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9年9月27日 20190927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9年9月27日 20190927 文贵班农与Kathy女士直播:江泽民震惊发言:中国要出事!你们准备后路吧!!国庆阅兵没几个国家会参加,川普总统的弹劾程序和对中共的制裁将有大戏上演!

主播人物:郭文贵 班农先生 Kathy Sloan 
涉及人物:路德 王岐山 郭文贵 金正恩 江泽民 班农 Sara 翻译奶奶 王健 孟建柱 孙力军 何频 习近平 朱镕基 川普 温家宝 车峰 王沪宁 克林顿 段伟红 普京 佩洛西 希拉里 埃尔多安 韩正 吴小晖 Bulgari 秦光荣 安德鲁?约翰逊 尼克逊 
公司组织:海航 阿里巴巴 海航 腾讯 四季酒店 BBC 百度 华尔街 平安集团 耶鲁 联合国 穆勒调查报告 法制基金 天安门事件 中美贸易战 
国家地区:伊朗 俄罗斯 北朝鲜 美国 欧洲 香港 台湾 新疆 西藏 伦敦 北京 加州 纽约 华盛顿 曼哈顿 天安门 大庆 波士顿 白宫 云南 中南亚 Kentucky 
名词解释:共产党 盗国贼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CCP 奥运会 
文字整理:战友之声听写组 神六 
发布时间:20190927
视频链接: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196981343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文贵先生:郭文贵叫先生了。文贵与班农先生还有路德先生,还有一位我国的好朋友Kathy 斯隆,现在就在我们郭媒体直播间,那么今天下午3:00直播,给战友们我有几个、几个重点的题目向大家直播,我们会交传。现在非常高兴再次欢迎班农先生到我们郭媒体来回答咱们战友们的问题,请翻译奶奶。
那么今天,我首先请班农先生,邀请他来今天紧急的来直播,是因为太多战友在留言要问班农先生,关于现在美国正在进行的弹劾川普总统,太多中国人在关心。因为他、班农先生是我们全中国人现在心中的英雄和偶像,要推倒ccp,他是最重要的标志性人物,他怎么看待这次川普总统的弹劾是至关重要,接下来请他讲话。
 
班农先生:那么其实呢!要中国的老百姓要了解这个事情,就是美国这个体制、美国的制度其实是一个平衡的一个体制。那么其实在200年前,我们这个的创国之父,他们创造了我们这个体制的时候已经是非常的了解,不应该让任何一个执政的、当权的人拥有太过强大的一个力量。所以呢,我们是在体制当中是建立了一种平衡的一个力量。就是说当一个总统有很大权力的时候,我们也必须要有其他的力量在那边来给他平衡,然后在监察,那么这个等于说是我们的民主。当然这种民主的制度,有时候大家会觉得哎呦!那么的糟糕而且要采取、推行任何的政策好像是很慢,当然了这个就是一种权利的平衡的一个、一个的表现。
那么当然对于特朗普总统那么他当选的时候,华尔街、企业很多人也是对他、对抗着这一种的、他的一个当选。所以的话在体制当中的话,也有很多的人来要爆料,那么就是说对他就是出现一种制衡的一种现象,当然了这个也是一个体制当中常见的也不见的是太过的一个不寻常的一个事情。只不过就现在的话,现在是出现了一些紧张。当然了爆料是很重要的就是等于说为什么郭媒体是那么重要,每一次出现一些问题的时候,郭媒体就是走在先锋的进行的这个爆料,爆料的话呢!就是等于大家都更加的了解事情的发生一个情况。
那么其实呢,民主党现在想要在做的是什么事情?因为其实过去的两年当中,我们从这个穆勒调查报告当中,调查所谣传的特朗普总统跟这个俄罗斯之间的一些事情报告当中,他们其实在那个时候已经是想对特朗普总统进行这个弹劾的。但是这种一个行动已经失败了,不能够进行弹劾。所以的话现在民主党的佩洛西她也就是希望是通过这一次爆料的事情那么很快速的采取这个弹劾行动一个程序,希望很快速的就是把特朗普总统进行弹劾,这个是她们的想要采取的一个行动。
那么而且的话呢,文贵,你们还有是郭媒体的观众们在下来的两到三个月,你将会是看到其实在美国这个竞选的很关键的时候出现这种事情的,那么其实这样说来的话,2020年的那个大选已经是一个很高潮的事情,现在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个预选之战,为什么呢?就是说民主党以及是跟特朗普支持的一个基地,他们俩帮人其实是从两个极端的方向来到去、走过去的。所以的话,现在两个组织希望就是可以进入白宫而且是当选来的可以获得这个权利。所以现在开始就是揭幕了我们下来的这个战争,那个所以的话呢,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要做打这个进行战事的。
那么大家也要了解佩洛西其实是一个非常重量级的一个民主党的一个人,因为在当年的话天安门事件时候,她已经表露出来她是非常的支持人权的。那么所以的话呢,在当中那样来到去、要进行一个弹劾特朗普的行动。所以的话呢,就是等于说下来是一个重量级的比赛。
还有的话呢!你要、大家也要知道其实我们的郭媒体已经是、文贵已经是准备好了,那么他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非常有质量的、整个的一个设备。那么接下来的话呢,将是有郭媒体会实时地、还有会非常当前的来进行一个爆料的行动。
他爆料不仅仅是爆料中国的事情,而且也是美国的事情,而且是全世界的事情。那么他当下的话将为对于美国弹劾川普的事情的发展,最新的状况,也会为大家来到进行报导,所以我在此也不说太多了。
 
