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2022年6月19日直播 20220619_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22年6月19日直播 20220619_1 4k 潜水艇 · 逃出墙内特别专场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范冰冰 王岐山 郭文贵 班农 安红 王健 习近平 钢铁侠 川普 老班长 闫丽梦 橄榄枝 穆桂英 笑笑 
公司组织:法治基金 微信 联想 喜联储 VOG 苹果 抖音 美联储 WhatsApp Google Uber 罗斯柴尔德家族 共产党 
国家地区:日本 美国 香港 台湾 新疆 西藏 洛杉矶 北京 广东 纽约 澳门 深圳 法国 上海 国会山 韩国 武汉 新中国联邦 哈尔滨 希腊 长岛 中国 
名词解释:爆料革命 上海帮 九层妖塔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防火墙 爹亲娘亲不如党亲 今天你健身了吗 翻墙 VPN 
文字整理: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mocha文晓 胖丁 靜心耕耘 百鸣jpqg 天才老鼠 月野兔 我从山东来 闻喜 文敏 
发布时间:20220619
视频链接:https://gettr.com/streaming/p1etdwm476f
相关图书:
中文字幕:20220619_1
英文字幕:
内容梗概:
00:03:35视频一   被逼隔离,又一个跳楼了
上海打工人回兰州,地方防疫强行隔离且一天500元的自费,他们没有那么多钱交,加上娃娃要考试,这是怎么回事…….他不去,结果晚上社区和警察把他家封了。
 
他说不开门就跳楼呢,结果……跳楼身亡。
 
画外音:看那地上还有血呢
 
00:04:07 视频二  实名举报哈尔滨市住建局监管不利造成众多老百姓损失
画外音:实名举报哈尔滨市住建局监管不利造成众多老百姓损失。哈尔滨是公安局不作为四年了,各种事项不清。哈尔滨20多家地产大崩盘,五六个亿资金不翼而飞,5400个家庭流离失所,民生问题无人问津,谁能帮我们讨回血汗钱?我们要求住建局赔偿我们全部损失。
 
00:04:31 视频三  广东“流感”非常严重,儿童医院24小时爆满
广东“流感”非常严重,儿童医院24小时爆满!去给孩子做个免疫力检查吧。
 
沙井人民医院,发热门诊,19:00排队到24:00都没有排到,头痛欲裂。今晚可能死在这里了。
 
深圳儿童医院人山人海,前面还有800个人,看个病10小时起,孩子又在发烧,怎么办呢?
 
00:04:54 视频四  牢笼之城
牢笼之城
 
画外音:大家好!看看壮观不壮观
 
目前,已有两名居民被警方带走,另有两名参与记录的行动人士失联。
 
次日,长乐路339弄以及附近都四条街区遭到了更严厉的封控。不少人悲观地相信,再一次的封城很快就会到来。
 
画外音:他都不站出来就没希望了知道吗?监狱能关一万个人关不了一百万个人知道吗?监狱能关一万个人关不了一百万个人知道吗?监狱能关一万个人关不了一百万个人知道吗?
 
00:05:45视频五  逃离墙内 灭了中共
逃离墙内 灭了中共
 
然后……
 
2022年6月4日
 
班农先生:相信我,明年北京见!
 
盘古见!
 
00:06:02  直播开始  战友们开场问候
火来:全球的战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文贵大直播——飞飞秀特别版》。今天文贵先生还没有回到纽约,所以今天的《文贵大直播》由我和飞飞来主持。
 
今天非常荣幸我们请到了刚刚从墙内逃出来的潜水艇战友一家,那么首先请潜水艇一家人给我们打一声招呼。
 
潜水艇:Hello,飞飞好,火来好,各位战友好啊。飞飞,我们“六四”以来已经是第三次相见了,半个月之内,呵呵呵……。很高兴再次参加这个节目,真的,非常非常激动,非常非常激动。
 
航母:(潜水艇战友的儿子)各位战友们好,飞飞好,火来叔好。我今天也是很激动,跟我爸一起,跟我父母一起能被邀请到上《文贵大直播》,所以特别荣幸,也比较激动,还有点小紧张。谢谢。
 
三明治:(潜水艇战友的妻子)飞飞好,火来好,大家好。确实有点小紧张,我手心都在出汗。呵呵呵……
 
火来:好的,今天请到潜水艇一家战友,主要是让他们给大家分享一下,他们因为刚从墙内出来嘛,让他们分享一下自己在墙内的一些亲身经历吧。大家不要紧张,一点不用紧张,非常非常放松,如果文贵先生在的话,我估计你们会更不紧张、更放松,我这个做得非常不好。好,那我们首先请飞飞来问第一个问题吧。飞飞有请。
 
三百年的飞飞:没有没有,不是问问题啊,我们今天主要是想要跟各位聊一聊,不是大考问,不紧张。因为刚刚我们看了片头,整个现在的中国就是乱象,老百姓真是民不聊生,看到几位能逃出来,下面观众评论区也都是非常的热烈,就是为你们感到高兴。那么我想我们把所有的故事推到最最开头,就是你们是怎么样听到爆料革命,怎么样听到文贵先生的?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00:08:25  潜水艇再次对战友们表示深深的谢意;讲述最初如何了解到文贵先生的
潜水艇:这个我先来说吧,飞飞,在说之前有几句非常重要的让话我先说一下,我怕待会一紧张我就忘记了。
 
首先这次出来,我一定要再感谢一下我们澳喜农场安红姐帮我协调了联盟的老班长,老班长又帮我协调了盘古农场,小李又特别安排了一位柯德力(音)战友,一直帮我落实我到了洛杉矶以后落脚的问题。这位战友真的花了好长时间,花了好长时间尽心尽力帮我落实这个。
 
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想得很简单,我们以为到了这里来了以后,你只要有钱你就可以租个房子,很简单的问题嘛,结果发现到了美国以后什么事情都跟我想的不一样。如果没有SSN号,社安号,你租房子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事情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有点沮丧,后来柯德力战友又紧急帮我们联系了盘古农场迦勒战友一家,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接纳了我们,我们才解决了最大的困难。所以真的很感谢迦勒一家,还有咱们澳喜农场,联盟,还有盘古农场,大家这么尽心尽力协调帮我们解决这个事情,我真的很感谢很感谢。这个事情我怕等一下太激动了,后来会忘记了,所以我就先说了,不好意思啊。
 
那我现在回答你那个问题,就我怎么接触到文贵先生的,其实这个事情说起来也是很简单的。就是我在墙内的时候,我比较愤青嘛,所以跟我不熟悉的人他们也知道我这个脾气。有一次就是很偶然的情况下,有一个人,其实我跟他并不熟悉的,就在一次是我去我朋友办公室玩,因为我跟我这个朋友以前一直都跟他讲一些国内怎么怎么腐败啊什么之类的,表达这种不满,然后我也跟他他讲经济会越来越差,就劝他收手嘛。
 
结果有一天他跟我说有一个人他跟你说同样的事情啊,那我就觉得很奇怪啊,他点了点那个人,那个人其实我不认识的,他朝我笑笑,我就也朝他打个招呼,然后他来了一句最近有没有健身哪?那我就一下子听进去了对吗?我就说有啊,我有请教练,你有没有请教练啊?他说他也有啊,他说是美国教练嘛。他就这样打了一个暗号以后呢大家都知道这个是怎么回事了。然后他就给我推荐了七哥的直播节目。然后我就听了,这样一步一步接触下来了。其实说起来也比较简单。没有什么曲折的,就这样接触之后一路一步一步听下来就一直跟到现在。好,飞飞。
 
火来:好的,潜水艇战友刚才已经通过自己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在墙内郭先生创造的这些暗号真的是有用啊,“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今天你健身了吗?”这些都是战友们相互联系对的这个暗号。那么我想问潜水艇战友,你在墙内生活的这一段时间,你感受到你周围的有关于爆料革命信息,或者郭先生直播信息传播的一个状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00:12:41   潜水艇讲述郭先生、爆料革命信息在墙内的传播情况
潜水艇:我可以说两个事情啊,第一个事情我不方便讲得太细,就是我身边有一个人啊,他也不是我熟悉的,我们就是没有很近的这种交流,但是我知道他接触爆料革命的来源是他们单位里的,也就是说他们小小的一个单位最起码有两个战友,这是一件事情。
 
另外一件事情呢我来自南方一个小镇,我们这个地方并不大,很小很小的一个小镇。我知道一位战友投了6万VOG,6万。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挺了不起的,因为我们是个小镇,也不是说非常非常发达的地方,不像北上广这些大城市,大家都很有钱。所以这样已经有三个战友了对吧?
 
我再补充一点,有一次我们家来了一个网络维修的,那个人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不在家,我儿子在家,他问我有没有预约这个人啊,我说我没有报修啊,我家的网络很正常,我没有报修。然后我又打电话给我们当地的网络公司,我说:你们有没有派人上来?他们说没有。结果大概过了一两个礼拜,我在楼道口又碰到一个人来修网络的,他问我是不是几零几的,我说是的。我说怎么了?他说你们家的网络有问题吗?我说没有问题啊。他说我上次来过一次了。然后我就问他,我说我问了我们当地的营业厅了,他们说没有派人来的。我说那你怎么知道我家的网络有问题啊?他说他不是我们当地派的,他说是在上一级的网络公司派他来的。他给我出示一张工单,上面真的是有我家的地址跟联系电话。然后我看到那个工单上边大概有七八个名字。那我就私下里跟别人分享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想是不是因为我24小时挂着VPN呀,所以他们那个网络公司啊可能觉得我们家的网络有异常的,派他过来看一看。
 
那如果真的是这个原因的话,那最起码他有七八个人吧,那我想像他们这种人都是负责一个片的,他不可能负责我们整个城市那个小地方的,他肯定是负责周边几个小区啊什么之类的,他负责一个片。那也就是说我们这一个片最起码有这么一些人在挂着VPN的,这是从侧面来猜测的。好的火来。
 
火来:好的,那我就稍微……,飞飞,不好意思我再追问一个问题,就是说你在墙内的时候,要挂VPN,要翻墙看郭先生的这些直播,那么就是对你来说到底困难吗?翻墙接触爆料革命信息对你来说很困难吗?
 
