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8年7月22日视频第一部分 20180722_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8年7月22日视频第一部分 20180722_1 王建被杀背后的其他细节!及为什么李红宽输掉了官司!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许家印 夏平 赖建平 谢建生 朱时茂 曲龙 李长春 李源潮 令计划 李克强 刘志华 胡锦涛 温家宝 赵本山 傅政华 胡耀邦 大卫小哥 毛泽东 夏业良 王雁平 黄河边 马化腾 马云 李洪宽 习近平 郭文贵 郭宝胜 吴征 孟建柱 胡舒立 王健 江泽民 王岐山 路德 习主席 孙立军 习 傅振华 毛主席 雁平 锦涛 袁建斌 李一平 傅老三 李宏宽 熊光楷 亨利小哥 约翰小哥 郑介普 董仚 
公司组织:Instagram 政法委 北京银行 民生银行 财新 国贸 中纪委 安全部 万达 公安部 盘古大观 河南省高院 海航 中国银行 郭媒体 爱马仕 中南海 盘古 裕达 平安 碧桂园 
国家地区:中南海 大庆 山西 长春 河南 昌平 亚洲 南海 马来西亚 法国 福建 郑州 东北 北京 西藏 日本 新疆 香港 德国 美国 中国 井冈山 
名词解释:爹亲娘亲不如党亲 欺民贼 中南坑 盗国贼 共产党 喜马拉雅 艾滋病 文化大革命 爆料革命 乌托邦 大门 爆料 江家 七哥 爹亲娘亲 不如党亲 方正 三部 京A88 烂仔 屎诺 韦屎 73 一地鸡毛 
文字整理:阿丙 Danica 文明 riki 文随 小丽杨 拿得起 天亮了 文晓 静心耕耘 闻喜 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杯酒渐浓 米小乐 酸酸乳(文少) 某某(文成) 文官 林礼 月野兔 风起云间(文敏) 文敏 
发布时间:20180722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tNHfLQdaPk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00:00  李源潮被“双规”,碧桂园房地产出事了,和共产党合作只有这个结局
郭文贵先生::尊敬的战友们好!这是7月22号,文贵在船上给战友们、在吃早餐的时候报平安直播。看看声音怎么样?哎呀,这个今天是7月22号、7月22号,这个文贵啊,在这里,哎呀,昨天晚上是特别激动啊!昨天晚上没怎么睡觉,但是很兴奋,非常兴奋!
 
这个昨天晚上、主要是昨天晚上之前有太多兴奋的事儿,特别是看了昨天路德先生(路大脑骗,下同)的采访亨利小哥,亨利小哥,现在这小哥帮了不地啊,了不地啊!哟,这些小哥帮可了不地!这个是,这个一个一个的小哥,约翰小哥,令狐小哥,亨利小哥,啊,这家伙了不得了,David小哥,啥时这个玛丽妹妹,玛丽妹妹。
 
昨天晚上我们很多投资者跟我联系,这个关于碧桂园,这碧桂园出事儿啦、真出事儿啦!还有李源潮、这李源潮被“双规”啦!,热闹非凡,热闹非凡!哎哟,我在这儿能看到我,特别好,这家伙我一看我自己实在有点儿太帅,不好意思看我自己都。哎,大家别吐,开玩笑啊。所以啊昨天晚上相当热闹,相当的热闹,相当的热闹!
 
所以啊昨天晚上这个通话,更多的是经济、金融、李源潮,这个确实是大事儿,大事儿。这个碧桂园我早就说过,你跑到马来西亚你跟孟建柱这人合作,这杨先生这个人实际上这个老板真的是不错,这些地产商当中的老板,比较讲究的,讲点道德的、心中有上天的,还真数杨老板了,杨老板;他女儿这个人也不错,他女儿这个人非常不错,但是他走这一步没办法。你跟共产党这个“茅屎坑”儿里边儿,那你只有这一个结局,没有选择。所以啊亲爱的战友们,碧桂园这个倒下,它不是说一万亿的问题,它这个整个中国地产链儿就出问题。
 
3:12货币贬值冲抵美国贸易损失是饮鸩止渴,中国股市就如嫖娼,损失身体还可能毙命;房地产利润超过5-10%不正常。
郭文贵先生:现在这个货币啊大幅贬值来冲抵美国贸易所带来的整个的损失,这个就是“饮鸩止渴”、“饮鸩止渴”,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行。你告诉我,中国什么行业真正地创造财富,很早我在视频上说过,什么行业创造财富?大家想想:工业?农业?科技?金融?没有一样儿,没有一样儿!中国只有在航天方面现在确实是有进步的,它发展成财富那需要一段时间,那不是开玩笑的。
 
那你说股市,股市更不是了,中国的股市人家不形容了吗,是不是?你在外国股市是投资,然后呢你在其他国家股市是赌博,你在中国那就是嫖娼股市,嫖娼又损失身体还损失钱,最后弄不好叫一炮毙命,染上艾滋病,当然不包括中南坑的常委了,人家不会,人家都提前身体检查,再就是人家都找处女,所以是吧?这个是不一样的啊。
 
所以战友们,(嗯,相当的好)所以说战友们,现在啊这种盗国贼们啊疯狂、欺骗、嚣张、傲慢,真的是我发现,咱们老百姓真地不知道,大家有感觉都不具体,都不具体。
 
这个房地产商、房地产商玩儿的是啥呀?房地产商玩儿的是啥?48%~55%都给国家交税了,税和费,然后房地产剩下的20%~30%之间,基本上是员工费用和交给银行的利息,甚至更多。房地产商的利润不会超过5%,超过5%到10%、20%那是什么?那完全是数字游戏,超过这5~10(%)那就不正常了,在任何国家它都不正常。
 
中国房地产商一弄就是几十亿、几千亿,郭文贵当年搞房地产的时候儿有你万达吗?有你许家印吗?有你碧桂园吗?我郭文贵是91年成立的房地产公司,93年就在郑州就拆下了几千户的土地,我没有一块儿地是买的政府的,93年中国还不实行土地转让呢,都是协议转让,我都不买政府的。
 
我做完以后,郑州市政府、市委、人大都找我,你看看郑州市的那个市委对面那个楼,好多都是我的设计概念,市政府的那个大门当年都是当年都是我设计的。郑州市政府那个楼里面有一个《毛泽东选集》有个故事,就是反对兴建豪华楼堂馆所,有人把那个牛牵到当时豪华的郑州市政府的三楼去,抗议郑州新盖豪华楼堂馆所,就那个故事。
 
