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7年5月24日 20170524



郭文贵2017年5月24日 20170524 呼吁推友不要冲动

内容梗概:
敬的推友们,大家好!这是郭文贵24号报平安的直播视频。 
 
 
 
因为昨天一天我就开了两三个会,然后晚上我还有几个视频,从昨天到现在非常非常地忙,可是很高兴、很开心。昨天晚上的会开的特别的好,但是从今天的凌晨三点起,我就开始进入了紧张状态。 
 
 
 
首先,在此请允许文贵衷心地希望所有的推友们,今天我要呼吁大家一定要冷静,不要冲动。因为从昨天到现在发生了好多个、从全国各地不同的地方,很多推友被抓的事情,我这里纷纷都得到了消息。特别是在某省有的人就印刷了『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还有的在某省印的『你們健身了嗎?』,还有的印刷的『黃艷的小手』。这『黃艷的小手』以后成灾难了,成了注册商标了,这个事挺搞笑的。 
 
 
 
特别是在南部的某省,确实有推友发财了。据说是全场启动,所有东西全卖完、供不应求。因为这个呢,好多人被抓了。但是让我感到欣慰的事情、高兴的事情,我不能说具体地点,我得保护。有的警察抓了以后,故意地對一些货品、商品没去没收,就是说回头来查封。但是推友都很聪明,把这些东西迅速都转移了。 
 
 
 
这说明我坚持是对的,咱们九千万党员绝大多数是好的;警察队伍当中绝大多数也是好的。而且,在某省有警察把一戶人家三口,特别是女同志抓了以后,很明确地说:“你为什么要印这个东西?”人家很聪明,人家说了:“我就听说这个好卖,我成本十六块钱,我印了卖八十;这两天一炒,卖到一百二了,甚至一百五了,我就想赚钱。”警察说:“很好,写在笔录上,我也不知道你到底为啥,你说的我都信,你就写上吧,然后赶快回去。”就是这人民警察很多还是为人民的,我听了很高兴。 
 
 
 
所以说,请推友们一定要记住,学会保护自己,学会保护自己。但是因为『六四』即将到来,也有坏警察,抓起来以后,原来他们就有所谓的异见人士,“你甭回去啦,『六四』以后再回去”,叫家人送行李去。最近这些天大家一定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给坏人可乘之机。这些盗国贼们打着所谓的查『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你们健身了吗』,然后设计骗局、设计法据,把推友们关起来,达到了所谓的『六四』期间维稳。还有达到了上级交代的关押指标,这是很可怕的。所以我现在呼吁推友“这几天千万千万要冷静,大家一定要注意,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另外,我不能说的,很多推友要这样、那样行动。我再次强烈的呼吁“希望大家千万、千万一定要依法办事。”我们要求依法治国,我们自己不去守法,那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不管對现在的法律你有什么样的看法,你一定要守这个法,千万别给自己、给家人惹麻烦。这是为什么我强烈呼吁“马上把杨建利先生为我在白宫请愿的东西撤掉”。因为很多人因此被叫、被抓、被传唤。昨天我收到消息,又是几百个人就因为这个被传唤。很奇怪,很奇怪! 
 
 
 
另外一个,我说过北大方正科技搞得就是这个源代码的控制。只要你使用中文字体,很不安全。希望推友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要因小失大,不要因为这个给家人带来担心。拜托了!推友,文贵拜托了。 
 
 
 
另外一个,我现在要说一下退伍老兵。所有的同志们、所有的老前辈们,文贵在此拜托了。最近我收到了这么多、这么多的信息,我万分惊讶!我一定采取符合法律,还有在美国符合美国法律的方式,我一定全力为你们争取。而且,我把你们提供给我的这些信息,经过核实后,我一定要在我的全球发布会上,我要占据大篇幅的讲述,特别是你们受到的遭遇、当年对你们的承诺没有兑现,特别是家人被殴打、被威胁,孩子上学被威胁,孩子上班被威胁。 
 
