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9年7月3日华盛顿车上直播 20190703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9年7月3日华盛顿车上直播 20190703 Miles Kwok broadcast: Why Weishi, Xiong Xianmin, Zhang Wei, Guo Baosheng and...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林毅夫 Steven 成水炎 Steve 陈军 李肃 杨建利 韩连潮 张伟 夏业良 江涛 潘石屹 李友 川普 韦石 孟维参 叶宁 马蕊 赵岩 李洪宽 郭文贵 熊宪民 龚小夏 郭宝胜 陈峰 吴征 胡舒立 王健 翻译奶奶 Sara 班农 王岐山 范冰冰 路德 Bruno Wu 习 Harry 
公司组织:财新 国贸 CIA 北大 YouTube 博讯 明镜 FBI 盘古大观 微信 裕达国贸 北京大学 海航 法治社会 法治基金 白宫 郭媒体 盘古 VOA 
国家地区:白宫 西山 开封 法拉盛 普罗旺斯 亚洲 广州 巴黎 非洲 好莱坞 大连 英国 华盛顿 纽约 加州 东北 北京 西藏 新疆 台湾 香港 美国 中国 DC 
名词解释:欺民贼 共产党 文化大革命 郭七条 爆料革命 六四 战友之声 爆料 Snow G20 贪嗔痴慢疑 
文字整理:鹰文言 拿得起 文随 S文熙 小白 文郁 proud 文晓 文风 文正 黑郁金香 非洲小哥 linlin 文兮 
发布时间:20190703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IwyfJNvMYV8
相关图书:
中文字幕:20190703
英文字幕:
内容梗概:
战友们好,声音怎么样啊,图像怎么样啊。因为我要去参加一个秘密会议,要去一个美国的相当于发生核战争以后中国的西山一样的一个点,在戴维明的边上,是美国准备核战的时候前去的地方,我要去那里。所以一路上时而断时而续,如果断了,我就再(接)回来。大家该睡觉睡觉,咱就是聊天,彻底聊天,战友们,完全聊天,可千万别耽搁大家时间。大家该睡觉睡觉,该睡着的睡着,满脸金光,战友们,真好。今天时间会很长,今天彻底聊天,本人先声明,今天所有谈话内容都是玩笑话,完全不作数,可以当作酒后的话,完全是在虚拟聊天状态,我在法院学会了一招,先声明。今天就是聊天,大家做好准备,因为我开会很短,中间也就是不超过40分钟,然后接着再聊,来回都聊。 
 
亲爱的战友们,今天是7月3号,文贵在车上,在华盛顿,在白宫宾夕法尼亚大道向大家直播。 
 
大家知道今天,首先是为我们的中国企业家曾经是和我们有关系的人,王健先生在普罗旺斯被杀一周年,让人感到心疼。想想这一年过去了,但是王健先生的死的真相,大家都知道最终还没有统一认识,被杀是被杀了,怎么杀的,大家还需要最终的澄清。包括王健先生的尸体一定会被起出来的。今天作为王健先生被谋杀的一周年,为他惋惜,向他祈福。大家想想一年那么快就过去了,王健先生说是到天堂还是没到天堂,那只大蝴蝶我听说还在。 
  
人生的一切,贪嗔痴慢疑,什么叫悟,就是把人生想明白了。昨天在法庭的时候,在休息期间,律师问我,郭先生,在生命中什么是最重要的,他(律师)非常的健康,良好的教育,家庭情况也很好,非常成功的一个人士,而且那么成功。我说,事实上你了解什么健身健心任何事情,都没用。人生就两个你记住就行了,人生只有生死,你生了必须得死,你来到这个世界就是生过,只是你生得如何,死得如何而已。哎呀,他说对对对。 
 
第二个我说,人就是活着,健康地活着,还是病着活着,躺床上活着,还是在监狱活着。我说你如何地活着,健康地活着,自由地活着,是像猪狗一样地活着,还是你有尊严地活着,或者有价值地活着,为了你的100多斤天天傻吃傻喝地活着,还是你快乐的,创造着,具有使命的为了别人为自己都是愉悦地活着,这是不一样的。我说就是你活着,然后如何地活着,他(律师听了)超兴奋。 
 
这建筑太漂亮了,我就喜欢华盛顿的建筑,太漂亮了。我太不喜欢这里的人了,这里的政治文化太讨厌了,真是。 
所以说,人吶,当你把这些事情想清楚了,战友们,你什么事都想明白了。王健先生在一年以前是什么人物,大家去想想他是什么人物,多牛的人物,现在又怎么样呢,已经是一年了,走了一年了,死因不明。这么大的人物,在面对这些的时候。战友们大家去想想,我们是否值得为这些身外之物不要命地斗来斗去。 
 
所以说,人真是很脆弱很脆弱,但是如何让脆弱的人活得很强大呢,如何脆弱的人变得活得很有意义呢。真的是在王健先生被杀一周年的时候,只能思考绝对要思考的问题,真不能天天砍砍杀杀。这有时候信号就不好了,战友们要有耐心,你们该睡觉睡觉,千万别影响你们睡觉。大家要知道的是,开庭前,当时夏业良的律师由叶宁主动担任以后,我觉得叶宁先生毕竟是个律师嘛,在法拉盛多牛多牛嘛,是吧!而且说心里话,我特别希望叶宁先生能表现的好。 
 
我觉得中国人应当有一个象样的律师吧,我发自内心的。后来叶宁在和我们律师的接触当中,我们的人整个都傻了,叶宁作为一个律师,他连基本的理性都没有,基本的逻辑都没有。完全就是像我老家人打架,一见面就是——你个狗日地、狗日地、狗日地!就是挠脸啊!然后就骂。我老家一骂人就贴脸上,日你娘、日你娘!就始终是个硬,然后,后面跟了一个熊宪民。所以说,这是一个文明与落后的大碰撞。就是真的让你感觉到,美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什么叫法治? 
 
就在叶宁身上一出现,大家就傻眼了!就是他在美国怎么当的律师?是所有的昨天和前天,跟他打过交道的律师都要问的问题。他怎么当上律师的?这个已经成了我们所有人关心的问题了。他说的话已经不是一个律师该说的,就是常人不会说,常人都不会说!再一个,就是他对事情的误判,和对法律遵循的基本道理都没有。大家知道,当他代表夏业良到法庭的时候,法庭法官是布什总统指定的一个法官。非常祥和,他是有名的公正,有名的公正,他根本不想管这个案子。你们大家千万别忘了,联邦法庭是最大的法庭之一,多少大案子都是在联邦法庭审理的。人家审你个诽谤案子,简直是胡扯呢。所以法官明确说,我不想管这事儿,你们这是在浪费时间。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律师也建议,说郭先生别打了吧?退了吧!然后,夏业良和叶宁呢,去抗辩的时候,就是胡说,完全不说诽谤的案子。郭文贵的事儿,就是什么黑社会啊、腐败呀、洗黑钱呀、强奸吶!说这个。人家法官就说你这不是胡扯么!跟个案子有什么关系呀?就把他给叶宁提供的这些文件,包括夏业良自己撰写的,跟乱伦彪写的二百页一模一样的给法官。 
 
当时,我们的律师就问他,这是不是你写的?他说是。然后,又把叶宁的这些话看了,人家法官看完后,就把叶宁给轰出去,夏业良就像疯子一样。完全不要说教授了,真的连正常人都不是,胡说八道,人家就把他给轰出去了。然后,就把叶宁取消了代理律师的资格。最后,指定为他们所谓的联合律师事务所,叫做海瑞的律师,人家这个律师好像是台湾出生,中国长大的。这也是个白人律师,指定他来代理,叶宁只能作为助理律师。大家你看荒唐不荒唐。 
 
这个时候他们提出了和解。夏业良要求,说,我可以和解,怎么和解呢?就是郭文贵赢了,法官要出一个裁决,夏业良也认输了,他象征性地给一美金赔偿。但是他不让我公开,这就算拉倒了。然后他们就打电话给我,说和解就完了,你干嘛还打这个官司呢,你还得来华盛顿。你还得做讯问。大家记住,你告对方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就是我告人家,我也要被对方的律师来问讯。一天七个小时,甚至两天甚至三天。华盛顿来讲一般是一天。纽约州是没有限制的,你爱问几天问几天。一般人到这个程度全部都放弃。因为没有人愿意花一整天的时间。他们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所谓百亿富豪跑到华盛顿来跟一个这么一个人,这么小一个案
子,你跑到这儿来问讯,六七个小时。而且那几天大家都知道,六四,多么忙啊,多少事啊!我说,不行,我要去。大家都觉得我是疯子。这不可理喻的疯子。说太不值得了!那种无奈••••••律师说我不想挣你的钱郭先生,我不是说我赚你那一万美元高兴,但是我确确实实不想让你浪费时间。但是我说,我还是要去。这样呢,我就没有接受夏业良和叶宁提出的和解。 
 
后来就是大家看到了6月3号,我在华盛顿DC,因为你告别人的时候,你必须去人家那儿被问讯。也看到了熊先民也出现在了场外闹场,侮辱,威胁。这个问完以后呢,同时要问夏业良。夏业良问讯笔录没有公开,未来会公开的。这一问夏业良的笔录问出事儿来了。夏业良说的,和叶宁准备的文件,和他们那个案子中的就差之万里了。 
 
我在被问的时候,叶宁已经没有资格来参与问话了。他只能作为助理。他的律师叫Harry,非常非常棒。我必须说,夏业良的白人律师,就是叶宁坚决不喜欢他的,天天侮辱人家的,现在要告人家的那个律师,做为一个他是我对手的律师,非常棒非常专业。在问讯我的时候是非常非常棒的,很智慧。 
 
当我们的律师问夏业良的时候,就惨了。是我们的同一个翻译。因为他们指定的翻译,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一个翻译,我听不懂翻译说普通话的,我也听不懂他说英文。最后是我们的助理翻译,我们的翻译奶奶临时补上去。做了一个他问我话的翻译。他就是占我们便宜嘛,无所谓,我们几千美金嘛,无所谓的。 
 
在夏业良被问话当中,比如问到,这些人你认识吗,问到杨建立,说「杨建立是谁呀?」 夏业良说,他是公民力量的,在华盛顿,他是个间谍!他说杨建立是间谍。「他是共产党员」。你知道我们律师听完以后,我们律师就傻了。我们律师说,就这一句话,在美国的刑法当中,能把你告死了。 
 
战友们,不能随便抓特务。你不知道这句话有多大的事儿!你咋知道人家杨建利是间谍呀?你咋知道人家是共产党员呀?而且他在华盛顿是搞民主运动的。他夏业良对别人说话完全没有一个正常的思维和逻辑。他这个信口开河在任何国家都不允许。你在哪个国家能随便说这人是共产党员,是间谍呀。我就举这个疯狂的例子。 
 
然后讲到中间,讲到龚小夏,“龚小夏,女的,VOA的,郭文贵最好的朋友。”这是对女性带有一种不明确的攻击的。她是女性,是郭文贵最好的朋友。你这啥意思?你在暗示什么?这都是非常吓人的话。 
 
然后说到王岐山的时候,他昨天在庭上,在询问当中,夏业良都表明,王岐山是伟大的,哈哈。所以问话结束以后,我看了三遍夏业良这个问话,都是晚上看的,也是几百页吧,我就觉得夏业良他这一辈子都可以在被告当中。 
 
我可以告诉大家,夏业良接下来,最起码有十个官司在吿他,十个。而且每个官司他都得输。因为他说的这十个人的伤害,都严重超过了我。很简单,在美国吿诽谤的时候,前提定义你为公众人物的时候,基本上你是零机会。我们律师团队说,什么你都可以赢,郭先生,就一样,你可能就赢不了,因为你是公众人物。只要你是公众人物,骂你是人家的权利。其他你都能赢。 
 
我说不对的。我说我们俩都是公众人物,或者我俩都不是公众人物,我相信我们能赢。这次拒绝和解完后就准备正式开庭了。在开庭前,大家知道一个什么现象发生了?就是他哪个白人律师叫Harry的,人家到法庭去申请,说老子不干了。法庭说你必须干,叶宁还必须当助理律师,然后把夏业良给轰出去。最后是罚他5000美金,前天我们来的时候,把5000美金给了我们律师。我估计夏业良为5000美金都快吐血了。Harry在知道了法官7月1号要开庭的时候,Harry拒绝,我不当他的律师。当他说不当他律师的时候,没经法官允许,法官说你必须还继续当他律师。你见过美国法庭上被强迫当律师的吗? 
 
