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8年1月4日 20180104



郭文贵2018年1月4日 20180104 郭先生谈习近平李克强的女儿进北大背后的故事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孙力军 余丽 朱善璐 曾宝宝 胡平 彭丽媛 令计划 姚庆 肖建华 刘延东 曾庆怀 李克强 赵乐际 郭声琨 孟海晶 傅政华 王恩哥 杨改兰 刘呈杰 贯君 孙瑶 刘彦平 李友 朱镕基 曾庆红 江志成 江绵恒 李洪宽 习近平 郭文贵 周亮 田国立 吴征 孟建柱 江泽民 王岐山 习主席 孙立军 习 田丁 刘乐国 毛毛 雷洋 贺国强 魏新 李峰 韩雪 傅卫华 马楠 许洋洋 田慧宇 周雷 刘金瑞 
公司组织:春节联欢晚会 Instagram 斯坦福 环球时报 方正集团 政法委 财新 方正证券 CNN 中纪委 哈佛 证监会 银监会 安全部 多维 清华 北大 博讯 公安部 FBI 盘古大观 红黄蓝幼儿园 北京大学 上海银行 海航 白宫 盘古 平安 政泉 法拉利 华泰 
国家地区:白宫 吉林 武汉 辽宁 湖北 东莞 上海 大连 加拿大 福建 华盛顿 纽约 广东 东北 北京 洛杉矶 香港 美国 伊朗 中国 
名词解释:以警治国 以黑治国 红通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盗国贼 共产党 五毛 蓝金黄 潘多拉盒子 以骗治国 沉默的力量 挺郭 六四 中共 爆料 南普陀 江家 老领导 方正 打铁还需自身硬 文贵看春晚 伪类 屎诺 韦屎 朱家 曾家 毒丸计划 
文字整理:Sara 天亮了 郭蝴蝶 小城故事 大白 小伟 许小仙 狗剩 令狐冲 SHI HONGLEI James zhen 文晓 清泉石上流 
发布时间:20180104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8ex8m1jbU0
内容梗概:
尊敬的网友们、战友们,你们好!这是文贵2018年1月4号直播,这也是阳历的2018年第一次直播。看到了这么多战友们来到了文贵的直播平台,非常的感激、非常的非常的感动。我们的爆料大军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团结。
 
几天不上直播和大家沟通真的想念大家,上次直播因为我提前做了八个题目的题挂在了我的前面,我这人呢不能做有准备的直播,一准备不会说话,所以说那天眼睛也眨巴,不好。结果就被屎诺呀、韦屎那些伪类们说你看那小子眨巴眼,所以说我今天就不准备。
 
在一个小时以前我还没想直播呢,大家看到我在Instagram文贵的账号上发了我的信息。事实上是主要的起源是什么呢?大家都知道,随着我的哥哥、家人、员工都被判重刑,没有理由地判重刑,而且是也非常不自然的理由、非常不正常的理由直接抓进去,把我的员工、家人送进了监狱,继那个之后,就像我在一年前给所有的员工说的,和在这一年内在爆料当中多次给网友们说的,盗国贼们的这几招——先把你的家人给抓起来,封掉你的资产,第二个,毁掉你的名声,断掉你的朋友,然后把你的资金链全断掉,让你跪下来。然后第三步把你的资产全部给没收,依法没收,依法然后让他们拿到手。
 
这三招嘛,然后就自杀喽,最后叫你自杀,就是刺杀,不是自杀哈,就是搞暗杀黑社会嘛。那么大家都知道,把我家人、员工抓走、把资产查封,这在2015年1月10号,吴征代表中共中央,代表孟建柱、代表王岐山两位先生,你和书记都已经执行了。
 
那么对我文贵的账号查封、资产查封、名誉损坏,然后把我说是什么强奸罪,郭文贵强奸。我这两天才看到诉状,过去我从来没看过,看到简直太搞笑了。4月6号、9月1号来了就被监禁了。我一看,他们瞪眼胡说八道!我不会是百分之一百赢,我是百分之一万赢!然后发红通威胁。然后到我的合伙人那里去造我的谣,把我名声要毁掉。天天让博讯、财新海外的这些媒体们、国内的媒体们还有环球时报,大量的播发各种假新闻妖魔化文贵,大家也都看到了。
 
那么另外一个大家都看到了现在,就是判刑,然后通过法律行动获得资产,把你资产给没收。在判完刑把人送进监狱以后,他们最近三周来做了什么事情大家都看到了。我们和华泰公司一个信托10个亿——10个亿的一个集合信托,这一开始就有这个问题。华泰的信托老板是谁呢?真正的老板是肖建华。肖建华背后的老板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两个常委的家人,所以华泰的背后老板就不能公布。
 
肖建华被抓了,员工都被判了6年、10年、12年都已经在执行了,他的最亲近的人都已经判完刑执行去了,都有的执行了一年了,但是华泰的老板不能说出来,因为华泰的老板是政治局委员和常委。华泰的表面是肖建华百分之七八十控制和上海的新黄浦,这都是肖建华系。因为肖建华的钱和赃还没分完呢,所以华泰背后呢,据说我们这个十亿的信托资产被曾庆红先生的弟弟曾庆怀的女儿曾宝宝叫花样年华给买走了,我在几次视频中都说过。
 
所以华泰来要资产的时候呢他只需十几套房子就够了,但是他为了掠夺更多的房子,他先让法院来做评估,他指定的评估单位把你这个30万平方米的房子,一平方米价值的房子评估到十三万七一平方米,给他留下了掠夺你的所有的合法的借口。然后过度查封47套房子,将近100亿。因为我们盘古的房子上面有四合院,还有22层是5米的层高,价格是不一样的。当时的评估都已经是100亿了,现在肯定更高。
 