文贵先生:谢谢班农先生!我们今天因为时间的问题,我们有很多重要的议题,我们不想一个个翻译浪费一半的时间,我们用掉一半的时间。我今天要说几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关于所谓的现在中共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的这个70年的国庆,那么从昨天共产党还在网络上,发表了就是共产党70年的白皮书。
但是昨天晚上我几乎没睡觉,我和我最好的两个朋友刚刚从中国大陆回来的,一位是美国的非常重要的超级富豪,一个是台湾的一个重要的朋友。那么他们在中国大陆那访问了很多大陆的一些智库和学者,包括和中共很多领导人都见了面,像王岐山、像王沪宁、像习近平、还有这个江泽民、朱镕基他们都见了面。我想把这个我认为太重要了,这是今天直播的第二个重要原因,我向大家汇报一下这个情况。
那么这次啊,他们从大陆跟他们见面回来以后带了很多重量的,非常重要的信息。因为班农先生他不知道这些中国政治上那么详细的政治背景,但是我是了解这些中国内部的,他跟我们厘清了很多事情,比如说现在香港之乱,中共内部怎么看,这是一个核心的问题。这个同时,像江泽民、朱镕基这样的人怎么看待北京正在进行的70年大庆,这两个问题都是事关着中国人的命运,和共产党的未来的怎么死的问题,和世界的命运。我相信美国人没有人了解这个事实,即使我现在也是虽然在大方向目标上我知道,但是这么具体我不清楚。我昨天得到了确切的信息,今天向战友们一一汇报。
确切的昨天晚上我们得到情况是,这次中共70年大庆,向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发出了这个邀请函,到目前能来参加这个所谓国庆的不超过10个国家领导人。这10个国家领导人其中啊,就是有北朝鲜的金正恩,还有普京,还有埃尔多安,还有伊朗的,也就是这个六个最邪恶的国家,几乎都来了,其他国家几乎都没来,这是让我很震惊啊。那么这个中共又要为金正恩,花很多钱了,又要搞专列了,这个事很夸张。
更加让我震撼的事情,有一个具体的细节啊,我这个台湾的朋友去江泽民家去看江泽民的时候。他进去以后啊,江泽民就说,哎呀我们要喝两杯Conio,这个老人家用英文不用中文跟台湾朋友讲,说这个世界要乱了,中国要出事,你们要准备点后路了。这个台湾朋友吓傻了,因为他声音很大,因为他耳朵听不清楚,他说话声音很大。在这个时候他的家人过来阻止他说,哎呀老爷子你说话声音小点,外边人都听见了。你可见这个细节啊,这个江泽民的家人都担心江泽民身边的人,泄密出去江泽民见人说的话。江泽民见面就说世界要出大事,中国要出大事,这个信息太重要了。见面江泽民就说这事就要出大事了,中国要出大事了,这个很重要啊。
那么这个时候呢,江泽民说话靠近点就问他,你们外边怎么看待现在这个70年大庆啊,香港之乱啊。这个台湾朋友就告诉他,说这世界上的什么情况,江泽民说不对不对,比你们想象的还要糟糕。然后那个这人就问江泽民,你怎么看待香港的问题呢,江泽民说香港要出大事,他们太疯狂了,有些人就为了拍马屁给了他最坏的Advisor 建议,香港将出大事啊,失控啊。哇这个让我很震撼啊,大家都知道啊,所有人都在说是江家在演的这场戏,但江家现在竟然是中国最最恐惧的一个家族。
 
