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2018年2月8日 20180208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8年2月8日 20180208 文贵报平安视频,再谈陈军的虚伪与荒唐,及现在各方形势表明,中国的经济出现大问题,中国未来的一年将出现巨大的变数和不稳定; 习主席危险,盗国贼可能将成功,我们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孙力军 章立凡 胡平 李伟东 袁健斌 夫差 曹长青 陈军 陈小平 李东 吴晓辉 范蠡 伍子胥 勾践 伯嚭 令计划 岳文海 薄熙来 文海 刘呈杰 斯蒂芬 刘彦平 李友 韦石 盲流子 王军 习近平 郭文贵 何频 吴征 孟建柱 王健 Sara 周永康 王岐山 习主席 韩正 孙立军 习 贯军 小平 袁建斌 西诺 盲流 徐悲鸿 宋祖英 
公司组织:波音 安邦 中纪委 民族证券 安全部 博讯 明镜 FBI 海航 中情局 平安 
国家地区:河南 中东 天安门 非洲 上海 英国 意大利 华盛顿 郑州 北京 洛杉矶 台湾 香港 欧洲 美国 北朝鲜 中国 
名词解释:以贪治国 以警治国 以黑治国 盗国贼 共产党 上海帮 喜马拉雅 文化大革命 蓝金黄 一带一路 爆料革命 乌托邦 爆料 南普陀 江家 贪嗔痴慢疑 老领导 三部 文贵看春晚 伪类 3F M2 朱家 曾家 孟家 787 GDP DNA 
文字整理:Rolls Tsai 令狐冲 Linda 斗鱼 前程无忧 SHI HONGLEI 小城故事 Amanda Sara 文晓 青桐 山川异域 
发布时间:20180208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xOMPHpX7Yw
相关图书:
中文字幕:
英文字幕: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2月8号文贵的报平安直播,文贵再谈关于陈军和袁建斌这个流氓欲谋害文贵这个事情的进展。
 
昨天我和陈军先生有直接的用语音的沟通,陈军先生在过去的两三天来充分地利用了他的江湖、陈军的江湖,跟所有他过去帮助过的人和他的朋友们打电话,要站队、要站他这边、要帮他、要说话。
 
陈军先生很有海派风格啊,非常善于利用人事、利用老关系。陈军先生和我认识到现在说最多一句话就是我曾经帮过谁、谁得听我的。从过去的这几天和过去的十来天发生事情以来充分体现了他觉得“我帮过的人你就得回报我,而且是不能有对错之分、不能有善恶之分。”
 
我好多朋友都给我打电话跟我说“陈军先生打我电话啦,让我站队,我怎么办?”我说:“那你随便,你看着办吧,如果你不分善恶,那咱们就是开战,那你要说得都是事实,那是应该的。”
 
那么陈军先生和我沟通当中主要他有三个观点:第一条,他认为我说他害文贵了、什么打仗了、怎么挑战他了,他也没有想能怎么帮我。大家去想想我认识陈军先生是5月份,他开始坏我是从7月份,你说那两个月我们见了也没几次面,他怎么可能所谓的帮我多少?
 
但是陈军先生认为就因为这个,他说我啥我都应该感恩戴德。我感恩明镜、我感恩小平、我感谢我们的“豹子”何频先生,怎么会感谢你陈军先生呢?你说怎么轮着着你呢?他要让我感激。
 
第二点,陈军先生就是说这江湖上的事情,那意思我是老大那么多人都帮,你看你的关注率越来越低了,支持率越来越低了,你就是好战!原来他支持我好战、敢战,为正义而战的那个文贵最大优点,因为文贵要战他了,现在成最大的缺点了。现在又以我好战为由认为我关注率低,当然大家知道这不是事实。
 
第三个,很明显威胁气很重。这不是中国,这是美国,这些人啊都以为他在美国呆过这些年他就是代表美国了。他根本不了解文贵,你查查文贵是那年来美国的?很多人在上边说“郭文贵刚到美国” ,我来美国时候你还在种地呢可能,你搁那儿蹲监狱呢,他根本不了解。
 
你也代表不了美国,在美国你干啥了?你能干什么啊你们这些人?你们这几十年能干什么 呀?你未来又能干什么呀?动不动就是法律,在美国这个国家有钱玩法律你是爷,没钱玩法律你是找死;在美国你要是懂得用法律你永远有正义,不懂得用法律那就是地狱。在哪方面你能赢得了文贵啊?
 