00:15:48  潜水艇在墙内使用VPN的经验
潜水艇:对我来讲其实很简单的。因为你只要是弄一个VPN,我用的那个VPN就是从美国区的苹果商店下载一个免费的VPN,它还是免费的。然后只要有一个美国区的苹果商店的ID就可以了,这种ID是很容易拿到的。所以对我来讲是比较简单。
 
三百年的飞飞:所以你这个好像分享的跟……因为很多人有留言都说非常困难,没有美国手机号,没有办法去用discord号。然后又说没有办法翻墙,看起来很难,这个跟你讲的有一些差距,但是你身边又有很多人去看去听,那这个事情你能跟我们稍微详细地分享一下吗?怎么样在国内能看到郭先生的直播?
 
潜水艇:在国内的话他必须得翻墙嘛,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你用一个不是大陆区的,大陆区的你下不到这个VPN嘛,你其它地区的苹果商店都能下的,你不管是美区也好,什么韩国、日本地区都很容易下。
 
但是对很多人来讲他可能不知道怎么去弄一个那种区的ID嘛。事实上最简单的话就是你在某宝上买一个就行了,几块钱。
 
比如说你要韩国区的那个,我这样说我觉得应该也没关系,中共就想封它也封不完,不可能把这些东西全部给封的我想。你要韩国区的你就买一个,大概10块以内人民币吧我想,你要各种区的,什么美国区呀、希腊区呀、南非区呀,各种都行的,你买一个,然后在那个区苹果商店,你下一个VPN,很多VPN都可以试用,最起码是试用的。或者你试用一个月、两个月以后你在付钱,10几美金,20美金这样子,没问题。很容易其实。
 
火来:听潜水艇战友介绍就是说,其实只要你想做,你真的想去听,接触爆料革命的信息,你是有办法,而且这个真的不是那么的困难。
 
潜水艇:没那么困难。
 
火来:那么潜水艇战友在墙内的话,就是我们墙外甚至是墙内很多战友都特别想知道,就是你是如何接触到农场,就是一步一步加入农场的?请你给大家分享一下你的经验吧。
 
00:18:35   潜水艇是如何加入农场的
潜水艇:我不知道为什么啊,我觉得我真的做这个比较顺利的。我记得那时候号召大家加入农场,然后我就在WhatsApp上我就试探性地给安红发了一个消息,呵呵呵,结果安红一下子就回应了。
 
一开始我记得是发了一个邮件给我,让我介绍一下情况啥之类的,然后后来就是发了一个discord,我这样加入了,然后我就进了澳喜,然后一步一步就走到今天。我好像没有什么任何波折,好像很容易的样子。
 
火来:那你怎么知道安红的WhatsApp号的?你是在哪得到的?
 
潜水艇:那个时候我记得网上是有公布的吧。我记得好像,反正是有公布的。
 
三百年的飞飞:还有人好奇就是说你怎么有一个国外的手机号,有人他特别问我,我没有国外的手机号,没有办法注册discord,然后我就没有办法加入农场。而且我也很好奇你当时加入农场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还有你太太和你家小孩知道你加入农场吗?
 
潜水艇:关于外国手机号还是要善用某宝啊。某宝上什么都有,哈哈哈。
 
三百年的飞飞:OK
 
潜水艇:上面什么都有。第二个我加discord的时候他们两个都不知道。
 
三百年都飞飞:那你天天听,你说你24小时挂着VPN,你就是在听郭先生的直播了,所以你就一直挂着。我之前听你有讲,你每一次都放得很大声,那你刚刚开始听的时候,你的太太和儿子到底有没有一些什么想法?或者有一些反感啊,或者有一些其它的情绪,还是说一下就很支持你?
 
潜水艇: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是24小时,就是有一段时间我是24小时挂着的。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有的时候听,并不是24小时挂着的。然后我放,我的确是我放出来听的。他们好像也没有反对,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呀。反正有的时候会稍微问一问啊,我有的时候跟他们讲一讲。
 
因为没人做我听众,我就拉着他们,强行拉着他们跟我分享。他们听不懂也行,听得懂也行,反正我只管我自己说。哈哈哈。强行杀入啊。
 
火来:就是你在接触爆料革命信息的这段时间,什么时候你感觉到你的太太和你的儿子,就是态度或者他们对爆料革命的认识有一些转变?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具体发生了哪些关键的事件或者关键的时间点?是什么东西真正地触动了她们,让他们真的开始关心或者投入到这个爆料革命?
 
潜水艇:这个你讲啊?(对自己的老婆说)
 
00:21:53  三明治讲述接受郭先生、爆料革命信息的过程
三明治:好的。刚开始的时候他就是一直听文贵先生的直播的时候,其实我是不怎么在意的,包括我儿子应该也不怎么去关心他爸听的是什么。因为我儿子要上学,然后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干,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就知道他一直在听一个翻墙出去的一个软件,关于各种报道的。刚开始真的都是他听他的,我们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其实到我真的开始去了解文贵先生这些节目的时候,是疫情开始的时候,应该是2020年初,是吧?(问潜水艇)就是武汉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因为他在家里一直会把声音放出来听,然后武汉疫情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是待在家里的,所以那会儿我才开始注意到他每天都在听文贵先生的这些各种报道、各种节目、各种视频、各种直播。
 
我刚开始的态度其实就是也没有说反对他去听这些,但是我一直觉得不反对就是一种变相的支持吧。但是从疫情开始以来,他不允许我儿子去上学,也不允许我去上班的时候,其实我们那会儿是有过很大的争执,因为我觉得大家都在上学,上班,而且我们那个地方很小,然后也没有这种疫情好像传播到我们那边,特别是让我儿子不去上学我还能接受,但是他不让我去上班,我觉得有点无厘头。
 
可是后来就是随着疫情的演变,我们听文贵先生的直播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好像也潜移默化地也开始慢慢慢慢地好像在接受。因为他那会儿跟我说一句话,他说:“你不用信我啊,但是你也得信文贵先生,因为他的见识、他的层次肯定比我们高得多。”
 
所以后来我就开始慢慢地妥协,也就慢慢地开始问,问他,听完之后…..因为我们时差的关系,他听的都是半夜,所以我们每次早上或有空的时候,都会问他一下今天说的什么。也会慢慢慢慢地、耳濡目染地开始会去关注这些,其实以前我都是不关注的。飞飞。
 
00:24:53  飞飞提问:你们开始怎么会就这么坚定的跟随郭先生爆料革命到最后选择逃出来?
三百年的飞飞:对,其实火来问家里人怎么被感染到,其实我更关心潜水艇你在一开始怎么就开始相信郭先生?虽然你说你就是一个愤青,但是要知道爆料革命一开始从2017年,我知道你从2017年就开始听郭先生的这些东西,2017年到现在其实有很多转折,包括当中有个大红人“路大脑袋”爆掉啊,包括后来那个,当讲到疫情的时候,闫丽梦本身这个,闫丽梦我都是特别信任她,然后突然之间她也爆掉了。然后你们在墙外的话可能还信息多一些,墙内的话我就不知道这个信息到底有多畅通。然后你这一路跟过来,你们怎么会就这么坚定的到最后选择就是直接逃出来这个决定?
 
潜水艇:好的,飞飞。就是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属于猎奇。七哥爆料的那些高官的那些贪污、私生子、范冰冰之类的,其实也是属于猎奇嘛。就是朋友私下里聚会感觉有个话题聊,其实也是属于这种比较低级的心态。但是后来文贵先生越爆料越往深处的时候,也想继续知道是什么事情。
 
特别是像那个王健在法国被杀了,我就在想,这个挺屌的。一个中共怎么能到外囯来杀人呢?那我在想这个事情,到后来香港这个事情的时候触动也蛮大的。然后再到后来文贵先生说的那个事情,以我自己做一个,站在自己的角度,一个常识来判断的话,我觉得文贵先生说的东西它肯定是真的。
 
就是这样子我才跟着文贵先生这样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所以我老婆有的时候跟我说这个东西到底可靠不可靠?我就跟她说,这个观点不是我的观点,这是文贵先生的观点,我是个喇叭放出来而已,不用相信我,就这个样子。后面的问题是什么?我忘记了。
 
三百年的飞飞:我是说你后面经过了“路大脑袋”什么这种起起伏伏,你有没有就是当中有动摇过?有怀疑过这种事情发生?
 
潜水艇:就是那个“路大脑袋”叛变的时候,我们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有点不敢相信,但是到后来文贵先生出来澄清的时候,我们也有一点懵了,那个时候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我在想。然后后来文贵先生澄清的时候,对我来讲那肯定是相信文贵先生的,包括那个穆桂英、钢铁侠你还记得吗?
 
三百年的飞飞:对对对,他讲得神神叨叨的。
 
潜水艇:那时候我也挺,他每一期我都听的。到后来文贵先生说要跟这个家伙切割,我就想这家伙肯定有问题。但是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问题呀,但是文贵先生这样说,我就想这家伙肯定是有问题的。后来我就听人家说九层妖塔,九层妖塔,当时隐藏得比较深,以我的这个水平我是识别不出来的,但是我相信文贵先生这样说肯定是有他的道理,后来也就不再听这个节目了。
 
00:28:33飞飞提问:你身边有很多战友,他们对于文贵先生也是一直非常相信的吗?
三百年的飞飞:我因为想问他,他身边其实有很多战友,其实他身边有很多战友。那这些人你们这个一路走来,你们会互相考虑一下吗?你们……他也是一如既往的就是,我知道有一个人,本身也是要逃出来,后来没有,就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没有逃出来。那么这些人是不是也就是跟你一直也是一样的这种想法?对于文贵先生一直是非常相信的?
 
