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21年7月20日直播 20210720_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21年7月20日直播 20210720_1 河南政府腐败,工程腐败,这次的灾难是必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传播洪水真相,死亡人数一定从万起步;世界经济会出大事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
公司组织: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杯酒渐浓 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清泉石上流 胖丁 沉默大妈 酸酸乳(文少) 笑笑 月野兔 湘江之水 贝贝 背靠背(frankie) 
发布时间:20210720
视频链接:https://gtv.org/video/id=60f75ecf08c0dc04e908751e
内容梗概:
0、直播前播放视频文字纪录
 
直播前播放视频一、蛇妖闫夺路而逃后住所内的乱象
 
直播前播放视频二、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关于生物武器的短视频
 
字幕:从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的这个视频来看,共产党早就有计划通过军事控制的各种高科技产业做好共产党全军的军事生物武器化的准备,任何有良知的人都应该好好看这个视频!!!
 
汪建:我们合成了一个酵母,原来我们可以合成一个病毒,后来可以做成一个细菌,现在做成了一个酵母,酵母有多大呢?1200万个碱基,我们一个人的细胞的基因有多大呢?30亿, 现在我们已经到千万水平了,所以在未来的5~10年,我们可以化学合成任何生命。
 
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吓唬大家,人造生命进展可能比人工智能还快,它带来的社会问题、伦理问题、宗教问题、哲学问题、法律问题会更大,但是它对社会的冲击你喜不喜欢,它都来了。
 
所以从转基因到基因编辑到基因合成,这是一个迅猛的几年之内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基因合成,它是一个工业化水平来做的,过去我们好几年,一年能做百万的水平,可能2018年我们就能做到一个月100万的水平,到2019年我做到一个星期100万的水平,到2020年每天就做100万,100万是什么意思呢?大肠杆菌也就是200万(个碱基)。
 
我们两天就可以做成一个细菌,我可以做成一个好的菌,也可以做害怕的细菌,人类的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到原子弹,一定会过渡到活的,那是非常可怕的,但是预防措施也会跟上的。
 
重复播放视频一蛇妖闫夺路而逃后住所内的乱象和视频二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关于生物武器的短视频
 
一、裕达建成之日经济发达,裕达易主之日必死皇帝
 
没对焦啊,脸没对焦。欸,这回对上了,看看,这是对上了,对上了,欸,这个光挺好。我给你发个照片,你给我挂上。我发给你,对,能行吗?不行?对,不是,就那个浅图发给你那个,对,放上我说话。(起身拿眼镜)。
 
(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伊斯拉,伊斯拉,七哥,河南郑州太惨了,是吧?是啊,文晓,文艺,文艺来了不睡觉,大鹏展翅,这是日本的文艺,明天的阳光,清藤凌漪,清藤也来了,快了等等,迎接黎明,西西里,实现喜马拉雅,关塔那摩郑州好惨。月亮,如临深渊,文波先生,明天的阳光,江山易改孽障难消战友,开窗通风,来了]
 
耶,这个不孬啊,可以,挺好,可以再大一点点也行,再大一点点,你先放个全屏,一会儿要把我弄上,弄个全屏最好。兄弟姐妹们,尊敬的战友们好,7月20号下午七到八点钟七哥文贵乱聊直播。
 
大概在现在能看到这个图,今天关键是能看到这个图,大家看到郑州这个图是一位郑州的七哥的女朋友给发来的,七哥女朋友发来的,这是真的女朋友,老女朋友啦,将近,我这是知己,这是知己最早发给我的。
 
大家看到这个图西四环到嵩山路、大学路、南四环、航海路,裕达国贸就在嵩山路这儿。然后南水北调工程全部转移,底二层以下全部转移,那说明什么概念呢?裕达,当时的裕达国贸,现在的裕达国贸地下室,地下室是五层是多少米呢?是18.9米。
 
这个机房、发电房、仓库所有的都在地下室,大家都知道的。那么整个郑州中山路和南水北调这一块人员全部转移西四环航海路这块,大家你们发现了没有,就像七哥带了个眼镜一样,也像瞿水台牌胸罩,看着没有像个胸罩型吧?像不像个胸罩?是吧。
 
这个胸罩的核心在哪里知道吧?大家看一看,就是裕达国贸。你算奇了怪了,这是郑州地势最高的地方,除了邙山这就最高了。大家从这里可以看到它奇怪到什么程度,郑州最高的地方发了最大的水灾,裕达国贸为中心。
 
我不记得战友们你们还记不记得,我记得头一段时间,他们要拍卖裕达国贸,从1991年开始筹建、1997年当时就投了3.6亿美元的裕达国贸,在几个月前,经历了二、三十年,中国的货币物价通胀都在几十倍、上百倍的情况下,裕达国贸以当时价格的1/4的价格拍卖。
 