这个楼它当时让我拆了跟我合作,五五分成,说实在话,那时侯儿中国有几个懂得搞房地产跟政府之间以土地出股的,啊?没有几个!我拒绝了,不和政府合作。
 
后来河南省的高院…所以说只有河南省高院那块儿地也要跟我合作,找我合作人多啦,我在以前节目讲过,河南这个地方人口多,文化比较深,啊,那个地方很穷,来的都是些坏官儿,都到这儿欺压百姓的,政府特别坏,“水浅王八多”。所以当时我老婆说:“这个地方别在这儿待着,这不是你待的地方,还是你回北京吧”。后来李克强书记也好,包括当时那个李长春书记也好,都曾经给过我多大的项目,我都拒绝了,我还是在北京发展。
 
现在证明什么?谁在河南发展谁都是死,那卢展工的家人、那福建来那帮搞房地产,那最后河南人都知道啊,陈贵元搞那一段,它都知道啊,是吧?到了北京那就不用说了,全国多少人找我合作呀。裕达酒店是个品牌,我决定不再搞房地产就不再搞了,搞房地产要么你与官方勾结,要么你就是说骗取银行,再一个你必须得加上“豆腐渣”工程,这三样儿你不做,你肯定搞不成好房地产,这三样儿我都不想做,我知道早晚一天得算帐,算了,拉倒,咱不做,咱走人!
 
现在看来啊,我走得是聪明的,不做房地产是对的。你别看那些所谓的现在那些富豪们,又玩儿足球呢,这个,这个,又玩儿这个又玩儿那呐,别看那跳得欢,最后老百姓都得给它拉清单。我得吃点儿啊战友们,哎呀,没念。(双手合十祷告)为战友们祈福!
 
10:07别羡慕那些所谓有钱的人,别羡慕!那有钱的人的悲剧和付出的代价是你也无法想象的
郭文贵先生:所以战友们,别羡慕那些所谓有钱的人,别羡慕!那有钱的人的悲剧和付出的代价是你也无法想象的。日本米饭,啊,我不能这样儿吃啊,我不会这样儿吃的。所以啊所有的战友们,你想想,那些有钱的人,你看着他很红火,坐专机,想要啥有啥,美女如云,那压力你看不见,光看贼吃饭,你得看贼挨打的时候儿。
 
中国人权力敢受到监督,那你就是伟大的;财富你敢晒于阳光之下,你就是光明的;男女关系你不怕人家说,那你就要真爱!没有几个呀,没几个。所以战友们呐别羡慕那些有钱的,别羡慕当官的,别羡慕那有名的,我见得演员那多了去了,一吃饭有领导在,保证不看你旁边儿有钱的,那就使劲儿往上蹭,那就蹭得你受不了,都没法儿想象,真比赵本山的小品都夸张。如果没有当官儿的在、有钱的人在,那谁有钱,马上这一桌子受到关注……这个现在最火的,最火的,其中有两三个演员,很小的十五六岁我就认识她,当时我说这个孩子一定会火,他们说为什么,我说你看这孩子才多大呀,她妈领着她来了,眼睛一扫这一桌子,这一扫这一眼, 就知道这桌子谁重要,马上就靠你坐,然后给你夹菜,然后靠着你耍嗲,嗯……嗯……耍嗲。
 
因为我这吃过几回饭,我太有感觉了,比我有钱的她就靠上去了,比我官大的,那时候总参二部的姬部长一来,嗯……她就上去了,结果姬部长的老板来了,熊光楷,哎哟她靠熊光凯去了,后来出名了,啊,出名了。见谁呀,见了大导演,见导演,见这个导演那样,见那个导演那样,没法想象,没法想象。这个社会的畸形,她愿意吗?她不愿意,她不愿意行吗?她没办法,她没选择。
 
(13:12郭媒体被攻击断网,以下是郭先生与工作人员小声沟通 )
 
郭文贵先生:嗯?好象是断了是不是?我这边断了,等等等等,这儿断了,这会儿在走,是网的事。……Return, Yes ……但是这个效果可好了。嗯。……What’s this?嗯,发生了什么事情?被黑了。嗯?HTTP……这什么意思,等下等下。诶?有问题呀。……哈!真不行了,就登不上去,骇客骇客,看来是骇客,继续来那个什么……,顺过来,必须顺过来呀。绝对被黑了,绝对被黑了,绝对被黑了,呵!终于出手了,又出重手了。绝对出重手了,哼,呵呵呵……,太搞笑了。Come in. 可以了,等一下我们再试试那个。
 
(18:10转场Instagram )
 
中不中?回这儿来了啊,回来了,哈哈哈,哎呀,太搞笑了。吓死他们了,盗国贼,吓死了!把《郭媒体》给黑了,黑瘫了。呵呵呵……。(对身边工作人员说)一会儿你看着点儿啊,《郭媒体》行了然后再回去。
 
加入了吧?战友们,看着了吧?盗国贼把《郭媒体》最起码得超过30亿次的饱和性攻击,才能把它黑掉,哎呀,忒搞笑了。(读留言并互动)对!文昕,文昕好、文昕好。7596、蛋挞、68IOF、730、J70,跟着郭叔/七哥转战场,贵叔谢谢了啊!zhengzheng,9306你也饿了啊。 7844问一个问题,没问题啊。1234,617,D3,come, change come,么么哒,3087,Yanling Xi, 4606,你好你好,贵州的战友问好啊。
 
亲爱的战友们,7月22号,文贵现在刚刚从《郭媒体》,换到了Instagram开始直播。呵呵呵,那边被黑瘫了,那边被黑瘫了,啊。(吃播)这个虾好,这个虾好,我让战友们(看),这个虾好,这个虾好,这个虾非常好,这个虾好啊!好!这个青菜也好,我爱吃这个小嫩羊肉放点青菜。《郭媒体》被黑了。尖椒干豆腐,哎哟太好了,东北的尖椒干豆腐是我的挚爱呀!还有冻豆腐,小鸡炖蘑菇。它这个《郭媒体》呀,它黑不了我,因为今天我在船上,我没带那个反黑客的咱那个秘密武器,是一个大盒子,所以我就把那个给跳掉了,我们工程师说那你坚持不了半小时,我刚才想已经十几分钟了,结果“嘣唧”给断了。盗国贼的招儿很烂的,很烂的,非常烂,你看看它就是无法无天,如果咱要是愿意用的招儿对付它的话,它根本没有活的余地,DOS招儿太容易啦,烂人嘛,如果你在大街上碰上一个人拿着菜刀乱砍,不是证明他是英雄, 只是证明他疯了。我们只是不能那么做而已。
 
猪肉炖粉条,哎呀好吃。这个猪肉炖粉条我要声明,我只爱吃东北的杀猪菜的猪肉冻粉条,酸菜。我特别喜欢长白山,长白山那地方有点神气儿,每次我上到山顶都感觉到很神奇。
 
黑客总头肯定是王岐山、孟建柱啊,执行者就是傅政华、孙力军啊。那傅老三是不是,他当年不就跟我电话说吗:“谁谁谁的网站不是被黑了吗,他能说话吗?”嚣张,嚣张,就是嚣张!
 
