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9年12月21日视频 20191221



郭文贵2019年12月21日视频 20191221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12月21号,下午一点钟,抱歉啊,太晚了今天报平安直播。
 
大家都知道,过去的4天啊,我都在华盛顿开庭在弗吉尼亚,关于咱们告郭宝胜,控诉郭宝胜,郭宝胜欺诈罪还有西方叫诽谤罪,中国还不一定光诽谤罪,解释出来,这个翻译交诽谤谣言。
 
过去这几天一直都那开庭,很多战友们由于没有看到报平安直播,很多战友们关心,很多战友们关心,非常的感谢,所以今天,因为我一会儿马上就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过去这三四天开庭由于是突破了时间的计划,本来以为就两天,就两天,结果当时开庭,突破成了4天。而且在这个法庭上,就是弗吉尼亚的法庭是不允许带手机的,什么电子设备都不能带,连水都不允许,如果你喝水只能到他的二楼,去买他的水喝,吃的就更不允许带了,管的最严。
 
这个法庭那在弗吉尼亚州,他里边有4个法官,有4个执行法官。而且这4个法官都是美国大名鼎鼎的,其中有2个都是来自于里根总统时代任命的。过去4天开庭的,叫Alex这位大法官79岁了,是里根总统当时任命的。
 
那么弗吉尼亚这个联邦法庭是非常有名的。刚刚把这个当时叫Marshall的,就是川普总统竞选时期的那个Marshall而且都是判大案,这四个法官都是特色鲜明,都是美国历史和大法官领域备受人尊重的地方。各有各的特色,同样的美国法律到不同的大法官面前,表现的结果有时候是完全是不一样的。比如这为Alex法官,他就是一个非常有耐心,非常有耐心,他可以听双方你任何想说的话几乎是,非常有耐心,非常之严谨.79岁的老人家,每天早上八点钟到法院,晚上都是开到七八点钟,你看这老人家了得了嘛!
 
就过去这四天,一个79岁的美国大法官,相当于中国最高院的常务副院长那个级别,备受尊重的人,来面对这一个,来自中国的两个人,严格讲就是两个中国Looser,都是输家,来这块打官事。
 
告他的金额多少钱呢?我们控告郭宝胜诈骗42000,要求索赔,还回42000,诽谤10万美元,14万2千美元;郭宝胜反诉郭文贵诽谤,要求100万美元,就把一个美国这么大的法庭,把整个9楼给霸占了整整4天,每天达十几个小时。
 
大家知道这个楼一共10层楼,10层楼就是上一次的那个法官,就是我告夏业良案,那个大法官,那个法官风格就不一样。那个法官大概在60岁左右,非常之快,性格非常急。夏业良说实话,你给我闭嘴,你给我站那,不许说,对方律师想护着,你给我闭嘴不许说。2天完了,开完庭了夏业良全输。10楼。
 
我们现在到9楼了郭宝胜,所以那里4个法官,我们已经用了2了还剩2这个法官呢,Alex法官他是有名的,他严格来讲,他属于民主派,他是一个非常亲当地比较中下层的,那么这个法官又极有耐心。
 
而且郭宝胜在我们告他之后,战友们往回想一想,很早他就推出来过,我们要把这个法官······我们要移到弗吉尼亚去,弗吉尼亚有个法官专门是恨富人的,叫Alex,他就把这个大法官的名字给推出来了,这就是当时郭宝胜有人给他出招,说你一定把这个官事移到那去,作为一个富豪的郭文贵,他必输无疑,大家记得不,这段,一年前。
 
当时我们在最高法院,他给要求移到了弗吉尼亚联邦法庭,从联邦法庭他知道一定是Alex法官,又到了Alex法官手里面,热后他又找了个Alex法官最好的朋友,当年的福特总统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可能还孙子呢,最后真的如郭宝胜之愿,该案移到了弗吉尼亚这个法庭,联邦法庭,到了这里,东区法院,弗吉尼亚东区法院,移到这了,移到了Alex法官手里,如他所愿。
 
这个法官是真有耐心,本来准备好的两条开庭,选陪审团的时候也是选的说2天,2天以后说不行,还得3天,大家都傻眼了,到第三天干道了八九点钟,到了昨天的时候干到了昨天晚上10点半,10点半呢。开完庭那个法官79岁的法官Alex他要开着车回家3个小时。所有的陪审团人全傻了。一开始选了7个,由于时间延长了4天,那个人必须离开了,所以剩了6个,4个女士2位男士。这就是整个开庭,郭宝胜案那个大概情况大家有个概念。
 
这叫华盛顿弗吉尼亚区,弗吉尼亚东区联邦法院。这个法院总共4个大法官,4个执行法官,4个大法官我们用了2了,一个已经把夏业良告了,创造了历史,诽谤案,夏业良全输,那这个是第10楼,现在是第9楼,法官Alex79岁,这个法官是审过多少天案大案的人,审了4天,就郭文贵和郭宝胜,2郭把老人家可折磨惨了。
 