潜水艇:我感觉是墙内的战友对文贵先生肯定是坚信不疑的,墙内的战友,有些人他肯定,到目前为止没出来,主要的原因是他可能还在纠结。比如说,他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因为大人要出来的话,要么就是一个旅行签证,要么就是一个免签签证,那他怎么能长时间地待下去?另外一方面他可能是想到了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之类的,就像要租房子之类的,他可能心里有点怂。我想主要是这两个原因居多。
 
他还有点侥幸心理吧,他觉得他那个地方还没有严重到那个程度。因为其实我们也有这方面的侥幸心理,一开始的时候,也基于这方面的考虑,所以我们想出来,但是我们迟迟没有动身。我们那么小的地方,就在我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我看到有两个人直接跳楼的,另外两个人疯了,疯疯癫癫地跑到大街上。
 
还有像我们身边认识的人被半夜三更12点拉到方舱去,路上七八个小时,大巴车上不让上厕所,然后到了一个目的地,联系好的目的地,那个地方不让他们去住了,再去另外一个地方。几个小时联系另外一个地方,又不让他们去住,他们打电话说他们要回来,我们当地防御部门说:“你们回不来了,因为你们出了我们这个地方就回不来了。”
 
那么让他们帮忙解决住宿那个隔离的酒店,让他们解决这个,“那也不归我们管,你们自己想办法。”到后来放在路边,实在没有办法,十几个小时啊,给他们找了一个桥洞样的地方,让他们在那边解决大小便,大人小孩、男的女的都在一起,随地就这样解决了。
 
另外一个像他们那些被拉去方舱的,方舱的那个条件实在是太恶劣了。几千个人,两千个人个人用一个厕所,臭气熏天的,没有水,晚上不关灯,那个灯照得很亮很亮的像白天一样,14天不让睡觉,就在那种地方臭气熏天,我想像那种地方,我肯定会疯掉。
 
就是封城我们所见所闻所经历的让我们下定决心。我跟我老婆讲,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哪天解封,就走。她也同意,她也怕她也天天担心哪天被拉去隔离,主要是封城推了我们最后一吧。
 
00:31:55火来提问:你们作为墙内一家普通的老百姓,为什么你们对共产党的本质或者共产党干的这些事看得如此的清楚?
火来:好的。那么我们其实听这个潜水艇一家的介绍,其实我这个感觉是说潜水艇背后还有他的家人并没有受到什么中共真正实质性的迫害,也没有就是共产党的铁锤,并没有实实在在地砸在你们身上。你们只是墙内一家普通的老百姓,那么为什么你们,特别是潜水艇战友为什么你对共产党的本质或者共产党干的这些事看得如此的清楚?
 
你非常清醒,你非常明白的知道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而你周围的这些,你的朋友也好,你的其他的这些一家人同事也好,他们其实接触到的这些信息跟你差不多,他们也看到了方舱医院,他们也看到了有人跳楼,有人疯疯癫癫地跑到路上去,他们也知道封城非常恐怖。但是为什么他们就看不清楚共产党或者看不清楚形势呢?你能不能从你的角度给大家分析一下?
 
潜水艇:好的,谢谢!就是我在墙内也是属于非常底层的草根,跟大部分人一样,其实我的认知是很有限的,如果我不接触爆料革命、不接触文贵先生的话,我的认知肯定是和他们一样的。大部分的人都觉得封城是因为病毒,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封城是中共有意为之的,是为了掩盖粮食危机、维稳,是为了让老百姓把他们逼到那个只对食物有需求、最基本的这种需求。
 
所以他们变得更听话,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就觉得好像这只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所以他们的认知是停留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们相对而言比较麻木,很配合。但是像我主要是听爆料革命文贵先生那个(直播)嘛,然后认知比他们要更多一点,所以我们能有那个想法,不然的话,我觉得我可能跟他们是一个样子,可能还在小镇上岁月静好吧。
 
00:34:24飞飞提问:你身边有没有对封城有反抗的这种情况?
三百年的飞飞:没错,就是在上海,很多人其实还就是觉得它是病毒,还很多人说不光是病毒,上海的政治内斗就当时李强和习近平、和上海帮这种内斗,有很多人都这么觉得。那上海有反抗,但是不是特别激烈。我就想知道你身边有没有看到有对封城有反抗的这种情况?还是说完全没有,大家都在那边等着,等着解封?
 
潜水艇:我们小区事实上,就是按照中共的清零政策,你只要发现有一个人,他们会把整个小区几百号人拉走。我们小区封闭的第一天,据说我们小区某一幢楼有一个阳性,然后中共来了大巴车,要把边上前后左右四幢楼大概一百多个人要全部拉走,结果~~
 
(对三明治)不止一百多个?
 
三明治:对呀,前后左右四幢呢。
 
航母:四幢,不止一百多个。
 
潜水艇:那不止一百多个。就是要把整个四幢楼的人全部拉走,结果那些人就不干。因为他们有些人是绿码,他们觉得红码才要拉走,绿码不应该拉走,他们就不干,他们就都不肯下楼。
 
结果大白也没有办法,结果后来还是说把那些红码的全部拉走,不是红码的全部留在家里。也有这样的反抗,而且取得了效果。
 
00:36:05 潜水艇和三明治战友述说他们在国内封城期间的极度恐惧和曾经的侥幸心理。
三百年的飞飞:其实中共国也不是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可以,就是说如果你要反抗一下,就是抗一抗总比不抗好,出不来至少可以呆在家里。火来请。
 
潜水艇:的确是这样子的。
 
火来:谢谢潜水艇战友的分享。就是说,其实在墙内生存的话,就是象你刚才举的这个例子,如果老百姓真的是有一点点反抗,有一点点抗拒的话,其实共产党也没有办法说是真的就是下狠手把所有人全部带走,他们也是有所忌惮的。
 
那么,刚才也谈了一些你们当时在国内生存的这种状况,特别是病毒、疫情,然后当地政府要封城的这种状态。
 
我也想特别了解一下,就是当时你们生活的,特别是在开始要封城的这种条件下,当时你们在墙内生活是以什么样的一种心态?或者说,你们每天生活在这种威胁当中,内心的这种想法到底是什么样的?就是每天是非常非常恐惧?还是说每天心存侥幸?心态到底是怎么样?
 
潜水艇:火来,您指的是我们封城之前?
 
三明治:封城期间。
 
潜水艇:还是封城期间?
 
火来:封城期间,封城期间。
 
潜水艇:反正我是很恐怖,我是每天都很恐怖的了。我晚上都睡不好觉,因为我怕被拉去隔离,我天天怕这个,所以我是很恐怖的。
 
(对三明治)你怕吗?
 
三明治:我肯定怕。如果我封城不怕,我就不会跟着你出来了。因为对我来讲,其实真的是封城才促使我决定要出来的。因为我就觉得每天都,如果不听文贵先生的这些节目,可能我们也是退而求其次地。
 
比如说,刚开始说封城,那就封吧,不封小区就好。但是封了小区之后,就一直在想,小区也封了,那么只要不把我拉走隔离就好。就是这种心态都在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退而求其次地在退。
 
但是,其实对我来讲,我的心态变化就是在封城期间听到小区里面有一个阳性,然后说要前后左右四幢要拉走,那会我是挺害怕的。因为我觉得在那种地方去隔离,因为隔离就象开盲盒,开个酒店其实还好。
 
但是就象我同事,他们有些视频发出来,他们孩子拉去隔离的时候,都是在一个工棚里面。我觉得如果说我在那种地方去隔离14天,我觉得我这个人会崩溃掉。
 
所以,可能我们一家比较怕死吧?就是也不想去那种地方隔离,就一直在担心会被拉走什么的,所以封城对我来讲触动是比较大的。
 
潜水艇:我稍微补充一下。就是我们除了怕被拉去方舱,另外一个我们也怕,我们被拉出去以后会被挨针。因为我们为了这个事情,一开始的时候为了躲疫苗,到后来是怕这个。
 
我儿子休学都两年多了,然后我跟她也不知道吵了多少次,为了她去上班不上班这个事情,不知道吵了多少次。我自己也是在家两年多。
 
所以我在想,如果我们被这样强行拖走挨一下的话,那我们相当于这两年受的那些别人的那种冷言冷语,包括我家里人的那种不理解之类的,我就相当于白受了。所以这也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00:40:10 潜水艇战友一家人分享在逃离中共国的过程中是如何向家人、亲戚朋友解释这件事的。
火来:其实就是这个,刚才三明治战友分享得非常非常好。
 
就是墙内很多的同胞,他们总是有着退而求其次的心态,就是我现在还能活着、我还能有口饭吃,我还有个房子住,我就可以这样忍受下去。哪怕封城政策也好,或者是其他任何政策也好,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压缩你的生存空间。
 
但是只要我活着,我还有口饭吃,我就能忍下去,我就可以退而求其次。总有一个其次的选项摆在那里,你就去选择,结果最后就是温水煮青蛙的状态。最后让你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你已经没有能力反抗。
 
而潜水艇战友一家就是没有这种退而求其次的心态,封城成了压倒他们的内心这种退而求其次心态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们不要再退而求其次,他们要开始有所行动、有所反抗。至少他们就是想到了我们要逃离这个地方,我们要到国外去,我们要一个更广阔、更宽松的一个生存空间。他们行动了,放弃掉了退而求其次的这种心态。
 
特别是我想今天让潜水艇战友一家上节目,就是让墙内的战友,或者墙内的同胞你们要看到,潜水艇战友他们一家付诸于行动,放弃掉退而求其次的心态,他们走到了现在。
 
他们现在来到了美国,在美国生活,而且一家人可以在这里团聚。也没有封城的这种危险,也没有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其实他们现在的生活,我想比墙内的心态要轻松得多。好的,那么飞飞,你接着问问,你想跟潜水艇家交流。
 
三百年的飞飞:我以为你要接下去问。我其实刚刚有想到就是自己身边的一些家人,我想问一下说,就是当时跑的时候,你们家不是独立在这种社会当中的,你有朋友,你肯定有父母,对吧?有朋友,家里有亲戚。
 
就是你们跑出来的时候有没有跟他们打招呼?然后当时他们是一些什么反应?然后现在跑到美国来以后,你们现在什么都安定下来以后,家里人现在又是一些怎么样的看法?我想听听。
 
潜水艇:你说吗?
 