茴香饺子,好吃!我这吃了已经吃不少了,吃不少啦!!!
 
23:30穿着八路军服上井冈山的,都心里有鬼,下场很惨;中共股市大跌,唯有七哥和合作者大赚
郭文贵先生:我晚上没怎么睡觉,我刚才说了太兴奋,这国内的所有人都在问:中国银行啥时候出事?民生银行啥时候出事?北京银行啥时候出事?许家印啥时候出事?马云啥时候出事?马化腾啥时候出事?我说:凡事你记住头一段(时间)穿着八路军衣服上井冈山的,都好不了!我告诉你,所有的战友们,凡是上那儿去的,都是心里有鬼,啊,心里有鬼。
 
我小时候在东北我们那村里边丢个鸡、丢个鸭呀,人家一开始站在村上开骂:谁偷我们家鸡啦?谁偷我们家鸭啦?你喊的时候,你放心,凡是站在前面问寒问暖的:“哎哟,你家鸡丢啦?鸭丢啦?哎哟是吗?我昨天好像看见啦”。肯定其中一个人就是偷的。
 
 (服务员送来了吃的)OMG,大家看看,我最爱的鸭子!我最爱的鸭子! Thank you, give me some, please.
 
凡是冲到前面的,凡是到前面的问寒问暖的都是做贼心虚的,犯罪的人总愿意回到第一现场,证明自己没犯罪。跑到井冈山干啥去?跟你啥关系?“爹亲娘亲没有党亲”,说这话的人,都被抓了。谁先说的?大家记住了么,谁先说的?习主席最亲爱的人——刘志丹,最后刘志丹被搞得多惨,被毛主席搞多惨?那不搞死了嘛!
 
我小时候记着那到处都写“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啊,什么“大有作为”,看到没有。哎呀,凡是那都是骗人的,写这个的人都啥下场?没好下场!所以战友们(吃下了一片鸭子,又喂了工作人员一块),吃一块,来。我得让我的工作人员得吃一块。太好吃了!我得放到他嘴里吃, 你们要见这一幕你们觉得我是同性恋,不是。关心别人、爱别人,就是爱自己,你不给别人爱,没有人给你爱的。
 
所以啊,大家看到了,所以说那些人跑到井冈山去,都会下场会很惨。你看这股市上“当当当”地往下下,就我那个方正股票它往上涨。现在跟我所有签了共同合作协议的人,各国的,疯啦!“郭先生,我们给你赚大钱啦!”因为什么?不是买股票的钱,他们是所有人跟我一起买跌,然后这个买涨,然后我们现在都赚钱了,赚太多钱了。说老实话不赚都不行,不赚都不好意思了,不赚都不行。现在凡是做空的全赚大钱了,啊,全赚大钱啦。现在有人已经拿我,人家赚钱都不超过24小时,钱立马兑现,欧洲人、美国人有一样好:有钱就花,不像咱们老存着。因为咱没有安全感。有人就开始买房子、买农场去啦。
 
27:33李洪宽输了官司又骗捐
郭文贵先生:(喝水)啊,我再说说昨天那个亨利小哥,啊,对!李红薯的事儿是吧?李红薯,李洪宽,刚才我看到很多人说李洪宽发了个推,说这个打官司输了,这个输了以后,然后呢陪500万美元要,说7月初就判决了,然后呢这个,什么还又要捐款了,又要募捐啦,还说我伪造他签字。(吃饭)哎呀我的妈呀,忒好吃啦!这个吃着特别好!
 
李洪宽发那个推我扫了一眼,我从来不看他们的东西,有的人精神很变态,别人骂你吧,你就听,听了你就生气,生气你还看他骂,他为啥骂你啊,就是你太贱了。这些人吧,我不是怕你骂,我深深知道,像李洪宽骂人家娘,骂人家家人的,我说过了:上天会给你报应的! 那李洪宽他娘和李洪宽他的姐姐妹妹,下一辈子被驴那个、跟驴睡。他作恶作得太多了,知道了吗,作恶太多了。
 
你不相信, 李洪宽先生,你给你妈和你姐妹带来的这种灾难、仇恨,这种妄语,真的是,你这个真的是驴生的啊,你真是给你家人造孽啊!看了他的推,说他7月初官司就输了,因为郭文贵冒充假签字。(夸新厨师好看)Very beauty! 我们今天换了个厨师,听说是个女厨师,我没见呢,刚才从窗户上我从发现,是个女的,德国人,德国人,上一个厨师让我给炒了,(河南方言)不中!
 
然后说我冒充他(李洪宽)签字,然后他说“我要募捐了,500万美元”。我要告诉战友们,第一,我在一个月前我给大家在视频中说:有几个官司,我们赢了。(详细的)我都没说,凡是赢的事儿吧,我都不愿意说。我赢是应该的,因为我从来没干过坏事儿,我输了我肯定是冤枉的,我要向战友们哭诉啊。
 
现在,很多,你像那个《财新》公司来告我的,灭回去了,现在只剩下胡舒立个人告我。那个谁、那个叫PAG,叫做太平联盟——海航背后控制的基金,头两天要把我房子给查处,要查封,法官给判了,输回去了。然后我们的诉讼接着弄。哈哈,还有谁呀?对,还有另外的两个是没公布的,法官直接给踢回去了。大概五六个案子吧都赢了。
 
还有四个案子吧是初期,告这些欺民贼的也赢了。但是我不想说,等公开再说吧。6月底的时候,我们的律师团队告诉我,李洪宽这个事情,他说“我们肯定赢了,然后呢,500万美元肯定赔了,肯定赔了,肯定是”。所以说整个这个情况,我觉得这都是小事儿,咱打击盗国贼呗,欺民贼那太小事儿啦。
 
那么李洪宽说我是伪造他签字,在美国,你敢伪造别人签字,那真是找死呢,那就直接就是等于自杀,大家去查查伪造别人签字这个文件是(判刑)多少年,20年以上你呆在监狱去吧。你要是做假证、欺骗政府,给你查实了,真的20年以上,20年起步。
 
在中国造假呀,它不算罪。这两天你看看假疫苗,你说坏不坏良心呐!假疫苗都敢做,假疫苗,你说这假,为什么假牛奶、假奶粉,假药,到处是假?因为中南坑的人没有一个是真的,全说假话,全说假话。
 
