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20年8月9日直播 20200809



郭文贵2020年8月9日直播 20200809 张首晟到底是谁杀的?文贵每天面临多少的生死威胁?又是如何处理的?

内容梗概:
小羊女士:我进来啦
 
文贵先生:进来了吧
 
小羊女士:非常抱歉啊,非常强大的技术支持团队整装待待,昨天准备到通宵,技术团队的几位工程师战友。
 
文贵先生:咱们的技术团队你那块不是问题,我相信是最棒的。是咱的G-TV,我跟你讲我们这个战友啊,我告诉你现在有两个问题,就是昨天晚上十一点钟咱内部的战友发信息,说“明天的直播不能让郭文贵成功,因为中央领导正在开什么什么会呢。如果再看到郭文贵这么上百万人上去,那么你们就要受惩罚。”所以他们就骇什么呢,把我们船上的WiFi啊,今天凌晨到现在整个船上三套系统全部骇掉。
 
所以我现在用的是什么呢?我现在用的是一个特殊的手机,是一个ATAT给我的特别的卡,没有WiFi。所以说首先我这儿就不稳定,这是一个;第二个是咱们的G-TV,现在大概是每秒钟十几亿次的DOS来攻击咱,这是第二个;第三就是说就你那块现在上了G-TV以后,一定是攻击的对象。所以咱们现在不是在演习,在咱们的G-TV是在实战中啊,小羊咱现在是全人类上最大的实战。就比如战友们现在打开了吧,外边的人进不来,它不让你进来。为啥不让你进来,它就在背后就整个占据了你的流量,你进不来,上去就给你踢出去。所以说wifi可能被黑,你的和我的。我的已经被黑掉啦,我这有特殊渠道,你没有。第二大家进不来,第三给你骇断。你做好准备吧,挺好的,你们在硅谷20年了没有实战过。今天你和jiuwang——咱们的团队你知道,这就是咱们的价值,这就是我们的未来。如果我们的网络黑不掉,那共产党打电话跟银行说,那我要把你银行给黑掉,银行立马给你跪下了。那如果说我的网络不怕任何人黑,你不就牛了嘛!所以说,现在做好准备,没事啊!你看现在就上到10069啦。马上,你的魅力也太大啦,小羊。13000啦,天啊。
 
小羊女士:您的魅力,大家都是冲着您来的。
 
文贵先生:不是,今天硅谷的事情很大好不好!!!真的不是,小羊。硅谷的事情很大。他们国内的发信息,咱内部的战友说,我们各省都接到了,说“绝对不能让你们各省VPN跨墙出去,一定要把它黑掉。”
 
小羊女士:因为硅谷呢,本身是白人左倾路线——白左、社会主义的摇篮。所有的思潮,像1960年代的hips文化的摇篮就是伯克利大学出来的。所以他们一向支持精英、科技精英,以标榜自己是社会主义信仰者为荣,为一种标签。所以全世界的黑暗势力巴不得利用他们这样的影响力来影响科技界,所以他们是深度渗透的、深度被蓝金黄的一群顶级的精英。说到这个话题呢,郭先生我跟您汇报一下,我接触的咱硅谷的战友啊,有70%-80%是因为张首晟教授意外去世这件事情被唤醒的。大家当时非常非常震惊,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张首晟教授去世这件事情能有这么深的内幕,包括我在内。我当时是一个星期内没睡好觉,不是我害怕死亡这件事情。而是突然明白共产党这个邪恶组织能把这么顶级的科学家利用到这个程度,而且这么毫不留情的让他肉体消失。这个太恐怖了!而且正是因为我认识张首晟教授,所以我的那种刺激就特别特别大,对我的震动特别大。然后我们这边的所有战友啊,几乎90%以上都是因为这件事情,完全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跟他们已经有切身的利害关系,非同一般。都是听了你的爆料,你的爆料唤醒了所有的科技工作者。
 
文贵先生:你想问啥?
 
小羊女士:如果您现在对着张教授的家人,您有什么话要说吗?
 
文贵先生:谢谢你啊,小羊。我跟他呢见过几次面,如果他家人看到这个节目的话,我希望他家人听以下几个事情是真是假。就是张首晟先生,干掉他的一个关键的人物就是沈南鹏,沈南鹏是导致他被干掉的最核心的原因。Sequoia几乎是垄断了半个中国的互联网巨头。这个沈南鹏他的背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你把马云八辈子祖宗绑在一起,给沈南鹏舔腚都不配。我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谈沈南鹏,我第一次在这谈Sequoia,就是留给你们硅谷了算是。我没有说过吧?几年爆料啦。这个沈南鹏在中共的级别相当于什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小羊。不知道沈南鹏的,你看咱战友爆料天天有人说,见有人提过沈南鹏吗?为什么没有?
 
小羊:我知道啊。
 
文贵先生:沈南鹏的政治力量、经济力量、技术力量,你把这几个人绑在一起也不行,他是真正的大佬。马化腾啊、什么彦言啊、熊晓鸽啊、阿里巴巴啊,这跟他不是一个级别。在中国一切都说政治经济、政治科技,政治商业、政治互联网。你告诉我马云什么政治?马云给人家当小三的、白手套,马化腾是比马云的政治地位要高,知道吗?那彦言、熊晓鸽就是个拉皮条的,啥狗屁都不是,知道吗?但是一半的政治家是马化腾,全政治家是沈南鹏,全超级政治家就叫马明哲。中国历史上近几十年牛叉的人,那真的是马明哲排第一,沈南鹏排第二。Neil Shen在曼哈顿的能力,现在就在我对面的房子,还有在美国的政治能力,我告诉你,都说是邓文迪介绍了伊万卡和库什纳认识,但是Neil Shen那在库什纳、伊万卡和川普总统这块的影响力,那不知道大多少去啦!那怎么弄啊?但是Neil Shen是拿中国护照的,不拿美国护照。他能拿一千次美国护照,他不拿。
 
那个在你硅谷里面的老大,托马斯。硅谷的,包括Eric Schmidt、还什么扎克伯格见了沈南鹏Neil Shen的时候,那真的是说难听点的,就跟狗一样,轮得着他们说话嘛?Neil Shen晃着膀子,小个一进来,两句英文就啊!啊!啊!,大家都闭嘴。他在桌子上一说话,你放心,桌子上没有人说话。包括香港那几个大佬,哎呀,我的妈啊。什么超人啊,Richard Li 是吧,什么什么一见他全不li啦,全都不说话啦。为什么?他是互联网的真正的教父。
 
小羊女士:哈哈,Richard Li
 
文贵先生:Richard Li ,简直是垃圾啊。谁不敢骂他,就Neil Shen骂他,指着骂:傻X,滚出去,滚!就这么骂的。(啊,不要嘛!滚,滚,滚!~)就这什么小超人啊。所以说你看看,什么小超人哪?所以你看,马明哲只要出现的地方,那绝对是就等同于当时的总理、国家主席出现了。只要马明哲坐在这的时候,叫做Mark Ma一出现的时候,完了,不是Jack Ma,你放心都懂,这是老大,代表总书记再加一总理。Neil Shen出现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代表中共中央。
 
小羊女士:太恐怖了。
 
文贵先生:我们的首晟先生啊,一个非常棒的人,但是他真是一个科学家,他就不知道。首晟同志他是一个好人。他是因为上海帮,拉拉扯扯的跟Neil Shen,Neil Shen就把很多希望就放在他身上。说你知道整个Neil Shen就因为首晟他的这个人的价值,不知道给他带来多少钱!就中共中央所谓的量子电脑中心、量子电脑经济研发和量子电脑应用中心,成立了几大中心,全都是Neil Shen跟他一起干的。背后的核心价值就是,当时首晟到香港的时候还搞了这个两三次的投资——Road Show。我们的基金经理谈完以后说他,“他这个科学家就是傻子,他都不知道人家Neil Shen拿走多少钱了? ”他都不知道这人拿多少钱了。你知道首晟出事以后,谁是他的合伙人,你查过吗?红杉资本谁是他的最大合伙人吗?美国最有实力的家族,11个家族9个是他的合作者。现在就在白宫,我不能再说名字了吧!小羊。
 
小羊女士:我知道 我知道,我能猜出来。
 
文贵先生:就今天最牛的——11个,现在都聚集到我旁边了——长岛,今天晚上川普总统在那里搞了一个募捐,都在。Jannerson、Jannerson家里面,到jannerson家里面,11个,9个都是。您想想沈南鹏,还有什么李磊啊、什么这些人哪,什么耶鲁派啊。你告诉我中国现在几个高科技什么大疆啊,你告诉我哪个不是人家沈南鹏开始的?马云在沈南鹏面前算个屁啊,你不都是借钱吗?孙正义说:“你让我尊重中国人?尊重谁?保证不包括Jack Ma,但是一定不能少了Neil Shen。”这是孙正义的原话,“说他是我一个学习的榜样”。这是一个不是黑道、白道,人家是正儿八经,人家就是道、人家就是道。我就是道,我可以跟你布道,我可以跟你创造一个道。
 
这是为什么大半个中国江山,咱中国硅谷的孩子们、这些科学家们,就满脑子是电脑。什么是最可怕的,你知道吗?战友们,学学江湖!所有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学学硅谷的历史,美国有竞争、有斗争,这都没问题。但是在硅谷绝对不能存在这种完全没有红线的、没有底线的,就是完全是邪恶的暗杀和邪恶的谋杀。这叫什么呀?这个不是战争啦,这叫超限战。就我完全无痕迹的我让你死掉,无痕迹的把你技术拿走,无痕迹的叫你老婆孩子消失,无痕迹让你得病,无痕迹把你技术偷走。这是真正的力量!这叫黑暗的力量。小羊你没有想过,还有一个问题,你觉得过去硅谷就一个张首晟死不正常吗?你觉得过去硅谷从过去的三十年,有几个科学家突然死亡的?你给我数数。
 
小羊女士:因为我个人本来就认识张首晟教授,因为工作关系,而且在他去世之前两三个月还在一个会场、一个会议的场合见过他。当时他在台上演讲的时候充满生命活力、光彩照人,讲的最新的 *** technology,就是谁会想到几十天之后他就会从地球上消失。这个事情对硅谷的所有工程师、科学家、创业家、投资家都是颠覆性的震撼!所以所有的人要找到真相,找到真相的结果是让大家所有的人都睡不着觉。所以您说的,已经意识到这个超限战了。
 
文贵先生:我请问你小羊,你在他死之前亲自见过他,你觉得像忧郁症?你觉得像自杀吗?
 
