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7年5月5日视频 20170505



郭文贵2017年5月5日视频 20170505

内容梗概:
尊敬的推友们、网友们、大家好! 
 
这是文贵5月5号对我的推友们和网友们报平安及感谢的视频。今天,纽约下着雨,但是很舒服,因为昨天我和秦伟平先生共同录制了一个「五四青年节」的节目,反应非常好! 
 
 
 
我也收到了很多推友们和网友们给我留的私信,和各种希望我回答的问题,因为太多了,我没办法一一回答。我在这里呢就具体的一、两个问题或两、三个问题回答你们。特别是网友们一直在关心的爆料和录制视频的各个团队很感兴趣,这种猜测都有,我也看到了很多人以为我旁边有多少多少的团队,都在猜测,我希望你们不要浪费时间,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不是秘密。 
 
 
 
事实上我有三个部分,因为爆料这个部分绝大多数涉及到中文,而且涉及到核心的机密,所以在这一部分上我们一个外国人也没有。实际上大家可能无法相信,所有你们看到的,从爆料开始到今天,严格的讲从开始的一个半人,我加上另外半个人,到现在的两个半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我一个人,所有都是我操作的,只有我的厨师在旁边帮着我弄弄机器而已,没有一件事情是让人帮助我的。后来呢,为什么是两个半人了呢?因为在1999年那次事件当中,我在美国呆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那个时候我带出来的,在裕达跟了我将近十几年的员工,她们现在已经正式移民到美国了,入了美国籍还嫁了美国人。而且她们的家人也是被残害的人,她们一生也不会再回中国了,那么这两个人一直在美国,等于是我的员工,帮我办事情。但是我已经也有三年多没见她们了,不过我通过我们的联络方式给他们分配工作。 
 
所以你们看到的很多文字工作、语音整理都是她做的。另外,大家经常可以在我录制的节目中看到有个影子在晃,穿着围裙的厨师,他算半个人。所以说,这就是我爆料方面的所有团队。 
 
 
 
第二个层次就是律师,律师全部都是外国人,一个咱们中国人也没有,包括美籍华人。因为这些人要看所有我发布的文件,看这些文件的人只能接触文件,不能谈其它的事情。其它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信息安全,也为了法律上的安全。 
 
 
 
第三个,大家可以看得到的,就是我巨大的警卫、保镖团队,包括了司机、外籍厨师、外籍秘书、外籍员工和外籍行政,这个团队根本不接触我爆料的事情。这是大家很感兴趣的。但是你们可以看到,我为了安全和保密,基本上进行了物理上的隔离。就是做文件的不能接触视频,做视频的不能接触文件。管行政和警卫的不去管文件,管文件的人不去管行政和警卫。这对我来讲既是安全的也是高效的。包括所有的决策,都是我对不同的人直接下命令。所以希望网友们和推友们不要再在这事上花费你们的精力和时间啦!这个不重要。文贵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会把这事处理好的。 
 
 
 
昨天,纽约晚上的时候,北京证监会发言人正式公告了,对北大“方正证券“的李友等人,终身进入证券市场的惩罚公告,罚了三十万人民币。很多“方正证券“的投资者纷纷的给我发信息,问我怎么看。关心这个的比较多,就这个问题我谈以下几个看法。 
 
 
 
第一个,所有的惩罚大家如看到,千万别被他们蒙骗了,因为李友在里面所有涉及到的犯罪,我未来将会公告的。虽然说是五罪四罚,但是绝大多数的细节和内容,其实根本没有惩罚他。因为为了掩盖和他有巨大利益关系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们,以及证监会、银监会、上海银行、北京银行。还有建行等这些金融机构,还有他融资的回扣,帮助他办理这些特殊的执照及掩盖这些内部交易、关联交易,虚假上市、操作股市等这些都是他们共同的利益。他们并没有说,反而保护起来了。 
 
 
 
大家看到的这个证监会的,所谓的证监会的惩罚只是糊弄了妳们这些小股民,用这种所谓的惩罚方式做实了李友非法所得的合法性。我必须要问的一个问题是,大家看到了他们公布的,李友从上市以来一直就用虚假信息欺骗了所有的股民。当时的股票才一块多钱,从一块多钱曾经炒到过十几块钱,再从十几块钱炒到三块钱,三块钱到四块钱,到六块钱,起起伏伏。 
 