但是在美国你敢造假, 那是极大的犯罪,远远超过杀人,在美国这个罪行相当严重!我敢跟你说冒充李洪宽的签字,我的律师能干吗?我的律师,十几个律师团队能干吗?我内部律师六七个,他们能干吗?给我顶这个雷去吗?所以李洪宽你看这个人啊,发推要募捐,你说他撒谎到什么程度,他竟然敢以这个理由去募捐,然后说赔了500万,500万现在还没判呢,但这个案子已经判他输了,肯定输了,诽谤。然后接下来就限制他所有的发言,所有的社交媒体都会给他关掉,然后法院会对他的信用,在美国信用网络里面会发出一个法律红色警告。 这个人那将是未来寸步难行。
 
然后实际上我们干了什么呢?律师问我的时候,我们有两个其它刑事行动,我们已经启动了,已经启动了。就是刑事启动,现在我根据国内被他以招婚启示骗的女性,已经其它刑事上的启动了,包括他的钱财,包括他谁给做的。他现在结果还募捐呢,你说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情吗?还有这事儿吗?!大家。
 
哎,好,战友们,现在说这个500万募捐,你不是要募捐吗?我现在我取消,你没那500万,李洪宽,我取消。你给我打通那个500万的电话,我给她说一下。把电话打通,看他行了没有。我现在啊,李洪宽你记住,你不是要募捐500万美元吗?我现在把那个500万我暂时给它取消,我看你还募不募捐,我看你还募不募捐!
 
哎哟,李洪宽,不是这个案子输了让你害怕,接下来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电话打通了)郭文贵先生:打通了?喂,早上好!雁平,吃饭了没有?我跟你说李洪宽那个案子啊,李洪宽今天在推特上发了个推文,说他知道案子输了,然后要罚他500万,还搞募捐,还说我假签字、冒充他签字。你这样啊,一会儿你给……喂,听到吗雁平?听到了吗?
 
(王雁平:刚才有点断线。)
 
郭文贵先生:李洪宽,他刚刚地在……一会儿你看一下子推特上,他发了个推文,说他知道他的案子7月份输了,7月初,然后说是因为我冒充了他的签字,这神经病啊,
 
(王雁平:这不是胡说八道嘛!)
 
郭文贵先生:你把他这个推文保留好,马上提供给法官,然后做法律认证,另外一个呢,他说他因此呢他输了500万他要募捐。他在又骗人呐啊,呵呵,你马上给这个律师发个Email,先发Email再打电话,通知咱们所有的律师团队,对李洪宽的500万美元索赔取消,暂停吧,暂停暂停。好吧?
 
(王雁平:你开玩笑吧?我们这边已经快完成了。)
 
郭文贵先生:别别别,他没那500万美元你知道吗?
 
(王雁平:这是我们内部团队这是我们这边的目标,权利, ……落到我们口了,你说……)
 
郭文贵先生:他现在是啥——他现在是李洪宽他拿到募捐又骗战友呢,不知道哪个战友,国内咱们的妹子被骗了,你先让他暂停也行,取消吧取消,他没500万,你关键,暂停行吧,暂停啊。你这样,你先把他这个把他那两个刑事案子抓紧推进,关键是让这小子受到刑事惩罚,经济惩罚不是咱的目的好不好?
 
(王雁平:行。现在是这样我还没跟您汇报呢,准备和您说一声,这个进展很多,大,进展很大。那这个500万我是先暂停了还是?)
 
郭文贵先生:暂停吧,暂停,暂停暂停好吧。
 
(王雁平:行,好了好了。)
 
郭文贵先生:好了,好了,再见啊。
 
(王雁平:好了,就这样,再见)再见。
 
郭文贵先生:李洪宽听到吗李洪宽?500万美元,500万美元,我先给你暂停啊,不是取消,暂停啊李洪宽,哈哈哈…….。李洪宽,你的噩梦,你记住——真的是刚刚开始。李洪宽你的秘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现在不说,你看判决完我都不说,你不说我都不说。
 
37:51接下来对袁建斌,韦石,西诺等伪类采取行动,未来把所有文贵爆料的,包括视频、音频、出书权、出版权、知识产权、一切全部都会放到一个喜马拉雅爆料基金
郭文贵先生:还有一个那什么,搞什么,还有一个吹牛了,吹狼蛋的,说我今天爆料是一地鸡毛,还说什么天天烤尸体的那个叫啥了我都忘了,啥名我都忘了,等着吧啊。还有那什么袁建斌,起诉这个起诉那个,就你那仨瓜俩枣的钱,你起诉谁去呀袁建斌?还有韦石(孟维参),西诺(熊宪民)你走着看。你走着看啊。
 
对了,韦石的其中一个州的账号,韦石的其中一个账号,钱刚刚转走,刚刚转走啊,刚刚转走。你以为——韦石,你觉得你取走钱,你把钱转走就不知道了吗?屎诺你就觉得美国政府那么傻吗你在美国干的事?你带着这样的背景,你觉得会那么傻吗?啊?夏业良,还有夏业良,黄河边,李一平,咱看着啊,还有赖建平,咱走着看啊。谢建生,郑建国,咱走着看啊。咱往走着看。
 
这个所以说李洪宽今天你看见了吗推文,你别再募捐了吧,你别再骗了。我再告诉你,郭文贵所说的未来把所有文贵爆料的,包括视频、音频、出书权、出版权、知识产权、一切全部都会放到一个喜马拉雅爆料基金吧,暂定为,都是由战友公开选出来的人说了算,由战友们来管理,任何人不能碰。
 
就是为海外和国内的战友遇到了司法陷害,遇到了盗国贼,帮助他们的。祖祖辈辈千秋万代。任何人想利用这个概念,那都是徒劳的。任何人募捐的钱,只要是你用于你,包括你打官司,那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决不允许。只要你用郭文贵和爆料的名义,跟我沾边的,我一定起诉你。你不信就试试。
 
40:23你就等着吧郭宝胜,曲龙他肯定完,曲龙跟王健一样下场
郭文贵先生:郭宝胜,郭宝胜你就甭提,你就等着吧郭宝胜。你就郭宝胜这个烂人,现在国内给我提供的证据,还有你做的恶,你等着吧,你麻烦大了你。曲龙他肯定完,曲龙跟王健一样下场。
 
你想想河北的董屳生,政法委书记,高院院长,利用他出来咬我,曲龙能出国吗?出国外国人就把他抓了,因为要了解这个情况,只能在国内。在国内他活着对这些人就是个威胁,咬郭文贵的,你咬完以后不用完了吗。那能有好下场吗?不可能啊。哼。曲龙那小烂崽,你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你。
 