 
 
这种事情我一定替你们说出来。这在哪国它也不合理、在哪国它也不合情。更重要的事情,我不相信它符合中国中央的、中国政府的要求。这都是地方政府、还有一些盗国贼们,盗取了国家的财富,然后在中间中饱私囊,欺诈了这些退伍老兵们。让大家成了“有病看不起”、“上学上不起”、“老人死了葬不起”。更夸张的事情,现在起码的饭、水都吃不好、吃不健康。这个一定要叫中央知道。我相信习主席知道了全部的真实的事情以后,一定会给大家公平的。 
 
 
 
据我所了解,现在很多部门也有跟我联系的、跟我说,让我要掌握正确信息,不要随便地讲出来、要符合事实。确实,我看到有些信息和资金是真实的,拨付是很多的,被很多这些所谓的贪国贼们、大大小小的盗国贼们,叫他们把钱给贪污了、中饱私囊了。 
 
 
 
那么希望这些所有退伍老兵的朋友们,你们头两天发过来要搞的活动呀,文贵在此强烈地呼吁、强烈地呼吁、强烈的呼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三遍,潘石屹、我们的潘处长什么事情都说三遍。昨天我才看到網友给我发了很多信息,他怎么对付人家帝府服务员的,怎么在那个的地方撒谎的,怎么在那个地方把自己当成文人的。 
 
 
 
然后据一个演艺界的明星给我说,说潘先生最愿意给她讲爱情的故事,讲起来没完没了,煲起电话粥几个小时,人家把电话放一边了。潘处长、潘石屹先生,你已经跟财新胡舒立女士,已经合作在一起了。李友同志也很了不起,非常有实际经验。我建议你们既然已经都合作在一起了,为了你们的老板——盗国贼们,你都站出来了、舍身而出。因为你不敢回国,你在外面呆着,说这些事你干完以后,你就可以回国了。你被查封的资产也可以解封了,你不可以进行的项目也可以进行了。 
 
 
 
你放心,许诺给你的老板不会过“十九大“,绝对不会过“十九大“。他要能过了“十九大“,我郭文贵从这十八楼跳下去。你看着,潘处长,潘石屹处长、黄艳处长、还有李友同志,不管你吃多少海狗丸;包括胡舒立女士,不管你骗多少人、多少的招摇,你把你钱藏在哪;不管你有多么的傲慢和嚣张。你是吃了西方吃东方。人家吃了原告吃被告,你是吃了西方吃东方、吃了国际吃本地,还有骗了男、骗了女、骗了你老公,你还骗了你家人。你放心!你这些丑恶的嘴脸一定会被揭发出来的,咱们拭目以待。 
 
 
 
再反过来咱们说,就这些老兵们要做的这些行动,包括要为文贵做的这些行动,要去潘石屹那里去抗议、去《財新》抗议,包括你们要组织在某特定时间上街游行,准备无论如何都不回来。这事绝对绝对不能干! 
 
 
 
如果你们相信文贵的话,我希望所有的老前辈们,你们绝对不能干。你们受过国家的军队的严格培训,你们现在受到的不公,绝对不能靠违法的行为,或者说被人家抓住把柄的行为。这是不理智的!一定将你们的所有的家人的遭遇、实际情况,一定要反映上去。同时你们能给我的,我一定通过我的手段,未来会有一段时间专门反映老兵的。 
 
 
 
泛亚的、易租宝的、老兵的、雷洋的、聂树斌的这些敏感事件,我一定在我掌握和了解被证实后的证据和事实以后,我向大家庄严承诺,只要你们尊重这个社会的制度和现在的基本的治安和法律,文贵一定全力以赴、不惜代价。不管花多少钱,文贵都会为你们去争取。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发声,我也愿意、我甚至拿钱到CNN给你们打广告,我都愿意。但咱們绝对不能在社会上制造治安事件,那就是灭顶之灾。 
 
 
 