三明治:你说吧。
 
潜水艇:那我说吧。其实我们出来的时候,我们跟我们所有的朋友都没有打招呼,都没有跟他们打招呼。
 
三百年的飞飞:爸妈呢?也没有问?也没有说?
 
潜水艇:我们的朋友都没有说,我爸妈是跟他们说了的,我们要送小孩子出来留学。是这样跟他们讲的。
 
当时考虑为什么要不跟那些朋友打声招呼呢?是因为我们那时候考虑是:我们肯定有很大的概率会被拦回来。因为那时候中共讲非紧急不出境吗?
 
然后我在网上查这个信息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从大陆飞到国外去的时候,很多人都被拦下来的,特别是拿着旅游签证,这个概率是很高很高的。所以我们在想,我们也有很大可能被拦下来。如果我们被拦下来,又回来了,那么就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如果我们到了美国之后,能顺利到美国,我们再跟那些朋友讲:我们已经来到美国了,是这个样子打算。到目前为止,我父母都觉得我们是送孩子出来留学的。
 
三百年的飞飞:那有没有跟朋友讲, 说你们已经安顿下来了?
 
三明治:其实我们身边的人,包括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们这次出来,到底为什么出来,他们也会问:你们不是要送孩子到日本吗?怎么跑去美国干什么?
 
那我们只能跟他们讲,因为日本的签证只有三个月能呆,那我们出来得早嘛,怕到时候,其实都是借口,怕到时候说封城了出不来了什么的那种。
 
他们都不知道我们出来干什么的。因为他们很难理解,跟他们去说这些,他们都觉得我们脑子有问题。
 
潜水艇:跟他们讲让他们不要那什么(打疫苗),他们就偏(打)。不要让他们第二(针),他们就偏第二(针)。所以,这个事情上沟通也很困难。所以我们索性就不跟他们讲。
 
三百年的飞飞:那小朋友呢?小朋友有没有?你肯定有同学、有朋友,你有没有跟你的同学、朋友去交流过这件事情?
 
航母:我没有的。我都出来之后,一开始我们因为从澳门跑出来的。所以我到澳门的时候就问我,“你怎么突然之间疫情之下跑到澳门去了”?然后我跟他说,“我就是来玩的”。然后他问我呆多久?我跟他原定计划,就说玩几天就回去。然后他们后面就没问。
 
直到我入境美国之后发了个朋友圈,他们基本上都跑来问我说,“怎么跑美国去了”?我跟他们说,“我们跑来玩的,我看看美国这么发达的国家,是吧”?然后他们后来也就没多问了,我就这么蒙过去了,把他们。
 
三百年的飞飞:问题是你现在又不回去,同学不会问吗?而且你有两年没有上学,同学不会问吗?你爸爸不让你上学吗?你不用高考吗?他们什么心态?有没有太羡慕你也不用上学?
 
航母:这个我不知道,可能就觉得我爸是个神经病,觉得我这个人有点奇怪,可能。
 
潜水艇:其实他有两个同学,一直从小学开始一直是同班的,有两个同学。
 
航母:我有一个是幼儿园开始就同班的。
 
潜水艇:有一个是幼儿园开始的。所以我们这三家人家相对玩得比较好的。
 
后来我去给他办休学的时候,他们每次都说。他说,“好端端的一个人,你儿子好端端的,你干嘛让他一天到晚在家里?学也不上?你儿子不是被你废掉了吗”?
 
所以他们觉得我脑子有问题。他们真的觉得我脑子有问题,不是假的。
 
00:47:06 飞飞和潜水艇战友分享出来参加爆料革命露脸直播的想法和中共对他们的态度。
火来:好的。我想潜水艇战友出来直播,然后露脸让大家都看到。每一个战友都能感觉到潜水艇战友是一个脑子非常清楚、非常聪明,然后做事情非常果决的,绝对不是什么脑子有问题的人。
 
就是我还想问一个问题,就是说你现在出来了以后,渐渐地开始露脸、然后参加直播,然后做各种各样的节目。
 
那么,可能有一些战友,甚至有一些战友在墙外已经呆了很多年了,他们还是不敢,还是心中有各种各样的顾虑,不敢出来露脸。
 
而你当时是如何,就是说战胜这种心态,我一出来,屁股还没坐热,我就可以,我就敢出来露脸直播了。你把你自己的心态的变化过程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三百年的飞飞:这是火来想问的,他屁股坐得很热了都不敢出来直播。
 
潜水艇:火来这个问题,刚才说有几句话,我想先放在前面说,我怕忘记。
 
我真的又忘记了一句话,就是我想呼吁,跟墙内的战友说,如果他们能看到这个节目的话,我希望他们能放下心中的顾虑,能出来尽量早点出来。
 
其实他们不用担心太多,你只要跟联盟说一下,什么事情联盟都给你安排得好好地,你真的不用顾虑太多。这是我想说的。
 
就是为什么我跑到这里我敢直播?首先一点,我觉得,大部分的人不敢露脸,主要是怕家人在国内会受到怎么样、怎么样的迫害。我觉得中共还没有牛逼到这种程度。
 
首先一点,我父母在墙内,他们只是很底层的(老百姓)。
 
第二个,我父母他们说话,他们也不知道我到底来美国是出于什么目的。你就算中共想杀我父母去了解他们的情况,我父母可能问上去也是一问三不知。我就真的不信中共能当场把他们给抓去了。我绝对不相信。
 
如果他们能干这样的事情,我估计国内的老百姓全部都已经反了。这样的话,反倒我们能早点去盘古喝茶了。
 
三百年的飞飞:其实我不是跟你讲中共不敢把他们抓去,我只是觉得,因为你在墙外,你出来讲话了,然后你有这个影响力了,他们反而不敢把你的父母怎么样。
 
如果你们全家都在墙内,其实被抓的大部分都是墙内的战友。他们全家都在墙内,他们就悄无声息地就把你们全抓了。
 
但是但凡,就跟以前国民党跟中共搞的时候一样的。你有海外关系的,他还真不敢把你家人怎么样。他要搞统战、要搞这种所谓的“国家形象”。他今天敢抓了你老爹,你明天你就把直播里面就喊,“他把我老爹给抓去了”。
 
他抓了你老爹没有任何意义,他不能把你老爹怎么样。但是,他会把他的自己的国家形象给搞得非常非常地差,他们已经够差了。
 
我觉得他们可能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们可能还是有一些要考量和评估的。但是如果你全家都在国内,他就是悄无声息地给你全弄了。这是我自己认为的。
 
我特别想,就是还想问一下,就是说各位是怎么,你在墙内有没有去跟其他的人去传播过郭先生的事情?
 
因为你的消息是你的朋友传给你的,你有没有再去传给别人?当你传给别人的时候,我相信你肯定有,当你传给别人的时候,别人都是一些什么反馈?一些什么想法?你干嘛笑?
 
00:51:13 潜水艇战友回忆当他给身边的人传播爆料革命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和自己做义工的经历。
潜水艇:我觉得这是比较悲伤的故事。因为事实上我们一开始的时候,肯定都尽量去跟他们讲这些事情,但是,真正相信你的人很少。
 
所以到后来,我就成了一个感觉是好像一天到晚给人家讲一些什么段子之类的人了。
 
特别是,我举个例子,你跟他讲王岐山怎么怎么邪恶,他们的家族怎么怎么盗国,人家听不进去的。人家就好像一笑了之。
 
你跟人家讲王岐山跟范冰冰的时候,他就跟你说:“你再讲多一点,你讲多一点”。所以就成了这种情况。
 
然后,另外一个事情主要是因为,我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自己也不对。就是川普选举的时候,我去跟人家、跟很多人打赌,结果我输了。我说川普肯定赢,结果我输了。
 
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他们可能对我后面讲疫情,你们应该这样那样去备点粮之类的、买点药之类的,可能对我后面说的那些话,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他们对我的话觉得打点折扣。
 
所以这是我觉得自己,我干了一件不恰当的事情。
 
但是到目前为止,墙内疫苗的副作用开始出来了。就像我身边,有同学这两天他就跟我说,他说他心脏很不舒服,晚上睡觉都不能躺下睡。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问我,是因为我以前跟他说过这种事情,就是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然后他可能心里有数了。所以他一旦不舒服以后,他就开始来问我这个事情。
 
然后我另外一个同学,他家里有人腿麻了, 突然之间腿麻了不能走路。然后他也第一时间就想到我了,问我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可能就是因为我以前跟他们讲过这种东西,可能会产生什么血栓类、什么之类的毛病,所以他们可能会联想到这个,他们来问我。
 
我觉得可能多多少少会对他们有点影响吧?他们可能不表态,或者不一定完全信,但是真正等到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会联想到我以前说的那些话。
 
三百年的飞飞:你有没有跟他们讲过关于郭先生的事?他这个王岐山和范冰冰非常成功,有没有他百亿富豪,然后耍宝的事情?有没有跟他们介绍过?有没有人有兴趣?
 