就这时候,叶宁在夏业良被闻讯当中,嘀咕嘀咕,传纸条,叶宁的表现,真的让我很震惊。我非常希望我能尊敬叶宁先生,为什么呢?因为当初开始爆料革命,叶宁毕竟支持过我们,说过我们好话。还有我觉得他毕竟是个律师,我们要尊重他。 
我跟他见面的时候我非常友好,我一点儿敌意,包括到现在我一点儿敌意都没有,半点儿敌意都没有。我认为叶宁他毕竟是个律师,他也做过事情。但是叶宁的表现让我太震惊了。你作为一个律师,写纸条,自己在那儿还偷笑。极不严肃,然后对Harry律师,他使劲儿虐人家,侮辱人家。Harry气得那手一直发抖。你怎么能对待一个律师这样呢,你本身就是律师呀。这个让人太不可思议了。 
 
然后在夏业良被问讯当中,他也是这样。中间竟然跟Harry吵架走了,耍脾气。律师能有这样的嘛。所以7月1号的时候,人家Harry不干了。但是被强留下了。这个时候他们又提出来,可以和解,条件可以再好点儿。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三个问题。 
 
某些部门跟我见面,说郭先生,开庭你要注意,我们只是收到了情报和信息,夏业良后面有江涛,江涛那绝对是个傻叉神经病啊。你既不是律师,也不是什么,瞎胡撺弄。江涛、郭宝胜、熊宪民、韦石、李洪宽,还有一个我告的那个美国人博勒,那个女的,诈骗一百万美元的那个、还有一个叫张伟的,张伟那个家伙是谁我都不知道, 听说什么跟我喝过酒,你喝个屁呀!就你那个长相,就你那个德行,还跟我喝过酒,你喝过我尿还差不多,那个烂人啊!装的跟黑社会老大那个样。 
 
然后说二十三个人,他们联合起来,要在你在华盛顿开庭的时候,对你进行挑衅攻击。攻击的目的是什么呢?收到了国内来的指示,达到一个目的,激怒郭文贵,让
他动手打你们。核心的目的——动手打你们,哈哈!够搞笑的吧?辱骂他!所以,他们还叫我看了这些发的贴,我从来不看他们的任何推文呐、YouTube,我从来不看。然后,我们的律师也在他们的推特上找到了,包括在《郭媒体》下面有留言的,也是他们的。说7月1号开完庭以后,郭文贵——你们的英雄,也就没了!战神也就没了!会看到完全不一样的郭文贵。 
 
就像2017年刚爆料一样,郭文贵马上被遣返啦!八月份遣返,必须遣返!然后,强奸犯,马蕊来作证了!马蕊马上到了噢!然后,这飞机也没了,船也没了,房子马上就没收了!明年就没了,就这种一致性的。所以相关部门认为,这是一个集团性的操作,而且是共产党在背后的控制。所以呢,建议我和解,或者不开庭。或者让我向他们申请,个人安全受到了威胁的申请报告,他们可以进行特殊保护。包括我上法院,可以从地下室直接上来,地下室电梯可以直接上十楼,法庭在弗吉尼亚的十楼,法庭非常漂亮、非常漂亮!然后,在当地申请特殊保护,再有跟法官申请一些特殊令,等等吧……这些要求!这些要求,我都拒绝了。 
 
我说你们不用这么告诉我,我也知道他们会这样做,他们一定会这样做!他们一定会这么做。我说但是,我不会向你们申请这些特殊的要求,我也不申请特殊的保护。他说,他们骂你,你一旦忍受不了,一旦你动手,就上他们当了,你这个形象就麻烦了。这个时候,也就是班农先生在我们30号直播的时候,他是从大沙漠飞过来的,飞了大约六七个小时吧,或者五个小时。一整晚上没睡觉,到了就跟我直播。大家看到,快睡着了,累死了。直播完,吃了饭,我们就坐车到华盛顿,在路上,班农先生,花了三到四个小时,给我讲弗吉尼亚的这个法官还有这个叫弗吉尼亚联邦法庭的厉害。 
 
这里给大家说一下关于陪审团的问题,当时决定开庭,不和解的时候。就是美国的法律,你可以选择两个方式。一个是陪审团,一个是选法官,法官做判决,一个是陪审团做判决。当时我就非常详细地了解了陪审团,我告诉律师,我特别想学习学习陪审团。因为中国需要法治,我应该了解什么叫陪审团。陪审团呢,他说是六个人,民事案子是六个人,刑事案子是八个到十二个。然后说,可能是屋子里面给你二十个到三十个人供你选择。你选一个,对方选一个,你再选一个,对方再选一个。选完以后,有机会再拿走一个…… 
 
最后法官开完庭由陪审团来裁决,多数赢。但是对方也得同意,夏业良也得同意陪审团制度,他也同意了。说我们两方都选了陪审团。大家要知道什么叫陪审团。律师给我详尽地做过分析。就是有好有坏。民主党就恨你什么,亿万富翁,而且去弗吉尼亚是民主党的大本营,这个地方非裔人士较多,还有一些其他裔人士,对我们中国人并不一定了解。你这亿万富翁出来,本身你就输了,你就被恨。再一个你吿中国的副教授,那你更输了。反正我不占优势,说来说去这案子非输不行。 
 
我说我要学习,我从来没有见过陪审团啥样,英国普通法的核心就是陪审团,我说我要去看看,我们中国人未来能不能拥有陪审团。因为我听过共产党说过,中国有陪审团会如何如何,我就选择了陪审团。所以陪审团就是这么选来的。实际上民事案八个人实际上六个人就够了,一般他选八个,就是万一两个有问题的,那两个可以作为补充。所以说大家说到的事情,就是班农先生那天说我,这个庭你是不能开的,你一定要接受和解,这个和解你已经大赢了,从来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人物,这个案子经过和解,你就是大赢,他说在美国他了解的,公众人物告这种诽谤案,没有听说过赢的。 
  
然后告诉我,我天天被骂,骂我难听的去了,他说川普被骂的多了去了,美国什么人骂,给我讲了半天,然后讲了整个法律陪审团制度,然后说了三个不可能。法官判你赢,他没这个权利,陪审团判你赢的机会没有,然后你也不会输,就跟和解一样的结果,对方可能象征性的陪你一块钱,然后你赢了,或者说双方都有输,这有啥意义呢,浪费你时间。关键问题,会让各大媒体把你炒作起来,说你是什么强奸犯,亿万富豪欺负人。我听了一路上我都没有说什么,到了酒店还有其他人,说服我,比他还重要的人。 
  
哎呀,你浪费时间,谈我们大事吧,别干这事吧,和解就算了。他说Mils你跟我说,你到底和不和解,我说我要和解了我就不是我郭文贵了,我来就是不和解的,谢谢你们告诉我,我学了很多东西,我继续开庭。 
 
第二天早上,我们7点起床,7点半吃饭,本来是十点半开庭,我说我们一定早到,我们大概,八点半就到了,一看我们太早了,对面有个西斯廷酒店我们就去那里喝东西了,到的时候没见一个夏业良这边的人,到了9点20的时候,当我们走进法庭了,我从电梯里,总共10楼,我一下楼,pa ,对面一打开,谁呢,江涛,就是那个Steven 江,神经病那个,对面站着就是我告的那个华盛顿的那个女的,诈骗犯。骗子,女的,叫Paris。诈骗100万美元调查费那个。是由我们韩连潮先生四次个人担保,她是谁我根本不知道,私人侦探900万美元,我让调查去吧,就给了一百万美元订金,就被她给骗了。 
 
她的承包商说是原来国防部的,而且连潮先生他很老实,他绝对是国防部的承包商,而且做了很多调查,给我做了一堆的调查人,写的名字,我傻不拉几给连潮兄面子,还请她吃饭,还喝好酒,现在她也是当前委员的成员,天天在那里胡说八道。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华盛顿有名的低级的骗子,就这个案子这个女的,还带了个女的,就在电梯站着呢。然后江涛,哎!郭文贵,看到了吗?熟悉吗?你朋友都来了吧!就好像他赢了,哎呦!我说你们都在这啊,特别好,厉害啊!paris你也在这呢,她是往后躲。当时,临时的提议,被我告诈骗的这个女人,是出庭作证。当时她提了五个人,她,熊宪民,郭宝胜,还有谁,3-4个人。这个时候我们律师
和安保团队告诉我说,他们看到了夏业良和熊宪民还有韦石,推特的东西,说是要有很多证人到场,我会感到恐惧什么的等等,我哪有时间看这个事啊,我说哦明白明白。这时候我就进了法官大厅,我是证人,原告方,那法庭特别高,九米挑空高,15米宽,19米长,前面庄严的审判席,一边是陪审团席,那边是证人席位,然后两组大桌子,是一个被告和原告席和律师,后面是隔开的,是听众席,庄严神圣,非常之漂亮,真的伟大的美国,然后两个大电视,每个桌子上都放的计算机。我们的律师已经提前在现场准备好了,在电视上投放的PPT,presentation,所有的证据都可以经法官允许投到上面去看。 
 
这个时候我进了里面才发现谁呢,熊宪民来了,郭宝胜来了,还有那个叫张伟的来啦,还有江涛,Paris那个女的和另外女的7个,夏业良,叶宁,对方律师,还有几个我不熟悉的,有几个神秘的人物,一直做笔记的不说话的,大概对方17个人。我们这边,5个保镖,四个律师加上我10个人,没有任何人,只有一个战友,大家知道推特叫渠水台的,这位战友去了,一直听,他在我们后面。然后熊宪民进来就晃着膀子,挎着腰包,眼睛斜着,就那样的,像流氓的,对着我就骂,流氓!强奸犯!强奸犯!手指头就这样,挑衅我。我一看,真是这招数啊,挑衅我来了。  
 
然后就强奸犯!郭宝胜过来就,郭文贵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这是大陆啊,你以为这是中国啊,这是美国,你耍黑社会耍惯了,到这里来耍,你死定了你!郭宝胜来的时候我也特别惊讶,就是短短几个月郭宝胜,肚子大了,眼睛就那样,脸乌黑,走道就像有病一样,在那喊,我就笑,我心想这帮垃圾。你玩这招跟我,第一,你要是跟我打架,这帮加在一起还不够我一拳头砸的,你要真是勇士,你给我发战书,咱写下法律文书,你们全站好,我站个地方,咱像那个剑士一样,咱打一打,我让你全上。 
  
打死我不用偿命,我不会打死你们的,你敢吗?你又不敢了,那不吓死你了嘛,你真够一拳打的吗?就那病怏怏的样子,然后美国法律是给了自由,他就在公共场合利用美国法律的自由,来侮辱你。这个时候就分辨出来了, 当你法律相对公平的时候,不一定是好人占便宜,这不是好人占便宜,他可以这么骂你,嗷嗷的骂,就这么难听,所有人都在那骂。我告诉所有的保镖,任何人,都不要动手,不要有任何反应,不要上他们当,然后他们就骂。 
 
这个时候大家记住,我跟大家说一些程序。人到了之后,我们做好准备了,美国是法庭,一个法官庭上,一个书记员,两个助理,一个法庭特别助理,他们是五个人,特别助理是管保卫的。一般来讲,后面都站两个法警拿枪的。那天呢,人家就没配法警,庭上五个人,这时候按照美国规矩,到点的时候,法官从后面那个门出
来的时候,人家一开门,然后就喊,起立,庄严肃穆,大家马上站起来,面视法官,法官过来站在庭上,也站在那儿,特别客气,由法庭助理宣布。 
 
今天开庭,法官是谁,什么案子开庭……然后然后正式开庭,邦——敲桌子三下,大家坐下来。坐下来以后由法官先问原告律师:今天的日程是什么?首先由原告陈述这个案子,然后介绍原告人;然后,被告介绍他,再介绍被告人。介绍完以后,法官开始问被告人的律师,再问原告人的律师。然后,作为上庭第一证人,原告者,坐在那个箱子上发誓——都要发誓的,坐在正对面,要面对法官发誓。然后被我的律师问我话,问完后对方律师再问我话——这时候要记住,所有庭上你问的话,战友们一定要牢记,这是个特别重要的事情:在开庭前,所有律师向你问询的问题——上几百页的,法官看完了。法官看完以后,在开庭前,双方律师是要经过商量的,什么东西可以拿到庭上去说,什么问题可以拿到庭上问——如果你敢超越这个界限,法庭可以立马就阻止你,或者是惩罚你。 
  