那么这个华泰开始过度查封,派法警,北京三中院法警带着人,还要录着像。这时候的录像、录像仪从来执法仪不会坏的,然后拍下照片放在网上,哪个网呢?——财新网、香港东网先出来,然后就是美国的博讯网叫博文社出来。他们太厉害了,总是统一行动。然后就是八个伪类的推特先推出去。
 
在那个过度查封之后,接下来的动作就一系列的就来了。接下来北大方正证券在过去的五六周拼命的抛压方正证券股票,从九块钱到了六块多钱。我上次说过了,那个股价的变化也极不自然、极不正常。那么接着就开始,北大方正就所谓的将当初上海银行贷的47亿款转给了湖北的武汉的财政局下边的信托。
 
然后他们要求强制执行A座写字楼,原来的抵押是一层到23层全部抵押,大概在150亿左右,现在的市值。他们用了40多亿的债务就将我们整个楼,1楼到49楼全部查封,价值在350亿。这是第二步啊,也是法警带着执法仪,开着法警车,到那就biabiabia照几张相,然后给当事人谈话。
 
谈话的时候非常有意思啊——“你有什么要求吗?请说。”然后两个执法仪呢对着你不同的角度说,法官就念着稿子一样微笑着跟你说,因为他在给大家造成一个假象”我在依法执法”。然后问完以后:”你所有的问题我都听到了,但是你往上级反应去,你找当事人去。当事人是谁啊?——北大方正集团。方正集团把债务从上海银行也就是江绵恒的银行转给了武汉的代持的就是国有的名义,实际上还是私人的,还是那几个常委政治局委员家里的,贷给了湖北的一家公司。
 
然后,盘古写字楼故意被查封以后不算数,方正之间还有一个十个亿的融资,这十个亿融资大部分都给了谁了呢?当时都捐给了北大大学了,当天十个亿就给了北大大学,以所谓捐款被王恩哥、李友、魏新、余丽给骗走了。后来我中间还补上了一部分,是从华泰融资中补的。说你看你的钱都跑到北大去了,没有一分钱跑到我们个人腰包里,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摸不着看不着的当初以6块钱买的方正的股票,今天也跌得快差不多了,三四年以后倾家荡产了快。这个18亿股的100多亿的股票还是没有升值。
 
这就是所谓的倾吞国有资产的代价,我拿100多亿倾吞他们资产,结果我赔钱,中国有多少这样倾吞者,那多好啊。那么这钱都跑到北大去了,这10个亿呢,当初在2015年的时候,以吴征代表的孟建柱书记、王岐山书记受习主席之委托,这是他们专案组说的话,查封了政泉156套公寓住宅,当时评估价值20多亿,现在当然价值26、27亿了,一直到现在,从来没要求说拍卖、执行,还你这10个亿那简直是轻松,太轻松了。
 
而且大家都知道,我们在上海平安支行我们存有5亿美元现金、12亿人民币,其他账上加一起也10几亿人民币,所有的包括我的信用卡、各种私人账户加一起也几个亿呢,所以我们有5亿现金、几十亿人民币查到现金,那些施工款他不让我们用、不让我们还,我们这几年的营业额账上也有几个亿,也不让我们动,动一分钱都不行,只准发工资和发社保,所以华泰的钱不让你还、北大的钱也不让你还、施工单位的钱也不让你还,这就后来导致了这三四年来每年增加大概30亿的财务费用。
 
北大方正要求查封盘古写字楼的那部分写字楼的那个债务,光它要求的利息加罚息加累加是60%的利息,60%啊,北大有多黑,它比香港的黑社会放数的还黑,实在是太厉害,太有胆了,太敢了。
 
那么这些钱既不让我们还,他们就越不让我们动,也不让我们经营,也不让我们卖资产,造就了一年损失30个亿,这将近3年多的查封,100多个亿,也就是一个北大的方正证券的18亿股没了,这18亿股的股票和证券价值多少钱呢,今天也120个亿。他们一直多次查封,现在已经属于流通股票了,还在北大手里。
 
那么查封了你的盘古写字楼资产、公寓资产,然后又开始北大方正证券要求马上1月14号召开重选方正证券的董事会,干什么呢,把我们现在9个席位的方正证券董事会,我们应该最低有4个席位,现在只剩俩了,一个叫马楠,一个叫许洋洋,一个监事,一个董事,已经都在大连关着呢。
 
另外一个,马楠刚刚判完刑出来,另外一个独立董事被他们吓得屁滚尿流,是上海的,我们从来都不认识,真找的独立董事,是真独立的董事,让他干啥他干啥,基本上没用了,要把他们通通的在法律上开除,实际上这两年已经没办法执行他的这个工作了。
 
开除以后怎么办呢?由方正来推举了两个人再加一个独立董事,那就是北大方正证券百分之百的独董和董事,除了这个哈投推荐了一个之外,全部都由北大方正集团诞生。
 
这个发了通知以后,我们当然不同意了,我们政泉就给发了我们不同意的函,既不合法也不合规,更重要的事情,还同样会像过去的方正证券一样造成洗钱、暗箱操作、利益输送、操弄市场、欺骗小股东,这已经它在历史上干了无数次了,我们告诉他,这样下去,一定是这结果。
 
中国的证监会没人说话,中国的银监会对方正的这些骗取贷款、数以千亿的所谓的金融票据不管,对这种违法的管理,北大方正、北大也不管。威胁我们必须接受,不接受你们又惨了。
 
就像当年我们不同意它开董事会,就把我们的方正证券董事会的许洋洋、马楠等所有全抓起来了,抓了两年,到现在许洋洋还没出来呢,马楠就出来几个星期。这方正、北大就这么厉害。这回又来了,你不同意是吧,马上法官来了,干什么呢?在4天前,法官来查封了北京盘古七星酒店的所有的付工资的账号。
 
那么查封了账号什么概念呢?过去这几年,整个盘古政泉经营每一分钱的支出都要经专案组批准,所以我们没有一分钱能拿出来。那么这回查封呢,就是让员工们(哇塞,这五毛这么多?看看…哦,天哪!都写好了哎。哈哈。把那个评论给我关了,就不让五毛发财。这正式地关掉了,关掉了!)。
 
所以呢,把整个盘古酒店给查封了,就连工资都付不了了(在那个网络上确实没有了啊。评论给关掉了,不让五毛赚钱咱),然后整个酒店员工的工资也是(我这脸怎么老亮晶晶的?我刚才老看。),这个工资也不能发了,员工的社保都不能发了。
 
哎哟,这员工哭成一片!然后说:“老板怎么办?”我说:“我早就预料到今天。我建议把七星酒店关了。”一年两三个亿的营业额,一毛钱利润没有。咱就是给社会做贡献、搞扶贫,人家老觉得我们怎么着,就是赚钱我郭文贵也拿不着,干嘛呀?把它关了不就完了吗?人家不就想让你关门儿吗?
 
