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7年8月24日 20170824



郭文贵2017年8月24日 20170824 关于腾彪先生造谣文贵乱伦

内容梗概:
    哈~,重新沙发吧,哈~呃呃,嗨这个沙发,好好,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恭喜啊,尊敬的推友们大家好,这是文贵8月24号的报平安直播。呃,很抱歉啊,这个刚才这个前期这个本来设计好了,我就让这个助手出去,然后呢,其他的两个助手呢,因为没让他来,因为这个昨天说好了,今天没有这个节目啊,没有直播,而且我6点多这个就就起床了,我也不舍得叫她们。就我自己来吧啊,自己来,然后呢,现在我们开了个会,跟律师啊,就任何我直播节目,要根据律师先报,没经律师批准啊,不能随便上节目,那么今天这是文贵啊是自己擅作主张啊,自己要上节目,所以说这个。呃刚才,就是为这个在家里边儿这个助手还有这个保安啊坚决不同意,哎呀这不行啊,我说我必须的啊我必须得播,然后我就自己操作,自己操作的这个这个这个就肯定是啊,啊刚才没操作好,然后刚才那个发现了手机他们都给我锁上了啊,我在捯饬半天,所以今天是文贵干私活啊,干私活啊,呃哈哈~,这个今天所有的所有的,所有发生的这个技术上的问题不代表我的团队啊,啊,这个就代表文贵本人的这个技术能力,这个请大家,给大家预澄清,我的团队已经很不高兴了,说每次这个这个每次都是那个你单做主张突然袭击啊,结果我们就显得我们团队这个技术能力素质太差啊,所以说那个我今天必须澄清啊,这是对团队的,这个跟团队没关系啊,这是文贵干私活,大家能看到,所有啥也没有。就直接把这个机器打开了啊,而且还没有连大电大电脑,是用手机来的,他们就很不高兴,我每次用手机偷着来啊,他说这个视频效果太差,然后呢音质太差,然后不负责任,恩哈哈~,谢谢大家啊,大家对我的这个关心啊休息啊,还有这个两鬓斑白呀啊。两两两鬓飞雪,说实在话啊,这都是正常的,推友们,这个谢谢你们的好心,厄文贵干这种事情连两鬓都不白,那不跟很多年在海外的这个这些有些同志越革命越搞民运,搞的越年轻了,那不就完了吗?那不可以的啊,这个两鬓斑白说明文贵用心了啊,说明文贵是真干事儿了,所以说呢,希望大家呢,这个咱们要接受啊,接受这个两鬓斑白,而且呢,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对生命,都要置于不顾,何况你是两鬓斑白呢。少睡点觉,那比在双规里边,比在那个那个看守所里关着吊在墙上打,是不是,比那把头发给剪了,让那个套在袋子上不好太多了吗?所以我经常我就告诉我自己,现在是我想几点睡就几点睡啊,我想几点睡就几点睡,我想干啥就干啥,这已经够幸福了啊。
    连接状况不佳啊,现在有黑客,所以呢咱已经是很幸福了,跟那些失去自由的人,跟那些失去这个这个亲人的人,失去,无缘无故失去健康的人,和雷洋比,和杨改兰比,和709的律师比,和这个所有的这个,过去五年百万被抓千万个家庭被害人比,咱们两鬓斑白,这个这个少睡点觉,那不幸福死了吗?幸福死了吗?所以说,呃,这个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啊,像这个昨天我晚上也就睡两个两个半小时吧,分三次睡了两个半小时,你看我这状态,精神好的不得了,我觉得我再睡的话,我就觉得就对不住我自己的生命了,就对不住推友了,也对不住这个理想吧,所以说,厄~,再次衷心的衷心的极为感动的,感谢所有推友对我身体健康休息状态的担心和关心表,示衷心的感谢啊,衷心的感谢,非常感动。这就让我感到了这个,在推特这里有爱、有真情、有力量、有团结的最重要原因,谢谢大家,非常感谢,那么今天呢,这个我主要是要起来,突然间袭击啊,文贵干私活直播的原因呢,是这个我看到很多推友私下的给我私信,而且因为咱们那个渠道啊,那个渠道给,我发了很多信息,我特别感动,因为我这两天开会,我真的没有时间看我们这个推特上的很多内容,还有这个节目,也向大家道歉,那么呢, 这个今天和明天我还要开会,所以我赶快播,因为9点我就要开会了,所以我八点半,现在已经八点四十四了,你看看。最关键的这个,就是这开会呢,都是全球发布会,跟律师,跟这个这个当地的一些有关部门吧,那么昨天推友们最关心的事情是几件事,我马上给以回复,因为我一个一个回实在回不完了,我今天就在报平安里面啰嗦一下,给大家说一下,在感谢你的关心和担心的同时呢,我最重要的就是说大家看到了。昨天这个叫啊,郑介甫和谢建生先生两个人开的啊新闻什么招待会啊,我真的没有看啊,我只是在推特上看到大概的一些事实,后来我看了赵岩先生啊,大概看赵岩先生这个和郭宝生先生这个做的关于他们的新闻发布会的一个直播情况啊,呃~, 本来我刚开始在推特上说是有关郑介甫和谢建生的事,推友就非常不高兴,就说你不要把这个他俩的名字放在这个题目上,你太,太看得起他们了,太侮辱你自己了啊,后来我就赶快尊重,就情况,这个是在题目上只说滕彪先生不说他俩,这个关于郑介甫先生和谢先生先生的这个视频的记者招待会,我没有看啊。