 
 
这其中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开始就非法代持。是谁非法代持呢?是北京大学非法代持,他是国营企业起家,北京大学是重要参与方。再一个他所有的这些间接的和直接的从北大“方正证券“的关联交易当中,包括了北大医药、北大科技及多个他们的上市公司,互相拆借、互相作假,互相做假业绩、互相关联交易。 
 
 
 
那么股民们被骗了多少钱呢?我估计李友现在获得的纯利润,大概有最起码一千五百亿,这些钱都在李友手里。大家上次看到的大连法院判决,罚没的七个亿那是帐上的,在北大医药代持这件事上,他获得了一部分钱而已。那都是骗这些傻子、草根和小股民们的。这一千多个亿包含了几个公司的非法所得,但不包含政治局和常委股东们的所得。在他的一次次的做高、做低,操控股市中所获得的巨大利润,通过了大连的所谓的司法判决和证监会的罚款决定,将李友和政治局委员及常委们所有的非法所得全部掩盖和合法化。 
 
 
 
更重要的事情,我接着再问一个问题,既然从一开始,北大“方正证券“就欺骗了所有的小股民,包括欺骗了证监会。那么,它的帮凶是谁呢?北京大学还有一些政治委员和常委股东,包括立德科技呀、西藏的公司啊,多个公司,几十个公司、上百家公司,还有几千个个人。 
 
 
 
所以,我说未来我要把“方正证券“在2013年至今的股东名单公布出来。让大家知道到底谁是他们的股东,他们是掩盖不了的。我再反过来说,那么既然这些人是犯罪的协从犯,谁来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谁来追究他们的经济责任?那么李友被判有罪,但是没处罚,反而让他脱了罪。那么他的协从犯“北京大学”、“证监会”这些人是否该承担责任呢?并且咱们小股民是否有权力对他采取诉讼呢?是否有权利追回多年来被他们一次次的做高、做低,做空的非法操作所获得的利益和利润呢?希望小股民你们想一想,你们完全有这个权利。 
 
 
 
你们可以向证监会,向北京大学,向教育部,你们要起诉他们,你们的起诉是很关键的。我建议你们一点:在过去的七八个月里,北大“方正证券“作为沪港通所交易的其中的一支股票,已经被海外的股票买了百分之十二的股份,变成了海外股份。你只要到香港去买上一股的方正股票,一股就行,你就可以在香港起诉它,因为大陆起诉它很难。证监会,政治局委员、常委,公检法都保护它,因为他们是一伙的。但你到香港去起诉它,它一定没有办法。 
 
 
 
我给你们提这个建议的时候你们想过没有,你们拿走“方正证券“的一块钱,就等于拿走了我(一块钱中的)百分之二十三,因为我持有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即便这样我仍然建议你们。所有的股民们,你们太不容易了,你们被这些大鳄给坑的太惨啦!大家没有计算过,这些年通过他们一次次的操作,骗走了你们多少钱? 
 
 
 
而且,这几只股票根本没想过经营,通过北大科技、深圳这些公司,武汉的公司、江苏的公司一次次的互相做假账。做高的时候它吸你们,然后做低的时候它再做空,永远它是赢家。李友用你们这些人的钱,在东莞的他的“博雅酒店“里面,储藏在几个房间的都是买的翡翠,据说那些翡翠都达到几十个亿,现在还在那里。包括我听说的,他特别喜欢字画,很多名贵的字画都在东莞的房间里放着呢,而且几十亿现金在那里。 
 
 
 
而且,他在深圳、上海有着无数的豪宅,买这些的钱全是骗的这些小股东、股民们的血汗钱,是被骗走的钱来买的。你们一定要为自己的利益和公平勇敢地站出来,我作为第二大股东,我会支持你们的。并且我愿意到法庭作证,我会拿出作为股东的所有证据,来帮助小股东。你们任何人起诉北京大学、起诉李友,起诉教育部和证监会,我会全力配合。 
 
 
 
这是我对昨天证监会惩罚北大后我的愤慨和感想。我又一次看到了这个政府和这些大鳄们,还有这些真正的所谓的白手套们,怎么骗这些草根,怎么骗这些百姓的。而且用了合法的手段,掩盖了巨大的犯罪事实。这些人不仅是盗国贼,还是盗民贼——盗取民间财富的贼。 
 