全国各地,各省、各地的书记们都收到了中央发文,“任何一个老兵如果再去上访,就地免职”。这是中央前所未有的严厉政策。当然了有些书记上蒙下骗,那是一定让中央知道的。但这种严厉的政策既是双刃剑也是最大的不稳定。那就是有政治家就劝说老兵“你们一定去上访”,为什么?这就是想当书记的那个人。让你们去上访,结果书记被换掉了。千万不要被这些流氓政客所利用,而且你一个人上访解决不了问题,卻让你一辈子活在不稳定当中。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所以说,昨天这么多退伍老兵同志们给我发来的信息,而且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你们也没有钱,又换新手机、又弄新卡的,通过其他外面人发过来,我真的是特别特别的紧张。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看到了,我简直不行了,我赶紧理理发,我一星期没理发了。理发、赶快冲了个凉,我穿了衣服就跑在这,实在是把我忙晕了。但是我一定要给推友们呼吁“千万千万,退伍老兵们给文贵点面子。一定记住咱们的事能解决,但一定要冷静”。 
 
 
 
然后,第三个我想说的事情就是台湾和香港,特别是香港这几天朋友們炸了锅了。这个我马上就会公告出来(對助理)你一定要公告出去。在香港就是五百万港币争取所有的贪官、紀律部队、建制派议员受贿、官商勾结、收巨额礼物、违法犯罪、到东莞嫖妓的视频资料等,我会很快挂出来。 
 
 
 
那么咱们香港最重要的机制就是法律,还有就是三权鼎立,就是有行政立法会的制度。我们要维护这个,要在立法会上争取,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一定会行的,一定会行的。因为这些人那么害怕、前所未有的来反对这个事情。他害怕什么?他干了坏事了。 
 
 
 
这就象当时这些盗国贼们用外交部给我发红通引起了世界的震动,全世界都关注这个事情。他們盗国贼用了公权力把VOA断播,成了全世界最大的丑闻。这事情刚刚发酵,还没开始。那么现在建制派议员拼了命的阻挡你们、成为议案,那这就说明了他们的恐惧和他们的害怕。 
 
 
 
香港的朋友们,他们的恐惧就是咱们正义的人的勇气。他们的恐惧就是我们的正义、就是我们的证据。知道了他们的证据,他们害怕,为什么害怕?人民赋予了立法院的权力就是把社会的敏感事件、人民的呼声,通过立法会的精英们、人民的代表们找出真相。这是起码的常识,大家都懂的。 
 
 
 
但是他们不让发声。为什么不让发声?他们现在要学那盗国贼们捂住你的眼睛、捂住你们的耳朵、捂住你们的嘴巴。如果这次被捂住了,你们永远没有再发声的机会了。一定要积极争取,一定要积极争取。香港可以说是华人圈里法治的最重要的基石。香港现在还没有民主,有部分自由。但是这个一定要争取。但是大家切记切记!!在香港一定要有耐心,团结绝大多数人的时候,我们要依法办事,依法办事。 
 
 
 
这几天我也收到了这样那样给我提供资料的,我一再地回复,我希望所有人,能看到这个视频的人知道,在香港如果提供了虚假的任何所谓证据,那是犯大罪的。在香港受贿一万和受贿一百万没本质性的差別。但是我们一旦有一样是假的,那就是万劫不复啊。所以大家一定要牢记,文贵不是说你提供的证据我不往外亮;我的证据我也不是说现在不往外亮。第一,我获得证据的渠道必须符合法律,还得符合美国法律。比如说有些隐私、有些视频,我经过公证、验证后才能提交出来。 
 
 
 
比如说有些银行的文件,象我们现在从UBS获得的,有人发给我一些文件,我们查了,有部分绝对是真的,核实了,现在我们希望第三方给做出公证。但有些就是假的,那就不是真的,那这个事情出去问题是很大的。建制派的就希望我们犯这种错误。 
 
 
 
所以我希望所有的香港的長毛啊、涂谨申啊,这样的议员们,你们站出来说话的时候一定要记住,要在香港现在即将走向灾难的时刻,一定要有耐心,有坚持的同时要用事实说话,维护好自己的形象。否则的话就成了笑话了,咱们成了小丑了,这是不好的。而且,香港的学生真是我们香港的未来。香港怎么多学生跟我文贵联系,我现在直播当中大概三分之一到一半…… 
 
 
 
现在是多少人看? 
 