可不像大家想象的,到法庭上,我想说啥说啥。基本上,我告诉战友们,如果你想打赢官司,只有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你千万别多说话。那儿不是你表演的地方,那是靠证据说话的地方。为啥我特别感动和感激啊,这两天我兴奋莫名啊,我学习了很多东西。我们的律师,在之前,都先问你这些问题。很显然,叶宁根本没有这么做,他也不想花钱让他的律师这么做——这是有问题的。那么到了法官那:现在你的案子——就说是诽谤,你就说是诽谤的事儿,而说诽谤之前,你干过的事——跟诽谤有关的证据,而且被双方律师认可的,拿到庭上去说。所有提交的文件都是有限制的。 
  
那么在这个时候,刚才我说过,法庭一开始之前,这个程序之前,第一,对方已经同意了我们把什么文件放到庭上去;我们也同意了对方在庭上讲什么话——这是必须的!你要在庭上,突然想发挥,你想讲什么——那你是找死——没有一个法庭会接受这个,这是美国法律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一个伟大。 
 
就是你在开庭之前,双方律师同等的被对方问话,同等的时间。问完话以后,你所有的问题都要附上证据——如果没有证据的,就视为不存在,或者要定你的错。这些都被法官和审议庭都熟悉过了,最后两边和法官最后决定:这些问题是拿庭上审,跟本案有关的。你要想这个案子上告什么罪,你要想说一些其他的:说今天我们要谈谈共产党陷害我们啊,然后我如何如何啊……等等跟本案无关的事儿,你们要绝对记住,战友们——那就大错特错了。 
  
说到这儿,我要告诉大家,你想想大连,判了我们员工和家人十来个刑,罚了一百三十亿美元,开庭多长时间?两个小时。我们这一个诽谤案子开了两整天,真正坐在那开庭将近十六七个小时,提前律师沟通准备近一年之久,我们的律师工作大概八百个小时左右——才能给一个诽谤案子定义。你想想,大连和开封判我们同事、
家人,是用多长时间做的,两小时结束——没有一个我们的家人和同事的家人和第三方参与。而且这个共产党判的刑,你说那个法庭。今天你对比——我们一个夏业良的诽谤案和开庭的准备,和你可能有的选择,战友们,啥叫法治?大家知道了吧。 
  
最关键的事情:这个法官,给你俩法官,你可以选法官,你可以选陪审团,法官是没有决策权的,你行贿都来不及啊,人家选的是陪审团啊。陪审团没人认识啊,法官都不知道是谁——你说这个法治它独立不独立?公平不公平?而且双方律师问的问题是不能受任何人打扰的;而且当你说出一个字,跟这个案情没关的时候,马上让你闭嘴——不能说!就像我不能说夏业良,你和王岐山什么什么……马上让你闭嘴,不可以的!对双方原告和被告的保护是法律明文规定的——极为精细。 
  
所以大家要知道,这庭上这五个人……在这之前,我进了法庭了,他们开始骂、挑衅,几位粗鲁,完全没有理的。荒唐的事情啊,我们提前一个多小时到,夏业良大概最后一分钟到的。我第一次见到真实的夏业良啥样。说实在话——这次可能是对我最大的打击呀,是我真在想一个问题,我们中国人,到底是被共产党给下了什么药,个个都那样?生活中你不能看,很多人一看了以后……你真不能看——完全没礼貌,完全没修养,完全没有任何品行——就那个样子,没法看!真的就像文化大革命里边那帮人借尸还魂了一样。你说这种场合,这种法庭上……你说你要打架,你哪个是对手?骂架你哪个是对手?你说你韦石,你说这个孙子,这个烂人,那个样儿简直龌龊猥琐到极点——坐在这儿当总指挥,手抄在兜里边儿……你说这是什么玩意儿?那个叫张维的•••••• 
 
这个时候大家记住啊,我一看,这个角落里边的,所谓的那些在美国多年的团队里边,马上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在海外这些所谓的民主民运都要依靠的博讯大佬,夏业良所谓的副教授,还有反共,搞民主民运,夏业良在微信里边大量地宣传,做广告,捐赞助,他打这个官司居然有人给他捐了八千美金——他自个儿说的啊——捐了八千美金。我们中国人不是有问题了吗? 
 
第一印象:这些人能给中国带来什么?为啥中国人在国内被共产党欺负七十年,你在国外没有人再压迫你,你还选择这些垃圾们?能让博讯,韦石,熊宪民打着记者反共的名义,能让夏业良这个所谓民主民运领导,能让郭宝胜成为一个牧师,让江涛作为律师,出现在美国联邦法庭,背后是共产党,而且这些人长年募捐,屡捐屡成功,这已经不是他们这几个烂人的问题了,是我们真的要问:国内的所有的同胞们,你们到底是傻捐?你还是活该被骗吶? 
 
 
 
这个问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吶,战友们!我当时进法庭,我就想:这些人,这些年天天喊着民主自由,国内的咱们朋友们也捐钱,很多同胞们,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然后他们那些辱骂、流氓——利用美国的法律给他的法律空间,结果法官上庭,第一个站在那开庭,啪,一进来开门,两个年轻的女助理员进来,法官站那,啪,我们起立。那个角落,那边吵吵嚷嚷,然后人家说,安静!然后法官说,我听到了,在开庭前有些人不礼貌,有些人在那块儿胡闹。 
 
但是我要告诉你,如果你要再乱来,我可以把你驱逐出那个庭去。这话是很重的。法官一出现,大家可以上网上看看,用标准话说是一个,好莱坞电影中那个标准的法官,非常正义,此人的名声不是虚得的,就是这人判案公平,前面几个人,都是年轻的女士,很专业。然后坐下来以后法官就给我们讲,今天开庭什么案子,什么程序。然后今天第一个原告当事人,讲述案情,然后问讯原告。原告要做到那个原告席上去。然后被告阐述案情,然后提交文件,然后问讯我。然后被告人要坐在席上,被我的律师问讯,然后被他律师问讯。然后结束。 
 
在这之前呢由于双方选的是陪审团制度,我们要选陪审团。说今天呢,大概有几十个陪审团人员呢,他们从来也不知道什么事情,他被选上的时候,他来法院他不知道咋回事,说会坐在这后面这个席上,然后我会给他们讲陪审团规则,讲完以后,法院会选出来这个八个人或者是十个人,那么你们也可以跟法庭说,我选这个我选那个,你们可以取消俩,或者说这我选的不同意你们可以选,各有两个权利。 
 
说完以后大家同意了,我们的律师把我的案情说一遍,告他的原因,然后对方呢也说了一遍,反告的原因然后结束。这时候休息,就是休息15分钟,经常就是给你很多时间休息。然后呢15分钟回来就把陪审团全部请进来,坐到后面那个听众席上。那天很多我以为十几个人呢,结果来了二三十个吧,结果来的绝大多数还是白裔人多,我们亚洲裔大概有一个,非洲裔有一个,都非常年轻啊,都非常友好,素质都很高,这让我很惊讶的啊,我们转过来对着那个陪审席,然后法官就开始念每个人的名字,念完以后说根据美国法律抽签抽到你们了,让你们来,你们如果是单亲的,你可以说你可以走,如果有特殊原因的你也可以走,如果你认识这两个当事人的,见过他俩视频的,你说出来。 
 
可悲的是啊我们俩没有一个在观众席认识我们的,没有一个人看过我们视频的,谁也不认识我们,说明咱们影响力在美国这还是有限的。然后呢,有一个单身父亲一个单身母亲这一次。人家就选了,就让这两边律师上前边台子去选,叶宁就在那巴拉巴拉选这选那的,我告诉我们律师,一个我们都不选,让对方选。选完以后这八个人就已经坐到那个席上了,你还可以说我不喜欢这个,我还可以再换掉一个,对方也换掉一个。叶宁在那块儿就弄,我说我们不弄,所以我们即不选陪审团,我们
也不换陪审团。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是好的,都是正义的。然后呢,选完以后,坐在那儿了。 
 
然后法官说我开始给你们介绍案情,介绍完以后,陪审原则,绝不能去查询案情,也不能打听,你们在这个房间里面,你们可以共同议论,但不允许离开讨论,更不允许查询。这规矩说完,就按照刚才的程序,我的律师阐述完,他们的律师说完,然后我就上了作证席上去作证去了。我在那个庭里边我最大的麻烦是什么呢,我嗓子干,就是一干了,我的嗓门大,像在这我随便说,我要在庭上这个声音说话,那个庭上声音就太大了,应该很静的说话。而且呢我们的律师一再给我建议,郭先生我求求你,到那你一定要谦虚低调,我说你不说我也是谦虚低调,我干嘛呀,他说你别激动,不能像咱跟大家这个直播一样那么激动,不能激动,我说好我一定不激动啊。所以那天我就压着声音,上去问话的时候嗓子有点哑了感觉。 
 
然后我的律师就问我这些问题,这个证据,一到十号证据你见过吗?我说我见过,然后就问我这情况,把我问完了,问了10个问题,我几乎我认为我的回答呢,我认为当时啊我给我自己打70分吧,70分,但是我的律师说我达到了99分,我说我70分。当时我感觉是实在良好啊。说点儿玩笑的话啊,我当时感觉一定赢。从这个陪审团和整个法庭上的法官,陪审员,对我这个证据一出来,那个证据一出来,大家都这样。然后说夏业良骂呀,什么你把你老婆女儿助理送来送到我这来让我强奸呢,我录个视频看,大家看着所有人都傻了,都摇头,说我什么小混混啊,低等教育啊,郭文贵是个绑架犯、敲诈犯、诈骗犯、黑社会一堆的吧,我看大家那眼神,我看那法官,嘴都撇着。 
 
夏业良有上千个这样的造谣我们只选了十个。千万别想把什么东西都拿上去,那是不可能让你都拿上去的,对方呢,那天搞笑的事情,对方连presentation也没有,我们的律师很正规做了presentation,第一,案件是什么,按证据,然后中英文,我要念一遍,我念完然后经法官允许,让陪审团在电视屏上投出来, 一个一个这么播,我在整个我做完证,我认为我已经赢了。 
 
那么就开始到夏业良了。我的律师问完我,然后对方律师问我,对方律师问我的时候呢,几乎是十次有六次被我的律师抗议。他都问我跟案情无关的问题,什么你强奸呀,什么你钱哪来的呀,你是共产主义国家发财的呀,就是完全没有一句跟诽谤有关系的,完全胡扯的。叶宁老在旁边递纸条,他递一下纸条,陪审团就看一下叶宁,看一下夏业良,法官就看他。就是他的律师问我的时候完全没准备好,全物屋子的人都在看着他,谁不烦呀。 
 
第一你没做presentation,在形式上你已经输了;第二你证据完全跟这没关系,谁都不是傻子,觉得你这完全是胡扯呢;第三叶宁那个暴躁,侮辱律师。夏业良在那块抓耳挠腮,嘀嘀咕咕,后边的人骂骂唧唧,你去想想,这法庭和陪审团怎么看。
这时候你已经不是输家了,你已经涉及到了对庭上不敬了。我在上边我看得很清楚。当然我还是回答了他们的律师。 
 
但是我告诉大家一个教训啊,在法庭上,当问你问题一的时候,你就说一,千万别说二。你说二就输了。你比如说,对方律师老给我下套,说郭文贵呀,八九六四的时候,你从监狱出来就盖裕达了,当时你是有股份?我说有50%的股份。当时你就弄了三亿美元了啊,我说是啊,当时外商投资三亿美元。回答是或不是就完了,我的律师团队告诉我说,你根本没必要回答那么多。而且我的律师马上说,这跟本案无关,不准问了。法官说,不准问了。所以说战友们一定要学到,在法庭上冷静,一定带着绝对敬畏的心对待每个人,包括你的对手,要绝对尊敬对方。因为这是在法庭上,这不是你在大街上耍流氓、打架呢。对对方一定尊敬,对法庭要尊敬,说话要简单,说和案件有关的话,这是我总结出来的。千万千万要记住! 
 
好!我说完了。对方也问完了,我们的律师说夏业良该你了,夏业良是没有翻译的,我是有经过翻译的,是我们的翻译奶奶。夏业良坐上去了,就这样坐着,面色枯萎,白发苍苍,萎靡不振!猥琐至极。中国人的北京大学,能出这样的副教授,是中国人极大的悲哀!我绝对不相信什么北大!从我的经历,骗我十亿捐款。李友成为它最大的金主,又看到它的副教授夏业良,这个北大是烂到TM极点啦!这是流氓、骗子窝啊!下贱的地方!北京大学是中国人的悲哀之地。我看到夏业良就想笑。 
 
结果,我们律师问他一,他说仨,问他仨,他说四。中间就被法官打断——停、停、停!然后,我们的律师——抗议!对面的那个杰瑞,那个陪审团都是很年轻的,真的不夸张地说,男的英俊,女的漂亮。都是素质非常高的。人家都傻眼了,说这是什么东西呀?还讲英文,他自我感觉英文很好,烂的一塌糊涂!装神弄鬼,就我们老家那帮骂架的无赖,完全一模一样。夸张的是什么,他回答问题呢,叶宁在这儿,他在这个角上,叶宁拿着那个给他看,提醒他。最后法官不愿意了,你不要再干这事,叶宁!你在干什么?你见过法庭上有这样的人的吗?竟然当庭给你的当事人传递信息,就跟咱们中国考大学时,给考生递纸条、作假,恶心至极! 
 