文贵的钱比你多,文贵一身干净,文贵的团队比你强大,你那几个开餐馆的几个人能干啥呀?你要有本事还用开那小餐馆去吗?文贵的法律经验比你强,更重要的是我站在善恶的善的一面,你站在恶的一面。
 
很简单,这也不是我发动的我也没启动,那么你陈军对我横加指责。就在这几天很多朋友跟我打电话说:“陈军先生,到处在洛杉矶跟袁建斌这个流氓,袁建斌说帮过我很多,在跟我合作。”你陈军当时在场,我根本不认识袁建斌,我从未见过他,也根本没有私信联系,他何来帮我?
 
他怎么来跟我合作?然后你俩一唱一和的说郭文贵没钱了,到处说没钱了,不但没钱了,还两个人都说郭文贵一手好牌打得太臭了,完全完了。你俩有什么资格说郭文贵打得一手臭牌?你这一辈子什么也没成功还评价郭文贵?那这是简单的目的吗?是简单的吹牛吗?当然不是!去造谣文贵去了。
 
然后你陈军先生到处打听说文贵身体不好,听说是肾不好了。你要不要来试试我肾好不好了,找个办法呀,是不是?到处造谣还不承认,瞪眼说瞎话,然后往这个推那个推的。要不是何频先生介绍你和我认识,我何来给你这个脸呢?我是给何频先生的脸,我是给人家明镜的脸,给小平的脸,你当成你自己的了。
 
你投资明镜谁说的?不是我说,你自己视频的时候说的,你几次给我说你投了百分之三十的股权,你又介绍了别人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五十五是你介绍的,你现在就以老大为居了。所以说第三个我就看出来陈军先生已经对明镜的心绝对是不纯的。
 
我不想让何频先生、明镜掺和进来,但是说从他的言语、话谈之中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实在太危险了,上天让他这么早的暴露对我个礼物。因为大家去想想,他总共见我没多少面,他在外面就吹牛说我跟他有一百多小时的对话。
 
我太了解这个人了,你跟我一百个小时就了解我这个人了?那共产党二十九年都没了解我,你了解我了?你听听刘彦平和我的对话,在对话当中他说了我什么?我问他:郭文贵说过假话吗?他没有说我说假话。郭文贵是不是中国最健康的企业?他自己说是。
 
我的资产一千二百亿他一点儿都不否认,而且他说的七百亿是我海外管理基金的数量,你有什么资格评价我?你和袁健斌你们连饭都吃不上的主儿,到处招摇撞骗的主儿。那袁健斌连脚丫子都不洗,在大陆到处招摇撞骗。
 
我现在有专门人了解的他,说这个人是人渣中的人渣,就是个绝对骗子,满嘴谎言,而且到处吹牛一句真话没有。这都是和韦石成为拜把兄弟的人,你们在车上用车载电话给韦石通电话,你们拿郭文贵开玩笑,你陈军今天说让我感谢你,而且说我说错了,你说天下何有此理?
 
