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7年7月3日第一次直播 20170703_1



郭文贵2017年7月3日第一次直播 20170703_1 王岐山和傅政华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7月3号,文贵报平安直播。 
 
 
 
今天的主题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和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将如何毁掉中国” 
 
 
 
近几天,国内各方的朋友和我联系之多,大家现在对这个问题的关心;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对我和爆料革命的担心,已经实实在在的成为了中国政治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通过这些天来,大家对这个事情的关心,担心以及和我的联络,我强烈地意识到,自从我爆料王岐山、傅政华这些盗国贼开始,已经引起了来自国内和国际高度的关注,可以说,前所未有。 
 
 
 
在我和这些朋友之间的沟通、了解以及对话当中,确确实实我感受到,这件事情,对国家和民族的影响意义非凡。我现在看待这些事情的任何时候,都应该站在国家和民族的立场上去考虑。 
 
 
 
就像前天晚上,一位老领导从北戴河给我打电话,老人家非常非常地担心,这件事情引起的分裂和严重的后果,已经不是过去所能控制的影响范围之内。从他的政治经验来看,当局者是掩耳盗铃,政治鸵鸟,鉴于此,老领导给我提了很多建议。在北戴河即将开会,这些退休的和在职的中央政治局的常委和委员们,都相聚北戴河的时候,而且,大家都在交流这个问题的时候,有几个问题需要澄清。 
 
 
 
首先一个问题,大家都想知道,王岐山和我之间这个事情的恩恩怨怨,我不想一一贅述。我只想说的是,任何一个想了解这些事情的本身的人,你们可以从2015年,抓捕、问询、边控我的员工,其中,问询270人,抓捕我的家人18人,被边控的家人也达到几百人。这些人当中的绝大多数,可以说99.99%的人都在国内待着。所有这些人被抓捕的时候,都是一句话,“习总书记批示的,你们完了!习总书记要把你们全家都灭了,公司全灭了。”当时说的罪行是“涉嫌组织黑社会犯罪”;当时成立的专案组是北京市的纪委加公安,专案组组长是傅政华。抓捕的过程都是以“习主席批示”为名,在审讯我的员工和家人当中,每次都会提到,这都是习主席的批示,习主席想把你全家都给灭了。 
 
 
 
后来就开始了所谓的“骗贷罪”、“骗汇罪”和所谓的“洗钱罪”,这罪那罪都有了。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知道,后来发生一系列的事情,我的员工和我的家人受到了巨大的折磨。我通话的这位老领导,明确地告诉我,这件事情是从抓李友开始的。李友进去之前,他是和纪委及公安联络好的。所谓的就是从广东由范一飞的小情人陈华等多个情人陪同,在广东东莞躲着的时候,和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联系,和当时的纪委书记王岐山联络上后,和傅政华说好,说去投案自首,算李友投案自首。然后,检举揭发所谓重大的政治造反案件,包括马建的重大腐败案件。在这种情况下,李友回到了北京。 
 
 
 
当天,李友交代了马建副部长受贿他一个亿,郭文贵和令计划的案件,郭文贵和周永康的案件,王岐山当即给习总书记写了报告,之后,习总书记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批示。从此,王岐山像拿到了尚方宝剑,以此,到处在会上宣扬,“这是习总书记批示!这是习总书记要抓的”。以此,所有的专案组,都留下了“这是习主席批示的,这是习主席要抓的。”这也是为什么,所有的专案组抓捕时也这么说的原因。老领导明确地说道,这是王岐山和傅政华一手导演的这样一场戏。 
 
 
 
抓起来之后,问询我们員工的绝大多数案情時都要问道,我的家人和员工是否见过吳官正,是否见过馬馼,是否见过马建副部长,是否见过令计划,是否见过北京的领导。主要矛頭是審訊孟會青,马建和我们家人及員工的关系,主要饅頭对准了馬馼还有吳官正书记,还有何勇副书记。那麼所有的问询当中,都涉及到了孟會青、马建副部长,及他们的下属高辉处长,还有滿永平——安全部長期在我們那裡辦案的人。矛頭直接對准了吳官正,何勇書記,馬馼書記,還有馬建副部長。牵连到了張越书记和孟會青,这个案子,主要是,王岐山和傅政华为了销毁证据,想办法做掉吳官正,做掉馬馼,做掉何勇、孟會青和马建等人的一個独立案情。 
 