如果你进了监狱让你呆了六年半,还不让你想明白,原来天天家人看你说你看佛书,我还真动了心了,我说这小子学好了啊,不再招摇撞骗了,不再玩黑社会了,就把他这想办法我帮写信,怎么帮助帮助他经济上,哎,放出来了咬人,又回来了,又玩横的了,又玩黑的了,又以为天下你说了算了,又玩招摇撞骗了,又搞行贿受贿呢。你这个小子,就你那点德行,就你那点操行,哎呀我的妈呀找死呢你。
 
未来打官司赢的钱,赢的钱啊,也会放到战友基金里面去。会很多。你放心会很多。我可以告诉你,最起码现在有四五个我们有把握的,能让他拿到就500万美元以上的,包括那美国佬叫什么?Roger Stone,替吴征说话那个,要一亿美元我们索赔。他要钱啊,绝对不会撤的。Roger Stone,Roger Stone对了。造谣,跟着吴征啊。
 
42:56七哥谈到国内政法委,公安界正孕养着一场革命,然后从亨利小哥谈到毛主席
郭文贵先生:国内政法委,公安界正孕养着一场革命,看着谁先进去吧。所以说李洪宽那个事情,你甭骗捐了。大家都看到了啊。
 
接下来我想给大家谈谈啊,昨天我很兴奋,国内又“炸了锅”了,就是昨天路德先生采访叫亨利小哥,(对服务人员:yes,finish,Thank you!)这个亨利小哥啊,亨利小哥,昨天这个节目我认为是自咱们爆料革命以来,到社交媒体上,社交媒体上,这个社交媒体上,出现的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士,非常重要。这个重要人士啊,我觉得亨利小哥最重要的他是,我认为他是这个确确实实,他是真正的了解共产党内部运作的,是内部人士。像我一样潜伏过的人士。我不属于内部人士,但潜伏过,潜伏过。所以说啊,他这个很重要,很重要。因为他一出口我就知道他是不是在里边待过。
 
咱们过去很多战友爆料呢很少人是在真正的核心单位呆过,或者说你真正看到了那个核心里面的真正的秘密。你看他说江泽民家,江泽民家的后面就是毛主席的故居,毛主席故居和那之间有一个花园里面有个黑暗的洞,就是往地下道的。实际上那个他是九十年代初他离开的,后来发生很大变化。现在习近平先生就住在毛主席故居那个屋,毛主席故居给弄了,他去住了哈哈。那个洞呢现在给堵上了,没了。但是当年毛泽东逝世以后,就是从那个洞里面放下去的,在那下面把肚子肠子取出来,然后给放进了水银,然后把他的尸体变成了干尸的,在那个地方。
 
毛主席的泳池,因为昨天路德先生不了解中南海的那个地图,中南海地图啊,你上那地图看的时候,上北下南,他的上北边,就北门,然后西边是西门,南门就是新华门,东边是东门,但东门昨天亨利小哥说的是对对,你跨不过来,因为那个海,他东边中南海的他的左边是海,左青龙,青龙需要水,所以它弄的是水,右白虎,它右边你看都是盖的高的建筑,宁让青龙高万尺不让白虎高一头。所以青龙那边就是故宫,然后是英雄纪念碑,还有一个新华门,都比右边高。那么它那个海是在左边,它是过不来的,所以说它海的东门,说白了就叫已经海外了。但是那块是胡耀邦的家,胡耀邦的家,还有中央警卫局的院子,还有管理局那些院子。
 
那么最重要的是中央领导常走的地方“中南坑”里面的人,走的是中南海西门。那么有时候正式的走的是南门——新华门。那个西门你上去一看,你就只知道,从那图上一看,上北下南,北门是北门,南边是新华门,你的左边是西门,西门一进去,就车是朝东走,西门一进去往左转全是国务院,往右转全部是书记处,就中办,这就是中南海内部人行话所说的,北院和南院。在海里待的人,从来不说什么中南海,说这南院,就说的总书记,当年就说胡锦涛,现在就说习近平。北院当年就说温家宝,现在就说的李克强。北院的,南院的。
 
这个中纪委里边也是分这个南院和北院。北院就是今天的平安大道上的,官园的,当年江青的官园,中纪委大楼,是刘志华给盖的。南院就是监察部,这也叫北院,南院。
 
(和工作人员讲话:看上去不清楚啊,你录好啊。现在《郭媒体》能上来吗?)
 
中南海建设基本上是由喜贵干的,令计划主管时把工人换成山西人,格局不够,不是领袖;中南坑的人最怕的就是身边的人,最怕的就是党员、高官。最怕的是他每天看见的人,然后再怕的是人民。
郭文贵先生:战友们,这个亨利小哥说的非常准确。那么过两天,我会把那个院子,每个院子啊,绝大多数院子完成于建设是在由喜贵时期,80%是由喜贵干的,中南海。
 
这个到中南海见由喜贵的时候,由喜贵爱说一句话:“我这个园子怎么样啊?你看我这个园子怎么样啊”?他家园子,呵呵!因为都是他干的。所有园子里当年几乎100%。
 
(工作人员端上食物)跟大家一起吃啊。我在这看,看得老清楚了。但是一转(播)出去就不清楚了。
 
由喜贵能完成(改造)有百分之八十。后来啊,令计划来了,令计划管着,令计划天天在这儿喂猫,也完成了不少。他就把由喜贵的很多人给换了,在这点上就看出令计划不是个领袖。你说你争那干什么?都是中国人民,河北人干的,有啥不好的?你非换成你山西人干?山西人干的就不是中国人(干的)了吗? 结果怎么样?结果是最后在这一件件小事儿上,天天捅由喜贵的刀子。 
 
但是,昨天小哥说的对,亨利小哥。您能把这些人都给换了吗?那是不可能的。这些人要想跟你动刀子,一个服务员就把你灭了。 
 
中国政权,只要老百姓明白,我可以告诉你,根本不需要百个部队。凡是天天说什么,搞“共振”啊,搞“全民起义”啊。中国历史上你给我查查,哪个皇帝是全民起义给推掉的?特别是共产党以来,哪个中央领导人是内部造反给干掉的?有一个?有一个老百姓造反给搞掉的?全是内部。只要他握住那个枪了,你把他干掉的可能性没有。
 
另外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谋杀。那内部人就是,真的是一个阿姨,我跟你说,拿过来枪就把他给干掉了。因为他不可能防范的。防范是……你别看电影,你看那都是都很松懈的。 
 
昨天小哥说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没枪,中南海都没枪,不敢有枪。共产党最怕的不是我们,也不是美国,也不是美帝国主义。最怕的就是身边的人,最怕的就是党员、高官。最怕的是他每天看见的人,然后再怕的是人民。他们最怕的就是身边的人;最不相信的也是每天跟他上床的人;最不信任的就是每天住在一起开会的人;他最想干掉的就是他每天见到最多的人。这就是“中南坑”,这就是邪恶的组织!就这么回事,所以他那里面有什么枪啊?没枪! 
 