当时,我说心里话,我宁可输我也不想看到他们这样,太让人看不起他们了,太让人看不起啦!但是没办法,你就看到叶宁,一直是这样的小动作,侮辱海瑞他的律师,海瑞的手一直就这样发抖气的。所以人家为啥坚决不当这个律师,人家无奈呀!法官说你必须在这。然后,夏业良那个烂样、德行!用什么话形容他都不为过。猥琐、流氓、低级、无聊!他怎么成为了北京大学的副教授?当我的律师问他——你见过这个证据吗?——是啊!我见过,郭文贵是个小混混,英文咋说我忘了噢。然后说,他是个小混混,还咬牙切齿地。 
 
他根本不知道,就从他的这个动作当中,他已经输了三次都不止。对方的陪审团看了都傻眼啦!你在庭上还在威胁,还骂人家。然后,你看后面的人那些动作,你看叶宁还递纸条。就甭说证据路了,你已经输大啦! 
 
战友们,你们要是看到,这个录像是不能被公开的噢。但是,语音和记录是可以公开的。如果你们看到现场那个气氛和身体语言,说实在话,我真的理解很多人——不当现在的中国人了,就是为啥以当中国人而丢人了。不是对现在的中国人不满,是中国人在海外的表现太丢人啦!你知道我们除了一个翻译奶奶和一个保镳是中国人,其他全是美国人。休息时间,每个人都说,他怎么能这样!你说你要打架,我那保镳都是警察,都是刑事警察,你哪个能挨打的呀,骂架你能骂过谁呀,人家就是觉得你这简直就是流氓嘛。你这一帮乌合之众你干啥呢这是。 
 
结果上庭,讨论,说,谁来做证人的问题。还没开始呢,就是他们大肆吹牛叉的,说我吿那个叫Paris 的那个女人,诈骗犯,跑了,不来了。另外熊宪民不够资格,然后就剩郭宝胜了,说郭宝胜要当证人。好,最后讨论,说那明天再讨论郭宝胜能不能当证人的问题。我是特希望郭宝胜去当证人,因为郭宝胜要当什么证人,大家要记住啊,他说,当时我悬赏10万美元,有人提供给夏业良的新的证据。然后呢,郭宝胜要作证说,压根儿就没这事儿。不是我编的啊。 
 
我为啥愿意让他上呢,第一个,那个女的我没见过,那个女的我也没通过电话。那个女的在加州,会有大麻烦的,我知道美国法院一定会再找这个女的。我看到后边有美国的刑事调查部门都在。他们一定会调查这个女的的。这个女的是犯罪了,如果跟夏业良的事是假的话。 
 
当时是郭宝胜说,他被夏业良性侵,大家记住我说过,我提供法律基金援助10万美元,郭宝胜改成为,我提供10万美元给他做假证,控夏业良。这里边有个环节,我没见过这女的,我也没通过电话。她录的视频,是路德先生在场录的。路德先生在场录了两个视频,最后这视频还有两大箱子文件给了我们,我说这个证据完全不足够,就支付了这个女的一万美元。郭宝胜说,我也要一万美元,郭宝胜也拿了一万美元。郭宝胜上去作证说郭文贵是假的,那他就是做了假证据。如果他要说是真的,郭宝胜也要进监狱。郭宝胜两个选项,全都是要进去。我跟所有律师讨论完后,不管他说啥,他都得进去。这已经不是民事罪了,这是刑事罪。所以昨天我很兴奋,希望郭宝胜能在庭上能作证。但是我们律师必须要表达对作证的要求,我们就说这个人作证没有什么意义呀,与本案无关呀,法官就同意了让他不作证。实际把郭宝胜给救了。哎呀,我真希望他作证。郭宝胜要是跟夏业良跑一起去了,不知道给多少钱啊。 
 
所以说证人郭宝胜也给取消了,所以一个证人也没有。战友们你看看头几天,他们在网络上的一派胡言,N个证人到场,形成了郭文贵害怕的证人,郭文贵将输掉,
郭文贵将彻底失去一切!所以说,郭宝胜没有上庭作证啊,郭宝胜没有作证挺好的。也不好,不好!他逃过了一劫,逃过了一劫。所以,亲爱的战友们!非常有意思、非常有意思。那么,第一天呢,就是夏业良作证,我们问他话没有问完,就是前天没问完。然后第二天,昨天早上九点钟继续开庭,陪审团到场。然后呢,对方申请,说郭宝胜有翻译要到,那时还没说他不作证呢,9点半才可以。 
 
所以昨天早上,我们九点钟就到了,九点半是陪审团开庭,九点钟我们提前到的。结果发现,他们的人还是没来。我从法庭出来时,发现还是他们那几个人,我就到那等着。等着的时候,有意思啦!说郭宝胜晚到。翻译压根儿就没来,他也没翻译,他也不舍得花钱请翻译。然后,我们跟法官一申请呢,把郭宝胜所谓的作证就给拿掉了,就是我们的律师继续让夏业良作证。这夏业良上去,问的问题完全是胡扯八扯。我看着他的时候,他竟然看着我的眼睛,低声说:人渣!他说我人渣,我笑得快不行了。然后,我就看看旁边的陪审团,陪审团那几个人直摇头。我心里话:夏业良你在给我送大礼,送大礼呢。 
 
那么,夏业良中间被N次打断,说话激动。法官提醒他:你给我说主题,说主题!所以说,他完全是失控。比如,夏业良说:郭文贵诽谤我,我去了三次医院,我看病,我精神忧郁,我失忆。你说这种小孩子、流氓,人家陪审团和法官,我看他们都是很惊讶啊。 
 
然后,我的律师问他: 
——你有证据么?很平稳地。 
——呃!我没有。 
——你有伤害记录么? 
——呃!我、我……我不出来了。 
然后呢,律师说,你不是在庭前问话的时候,你说你检查没有HPV,HPV病。又说你检查这个……什么被伤害。你怎么不提供证据呢? 
——呃……我本来呢……我现在有病! 
哈哈!哇塞!这哥们儿简直是笑话到……我真的是快笑喷了! 
——我有因为他……我有暴露症…… 
他说“我有暴露症“的时候,我们看到,书记员还有法官,很多人就想笑喷,一下控制住了。夏业良太搞笑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多么无知可耻。这真的跟我见过的国内的流氓教授,所谓的一些流氓知识分子这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完全自傲自大,自作聪明,非常非常一样,真的他丢了知识分子的人吶。 
 
然后他说你在这个20年前你就开始反共了,那么你什么时候给王岐山当翻译的?20年前吧,王岐山是中国国家副总统,他是中国最伟大的领导人,而且他抓了中国所有的腐败分子,人家说停,这个跟这没关系,停!他替王岐山作报告呢,这个
夏业良。我能看到,他自己他不知道,你在庭上你既不要说你反共产党,没人儿理你你爱反共产党不反共产党,没多少人知道共产党这事儿;你也甭说你支持共产党,支持共产党肯定是不行的,他要支持共产党,你可见他这智商。这个时候问完他话了,我律师问完了,他的律师上去问去。 
 
他的律师上去一问,坏了,这夏业良就失控了,说郭文贵95%都是谎言,战友们大家知道这个95啊,美国人当你在法庭上说个数字的时候,你必须百分之百准确,在媒体之前你必须说话准备。大家知道我刚开始爆料的时候有人问林毅夫,王岐山的好哥们儿,说郭文贵爆料你怎么看?99%是假的,结果让媒体给抓着了,那郭文贵1%是真的,这1%是真的你们也是坏蛋了,林毅夫如狗一样在西方世界,从那一天起林毅夫在西方社会和在所有的社交媒体上那基本上就完蛋了,林毅夫的信誉零。 
 
第二个,谁啊?就是那个陈峰,记者问他你怎么看待郭文贵的爆料啊?1000%是假的,1000%,今天是王健被杀一周年,陈峰的1000%让他自己失掉了一切,还有人相信他话吗?他永远在媒体前说话没人相信了,明白了吧?第三个现在来个夏业良,郭文贵95%的信息是假的,法官说闭嘴!闭嘴!停!我当时就想笑,他们那个Harry啊问的时候是站在前面讲话的,叶宁从未停过一直给他递纸条,他那个律师都发抖,律师想了想没啥问的了,就算了吧,我没问题了结果他坐在那哎呀叶宁就跟他吵。大家想想在法庭上,两天来一直在虐待他的律师,这个陪审团和法官,跟书记员谁看不见? 
 
如果你叶宁真有本事,你用得着现在去准备吗?你准备的presentation,你像我们的律师准备好的一整套的,切实可信的证据,用最平静的语气把这个事儿说清楚,这不就完了吗?你干吗现场表演呢?当时啊我们旁边几个都说,郭先生,叶宁是不是你哥们儿啊?我说啥意思啊?他来帮你来的吧?我说他怎么帮我?他现在所有的表现都在帮你。哎!当时我真有感觉啊!这叶宁是在帮我呀!但是我确实没跟叶宁有沟通,但叶宁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帮我。 
 
然后在昨天早上休庭的时候,叶宁大喊大叫,骂这个Harry大声地辱骂,书记员两次进到后边去,休庭期间去跟法官说,这个叶宁在骂这个律师在侮辱他。后边那个熊宪民吶,然后就在那块儿晃荡,走进我们拿脸就这样,敌视,表现的就像黑社会耍流氓一样。你说我从小打架的时候,就你这样一巴掌就把他呼喇到一边去了都,你还跟我在这块儿还鄙视,我心想最好你打我一下啊。我们的团队都一整套的工作,只要他接触到了我的身体,他就完了。 
 
说到这儿我还说第一天的事儿,我去洗手间,我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有一个叫张伟的一个人,什么畜生啊,垃圾癞蛤蟆似的,他从里面出来了。结果我们保镳就护着我走,他往我们保镳身上撞。“欸,你们撞我,你们打我!”这是那个张伟干的事。
张伟绝对是执行任务的。带任务的。“我要报警,我要打电话报警!”所有人都要报警,这是他们的核心计划。就是碰瓷。然后我说你们赶快报呀,报警呀。结果人家那个庭上就不止两个法警。 
 
就是吓唬胆小的。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碰到这样的流氓吓唬你以为他多厉害,他连个屁都不是,他连个屁毛儿都不是。韦石在推上说郭文贵你敢来纽约吗?来了我让检察官把你抓了,然后到明镜对话,然后你敢来法拉盛吗?这帮孙子,这帮烂人,我R他八辈祖宗,纯粹一帮低级流氓烂人。你有那个胆子吗?你敢吗?你真有那个种吗?你就是欺弱怕强。你真敢吗?你就是拿美国法律吹呼吹呼。然后咱说到昨天开庭,开到夏业良问完话,中间被打断,他律师没话了。叶宁大吼他的律师。然后法官说行了,今天上午就听到这儿,问话都问完了。接下来就是陪审团,陪审团来合意。合意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走了,中午休庭了。然后呢,我们就出去了,我到westing对面去吃饭,我看到郭宝胜等人叶宁,还有他们律师,仨仨俩俩在大街上站着。 
 
 
https://youtu.be/IwyfJNvMYV8 
 
 
估计分谁请谁吃饭,谁付钱,我看有人去了不同的地方,有人去了咖啡厅,就是,这能团结吗?连个饭钱都没一起地方吃,郭宝胜这个时候已经消失了,被撵走了。郭宝胜很可怜,就在那个角落里,没人搭理他,很可怜就弄走了,就像个病人一样。我们就去了westing吃饭,结果在westing就看到了叶宁骂的夏业良那个白人律师,那个律师就坐在酒吧,人家吃东西,我们的律师去跟我们吃东西去了。那个餐厅最好吃的叫汉堡,我说你们餐厅最好的是什么啊?汉堡,我们提前桌子都订好了,特殊地方,我说你上汉堡大家随便吃,结果很难吃。然后我就看到对面啊,这几个人,没饭吃混的样,就是低级到了极点,一帮溜街狗一样,出了法庭像溜街狗一样。 
 