小羊女士:就是不像啊,就是我看他在开会的场合,真的蛮有生命活力,滔滔不绝的在讲他最喜爱的那几个话题。
 
文贵先生:你见他应该是他死之前大概在六周左右,最起码是在两周以前,一定是的。不会再两周以内,因为他真正得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是大概在他死前的八九天。他一下子就垮了,他就垮了,然后意思就是给你两个选择,一个就是你自己了结吧,你肯定完了,你不能给FBI给弄走。一个是我们给你找个出路。他就说:那我选择一个出路。他怕死,是吧?结果出路就是直接把他扔下去了,就这么简单。跟王健一样,是吧?直接给扔下去了,自杀。你想想,我跟你讲一个人。当年是2003年的时候,你查一查在硅谷,就在central Road的旁边,那出租的apartment,特别特别好的apartment。有一个华人,当时是从山东过去的一个华人家人,当时他是一个姓曹的,他和他的夫人在那去。他事实上是在旧金山的,结果他到了硅谷去了,大概是要搞一个科技合作项目。当然他的背后就是共产党——山东公安的情报部门。就在他拿到这个东西以后,你去查查历史,在central Road这个人就莫名其妙的跳楼,所谓一华人失足摔死,当时我记得硅谷还报导这件事。我见他老婆的时候,我在洛杉矶,我说你觉得他怎么会失足死了呢?他才30几岁不到40岁的人。她说他怎么会失足死?她说他当时拿着电话往外打的时候,他说有人要杀我,我就听得咕咚一声,嗷嗷的喊,他就没声音啦。我说这个有录音吗?她说没有录音。我说你报警了吗?她说报警了。警察告诉她说没有录音,“你出去。”没什么证据,给我撵出来了。她说我在那里哭,警察说:“再哭也把你也关起来。”这真的是很夸张的事情。你再查查华人,硅谷的战友你们都有电脑,都是高人,你们不要听我说,你们自己去查去。从硅谷那天开始起,有多少华人是非正常死亡的?还有华人在硅谷有了技术创新以后,回到国内后,多少人限制出境?你自己去查,不要听我的。
 
共产党对美国人是偷和交易,对待中国人直接就抢,抢不来就杀。这不是我说的,你们自己去查去。所以说我们的首晟先生,他太天真了!Neil Shen是把他的所有,首晟每次讲完那些东西,他都不知道给他惹来杀身之祸。他给Neil Shen的东西,包括那些教授、专家交流得来的东西,他都不知道两边的枪都对着他。美国的情报部门。他这个东西给了中共交易,你想想这个最后,两边不知道谁啊?美国可能把他抓了,依法干掉;共产党是非法干掉。他不知道啊!导致他死亡就是Neil Shen把他弄的太重要了!然后他完全无底线的跟他们合作,而且马云在里面也想分一杯羹。华为就更不用提了,自从Neil Shen把华为介绍给他以后,华为就把张首晟推向了死亡的边缘,只是哪一天什么方式而已。华为里面一个、其中一个被安全部派去的人也被抓了,就是跟他联系的人也已经被抓了,在山西给抓了,现在找不着了。这个哥们是跟我最关键的,今天我可以说一说了,小羊,爆料!因为他告诉我的料,是我知道的真正的!他说我可能要消失。我说为什么?他说:“张首晟被做掉以后,我是重要的联络人,我也可能被消失。”我说那你不行……他说怕什么,我已经早就准备好死了。他说反正我不会进里面待着去,他不把我做掉,我就把我自己做掉,我不会进去待着的。他说张首晟这件事情,就是华为和沈南鹏这帮孙子彻底把他给毁了。他说,用他没有任何保护机制,就是把你用尽拉倒。而且甚至希望他死,你把技术拿完以后。再就是技术上,小羊咱们在硅谷那都懂得,你今天把你的核心东西拿完以后,你再往下延申,你没多大的空间了,剩下到应用这个范围的时候,你已经没什么价值了。当知道美国调查他的时候,他知道调查你,那你就牵扯到我了,这些人直接就把你做掉了、灭口了。这就叫做共产党的超限战,超限还战,没有限制。而且最巧妙的办法,不可查不可寻,然后就把你做掉,战就是生死嘛,是不是?没有限制、没有红线,而且共产党对待自己的民族的人,那是没有任何考虑的。
 
所以说今天我第一次说出来,如果说硅谷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还不清醒,你呆在美国你和任何老共,我不管你什么立场,你和老共的企业家和白手套,还有像中国的马明哲,马化腾,马云,百度李彦宏等等,还像熊晓鸽这样的人,你再合作,你等着,你要么就是张首晟,你要么就是2号张首晟,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完全可以不理爆料革命,不理无所谓,但我希望你为了你的家人,为了你自己的生命安全,你要做好两道防线。第一个,我绝不碰美国防御,美国人不让干的事我绝不干,这是起码的常识,这跟我爆料革命没关系。第二个,任何情况下不要和中国来的、在中国市场发展的科技公司,和所谓的民族爱国人士有任何的接触。因为那就等于开始了你的死亡,进入了超限战,只是什么时间、什么方式消灭你。这就是我的建议,谢谢小羊。
 
小羊女士:太震撼了太震撼了,我做梦都没想到。
 
文贵先生:这怎么只有10006人?他把我们又给黑掉了,是吧?这不对呀。
 
小羊女士:对,好像是,而且你的画面现在是固定的,没有动态。
 
文贵先生:我这有动态啊。
 
小羊女士:我们这没有,所以这个超限战正在进行时..因为你说的太震撼了
 
文贵先生:怎么回事?有动的。你用什么网络呀?小羊?你的WiFi有问题,小羊你的WiFi肯定是有问题的,他们看的都是动的,有动的是吧?有动的有动的,我的画面不是静止的,是你的WiFi有问题,你的WiFi有问题,小羊,你的WiFi不好,继续。
 
小羊女士:没问题,我们继续,郭先生你这一些话让硅谷多少人睡不着觉啊,不只是华人啊,我猜想。
 
文贵先生:不是,我跟你讲艾瑞克•史密斯牛不牛?小羊?托马斯牛不牛?马斯克牛不牛?马斯克牛不牛吧?扎克伯格牛不牛?比你们牛吧?他想说真话他敢不敢?他敢不敢?我跟你讲艾瑞克•史密斯在伦敦跟我见面,他说了一句非常关键的话。他说在这世界上我敢惹ISIS,我不敢惹共产党。
 
小羊女士:对,因为他们没有下限。
 
文贵先生:它叫超限,下限你还有限哪,超限了,没控制了。你知道张首晟最后跟其中一个联络人说过一句什么话嘛?他说如果你们要觉得,真的是这多天真啊,然后就说如果你们要觉得我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话,他说我可以选择消失。但是你们给我安排一个安全的方式,苦苦哀求啊,然后说不管任何情况下不要惹我的家人,不要碰我的家人。我可以告诉你,张首晟的家人,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一定下一个对准你的家人。因为他的家人已经真正的选择了就是说闭嘴,绝不说话,是吧?这是所有中国人的选择。你的闭嘴就是给了共产党最好杀你的理由。就像肖建华这帮人出来以后,当时记得我爆料时候说过的吧,他们说如何如何,我说我告诉你,你把钱拿回去的越快,你死的越快。头两天跟我联系了,“文贵呀,你真说对了,钱拿了,人又抓了。”我说你这不是神经病嘛?你像张首晟家人一样,你相信共产党就得走进火葬场。你不说话你干嘛?张首晟他怎么死的?你们家人最清楚。他怎么可能是跳楼自杀,还怎么还写遗书?怎么可能?胡扯的事情。怎么那么一样,所有粘共产党的人死法都一样。你觉得正常嘛小羊?所有硅谷的兄弟姐妹们,如果这个还不能再唤醒你,那没有什么可以唤醒你了,你也不需要被唤醒了,你就继续下去吧。
 
小羊女士:我现在觉得听了以后呼吸急促、四肢发凉,我自以为我还是有点勇气的人,现在太震撼了、太震撼了。我当然听说过沈南鹏先生的大名,我自己有一个很长时间的朋友,他的萨塔公司就是接受了沈先生的一笔投资,在中国的互联网界那算是谁能接收到Neil 沈的一笔小投资,哪怕是象征性的一点钱,就可以融到很多很多的钱。他是整个华人圈、互联网界的确实是最大的大佬,但是没想到你今天把这几个点穿到一起,那就给所有的人又震撼了,震醒了又震醒一批人。
 
文贵先生:刚才你说的小羊啊,你看这就是搞科技的人才,几乎都是没有勇气的。这是一个行话,搞科技的人才是没有勇气的,搞科技的人才几乎是辨别力很差的。因为他人生中很少去,他老在科技上往前走,他是个单向的跳跃性的思维,他不是横向的思维。所以说他一般来讲,他在选择面前一般都是没有勇气的,甚至是非常单纯的,可以说是很幼稚的。另外一个你看你们的思维,要么前要么进、要么左要么右,很少有厚度。比如说你刚才说沈南鹏,你说的都是钱。我跟你说的跟沈南鹏的钱没关系,沈南鹏最大的作用是什么?你刚才说的投你钱了,有很多人进来了,这都是你的思维,你看我跟你聊天,聊那么长时间,乳化基金,然后投资,然后把技术放大,然后市场化,这就是你所有的逻辑思维,恰恰这些让你永远不会成功。沈南鹏是什么价值你知道嘛?沈南鹏不是跟你钱的魔力——点石成金,点石成卵,沈南鹏是让你认识你应该、你必须认识的人,还只有他才能让你认识的人,这是他的第一核心力。知道嘛?你说给你的朋友投钱了,投钱算啥嘛?对不对?算啥嘛?湖南人讲话。
 
小杨女士:这是Niel沈另一大功能
 
文贵先生:最大的,是不是?我给你..你有什么技术啊?小杨?有这技术好,我给你投上100块钱,然后我让认识谁?我让你认识你需要的Jack 马,我要你认识你需要贷款的马明哲,我让你认识可以让你马上应用你技术的马化腾,我让你认识国家安全部科技副部长,邱部长、还是董部长、还是李部长马上让你认识,全国强制性推广。这比钱重要,这就是为什么Facebook扎克伯格,拿着习的书籍在那学习,滑稽到那种程度,去到北京吸雾霾去。艾瑞克•史密斯,飞机下来一开始,用他的话说,我只要到北京去,飞机下来我不自觉的。飞机一进北京,我觉得我的腰要往下弯一弯,一到北京私人飞机下去,自然而然的脑袋、腰就往下弯了几度。是吧?托马斯要去北京,只有北京说,我现在让你马上过来,他马上过去。他从来不会拒绝。他就不知道为什么,本能的不会拒绝。这就是你独大,是不是,一万二千亿美元,一万三千亿美元,扎克伯格六千亿美元。你在它那不算钱,它能让你钱消失。它的能力是什么?它是政治科技之后的给你一个市场的一个通道。所有的Neil 沈、还有马明哲这些人、还有马云、还有马化腾、百度李彦宏,他们都有一个魔力,可以让你介绍某些人的能源,让你反向的回到,把你的科技和你的钱无限放大。这是硅谷人臣服他们的原因啊,只要知道,只要他能让我认识我想认识的人,我明天可能就是Google,我明天可能就是李彦宏,我明天可能就变成马化腾了。这是魔力啊,所以你说Niel 沈在哪儿不晃啊,是不是?我一点,我就让你变成这国家的马云了,我一点就让你变成这国家什么了,这是他的核心。
 
小羊女士:明白了
 
文贵先生:这个思维你没做到。所以说我们的首晟先生就被介绍给那边去啦,是吧?我这重要,我这科技就变成了巨无霸了,我未来就可以称霸世界了。他们的口号是改变人类、统治世界、影响人类进程。张首晟先生也信了,他得到的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权力的一个许可,和完全鄙视美国所谓的法律和规则的这么一个资源和通道,厉害了。最后发现,不行、有危险,需要牺牲你,那只能把你灭掉,这就叫超限战。
 
小羊女士: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幸亏我不认识张首晟教授的家人,但是我心里可以想像,因为我也是孩子的妈妈,可以想像他家人是多么伤心欲绝。从科技界的角度,为什么引起全世界、科技界和工程界,包括投资圈的极大的震撼呢?因为硅谷是人都认识张首晟教授呀,而且知道他在学术界的那个高峰,他是很有可能下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因为他物理学界的所有的奖项、全世界的最高奖都得遍了。所以,我们是学理工科出身的,我们硅谷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战友们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背景,然后就是感同身受,说这么有成就的人,说让他消失就这样消失了,这太冷血了,太残酷了,就是那种震撼。
 
好我们现在说下一个话题,郭先生您的勇气比我们大大的,不知道大多少倍,也是因为您的勇气现在让成千上万、上亿墙内外的各国战友都挺身而出,跟随在您的后面。我特别想请教的是,您在过去三年、过去三十年,一定会碰到很多生死悠关的时刻,或生、或死就一线之差,那个时候、瞬间的时候,您怎么选择? 什么样的心态帮你度过了那个难关?跨过了那个生死的界线?
 
