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8年10月31日视频 2018103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8年10月31日视频 20181031 在华盛顿直播 关于今天参加反共大联盟会议的详情和报告 世界正在巨变!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里根 王岐山 班农 王健 吴征 亚当 习近平 川普 孟宏伟 布莱尔 Hay-Adams 曲国娇 杨澜 史蒂夫温 
公司组织:博讯 财新 郭媒体 海伊亚当斯酒店 JP摩根 VOA 
国家地区:日本 美国 欧洲 香港 台湾 新加坡 伦敦 北京 纽约 华盛顿 澳门 南海 法国 英国 中东 亚洲 委内瑞拉 柏林 湖南 中南海 白宫 中国 唐朝 
名词解释:蓝金黄 哈德逊演讲 共产党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CCP 红通 政治庇护 反共CCP成立联盟 贸易战 
文字整理:KI 爆料革命正义必胜 杯酒渐浓 风起云间(文敏) 文敏 
发布时间:20181031
视频链接: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182878946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00:00郭先生来到华盛顿入住具有特殊位置、背景的著名的Hay– Adams酒店,介绍此行的目的
郭文贵先生: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10月31日,文贵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的后面的叫Hay- Adams酒店,这个Adams是一个美国的国务卿,他以前曾是里根总统的助理,是美国的国务卿,是他打开了日本国家的大门,他也是日本很多历史上很多事情最关键的人物之一,所以这个酒店是日本老板的,几乎是华盛顿最好的酒店——number one 。
 
还有一个是什么呢?这个酒店是一个美国新任的总统,都是从布莱尔那个房子到这来,他住在这,在那吃早餐到这等着,然后从这里走向白宫,到白宫去当上总统,几乎都是这样子的。 
 
所以这个Hay- Adams是最好的酒店,也是美国新任总统去当总统的在那块准备的酒店,在加上这个人Hay -Adams本身就是创造了历史美国历史的一个人物,也是让日本走向了文明,开放了国家大门。
 
还有一个,大家记住那个《纸牌屋》里面的那个电影。安德伍德统和他的老婆克莱尔,最后一集的时候,就克莱尔当上总统了,把安德伍德fired掉了,他去哪呢,就去了这了,就到这个酒店来了。这个酒店的这个房间,这个总统房就是我住的这个房间。我很多年到这来,都是住这里。这后面就是白宫,然后前面就是公园,整个这个地方呢戒备森严,屋顶旁边全都是24小时的特警。因为对面总统坐飞机要飞起来的时候,看得最近的,最直接的。
 
对面白宫办公室后面那个窗户,就是总统的,就是办公室的后背,所以这个地方特别安全。 
 
无论楼上楼下,永远是24小时戒备森严,那么很有意思。这个酒店有很多传奇,很多故事,而且我在这个房间里面这么多年了,见过很多美国的新朋友和很多老朋友,在这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1999年的时候我在这个酒店住了三个月,我在旁边另外的酒店,叫英迪卡得纳酒店(注:音)我住了6个月,当时在华盛顿。所以这个地方我特别特别地熟,这的人我也很熟。
 
3:30介绍此次来华盛顿的目的作为独立顾问参加反共联盟组织的成立
郭文贵先生:那么今天呢我是中午来到了华盛顿,被紧急的邀请,要参加反共CCP联盟成立整个这个组织呢,我作为一个独立顾问,突然要求我来给大家开几个会,我就来了。
 
没想到从下了飞机到现在,一个一个人的见、开会,没完没了,我嗓子都快冒烟了,然后见了一些新朋友,当然也很多老朋友,真的是世界的巨大的变化,这个世界的变化是我用语言无法形容的。
 
刚刚在柏林,JP摩根的世界精英经济大会,刚刚开完,整个柏林JP摩根的大会,还有在欧洲伦敦的大会,整个是历史前所未有的可以说是反共。 然后所有人都担心香港和台湾,所有人都担心。
 
