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20年2月3日 20200203



郭文贵2020年2月3日 20200203 共产党官方一直掩盖武汉真相

内容梗概:
今天2月3号,我差点说2月4号,今天是2月3号下午7:08分啊,今天是文贵刚刚的飞回纽约,今天一整天开了很多的会,那么我现在正在咱们的直播间和战友们直播。因为今天上午没有报平安直播。
今天直播的重点啊,大家一定要记住,我们今天的一个特别的日子2月3号啊,2月3号。2月3号为什么是重要的日子呢?大家要记住,代表解放军,中国解放军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一个军事网站,就叫做西陆网站。西陆网站是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也代表中国最高的权力的这样一个严肃性的媒体,相当于美国的西点军校,相当于中央军委啊,这是一个发表了任何信息都是极为重要的啊。
那么今天他们终于发出了一个关键性的,一个视频,就是关于武汉疫情。这个视频发出以后,我现在就今天白天请咱们的战友们,还有美国的律师和美国的朋友们将这个视频中所有讲的话进行了翻译,并且能保证让西方能听得懂,而且我们这个已经要发给最起码50个国家以上的政府,让他们看一看啊,关于共产党的西陆网站,代表中共军事权力,代表军委的最高的态度,那就是对武汉疫情的真相做出了新的解释。
在今天以前,我想大家知道的事情,郭文贵从来没说过武汉疫情到底是不是共产党干的,到底是天然的还是人为的,我从来没说过。我们的战友路德社说出的也是引用了别人的怀疑和文件,我们也从来没说过。Gnews网站上推出的所有关于武汉疫情的都是引用了一些专家和一些信息。更重要的事情,Gnews是一个平台,谁都可以发声。
但是由于我们揭露了武汉疫情的背后真相,让共产党恼羞成怒,采取一切措施攻击Gnews,攻击郭文贵,攻击路德先生,攻击老江,攻击安红、艾女士,还有薄博士,攻击我们爆料革命。
我们一直说的是我们怀疑,和有人说武汉的这个疫情有可能是人为的。根据战友在国内的军方内部的人士和内部的知情者给我们的爆料,我们向大家来告诉大家。但是我们从来没说过。但是今天,我们看看西陆网站,说出了这个视频的时候,我今天第一次要说,这就是你解放军,你共产党,你真正的共产党政府干的。
因为你自己承认了,在这个视频当中你明确地说出了,你证明了我们爆料革命,说这些天来,从12月初7号到现在,我们就说了武汉疫情另有隐情,背后有故事,否则你为什么你不让大家说出实话?
你为什么把那8个知情人专家全给抓了?你为什么不让记者报导,你为什么要制造一个假的吃蝙蝠的视频,国家制造了假吃蝙蝠的视频。你把责任推给了蝙蝠,推给了蛇,推给了竹鼠,然后说是什么华南市场,来自于动物身上的东西,你为什么撒谎?!
因为你自己的撒谎,让我们开始怀疑你,这就是爆料革命。
我们根据一个事实,在海外拥有的这种自由的媒体平台,我们要告诉大家真相。现在我们看到你西陆网站,你自己录制了中共最高级的代表性的视频出来的时候,你明确的说出来了,这个视频你告诉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发现不可能来自于动物身上,也不可能来自于你们所说的华南市场,也不可能来自蛇身上,也不可能来自竹鼠身上,也不可能来自那蝙蝠。而且现在知道,现在则个病毒就是舟山的蝙蝠病毒。
舟山的蝙蝠病毒在过去的2018年、19年中国的N个专家教授,有个叫郭德银的,记住啊我大概在一星期前我说过,这个病毒的关键人是跟我姓郭的有关系,叫郭德银,我今天第一次爆料!这个病毒在最早的时候我得到的,我在去年就得到过,有人告诉我说,有人叫郭德银准备好一场现代化的战争!那就是生物战争,生化战争!
