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8年8月17日 20180817



郭文贵2018年8月17日 20180817 中国主持人明星被强迫变态玩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八月17, 中国情人节,文贵在这儿和大家聊聊天。风花血夜,不是风花雪月啊,风花血夜。
 
 
 
(与战友互动中):听我恋爱的故事,我的妈呀,别听了,我都多大了,还听我恋爱的故事。孙子都老高啦:)
 
天啊,郭媒体瞬间就上来啦!有点儿暗,有点儿暗,不对啊,我看着很亮啊。
 
我晚了一点儿抱歉啊,刚才凯琳啊在这儿给我调,这孩子完美,这也不中,那也不中啊,调半天,追求完美。我有时候我是个完美主义者,但还没像她一样啊。我们凯琳这孩子真是个好人,真是个太好的好人,大好人。
 
战友说:咋这么巧呢,刚到家。
 
文贵:我跟你说战友们啊,我可以判断看文贵直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没有情人的。哈哈,可以验证。对不起了啊,打扰你们了。这不影响你们情人幽会吗,这不是,咱们中国人,特别是美东的,美东的啊,咱不说大陆的。
 
刚放学回家,哎呦。哎呦这战友,这咱2000后呀。小蚂蚁呀,可以放啊,没有问题的,没有问题的。
 
随便说说文贵好,一日不见。
 
说实在话啊,今天一天太多太多太多事儿了。开了一天会,口干舌燥的舌头。刚才每个人都说拜拜,人家星期五了都回家,很多人都住在Long Island,周末都要回去。
 
大众情人,没有大众情人,这世界根本不存在大众情人。
 
这战友们一看到五毛就火大了啊,战友们力量太伟大了啊。
 
今天为啥俩平台一直播啊,一直播。咱现在呢也是试一试咱们的功能,试试咱们的功能啊,试试郭媒体。郭媒体啊,我这前天一直说,是个宝马奔驰挂了锅碗瓢盆破鞋烂袜子。
 
你都不知道有多夸张,本来好好的东西加的这些功能整个就乱了。你看看私信有个语音。我们有个很好的语音功能,试的时候特别好完美,照片也好,软件也特别好。但是一挂上防骇客防植入软件的软件,啪,全乱了,全乱了。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都一年半了,还没有开始。那是你不知道什么叫开始。那是你不知道。
 
我刚才呀,关键是考虑亚洲啊,咱们战友们没起床。
 
 
 
首先我说一下,我这几天老提小哥呀,跟小哥开玩笑。大家可别认真,我对小哥半点意见没有,半点儿意见没有啊。那小哥是完美的。对路德先生也是开玩笑,有时候跟Sara开玩笑,郭文慧郭文慧的也是开玩笑,没有任何其他意思。
 
新西装,没错战友们,新西装新西装啊。
 
这俩媒体同时来这感觉真好啊,感觉真好。
 
我跟大家开玩笑,大家可千万别认真啊。那小哥也没那么大岁数,我是开玩笑呢!小哥是个小孩子,真的是个小孩子。而且小哥这人非常非常的不错,小哥这人真的太好了。我绝对是开玩笑呢,怎么可能啊,很多开玩笑千万不要当真,那就不开玩笑了。我在家里面,我跟我的同事天天开玩笑千万不要当真。
 
刚才我那个很帅的帅哥律师过来给我看,哎呀,他说老板,那个郭宝胜的律师又给我们写信了。我说写什么信啊,他说你看看我给你念念。我说念念吧。郭宝胜说郭文贵这个人啊,你们没有看,郭文贵现在经济有困难,没钱了,你们马上要收郭文贵50,000块钱的定金,收他的定金。因为他没钱了,我怎么能证明他没钱呢,然后就把南华早报还有BBC,我去到高院告香港警察的给链接过来。
 
然后我就特别严肃地跟他说,我说,哎呀,他说的是实话,我真没钱了,我说你呀,工资只能发到下周,因为我公司工资一周一发,我也只能发到下周。然后他看着我,他说老板你开玩笑。我说不是,我今天必须告诉你,我说我真的没钱了,你就不能给我工作了,你跟律师法务部的说一下吧。然后说完之后我就把门关上了,我就进屋了,呆了半天。我就想着到那屋去,我一开门那哥们还在那站着呢,端着电脑在那儿站着,他说老板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不告诉我,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吗?特严肃。
 
我也装得特别严肃,哎呀,我真的没告诉你,发生很大的事儿,我说咱们没钱了,我说今天晚上电费都没有了。这哥们发现不对劲儿了,他说你哄我,你哄我。我给了他一个拥抱,我说你太傻了,太可爱了,我说你相信郭宝胜这样的话,我开玩笑,你就相信啊。
 
郭宝胜这个愚蠢的东西,昨天我发出去,他给我律师写信,介绍他自己。我出了五本书,我出了五本书,排名多少。你说他不是找死了吗?我的律师找证据还找不着呢!就是我们要把他的写书欺骗骗钱,把那个事儿当作证据。但就那本书的证据,他在国内很难去佐证,他就找了一个没有律师资格的假律师骗子,我们中国人啊,这个家伙,写信。他说我写过五本书啊,我是郭宝胜,我是牧师,我干过啥,我干过啥,他呱,发给我的律师。这个郭宝胜是什么呢,就是那个农民的农民的最初级的,就是王岐山看不起的真有那么一帮人的最低级的,就是老想使坏的被共产党给教育坏的那种人,干嘛,挑拨离间。
 
他就做梦没想到,这律师是干啥的。
 
他发这个信,给人家发这个信把自己介绍,结果好了,律师逮着证据了。律师高兴了!说你看看这郭宝胜,给我们说了他出书的事,他自己说的,出了五本书,排名。你说这个愚蠢的东西。咱们中国人,你捐钱,叫他给你带来未来,你不觉得这是个荒唐到极点的事吗!这就是郭宝胜,这就是海外天天伸手要募捐的一帮畜生们,杂碎们!就这帮杂碎们!
 