我本想陈军先生他不会这个样子,他现在和韦石、屎诺、袁健斌完全有共同的个性:睁着眼说瞎话。完全没有任何所谓公平公正,善恶之分,而且一点儿脸都不要和韦石是一样的,睁眼说瞎话。
 
你看他说那些瞎话、报导那些新闻,什么认识郭文贵二十年了;郭文贵从意大利被遣返了;郭文贵马上要被遣返啦;然后王岐山开会了要来美国要遣返郭文贵了;郭声琨来美国遣返郭文贵了;安邦的吴晓辉和郭文贵也投了明镜两千美元;郭文贵给了陈小平一百万美元、十万美元。
 
有千万次了吧?千万次的谎言了啊。我看了一下从博讯关于文贵的假的信息大概一千八百万次的关注量,咱们在法庭上见啊,记住韦石、西诺,你俩要不进监狱,郭文贵我绝对、让我干啥都行,咱走着看。你说你们把郭文贵所有百分之百的假信息传播到千万次。
 
陈军先生经常跟他们走在一起还打着明镜的名义,你这边是明镜的股东到处吹牛,你又跟博讯、韦石、西诺搞在一起,他明明就是特务跟安全部干的一起的。另外,我昨天给陈军先生再澄清一遍的事情,什么时候郭文贵说你给我家安监听器了啊?什么时候我说你给我下毒了?
 
我说有人到我家来怀疑身体不适,我在家找到了监听器。你竟然自己先说出来你看到了那么大一个监听器,说我自己安的,这不做贼心虚吗?看看郭文贵的推特上所有说的话有一次提过陈军给我安监听器和陈军先生给我下过毒吗?当然没有。你为啥往上站呢?
 
你还先否定了文贵安监听器和存在监听器,你有什么资格说话?而且和韦石一样都动不动就FBI,动不动就中情局,就你那点本事!陈军先生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所以说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原来我觉着这个人还搞思考,是吧?思考啊思考。
 
还文人呢?说起来就跟流氓西诺、流氓韦石和流氓李伟东、夏建良是一样的待遇,一个级别。所以说你跟胡平这号人搞什么民主,那都是民主骗子,这些人搞民主大家谁信呢?搞法治谁信?连起码法治都不相信,你要让大家真的跟你去思考了,那这些人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你做人有问题,更不用说宗教了,更不用说是做神了。搞民主、法治、自由这些人不仅仅追求喜马拉雅,那得有神一般的纯洁。你连人都做不好你能做神吗?这全都是流氓的路数,彻底流氓的路数,所以说很难想象这发生的事,还大言不惭:文贵我帮你,我挺你。
 
这些人都那个意思,如果我不帮你就都不帮你了。你算老几啊?我郭文贵是个骗子你帮我能帮的了吗?你那些人、那些哥们帮了我就把我给害了!你帮了那么多年人谁成功了?共产党成天妖魔化我谁沾我谁失败、谁不成功,那吴征、沾吴征的斯蒂芬文现在怎么了?失败了嘛。
 
那沾了吴征的人有一个好的吗?女的得子宫癌男的全被抓,包括孟建柱、孙力军很快就会被抓,不信你走着看。沾过吴征的哪有不破产的?沾过吴征的公司哪有一个成功的?结果你跟他还搞过俱乐部投了100多万美元,这真的吧你跟我说的,你不能否认吧?
 
下城的那个俱乐部是你说的吧?你投资明镜是你说的吧?我啥时候说你投资明镜?是你自己吹牛,那是盲流子先生说出来的。你和吴征关系是你自己吹牛炫耀的,曹长青先生是你到处炫耀的我可没说,那是你自己说的。
 
没有一件事情就啪啪啪自己掌自己脸,就自己先说,然后现在往这推往那推的做贼心虚,打所有人电话站队然后让郭文贵闭嘴。就你打电话那些人,包括给我打电话的朋友叫他站出来反我试试?郭文贵现在就像上天扔下来的一个正义之石千万吨重。
 
我挑战的是盗国贼,是欺骗和欺压绑架十四亿人民和我们的家园我们国家的一小撮盗国贼,你现在就是跟那个盗国贼欺民狗吴征合作,和盗国贼在合作。谁要是想帮你、想托住天上砸下来的正义之石,只有死亡,咱不信试试。
 
任何人想挡住天上扔下来的文贵爆料这个巨石,只有灭亡,因为我代表十四亿人民的善和恶,真和假,还有未来。我干的哪件事情是为了我自己的?看一看、听一听刘彦平的录音,哪件事我随时都可以跟他和解。最近有多少人来找我和解?给我提出了多少条件?包括把吴征抓起来这是其中一个条件。
 