    我过两天抽时间看,大概的情况啊,这个我觉得谢建生先生和郑介甫先生挺可怜的啊,挺可怜的,他和我的故事呢,大家可以参考一下,当时北大方正和我这个战斗的时候,李友那那~是一概否认啊,比他俩嚣张,李有有这个。有中央常委,政治局委员,那么当时斗争的多厉害呀,铺天盖地,全中国找不到一一个文革正面的文章,全是负面的,不管如此,不仅如此,大家都看到了各种这个这个满天满地啊,这个这个这个不但是,还这个有中央领导背书,然后呢,当时的魏星啊董事长,有著名的一句话啊,这个还能不能安静的让美男子这个这个休息了啊,还能不能让安静的让美男子什么什么啦,这个最有名的话啊,然后李友曾经在这个北大啊,这个608和胡舒立女士啊,乱搞的那个房间里面和那些女士情妇乱搞的房间里边,这个在他录音里面曾大言不惭的说这个,不管如何,郭文贵我们一定要消灭它啊,不但消灭它,在他闭上眼睛之前,要让他臭的比狗屎还要臭啊,叫天下人认为他是最坏的最恶的人,胡舒立女士接到命令啊,情夫的命令,还有那个上海银行的啊,那他他他那位女情人啊,马上动员大量的资金,媒体啊通通都出来,抨击文贵啊,然后呢博讯在海外遥相呼应啊,这个后来大家都知道了,那魏星同志现在到笼子里去做安静的做个美男子去了啊。啊,这个到现在他还没出来呢李友已经换了三回肝了啊,那十几个人也都是分别 ,虽然是被放水了,五罪四罚全回家,但是他们受到了法律的这个制裁,而且最后的证明,李友说文贵的,没有一件是真的,文贵揭发李友的没有一件是假的。
    不但如此,李友的犯罪总额涉及的面是千倍之多,因而揭发了一系列的大案,特别是当时的令计划案啊,当时,我呢这个揭发这个李友和令计划和谷丽萍的事情,那据当时专案组说郭文贵满嘴跑火车胡说八道,最后发现了魏星同志是关键人物,就还不但是关键人物输送巨额利益,连那个最关键的法拉利,都是郑州银基的老板通过魏星送给这个令谷的。所以说揭开了惊天的大案,大家现在都已经忘了,很多人说文贵爆料,爆什么料啊,你有什么爆料的,大家好好看一看啊,当年的李友多么嚣张,北大多么嚣张,方正多么嚣张,魏星多么嚣张,结局如何呢,证明了文革的揭料是100%是真实的啊。这爆料100%是真实的,大家都很清楚,那么另外一个呢,大家从李友事件里可以看出来今天的郑介甫先生谢先生先生啊,这种这个嚣张啊,这种满口这个谎话,这个一张纸都拿不出来,一个字儿拿不出来,前后逻辑完全也配不上,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可以先等等啊。让子弹飞一会,它最后的结局只能比他们更差,因为他俩从素质能力,资金背景,那都跟魏星、李友、余丽,那没法比,人家有王恩哥校长、有朱善璐、有常委、有政治局委员,最后结局如何呀?是不是,这个所以说他俩这种, 这个赵阳先生我觉得这个在节目当中。说了几个关键的话,就按照章立凡先生所说的,你拿证据链吧,拿证据,我再次重申我和郑介甫先生一从不认识,没通过电话没见过面,我这个昨天好像似乎听到她还说郭先生同意跟我沟通,这个胡说八道,我跟你沟通,你这一辈子都能做梦跟你沟通。还有郑介甫曾这个在这个多个节目当中,我听说跟我认识也一二十年了,你这么瞪眼瞎说吗?你能拿出来一个证据跟我见过面,通过一个话通过一个信息,郭文贵我什么都认了,那个郑介甫、谢建生更加离谱了啊,说认识我20年了。我20年30年前我在看守所的时候我都不会认识你这号人,就你那样子,那真的是你太高看你自己了,这是,我从来没有认识,我到现在这就,郑介甫那个秃子,我也是有点感觉,那个谢建生长啥样,我真的不知道啊,他走大街上我都不认识了,这个还说认识我20年了,还曾经拿出来过我和他微信的记录,还造假,你说这简直跟李友完全是完全是这个一路的,简单的说郑介甫和这个先生和谢建生先生曾经和李友魏星这个共谋合作,郑介甫先生和谢建生先生也和这个胡舒立女士,这全力以赴的合作,以共同打击郭文贵,结果打击着打击啊,这个胡舒立女士肯定是丑闻被戳穿,李友和魏,这个这个这个老魏啊,还有这个余丽都被抓啊,这个结果呢,他的后台也就是谢建生先生的后台,那么叫李绍政吧也被抓,郑介甫那个老板皮先生也被抓,天津的什么周什么顺?经侦上人也被抓,郑介甫再次逃亡啊,这是第6次是第7次逃亡啊,在17年期间在大量的时间都是被通缉逃亡,那么谢建生就不用提了,强奸罪涉嫌涉嫌杀人罪,强奸罪,赌球罪、诈骗罪一堆的罪行又被通缉了啊,还涉嫌这个组织嫖娼卖淫,郑介甫先生和他,都是有一整套的。