然后这位台湾朋友说:“韩正不是听您的吗?不是得向您报告么?”因为韩正是江家的人嘛!韩正是管香港和台湾事务的,港澳台嘛。结果,江泽民说:现在上面有七个最坏的人,将葬送一切!
这位台湾朋友说,“不是有孟建柱、孙力军、王岐山么,他们不是听您的嘛!”江泽民就说了几句非常非常重的话,这位朋友也傻眼啦!江泽民说:“就是这几个人,把我们大家都给毁了,他们疯啦!十四亿中国人都要被他们给埋葬了,玩儿大啦!这是玩儿邪的了,这就是得意地忘了形啦!脑子出问题了。”哇!声音很大,家里人说:老爷子您小点儿声,不要那么大声了。
台湾朋友傻啦!说您这是……用何频的原话说,这是“老佛爷”呀!对不对?老佛爷呀!连老佛爷都害怕了、失控了;哇塞!总导演失控了。就像现在路德先生在这个房间搞得乱七八糟的,没视频了,没音频了,那你还播啥呢?
哇……这位台湾朋友说,“那你们家有什么防范?”
——“我们家能有什么防范吶,现在能跑的就跑吧!你就别来大陆了,回台湾,别来大陆啦!去美国、别来了,你要小心。这话都说出来了,这是江泽民呀!中共是真要出大事儿啦!然后呢,这位朋友说:“你怎么看待中美贸易战吶?你怎么看待唐纳德-川普和习近平的关系呀?和中国的关系呀?”
然后,江泽民特别大声地说:“他们完全错估了形势,他们完全不了解香港;对于美国,他们这次是把老虎唤醒了;他们现在是完全失控了,没人能解决这个问题了;他们还在幻想呢,他们不是给中国人梦,他们是自己在造噩梦!”哇!这话太重啦!这些话。
然后,这个人呢,同时告诉我说,他在见江之前见了朱镕基。他要问朱镕基同样的问题,朱镕基——“停、停、停!你们不要提这个话题”。
——这个香港问题……
——“香港问题失控了,你做点儿长期打算,不要问这个问题,不要谈这个话题”。
 