 
 
这中国的七夕啊,这真是,这当年不知怎么在西藏啊这爹妈不小心整出这么一东西出来。还冒充牧师。然后还装成替西藏人呼吁。你这什么东西。
 
今天又发了个东西,说郭文贵没钱了。先收他五万定金。
 
郭宝胜,你看看律师在哪儿工作的,你看看我律师都什么身份。你知道你写这封信你犯法你知道吗,你给对方的律师,你让对方的律师为你工作,你显然是提供了虚假信息。不利于对方的而且是造假的。
 
郭宝胜我觉得真是,你哪儿八辈子祖宗烧了什么高香了你能找到我这么高级的敌人啊?!你怎么找着我这么高级的敌人。你简直是可怜至极!原来都骂郭宝胜蠢猪,蠢驴,我没感觉,蠢吧,确实蠢。走道撇着个腿,那德性样。现在我觉得是真够蠢的,真恶心!
 
你说咱们中国所有的孩子们,这些人要给中国带来民主民运,共产党要是赶走了这些人来管中国还真不如共产党管呢。你这帮畜生你看看什么玩意儿,什么东西一个个的,什么玩意儿。没法弄,真没法弄,畜生到这种程度。
 
他骗人家加拿大的一位先生,挺郭的,你挺郭我支持你二十几万美元,他买房子了。那位先生也同意把他作为第二被告放到我们这案子里。我们的律师跟人家沟通完以后,对不起啊,加拿大的这位朋友,沟通完以后啊我们那几位律师到我屋里的时候,那表情啊,我真的不舒服。不管我怎么骂郭宝胜,他毕竟是中国人嘛。
 
他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人啊,还有这样的人胆子也太大了!他跟抢劫没啥两样,他说人家对方说的很清楚,是你挺郭,支持郭文贵的,然后让你干啥干啥,很清楚的。这在美国假募捐还有骗钱这个是很大的罪。他还把钱买房子啦!而且人家给了几次现金。他发那个推特,说有些人不知道,所有的捐款你都要自己付税。你这个王八蛋,郭宝胜你这个畜生!你说他混要概念,你真是我见过的······共产党都是不得已,郭宝胜太像共产党了!
 
就是共产党都这样,一叶障目,天下太平。就他聪明,天下全愚蠢。
 
他说什么,你捐款了,你纳税。谁给你捐款了,你是诈骗款。郭宝胜我那律师函上不是给你写了吗,到底几笔钱啊,九笔钱,一笔都不少。一笔都不少,郭宝胜你这个畜生。我都懒得搭理你。他能干出这种愚蠢的事来,把钱买房子。你纳税了吗?你报税了?你报税咋报啊?人家是给你捐款?人家那个支持郭文贵的这位先生自己还给你交税去?交50%的税?战友们你们觉得荒不荒唐。
 
他以挺郭的名义,支持爆料的名义骗了人家26万美元,这不太准确啊,还加上现金。然后他拿钱买了房子,然后加拿大这位朋友还被他告了,说这人有涉嫌恐怖行动,然后呢,这个人还得交50%的税,因为他买房了,天下有这道理没有?我说你九笔钱就是九笔钱,就是九笔钱。你不是说三笔四笔吗,你郭宝胜不是说你出了五本书吗,你不是挣了很多钱吗,你交了多少税啊。疯子,这简直是疯子!
 
然后那个袁建斌在加州打官司,公民,我是美国公民。人家加州法院上星期给我们发函,你说人家对咱中国人都烦到啥程度了,
 
先说明你俩什么身份,先说你俩啥身份吧。结果他给人家律师写了个信。我写信很简单,我说我也是美国合法居民,我是合法居民,我也是申请政庇过,阿,申请政庇过,我就没往下说。这回他说了,我曾经说过我是美国公民,但我现在庄严地声明,我是中国公民。所以袁建斌这个家伙你说他有多可怜。还告,把一堆人都告上。诶,一样,一摸一样啊,袁建斌告,把路德啊,Sara,挺郭的一堆人全告上。然后这个郭宝胜也是,一告把这一堆人全告上。
 
战友们我今天跟你们直播当中啊,你们都听着点儿战友们。我两周前,我在发信息时候说,共产党盗国贼有新的行动。我今天我告诉你们这就是其中一个行动。什么行动,找他们这些人,郭宝胜,袁建斌等等人,反诉文贵,或反诉路德,Sara,还有什么我们那个孙宇成等等等。
 
但是他要把一个诉状带上N个人,带上N个人,记住啊,带上N个人,这些人呢都是跟文贵非常好,坚决挺郭的,就会跟我联系。跟我联系的目的是什么,叫你文贵支持,你付钱,你请律师。我现在告诉大家,好几个人的律师都是我出钱的,都是我请的。但是也有很多人现在跟我联系,想让我来帮助找律师,支持律师,支持钱。支持钱不是问题,我出律师就是坑。
 
比如说某某人头两天,大喊大叫,哭爹喊娘的,找我,说我要赶快跟郭先生通电话。我那个助理跟他有联系。我那助理说他有急事找我。我说通电话吧。说什么,说你看谁谁谁把我告了,把我洗进去了,希望您的律师给我出意见。我说对不起我不能给你出意见。他说为什么,我说什么理由都没有,不能帮你。要不你回诉,要不你不回诉,因为你根本没有触及到任何东西。
 
我告诉所有的战友们,他们是干的什么呢?打得什么注意呢?今天我们把战友很多人给加在一起了,我帮某些人出律师费了,只要有一个人在庭上翻供,说郭文贵让我说了这个话,郭文贵让我说了那个话,郭文贵给我做了这个,马上法官立马这案子先停下来就得告郭文贵。我叫出假证,怂恿别人欺骗法官。马上我就有事了。所以这个群诉的背后就是干这个的。
 