这法官来查封的时候,我们明确地给他提出来:“您已经在十亿的账户债务是给了北大方正捐款了,而这十亿呢你在几年前已经查封了政泉156套房产,价值二十几个亿。你为什么还要在继续累计查封?”他(法官)明确说:“我们知道这是违法查封。”这是湖北孝感的法院。
 
湖北是李友北大的大本营,你看他所有告我们,所有的资产转移都到湖北去。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湖北早晚有一天会死在这上边。然后孝感的法官也说:“我知道这不合法也不合规,但是这是北大方正提出来的。你找北大方正去吧。”你听过这流氓吗?法官帮助坏人流氓做坏事,然后你找法官申冤,法官说你去找那个流氓说事儿去。然后那叫“执法”?岂有此理啊?!
 
这还不算数,北大方正还要继续在一月十四号开启违规违法犯罪、继续转移视线、无视国法、无视小股民利益的这么一个违法的董事会。他把国家、把法律、把监规放在眼里边了吗?他把小股东放眼里边了吗?是个猪都知道他们在洗钱!他们用再一次的“赖”来欺骗小股东,再一次侵犯小股东利益,侵犯国家利益。
 
北京大学、北京方正集团再一次扮演了代替国家执法、掌控国家,事实上背后就是盗国贼。还是那常委的股东,不就是贺国强家吗?不就是刘延东家吗?不就是现在常委某个办公室、中办的某个主任吗?不就是政法委的几个领导、公安部的几个领导、还有证监会几个领导吗?!有这么抢钱抢东西的吗?我有准备,但你也别抢得这么难看嘛!
 
所以我给我的员工说,现在你们听到了啊,我希望你们一定要理智,能关就关!你干嘛为这个公司、为这个酒店,它早晚都得关,就关了嘛!做这个善事有什么用呢?我也拿不到任何一分钱,你们也拿不到一分钱,就拿点工资。哪儿混不了份工资呢?
 
鉴于此,北大方正说的那个嚣张的话,有一个领导竟然给我们其中一个不在公司工作的员工打电话,让他转告我,“告诉郭文贵,识点相!”还跟北大斗吗?原来他不说过,我那律师朱茂元说过,“你和北大斗,你等着看着那个楼一砖一砖被人家拆了吧。”当然他来到北大了。还有那张学珍,认为我和北大挑战那就等于挑战了上帝。
 
这位领导找到我这位前员工说“北大就是中央领导的摇篮,我们的第二任务就是呵护中央领导的家人,维护中央领导人的家人和利益,帮他们看好孩子,严格讲我们就是个大幼儿园。你郭文贵想挑战我们那你不是自找死吗。你不是鸡蛋碰石头,你连个鸡蛋都不是,你算个卵呢?还在这边自不量力的,你能怎么着啊?”
 
更让我受不了的事情,明确告诉我,你知道吗,那习主席的女儿就在我们北大,那李克强总理的女儿就在我们北大,政治局委员常委里边那有孩子的绝大多数在北大和清华。你想挑战我们你就是挑战中央,老老实实让你们干嘛你们干嘛。你要是想继续再对抗,那你这18亿股我们本来还想给你留点儿东西,那一毛都不给你留。
 
而且明确告知,这事情你郭文贵没任何机会,李友的事,事实已经证明给你我们有什么实力了,你把李友怎么着了?李友回来以后北大继续支持,银行继续支持,李友不能倒,北大不能倒。
 
为什么?李友倒了以后谁来给北大做贡献啊?那不丢了北大人了吗?李友倒了、北大倒了,那不是中央领导倒了吗?事实已经给你郭文贵证明了,你怎么还不知趣呢?还不乖乖地配合听话?就是你配合就完了嘛。为什么查封你资产?为什么查封你这个员工发放公司帐号,连这个也掐死你啊?就是让你要跪下来、听话、配合,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一听这个我非常之恼火,我真不认为就是你把那李友怎么着了,你以为他出去是好事啊,李友这除了换了肝,再换一次肝呗,还能活多少年?还能活八十岁?还能再给北大弄多少钱?还能让北大这样继续骗几千亿?你真能把银行里边那些金融票据几千亿就能糊弄过去?我绝对不相信。北大还被他玩弄之中?我也不相信。北大和余丽和魏峰还有他弟弟李卫国,他真以为他还能把那些北大的十几个牌照还能变成天大的钱?咱走着看。
 
李友再次出去,给北大、给共产党将带来的灾害、灾难,不是他过去的毒丸计划,也不是把令计划拉下水,也不是给令计划的儿子买一辆法拉利,让法拉利整死他儿子那么简单。
 
李友的毒丸计划正在发酵中,你们对待郭文贵在北大事件上的这种欺负、极端不公平,那造成郭文贵今天的现象,就让所有中国私人企业家都看到了,和与你们狼狈为奸的李友是什么样的情况。郭文贵依法经商保持干净的是什么样的下场,得罪了你们,是什么样的结果下场,大家都心寒了。
 
这是为什么现在所有人都要把钱转出来,你们心知肚明,李友的毒丸计划、李友对共产党的恨、对北大的恨,以及这些人没有底线的所有的这些动作和贪婪将给共产党和北大带来灾难,你无法承受的灾难,
 
