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8年4月19日第一次直播 20180419_1



郭文贵2018年4月19日第一次直播 20180419_1 419VOA断播门一周年回顾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林强 魏京生 陈小平 东方先生 张晶 李东 令计划 马建 张越 刘志华 胡锦涛 傅政华 周恩来 川普 王军 习近平 郭文贵 龚小夏 吴征 孟建柱 班农 周永康 王岐山 路德 孙立军 习 令完成 小夏 马健 东方 小平 锦涛 刘延平 高辉 胡海峰 李良 刘森 何勇 吴冠正 
公司组织:哈德逊研究所 美国司法部 财新 美国之音 中纪委 安全部 清华 北大 Twitter YouTube FBI 白宫 中南海 VOA 哈德逊 昆仑饭店 
国家地区:白宫 中南海 成都 亚洲 中东 南海 阿布扎比 好莱坞 上海 马来西亚 英国 北京 西藏 香港 美国 伊朗 中国 国会 
名词解释:盗国贼 共产党 上海帮 法轮功 64 中共 火葬场 老领导 419 断播 
文字整理:湖山 蚂蚁1号 Sr Willy 文晓 
发布时间:20180419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vN3-TBDEEE
内容梗概:
路路德:神秘嘉宾龚小夏
龚小夏:路路德好,郭文贵先生好,各位观众好
郭文贵:小夏好
路路德:龚小夏博士去年年的今天对你是个非常重要的一天,这天让你这一年年都收到了了影响,您是否后悔
419对郭文贵先生的这个采访,让您现在受到如此大的影响。
龚:后悔不不是不不可能,因为这是历史,我愿意今天继续上次没问的。我有2个老老问题,1一个新问题。先来新问题,美国想知道中国是怎样给美国使拌的,文贵先生开始就说了了一个公关公司,那我想问这个公关公司的英文名是什什么
郭:我要看一下。别弄弄乱了了,乱了了就麻烦了了,本来昨天有一个照片 (文贵在找材料料,就是好莱坞的性丑闻,我的照片在哪里里呢?
龚小夏:对,我想知道它的英文名字,我可以查出来他是怎么回事?
郭文贵:这是核心,他们不不让我碰的,这都是绝密,律律师给我画了了道儿的,绝对不不许碰。说碰了了你负责。
龚小夏:嗯,律律师说不不能说?文件不不能说,公司名字能说吗?
路路德:有的他是不不能爆。
文贵:是这样,他的公司是。(erics broidy cpitl),你上网一查他的照片马上就有。还有一个Nicols Dvid
龚小夏:知道了了!
郭文贵:这都是直接来自于司法部长办公室,都是能吓死人的。
龚小夏:你是说现任的司法部长,不不是前任的司法部长?