我说到这的时候呢,我想给大家说一说,如果当时给我说,郭文贵,你可以在开完庭了,你给大家陈述一下感想。在10楼的时候就有这个,就是每个人到最后要说几句,我就说了几句话。我说感谢法官,再一个我对我这个案子的观点,说完我就走了。得到了法官和陪审团的一致认可吧,要不然我不能赢。夏业良就说,啊,就又要造谣。法官说你给我闭嘴! 滚出去。但是这回没这个机会,那么如果让我说,我说什么呢,人生没有如果,我现在就告诉战友们。
 
我会这样说,我希望把我现在说的话呢,成为这个案情在法庭上不能表现的文贵要说的话。我就想說,现在所有在庭上的,还有大法官,经过这四天的开庭审判,一个金额涉及42000,罪行是欺诈罪和诽谤罪的这么一个案件,看似非常简单,它非常特别的是,这两个当事人都来自中国,一个叫郭文贵,一个叫郭宝胜,the last name都姓郭。我感到非常羞耻,四天来我感到莫大的耻辱,我站在这个法庭上。这是第一个感觉。
 
第二个感觉,今天能在美国能看到的这个大陪审团,和现场的这种法制的,这种形式,这种制度,正是我们在追求的,我们很羡慕你们美国人。
 
第三个,大法官,Alex大法官79岁了,你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你能有耐心,你能认认真真的在一个小问题上,谁先提谁后提,在这个问题上你能花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你对当事人,每个原告和被告,绝对公平,给了绝对充分法律给予的权利。这种耐心,是我们中国人现在最需要的,这种法官。在中国,郭文贵被罚过130亿美元,开庭一小时四十分钟。就在这个开庭的同时,郭宝胜这个开庭的同时间,大连法庭有史以来半夜开庭,审判我公司前CEO林强先生。
 
林强先生,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谓的董事会,创始股东的子孙之一,被审判的时候明确告诉我们律师,告诉你们郭文贵,郭宝胜开庭的时候,我们大连也开庭,让你们郭老板看看我们怎么开庭。就是想影响我的心情嘛。林强是戴着脚镣手铐戒具上的庭。当林强高刚要说话的时候,法官说,不要说,不要说啦!开庭,林强,然后林强要说这个听监会,(法官)你不要说,不要说啦,听我说!在大连法庭正在开庭审判当中,法庭审林强用了一个小时。
 
这就是伟大的美国,但是我感到羞耻的事情,我在这里我看到了我们中国人最丑陋,最低级,最阴暗的一面,却是用美国这么高级的法官,这么昂贵的法律资源,让我郭文贵在这里看到了我们中国人的更多丑陋的一面。我更加有决心,把这里的美好和司法制度带回中国。
 
当然啦,我在这里说就比较泛泛一点,我要是在庭上说,我肯定要说的简短一些。我给战友们现在说,12月21号,文贵在这说,我今天不谈论今天庭上的细节。我不想谈论郭宝胜这么多,未来大家会明白的。这个案子跟钱没半毛关系,郭文贵不会愚蠢到一个75万美元的一个律师费,还不含飞机费用,飞机两万五美金一小时,四天多少钱啊,那保镖费用多少钱啊。郭宝胜听说昨天发推,我从来不看啊,说我们赢了。他要4万2,我现在他1万二我1万2。郭宝胜,应该说郭宝胜还赢了,要100万嘛。跟叶宁,夏业良一样的。
 
就郭宝胜这个发推,他是用钱来定义这个事的输赢的。我郭文贵不会愚蠢到75万美元去要一共我们要求才4万2千美元,难道我们是傻子么,郭文贵难道愚蠢到这种程度么。这个案子跟钱半毛关系都没有,诽谤案,即使判了我要给郭宝胜钱,只要郭宝胜欺诈罪成立,我都愿意。但是,没想到,或者说没有完全想到,竟然判我们全赢。郭宝胜那两条1万多完全是个补偿,可以这么说,郭宝胜全输。
 
这个案子的核心就是欺诈罪。任何一个在美国生活的人和在加拿大生活的人,在澳大利亚生活的人,安红是卖保险的,江财神是搞银行的,还有我们的熊博士,博博士,瑞克小哥,我们的钢铁侠也是搞银行的,搞金融的,你问问一个人被定了欺诈罪以后,你在西方怎么生存。从昨天起,郭宝胜的车辆保险,房子贷款,未来孩子上学,和他的牧师资格,和他的募捐,和他走向慈善机构,包括参与政府政事的邀请,永远0,永远0!这不算数,我们就在开庭的第二天,就已经开始了,这是我们的计划和战略,对郭宝胜的另三个案子已经全面在起诉中。我们做梦也没想到,郭宝胜在后面的延期两天当中,是如此的配合我们接下来的战略和计划和诉讼。
 