    所以说他俩呢在这个一年前博讯就给播出来跟郭文贵认识20年了,20年了,然后呢,郑介甫先生现在是反腐英雄啊,这谢建生先生反腐英雄,然后红通撤销了,已经回去了,谢建生先生大言不惭的竟然说什么的这个这个啊,谁马健是我搞的啊,张越是我搞的,这个马上中央要请他回去了,你说大家往回看,如果能查出郑介甫、谢建生啊,能有,过去两年来说过的话啊,有一件是真的,有一件一件就是真的,按照林那个这个林毅夫的话说,99是,99是假的,1%是真的,他只有0.001%是真的,他就厉害了啊,那就行了,文贵我啥都认了,你再往回看过去两三年他录的视频啊,他说的话,还有他和李友啊,这个这个魏星啊,啊,余丽啊,还有这个李老三、胡舒立呀,这些人所有合作者说的话,有一句是真的吗?还跑来开记者招待会,过两天啊,9月1号以后,我准备做个节目,做个节目呢,就专门的,就是把郑介甫先生和谢建生先生啊,这个事情我会专做一集说一说啊,这个因为这个过两天大连哪还有开封啊,涉嫌的过去叫什么华泰啊,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公司,我这华泰到怎么个情况我还真得好好了解了解,然后呢,还有这几个相关的人都要判了吗?判完刑都判完了,文贵要在这个专题的节目当中。好好的说说啊,好好的说说,今天我在这就不在这块多说了,就这俩人的这个推友们也不要为他们生气啊,这个不高兴啊,你说他们那个视频我看从一开始,这个昨天晚上我点了才有100多人看啊,然后说我也没时间看到凌晨2点多了,然后呢,这个推友们,这个100多人看,不知道推友怎么那么不高兴,咱不要生他的这个气,他不值得我们生气啊,不值得我们去理,而且这个郑介甫呢,这个在澳洲的犯罪啊,涉嫌组织卖淫呐,这个涉嫌这个诈骗啊,涉嫌制造这个虚假这个这个文件啊,还有这个虚假报案呐,一系列的事情,估计在澳洲啊,肯定要很快也要出事了。
   郑介甫先生的这个各方面证件也有问题,中国警方听说一定要把他弄回去,一定要把他弄回去,所以说大家别着急,看看他们俩的过去你就知道了,他们也挺可怜的,挺可怜的,让他们折腾折腾吧,现在就那点钱还得老付给那些人,这个老什么抗议抗议,因为他要。找当地的黑社会,又给人家许下了大的诺啊,又许下的愿啊,就跟人家买通一起,郑介甫一生都是以最大的一个唯一的手段,就是告诉他我这个事,我有麻烦了,这个麻烦你帮我你50%,我50%,甚至你80%,我20%,这个是有几十个亿啊,有几十个亿,结果那就是天津的皮黔生,周本顺,还有北京的,就是我们买的赵应安,加上后来的这个谢建生先生,无一不是上他那个当,最后谁也没拿到钱,结果都是一身骚,过去25年都为郑介甫先生画的这几十个亿全部都出了事儿了啊,全部都出了事儿,任何有脑子看看郑介甫先生能拿出几十个亿吗,现在谢建生先生也即将走入坟墓,也是被他牺牲了,现在这个什么什么叫梁什么君啊,那个那个家伙都是被他们郑介甫和谢建生先生两人又许愿了,你拿到这个以后我给你多少钱?然后呢,这个专案组盗国贼会给你多少利益,又上来不要命啊,结局你会知道,没有任何人最后不被这个东西给裹进去了,所以说咱们现在的推友们别动,让他们之间呢,咬、许诺逐渐他就会被戳出来,是真是假,这些人花了钱花了时间拿不到钱,他们自己把自己给灭了啊,根本不要去管这个事情啊,他们就是被这种许诺,背着大钱,然后拿了一堆的文件然后画了一大堆的饼。很快两周到三周内就会有结果,所有韦石和屎诺啊,这韦屎和屎诺也是被谢先生先生和郑介甫先生许个大鸡,听说也给分几个亿,你看看等开封开完庭,等大连开完庭你就知道你能不能拿到几个亿了啊。
   这个梁冠军啊,对梁贯军先生,还有那个叫什么正什么阚正啊,那个那个,你等开完庭你就知道你他到底有没有这几个亿了,他家一毛钱都没有,他有一毛钱属于他的,郭文贵你们所有举那个牌子,我都叫他签字去,我都去认啊,我都去认,所以说大家看看吧,他们非常非常惨,未来的梁冠军先生还有那个什么阚正先生。还有什么这个这个韦石先生韦石韦屎屎诺先生,还有什么胡舒立女士,所有想对他这个钱感兴趣的,都会要吃掉,所以说这俩人你不用管,一定会被所有人吃掉的,放心吧啊,那么现在我要说一下我很惊讶的,就是很多推友啊,还有国内的朋友呢就说叫滕彪律师啊,这个推特上,因为因为他推着我不上他,我也不关注他,这个我真到现在我也没有看啊,说这个推特上说这个,滕彪先生说郭文贵乱伦,我说没有啊,我不知道啊,结果呢这个,呃哈哈,我这个刚才我想看了也来不及了,这个因为我这自己捣鼓机器,我真没看,后来就有推友给我发了一个截屏,然后呢,特别是上海的几位好朋友发来的信息,这个发了信息以后这个说这个滕彪先生怎么说怎么说,我很惊讶啊,我对滕彪先生还有709的律师啊,我都非常尊重的,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滕彪先生对我来劲了啊,我在这儿呢,我想说几句啊。