然后我们1点40回到庭上,一出庭,一出电梯,遇上一个人,谁呀,李洪宽,我也从来没见过李洪宽,李洪宽在那里坐着呢,李洪宽的真人很瘦,很小,他说哎呀,郭文贵,你很高啊,我说洪宽你很好啊,我们打招呼,你说我们实际上素来无仇,但是李洪宽面色真不健康,看李洪宽这个样是大病,不是一般的不健康。本人跟视频上的本人差距太大,最起码老十年到二十年。而且此人眼神游离,极不健康,哇塞,这就是李洪宽啊,也被我给告过,我就进去了。进去以后,我准备开庭,然后里面就一直啊,从1点到4点45,陪审团吵得一塌糊涂,才有答案。 
  
我们就在那聊天,熊宪民有时候还过来装装,旁边的江涛啊,熊宪民啊,还有韦石啊,还有其他两位女同志我们不知道是谁啊,就故意说大声,强奸犯,有啥了不起
的,强奸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叨叨,一会声大一会声小,中间那个法官出来一次,说我听说现场很多人不礼貌侮辱人,如果再有发生,我要把你驱逐法庭。老实了。然后一会又来了,江涛,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怎么样怎么样,吹牛逼在那,然后旁边韦石,哎呀,有些人不就是强奸犯吗,然后熊宪民说马蕊马上就来了,马上就来美国了。就你能看到我小时候,在老家打架的时候,就是永远被挨打的,永远是村里面最臭的小流氓,专门偷东西,烂仔,扒人家墙头的,就这帮人。你不敢想象,在美国联邦法院见到同等这种人。 
 
在现场有一些我估计其他法院的,还有其他美国可能是FBI,CIA其他政府部门来旁听的,人家一直摇头,真不行了,我说到这,我给大家••••••又回来了哈,战友们。我说到啊,夏业良做完,陪审团在里面议论的时候,后面,夏业良,博讯,江涛啊,韦石啊,还有其他几个神秘的女士啊,在那继续骂街,谩骂,法庭还出来警告,第一天开庭出去的时候,郭宝胜啊,熊宪民啊,韦石啊,张伟啊,都在大街对面骂。法庭也专门在庭上说了,说听说昨天散厅以后昨天在外面有人骂人,我们的律师,三次向庭上申请,说现在有人威胁我们当事人。 
 
你记住啊,当你走进法庭的时候,360度全录像,而且是蓝牙的录音,你在庭上的每一句话都会记录在法庭里,这是美国的法律。包括在法庭对面的街上,你骂人,组织一些威胁当事人,他都会被记录在法庭上。所以说我们律师告诉我说,郭先生你千万记住,这些对我们都是很有利的,。这所有在大街对面骂人的,在庭里面骂人的,包括熊宪民耍那些小流氓,你说你凭你的体格,你老王八犊子,你够一个手打吗?我旁边的保镖和我,我拿屁都能崩死你,你个孙子你装什么装,李洪宽加在一起还不够砸的呢,你装什么装,他就耍这个流氓, 
 
所以第一天的海外,庭外骂人,包括第二天离开,我们开完庭,他们大骂,郭宝胜啊,熊宪民大骂,所有录象机都给他们录下来了。大家一定要记住,郭宝胜这回要求出庭作证人,下一次,还有两周以后,两三周以后,在华盛顿开庭,将对郭宝胜产生致命的打击。你去想想,郭宝胜的法官,他怎么看郭宝胜,你跑到另外一个案子上,用告你诈骗的事,你作证,你作的什么证啊。 
 
美国开庭之前作的准备工作,一年那,准备了一个诽谤案的开庭,你去想想,美国总统钦定的大法官,真正义,不偏不斜。真让人佩服的同时,他去另外一个法官,想的说,这个法官判完你了,你跑那个人去作证去,郭宝胜你说他有点脑子吗?说到这里我想跟大家说,这些人在外面的骂街,在庭上的,被共产党,就像在香港此时此刻正在进行的,以流氓手段,虚假手段,诬陷,他只在社会主义国家,和没有法制的国家管用。你在美国这个国家,你所有的行动,只要有一个动作被证实了,你就结束了。 
 
法庭所有的警告,都是由于我们律师要求的情况下,作为庭上记录,永远记录在你所有的生命里,所有那几个人,你搞乱,未来都会在法庭上把你名字留下来。我们的律师已经正式申请,所有这些骂我们,侮辱我们的我们要向美国法官和司法部申请一个,对我们有威胁的档案。那个叫张伟的,刚才我才知道,当年是杨建利先生,带着他和路德同时和我见面,我都忘了是谁了,还跟我们喝酒了,在杨建利先生那获得政治庇护后就走了,跟他掰脸了,听说。 
  
他这个更好了,你不是有政庇了吗?我们律师说更好了,凡是有申请政庇和获得政庇的,对他人意图威胁,特别是在法庭上,张伟他扰乱法庭,我们律师说,太好了,马上到移民局去,要求调取所有在庭上张伟的表现,当时他还要碰瓷,撞他了,他要打电话报警,所有的政庇文件,帮助夏业良,帮助郭宝胜,帮助共产党控制这些人在海外,这是个很大的事,刚才我们律师说,马上全力以赴对付张伟。 
 
然后那个江涛,江涛没有律师资格,假律师,到处在那里胡扯,骂人,侮辱人、串供、制造假证,我们马上对他采取行动。那么这个庭上的庭上记录,美国是绝不会怀疑的。美国这个庭上,我的律师几次向庭上申请我当时被威胁了。所以说你说战友们,什么叫智慧呀?两天以前这事都没发生,就在短短的两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但你没有智能你就输了。战友们你们问你们自己,如果你们是我文贵的时候,你面对这情况你会骂回去吗?你会跟他打吗?你问你自己,十个有七八个可能都会骂回去,那你就输了。你知道我们律师说什么,郭先生你要跟他回骂一句,你就太丢人了,他说他们这都垃圾,他说他们都是垃圾,你绝对不能有任何回话,回话你就失了身份了。 
 
我们旁边的一个女律师,告诉我说郭先生,我知道你很不开心,但我请问你,你可千万不要跟他们一样啊,你是我的老板,我是因为崇拜你才来给你工作的,如果你跟他们一样那就麻烦了。我说你真的很厉害,然后还不放心,头一天说。第二天她跟我说什么:「郭先生,我记得有一次开会的时候,我问你你对川普总统怎么看,然后呢你就说川普总统非常伟大,如果是推特当中不要跟骂他的人计较就好了」,我说你还记得这话呀,她说记得。 
 
所以说我很感动我们团队很棒。对这人我们也可以有很多办法来做的,但是我说谁也不要动,叫他们尽情表演,他们也不能带手机我们也不能带手机,但法庭的录像是可以作为法庭证据的,他们还选择了法庭正对面。所以说战友们,什么叫优势啊,什么叫可能啊,当你可以预测到可能你赢的时候,可能你就输了。你只有认真的把一个细节做好,你才可能赢。 
 
这两天来,对夏业良所有这些事情,只要他出现的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一个公司,我们就把夏业良的所有的被问询的,和问询过的文件发给这个公司,和他的合作人没
有一个人敢用他。只要是我们现在把张维在庭上的做法送给移民局,我们直接可以挑战所有的移民局,移民局的律师千万别忘了,所有美国移民局的律师全是私人律师事务所,我们现在已经跟他们律师联系。就是你确定你这个人是获得政庇的人吗?在获得政庇之后,有两个条件你绝对不能碰,你不能在当地发生任何刑事案件,任何刑事案件你的政庇自动取消。 
 
第二条,你不能对这个国家和其他人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威胁,大家千万记住获得政庇的人。这两条有了你就不用商量了,你的政庇就自动作废了,只要有律师挑战你的时候,你100%不可能获得政庇。这两条没有,你有另外两条挑战,当你在获得政庇期间,你有民事或刑事诉讼,未了的时候,绝不可能给你发政庇的最终结果,绿卡护照不可能,绝不可能。另外一个,当你获得政庇期间,落实了,比如说你造假,你造假你有威胁,一旦被移民局被证实,那完了,张伟他肯定有假,我一会就找杨建利,我就问杨建利先生你这跟他好,你带他认识我,你必须出庭作证去,他有没有假,这个有意思了这个有意思了。 
 
所以说那个韦石就更不用提了,韦石的案子现在两三个案,我们在起诉他,就是韦石,所有他在美国的钱,和在美国的资产,和美国的行为,昨天被记录在案的。昨天我们所有的律师在外边包括我们其他部门,我说这家伙是最有钱的啊,这些人告完以后,为啥我们我说这个人是最有钱的,这个人必须要告到底,而且几个案子同时发生,我说他的代理律师和Bruno Wu(吴征)的和马蕊强奸案是同一个律师。所以说你想未来会有多精彩。然后江涛,绝对要告他,这个是串谋,还有其他罪行。 
 
然后那李洪宽就别提了,李洪宽你看他啥结果,李洪宽昨天的出现,他都不知道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因为他出现在法庭了,我的律师在场,我的律师马上给我们律师打电话向法官直接申请,说被告李洪宽从来不到庭,你缺席审判,结果他今天我们当时在开庭他来了。在美国法庭这叫什么,不叫蔑视法庭,这叫欺诈法庭,你再说啥已经都没有用了,你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了,老子判你你不来,别人郭文贵开庭的时候你能到庭,你还到现场去威胁当事人,赢了。你说这礼物有多大。这个不用托关系,这就是美国法制的伟大,你的错误的行为,美国的法治就在跟着你,一辈子跟着你。 
 
我告的巴黎的那个叫Paris,那个女的,还有叫Waller那个,昨天他到场要作证这事,马上我们律师立马向法官申请,你看我们有多少律师,马上申请,说这个Paris曾试图到庭上威胁过当事人,试图作出伪证,马上申请。所以昨天我们之前开会,我们到庭之前,你看我们外边,表面两台车背后四台车,车上坐着有律师有所有的行政团队,还有其他的保镖人员,就在那等着你呢,所有人。你们看我们昨天庭里庭外,没有一个录音录像的,一个没有。他们在外边又骂又吵的,太小儿科
了。然后叶宁公开发推出来说我三次违规,我三次违规,才争取了战机。然后说法官是不公正甚至被贿赂,然后他认为他的律师被贿赂了。 
 
这一段时间,就是等待陪审团给结果的时候,我们大家都已经说好了,说今天这几个小时对这一个屋子里面的人所有的表现,未来我们要求法庭调取所有的录像的时候,对所有的博讯案,韦石、熊宪民案,李洪宽的执行,江涛这个烂人免除他所有到庭的资格,和对他的控诉,和张维的政庇案的干掉,夏业良接下来将被告的十个案子,叶宁被告的案子,那是天大的帮助,不用讲了我们根本不需要说话了。 
 
然后我们等到4点半的时候,我给大家说说郭大仙啊。我的律师说哎呀咋那么长时间啊,旁边人也在问,我告诉我的律师,我说我跟你打个赌你敢不敢和我打,他说赌什么,我说现在马上四点半,还差五分钟,我说30%的可能是四点半了来敲门,我们有答案了,统一结果;或者是4点45分,就这俩时间,一定有结果,我说你和我打赌输了,把你律师费输给我。他说其他几个人要跟我打赌,我说让他等着吧。 
 
说到这的时候我要告诉大家,昨天八个陪审员,你们一定要记住个关键词,不是多数人同意才可以,法官在这个陪审团之前给你念了十几页指导性的文件这个案子,然后你把案子拿到你屋里研究去,直到研究出统一结果,什么结果,八个人要100%通过。这就是班农先生头一天还有其他两个大律师,说绝对不可能他说应该可能采取的是多数人通过,如果100%通过那更不可能了。所以这个法庭有多公正,法官连一句话都不能说,人家到屋讨论去了,非常激烈嗷嗷的喊,那么在讨论中间发生这些事,我说4点45分有结果。 
 
这个时候,刚刚到四点四十五分,“duang duang daung”敲门儿啦。然后那个庭上那警察,哎,来了,大家全傻了:“郭大仙,你真厉害!”我说:“怎么样,你们全输了吧。”昨天下午,7月2号下午四点四十五分,陪审团达成一致意见。这个一致意见是什么,是法官的指导意见里边儿又后附了两页到三页的纸。就是郭文贵告夏业良什么案子,郭文贵什么案子,夏业良告郭文贵什么案子,反诉。然后赔偿多少,赔偿多少,是一个单子,大家统一以后写在上边儿的。 
 
法官说:“开庭!”然后大家起立,然后陪审团坐在旁边儿,“大家,坐!”然后请交给法官,“我们已经有结果了”。法官拿过来看一眼,交给书记员,书记员说:“请你念吧。”速记员念了:“第一条,郭文贵告夏业良诽谤,郭文贵赢了!郭文贵告他诽谤,文贵赢了!然后是什么,赢了,赔五万!”这个五万就,夏业良,和他们的律师和他们,整个人都傻了,他们都垮了!就是他们输不起!他们输不起!这个时候,我隔壁桌子上只剩夏业良,和他的Harry律师了。为什么,你知道么? 
 