盗国贼你跟我玩儿,孙立军,孟建柱,就你那个安全部,就你那个政法委,你都没啥,撅屁股我都知道你拉什么屎了。你跟我玩儿这个呢,你差远了,你这钱又白花了。
 
明白了吗,所以郭宝胜带上那么多人,带上那么多人的目的那非常清楚,我就是有鱼没鱼我撒一下网,有枣没枣我打一杆子,只要有一个人郭文贵一激动,够意思了,讲客气了,上当了,郭文贵出麻烦了。
 
从这个造罪造不成罪,找你犯罪找不了,捏造罪捏不成,强奸罪马蕊不敢来美国,没有证据,然后这些缠诉的人根本成了美国笑话,现在美国会查他们,你跑美国干嘛来了。记住我这句话,美国政府一定会查他们的!你的起诉动机是什么,谁让你诉的,你的钱是哪儿来的。记住我说的话,一定会查的。
 
那是什么呢,没办法了,在美国本土让你郭文贵掉进一个法律的陷阱。这就是当年的梁冠军除了杀你之外,带个女的来抱住你,啊,强奸我了!强奸我了!这就是共产党的招,生殖器,生殖器,生殖器。他要为了陷害政治对手,他能把他妈送去跟别人上床去。这就是共产党,全这么干!来啦。
 
所以说两三周前我在船上,我说接下来一周我不怎么直播,因为我知道盗国贼要出手。因为盗国贼现在有几大问题他解决不了。中美贸易战,货币贬值,马来西亚刘特左,委内瑞拉的贷款被中国大量的吃回扣拿走,现在委内瑞拉跟美国要合作了,在南美中东的项目真相越来越多,在伊朗,伊朗的最牛的牛人,我现在不方便说,我也认识,他的家族在香港的很多的资产,包括在欧美的账号都已经被查封。这一切盗国贼的目的都要被揭发出来。菲律宾要翻脸,······
 
 
 
在伊朗的最牛的牛人,应该说我也认识,他的家族在香港的很多资产包括在欧美的资产都已经被查封。这一切盗国贼的目的都要被揭发出来,菲律宾要反脸,然后现在在美国一系列的法律从国家的战略国防上、经济战略上、对外国人资产上一系列的问题的围剿,他们得转移视线,转移视线不是想赢美国,他也不是想赢中东,我告诉你战友们,你们别天真,他们就想保他们的私生子刘特佐Jho Low,保他们孙姚、姚庆还有这个贯军、刘呈杰,一个个的私生子孟晶、孟海晶,他们想搞这个,不是为了国家,如果中南坑的人他但凡长点脑子,说这事我对国家不利,
 
他不可能干这事,他现在就是别让郭文贵把王健的死给弄出来,造成我们的伤害,把我们的钱给弄没了。我刚才跟律师开会,律师中间接了个电话出去了,回来后那脸(黑了),因为那美国人啊喜怒都言行于色,不像中国人说深沉、装着,外国人不会那样,特别美国人直来直去,脸就啪就黑了,耷拉着出来了,嗯?我说发生什么事了?他说我要有个坏消息。我说什么坏消息呀?我说王健活着回来了?王健在楼下了?我爱开玩笑嘛,他说不不不,比这个消息坏。我说什么消息呀这么坏呀?王岐山来了?王岐山在楼下呢?他说不是老板,他说王健另外的两个两个账号我们跟着呢钱没了。
 
啊?我说钱没了?我说是到我账号了吗?他说你别这样开玩笑好不好,我就爱开玩笑,我说是不是到我账号了呀?他说没有。我说去哪了?去王岐山账号了?没有,他说最坏的消息不知道去哪儿了。他就觉得紧张,钱不知道去哪儿了。我说这是好消息呀,我说他钱要知道去哪儿了,去美国政府了我说没啥了不起的,它去中国银行了也没啥了不起的,他还债了也没啥了不起,找不着才是好消息,因为那说明有猫腻儿嘛,欸他说也是啊,我说你学聪明点嘛。所以说战友们,我爱开玩笑,你们得学会我这,我爱开玩笑,你知道嘛。所以说战友们你看看啊,王健的钱就在这这个时候今天大周五的,就昨天到今天24小时发生了,把王健的钱给转走了。
 
盗国贼在干嘛?盗国贼是任何情况下你们记住,不会影响他晚上晚饭后去泡女人去,任何天大的事下午午觉后要运动运动,中午叫午休运动,搞搞女人、搞搞小手,晚上那叫床上运动。咱这搞七夕,咱这跟媳妇搞,人家一晚上那七夕得搞多少,为啥今天我说是风花血液呢?我跟说这都是很脏人的事,我都不愿意讲,我跟你讲一个这个共产党的现在的公检法里边的一个检察院的高官,还有前检察院的高官跟一个主持人谈恋爱的故事,这个中央电视台这个主持人是跟我特别特别熟。就在这个七夕的,就是某一年的七夕,大概晚上十点半左右,我从这个楼上往下来,她这个楼下出去往外走,她在我们那儿住了一个多月了,长住房,长住房。我说干嘛去呀?
 
她说我出去,我说深更半夜的这中国七夕呀,我说你这男朋友什么事?她说哎呀你都别提了,我看她很难受也喝了酒了,然后趴我卫生巾耳朵上给我说了句话,她说你说这个老不要脸的,就深更半夜非让我过去,我告诉他我身上例假来了不方便。他说你骗我,你这深更半夜在哪儿呢?她说我在盘古呢。你不可能在盘古,我开车过去(老不要脸说)。她说你看我家人还在这儿呢,他说他非要来,她说你说这怎么办呢?我过去,他怀疑我在外边有约会,她说就这我身上还例假,我一去就知道他干啥。结果去了,走了,开车走了,我这是跟外边楼上楼下好多桌喝完了,不到俩小时,也就十二点多一点儿,我在大堂站她回来了,哎哟那个头发呀耷拉着,干嘛?
 