告诉我先停止爆料,不要搞文贵看春晚,等到孟建柱和孙力军有了事、有了结果,包括王岐山的事情也会有结果,海航然后有结果以后给他们半年时间,然后我再决定是否爆料。在这半年时间所有对我资产的掠夺,侵夺,造谣,包括黑客都停止,文贵说:不可能。
 
这些未来都会让大家知道真相,过去一年了文贵说过的事情、说过的事实你给我找出一件是假的来?我不像吴征,我不像韦石、西诺,不像李伟东、夏业良还有那章立凡、胡平瞪眼说瞎话、凭空捏造,你给我找出一样出来?我现在为的是十四亿人民的喜马拉雅,民主、自由、法治而奋斗。
 
我要拯救十四亿人民这个国家,这个国家被一撮人给绑架了,被一帮骗子给绑架了,打着乌托邦主义给绑架了,我要解放十四亿人民和海外几千万人民能自由回国、回我们的家园。你跟我为敌,你伤害我,你还想让我臣服于你感谢你,感激你,我何来感激啊?我对这些战友们我有交代吗?
 
我对战友说我可以感激你我给你道歉,我道哪门子歉啊?我说你什么、做你什么了?此人脸皮之厚,就是这种善恶不分,陈军让我非常之惊讶。昨天晚上我和一位老领导通电话,这位老领导说海外的江湖因为我现在给撅起来了,说文贵你这个战略很高啊,把战场引向国际。
 
我说老领导你错了,包括这位老领导还看了王军涛先生接受小平先生采访说洋江湖。他说你们这个洋江湖概念很有意思,包括王军涛先生说的现在是全党姓习,全国姓党。我说王军涛先生好像说的很好,听上去很有意思,但我不这么认为我不同意。这位老领导说的所谓搅起江湖,我说我没有搅起江湖。
 
这是一个大势所趋,没有郭文贵的出现,可能稍晚一点或者某种情况下一定会有李文贵、张文贵、吴文贵出现,因为中国人民到了一个不生就死、就亡的境地,上天一定不会愿意看到14亿人再这样被弄下去,不可能的。
 
我最近这几天看了国内一些资料,很多人给我发了绝密资料关于国内的真实GDP,通货膨胀,包括印钞票M2,简直是看了以后震惊了,从3.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现在到了2.2万亿,这是官方数字,事实上是什么呢?3.8万亿到了今天的1.6万亿。
 
通货膨胀从2008年最高是7.5,这个中间达到了9.5, 2017年大概达到了11.5。你说这个国家经济到这样了你还吹什么牛?外资企业多少跑出去?看了数字简直无法想象。从2010年到2017年,严格讲横向比较全是负增长,但是维稳的数字、维稳的金额和国防费用,维稳已经超过了它是1.3。
 
这有多少冤屈、多少悲惨、多少人的生命?所以说这是无法想象,就是天意已经到了中国不改、中国不去变就亡的程度。不管谁所说的江湖那都必变。所以王军涛先生认为这两股力量能不能推墙?是不是形成一股力量?
 
我认为不用想的,不管有没有我们这两股力量所谓存在,也不管我们是否去不去做,中国都一定变。别拿自己太当回事儿,我郭文贵不觉得我那么重要,我只是上天恰好的让我碰上了,上天给了我使命,我只是那个小小的星星之火,我深信能点燃已经干柴烈火的盗国贼的大柴堆,中国民主这个火的希望。
 
另外一个,为啥我不同意现在这个战略:前五年全民姓习,这五年要全国姓党。因为王军涛先生毕竟离境中国很多年了,他主要是拿着西方和历史,拿着华盛顿、汉米尔顿,拿着英国民主革命的过程来比较中国。从洛克的政治学到现在比较来看,中国跟西方的没有什么可比的,几乎不可能。
 