而掌握这个拍卖的是谁呢?就是大连的执行庭的顾松,他家32口已经全部被抓了。顾松的老板是谁呢?就是最高院的执行庭的庭长孟祥。孟祥的老板又是谁呢?大家知道跟习的发小田玉玺是哥们,同时也跟江家、跟孟建柱非常好,脚踏几只船。
 
那么大家知道在这之前,我记得有一次我直播好像说过,我忘了哪一天了,大家可以找一找,最早盖裕达的时候,两个风水先生都说过,裕达盖起之日,中原佛手是1997年中国前所未有的经济发达,没有说国泰民安我记得,好像是经济发达,说七哥也可能富可敌国,这个没发生啊,这是乱扯了,这没富可敌国。但是说这个楼如果有谁要给拆了、谁又给炸了,对,还有易主,那要死皇帝,这个乾坤要颠倒,这不是我瞎胡扯的。
 
河南人都知道河南水浅王八多,大家都知道这地方不留人才,坏人多。但是水浅不浅在裕达呀,浅在哪儿啊?浅在开封、浅在郑州东区还有郑州的所谓的经七路、纬七路。
 
郑州市政府当年盖在西郊,也就是现在看到了嵩山路、航海路、南水北调总指挥部、裕达国贸这儿,这就是因为它地势是郑州最高的,它和开封差多远呢,相差了将近是地势7米到17米。欸,它不淹(开封),它淹这。你说咋了吧,你说这邪不邪吧,这可不是七哥说的吧,感谢郑州的女友啊。
 
我这个女友是我真的交心的女友哇,这是我生活当中遇到的跟我交心的最有文化的,当年我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候吓我一大跳,从楼梯里面下来,嗬~~我深呼吸,哇塞,天下竟有如此之美女啊,当时我的浪漫劲儿就来了,原来当年范蠡和西施啊,就这么回事儿,就这感觉我找到了,啪~一下就找到了。
 
行了打开屏幕吧,当时我就找到了,哇噻,我说天下竟然有如此美女,穿着一个黑色的健美裤,然后就从楼梯上唰~她是下来接我来了,带我去的是谁呢?就是当年的岳文海,哈哈哈,岳文海。当时岳文海带我去的,当年的荥阳,郑州荥阳的市委书记市长已经是,带我去的见他爹。
 
他爹当年是河南最火的人物啊,他爹绝对是我见过肚子里边最有东西的大文人。如果你要是历史上数数这些文人,我觉得也就王阳明这个级别的就是他爹。所以河南这地方,水浅王八多,但是绝对有深龙,绝对有深龙、有浅龙。
 
所以这就是她给我发来的,她很担心。我们的小福利作为河南人也很担心,七哥是比谁都担心,为什么?裕达国贸我们有上千口的同事呢。河南,七哥91年到了河南了。到了在清丰呆了二十几个月在阜阳,又到了郑州。当时郑州是天天挖沟啊,郑州郑州天天挖沟,郑州亚细亚,中原之行哪里去?——瞎球转。中原之行哪里去?——瞎球转,就是那里。那时还没有地铁,当时到处挖沟。郑州郑州,天天挖沟。后来裕达建起来了,裕达到现在为止全中国甚至纽约没有一个酒店可以望其项背的,——没有人。
 
所以说进了裕达到了欧洲,出了裕达还在郑州。这是当时很有名。裕达国贸培养出去6万多个在全球的酒店高管人员。十几万个出来学校的学生第一份职业是到了裕达国贸。裕达国贸从开始到今天没赚过一分钱,但是它给河南解决的就业是十几万,带动的是几十万个家庭的生计。
 
但是河南这个地方它不养人呐!你见河南出过一个大企业吗?你见河南出过一个大人物吗这些年?是个人物都走啦。河南这些年就裕达国贸还有改革开放以来就证明河南这地方不留人,人才绝不待在河南。能在河南当地混出样子的人,他也不是什么人物。所以当年我感谢你七嫂,最关键的时刻,你七嫂说“这地方你待不住,你必须走” 是吧。
 
后来我这几个高人,说这个地方水浅王八多,包括我当年一见、当年去郑州,那时候刚在看守所出来认识的这位女友,绝对是我当年看到最漂亮的美女,河南最漂亮的美女。而且是她最大的问题,她就是读书太多,天天文绉绉的,老给我讲文故事。现在我估计她听着呢,但愿她别听。这是我的知己呀,知己知己。
 
但是奇了怪了,就是她、她爹是当年给我在我精神上,在我看守所出来以后,继看守所里边当年这么多人教了我宗教、历史、哲学、政治之后,那么出来以后炮兵部部长以及贺先生贺老还有这位女友还有她爹,这绝对是我精神双修的伴侣。
 