被老头给抽嘴巴了,抽大嘴巴,就怀疑她就是你在七点钟到十点半你到底跟谁在一起了。这老头你说都这个程度,快五六十了,一个最高检察院领导打着她,她这个人吧傻呼呼的老穿得可露,你在社会中像个妓女似的,胸大老穿个跨栏背心,在大堂里边头发挡着脸,哎哟我说怎么这样?她说把我给揍一顿。我说他敢打你?那打得哎哟,我说又打你?她说他打我还干那事,边打边干那事。我说人家都是风花雪月,你这是风花血液呀你这是,她笑了,她说郭先生你这时候还跟我开玩笑,我怎么这么惨呢。
 
我说你到底你能跟着人下去?她说我必须得跟他呀,只有他能保护我呀,因为那帮人我就是比刘晓庆还惨哪,他打我骂我的时候还经常说我不保护你你分分钟进监狱,然后说啥,我今天我见周永康了,周永康还问我这事儿呢,说你的案子呢?你说这个不要脸到啥程度,亲爱的战友们,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亲身经历的,这个主持人最后嫁给了他,就在七月七,但你看他们什么时候结的婚你再看,最后是非常夸张,正式结婚在京西宾馆,就是选的七月七,另外一年的七月七。
 
她曾经跟我说过,这位嫁的官员就爱到京西宾馆游泳,京西宾馆那可是国家级的游泳啊,游泳去,老带她去游泳,说每次在京西宾馆游完泳了,她得到房间里跟他干点那事儿去,他得折腾她完,折腾完她走着去上中央电视台去。她说最后没办法,很多人要折腾她呀,都想跟她睡觉啊,都折腾她呀,就是确确实实咱们的战友们评论说刘晓庆,就大卫小哥讲,大卫小哥真牛,大卫小哥确实牛,就刘晓庆事件,就给标榜了一个最根本的事件,就是演艺圈我告诉你,你不跟我睡觉,刘晓庆就是你的下场,你就是那个刘晓庆,主持人你不跟我睡觉,你就那下场。
 
这就是孙立军、孟建柱、王岐山天天干的事,你说那演员冤不冤啊?谁愿意跟那些人睡觉啊,糟老头子啊,都是灰指甲,满身都是性病,也不刷牙。这位主持人那一晚上,就刚才今天下午,我刚才今天我真不想直播,但是呢就是我们的工程师说郭先生你今天怎么你得十分钟给我们试试这东西,我说直播我就得认真直播呀,我一想今天七月七呢,我就发个信息,因为昨天有人批评我老是搞突然袭击,直播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我说那好吧,风花我就临时想了一个风花血液,这个主持人的个人遭遇是我们绝大多中国演艺圈和漂亮女人悲惨的遭遇。哪个县里边没有检察长啊?
 
哪个镇里边没有检察官呢?哪个县里边、镇里边、市里边的检察长不想睡谁睡谁嘛,一样的是不管你来不来例假,你就得来,你敢今天晚上,也就是大陆的七月七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二点,漂亮的女人,包括有丈夫的女人,跟当官的当情人的,谁敢不管你有没有例假,你敢独自出去吗?你只能是看文贵直播来证明你没有跟别人约会,这一天很累对中国漂亮的女人,因为她必须向当官的证明自己没有别的情人,你证明不了,就像那位主持人,就被大抽嘴巴,然后还得性虐待,最后你还得嫁给他。
 
那一幕我真的是我今天突然想起来哎哟我起了几个激灵你知道吗,因为她在大堂她太可怜了,她那个一个月的房租,是一个企业家湖南的企业家给交的,住盘古,当时还让我打折。跟这位检察长,人家后来没多长时间,我的妈呀人家盘古的大公寓住上了,
 
 
 
跟了检察长没多长时间盘古大公寓住上了, 你说谁来的钱,肯定是检察长拿钱了。
 
战友们, 在中国女人长得漂亮,那是灾难,今天我看到CNN说川普对女性不尊重,说让漂亮的老婆去上班是很危险的,意思是可能会有外遇啊,被人欺负等等。 川普总统太不了解中国了,中国但凡有点姿色的,不要说漂亮了,有点味道的,你要接近了官员, 10有8,9 落入虎口啊,只是多惨的结局而已。
 
每次和当官的一起吃饭的时候,第一杯酒就是国家民族, 第二杯领导关系, 第三杯就是生殖器了, 三杯过后,钱,关系,女人。 你别看当官的坐那儿人模狗样的, 都是无能一肚子草包,只能装吗, 一谈女人,钱, 关系, 嗯, 来精神了,满脑子狗屎。
 
所以7月7, 中国女人,太累了,严格讲对很多在职靠近共产党或演艺圈的人是个灾难的日子, 不是浪漫的日子。后来这个主持人和另外一个主持人讲起这件事的时候,怎么怎么惨, 哭的一塌糊涂,最后还得嫁给他, 只有他能保护我。
 
夫妻过7月7 的, 少只又少,年轻人过西方的情人节,7夕是中国漂亮女人和地下情人的灾难日,强颜欢笑, 风花血夜, 那一刻是多少人被虐待啊。
 
另外一个演艺圈的小女孩签了我朋友的一个很大的公司,和某导演一起吃饭, 喝酒喝多了, 这个女孩很火很火,体凉,温度低, 那天喝醉了,平时根本不喝酒,说这帮老流氓啊, 全玩变态,身体不行,肾不行,竞他妈装,全靠吃药, 然后就玩老娘,怎么怎么折腾, 我说开个房间快睡觉去吧,这孩子哭着叫着说着啊, 我听着孩子酒后吐的这话,不是人能想象的事,
 