这是为什么郭文贵在2018年初我就说过,共产党可能制造一个天灾或者是用人制造的天灾,然后嫁祸于人。2018年看我视频,大家看一看,2018年。2019年我也说过,我的今天我第一次爆料,情报就来自于郭德银。郭德银就是武汉P4研究所的人,就是武汉研究所的重要参与人,叫什么正丽什么这都是下属。
但是今天,终于从共产党的嘴里边,军方最高的网站代表说出了实话,说这个病毒绝对不是所谓来自蝙蝠,绝对不是来自于所谓的Sars,而且也不是共产党当时所说的可控、可治、可防,人不传人。现在是既不可控也不可防,而且人传人。
基于此大家可以看到,这个视频是代表中共军方最有权威的一个视频。我今天简直爆了炸了,全世界都来挑战我郭文贵,说这个你说的是假话,你骗子lier cheater, you big trouble,啊啊啊全来了。我特别开心,因为我看到共产的蓝金黄,就在我这直播前,我吵架吵了几个小时,吵的我嗓子都冒烟了。
每个人都在怀疑我们,但是他们不知道,外国人他们根本不清楚共产党能干什么,这就是让大家看到的,现在路德先生和路江谈、路安谈、路瑞谈,我们的爆料革命,包括我郭文贵过去说的事情,现在可以绝对地说,我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愿意承担一切责任,有种的挑战我们来。
为什么,这个视频可以告诉你答案,一个中国军方最大的网站,代表军委委员会的,中国知道,中国最高权力是军事委员会。西陆网站明确地说这个病毒绝对不是来自于天然,是人工合成的,而且4个基因确实被篡改了。这4个基因被篡改了,而且专门杀中国人和亚洲人,最后说这个病毒是美国人干的。啊,这个就有意思啦,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就是我们要看的。
现在先放视频,让大家看完视频,我们现在开始放视频啊,放完视频咱们再继续说,好不好战友们。
有意思啦,有意思啦啊战友们,这个今天可就有意思啦。爆料革命虽然不到第三道大门,但是现在是很关键。
谢谢所有战友们今天在关键的时刻和所有的专家一起翻译了这个关键性的视频。谢谢啦兄弟姐妹们,在我说话的前5分钟视频才做完啊,才做完,请大家看看这视频吧,谢谢。可以了吗?有意思啊,有意思啊。
(播放视频)
尊敬的战友们好啊,我们此时此刻,大家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们大家一定要记住,这绝对是历史上最关键的时刻,大家一定要相信这是关键的时刻。因为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中共最最权威的,西陆军事网站,西陆军事网站就是代表中共军委的,现在的武汉疫情,就是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就是共产党打响了,共产党的盗国贼和14亿中国人的战争,然后用14亿人民再挑战美国的战争。
大家不要以为美国什么都知道,大家要记住,美国人相信金钱,相信他的媒体,他绝对不相信他的媒体多少人他们已经蓝金黄了,美国媒体上有多少人站在了中国来百姓一边,美国的媒体有多少人站在真相的一边。这是为什么我说川普总统是对的,就是假新闻,Fake News。所以说你看看现在,今天还有什么狗屁网站说我们说了谎话,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共产党西陆这次,发出这些郭德银的文章,我请战友们,好好的想一想,是谁说出的一个姓郭的是这个病毒最重要的人物!全人类只有郭文贵知道,全人类!
为什么我知道王岐山在11月份在广州换肾,换完肾又去了武汉,到了武汉见了谁,为什么军人跟他一起去的。我都怀疑他这次去武汉有多少中央的人知道,但是我们掌握了这个核心的秘密。郭德银是这个事情的最关键人物,石正丽算个什么呀,轮不着她。
郭德银在2017年,18年,19年,是王岐山见的最多的人之一,见得最多人之一。为什么没人知道郭德银呢?头两天我直播时候说过,我说记住啊,我说有一个姓郭的是这里最关键的,有个姓郭的,跟我们老郭家有关系,谁知道有个姓郭的。谁知道有个姓郭的,是这件事情的制造者!
我可以告诉大家,中共里面,中南坑的人,也没有几个知道这个姓郭的,郭德银。这就是爆料革命最关键的,我们路德先生,路江先生,路安女士,路博先生,你们知道姓郭的么?不知道。郭德银是核心的人物,如果说这件事情再往下发展,大家就会知道。
郭德银将是改变人类的人物,这真的是姓郭的要改变世界了,姓郭的在2020年啊。这下有意思了,大家知道为啥我叫霹雳年了吧,霹雳,大家查查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大家查查什么叫霹雳,霹雳和武汉现在建的医院啥关系。大家再查查武汉P4实验室建在什么村,过去叫什么村,当地的都姓啥,谁拆迁的。
美国人一旦知道了郭德银了,美国人就明白了,现在把郭德银推出来,替所有的共产党开始了扛责,把责任推给美国人,美国CIA干的,班农干的,Stephen Bannon干的,Black Hand Stephen Bannon, American CIA, Truth Always Truth。真的就是真的,Effect is Effect, you cannot fabricate it.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头两天多少人怀疑我们路德啊,路江啊,路安啊,太不容易了,我一句话没说。我看到路德和他们几个人让我心疼啊,我心疼啊,是不是,为啥心疼啊,咳咔的在那,容易么!冒着这么大风险,不但是面对共产党的诬陷,挑战,和那些痔疮党,肛毛党,还有什么鸡翅和王八蛋,还有什么鸡腿潘,还有什么傅希秋,所有的郭宝胜,集体来侮辱他们,恶心他们。
P4,霹雳,这战友聪明,AITRERA,聪明,聪明啊。但是,这就是我们爆料革命,相信自己追求的,面对自己所承担的,说的都是真话。
现在共产党 说,这个病毒来自什么老鼠,竹鼠,蛇,蝙蝠,华南市场,你大爷来的,现在咋都不说了啊。现在说了,这事百分之一万年都弄不成,这是人搞得,四个基因被改变了。四个基因被改变了第一个说的就是路德,安红,还有江财神说的,还有薄博士,路安的还有艾女士说的。这全是我们爆料革命,所有人冒着生命一切的代价,
我在直播前啊,美国的朋友疯了一样。Miles you big trouble, you big trouble. (你惹大麻烦了!)哦,天啊,所有人都觉得说好像一个美国觉得我们,路德完了,路德全是假的,江财神是假的,安红是间谍,你们得都是假的。这都是美国的一边。
但是我告诉大家,真的就是真的,truth always truth, effect is effect, nothing can change. (真相就是真相,事实就是事实,没有人能够改变)。我们相信的就是相信,因为我们从来没想过撒谎,从来没想过欺骗。
大家今天好好看看,去上西陆网站,共产党的西陆网站,西陆网站是中共里面最高的发言的一个网站,相当于美国西点军校,相当于美国的五角大楼,This is the China Pentagon website.