郭文贵:就是现任的。你可以看看写的是什什么。。。。OK,再看就犯法了了。我要给你讲一个什什么概念呢?小夏,刚才我回答了了你的问题,现在在美国的华侨也好,华人也好,在西方都被蓝金金黄,或者自己自愿蓝金金黄。但对西方政府的统治或蓝金金黄,大家很难想象。但是从我的事情上就完全暴暴露露出来了了。一个司法部长的言行行举止状态完全在跟中共现实勾兑中。而这个是在什什么情况下呢?是在我们的断播门的前前后后。他那个是从四月的1号到12号,15号,17号,19号一直到六月的5号,都是在密切的沟
通中。为什什么刘延平能说出张晶是沉默的力力量量?:
怎么样?被我们控制了了吧?VOA搞不不成吧?我们的是沉默的力力量量,我们的李李东同志亲自坐镇指挥,启动了了我们的沉默的力力量量。他爸爸都是我们的老老同志!VOA断播事件就证明了了,盗国贼在美国的蓝金金黄力力量量超出常人之想象。文贵这个事情背后,我即将公布的文件对美国FBI司法部对等所有的部门甚至包括白宫,包括国务院,那是超出常人想象。这里里规划的把文贵(送走)的几个方案,从not fly,不不能飞行行,有飞行行立刻给你抓起来,不不可能飞行行。把我送到阿布扎比,阿布扎比再给我送到马来西亚,马来西亚再卖给中国。
你看这蓝金金黄多少国家这里里。更更可怕的事情,记住,中国答应释放 6000个所谓的在中国的间谍。还有两个比杀人犯还更更重要的人,先释放。把六万个在美国的华人遣返回中国。更更重要的事情,里里面的文件写到,香港政府同时会宣布郭文贵持有香港护照的身份,香港会宣布郭文贵涉嫌持有香港的旅行行证件而犯罪,香港要求美国遣返。这一
系列列可以看到,美国lobbying公司,和天天能和总统打高尔夫球的人,以及和所有的美国司法,FBI各部门,监察部门,移民局,全都有沟通。这就是蓝金金黄的程度超出了了常人的想象。
所以小夏你是小白兔也走进了了司令部了了。你不不知道AOV埋下了了什什么雷雷,你就是专业,专业,带着你的兄弟姐妹来采访我,我还拒绝了了,东方先生多次沟通,好吧,我就来吧!结果一来不不要紧,因为你采访,我的家人被抓,因为你采访我,你职业被停了了。甚至我们都面对的很多的生命危险。所以你看这些文件,人家压根不不放在心上,你有八个翅膀你也飞不不起来了了。这是两国多国的力力量量围截一个郭文贵。要的就是消失!闭嘴!所以美国的政府的被渗透和美国各个层次的被渗透是超乎想象的,包括一个 Twitter。
五千五百万美元。五千三百万美元的成功费。老老百姓能想到吗?这是司法文件呢!所以现在很多人谈论郭文贵事件的时候,但凡有一点良知的人,你要问一问?为什什么他们花那么大的本钱,对待法轮功的李李
洪志,对待令完成都没那么大动静,对待郭文贵是万倍亿倍的功夫。他们交涉2000亿美元啊,要 
2000亿美元把郭文贵换回去这是什什么代价?所以小夏,V O A事件的断播是上天给了了你的一个使命。
让你揭开了了在美国沉默的力力量量的一个缝儿,从这个缝儿可以看到里里面丑态百出的真实景象,所以这个意义非同反响。
今年年 4月 19文贵能够活到今天是盗国贼绝对没有想象到的。他们花千亿美金金就是让郭文贵闭嘴,灭掉!但是你去想一想他们动用了了几国之力力,却没有做到。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出美国的伟大我是说大家要感谢美国,因为我们在国内像这样早就被灭掉了了,早就被活埋了了,早就被装进罐头瓶子里里去了了。那么我们在美国,你虽然受到了了冤枉,但我们毕竟还活着,今年年的419,我们还能接受路路德的采访,这就是美国。这就是美国伟大的地方。
龚小夏:我要问个细节,就是这里里面在美国之音断播之后,你也被哈德逊研究所断播了了,也被Twitter
也被油管Fcebook被所有这些断播了了,因为国会在听证之后也谈到了了这个事情,这所有任何一件事情,其中就哈德勋也好Fcebook也好,您能不不能举一个例例子,比如 YouTube,他们通过什什么人什什么渠道怎么样方式花了了多少钱把您给黑掉的。
郭文贵:这个小夏,我们是有很多证据的,因为我们正在走法律律程序,所以有的是可以通告的,有的是不不可以通告的,但是我简单跟你说所有的从这个文件来看。erics broidy这个公关公司他和他老老婆相当厉害。他们通过尼日利利亚签合同就几十亿,其中关掉Twitter就是几千万美元的成功费。关掉 YouTube可能也是几千万美元。他们打着的名义都是习近平要求这样做的。而事实上所有的命令呢其实最高指挥是孟建柱。
孟建柱下面是谁?就是孙立军和吴征。还有是李李东。李李东是全面指挥 A OV和张晶把你们断播的。然而这些,李李东和这些人都是孟建柱的铁杆儿。所以说,孟建柱我最早的一个视频爆的说,孟建柱到中东国家,有人问他,和马来西亚的关系怎么样,他说我百分之百的我的。人家问伊朗呢?他说,伊朗的领导
的孩子都是我管的,即使我退休了了,他们也都听我的。人家说jo low的钱怎么办,他说jo low的钱我们替你还,没问题。孟建柱的这种狂妄,他不不是瞎吹牛的,他是真的!