 
 
所以,我一定尽全力来维护你们的利益,我愿意牺牲我百分之二十三的利益。你们拿走任何一块钱,我就失去了(其中的)百分之二十三,但我愿意和你们站在一起。如果你们有任何需要,请让你们的律师和文贵联系。这是我关于北大方正的事情我给你们的回复。 
 
 
 
那么我要谈的另外一个事情是,今天早上,刚刚美国政府,FBI等多个部门,包括我的律师,让我看了,刚刚我在推特已经发了。黑客文贵推特的黑客的IP网址,有在欧洲的,有在美国的,这只是一少部分。从七天前骇到现在,骇掉我们大概十六万左右,在过去的三十天,黑客量二十三万以上,这简直是件让你哭笑不得的事情。美国人一直想找中国黑客在美国活动的证据,你们这些小孩子们,还有你们这些具体操作者,被这些盗国贼们操作着骇掉我的推特,直接影响着美国政府及人民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 
 
 
 
这回你留下了证据,你放心!美国人有一样,只要你惹了美国人,美国人会穷追不舍,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好戏刚刚开始!我真的希望这些五毛们,不要为了拿这点儿钱,把自己和家人的命撘进去,你没这个必要,赶快收手吧!这件事情是非常之严重。今天他们兴奋的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因为他们找到了证据。他们的愤怒让我看到了你们的末日!希望这些拿着五毛钱的人,千万不要再继续冒险了,包括人在美国操作这事的,如果你被美国政府抓到了...美国的监狱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希望你们不要在那里毁掉你们的一生。这是关于骇我推特的事情。 
 
 
 
再一个是很多朋友在私信问我,关于见达赖喇嘛的事情,就见“尊者“时的发生的具体细节给大家一一解释下。我在这特别要说的是:很多西藏的朋友问我,“那三个亿是怎么花的?是不是给了尊者了?“。我在这里告诉大家,我也有西藏血统,我在这里跟你们说,并不是因为我有西藏血统,我才如此尊重尊者的,这之间没什么关系,我先声明。作为一个有西藏血统的文贵,我向大家保证:我没有给“尊者“一分钱!我没给他一分钱!我是说在我运作与他接触的过程中,我的运作成本为三个亿。所以这和尊者没半点儿关系,希望大家不要误会,也不要被小人所利用。那就麻烦了,一定要相信“尊者“,可以百分之一百的信任他,为他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 
 
 
 
另外一个,我想谈到的是,很多网友和朋友在给我的私信中,为我提供了很多证据,我在此表示感谢!特别是大连项目组中的一位办案人员,将我四哥在关押期间的一些情况,包括一些录音和短视频发给我,这个特别重要。因为从这些视频和录音当中能看到,我四哥是第二次被抓进去(通过您给我的信息)。因为他第一次是2015年一月份进去的,呆了一年多才放出来。然后又在2016年的十一月、十二月份的时候,又在郑州我四嫂的病房里将我四哥带走,一直到前天才出来,我四哥基本上快崩溃了。 
 
 
 
我六哥虽然有抑郁症,但状态还可以,可是我四哥基本上快完了,最后能出来是救了他一命,感谢你给我的信息。直到到现在我还没有和我四哥、六哥通视频,因为他们很难过。自从他们回来后,我四嫂和六嫂一直拽着他们不敢松手,彷佛死后重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而且精神状态特别差。 
 
 
 
看到您的信息后,我也更加确认了其它方面给我的信息,我四哥这次被抓后被带到了大连,关在一个楼里面。在这个用于关押的整个楼里面,大概有二十几名大连项目组的警察,还有一个厨房做饭的,还有其他服务人员,最起码有五、六十人看押我四哥一个人。咱们中国政府真是太有钱了,用一个楼,几十个人关押我四哥一个人,这待遇太高了。 
 
 
 
但是,你们对我四哥的虐待和刑讯逼供,大家也都知道。而且,竟然滑稽到什么程度?我四哥跟我半点儿商业关系都没有,进去以后,所有的问题都是围绕着我四哥曾经买过的,二百多万人民币价值的股票,就为这关了他这么长时间, 差点把他的命毁了。 
 
 
 