【以下为英文翻译版】
郭文贵先生:他的网站…… pentagon(五角大楼)的网站叫什么名字啊,pentagon website(五角大楼网站),pentagon website what’s the name(五角大楼的名字是什么), this is china pentagon website(这就是中国五角大楼网站) 。你现在要讲话,请打开,
班农先生:镜头开了?
郭文贵先生: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秘密,班农先生一直在这儿啊,欢迎您,你在现场,你给大家一个惊喜,给战友说说你的看法
班农先生:我从华盛顿的战争室(直播间)过来看望Miles(文贵)。
首先,在中国的所有战友弟兄姐妹们,美国人民非常关注这个病毒的发生和发展,我们为你们关心着你们为你们祷告。告诉我们美国人民能够帮助在中国的人民的事,美国人将会来帮助你们。在两周半前,我们在法治社会和法治基金的帮助下建了一个疫情战争室。大家记得,两周之前还疫情还没有公开,中共当时没有将严重性告诉任何人。我们每天努力去收集关于这个病毒的真实信息,关于病毒治疗的进展的真实信息,关于社会隔离和努力阻止病毒漫延的真实信息。郭文贵弟兄一年前告诉我们今年,2020年鼠年的上半年会发生大事,就如他准 确爆料了有关于香港,郭台铭,台湾和共产党采取得行动一样,显然,他又准确地爆料了这场疫情。在看郭媒体的人应该知道现在这个事情已经是全世界的头等大事,比弹劾的事情还要大,比任何现在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有都要大。这是头等大事,是全世界的头等大事。
(郭先生在读观众留言…)
 
班农先生:接下来几周要在华盛顿建立战情室。我希望我们的直播间和郭媒体 的G新闻连线,Miles 将会加入我们的战情室,我们将向欧美广播。但是这个疫情是头等新闻,我们会跟踪它。我想Miles 会有重磅消息。我们必须找到病毒的来源,弄明白这个病毒是自然的还是人工制造的,这样我们才能开始疫苗的治疗,不仅仅是采取社区隔离来消灭病毒,我想接下来就是疫苗,采取任何有助于这个的行动。
我要宣布今天我和郭文贵兄弟一起讨论的要在喜马拉雅大使馆有一个48小时的电话….(直播中断)
郭文贵先生:刚才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非常抱歉,刚才大家看到了,正在直播的时候突然被黑了。共产党是最害怕啊,怕我们讲实话,所以我们,我们被共产党黑了。所以说被黑了,所以我刚刚班农先生讲了一个,他头两天我跟大家说过,包括很多华盛顿还有美国朋友要发起一个武汉这个灾区的一个募捐,这是战斗室搞得哈,跟我没关系啊,战斗室搞的哈,战斗室搞的哈,但过一段时间,两周后啊,看情况。当时问我的意见的时候,我就说,这个时间我们可以等一等,我说现在不到时候。等这个事情明了了以后,让中国人看到多少美国人愿意支持武汉的人,而且是一定是要跟中国的红十字会不一样,这个班农先生可能不知道,中国最大的红十字会主席是王岐山,然后这过去这几周可以看到所有的红十字会把捐助的口罩和防护服全部给贪污了,都给当官的用,不给病人用。那么班农先生要做这个事情,那就让班农先生去做啊。我绝对是捐款者,其他的跟我没关系。