 
 
而且非常之明确,傅政华和王岐山就是想把我全家整死,公司全部资产交给中建投。这是当初定的方案,这是老领导明确跟我说的。我通过跟所有被抓的员工和家人的联络当中,证实了这一点。如果有关部门,有关人員想去证实很容易,去看卷宗,去看审讯笔录,把当事人叫在一起,一问就可以澄清。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老领导谈到了我爆料的关于王岐山和傅政华的一些事情,他表示深信不疑,事实只有“过之”没有“不及”。而且,他还认为,现在这个国家还有政治领导已经被王岐山和傅政华等绑架,他已经有了更多的担心。据他了解到的王岐山、傅政华等纪委加公安,过去五年的反腐专案组,所有的矛頭对准了现在在世的、退休的政治局常委,现任的政治局常委以及个地方的省级大员们。而且这些人,有的人是被抓捕双规、撤职,绝大多数人都是没有被抓捕双规的正在任职的干部。 
 
 
 
他们有一个巨大的计划,就像当年李友,威胁使用“经济毒丸”、“政治毒丸”计划一样,有计划地实施了对过去和现在的所有的官员,大老板和商人进行所谓的犯罪,涉嫌反腐当中的各种犯罪线索的调查以及整理。 
 
 
 
据这位领导说,他的原部下,已经多次向他告知,王岐山和傅政华做的这些事情,超出了所有的现任政府官员的想象。这些证据是他们未来在政治上保证自己家人的资产安全的保命的东西。同时他们也能绑架国家政府,绑架中央某个领导人,甚至现在的总书记和未来的总书记。而且,对各省各地公检法司的各个部门不听话的人,他们可以说是有一剑封喉的材料。这些材料,就是保证王岐山、傅政华未来不被下一任的纪委调查。或者在他真正的离开这个岗位之后,他们想不被清算核心的材料。 
 
 
 
这位老领导担心的事情,这些材料,如果王岐山、傅政华他们不在这个职位上,谁来管理这个资料?这些资料,王岐山和傅政华要拿到国外去,如果拿到国外去,他能不能控制得了?谁来帮着控制?另外,这些材料会不会被敌对国家,敌对组织或者别有用心的得到。或者暂时不被得到,未来不被得到,怎么控制?怎么办?这个问题确确实实,他的想法确实是不同的观点,对我也是一个重大的冲击。 
 
 
 
这位老领导身体也非常地不好,明确地说,现在整个国家就服务于这几个人;而且,这几个人的野心超出了想象。他认为我对这个“盗国贼”的形象的这个比喻是非常到位的,而且,他对我的“郭七条”也是非常认可的。他认为这也是这几届政府和国家追求的政治、反腐、社会、经济的目标;他认为这都是相向而行的,这也恰恰戳痛了盗国贼的心窝子。 
 
 
 
所以呢,他又说了另外一个问题,中国的经济,2015年的股票交易市场的A股经济危机,股市暴跌,这个股灾的背后操控一定是王岐山以及和王岐山相关的人。他谈了很多的观点,最后我告诉他,“老人家你去想一想,一战之后,比利时和法国政府突然间去接管了德国的一个叫“鲁尔”的地区,因为一战时,德国要拿出战争赔款。为什么比利时、法国要去接管“鲁尔”地区呢?因为鲁尔地区是当时重要的工业生产基地,是德国经济的心脏。 
 
 
 