那么我头两天在纽约跟这些人开完会以后,突然间又让我来这里开会,这些新的人都是影响世界级的人物,我非常非常震惊的是今天下午我见的几个人是从来没见过的,他们都是多次和中共的领导人打过很多次交道,真的是这些人也算得上是了解香港、中国、台湾、澳门、亚洲事务的人,而且这些人我相信,今天我见的人当中,他们一定有下一任的美国总统,一定有下任的美国财政部长,有下任的国防部长和下任的国务卿。一定会的,这些人真的这都是天才,大智慧,那不是装神弄鬼的,不是坑蒙拐骗的,都是有非常长的历史。整个家族——政治家族、经济家族,还有一个家人本身就有当总统的,我不能说啊,本身家人就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但这些人现在最担心的是整个的CCP对他们的威胁。然后呢我跟他们开玩笑今天下午,我说现在你们老担心的、讲的是中美之间所谓的贸易战,这是太小太小的事了,太小太小了。 
 
我说: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有一个中国很棒的一个朋友,我也不能说是谁啊,当然我给他们说了。我头两天跟我在通电话的时候,突然跟我说,他说会不会在11月6号选举之后,美国总统川普为了内部和外部各种事情的平衡,会做一个交易。然后呢贸易战就停止了。我说:“那是什么意思呢”?那就像美国在抓一个杀他的强盗,但是没把强盗抓住,把他的一个靴子脱下去了,这就是可能发生的交易。我说你们不用担心,我相信美国总统川普,还有美国人民,还有你们没那么傻啊! 
 
这贸易战不会是一个交易,或者是一个合同能解决的。贸易战本质是人民币挑战美元,第二个挑战你的文化和你的信仰。然后今天很多人是关心台湾问题,关心台湾。因为台湾所有人都认为下一步是共产党对待台湾上有动作,然后美国会怎么办?会怎么弄?到底是怎么参与?什么情况下参与?经济会是什么情况?他们特别地担心,特别地担心。我觉得今天下午谈台湾谈那么多。 
 
另外一个我完全没想到的是,所有人都在关心香港整个民主和法制和香港金融的变化,和对香港港元下一步的走向和人民币的汇率。他们认为现在中共就等着11月6号选举前后,(汇率)跨过7好影响总统选举。一定会跨过7的,然后就接着往下贬,就是来抵消中美贸易战他们的损失——这是他们的战略。我说这你们肯定是对的。但是呢你们有准备了,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担心香港法律上已经逐渐得变成了黑社会,然后美国和欧洲西方的在香港的金融投资能不能得到保障,很多人现在觉得没法想象香港政府现在每天的这种变化。
 
我给他举了个例子。我说在一天前,王岐山在中东访问的时候,我说我们的基金,还有我们基金的律师突然间来了一堆警察,来了一堆警察就是要查封所有基金的资料,对过去股权呢,是给基金警察查封,并没有法院令,这回就带了一个法律的查封令来了。 
 
然后就有人给我打电话说:“郭文贵你只要闭嘴,你只要别来开王健新闻发布会,你别再喊着反对共产党,别再说港币,这个法院的事就会没有了”。当然我不同意了。我说就在我和你见面的下午三点钟,我说我们收到了香港高院寄来了3大盒子,所谓的起诉我和我们基金的材料。
 
哇,他们都很兴奋,这个能不能让我们看一看。我说一定让你们看,或者全送给你们,可以复印一份给你们。我说你们看看香港政府是如何配合共产党的,香港政府是如何非法查封我,无理由的来查封我们香港基金的,而且香港政府怎么派警察到大陆去。所谓的大陆警察威胁、绑架、抓捕、关押的人的情况下做伪证的。然后香港是怎么把我们账号资金查封的。
 
哇,他们觉得如获至宝,然后他们就安排说:明天你能不能见几位媒体的大佬?我说可以,我们大概就40分钟时间,有五、六家媒体,我会在这和他们见个面,然后他们就很感兴趣,就是我们这些资金查封啊,股权查封啊,律师被绑架啊,律师被失踪啊,以及怎么到大陆去,来去调查我们的合伙人,还有合伙人曲国娇丢失,消失。 美国人现在真的是变了。
 