(助理:七千八百。) 
 
现在七千八百,在线人看的是吗? 
 
(助理:对!) 
 
 
 
我知道現在就是每天七千到八千,后来都是一万四到一万六,每天在线看的人数。然后,即時观看都在5万到6万。那么每天我的视频直播完都在十二万,之後迅速就到达二十二万,大家也都看到这个了。那么,每天转发的数量在二千多万。 
 
 
 
我们所有的YouTube上都有着什么年龄的人看的、哪里人看的、用的什么样的手机。我这几天我简单看了一下,31%用的是手机,很让我惊讶;40%是电视,并不是全部手机。更让我惊讶的是最近过去两周来,35%到37%之间全部来自香港、澳門和臺灣,全是港澳台;那么香港另外一个就是年轻人看,香港人平均年龄在25到35,最年轻的;而我们大陆看的大部分人,年龄是35到45之间。就这个是YouTube的。 
 
 
 
那推特上呢?正好恰恰相反。推特上在香港看,大概在20到50之间;那么同时在大陆看的是20到45之间。所以这个影响力、影响的阶层,这是让我很惊讶的。因为我们团队的调查当中,就是香港的年轻人和大学生、高等教育人士,还有特别是香港的女士们,是观察阶层极多的。这种潜移默化、这种影响,我们要珍惜。就是要大家能看到真相,不是八卦。这事关香港七百万人民福祉的事情和真相的事情、和公益的事情,不是八卦。它是事实。它跟每个人的安危息息相关,它跟每个人的未来息息相关。我们要有耐心,我们要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用事实、用证据,以合法的证据去行动。 
 
 
 
所以,香港的这些朋友,你们给我发的很多信息,我这有时候抱歉了,可能来不及回应了。最近大家都知道,这两周我都要开很重要的会,希望大家理解。稍后我会逐渐地看。然后,我会让我的律师团队逐一核实,我会在一定的时间咱们再行动。我会公开我的行动和计划,然后我会再呼吁,给我一点时间。这是香港。 
 
 
 
那另外一个,过去大概两周吧,很多都给我发这样、那样、太多问题了,几千个问题。但是最近问的问题比较多的、我让我的团队给我进行了筛选。我每天我尽量回答一个问题。特别是最近这些天,关于我的好朋友车峰先生的问题特别多。 
 
 
 
车峰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他是原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龍先生的女婿。戴相龍先生就一儿一女,他的女儿我从来没见过。但我听车峰先生说,是個絕對贤惠、极为低调、非常简朴的一个女孩子。跟车峰先生的爱情也非常之浪漫,他们共同有一个儿子。这个车峰先生我们过去在2008年认识的,交往到现在。车峰先生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主动帮助我6个亿人民币,24小时之內……当我需要钱的時候,直接就把钱汇给我了。而且,连个欠条都没有,后来当然我把钱都还了。 
 
 
 
我们俩之间没有任何交易。后来他的股票上市当中给我做过担保,就是数码港吧……是叫数码什么的公司。给我做过担保,我从来没有买过他的股票,我也从来不会投机股票,只会长线投资。我们基金投资都是长线的。那么作为当时一个担保,大家网上传的、包括胡舒立女士在到处乱说,都是假的,我根本没有买车峰先生数码港……叫数码什么公司的股票。 
 
 
 