我现在可不希望李友死了,他死了就没有这么个坏人去帮我去执行任务去了,他活得越好越好。把他东莞的酒店里那个夜总会经营得越好越好,把他那几十亿的翡翠,上百亿的字画,都送出去,才好呢。让毒丸计划发酵才好呢。
 
就这个问题,我看到了现在北大的领导、北大的管理层的这个不要脸是延续了王恩哥和朱善璐,以及他们现在是这个利益集团互相保护的结果和延续。所以,我昨晚上就打电话给了上海的一个老领导,这是我尊敬的一个非常好的一个老领导,我永远不会说出他的名字,他是原来上海市委的老领导,跟江泽民总书记、朱镕基总理等等上海领导包括现在的韩正书记都非常之好。
 
昨天他跟我通电话说了一些事情,我主要找他对这个北大方正和最近法院对这件事情丧尽天良、以黑治国、以警治国这样的情况,我给他说一下。老人家说得非常的实在,他说文贵啊,你得罪太多的人了,他说你得罪了建柱那还有好吗?那建柱那未来还要重用呢,习主席当面给那孟建柱说了,你将有重大的国家使命让你去做,岐山未来不会真正退出政治舞台,说岐山会在金融领域及其他领域继续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他说岐山能甘寂寞吗?他们的手下能甘寂寞吗?
 
说得有意思,也是实话。另外你说这上海银行的事情,那都知道是绵恒的银行,那绵恒他那大公子是真正的实力,他就是今天的习主席那必须得给面子。我说是啊,他说那你看看你也讲到了曾家,那曾家得给面子,我说你怎么看那曾家,曾主席跟习主席那手牵手的那个照片呢?——那不值一提,他说这个你我也知道,他说我有一百张习主席跟人家牵着手的,他说一点都不奇怪,他说他对人很亲和,很亲和,这个人他说他对很多人都这样,不止对他这样,他不懂的人拿这个说事,懂的人那是正常。
 
确实我知道,我就好几张习主席和别人牵着手的照片,但是我不愿意放出来而已。后来我就问他接下来北大的事怎么办呢?他说北大是国家的,也就是培养国家领导人的地方,也是国家领导人孩子在那块安全学习、交朋友的地方。这和北大的那位领导说的一样啊,北大就是中央领导的、我们共产党的就是一个自留地,所以他说你呀,不要再有什么其他想法,跟北大合作,人让你干啥你干啥,你惹不了。
 
他对建柱的评价功不可没,人家对岐山的评价,说王岐山的功劳功不可没的,孟建柱完成了历史性的使命。刘延东,人家说了,这是难得一个政治教育界的成功的政治家,人家在教育上很成功,你能惹得起这几个家族吗?服了吧,服了对文贵有好处。哎呀,这个服了,这个服了的服呀,咋说勒?咋说嘞?
 
所以呢,李友的利益与北大已经密不可分。这位老领导说了,他说李友永远不可能出国,他说他就是活着也不让他出国,他知道的、他掌握的太多了,他说李友和北大已经密不可分了。北大集团和中央领导的各个家族的利益那是没办法说清楚的,没有人敢碰这一块,北大方正整个和北大集团上面领导已经有了意思,逐渐分开,说白了就是重新再分配、重新再分赃。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非常重要的一段故事,就是当时习主席要求中央和共产党高层领导的孩子在海外读书的事情,都要回国,处理好这些事情。那时候王恩哥、朱善璐跟我走得很近和李友,那时是王恩哥、李友正在全力以赴帮助我们协调融资、买他的股票的时候。
 
李友有一次和王恩哥到上海去和江绵恒先生在办公室聊天,我在原来视频说过,说李友问:“你怎么看待最近的反腐败?怎么看呐?”结果江绵恒说:“他抓吧,抓来抓去把他们都抓起来了。”这是其中一句话。
 
然后王恩哥就问江绵恒先生:“那你觉得现在习和王两人的这样继续下去,那对党和对老爷子这儿会是什么情况?”绵恒冷笑,啊哈绵恒冷笑:“你听说什么啦?还敢打这主意吗?他敢想吗?”李友回来跟我说的是这一段。
 
后来王恩哥单独喝完酒跟我聊天儿,有一次跟我聊了很长时间,就说习主席的女儿回国,是彭丽媛女士先请他到家吃饭,后来习主席回来也参加了饭局,就是说当时让他女儿,我不能说另外一个名字,这个是要保密领导的家人信息,说要到北大文学院当副院长,王恩哥说这个不太妥,应该当个什么什么,然后说最好当副院长。
 
他回头就把这话告诉了绵恒,因为绵恒是个大老板,绵恒当时把王恩哥把他送到美国来,又带回到上海去同任大众集团的董事,他们是绝对的铁哥们儿、利益集团。给绵恒汇报,据说绵恒跟大领导在一起,说不要当副院长嘛,你还说什么,你傻啊,你怎么能不同意呢,你让她当院长嘛,你让她当院长,当院长才好呢,而且明确说“甚至再给更高的职务”。
 
我说这是这老领导还有绵恒讲政治,我说你有啥权力管人家当副院长,你为啥不让人家当院长,我说让我我可能更高了。他说我不这么认为,他说那就是毁了她了,这是这就毁了她了高阶黑。我说你讲得有道理。
 
他说还有一个呢,他说这事发生之后,克强总理倆口子也找我上他家去了,人家说能不能让我女儿去法学院当副院长?到法学院,就因为习让女儿去了文学院,那我让我女儿去法学院当副院长,他也给老爷子和江绵恒汇报说“你也给她弄个院长”。
 