所以为什么我说第一,咱不去引用这些西方的政治历史也不去做对比,因为我愿意根据中国老百姓眼睛的标准和说法、语言来看中国的政治和法治、民主、自由,因为我看到的中国所有历史上的改变就跟两件事有关系:第一件事儿所有的帝国皇帝灭亡的时候都是通货膨胀,货币贬值一万倍以上。
 
中国历史、西方历史大多如此。第二个最核心的事情就是老百姓受不了的司法腐败。老百姓的安全,就是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司法腐败。这个时候可能是外因,有战争或者有瘟疫,老百姓没法活了就开始了。
 
我觉得中国出现了最大的历史契机,经济从过去成为统治集团、盗国贼集团封住老百姓嘴和眼睛,默许这种暴力盗国行为的根本性基础在改变,就是经济是一定糟糕至极的。第二个就是中国老百姓依法治国的环境糟到不能再糟了,老百姓活不了了。
 
另外一个诱因,北朝鲜事件、台湾和香港现在日趋之下的糟糕,以及美国战略政策的调整将给中国带来一个真正的改变的契机。包括现在海外,由于这几股力量特别是像王军涛先生这样非常有政治智慧的人,我觉得海外比他有政治智慧的人真不多。
 
我得到消息,一直以来国内都把王军涛先生当成具有威胁性的人物排名前十,今年进行了调整将王军涛先生的位置大幅调前,认为他对共产党对盗国贼是个巨大的威胁,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海外的民运不都是伪类不都是坏蛋,有很多人干的事是有影响力让他们恐惧的,要不他们搞蓝金黄干什么呢?
 
那么文贵这个爆料,爆料革命没有什么了不起,无非是一个人的勇敢、一个人的追求,一个人在历史和各种时间空间条件下造成了一个具有历史价值、革命价值,而且各种条件促成郭文贵出来爆料,这是时代造就的,我不可能在历史上有任何所谓的政治价值,也不可能有什么政治地位。
 
如果我要这些东西,我甚至一定不会成功,而且我也发自内心说我现在一说政治我就心烦,啥叫政治啊?邪门歪道,骗人统治人,跟我所信仰的佛教贪嗔痴慢疑,破掉我的执着达到了悟空境界,那完全两回事。在生命尺度三万六千天大家都过不去的尺度下,我相信轮回,相信因缘,政治与我是完全对立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对付这些伪类和陈军先生,我是这样的面对,因为这都是恶人,这都是恶缘,同时也成就我、锻炼我、帮助我尽快修行正果。所以我看政治的时候完全是今天所谓的道行,这个道就是以失败与成功、统治与被统治为目的的,它没有善恶之分,只有成功与失败,所以说政治跟我的信仰和经历完全是对立的。
 
另外,我们中国这场政治变革到底暴力不暴力?当然我们大家希望是不暴力,但是希望总是伴随着失望,历史的进程当中非暴力的革命成功几乎是很少的。从历史的中国和全世界看来基本都是这个轨迹,那么从我们中国目前这个状况,中国不管如何到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可以说分分钟都有可能的巨变,反回来我在说全党姓习做到了,全民姓党想做做不到。
 
还有些人鼓励习主席,还要全世界、就是第三步全世界都姓共。全党姓习,全民姓党,全世界跟随共产党,可能吗?这才是盗国贼最大的阴险所在。这个王军涛先生是从表面没有看到本质,等我哪一天放出南普陀会议的时候,绝对对中国的政治过去的二十年是一个最好的解释。
 
参加南普陀会议的人现在每个人肝儿都颤,我相信在我要决定爆出那之前他们得吓死,因为任何中国共产党员听到以后都会恼火至极。实际上中国人今天的政治哪来的什么这政治学,哪来的政治关系学,哪来的政治社会学,更不要谈什么政治修养,中国就是家政治、家天下。
 
家天下这种不要说独裁了,就家天下这种极为封建的愚蠢的无知的政治,何来谈法制、民主、自由?而且整个这些年的政治就没有逃过这个圈儿,整个中国就是家政治、家天下。在家政治、家天下,大家还要搞什么民主、自由、法制?还有这之春、那之春出来,不过是家天下,政治下的一帮民主法制骗子而已。
 