班农先生: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想接下来我们以热线这样的方式告诉大家美国人尽力帮助中国人。现在大家非常常关注这件事情。美国人看到现在中国处于多么痛苦状况,必须要阻止疫情,隔离必须要有效果,必须要研制出疫苗,要让武汉疫区人民有医疗物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要保护在中国的武汉人民,中国发生过很多灾难,饥荒,文革,现在又是病毒的灾难,希望全世界都共同来帮助他们,我很感谢郭文贵弟兄帮助组织类似电话热线为中国老百姓提供救济。
郭文贵先生:谢谢,谢谢,班农先生,你总是….,对中国人民的帮助非常非常重要,非常感谢。两周后,就在今天,我要第一个捐助,给武汉人民希望。但是,要提醒的是,你怎么能把物资送进中国。所有物资都被王岐山控制了。他们拿走所有的东西。我试了五次,价值一亿的口罩,送到中国,警察拿走了。他们一个也不让过。所以你可以从美国运去,但是。。。他们就偷了?是的,就偷了,永远这样。王岐山是主席。
你看班农先生,不要看我。不需要看我。所以你要小心。今天我有个合伙人,在法国。他寄送了很多专业的医用的隔离服和口罩去中国,警察说:我们要用这个。没有一件送达武汉。(对翻译说你不用翻译,他知道我会讲英文。)
班农先生:你英文不错。
郭文贵先生:谢谢。很悲伤的故事。
班农先生:先生,你…这就是为什么必须移除中共。如果他们偷窃运来的物资和捐助的话… (听不清)
郭文贵先生:请,你在War Room 讲过。切尔诺贝利。俄罗斯的切尔诺贝利。他们没有制造麻烦,只是掩盖事实。但我认为这次是中共制造的麻烦。他们想要掩盖这个麻烦。切尔诺贝利只杀死了俄罗斯人。但是中共不止杀死中国人,他们想要杀死美国人,香港人,台湾人。这完全不一样。切尔诺贝利比起来要小很多。你想得太高了,对于中共。中共可没这么好,他们想杀死武汉人,湖北省的人。他们想杀死美国人。看,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解放军的第一门户。军事门户网站,英文怎么说?
军事门户网站。他们说美国人制造了武汉病毒来想杀死中国人,杀死亚洲人。他们想要战争。切尔诺贝利事件中不想打仗,他们只是杀人。他们只是掩盖事实,不想负责任。现在他们想要美国人负责。中国人死了,可能一百万,一千万,一个亿。谁负责?美国。他们制造仇恨:美国是问题。有多少美国人在中国?
我担心下周,或者未来三周,中国会出现大的社会问题。罪犯,失控了,他们想杀在中国的美国人。所以中共说,看呐,我没杀你呀。我没让军队杀你。都是因为中国人恨你美国。你制造了问题。上千,上万的美国人要被杀。发生什么了?你知道,这是大问题。这就是中共制造仇恨每一个美国人,然后美国反击中国的话,这就是战争!中共制造的,这是基本的原因。先生,请。
班农先生:是啊,这就回到了我们应该谈的核心。在中国的事件必须要解决,在它杀死数万人以前。看起来中共提供的信息压低了死亡率。但是,如果中国陷入了混乱,那只会伤害中国人民。所以我们希望某种社会结构能让人们得到物资。
郭先生,你可以向世界揭露中共。如果他们阻止医疗器械,手术服,口罩进入武汉和湖北省,那全世界看到他们是什么样的魔鬼。
郭文贵先生:是的,先生,你看中国。他们把所有人绑架在村里,城市里,公寓里。几天还行。超过两周,三周,人们怎么得到食物?怎么把所有人送进医院?
班农先生:没办法。
郭文贵先生:之后很多人会犯罪。犯罪的问题要发生。还有,谁来讲实话?中共杀人,解放军杀人,警察杀人,我们都不知道。你看香港发生了什么。解放军穿上香港警服,杀了很多人。先生,你认为,我们坐成一圈,讲香港。六月,700人,1000人死了,他们说我是撒谎。现在7000人死了,不是700,是7000。三万人被捕,60%是18岁以下。现在在全中国发生。整个全中国,老人孩子,没人在乎。你死在街上,死在公寓里,谁在乎?