所以为啥我说亨利小哥讲中南海, 人家讲的太对了,对当官的来讲, 根本不算事儿,王岐山讲搞几个女人, 搞几吨钱算什么腐败呀, 那不叫事儿,老婆孩子也不管,也管不了, 视若不见。你不干, 王岐山干。
 
范一飞,只要上海银行招的美女,临时得, 马上 都知道, 这是范一飞给领导准备的,范不行, 送给王岐山。都这一套, 大家心知明了,然后这人就升了, 调北京一段时间, 就去了建行,中金, 国开行, 全这号。
 
所以你看那几个大银行里凡是搞VIP业务的,大额贷款, 授信的, 为啥海航授信?领导有生殖器关系的, 岐山一拍肩,这是咱的近人啊, 啥叫近人,亲近的人?有血缘关系的叫亲人,凡是跟他上过床的叫近人, 领导的近人都是很痛苦的,要证明你和领导亲密无间,中间没有第三者, 为了表演给领导们自己的是近人, 必须装的今天啥事没有, 手机都得关机, 中间要是谁打个电话误会了, 会要了小命了。
 
本来是浪漫得好事, 到了盗国贼那就是血淋淋的悲剧了,亨利小哥说中南海就是整人整事整材料, 不上班,搞钱,搞关系, 搞女人,就这麽点事。
 
人民银行某副行长也娶了个小媳妇, 一天带来个女的吃饭, 我说谁呀, 你也没说啊,  哎, 你可别乱想啊, 岐山, 亲人,哦, 明白,明白, 意思你们都别打主意啊。厉害厉害啊
 
战友们,当你们看透了共产党的本质的时候再回头看你们身边的官员, 每个县, 市都有N个王岐山,每个地方都有, 你千万不要被他们的外表和语言所蒙蔽, 那全是假的,多么的可悲。
 
曾经我遇到了一个女性, 在我公司工作了2年, 这孩子不要社保, 她非常能干, 为啥不要社保呢?最后就辞职了, 后来我问我们副总, 她为啥要辞职呢?原来身份证是假的, 临走之前跟我们副总说了心里话,她长得很漂亮跟了一个纪委的有妇之夫,后来这妇找上门来, 把她爹妈, 和兄弟打了个半死,还抓了进监狱, 这纪委的还老黏着她, 威胁她, 后来没办法,这孩子就隐瞒身份到我们这儿工作, 2003 年的事, 后来她学英文出了国,去了加拿大。 这个纪委的人就是后来被中纪委抓起来的陕西的一个纪委书记,当时是中纪委秘书长, 她说这男的比她爹还大10几岁。
 
 
然后,这个孩子最后就出了国了,据说去了加拿大了,但愿你能看到这个。.我听了这事以后,我心里特别不舒服,我说我们早知道这样,我们给那孩子,别让人家那样,别为难人家,让人家在这多呆一些时间,最后这个孩子出国去了加拿大了,跟我们那个副总还一直保持着联系。就是多少这种事,你想想,中国的美女要被纪委书记,公安局长给掂记上了,你还有好吗?你只有服从,从了吧!
 
你敢不从吗?所以啊,战友们,今天的七夕啊,很有意思,今天路德先生给我发信息,说BBC都报道了,香港你告警察的事,咋回事啊?我给他录了一段.音频视频,赶快要开会,赶快录了一下,然后我一看,哇塞,下面都在问我这事,谢谢战友对我的关心,事实是怎么回事我再给你们说一遍,这里面几个原因,他在去年的七月十二号,到了香港,中银大厦四十九楼,我的公司,还有一个我们合作的基金,到那去干嘛呢?先去之前,先到了新加坡的星展银行,我们的开户银行,查封了一共大概二十几个帐号,
 
这次案情涉及的大概三,五个帐号,涉及到的是将近一亿美元,差几百块钱几亿美元吧,大概是十亿港币,大概是,不太准确啊,还有几个帐号没算在一起,然后这十几亿给查封了,说什么呢?当时这两个帐号,曾经,我记不太清楚了,肯定涉及到给当时的民主民运的魏京生捐过一笔钱,给澳洲潘晴那捐过钱,还有给那个唐柏桥指定的帐户捐了五千块钱,那个买棺材用的,叫什么俞利坚的,他的夫人那捐了五千块钱,还有谁?大概二十几笔钱从这个帐号转的,警察去查封的时候说什么呢?
 
说涉嫌向黑名单,还有涉嫌向这些非法分子,洗黑钱,你说多少钱?也不到一百万美元,他把帐号就给封了,封了以后我们肯定就到警察那去申诉嘛,警察说你不用管,三个月就给你们了,三个月,按照香港的法律三个月你们必须要给个答复的,他们不给答复,我们的律师从来没停过,一直向法院去申诉,去告,法院不理,上警察那,警察不理,耍流氓嘛!大家知道,七月十二号是什么日子?是去年七一七我报王歧山,孟建柱和海航的时候,就是在那时候提出来,郭文贵你别报王歧山,孟建柱,海航,保证不惹你,你敢动,我就查你所有的资产,包括香港,海外,跟那个红通是一样的,大家明白了吗?
 