只是用不同的口号、不同的标准在行骗而已。所有的中国的精英,所有的中国的有良知的人都在哪儿呢?都在共产党的政府的部门、在军队、在知识分子队伍中,在私营企业界。这些人都是有良知的,都明白中国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
 
它跟北朝鲜表面不一样,本质是一模一样,甚至只有恶过没有恶少。在这个时候谈中国其他种种都是太天真,所以说跟这些老政治家们天天搞那些政治语言、政治哲学呀,中国历史都谈过以后就发现很简单的问题,别把这事儿神秘化,没那么神秘,就这么简单。
 
今天看中国所有的事情就是胜者王侯败者寇。周永康在时说啥都有他道理。薄熙来说啥都有他的道理,对吧?那你再看看刘彦平书记怎么谈周永康的?怎么谈令计划的?怎么谈薄熙来的?我很多没放出来呢。
 
你见他们脑子里有什么概念?有国家概念吗?有政治概念吗?有法治、民主、自由概念吗?有善恶概念吗?起码的一个国家管理的最低水平就是法治,连法治都没有,有的不执行。国家最重要的就是法治的执行,是最低的管理标准,中国根本就没有。以法治国,就没有依法治国,你法治有什么用呢?
 
所以我跟多个政治局委员、常委私下里面成为朋友,大家都是静下心以后不再谈那虚伪的话了,那都是蒙人的,都谈的实在话。实在话就是真正的政治,就是中国的社会的DNA是什么?中国的社会的DNA是家庭。家庭的核心是什么?是性。因为性才组建的家庭,这是真真正正的关系。
 
那就是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妻子儿女,这是他们的核心。他们的核心既然是这个,那是什么政治啊?那是家政治。一切服务于家,是个人的利益,这都是真正的中国政治。所以说中国有宗教吗?没有宗教,中国的宗教就是家庭。中国人有信仰吗?当然没信仰。中国人的信仰就是自己。
 
这是谁造成的?从大清朝开始到现在,关键就是这整个一百年把中国毁了,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特别是乌托邦主义共产党来到中国,中国就完了。中国现在几乎到了万劫不复的程度,今天还搞全党姓习,全国姓党,全世界跟随共产党,可能吗?说到这,本质上又回到了家政治。
 
没有人想这社会主义是啥?共产主义是啥?那都是番号、旗号、理由、借口,根本问题保自己,保自己的利益、保家人。政治理想?他没躺着病床上都谈政治理想,躺在病床上三天,告诉他你已经活不过三个月了,马上求生欲望高过一切,把整个国家活埋了都愿意。
 
我见过太多这样的领导了,谈的政治理想、国家、民族、未来,振臂高呼嗷嗷叫唤,眼泪、哭!然后“啪”告诉他说:“有人查你,可能双规。” 立马就翻脸了:“共产党是邪恶的。” 骂的要死,恨不得把全中国人都买到坑里去。
 
我见太多了!我见过的人对领导忠诚得都不行了,那政治局委员泪如雨下啊,一说就说半天,就差把老婆闺女给送上去了。当领导跟他说:“你的这回进局有问题了。” 马上翻脸!这是头两天一个美国人说:“中国的政治是不是就是厚黑学啊?” 我说:“中国政治如果用厚黑学作为标准,那倒是好事。”
 
中国的政治就是地狱的哲学,就是地狱学:惩罚与被惩罚。没有人可以说:“今天我在阳光下生活。” 他见不了阳光,因为它是地狱。最近我看国内很多推特上发的一个小三、搞得我心情一天不好。一个小三儿被人家打得在地上,脱光了在大街上踹,一帮女的。
 
我看了心里难受啊!你说你家老公偷情,这女性在中国是弱势群体都是玩具。谁愿意当小三儿啊?你说你不打你老公,你在大街上把一个女性脱光了打、羞辱,往乳房上踹,往阴部上踹,那男人站在旁边。
 