——问中美问题。
朱镕基说:“三十年的江山毁于一旦!”我一听这是……
然后问,现在的七十年大庆。朱镕基说:“大庆能解决美国问题么?大庆能解决香港危机吗?大庆能让中国人吃上猪肉吗?不要谈了、不要谈了、不要谈了!”。就是害怕地恐惧到了极点!
这位朋友回来对我说:“文贵呀!老百姓在到处恐惧,江泽民、朱镕基也在恐惧中”。朱镕基说:“我们都要去参加国庆,我们不去,他们要让我们去;但是我们真不想去呀!”。哇!这话太震撼了!这位朋友离开江泽民家的时候,跟他开玩笑说:“首长啊!老朋友啊!中国人民不会真的吃草吧?”
结果,江泽民说:“你要是真能吃上健康的草已经不错了,所以说,不要回大陆,走吧!”哇!这个太让我震撼了啊!
我今天说到这里,我今天的这个爆料,我告诉大家——你们记住我今天说的这个历史的时刻!
这位朋友也是阿里巴巴最大的投资者,他剩下的一些股票,在两周前,就是跟我对话前,他几乎全部清空了。就在跟我通电话的时候,阿里巴巴的股票,还有百度的股票、腾讯的股票,瀑布般地跳水!
阿里巴巴股票曾经跌到九十五元,前一段最低跌到一百四十五元;头两天一百八十多、一百七十多到一百六十多,今天是跳水。我跟他通电话到现在,我给他算了算股票市值,这位朋友已经是少损失了大概二十亿美元。这就是情报的价值,这就是你对中共有清醒认识的一个好处。
但是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江家人背后指挥的孙立军、孟建柱、王岐山、韩政,竟然江泽民说就是这几个王八蛋就这几个魔鬼把中国、中国人给葬送了,这是江家内部内乱了,中国内乱了,中南亚内乱了,美国的问题无解,香港的问题无解,这是中国要搞大战你看出来了没有?班农先生他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路德先生你听到这个消息后你还能坐在那我挺佩服你的,我不是给你开玩笑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我坐都坐不住我现在真的是坐立不安,我虽然想灭共产党但是我希望中国人好这对中国来说太可怕了这是要搞大乱啊,现在我想先听听班农先生的看法接下来路德先生你在谈谈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班农先生: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之内文贵先生你和大家可以观察一下,美国会展示出民主制度的强大力量,我们会看到川普总统和Nancy Burs他们是如何在华盛顿角逐的,他们的角逐会把美国带到不同的两个方向,在民主制度之下他们可以合法的进行博弈和民主的竞赛,同时我也在想为什么不能让中国的老百姓也拥有这样的民主制度呢?如果中国也拥有这样的民主制度的话那就不会让香港的领导人做出如此之多的错误选择,比如说他们向香港的中学生和小学生发射催泪弹、橡胶子弹、高压水炮还有那种蓝色的染色剂,这些其实都是采用了镇压的手法,如果是有民主的话这样的这样的行动是不会被容忍的而且老百姓会让这些领导人为此承担责任,
因为有国会有老百姓会对他们进行问责让他们不能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现在中国内部权力斗争的情况非常可怕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长此下去我们要灭掉中国共产党的政权让共产党下台,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会有各方面的人各方面的媒体还有那些政治团体的领导人会不断的攻击川普总统,我们将会看到川普总统面对这种局面会在国内做些什么,我们可以和中国的领导人习近平做一下比较,习近平是如何做的呢?为什么没有人像对川普总统一样的敢去批评他敢去攻击他,这就是民主与独裁两个制度的鲜明对照。
 
文贵先生:现在呢,接下来我想说一下,我的朋友帮了我一个忙我让他到大陆帮我了解一下平安集团的懂事之一Wendy Duan,大家都知道Wendy Duan她的中国名字叫段伟红,她很有名是一个女千亿富豪,我跟她没有直接接触她和我很多的好朋友都是朋友,我记忆非常深刻的就是有一次我救济了大概100多个很穷的孩子,她听说了这件事以后通过我的朋友她也出钱救济了更多的孩子,我的朋友告诉了我一些Duan的经历Duan是一个很豪爽的一个人但她背景确实是温家宝,她是平安的大董事她和我的好朋友车峰都是平安的懂事,我们之间有很多关系都很熟。
到了美国以后Wendy Duan跟我还是有关系,现在坐在对面的我的朋友Kathy Sloan我当时买Shrine Natarin就是她给我做的中介她的先生是Kentucky的一个市长他做市长做了很多年,他是非常棒的他是Hillary和Clinton最好的朋友,Kathy Stone和班农先生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敌我矛盾,班农先生和她都是天主教徒他们还都是爱尔兰血统但是班农先生和她有不同的政治立场,通过我认识后他们之间非常尊重非常好,Kathy Sloan在没认识我之前就认识了Wendy Duan
当时没认识我之前Kathy就认识了 。 Wendy duan买了一个楼,就在四季酒店最高的公寓,大概五千多万美元通过Kathy买的。
Kathy 自从Wendy失踪以后经常让我帮忙找,我一直也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昨天这位朋友说,可能你要找的Wendy duan已经死了。他说可能已经烧成灰了,上千亿财产也被盗国贼给拿走了。所以今天我就邀请了Kathy女士,我的好朋友来参加这个直播。请她给大家讲讲她咱们看待Wendy被消失,现在可能已经被烧成灰了。她怎么来看待这个事情?中国的私人企业家都是这个命运,吴小晖还是任何人,像海航王健都是这结局。她怎么看待这些事情,然后她想说什么。
同时大家可以查一查kathy,是美国曼哈顿金牌的房产中介商。她做过十几亿美元,也就是一百多亿人民币的中介,你说这很夸张吧。而且她本身又是政治的粉丝。还有一个就是她非常了不起,中国的老朋友,而且跟我有其他的合作。她在2006年亲自去过北京,去过我们所有的项目,跟我其他项目上他也是我的代表人合作。所以让她来谈一谈此时此刻的感受,好不好?
 