他说这我感觉到了,他们希望他们犯错呀,他说带着朱善璐上蹿下跳,朱善璐说副院长没问题,马上来,我安排,过个一年半载再弄个院长。王恩哥说,我反对当副院长,我想过一段时间,后来说我也想明白了,那就给她当副院长,那以后我不是更方便了吗,我找他俩闺女办事不是更方便了吗?然后他说朱善璐想到教育部当部长,那不可能,领导答应我了,让我当教育部部长。
 
事情过了一段时间,上海银行的贷款下来了。我请王恩哥分别吃饭,请朱善璐吃饭,朱善璐喝的酩酊大醉,跟我说,习主席又请我到家吃饭了,头两天克强总理又请我到家吃饭了,关于闺女的事儿,讲了很多很多,其实在场的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另外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人已经也到美国来了,在几个月以前,过一段时间可能我要请他上视频,讲讲那天晚上朱善璐怎么评价六四的、怎么评价习主席的、怎么评价李总理的,以及怎么评价北大他那几个学校同志和王恩哥的,包括在南京的时候他是怎么和江家有关系,怎么跑到上海去报告发生什么事情,江总书记给他说了什么,包括在南京的多个项目都在那天晚上说过。
 
然后王恩哥有一次跟我讲,文贵,赶快用我,我现在别的不敢说,关系、朋友多,绵恒那儿、江志成那儿你都说说,有啥事跟我说,建议我多见见毛毛,毛毛就是江志成,江志成是1986的1月22号出生的,他现在有个女朋友叫夏玉,是1993年4月15号出生的。我今天不是爆料,夏玉女士,我们今年春节的时候好好说说夏玉和江志成,86年江志成和93年的夏玉,我们到春节的时候,三十的晚上再说。
 
然后王恩哥强烈的推荐我要跟江志成或者上海银行有其它方面的合作,他来牵头。后来因为王恩哥要用我私人飞机要飞到美国,他和李友还有李友的女儿,后来还上来了几个美女,这咱都有飞行记录的,飞了美国一大圈,中国飞美国,美国飞中国,花了一千多万吧。在我和李友闹僵了以后,北大支付了一千多万的飞机费用。
 
那次来美国是什么事呢?因为王恩哥的儿子和儿媳妇是在另外一个大学上学,他想上哈佛,还有一个是在斯坦福继续读博士,一个斯坦福的儿媳妇。然后呢就我一个朋友帮他们忙,入哈佛继续读博。结果是在几十个人的竞争中,三百多个,让他儿子和儿媳妇,大家都看出来的照片,都让他入了哈佛。
 
后来我到美国来,他儿子儿媳妇到曼阿密去跟我一起喝了两天酒,都喝大了,还有变形金刚的导演麦可·贝(Michael Benjamin Bay),我们还去了他家,结果他们很高兴。因为他爹都搞不定,最后搞定了,入了哈佛大学读博,他很高兴。
 
那次王恩哥和李友携众多美女来美国,除了度假,除了感谢哈佛,还有一个目的,安排江绵恒在美国一些事情。江志成和夏玉他们主要在洛杉矶,其中他就跟我谈到了田国立的儿子,叫田丁,是1988年10月14号出生的,然后呢他太太小李,我就不说了,这是田国立的太太李女士,还有周亮的太太刘金瑞、儿子周雷——1998年11月2日出生的。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王恩哥和王岐山,王岐山的左膀右将田慧宇、田国立以及他的儿子田力、太太小李还有周雷,这都不是一般的熟,而且多次跟我提起,文贵你需要资金需要他们支持告诉我,他儿子儿媳妇也多次跟我提到这个关系,他们都在美国和加拿大。夏玉是有美国绿卡的,另外持有美国护照和香港身份和中国护照、加拿大护照。
 
这是一个大的利益集团,那么这些人因为文贵爆料触怒了他们,所以昨天我在跟老领导通话的时候,我说,你还记得当时王恩哥、朱善璐说到这两个领导的孩子入北大的事情?这位老领导跟我说,文贵,作为个人来讲,我是看不惯的,我是不接受的,作为现实来讲,你必须接受,这就是现实。
 
为什么北大方正集团不但没被打到,还敢来把你告的人把你吃掉,让你几乎接近家破人亡,还敢掠夺你财富,因为习主席、李克强总理,包括现在的郭声琨书记、赵乐际和新任的常委和北大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包括我未来即将爆料的叫韩雪的女孩,我不说她爹是谁,都跟这个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说文贵你现在闭嘴吧,不要爆料了。只有闭嘴不爆料,这是唯一的有可能的出路。还有他说,文贵你跟北大也不要斗了,你斗不过,因为它是他们的代言人,它是他们的后花园,北大北京大学叫大学,实际上是党的摇篮,就是领导人家里的幼儿园,你往上掺和什么呀?所以说这位老领导说完以后,我很愤怒,我无法接受。
 
今天我从伊朗的人民的反抗,从不同国家的人民对腐败的反抗,对盗国贼的反抗,和对我们身处美国所看到的文明世界,和信息时代带来的人民追求真相的能力和基本的要求,和一个国家应该具备的基本的依法治国,依法治国不是以黑治国,不是以骗治国,也不是以假院校、以生殖器治国,真的就是永远不会倒吗?真的就是永远就会控制着国家吗?盗国贼会永远控制着国家吗?我不相信,我恰恰相反,我看到了他们倒下来那一刻的基本的那个形、那个样子,我甚至听到了声音,——他们倒下来的声音。
 
从这几天来美国灯塔登出绝密文件,就像过去一如既往一样,来否定和栽赃郭文贵的还是那几家媒体——香港的东广,在美国的多维网、博讯、博文社,然后是北京的环球。所有当文贵发生红通的时候,也是由东网先爆出,然后就是环球,然后就是博文社,然后就是财新。
 
这几个爪牙的媒体、流氓的媒体永远是代表着盗国贼来欺负郭文贵。这次的假文件事件又是它们出来的,我在这儿负责任地告诉所有的网友们、战友们,你们看到我的历史当中,他们报道我的有一件事是真的吗?要有一件事是真的,我可以承认你们所有报道都是真的。
 