太多了,我们经常跟他爹开着车,到郑州西区新郑黄河边上连夜促谈,谈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哭一波儿笑一波,喝起来没完。我上她家去,她妈妈和她爹、她和她妹妹给我擀大油饼吃。我们大油饼一卷,葱饼,咵咵吃上。
 
她爹当年是绝对是河南第一文人,我相信近百年来河南第一文人。当年那岳文海、什么周建秋、王有杰算个屁啊,是不是?他见我难着呢。但是她爹绝对是,这一家人家。
 
说到这儿,我想说一件事情。我想跟你讲讲当年我这个1989年我被抓到清丰看守所以后,第一年的时间主要是政治犯关在了清丰看守所,大多数都是八九六四的支持者,从山东、河南、河北、湖南、北京、湖北、安徽一带,都是一些决定枪毙的人送到河南清丰去执行去。
 
在到了1990年下半年,这几个号里的人都枪毙完了,我们在那个号里面也经常换号,到最后这个八九个月的时候基本上枪毙的人就少了。但是每次都给我调号,他每半年调一次号,调号时总在我身边就有死刑犯,我记得特别清楚,当年在清丰叫邮政四公司的一个姓杜的是个杀人犯,他不是因为政治进去的,还有一个是来自中原油田勘探四公司的一个姓田的是个杀人犯。还有一个安阳的一个人姓英,我很少听到这个姓英的,哇噻,一米九 的个儿,是盗车,因为盗多辆汽车也被判死刑。
 
旁边这仨人,这都是号里边,我是号长,二号长三号长四号长是吧,这个炕就是11米,睡60个人。11米睡60个人,那我睡这个炕头第一号,那我占一米五,那下一个呢,这个田的就占了大概一米,是吧,然后杜呢又占一米,然后那姓英的又占一米多,英的下面就有一个人当年60多岁了,我们号里边的秘书长,这秘书长主要负责隔壁号喊喊,弄点烟草,就弄点烟,说带点吃的方便面,是吧,弄点吃的,主要协调对外关系的,跟值班的武警打关系的,叫秘书长。
 
这个秘书长他就姓毕,这个秘书长照顾我照顾得那就别提啦,那就尽可能照顾我,是吧。就是那个棉花也不是谁都能吃的,是吧?最起码那个棉花我能先吃,我是号长啊是吧,弄点方便面的料放在水上调一调,放点棉花吃,那不是谁都能吃的这个棉花的,是吧?把那棉花得给我洗洗,放到碗里边放点儿方便面的这个面儿。咵,吃了,还得念叨着,哇~太好吃了、太好吃了,还得念叨着还是当成啥,哇塞,这是粉条,这是河粉,这是方便面,然后喊着吃着,吃得幸福得不行,还得捋着肚子是吧?这位毕先生就是郑州人。
 
郑州有个电机厂非常大,就在嵩山路的旁边,电机厂他当时是个牛人,后来这个秘书长同我们这号同来了一个姓宋的是电机厂的总工程师。哇塞,这也是个文人,这也是文牛人,包括他也是,我出来以后帮我很多,我去了郑州先住在他朋友的家里边。
 
昨天,家里边儿仨人全死了。(这一说就来冰棍儿了)仨人全死了。死了以后现在给他下令,那位毕先生家死一个,现在还没找着人呢,不准说话。那位宋先生家里死了仨人,现在不让说话。
 
最惨的是他的一个小孙女,在地铁里没了,尸体都找不着了。他跟我说这小孙女一出去都是八九个,说这八九个家长现在电话都通不了。首先,孙女儿当她给他发信息、打电话,就没失联以后不到一小时手机不能用,然后就周围断电。但是很奇怪,说派出所的人能找到家来,派出所能通信——不准说话,不准对外有联系。
 
郑州的老乡们,我们战友当中最起码数以万计的都是河南老乡在海外的。咱不说百万,咱别玄乎,跟那个路大脑袋似的,动不动玄玄乎乎、重磅重磅。最起码万到十万河南老乡,谁能像我那么担心?我多少家人在河南郑州你知道吗?我多少家人就在这附近,你知道吗?——过百口,我上千个同事在那。
 
我今天一天都在作证,这个中间我是多次来了解这情况,我谁也找不着。我这几年没跟任何同事和家人联系过。我通过各种渠道找家人、找同事一个都联系不上。但就这位宋先生、毕先生,这是我的老狱友,这些年都是我照顾的,生活得很好,找到了。这两家就死了四个人,我都不敢想,随时随刻能收到什么坏消息过来。
 
当年介绍那个风水先生,就是这位宋先生介绍的。其中一个荥阳的风水先生就是宋先生给我介绍的。他比我大得多得多,人已经都快不行,走不动了,现在推那个轱辘车都推好几年了。
 
原来都叫我文贵,现在今天改口也叫七哥了。说七哥,我也一直看你直播,我都不知道。我说你还看我直播,你看啥呀?他说你找到我了,他说真的是孩子找不着了,哭得一塌糊涂,你说你怎么办?咱去哭去吗?太虚了吧?咱能高兴吗?你高兴咱不是人呐!
 