Kathy女士: 我是非常荣幸,就像文贵说的我是认识段女士段伟红。我也非常的荣幸能够有这些好的机会能够去看中国。而且认识了很多在中国的好朋友。我是非常的热爱中国,也是非常的热爱学习中国的一些文化。那么我是常常去看我的好朋友。我也是认识Wendy duan段伟红。我也听说过,知道她在两年前失踪了,就不见了人。其实我是认识了Wendy很长的时间了。我跟她是在曼哈顿,也跟她一起去过波士顿。我也跟她一起去看在美国的世界上不同的艺术品,我知道她非常的喜欢这些艺术。我们也共同在伦敦相处过,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也是认识她的小孩,我跟他们的关系是非常好的。而且Wendy也跟我说要在北京开酒店。
就我刚刚说的,我知道她是在北京的酒店项目完成了。但是我也知道,她在北京城建造一些住宅,高楼,还有博物馆。这个她是和Bulgari合作的,在建筑的项目中间还没完成的时候呢,我就听说Wendy在北京失踪了。最开始的时候呢,我还以为是两三天可能找不到她,但是后来,找了很长时间,她都不见踪影,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她去哪。
我尝试着帮助她在美国的家人,我知道他有一个表亲,他们在美国是非常知名的,他的表亲也是在联合国多年。他的表亲也是帮助Wendy的小儿子,也是他的丈夫。我是在当中尽我的一些绵力来帮忙。其实今天在来之前我还不知道要说什么,我想要说,其实美国和中国长时间我们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大家都是好朋友,我希望是能从回刚开始的那个时间,1949年前,那个时候大家是共同的携手的,为了争取老百姓的自由,而且是为了摧毁打败集权的政权的。我们那个时候非常的接近,非常的密切。所以,我真的是希望回到那段时光。如果Wendy你能听到的话,我想要告诉你,我希望你是安好,我是非常荣幸,我跟你是好朋友。
然后我也是非常的荣幸,非常的高兴成为文贵的朋友,我认识文贵和他的家人,很高兴跟他们认识。通过他我认识了班农先生,我也是了解到他们俩是在进行法制基金的工作,他们核心的工作是找寻那些被失踪的被不见了的企业家,那些人的去向。我在此非常感谢他们做这些工作的。
 
班农先生:下一次你也可以过来,跟班农跟我们一起说一下我们的节目,跟我们谈这个事情。也希望你回去的话,跟克林顿,希拉里,告诉他们,其实我们是站在同一阵在线的。其实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要拿下中国共产党这个极端的集权。所以我们大家应当共同做这个事情的。然后,班农先生刚刚也说了,我也听到了你好朋友的事情,那么其实你知道,我们在上一年的十一月二十号的时候,做了法制基金。其实我们的核心工作就是要找到那些被失踪的人,被监禁的人,被自杀的那些人的去向,他们的下落。
因为你看到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根本不可思议。真的是让我非常愤怒的一个事情,如果是发生在俄罗斯,伦敦,欧洲,所有的美国的媒体都会报导的。但是这个事情就是发生在中国,所有的媒体全部噤声。而且如果是没有郭媒体的话,我们根本不会知道这么多知名的高层的有力量的企业的领导企业家也是被失踪,被监禁,又被有传言是被自杀了,又或者他们又忧郁症,然后从40层楼上掉下来死掉的。怎么可能会有这些事情根本没有报导,如果郭媒体不报的话,今天不把这个段伟红的事情说出来,全世界没有人知道,让我非常非常震怒。
 