但是中国说:我们是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想要领导世界。我们是超级大国,我们有全套的生产链。现在在中国买不到口罩,太荒唐了。你觉得王岐山怎样?他们有787,湾流等上百架私人飞机。他们从没给人们或病人捐过一块钱。
但是你看,尽管美国和其他人捐赠给予了一些希望,都让他们给偷了。这是犯罪。美国人说:我们需要法制。看,台湾日本想要他们的国人撤离。他们说,日本人与中国人结婚的,即时你有日本护照,你也不能回日本。这就是绑架犯罪。我们必须了解中共。我们要有更多信息提供给美国人。这是我们要做的。请讲。
班农先生:我想川普总统已经三次提出(要帮助)。美国CDC疾病控制中心是世界第一的,比世卫组织要好。他三次提出让CDC人员到武汉协助中国政府调查什么造成了这次的疫情。每次都被拒绝。我刚听到欧洲和美国的一组人可能被中共允许去在这方面工作。但是令人愤怒的是中共花了这么长时间。他们花几周时间来。。。外国医生,外国的公共健康专家,外国的病毒学家,就是研究病毒的人,还有病毒猎人像香港大学的Gabriel Loom博士。他们阻止这些是令人愤怒的。在中国的人们应该知道,西方尤其是美国,一直想要派医生去救助。
郭文贵先生:先生,你知道所有人都问我。我觉得我无法给出答案。我没有权力,没有能力,只有你能。所有的中国媒体,所有中共控制的媒体,央视,军队的电台,网站。他们说这个病毒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人造的,但是是美国人造的。每个人都这么讲。为什么美国没有一家媒体说:不不,不是美国人干的。不是我们。
你总问我:郭先生,你老是这么说,你的证据在哪里?你的证据呢?没人问中共:你的证据呢?你说美国人制造了武汉病毒。为什么?
班农先生:等一下,这里是有区别的。我们知道中共撒谎,知道环球时报撒谎。我们知道中共做的全是谎言。我们知道他们是骗子。所以问他们证据哪来的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他们万事都骗人。对吧?
你是讲真话的人。那就是为什么当有人说郭先生是骗子的时候,我们只须给他们看看文件,因为你讲真话。你能够对抗中共,并且中国和全世界的人都敬仰你的原因,就是因为你是讲真话的。
中共说谎,央视说谎,环球时报说谎,中共的新闻社说谎。各种形式的官方媒体都在说谎。而他们最大的谎言和(罔顾的)事实就是,在除夕夜,我们在这里直播了大概两天吧,直到农历新年。CCTV举办了盛大的晚会,用了仅仅60秒去讲武汉病毒。这是他们有史以来第一次提到武汉肺炎病毒,在1月17或者18号才提到,用了1分钟,在他们为习近平歌功颂德的时候。这正向你展示了中共是怎样的骗子。他们,武汉政府,在12月的第一周就知道了这个新型病毒的事情。即使最好的情况来讲,中共高层直到12月12-15日才知道这件事。那也用了他们超过6周的世间来向公众确认这件事,来告诉大家出现了一个可能导致疫情的传染病。中共自己的声音,在除夕夜从来没有提到这个。而正是在那个时候,这个疫情爆发了且失去了控制。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武汉人正在经历这可怕的事。
郭文贵先生:是的,我百分百同意你的看法,先生。但我不认为美国人真正意识到了武汉肺炎病毒这件事的严重度,我认为美国还没准备好。
班农先生:请让我说两句。一个问题是,关于疫情,川普总统希望和中共合作。我知道你和我是反共的,而川普总统代表政府至少还是希望和中共去合作的。(然而)中共在这件事上满是谎言,他们说美国没有想和中国合作,而一直在做最糟糕的事。而川普总统一直在试图和他们合作。有很多科学家连夜给我发信息和电邮告诉我,现在的问题是,从湖北武汉出来的消息数据没有让人们可以依靠它的可信度。他们明显在瞒报数字,所以大家非常难找到解决方案。这是头号的事情,全世界的国家都在希望和中共(在这件事上)合作。
我的观点是中共一直在撒谎,他们在所有事情上撒谎,在香港事件,贸易协议,南海问题,他们对维吾尔人和新疆所作所为等等这些事情上他们都在撒谎,他们的一切充满谎言。因为这是一个可以让他们毁灭的事件。
之前谈到的另一点,Miles,对于西方人来说,实在难以理解。你一直笑我说,你不能把他们想的太高端,你无法想象他们有多低劣。但对于其他各个国家来说,他们很难想象有一个国家在实验室创造一个武器,而这个武器可能泄露杀掉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民。这实在是超越了人类历史发生过任何事的底线,对吧?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对这件事难以置信。
我认为第一步,是要看这个病毒是来自自然演化还是人工合成的。因为如果这个基础都不了解,我们无法找到病毒的疫苗。我得告诉你,如果最后发现这个是非自然形成的病毒,它任何的一部分是人为制造的,那中共的末日就到了。他们会崩溃。整个世界会站在它的对立面,包括最重要的,中国人民也会站在它的对立面。他们会说,我们永远不容许这件事再发生。因为这种武器(生物武器)比核子武器和化学武器更加恐怖。你从武汉发生的事情就知道它多可怕。一旦它出现,你无法控制它。
郭文贵先生:是推翻,不是反对对吗?如果发现真相是他们制造了这个,他们就完蛋了对吗?