但是我告诉他,咱们在看守所的室缘你还记得吗?他说我最记得的是荥阳的咱们那哥们给你算这个命。他怎么说,一动裕达就这样?他更在那乱想,他说是不是有人故意要动裕达或者让死皇帝呀?我说也有可能,他挺会想。
 
咱这位哥们快上百岁的人了,他还那么信,我不敢说这是因为裕达,但是世界上我不相信偶然。这个胸罩型的这种发洪水在郑州最高地段,直冲郑州市政府,南水北调工程指挥部。
 
二、大水淹了共军攻台指挥中心,老百姓死人被封口
 
更重要的是什么知道吗战友们?共产党的解放军学院,就是原来的炮院。解放军的炮院,别理会错了,炮兵学院和测绘学院都在航海路和大学路。
 
郑大都在这个胸罩里边,包括这个路大脑袋路骗子都是在这出来的,全在这一圈。解放军学院新院址也在这,整个被合并后叫解放军学院。这解放军学院里面的院长是谁呀?胡锦涛的前秘书、前警卫王福庆。据说解放军测绘学院死了不少人,解放军测绘学院你知道在那块儿干的啥知道吗?你相不相信命?——对台作战的总指挥中心模拟地图并不在福建,在河南、在郑州就在航海路和大学路,原来的解放军叫测炮院,在炮院里面打台湾的指挥中心之一就是54集团军和现在福建的35集团军,35还有几个作战旅、一个行动机械师都是来自于河南。对台的演习的所有的1:1的图形就在新乡和河南这次发大水的郑州新区和荥阳还有南水北调工程这儿包括小浪底工程。
 
我得知消息,郑州的解放军测绘学院的对台作战指挥中心在地下室40米处全部给淹了,——全部给淹了。当我得知这消息,我怕不准确,我又差了我的狱友好好的打听一番,他说比你想象得还严重,好几个头儿都没了,这是什么老天爷呀!苍天呐!大地呀!黄河轩辕玉帝!中原佛手!邙山大地呀!你们来保护台湾人民来啦!淹死这些鳖孙!你天天想打台湾,你要真要得手了,台湾得死多少人呢?我淹死你个十万、八万的也值啊。他们说整个对台整个1:1的模型区和作战指挥部全部淹掉。
 
他们给我说有点玄乎啊,我可没见到这人给我说的,说那水有点邪,说那水有的地方就几米过来了,这边没事chua~chua~就过去了。他说就像有人指挥这个水一样,他说前面干生生的,他说大家还没明白过来呢水就来了。他说几米高,他说浪往前蹦着蹦着跑,蹦着呢浪chua~ chua~ chua~就过来了,他说还没明白过来呢,大家还在嘚瑟还拍照呢。咵就给进去了,直奔解放军对台作战指挥中心,直接对他的所谓1:1的作战模型区,就在郑州的荥阳和邙山区中间,还有郑州的所谓开发区,还有解放军学院作战指挥部,直接就过去拿下。
 
然后就顺便拐到了裕达,现在裕达发生啥事我真不知道,然后就进了郑州的地铁,郑州地铁先修哪儿你知道吗?战友们?去查查去,郑州地铁最早修的就是郑州中原路、中原西路就是裕达国贸那块地方那个没有一个门我不知道,中原西路和大学路中间就是解放军测绘学院原来的炮院信息学院和合作的总指挥部,地铁就在它下面过来。
 
地铁在那边有作战工程、有国防工程,就是为了当年把这几个解放军信息学院跟它的解放军的指挥工程对台作战指挥中心连在一起的。结果这回成了什么?作战的火车地下铁成了引水的水道,唰就接过来了,所以那个水刷就来了,它就接过来了。咵~人全死了,邪恶的想法的开始一定以最终你被消灭邪恶的方式、恶魔的方式被终结,这就是咱佛家说的因果呀,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我不是诅咒郑州,郑州是我最亲的第二故乡,我感激那里。我比谁都担心,我亲哥哥、亲嫂子,亲侄子,亲侄女,我是孙子孙女儿上百口在那儿,但是郑州这次这个水有点妖啊!这是妖啊!
 