接下来大家会看到,不是我郭文贵,会有战友们会对郭宝胜的欺诈罪的再起诉,这个欺诈罪起诉要告他的老婆叫李里(音),李里(音)是这次出庭作证的第一个证人,笑话出大发了,我尊重任何女士,我看到郭宝胜夫人是真够可怜的。我一下想起了我山东老家的那些什么二奶奶,三奶奶那些农村大妈,可怜犹豫无知迷茫的现状,在庭上出了历史的笑话,能把陪审官,法官笑到不行的程度,所有人都控制不住,这是郭宝胜干的。他的老婆叫李里(音),你已经走到庭上了,走到前台了,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我们会有一个案子,马上大家会看到,控告郭宝胜老婆李里(音)案,欺诈,控告郭宝胜欺诈,和郭宝胜协同欺诈,还有另外的两个案子,也是欺诈。我们就是要打开郭宝胜走向欺诈大门,和走向欺诈惩罚大门的这个钥匙,我们要找到,在弗吉尼亚。
 
但是我告诉大家,战友们千万记住,这就是我用时间和生命和金钱换来的,我希望真的年轻朋友们,你们想赚钱的时候,你真得学习,钱在天上不会掉下来,掉下来那是灾难,一定不是钱,你要学习学习有了钱你怎么安全。在西方,战友们如果你被定了欺诈罪,你有多少钱,你都生不如死,在美国没有保险,你开车行么,你没有保险,你孩子以后上学怎么贷款。
你能参加一个任何正式的官方组织吗?你能参加任何一个有身份有层次的聚会吗?美国是一个受信制度最高的国家,就是信用认证。你被定成欺诈罪,你的孩子,你的家人,你怎么在这社会上生存。
 
在美国两个罪最害怕,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我在车上,王雁平问我,你为什么对这个事情是如此之执着,非要欺诈罪成?我说我告诉你一个我曾经的故事。当年我到洛杉矶去,这几十年前我很小的时候,遇到一个海南的一个移民,在那很成功,他也卖保险。我就问他,我说:“史蒂芬先生你说在美国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什么样的罪行是最严重的”,他说:我告诉你文贵,在美国什么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千万别跟欺诈罪碰上去,你要跟欺诈罪有关,你完了,我这卖保险的就一定是不卖给你或卖给你很高,还有你想再参加任何高档场所,和你这一辈子去任何高尚的地方都是绝对不可能的”。他说欺诈罪基本上就宣判了你死刑。而且把家人也毁了,而且任何有身份的朋友不会和你在一起”,他说宗教高尚,所有的政治领域跟你彻底绝缘。
 
哦我说还有呢第2个罪?他说你千万不要跟任何所谓你有危险倾向,他说我给你举个例子,某个女士中国来的,跟老公吵架,老公打她了,她威胁,她就报警,她威胁要自杀,她威胁要自杀,结果报案她傻乎乎的,警察来了,消防队也来了,说你为什么?她老公说她要自杀,她要抱孩子自杀,警察问:你说了吗?我说了,警察说那就去警察局吧!到警察局以后还是说” 我说了” ,警察问她”你为什么这么说”,她回答”因为他打我,我要和孩子自杀”,警察:”你确定是你说的”,”我说的”。这个女孩子那个时候80年八几年的时候参加…,那时候还没有发生911,之后美国完全变了,到处都是警察,到处都是保安完全不一样,八几年去参加派对,party的聚会者被提前警察通知说这个人有严重的危险暴力倾向,最后她来的时候人家跟她说你只能待在这个角,不能到那边去。
 
如果有了这两样罪,你在美国西方社会活得是很难很难了。Bulshit郭现在郭宝胜有另外一个名叫Bulshit郭,为什么呢?在法庭上律师问他:你的媒体叫啥媒体。我们开庭前的时候就问他,另外一个开庭前准备的时候,他说叫BS郭,他说就是Bulshit郭是不是?Bulshit郭Media,他回去以后他的律师说你快改了吧,英文叫Bulshit郭,后来改成J Bulshit郭,J Bulshit郭,J Bulshit郭郭宝胜你可以再告我诽谤,J Bulshit郭宝胜媒体。他以后在所有的西方社会,还有他引以骄傲的美国护照,从昨天起他彻底将被改变了,这是这个案件的核心意义,郭宝胜。
 
第二个战友们,我请问战友们想一想,郭宝胜这个案子,如果郭宝胜任何一个他罪没定成,接下来吴征的案子,熊宪民的案子,孟维参博讯韦石的案子,赵岩的案子,赵岩和郭宝胜和叶宁韦石的案子。上海的开餐厅的。跟明镜的合伙人陈先生,Jonathan陈,叫什么?“思烤”“思烤”叫陈军是吧,叫做“思烤军”吧,陈军的案子,高冰尘的案子,韩梅的案子。还有美猴王的案子,袁建斌的案子。还有成水炎的案子,大家去想一想往下走是什么概念?
 