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鲁尔地区的货币贬值,通货恶性膨胀,当时比利时和法国就不要你的纸币了,那就不值钱了;他们要的是当时的工业能力和资源,当时的货币贬值和通货恶性膨胀达到了一百亿倍。所以比利时和法国接管了德国的“鲁尔”地区,让它用实际生产的产品来赔偿一战的赔款。后来,德国用土地租金合同造就了馬克,才逐渐将货币和通货膨胀的问题解决。但是,这件事情,给威玛共和国培养出来希特勒铸就了根本性的条件。很多研究世界经济和历史的人,都明白这一时期。 
 
 
 
这个事情对我们来讲,今天的中国,已经到了恶性通货膨胀的边缘。很快,中国的人民币兑美元,不是六块或八块,可能是六十、八十或一百。主要的根源,中国有人在操纵著中国的整个金融的全面领域。只要是他们想动手,一天之内就会造就一个2015年的股灾;同时,可以在迅速的几天之内,让中国国内恶性通货膨胀,货币严重贬值,因为中国在过去几年严重的“超印”,货币超发。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全是好的,因为生产力强,但是,我们整个市场是一个不健康的发展。或者说,中国的市场和产品严重脱离的关系;和外汇之间倒挂的矛盾;和咱们的货币没有开放等,分分钟钟就可以创造出一场重大的金融危机。之后,就是恶性通货膨胀,结果就是全民只有人吃人了。因为所有的房子、纸币一毛钱不值,在这种情况下,谁来操纵这个金融,谁就是中国下一个实际控制人,那就是下一个希特勒。说到这点,老领导完全同意!我们相识很多年,他对我在经济和大势的判断是有信任度的,他非常之担心。 
 
 
 
老领导说,我爆料之后,他把所有有关海航、新华保险、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中信银行,这些和王岐山有关系的这些银行好好地梳理了一下,他非常害怕。他说,在他管这一块的时候,做梦都没想到,王岐山这些年来,处心积虑,他已经彻彻底底地绑架了中国的经济和所有党员的隐私,他已经牢牢地控制了这个党。 
 
 
 
后来说道,这个经济和金融的控制,已经是决定中国命运了。因为中国的军队,它是需要花钱的;更重要的事情,中国军人的家族们,一旦中国的经济出了问题,军队是要受到严重影响的!更重要的是,军队资金的配拨、撥給,都是中央银行、财政部做出国防预算,这个是跟中国的经济政策、金融市场有重大关系。 
 
 
 
这个时候他才说到,原来王岐山在过去的一、二十年来,已经规划了一个大局。当时的江泽民书记、朱镕基总理、还是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甚至包括今天的习近平主席,无法了解真实的状况。在整个金融领域布下的天罗地网,无人能逃,這又给了他一个纪委的刀把子,让他这个刀把子和钱袋子,已经牢牢地控制了中国的真真正正的枪把子,真真正正地控制了中南海的所有的决策。维稳费和社会经济的GDP以及现在每天在兑水的钞票,还有变态的房地产市场;让中国这个社会什么都不产,只生产仇恨的社会的嚴重的矛盾,与人们对法治、民主在信息时代的追求,两者已经成了水火不容。 
 
 
 
所以,这位老领导说,文贵,你的爆料应该让任何一个有良知的党员应该看一看,大家都坐在了一个火山口上,一定会爆发,只是什么时候爆发,毁掉了整个民族和国家,一定是先毁掉了老百姓。在恶性通胀的时候,老百姓的车和房子,就像当年的鲁尔地区一样,一文不值,貶值了百亿倍。 
 
 
 
你拿什么去买,你拿什么去还贷?你拿什么去买饭吃?一台汽车甚至不够买几个馒头。整个国家就变成了王岐山仇恨人类,仇恨国家这种设计的全民僵尸的时代,全部被控制了。老领导说,他没有想到王岐山通过“中金”和银行向海外转移了大量的资金,多年来,利益输送,他非常之震惊。 
 
 
 