你收裕达你把中原佛手你要给灭了、你要给贪了,你把河南人这么多年来,人家说一朵鲜花插在郑州这个牛狗屎上。立起了河南的标志和丰碑,给河南人挽回了局面,它立足于中原。得中原,得天下,朝北相拜,祈求天下给中国的苍生们以平安和未来,国富民强不包含你共产党,你想把它给灭了,你们这些贪婪的这帮王八蛋。
 
三、郑州今日之灾是河南官场沉疴痼疾的必然结果
 
河南这个地方,郑州市政府、河南省政府、开封政府一个比一个腐败,你们审判裕达人、审判郭文贵的家人,你坏着良心,郭文贵没从河南裕达拿走一分钱,从2015年到2020年,他们就攒了不到3600万的现金。在去年春节前你顾松专案组和开封专案组和河南被抓的那个这个安全厅长叫什么了?那个政法委书记,你把1200万拿走你给分了。
 
这些孩子刷盘子刷那点钱你给分了,孩子们抱头痛哭一大过年,他们的怨气和戾气不诅咒死你们都不拉倒!你们这些王八蛋的在河南吃河南人民、喝河南人血的这些贪官们都得被淹死!活球该!但别祸害老百姓。
 
还有你们在酝酿着对台作战杀害台湾同胞的这些解放军这些疯子们,绑架14亿中国人民你就该被淹死。不是吗?不是吗?你们把那些孩子们,在病毒期间孩子都是觉都不睡,酒店哪有24小时不开门的?这些孩子们怀着孕上班,大家拿着最低工资给你维护了河南的形象。
 
河南的经济,裕达投资者没赚过一分钱,给你拿了几亿的税收,河南省政府、开封市政府、郑州市政府、地方区政府派出所,你们把裕达摁在地上蹂躏、强奸、威胁、绑架,然后再加以抢夺,用什么样的话诅咒你这个政府它都是不过分的,你们在网上还要搞拍卖,依法抢劫,你把人民当傻子,裕达国贸给河南带来了什么?给郑州带来了什么?天知地知郑州人民的心中知道。
 
郑州的一个政府新来的官员头一段时间给我发了个信息,他到裕达去吃饭去,他从来不认识我任何人,他让我们那个大堂经理说,你们有没有信息能发给郭文贵,大多数人说我们都联络不上,他说那请你想办法联络,就把我两句话转达给你们的郭文贵先生——
 
第一,他什么政治观点他怎么弄跟我们没关系,我作为郑州一个新来的官员,了解了郑州裕达国贸的历史,我对他对河南做的贡献和裕达国贸本身正在做的贡献和发挥的价值不可替代的,表示感谢;第二,裕达国贸所有的这些员工和经营管理和裕达国贸的建筑和内在的文化是他一生中没见的,他来自于南方,这个人郑州市政府的,没有见,为了河南人民和郑州人民的利益,我们要保护好裕达。
 
这位大堂的战友就找到谁啦,就现在我们正在我们战友中直播的某个河南老乡发给了我,他能找到他,他说他是河南人发给了我,我让他回复的原话就是你告诉这个政府领导,我R他八辈祖宗,别他妈给我来耍这当官的,什么我的政治观点你不管呐什么裕达,少给我来这套,二三十年前舔我屁股都轮不着你,是吧?你给拽这官员是什么意思啊?
 
河南裕达它跟郭文贵屁关系呀,我又不拿一分钱我还往里投钱。2010年到2014年之间投了十几亿现金又进去,装修二期工程扩建LV的名牌店,巴布瑞 ,LV,旗舰店,宴会厅,你还在这块儿把我当成一私人企业家是吗?
 
老子到那块儿就是一个贡献者,奉献了我最美好的青春我关押在河南,你差点把我弄死,我弟弟死在河南,我给河南带去了全世界上最牛的品牌,带去了河南人从来没有到今天都没有的一个真正的属于河南人的尊严的文化和地标,培养了六万多个走上国际的成功人士,十几万个员工甚至达到二十几万的实习生,我没拿一分钱,你给你老子拽什么在这块儿官,你个屁官你是。
 
当开封审判我的家人和裕达的时候,当你们在这种掠夺这些员工这些人的血汗钱的时候,你们把河南怀孕的孩子抡在地上拿枪砸的时候,你们把河南那些高管从河南土生土长的那些高管带到监狱里面去虐待的时候,还让家里人给你们送钱送吃送喝的时候,老天都会看着的,对裕达的这种不公和对裕达的打压和无人性的这种虐待,河南某些人是一定会买单的。不仅郑州市政府,不仅河南政府开封政府,你们一定会买单的,因为…你不信是吧,你不相信这个佛手的力量是吗?你不要信,你不用信,走着看。
 