这个股票后来到了担保期,因为是我买什么、我忘了,做了个担保融资,后来到期了,就把人家股票还回去了。所以那里不存在所谓利益问题啊,那都是完全胡说八道的。那都是在香港可查的。所以那些造谣的人……就象造谣我杀日本人一样,简直瞪着眼说瞎话。这是胡舒立等、《博讯》韦石等,还有现在又加上了潘石屹先生,潘处长和“黄艳的小手“的黄艳黄处长这些人的一贯嘴脸。背后都是一个老板、一个招,就是造谣,完全不符合事实,瞪眼胡说八道,当然不是事实了。因为这件事情呢,车峰先生被专案组在香港多次问话。而且,车峰先生多次在香港被警察问话,和我一起被詢問。 
 
 
 
后来,车峰先生是跟大陆的一个超级富豪有一个合同,涉及到六百亿。这六百亿合同签完,车峰先生的那个数码港公司就会涨到几千亿。在这种情况下,跟他岳父半点关系都没有,他岳父被叫到中南海被一个老领导谈话、问候温暖,结果这个戴先生就很高兴,打电话给车峰说,“我被首长接见,对你岳母……(他岳母病了好几年的)……问候温暖,还关心车峰先生。”车峰先生一聽順这些,他说:“这个可以回国内了,没问题了。”决定签这个合同。 
 
 
 
结果回到北京还给我打电话说他没事,“挺好”。我说“我建议你抓紧离开。据我所知、据我所了解,这事不正常”。最后,车峰先生第二天,也是去了一百多个防爆特警,端著枪,在国贸饭店当场把他带走。当中只放走了一个人,是中央常委的家人。所有人,连帶去吃饭的司机都给带走了,司机的家人都带走了,几百号人,最后牵涉到大概是五千多人。这个动静之大,那也是比拍电影真是精彩千倍万倍。 
 
 
 
然后,车峰现在是被关在湖南。我的其中两个员工曾经在头三个月的时候,跟车峰先生关在一个四合院,车峰先生被打的每天砰砰响,但据我所知车峰先生是绝对不屈服的。这真是个大男人,我太佩服这位老兄了,行侠仗义。如果称为大侠,在我生活当中我认为车峰先生当属第一。对哥们仗义、对朋友从不违心,绝对是侠客级的。那么到里边被打的时候,那绝对是不屈服,快把他打殘了,打了他就骂。就是傅振华的刑一组的这帮人,打他打的非常夸张。 
 
 
 
但是后来实在不行了,让他屈打成招的原因是拿他老婆、儿子来威胁他。最后,车峰先生没办法。所以说他现在关在湖南,我觉的它是纯粹的政治陷害——纯粹的政治陷害。那么,关于车峰先生的事情,他还没有回来,我知道的事情很多、很多,未来我再回答大家,我再回复大家。 
 
 
 
车峰先生被专案组到香港去抄家、抄办公室、拿走电脑、查封银行账号、查账,这是全香港警察都知道的。香港立法会应该问清楚是谁来查的车峰的家,是谁查走了车峰办公室的电脑,是谁查封了车峰的账号,是谁威胁了车峰的家人,是谁将车峰的员工给驱散。这是非常重要的,只要这些人活着,有一天都会站出来说话的。香港的官员们不要都象那些盗国贼一样,你以为蒙住别人的眼睛,你也把自己眼睛蒙住,你以为这就是掩耳盗铃、解决一切问题吗?这是不可能的。 
 
 
 
这些人……过去五年来公开的数字是二十六万官员被查,九百六十万人涉案,最起码得有几十万人跟香港资产有关系、账号有关系、被调查有关系。你们都能瞒的住、骗的住吗?只要有一个被坐实了,就证明大陆黑警察到香港以黑治港、以黑查港、以黑控港,完全违背了香港基本法。香港人民,你去想一想。香港未来你们所有人都去想一想,你们就不会被抓吗?轮不到你们身上吗?一定会的。香港很多人被抓了,只是不敢说话,不是一个铜锣湾。——不是一个,有N个铜锣湾。 
 
 
 