文贵先生:小羊,你这问题实质上…你没有全部,这一句话说完就暴露你没有全部看我的视频,你没有全部,这是肯定的。因为爆料革命唯真不破,很多人只会说,不会了解,为什么唯真不破?只要你一张嘴我就知道你看我多少视频,你搂了,有些你看了,有些大事你看了,你没有全看。事实上为啥我有时候一讲一、两个小时,三、四个小时啊?我不是搞媒体的,我也不是搞什么专业电视的,我是爆料的,我是讲真相的。这里边不爱听的,我说你就别听,因为这东西是救人救命的,所以说我不会受任何限制。就像你一样,你没有认真听,你没有全听,你就吃亏了。我告诉你,什么时候生死让我跨过了线,是我在青峰看守所。第一,我弟弟死了,我本来就胆子大,但是不至于到不怕死。到了看守所,我看到所有的89六四的这些人进来以后,关在一个黑屋里边,来自于湖南的、湖北的、北京的、东北的,连牡丹江的都有,还有全国各地的,都是年轻的,当地最积极组织上街游行的、捐钱的,而且都是有高等教育的。这为啥我这屋里边关的都是些死刑犯啊?这些都是要枪毙的,我也肯定是被枪毙的对象,我们这些人都是被消失的对象。就我亲眼看到这些人进来跟我聊天,聊完天以后面临着死亡,有的吓尿的、吓瘫的、睡不着觉的、疯掉的,也有拉出去枪毙之前,完全没有、一点没有动作的。我说这话,你们都无法想像,那个比ISIS割脖子的那个可粗鲁多了,那割脖子的你看还穿一个统一的衣服。他那个来了、一张纸,开一开铁门,给你扔半的门,然后站在门口、两道门。然后说念完了,你做好准备啊,然后来了所谓的法警。来了以后,“你是谁吧…你签个字,你签个字,你签个字,摁个手印” ,那时候叫摁手印。摁完手印,拉开门,前边,就是看守所第一道门是一个笼子,平的,上面是铁网,武警在上面走的,然后往下看就跟看猪一样。这个是平的,这个地方大概在七、八米,是所谓的放风,从里边放出来放风了,这是一道门。这道门是给你扔咸菜啊,给你扔那个窝窝头啊,这是吃饭的地方,每天大概三次放风。在这个七、八米里边,是个高的,又高出一层来,武警可以往里看的,就是你睡觉的大坑,通坑,那个里边关60个人啊,在背后还有一个窗户,武警也可以从后边转,全部看你的。那么在这两个门之外,另外一个墙、高墙,大概九米到十一米的墙,上边有铁丝网,大概也就六、七米,就是完全是换号,大放风到外面去,提审犯人的时候,就在那墙下枪毙你。那枪顶着脑袋以后,还有人看到,还有人给你念,头发还给你剃了,那可真是太礼貌了,还给你剃剃头发,多礼貌啊,我在那儿看到就没这一说。拉出去,绳子给你勒着呢,有的拉绳子,绳子很贵的,不耐心给你拉绳子,就给你拿个腰带,“咔”…一勒,膝盖往那“叭”一顶,勒住脖子,还有啥说没有?“嘭”一枪,人就倒在那儿了。这是我见的几十个呀,小羊。这人倒下以后,就拿一个破席子一盖,然后等着车拉走。在没拉之前,很快的苍蝇就扑上去了。那苍蝇扑的那个快,你就很难想像,就是在哪儿来?突然那么多苍蝇,那苍蝇不进我们屋里边,就“叭”去那儿了,这养出的那个苍蝇都这么聪明了。“哗”一出来,你就能看到这帮人杀人已经成习惯了,咱家杀个鸡都不会这样吧,是吧?他已经习惯了,而且这些人永远不会在所谓的89天安门事件中说,你在名单里边去,不可能的。所以那天我跟班农先生,他让我聊聊这段,还有另外一个将军,我真的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就掉眼泪了,我很失态。就是到今天,你让我讲每次对我都是个折磨,我过不了这一关。哎呀…喝点水,我也没那么强大。
 
小羊女士:非常抱歉,非常抱歉,郭先生,我以为最新的就这三年,当陈军、何咖啡在您LADY MAY的时候,摇控的场面已经让我们硅谷科技界很震撼了,那个也是要追索你的性命啊,这是最近的一个案例。
 
文贵先生:太多了。我跟你说到这,其中讲的一个孩子,他不到十八岁在看守所的时候,每天就一句话,就是中国人民像干柴烈火一样需要我们去点燃,临死跟我留遗言,还说你得去看看我家人啊什么的,然后完全不屈,被打惨了,从来没见他求过饶。这种经过以后,我是个佛教徒,我说到这儿,我经历过真正的人生无常。我弟弟死,我回去抱的就是骨灰。我看到这些人就是死,死之前啥样,完全在现实中让我看到人生无常。佛家讲的命就是一百多斤,你早晚…你生这一天起就决定必然去死亡,来的真的是光溜溜,你死的时候啥也带不走,不管有多少化妆,在火葬场里你花了多少钱,多少人围着,多少人送行,你最终还是烧了。我看到人进了火炉烧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人生啊,真的想透,所以人生就两件事,你怕死,你怕老,就这么简单嘛。然后这怕死怕老下边,你怕穷、你怕没面子,你怕性无能,都是这,就是佛家讲的,“贪、嗔、痴、慢、疑”,你把这看透了,早晚你只要不怕死了,你还怕失去啥呀?谁说我强奸犯?我强奸了,怎么地?我不要脸,我不要脸,你说我骗子,我就是个骗子,怎么着,你还在乎这些吗?死你都不怕了,你还怕啥呀?因为你有怕,你就有在乎;你有在乎,你就有更多的欲望,有更多的想解决这个怕。你就永远一生在人生这种最低的,就是畜生道都不如的里边轮回,因为你的恐惧。
 
我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家人,我的父亲文化大革命被打断腿两次,我母亲吓成神经病,我的哥哥被捅了那么多刀,我从很小看到。到后来我长大我被抓起来,我被中纪委打成那样,我看到对门的人死亡以后,在那冰箱里边搁着,那味道熏得我都受不了。那个死人尸体的味道不闻过你不知道有多难受,你知道吗?然后你再看到自己家人被火化、送到炉子里,你看到那60个年轻的生命就没了。你不知道佛家讲的什么,信仰这东西最可怕的,变成一个解决你恐惧的,叫精神安眠药,那就不叫信仰,也不叫宗教。最重要的信仰就是这种让你看到事情的本质,这就叫佛家讲的“空”和“悟”。我确实我感觉明白了。那么当我爆料革命的时候,我准备几十年了,我遇到事我本能的就会害怕、就恐惧。你比如说我遇到在我家里边翻出来一堆的这个摄像头啊,你比如说我们发现有人拿着枪在车里边正在瞄我们呐,这些事是吧?也是一激灵,老是这样,然后回去睡觉之前也是,老是一想也是这样。我是人呢,我是血肉之躯,我扛不过去这个。但我能过去,因为我激灵完几次能过去。我有几次,哎呀,太多次了不是几次,经常吧。比如说我那安保团队说,哎我们发现了什么什么。就是睡醒以后一哆嗦呀,有时候在车上突然的一哆嗦呀,就发现了你那车“叭”就并过来了,挤你的车。你也一哆嗦啊。他这就是本能的敏感,它是人性,但是我心里状态,我马上就能调整过来。为什么?因为我已经没有了死亡的恐惧了。早晚一天都得死,而且我随时准备好了死。我问你小羊很简单的话,你是一个基督教徒。我请问你,你想过你早晚一天都得被火化了去。你知道哪一天吗?你根本不知道哪一天。你能带走啥?你啥也带不走。
 
小羊女士:我不知道,一切都在神的手里。
 
文贵先生:对,神的手里。你看当时我觉得特别简单,我到香港去跟一个朋友去见面,一个也是很富裕的一个富二代吧。结果是见面之前出车祸死了,我说那我还是去看一看吧,对吧?我去看的时候,他家人都在旁边都在那哭泣中。旁边他的家人就开始打电话(给)律师,说他的钱呐、存款呐,我们怎么办呐?哇塞,我说这尸体还没拉走呢,你们全家人已经开始准备存款了、弄钱了。你知道对我触动很大,谁都不会,哪个亲人不会因为你没了,说我也跟你走吧,不可能的。你见过爱情里面几个人说,他走了我也跟他走?真的活的我没见过,我没见过。除非仇恨,但是亲人不管多亲不会跟你走啊。照样下一顿饭不吃,第二顿饭不吃,第三顿饭一定得吃,照样得睡觉,照样得有性生活。所以说这叫什么?佛家讲的你的业障还是你的真正的,给你积的福德都是你的。你给不了别人,别人也给不了你,他也拯救不了你。很多人在想亲人,我现在给你讲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这两天处在一个很私人的事的巨大挑战中。在某国的我的家人,人家这国家说了给你护照,“来吧,给护照。”结果我打电话问了一圈,你知道什么概念吗,小羊?所有的我用心经营的人这国家都给的护照,来了进来就有护照。当地大使馆都给护照,那国家护照你还可以保留。我问了一遍全都不来,就俩要来了,就俩要来的说,“可能七叔我去。”你说小羊我心里是痛苦呢,我是高兴呢?我几年不见了,我说你从这个国家到这儿来,这个国家就给你护照。结果是都不来,几年没见了。你去想想我该高兴呢,该不高兴呢?人家讲得很实在,我上你那干啥去啊?我拿着护照干嘛呀?我也不讲这语言,我也没有朋友。我现在有大房子住着,我到那我有大房子吗?我家有保姆、有阿姨、有司机,能有吗,我不去了吧?
 
