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8年5月5日视频第一部分 20180505_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8年5月5日视频第一部分 20180505_1 陈氏兄弟及盟相关机密文件内幕

主播人物:郭文贵 路德 
涉及人物:克思 杨建利 韩连潮 林彪 毛泽东 杨改兰 陈氏兄弟 文信 郭文贵 邓小平 王岐山 路德 习主席 习 小平 成吉思汗 陈志煜 周国民 
公司组织:联合国 公安部 郭媒体 中南海 人权组织 
国家地区:中南海 重庆 四川 广州 南海 津巴布韦 加拿大 华盛顿 澳大利亚 广东 北京 伦敦 新加坡 日本 欧洲 美国 中国 
名词解释:以警治国 以黑治国 盗国贼 共产党 喜马拉雅 爆料革命 乌托邦 爆料 三部 躲猫猫死 我盟 
文字整理:天亮了 蚂蚁1号 文晓 pride(文豪) YIMING(文鸣) 风起云间(文敏) 软红香土 胖丁 鹰(文言) 杯酒渐浓 Freesky shuang 风起云间(文敏) 
发布时间:20180505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TVXNorGhlI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路德(亡腚肛):文贵先生你好,交给你了。
 
0:05陈氏兄弟是有“盟”有单位、有组织
郭文贵先生: 大家好! 这样——刚才路德先生总结的非常好,也有发音的问题。你说的“我们“,“我们”实际上叫“我盟”。“盟”就是日月加没有头子边的皿字,盟主的“盟“,他说到的是“我盟”! 第一个二十几分钟的视频里讲到的“我盟”,盟主的“盟”。“盟”是一个海外叫民运——民主运动,什么这会那会,他叫“盟“。
 
这个“盟”字说明了什么呢?陈先生是有组织的。陈先生绝对不是重庆警察所说的——他的孩子有自闭症、看不起病。因为那点病钱,医疗费用、教育费用跟文贵有联系,跟我有联系目的是为了弄点钱。你可以看出来,他是有组织的,是有“盟”的,是有单位的。这个里边非常清楚。
 
1:06陈氏兄弟的政治理念和他们对中国政治深刻的理解,他们要拯救中国同胞
郭文贵先生:另外一个大家看到他的政治理念,他有清晰的政治理念。这个清晰的政治理念,他不是跟郭文贵认识了,一共才几个月不到一年,他就有了政治理念了。你看他口语里利用的“革命”,“津巴布韦”、包括对习(习近平)的评价、还有流血不流血、和平演变等等……这一切用语和政治专业词和他的思想活动,都说明了重庆所说的——他是一个吃不上饭,孩子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就跟杨改兰女士差不多了,差不多要自杀的主了。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那么另外一个,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有更多的、丰富的、传达的理念——比如说他对中国的政治革命、和平演变的认可;还有一个,他希望中国未来走向的方向;更重要的是这个人对中国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处在了集权之中、还有咱们所知道的盗国贼政府的奢靡、欺骗,于天下人民不顾的这种形象,他领悟的甚至是比文贵都深。
 
更重要的事情你可以看到,这位陈先生的政治功底和历史功底是多么的深厚! 在我家吃饭那一天把我给镇住了。因为在我家吃饭之前,是我的助手跟他见面的。他本人也不知道,坐在他桌子旁边好几个人实际上都是我们提前安排好的,他每谈的一句话我们都进行了分析。在他讲历史:秦皇汉武,不仅仅是文采略领风骚,也不是成吉思汗“弯弓射大雕“。他也完全不接受什么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他看的是历史上,是一面镜子!
 
还有一个他深刻地阐释了他对共产主义乌托邦,包括对马克思、商品经济和剩余价值以及个人财富的剩余利润的综合、垄断,包括他都谈到了马克思在伦敦图书馆里的那把椅子——屁股两个腚,中间还有一个大生殖器的坑。他当时都有说。现在我看今天马克思200年的时候,你看起来实在就滑稽了。那把椅子就充分的说明那是一个毒!那么他的政治思想和逻辑、和对乌托邦,和对中国这些年的政治理解; 你看他讲林彪、你看他讲邓小平、讲毛泽东那简直是在这个里边是无法想象的!
 