这个我声明过,我对709律师和所有国内被这个迫害的律师啊,表示极大的这个,极大的这个愤怒的同时呢,我也是希望能帮一些做一些事情,但是能力有限,我尽力所为,我希望这些真正的民族的精英们啊,不要被自私自利和偏执的性格和那种不切合实际对名义和未来名义上的幻想,迷失了双眼,这个作为一个人权律师滕彪先生,你自己本身是被害者,你竟然能敢说郭文贵乱伦。今天滕彪先生你记住这话,这件事情咱俩是要有说法的,咱今天先在镜头面前说,如果文贵有一次乱伦的事情啊,那就是真的是,咱先从微信上说,按照这个宗教什么那是不得好死的,那是不能得好报应的,那如果滕彪先生你作为一个人权律师,你你更没有任何证据。你如果拿出证据来,我非常愿意面对,没任何证据,你竟然指证郭文贵是乱伦,这是这是人权律师绝对不应该干的事,是律师不应该干的事儿,滕彪先生你有老婆你女儿你有妈?如果你这个乱伦不拿出证据,那是对你妈妈、对你老婆、对你的女儿最大的侮辱。因为咱们,我也有女儿,我也有母亲,我也有太太,我们要瞪着眼睛胡说八道,那等于侮辱他们,一样的道理,所以滕彪先生你这么做,你等于说,就像郭文贵现在我说滕彪先生你跟你妈睡觉了,你和你老婆睡觉,你乱伦你妈你母亲了你女儿了,那你什么感觉呢?没什么,我没有我没有,因为我没有证据我你肯定就不开心嘛,这是肯定的嘛,说我不能这么说,但作为一个人权律师,你说出这样的话,你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你真是太过分了,就像文贵不能说滕彪先生乱伦你母亲乱伦你妈妈乱伦你女儿一样,因为我没证据啊,我也不能这么说,那你滕彪先生作为人权律师,你怎么说出来我跟谁乱伦了啊。
    这个盗国贼们是你的敌人,是我们这些草根,是我们受害者,海外这些有家不能回的公敌,不论我们是什么样的立场,大家都应该明白,盗国贼是我们这些有家不能回,被残害被迫害,资产被剥夺,安全这个被他们严重威胁,家人被他们侮辱,这是我们的公敌,你现在站在了公敌的一边,造言造谣诽谤文贵,那你是我们的敌人还是我们的朋友呢?从这是一个基本道德上来讲,那么另外一个角度你作为一个人权律师,还是一个律师,解释戒律的这个这个人,这个戒律当中就是出资要有据啊,所以滕彪先生说出这样的话出来,你是要负责任的,从道义上你要负责任,你必须给推友们一个交代,你必须给个海外几千万个有家不能回,被迫害的所有盗国贼公敌的朋友们同胞们,你必须给个答案 ,你必须拿出来证据,你不拿出证据,你不拿出答案,滕彪先生记住我这句话,我一定超过10倍的要还给你,你不信咱可以走走试试,我不像你做这种龌龊、卑鄙这种事情,我一定要拿出证据,我一定用法律手段,我一定要在西方,让西方所有人看到你这次的这种作为代表了你本人的个人素质,你这种人不仅盗国贼要把你给收拾了,任何人都地收拾你,你这个人还能说代表着我们所有的草根们还有这些受残害人民的公义吗,你比盗国贼还可怕呢,你能代表我们这些受欺负的人和受迫害的人,所有的一个给我们带来公平吗,你本身就是造谣者,你就是施害者,我都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啊。你加入了这样的队伍,你必须要为此付出责任,所以滕彪先生,我等待着你给我的解释和回复,所有的推友们等待着你的解释和回复,所有的,你应该在法律面前对你说的话,拿出证据,如果不是的话,滕彪先生这件事情我们是要有说法的,那就文贵就对不起啦啊。对不起你了啊,那这个我是一定要采取我的手段的,都不用着急,你看会怎么样,什么夏痔疮啊,韦屎屎诺呀,蛤蟆李呀,你看看他们会去向什么地方,你看他们会有什么结局,你这种作为已经触犯了红线,一个律师,我跟你讲那是绝对不能做出这种事情,何况你现在还打着一个欺骗了全世界人民的关怀人权律师,你连做人都不配,同时啊,滕彪先生,就你现在的作为,我劝告你不要再打着人权的律师,在全世界招摇撞骗了,你绝对不要。这个因为心生妒忌,然后你心理变态,对自己不切合实际的幻想,导致一再的挫折,加害于完全和你没有关系的文贵,你必须要对所做出解释,你必须要给我答案。