夏业良的案子开启了盘古开天地,郭宝胜案子是给我们鉴定了基石,接下来这一系列的开庭,你想想这个案子欺诈罪在前,诽谤罪成在后,开庭4天,郭宝胜所有的讲,郭宝胜的律师和郭宝胜占据了开庭80%的时间,这是他的战略,他80%的时间,他找了一个叫史密斯,律师叫史密斯。他的战略诉讼缠讼,4天来80%的时间,大家想想是什么意思,你去想想这是未来案子的影响。
 
第三个大家去想想,这次Bulshit郭他的团队是谁?第一高参叫江涛,是Steven姜涛,第二个是法拉盛叫做Low Criminal律师,就是最低级的小刑事犯罪,犯个小毒品,小偷小摸,叫做叫史密斯英文叫Smith?他来作为主诉律师,叶宁由于申请当主律师被法官给拒绝了,所以他是二线,所以史密斯还有江涛,叶宁,韦石,熊宪民,屎诺还有夏业良,看到这团队了吧,看到这团队了吧。然后还有一个叫张维,大家都看明白这几个人了,就在那开始了。
 
大家去想一想,这个案子海外能数得出来的这几个手指头的欺民贼背后就是吴征所花钱搞的案子。缠讼的案子,这一战再一次的让他们看清了对方的真正面目和真正的能力和实力。夏业良案子开庭不到24小时,叶宁宣布已赢490万而告终,赢了490万。最后是给夏业良叶宁网上骂娘,跟韦石骂娘,这就是他们。郭宝胜案子要100万,这个太有意思了,然后夏业良全程在现场大喊大叫。郭宝胜过去4天来,在这所有的人,在这闹场闹法庭缠讼,整个基本上是欺民贼的所有的力量全砸到这个案子上去了。
 
这一次对欺民贼的能力和实力在这个法庭上用4天的时间,包括他们的史密斯律师证明给了谁来看?这是吴征孟建柱孙立军集全力来砸郭文贵的一场法律大战。战友们怎么看真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共共产党怎么看?这场法庭审判跟郭文贵郭宝胜没什么关系,这一次是吴征,孟建柱,孙立军,王岐山和他们的海外沉默力量和所谓的他们的海外的走狗们与爆料革命的一场审判。
 
如果大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你想了那个钱的问题,那就太low了,郭宝胜有这本事吗?付得起钱吗?他在被庭前问话中明确说律师费不是他出的,结果这次到了庭上说”我没说过”。这是第三个问题。
 
第四个核心大问题战友们有没有想过,一个这个庭上郭宝胜和这些人连在一起,这个庭,如果是郭宝胜什么罪名都不成立,结果是什么大家知道吗?结果是什么知道吗?我们马上会因为这个案子,所有另外的四十几个案子会形成雪崩效应,美国是案例法的国家,你拿一个亿美元你都挽回不了那个局势。这就是刚刚被这个法官审的那个Matthew,最牛叉那个,坚决挺川普总统那个,他就是其中一个罪行他认了,哗的一下下去,全完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你们想到过当年第一个诽谤案文贵赢得最精彩的,就是Roger Stone——罗杰斯通,吴征找的,吴征花了大钱让罗杰斯通造谣我、诽谤我,最后罗杰斯通要跟我和解的时候,我就这几个条件:第一,你要和FBI什么什么合作,大家知道;第二、你把吴征的材料得给我们;第三、怎么着怎么着,我现在不能说啊,和解协议的很多内容不能说。钱,给钱也不要!给我钱,不要!给你!最后罗杰斯通进了监狱。如果罗杰斯通那个案子我们要跟他打下去,有啥意义呢?能把他送监狱去吗?我们送不了监狱,是他自己把他送监狱去了,今天郭宝胜的案子就是海外欺民贼的罗杰斯通,就这么简单,大家往下看。
 
第五个,我给战友们分享一个重要的信息。郭宝胜这个案子,我们当初我们所有的做过演习,得出的结果是:郭宝胜,就案情和案情,我们俩谁能赢,他有20%的机会,我有21%的机会,只差一个点,只差一个点。多次分析结果,这是再选择陪审团判决的情况下,如果选择这个大法官,Alex法官来去审这个案子,我100%输,100%!唯一能赢的是就说你们滚蛋,谁也没罪,这就我赢了,实际上呢也就是个平,那对咱没意义嘛。
 
因为这个大法官从开始开庭这一年多来,三次调解,说你们必须给我滚蛋,我没兴趣跟你们扯这个蛋,在推特上你们胡搅蛮缠,跑这儿来让我来浪费我时间,滚滚滚滚滚!三次和解,正式和解我们拒绝,中间郭宝胜十几次要求和解我们全拒绝,到第四次的时候,法官这个时候,这是美国的法律,你当事人,就过去谈和解我可以不去,律师谈,这几次和解都是开了一整天的庭啊,我们都没同意,我们不同意,中间有十来次要求我们不同意,但是最后一次——第四次真正的法律在案的,这个开庭叫和解开庭,就是上次我去华盛顿,郭宝胜他们,赵岩、Smith律师,Steven江涛,哇去了。那个两方是不见面的,是秘密情况下,是对方都不能说的,在旁边法庭来开庭,是另外一个法官,是海军情报局出来的人,开了一整天。所有的人说“文贵,你必须和解,你不必要浪费时间,这个案子要开庭,短则两天,长则五天,因为这个大法官,甚至是一星期,你愿不愿付出这个时间?”我说坚决不和解,但我必须到场啊,所以那天我在华盛顿你们知道啊。
 