看到这个时候你,再回放,跟拍电影一样回放。就在四点四十五之前的一个小时前,等待陪审团出结果的时候。法官紧急动议,开庭!说发生了两个事儿。 
 
一、陪审团在问法官一个问题:实质性的伤害,和伤害实质性的重量怎么分? 
二、这两个证人中间说,说的话真和假的时候,如何界定?请法官给回答,界定一下。法官说:“你们什么意见?”我们的两边儿律师都说,我们法官在提前给陪审团指导意见的时候,已经说了——不需要再解释了。 
所以法官说:“好,你俩统一意见。”他让陪审团自己,根据我原来朗读的四十五分钟的庭上,对陪审团在指导以后自己再去开。完了吧。 
 
第二条,说:被告方,助理律师叶宁写了个辞职信。这个我能看到,书记员、法官那个表情啊,你们都不能想象。然后呢,他辞职了。首先人家问,那个他们的那个律师,Harry律师,说:“你有什么对这个解释的么?”人家那个Harry那手发抖站在那儿,“我没什么解释的!”心里话:你走吧!把我虐待死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啊,那个信啊,就都发给我们每人一份儿。大家我会推出去的,叶宁写的信。什么呢? “我是叶宁,这个我接受了这个案子,然后呢我在开庭,这个我的证人也被拒绝了。然后呢,很多证据也不让我们呈上来。很多这个被阻止!我们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这个不公平的,法官偏向他们!”然后呢,“我辞职!我为了表达对法庭的愤怒,我们下边儿人签名”,谁呢? Stephen 姜涛,有没有李红宽我不知道啊,夏业良是肯定的,他被告人嘛!韦石、孟维参、熊宪民,当然本人叶宁啦。还有那个张伟啊,他写上了。写上这些人的名字,还留了个奇怪的地址的名字。然后叶宁写了这封信,走了!走了啊! 
 
大家要记住的!这个叶宁现在你要说他是真的,我真的昨晚上我想公开说:叶宁啊,我付你一点儿律师费吧!因为他这个帮助太大了!因为叶宁,你想想,客人在最关键的时候,你找了个飞行员,飞到半空说老子不飞了,走了!你咋办吶?他跳伞走了!你咋办吶?夏业良不惨了么?他这个辞职,造成了这种对夏业良的危害,对下十个告夏业良的官司,那个危害是没办法用(言语)形容的! 
 
最夸张的事情,再往前说,就在最后结案的时候,我们的律师当庭提出来,说:我们只要十万美金的赔偿!为什么?夏业良账上没那些钱的时候,你要五百万,判了你也没用!在夏业良到今天都没闹明白,他在被问话的时候,叶宁从来没告诉他,我们问他“你账上有多少钱”。夏业良说:“我有八千。”说,“你捐款捐多少钱?你这回打官司捐款捐了八千。”说:“那你有几个账号?”他说有四个账号。 “四个账号多少钱?”“一个账号两万美元。”那说:“其他几个账号呢?”“十万美元。” 
 
他这一下子,叶宁以为自己多牛叉呢。你已经让你的当事人告诉了原告人,你账上有多少钱。然后在庭上你又阐述:我是在VOA打工的,我脑子有病被郭文贵威胁
的,我失忆,还有我失去了VOA顾问的工作。 VOA一次175美金,因为郭文贵,不让我去上VOA了。你说这个王八蛋瞪眼撒谎吧。你175一个月做两次,一年才多少钱吶?你不是找赔么?这不是么!关键你说你账上有十万美元,你钱哪来的呀?这法官和当事人看这事儿,怎么看?所以我们只要他十万美元。而且这个十万美元,你夏业良还不能说没钱。因为你在庭前问话的时候,你说你账上有十万美元。 
 
同时我给下十个可能告他的案子,所有的人埋下了伏笔——他还有一套房子,60万美元的房子。就像郭宝胜一样,他说在国内拿出来一百万美元。人家质疑他,你怎么拿出来这一百万美元?你哪来的一百万美元?你房子在哪儿呢?就这,接下来的十个官司,大家往外看啊。当你们把这些官司都看完的时候,你们都是法律专家!再打官司,一辈子都不会犯错了!所以说你看,夏业良他的案子最后在决定的时候,叶宁辞职了!叶宁跑了!夏业良完全没有感受到,这对他的打击有多大!致命的打击!他还想上诉呢,你上啥诉啊?你不上诉你是王八蛋,你赶快上诉!我太愿意陪你玩了!上诉吧! 
 
结局是什么?叶宁彻彻底底,他的表现,没让他的夏业良依法在庭上充分地良好地正确地表现!和夏业良,和叶宁之间,完全用流氓手段对待美国法官!叶宁、夏业良完全用最大的,伤害的自己的手段,侮辱自己的手段;侮辱美国法律,侮辱美国法官和陪审团的手段和表现。完全无视法律规则,和背后找了一帮流氓,吶阵助威。所有这一切,夏业良这一生都付不完的代价! 
 
昨天,所有律师都告诉我,他说:“我告诉你,所有来这庭上的人,他将一生为此付出代价!”跟我举了很多例子。他说很多人在开庭的时候,不冷静,结果这个人买保险,保险公司收到了这个。保险公司是不会告诉你我看到了这个东西了。保险公司有权利去看你这个东西的!任何一个保险公司!看到你在这庭上的表现,0!根本不给你保险!第二,申请养老保险的时候,养老什么救济金的时候,如果人家在案上调出了你这个证据,你永远不可能!第三个,参加美国的一些政治活动,或者一些公共的公益活动,你想当雷锋都不让你当!你是蔑视法律!你这个人的精神,精神状态和生理是有问题的。 
 
你知道他这每一个动作,夏业良,那个熊宪民,N次就这样(比中指)竖手指头,对着我,然后骂。郭宝胜第一次在外边儿听到他骂我母亲!郭宝胜咱走着瞧,你二十个官司都不拉倒!让你一辈子郭宝胜都在法庭上呆着。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郭宝胜!我让你一辈子都在法庭上呆着!直到你进监狱为止!熊宪民你五十个官司都不拉倒!直到你进监狱为止!还有韦石,我让你一辈子都在打官司!还有这个张伟!你不信走着瞧!你昨天你所有的,昨天你做的事儿,足够告你一辈子的了!你有钱你就出来。 
 
所以大家知道500万的要求,最后我们提出来了10万美元,最切合实际,这是我们的战略。夏业良没敢要,没敢要!没敢要哇!夏业良!就这陪审团还那么公正,还判了他跟他象征性的一个一万,但是美国的诽谤案是赢者通吃,你必须是零,是百分之百的按照我们的要求。 
 
大家要注意到的问题,这里边是在美国历史上,这个诽谤案按照原告百分之百的10万美元的要求,从来没有过,从来,甭说是中国人来这告了,没有过。你可见叶宁的表现,夏业良的表现和背后这些人自以为得意的表现,对整个美国法官和整个陪审团有多大的影响,现在你说人家法官你知道有多荒唐吗?他说这是法官不公允,大家要知道这个审判书跟法官半毛钱关系没有,全是陪审团。未来这个录音啊全庭的录音我们都有,我希望战友你真有兴趣的你要从头到尾的去听,这绝对是你要真希望中国有法治自由你一定要听,太重要了! 
 
文贵亲身的向大家展示了一次依法治国的本来的,真实的情况应该是什么样。如果没有经历过这个的就像小时候一直我爹说的没有吃过猪肉别说猪肉香。 
叶宁最后一分钟的辞职暴露了一个叶宁的本质他不是律师他不配当律师,另外一个他真的是来黑夏业良来了。还有一个,昨天他们看到的夏业良完全不受控的连起码常识都没有,他做完了,被问话的时候他突然说了一句,我能不能再说几句呀?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出来,当时那个法官,闭嘴!因为你这样的话你是完全的蔑视庭上,在庭上的规矩是法官根据你的神情,问你一你说一不准说二,不能说跟本案情无关的事情,不能有情绪性表达。 
 
我赶快看了一眼陪审团,都是很年轻的人,四个女士四位先生,都懵了,你说夏业良呢,他带着气我就最后说一句,我就最后说一句,法官,闭嘴!站起来!离开那!那一幕啊!你说他是副教授,他真的是你说这个家伙他怎么能叫教授啊?这个畜生。这是北大教学生的副教授哇? 
 
叶宁还吹呼自己多能呢,叶宁能拿到拿到美国律师证的事情,我一定要给他查到底,我昨天在休息期间我马上我当场委托函写了,我说你找最好的美国的法律关于律师资格的律师,我要全面了解叶宁当年怎么考上律师资格的,我要向美国政府发起来所有的调查,他是怎么拿到律师资格的?还有江涛他是干什么的?我已经马上委托,不惜一切代价要搞清楚。如果他是考上的律师,昨天晚上我回去以后那个要代理我们关于叶宁和江涛的这个事儿的,这个律师说你这个怀疑是对的。我说如果他要是考上的律师资格,他不应该有这样的表现,这是一个起码的合格的表现都没有。如果他现在的行为他是脑子有毛病,精神病,他不能再当律师了。 
 
我们要求对叶宁和江涛所有的律师行为和律师资格,江涛没有律师证,进行全面调查,大家别担心都是郭文贵付钱,不是法治基金付钱,他们中间建议,哎,我希望你们法治基金跟我们合作,我说对不起,这事儿不是法制基金的,就是我郭文贵
的。所以战友们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你们看到这个叶宁抛弃夏业良,今天夏夜凉我估计他这一年都得凉吧啊,夏夜是真够他凉的了,而且现在又鼓动夏业良要上诉。所以战友们你们千万要记住,如果你没有,任何情况下不要轻易的相信这些人的话,不要轻易的打官司,这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打官司。当庭上宣布完这些东西,我看到法官是很惊讶的,看到这个陪审团的,我看到法官是非常惊讶的,连书记员我觉得也是很惊讶的。因为昨天这个结果啊说实在话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从来没有的,谁不惊讶啊?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叶宁说他花100万成本,要500万只给他10万然后,他大爷的我真是服了这帮傻X了,我真算服了这帮傻X了,他没闹明白这里边什么叫输什么叫赢,你说你还跟他玩啥呀?对我郭文贵来讲,这次的最核心价值,我亲身走完了一整套的英国普通法在美国伟大的,拥有陪审团和法官,所有的过程,而且我的对手是一帮流氓,这对我来说学习的法制这个价值无与伦比。 
 
我今天我有资格说中国是不是应该有法制,应该有啥样的法制,我要付学费的,没想到付学费有人还替我,还替我拿点钱啊,这是一个。第二个,我告诉大家,这两天来说实在话我是很痛苦的,痛苦的不是跟这些人有关系,也不是,这个案情,我一直在看着法庭上那个,后边美国的那个标志,还有法官,书记员,陪审团,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严肃,是我这次两年最核心的感受。 
 
就是到底儿这个过去的70年,是共产党绑架了中国人民,让中国人拥有4000年的文明文化变成今天的如此不堪,不分真假,不辨善恶,没有正义之心,各扫门前雪,出现了中国大妈,中国孩子到处拉尿拉屎,文化大革命死那么多人,现在还有人歌颂共产党,还为共产党工作,还有人唱红歌,都是共产党的错?所以,核心的问题,我人生第一次,即使我要灭共产党的时候我也没想,认为都是共产党的错。 
 
我在想,到底儿是共产党,绑架了中国人民,还是中国人民,我们本身的内心和内身的毒,培养了共产党,所以我一直在想,我一直在想,所以我的律师后来问我你一直在想什么?我说我跟你讲我一直再想一个问题,到底儿是中国人培养了共产党还是共产党培养了中国人? 
 