所以战友们,世界在巨变,香港所有问题对我个人来讲是灾难。对我们反对CCP,让世界知道真正的现在香港、大陆和台湾的真相来讲,这是天大的礼物。
 
对不起,我喝杯水。
 
哎呀,我一直在讲,嗓子都冒烟啦。
 
10:21 国内经济政治形势恶化,会上美国人对中国的认知和郭先生对反共联盟下一步行动策略和方向的建议
郭文贵先生:然后呢,对澳门郑晓松被自杀——抑郁症。孟宏伟如何在机场反抗自杀——拿刀,自杀未遂,现在在北京医院被保护起来了。然后最近还有个,我都不知道,湖南的一个纪委书记被自杀了,然后又有什么跳水的自杀了。哇,他们一堆单子。我说这很多人我真不知道。 
 
但是,战友们,今天这些人是美国的未来,世界的未来,很多年轻的,去影响世界的人物,而且他们对我们郭爆料这个关注程度真的我没想象到,真的没想象到。就是战友们、姐妹们,今天我特别想说的是,大家说话要注意,要注意。咱别搞那个太低级的,因为太多人关注我们了,一年半以前如果说今天那么多人关注我们,你们是无法想象的。你们想想一年半以后,共产党灭了,每个人都是创造历史的人物,千万别把自己弄得太低了。
 
现在白宫后面是有人在唱歌,唱得特别好,特别喜欢,这就是美国。 
 
你说在中国,这些人都抓监狱去了。在美国你反对领导人,你可以把领导人fired掉。在中国,你要反对领导人,就把你送到监狱去,活埋了你。
 
今天我问到美国一个国防部的人,一个朋友啊。我问他一句话,我说你到中国访问的时候,对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他说所有中国灰蒙蒙的,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恐惧,包括八一大楼的任何人,包括中南海的人。我说那么这些恐惧是谁给的?是你美国人给的吗?是我郭文贵给的吗?是英国给的吗?是日本?台湾?香港?不是,是整个这个体制CCP,让每个人都恐惧。
 
然后私下里边,你听到最多是什么?他说每个人的眼神和表情言不由衷,欲言又止,都是身体语言那种抗拒。我说这就是现在你们要想到的,有多少人希望能到美国来,我说你跟见到的所有人,我可以说是百分之百,你给他个选择,你愿意呆在北京当官,还是来美国常驻多年?他都来美国。 
 
他说这个我相信。那我问你,你跟CCP的打仗会不会是用武器解决?不会的!跟CCP的打仗是一个体制,意识形态、宗教、文化,然后是经济。就经济领域最不重要的就是贸易,当然了,我说你千万别停。你别拽个靴子就放他过去了。我说最重要的是金融,你不把金融搞明白,你会输得很惨。美国人没有美元了,美国人是人吃人,吃垃圾去,跟委内瑞拉一样,你们全美国有多少万万个游泳池都将没水,油价会涨得你开不起车。 
 
美国人的乡村房子都成为你的噩梦,一个这么大的国家,一个现代化的国家,没有一个发达的高速铁路交通系统,你靠什么活着?你靠石油,怎么可能? 
 
我说你看看到美国的中西部,那些大的州,中西部的州,他们这些农民,他们35%的东西要卖给中国去。我说但是你别忘了,CCP能买你的东西,同时这也是他的武器,他可以停止买你的东西,已经发生了。我说唯一的,你可以让一个友好的中国政府,永远不会因为拥有买你的权利,用市场来威胁你。 欸,他说是。
 
所以他们说,这回这个中期选举他们感触特别深的是凡是这些农业州反而很多人大力支持川普总统,大力的支持共和党,反而是很多人超出想象的支持,为什么?他们怕被威胁。所以说这非常重要。
 
所以我说:你们反共大联盟,你们要抓住重点,别什么都反。首先一点,你要声明,你反共产党,不要反中国。反共产党从什么开始,从金融开始,反偷盗知识产权开始,反对对台湾和香港的威胁开始,反对在香港和台湾用殖民地的方法,对待自己的同胞和经济侵略开始。
 