大家听他有些口吃,和重庆公安认罪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简直)不是一个人。生活中他的口吃非常严重,比通话中还严重。但是他讲到历史的时候,他口吃就轻了,就这么个人。那么这个人对人的生理结构——他是学医生的——医学,还有管理学,这孩子双胞胎的基因真跟常人不一样——那个记忆力,朗朗上口,那素质简直是太厉害了!
 
4:55说他们编造文件是造假,共产党要转移视线灭掉“盟”和异见人士
郭文贵先生:他写作能力不行,大家可以看到他中文的组织能力也不行。这就能看出来,所谓他能编造中国中办文件完全是胡扯八道,胡扯九道了。你也可以从这里能够看到,中办文件的来源是什么——是中南海里有一个秘密的组织。我们今天谈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去考虑中南海这些人的安全?——很多人在问我,因为他们基本上都被抓了,所以我们不用考虑他们安全了。
 
另外一个,大家看到国庆节放假,包括文件的来源、包括上面中办、中国共产党各省级、各县级干部有没有在去年的国庆节前有过三个通知:全面收回过去所发的国内文件,而且全面的改了发文的渠道, 加密系统?有没有在国庆节前后进行中办内部全部清理,以及各省厅把查阅文件、调阅文件加密以后由当地的安全厅来执行?这些和重庆公安所说的他伪造的文件有什么关系?
 
所以说重庆警察完全忽视了一个基本的事实——以为把人按住了、抓住了,这是中国盗国贼和共产党政府一直以来的招: 只要你能在中国境内我想干啥干啥。他们脑子里的狂妄就认为:老子就是真相,押住你就是真相,抓住你我想干啥就干啥。
 
这个孩子陈志煜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 他给我提供的东西、他给我讲的故事、他给我讲的政治逻辑和对历史上的理解、以及他的家庭生活是让我很尊敬他的。比如说,大家都清楚:作为一个那么穷的孩子他全家全在加拿大,而且他有一份非常好的收入,是另外一个“盟”给他付钱的, 挣很多的钱。他完全在加拿大一个月几万美元给他,他怎么需要钱?他怎么花?花不完!所以我给他的工资钱他都交给了我(替他)捐给这个捐给那个——都是捐给了福利、医疗、慈善机构。所以他不可能是为了钱活着的人。
 
另外一个大家用脑子想一想: 他已经在加拿大了他干嘛去冒那个险?说为孩子的医疗费去冒这险、去造假去。你能想象得到吗?——是不可能的!还有这个孩子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说他内心的世界里面更多的是中国同胞。对中国人民经历的各种事情那种愤慨、那种不满!他说几句话就告诉我说:“哎呀!我们真的是要拯救我们水深火热之中的同胞! ”他一直在那么说,多次说到都激动,非常激动!
 
一米九几的大个子,这个家伙能吃几个人的饭。但一说到这个的时候他就动情——他给我讲了很多他在医院看到的那些贪官、淫乱、腐败;以及他在广东,甚至他的家人在北京看到的这种腐败;然后他在加拿大,国内的官员亲属找他让他帮助干坏事。他讲到这些的时候,就激动。
 
后来他也给我讲了一些他在海外民运——未来你可以听到他对民运的很多看法。那么他讲这些当中他多次被海外的民运人士给骗,骗得他一塌糊涂!他蒙受了大量金钱(损失),有很多人还被抓起来。所以他也有深刻的看法他有过很多的行动。
 
另外一会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人,他对整个事件的分析、理解和这些事实会逐渐证明——重庆公安的所谓51家也好、57家也好这个新闻发布会完全是一手炮制,来转移国内矛盾视线,把中美贸易关系欲栽赃于文贵和陈先生兄弟两人的身上。甚至通过这件事情,要灭掉他们“盟”和海外的异见政治力量,这是一个阴谋!同时也可以看到重庆警察立功心切,完全满足今天中国政治上的“一人为大,万人为奴”争功争宠、制造假案冤案,都是为了自己的一官半职,私心杂欲或不被双规。
 
另外重庆这种出冤案、出天大的冤案,祸害人民的这个重灾之区又诞生了这么样的一个有深刻意义的有样板的故事。这个事情它遇到了郭文贵和陈氏兄弟,将再一次地让重庆这个政法界和重庆官场的丑陋显形于天下,这是上天要灭他们!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啊,陈氏兄弟和我通话记录能在美国政府的眼皮底下能得到恢复。美国政府这个部门恢复当中,一、不收钱,就一个要求“我们有使用的权利”。我同意了!真的恢复让我很惊讶,因为所有跟他通话它都不是录音,这是iMessenge和whatsApp的这个通信,我这个手机已经是全删除了,都格式化啦,根本不可能恢复。但是人家帮我们恢复了,这就是天意!
 