    我再次重申,最近海外的所有的啊,这个学运啊,什么民运呐,各运各组织,我再次重申啊,文贵此次爆料,不想,不想也绝对不会加入任何组织,永远不会成立任何组织,我只支持、帮助我认为和我有共同理想的追求的人,我也不指望任何人,不企求任何人说对我帮助,文贵不是让你们帮助我,施舍于我才能所谓追求我的理想郭7条,郭文贵没这么想过,也永远不会这么想。更不会这么做,海外的所有的这运那运,我昨天这个这个有推友发给我,说这个盛雪女士也录了个视频,说明民运不支持文贵的原因,这个题目我也没看啊,我求求盛盛雪女士,我求求海外所有的这些英雄们啊,民运的英雄们,你们都太伟大了。太伟大了,文贵身体不行,只有过三秒,文贵道德不行还乱伦,还这个这个这个偶尔还发神经病,还喝,还喝醉酒,然后这个文化程度又很低,然后又出自于草根,还没读过书,文化程度还不行,满口谎言。资金链也断了啊,盗国贼在追杀,就我这样的人实在不配你们任何人,你们去跟我呀站在一起,对于你们太危险,文贵也没什么,我听说这个啊,夏业良这个夏痔疮这个对这个没骗到钱,非常之失望啊,到处骂我这是核心原因,曾经跟多人密谋要骗我钱啊,但是呢让他失望了,所以你看看夏业良同志都已经在我这啥也没拿到啊,就所以说所有的海外英雄们,所有的各界人士们,文贵真的是特别是民运的这些大佬们,求求你们了,别沾文贵这个事,文贵这个人现在啊。一身啥也不是,未来一点都不看好啊,而且文贵这个人刚才我说的一身谎言郭三秒身体不好,资金链也断了,盗国贼追杀,又没钱了,房子也卖游艇也卖啊,还杀过日本人,是不是啊?然后呢,爆料也没证据,全是假的,然后这滕彪先生又说出我乱伦,对不对啊?这个爆的料都是假的,所以说你们不要沾我了,我求求你们了,我求求你们了,别沾文贵了,还骗了这个,还不清楚,还骗了台湾的钱,是不是,还骗哪钱了呀,还要骗中东的钱,是不是,都这么坏的人,是不是,千万别沾了,也千万别帮我,那更别帮我啦,那就帮我就害你们的吗?为了我们28年来海外的民运啊,什么民主什么人权这些伟大的组织,继续奋斗保存实力,战胜盗国贼,不要管文贵了,千万千万,我今天再一次的求你们。
    所以很多推有们给我发的这个信息,这个说的这些话,大家千万记住,你们不要担心,人家这样说是理智的,人家28年的海外这些人士英雄们,是不是,做了那么大量的工作,付出了那么多生命时间,打败了那么多盗国贼,是不是,让那些他们要推翻的共产党越来越坚强?让那些共产党们在中国越来越强大,对不对啊,然后这过去的28年所有的计划都成功了,我们在海外据我了解成立了大概9000多个民权民运组织,募捐达到几万次,人家容易吗,不容易,做了多少事啊,大家不会看吗。所以说呢,大家不要怨他,不要怪他们,文贵出来爆料,我有计划我只按我的路子走啊,我只按我的路子走,谁都影响不了我,昨天那个赖建平先生给我发了个私信,啊,这个说有人说这个摸不准文贵你到底要干啥?也不知道你下一步想干啥,你能不能让我更多了解你,我给赖建平先生,大概我回复是我说咱们用事实和结果说话吧,所以说呢,我在今天这个报平安直播主题就是滕彪先生对造谣文贵这个乱伦的事情必须给回复,要付出责任代价,拿出证据,必须给个交代,而且不管你怎么说,你现在对人权律师,作为律师,你绝对已经不配了,你再戴律师这个称号,人权律师,那对人权和律师这两个词的最大侮辱,然后郑介甫谢建生先这两个强奸黑社会洗钱,涉嫌嫖娼卖淫的通缉犯,过两天,你过几周你会看到他们的所有的谎言。被戳穿的真相,大家也不要去理他了,第3个所有海外的民运民权各种组织这个最近纷纷表态,文贵受宠若惊,同时恳求别管文贵了,因为管文贵是对你们的累赘,你们那么获得的成就,获得的荣誉,获得人们的尊重,成立了组织。千万千万别沾文贵这个了,我求求大家,最好大家别提郭文贵这个词儿,我求求所有的已经发过言的说不支持文贵的,怀疑文贵的,你最好不要去说郭文贵这三个字,你如果有种有有点品行啊,你有一点点的这个这个自尊自立的本事。就不要提郭文贵这仨字儿,你们提了,就是对郭文贵的侮辱,也是对你们的侮辱,不要再提了。
    郭文贵是什么人,郭文贵能干啥,咱用时间来证明,推友们不是脑残,脑残的不会上推特啊,上推特的所有的朋友没脑残,大家会看明白。到底结果呢证明给大家看的,我不需要28年,我只需要三年,我是用事实结果让大家来给我评价,我最不喜欢说,我也不喜欢许诺,我只想拿事实和结果,大家现在全力以赴的和文贵一起对付盗国贼,把海航的事情搞明白了。海航海航海航海航。中国的金融金融金融,中国的政法政法政法,就这几个事,这是推友咱高度关注的,这些人咱别关注,别浪费时间,这是文贵发自内心的,不要浪费时间,别关注啊,不要浪费我们时间,文贵给推友们的所有的承诺用3年时间。也可能明天文贵我说我不上推特了,也有可能我一个月两个月不上推特了,也可能我很长时间不上推特了或者我什么都不做,希望推友们,一切看文贵三年时间啊,不要看文贵现在说什么,也不看不要看目前做什么,看文贵三年的时间给大家带来什么啊?