还有一句话说,七叔反正你早晚得赢嘛,我去你那干嘛?你说我呆啦!我真是呆了,我是睡不着了,我真睡不着了。我在这床旁边转悠,我跑下面去转悠去。我错了,我觉得我错了。我把我的想象,想当然地想像成我的家人去了。人家不想这样的活着,是不是啊?人家就想那样的活着,你干嘛要给我这护照呀,我干嘛要去啊?你能三年能讲英文,我能讲那样的英文吗,对不对?很简单,这我就想明白了。亲人,他永远代表不了你,他不能把福报给你,也不能把罪恶给你,你也不能把这个给家人去。这就是佛教的伟大,各有各的因缘,各有各的福报,各有各的自己的所有的轮回、福报,那都是你自己承担的。所以人生面对生死的时候,你要想到没啥东西让你真的可以让你留恋的,没什么东西了不得。
 
我是头两天他们给我发个信息说,我们的律师(说)方正的68%的股票什么被谁谁谁拿走了。哎,我说你给我发这个干啥呀?他说这跟你有关系!哎哟,我说都拿走,不要!结果我发现没多大一会儿,我们其他的合作者哭哭咧咧地跟我说,哎呀股票拿走了,几百亿的资产变成一百亿、九十亿了。我直接把电话给他们挂了,我听都不想听。我从爆料那一天起,我就把这些东西当做没有了。能让员工大家活得好,你就多活着。你只要没有了,那也没有办法。这不是我想像(这样)的是吧,那也不是我想做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立生存能力,同时我的家人受到影响,那就你就要受到影响。我绝不能让家人、同事、情来绑架我,为什么?我有个大的一个任务要完成——灭共!同时我要解决一个问题,生死之距恐怖,个人和家人和亲人之间之利益、感情之道德之绑架或者是什么关系。那么更重要的事情,当每天面对生死挑战的时候,你只有一个选择:你放弃,再一个你继续。每一次的继续下去都是让我更加的,下一次那个恐惧的时间越来越短,或者甚至让我没有了恐惧。越来越让我相信佛祖、菩萨,包括基督、耶稣、万佛万神说得都是对的。我们在人生在世最高境界就是铲除掉人生对死亡的恐惧,和对衰老、疾病、穷败、失败潦倒的这种恐惧。只要这些没了,你不会对生死、也不会对任何东西再有恐惧。你就会大胆像我一样做我自己,Be my self,我就是我自己,丘吉尔夫人说真的特别好。
 
所以说小羊当你真正的有信仰,你说你是有上帝的时候,你不会有恐惧的,你不会怕失败的,你不会怕失去的。就是你太在乎,还没开始呢,你把那细节想当然地排来排去,排来排去你失去了所有的重点目标。这是一个核心的问题,你不要怕失去,不要怕失败,更不怕死亡你有啥怕的?那你就会成功,谢谢!
 
小羊女士:非常感谢郭先生这样来分享,我又一次震撼。我没想到您天选之子来灭共,这个是这么多年的铺垫,从您20岁不到在清丰看守所,那时候就为您今天做预备。这个是非常大的一个关口啊,确实是我们难以想象。那么年轻,就要接受那样的生死考验。但是你化茧成蝶,这个蝴蝶的翅膀已经煽动了整个世界。整个世界的大潮都在改方向,我特别钦佩。咱们爆料革命,爆料革命一定会成功,一定会成功,为什么呢?我可不可以爆料一点郭先生您的事情呢?
 
文贵先生:可以啊,太好了。 欢迎!
 
小羊女士:准备一点小纸巾,像赵岩先生那样的纸巾。我是前一段时间在,因为我也知道郭先生一定是所有的黑暗势力,现在连川普总统都接受到死亡的威胁,您更是天天都处在死亡的威胁当中。
 
文贵先生:天天都有。
 
小羊女士:所以我很多,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都在为您的安全,为班农先生的安全,也为川普总统的安全,人身安全每天都祷告。我们六点半祷告,为全世界领导人祷告。因为王的心在神的手里,如垄沟里的水随意流转,上帝可以掌管,因为即使是习近平的下一个动作。所以我们为这些事情祷告,也为您特别是为您安全的祷告。有一次祷告之后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您有没有发现,跟您联系过的所有支持您的爆料革命的战友里面,有多少位是孤儿寡母,有多少位是单亲母亲。
 
文贵先生:很多。
 
小羊女士:太多了吧,数不胜数是不是?光是我们硅谷的战友就有无数,我接触到的这样的。我当时特别感慨为什么是这样现象?而且这里面很多是主内的、信耶稣的,主内的弟兄姐妹,单亲父亲、单亲母亲。因为在圣经里啊,孤儿寡母是历朝历代整个社会生活里面最弱势的一个群体。如果有谁欺负这样的群体,上帝非常不饶恕的。那么这样的群体现在都挺身而出,坚决的支持您,拿出自己的仅有的一点存款来支持您,支持爆料革命,您有没有想到这后面是什么力量在推动?他们都是基督徒,他们能感受到圣灵对他们的推动。所以神是在用这样的微不足道的力量都在来帮助您,而且这么多人在为您的安全在祷告,每一天都在祷告。因为一人的祷告是大有功效的,尤其是大家在为同一个目标祷告的时候可以撼动天地,可以移动高山。所以我们用这样的力量来支持郭先生,因为您改变了太多人的人生,我接触到了不止我自己,还有我的家人、还有多少弟兄姐妹,他们都觉得自己人生升华了,就是因为认识到了您、认识到了爆料革命,天天听您的话语就觉得得到了很多智慧很多希望,看到了希望。所以就跟您分享一下关于您的爆料您可能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点。有多少全世界的单亲母亲带着他们的孩子在支持您。
 
文贵先生:谢谢啊。
 
小杨:这个世界上最弱势的一群人在拿出他们所有能拿出来的在支持爆料革命,我认识的不下几十位,所以非常感谢。
 
文贵先生:你说完了吗小羊?你说完了,我就你这个我给你回复一下好不好?
 
小羊女士:说完了,说完了。
 
文贵先生:谢谢啊,我没掉泪啊。没掉泪的原因有两条:第一个我要控制啊。第二个呢,呃,可以跟你说你说的这些跟事实上差距太大了、太大了,不是一般的大。你还没有摸到爆料革命的碗边;你说的是一部分,我知道的肯定比你多。你知道我晚上为啥一睡觉多了我就觉得有犯罪感?因为一到晚上很多国内的战友跟我联系,最多的时候亚洲的战友,我一定尽可能给一些人给他回复。比如说杨改兰事件你知道的啊小杨,杨改兰事件在国内的传说和后来大家去寻找,导致了什么结局呢?就是最多一个月去过一万多人到杨改兰的那个家乡、她自杀的地方,一万多人!把当地政府吓坏了!去烧纸的、去上香的,她家那块已经成了一个根据地了。现在是老远的就三道岗,不允许人往那去。那么这是一个什么现象?你想想小杨。是多少人感同身受我差点变成杨改兰,甚至我还想变成杨改兰,这个力量有多大小杨?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小杨刚才你说单身母亲、单身父亲,国内有多少战友、留守儿童?还有一些那十几岁的孩子告诉我:“郭叔啊!我多大被谁谁谁给性侵了,谁谁谁又性侵我,你能不能救救我?”孩子发来的语音,孩子发来的视频,你知道我每次看到这个的时候,我真的是我只有一个想法——我一定要干掉共产党!我只有赢才行。我拯救一两个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就像杀掉我八弟的那几个警察,把他给灭掉了这叫私仇,我在看守所就想着我一定要灭掉这个机构和组织,我拯救了(几个人)拯救不了。另外一个咱这国内单身的父亲、单身的母亲,你知道可比海外、硅谷咱这些人惨大了!单身的母亲是处处被性骚扰和危机之中,孩子是出去被性骚扰,威胁之中,无人看得起。中国这个社会真的(跟)茅屎坑子一样!完全没有正义,完全没有所谓的对女性、对弱势群体的基本的、本能的保护。他们不但受共产党这个流氓体制的压迫和威胁,一旦需要可以把你收拾了,可以把你拿走甚至让你变成奴隶!现在连身边比她稍微强点的人,甚至也是弱势群体,也欺负她们。这个社会是没有公义的!这个社会是没有公正的!这个社会是没有良知的!这个社会根本不存在什么道德!什么有正义呀?
 
我每天收几十万个信息,两个手机都是崩溃掉的,我每一星期都要扔一次手机,这些手机我每一星期都要扔到水里去、砸掉它,我不想留下任何这些人的信息被共产党给黑喽,但是我都留住我心里面。你知道在国外所有这些单身母亲和单亲母亲,包括这次G-TV投资有好多椅子是给了这些单身母亲和单身父亲的。但是我是心里面很不舒服的,因为我能给的是少数,我知道未来意味着什么。单身父亲、单身母亲他这一生受罪咱不说,我不希望他这孩子在受罪,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我希望让他们的后代成为乔布斯,乔布斯就是单身父亲、母亲出来的,托马斯、诶瑞科•史密斯的家庭都不是健康的,包括班农的母亲也是很早过世的。这个是我最想解决的问题之一呀,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昨天的直播中我讲,我要根据法律、根据我们的智慧,我们要更多的这样单身的父亲、单身母亲,让他们的后代不要再受人欺负,首先要在资本主义社会要解决资本的问题。
 
另外一个单身父亲、单身母亲你最重要的要做什么?你给孩子,你有多辛苦你有多累,实际上没有多大作用,只有让孩子强大你才能做一个合格的单身母亲、单身父亲。我的手机里有很多单身母亲、单身父亲,我基本上给我发信息我都回的,包括我们现在很多在国内的单身母亲、单身父亲,我基本上都是要回的,为什么?我知道他们跟我联系不容易,联系上了我是他们的希望,我每天早上最先回(复)都是他们,最起码、最起码我有上万个这样的战友跟我联系,我不能做到一一而回我尽量而回(复)。可是我告诉他们每个人,不要怨恨这个社会,你更不要仇恨这个社会,没有人欠你的。千万记住不要什么自杀啊、不活了、这个社会这么黑暗呐,就是你这种想法才让你变成了今天单身父亲、单身母亲。只有一个方法能让你解脱,绝对不是自杀、也不是放弃、也不是怨恨,那就是让孩子强大。孩子强大的前提是你要活好,你不活好在任何宗教里面自杀的结果,你是永远不能再回到人道的,那永远就完蛋了。千万不要想自杀,你想想都是对自己犯罪!让你自杀本身这个念头你就已经错了,你只有让孩子强大,不是给孩子钱,不是给孩子钱,要给孩子机会。同时让孩子拥有一个未来安全稳定的生活,让孩子有能力,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
 
你比如说你刚才说这些单身父亲、单身母亲,仅有的钱支持爆料革命、支持文贵,这话我特别不爱听。我可以告诉你小羊,如果现在中国人单身父亲、单身母亲,你不站出来灭共,那你这一辈的罪白受了!只有让你孩子坚定的灭共,咱先不说灭共灭了共灭不了共,如果在你的有生之年你不做这件事情你是对自己生命的背叛。我相信绝大多数的单身父亲、单身母亲、留守儿童还有被性侵的、被欺负的这些咱们这些同胞们,99.9%的原因是共产党这个流氓体制,剥削、剥夺、压迫、欺骗、绑架了我们,才让我们活着连猪狗都不如。如果连这个本质你都没看到,那你的苦还早着呢!
 