本来我6月17号要爆料的是另外的更多的猛料,明星等其他方面及个人生活的。这位老领导说,如果你有金融方面的证据,希望能亮出来,让北戴河的所有的同志都能看一看。所以,我临时决定更改了当天的爆料内容。这位老领导,对王岐山和傅政华之间保存证据,处心积虑地为自己的五年、十年、二十年的安全,设计好了一个让这个党、这个国家随时处于危机,甚至崩盘的这一绝密信息,已经成了国家民族的危害。 
 
 
 
因为,他把这些资料放到国外的时候,不管是傅老三,还是王岐山、姚庆,贯君、刘呈杰、孙瑶,姚明端、姚明珊,而且都在拿着外国护照,不管什么情况,这是无法控制的。这已经给中国这个国家、民族安好了已经启动的定时炸弹、信息炸弹,所有的党员、任何一个人都在威胁之中。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老领导和习近平主席以及王岐山书记,跟一位朋友在杭州的小船上,有一次晚上晚餐。晚餐后,王岐山对习主席讲的话,今天让我回想起来,毛骨悚然。王岐山走到今天和他对「六四」事件的看法、他对老百姓的看法,以及他对《旧制度与大革命》的这种偏愛,他对法国大革命的独到见解;他对希特勒本人的那种崇拜,他对女性的变态,他对经济的控制,他与李克强总理兄弟相称笼络在身边。然后,笼络了傅政华等一大批“公检法”之中兄弟相称的朋友,又給与了巨大的金融的支持,让大家跟他狼狈为奸,共同地在大粪坑的深层成为了一个集团。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不是随兴而起的。。 
 
 
 
所以,十九大是他在酝酿当中必须控制的一个会议。而且王岐山本身,以及和傅政华他兩個人合作後,在党内造成了绝大数人对他的愤慨,这种在党内无法无天地对同志们的欺压和非法地关押,威胁、恐吓、敲诈,拉拢利用以及拉帮结伙,大家都看在眼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深深地知道,只有永远的在那个位置上,才能保证他的女人,他的私生子女,他们犯下的罪行才不被清算。所以,他们一定不会放权的。 
 
 
 
因此,“十九大”,要么让他随心所欲地达到他们的目的,在各个领域安插他们主要的各个兄弟们、利益集團。或者,你不能满足,他們一定會跟十九大的其他领导PK在一起。 
 
 
 
本来我今天要讲的,在我上節目的四十分鐘前,他們希望我今天不要讲,就是在北戴河的大领导和现任几个领导的别墅里面的。王岐山和傅政华所做的事情,通过在国安和中央警备局的我的朋友,他们告诉了我一些关键的信息线索。这些关键的线索影响着这些领导的隐私和安全。而且,这些都有国内外的内外勾结,这是他们进行的一系列的表面问寒问暖,送粥送饭送汤。然后呢,给老领导到所谓的保密信息,互相之间拉拢利用、传信,然后互相的拉帮结伙;然后第二个层次,有专门的利益输送,许诺;第三个层次,有威胁,告诉你家什么事被发现了;第四个层次,有人来了解你的信息。 
 
 
 
这一次的北戴河,在十九大前,党内现在已经成了,真真正正的《北平无战事》当中的内部的情报站、保命战、保钱战,以及保自己的女儿和未来子孙的战争。已经不是文贵的“保命、保钱、报仇”了,是他们“保钱保命保未来”。 
 
 
 
我和几位老领导谈完以后,确实,我感到很沉重。因为这不是党的问题,这是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这是我们子子孙孙的未来。我是真地很害怕,就是他们几个人,让他们当了中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军委副主席,枪把子、刀把子、钱袋子、外交,全部都被他们给控制住了。 
 
 
 
五年后呢?他们还要继续控制,他们不会放弃!如果这个国家不让他控制了呢?他就搞金融危机,把老百姓的钱给洗光了,甚至把中国的领导人找其他理由给黑掉。任何一个总书记,如果不跟这些盗国贼们合作,他们一定会拿出来各种的武器,甚至是造谣,甚至是各种其他方面的信息,来威胁我们下一位最高领导人,这是势在必然。 
 