你说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魔鬼的世界能是这样吗?难道这些人家里没有女儿、没有姐妹、不是女人阴道生出来的吗?怎么能下得了手? 这是什么原因?是整个全国没宗教,全国没信仰,跟着盗国贼学的,和盗国贼的这种愚民教育、蠢民教育的结果。
 
看到那些警察打孩子,一脚踹出几米去。把那老人打、女人打,往脸上踹往耳朵上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你说咱们现在都说回国,回国干啥去啊?等着挨揍去啊?这就是中国的本质!什么人?什么政治?生存政治!我见过的官当中他们很简单:生存!生存!在生存的基础上谈生存的好与坏,长与短。这是核心的核心。
 
王军涛先生说西方也有人政治上也写告密信,也黑人,然后说到美国宪法第一条。不能绝对地说,人类有的问题哪个国家都有,但是像我们国家从上到下,连掏厕所的都写匿名信,连掏厕所的都说瞎话,都想娶仨媳妇;连扫地的、连看犯人的和被看的犯人都想着行贿的 ,全人类没有!
 
在大街上这么打这个女人,这么打人的全世界也没有。中国政治上能把自己的妈、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女儿送给一个当官儿的去,而且在外边看着门的,美国我可以说可能有,极少!这种现象跟中国比,中国就是太普及了!西方就太少了!我们说的是多少之分,不是绝对有没有之分。
 
西方政治的丑陋那也是很可怕的,但绝对不像中国这么丑陋,它是在地狱之中。西方最起码在阳光下,在暗影中,在黑夜中做事,它不是地狱之分。这就是文贵爆料,我太了解他们二十九年了,我了解他们太多,看的看多了!
 
大家看我爆料中有个叫“岳文海”的。岳文海到今天,大家都知道我们最早在2013、2014年因为岳文海在河南郑州机场贪污了几个亿的钱,他在中国的军方、中纪委,然后安全部北京市安全局的李东是他老乡,是他介绍给我们认识的。
 
由于他们的庇护,岳文海是我们给他放到民族证券当党委书记的,最后他和李友合伙搞我们。光我们的字画他就买了几千万,岳文海送给了官员,。我在视频上说了多次, 不抓他!为啥?这叫反腐吗?为什么不抓岳文海大家知道吗?因为抓了他安全部很多人会被抓。
 
抓了他孙力军就会出事儿,因为他通过李东给孙力军送过女人、送过字画。徐悲鸿的一幅画是岳文海让我买的,当时还带着徐悲鸿夫人,当时的照片还有整在上面的签名。买完以后这个画岳文海一直拿走到现在也不还。这幅画听说就给了孙力军,那现在得几千万吧!我们要他们也不给。
 
另外一幅画我今天先不方便说,我知道现在在一个政治局委员的手里边。买完以后岳文海到现在也不还,他说他拿走了,给了当时的中央委员现在是政治局委员。这幅画现在都上亿了,这是黄老先生的画。他那天买画的时候看到宋祖英也去买了,宋祖英是最大的收藏家,宋祖英买了3幅,他弄了一幅大的。
 
所以说岳文海还在民族证券当着党委书记,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是真的反腐吗?不是真的反腐!中国这是政治吗?不是政治,中国现在所有的行为都是以贪治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这里哪有政治啊?政治是有标准、政治是有规律、政治是有它的规则。
 
他们哪有规则啊?他们哪有规律啊?唯一的规律是把老百姓给欺负,把老百姓的钱给拿走。你看看咱们中国现在的宣传,每个宣传口都是喜剧。所以说我们现在在海外的爆料运动会走向何方?大家一点也不用质疑,会唤醒中国人民,会唤醒西方世界的人民。
 
大家看一看海航王健的讲话,这几天热闹了,我看了以后也很震惊。很多美国人也问我说你怎么看?我说你们先要问清楚这几个问题,海航是私企还是国营?是上市公司还是国有企业?它是情报企业还是军工企业?它是代表中国共产党还是代表中国人民?它到西方来是投资还是侵略?
 