那么,这些证据和这些事实,未来我们会做一系列的爆出来,我也希望,如果您还有的话请再给我一些。我没办法回报您,因为您用了匿名的方式,如果您能看到我这个视频,我希望您可以给我一个联系方法,我一定要付一定的费用,因为这个信息很重要,您冒着生命危险,为了正义,如果不付钱的话文贵会寝食难安、不好意思。 
 
 
 
再一个推友,网友就关注到我四哥、六哥回来的事情,议论的很多,认为我妥协了,放弃了。我想和大家说:这两三天来,从我四哥、六哥回来至今,我们家的事情实在太多啦!昨天晚上,我太太给我打了个电话,简单的和我说了下。因为我母亲一直待在郑州,昨天坐火车回到了北京。我将近九十岁的母亲,请你们去想一想,她是什么样的状态?头两天大家看到我哭,就是因为我母亲的所有警卫和服务员,都告诉我,说我母亲真的是有可能撑不了多少天了。每天都哭,我母亲虽然八,九十了,可眼睛不花,但是现在眼睛哭的都看不见了。 
 
 
 
这是为什么我很痛苦,因为她一直在惦记着我四哥和六哥,因为他们的身体非常的差。还包括我大哥的一个女儿,我的侄女,一直关在开封,两年多快三年了,我母亲也一直在惦记着这个她最待见的孙女。所有这些造成了我母亲接近崩溃,这就是为什么那天你们看见我哭的原因之一吧!我母亲昨天坐火车到达了北京,我太太和家人去接的时候,我母亲一直在哭,据我太太说,我的母亲在哭的时候都尿裤子了,都失禁了。 
 
 
 
我的太太觉得,如果我四哥、六哥再不回来,我的母亲可能真的是活不了多少天了。所以这种感受呢,希望推友们、网友们能切身的想想我的处境,我真的对我的家人们影响太大啦!给我家人带来的伤害也是没办法弥补的。所以我想给推友们,所有人一个建议,文贵过去做了很多防护措施,那就是过去的几十年来,我的企业,我的事情,我的社会关系,从不让我太太,我女儿、儿子和家人参与,从来不让!从来不让。我就是想到过会有今天,不要株连九族。 
 
 
 
但是,你们看到了,即使这样,无罪造罪,没有证据造证据,纪委加公安权利大过了天,这些盗国贼们,同样是株连九族,要灭我们全家的口。如果说文贵不去争取,如果文贵不吱声,这些人烂土里了,世界上也没人知道。 
 
 
 
所以,我要跟推友们说,你们要站在人的角度考虑我的感受。同时,我们家这几十年经历了,我的弟弟被警察枪杀,我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下放到东北,腿被打断了两次。我的母亲当年被吓成了神经病,病情持续了将近两年。我的大哥、四哥、五哥被人家在身上砍了很多刀,所以你看我哥脸上,身上都是刀伤。我四哥最多,大概十几刀,差一点儿毙命。我们家这血的经历,再摊上我的多种事件,所以说,我完全是没办法让我的家人承受更多了。 
 
 
 
我有我的理想,我希望报效这个国家,我希望可以实现和推动以法治国,并代表草根们争取到我们这些草根和私人企业家应有的尊严。那我必须要具备一定的能力和实力。同时更重要的事情,我必须要特别保护好我的家人,我给我家人带来的痛苦太多了。所以说,我的侄女还有我的员工们,很多人还没有回来,特别是几个跟了我二十几年的人,年龄比较大的员工,我们保卫部的副总,我们的两个财务总监,还有一个我们的财务经理,他们的家人也接近了崩溃的状态。 
 
 
 
所以,对于我来讲,这个压力是巨大的,但它不会让我妥协。可是我必须要全面的,设身处地的、感同身受的,考虑到他们的感受和他们的这种痛苦,我才能配得上这个身份,配做他们的老板,也是从任何角度都应该去做的。 
 
 
 
现在我的四哥,六哥虽然回来了,但是很多员工还没有回来,我们家的痛苦一直在延续着。而且我的家人现在都不能出境,我的员工几千人和他们的家人都不能出境。这种痛苦是每秒钟都在影响着我的感觉,每秒钟都让我身心不舒服,极为痛苦。同时我还面临着这样、那样的威胁,不管你们如何劝我,也不管你们给我怎样的建议,你们一定要相信文贵! 
 