接下来可以看到,就是他陈先生和我的通话和语音当中,讲到的很多的具体的细节当中,可逐步的证明,四川、重庆公安上造假的就是低劣性和这种完全没有任何国家的国格和公检法的基本的严肃和责任和他的卑劣。从此可以见到文贵提到“以黑治国、以警治国”再一次的被文贵的真实材料和真实经历——不是来自于他方、不是来自十五亿人民的心中,是来自于当事人的真实发生的事件中。告诉咱全世界的人民和全中国人民,让大家看到真相。更重要的我们接下来会一个一个的详细的来谈谈这个陈先生兄弟这么多年的革命经历和他真实的思想,这是我现在要说的。
 
最后我要讲的事情,在这个通话当中啊,这一段里面儿有部分是被删掉的啊,这个部分是被删掉的,不是百分之百。这个但是这一段的通话里面儿应该在百分之八十,为什么?我向大家要说的,因为中间涉及谈到了很多个人,包括他谈到了中办、警卫局和广州军区、还有中央军委、还有一个这个中央档案局和保密局、以及很多个人的名字,有些人他还没被抓,还在工作中,我们必须考虑兄弟姐妹,考虑战友们,我们就不能讲。
 
未来,我在此这个重申这百分之百的历史形成材料不管是什么,都会讲出来的。我在这里加以声明路德先生。谢谢,我暂时说到这儿。
 
路德(亡腚肛):好,这样我们今天的节目是这样,分三部分,第一,每一部分我们有不同的视频,这只是第一段视频,每一部我先问一两个问题,然后我们让我们的聊天室的观众们一起共同来互动、来提问。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文贵先生您跟陈先生是怎么认识的?是不是像重庆公安说的,陈先生看到你在网上悬赏说买资料,然后通过什么什么跟你联系,然后再说帮你来做假,是不是,您把这个能否跟我们观众们说一下。
 
1:07:36陈氏兄弟和郭文贵先生如何开始联系和提供情报的数量、真伪与重庆警方认定间差异
郭文贵先生:路德先生,现在你这问得问题越来越犀利啊!问得问题好,哈哈,这个很多人没看到这个重点,实际这个是很重要的啊。
 
跟这个四川、重庆的公安呐,说得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首先一点,陈先生主动跟我联络是真,是真!这个未来也会公布。但是陈先生联络之前,他们这个“盟”,他讲的他们这个“盟”它是个组织早已有人和我联系,他们推荐了这位周先生,当时他的代名好像叫周国民,我都不记得叫陈志煜这个名字了。
 
我从来不想把任何给我联络的战友人家这个说我一用代号,我们就问人家,说这个你真名叫什么呀?人家用这种方式联系,你真实是(名字)——我从来不问,因为我知道这是起码的道德,所以现在以至于我真的就觉得他叫周国民,我都不记得他叫陈志煜了,我得脑子转个圈儿才能想过来。
 
在这个周国民先生出现之前,他们“盟”的两位战士一个在日本一个是在澳大利亚,他们两个先和我联系了,这个联系以后就是推荐了周国民先生,而且他说周国民先生本人并不知道他俩推荐他,他说他们跟组织上这个研究过,可能周国民先生可以给我联系,他说可不可以让他推荐,我说这个你们去决定你们“盟”决定,这个我没有任何意见。
 
后来周国民先生给我联系的时候我告诉了对方,我说:周国民先生已经跟我联系了,他说那你就不要跟他说我们跟你联系,他说你看一看如果你觉得他可以打交道,你就跟他来往,如果不可打交道你直接再跟我们联系。
 
事实上重庆警察他也根本就没搞清楚怎么回事,是因为他内部文件丢失,最重要的事情,大家千万别忘了——他给的我是一百九十多份资料,不是重庆警察说的三十份资料,而且就是他说的三十多份资料,大家想想过去一年了,我用过几个?重庆警察说我用了俩,然后又说我用了仨。
 
为什么给了我一百九十份文件我只用了俩呢?我只用了俩呢?大家看到我跟陈先生通话的当中我明确地说,这些文件我必须经第二方、第三方鉴定,必须保证是真的,如果我让他造假,我干嘛冲人说,“陈先生你造假要造得跟真的一样”,我有这样的话吗?然后他们要把我其中说,当时(把)这个截频把音频给截出来剪辑(是)我说的事情——“共产党就是盗国贼能造假,我们不能造假吗?”
 