那么我到场的时候我们在开庭时侯,两边说,双方必须开出条件,郭宝胜是答应给,说啥一分钱不给,郭文贵要向我道歉,那我们肯定不愿意,就是说我给郭文贵一万块钱,就象征性的,我们又不同意,最后是我们说那算了,你去道歉,公开道歉,删除你所有网络文章,这我也不要钱了,他不干,最后呢,又说什么,我们律师提出来说,叶宁和江涛和Smith要签署保密协议,他们也不能再诋毁郭文贵先生,把他拉进来,然后呢我们就可以和解,诶,这个叶宁和江涛也不同意了,最后我们律师说你还得开一次条件,我说这样吧,钱我不要他赔,你也不需要道歉,你把你买的那些摄像设备你还给我们,我们当场就砸了,郭宝胜不同意。你想想啊,那天的和解,郭宝胜只需把他的摄像设备,买的设备给拿回来,当场砸了,结束了,没有这四天的开庭。中间还有他们什么叶宁我是无关第三方啊,我不愿意签署这个保密协议啊,包括网络上删除文章啊,我也不愿意删除啊。因为这中间一开始说,我说你赔十万,我赔十万,捐给香港民主阵线,后来他说不干,我先要二十万,我赔二十万、你赔二十万,他不干,后来我说你赔十万、我赔十万,他也不干,后来他说你陪五万,我赔十万他也不干,说捐钱可以,只能捐给魏京生基金会和捐给一个叫傅希秋牧师,而且是我捐,他不捐,郭宝胜太搞笑了,这叶宁太搞笑了。最后是取消捐款,也不让他赔钱,我也不捐钱,谁也不捐钱,你就把设备拿回来,他不干,最后那个……大家记住啊,在美国调解的法官跟这个审判的法官完全不是一个人的,调解的法官不允许把调解的信息告诉这个审判的法官,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好,最后是调解失败,开庭。就在17号开庭,就这么定了。
 
我想告诉战友们,你知道这里边有什么猫腻吗?我获得了绝对的情报,就是郭宝胜一定要打这个官司,而且这个Smith律师要通过这一战,他在法拉盛都没人请他,他都快没饭吃了,一个人的律师事务所,就在那儿混,要通过这一战,要赢了,他就要把未来所有跟文贵打官司的诽谤案,这些案子他一个人全都拿来。更重要的事情,吴征和韦石承诺,你只要赢了,律师费我们出。郭宝胜觉得好,说那我要多少钱,要一百万赢了以后,你50万我50万,啊,还要分钱,这钱迷失了方向。
 
Smith是要找个死狗在这块儿来诱惑点人来上当,毒死几个海外的这些欺民贼,大玩一场咸鱼翻身。吴征想利用这件事打击文贵,保护他的几个什么陈军啊, “思烤” 啊, “思烤陈” 啊,什么韦石啊,他才不管你熊宪民死活呢,是吧,想保护这几个人和保护他自己。所以他们准备了很多文件、很多故事,大量的工作,对这个法官进行了深刻的研究。Smith来了一个以情动人,他在庭上的表现,我现在不让说啊,我未来我一定我这两天我把咱们这个香港运动,还有换汇的事,还有咱们香港人权保护法的执行,还有新疆又有两个新法案正在推动中,我把这事忙活完。
 
我今天一会儿飞向另外一个州,真到深山里开会去了又,我去Arizona,Arizona啊,亚利桑那州去开会去,我把这弄完,我找时间我给战友们,大家愿意听的听,不愿意听的千万别耽误时间,我花几个小时,我把庭上的这些人的表现,这些人的细节我给大家说一说。当我们得知这个情报以后,分析结果,为啥郭宝胜他有20%的赢的机会我们有21%呢?是因为在法官和陪审团面前这些证据人家搞不懂,而且看上去很滑稽。
 
即使你都清楚,这个定罪很难。那么另外的80%在哪呢?最后决定是:这80%的51就是看陪审团了。51看陪审团,剩下的29%、30%完全是看这个个人和律师之间的合作。就是你和律师之间的合作默契,决定了你的29%或30%,那另外的51就是完全是你个人的表现和能力和运气,是陪审团对你决定。
 
你比如说我们这个陪审团里面,我认为,大家都认为可能就一个小时。你想人家被选来当陪审团,突然间你搞了我两天了,说两天,第三天了搞得深更半夜的你烦不烦呐?人家一定是弄完就在走。到第四天,昨天的时候,八个半小时陪审团,就统一不了意见。昨天晚上8.30最后决定什么,星期天再回来。法官说: “我星期天回不来” 。说那星期一来,法官说: “我星期一上午不行,我星期一下午行” 。所以那几个陪审团的说: “那算了、算了,再给我们一个小时,我们回去商量去” 。本来是昨天完不了,今天继续或者星期天、星期一再继续。
 