说不定哪天我回北京了啊,我这我真的是完全文贵是做得出来的啊,这个你们千万别惊讶啊,文贵做什么事情的别惊讶,我也可能是回北京了,不加入共产党,但是我有我还要在可能还在中国发展,这就像我跟所有推友说的,任何人都剥夺不了我们这些人回国加回我们祖国的权利。我们可以不回去,谁也没有权利剥夺我们回国的,回国祖国的权利,我向所有海外的朋友的许诺,就是我第1件事情就要做的事情,我就是要和国家,我会沟通商议,让所有的海外,这个宗教民主自由,任何人都能可以自由安全的进出于属于我们出生的祖国。而没有恐惧,没有安全之忧的回,自由的进出中国,这是我的其中一个追求,是郭七条这个其中的一个追求啊。
    我说的那些坏人盗国贼们代表不了中国的所有9000万党员,他也代表不了所有的中国人。他也不能代表这个国家,我也不相信盗国贼们啊,这个他们能一直下去,这就是文贵所追求的,所以文贵如果做不到了啊,文贵这个胡说八道了,文贵这个无能了,我曾经许诺过,我会在这,这个楼台上,刨腹自尽,不会改的,不会改的,这个文贵的理想,文贵的追求,不是昨天,不是前天,不是三年前,是28年前就注定的,所以尊敬的推友们,还有国内的微信的微友们,还有微博的朋友们,因为很多人说郭先生你这个你老说推友们,我们国内的微友们天天为你发这个各种转发,你不说我们,我让所有的推友们微友们微博的博友们,所有的咱们网上和所有的同胞们支持文贵的人和关注文贵的人,大家给文贵时间,三年时间,你们等了28年了。那还等不了这三年吗?这三年已经过去8个月了吧,对不对啊?过去8个月了,还剩二十几个二十几个月了,30个月就可以了,还有一个,不要把文贵和任何所谓的民运,民权,什么像滕彪这样的律师和人权,任何机构连在一起啊,我求求所有的咱们关注文贵的,咱们推友们朋友们,不要把这些人和文贵连在一起,不要把文贵跟这任何人的许诺连在一起,文贵的追求就是郭七条,文贵的追求就是郭七条,文贵的追求就是郭七条,谁愿推翻共产党,谁推去,我没这个能力,我也不敢想。推翻不了共产党,谁要推翻共产党了,你太伟大了,你就是天下之神,连上帝都得来给你报平安啊,都得给你请安,都得谢谢你,你太厉害了啊,那就,然后呢这个暴力,那你爱谁暴力谁暴力去,我没这暴力,我这拳头人家随便让我打,拿出900人人让我打我,把我累死了也打不过人家,何况是没有可能动什么武器,我也永远不会纵容任何人,牺牲自己的家人和生命,去跟那些盗国贼们和所谓你们反对共产党们,去那个那些人去拼命去,然后自己在美国享受这种豪华生活,改革派暴力派跟我半点关系没有啊,我完全都听不懂,我不知道什么叫暴力派,什么叫改革派,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暴力运动,什么叫民权运动,自由运动,跟我没关系,像香港的那三个小伙子我就佩服,我就佩服,我认为那就是伟大,它就代表了正义,代表了行动,这三人他骑在我脖子上,拉在我头上我都感到万分荣幸,而不是像那个滕彪律师一样,瞪眼天天都放嘴炮,打折人权的幌子胡说八道。
    人家香港的这个这个搞人权搞民权民运的人,人家是做得多说的少,我们真的从大陆出来的很多人啊 ,都是放空炮的多啊,口头主义多啊。口号主义多,出了一堆的概念主义多,全人类的所有的词都快用完了,几乎没别人机会了,剩下的都是胡编乱造的都是,你看人家香港每年的六四,你看人家香港对争取民权人权,对自己的尊严的保护,人家喊的口号就那三四个。咱们海外组织上万个,搞了28年,六四时候搞个纪念活动才去几百个人,所以说我对不起我这我真不知道这海外什么改革党,什么暴力党,什么天天特务,天天抓内鬼,咱们这反盗国贼还没开始呢,海外的人掐成一锅粥了。还反什么盗国贼,自己都把自己人咬死了,互相掐死了,就我们现在面对的很多人,就这些人回到国内去,要管理中国人民,那中国人民绝对不是回到石器时代了,回到原始时代去了,连衣服都不能穿了,看看所有的这些拙劣的、丑陋的行为。滕彪律师,人权律师打出反共反极权反独裁,就你这比独裁都坏,你反独裁呢,那独裁把你说你滕彪乱伦你母亲了,乱伦你女儿了,你什么感觉啊?你什么感觉?你能拿证据吗?郑介甫谢建生像这两个通缉犯,竟然和博讯的韦屎和西诺在自由的土地上瞪眼说瞎话,连起码的常识都能看出来,过去两三年和这次说的话,有一点能对的上吗,拿出一个字的吗?没有,这点公益这点正义的判断能力都没有,还要给14亿人民未来。