但是我们不能造,因为我们造了假我们就失去了信任,我们向美国的这些政府部门没办法交代,那我们就要被他们利用了。本来我们说是不造假,结果他说是我们造假。同样的事情,他根本没闹明白。作为案子来讲一百九十份文件,他为什么要说成三十份文件,为什么三十份文件郭文贵只用两份文件?
 
还有个事情你们大家可以看一看,文贵原来这个推出的那两份文件,我在这个文件推出之前,就是我和你路德先生认识的前二十四个小时,当时你在华盛顿,你和你的这个团队见我,通过杨建利先生和韩连潮先生,那一天的早餐就是我和杨建利、韩连潮先生一起吃早餐,他说出你们要见我,当时我的团队是坚决不同意的,我相信你记忆犹新,后来最后一分钟,哎,很神奇的就见了你。
 
见了你之前的时候,就是美国执法部门当场给我们说,我们鉴定了你的文件,这确实是真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拿出了那份就是在华盛顿记者招待会上说的那份文件。
 
所以说今天你再往回看这个事情,重庆警察他害怕的是什么?他害怕的这个文件被西方认可是真的!所以他找出这两个兄弟来,第一个就要说这个文件是假的,所以,说这个文件是假的是他的核心。 第二,谁造的假?就是要祸害郭文贵,郭文贵让指使造的假,陈氏两个兄弟在国内了,他的死活他都不管了,要把这个责任冤案推给郭文贵。
 
第二个核心,这个是假文件是郭文贵让造的。所以那天,然后又说啦有三十几份文件被他们给拿走,哎,是他们给造出来的,还没给推出来,所以第三个核心,郭文贵再亮出什么文件,一定也是假的。这就是他的三个目的嘛,在重庆警察,然后就立功行赏。我相信啊,郭声坤书记、这个赵部长——公安部赵部长,包括习主席,都认为这个——这回这案子办的好。
 
但是,咱接着往下看,重庆警察已经给他们埋下了坑,就像王岐山骗的这个习近平主席一样:“美国这‘火’我能灭,我能解决!”结果到了那儿给灭不了了。你等着吧,接下来大家会看到重庆警察“一箭四雕“这个戏会继续演下去,大家会看到更多的你想象不到的事实会发生。路德先生我先说到这儿,谢谢!
 
路德(亡腚肛):好,我再多问一个问题啊,然后再把机会跟我们的聊天室的观众。就是,美国政府对此次事件,刚才您透露一点信息啊,就说他们在帮您恢复这个整个文件的时候,是肯定是极力配合,并且说他们要作为证据,然后这个美国政府现在对这件事的态度怎么样?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您方便回答吗?
 
郭文贵先生:昨天呐,昨天,昨天,我不能说具体的啊,昨天有关部门和我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谈话,因为昨天上午就是上午很早很早,这个到我家来跟我谈啊,也没有约好突然就来了。来了以后就是首先人家说对我提供的这些再次的进行了鉴定: 这是真的! 另外一个就是想要另外的更多的文件,更多的文件。
 
我说:“这文件不能给你了, 我们的人可被抓了,前提条件——陈氏兄弟能回到加拿大我都给你们;陈氏兄弟不回来,我一个不给你们!”哎?“他们说:“那你这做交易?”我说“就是做交易!这对不起了,原来是我们要需要你们能打击盗国贼,现在我们的战友已经是被抓了,那这是前提——因为在他被抓之后,我跟这个加拿大政府还有这里政府都有接触,我前提条件很简单——再需要我配合(要)先去救两位陈先生。
 
那么昨天呢他们就有一个笑说:”那我们现在告诉你吧,我们已经在努力中了!他说:“我们现在跟他们谈条件是不可能的,我们准备要抓一批他们的人,让他们来换!”我说:“这个好!这个要多抓一些呀,我现在给你承诺:这些文件我都给你!”我还给他加了一条——“如果你能把这两个兄弟救回加拿大,我还要多给你一份礼物!”
 