香港一定要维护!为什么?连毛泽东时代,张国焘跑到香港去,毛泽东都不追杀他,毛主席都这样。为什么?他深深地知道,香港对於国内的政治家和国内的精英们,以及国际的联系有多么的重要。「六四」这么大的事件,邓小平先生也没有派人到香港去追杀、没有到香港去办案。 
 
 
 
今日的香港遍布了秘密警察,拿着一个开保险柜的仪器,所有我们家人都亲自目睹了N个警察到我们家去查去。保险柜这么一推,保险柜门这就开了,把东西拿走,啪……给你推回去,恢复原样,密码原样,连個指纹都不留。 
 
 
 
第二个,就是大家现在都可以花钱买的,就是两万美元最好的,便宜的几千美金,随时可以买。往保险柜那里一照,里边所有东西都看得见,想拿啥拿啥;想拿就開门,不拿就拉到,太容易了。在香港有多少这样的行动队呢?最起码十个。每天就是开保险柜,每天开你家门。这个房子任何门,他们只要往门上一放,只要输进入、一推,啪……门自动开了。然后,离开的时候放上去,门自动恢复到原位。全世界任何钥匙,包括银行那些所谓的保险柜。 
 
 
 
我放在香港汇丰银行、还有在国外一个银行里边的保险箱中的DVD视频录像资料,就被人家用這個方法拿走了。香港人民,你们家里的门、你们家里的保险柜,他们想拿分分钟,你都不知道。而且会给你制造一个假象,有人翻墙偷东西了,就把你家资料拿走了。所以香港的同胞们,你们不知道有多恐怖。未来这些事情都被证实以后,香港同胞们——你会无法想象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车峰先生他的家、他的钱、他的电脑……谁办的?是不是香港警察办的?香港警察没办,是谁办的?他的家人都存在呢,他本人也在呢。车峰先生所有的在香港的当事人,被问询、被问话、被调查都在香港进行的,是大陆警察過来的,不是你香港警察。你们不知道吗?车峰先生被害的太惨了,他们家人被害的太惨了。岳母过世、老岳父现在也病的一塌糊涂。妻子被吓得半死,小儿子那么小,听说現在也吓成忧郁症了。太恐怖了! 
 
 
 
所以说,现在香港如果大家不站出来说话,香港將成为没落之港,将成为臭港,将成为卖港贼之港。 
 
 
 
那么今天我就简单说这么多,我呼吁一下。本来我今天还要回复一下,关于我们公司原来的林强先生。林强先生是公安部一局常务副局长,没有局长,是当时陶四鞠部长的最亲信、最亲信,第一亲信,相当于今天的孙立军副部长、孙立军局长,他是一局局长。所有公安部长信任的人,他的秘书都当一局局长。一局是管海外调查局、海外情报局,港澳台黑白两道归他管的,港澳台的商人包括海外调查、派遣。这都是领导的私人领地,公安部一局那就是半个公安部。 
 
当时的林强先生是一局的常务副局长、没有局长,跟陶四鞠部长是绝对的、最最亲近的。他的哥哥叫林弟,是安全部原来的五局局长、十二局局长,也是我的好朋友。 
 
 
 
俩人都是过去老革命……父亲母亲全是老革命、红军,原来情报头子李克农部下。父亲是在监狱里边用塑料把自己勒死的,这是有名的故事。是周恩来同志亲自把林强、林弟接出来,然后又安排了安全部和公安部的情报工作。这是中国情报界的两个大人物。后来林强先生因为公安部换领导了,他没地方去。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家人把他推荐给我,这是在二十年前认识我的。然后,让他到我公司工作。 
 
 
 
但是,林强先生得罪了现在常委里边一个重要人士。过去由于知道常委的嫖妓、包养情妇、私生子,还弄钱的故事,林强先生在2015年3月份,具体记不清哪一天了,在我公司『盤古大觀』门口……我们都有录像的,被一帮人从后面冲上去,噼里啪啦打了一顿,摁在车上押走了。 
 