给14亿人民安全,我说实在话我看到了很多所谓大佬们,我宁可让盗国贼再统治我1000年,我都不会让你去管我去,盗国贼统治我呀,我还有点机会,你们要统治我,我忽悠你,我连今天爆料的机会都没有了,你看看这个滕彪,还有郑介甫、谢建生、韦屎、屎诺、癞蛤蟆李、胡舒立这些这些动作,我们海外这些弱势的,这些被残害的这些老百姓,谁有能力能把你们这些谎言戳穿呢,郭文贵今天就是一个试金石,就是一个照妖镜,我已经照出了所有的海外,所有我们这些人,我们未来能走多远,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我们能照出来所有的海外,到底能干什么?谁是什么人,谁想干什么,一个小小的五毛。矣~,到了外面的蓝金黄计划,然后就是有一点点骗子性的许诺,就把我们打的稀里哗啦,现在海外就是夏痔疮、张痔疮、韦屎屎诺、癞蛤蟆李、胡舒立、郑介甫、谢建生啊、梁冠军啊,就这样的人。大肆叫滕彪,还都打着人权律师,还打着人权。
    我说实在话我最近啊,我这几个月感受啊,我昨天我跟一个,美国的律师说,我说我非常的庆幸,中国从64以来到现在,没让所谓这些搞民权,还有人权的律师,滕彪这样的人来染指中国的政治,他们的染指将是中华民族的灾难和悲哀,咱大家任何有点良心的都要去听一听,去看一看,就甭说是管什么,有些人管一个镇管一个乡吗?你连个村里你都管不了,癞蛤蟆李这些人,能在这个自由世界里面,跟有的所谓自己骄傲的那些什么清华啊,北大的教授们混在一起,像那个什么神棍石涛,那个屎涛这样的人有几十万的订阅量,还没有人敢去对他提出任何反驳和指正,就这一堆人。混在一起几十年,骗着海外老板一次次这样那样的店的口号的募捐,变了口号的所谓革命,变了口号的所谓的民主,各走各的路,各唱各的戏,各搞各的名儿,各有各的私心,怎么可能能给我们14亿人民带来正义和公平,更不要提人权法治了,谁守法了,滕彪先生,他连乱伦这词儿他都能说的出来,他守法吗?他还叫律师,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出来的啊,但是从他说这个话开始起,我认为在国内他受什么样的罪,那都是应该的,他要在中东国家、非洲国家,它早被挂的那个石头上面,早给他鞭尸了,他能活着出来啊,说明中国还没那么夸张,现在那个屎涛瞪眼说瞎话,我真纳闷,怎么有人看屎涛这种节目呢?而且还经常看,还有人看博讯的网节目呢。
    所有的文贵的所谓放出来的造谣语音,就两个地方,第一就是所谓的专案组成立了一个叫扫地僧啊,还有一个叫MPLG,那就是说这个republican这个共和国就是情报部。然后再出来就是屎诺的假王艳平,假余勇,癞蛤蟆李,屎诺,一个个的我们假员工的这种这种出来,就这两个口啊,这谁都能知道,博迅韦石这人是拿着国家的钱,是跟盗国贼合作散布100%的谣言,然后国内的专案组,把我们的同伙,把我的同伴从香港带回到大陆,你们大家有谁想过这个问题没有,从香港带回大陆,香港和大陆是没有遣返协议的,你怎么能把一个人在24小时就给带回大陆了呢?香港人也不管,没有人呼吁,因为都不关自己的事,这是多大的天大的事啊,美国人这两天问我他有什么样的合法手段,香港移民局就把在香港工作的投资的一个人就带回到大陆了,这香港基本法基本就被毁了嘛?没有人去关心,滕彪作为律师你不关心,这不是人权吗?你关心乱伦,我们海外这么多民权民运组织没人说话,郭文贵是强奸犯,郭文贵是乱伦,郭文贵是骗子。这位人不是乱伦吧?不是骗了这个女士,这么好的事谁管,谁去问了,反而是香港的多家媒体都一再问我要采访我,问这件事情,人家这个台湾的媒体要采访我,要问这个事情,日本的多家媒体采访过我这事情,然后呢,竟然夏业良那个夏痔疮说,主流媒体谁采访郭文贵谁管他,夏业良夏痔疮啊,你这个嘴啊,连痔疮都不配长,你好好看一看,问问今天郭文贵说的话,如果美国的前100家大媒体有一家没主动要采访的郭文贵两次以上,郭文贵负法律责任,郭文贵现在要是低于一千家媒体每天要采访郭文贵, 郭文贵负法律。你敢和我对质对质吗,郭文贵早就在视频说过,文贵不接受所有平面媒体的采访,也不接受西方CCTV啊,还有那个那个CNN呐这采访,可以问问他们去,福克斯他们,都问问他去,华尔街时报多少采访,华尔街时报的人都听得到,问过多少次找我,纽约时报有多个就,不是关于付财得Alex,多少人要采访我,你去问问去,德国的所有的欧洲媒体,有多少人要采访我?本人拒绝,我今天所有的美国的智库,最起码有110多个智库要采访我,要邀请我去咱这访谈,国会这是第7次正式发函啊,要求我去采访。