Kathy Sloan女士:还有的话,我还想说一点,我现在回忆起18年的时候奥运的那段时光。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欢乐美好的时光,当时我是去过奥运场地,跟可口可乐跟耶鲁代表去的,因为我的丈夫是在耶鲁读书毕业的。那个时候让我感觉是,感觉世界充满了希望,太多的美好了。
为什么呢,那个时候我也看到文贵那个时候在准备奥运场景的建立和安排,倾尽了他所有的力量来把奥运场地做的非常好。我觉得那时候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来到中国,我那个时候感觉到实际上是太珍贵的时光了。
我觉得当时中国让我充满了希望,全世界可以因此跟中国团结起来的,充满了希望。但是现在回头去看,这个梦想已经破灭了。所以我们可以团结起来的事件已经失落了。现在很多人也失去了生命,我对此感觉非常的悲痛。
 
班农先生:那么其实我当时不认识文贵,不认识Kathy,奥运会当时,我的看法跟你们是有点不同的。我看到那个的时候我并不是感觉非常有希望,非常的美好。我反倒是感觉到,问题太大了。接下来会造成很大问题的出现,所以当时是跟你们的想法有点不一样的。当然因为我也不认识你们,也没看到很多的事情。现在给大家爆一个料,彭培奥国务卿被美国的三个不同的委员会传召,要求做证词。而且我也看到国会把一些消息透露出来,就是希望他在下个礼拜开始就要作证,对总统的控诉将在感恩节之前就要开始。
就是怎么说的,现在起,新的星期开始,就要进行诉讼,这个是很大的一个事情了。也就是我们民主社会看到的一个情况,下面郭媒体会给大家不断的追踪,给大家带来最新的消息。
 
郭文贵先生:班农先生讲的是美国的突发新闻。
 
班农先生:接下来彭培奥将在高等法院作证词,把他知道的一些在最高法院说出来,然后由法庭决定是否要起诉他。这个事情等于美国宪法当中的,美国的人民的权利,所有的最高层的领导,议员,总统都必须要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对他们有任何质疑,都必须要在国会面前去交代他们所有的一切。接下来两三个月我们会听到很多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当然可能会在法院前,我们必须要有行政的特权,就是说有一些的事情是不应该也不可以说出来的。我们看法院是如何进行判决。
刚才文贵说了,美国伟大之处,就是美国可以在法院进行一些弹劾,或者诉讼,让他们的领导在法院面前把他的事情,他的抗辩说出来,大家是有这种公平的机会。
 
文贵先生:但是在中国,中国我们没有这样的制度呀,我们没有议会。中国文化有七千年的历史,五千年记载的历史上,我们老百姓都在追求可以进行诉讼,但是我们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希望是把总统弹劾,把我们的坏人起诉。我们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只能见到领导把好人都杀掉了就算了。但是美国立国300年,就有这样的宪法还有制度,这就是美国伟大的地方。
你们美国人现在拥有的所有麻烦,就是我们中国人追求了五千年的目标。我们现在正在追求中,我们希望你帮我们实现这个麻烦,在中国总理能被弹劾,总统能被弹劾。现在中国所有被弹劾的,所有准备弹劾的全都进监狱和消失了。你们所有的麻烦就是我们的羡慕,希望你给我们这个麻烦吧。
 
班农先生: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在9月30号到10月1号晚上以及早上,我们会不停的直播来说这个问题。就是刚刚Kathy也提到过的,就是七十年前,1949年的时候,二次大战的胜利签署和平条约的时候。美国也是在二次大战的时候,我的将军也是签订了和平条约的时候也是要确保中国是可以获得自由的,是被解放的。
因为它也是参与到大战当中,也是受到很多的苦难和侵略。那个时候,中国老百姓3500到4000万的人是在战争中被牺牲掉的。所以我们希望中国可以享有它应得的自由,美国参与其中,确保中国应当获得的自由。
可是七十多年来,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不断的茂盛,而且你看到,下个星期它们也会在香港方面再次更加多的出现武力装备,来对付香港的年轻人。无论我们看到美国的政权,是两党之争,他们有什么样的争议都是在国会当中在法庭当中,说出他们自己的抗辩。这是一种自由民主的机制。
当然我们说川普总统是清白的,当然了,两党之争是无论哪个政权哪个政府中都会出现,这是一种制衡。所以这是民主的可贵,无论你的领导有多高,你都必须向国会交代,而且对老百姓负责任。
 