结果我七一七报了王歧山海航,结果马上把我的曲国娇当天就抓了,合伙人,香港警察抓的啊!这是什么?这回就说什么,说你涉嫌三百多亿洗黑钱,我在视频里说过,香港警察这个流氓啊,以这个给民主人士,我是被这个假民主人士给骗了,不包括魏京生先生啊,然后呢转移成说你洗黑钱三百多亿,你看这个流氓坏到了什么程度?这个香港警察坏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你想像,然后把曲国娇小妲给抓了,然后三百万现金保释,曲国娇回来了,曲国娇和那个查封的公司,跟我郭文贵没有半点关系,
 
那个不是我女儿管的公司,是归基金管的,查封了,当然他没制止住我七一七呀!那么七一七我报完料之后,大家知道,曲国娇在香港被保释,有香港身份,曲国娇在香港中国银行大厦,地下消失了,到今天找不找,香港的警察从那天起一直到六个月,本来他必须回复的,也不回复,香港法院也不受理,这不仅仅这两笔,我给大家说的事情,我涉及到的资产现金,最起码一百八十亿美元,他都不给回复,也不给立案。你说这流氓到什么程度!
 
45-50 文飞
 
他都不给你回复,也不给你立案。你说这流氓到啥什么程度。很简单,我账上的,他就说这两笔钱,说这100个亿美元,钱哪儿来的,他不需要15天。15分钟就给你查得出来,因为钱哪儿来的,钱是在基金账上的。钱是从国家银行投资银行出来的,钱是清清楚楚哪儿来的,入了香港银行,还是民生银行。你说这个,为什么我一再,去年你们记得吗,劝大陆的私人企业家千万别愚蠢了,在香港你以为安全了,绝对不安全。结果,就这他不查,他不给你说这个事。
 
所以警察根本不想跟,哎就是很简单,告诉我,我就想让郭文贵回到香港来回答问题。你说我一不是法人,二不是董事,三也不是资金这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你让我回干吗?就很简单吗,把你的钱扣(HOLD)住,把你的资产扣(HOLD)住,让你郭文贵回香港伏法。那你们再看看,这个17年,艾利布尔迪在纽约时报的报道。当时刘彦平来的时候,是干嘛,已经准备好了香港把我的护照取消。怎么取消,说你持虚假信息护照。你这香港,这有多坏啊政府。再往回看一年,把你放上去不能飞行的名单,就你不能再上飞机,上飞机就把你抓了。
 
然后派飞机把我抓回去,弄到香港去。这是跟当时跟这个钱是一个计划。你爆王岐山和海航了,我让你把资产全查封,我说你洗黑钱,然后再让刘彦平去骗你,孙立军去骗你,几家公关,付几十亿美元的公关费,然后把你放到不能飞行的名单,香港政府取消你护照,然后,啪,给你遣送回来了。多惨呢,这是灭门哪。啊,这是灭门哪。大家往回看这厉害吧,好,这是一条。这是时间和爆王岐山和海航有关系。现在老天报应了,王健先生他这样,接下来这是他们的事。第二个问题现在要记住的是,香港的法律非常简单,你怎么把曲国娇给弄没了,到现在还没有啊。
 
你说这个BBC报导,香港苹果报导,我就说句糙话,你祖宗的,你们这些王八蛋。你们为什么报导时候不能说曲国娇是香港警察发出了拘捕令300万现金保释,人没了。这是刑事犯罪啊。没有一个香港报纸报导。这个BBC也不说这一段,你们说这个世界有公平吗,战友们,有公平吗,有公平没有?啊,曲国娇没了还不算数,查封资产3个月你不给回复,6个月,现在已经是14个月了,你也不回复。不是14个月了(文贵回头询问旁边人),啊,8个月,加上这个5月,已经14个月了, 不给回复。关键是香港的官员头两天在说啥。只要你违反基本法你就是犯罪。
 
陈浩天到了这个外国记者会也是犯罪。你祖宗的,你要脸不要脸。这个曲国娇在香港丢失,被警察保释到现在都没下落。你犯不犯罪,你犯不犯法?所以说香港的官员堕落到什么程度。啊,‘我们’需要大陆的水,大陆的蔬菜,鸡和猪,所以‘我’不能说‘不’,‘我’就说这个话。这就像这位女士被她爹强奸了,她说爹我不会告你去的,因为你强奸我,我得需要你吃饭。你让你爹强奸了你,你还说你爹这个。就这位女士。这表演到什么程度。现在你能问香港政府官员你去说说,是什么人把曲国娇现在丢失的,没有一个人回答,香港政府!她(曲国娇)是用什么手续回到大陆的?
 
然后曲国娇,大家看到了吗,曲国娇在网上有个视频,抱着小熊猫旁边保险柜那个,然后说‘我现在自愿回到大陆了’。这回到大陆么香港销案呐,也不销案。那香港销案把钱还给我呀,也不还给我,曲国娇你那人家里人找不着。家人找我要人,你说这共产党的香港政府黑到什么程度。所以,我在,我给美国政府官员,每次说的时候,你们一定要记住你们对共产党的高官,你对他们要不把他当黑社会 ,最坏的黑社会都还有规则,你不这么来看他,那你就犯下了巨大的错误。它比纳粹还黑。从这个18大之后,中国进入了纳粹的时代。所有中南坑里那帮王八蛋你们都听一听,你们的子女遭受这种待遇你们什么感觉。
 
 
 
你不这么的来看它(共产党),那你就犯下巨大的错误,它比纳粹还黑!从十八大之后,中国就进入了纳粹的时代!
 
所有中南坑里的那些王八蛋们,你们听一听!你们的子女遭受这个待遇,你们什么感觉?你们的员工遭受这个待遇,你们什么感觉?你们遭受什么感觉?十四个月了,你们香港基本法管理的政府,你们这些王八蛋!陈浩天说说话都是犯罪的!都是犯罪,然后我们人都消失了,钱都没了。你们找了一些香港地政署的,到我们房子,一星期去一次。拆了建、建了拆,隔壁的房子,违建超过70%,你不理。
 
你们这些王八蛋、这些畜生!所以我和你们说实在话,今天下午的时候,我们有个律师和我说:郭先生,你想不想中国?我一点儿不想!中国的某些人——我想我的家人、我的亲人、我的同事,我想我那几个建筑,(其他)我啥都不想,不想,半点都不想!
 