所以今天讨论大纲当中的核心就是未来反啥?反对信仰打击、宗教打击、反对文化侵略、反对金融侵略、反对共产党体制用“蓝金黄”手段影响西方,然后要立法,这是重点。
 
15:50战友们要注意言行,发过的言、和视频、和《郭文》都将影响历史,未来将载入历史 
郭文贵先生:亲爱的战友们,今天我再次想说第二遍。战友们,你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咱们的挺郭爆料的所有人的名字,所有的你发过的言、和视频、和《郭文》都将影响历史,都将载入历史。千万要看得起自己,不要看不起自己。
 
今天很多人拿到了咱们《郭媒体》很多战友的,有些是我真的不知道的,人家翻译过来的“郭文”、推文啊。让我看,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当时我特别感动,都这么牛的人,这么厉害的人,将是掌控世界未来的人,这些人竟然花这么多精力听和看、翻译《郭媒体》爆料,这就是我们创造神奇的力量。一年半以前,没人相信。 
 
所以我今天开会其中一个会,我一开始就说,在一年半以前,我是美国报纸上登的,我是强奸犯。我被纽约律师事务所Bruno Wu吴征,拿你美国护照的吴征,他老婆叫杨澜,在美国起诉了我,还有《财新》,说我是强奸犯,说我是诽谤犯。我说在美国最有影响的,当时说我名字都是假的,出生年月都是假的。《财新》访问了我的祖坟,他们在网站上一百多篇报道,到现在已经三百多篇了,没有一样是真的,都已经事实证明了。
 
我说《博讯》 、《财新》和Bruno Wu在美国,敲了Steve Bannon家的大门,当时班农工作在白宫,我还不认识班农的时候,说要以翻译书为代价,让他帮助把我遣返。Steve Wynn所谓拿着习近平的信来lobby总统。然后美国有多个、N个大佬们去公关,这都是犯罪的。 
 
而且我说我们一定会采取反击。但是今天我站在这个舞台上我告诉大家,一年半以前的强奸犯,诈骗犯,逃跑犯,发红通者,VOA被断播者,哈德逊被临时取消演讲者,和最重要的是和代表我政庇的律师取消了代表我的这个资格——是被共产党威胁的……一切发生的事情!下边掌声雷动!
 
事实胜于雄辩。我说我经过了这一年多,很多事情都已经被验证了。现在我想说的是infact,事实,很感动,很感人。然后我说,我愿意回答大家问题。然后在回答问题当中很尖锐,这就是我最喜欢的美国——很尖锐、很直接,但是很有礼貌, 一句废话都没有。
 
不像我们中国领导人,绕来绕去——从唐朝到秦朝,从清朝到石器时代,从欧洲到星球,星球到木星,把大家都绕晕了。人家就很直接,很真实,这个文化太棒了!太棒了!什么叫文化?这就叫文化。
 
亲爱的战友们,因为我一会儿还有好几个连接的视频,还要参加基金的会议,要应对香港高法对我们的开庭,全世界都会关注。然后我们要赶快把这些文件发给美国律师团队,然后开好多会,跟香港、新加坡、日本啊。开完会,明天早晨七点半就要参加一个早餐会,从七点半开始一直开会。所以说今天呢在华盛顿之行,暂时向战友报告到这。
 
我说过,我会向你们报告整个华盛顿的行程和情况,现在我兑现诺言,报告呢就到这儿。 
 
我在这里,我在华盛顿, 在白宫后面百米之处,为十四亿同胞祈祷。
 
(双手合十闭目祈祷;……) 阿弥陀佛!
 
亲爱的战友们,我今天呢,就在这跟大家报道到此。
 
我再次呼吁,在华盛顿区的好多朋友发信息要见我。我先首先抱歉,我这次来一个华人也不见,一个华人也见不了了,没有时间啦。我从现在为止到离开华盛顿啊,真的是每分钟都安排好了,没有任何时间,我真的是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所以说很多朋友给我发信息,没来得及看的,没来得及回复的,向你们抱歉。我这次来华盛顿一个华人朋友也见不了。 而且很多事情呢,你们给我发信息我都知道了。
 
但是呢我告诉大家的事情,现在在华盛顿我什么都不能做,我这次来专门就是为了开反共CCP大联盟这个会的。 
 
亲爱的战友,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