投资爆料革命绝对不是你的恩赐,这是你的机会!投资爆料革命可能也会失败,不可能百分之百赢,但是如果你没去做,你一定会后悔!因为爆料革命是中国人有史以来,是真正所谓的草根革命。没有任何人可以操纵,完全是没有政治目的、没有经济利益,完全不是为了任何集团合作的。如果连这种事你都不敢参与,或者说你参与以后,你还觉得我是做了很大的事,这绝对是错的。很多这个单身父亲、单身母亲跟我联络,我都把他们改变了。我说你们要记住什么是你的一切,现在?你的孩子。孩子是什么?孩子是你的希望。那孩子的希望是什么?像共产党考大学?当共产党的官儿?你最恨的是共产党,你去当共产党?然后继续压迫别的人?所谓长大立志成人?所谓发财当官儿?不是的,你的希望就是爆料革命。如果你的希望是孩子长大当官发财,你一定还会更惨。你只有让孩子知道信仰、正义的力量,因为你就是因为这个社会没有正义、没有道德才让你变成这样。你必须要让孩子知道,你的未来要创造正义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不像你和我这样。现在你怎么创造正义?你告诉我你跟谁去啊?你跟谁能给你创造正义去啊?你给我找第二个组织、第二个平台、第二个地方,没有!只有爆料革命!爆料革命的所有方式,你支持爆料革命有很多事儿,你不一定要投资,还不一定轮到你投资,你可以大量的传播香港真相、CCP腐败危机、帮助其他战友、关键时候站出来,很多种。包括现在很多在硅谷的战友,手里边有一手好活、技术,你就是为了一点所谓的那几个钱。还有被这个美国的所谓的一些政治人物洗脑了,有人说到你那块应聘去说我不喜欢班农,所以我不给你工作,这都是愚蠢到了极点。班农跟你毛的关系啊?人家是白人你是黄皮肤人,你真在美国拿了护照你以为你是美国人了?你真以为美国人把你当美国人了?不是那么回事,你别骗自己了。不要拿政治观点来掩盖你的懦弱,更不要说你支持所谓的民主、法治, 你知道啥叫民主、法治吗先告诉我?民主、法治就在你身边,张首晟这样的人都被杀了你咋不民主一下子啊?你咋不法治一下子啊?你咋不替他说说话啊?你糊弄谁呢!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就是拿一个天大的理由来Cover掉自己的懦弱和愚蠢和无知,最愚蠢的!这人是不可救的,这人是受到惩罚的。
 
什么让你最骄傲?正义。正义不分党派,正义不分好坏和喜好,你说班农个人我喜不喜欢他?我超级不喜欢他,啊我超级不喜欢他。但是你能找第二个班农能跟我们一起爆料革命能有这影响力的,我现在就接受啊。如果不喜欢班农的人说我能当班农,班农干的事我能干,我就接受你啊,我给你跪地,行吧?你不要跟小羊工作了,你来叫郭文贵天天跪着,如果你需要我天天是不是?我给你舔你的屁股,你能帮助我们说服这些将军,是不是?今天的long Island 有80号人里的60号人跟他同意,干掉微信、干掉这个平安集团、干掉汇丰银行、干掉阿里巴巴,干掉阿里数据、干掉百度,是不是啊?干掉Zoom,是不是啊?前天晚上美国的一公关公司给这个北京的公关代理打电话,赶快给我5000万美元,我已经成功的把Zoom给你们从惩罚名单拿掉了,所以说你要给我5000万美元。 超级牛人啊,这人还要选总统呢。结果是我们现在告诉这个所有的咱们的公关公司,如果Zoom不被惩罚,一分钱不会给你。为什么?我说我们这个钱给你是要让你拿掉Zoom的,结果他说一句什么话,你知道Zoom主要发展是谁吗?主要是你们硅谷的华人,帮助Zoom强大起来的。我说是呀,什么意思?我们华人创造了Zoom,Zoom就可以来欺负我们华人吗?他说那你为什么不让你们硅谷的华人停止支持Zoom啊?我说这话太遥远,我给你钱了,你就想办法合法公关把Zoom干掉。然后我们的华人会觉醒的。我说到这儿小羊你知道吗?我们多少单身父亲、单身母亲你们曾经做或正在做着帮助共产党的事情,你正在创造N个单身父亲、单身母亲呢。如果你在美国还玩这种所谓的给自己拿了美国护照了搞美国什么支持,你支持哪派都是假的,都是骗你自己的,你只有支持正义是真的。川普不正义你也去反他,不管是拜登,拜登要支持灭共我们就支持他。我们不要分党派,就分正义与否,还有一个能否灭共与否,还有一个如何能让更多人不成为单身母亲、单身父亲。这才是重点,这才是重点。我们是一个相信真和善这样的一个想法,那我尊重你,你不喜欢班农没问题啊,你可以不喜欢他,是不是,你完全你能在法律范围内不喜欢他。你喜不喜欢跟我毛关系啊?我还不喜欢川普呢,川普要把我送回中国共产党去啊,小羊你们想过这问题没有?美国就一个总统竟然大胆的要差点签字,把我送回到共产党去,他疯了啊?我是他那个马阿拉戈会员,我是他最重要的人,你要把我给弄回到共产党去。要是不是当时的潘尼哲,不是当时的塞申斯,不是FBI老大,不是弗林,不是这个班农,还有其他几个人,我就我…… 他当然送回不去我了,但会让我很难受。他不可能,他就没有这个权力他就,还有那个我不能说的那个大律师,现在已经成了司法部的头了。当时他就告诉川普,你敢把这个字签下去,你就得离开白宫,你签签试试?班农说你在开玩笑呢吧,你有啥权限?呱,就把文件抱走了。
 
当时的阿德尔森就是现在的金沙老板,Steven Wynn、高盛、摩根、所有华尔街大佬们都要把我送回去,你说我恨不恨川普啊?我当然我恨他了,当然我恨他了。但是我在灭共这问题上,他灭共,我没有了,我不恨了。但是等哪天他不当总统了,我一定,我一定这件事我要跟他论道论道的,你当年你到底是拿了谁的钱,你到底为啥要把我送回去?你有这个权力吗?你知道政治庇护在美国是什么吗?任何人在程序中都不可以碰这个政治庇护的人,政治庇护得到并不一定安全,但是在过程中是最安全的,知道吗?你竟然敢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你知道吗?跟杀人没什么两样。但是我得靠他,我能说我不喜欢川普,我不灭共了,你那叫借口。你不敢灭共,你别老说你不喜欢班农,你指望着共产党给你弄点黑钱,你想变成张首晟,你就别说你反班农。你要有真善良知,你要不会反任何人,你只会反邪恶,你只会你要反共。说我不想反共,你可以不反共,你也不要反反共的人,这是起码的良知吧,小羊?
 
我说的公平吧,共产党现在杀人,病毒,香港杀那么多人,你不支持我们灭共,没问题啊,但也不要反我们灭共的人行不行啊?这个要求我过不过分啊,小羊?所以我请你转告这些真正的硅谷的战友们,你们的悲剧和你们的孤独和受到的伤害不要在孩子身上发生。唯一的一个灭共,而且我告诉你们,国内的战友我告诉他们,你们只有一天没有共产党了,你们才能活到正常人的生活。很多人跟我发信息包括昨天晚上,说郭先生上街吧、动手吧,我们跟它拼了!我说千万别,你拼不了,你们一百万人、两百万人共产党会把你杀干净的。什么时候上街,听我的,什么时候开始动手听我的。包括我现在跟你简单说,包括我们好多战友都是开那高速火车的,好多战友都是在湖北、在上海都是开飞机的。包括武汉为啥把因私护照全给废了,小羊,它很简单嘛,P4实验室很多人都跑出来了嘛,而且它怕出来爆料嘛,这不就最简单的道理嘛。但是湖北、江西、广西多少我们在水灾区多少我们的战友,很多战友说咱们动手吧,绝对今天我要郭文贵振臂一呼,绝对是几千万会行动的。但是它由于没有集中没有准备好,它会酿成人道灾难,这是我们不愿意做的。我们要的就是减少到最少的死亡,不能变成军阀割据,不能变成内战,但是共产党是我们一定要以最小的牺牲把它给灭了。灭了共产党了,你告诉我中国,你先告诉我小羊,如果没有共产党中国得减少多少的单身父亲、单身母亲。你就这一件事,是最好的回答你刚才那问题的,我说完了。谢谢,有点激动啊,抱歉。
 
小羊:非常感谢、非常感谢。刚才接着您说的话题,其实一件事发生一定有两方面的作用。张首晟教授的意外去世呢,导致一些在硅谷的人士吓破了胆,但是同时导致了另外一群更多人数的各界人士愿意挺身而出,参与爆料革命,参加灭共的行列。这个就是估计CCP永远没想到它会造成所有的人反弹,我相信您刚才点名的那些大佬,心里都在牙根咬得紧紧的。说到这个话题呢,你刚才说咱们小扎同学,还有Google的CEO,前CEO Eric Schmidt,您描述的那个形象,我一下子觉得这个画面感我觉得很震撼啊。他都要一下北京到北京的飞机都要矮半截,这个一定是太邪恶了,所有的人都精神上都被压垮了。那说到这个呢!就是说起来,你有这样的超常的勇气在科技和金融方面,您居然要推出G-Dollar、G-Coin,这又是一种力量和勇气的展现。我当初一听立马就感觉,那美元霸权呢?那发行美元的这些机构的影响力呢?你是否已经游说了他们?因为当初Libra(天秤币)在发行的时候,现在已经两轮的在拦截它。我碰到扎克伯格,在菜市场跟他一起,正好他也是要宣布rush 这个Libra,我还祝贺了他。我是希望能够有一种力量、科技力量,还有什么民间的力量,能平衡美元的霸权。那硅谷基本上大部分人都这样的共识,但是没想到最后,他还是被堵回来了,被堵回来两轮了。那您是不是有超越他的影响力?已经准备好了。
 
文贵先生:小羊,你问的问题特别好。你看我们现在硅谷的这个所有的科技界,一个加州硅谷2.7万亿美元的GDP,是一个上等的国家的GDP。你想想这有多夸张,2.7万亿美元,你想想共产党在2001年以前1.3万亿美元,全中国十几亿人,就是当时的两个中共的GDP。生产全人类60%的科技文明产品,主宰了全世界85%的高科技。你想想这个硅谷加州是什么概念?小羊,这个厉害到什么程度。那么你再看一看中共和硅谷之间的科技有什么不同?很多人没研究这个问题。你想想谷歌今天是1万多亿美元,苹果也上万亿美元,扎克伯格6千亿美元,这加在一起6万亿美元啊!这市值啊。小羊你知道,2010年,你知道这些公司市值多少钱吗?记得吗?你记得吗?2010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加在一起6千亿美元。现在就是6万亿美元啦!你想想啥概念呢小羊,这是疯了,这简直是,这可真了不得。那么你看看他的,所有的硅谷盈利模式是什么?所有的Facebook、Google、Youtube、Twitter是吧!FB包括现在Instagram,它盈利模式是什么?它来钱是什么?都是广告,是吧,都是广告、数据,然后是这个产品。哎!中国的微信,中国的微信,中国的马云,中国的百度,中国的互联网,市值多少钱?你算过没有?你知道市值多少钱吗?全硅谷的6万亿,你知道中国的多少钱吗?你算过吗?小羊,小羊你知道全中国互联网价值市场是多少钱吗?哎!小羊,你下线了吗?小羊掉线了,看来你得回来,我得等小羊回来,小羊,是否你掉线了呀!小羊、小羊、小羊。你没掉线、没掉线,是吧!
 