 
 
这个录像我看了有一、二十遍了,就是當年公安部部长一人之下——林强先生,爸爸为国家死在监狱的,是毛主席、李克农关注的人物,周恩来觉得“欠了人家“的人。兄弟俩都是为国家奉献一切的人,最后落得如此之下场,被这些盗国贼们以莫须有的罪名在大连秘密关押。现在什么罪名?在里边关两三年了;他本来体重就是四十几公斤,现在听说瘦的皮包骨头了,估计也就三十几公斤了。 
 
 
 
是为了什么?林强先生曾经为我在一个融资1.5亿当中,在我们如实还了人家本金、又还了人家利息,大概两个多亿吧。人家感谢林强先生,给了他100万人民币。而且,这100万人民币,人家林强先生还對我说了。我说:“你收了吧”。他交公司,我说“你收了吧”。因此,就以非公务人员受贿罪被抓了。你说这个司法制度,这个国家还有没有救?盗国贼们有多夸张!以贪反贪啊、以贪清除自己的敌人啊! 
 
 
 
如果“十九大“時,这样的人还在“十九大“当常委,盜國賊們继续管理这个国家,国家还有什么希望?习主席将极度危险。这些人是绝对要把习主席想办法给除掉的,他們看不得他(习近平)真正的反腐。习主席是真反腐,他为啥不反腐?不反腐他能有什么未来呀?在这个国家他现在是总书记,他是国家主席。但是这些人在骗他,打着反腐的名义,现在干出来的事,林强先生是最明显的例子。 
 
 
 
这就是为什么我呼吁,所有关于我们“盘古“的案子,包括林强先生的案子,还有很多案子,应该成立特别调查小组,调查事实和真相。林强先生我们俩八年没说话了,因为林强先生在关于刘志华的案子上,当时我说这事你别掺和,我自己来。因为他的哥哥和马健副部长在安全部是对手、仇敌。所以,我因为这个选择了马健副部长,就没有和林强先生以及他哥哥过多来往。因此,我们倆八年没说话了。 
 
 
 
但是他被抓以后基本上人快崩溃了,家里面他的嫂子得了癌症,就是林弟的夫人,是原司法部部长蔡誠的女儿,得了癌症,她也是安全部成员。林弟先生得了脑癌。然后,林强先生的女儿小瑶,从英国读书回去以后,精神也快崩溃了。林强先生的夫人……第二任夫人,这也是公安部原来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女士,听说也白了头发,也快半崩溃了。这就是二百多万的公安人士,你们要知道的事情。 
 
 
 
林强先生、林弟先生的爸爸为了這個组织而死,全家都是干公安、干安全的。现在是死的死、亡的亡、半死的半死,无一人健康。就一件事、一百万人民币,所谓的非公务人员行贿。灾难啊! 
 
 
 
但是,盗国贼们随随便便就一万亿人民币从银行拿走,那海航从海外现在大肆地敛钱、骗钱、洗钱。一个小时……「787」就六万美元飛行費用,林强先生的一百万人民币还不夠他飞几个小时呢。但林强先生爸爸的命、林强先生和他哥哥的一生,都奉献給了这个国家,他的妻子奉献給了国家,他的岳父奉献給了国家。最后竟落得如此之下场,还要以法律的名义、以国家的名义、以人民的名义宣判他。 
 
 
 
为什么我们要依法治国,为什么依法治国?二百万警察千万记住!所有这些人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如果我们不去呼吁依法治国,香港所有的人你们记住!现在看到的铜锣湾事件,就是你们的明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冷静地呼吁依法治国、推动依法治国;当然了,依法治国没有配套的民主、自由,那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我们要依法治国,这是一个文明社会基本、基本的基础,就象人会吃饭、不会吃屎一样的基本逻辑。 
 
 
 