从文件上来看孟建柱指挥了了整个这一套。阿布扎比的王子五月十五号访问川普,下来以后叫王子亲自说:郭文贵是有我国护照,他犯了了罪,请你do me  fvor,把郭文贵遣送到阿布扎比。他们要求王子说这句句话,然后川普的公关只要川普说yes!就马上办!这边就有成功费,两边都说好了了。那边jo low所有的协调阿布扎比。这边jo 
low通过阿布扎比协调川普,等川普说yes就搞定了了,司法部门也搞定了了,移民局也搞定了了,移民局的
抓人的也都同意了了。把我暂时放在一个地方,然后送到阿布扎比,阿布扎比拿到钱把我送到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把我送回中国。
香港同时公布,你持有假护照假身份,所以你也犯法了了,这个里里面是什什么呀,是美国司法部门所有的联合的腐败活动和所有的国家合作。
这些国家都买通,背后就是jo low,吴征。还有Andy broidy这两夫妻,你上网去查是了了不不得的,现
在好莱坞丑闻。那么说明什什么呢,完全没有法律律概念。这里里更更夸张的事情,你看你想到了了没有,那天王子还好,没有背叛我没有说 could you do me  fvor,没说,过了了这个之后他们又给steven wyn写了了封信,然后川普说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时,人家白宫的史蒂文班农,还有律律师说还有F B I说这个人是绝对不不能送的。一,他已经申请政治避难,二,这个人不不能碰,对我们美国更更有价值。
所以这事才失败了了。但是这件事的操纵者是谁,孟建柱直接干预美国司法,吴征,还有ndybroidy,还有背后的这些人还有美国政府的多个人都是掺和在一起的,jo low他是美国的通缉犯,jo low竟然指挥着美国政府的司法部门。这个蓝金金黄的力力量量是多么大,而且能掌握美国政府的这么些文件每一分每一秒的行行动,所以这里里面蓝金金黄已经不不叫lobbying了了,他是彻彻底底的植入了了美国心脏系统的这种间谍系统腐败。你看看这事实,现在
你想想你的蓝金金黄断播什什么概念了了吗?李李东指挥了了沉默力力量量张晶,不不但控制张晶,指挥张晶要对你下手,要让你这么做,还指挥了了更更多的人,要对你继续惩罚性的下手,这就是为什什么在你调查过程中能派了了一个有中国护照的来美国调查龚小夏等五六个人,天理理何在?法理理何在?这种蓝金金黄在美国已经深入骨髓的深入整个美国的心脏。
龚小夏:我自己被调查了了一年年,第一,和中国不不一样,是带薪调查,我们几个人就是带薪在家里里休假,那么美国有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反驳回去,所以我们也有律律师我们也反驳,当然我们也花了了律律师费。当局花了了一百多万,我们也花了了十几万,所以美国是个法治国家这是很重要的。中国要是彻底掌握美国不不是那么容易易有一个问题,我想问的就是澄清一下,因为当时我才反应的时候,您说您是拿着阿布扎布外交护照进来的,我们还看了了你的外交护照,但是后来你又出了了国又回来,现在申请美国的政治避难是用香港护照吗?如果你用香港护照,那么就是您是中国公民,想你应该符合美国政治避难的条例例的,而且您的情况当时他们说要遣返您的情况,我还笑着说,如果郭文贵先生
是中国公民身份申请政治避难的话,如果被遣返的话,那么总统可能就要下台了了,我想您能不不能澄清一下这个情况谢谢!