 
 
别说一个习主席,就是一百个习主席也不可能说,让你王岐山一辈子在那位置一直坐着,不可能!王岐山、傅政华下面的马仔,下面的一帮人都很清楚,任何一个人上来都会跟他们算清帐,他们会束以待毙么?当然不是。不能束以待毙,这种突发事件,在下一秒钟就有可能发生,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这就是为什么老领导告诉我说,全党没有人相信,E租宝、泛亚,包括各地发给老兵的钱都去了哪里?你是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你说的全大多数都是准的,E租宝和泛亚的钱转到海外,包括各地发放给老兵的钱都进了谁的腰包,“709律师”大抓捕的真正原因。 
 
 
 
他说,真的是,你都说到点子上了,这些事情都关系到王岐山和傅政华,纪委加公安这种盗国贼的利益集团。这些事情埋下的社会不稳定,即将给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带来的影响无人能知,无法预测!所以,这位老领导很明确的告诉我,没有任何人怀疑郭文贵的爆料是真是假,因为上层都知道。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认为郭文贵会对这个国家、这个党、这个民族会有恶心之为。他们也都清楚,我实在是被逼无奈。 
 
 
 
那么,我在这里,我必须得把我的观点加以澄清。私仇和国恨是两回事,和民族利益、国家利益与党的利益是两回事。我郭文贵追求的“郭七条”,不会改变!一定是不反国家,不反民族,不反习主席;我坚决地要求依法治国,反对以贪反贪,以警反贪,以黑反贪。那么现在,我更加地坚定我“郭七条”的原则。 
 
 
 
接下来,如果大家看到发生一些突发事件,类似于国家绝密和机密的材料出来,如果这些材料是和“郭七条”相悖的国家机密信息,是对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习主席的利益相关的绝密信息,一定不是郭文贵干的!而且,我要求所有国内能看到这个视频的党内同志和领导,无论下一步涉及到国家经济、国家政治、国家军事的重大信息泄密时,大家应该组成一个独立的调查组织去查明信息的来源。因为,最近这些天来,有些人所谓地给我透露信息,着实让文贵感到很害怕。这些信息是文贵永远不能拿出来的,因为这些信息影响着国家的安全、民族的安全、金融的安全。它跟我的“郭七条”是相悖的,我不会做的。 
 
 
 
但我能预感到,很快,王岐山和傅政华等人,他会用我的名义将这些材料用别的方式曝出来,嫁祸于我;也可能,十九大前,采用其他方式曝出来,栽赃于我。最近这几天来,王岐山的朋友通过各种私人渠道来告诉我,“这个查我们家的案子是习主席批的,而且如何如何……”。这种栽赃、把我当傻子一样地愚弄,就能证明他们为什么能录制“三邪视频”、“强奸女员工视频”,这种卑鄙无耻、无知的行为,他把别人当傻子,这是他们权利的傲慢! 
 
 
 
多少年来,把中国人当奴隶、当猪狗对待,“成功”地蒙蔽了他们的眼睛和耳朵之后,养成的习惯性的思维。他以为我还是傻子呢!我能相信你这话么?但是,我在不被他利用的时候,看到他有意无意间说了各种信息是让我很震惊的,这是我过去没有想到的。我能感受到,他们已经是丧心病狂,在十九大上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他们自己对控制经济领域的信心和必将得到权利的野心,是决不会放弃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和老领导谈到了金融安全和他们所谓金融的手段,国家金融将进入一个完全的动荡期。他们跟国际上的勾结,这种“纪委加公安权利大过天”的对党对国家的威胁, 及十九大上控制党的国家的这种野心,让我感到了震惊和恐惧。而且我深信,中央的前政治局委员,政治常委和现任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们都是心存侥幸。在这些领导人听到的所谓内参,内部消息,我相信绝大多数都是被控制的,他们得到的事情真相是很少的,是被操纵的。 
 
 
 