小羊:我回来啦!不是黑客吧!
 
文贵先生:啊!不是、不是。
 
小羊:好像掉线了。
 
文贵先生:没,没掉线,我听着呢!刚才我要找你呢。我要找你呢,你回答我,中国互联网总市值多少?你给我说一下。
 
小羊:这个考试太好了,中国互联网的市值啊!
 
小羊:有一万亿吗?有1万亿吗?
 
文贵先生:美国是6万亿美元,美国是6万亿呀!就这几大家。你知道中国是多少钱吗?
 
小羊:包括这个腾讯、阿里巴巴所有的,有没有一万亿以上?
 
文贵先生:所有的互联网,前十大、前百大。
 
小羊:有没有一万亿呀!
 
文贵先生:1.5万亿美元。因为一个苹果就把他们给干掉1万亿了,你想想人家生产的。中国的事实上加在一起,他大概是2万亿美元吧。就是给他说,所谓的BAT什么什么的,包括华为的话,大概也就是说2万亿到3万亿美元,其实一半吧!就是你客观的说一半,因为它有华为嘛!还有ZTE原来那些。那么这个3万亿里边,你别忘了美国的盈利能力和中共的盈利能力,它是完全不同的。中国的所有的盈利,绝大多数是靠什么?是靠支付。什么叫互联网科技呀?一个是创新,就是科技,是吧;第二是应用,是吧。这个应用是到市场上普遍性应用,人家YouTube、人家谷歌、人家这些应用就是做的非常好。中国就是抄人家的嘛!是吧!包括推特应用。多少人想干掉Twitter?没有办法做到,人家应用做得最好的,应用。第三个是什么?收入,美国全是广告。中国是干了什么?中国完全是金融化。美国市场的6万亿美元,是它整个的市值,它没有什么附加产品。中国的将近,咱就是说3万亿美元,这个互联网,它诞生的蚂蚁金服,它诞生的微信视频,它诞生的百度所谓的一系列事业,包括马云云数据,你知道他总市值是多少钱吗?小羊,你回答我。所有中国互联网的就是下游产业和它的附加产品,包括金融。
 
小羊:有2万亿吗?没有。
 
文贵先生:你去好好算一算,它加在一起就3万亿的互联网的市值,它诞生了9万亿美元。所以中共这个很可怕的12万亿美元,美国是6万亿美元,它是鼻祖,最大的市场,6万亿美元就是你的一切,iPhone手机生产、什么YouTube、什么就这个。共产党这不是,微信这下面的支付系统,阿里巴巴的蚂蚁金服,百度下面的系统,华为下面的一些系统,加一起12万亿美元。全世界最会玩钱的,最会控制市场的,共产党天下第一。美国人都在靠广告,为啥搞Libra,那个小扎克伯格呀,Libra,他为啥呀他要搞这个?他发现这个收入不行,他羡慕马云,他羡慕腾讯。你加一起你跟人家比没法比啦!一个蚂蚁金服上市就是上万亿,那是肯定的,那个市场大了去了。利润值,美国的利润值百分比是1.5,中共的是15,就我一块钱我能拿15块钱回来,美国是1.5,你咋跟人家比呀!
 
所以说美国在应用上做得最好,中共那严格讲,中国那软件,你不要看微信呀!微信成功在应用上,是在哪呢?容易进入;一摇,来了;按住就说话;点住就发视频;一按就行。这个使用的应用,天下创造第一,但是完全是抄美国的,中国人的小聪明。阿里巴巴人家干嘛呀?阿里巴巴给了你就是便宜,市场心理。但是从应用软件技术来讲,都是垃圾,包括百度都是垃圾,跟美国没法比。但是他们在衍生品上、金融开发上,绝对是美国完全无法想象的。中国到啥、人家啥几年前都是已经到处买菜,都用手机了。是吧!然后蚂蚁金服、微信,人家都太厉害了。人家腾讯视频、腾讯产品,那家伙厉害的去了。所以说,美国的市场开发,然后软件技术应用都是最棒的。但是把它变成市场化的价值,几乎是很失败的。所以那Libra来了以后,发展金融要搞它就是挑战美元。但是百度、Google是一个垄断性。接下来他要创造的新技术还是世界老大的,苹果是完全靠创新的,你能看得出来。推特是完全靠运营、技术整个市场的推广运行成功的。为啥一个个的想学想复制抖音的也没成功?想复制推特的也没成功?想复制YouTube的也没成功?所有雅虎想干的所谓的搜寻也没成功?不就输在两样上了吗?一个是把它市场化了后的市场回报,也就是收入,广告没搞好,资金跟不上了;第二个就是你的技术更新和市场应用没跟上去,没战胜人家么是吧?
 
我们的G系列要干啥?真的是很多人没闹明白。最近我们的团队发现,团队加入的人真的是越来高人越多,他们发现这里面的前途太大了。我说你记住咱的G系列最核心问题,全人类到目前,我告诉你啊,小羊,全人类没一个系统说我的这个货币,现在咱接下来虚拟货币,在那之前的苹果、打赏的货币或者卖的G-Dollar那不叫虚拟货币,那是完全内部的虚拟性的货币。接下来我们是两个币,一个是叫G-Dollar这叫虚拟货币,一个叫G-Coin是一个真正的实货币,这叫稳定货币。G-Coin 是跟美元链接的,一G-Coin就是一个就等于一美元,那么G-Dollar是跟什么,是直接跟黄金挂钩的,跟黄金价格浮动的。G-Dollar可以在G-Fashion、G-Mall、G-TV、G-News都可以应用,所以说这两种货币系统全人类没有的。跟黄金挂钩的全人类没有,跟所有美元挂钩的全人类没有,这两样没有还要变成市场化,全人类更没有了。变成市场化什么概念呀?就是我自己有交易市场,bitcoin你现在没有交易市场,你没法交易,而且你没办法进入到这个市场时效隧道里面去。我自己在G-Fashion就可以消费,而且逐渐扩大,未来跟很多人,很多商场品牌、酒店都给你签在一起。关键是我不想要了,我想要美元,马上你变成美元;我不想要美元,我想变黄金,我让你马上变成黄金。你到G-Fashion我现在小羊说我要买个爱马仕包,我拿啥买,我拿我的G-Dollar买,这是虚拟货币我买的,那么今天突然涨价了是不是,那涨价咋办呐?没问题,我结算的时候我跟爱马仕包我背后结算是拿G-Coin结算,我给你是Dollar,你懂我意思了吧?哎,这个人家爱马仕就接受,起伏无所谓,我这块只会赢不会输,因为我可以马上变成美元。那么这个地方,那我要要美金,你马上可以到G-Coin去把美金拿走,一美金兑换一美金的,扣除中间的费用你拿走。你告诉我世界有这系统吗?Libra它out了,完全输了他,他没有连黄金,他没有连美元,他没有一个市场消费。你告诉我它往哪消费去?你只能在Facebook用,你真买了以后到别的地方用,我拒绝你消费,我不让你消费,你到我G-Fashion来我不让你买那个内裤啊,我不让你买爱马仕,你能控制住起伏吗?控制不住起伏。谁来跟你兑现?你没有第二个叫母币和公币制度,你没有,我们完全做到了。而且开发的技术全世界,它就是一个摩根系统么,是不是?就是JP摩根现在用的那个,CR系统,还有一个就是开放的系统,就两个,Black Trade的系统,我们两个全部都有。全世界银行都接受摩根这个Black Trade系统,货币系统。但是呢其他银行就不能接受了。哎对不起,我们这回这两套人类存在的Black Trade系统我全都有,什么银行都可以接受。然后去中心化,现在全世界花钱到哪都是复杂至极,我们这个就要变成微信的一摇钱就付了。买鸡蛋,行;买内裤,行;买袜子,行;买爱马仕包,行;买飞机、行。最容易的支付,但是你想洗钱绝对不可能。我们这个G-Coin、G-Dollar要变成全世界最严格的反洗钱系统,只要不要我们这个系统只有两招就绝对赢,绝对要保证反洗钱,是世界最牛的;第二个不要被黑客给黑了,全世界的黑客都要黑这两个货币。这两件事咱做到最好的,全人类咱最牛。全人类目前没有一个人敢有这个想法的,更不要说实施了。
 
那接下来G-Fashion是干嘛呀?啥都可以往G-Fashion、G-Mall里装,什么硅谷的电脑哇、二手电脑哇、你开什么店呐、什么卖鱼、卖虾呀、卖啥都可以。它会成什么?G-Fashion是唯一一个跟货币,稳定货币,黄金、美元、各种货币连勾的大平台。就像我那个大船,我要上岸得有一个小船去摆渡到岸上去,全世界Bitcoin还有Black Trade所有这些货币,没有让你靠岸的地方,就不能到处实消费去。我们就要学到中国人的聪明,微信牛啊!它把互联网变成了一个金融系统,马云太牛了!变成了蚂蚁金服,变成了大的融资系统,太牛了。我们现在要比他更牛,我要把它变成黄金储备,稳定货币,而且是全球化的。马云、马化腾、百度,所谓的BAT,包括马云只能吃中国人的肉,喝中国人的血,我这个不是,我要在全人类最顶端,让全人类所有人愿意把自己的肉奉献过来,把自己的血放一放。为什么?因为你要长命百岁,你要安全,要未来。这就是我们G系列牛的地方,所以说我们要把科技,现在科技真的是太差了,真的这就是需要你在硅谷赶快,更多人,就咱这科技,因为你面临的最大的流氓机构的挑战,它非同凡常。所以你要找团队把技术做好。
 
第二个,我们把市场应用给做好,这个太重要了。第三个是什么?我们要不同于所有的,我们要把中共的这些互联网的BAT还有这些大佬们和美国这些所谓的广告收入,靠广告收入的美国和靠金融收入的BAT我把它放一起来,我把它放一起来。放一起你知道什么?他们这些人是很混蛋的。他们第一个,私募绝对不让你们老百姓参与;第二次私募更不让你参与;第三次私募你就离我远点。在上市之前已经把大钱都赚完了,都人家分了。你说你在硅谷小羊,你参与一次大公司的私募吗?你跟我说实话,你有一次得到了吗?
 