班农先生:对,他们就完了。
郭文贵先生:你确定吗?
班农先生:百分百确定。首先,中国人民会说,中共你得滚了,然后全世界都会紧随中国人民其后(推翻它)。如果这是在实验室中被如此不负责任地制造出来的,然后不知如何泄漏出来,看看现在武汉和湖北在承受的痛苦,这是人们正在讨论的。这对中国会有长线的影响,会影响它整个的经济模型。这会导致整个武汉物流系统的崩溃,对吗?你没法得到医疗用品,食物,整个物流系统都会崩溃的。一旦物流系统崩溃了,它重建需要很长时间;它不会自己就自动变好了。人们还要经历由于病毒泄漏带来的即将到来的好几个星期,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的很久的痛苦。
郭文贵先生:我说中文。我觉得班农说的非常正确。但是我觉得美国,就在刚才一个小时以前,他还在跟我大喊大叫呢,是吧?还在挑战我们呢,是不是?今天一从早上到现在,无数个美国朋友在挑战我们,说我们路德,全是挑战路德的!挑战我们老江的、安红。最近我这一星期,我简直,我承担了所有的路德、老江的,安红的这方面的压力,因为外国人不找他们找我。(大家)看今天他都来找我,也来挑战。
可是,我觉得就像美国人真的不了解,到现在最最现在反共的班农先生,也不了解共产党!他竟然不知道共产党说是美国人,干了这个武汉的疫情,是你们制造的这个病毒。这不觉得疯狂么?美国人现在还是这个Super Bowl,歌舞升平呢!还在要证据呢!我真的很担心美国,在不知不觉中这个,这个病情就传染到美国来。美国还没准备好呢,那将是大灾难!
他不相信共产党敢对中国人民这么干,他也不相信共产党敢对美国这么干!但是每(每)共产党就是敢这么干!这才是问题呢!请!
班农先生:如同发生文革时期,大饥荒时期,在维族人身上,西藏人身上发生的事,他们在中国人身上做的事是无法想象的。大家听到之后无法置信,他们或许在制造生物武器,觉得或许他们是意外泄露,所以大家会比较挣扎理解这个事。
我能告诉大家的事实是,他们在12月就知道这个事,他们来到白宫,刘贺和几十个官员他们一句都没有提这个危机。他们去了达沃斯论坛,包括武汉官员,喝着香槟和那些精英人士告诉大家要把公司开到武汉,他们没有提或许有个武器失控了,这些事实都会慢慢出来。他们军方看起来有些麻烦了,其中我们知道的一面是武汉人民在受折磨。我说这是他们的切诺贝利事件,记着他们的无能和欺骗,苏联领导人在切诺贝利的表现使得体系最终奔溃,当人民知道武汉瘟疫的真相,包括政府知道什么,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想说这个瘟疫的痛苦是使得Kyle Bass, 比尔戈兹,Spalding将军及华盛顿的诸人等人在法治基金支持下施行每周五天在战斗室War Room揭露真相,揭露我们知道的最新关于病毒的信息。我们有最好的博士们每天参加,明天我们有请Dr. Tom Price (美国总统川普头两年医学顾问的负责人), 一起参加讨论美国可以做什么事情帮助中国人。每天我们都要有最新消息,我们会有文贵参加,我们会有大家都想要信息,我们会和郭媒体合作,我们希望通过郭媒体和G-news 把信息传递给中国人。现在外面媒体有太多谎言,他们需要真相。我想文贵,郭媒体,G-news 都是合作伙伴,还有Kyle Bass等人都会参与其中,保证我们会在这里帮助武汉。然后班农先生要赶回华盛顿啦。
郭文贵先生:感谢班农的帮助,今天是很重要的,今天中共军事核心网站承认病毒不是来自自然和动物,而是来自人造的,是来自美国,或许是班农。这是重要的声明,是美国 CIA造的这个病毒,还是中共造的病毒,我们要把真相展示给大家。这个军事网站可不是CCTV,这个网站从不乱说。
班农先生:我正在让人调查这个事,所以这个很麻烦有两个理由:首先有人在背后操作这个事,更重要的是这个是武器所以很难做疫苗。这是真正让人感到不爽的发展。
郭文贵先生:这是荒唐的,今天直播后所有的,多数中国人相信中共,大家认为病毒是美国造的,大家相信军方的话,大家会要求美国给个说法。