在香港、在中国无数个“黄艳的小手“,无数个黄处长、潘处长在那塊兒運作。我们的潘石屹先生——潘处长在说,黄艳女士——规划委主任,在他的办公室门口等了他半个小时,我的天啊!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官员等潘石屹等半个小时。她要等潘处长,那就说明你潘石屹太有政治实力了。她为啥等你半小时?中国行政法律规定哪个官员到一个地点要等半个小时,那就是爱上你的钱了,或者爱上你这个人了。潘石屹你能不能交代交代,她为什么要到你办公室等你半小时?是你的市政府的哥们?或者中纪委的股东让她害怕?還是你代持的股东让她害怕?还是要求你帮她升升官?而且,你说你从来没跟刘志华副市长见过面。潘石屹先生,未来让全部推友给你搜搜,看看你有没有跟刘志华见过面。 
 
 
 
更夸张的事情,你竟然说什么……说这个黄艳女士是多么地廉洁,是纯洁的少女。国家公务员里边,從过去三十年開始,不允许家属做生意,更不允许家属經營跟自己管理范围有关系的生意。她先生做房地產生意,她是北京市规委主任。你瞪着眼睛说瞎话呀!你把北京的中国老百姓真当成猪狗了?黄艳女士的老公在北京做房地產无人不知,她老公开发的房地產近千万平方米,1平方米赚1万块钱,是多少啊?上百亿呀!你竟然還说,黄艳女士那个纯洁的小手只吃了你一道肉菜,还是后加上去的、等了你半小时。这是何等的逻辑? 
 
 
 
问问全北京的地产商和北京的商人,谁见过有官员到自己的办公室等自己半个小时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李友和胡舒立造谣说,张越在我门口等半小时。我要有一次在李友面前给张越打过电话、让张越来过,我郭文贵不得好死。结果现在,你又是同样的逻辑,黄艳女士到你门口等了你半小时,她为啥等你半个小时?你给她钱?你给她官?你给她后台?而且你竟然跟黄艳女士就见过一面,又不熟,你何以证明黄艳女士就是纯洁的、廉洁的?黄艳女士的老公跟你那么熟,你们经常吃饭,在馬會也买单,国际俱乐部日餐厅——日餐厅哦!你最爱去的地方买单。你竟然跟她不熟, 
 
 
 
我在告诉你,还在哪见过你,潘石屹。昨天我儿子告诉我一句话,我才想起来——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时候,在VIP厅,我们在其中的2号桌,我们有个共同的朋友。你跟你老婆挎着包过来跟我打招呼,我扭头走了,你伸出手,我没跟你握手。有这么回事,我就看不上你,就不跟你握手。还有北京一个老板跟我握手,就不搭理你。想想是这回事儿不?还在哪见过……去过我公司,在楼下,还什麼只看到厨房。你是没地方去,去我们厨房干什么去啊?你瞪着眼说瞎话呀,潘石屹先生。 
 
 
 
你真的是,你看你在那公交车上什么反PM2.5——推友发给我,我简单看了看。什么你跟那個女孩吵架,然后,你知不知道潘石屹……什么你自己的学问……老上电视台;连你的粉丝……1200万還是1800万粉丝呀?转发你的只有300人,不超过1000人,关注你的才几个人。粉丝都是买来的、都是假的。“银河SOHO“十几个的容积率是谁批的?——黄艳批的。 
 
 
 
我最后一次呼吁潘石屹先生和黄艳女士,我求求你们!求你们说话算话,把我所有的开发项目的所有批文、还有潘石屹的批文晒给大家,这是最重要的。你要不晒你就是骗子,我要不晒我就是骗子,我就是犯罪份子我也要晒。还有求求你们,你一定要在美国告我,你要不告我。潘石屹先生,我这事跟你永远不拉倒! 
 
 
 
潘石屹先生、潘处长!黄艳女士、黄处长!今天我就回答网友的事情就这么多,因为我马上就要开会了。希望推友们今天一定记住文贵说的话,要冷静、要冷静!香港的朋友们,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来日方长。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大家!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