你想想,郭文贵的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习近平家、李克强家、赵乐际家,会有吗?会能(这样)吗?会把你资产查封这么长时间,不答复吗?(对付)洗黑钱多容易嘛!抓郭文贵、把黑钱给他没收了嘛!你法院受理嘛!警察受理了嘛!你说香港警察这些王八蛋,你拿走了所有这些资料、信息,屈国姣消失。那警察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到今天,这十四个月来,上千次,我们一星期给他发过一百多次,申请说,你就给他发信息,我付你律师费。香港的法律,你收走我的文件,你可以复制一份给我的,一概不给!说排队!香港的法院一直在排队!所以,香港的律政司,还有香港的政府黑到什么程度?香港律政司的那个袁国强,袁国强就是不答应把九龙的高铁一起占(地),还有一个国安23条,还有一个香港黑屋执法的,袁国强不配合。这个人还是有点良心的,所以这就拉倒走了。啊!没把他变成曾荫荃这就不错啦!那也不能保证以后他不变成曾荫荃。
 
然后香港这些特区政府的这帮王八蛋,所以说,我跟欧洲、美国政府说,一定要制裁。对香港这些高官所有的海外资产,一定要查封。你们记住我这句话,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我说过的话大家都记住,你们查封我的资产,查封我的现金,你绑架了我的员工,你还讲基本法?
 
所以,昨天我跟大家说嘛,很多香港和台湾的朋友给我发信息,太多了!我就不能逐一回复了。说太好了——你讲的这句话。我说任何一个人,他的生存权、安全、人权,他的利益,受到了非法的剥夺和严重的威胁,他都有权利寻求各种办法。来保护他自己,这是天道,这是人权的基本基础。甭说他独立了,他干啥都可以。你上人家打人去了,人家正当防卫还可以杀你呐!对不对!
 
 现在香港和台湾,严格讲,现在所有的状况,都是正当防卫。就说我在这过着好好的日子,你跑这来要弄死我呀!你要所谓的统战,这不就这个嘛!人香港说你回归——我同意回归呀!但,你老上我香港抓人呐!你老是把我资产没收啊!你老敲我家门儿啊!你老看我家姑娘就是动手啊!所以我要求独立啊!那有什啥不对地呀?如果你好好地我会独立吗?
 
 这个九七回归的时候,叫“明天会更好”!——江泽民写的。香港明天会更好么?——香港明天会更糟!所以,今天我说高兴了,我说出来了。
 
 我一定会在美国啊!那何志平被抓了以后——在纽约抓的,在抓之前,我跟相关部门儿我就说过,这何志平绝对是特务。你们要抓一定在美国抓,你在哪抓,共产党一定不让动,你们一定在美国抓。而且抓了,就别给他保释。牛啊!那何志平多牛啊!在香港酒店晃着肚子,带着明星老婆,在那晃着,你看他那儿样?你干啥,我不知道啊?是不是。现在,我跟所有的政府官员说,我说你们一定要记住,你们要立法。香港是白手套、代孕者和政治毒瘤、癌症——扩张的最重要的平台,你看看,美国、欧洲会对香港有什么行动!
 
  你把我钱——十四个月了,你影响我这穿这西装了(指着西装)——“不尿你”西装了吗(河南话)?没用!哈哈!你影响我吃什么、我喝什么了吗?没有!说实在话,就你们那点儿操性劲儿,你封我那点儿钱,够我干啥地呀?啊? 你封我那一千个亿能干啥呀?有种的你给我撑下去,看你共产党、香港政府能撑下去,还是我能撑下去?
 
 所以,大家你们去想想,这个香港政府黑到什么程度。啊!香港政府不要脸到什么程度。黑社会啊这是!以警治国、以黑治国、以贪反贪,以假治国啊!我“郭七条”要改,过去就是以贪反贪、以警治国、以黑治国、以黑反贪。我现在改过来,就是“以假治国”,啊!加一个,这个“假”字排到第一位,“以假治国”。以假治港、以警治港、以黑治港、以贪治港。这就是整个共产党,你看那个不要脸的官员说的——“基本法”。你姥姥的!你啥时候相信过“基本法”?你遵守过基本法?
 
 香港最近干嘛?最近看看,老出事儿。说香港和大陆警察配合,在大陆抓回了几个刑事犯罪分子,干嘛呢——造势!给香港人民打马虎眼。说你看啊!我给你抓犯罪分子。现在大陆和香港没有司法引渡、合作协议的。然后,就变成了——我可以抓你的人、你帮我抓你的人!就合法化了。把铜锣湾事件合法化了,这就是香港的悲剧。香港人能喊能叫,不够狠!所以闹不成大事儿,闹不成大事儿!
 
 “郭七条”修改啊!今天加上一条,“以假治国”,“以假治国”。反对这个——以假治国、以警治国、以黑治国、以贪治国、以贪反贪。或者我们就说以假治国、以贪治国、以警治国、以黑治国。
 
这个,香港人啊!香港的女性比男的厉害,比男的厉害。这个香港的某个黑道大佬,唱卡拉OK,带着大陆的一帮公检法的流氓,喝完酒以后,夸夸——到了那儿个李泽楷的,星关有个叫俱乐部吧!到了那个地方唱歌,人也来了香港很多香港小姑娘儿,唱了也唱。诶——!这些公检法的老流氓们就动手了、搂人家!诶呦!人家香港女孩儿,马上推开。我只是唱歌,啊!我不陪你搞这个。诶!那儿个某法院的这个院长急了!(现在已经)抓起来了噢!叫齐晓明、齐晓明——给你脸还不要脸了?我嫖你、玩儿你是给你面子我!那个香港女孩儿——你少给我来这套吧!我还不玩儿了呢,走了!不但这个女孩儿走了,四五个全走了。香港的女孩儿还真有那个脾气,真有那个脾气。啊!老娘来——只陪唱,不陪上床,嘿嘿!还真有脾气。那几个,就搁在那了。香港的大流氓,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说了,都是超级富豪、政协常委,骂半天。人家都走了,哎!赶快打电话,找了一帮妓女,哪来的?全在东环。
 
这……我经历过好几次这种事儿啊!香港的女性(竖起大拇指)。我对香港女性非常尊敬,非常尊敬!比男性有种。真正香港要变天啊,我觉得女性动力比男性大。真的很佩服的,而且,那个小女孩儿真的……!
 