(念战友名字:59448。)
 
52:17共产党是邪恶组织,没有人是安全的,领导的生活就是搞关系、搞钱、搞材料、搞女人。随便一个处级常委的秘书下地方一趟都是被当地官员奉上万千万上亿的金钱和古董
亲爱的战友们,这个为什么说“中南坑”,乌托邦,共产党是个邪恶的组织,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没有一个人是真实的啊。所以说昨天亨利小哥讲出了中南海的核心秘密,所有的中南海里的领导出门晚上,他们没有什么……还什么廉耻啊,家人、父子啊,他们没有这个说法。我见太多了。
 
就是搞女人,白天搞材料,晚上搞女人。(括号啊,搞材料就是搞假材料,搞假材料,骗党骗人民)。白天搞材料,晚上搞女人,醒来以后就陷害人,然后中午睡完午觉就搞点钱,搞钱。然后这晚餐当中搞搞关系,这就是领导的生活,搞关系,搞钱,搞材料,搞女人!没有任何事……他们在生活中,他们由于几十年的从政,到了中南坑以后,他们的智商和情商跟常人不能比。
 
啥叫不能比?就是整个人都傻了,都是工具。他脑子啥也没有,每天醒来5到10分钟给你安排好。到点搞女人,到点搞材料,坐那儿开会,镜头来了端正,写(字)。镜头一走,然后往那一躺,然后材料,谁讲话,然后讲几句,永远不犯错。
 
最后大家开完会了,然后私下里“咬咬耳朵”,“拽拽袖子”,做点小交易;然后是晚饭去,搞搞关系,中间分分利益。到周末的时候就大家勾兑,把这一周的关系兑对勾兑,然后有的人就出去,像他说的那样,就是出去一个处级干部到外地搞两千万,那太容易了,太容易!
 
现在任何一个常委的秘书说要飞一趟到外地去,绝对是一两个亿跟玩似的,啥都不用说。说我这有人,有个项目你拿两个亿,那就跪着求着拿。中间商都拿一个亿都没问题。最高的妓女,最高级的妓女都在“中南坑”,政治妓女,这个国家妓女就在“中南坑”。
 
昨天这个亨利说的太对了!他旁边妓女的那妈咪,就是那旁边的警卫啊、保镖啊、司机啊都了不得!这个我现在因为我不愿意说,那些常委的身边的人我认识的太多了。我给你讲一个最简单的,有一个常委的一个秘书,跟了他二十几年了,我认识他也很多年了。他每次到我这个酒店住的时候,住一晚上,他走的时候他离开。第二天,最起码三到四台面包车,要拉着他的东西送回到北京去,没有一次不这样的!那个三、四车,面包车里拉的肯定不是西瓜,更不是土特产。除了古董,就是现金,他拿走了都不算。
 
这个有一次我看到这个,哎呀,当地的省委书记和这个副省长,那听说他来了那紧张的都不行了,找我说:“你能不能安排我,他没法见我,吃早饭的时候我给他首长打个招呼。”我说:“他住我这儿,我们从来不打扰他,我说我们是搞酒店的不能弄。”他说:“只有你能上去,你说两句。”没办法啊,我们在当地啊,那我们只得听他的啊。我上去了,我说:“谁谁谁要来看看你。”“——都来吧”!
 
因为那一层是总统套房,专门有一个给总统套房的餐厅,特别棒。然后这时我就打电话把人给带上来。他上来我想走的时候,我傻眼了。哇噻!这两人啊!那家伙,抱着的拎着的,旁边俩人拎着的,我以为这都是钱吗这是?结果过了大概几个小时,向我们借了一个车。后来我们同事告诉我说,都是那个叫什么,那个秦朝的什么金马车,还是什么?金马车,金马车。还有一个那叫什么十二,什么十二生肖,什么玩艺。哎呀,他说我们看见了,太漂亮了!就这!他实际拿完以后他就忘掉了,根本不记得了,我见太多了。 
 
57:17郭先生讲述北京中南海和长安街以及中轴线的风水秘密
郭文贵先生:我昨天跟亨利小哥说的那“三座门”啊,亨利小哥没反应过来。“三座门”是在中南海北门,在它的东北方向,在中南海的桥北侧。“三座门”一进门,左侧现在是一个餐厅:叫什么“鼎轩”啊我忘了。右边是警卫室。往里去很深,实际当年的军委委员办公室所在地在那儿,文化大革命和抓“四人帮”筹划地全在这儿。总参二部,三部,情报汇集就在那里儿,“三座门”,后来才有了八一大楼。那么昨天亨利小哥还讲到,那么他大概就是90年代就离开了。
 
真正的是中南海的重新建设之后,就是下面那个地下道是通了叫北京军区的八大处,就是现在直接八大处你往山上看,北京长安街对着西边有个峰,叫定都峰。定都峰就是你看定都峰啊,长安街就看到一个峰尖。当年朱棣要建北京城的时候,以这个西边的都峰拉下的长安街,它叫定都峰。东西长安街,南北中轴路。中轴路的北边就是现在昌平山上的,就叫天龙山。天龙山叫天辰山,叫天龙山顶。中轴路的旁边叫天为乾,就是鸟巢,右为坤,就是水立方。天圆地方,乾坤二帝。
 
毛泽东的棺材就是中轴路的正中间,然后英雄纪念碑在正中间,中南坑在它右边,为啥在它中南坑的右边啊?权力!左青龙是财富,右白虎,北京城的最东南角就是今天的CBD,可以盖无尽的高楼。西侧,一过中轴路,西没有高楼,不允许盖,因为权力!这块不能让老百姓颠覆,就这么简单。北京城中轴路西,唯一的高楼叫什么呢?盘古大观!哈哈! 
 
北京城中南海的秘密啊,完全是迷信!所以共产党不让我们信迷信,它都信了!它让你信它,“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谁伟大也不如党伟大”,“党就是神”。所以昨天亨利小哥讲的那个中南海很小,没多大。左边国务院,右边书记处。那个院子里面每天干啥啊?在中南海办公的人,他能天天盯着他们吗?做不到的。中南海任何一个人都能改变中国的命运!任何一个,任何一个人!
 