潜水艇:其实在墙内的战友,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象我一样地尽力地传播爆料革命的这些信息。
 
比如说一开始的时候,像我传播那些视频的时候就比较困难,因为那些视频都很大,第一个。第二个,你通过微信传,或什么之类的就不是很方便。
 
那时候我就考虑到传文字,所以我后来我自己尝试着发了几段,把它做成文字版,做得非常累。所以我就问咱们澳喜的,我说有没有专门做文字版的团队?特别是早期年的,2018年、2017年的?
 
然后他们没有,我后来就在GNews上看到扬帆有做文字版的,我后来就去跟扬帆联系。
 
我其实一开始的初衷是想问问他们有没有人做早期的那些,后来听写组的文敏战友跟我说,早期的他们暂时没有安排,他们现在就做当下最新的。
 
她说“我们缺人,要么你来了好吗”?所以我就加了她们的听写组。但是做成文字版以后传播比视频的方便多了,因为文字版传播的时候,你在上面多一些涂鸦之类的发出去,相对而言就安全。
 
火来:好的。潜水艇战友,其实你们在墙内的时候已经就开始参与,或者是到农场去做一些义工,就是传播爆料革命的真相。
 
那么现在你到了墙外以后,基本上估计上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义工或者是农场的各种各样的活动当中吧?特别是现在还出来露脸直播,带上一家人。
 
那么除了露脸直播带一家人,还有你现在还全身心地投入到爆料革命的话,你觉得你现在生活的状态或者心态就是有一些哪些变化?
 
00:56:09: 潜水艇战友分享来到美国后的自由的感觉和G系列投资的问题。
潜水艇:其实我在墙内的时候,我觉得我自己是有点废的,真的我觉得自己是有点废的。
 
到了墙外以后,我觉得参加了几期的直播节目,我忽然发现,其实我自己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一下子你的生活中,一下子就多了一个重心也好,多了一个方向也好。
 
更何况,如果你参加了这个节目,你还有别的战友跟你一起,就相当于你有一个小小的队伍,就很有一种参与感、一种归属感。
 
另外一个,在这里没有防火墙,网络也非常快,很顺。你就觉得很爽。
 
你看做任何事情,没有那种你在墙内用VPN,老是断断续续。有的时候你下一点东西,可能在这里十几分钟下完了,你在国内有的时候下两小时、三小时,你就觉得非常地、非常地,怎么说呢?
 
航母:不爽。
 
潜水艇:就这种感觉,就感觉,我觉得挺顺的。
 
三百年的飞飞:自由的感觉。
 
潜水艇:这个感觉就不说了。我现在墙内的同学经常在发,他们去吃个饭,先要去做个核酸。他们去食堂吃个饭,先去做核酸,才能去食堂吃个饭,每天这样。
 
今天早上那个朋友还跟我说,“无语”,他说。那我们这里太爽了,自由自在的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三明治:不需要去关注自己的保质期是48小时还是72小时。
 
三百年的飞飞:没有保质期的自由。
 
三明治:对。
 
潜水艇:国内24小时做核酸,24小时做一次核酸。
 
三明治:48现在,现在48小时。
 
潜水艇:48小时做一次核酸。
 
三百年的飞飞:所以你们到目前为止,对自己的决定还是挺满意的。
 
我想再问一下,你们有没有参加G系列的投资?你刚刚有提到有一个你认识的人投了VOG,你们有没有参加G系列的投资?而且VOG到现在为止,还是出了一些问题,你们对VOG出问题有什么看法吗?
 
潜水艇:VOG的话我想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九指妖她叛变,对吧?主要是这个原因。所以她泄露了很多。
 
应该来讲,她应该是属于见钱眼开了吧?我觉得她应该是属于,她想贪这笔钱吧?所以她跟中共合作。她想害那些战友们之后,然后她想贪这笔钱,毕竟这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我想主要是这个原因,但是我没有投VOG,我们投那个。
 
三明治:G系列。
 
潜水艇:我投资相对比较晚一点,我有追加项目。我有喜币,喜币这是最重要的,我有喜币。
 
三百年的飞飞:你刚刚要去参加这些投资的时候,你太太反对吗?三明治,你反对吗?“你听听就算了,怎么还花钱呢”?
 
三明治:其实又要花钱,所以我就特别关心文贵先生的直播。
 
三百年的飞飞:这钱花出去以后更关心了。
 
三明治:他把我们钱花哪去了?对于郭先生说的每一句话,他都非常非常地相信,这点我是无语至极的,可能,我觉得他的选择应该是对的,当时我的心态是觉得这个人听文贵先生的直播听得有点走火入魔,然后……(注:问潜水艇):“你那会儿投资什么?”我不知道他那会儿投资的是什么。
 
潜水艇:借贷,借贷。
 
三明治:那会儿,他那个手机银行好像不行,然后他揣着那个卡,把我们他有卡的当地银行,每个银行都去跑个遍,跑到柜台上去,我觉得他那会儿……
 
潜水艇:去充值这个喜dollar。
 
三明治:我不知道他那会儿去干了什么,反正他回来跟我讲他为了要去充那个东西,他把每个银行都去跑了一遍。把我吓一跳,我说:“那人家要是等着你们这些人上门,你傻不傻?” 每个银行都去跑了一遍,把我给吓死了。这也是我出来的一个原因,我怕哪天我回家,我老公都不见了。
 
三百年的飞飞:(注:大笑)共产党的威胁加病毒威胁,我说共产党的威胁加病毒威胁,你老公是帮你做了一个破釜沉舟的打算,我看出来了。
 
三明治:他每个银行都去跑一遍,那要是人家等着你们去那个什么,他不是自投罗网了?他胆大到这个程度,我都给他吓死了。
 
三百年的飞飞:那你现在呢?现在你出来以后现在什么感觉?你觉得这个他当时给你做的这个破釜沉舟这个行为是对的呢?还是有点过分?
 
三明治:我们家我觉得我还算相对比较支持他所做的这些决定吧,因为我们刚开始的争执,其实就是孩子不让上学,然后他不让我上班的时候,但是对于后面的投资,我没有过多地干涉。
 
潜水艇:我觉得她最明智的事情就是一开始她虽然听得也很少,但是她最明智的就是她没有阻止我去汇钱,因为这个汇钱得她帮忙,我汇不了这个钱,得她帮忙汇。
 
火来:其实这个潜水艇战友,大家听出来了他的这个经历,他一步一步就是永远是在执行,永远是在行动,他没有说“我就躺平,我什么都不干”。他尝试了很多事情,尝试去翻墙,然后尝试从墙内去下载或传播爆料革命信息,尝试在墙内往境外汇钱,参加这个G系列投资,一切的一切他都在不断地在尝试、在执行、在行动。
 
那么我想他的这些亲身的经历,这种行动力才最终把他这个,就是让他们一家人来到了美国,然后在这里然后可以享受这样一个自由的生活。就是我们知道潜水艇战友出来了以后,来到美国以后,现在还是住在战友家里。那么请潜水艇战友给大家分享你现在的一个生活状态,你住在战友家里的这样一个状况。
 
01:03:28潜水艇分享现在的生活状态和住在战友家里的状况
潜水艇:嗯,好的。一开始我们来到时候是想自己租房子的,所以那个盘古的科得力(注:同音字)战友,我们一开始花了很多时间讨论这个房子,是住在华人区还是那个白人区这个样子,然后住这个房子、住那个房子,结果后来发现很难租房子。
 
然后后来那个科得力战友帮我们联系了另一个战友,他有一个房子,但是我们去看了以后我们发现去那里打了(车)一个多小时,打了一个多小时去,那地方它好像类似一个山区农场一样的地方,本来那位战友安排了一个人等那边我们,但是我们到了以后,结果找不到那个人,然后在那里没有信号,我也联系不上那位战友。然后那个Uber车司机他又不愿意等,他要回来,所以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坐那个Uber又回来,回来跟那个战友解释我们到那边找不到人。”
 
但是那个去了以后,我们在此之前尝试租了多次房子但是我们租不了,好不容易联系一个住的地方,然后发现又是没有信号啥的,很不方便。因为我们在墙内,就是还带着墙内的那种观点,来了之后发现这个落差非常非常大。所以那时候有点丧气,就有点低落的,那天早上我老婆情绪有点失控了。
 
结果还好,科得力战友晚上又紧急联系了那个战友的家,然后他跟我说:“有位战友愿意接纳你们。”那我们一下子到了晚上就很开心了。然后那天战友还特地来接我们了,其实我们不好意思,那战友就是那个迦勒(注:同音字)他老爸特地还来接我们带到那个住的地方。关键是他们还把房间,他们自己睡的那个主卧腾出来给我们,那我们就非常感动。
 
因为我们三个人,我们还需要两个房间,我们还把他儿子的那个房间给占了。其实他们是让出了主卧,又让出了他儿子的房间给我们住,我们觉得是不好意思,但我脸皮又厚,又感觉好像……
 
其实说来也挺奇怪的,我本来感觉不好意思,我这人其实我有点害羞的,我不是很外向的那种,一般不大愿意跟陌生人打交道,但是好像因为是战友这层关系,感觉好像也没有特别那么尴尬,没有那种隔阂吧。反正到了这里以后,也就这样安顿下来了,也没有觉得什么不方便。
 
那另外一点,刚好他儿子、战友儿子家的,他刚好到盘古有一档那个《白话新闻》的主持人,他刚好是这个主持人,迦勒,他又邀请我上那个。所以我们现在也感觉一起有点事情做做,感觉也挺开心的。所以在这里,我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我觉得还蛮开心的,我们一起聊聊爆料革命,聊聊文贵先生每次直播那个事情,我觉得也挺开心的。
 