所以,过去的这一周来,我深深地感受到从6月16号到今天,这个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不管中央如何的平静,如何地自欺欺人,中国社会的各方矛盾和政治上面临的盗国集团的威胁,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稳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因此,我再次地重申,郭文贵的爆料,一切以视频说了算!一切以视频说了算!一切以视频说了算!重要的话说三遍!我在视频上说的话,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我追求的就是“郭七条”,没有任何其他的追求。 
 
 
 
今天我讲的这些报平安的直播内容,王岐山私人生活的事情,所有当事人女主角都在国内,国家机器的一个小小动作就可以了解真相。当王岐山和傅政华的事情,国家永远用冷对待、不处理、冷处理的方式的时候,这个资料是一定会被播出来的,我所说的都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我希望给这个国家、民族留下应该有的尊严,我不希望丢人丢到国外来。我永远也不希望与国外的机构合作,对付我们的国家和民族。 
 
 
 
但是恰恰相反,王岐山和傅政华等人把大量的钱财转移到了国外,家人全部拿着外国的护照,不管说是亲生、私生还是领养,还是老婆、小舅子、大姨子,绝大多数都在海外。人在海外,钱在海外,心能在国内么?还能像昨天说的扶贫么? 
 
 
 
王岐山书记昨天讲扶贫,我真觉得是笑话!王岐山把你那“787”飞机每小时烧油的钱拿出来,可以服务半个中国了;兩千萬万的最底层的贫穷者实际上需要多少钱呢?不过五百亿。这个数字实际只占海航很少一部分,占“长城资产”很少的钱,占“中建投”很少的钱,占“新华”和中国银行很少的钱。仅仅王岐山家的姚庆,在中建投、中国银行、中信银行就几十个账号,巨额现金!你把他那利息的零头拿来扶贫就够了。你现在在全党号召扶贫,这是个巨大的讽刺。 
 
 
 
这就是说,王岐山、傅政华等人对国家领导人的安全、对国家掌握信息的真实性、对老百姓继续地欺骗还是心存侥幸。王岐山这些年来性生活的解决,过去几十年来,你这样的性格,你玩弄别人的妻子,多个朋友的妻子,各种明星,各种年龄的女人,你这些事情,让全党都变成了通奸党。你让全党都不吃饭,结果钱都被银行、金融机构给拿走了;你让全党人们都不出国,结果你全家人都拿到了外国护照了;你让全党不准开车,你买了飞机了。傅政华更是杀人越货,这个人干下的坏事情,枪毙一万回都不会拉倒,王岐山像商鞅一样被五马車裂都不會让拉倒。 
 
 
 
如果这个社会,这个政治生活还能让他这样下去,那我们的国家民族真到了悲哀危险到不可理喻的程度了。 
 
 
 
文贵今天讲的,就是这些,我不想再说别的。王岐山和傅政华,将给这个国家和民族带来什么,大家拭目以待! 
 
 
 
文贵7月17号会有一个长时间的爆料直播,今天是報平安;届时,我希望让中南海、北戴河和九千萬万党员以及全国的老百姓们看到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的嘴脸。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它不是个口号,它是我们的一个手段,我们的精神,“郭七条”永不改变。我似乎已经听到了、感受到了,这个国家和民族到了历史上最关键的时刻,而且可能就在下一秒钟!所有这些盗国贼的所作所为,你们很清楚,你们有本事放马过来,行动;你们的行动是對我们大家最大的帮助,也是最大的解脱。你們所有的行动,对我们共同追求的目标都会有巨大的帮助。因为咱們共同的推动,会分出胜负! 
 
 
 
文贵已经做好了为国家,为民族,为草根们,为像我一样的草根们,为我们的私人企业家们,为我们现在受迫害的709律师,为被陷害的刘晓波先生,为现在我们国家被骗走25万亿的股民们,为泛亚、E租宝和被害的老兵们,做出了一切的应有贡献的准备。所以,我们都是“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一切也一定都会有结果。 
 
 
 
在此,文贵感谢所有推友们对文贵的支持!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