班农先生: 如果真是人造的,我希望不是,我们真希望是天然的。但是,如果真是人造的,它真的来自武汉实验室。那个武汉的实验室,100%是CCP的。。。。
郭文贵先生:我不相信美国,我希望美国人告诉我 病毒是哪里来的?请给中国人民一个答案。
班农先生: 关于GNEWS要有(证据)背书的事情我给文贵出了一个难题。所以他不会受到媒体的攻击,否则我们要为他背书收拾所有事情但是你是对的,绝对是的。所以这是为什么这件事这么令人不安。我希望中共军方说的是错的。我希望这件事和武汉的实验室无关,与中共军方无关。
郭文贵先生:你把他们想的太高端了。
班农先生:我是把他们想的太高尚了。为什么?因为我们要得到最快的解决方案来解决武汉人的问题。此刻,他们正向地球人全人类传播这个病毒,可能已经是24-25个国家了。但案例还不是很多,基本上在世界卫生组织掌控之中。如果中共在12月份就能行动,就能控制住。但是,他们没有管,因为他们无能,他们撒谎,他们一直等到1月份才公开信息,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迅速的扩散。一旦国际社会开始行动,CCP才觉得他们不得不回应。世界其他地区今天只所以能够控制住,是因为他们有警觉,他们知道,所以他们能做到。我们希望,人造病毒说法是假的。因为如果是人造的,如果自然被改造了,有人将病毒武器化,那找到疫苗将会加倍困难。目前在中国发生的是社会隔离,如文贵所说,武汉人忍受不了多久的。很多问题,司法机构,后勤系统,食物发放,能源发放,医疗服务,医护人员如何履行职责,等等。可怜的香港护士已经走向街头罢工了,因为林政开放香港边界,很难预料情况会有多严重。武汉的护士已经累趴在地上了,她们24小时连轴转,想救更多的人。这种情形持续不了多久的,如果不停下来,总会到一个点一切都崩溃了。
我希望,我祷告,即使是天然病毒,已经很恐怖了,如果是人造的,不仅武汉有问题,整个世界都会有问题了。
郭文贵先生: 先生,在节目最后,我给您一个建议。你知道法治基金的路德吧?路德,现在是大英雄了。他做了很多的工作。你也见过江先生,还有澳大利亚的安红女士,他们做了大量的报道。他们从1月17号就开始报道武汉病毒,不是天然的,是PLA制造的。他们谈了很多。我认为,如果确认了是PLA制造的,他们应该获得诺贝尔奖。
班农先生: 诺贝尔?
郭文贵先生: 是的,诺贝尔奖,一定的。我是认真的。也许(获奖者)也会包括你,真的。美国人没人能想到这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我活了50岁了,即使经历过文革,天安门事件,四川地震等大灾难,从没见过中国的军方谈论这些事件。他们整个网站谈论美国制造了武汉病毒,要杀害中国人。美国没人谈这些。你,以及其他人来找我,文贵,你给提供所有的信息,你要提供证据。你别来问我,你应去问PLA, 问中国人,他们应该给你答案。先生,我希望这次直播以后,我们会把视频加上字幕,你要把视频发给国会,白宫,国会山,五角大楼。
班农先生: 你知道么,太滑稽了。所有的那些实验室,美国的,欧洲的,武汉的那个是和加拿大合作的,所有实验室都被严格监督的。而武汉实验室才是使大家产生疑问的那个,中共派中国到科学家到加拿大。如我们所说的,希望这不是人造的,即使这么严重的病毒,我们也希望是天然的,我们不希望是人造的。人造病毒这个事情哪怕在脑子里想想也是完全不可思议的。
郭文贵先生: 是的,先生。这次直播后,你要把视频,文章发给所有的人。我希望,你明天在war room播放视频。
班农先生:是的,我有视频,我会播放。多长,8分钟?
郭文贵先生: 请在战争室播放。这是中国军方第一网站。只有习近平,才能下令允许他们讨论这个。如果习近平不点头,即使副主席也不能做这些。
班农先生: 我们可以让….
郭文贵先生: (问其他人)还有么,接下来就可以放。我送班农走,你们放视频,我回来再接着讲。刚才下载的视频。开始!3分钟就可以了。等班农先生离开,我继续讲。共贼承认是人工合成的了,没错、没错了!怎么每个人都说没有声音呐,咋回事儿?