小羊:没有,只有朋友参加过顿无和Snap,snapchat 。
 
文贵先生:对呀,轮不着你呀,你都轮不着哇,20年你跟这么多大公司,大老板都工作过你都轮不着。他是一个利益的分配的一个最高端,(小羊:他是一个圈子)他是一个圈子么,你进不去的,这个我太清楚了。我这号人,这几家公司,Facebook我也投了,这个GOOGLO我也投了,然后那个Strip金融公司我饿投了,推特我们现在还是股东呢,是吧,我都投了,也都赚了钱了。但是你想进到前端不可能,都是犹太人的事,轮不着咱。知道了吧!然后才轮到人家白人最高端。中国人往上混,你像马云呀,什么Neil Shen啊,他赚中国人钱行,他到美国来赚赚试试,轮得着他吗?你赚一块,你要到中国去给我拿回来十块。 你给我数一数全中国全世界前一千家公司,哪一个背后不是美国基金?美国的华尔街基金背后哪一个不是犹太人?你给我说说,我听一听。轮不着战友们!你想说我愿意奉献行不行啊?像你刚才说的那个,我不吃不喝我投行吧?人搭都不搭理你。你的钱根本不是钱,(小羊:Smart money)对呀,人根本不要的。一说都远远地,搭都不搭理你。那个嘴脸我可见太多了,我跟你说,我看见太多了。只能让中国人去拿你的钱,我不会拿你钱的,这是华尔街,美国人的把戏。这回来了,中国人来了,Miles Guo、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直接就让战友私募,就是战友。
 
我现在说的是,刚刚你看我这,唉呀我的妈呀,这有些秘密别暴露出去。这是我们的黄页,这是G-Fashion一会开会用,我先在这,你看啊,昨天晚上开会的这个,画的结构,跟律师要开会,这个结构我就晃一下啊。我很简单,你在硅谷这么高端小羊是吧,战友中在美国也是最高端的战友之一了。我很简单,我现在G-Fashion硅谷,比如注册一个G-Fashion硅谷,你小羊注册的,这个硅谷里面现在是占我G-Fashion的10%股票,你注册这个G-Fashion公司,你把你父亲、你母亲、你先生、你孩子全加进去,当股东合不合法?合法吧。你愿意给他多少股多少股,你发行一千万股,我一千股就一百块钱的美金的股份,那他也管不着啊,是吧小羊。那么你让你家人都成为股东,合法的原始股东,那你拥有10%的G-Fashion股份,G-Fashion是一千亿美元股,一千亿股,那我定一百块钱定一个亿,那是谁也管不着,你懂我意思了吗?这是法律吧小羊,那你拥有10%G-Fashion的股份,是不是你、你家人都是股东了?你这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你不能管我吧?我原始股东啊。这就是我们要真心让战友获利的真心方式。你让Google、你让华尔街说,我把我的穷兄弟、单身父亲、单身母亲,一开始注册就变成股东,他得说你疯了你!怎么会轮得着你?我家一开始进来说吃肉的时候,你就开始站着看我在那块儿切肉。你上一边去!我吃完了,我分完了,我弄点渣给你,这可以。我一开始做饭,还有切肉,你都跟着进来,那你不就成我家主人了吗?我们要干的事情,未来就是让更多的中国同胞、战友们一开始就参与到厨房买菜、切肉到煮肉,然后一起分肉,一起分汤,一起吃,这个规则会多大?你知道吗?你想想,咱再有本事,也就是能加进来一百万、二百万战友,一百万、二百万战友是什么,中国将近五百万到一千万个家庭,都受益了,这是本能吧小羊?这一千万个家庭未来都用咱的G-Coin、G-Dollar,然后用这个各种外汇可以用,变成了手机支付。我告诉你小羊,是多少钱知道吗小羊?绝对不是五万亿,也不是共产党十二万亿美元,这个全人类的半壁江山是我们的,半壁江山!你给我数数,中国和美国加在一起,什么都是全世界老大,可以忽视掉欧洲、非洲、拉丁美洲,忽视它。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和人力资源和金融和任何加在一起,可以忽视掉一切,忽视掉一切!几乎什么都是60到70那个分上面,你想啥呢小羊啊?硅谷的战友你想啥呢?你想不富有、你想不强大都不行。你告诉我硅谷刚才你壮了壮胆才说,我们有几百人、几千人,你这几百人、几千人要融到这个里边,你还能再连个比例都不算,你为啥不融入呢我搞不明白?你不融入这个圈子里边,你融入谁呀?你融入到托马斯、艾伦马斯克是不是?推特?人家让你融吗?兄弟啊!你永远是最高级的打工仔。
 
这华人一说我跟谁谁干过,你就算够有面子了,说我跟你一起吃饭,你吃啥我吃啥,你永远都没有机会。谁敢说你有?什么杨致远了、马云啦是吧、什么还有李彦宏了、马化腾了,你看他在中国他横,到了华尔街到了硅谷,人家很客气,绝对轮不着你。埃瑞克史密斯到中国,飞机一跨到中国境就开始不舒服,到下来弯腰,扎克伯格,但是你到我这来,他不是说把胸挺起来了,他是把鼻子翘到天上去了。绝不和你共吃肉,绝不和你共进厨房,绝不和你共同的同等待遇,中国人压根就碰不上。这是犹太人的天下,这是人家白人的天下,你寻思啥呢?是不是?我们现在开辟一个什么?就是中国人和亚洲人的天下。我们要把这个技术核心,金融未来大家凝聚在一起,为啥我们不能把这个市场弄起来啊?美国、一个日本至少二百万华人在那定居,一个美国是多少华人啊?上千万,一个欧洲,这个五百万中国人用你这个系统,你是值多少钱呐?如果五百万都用你这个支付系统,你值多少钱呐?甭说台湾、香港,甭说全世界这海外一亿人口。再说你国内的,那就不用想了,你想啥呢?我们拥有全人类上最大的核武器—共产党绑架的就叫市场消费能力、消费潜力,谁能比得过我们呐?你想啥呢?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闭着眼睛,这事,闭着眼睛咱都得赢,想不赢都不行。没了共产党,咱肯定大赢,唯一的一个赢家,有共产党,咱也得赢,咱能不赢吗?
 
咱这回这个借款协议,我想你最有感觉吧,小羊?铺天盖地,刚刚我这手机都爆满了,就是上千万要借钱的,多了不敢说,现在拿五百亿美元、一千亿美元一分钟的事,咱只选这个,一分钟的事,小羊你有感受吗?你有感受了吧。
 
小羊:是,没错。我那个账号里边有好几个爆满了。
 
文贵先生:某个国家的咱战友,我私下把他的账号发到咱国内湖南的,哎呀,对不起呀!什么南的那个圈去,跟你小羊兴奋,一听你说话七哥就兴奋了。就发过去他圈了,我就进屋睡觉去了。回来他说:“七哥,账号被关了”。我说咋回事?他说一会就三千多笔,二千多万,他说你这不是疯了吗?他说我们这个国家,这小国家受不了啊。他说但人家说了,钱你可以给拿走,你再开两账号,这疯了,他自动的熔断机制嘛,他这国家从来没见过。你知道在国内的某个省的战友,他自己现在身上就是战友们拿现金给他存现金,听了路德访谈我们的路德路波切,存粮了、存现金,取到好多钱。说,七哥,我这现在现金多了没有,拉二车,拉两车,七千多万美元吧,能拉两车。这个放在某个地方给我看,哎呀我的妈呀,我说你可千万千万这个视频别出去呀,看了共产党能把你灭了一百回了。啥力量呀,小羊,你见中国人啥时候有过一个这个力量?
 
当年国民党逃台湾的时候,我的姥爷给我讲,他说咱这个全村里边,我姥爷家当时是最大的地主,姥爷的父亲,被共产党全部给抢夺走。他说所有人都干一件事,找黄金。弄了黄金以后,人家都去台湾。当时就我们这帮人傻货,你去台湾还能回来吗?结果这文化大革命来了,人家把黄金都变成了真正的美金,能花钱救了很多家人的命。他说我们相信共产党,像我相信共产党了,没把黄金弄出去我们全完了,他说这就为什么咱们家饿死了好几个。今天在中国发生的事件相像,就像当时所有人,国民党完蛋了,共产党要进来,但是人家现在相信的是咱们爆料革命,大量的钱能转的都转出来,你还说战友们说省吃省喝,真不夸张,卖猪卖羊,他们全把钱转出来了,为啥我有信心?我有信心,小羊你有没有信心?你问你自己的良心,你别告诉我。能让中国人转出一分钱,你就可能让中国人保住了这一分钱。只要让中国人一个人开了眼,可能救四个家庭,这远远超过所有什么互联网技术,所有金融,因为他是拯救人类,拯救多少家庭。
 
关于那些什么欺民贼、伪类,砸吧,你叫他砸叫他骂。等哪一天,听了他、信他的人都得找他算帐。现在国内的好多的战友给我发信息,最近多了去这一、二个月,我从来不说。说你等着,我们一定要找鸡腿潘算帐,七哥!我一定找庄烈宏还有曾宏、还有郭宝胜、夏业良这帮孙子,我就是信了他们的,结果我钱转不出去了,我就是上了他们网络,我被共产党给抓了。七哥,我跟他们没完!你想想小羊,你家里人如果听了你的话,把钱转出来了,他感激你,或者听了你的话,没把钱转出来,他恨不恨你?他一辈子都恨你!所以灭那些欺民贼不用咱灭,自有战友被害的会灭他们,不会跟他们拉倒的。那没毛的豆豆,现在很多战友说,要去夏威夷去找她去,因为她胡说八道,失去了投资的机会。相反,咱们是干啥?咱在救人。在救人面前再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你有没有恐惧,有没有死亡?当你发现救人的快乐和价值升华以后,你不会再有死亡的恐惧,你不会再有那些小的恐惧,因为你太幸福,你太有成就。你越来越相信人有未来,人有来世,你觉得自己干的事能让你有来世。我绝对,我还要回答你小羊,为啥我不怕死?我相信有来世,我相信有来生,如果让我走了,我觉得我就是到来世去了,就是我这次的修行该去的地方。我深信不疑的,所以我不需要恐惧,我不需要恐惧。这就是我另外一个原因,只要你相信有来世,你不会惧怕死亡和恐惧,你会多积德少做恶。谢谢!
 