    甚至这个有关部门说要叫我去谈谈什么事什么事,如果不谈的话,他们通过其他方式让我去谈,我告诉你,夏一夏痔疮,你再活八个活到你爷爷那辈子去,你也没有这个荣耀,你也没有人看得起你啊,你就一辈子,你在回了两次炉,你都没这个机会,夏业良夏痔疮。瞪着眼说瞎话,瞪着眼胡说八道,你把你那窝,你说就你在北京混的时候就夏痔疮,你走在大街上,我拿屁都不崩你,我拿屁都不崩你,我就崩癞蛤蟆李都不崩你,你知道吗?拿自己当回事儿呢,你像癞蛤蟆李这号人连吃饭都混不上,跟盗贼贼混,人家胡舒立把杂志给抢走了,老婆孩子全是,你老婆都跟别人睡觉去了。就跑美国来搞一次脊椎手术,你骗人家美国钱,然后搞民主自由,现在好家伙替盗国贼说话呢,这不荒唐吗?人权律师造谣我是乱伦,搞民主自由的,现在帮助盗国贼收拾我,所有喊了几十年民权自由的人,现在郭文贵对付盗国贼了,现在他们开始对付郭文贵来了。天下岂有此理呀,还有公平吗?还都比喻自己我是张良,我是范迪,我是文重,哎哟,我的妈呀,这简直是历史人物都从坟里出来吧,好好跟他们对质对质去,晚上就去看看他们,照顾照顾他们,所以我真心的希望所有的海外的这些大人物们啊,这个我真的不想,真的是不想,求求你们别帮我别理我,别提我,过去的两个月我捐出了大概30多笔钱,30多比钱,我捐这三十笔钱,我告诉你,我都是认为我是帮助他,但我不参与任何组织,这就是郭文贵。
    所以说呢,今年再次重申,文贵今天推特就是应急啊,对滕彪先生的这个所谓的乱伦,你回家问问,你自己的老婆,问问自己的妈妈女儿,看你这样做的对不对,也给我回复啊郑介甫谢建生那他就快完蛋了啊,完蛋了。然那些大老板就别管文贵了,求求了,所以说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往心里搁,别提文贵了啊,这个岳文海也在美国呢,没过来啊,岳文海了不起的啊,这岳文海跑美国了啊,了不得这家伙,河南帮还是厉害,就这样的人能到美国来,人家老婆在美国当老师,当,教美国人英文,你看多厉害。孩子在美国啊,岳文海早年就把钱都弄美国来了,那家伙钱大了去了,在在这个这个,在美国西部啊,过一段专门有一集谈岳文海,他的老婆孩子和他和我和岳文海说他怎么认识的,再谈谈我们这个民族证券的徐志明,河南的徐志明,那个烂人啊,怎么害人怎么骗人的,然后再谈这个北大方正。李友方正啊,然后呢,接下来我们大戏要开始的时候,主要是什么?换器官,和换器官人被杀,大家关注关注,解放军啊,二军院的南京,我们的大圣这个这个张这个兄弟仨啊,大这个医师,还有北京大律师啊,北京的军医院的,怎么跳楼自杀谁给推下去的?换器官,有的家人换器官这个这个就是按需杀人,大家要明白下去就按需杀人啊,有些人需要换肾,按需要杀一个,换肝按需要杀一个,按需杀人的实验室经历,不是换器官,是按需杀人,然后再换器官,还有海外的私生子女啊,这个多个女的代这个代孕代生啊,各个族同时再生,一个人用自己这冻的精子啊,在一年内二十几个女人同时给他怀孕,同时生下孩子,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绝对联合国,然后呢巨额资产,然后地下赌球。
 然后培养了巨大的黑社会组织,相当于武装力量啊。
     这这这大家慢慢看啊,然后海航接下来的真相,从这个联合国的骗贷3亿美元买化肥,到这两架飞机开始到现在所有的刘呈杰的爹啊,贯军的爹啊。这些所有的人啊,还有其他的各种私生子女,都会纷纷出场,纷纷出场,大家这个拭目以待,我说过的话大家都记住啊,我没有什么什么这派那派这主义那主义,本人就一个主意,实干主义,就是干到国贼啊,我啥也不干,本文贵啥本事没有,郭三秒有时候坚如铁硬如刚,还有时候喝醉,还有时候搞乱伦啊,还有时侯,完全不认识的人,我谁也不认识的人,就还欠了一大堆钱啊,钱还没收到还得游泳呢,那么这个我再次说,这个他们这个记者招待会,我对小平先生还是不满,这小平先生想许晴想迷着了呢,这种会他也参加,你明知道那是一堆屎。你还拿你那个干净的雪白的馒头蘸点屎尝一尝臭不臭,这是我对小平先生的评价,想许晴想迷糊了,明知道是一堆屎,拿着自己雪白的馒头蘸点屎尝尝臭不臭,你这边一吨蜂蜜,你吃蜂蜜都吃不呢郭文贵这边,你干嘛要蘸那个屎尝尝去,证明你的平衡,证明小平同志的专业,证明明镜的伟大。
    算了吧,就不多说了啊,啊~,尊敬推友们,今天的平安,报平安直播就到此为止,我马上去开会了,外面刚才已经听到了,敲好几次门了,文贵一切都很好啊,这个9月1号以后,咱们开始啊,新的一场战争,但不要忘了海航,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祝所有的推友们微友们微博的朋友们身体健康啊,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往心里搁,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