其中有一个人,拿了一沓子港币啊,那最起码这么一沓子(比划十五公分左右),你想想,一千块一张的,夸!放在这了。人家那个女孩儿看了——你别给我来这套,我就是陪唱!然后旁边领(她)来的人说了半天,又继续唱。那个人——夸!又拿了一摞子放到这,那最起码有几百万港币。那女孩儿就是真的——不妥协,绝对不妥协!这是让我很惊讶的啊!
 
(和战友互动说) 不是向华强啊!向华强到不了这个级别,他还不配和这些人吃饭。这些人都是千亿富豪,千亿富豪!(和战友互动)香港陈方安生是个好样的,绝对是个好样的!所以说,回答昨天关于香港…………
 
 
 
亲爱的战友们,今天就聊到这儿吧,好吧,试的也非常非常好。谢谢大家!
 
今天不偷酒,不偷酒,哈哈。
 
我要回去陪我太太去了啊。今天我们家snow去看医生了,医生建议,第一,这已经长为成人男孩儿,在七夕做了一个决定,给我们snow要节育。哈,要节育啊要节育。还有snow这牙齿不好,要修牙,要拔牙。
 
我太太做了个决定,觉得还是要听医生的话。我说好啊,她这跟我商量这大事。关于snow要节育,关于snow要拔牙。这事儿很大,上我们家常委会了。我得回去。
 
然后呢,跟太太要吃一个浪漫的小晚餐,刚才开了一瓶罗曼尼康帝Romanée Conti ,已经等着我呢,已经在那儿准备好了。
 
还给我弄了两个山东小菜。因为我现在不能吃牛肉,她给我弄了山东小菜,挺好啊,回家喝点小酒去,也得浪漫浪漫。
 
纽约的天快黑了,月亮马上来临了。在月下,咱整点儿真情浪漫,咱不能老是像盗国贼似的老不要脸的玩儿变态。搞那些风花血夜啊,咱不能搞那个。
 
我也得回去,摸着我太太的手,听着音乐,摸上两三个小时,跟欧洲人似的。把手都摸紫了还得摸。因为摸着得有感觉啊,咱也得搞点儿浪漫,旁边还得听着点儿小音乐。
 
然后研究研究我们snow是不是要节育的事。真是挺夸张的啊。还要拔牙,很严肃地给我发信息,回来,赶快研究啊。所以我已经晚了,已经晚了,回去非得挨训不可。
 
哎呀,嫦娥的故事很美呀,但是现实是挺无奈的。做好人很难,做坏人只需一秒钟,做好人很难的。关键得有信仰,得相信报应,你不相信报应,你光靠约束是约束不了得。
 
今天凯瑞犯错了,我说凯瑞阿姨你能不能不犯错。她说,你能不能不叫我阿姨啊!我说你再犯错我叫你大妈了。我说你看看你老犯错。
 
今天是庄烈宏先生来拿帽子来了,我说这帽子怎么还没给他,她说我还没联络好呢。
 
我说你赶快送过去啊,又犯错了!我们这儿过七夕呢,心情好一点儿啊。结果发现我们办公室的美国同事也买花。
 
我收了不少花,但是这花都是同事友情啊。
 
所以说呢,还是走吧,咱们大家,该干啥干啥去啊。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往心里搁。
 
在这儿的都是好人。
 
首先没受盗国贼的祸害,男女啊,盗国贼里面也有女的。都是忠于自己的另外一半的,或者现在还没有另外一半的。
 
今年的七夕过得很好,告诉了你们,风花血夜的残酷和冷酷,和盗国贼,和香港这个船迅速地堕落。还有香港人的个性。我寄希望于香港女性拯救香港。别变成灾港,臭港。
 
我现在没办法给大家送花了啊,我现在在七夕夜为大家祈祷吧。
 
今天是中国农历七月初七。愿所有中国的女同胞男同胞们,能有更多的真情真爱。同时通过真情真爱建立幸福的有信仰的美满的家庭。孝敬老人,培养好孩子。
 
万佛万神光耀神州,帮助我们早日铲除共产党,铲除盗国贼。让中国的老百姓们有宗教自由,信仰的空间。
 
让万佛万神光耀神州,让每一个人都多一点儿欢喜,多一点儿真情。
 
让每个人都是以真相待,以情相待,以爱相待,以实相待。
 
我们远离金钱,权利,政治,让更多人拥有愉悦,欣喜,信仰。
 
不管是耶稣,默罕默德,还是佛祖,还是菩萨,还是任何宗教都在中国得到尊重。
 
在有约束有法律,得到尊重无利的情况下,全国人民得到尊重和信仰的自由。
 
愿所有的十四亿同胞,家人都欢喜,美满,幸福,快乐。
 
不只是为钱,为名,为利而活着,有利他之心。
 
让我们所有的战友们早日实现喜马拉雅,法制民主自由中国。
 
愿所有的战友们都得到真爱。
 
愿所有的战友们都孝敬老人,爱自己的另外一半,真心相待。照顾好孩子,疼爱好自己的手足。
 
愿所有的战友们早日得到自己的法喜和清凉。
 
阿弥陀佛!
 
谢谢了!
 
我要回家开二人会议,常委会去了。
 
真是啊,难舍难分啊······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