后拍了演出的相片,太好了。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加拿大的战友再给我发信息啊,别忘了,你发的信息让我老高兴了。我希望很多中国古典的琵琶、二胡、笛子、葫芦丝、大马琴、藏乐,还有弹古筝、古琴的,战友们能不能聚合聚合,还有我们日本几个战友还玩剑的那种,咱们把一些女战友们聚合起来,得搞个“喜马拉雅中国古典乐团”。另外一个我们威廉王现在搞音乐的,威廉王你们先把咱们“喜国”,喜马拉雅“喜国”的国乐搞出来,好不好?拜托了。
 
另外一个咱们群里边六四宣言,咱们赶快改一改,就两张纸,中英文的,叫zark(英文听不清),美国人好好看一看,dreams、木兰赶快弄弄,快点出来。另外一个就是G-Fashion洛杉矶总部请赶快来联系,然后我说的十几个城市未来全部都有,你们不要那么远搬家过来,就近你们就可以了,好吧?战友们。
 
另外一个工程师、网络安全工程师、各种师请出来,大师们快出来,这是你们的事业,不是任何人的事业。去中心化就是让每个战友都成为中心!天啊,五万七千多,我说嘛...我昨天给工程队说,原来在线的数都被黑掉了,他们甚至怀疑我说话,我估计这帮小子就是怀疑我,以为我撒谎吹牛呢!国内内部的战友告诉我说,郭先生你在YouTube每次都是二十万到三十万人在线看,但是把信息给你干掉。说路德的每次都在20万左右都给干掉了。我给路德说了有一年了,路德每次都瞪大眼:“是嘛,郭先生?”现在路德脸越长越好看了,好多人喜欢他,说长得像弥勒佛似的。但这个天真他一点也没改。我说真的,咱们的观众都少了一个零、俩零,你看看。
 
昨天黑客完,刚刚调完变成5万7了,你咋弄啊。我们那个关注如果达不到一个亿,战友们,所有战友你们上到这块来看直播都是个耻辱。一个14亿人的国家,被人家共产党强奸了70年了。现在共产党都快完了,全人类都在打共产党的时候,结果我们这个平台上现在什么八万人,你们觉不觉得丢人了呢?你们能不能回过头找找人,再加点App行动行动。你看班农跟我认识第一天我告诉他,我说美国人特别爱讲。但是美国创造财富很多都是来自其他国家和民族,这就是美国伟大。
 
我说我崇尚的是,我是个生意人,我那楼是盖起来不是吹起来的。我每天都说action、action、action、行动、行动、行动、才有我的今天。包括前天、昨天我都跟班农先生说,没有我的支持你没有war room,没有你的war room就这么简单。
 
我把路德弄到美东来,我不是上那去给我天天去捋线去了。结果有一次我告诉我王雁平,我让路德来美东不是我直播室来给我当工人来了。路德是要把自己的事业要干大,路德有他的使命,我相信路德一定是爆料革命上的最重要的人之一,是有使命的。现在路德扮演的就是这个角色,我没把它当成天天在这儿,我让住了个房子然后打个义工吧,那不是郭文贵,那是熊宪民和韦石、夏业良、郭宝胜这帮畜生干的。我们不是这种,我们把战友都是永远托到头顶上越高越好。
 
同样的是战友们,你们能不能行动行动啊?57000个又算什么,我们要直播在线后面最起码五十万人在线的时候,我们可以笑一下。一百万的时候,咱们再(鼓掌)。
 
不要把那十股当小了,那是认股权。就是在9月1号以前,都该按1美金1股G-Fashion,1美金1股。可上市的时候可就不是1美金1股了,但你还付1美金1股。救救你身边的人吧,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光复香港、爱台湾。不要忘了台湾,不要忘了香港。
 
5万7千多人,这是有史以来直播最多一次啊。特寂寞呀,七哥最近啊。七哥现在都想去日本呢,去那个什么什么町啊去转一转,郭宝胜去的那地方。没事儿了七哥最近就给Sara打个电话,给木兰打个电话聊聊天。一听木兰声音“七哥”。哎呀,昨天跟Sara聊了一个多小时。聊得挺兴奋,现在是完全是神交,意淫啊。
 
再见、再见、再见,说不完的话…哎呀!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