悲剧啊!为什么他们这么做呢?上海老领导跟我说,上层有密切的安排,打掉你郭文贵支持你的所有人,用高科技,现在可能真不是推特公司被蓝金黄,或者说不都是被蓝金黄。他说中国的情报部门、军事部门已经完全有能力控制了推特、你的增长量和你的信息,甚至关掉你的推特。
 
然后通过大量举报让你被关闭,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团队,他说对你要闭嘴,消灭你的影响力和文贵网友的在一起。同时派出大量蓝金黄和代表收买、分化,然后再收买,海外他们派出的沉默的力量以及所谓的福建这会那会梁冠军这号的对郭文贵下手,然后想办法通过国家力量来伤害郭文贵。
 
他说文贵啊,这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你触碰到了最高层的核心利益,给他们带来了威胁。而且他们互相利用,把所有的罪都推到你的身上去。造假文件这事情上来说,如果是假文件他不会理你的,假文件他说多了去了,成千论万,为什么这时候连外交部都出来发声啊?要说是你呀?他们就是要试图把你变成国家的敌人、习近平的敌人、共产党的敌人、中国人民的敌人。
 
这是他们一直以来为什么东网、多维和环球、博文社同时出手?那都是安全部和专案组的一致协调的结果。我在这里负责任的说,曾经我在华盛顿亮出的文件,在亮文件之前,我在华盛顿白宫后面一百米的地方,美国FBI官员当场告诉我这都是真的,这都是真的。如果它不是真的我不会拿出来的,当场有参与者是我们民运界有影响力的人都是在场的,有一天会出来作证的。
 
那个文件是真是假,通过东网的反应、多维网的反应、博文社的反应和外交部的反应,以及他们一致的行动,我认为那一定是真的。我还真有文件没拿出来,结果这次你们往我身上泼脏水陷害我,我决定要拿出来,过两天我都会拿出来。
 
这是你们逼的郭文贵,这是你们栽赃陷害的结果,我给你们的回报。这是对博文社、韦石、屎诺、还有环球时报、财新胡舒立、香港东网你们一致行动的我给你们的还击和回报。你们这次联合行动,北京违法查封盘古写字楼、查封盘古公寓、查封国家绝不允许的影响员工发放福利和交社保基金的账号,逼迫盘古酒店要关门,而就是维护了你们的大教育界知识分子的夜总会。我说白了北大就是知识分子的窑子,你维护他的利益。你让我们生不能死,或者就让你慢慢地死。我早就有这个准备,是我员工和家人他们在准备。我走这条路还在乎那东西吗?我不在乎那东西。
 
我发自内心的说,所有接触的领导人中,刘彦平书记,我到现在我都感觉对不起他。他是个好人,如果他要是跟我郭文贵继续联络,我愿意更多的善意来回报他。因为他在跟我沟通当中他说的都是实话。虽然他很官僚,甚至对政治非常的单纯和天真。他相信了孟建柱书记,他相信了王岐山书记,相信了孙力军。
 
但是人家都是利用他,他以为跟人家曾家多近呐,那么好,孟建柱书记、王岐山书记得看在曾家面子上跟他是一伙的,事实不是。不过利用你而已,但他不承认,他是被洗了脑的。
 
但这个人非常好,这是为什么现在我一直不忍心,刘彦平书记跟我的通话还有一百多个小时没挂,我们现在都已经做好了,有五六次我们都放在那里了,我们都没有挂,我现在一分钟都没挂上去,因为都下载完了,都已经把放上去的字幕都已经打完了,随时都可以挂出去,现在只需点个键就可以了。
 
但是就因为考虑到刘彦平书记他人非常善良我没那么做,在和他见面当中,他跟我说过北大的事情,他说文贵,北大的事情我了解,你反应的基本都是真实的,他说我们非常恼火,我也看不惯。他是个有正义感的人,他也哀头叹气。他对王恩哥以及江绵恒对北大的影响,以及他们通过北大掌握领导人的信息,背后操弄北大、玩弄中央领导的事情,我跟他说了很多更多更详细,他也非常之恼火。
 
今天大家看到了李友五罪四罚,几千亿的违法资金你们不追究去向,给小股民和国家造成损失数千亿没人管。同时在大连期间行贿大连公安局局长、副市长刘乐国几个亿、十几个亿的资产和承诺,包括股票。刘乐国是一定要被抓起来的,辽宁政法委书记李峰是一定要被抓起来的。
 
现在新上任的这个副市长公安局长,这个人不错。依法办案,也不给你放你一马,也不违法地对待你。人家就是以正常的案子对待。这个副市长,新上来的和这个局长比刘乐国好得很多,因为他没收所有我们这些当事人的利益。
 
李友享受了豪华的总统待遇,在里边还继续跟情人会面,继续发生性关系,还能同时把肝给换了,还五罪四罚。刘乐国收了除了巨大钱财之外,还有政治收获。他想去吉林当副省长,最后一分钟被灭了。刘乐国你是要有报应的!你对我们员工家人的黑,拿着我们的鲜血和自由,你拿着财富,你想官、名利两收,这事你一定会得报应的,一定要有说法的。
 
那么北大的王恩哥校长他是大连人,大连出来的,他跟刘乐国非常之熟。王恩哥在这个事情上起到了极坏的作用。朱善璐也是东北人,也跟他们见过面,多次见面。给辽宁的领导人、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辽宁的刘乐国等辽宁的书记多次打招呼,要李友配合、闭嘴,别说那么多。保证李友没事,钱不受损失。李友的案情一点都不自然,李友和北大方正的关系一点都不自然。没人管,这没人管也不自然。证监会最后罚款六十万,这更不自然!北大医药的欺骗事件他不管,那更不自然!
 