“什么礼物?”我说:“就是一个间谍——女间谍,长期卧底美国的漂亮的女间谍,干了很多坏事!” “哇 ”他们就兴奋!跟美国政府、加拿大政府我再给战友们说:你在美国只要给美国政府撒了谎,那跟杀人罪是一样的!直接就(判刑)15年以上,千万记住你们当你们遇到案子时,不要跟美国政府撒谎,撒一句谎就完了——那就惨大方了!
 
你跟法官撒谎可能你只会被惩罚甚至不惩罚,有1%的侥幸; 跟政府0.01%都没有。所以我讲的话那是很严肃的,他们说:“好了,今天我们的律师也在场,就做这个deal(交易)了。”所以呢,我想跟你回答的事情——加拿大政府、新加坡政府、包括日本政府、包括澳大利亚政府和加拿大政府、还有欧洲的几个国家的,都在关注陈氏兄弟的事。
 
22:36 郭文贵先生连线三个目的救陈氏兄弟、刷耻、揭露盗国贼
郭文贵先生:这就为什么呢?你没问我这个问题。这个路德先生你这人不太讲究感情,我发现了——不够意思!你应该问怎么救陈氏兄弟呀?我今天上你节目说核心,我跟你讲核心第一——救陈氏兄弟!你没看明白我啥意思!我就让世界来说明他不是一个刑事犯罪造假文件的人,他是一个政治异见人士,所以他应该得到政治保护,这是我的核心目的一;
 
第二个,我们是为了“刷耻“,我们是为了中国14亿人民的民主、自由、法治——喜马拉雅而奋斗的战士,我们不是假文件的制造者!这是我第二个目的;
 
第三个,让西方世界中国人民看到更多的盗国贼的卑劣、无耻、阴险和凶险,这是我第三个问题!这才是今天这真正的上你节目的事实。路德(王定刚)先生你别老整关注率你忘了重点,你得呼吁拯救陈氏兄弟,谢谢!
 
路德(亡腚肛):好,非常感谢文贵先生!批评的对啊!我们更多地关注这个陈氏兄弟去!其实我们更多要关注陈氏兄弟怎么解救出来!同时通过这所有的视频的录音,我们也发现文贵先生永远关注安全!安全!安全!如果说我们的革命没有生命啦或者流血啦,那还不如不去革命,这都是被中共洗脑的结果。
 
这是文贵先生给我带来的最大的人生收获——就是我们更多的先要关注自己的小爱,先不要想着像中共洗脑一样,像很多人喊的口号,让别人去为我们送死!好,那我接下来就是我们连线我们的聊天室,那我们的聊天室这一阶段我们只选三个问题。Sara(魏丽红)你好,Sara(魏丽红)你好,聊天室现在有200多个人,Sara(魏丽红)你好,听到没有?
 
Sara(魏丽红):听到听到,路德好!文贵先生好!好的,让我们的李梅你先第一个提问吧!
 
路德(亡腚肛):一分钟啊,一分钟!
 
李梅:尊敬的郭文贵先生,你好!陈氏兄弟为了中国的法治、民主落入到国贼的陷阱。能否更多的透露一下他们在狱中的情况?现在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假案、冤案,重庆面对世界撒谎,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加重对陈氏兄弟的迫害?甚至在国际的援助之前、救出陈氏兄弟之前对陈氏兄弟杀人灭口,或者被什么什么死,被什么什么死……这样的情况会不会发生?非常想关注他们的身体健康安危。谢谢!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点点?问题完了。
 
路德(亡腚肛):文贵先生请回答。
 
25:47郭文贵先生介绍陈氏兄弟被抓细节、精神状态和审讯情况
郭文贵先生:谢谢这位女士,谢谢这位战友!我简单的回答,陈氏兄弟呢,目前加拿大已经 开始启动了他们应该有的模式,就是这个领事帮助还有加拿大政府也组织了他们的团队来和中国沟通,中国已经明确的回复说他是拿中国护照入的境,那肯定是被绑架回去的嘛!那他身上有中国护照或者没有中国护照,他们给刷一下就可以了过去了!
 