文贵先生:太棒了,我非常感谢班农先生能知道中国人在二战的时候牺牲了几千万人,来和美国以及世界上正义的国家,唤起了二战以后的人类有史以来,由美国领导的全世界的秩序。人类有史以来死亡率最低,自然灾害死亡率最低,战争最少的人类的新时代。我觉得这中国人几千万的生命,他(班农先生)能记得,让我非常的感激。
但是很不幸的是,二战之后在我们中国人牺牲了几千万人口之后,美国和中国人民选择了一个共产党。共产党在欺骗的获得了政权之后,答应给中国人民的民主自由和法制不但没有了,还杀掉了中国人几亿人,是二战牺牲人口的十几倍。而且此时此刻,就在香港人最赖以骄傲的中国人有史以来所拥有香港的法制,就是香港的高院门口已经杀掉了很多年轻人,而且还在流血中。
现在中国共产党正在香港,用杀人流血,丢失很多孩子,和尸体尸横街头,尸体挂在树上,尸体漂浮在海上,都是年轻的孩子。同时它们在干的一件事情,就让香港高院成为它们的夜总会,嫖妓的地方,就像中国的高院传出一些列的丑闻。法官和当事人被告人在法院做爱寻欢交易一样,中国的法院正在被肮脏,被共产党在侮辱。中国人离你们现在的所谓赖以生存的给正义的高院,中国人的法制正在被黑布笼罩,您不觉得此时此刻是很荒唐的悲剧嘛。
 
文贵先生:在中国给学生做过几次调查,你的人生理想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几乎百分之七十的孩子,在高中大学的调查结果是,第一选择当法官,第二选择是当中央领导。因为当中央领导可以玩别人家的女人,玩别人家的孩子,可以想干嘛干嘛,想杀谁杀谁,想要多少钱就多少钱,吃东西吃特供。
第二当法官是中国最赚钱的职业,所以说今天当你谈到美国弹劾总统的时候,跟中国比较实在是荒唐的事情。昨天晚上,大陆的一个法官老朋友跟我打电话说,文贵,美国有麻烦了吧,总统都被弹劾了。美国灾难吧,一塌糊涂,中国哪能发生这事呀。
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说老人家呀,您说这话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子女和子孙。美国就是因为能弹劾总统,它才伟大,人民才能安全。中国别说你能弹劾总统,你能弹劾乡长嘛,你能弹劾科长嘛,你连个城管你都不敢弹劾。这是中国人最大的悲剧,这是我们每天用生命和鲜血要换来的,就是美国的这个你们所说的灾难,这才是美国的伟大呀。
刚刚昨天大陆公布了一个云南的省委书记,号称云南王,相当于美国加州的州长,因为地质很重要。所谓要判刑吧,贪污很多钱,玩弄女星,道德败坏。这个人我也跟他认识,在我一起吃饭的时候,台湾的一个明星,跟他一起吃饭。他俩有交易,肯定上床睡觉,那个下三滥的样子无法形容。
过了几个月以后,这个女星跟我说,她要告这个秦光荣,答应给我贷款的几个亿没给我。秦光荣告诉她说,你敢在中国告我,我会让你进到法院就永远不会再出来。她说我是不是进到法院就不会再出来,我说你连进到法院的机会都没有你就会死掉。这位台湾女星真的没敢告他,但是秦光荣贪污上千亿现在被抓起来了。你不觉得此时此刻的美国,总统和云南王秦光荣比较是一个非常滑稽的事情吗。
现在呢,今天的直播节目我们快要结束了,时间快来不及了。我们的翻译奶奶还有下一个节目,现在非常火,人家介绍好几个活儿。人家是临时,够意思,赶场又提前预约。对了,我没别的意思,你比台湾的女星火,你是正式的火。现在很多战友问班农的问题特别多,有以下两个问题,希望班农先生直接的回复战友们。
 