接下来我正在筹备的事情,如果春节前我的家人员工不能出来,他们继续对文贵这样的打击…大家记住,我正在筹备上,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我们会和他同时举行在纽约的叫“文贵看春晚爆料”。
 
提前一小时我们先放一些有关这些事情的资料,然后我保证从江绵恒、江志成、夏舒、田丁、周雷就是周亮,王岐山就是周亮的家人,周雷、韩雪,还有那个LI什么什么的啊,我保证半小时爆一个,一直跟你到春节完为止到凌晨一点。
 
你们觉得我是威胁你,我不是威胁你。如果我爆的是假料,我那叫犯罪。如果我爆的是腐败,我是对党和国家和人民,我是干好事。反腐嘛!以全民参与反腐,这是最早在2012年反腐刚开始的时候就说出来的。后来2013王岐山书记要全党反腐、全民反腐。然后建立中纪委的网站,欢迎投诉。我投了N次,从来没被用过。
 
所以王岐山先生现在应该嗝屁了,现在他应该对他所有说过的话,什么“打铁还需自身硬”啊,都是笑话!都是喜剧了!你还打什么铁啊?那海航你打打呀!海航事件为啥我不继续爆啊?我知道,那雪山必将被融化。太阳出来了,我掺和什么呀?海航一定会倒下来的,只是倒的时间和方式,还有砸死多少人而已。
 
你控制得了中国,你控制不了国外,你控制不了真相。真相必将出来!真的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大家看看未来我再说海航的时候,还说什么料。大家记住,我再说你刘呈杰、贯君、孙瑶、姚庆的时候,我再说你孟海晶的时候,我说什么料,我再说你孙力军的时候,傅政华的时候,我再说什么料,我再说你傅卫华的时候,我说你什么料,大家看着。
 
所以春节的时候,我想每半小时作为一个点,咱也搞点音乐呀、视频呀,欸,他们出来个节目慰问解放军,咱也慰问解放军。咱说说解放军跟这个腐败有什么关系。他去看望那贫困的老百姓,拿着被子、拿着鸡蛋的,是吧。嗯…还有鹅蛋、鸭蛋的,是吧,咱也有那个镜头拿过去,他们扶贫了,感动老百姓哭了,咱也弄点杨改兰,把杨改兰的事情推出来。他们要送出来,什么虽远、犯国者虽远必诛,那我们也要有节目盗国贼必然灭亡,不管你藏在哪儿都给你抓出来。
 
然后,他们要是人民后代孩子们茁壮成长,那咱们就说说北大如何,像红黄蓝幼儿园咱得说这事儿,这孩子到底怎么样,为什么我们要搞盗国贼,我们得说说。要不然所有今天的80后、90后、2000后,你们都记住,你们的老婆、你们的老公都会被别人睡了。你们没有未来,你们挣得钱都是别人的。你们很多人都要像雷洋一样死掉,你的妈妈就有可能变成杨改兰,你也可能变成现代版的杨改兰。
 
郭声琨书记、赵乐际总书记,我可不想跟你俩为敌,完全不想。说实话,我不想,今天我不想说你俩家人的情况,我不想说。我认为郭声琨书记现在是被孟建柱绑架,赵乐际书记也被绑架。他俩不想掺和这一摊子屎事,但没办法。政治绑架嘛。
 
但我希望你们两个就是依法办案,给我们盘古大观员工、家人和北大的事件依法办案就可以了。公平,你俩别千万别偏着我,你俩偏着我那不现实,我也不要。你俩也不能偏着他们,你也不能害我们,我就坚决不爆你俩料,我真不想爆你俩料。因为你俩很清楚,咱们私人之间都有各种联系。特别是你们俩个的为人还是非常厚道的,我也不想牵扯掺和你的家人。我的家人有多痛苦,我就有知道,我不想多说任何一个跟我无关的人。
 
那么我再次说,郭声琨书记、赵乐际书记,我真不想爆你俩的料,我就希望一个得到一个公平的依法的待遇,就算了。而且,我希望你俩个也不要跟上海这些人和北大这些人各种关系来往那么多。他们在背后连习主席、李克强总理的孩子都算计。你们俩很清楚,未来他们想干啥,他们不就想保住他们儿女的钱嘛、保住他儿女的安全嘛,不让习主席真反腐嘛,让习主席不能一个人说了算嘛。你们要当他们打手吗?千万别玩这个。
 
我深信,再过一年半载,习主席把这些人都得捏死,他都得捏死。你俩别成牺牲品,别玩那个咬咬耳朵、拽拽袖子表忠诚。哈哈,哄哄脸然后装作说点悄悄话,你以为能糊弄过习主席。
 
据我所了解的习主席,他有大智慧,早就清清楚楚看在眼里。对王恩哥、江绵恒、江家,对上海的朱镕基家、王岐山家、孟建柱家,以及和你郭声琨、赵乐际之间的关系,他心中有数。为啥把武警拿掉了?那是伟大的不能再伟大的行动啊。警卫局的改革和这个武警的改革,那是习主席的绝对伟大的行为,军队就更不用说了,他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我非常之清楚的,我也非常自信的,中国一年内一定大变。
 
郭声琨书记、赵乐际书记,我不想和你俩为敌,我也不想跟你们,我也斗不过你们,你们太厉害了,你们想干啥干啥呀,我就希望让我的家人、员工得到公平的待遇,依法对待。
 
我的五哥、六哥什么罪都没有,你们给抓起来,判那么长时间,我那几个员工什么罪都没有,莫须有的罪名,你们抓我们员工和家人是什么?是涉嫌黑社会!现在你给我们弄了个销毁隐匿票据罪。你们抓我们说我们是什么通国罪甚至什么巨额腐败罪,结果给我们判了个什么?——骗贷罪。
 
你们俩不能再给北大打工了,不能再给江家和曾家和朱家打工和王岐山家打工了。你们要给习主席打工、给人民打工。你们还真的想跟孟建柱、王岐山一样,一说郭文贵,他丫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着?干他!弄死丫挺的!少TM废话!多嚣张啊!蹦了三年,他把我弄死了吗?
 