小羊:最后一个话题,郭先生,非常感谢您,要让您有多些时间休息,好不容易有周末。最后一个话题—面向未来,我们都知道,CCP在您的重拳和以美灭共,以共灭共这些重拳的连续打压下面,他们的日子已经到头了。我们都有这信心,您问我们相不相信,我们相信。天天都看的到这个画面在不远的将来就要出现。那我们现在考虑新中国联邦的未来,我们要已有高瞻远瞩的见解,要依靠硅谷,全世界人才最聚集、最密集的地方,来为新中国联邦培训科技人才、管理人才、未来的领袖人物。在您的启发和鼓励下,我们打算重磅推出两个创新人才的摇篮项目。一个是您刚才提到中国互联网产业它最厉害的地方,超越美国的地方是它能把科技变成金融加科技,变成巨大的产业链的价值,那这个强项能和硅谷结合起来,有一个捷径,让中国的企业家,这个领域里面的科技创新人才、创业人才,给他们一个工具,就是外语的工具,让他能无缝的跟硅谷的所有生态系统的资源连接起来。所以就重磅推出喜马拉雅外语教学项目。您提出来的千亿的那个产业,是不是郭氏英语升级版。我们硅谷的团队呢,在几位核心的创始成员,他们自己本身是精通多门外语,除了外语之外,精通多门外语。然后核心的一个顾问是美国脑神经科学最领先的、最牛的一位科学家,他是美国科学院、美国医学院、美国神经学会里面的最资深的科学家。他提供的一套能够完全从开发大脑的潜力的角度,结合语言学习人的天然学习语言的办法开发的一套学习方法加外语教学方法。这个我们已经在有些爆料革命战友里面已经试用了第一版,现在第二版已经成熟,可以推出来了。我们在全世界战友里面招募777位第一期学员,我们承诺在1年之内这些战友可以从0基础能够变成超越郭氏英语的程度。您有非常强的学习能力,您那么短的时间就能流利的说出英文。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加强版,就是能够郭氏英语的腔调和口音、发音能变成好莱坞英语。这是这个项目的优势然后成本特别低,如果悟性高的学员在3个月之内就有非常大的起色,6个月之内可以开始说流利的英语,现在我们重磅推出这个项目。第二个项目我们叫100伊拉马斯克,100伊拉项目,针对全世界的华人子弟里面,学计算机专业的,本科毕业的学生和刚刚毕业的年轻的工程师,给他们一个两年的培训项目,让他们能够从学计算机的学生变成特别有创造性的系统架构师和资深的工程师、研发人员。同时给他们加上有具有创新、创业素质的年薪企业家,用两年时间。我们这个项目也已经有成功的案例,一个在国内几个这样的孩子,十几岁,在中国高考制度下,居然考不上本科大学的学生,经过这个项目的训练,能够在短短的两三年里面,被顶级的FANNG,这样顶级的互联网公司录用,在很短的时间里成为高级系统架构师。这家公司以公司之名义为他到美国移民局以杰出人才方式申请到绿卡,非常认可他的成就,就是创新、科技加研发的能力,综合素质的提升。我们起名叫100伊拉,100个马斯克。要在5年之内,我们要培训类似马斯克这样超前的创新的思维的企业家,具有科技背景的企业家,希望得到您的endorsement(背书)。
 
文贵先生:你说完了是吧?好,谢谢。小羊,首先你这俩项目我全力支持啊,我觉得特别有意义。我觉得接下来新中国联邦最需要的就是人才的聚集和人才的培养。还有一个我觉得就是反洗脑,很多人都中了病毒——洗脑,其实坚定的支持爆料革命很多方面呢还留有共产党的这种病毒啊,很可怕,我觉得这非常重要,我支持。包括学英文,英文我这英文是太烂了,郭氏英文将成为世界上最大丑闻。但是只能不要脸了,现在是大敌当前,我必须冲上去啊。这个头两天这个有两位美国朋友说:“Miles你这英文太好了,我上次上船我还听你只有一半,现在我能听懂你70%了。”我那30%被你吃了是吗?但是我觉得我很开心,因为我必须这么做,我要让中国人看到这个就是说,一个人你学习的时候你不要有这么多的羞耻和这么多的顾忌,就像你刚才说的当面对你的恐惧,面对生死威胁的时候,当你有太多顾忌的时候你什么都没了。你连死都不怕你怕什么?你还怕失去吗?你还怕输吗?当然你不怕了。所以说这个人的信仰和理想跟你的顾忌它是一个成正比的,不要怕丢人,不要怕丢脸,因为你必须要讲,尽管的讲,不要怕啊。
 
那么另外一个我觉得硅谷这个地方是太重要了啊,新中国联邦包括G系列一定会在硅谷有重要的基地,我们会有大家相聚的私人住宅,我们会有这个独立的办公室。我们甚至建一个像学校式的专对中国人的英语课。一些到硅谷以后大家提前学习进入美国社会的教育班,我觉得特别特别重要,一定会发生的啊。我希望小羊你更多的是咱俩这已经是几个月了,联系半天了,咱得有点事实行动,多聚集一些人才,一定要做下去。虽然病毒让大家决定很慢,但你一定要行动啊。在所有科技领域最忌讳的事情就是你思维是太窄的,还有行动力是太差的,这一定要综合性的行动力,赶快行动起来。
 
另外一个我觉得刚才你说展望未来,新中国联邦、G系列,所有的,离开哪都离不开硅谷,都需要硅谷这个平台,需要硅谷的技术。所以任何硅谷的战友你愿意加入的,你别告诉我你喜欢不喜欢,你愿意加入、你愿意灭共,你告诉我我就是来拿份工资的,我完全接受。你哪怕在这儿工作的时候,你说我支持共产党,都无所谓,只要你支持这个事业,你还支持共产党都无所谓。但是我就希望的是,真正的华人们不要再当张首晟。张首晟的死绝非是你不能想象的那么简单的背后真相,绝对不是。他是一个共产党在硅谷布下的天罗地网,多层次,它可以把你扔楼底下去,它可以让你心脏病死,它还可以让你在跟某个女人死在床上,吃伟哥死,可以死在车上,什么招都有。共产党在美国、在硅谷要想让谁死那真的是非常容易的,很简单的。而且不会允许任何华人在硅谷,说你做大了做强了然后你不听我,这是它受不了的。美国人要做强做大要不听我,我可能是只是整整你。但是华人你要是做强做大了,说你不跟我共产党合作,那这就是流氓嘛,那我就把你消灭了,你必须听我的。就跟共产党的护照一样,所有这不管你,只要是中国生的,你都是中国人,我就认你是中国人。就在香港马上发生的,只要你是香港人,什么护照不管用,我就可以抓你,只要你是黄皮肤脸我就可以抓你。在武汉,所有的因私护照全废了,它觉得你只要是华人,你都属于我的,你就是今天拥有的还是明天可能拥有的,那也是我的。甚至你的孩子,未来所应该拥有的,那也是我的。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是共产党永远不变的共产党的流氓逻辑。如果你没认清这一点,往回看,30年50年硅谷,谁逃出了共产党的魔爪,给我找出一个,包括台湾人,包括香港人,给我找一个。小羊如果能找到一个,说这个华人发了财了,从来没和共产党合作过,从来都是反共产党的或者不听共产党的,你给我找到一个。你找一个我郭文贵终身不进硅谷。我在硅谷故事未来我可以好好给你讲讲,
 
我在硅谷,我当年的经历当时把我给震住了。我在哈佛去听课去,旁边两个翻译,我说为啥你俩这么好的这个语言,这么好的技术不在这,而且是斯坦福出来的。那时候我给的很高的两倍的价钱帮我翻译,因为我要听课帮我翻译。结果他给我讲了特别可怕的话,他说你知道我的老师是什么身份吗?到了国内不让出境。我们非常了解你在美国、在硅谷干过啥?现在国家需要你,你就别走了,给你安排好房子,安排好地方。他说我再也见不着我老师了,他说我现在就不想回国去。这是1998年啊小羊,结果这两个当年给我翻译的人现在是谁?现在是某个大公司里面的一个是做人事的,一个是给他做一个也等于是副总裁吧,做到最高了。他就说郭先生我这一辈子就不想回国了,最近是帮了我们大忙,找了好几个人才给我做事情。他说郭先生我现在就是要给你帮你做事情,这就是硅谷啊。98年发现你有价值,有这个技术能力,回去直接关了,直接别让出境,全家给你请到北京某个地方,三部,直接给你军装、军衔直接给弄好,然后当场宣誓,旗子,忠于共产党,全家共产党,然后再给待遇说你现在是副厅级。我再没听说他俩出来过,你想啥呢?兄弟姐妹们,美好的未来只有一条路:灭共。灭共你能做什么,没你不行!灭共什么最重要?你要行动!我就说这么多,这就是愿景,谢谢!
 
小羊女士:谢谢谢谢,谢谢郭先生。本来今天的直播就是要在我们的新的办公楼前面,那个喷泉大喷泉大绿地前面,试了两天,都是效果不好,因为要不断的充电,那个怕到时候您聊开了手机没电了,所以不能在室外开只能在室内。下一次我们再有荣幸邀请郭先生到我们硅谷农场来做客的时候,在云端做客的时候,希望就已经是在我们办公楼里面了。那个办公楼的装修呀、家具呀什么都是特别高端的,是前一个房东他们花了200万美元投资的,现在也答应给我们免费用。
 
文贵先生:太好了,太好了,关键是找个高端的人啊小杨,高端的行动,高端的人呐。
 
小羊女士:高端的人现在是这样,我们有几十位高级工程师和系统架构师,包括曾经创业成功的这些CTO,现在都有和我们谈过了。然后还有围绕着这些帮他们把关的有几十名创业成功的创业导师,也是在跟我们那个密切联系。如果但凡有项目、计划,研发的计划要让他们过目,他们随时随地可以参与进来。有几十位这样的。其中有几位也是我的创业导师,他们自己在过去20年创办了四、五家公司都成功或者是上市或者并购了,非常非常资历很深而且就是很有实战经验的创业家,很厉害的,这是我们高级的那个顾问团。现在有很多全世界各地的战友都纷纷给我们发他们的项目建议书,还有研发的一些想法,这样就带动起来,已经有一个互动的小的生态系统了。
 
文贵先生:我觉得今天特别荣幸跟小羊联线。我的时间还剩6分钟,我有时间限制,不是没有时间限制的,但今天聊得特别开心!
 
小羊女士:非常感谢你,郭先生辛苦了!
 
文贵先生:小羊,新中国联邦不能没有硅谷所有的英雄团队,拜托了。希望更快的到硅谷和战友们相聚,我们一起为全世界的中国人民、台湾、香港、西藏的人民祈福吧!
 
小羊女士: 好的。创造天地万物的神,为14亿中国人民,请神为这些英雄豪杰加快行动,也激励大家,有勇气跟随郭先生的爆料革命挺身而出,做出自己那份力量,早日消灭,以最低的成本最高的效率消灭这个邪恶的CCP统治集团、邪恶的组织。求神祝福我们所有的14亿中国同胞,也求神祝福我们海外的所有的华人,所有的其他国家的战友,平安健康!祝福郭先生安全!身体健康!平安!不要太辛劳。
 
文贵先生:谢谢小羊,代我向家人问好!代我向所有的战友问好!
 
小羊女士:非常感谢,希望下次再来我们这里,我们盼望着郭先生早日来硅谷,重返硅谷。非常感谢,祝你周末愉快!
 
文贵先生:一定会的,谢谢!再见。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