三百年的飞飞:迦勒是爆二代?我还第一次知道,我以为迦勒自己是战友,原来迦勒是爆二代。
 
三明治:迦勒说他应该是爆一代,就因为他爸爸,所以他就被降级成了爆二代。
 
01:07:23飞飞提问:你们现在住的家里和谐吗?
三百年的飞飞:原来如此。我也很好奇啊,你们是5月头上就来的,到现在住在迦勒家差不多要两个月了,你们现在的相处还和谐吗?就是因为,我们都有(经历),就是我刚刚来美国的时候也是住在朋友家里面,住了一个月。然后就是,因为中国人刚刚出来的时候,在人家家里还是有些不习惯,包括……我就自己,我是住在人家家里边特别得当心,特别得小心,尽量能做的家务我们都做了。我不知道你们现在这个家里的相处的环境怎么样?和谐吗?而且你要想,你现在迦勒的爸爸、迦勒,然后再加你们仨,你们都天天张嘴要吃饭,现在谁做饭呀?这个事我也很好奇。
 
三明治:做饭,做饭现在基本上就是我跟迦勒妈妈做,然后因为他们的口味偏北方,我们是南方,所以现在做饭就是相当于南北结合了。我觉得我们相处得还是很融洽的,就像我老公说的,他可以跟他们谈谈爆料革命的事情呀,文贵先生直播完了之后有个话题聊呀,跟(他们)之间还是有很多话题可以聊。对,你觉得呢?
 
航母:我觉得很舒服现在。
 
三百年的飞飞:看出来你挺舒服。
 
三明治:对,其实我们刚来的时候也怕会有点不适应或者说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什么的,但是住久了,我觉得他们一家很热情,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火来:好的。那么当时潜水艇一家出国,那么郭先生其实在直播里也说过很多次,鼓励战友们如果你有条件、有能力在国外生存的话,那么尽快出来。但如果你没有条件、没有能力在国外生存,那就待在国内,然后尽量地多接触爆料革命信息,保持信息畅通,然后生存下去。
 
因为联盟也好、农场也好,不可能把所有的墙内的战友们全部接出来,全部就下来全部安顿下来,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还是想在这里强调一下,有能力、有条件的战友,你们尽快出来,然后农场和联盟会给你们提供一定的帮助;如果没有这个条件、没有这个能力,就在国内待着,然后生存下去,就是等着这个共产党垮台、灭掉的那一天。
 
01:10:16火来提问:你们对今年的庆典有什么看法?
火来:好的,下面我还想跟这个战友一家人分享一下,就是说其实十几天前吧,两周之前,我们刚刚举行了新中国联邦两周年的庆典,我相信你们也看了这个庆典的直播。那么,你们对今年的这个庆典有什么看法?
 
潜水艇:我看了郭先生采访Connie女士的那段对话,那段话我反反复复听了好几遍,我真的还是蛮感动的。后来,主要是因为我觉得,日本差一点就宣布推出喜币了。因为我记得七哥以前说过一句话:“喜币但凡有一个主权国家承认,它就一飞冲天了,真的to the moon了。” 我就在想,哇,那看来这个喜币一飞冲天的时间不远了。
 
那后来,第二天分享那个……文贵先生拥抱了那个QMAY嘛,QMAY那个时候是一会儿阴性、一会儿阳性,但是七哥还是不顾危险去拥抱了那个QMAY,其实我感触还是蛮深的。我觉得七哥这样一个身份一个人这样去拥抱这个Q MAY这个,我真的感触挺深的。
 
然后后来七哥分析说罗斯柴尔德家族也有家人在那边,我就很激动啊,我真的觉得这个喜币一飞冲天,这个时间不远了。因为罗斯柴尔德据说是美联储的最大股东嘛,据说是这个,网上的那个消息是这样说的。那我在想一开始,美国因为到目前为止做不了KYC什么之类的,可能是因为咱们喜联储跟这个美联储,一个是那个数字货币,一个是那个传统的,可能稍微有一点那个……可能他们也不想他们自己的那碗饭被人分掉一半,对吧?可能是有这个利益冲突的。
 
但是现在罗斯柴尔德家族出现在会场,那就说明美联储跟喜联储可能大家OK,好好合作吧,对吧?可能就是这个了。我觉得那他们能这样合作,那相当于什么事情肯定是小问题了,灭中共只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可能无非就是什么时间让你完吧。然后喜币一飞冲天也就是无非定个什么时间嘛,7月1号、8月1号,还是9月1号,无非是定个时间,仅此而已了。所以我很兴奋,我超兴奋的,明年我也想去。
 
三百年的飞飞:你这个说得好,大家都想去,然后你今天这个说出来就有机会了。然后就是刚刚你讲到这个Connie女士什么的,其实我这两天就是也有一件事情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下。
 
就是我们看到最近这个什么《Mother Jones》的报纸,老是在就是说郭先生好像想要把我们这个爆料革命跟1月6号的那个美国的这种就是国内政治事件要挂在一起。
 
因为1月6号现在这个当时的国会山的事件其实闹得沸沸扬扬,但是我仔细看了它其中的这种报道,你就可以看到说就是他讲了很多的都是郭先生要给钱,郭先生要给钱,给这个钱,给那个钱,给这个钱,而且是说不是从基金出,都是我自己出。然后什么总而言之,就是郭先生有提到说,他说你不要看这些老外怎么样怎么样,他说我们重要的是说我们跟他们交往其实就是凭的是实力,是财力。
 
也就是说我们不去看这个1月6号他们到底要怎么样跟我们挂钩,他们自己去提证据,但是郭先生为这个事情付出的金钱和财力那是实打实的就砸出去了。
 
那么也就看到这些外国友人为什么跟我们关系那么好,我觉得这不光光是看郭先生长得帅,我觉得这个实力是不容小觑的。所以我们觉得你相信他应该是相信的对的,我感觉我相信他应该也是相信得对的,所以……
 
火来:飞飞这个不是说应该相信得对,这个就是我们我想99.99%的战友都是普通的草根战友,我们在过去的生活当中是接触不到这个层面的。那么即便到现在,我们紧紧地跟随郭先生,紧紧地跟随爆料革命,即便到现在我们对爆料革命、对新中国联邦真实的实力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也没有一个说非常全面非常深入地了解。背后的这个到底是有多么庞大的一个实力摆在这?我至少我是真的是看不清楚,现在只能是,唯一能做的就是我们坚定地相信,坚定地跟随郭先生。好的,飞飞你继续。
 
01:15:33飞飞提问:你准备卖掉一些喜币继续生活吗?
三百年的飞飞:嗯,没错。那这个刚刚这个其实你讲了很多次的这个喜币,我不知道你接下去就是在美国的这个生活是一个怎么样的打算?是准备卖掉一些币然后继续生活呢?还是有一些什么其他的这些打算?
 
潜水艇:这个币我肯定不会卖的,我要传给……
 
三百年的飞飞:你家的传家宝,OK。
 
潜水艇:我有我有,我出来之前我准备了一些积蓄,然后……
 
航母:半辈子的积蓄,不是一些积蓄。
 
潜水艇:对对,准备了半辈子的积蓄。然后我出来之前的一个礼拜,我卖掉了一个房子,就我跟那个中介讲,那个房子一个礼拜之内你能卖掉就卖掉,什么价格我都接受;但是如果你一个礼拜你处理不掉的话,这房子那我就不卖了。
 
那个房子本来是30万左右能卖掉的,也有人出到过29万,后来因为谈好了29万,后来他……那个房子它不是我们当地的,离我们当地有一个多小时的距离。谈好了29万,我开了一个多小时过去的时候,他跟我说要27万,我一气之下我就没有卖。
 
后来就一个礼拜,我跟中介讲你必须得给我卖掉,什么价格都能接受,所以他介绍一个人,27万我卖掉了。所以这个钱也是作为我一部分的生活费,我觉得我撑到中共完蛋没问题。就是这个积蓄我撑到中共完蛋……我还可以挣躺平币。
 
三百年的飞飞:两年,两年。
 
01:17:13郭先生特别交代长岛哥帮助潜水艇一家安家落户
 
三百年的飞飞:“这一家子太可爱了:大早上的让我心潮澎湃!永远要相信,好人比坏人多……聪明人比笨人多!”这个郭先生怎么又冒泡了呢?而不是去闭关去了吗?(注:笑)
 
潜水艇:是这个留言吗?
 
三百年的飞飞:对啊。
 
潜水艇:太激动了,真的太激动了!
 
火来:好的,我这里我也有这个重要的信息要这个跟特别是潜水艇战友一家人分享就是,就在刚才几秒钟之前,长岛哥给我WhatsApp的留言说,让潜水艇一家人节目之后一定要去联系一下长岛哥,然后看看哪些方面联盟能为潜水艇一家提供帮助,然后希望你们能尽快的安家落户。
 
然后长岛哥说让我一定要在节目里讲这个,然后他也要转达郭先生对你们的关心和关爱,就是郭先生亲自特别交代的。就是请(在)我们今天直播这个结束以后,你马上联系一下长岛哥,如果你们生活上有困难是需要帮助的,我相信他们都会有一个妥善的安排。
 
潜水艇:等一下能把长岛哥的 WhatsApp推给我吗?
 
三百年的飞飞:没有问题,没有问题,长岛哥的联系方式不是秘密。好的,我们越讲越开心啊,那就是说,就是你们很顺利地听到了郭先生,然后加入了农场。
 
01:19:00飞飞提问:你能不能给联盟提提意见怎么样能够让墙内的战友更方便地加入农场参加到爆料革命?
三百年的飞飞:那么现在这个联盟最近一段时间,长岛哥一直在开会说我们要让更多的战友要加入农场,之前农场有什么要求捐款啊,要求什么的才能加入农场。那么你们是从墙内出来的,然后也是从墙内加入农场的,那对我们来说,我们希望能够更多的帮到墙内的战友。你能不能给联盟提提意见说怎么样能够让墙内的战友更方便地加入农场参加到爆料革命?
 