你俩也是人!你俩的生殖器就没有乱戳过?你俩家就没有人送过包、送过钱?你俩就没有干过别的事儿?你家里的人干什么事都是按照党章办的?谁信呢?谁都有毛病,共产党这个制度设计的,想抓你,谁都有毛病!而且一抓一个死!不是一抓一个准,我不想这样。
 
我相当犹豫,我相当郁闷,因为我不想再与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有仇了。郭书记你网开了一面对我的朋友,我很感谢你,非常感谢你,在这里就不细说了。赵乐际书记,人非常厚道,也对我的朋友网开了一面,我也不多说了。
 
所以说,我今天真心地呼吁:不想爆你俩的料,但是,我就希望依法对待,不存在我威胁你,你向我低头的问题。你依法对待就行了。我春节的时候,文贵看春晚,我尽可能的希望不提到你们两个。咱多提提人家什么田力呀周雷啊,是吧,谈谈这个夏书啊,谈谈人家江志成啊,谈谈江绵恒啊,谈谈上海银行啊,是不是?海外基金啊!是不是?博石啊,谈谈这个。谈谈韩雪啊,是吧,我谈谈这个。不谈你们两个,这是最成功的。
 
这就是我今天从老领导的谈话和电话当中,让我感受到了这种对文贵的再一次的无视,引发我的愤怒。和北大操控中央、中央领导,继续愚弄国家和中央领导。操纵司法,将中纪委和郭声琨书记操纵、玩弄于股掌之中。把他俩变成了他们的打手,以及对我们这些员工和家人的这种没有人道的欺凌、无法无天的行动。
 
我文贵今天表达了,我希望习主席,如果任何人看到了这个消息,请核实一下文贵说的事情是真是假。去问一问朱善璐、王恩哥,是说了没有。还有,他们两个说的事儿,你知道是真是假。还有他们两个说的更多,我愿意在你派出的人当面把当事人叫到一起说道说道。您听了很多这样的话,真实的话,你会非常之恼火。
 
我再次地重申,上海那几个人一定是习主席未来最大的威胁!王岐山、孟建柱是您最大的威胁!您看看海外是只骂您不骂王、只骂您不骂孟,您就清楚了。还有,您看到了他们使用的这几家媒体,博讯从来都是第一手播发关于您的负面的信息,写《习主席的情人》这书的就是屎诺,写习主席的家人的、第一个往布隆伯格媒体投放您家人的经济情况的就是他们!他们却拿着公安部的高薪,受吴征之指挥。
 
吴征现在还在美国大买大买,吴征很快就要走入末路,大家走着看。他把钱放到美国,那我们就开心了。因为,到中国弄他的钱太难了。他把钱放到了美国,在美国,我们几个律师真是太开心了,一定要让他完成交易,他完成交易了,我们就有机会了。
 
咱接下来咱看看咱们能做啥,文贵会不会像你孟建柱、王岐山当年那一副的那样子,弄死那丫挺的,他算个屁!他算个毛!有什么得瑟的,忽悠什么!是吧?
 
咱看看文贵接下来将爆什么样的料,我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你现在拿着刀把我们全家给杀了我也不惊讶,我要没做好那准备我敢这么玩吗?我敢走到今天吗?我要不把你南普陀会议的事实搞明白让习主席真正看到你的丑恶嘴脸,这事不拉倒,我一定要替习主席、替中国人民拔除这个国中之国、一国二府这样的真正的中国的威胁,盗国贼集团。
 
中国事实上就是南北二府,一个北京一个上海,然后是真正的国中之国,无论从军队也是如此,军队有两派,有拥习派,有拥盗国贼派,从经济领域那就不用说了,肯定是拥王派、拥朱派。那么在整个文化领域那就不用说了全是江派,无论军事经济文化领域,基本上被江家控制,都是大股东51%,习主席不超过33%的股权。我还是深信不疑,而且我在海外知道的更多的信息,我现在不方便说。
 
当我开始爆料的时候,我会让习主席看到你无法相信的事实,我会让您看到是谁花钱在哈佛学校旁边租了房子,跟学校的保安都干上了什么样的事,是谁在周围布下了一条条的暗线。我要是在这说得多了,我估计今天上海就有暴动或自杀跳江。我们春节的爆料的名字就叫摸一摸,叫摸一摸潘多拉盒子文贵看春晚。三十晚上春节联欢晚会开始的前一小时咱们开始,直到凌晨一点。
 
尊敬的网友们、战友们,对一些江湖上乱七八糟的兽啊鸟啊的一些胡言乱语、所谓砸郭挺郭根本不需要理会,他不过是我们吃饭的时候进来的一两个苍蝇而已,既不要把他当肉,更不要把它当烦恼,它更加让我们去保护好我们的美食,会吃得更香,它什么都决定不了。
 
我们一定会赢,这次轮到我们赢了!上天在保佑着我们,只有网友才是文贵在乎的,只有网友才是我的战友,谁那些所谓的大咖名人、什么什么乱运假民运压根就不要在乎,对待像那个李洪宽那个烂人,有个人昨天大骂,我从来不会说三字经,不骂人家的老人,什么WCMM那个词,什么WCMM李洪宽,WCMM李洪宽,然后WCNNN李洪宽。那个骂得。。。我说不好,WCNNN李洪宽多不好听,把人家奶奶都给骂了,WCMM你把人家妈给骂了,不好!这些人必然完蛋的,很快地几天就会看到了,他会真正的受美国法律制裁,他的结局。
 
网友们,一切都要靠行动,结果是最好的答案,不要被几个所谓的烂毛贼们包括最近那个胡平又蹦出来胡说八道的,是不是,那八个伪类是吧,不要在乎,比起跟盗国贼的较量,他们什么都不是,他们不算,历史不会记得他们的,我们一定会赢!上天在帮着我们!只有网友和你们才是我的坚定的力量和战友,衷心地感谢!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我们过两天见!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