为什么?当我看到了那个角落的那些我的同胞的时候,说实在话,你们如果在现场你们千万别相信这个屏幕,这个屏幕欺骗性太大了,你看到那个真实的人和他那个精神面貌,和他那个穿衣打扮和那个语言和他的行为,还有一个北大出来的所谓副教授夏叶良,而这些人尽然代表了媒体公正的。这些人的思路和个人素质,你就在想,真为这个民族感到可怜。 
 
我可以说是走遍世界吧,你连起码的常识你应该知道,对人的尊重。还有一个起码的常识,这是法庭啊,你要对法庭绝对充满着敬意。我的律师竟然跟我建议说:郭
先生你能不能不穿那么好的西装啊?穿一件普通点的。我当时就跟他火了,我说对待法庭最好的尊重就是真实,我是啥样就是啥样。我让你们当我律师的时候,第一条,我说上一个律师我为啥不用他了,他给我出主意,我说你不可以给我出主意,你可以出专业意见。我在法庭上所有东西都是真的,任何假的都不行,任何战术都不行,就是要真实面对。 
 
但是我对面那些中国同胞,满嘴胡言,从头到尾,一年来的案子,他就不知道这案子的核心是什么。完全用舆论,完全用文化大革命方式来对待真正的案子,把法庭完全视为不存在。蔑视法庭,无知,不认真研究案子,投机取巧,把自己那种傲慢,甚至那一伙人想办法弄个碰瓷的事件。这种投机取巧,让我感到了无限的痛苦。 
 
根据他们这种表现,我必须要问,我们中国人如果有一天实现了,共产党没了,就这样开庭了,我想问战友们,对面坐着的那个法官会是那样吗?绝不相信会是。这么正义,这么冷静,这么有智能,这么敬业,这么不受这些事影响,太多了,不可能。我怎么想,我从中国见过的所有的法官,我都不能想象,法官开着豪车,住着豪宅,天天晚上出去碰桌喝酒,哪个法官没有女朋友啊?在大连,刚刚那个新海区判我们案子那个,也是判李友案的那个,张鹏明,同时24位,连律师加法官,全被判了,被判刑。中国哪个法官判完他能那样。你看大连开庭,开封开庭,你看法官那样子,我们是不是击败共产党就有这样的法官了呢?不可能。 
 
我再看到书记员,和这法官助理,3位女士,优雅大体,穿衣得体。两天来,表情非常的专注,又很有礼貌,勤劳认真,一丝不苟。再看看庭上的助理,几十年了,原来是FBI出来的,对每个人都礼貌,客气,敬业,规规矩矩。整个法庭开庭都是按西方的标准化,你没有任何投机和变化的可能。中国的那个法院是啥样子,豪华的法院,低级到了不能再低级的法官,烂得不能再烂的工作人员。 
 
然后我们再看看陪审团,那陪审团坐在后面的时候,按照之前所有人跟我的说法,如何如何,好恐惧。我一看,来了二三十人,可以这么说,这教育程度,和回答问题,那个素质,我就在想,如果中国实行陪审团制度的时候,坐在后面这些人会不会这样。我的答案是不会。没有共产党了,是不是明天就不会这样了?不会的!都像朝阳区老大妈,那是北京市,中国首都朝阳区,你到各省市呢?各县市呢?你说选出来的陪审团会是啥样?法官问,你要是没事的话,如果你没事的话可以留着帮忙,公益帮忙,如果你有事就走。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会撒谎说,我家有事,我还有病呢,走了。 
 
另外,就是这些人,被选上了,都符合陪审团资格,我就在想,当时在广州开庭的时候,如果有陪审团,选完了这8个人:哎,你那的啊?说粤语的,粤语区的。你哪的?我东北来的,那旮旯的啊,咱俩老乡啊。马上这8个人就会形成文化语言区
域的团伙。如果这里边有个新疆人,惨了。你家新疆的啊,你怎么能参加陪审团呢?那还不虐死他啊,你说啥我都不同意,必须听我的。如果有西藏人呢?那西藏那得更不行了,你丫滚蛋。种族歧视,区域歧视,在陪审团里边,老乡概念、战友、同学,各种文化搅合在一起,这陪审团就不叫陪审团了,那就真的是送死团了,永远是好人送死。 
 
如果那陪审团来之前,人家是抽筛选的,你没看见。在中国,那抽签的人可能是中国最富有的人了。夏叶良有钱,夏叶良说给我选几个我哥们,北大的,全北大的来了,夏叶良赢。多少钱?给多少钱都行,叫郭文贵赔500万美元,我们拿300万美元,那一定是这结果。你说北大干过人事吗?啥不造假啊?你想要是夏叶良跟我在北京打官司,夏叶良100%赢,那500万美元,5000万美元都不止了吧。 
 
你看,胡舒立在美国,她退回去了,在中国她赢了,20万人民币。大陆法院可以罚我130亿美元。你去想想战友们,如果中国没有了共产党,是不是就像美国这样了,我的答案是:不是的!所以我伤心,我害怕,这是我的第二个核心的感受,和我所思考的。第三个,我给海外的战友们,我有几个建议,你们亲身感受,你不能光听我文贵用这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告诉你几十个小时,一年官司发展的过程,没办法。你有一点办法,你别惹上官司,先别惹上官司。真不是你有钱就能打赢官司,这是纯粹的胡说八道,我告诉战友们,纯粹的胡说八道。你真要是处在那个法律上,你再有钱也得输,因为那个证据的要求太严格了。 
 
战友们,夏业良侮辱我、毁谤我是上千条,甚至上万条,我们拿到庭上只有10条,更多恶劣的我们全都没有拿。我们还保留了接下对夏业良一个个起诉的空间,就这夏业良都输了。如果夏业良没干这事,他能输吗?你想想,陪审团、法官看到你夏业良,竟然说你把你老婆,把女儿,把你助理送来,让我强奸录个视频。你去想想,如果你对任何人说这种话,到法庭上打官司,你多有钱都没有用,跟钱没关系。夏叶良已经走完了所有的法律程序,但是这一条他拿不走。 
 
战友们,这法治社会的前提,不是你有钱就赢,绝对不是! 
也不是你有智慧,你有毅力,你能找到好律师,绝对不是! 
 
千万别有这误区,纯粹胡说八道呢。就是“事实“是你赢的根本基础,在同等条件下,如果你有钱,你有好的律师,你可能赢。如果证据是铁的,你一定会赢!如果同样的事,你做了这种事,黑的变成白的,白的变成黑的,不可能!不可能的。 
 
所以战友们,第一个建议,你千万别惹上官司。第二,你也别轻易地告人,告一个人,和犯错的人,几乎是在精力上、体力上受到了同等的惩罚。什么意思?你告的若是一个坏人,你告他了,最后他得到惩罚。但是,你耗费的精力、体力、财力可能比他还多,轻易别告。 
 
还有一个,有人一告,说和解吧!我弄个几千块钱、几万块钱。战友们千万记住:不管你告谁,还是你被告,在美国法律系统里面,我本人有资格说这话。我是做金融的,在买保险、银行开户,未来国家公益事业,或有巨大的机会轮到你脑袋上的时候,就因为你有这种东西,在美国的信用系统里边,即使法律不让做的,他们都会去做,你会失去你根本不知道的机会。 
 
就像今天庭上的这些人,我们马上要求庭上把这录像、记录,记载。那是百分之百录音啊,声音再小都会被录下来。所以战友们,一定不要轻易地染上官司,言语行为要真实、注意。第二,轻易别告人,告人不是开玩笑,只要有官司,对你都可能是不利的。这是我第一个给大家的建议。 
 
第二个我再给大家建议,在美国这个地方,有法律的国家,你千万别以为你的情绪、态度和辱骂,或者你想设计个小技巧。你看到这两年的爆料,从一个个人都想干嘛?都有设计对方犯错,都想找对方碰瓷。像昨天——你拽我了、你伤我身体了,然后把你陷入麻烦。就是投机取巧,利用法律,栽赃陷害,挖坑陷阱。想在美国玩儿这套,我告诉你们,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千万别干,那是绝对死路一条。 
 
因为我亲身的经历,在纽约最高法院的上次开庭和在这里的开庭。在这之前,我们的仲裁,我都是亲身经历的。我已经是五次问询对话,我还有二十九个案子在审理中。我告诉大家,我用我文贵的几千万美元、无数的时间和风险告诉你们,任何人想试图在法院里面,弄个假文件吶、说个假话呀!你千万别试。只要一次,你这一生就毁了,他真的比自杀、比服毒还厉害。 
 
也就是说,在美国的法律面前,千万别造假,千万别玩儿小聪明,千万别耍流氓。太可怕了!就是两天前,那一屋子人他们就没有想明白。他们就甚至都不懂美国……人家第一次朗读“我不是美国公民“的时候,然后说夏业良中国人,马上反抗,我是美国公民!夏业良是美国公民,但是他的精神境界、身体上根本不配当美国公民。那叶宁就更不配了,(他们)所有人都不配。因为他没有想到在法庭上的后果是什么。离开法庭,留下的辞职信里还写下这件事儿,你想他愚蠢到什么程度。他是把这些人全部给杀掉呢,名誉扼杀、信用扼杀。 
 
美国人最不愿的是什么,把自己的名字随便放到任何和法律有关系的事儿上去。 
战友们,切记切记!永远不要想在美国靠法律案子你想赢笔钱,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说我告他强奸我,告他猥亵我,或者我告他欺诈我。然后,他赔我一笔钱,很多人做这个梦。我告诉你战友们,凡是你在公开媒体上你说这话的,你几乎等于无知。美国的法律,想判一个人赔另一个人钱,背景绝不是那么简单的。那可不是什么……泼一杯咖啡、热咖啡,赔了几千万,几亿美元。你知道那背后有多少调查?最后看看拿到钱的人,最后是什么结果? 
 
就是别想通过法律赚钱,那真的等同于抢劫。太可怕啦!这是第三条。另外一个,我要给大家说,刚才几条是我的感受痛苦和给战友们的建议。然后,我想再说一下什么呢,就是夏业良这个案子,大家问我,郭先生你为什么赢了?我告诉你们战友们,没有一个人不劝我——文贵,和解、和解、和解!我不妥协、不和解。我告诉大家,这个案子我要赢的不是钱,我也不需要那个钱。他给我五百万美元能怎么着?那也不可能。这件事情,这个官司,之所以能赢,无非是以下几条。 
 
我想要的是,在法庭的程序当中,来证明夏业良他是错的。对我的被侮辱的助理、我的家人,得到一个公平。我坚信他们需要一个公平性的一个答复,这是我的意念。这种信念,就让我绝对不放弃!绝对不妥协!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是什么?就是我要记住,当你想达到一个目的的时候,你要权衡利弊,计算得失,你不会赢的。唯一一个让你达到目的的,是不惜代价,不计损失,不权衡利弊,只有赢!才能让你赢,才让你达到目的。第二条就是我用行动证明给大家的,绝不妥协! 
 
第三条,这个事情,你对自己的行为,一定有准确的判断。如果你干过坏事儿,你暗藏侥幸,就像夏业良一样,那你就必输无疑。就是聪明的人,既敢不惜代价地追求想要的,也敢面对自己的错误。我错了就是错了,老子认了,你打我脸,打左脸,跪下来,就跪下来。敢于认输,比能赢还厉害。可以说,这个案子证明了。这是我说的第三小条。 
 
第四条,我们能赢的根本,另外一个原因,就我们真心的想通过这个案子,让大家看到,彰显法律的正义。相信美国是个法治国家,有公平、有正义。 
所以,昨天在庭上,我说四点四十五有答案,是什么概念呢?我裕达国贸四十五层,盘古大观四十五层。五九四十五,佛家大数!四十五这个数可是大数啊! 
 