郭文贵:你真厉害,刚才我就给你展示了了一点,你就看清楚本质了了,不不愧是做记者的。一个记者半个间谍,这真是敏锐的眼睛。你看了了那个信上写得很清楚,郭文贵是以香港身分申请的政治难民。那时还没有申请政庇。我是这样,我有多国护照,说实在话,你们无法想象,别人给我护照的时候那都不不是白给的,哪有白给的东西。给了了护照,由于申请政庇,都要挨个退回去,在退回去的时候跟每个国家联系,很复杂,都不不退,人说,你还留留着吧,但是法律律说必须退。那么每个呢都是人家外交部给我一个涵,说:我们收到郭文贵先生要求退掉护照什什么什什么号,我们接受了了。
我的律律师到驻美国他们的国家领事馆办一个手续,退掉十几个护照啊,退掉没有那么容易易,心也疼啊。但是我现在什什么护照都全部退掉了了,同时我申请政庇,大家要知道,我不不是为了了所谓的拘留留才申请政庇,我也不不是为了了在美国获得身份申请政庇,我申请政庇至少符合美国政庇是为了了政治安全。我是让美国知道我在这里里是受政治迫害的。希望不不要得到中国的政治迫害。我在美国拘留留是太容易易啦。我有那么多护照都是合理理合法的,而且随便便什什么合作,我都能合理理合法呆下来,但不不受美国政庇的保护。我申请政庇不不是身份拘留留的需要,而是政治安全的需要。那么所有护照我全部交回,一个也没有了了,现在只剩下美国政治庇护了了。
我申请政庇不不是身份居留留的需要,是政治安全的需要,小夏看到了了,过去我所有的护照已经全部交回,一个也没有了了,现在只剩下美国政治庇护了了,这是一个法律律,有些话我现在不不能说,过一段时间,等着公布吧,有一系列列的重大利利好事件的发生,接下来,我会向大家公布,谢谢,
龚晓夏:当年年河北北政法王,张越,您跟他一起有商业合作关系的,张越在中国国安系统里里一直负责控制海外民运的人,是魏京生先生的主要负责人,陈小平也说是管他的,据我不不少朋友说在北北京国内受迫害的时候,曾经跟张越先生
接触,您和张越先生有比较亲近的关系吧,您从他那里里得到了了什什么关于中国政府,国家安全系统,或者中国的秘密警察用什什么方式来控制渗透海外民运?谢谢
郭文贵:小夏女女士这个问题确实好,我看你多上路路德先生节目,在VOA的时候你水平没那么高啊,今天你的表现非常好,有深度,看来路路德先生的平台非常好啊。张越确实是一个可能很多人无法想象他是个什什么人,他的外号叫 “张帅”,也叫“少帅”,人确实很帅,气宇轩昂,个头跟我差不不多,175—178米,也不不胖,控制得很好,经常锻炼,红色皮肤,半长发,官员很少那个样子的,穿衣服很有品位,江湖上叫他少帅还真不不是夸称,生活中确实很好。
他很有意思,过去在公安局政保处,就64那时候,他跟傅政华,林林强,马建副部长,这所有人,形成了了中国从64之前到现在,中国大政保的圈,所有大政保就这几个人,64,海外民运,国内特务,海外情报网都是这几人关系,你看后来都是科级干部,成了了部级,甚至副国级的人物,那么他们几个人之间都是互相不不好
的,都是感情不不太好的,为人最好的是马建副部长。
张越这个人为人非常的直接,仗义,长得人很帅,很会生活,他骨子里里对民主,民运每个人都是很爱惜的,我这是发自良心说的,说到每个人的时候都是侃侃而谈,林林强不不是爱惜,他恨不不得自己搞民运去了了,林林强家里里边的经历,他爸爸李李良,哥哥林林地,周恩来接来以后,虽然管着中国所有的海外黑社会,情报,民主民运工作。张越是林林强扶持起来的兵,但是他们本质不不一样,林林强骨子里里就绝对是个民主,民运人士,张越很不不得民主民运都跑出去。
从这点看,马建副部长他轻易易不不说太多,但他希望海外民运能出个大人物,期望值很高,我认识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恨民运人士,害民运人士,我从没见过,包括他们