他们不承认是从新加坡给绑架回去了。他们说这是中国护照持有者,而且他本人也承认是中国护照,回去过年——这是重庆警方给加拿大以及美国这个各方面的回复。那么这肯定是假的!西方也在核实当中。他在里边身体上受到了巨大的折磨,这是肯定的,毋庸置疑的,而且折磨的手段非常残忍。
 
因为最重要的是让他提供出来他这个组织和他这个“盟“的其他人员,那你可以想象,这个是那辣椒水都是都当红酒喝了估计,这个老虎凳估计都当沙坐了! 但是这俩兄弟确实有骨头,只要醒过来喊:打倒共产党、打倒乌托邦。这是非常厉害。
 
那么他最主要是现在听说是被打针,打完针以后就兴奋,让他拼命的讲,讲完以后就是逼迫他,逼迫他!——就是有点那种迷糊的一种针,让你讲什么你讲什么。所以说你看他这个讲话呀,脸红扑扑的,说话也没口吃了。大家想一想,你听他刚才的这个跟我通话的语音当中,他说话口吃很严重,他怎么会不口吃了呢?
 
一那是被练的。被练得把口吃都练(没)了,那谁不去?路德(亡腚肛)明天都想去警察局了。在里边练练口齿更伶俐回来搞主持来了。他一定不是——打了针了!那个针一打之后人就精神,红光满面的。然后完全顺从你的路子去说话。所以那天你看到直播兄弟俩全都是被安排好打了针的结果。
 
那这种你的酷刑、虐待只有咱们的盗国贼,我们伟大的政府,为人民服务、满足人民所有的向美好生活向往的这样政府才能做到,但是这两位兄弟他们的人格和体质,我对他们有100%的信心,他们能挺过来,能不能被在里面被什么“躲猫猫“死?什么”心脏“死,什么有……有可能,有可能!
 
28:39 为了营救陈氏兄弟郭文贵先生要与重庆警方1亿美金做交易
郭文贵先生:但是我是有信心的,正在采用各种方式救他。救他不要像咱们海外的某些什么党,口号喊震天啥也做不到! 我现在采取行动就是刚才所说的,我要实实在在的做交易,我做交易!如果明天——现在重庆警察都听着呢,如果你们能把陈氏两兄弟你能把他俩给送回加拿大,我郭文贵现在我向镜头向你保证:我郭文贵去机场接他俩兄弟去。
 
你们敢有种公开推出视频——说这俩兄弟回加拿大。在加拿大机场我要是晚到一分钟郭文贵是全世界最大骗子。我可以提前通过加拿大政府咱们签个协议。我去加拿大跟你们见面去。好不好?我来承担责任。如果你要觉得郭文贵这还不能满足,郭文贵当你面砍一个胳膊, 你砍我头我做不到啊! 我砍胳膊我都可以砍给你没有问题!
 
甚至你们要愿意我捐给你1亿美元,我先把钱到账我都可以给你,我要实实在在的做事!如果你们要把他兄弟俩送到加拿大去,你们的那些文件我保证不再、不给这个西方政府,我也全部还给你们——我还没用了嘛!你们不用害怕!如果说你们敢有种敢做这交易,我佩服你们啊,你们知道有什么渠道跟我联系。咱们就做这个交易!
 
30:04所有战友尽可能在安全情况下为陈氏兄弟呼吁向西方媒体呼吁
郭文贵先生:所有的战友们你们应该记住,保护你们安全的情况下为陈氏兄弟呼吁,为陈氏兄弟尽全部可能的呼吁! 千万不要搞募捐,不要搞什么理由搞骗捐、募捐;别搞成立这个组织、那个协调中心——那都是骗人的。只有钱我郭文贵一个人可(以)包了。
 
你们只要呼吁,辨别真相讨论他们的缺点,把陈氏兄弟这个是跟我通话的视频和重庆警察所谓《案情通报会》进行对比,向西方政府所有的呼吁西方媒体就足够了。谢谢。
 
路德(亡腚肛):好,聊天室第二个问题,第二位观众提问。
 
Sara: 好的,下面我们蛋挞王子(战友呢称)请提问。
 
蛋挞王子(战友呢称) :文贵先生好!我的问题是:陈氏兄弟如果将来可能被释放,更可能是来自外部力量,比如说国际力量,比如说加拿大政府或者美国政府,还是说更有可能来自内部力量,比如说共产党内部的协调或者说某些国内组织的协调。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否允许请美国人权组织申请介入这个案子,以反对酷刑的名义。就这两个问题。好的,谢谢!
 