当时盖盘古的时候,算命的几个来看,说这一开始我们定80层,70层,什么50层的,最后算命的说你喜欢多少层?我说我喜欢。37。所以我在盘古的办公室是37楼和38楼。然后大数45,或者是盖70层77层,测完以后说你就45,45是我们道学佛学里面都是大数,也是皇家大数。五九。所以我说45分钟,我相信我在认真地用生命在学习,为中国人寻找法治之路,会得到天意和这里的万佛万神的照顾,我相信我有这个意念,真的是念念不忘。就45分钟给了答案。我们赢了。 
 
所以大家要记住,永远要记在法律面前,最后真是有善恶之分的。最后一个我的感受,就任何事情你要认真。我可以说这个案子现在你问我,我全部都记得,我再忙,我半夜里边我都在,我每天晚上我都2~3小时看法律文件,我一定要认真看。另外一个,你知道我们的法律文件,战友们,所有的英文文件,全都是翻译到中文的,谁翻译的?全是Sara我们战友之声的战友们翻译的,我们99%的文件是没花钱的,就是这个庭上的文件。当然法律文书都是我们自己花钱的。夏业良的文
件没有翻译,还没有认证,我们全翻译认证,那都是我们的,其他的这些翻译全都战友翻译。 
 
战友是我这次赢得很关键的力量。我真心的想,如果我输了,我希望战友从我的错误当中吸取教训,值得。如果我赢了,战友们的付出不白干。所以昨天第1个宣布赢得时候,我马上心里边的回念,感谢我所有的战友们,和当初为我翻译这些文件的战友们。我是今天上天发誓。第二个我要感谢我的律师和我的团队,然后我就感谢,然后这个陪审团他走的时候,我向他们鞠躬感谢。法官,我向他感谢,法官人特别的好人,我向陪审团挨个看每个人握手,包括夏业良的律师,我也握手感谢。夏业良律师跟我说这是我的工作,请理解,我说这就是你工作,做得非常好,我必须说对方这个Herrry律师工作做得非常棒,非常专业。 
 
然后我回到小会议室,我说给我一分钟,让我回想一下。我第一个就是回想,感谢所有的战友们对我的支持。如果战友们现在你们在看视频的,文贵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所以呢战友们就是从这个几个感受完,我最后我再给大家总结,最后一个,昨天这个案子开完庭。最后看有两个大问题,这是第5个问题。第5个问题,这现在说完了第四个。 
 
第五个就是说这个案子给我们带来了另外一个深层次的启发,深层次的启发。什么启发?法治基金,我这次让我更加感受到。法治基金有一个巨大的使命,所有我们海外的战友未来遇到麻烦,得到司法或者法律帮助的时候,不仅仅是像我们支持小夏、李肃、虎城起诉VOA。我们更重要的事情,我们要给战友们提供就是任何在有麻烦的时候,开庭前,就这个文件准备、心理辅导。上庭的准备太重要了。 
 
如果我们战友任何人打官司前,能叫法治基金一个团队。对在上庭的时候,对文件的准备和战略和你必须遵守的规则。如果能做好的话,心理辅导你已经赢了一大半。当然前提是你有道有理的情况下,否则你可能有理你也输。当然我们法律法治基金,希望未来能把海外的华人,任何人遇到麻烦的时候,我们能去想尽一切办法能帮助他们,这也是法治基金该做的事情。因为太可怕了,法庭一旦判你完蛋了,这一辈子就毁了。 
 
所以我昨天跟班农先生说,我们所有捐款法治基金的,我们应该制定个政策,当他们遇到法律麻烦的时候,除了我们的一定的支持,我们应该有一个无偿的给他们法律辅导。这是我今天给战友们分享了这个问题。要不然每个人没有经验,都可能倒在了法庭上,或者每个人都被李红宽那个畜生似的,以控告所威胁,最后要和解。骗走那么多钱。天天被这些亲民贼威胁,我告你,我告你都吓死了。 
 
既不能有法律的恐惧,也不能掉入到法律无知的陷阱,也更不能因为水土不服,让自己失去了应有的公正和公平。我觉得这个是第五个。第六个我觉得战友们,我们
要,我开完庭以后,说实话。这个几个大媒体说郭文贵先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个开庭的赢意味第一个中国人,在外国赢诽谤案,我是第一人。 
 
第二条,全世界社交媒体繁荣发展的时候,遇到最大的挑战就是公众人物,永远没有机会,也不敢被人骂。过去骂,你只是报纸和电视过去了,现在是媒体上网络上只要骂你了,你这个是不管你对错,人家都认为你是该骂的。这很不公平的,说实在话。诽谤案又确定了几个先决条件,公众人物你该骂,公众人物你该骂。就是为什么夏业良的律师叶宁傻叉呢,他想他说我是公众人物,他不是公众人物。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战略上,我说你就hold着。我们说不是,我说不是,我说我是公众人物,那你也是公众人物。这个战略是我们赢了官司的核心,咱俩都是公众人物,平等了吧?他也同意了,我们也同意了。叶宁个傻叉在这玩意特高兴了,精神真的有问题,他老在笑就自我得意的无知的笑,这很可怕这个。我们家Snow有时候就这样,嘿嘿笑,把我吓在大跳,招邪了呀。 
 
他这个角色给人什么改变?战友们,公众人物都是公众人物,你诽谤,你是同样级别的,还有公众人物被诽谤的标准,因为我已经被定下来了。就是你说这样的话,对人家家人、对人就这么说的,陪审团决定你输了,你诽谤。美国是案例法,文贵这个案子在美国、在西方将彻底的保护绝大多数人和家人不被诽谤。任何人只要是说话之前把这个案子拿出来。夏业良曾经发推特说郭文贵这个,他是被定罪的,绝对闭嘴。在外国人没有敢去跟法律挑战,不可能的。除非你是想死,疯了。 
 
所以说这位记者说,你都不知道啊,多少名人、公众人物感谢你。又有多少看不惯社交媒体上发言,乱骂人的,就像咱们这几个伪类这帮王八蛋一样,啥也不会就会骂人。他说这是太大的事了,开启了西方的案例法的第一例诽谤案的定案标准。另外一个,说郭文贵先生你没有意识到,昨天这个案子是在哪儿开的庭?是美国联邦法庭审视的民事案子,是总统钦定的终生大法官。这个案子的级别之高,信用之高,质量之高,而且是在陪审团,千万记住这是陪审团,八个陪审团(成员)一致同意,判决结果绝无争议,太震撼了。 
 
最够信用的法官,公正的法官,八个陪审团一致同意,联邦法院,几乎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成为了美国必须引用的案例法,绝对案例。这就完了吗?另外一个大报记者正在写呢,刚才还给我发信息。写什么?他说郭先生,所有未来媒体报道诽谤案的时候,他一定会说一个案子,郭文贵诉夏业良案。就你郭文贵的名字出现在美国的历史当中,从现在开始起,你赢了夏业良的官司,永远不能拿掉,永远永远,第一案例。 
 
就夏业良是Loser,将永远铭记美国历史,永远不能拿掉。郭文贵是赢家,永远不能拿掉,这俩身份定了。而且是只要是美国国家在,在这个案例就永远存在。你就知道这是什么意义?本人没当什么主席呀,也没成立什么会,但是却成了美国历史
上,在社交媒体,网络媒体开始的时候,成了游戏规则对诽谤案标准的赢家、第一人。战友们去想一想,这个是多大的事儿啊,多大的事儿。另外一个,记者昨天非常着急,说你打官司花多少钱,你打官司花多少钱?我说大概成本一百万美元,就直接花的钱,直接成本。获赔十万美元。那你不是输了吗?我说我告诉你。当你要真相的时候,你要尊严的时候,一百万美元能让你成为今天的人物,你干不干?那我干! 
 
我说我告诉你,你问美国任何一个人,我给你拿一百万美元,让你肯定成为郭文贵今天历史上这个价值的作用人物的时候,你干不干?很多人都说干;还有一个,对法治基金未来的影响,值多少钱?一百万后面加几个零;第三、对中国人未来建设真正的以法治国,法治国家,它的价值在后面加N个零;对待我未来的二三十个案子,打官司,不用想啦一定赢。 
 
哪个都得输,郭宝胜一输出证?郭宝胜会让他输得一塌糊涂。他百分之百的会被定罪,他拿钱了嘛?拿钱了,造假了嘛?造假了。多可怕。接下来的一系列的官司会起来了。所以说对我接下来的官司的价值那不可比喻,不可形容;另外对待我们灭共,对战友们的信心上,这个价值是什么?1后面N个N个零。 
 
什么叫聪明,什么叫智慧?叶宁算了个帐,兔子打拳,一路小动作。那都太高看你了。你是蚂蚁拉屎,一滴一滴的,你就是我们拉的屎。你会算那帐吗?你要会算那帐你就不当叶宁了,你不会做出一系列愚蠢的决定帮我啦。这么多愚蠢的货跑到那块去,给法官、给美国政府留下这样的印象,你想干啥? 
 
这叫大智慧,战友们你们听完,你觉得文贵讲得有道理嘛?他们失了人格,失了信誉,失去了美国国家的信用,失去了未来,失去了无法形容不可预测的机会。只因为他自己违法、造谣、诽谤,蔑视美国法庭,蔑视美国法官,威胁别人。 
 
同时郭文贵将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在海外,真打官司绝不放弃,以一人对待那么多人,打群架。现在大家往回看,不管是写道歉信那个美国的川普总统的顾问,还是什么财新的胡舒立,还是什么海航,还是什么范冰冰,还是什么潘石屹。哪个他们都不退?哪个他不输?这个意义多大?叶宁啊,我真的高看你了,夏业良我真的高看你了。 
 
那几个畜生,我压根没高看过,你们也太low啦。还在网上算账呢,这个世界不认输,这世界上太可怕了。战友们你们觉得有这么可怕、可怜、可悲的人嘛?这仗,我先不给大家说,大家等这案子都打完以后,你看看郭文贵会拿回来多少律师费。往下看啊,大家会看明白,会拿多少律师费回来。然后让叶宁算算账。接下来夏业良的十个案子以上,你去想想夏业良,他能敢像李洪宽不到庭嘛?不可能的。 
 
说到这儿的时候,说实在话我昨天啊,真有点善心大发。我在想看着郭宝胜那个可怜啊,因为这些人,毕竟郭宝胜他原来曾经一段,虚也好假也好,也支持过一段反共吧。虽然拿着骗人了、骗钱了。我想这个家伙和解要不给他机会?然后想想那个成水炎啊,还有那什么可现在都上庭了,那100%输他。还有什么袁建斌啊,陈军啊,特别是昨天就在我开庭的时候,就在南卡罗讷州我们律师质问询问美猴王,说实在话她毕竟是个女士嘛,想想他们要公开道歉,我错了,我象征性的赔偿,我拿掉所有造谣的东西。然后呢决定道歉,可能真可能给她机会。 
 
为啥呀?昨天我看到他们那个可怜样,我真是分分钟钟在享受。我们的律师总问我,还有安保团队那么多人,他说郭先生怎么样,挺好吧,喝这个吧吃那个吧。我说我不是孩子,我超级享受这个过程,我就是来学习来了,那里的建筑、设计、人、法官、规矩,我享受,但是看到他们吶,惶惶不可终日。 
说实在话,作为中国人我真不愿意看到他们这么丢脸,我真不愿意看到他们那个样子,可怜。 
 
说实在话昨天,有点儿,你包括那个赵岩,把他告了以后,赵岩在法庭上,我能想到,赵岩能上法庭不用多,20分钟他就完了,20分钟他就完了,他怎么胡说都不行,你敢编吗?你只要一编,赢了,然后他和熊献民和叶宁他仨站在被告席上,你去想想美国最牛的法官,那法官一看你胡说,你想想他什么感觉?你敢乱编,而且限定你的条件你不能就说不可能的。 
 
我真想这些人吶,可能公开道歉放他们一马,我真的从来没有这个动心,我这回是真的动了心了,太可怜了,你看到他们太可怜了。所以说战友们啊,最后我再说第七条,郭七条嘛,咱们G20的事儿我先不说啊,有很多很多的,重大消息。王健之死一周年我们案情将有重大进展,在美国啊,美国的司法部门儿有重大进展,那么我相信我们还会有天使来跟我们在最关键的时候来帮我们的,创造我们战友们的奇迹,我深信。就像昨天我说四点四十五就会有答案一样,叫我懵对了又,我相信会有。 
 
那么,通过昨天的案子更加让我坚信爆料革命是得天助,有上天万佛万神的保佑,我深信!同时在华盛顿这两天开会和法制基金要进行合作,我真的感受到,我们的爆料革命,每一天,每一刻,都在增加这巨大的,能量!受到世界更多人的关注,就现在我到华盛顿要见我的人和要跟我合作的人,真的战友们,那真的是,我要说出来,就真,大家觉得是吹牛了,我就别说了吧,免得这些伪类们回去睡不着觉。 
 
所以说大家看到这些以后,听到这些我想告诉战友们,用两年一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证明了我们爆料革命有天助,战友们的信念,战友们的念力,真的是产生了巨大的超自然的能量,你看看在我们开庭前共产党吴征,吴征是领导的,博讯韦石是
现场总指挥,韦石后面是吴征这是毋庸置疑的,这是全场导演。所有的这些欺民贼的力量几乎集合在一起,与共产党,反而成了埋葬他们,在美国的信用、法律的地狱。战友们这股力量是巨大的,还有在华盛顿的影响力,现在要跟我们合作的和要跟我们合作的,那不是开玩笑的呀! 
 
战友们!准备好吧!迎接属于我们伟大的时代! 
 
我现在马上要到了,不行了,我要停止直播了啊,我得赶快要开个会。 
 
现在为14亿中国人民,香港同胞,台湾同胞祈福..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