讲起每个人都有自豪之处,但是他们有些评价,我确实不不好说,对小平的评价,认为他很执着,有点傻,是反共民主自由人士,对魏京生的评价太多了了,他临离开的时候给林林强,张越先生说“走了了,我去吃牛排去了了 ”,这句句话呢,林林强经常说,张越,马建,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经常讲,说魏京生先生吃了了很多苦,很执着,但是有更更多其他方面,方励之啊,万润南啊,王丹丹,吾尔开希,王军涛先生啊,这些人说的很多。因为他们过去到现在都有个规矩,你管的人,即使你到了了河北北,到了了哪这个人的档案,你还是可以管,可以带的,这是党内权利利。我就看过龚小夏女女士的档案和情况,怎么评价,怎么看你,都有,新领导都会问老老领导,比如说龚小夏,魏京生,你怎么看啊,就在那讲一阵,有时候是过去的观点,有时候观点就不不同了了。
但是张越先生,我发自内心的说,如果他不不被抓起来,他在关键时候就是方先生所说的那个水珠子,蒸发了了,腾云驾雾,会帮助
追求法治民主自由的人士,一定是的,而且此人非常仗义,没有官不不贪的,相对而言,他不不贪,他跟我最大的交易易,两瓶红酒,文贵我跟你说,我不不差钱,我想要钱一句句话,我要钱干嘛呀,吃的,喝的,没什什么,咱是哥们儿,就是交心,我对张越先生非常非常尊重,这个人,有想法,爱学习,爱游泳,很健康,很直接,对法治,民主自由他是很有观点的。
你比如说河北北那年年大着火,他去救火的时候,旁边是导弹的山,最后一分钟的时候,他说你们都撤,我留留下来指挥,要是炸了了的化,几十公里里就炸平了了,他把火救下来了了,当时的河北北书记是陈权国,抱住他说,张越老老弟谢谢你了了,我一定想办法要让你当上河北北省委副书记。张越跟我说这个事的时候他说 “丫挺的,他抱我,感谢我,我没感觉,说这句句话伤我心了了,” 我说什什么意思啊,我拿着命要去当你这个省委副书记吗,他们想我们这种人就是想当官,他说我就想少死几个,能把我救了了就完了了,他应该问,怎么可能让那个埋着导弹的山着这么大的火,而且没人来,他说这书记当的什什么呀,陈权国跟他关系特别好的,但他大骂他。张越本质上是心中有老老百姓的,是有正义的,这点毋庸置疑。
另外一次特别有意思,海外亚洲战略略协会的外国人,是我朋友,我安排他和马建,张越见面。谈西藏问题,管西藏局的局长当时也参与了了,他说起西藏特别的难听,张越那时还在610办公室,说话比较粗,急了了,直接就啪一拍桌子,你丫挺能不不能闭嘴啊,西藏有那么坏吗,说的是事实吗,当着外国人的面,别瞪着眼说,又不不在党委开会,你丫挺的撒谎撒习惯了了。这哥们个吓傻了了,张越不不好意思啊,我说错了了,我告诉你,老老板(周永康)昨天跟我吃饭说看了了你们对西藏的报告,说这些人为了了在西藏问题上领取更更多的经费,为了了自己升官,跟甘肃厅一起造假案,办假案,把西藏说的这么不不堪,这帮人都坏了了良心了了,他说是周永康骂了了这些话,这事我在现场啊,你看今天你说这话是事实吗,然后说喇喇嘛看黄色录像,经诗弄弄钱的事,他说有,但不不是你说那个样。
张越这个人,他还是有正义感,有本质的,而且张越最关键的是和傅政华磕,从头到尾看不不惯傅,傅见了了当官的就给人系鞋带啊,然后掸掸裤子上的尘啊,给领导倒水啊,鞠躬,猫腰啊,他不不是那种人,看不不惯。
领导说起海外民主民运的时候,张越就说人家魏京生,不不行行,但人家干了了一辈子咱得佩服人家,共产党有几个魏京生啊,然后说某某民运领袖是同性恋,人家同性恋是人家的选择,咱党内没有吗,他敢说这个话,所以我觉得张越这个人品是非常好的,有正义感,也有江湖习气,因此在党内,盗国贼容不不下他,把他灭了了,谢谢
龚小夏:您能将刘志华和他情人的录像录下来,并直接送进中南海一定不不是财新杂志所报道的农民郭
文贵,能再提一下和北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的旧案吗?