它的法人和最大的实际两个股东贯君和刘呈杰如实申报了没有?它合法不合法?它现在把习近平先生给绑进这个战车上,它让习近平先生对此事去负责,不又成了西方的对立了吗?还有我问西方的这个朋友,过两天儿你们就会看到这个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我现在不想多说。
 
我说我问你一件事情:它到美国来跟谁合作了?它到欧洲投资跟谁合作了?你们查了没有?有非法交易吗?如果有是为谁而非法?是为了中国人民还是中国共产党还是中国某些官员?我这些话他们很兴奋。从王健这个事件能谈中国是政治吗?中国不是政治!
 
这个时候了你以为王健是疯了吗?不是疯了,这是盗国贼王岐山、孟建柱绝对安排好的妙计,他们的行为有没有背后跟习主席说?一定有,那就是打着马虎眼:我们要干这事儿干那事儿。捷克总统上天安门参加阅兵成了他最大的功劳!这是安全部孟建柱给他立下的免死符!
 
当时都布好局的,习主席肯定是支持的,你来当然是好事了。但是让你去骗钱、偷钱、洗钱,让你去假贷款、骗贷、诈骗,买787搞模特这也是习主席让你干的吗?肯定不是!但是他这就是在执行习主席的政策:一带一路;执行国家战略向西方扩张;执行国家安全部的蓝金黄。
 
对西方官员收买,对西方有战略性的公司收购,连波音都被王健威胁了:我们要定价权,而且偷技术。更重要的事情要展示一条:我现在干的事情全是习主席让我干的,一旦和西方斗的时候就说那是习主席让我干的,是国家行为,是习近平先生的个人行为。
 
骗中国的钱到时候很简单,找个借口:这些钱是执行国家西方扩张蓝金黄和3F政策。王健没疯,王健这个戏这是演出来的,他能胡涂到让团队挂到网站上去?这是给习主席下的套,这就像我原来说的盗国贼们让习主席在国内因为反腐成为党内很多人恨的对象。
 
因为让他对西方培养了各种强硬的态度,对西方的扩张和非洲的中东的扩张成了西方的敌人,由于对媒体这种极端的控制,成了西方媒体的仇人。把习主席的西方的路断了,只有盗国贼能联系,江家、朱家、曾家、王家、孟家。把经济领域给他断了,那只有江家、曾家、孟家还有王家。
 
下一个代言人就是韩正先生,就出来了是上海帮。接下来那就看到内部的事情,经济垮了,出现了一个个盗国贼集团都和你习家有关系。这种用心说实在话,这些设计者即想学当年的伍子胥表面的忠诚,实际上他就是伯嚭用表面的真诚把夫差给害死,灭了吴国。
 
用他的所有的忠诚和高智慧的建议,让越王勾践留下了那500个儿童造就了五万大军。放走了勾践,而且怂恿下边人欺侮了勾践的夫人埋下这种深仇大恨,最后又怂恿着夫差去跟晋王杀血立盟,跟所有的这些国家为敌,最后调离了金钱和军队,范蠡让他修了河道耗掉了所有的金钱、劳力、人工,民怨沸腾。
 
把他调离了都城,最后夫差的下场。他们表面是伍子胥实际是伯嚭,有时候还装作是文仲,有时候装作是范蠡,都是假的。中国近些年来,没有出现一个文仲,没出现一个范蠡,没出现一个伍子胥,全都是伯嚭,咱们拭目以待吧。
 
尊敬的战友们,上天给了我们使命,我们不可能推脱,也推脱不掉,咱就不谦虚了。所有今天的革命当中最重要的力量谁都没有说明白,是全民的觉醒,海外华人的觉醒,推特上能发文的人不超过百分之一,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沉默的,那也是最伟大的力量。
 
中国,谁能把中国的民智能给唤醒、能给打开,他就是让中国开启了真正的阳光之门,会照进这个地狱,一切都会烟消云散,时间不会长。谢谢所有的战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