(对班农)好,我们还有一个视频,3分钟 ,然后你可以走了。
班农先生: 没问题。
郭文贵先生:这次事可是大了,兄弟。
班农先生:这是天大的事。
郭文贵先生: 如果你不做好准备,那会有大问题了。美国会有大麻烦。
班农先生:我可以公布一下么?(看手机)早期民调显示,伯尼桑德4%。 乔拜登,他是亲共的,第4名。
郭文贵先生: 请。先生,我说过我的原则,我不喜欢介入美国的政治,但是, 我保证过你。先生,你忘记了么?你输我1百万美金。
班农先生: 我以为你欠我100万,因为减肥。
郭文贵先生: 在弹劾川普之前,其他人说弹核不了,我说一定会弹劾,但是一定不会成功。
班农先生: 是的。
郭文贵先生: 对吧?我还说,
班农先生: 我没打那个赌。
郭文贵先生: 是的是的,你的War Room, 你的希望。
班农先生: 是大趋势
郭文贵先生: 你的war room做了很大的贡献。没有war room,川普会有大麻烦。现在有很大的希望,你做了很好的工作。
 
班农先生:在弹劾事件以后,War room 将会聚焦中国, 中国的大规模疫情。我们相信,在今天,所有有关中国的话题都应该聚焦在中国人正在经历的疫情上。当疫情缓和后,我们才会返回战斗室:中国 专题上-这个专题是聚焦中共和它每天的行动。中共将会是世界的根源。我们不会高估,也不会低估他们。
郭文贵先生: 是的这非常重要兄弟。你有1700万听众听你的节目。那天,我一进会议室,每个人都在谈论你的War room, 所有的人都说,斯蒂芬班农助川普能赢,起了很大作用。每个人都为你高兴。第一次,助川普胜选,第二次,助川普胜弹劾。你做到了!
班农先生:我是很小的一部分。
郭文贵先生: 你帮助太大了,兄弟。 我是中国人,你是美国人,你要发现武汉的真相。另一方面,我想让你知道,先生,所有的海湖庄园的人都在谈论你,谈论你的War room. 他们说,班农是第一号人物,西方世界的唯一人物,谈论CCP的真相。以前,很多人不喜欢你,我喜欢你,因为你已经是另一个高度,不仅仅是美国,你让所有的美国人,基督教,天主教,知道在东方的CCP恶魔,CCP的真相,唤醒了美国人,告诉美国人CCP的威胁和真相。你真的很重要。所以,我认为你要保持更强大,更快,不仅仅是说,你要坐在这里,直接讲出真相。对吧?
班农先生:Action! 行动!
郭文贵先生: Action! 行动。先生,现在我要你看这个视频,很重要。
(播放视频)
OK!With five minutes we finish, ok?(五分钟后我们结束好吧)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啊,今天的直播呢,我希望大家能看到,今天有几个重点。
郭德银、郭德银、郭德银,是整个的这个的核心的关键人物,郭德银。
第二个,大家要记住,这个现在共产党已经正式地承认,这个病毒不是来自于动物,是完(全)也不是来自于大自然,跟这个海鲜市场也没关系,完全来自于人工,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刚刚的中国军方门户网站上注销的这个视频,证明了,中共正式承认武汉疫情是来自于人工合成的,但是他们说,这是美国合成的。这是第三。
最后一条,第四条,所有的,现在武汉和国内的,我告诉大家,我今天下午得到的信息,目前确诊的,已经感染病情的,130万以上,死亡人数,绝对超过3万人!
那么,我现在告诉大家的事情,这个人传人,现在一旦失控,这个灾难,将造成次灾难——犯罪,抢杀,掠夺,报仇,不可思议!一旦在全世界扩展开来,后果无法想象!
现在在中国恨疫情的人,并不多,恨美国的人要超过疫情。现在,中国共产党挑拨的中国人民对美国的仇恨,即将发生人道灾难!希望美国人在中国都要小心了!要注意了!可能很大的事情要发生!
我今天就说到这儿为止。注意这几个重点,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没有你们,就没有真相!现在请班农先生结束,我们今天结束语,就算直播结束了!
班农先生:我是真的很希望啊,就是郭先生他刚刚说的那些数据啊,他是,他也是有些,有一些错误的。因为,这个这么多人,这么高的一个死亡度啊,然后这些就是非常非常(可怕),就是灾难性的一些数据。所以,我希望我们有一些,也是有一些错误的。
但是,最主要的要强调的就是中国人民,就是美国呢,现在美国人民呢,非常非常珍惜他们跟中国人的友谊,然后非常希望在这个就是武汉疫情整个的那个情况,我们可以找到最有效的,最好的方法可以就是协助中国,中国大陆的中国国民。
郭文贵先生:好!现在我和班农先生一起为武汉、湖北的灾区的人民祈福,为中国人民祈福,为香港、台湾、新疆、西藏人民,和全世界美国人民祈福!
阿弥陀佛!谢谢所有的兄弟姐妹们,爆料革命今天进入了一个新时段,还没到第三个大门,还差一点儿,谢谢!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结束,谢谢!Thank you, sir!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