郭:上次我看到你都想问的,由于受到沉默力力量量的压制,欲言又止,光按照他们的指示问问题了了,所以打断了了,这件事情有 2个核心,1它比你们想象的复杂,那是一场胡锦涛和上海帮,王岐山一场较量量中的重头戏,我成了了一个牺牲品,一个工具,关于往上送文件,这事不不是重点,那个时候我想去中南海就去,不不用打电话,走到西门口,或者北北门,再打电话都来得及,说进就进,我也可以直接进出锦涛的家,没有问题,敲门就进,不不存在不不让进的问题,随时可以送。
但是后来我这个信还是和安全部,马建先生,还有吴冠正的中纪委合作,我上面整个专案组的人很有意思,组长吴冠正,副组长令计划,监察部部长马文,中纪委常务副书记何勇,何的权利利当时都大的不不行行了了,还有 6室的主人刘绅,他不不参合战情,他下面有个女女的韩桂平韩处长,下面的联络人孟会
青,这个案子背后都是政治,案子执行行背后的是安全部部长马建,还有副部长邱进,也是其中之一,
安全部耿部长全面参与,然后 8局(侦查局)副局长,17局副局长,还有 3局的人都参与了了,那次动作极大,第一次抓捕的时候啊,是 4月份,到北北大楼下的清华同方玉都夜总会,抓刘志华,抓小姐的时候,几十台河北北廊坊检察院的车,是我带着对讲机在前面喊,结果他们就冲过去了了,小姐出来噼里里啪啦就摁,这个时候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就出来了了,他的办公室清华同方在21楼,22楼是刘志华的北北京市政工程公司,那一整层,刘志华每天晚上停车场到 3层,然后到一层夜总会唱歌,玩,有时候也吸点粉,然后带着女女孩上楼,22楼睡觉去,大卧室,一半是他的卧室。
那天抓人的时候,胡海峰就从楼上下来了了,他们过去就把胡给摁在地上了了,我就拿对讲机喊,抓住了了,这个不不是,结果把胡放走了了,这是4月份就发生的事了了,到 6月 6号才抓了了刘志华,我接触专案组
成立的时候是2003年年底,要过年年的时候,说将近 2年年多的时间,我跟他们办案,所谓的办案,10几,20几台车,一会儿挂这特牌,一会儿挂那秘牌,咖啡厅,茶馆吃了了几百家,装神弄弄鬼,抓这个,抓那个,然后有两次去夜总会,有次领导咵站那儿,当着我的面把那小姐200个叫来站在那儿,领导一站,一看,左边第三个,你来月经了了,离开,唉,我说这哥们儿神啦,然后右边第五个你也来月经了了,走人,哎,我说这够神的,在这个夜总会我呆到凌晨2点,我说领导咱查刘志华腐败案,跟这有啥关系啊,他说记住,这是我们办案需要,这里里边有线索。