1:00:14中南海的人邪恶无比、荒淫无度
郭文贵先生:进来中南海的人他的脑子都不正常了,除了整人、整材料,搞钱、搞女人,基本上他不会说人话,不会干人事的。每天90%的时间都干这个。所以说那时候啊亨利小哥没说进中南海啊,北京城现在也有啊听说少了,这几年都被王岐山、孟建柱给搞垄断了。北京当年啊,叫军牌的甲A的牌的,中南海的,牛。然后呢,甲02的甲03的不同的部门的啊。然后呢戎啊B啊各种军区的。还有一个加密牌,那密牌一般人都不知道的。你现在北京市“京AG”这是常委的牌,原来是“京A88”,这都是常委的牌。这个部级的牌偶尔也用一下“京AG”
 
所以这些特权很重要。另外当时有什么叫警备牌,红色的警备。警备牌一般都是当时破部委的,进公安部的,进“四副两高”的,也可以进中南海。旁边加一个什么呢?加一个“特通”——特别通行就是安全部的。后来还有专门中南海不同的时期发的通行证,不同的会议有特种通行证,只要在车前面一放这个的,放一警灯放窗户前面,你爱去哪去哪,爱干啥干啥,你甭说拉这英那英,你拉谁都没人管你啊!想进中南海就进中南海。
 
所以战友们,听到亨利小哥他在讲说他看到的这些领导就是普通人。听到亨利小哥讲那出门没有干不了的事儿,没有一样你想象不到的他都敢干 。所有的我见过的领导都想要处女,都找处女,而且玩着玩着就玩儿变态了,就玩人家处女的姐姐,就玩人家处女的妈。都是这德行!
 
香港的一个娱乐老板,一堆明星,就玩儿人家的妈、玩儿人家姐妹,现在活得还好着呢。他给某个领导就找了一堆处女,一堆处女。这个领导秘书就亲自跟我说过,他说:这哥们为啥得到照顾,为啥在香港这么横啊?他说:净给领导找处女,还找国外的。就这玩意儿。所以他们能干的坏事那是你们无法想象的。昨天我挺惊讶有一个,啥我都不惊讶:这个凤姐还进过中南海——不知道啊!哈哈,这有点吓人。
 
所以说香港那几个老板那简直是……,某常委的秘书跟了常委31年,他说:“我们首长就是被他给带坏了,老给我们搞处女,经常搞,领导都搞变态了。他身体不行了,他搞不动啊!干嘛呢?就吃那种药”——这就是为啥中国有太多那种偏方药了,太多了。
 
这个跟你们说实话啊,不嫌丢人啊,我试过一次,我试过一次。我喝过他给首长备的随身带的那个药,我吃过一次,喝酒喝多了。我说来我喝一口我看看怎么样,我说最近身体真不行,但不至于三秒啊!我试一下。那小瓶我就喝了那么四分之一吧,连四分之一都不到,我的妈呀!别提了,我没法形容,浑身发热,小肚子这块儿就像顶个雷一样,我也站不起来了,你们知道啥意思啊!我就不敢站起来了,老这样。我得回家啊!这回家咋交代这事啊!没办法,回家跟我老婆说,我说我刚才喝了点什么药。这把我老婆给气的呀!别提了,真是一个多月没搭理我,一个多月没搭理我。那个药…哇噻!那药也忒厉害了!那啥药也不可能…太快了!喝完就一会儿“邦”!这小肚子“噔”地一下就这样,发热,然后你越摸吧小肚子这块儿越硬,然后下边就发热,然后就热乎乎的火辣辣的,然后就不行了,裤子都快弄出洞出来了。就这样。关键问题啊,到第二天早上十点钟,你只要一上洗手间它又来了,一上洗手间就来了,我的天呐,太吓人了!你不能上洗手间,你不能去碰。
 
所以我知道中央领导多大年龄都没事。但是他身体能好吗?哎,人家都活一百来岁,九十多岁。为啥啊?肝坏了换肝,肾坏了换肾。再一个,有一堆邪门歪道的招儿。一个国家的医术、医疗,就是医疗处,中办,啊,管理处、服务处都给你安排好了。你需要硬的时候给你吃硬的药,你需要睡的时候给你吃睡的药。你哪儿不好了有人给你上。那多少人拼命把自己的肝换了,还得把自己儿子、爹妈的肝给你换了。所以说这个体制邪恶到什么程度,是西方、全世界、全中国人无法想象的!无法想象的!  
 
而且那个药,他那个警卫说是天然的。是从西藏找的一种什么,反正有虫草,还有一种什么样的动物提炼出来的,它炼出来的,非常可怕!但愿战友们你们别想用那种东西,你用了那东西,你没有医疗配套,那你就是找死呢!是不是?那你就是把汽车踩到底油门了,汽车踩炸锅了,是不是?那不行的那玩意儿。人家那是都有各种辅助设施啊!
 
1:06:49中国的军队绝对打不了仗
郭文贵先生:再一个,昨天亨利小哥讲的一个我觉得非常好,中国的军队不能打仗,打不了仗,绝对打不了仗!这个我曾经去过河北古野的一个部队。到了古野,我在那部队里大概住了几天。我曾经几十年前就去过那里,后来又去那里。我跟你讲,我的感受太深刻了。亨利小哥说的对,就把那当兵的当畜生对待啊!
 
每天领导就给你洗脑说假话,把那孩子给骗的一懵一懵的。农村来的孩子没文化,直接都大多是小学文化、初中文化,一下子就给上当了。有些人初中以上高中文化的,像文贵这样的,有文化的(笑),初中还差几个月没毕业的,有些人可能就觉得你这不对,再加上现在有社交媒体,还有独生子女。那就是滴蜡啊、罚站啊、关黑屋啊、饿啊……,折磨你。
 
再一个所有军队里边,都是送礼、送钱。当兵的回家探亲回来必须给自己的班长、自己的排长送礼。然后平常还得给钱,还得请吃请喝。所以说这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哪能打仗呢?打什么仗啊?大家看到咱们的部队那是党军,它不是国防军,没有一个坚强的意志保家卫国。他不知道保的谁的家。他保的谁的家啊?他保的王岐山的家、孟建柱的家他不知道?他知道。卫的谁的国啊? 卫的是王岐山、孟建柱、傅振华、孙力军的国,他当然不保了!怎么打仗啊?不可能的!
 