我来到河南我就是完成了我心中相信的鲁松乐聚嵩山见,黄纱披身揽神贤,成就弟业,——兄弟的弟。我相信,黄纱披身揽神贤,我相信在看守所里和在我进看守所之前这个命书上写的命,我在河南是要揽众神贤的地方,然后是成就我的精神境界和信仰——佛、我的修行,我做到了,我完成了我的使命,我没在那里图谋一分钱,没有任何河南人知道裕达甚至郭文贵在这块儿图过什么名。
 
我除了从机场到裕达我几乎哪都不去,盖完楼走人,留给河南的都是美好和未来都是贡献,河南给我的除了是监狱、抓、杀、虐待,没有任何好东西。我今天在担心河南郑州的时候,我在问我自己,边在那块儿作证我边在想我自己,我惦记着,因为作证是不能拿手机的,只有上洗手间出去看看手机,我最怕的是传来什么噩耗的消息。
 
同时我又在想,我当年在看守所的受的罪,那位跟我一起关的姓田的那位先生,这几个人都长得非常帅。因为有新来的人不服,他都砸着死刑镣呢,我们都砸死刑镣了,这个家伙厉害到什么程度,他砸的比我还重的死刑镣,我的好像是22公斤,他的好像是26公斤,这小子真的是练武出身,那小腰倍儿细,肩炸着,不管多凉的天,他都是拿凉水都是浇,都是冲凉水澡,你就这哥们儿,哇全身是肌肉,做那俯卧撑是啪啪啪就那么做。
 
就刚进来的人不服,那就打。那个秘书长,我们的毕秘书长,还有监督厅长,他呢就是负责所谓进来开庭的,就进来的有几个牛人,哇噻也就接近杀人的这种情况进来了,然后打你。他那小子往下一蹲,啪一搬这个脚指,一往那儿一扛,啪~那么一扛,那多大块儿duang~就给摔出去了。哇过来一个撩一个,有的不服的,就劈里啪打,他戴着个死刑镣子他能把对方咵咵咵把那死刑镣脚绞到对方脖子上勒着,就这。这都是各监狱,美国监狱也这样,它进号的规矩。
 
这位田先生临枪毙前曾经给我说,文贵,出去以后远离河南。他是湖北人,他是随着中原油田,当时的湖北什么油田开发到了河南,中原油田勘探四公司。我说,你怎么这么说呀?说,河南这个地方容不得人才,容不得好人,听我的一定离开,如果你能活着出去的话。
 
给我讲了很多河南的故事。临枪毙还跟我说呢,我记得很清楚,他枪毙前,我们整了点小酒,还整了点鸡肉啊,跟他最后做了一个分别宴,还喝了点,那上面有武警给倒腾点东西进来,然后旁边的女号里面也扔了很多卫生巾过来,这哥们闻了很久卫生巾才离开的,第二天给枪毙了。讲得更多这话他给我说,你不要待在河南。
 
我最后是待在河南了,我为河南处处喊。当年造谣河南——河南骗子,到广东招工不接受河南人,到北京去你一说河南人,那你就是个骗子,我到处吆喝,后来郑州人出了一本书叫,《郑州到底招谁惹谁了》,那封底就是裕达国贸,河南人走哪去都说裕达。
 
我在北京的很多同事都是河南郑州来的,我说谁要敢不承认自己是河南郑州人你就不要在这儿上班。但是河南和郑州带给我文贵的,除了失去自由、杀掠、抓捕、抢劫、虐待真的没有什么好东西。就这个裕达国贸,他们在抢劫拍卖,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裕达国贸说话,无论是贫苦老百姓还是当地的官员。
 
如果有来生来世,是个地球我哪都有可能都去,我绝对不会再去郑州,我绝对不会再去郑州!我觉得郑州实在是个邪恶的地方,它的无知、它的邪恶、它的贪婪、它的自私,远比我们看到的小说中写的那些苦情悲情小说、黑色小说要恶劣得多得多。
 
我们这位宋先生家人刚刚死了,公共手机关了、家里电停了,派出所都找上门了。——这就是河南的官员,他能找上门了,他能告诉你不能说话,也不能对外联系,这就是河南这个地方。
 
为什么河南能出艾滋村?为什么河南当年驻马店死那么多人大水?为什么文化大革命所有的万亩地、什么百个组长、什么一吨的大南瓜都来自河南?
 