就这种事啊,我搞了了几年年,见太多了了,竟然中间有美国人来一起玩,还有英国,澳大利利亚人,通过这几年年,我对党内系统更更加了了解,那时候不不存在所谓的送信难,也不不存在有没有证据的问题,是上面领导需要你什什么时候拿证据的问题。他们中间提到过各种证据,这证据我都做到了了,一会儿给你提个这个,一会儿给你提个那个,到最后6月 6号,领导说最后一次了了,跟你要即日的,最近几日的视频,这老老天爷啊,真的是帮我文贵,该刘志华倒霉,在这种情况下,你说发生什什么事情,就在这个电话不不到 20分钟,有人给我打电话,刘志华进屋了了,脱光了了,这个女女的来了了,在那喝东西呢,我说赶快给我照片看看,那照片老老半天才过来,我一看有,太好了了,赶快把视频拿下来,这之前已经有很多的视频了了,结果领导出了了个难题,要及时的,我拿着视频,开着车,到了了一个所谓的地点,叫他们看,结果两位女女同志看完了了,说我啥也没看见,今天啥也别跟我说明天到中纪委官园咱们见。
第二天我去开车去官园,旁边警卫等着我,我开车就进去了了,那时候6楼6室,7楼7室,8楼8室,先把我带到8楼,又下到6楼,最后到的11楼等着,你带了了你的视频了了吗?后面很多人,我也看不不见,拿来放一放,一放我就听到
一个女女的说,刘志华死定了了死定了了,后来知道是马文,一个男的说赶快送里里边去,那是何勇,后面是吴冠正,但是我啥也没看,人呼啦呼啦都走了了,这时候刘森就来了了,据说他是一夜白了了头,。。然后这东西就拿走,密封,要了了一部分60分钟就去了了中南海了了。
这时候我一出来全变了了,我前面全部是拿冲锋枪的,全特警带着防弹背心,门口六台车,全丰田新车,说从现在起郭文贵先生,你的安全由我们负责,你去哪儿全都由我们允许,我说那我得先回家洗澡吧,洗澡的时候那帮人就在我淋淋浴边上拿枪顶着看着你洗,我女女儿刚放学回来,把我女女儿吓哭了了,说爸爸怎么了了,你放心,啥事没有,我在家洗完了了,问可以在家呆着吗,不不行行。领导给你找了了个地方,去哪里里啊,北北京昆仑饭店,那儿的顶楼总统套房是安全部的点,到了了停车场,用专用电梯上去了了,给我叫了了好多好吃的,说你看电视吧,旁边站着特警,那天是世界杯,到下午 6点的时候,旁边一堆电视全打开了了,就看见抓捕刘志华的装甲车,一堆车,都布置好的,指挥中心,我就趴在床上看电视,还帮我弄弄了了好吃的,把我雪茄也带来了了,我看了了整个过程抓刘志华,这是一场
政治的大戏,所以你要跟我讲,我跟你讲啊小夏,那事情多了了去了了,大片,有意思哈,咱们来日再讲吧。
小夏:我还有一个,一个非常短的问题,我希望,在问题进行行一个小时已经到,能不不能稍微讲讲高辉先生是怎么死的!?