文贵先生:我们大概有七十万个战友想问班农先生问题,七十三万多。现在我只能问你两个问题,你来回答。第一个问题,班农先生,所有的战友都在说,班农先生,川普总统到底能不能被弹劾掉,有多大的可能,就能不能被干掉。第二个问题,大家关心的,美国经济在未来的半年到一年,会不会下滑。这两个问题跟CCP什么关系,请你回答。
 
班农先生:其实我要说,美国的弹劾制度是两个步骤。首先是在众议院进行弹劾论证,然后再传交到参议院,来进行表决,是否真正的确认要弹劾这个人。所以整个的步骤,整个的程序都是对老百姓开放的。有媒体可以进行转播,所有他们的证词,所有的抗辩都是在公众,以及两院的议员前面进行的。
所以我们都会看到媒体的直播,而且我们也会进行很多的点评。我说的话,这些的步骤可能会进行的很快,可能会在感恩节前进行到一个更加明确的走势,和方向。当然你也要知道,弹劾总统这个程序,算上这次也只是4次。一次是内战时安德鲁•约翰逊总统,第二次是越战的尼克逊,但是尼克逊没有成功的被弹劾,他就自己辞任了。然后上一次克林顿总统,那么这次是第四次。所以这也不是出现的那么频繁的事情,还是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涉及到里面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拭目以待。
然后另外一个重点我要说出来的时候,是在美中关系当中,我觉得接下来美国的态度是更加的强硬,而且美中关系会更加紧张。如果是北京方面觉得,因为川普总统被弹劾,所以他对北京态度会软化的话,他们就是大错特错。因为我们众议院代表Nancy Pelosi,其实她在人权和民主上,她的态度更强硬,她在这方面的争取会更加明显的。所以民主党在香港的事情上,会更加强硬的。
刚刚过去的一周,我们的委员会出台了,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就是要保护香港民主。北京如果真的想,川普总统和民主党在这方面会软化下来的话,他们真的想错了。其实我们的两党竞选期间,有一个事情是让我们两党统一起来,团结起来的,就是对付中国共产党这个极端政权。
 
文贵先生:亲爱的战友们,今天我们的节目就要结束了。在结束之前,我要跟战友们说,我再次请求战友们,你们不要乱给我发私信,我真的是。有的人问我江财神账号是谁呀,是多少呀,然后能不能告诉路德声音调大点调暗点,这样的信息严重影响了我和正常战友的沟通。希望大家能理解。我没时间了,明天上午或下午我们会有直播,明天上午吧。明天上午我们在船上直播,和路德先生。
今天看路德先生呀,在直播开始前几分钟还在掰吃掰吃,今天已经超过BBC水平了。那么明天我和班农先生在船上直播,后天上午,星期天上午9点钟,我们还在船上还会直播,跟咱们北京姑娘聊天室。所以说,明天班农先生路德先生三人直播,后天上午还有直播,在船上。
今天我们大概有六个大问题,只说了俩问题,没时间了,因为需要翻译的问题。今天非常荣幸的请来了班农先生,Kathy小姐,让大家知道,中国人有很多美国好朋友,很多美国人关系着中国的法制建设和中国的自由民主。香港现在是干掉CCP最关键的地方,全力以赴的传播香港的真相是我们现在首要任务,CCP真的是该完蛋了。
我们现在一起为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台湾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和十四亿中国同胞祈福,然后今天的直播结束。
 
班农先生:在下周二70年国殇的此时此刻呢,我们会看到的,这象征着非常的历史性的时刻。其实我觉得最好的,是跟着郭媒体一起,跟我们的文贵,整个团队,跟着路德,Sara,还有香港的朋友,中国的朋友,在美国纽约的朋友们,共同去观察历史性的这一刻,一切都是开始,一切都会很快的在我们眼前都会揭露出来的。一切都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