 
 
文贵今天所面临的事情,不仅仅是我个人的事情,它代表了中国私人企业家的遭遇,它代表了中国的草根们,有了一定成就后所面对的困难和挑战。而且也代表了我们这些草根们和穷人们,包括像我这样的人,这些被残害,被以黑反贪、以贪反贪、以警治国。我这样的遭遇,我的遭遇实际上是一面镜子。再有就是通过这次我的爆料,来维护我自己的权益,和我所有员工及其家人的权益和尊严,我所有的奋斗,我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推动以法治国,反对那几个盗国贼们利用各种手段绑架这个国家,绑架整个人民,也是挽救这个国家走向灾难。 
 
 
 
这个大目标我一定不会放弃的,当然了,这个大目标我们要和平的,尽量减少对家人及员工和第三者有伤害的情况下,我们尽量往前去努力去奋斗。 
 
 
 
同时,我的朋友当中一些人问到了其它方面,比如说:为什么最近不提这个了?那个了?我说过,三周以内我不爆新料,三周以后我爆的料也可能会超出你们的想象,关于有些人说...五毛们说关于爆料是否有证据,爆料是不是震撼。我可以再说一遍,我不在乎任何人对我的评价,我现在爆过的料已经创造了历史上多个前所未有,我现在已经爆过的料也以深深地影响了这些盗国贼们。接下来将爆的料和全世界的新闻发布会,那将会超出你的想象。 
 
 
 
而且,今天我的团队强烈建议,我们的全球发布会往后推迟,因为他们正在和林肯中心约时间。同时我们舞台上的布置,包括这些视频、文字,还有银行转账支票,转账的流水单,还有银行之间的开户数据都需要一次一次的再认证。同时安保也非常之重要,我们邀请了多个...都是敏感人士、超级人士,这些安保措施非常之重要,我们可能会往后推。 
 
 
 
但是,这个全球新闻发布会一定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对一个国家、一个体制和一些盗国贼们做过的坏事、犯过的罪,立体性的声讨和提供全面的证据。这会让世界全面的了解,中国过去五年发生的事。另外,特别重要的是,在过去五年也有很多好的反腐的情况和案例,也会得到表扬。但是很多人是被政治打压、排除异己、政治陷害,这些证据也都会一一展示出来。 
 
 
 
当然了,我再说一次,对这几个社会敏感的案件,在有证据的情况下向他们呼吁,要给他们时间。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全球新闻发布会,不是某件事,不是某个人的。我们现在,越讨论这件事儿我们越兴奋,所有团队参与的人都很兴奋。特别是国外的这些,什么皮尔公司和这些律师团队,这些人都很兴奋。很多人在我们谈论价格的时候都不愿意谈了,说: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们能负担得起,免费都可以。所以说这是一个真正的、正义的全球新闻发布会,一定会影响世界,影响中国在未来很多年,怎么来看待反腐,怎么来看待这过去的五年。 
 
 
 
所有的推友们在私信里问我的问题太多啦!我真的没办法一一回答。还有很多朋友将我的推文转发给我,希望你们别再转发给我了,我看不完,我每天都看很久,我每天就只睡两,三个小时,我眼睛看的都蒙了。 
 
 
 
再一个,推友们千万不要再问我跟爆料无关的事情了,因为这没太大的意义。比如说很多人问我:“到底文贵行不行?“。这个真的别再问了,太多啦!文贵行不行?我要是不行,他们也就不那么说了,他就说成我行了。我行不行跟我爆料,跟他们是不是盗国贼,是不是坏人没关系,和我爆料真假没关系,跟文贵是什么人,是坏人好人没关系。 
 
 
 
我们还是要对这个事情的本身高度关注,这样的话可以拯救很多受害的同胞们,能给中国社会带来积极的改变。所以在私信当中就不提这些事情了,不好!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那么接下来,我在未来的每天都会传报平安的视频,当中会有大家高度关注的和实时发生的事情。我会尽可能给你们答案,衷心的感谢所有的推友们、网友们对文贵的担心、关心和关注!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大家先耐着心,我们这才几个月,我们爆料的第一季我就说过,2018年五月份是第一季的第七集完成,然后我们进入第二季。给文贵三年的时间,你们再对文贵做出评价,现在评价太早了,太草率了。文贵会用事实,会用三年的时间给你们一个真实的文贵,以及我爆料的真实的目的和爆料的能力,以及所有的答案。 
 
 
 
谢谢推友!谢谢朋友!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