你看这个陪审团的这个较量是多么厉害。当时陪审团7个人,有一位先生走了,我就告诉我们的团队,我说:“这个开庭的结果,陪审团有可能时间很长。”因为我发现陪审团的一位陪审员始终很严肃,穿着很朴实,非常认真的写笔记,一直这样。我的感觉:这位女士就是我们当初在法律分析的时候,我们在弗吉尼亚,我们占三大劣势:第一个,大法官绝对不会支持我们的;第二个,在弗吉尼亚选所有的陪审员,很有可能都是中层的咱们同胞们。一说你郭文贵是一个Billionaire,你是一个超级富豪,你告人家一个牧师,人家老婆上来都作证了,哭哭啼啼,人家郭宝胜面如死色,在那块老睡觉,哼哼老睡觉。你看郭宝胜那个,脸,就这四天一点不夸张,就跟死人一模一样的。他一逮着时间就跑到后面的椅子上,把鞋脱了披着大衣要睡一觉。他在前面的椅子上坐着,一天他能睡十几觉、二十觉。
 
你知道这几天我最担心什么?昨天一个我最亲的朋友问我,你这几天你最担心啥?我跟你说实话,我真担心郭宝胜死在庭上。他那身体状态太差了,硬撑着。但他就那个眼睛、脸色,哎真是就跟我看那王健死亡以后的那个照片一模一样。
 
他们那一角都在睡觉,全都在那睡觉。昨天晚上我们都在屋里待着的时候,就郭宝胜还有所有的人都在那哼哼全在那呼呼睡。
 
在这个庭上,我发现了那位陪审员同情郭宝胜。那位陪审员是唯一一个不行,严格讲都是百分百支持我们赢的,绝对支持我的,我能有感觉,就这一个人同情郭宝胜,所以导致延长那么长时间。原来是七个么,走了一个。走的那个绝对百分百是支持咱们的。
 
所以这个陪审团占51,我是这次绝对我赢了,我绝对赢了。当然了,这51的赢首先要感谢谁呀?夏业良、郭宝胜的夫人李里(音)女士、熊宪民,还有找来的一个牧师,不知道把手放在圣经上宣誓的牧师,这几个证人,还有一个他找来的完全是Low 的史密斯律师,整个是不按规章来的,再加上旁边的Steven江涛。你找这样的猪战友,你上哪找去?
 
所以陪审团本来咱不占优势,结果由于他们的猪战友,让我赢了这51分。这51分里的唯一一位女士,就是他们诉讼当中最想赢的,就是利用拉仇恨、仇富的心里来赢我们。拉仇恨,确实有一票给他带来了优势。所以时间延长了一两天。但是,由于他的猪战友,抵消了他所有的优势。我们赢了。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我想告诉大家的,这次审判的结果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告诉了我们所有的战友们,你跟谁在一起决定了你做事情的结果和你所有的一切。如果战友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那就真是你们没看清楚这其中的奥秘啊!
 
整个法庭上,左边原告,右边被告,中间是中间席。我们这边和那边就像一个石器时代和现代的21世纪一样,无论从那方面。我们来的战友,瞿水台、Inty、还有被骗款的王先生、JS牧羊子和我们的港妹、还有我的内部律师、保镖、还有王雁平,着装整齐、干干净净、仪容仪表、坐姿站相、都像结婚一样、过年一样。对方那就不用提了,你用什么词都无法形容。
 
我们这次郭宝胜案子的资料,百分之九十的翻译,是由我们战友组的秘密翻译组翻译的,百分之九十的信息和翻译是我们翻译组翻译的,百分之十是我们找专业的律师翻译的。
 
整个这个庭外的情况,所有战友们的这种凝聚力和这种对欺民贼的那种痛恨,这种力量,还有很多战友,像我们的Sara妹妹,几天来一直祈祷。我们的法国战友,有个日本的战友专门跑到东京庙里面去上了几株大的高香,祈福郭文贵先生赢畜生郭宝胜。我们俄罗斯的战友,也上庙堂去祈福。这一次的赢,一点不是夸张的话,一点不是说恭维的话,是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和欺民贼这些猪友们的斗争和较量。我相信这种祈福和这种希望所带来的能量,使这个案子起了决定性的因素。
 
这个事情,这次这个案子,他真是代表了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反爆料革命这些猪友们的较量。
 
我们必须得感谢夏业良,大喊大闹,出主意。Steven江涛,他上厕所以后,那厕所那马桶脏的,就是黄不拉几的,没办法,得擦半天才能擦干净。他们所去之处,真是尿渍一片,脏乎乎的,臭味、熏人味、嘈杂之声。
 
我们的战友,安静有礼貌,形象好。让我深刻的感受到,爆料革命真是凝聚了一批优秀的中华儿女,泾水渭河之分非常之清楚。
 
但是让我感到丢人,就是中国人,我们现在在这个庭上,这个表现,真的让我感到可耻啊!我能看出来这几天轮到郭宝胜的证人,熊宪民、夏业良,那法官、那陪审团的那些人简直是……WOW 哎呦,WOW 就是受不了,法官眼珠子瞪的就是……每次都这么惊讶。
 