河南的新乡、安阳、周口、驻马店、南阳、开封、洛阳这种邪恶的地方的文化,多少人抱着憧憬、对着河南的九朝古都的崇拜,满腔热血到了河南,最后要么是折戟河南、要么是命丧河南、要么全家命丧河南。
 
我郭文贵老郭家的历史,就会看到一个,我的弟弟死在了濮阳,我进了监狱,我的家人、全家人没有任何怨恨,给河南创造了如此之巨大的财富,结果在河南得到了什么样的报应?我从来没说过。
 
我爱河南人民,我真的喜欢河南人,但是河南这个文化、河南这个政府、河南的官员,你看到郑州发大水的这个惨剧了吗?河南的政府的腐败是全国之最,排前五没有任何问题。
 
岳文海这个人就是个最好的例子,老婆孩子送到美国读书、开学校,自己在国内贪钱,搞垮民族证券,行贿到各个常委,到处搞学校、送处女;他自己的职务,你看那个变迁咋变的,东跳西跳、上蹿下跳。一个岳文海就是河南的官员的缩影:只要能升官,把河南人能卖掉,一切都能卖了。
 
河南这个地方没有任何人看得起河南人,也没有团结,更没有忠诚。你看河南那个腐败的豆腐渣工程,你看那个地铁里边,你看看还有政府吗?我跟李克强多次聊天,李克强一跟我聊起来,每次都是我要结束多次李克强都不结束。他说我到河南来当省长、当书记,真的李克强唯一去的地方就是裕达,一弄(就)跟我(约饭),他这个秘书给我发信息:文贵,老大要跟你聊聊,吃个晚饭。你说我那时候我天天除了吃就是喝,那时候他来,我必须得赶快呀。一聊就聊一夜、聊半夜,他对河南的了解、我对河南的了解。我知道河南太多秘密了,他告诉我太多河南的历史了。
 
河南的官员用李克强的原话说:我以为安徽人只要官,不要钱、不要脸,到了河南我发现没比河南这个地方再要官不要脸的地方了,连命都不要!他说在东北那地方我也去过,那时候他还没去辽宁当书记去呢,他说,东北这地方贪官,他说没想到河南这地方贪官(这么)贪;包括河南官的贪污腐败,他说河南的老百姓就是河南腐败的牺牲品,河南的意愿、河南的教育是全国最差的,河南的贪污腐败都是惊人的。凡是在北京的所谓豫官、河南官,都是拉帮结派,从段君毅开始,段君毅开始,到赵紫阳赵家,到军队里边的一系列,腐败至极。
 
但是造福了河南人民了吗?全国的省市名声最差的是河南;老百姓最苦的是河南;人道灾难像这个艾滋病村是(在)河南;河南却是全国纳税的大省、交粮的大省,河南人民的平均文化水平和教育水平是全国最差之一。你听说过纳税交粮最高的省它是教育水平、文化水平、文明水平最差的吗?这说明什么?——这是混蛋的政府。
 
郑州今天的公共灾难,它是河南多少年积累的病疾、痼疾,——人心的腐败、文化的腐败,完全在一个中原,一个中国最重要的佛、道、儒的三教九流之地,核心之地带,既不信道教,也不信儒学,更不信佛教。中国所有的宗教唯一一个的原创、在当地起来的就是禅宗,也是我最尊敬的禅宗。少林寺成了一帮子赌徒、玩徒、瘾徒的聚集点。
 
整个河南人民绝对是攀比,笑贫不笑娼。一说就是跟谁有关系,一说就是谁有钱,一说就是谁谁谁不好,完全没有了一个几千年文明——商、当年的华夏、孔子山东的近邻、中原文化、黄河文化。你看河南开封,你看洛阳,你再看山东济南,就这个中原文化,还有山西,就是黄河流域文化,中国这个民族的文化真的是糟了透了,完全没有什么善恶之分,完全没有什么对人性的尊重,更不要谈什么法律和道德了。
 
四、习推枫桥经验本质是让基层政府掩盖所有灾难
 
你看看郑州现在,此时此刻,有一句真相能出来的吗?现代文明的社会,中原呐——中国的交通最发达的地方,号称中国芝加哥,九朝古都,1亿人口,1/3个美国、5个台湾大,竟然没有丝毫的真相能出来。这人死了,一家死了仨人了,找不着人,先让你闭嘴。你们未来要得到,我不相信任何人能得到真相,河南人封嘴、愚民,那是中国是排在前几名了。
 
枫桥经验很多不知道谁来哪来的枫桥经验,枫桥经验就是河南人给习近平出的,就是河南人给习近平出的,习近平自己自称是河南人,他的祖籍真的是河南人——南阳的。枫桥经验就是把所有的发生的灾难、次生灾害给你地方上让你处理、让你盖住,谁也别让人知道。
 
刚刚的授权所谓中国街道行政村、乡有了行政执法权,那就是不听话就弄死你,只要是所谓的真实信息出来,你都要负政治责任,全让你闭嘴。
 
要搞的供销社、要搞的所谓行政村、供销制度就是让你所有人一切真相、一切所谓不利因素都在乡村,行政村村长培养一批地主流氓土匪,就是商鞅的用坏人管好人、用恶人管更好的人。就是这帮流氓干的这些事儿,这些地方发展最文明的光辉的就是河南!(郭先生拍案三下)!
 