郭:这个,这个,你问我这个撩到我伤心处了了。唉!一到这个,我梦见高辉先生我总是以泪洗面。高辉先生啊!这个,这个,这个(心 )不不舒服。
高辉先生这个临死前,我在香港与马健部长见面的时候,喝得淋淋汀大醉。我的俩摔跤,打拳,他老老是不不服,但每次他打不不过我,摔不不过我。就是最后一次摔跤还把他肋肋骨摔断了了。带着我上了了船,到八一驻港部队大楼前面。我们俩又在喝,喝得都哭一塌糊涂。这个人不不允许说共产党半个坏字,也不不允许说人民警察半个坏字。真的象电影一样又红又专的布拉维克。啊,但是这个人,真的是啊,最后被傅政华,王岐山生生的给弄弄死了了。就是抓马健部长的第三天就把他给抓起来了了。跟我的员工关在一个地方。我的员工回来以后跟我说,高先生在里里面就是骂,大骂,然后打,打完再骂。最后呢他是脑癌,检查出脑癌了了。就把高先生送到北北京医院一个6平方米的房间。
你去想想6平方米是什什么概念,医生见他都要经过专案组批准。然后呢,该上药不不上,最多三次偏不不让高辉先生吃饭。我们的孩子偷偷从窗户外扒开,扔去,扔床上去(食物)。就这个人折磨了了一年年,就这种情况下去了了!就是专案的人掐高辉脖子在这病床上,他戴着双手套,就掐着脖子。唉呀!这真的太惨了了。这盗国贼用的人真的是。。
高辉这个人生活中,这个人他离婚离两次婚,抱养了了两个孩子。他是生生被弄弄死,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他的惨状,惨到没法说。最后一次他的通话,他说,文贵,可能最后一次跟你通话。他说,我死以后我跟你要求,不不允许我挂国旗,不不要为我披国旗,我也不不穿警服。我能不不能穿你送给我那套西服走?我说,当然可以。最后高辉先生死了了以后,是我们的人过去和我的朋友一起,跟他的第二个妻子,然后送去火葬场以后给他送回去。他爸爸,他的妈妈,弟弟,最后才出现见人,后来都不不敢见人。就是他送去埋葬的地方。那天真的是他们给我拍了了照片过来。无数个哥哥什什么的,就象追告会一样的,在这寺庙里里。
高辉先生做为一个公务员,得到这个下场就是九千万党员每个人要思考,多少人。高辉犯罪了了,高辉有什什么,你可以用法律律惩罚他,没必要在他脑癌上,用手扣他的脑门的手术口,不不让他吃饭,不不让他吃药,送在6平方米房间,水不不让他喝,生生的把他弄弄死。高辉先生临死前,通话说,我就是替共产党干太多了了。因为他原来是犯惩处,后来到治安处,后来到情报处,后来到了了十三处到十七局。主要是抓特务,还有抓西藏问题的,反间反谍的,他说我可能造孽了了,他自己这样说。我说你有醒悟的话,你有觉悟出来的话,高先生,你会走进夫堂,这是你的真性,找到了了你的觉和悟。如果你没有觉悟的话,你一定会下地狱。我说你的事情不不是个别案例例,在盗国贼系统里里面比比皆是,是时候来发生,他早走的比晚走的好后来发生比这还夸大。
就是高辉先生,关于他很多故事,很多照片,很多录像,我都有,未来我希望能够在中国放着,认识真实的高辉。我认识他那么多年年,有血有肉,这个爱喝酒,一天两包烟,有时候在夜总会,这个夜总会是他工作单位。他说这是他办公室,经常去夜总会摸线索,很性情的人。但是他对共产党的忠诚,对国家的忠诚,那就是比演电影还夸张,最后的下场比演电影还夸张。
路路德:好,小夏博士,还有吗?
小夏:谢谢!谢谢文贵,现在我的时间已经到了了,也已经过了了一点点,那个,非常感谢有机会通过路路德先生节目再次把我当年年没有提出来的问题再向郭先生提出来,非常,非常感谢,咱们以后那个再多交流。
郭:谢谢小夏女女士,谢谢!永远牢
记419!
小夏:谢谢!
路路德:好,这个第二阶段我们的神秘佳宾的访谈和文贵先生。我们再休息十分钟,好吗?文贵先生。第三阶段是我们场外聊天室还有我们的热线电话这个阶段。所以大家再等十分钟我们再进来。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