所以,我一个更深的感受:说实话,这几年来我都没在国内生活,光在这爆料革命了,我这几天感觉到我又回到了茅屎坑,又跟蛆在一起的感觉。
就这几天下来我最大的感受是,就中国现在这样的生存环境,就这些人,你铺金砖,银砖我都不回去,这是第一个。
另外一个就郭宝胜,夏业良这样的人,如果在中国有了政治地位,社会地位。那个灾难不知道比中共大了多少倍。说实话宁可让共产党在那领导着,也比让郭宝胜,夏业良这帮畜生在中国强得多得多。这是我太深刻的感受了。
另外一个感受,战友们,我说第六个问题你们没有意识到。这个开庭的时候,我们的律师团队说:郭先生,你疯了吗?没必要啊,浪费时间,浪费钱。我说:不是!我跟你们说的话跟他们都没说,没必要,外国人都听不懂。我告诉你们,海外华人的形象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我说我一定要让外国人看到,中国人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个样子。不是火鸡龚,不是包泻的郭,不是夏业良,不是孟维参,不是熊宪民这个流氓。你们现在看看熊宪民,你们忘掉了四年的推,你们看看一星期的推,有一句话是真的吗?但是竟然有很多人跟随,很多人信。对了,还有Waller和Wallop到现场了,晃了十分钟就走了。都表示支持,所有的力量都上了。
 
大家要记得,就在昨天的时候,有国会山我们的好朋友打电话跟我说。他说有几个议员在这,本来今天下午那个法官是跟他们有事的。我不能说得太细。法官跟他说,我来不了了,我遇到来自中国的郭文贵告郭宝胜诽谤案四万二,我延期两天,人家就说了很多。
就是人家,包括议员现在对火鸡龚送饺子的事情。人家已经明确了,门上要贴条了,禁止任何人到国会议员里带吃的。就差没说火鸡龚带饺子了。而且很多议员之间互相说话,绝不允许让龚小夏继续往国会山带饺子,这都成丑闻啦。你那里面是老鼠馅还是鸡肉馅或者火鸡馅,咱可不知道,但是这事已经成了丑闻了。
昨天我们意识到美国多少人关注着郭宝胜被告的案子。为什么啊?海外华人的形象已经把每件坏事给变得无限的扩大。我们海外华人正在面临着一个在西方生存的巨大危机。
大家未来很快会看到,美国国会会立什么样的法,禁止在美国的华人干什么样的事。就是梁贯军和郑祺天天挥舞着红旗,在法拉盛,在??中国城干的这些事情。熊宪民,孟维参干的这些事情,郭宝胜天天骗捐的事情。
战友们啊,这个影响太坏了。美国人,西方人认为所有的华人都是这个样子。我们一定要让西方知道,郭宝胜等人绝对是犯罪分子,他是诈骗犯,欺骗犯。经陪审团一致表决的欺骗犯,他不能代表我们华人,这是我们一个最重大的意义啊。
华盛顿好几个教会的人,纷纷发信恭喜。说我们知道郭宝胜这些人绝对就是骗子,到处骗捐骗钱,你这个赢得太好啦。海外华人里很多牧师也给我发信息,文贵先生,你干了个最有意思,最大的事。他说海外华人教会已经成了共产党渗透的最黑暗的力量之一。几乎都是搞假移民,假政庇,然后都是欺负那些从中国出来非常弱小的同胞,敲诈勒索,比共产党还坏。然后用各种募捐的名义,涉及到性犯罪,移民犯罪。他说郭宝胜当牧师那是个笑话。然后郭宝胜找了个牧师给他作证,竟然不知道手怎么放到圣经上。咱们未来再说这件事,荒唐的事情太多了。
海外所有华人在宗教界,在民主运动的这个领域和在西方政治,国会还有??这些领域,真的已经成了欺诈的代名词了。
战友们,这场意义的核心就是要维护我们海外华人的核心形象。把爆料革命变成一个中国人在海外和国际形象的这一场正义运动。全世界让我们爆料革命分清楚了,共产党不等于中国,共产党不能代表中国人民和中国只有九千万共产党员。继这些之后,我们要让全世界更加清楚的知道,海外的欺民贼代表不了我们海外的华人。郭宝胜,熊宪民,孟维参,夏业良,高冰尘,韩梅,陈军,何频,郑祺,梁贯君这些人不能代表我们海外华人,这是我们这个案子的核心意义。
而且从郭宝胜案,让全世界的,打着牧师,民主民运,吃六四血馒头的人,让他们知道。只要你敢出手,只要你敢动,我可以花七十五万美元把你定罪。我让你在西方寸步难行,生不如死。你只要欺诈了人民,你就要付出代价。
你不能享受着美国的文明,美国的法治,在这里欺骗着最弱小的同胞。而且让所有的美国人,西方人和中国人的矛盾越来越深。对于中国人唯一能出来机会的人和他们的子女们太不公平了。
战友们,郭宝胜案的意义是他的欺诈罪,陪审团一致认定的欺诈罪。钱!开玩笑呢!
听说郭宝胜又发推,又赢了,又赢了208万。郭宝胜,就你在庭上快死了的样子,都快吓死了,要尿了。郭宝胜,接下来你会看到你老婆李里(音)的案子和你N个案子,你准备好未来三年到五年。你只有两个地方可以去:法庭或者进监狱。
郭宝胜,你走着看。你老婆不是在庭上说,他要自杀,要自我了结。你别吓唬人了,你没这个勇气。你骗了那么多人,你干嘛要自杀,是被骗的人要自杀才对。
看看被你骗的人,连续四天站在庭上盯着你,你竟然说不认识人家,太疯狂了!
战友们,这四天的开庭,让我感受最深的事情,又回到了茅屎坑跟蛆在一起。
让我感受最深的事情,中国人真要有法治。没有法治咱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真没有一点希望。让我更深的感受是:中国人 被共产党洗脑,种上的毒在这些人身上显现出来以后,我们中国人真有可能成为人类上最不待见的族群、族群。如果我们不改变,中国人在海外的任何地方生存将极为艰难。任何一个有孩子,有家人,有担当的人,想想吧,后果有多严重。
所以说郭宝胜这案子真的是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我们另外的律师,我说接下来告郭宝胜的几个案子你来干。他:不不不,郭先生求求你了,我不挣这几个钱了。我坚决不再跟郭宝胜打交道了,我不愿意看到郭宝胜、江涛穿着油哈哈的西装在我后面,难受死我啦!你千万,千万,我不想看到郭宝胜和那个江涛、夏业良、熊宪民,我不挣这个钱拉,我不争啦!
这个世界上只有郭宝胜和那些欺民贼有这个本事。连你的钱我都不挣拉,求求你拉!真是够滑稽的啊。
亲爱的战友们,经过这几天的开庭,我真的有信心,中国人真到了历史的大改变的时刻,不仅仅是灭掉共产党。灭掉共产党绝对是不在话下,就是时间的问题拉。灭完共产党中国人怎么的活着,我们真得好好的想想。
哎呀,感触太多太多。我非常认真的,严肃的,希望一些想在西方发展的年轻人,等我有时间,我要坐下来把这个案怎么开庭的,怎么开始的,郭宝胜怎么说的,他的证人怎么说的。然后呢,咱们的诉讼战略是什么,他的诉讼战略是什么,他赢在哪,咱赢在哪,他输在哪,咱输在哪,咱不是100%赢,咱是大赢,比我们预料的赢了好几倍,怎么来看郭宝胜在庭上证词和表现,怎么看咱们的证词和表现,对所有在西方生活的人极有意义。大家如果有时间,你们一定要听。
现在我要赶快去开会,因为太多换汇的事情,我还没做完。亲爱的战友,很多人发了信息了,太多了,几万件啊,你让我看完是不可能的。我都给了团队,团队筛选出来给想换汇的公司,人家觉得这个好,就跟你联系。觉得不好,就不跟你联系。不跟你联系的请你原谅,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只要是通过战友发来的,没有一个不进入到这几家公司要审核的范围之内。然后呢,不跟你联系,千万记住不要怪我们,那是因为人家没让我们跟你联系。只要是让我们跟你联系的,我们就跟你联系。我们跟你联系完,把你们双方接上头,我们就啥也不管了。希望战友们了解,这是换汇的事。
 