路德(亡腚肛):好,文贵先生。
 
郭文贵先生:好,路德先生!谢谢这位战友!——Sara《蚂蚁直播间》的提问。这样西方我认为拯救这陈氏兄弟呀,你想只靠盗国贼那是绝不可能的。他们是 “茅屎坑的石头——又臭又硬”,还只能在他的“茅屎坑”里作业,到人家“茅屎坑”里就啥都不是了。它到西方来它只会磕头、只会下跪、只会求饶,这就是奴才心理。
 
他们对中国的老百姓那是“狠之又狠,狠上加狠”。就像王岐山说的:“中国人这老百姓无知愚蠢,一百年也开不了智”。这是所有的共产党内部百分之百的人都有这个心理,只是多和少的问题。
 
所以对待同族人,你拿大护照他不还你;你拿联合国护照有个P用!我才不在乎呢!——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话。他们觉得你只要不长白人皮肤你就是中国人,我就可以虐待你!人家是西方人有事了、需要保护了(去)攻击别人、打别人;咱们是家里有事打自己孩子,打自己的爹妈。这就是这帮盗国贼丑陋心理。
 
所以现在它使劲的虐待陈氏兄弟,使劲的抓中国内部的所谓跟陈氏兄弟帮助、提供支持和文贵、给文贵提供支持的人,抓党内所谓叛徒,他敢到外国来吗?外国人拿你资料怎么啦?拿你文件又怎么着?你P都不敢放。这就是什么?欺内怕外。这是一贯作风!所以陈氏兄弟在里边,让他们加给以善心那绝不可能,那我们真是太天真了,那就是我们太幻想了。
 
只有通过现实中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实力就是——我郭文贵有钱!有料!用价值做交易。有情怀、有勇敢跟他们做交易。海外的战友们大家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尽其所能到加拿大政府、美国政府、人权组织、网站上呼吁、出视频呼吁、然后像各媒体呼吁、揭发这个重庆警察这种明显的造冤案假案的漏洞,然后给他兄弟以保护,好不好?这就是我的建议!谢谢!
 
路德(亡腚肛):好,谢谢文贵先生的回答。然后在聊天室看第三位观众提问。
 
Sara(魏丽红):下面是我们暴动的麦子(战友呢称)请提问。
 
暴动的麦子(战友呢称):七哥您好!我非常激动,终于有机会跟你面对面说一次话!我的问题是您呼吁的是平台——是平台多呼吁,因为我们陈氏兄弟是英雄,但是我们“小蚂蚁”,您给些建议我们应该怎么做,因为我们“小蚂蚁”都是个体的力量。我的第2个问题就是,现在陈氏兄弟会不会被咱们国内的盗国贼快速的判些重刑。好的,我的问题完了。
 
路德(亡腚肛):好的,谢谢。文贵先生。
 
郭文贵先生:好,路德先生!谢谢这位战友!我刚才大部分回答了这个问题。“小蚂蚁”们——我们战友们现在大家多上这些路德节目啊,在Sara(魏丽红)这个“小蚂蚁房间”啊,多聊些事情大家分享信息,然后尽可能的就是说大家不影响生活和安全的情况下,也不要太多破费的情况下,向西方的媒体和政府用写英文的信向他们反映,然后尽可能地在公众媒体上多发声、多发Twitter、多发自媒体、在《郭媒体》上多发信息——我觉得这就足够了,这就足够了,其他不要做!
 
至于说盗国贼会不会尽快给他判刑,或者把他灭掉,他们的丑陋和邪恶,只有咱想不到的没他做不到的,没他做不到的!这个内部的人——有很多有良知的人照顾这两个兄弟的,包括专案组的人很佩服这两位兄弟,非常佩服!他们也说——实际上他们也棘手,怎么办呢?
 
这两个人用的加拿大护照,而且在海外关键他有这个几万人的一个队伍,有8000个超级厉害的“牛”人,未来我们会逐谈到。关键把他俩做掉了,这些人能不跟他们拼命吗?这俩个人不是什么海外这组织、那民运,不是这阵、那阵的,搞募捐的,人家是有队伍的,人家是有大队伍的,有家伙的,那是有家伙的!
 
这个说实在话,他们真把这陈氏兄弟做的很惨,我可以告诉大家,那情况都恶劣了——你会看到海外的盗国贼的家人、在加拿大的家人、在美西的家人、这盗国贼的私生子女,那可能会遇到我们无法想象的困境,你不信你走着看!
 
四川重庆的警察们,你们这些人的家人在海外什么情况?人家的眼睛也盯着呢!你不信就试试看!你不信就试试!所以说“蚂蚁们”战友们你们不用太担心,这两位兄弟的背后和他本人没那么简单,我就告诉你要有信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