五、郑州此次死人以万计爆料革命做好一切救援准备
 
你指望着郑州能出来真相吗?G-TV、G-News所有的兄弟姐妹,爆料革命尽其所能了解郑州的洪水的灾难的真相,咱一切围绕这为中心,如果能救他们、能帮的不惜一切代价。
 
但是我们要看到唯心而论,从事实客观出发,河南此次的灾难它不是偶然,它是必然,河南这些工程的腐败从小浪底工程还有南水北调工程、蓄水库、黄河的腐败、治理的腐败、郑州地铁大型公共工程是全国最最渣工程腐败的中心,以及河南省政府、郑州市政府这多年的腐败,它必将酝酿着一场人道的灾难。
 
如果说郑州这回能死多少人,我现在可以告诉大家一定是从万起步,一定是从万起步,从现在我得到的情报一定是从万起步,我但愿我说的是假的是错的。
 
我们也做好了一切能救援的准备,现在不方便多说,希望所有的战友们都要高度关注共产党的这不是天灾、这是人祸,不要把这个所谓的人祸再嫁给了上老天爷去,这是我们现在最能做的事情——传播真相!
 
(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痛心,集中猫说痛心,日本银河系来了,现在所到之处银河系无处不在,又像当年的樱花团一样,这魔女从魔女变成了银河系了,这官儿升得有点大啊!升得够快!文随:一夜未眠,文随是河南人,农夫,家住玉米地,哎呦我的天呐,低眉怒目,七哥好,蓝雨,推克当CCP,take down CCP,哎哟我的娘嘞,叫take down CCP,荣光依旧为郑州人,大鹏展翅,很多人一夜未眠呐。七哥昨天你们看到我从6点到现在,我昨天睡了不到仨小时觉,希望郑州人民在灾难中重生,哎呀,最好郑州人民没灾难呐,不是灾难中重生,最好没灾难呐,现在看来是很够呛这事儿。
 
六、蛇妖闫已经从她和亡腚缸的双修房中夺路而逃
 
有啥消息吗?我看一眼,哎哟哟,我的妈呀,这一会就这么多信息,大家看到那个蛇妖闫刚才那逃跑了吧,也逃跑了,把我们的G-Fashion衣服全拿走了,估计在香港拿的衣服都没带,狼狈逃窜,看到了吗?看到了吗战友们?也是乱得一塌糊涂,一塌糊涂,你看看她来的那些什么花花衣服、床上的东西都没带,狼狈逃窜。
 
你说炸炸呼呼的还要还要代替爆料革命拯救全人类、全世界,连自己房子都搞不定还要跑。一星期,你觉得好玩。她和亡腚缸路大脑袋、路骗子在这没少双修了,这没少折腾了。而且人家那公寓都知道,弄得动静很大。就不要脸了,天下无敌了。
 
哎呀,最近你们可能听到的比这都要大呀,兄弟姐妹们。世界的经济正在出大事儿。七哥原来跟你们说过吧,经济会出大事儿,五、六、七很有可能,但是今年年底一定会出事儿啊。
 
看到了吧,看到了吗兄弟姐妹们?你看我给你念一下战友发的信息,这是郑州的:“地铁里尤其是5号线非常糟糕,只有十几个人逃出来了,好多人在车厢里遇险前司机让大家下车,他们都不下。原因是我们买票了,凭啥叫我们下车?”——这是太河南人性格了,太河南人性格了!
 
“司机也没办法,好多人都冲到了管道里,又愚昧又可怜,又令人难过。”说现在死亡数可能是很大,很大呀!唉呀!但愿没有吧。唉呀!事儿很大呀!
 
我本来跟你们说说美国的经济的事儿,然后再一个以毒灭共的最新进展很多大事。郑州这事儿弄得我这心情也都没了,咱就说到这儿吧,好吧,我也说不下去了。我的心绞得慌、难受、闷的慌、憋的难受,后脑勺我就觉得呼噔呼噔的。老是就想想,哎呦我的妈,这郑州我真是。唉!算了。
 
咱们在看直播的战友们、兄弟姐妹们,咱一起为郑州的在灾区的同胞们、兄弟姐妹们及家人们,为75亿全世界的人民、14亿中国同胞,新疆、西藏、台湾,还有香港、爆料革命的战友们及家人们祈福。
 
啪啪啪(击掌三下)!!!
 
唉呀,心情沉重啊,心情非常沉重。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有万佛万神的加持,一定要保护好郑州的老百姓。让那些想打台湾的人和那些腐败的贪官们都卷到洪水里,剩下那些好人。兄弟姐妹们,咱们今天直播到此为止,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