潜水艇:好的,好的。我说一下我自己的那个经历,我不敢说提意见。就是战友,我不知道别的战友捐款那个渠道是什么样子的,像对我自己来讲的话,因为我不敢用自己的信用卡来直接捐嘛,所以我那时候也费了很大的劲,也尝试了很多方法。
 
后来我找到的办法是,我在网上搜那些就是他们类似于那种小型的地下钱庄,但是他们是很小的那种,然后我每次因为跟他们也网上找来的,也不认识,所以我每次捐的时候我都是只是先捐100这样。因为他们是帮你充值到一张虚拟的那个信用卡上面,所以我每次都捐100他们充到那张卡上,然后我再从那张卡上虚拟信用卡捐款给法治基金。
 
所以我每次都是捐100,我在想万一,因为他们也随时会被中共取缔嘛,在我那个捐款的过程中,他们事实上是换了两三家,他们有的时候就是捐一两次以后,两三次以后,这个人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所以我每次都是一百一百这样小额的这样捐。因为就怕如果那边出问题了,我损失也不大,主要从这方面来考虑的。
 
所以事实上,我不知道别人,别人他们可能好一点,对我来讲这个捐款相对而言就比较费力一点。
 
另外的加入农场还好,比较顺畅,因为我无非就是下一个discord。那现在每个农场在做那个节目的时候,都会把农场的discord打在上……discord的信息,你加入就可以。
 
你注册discord你需要一个外国号码的话,你某宝上买一个就好了,几块钱,这个很方便。如果这样说某宝上买不到的话,大家可以google voice也可以。
 
01:21:37飞飞提问:只听爆料革命和你参加到农场和你后面这些行动有什么差别吗?
三百年的飞飞:现在其实是真的要做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能够做成的。另外我想问一下,你觉得你如果只是听这个爆料革命和你参加到农场,有什么差别吗?你觉得参加到农场对你后面的这些所有的行动有差别吗?
 
潜水艇:那肯定有分别。首先一点,正因为我加入了农场,所以我才享受了一系列的G投资的福利。因为这个G系列的投资其实就是爆料革命的一个……文贵先生替我们,像我这样的穷战友,一次翻身的机会。你如果你不加入农场,你就你享受不到这个G系列的话,那我可能永远都是咸鱼一条了,没有那个翻身的机会了。所以加入农场那给我带来了直接的好处,对吧?农场协助、干嘛之类的,这个是直接的好处。
 
那第二个,我这次出行我也得到了联盟和农场的巨大的帮助,我跟安红姐说我要出来,安红姐马上就帮我联系了老班长、联盟委员会。那我和老班长讲了以后,老班长马上和我联系的盘古农场的美国小李,然后美国小李又马上安排了一个,专门安排了一个战友来跟进我这个事情。
 
这都是农场提供的帮助。如果我没有加入农场的话,那我肯定我享受不到这个帮助,那我肯定很怕,我肯定说不定还在墙内纠结。
 
三百年的飞飞:嗯,没错还是要加入农场。
 
潜水艇:对对对,真的。
 
火来:无论是墙内,特别是墙内的战友,如果你有打算要出来的或者是你没有条件没有能力出来的,一定都要加入农场,农场是一个,就是对你的一个保证或者一个保护,而且你可以这算是一个非常顺畅的能够接触到爆料革命体系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渠道,所以加入农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而且加入农场,刚才潜水艇战友分享,就是说只要你有心,只要你去这个行动,那么一定会找到相应的办法顺利地加入到农场去。希望这个,特别是墙内的同胞战友们有心要加入到爆料革命,就赶紧加入农场。
 
01:24:08 火来提问:如何看待中共国和外媒主流媒体打压抹黑爆料革命和郭先生?
火来:好,那么下面其实潜水艇战友一家人在国内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话,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的,就是说就墙内的在共产党这个宣传体制下,那肯定是对爆料革命或者是新中国联邦甚至郭先生的话,各种各样的打压和抹黑,他们这个完全是无所不用其极。那么当时你在墙内看到这些信息了以后,就是你对这些共产党的这些宣传手段或者对爆料革命、对郭先生这种造谣抹黑,你是什么样一个看法?
 
而且就是即便你现在到了墙外了以后,现在墙外的很多外国媒体、这些主流媒体也是对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就是这样一个抹黑,这个完全是打压的这样一个态度,你是如何看待这些现象的?
 
潜水艇:火来,其实说实话,在国内的媒体,在国内我好久不看国内的新闻了。我最多就是在那个《新闻头条》上,有的时候为了写GNEWS,找素材,稍微找点素材。其实国内的新闻我真的已经好多年不看。
 
然后到了国外,我也不看国外的一些新闻,一个英语水平也不好,英语也不好,所以国外的那些新闻我看的也很少。其实我根本就不关心他们说什么,我只相信我相信的,他们说什么我根本就不关心。
 
但是在墙内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中共它为了阻止那些战友投G系列,中共其实也是挺那个的,我觉得他们也是拼了老命在阻止战友们投资这个G系列。
 
像我们自己的话,因为我们后来做那个追加项目,因为它接收是那个公户嘛,那我像我们墙内如果我自己从私户打出去的话,他们就不让打,所以我就用那个公户,我自己的公司账户来打。
 
我打了以后,几个月之后,这个就被封掉了,这个公司账户就被直接被封掉了。他就跟你说,他是说你这个转款有问题,他也不跟你明讲,他们连讲都不敢明讲,他就跟你说有问题,他根本就不敢跟你讲这个是什么问题。
 
然后我有一次去那个银行,因为手机银行操作以后它不让我打,所以我就跑到柜台去打,去充值那个喜dollar。然后我什么单子什么之类都填好了,那个人都收到在电脑系统里都输了,输到最后一步,他跟我说,他说:“你这个收款账号有问题吗?”他说:“你这个钱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我说:“我叫我同学买点东西,他做代购的。”
 
因为那时候我从那个discord的上了解到,大家说要充值这个东西的最好用改名大法的,把收款方改成一个私人名字,他说这样比较容易,(我)就随便改了一个名字。我说:“我叫我同学买点东西。”他说:“你同学是干什么的?”我说:“我同学也没干什么,就是做点代购,买点啥之类的。” “奇怪了,这个账号在我们系统里怎么是黑户?” 他说:“这个账号在我们系统里怎么是黑名单了?你是不是那个账号你写错了?” 那我说:“那我回去再问一下我同学他给我的账号是不是错了。”
 
它就这样,就这样回来了。所以中共的(恐惧),那时候我想他们其实很怕,他们真的也在想方设法地想阻止战友们那个投资,但是他们又不敢跟你明说。
 
三百年的飞飞:对。火来,其实在国内别说说郭先生坏话了,就是“郭文贵”这三个字连提都不能提的,就是你在媒体上根本看不到这三个字,还坏话了,没有坏话,在国外才有坏话。《Mother jones》天天在那瞎BB,国内没有坏话。
 
那反过来说,现在其实也看到了,就是这个GNEWS、盖特现在的这种重要性,其实是很多战友的一个消息的一个来源,所以,当然郭先生这个大直播是更重要,现在这两天他不直播就有点尴尬。
 
01:28:35飞飞提问:对墙内战友有什么建议?
三百年的飞飞:我们因为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然后感觉好像我们已经聊到挺多的这个话题了。那么我想最后就是想要就是几位给墙内的战友有没有一些建议?就是说,给几种人群吧,就是没有参加我们爆料革命的人,然后有参加爆料革命的人,然后有能就是参加爆料革命、现在逃不出来的人或者甚至没有能力逃出来的这些人,我想就是几位能不能跟他们分享一下你们现在的一些想法?就是对他们有没有一些什么样的建议?
 
潜水艇:我说吧。
 
三明治:好,你说。
 
潜水艇:其实有想法、想出来的一些战友,我真的强烈想(建议)你出来。因为你听到爆料革命,你肯定知道墙内日后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惨况,可能真的,真的是我觉得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那种惨烈程度,我想想还挺恐怖的,能出来还是早点出来。
 
第二个,大家放下顾虑,大家跟农场,也有农场肯定能帮助大家,大家放下这个顾虑,这是一个。第二个就那墙内的战友,他肯定处于某些领域他暂时的可能不考虑出来的这些战友,我觉得还是尽量地多传播爆料革命的信息,让大家做好准备。
 
我知道,我明白现在特别像我自己,在传播的时候,事实上很多人他们是不信,我们是感觉到很沮丧。但是后来我听到文贵先生说的,就是咱们做咱们的事情,咱们传播,尽管传播,不要指望人家相信,咱们做自己那份就行了,其他的就别多想了。
 
所以这是我想跟这些战友说的。另外一些战友,我不知道该给什么建议,他们也不相信,我真不知道跟他们该怎么说。
 
三百年的飞飞:我也不知道。
 
潜水艇:只能跟他们说少去挨针(卡顿,大致意思)。
 
三百年的飞飞:火来,我有没有抢了你的话?
 
火来:我刚才我看这个三明治战友还有没有想分享的?现在请您说。潜水艇太太你刚才有什么你要想说的吗?
 
三明治:我?没有,因为我是新战友,所以我……
 
航母:我就是……
 
三明治:就是啥?
 