另外接下来快到西方的圣诞节了,我要开几个神秘的会议,开完会我再跟大家汇报。我再告诉大家,川普总统他被弹劾,我早说过他一定会被弹劾,能不能被弹劾成功?一定不会成功。挺热闹的,大家别往那想去,没有意义,没意义。共产党即将被灭,他们谈的中美贸易协议,越戏剧化,对我们越有大的帮助。核心的核心,大家关注、传播香港危机的真相,香港!香港!香港!香港是一切!
关于双修的事,现在就别说了,现在已经流行了。路德波切,江财神仁波切,Sara仁波切,现在又出了个Inty仁波切,太搞笑了,到哪都是双修了(嘴里默默念 嗯嗯嗯)
 
亲爱的战友们,这个陈峰的事情和王健、王岐山的事情,这两天发展有很多信息,还有王健的妻子黄芳女士还有他弟弟。我暂时先不说,过两天我再说,有其他原因,这两天我就不说拉,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对待欺民贼,我们把欺民贼让西方看清楚,剩下的整个的西方,全都是最文明的爆料革命的战友。我们把所有练双修的人让全世界人都知道,剩下的都是最不双修的人,那就是我们,不双修的人。
 
什么王教宗啊,王教宗的事情已经完了,已经引起世界和中国人民高度的关注。我相信红黄蓝幼儿园的所有的家长们,现在都会非常警觉。说实在话,咱们爆料革命就是救人、救命、拯救世界,我们所有做的事情都是这样。跟钱没关系,不要拿钱来衡量,只有欺民贼拿钱衡量,自欺欺人。
亲爱的战友们,我得马上走了,都已经准备好了,我得马上飞拉!等我飞到以后,再向大家报告。
 
现在请人家一起为14亿中国人民,为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西藏人民,新疆人民祈福????
 
首先祝大家圣诞愉快,圣诞节了我再跟大家报平安,再见了,亲爱的战友们!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