当时我一个同学的爸爸,当时是一个中将。结果我去的时候,我的其中一个警卫跟这个中将的旁边的一个警卫兼司机认识了。结果几年后大概是在2006年吧刘志华被抓,我发现离开的警卫啊活得简直不行了!开着路虎,还买了豪宅,牛得不得了。我说:“这小子怎么来的钱啊?怎么弄的啊?”后来我才知道,回到东北专门干就是给人家弄当兵的,再一个到部队去给人家钱,帮人提职给人弄钱,拉皮条。就这个领导的警卫和他一起就干这事儿,他都发大财了,你想那领导得多厉害!你想那领导得多厉害!
 
所以说战友们,这个体制的腐败,能当兵吗?能当兵吗!当什么兵啊!有一次我到了新疆去,当地的都是武警都过去看我。其中一个武警的官员啊,对不起我不能说人家的名字,人家这都是没办法,去看我去。我也看完了,旅行完了,第二天早上我要走了,我傻了,一进门两个当兵的带着个大玉石,这么大(用手比有头那么大)整块的玉,这么大啊,和田玉这么大,你去想想值多少钱?然后还有几块小的,然后旁边还有画,然后旁边还拎一兜子。
 
我说:“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他说:“郭先生我知道您来了,没别的,这玩意儿土特产给你。”我说:“这一兜子啥玩意儿?”他说:“兜子,就就现金,一点现金。”我当时就跟他急了。我说:“你给我这东西什么意思?我比你多啊!你怎么能给我这个东西呢?”结果他急了:“你跟我装什么呀郭先生,你装啥,咱都是朋友了,接待您几天,你怎么这样?你的老乡我的老乡是我首长,怎么怎么着…”
 
我真跟他急了。他看我是真急了,结果这哥儿们给我撂下一句话,他说:“你郭文贵要真的是这样的人,我佩服你,我见着神了。如果你给我装,郭文贵你少给我来这套!”把东西拿走了。后来这个人大概一年后吧到北京我们还见过一次面,后来他说:“我真抱歉,那回我真理解错了。”我说“你给我搞这一套没用,我比你多,我也不需要。”
 
但这件事上你能看的出来,驻新疆的一个官员,一个兵,武警的兵叫“黄金部队”,“黄金部队”,那时候是刘源管的。你去想想他当时是什么情况?你去想想!还给那领导呢!啊,您去想想。
 
1:12:20中南坑出来的亨利小哥证实了郭先生爆料的真实性;身处黑暗却浑然不知,这才是真可怕
郭文贵先生:所以战友们,昨天亨利小哥昨天接受路德的采访代表了什么?体制真正的“中南坑”里边出来的人告诉了你:文贵的爆料不是胡扯八扯,不是胡扯九扯,是文贵的亲自眼见,亲身经历。我为什么知道盗国贼可怕,盗国贼我所说的,战友们你们感兴趣的那都根本不算事。
 
昨天亨利小哥说的观点是对的,根本不算事儿。这些盗国贼根本不觉得这有事儿,你说还跟哪个明星睡了,什么私生子女了,没有人觉的这不正常,因为每个人都这样。悲哀的事情、可怜的事情是老百姓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悲剧在这儿呢!什么叫黑暗?最黑暗的事情就是你身在黑暗中你不知道黑暗,而且你为黑暗而生存,为黑暗而颂歌。这才是真可怕的!
 
我为什么我说新疆人到现在为止,那么多新疆人、西藏人,有几个人能把新疆和西藏的真相传出来过?你光抗议有什么用?新疆人被害得惨大发了!大家到北京夜总会去,你去现在去暗访一下子,上面到处都是新疆女人、新疆女孩、新疆处女,全国到处都是。太正常了!哪个人到新疆不要搞几个女人吗? 这就是他们可怕的地方嘛。所有战友们,他们只有你想象不到的坏,没有你所能冤枉他的事。
 
所以战友们,昨天亨利小哥这个爆料太重要了,太重要了!亨利小哥这个爆料让你知道,中南海保镖最接近常委的人,他得多难受。中南海的人都开玩笑说:最痛苦的就是中南海保镖。人长得帅、年轻、身体好、肾好,但是跟着那些老同志在一起,老同志天天搞女人、搞处女、搞钱,万人尊崇,他自己啥也没有。
 
你说他得多痛苦啊,多痛苦啊!对不对啊?最可怕的是这个。你说那些保镖痛苦着呢。昨天那个亨利小哥很牛,出来了。但是他要不出来呢?在中南海现在还天天围着领导转呢,看着领导天天玩儿处女,他玩儿处女,玩儿的不是你家人,但不知道哪天就玩儿到你家去了。
 
1:15:42中南海的老杂毛及他们的家人奢靡无度
郭文贵先生: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我一个同学就在中南海当保镖。当时我去看他,我拿了两个爱马仕的丝巾给他妻子,爱马仕的丝巾,这很多年了,八几年的时候,那时候中国人根本不知道啥叫爱马仕的时候。不是,九几年,92年、93年,我刚出来嘛,那时候夏平董事长已经是我的合作伙伴了。他太太一看:“哎,大哥你怎么给我拿这个啊?”她说:“我们首长家里面全用这个,这叫爱马仕。”
 
“爱马仕”这个名什么时候起的?是1992年起的,是我们的夏平董事长帮它起的名字,叫爱马仕Hermes。第一家店王府分店是我帮她开的,当时的店只有在香港半岛有,整个亚洲爱马仕全是我们香港的合作伙伴给带到亚洲去的。她是爱马仕亚洲的创始人,所以她是法国几次最高荣誉勋章。我很惊讶,我说:“你还懂这个啊!你很厉害!”结果我这同学的妻子说:“我们首长家里都这玩意儿,人家孩子从法国回来都带这东西。
 
另外一次我跟他去吃饭,我就给他带了一个Van Cleef,法国的Van Cleef珠宝,现在中文叫什么梵克雅宝,Van Cleef最好的钻石。当时因为Van Cleef给了我两三块钻石表,我在洗手间丢了一块,另外一块送给朱时茂了,另外一块我忘了送给谁了。其中另外一块我就给他夫人了,他夫人一看说:“哎呀!这是法国的Van Cleef(梵克雅宝)。”她说:“我们这个首长家里面很多这个东西。” 梵克雅宝,哎呀战友太厉害了!梵克雅宝。“哎哟,这厉害呀!”
 
所以说,中南海是用的世界最好的。家里边喝的水全是特供的。当年啊,是2006年底中南海……(郭先生和工作人员交流)
 
郭文贵先生:1785人现在在线,它这一小时要断一次。
 
工作人员:它的这个就这个……怎么样?你要不你用那个《郭媒体》要不试一下,好像这个刚才iPad行……
 
郭文贵先生:你都录下来了吗这个?
 
工作人员:录了录了,停一下在这儿?
 
郭文贵先生: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