01:31:20火来提问:航空母舰作为“爆二代”如何看待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
火来:这样吧,那我问这个,今天是潜水艇战友一家人上这个节目,然后大家知道潜水艇的这个儿子叫航空母舰,这个比他老爸要牛得多。然后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现在已经是“爆二代”了,那么从这个“爆二代”的这个角度,你作为一个现在上学的一个年轻人吧,就是你是如何看待爆料革命?你是如何看待这个新中国联邦?
 
因为我想,从你小时候,上小学,上中学,这一路教育在这个墙内的话,基本上都是洗脑,都是让你要爱党爱国,然后“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对于这些东西,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觉得共产党是不是比你的爹妈还亲?这个我想听听你心里的一些感受。
 
航母:这个啊,这个其实我觉得我从一开始,甚至说我觉得上小学的时候我对共产党自始至终没什么好感,这是我实话实说了。
 
因为从以前我爸妈有时候,每年寒假暑假会带他出国玩玩嘛,因为一旦看到了国外的那种景象,我觉得人们一片和谐什么的,我觉得回国了之后就这种差别我觉得说不出来,但就感觉很明显,就是感觉哪里不一样。
 
然后就是,然后有一天我在翻以前的那种成长档案,就是你们上……我们上学的时候会买的东西,里面翻出来一个是我应该是入少先队员的时候,它里面有一张纸上面写了一句话,让我觉得很恶心,就是说“当国家和党有难的时候,你要不顾一切来帮助国家和党”。就觉得很恶心,这句话让我。
 
然后后面的话就是,其实因为我才15岁嘛,今年我对这个联盟还有爆料革命,其实我谈不上有什么比较深的那种看法,因为毕竟我阅历就摆在这里,是吧?我只是觉得出来之后真的是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就是其实我们说到底,其实我感觉陌生人虽然谈不上,但是感觉不是很熟悉,但大家能这样团结在一起互帮互助的,其实让我感觉很感动的其实是,真的很感动。好的,火来。
 
火来:航空母舰这个表达真的是不一般,我觉得比你老爸牛啊,刚才这几句说得非常非常好。
 
三百年的飞飞:我同意火来,举手。火来你还有要问的吗?
 
火来:我首先一个就是说,作为你们新出来的、刚出来的战友,然后你们有什么就是在任何方面的困惑或者是疑问或者是你也可以节目中跟我们交流。如果我跟飞飞没有办法给你们圆满的一个答复,我想直播出去的话,其他战友会给你们绝对有一个……你们有没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
 
01:34:36潜水艇一家:万佛万神保佑,如果我们晚一个礼拜动身的话,我们可能出不来了
潜水艇:我觉得我们到目前为止什么都很顺,比想象中的还要顺。
 
三明治:万佛万神保佑!
 
潜水艇:我感觉我们真的是,真的是得到了保佑,无意之中,如果我们晚一个礼拜动身的话,我们可能出不来了。
 
航母:肯定出不来了。
 
潜水艇:再晚一个礼拜可能就不行了,就出不来了。
 
三明治:对,而且我觉得我们真的真的是刚刚我脱口而出的一句“万神万佛保佑”。因为我们的那个美签,我是3月头上才去上海办的,我再晚一点,一个礼拜,我们这个美签就出不来了,所以我真的觉得我们运气超级好。
 
潜水艇:然后我们到了这里,在那个战友家落脚的时候,你看战友他儿子那个家刚好是做谈话性的主播的,他跟我说,他说:“那你刚好去做个嘉宾呗,来一期呗。”
 
然后因为那个那时候,就是我们不是在考虑六四那个战友连线这个事情吗?后来我其实已经错过这个时间了,我报名的时候。那个澳喜农场,澳喜农场的那个青青草原战友跟我说,她说:因为你是全家,所以专门给你相当于紧急申请。然后就刚好那时候我们有连线了,飞飞。
 
所以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刚刚好,如果我再晚一点,我也说过这样的机会了,如果我再早一点,我觉得我也轮不上。就是有机会这样跟你又是咱们这样连线了以后,然后又有机会向参加今天这个节目,然后又被文贵先生这样看到,我觉得我真的是太顺了。
 
01:36:46 潜水艇一家的经历证明了,相信和行动的力量,能得到万佛万神的帮助。
三百年飞飞:我觉得其实爆料革命真的不是,就是说战友之间真的是尽心尽力的想要互帮互助,没有任何的说所谓的这种阶级这些东西。其实今天做节目是潜水艇自己来主动找的我,我倒是没有主动去找他,是他主动找了我。
 
所以我们因为知道这样的消息,就觉得应该理所当然的把它传播出去,没有任何的其他的农场的考虑或者其他的什么考虑,然后我也和联盟这边,因为今天是用的郭先生的大直播的频道来把你们的节目去播出去。
 
那么我也和以示尊重,我有去和联盟去说了一下,和长岛哥说了一下,他们也没有任何的疑义,所以一切都非常非常的顺利,然后我们都是希望说能够以爆料革命传播的效果,和战友的利益为第一,所以我觉得这就是爆料革命的魅力。每一个人都会有机会可以来表达自己,然后展现自己。
 
我觉得你今天说希望明年你也可以去“64”,说不定明年你真的就能去“64”。然后长岛哥也向你先出了橄榄枝,所以真的一切都会有发生的可能,所以真的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加入爆料革命。
 
然后我觉得中共的败亡是一定的,所以只有就是对中国人来说,其实爆料革命是唯一的出路,所以真的也不是说光为了说要团结更多的人,我觉得也就是说希望这更多的中国人能有一个更好的出路。
 
我不知道各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火来:对潜水艇战友一家的分享,就是我们可以看出来潜水艇战友一家人就是一路走来两个核心的因素:就是第一就是相信,第二就是行动。
 
你坚定的相信,然后义无反顾的去行动去执行,那么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就像三明治战友说的万国万神的保佑。就是你相信,然后你去行动,自然就会得到万福万神的眷顾。
 
那么好,今天的节目我们时间也差不多了,在11点之前我们按照郭先生的惯例,我们一起为全球75亿人类,14亿华人同胞,台湾、香港、新疆、西藏同胞,全球的爆料革命战友以及爆料革命战友的家人祈福。
 
(祈福)
 
01:40:31 潜水艇一家人总结发言,直播结束。
火来:这个节目的最后,我想请潜水艇战友一家人,每人再用一两句话稍微总结一下。我们这次就让三明治先请吧,你先来。
 
三明治:非常感谢飞飞,非常感谢火来,也非常感谢战友们的鼓励和支持。我相信,我们刚来美国的时候,查所有翻阅那些网上小资料的时候,他们都会有一句话说在美国中国人不要相信中国人,但是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新中国人肯定都会相信新中国人,谢谢。
 
三百年飞飞:你都不敢想象你太太这么厉害。
 
潜水艇:是,刚才讲出这样的话来吓我一跳。那个厉害的话,我老婆去讲我也讲不出来,其实我真的很希望中共早点灭亡,因为未来接下去的时间可能疫苗灾难真的是越来越厉害的发作,真的希望中国早点完蛋了,我也想回去,到时候分发解病毒的药。我们村里我负责去发,真的希望早点完蛋,早点去给他们解药。谢谢飞飞、火来。
 
航母:我们也说了?我只希望是因为昨天跟我同学聊天,我就觉得他们对美国的印象就在共产党这种新闻的熏陶之下,我觉得他们就对美国的印象就是病毒肆虐什么的,然后我就希望他们,特斯拉前段时间抖音的主页写着:我只希望他们能够独立思考一下。然后不要什么都盲目地去相信新闻上所说的那些东西,好的,谢谢飞飞,谢谢火来。
 
三百年飞飞:谢谢各位,今天非常顺利,最后总结一句:有一些鸟是关不住的,因为他们的羽毛太耀眼。谢谢各位。
 
潜水艇一家:谢谢飞飞,谢谢火来。
 
火来:感谢全球的战友,感谢大家。
 
01:42:59 电影《 肖申克的救赎 》片段
“阳光洒肩头,仿佛自由人,像在修缮自家屋顶,我们像是造物之主般自在。” 。
 
“监狱是个怪地方,起先你恨他,然后你习惯它,更久后,你不能没有它,这就叫体制化。”。
 
“我从未搞懂她们唱什么,其实我也不想知道,此时无言胜有言,她们唱出,难以言传的美,美的令你心碎。歌声直窜云端,超越失意囚徒的梦想,宛如小鸟飞入牢房,使石墙消失无踪,就在这一俐间,鲨堡众囚仿佛重获自由。”。
 
“在脑中,在心底,音乐之美是夺不走的。就是在这里才有意义,有音乐才不会忘记。”,
 
“忘记什么?”,
 
“世上,有些地方,是石墙关不住的。在人的内心深处,有他们找不到,拿不走的东西,完全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你指什么?”
 
“希望”。
 
“我不帮废人”,
 
“我才不是废人”,
 
“你有心?”
 
“对”,
 
 “真的有心?”
 
“是的 我有”
 
“好,要冲就冲到底,百分之百,不可退却”。
 
“话是没错,远在天涯海角,反正人只要二选一:忙着活,或忙着死。”。
 
“安迪,他涉过肮脏污河,涤尽罪恶,在彼岸重生。有的鸟毕竟是关不住的,他们的羽翼太光辉了,当他们飞走,你会由衷庆贺他获得自由。”。
 
“你到底想了解什么?我后悔犯罪吗?”。
 
“你后悔吗?”,
 
“我没有一天不后悔,但并非受惩罚才后悔,我回首前尘往事,那个犯下重罪的小笨蛋,我想跟他沟通,我试图讲道理,让他明了,但我办不到,那个少年早就不见了,只剩下我垂老之躯。”。
 
“记住,希望是好事,也许是人间至善,而美好的事永不消逝。忙着活,或忙着死,真有道理”。
 
“我激动的坐不住不停地想,自由人才会这么兴奋吧,踏上未知旅程的自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