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9年8月9日视频 20190809



郭文贵2019年8月9日视频 20190809

内容梗概:
大家看到联合国了吗,联合国将出大事。中华民国要回归联合国,这在一年前要掌脸,但现在不是不可能的。 
 
现在马上这块到的是59街前边,这个房子是贝律铭先生的家,马上要到的。就这个院子和对面一个花园的院子,那一个斜顶的是贝聿铭的家,斗型隔壁红的那是靳羽西,化妆品靳羽西的家。然后跨过一个街来,法国当年最有钱的家族,收藏中国古董最多,八国联军古董最多的一个家族的家。那边房子全部是防弹玻璃的。那边是贝聿铭的家和靳羽西的家。 
 
然后大家可以看到,叫布鲁克林桥,这是当年中国人最多参与的在这里建设的一个美国的项目,我们中国给美国做了太多贡献了,太多贡献了。大家看
到这个桥多棒。我每次过这个桥的时候都很兴奋。上面还有个滑车,供大家玩的滑车。大家看到了,这个桥就是当年中国人参与建的桥。 
 
然后这块这几个公寓现在都价格翻番了,跟几年前比。原因就是现在很多中国人来。然后这面这个岛在全面新的开发。然后大家可以看到整个的在曼哈顿最有名的医院,做特别检查,特别手术的医院。医院的后边有一个金色的房子,是一个盗国贼控制的房子,我先不说谁。 
 
然后这个是新建的办公楼,是在一个过道的上面建的。上面有很漂亮的花园,特别漂亮。 
 
所以说战友们你们可以看到,这块非常现代。本来上边的楼,整个的楼它是要给我们做喜马拉雅做大使馆的,然后我没要,有点太远了。有很多人从中央公园见我们不方便。 
 
天上除了直升机就是大飞机,好多飞机呀。大家一会能看到,在往下上去,到72街,这块大概在69街。刚才我说的医院就是这个,特别的医院。 
 
我特愿意跟战友们分享一切,让战友们了解生活,了解世界,了解真相。这本身就是爆料革命的核心,只有你增加了辨别能力,是非的辨别能力,真假的辨别能力,善恶的辨别能力,你才能真正的来辨别你所做的事情和你想干的事儿。 
 
大家看看这个医院,Hospital for Special Surgery,这个医院里边中共有几个高官是在这儿做的手术。 
 
然后这块儿红的公寓,这是71街和72街之间,这个公寓,中共的好几个老前辈就在这里住。这个房子的隔壁是宋庆龄当年住的,就这个公寓。马上镜头切过来的,是当年宋庆龄当年住在这边的。 
 
天空中直升飞机,那边是私人飞机,还有水上飞机,很多飞机。我们坐在John 庄的小船上,这个情景,摄像头是没办法带过去。大家看到黑大楼,后面黑的是72街500号,1999年我在这个楼上,住了6个月。在这个之前我在川普International酒店,在Central park住了几个月然后搬到这块儿来住了。 
 
今天是日月同辉,美国也没什么大人物,不像共产党宣传的日月同辉,毛泽东就神来世了。美国天天日月同辉。然后大家往这边来看,是个市长官邸,市长官邸的这面有个公寓,这个公寓过去是这块儿最贵的之一。现在是百分之一百被一个盗国贼家族,现任的常委家族百分之百控制。 
 
所以说现在你看到曼哈顿,伦敦,巴黎,洛杉矶,旧金山很多的房子,好房子、好资产都是盗国贼控制的。就这个后面一个独立的小楼。看到那个船了吗,他们叫炮船,号称炮船,就租的船,很便宜的,几万美元的船。他们就找了一些姑娘,然后呢就出去,就玩去。然后炮声四起呀,号称炮船。 
 
咱们Lady May小船,美国只有一个,叫Wendy52,你们上网查一下,全美国只有一个。大家看到这个船的玻璃换了吗?这个玻璃换了一整块的,是去年换的。然后整个这块是防激光的玻璃,加厚的,防射玻璃。我坐的下面是一个卧室,卧室里边是一个内部餐厅,下边还有一个小餐厅。特别隐秘的小餐厅,特别小。说实在话我喜欢这个船第一,第二是Lady May那个大船。这个船有自由没有栏杆,飞快五十几个海里的速度,太漂亮了。 
 
到这些区的时候就不行了,那是是Queens,我的对面就是Queens。法拉盛下边就是法拉盛中国城,那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所以大家能看到,这么多直升飞机呀。大家知道现在深圳、香港在发生什么事儿吧? 
 
在船上晃荡就像在母亲的怀抱里晃荡,和在小时候摇篮车里晃荡,你睡得会非常舒服。但是有的人,像我小时候没坐过摇篮车,我娘也没时间抱我,都在炕上、地上爬了。但是我还还能感受到,人的本性,因为人在母亲的肚子里边的时候是一直在动的,是在水里边的。所以说外国人为什么会喜欢船呢,就是这个原因,会睡得非常好,很舒服。但是我们中国人呢,因为都是旱鸭子,有些不习惯。但是让你习惯了会非常的美妙,没办法言语。 
 
晕船,我们全家都晕船, 就我不晕船,怪了。哇塞,你看这帮疯子啊,我要给你们转过去。好多就这样的。 
  
这是为什么John庄,你知道为什么我要你单独把相机放在三脚架上了吗?就这个,它 又不摆动,而且可以随时转,而且放在包里特别好。每天这个骑摩托的、玩快艇的、泡船多得很。John庄啊,咱们这个线拉下来,这是为什么我说咱们这个直播室,一定要非常的简洁、现代、舒服。 
  
抱歉,因为今天我在办公室办公,必须得穿西装,必须穿西装。我们办公室,基本上都穿西装,除了John庄之外,John庄好像不爱穿西装。但是我不穿西装,呆在办公室很奇怪,非常奇怪。因为今天还得开会呀,还得见人,不穿西装很奇怪。 
  
没法向你们展示这个船,这船得很多新的功能太漂亮了,包括这个船的所有经过的地方,都会把信号收集。什么叫信号收集?就是说,当你到一个地方加WiFi的时候,你周围的WiFi供你选择的都给你留在手机上。那么咱的船经过的地方,就是说靠近我们的,带有威胁的,辨别意识,我们都能辨别出来。 
  
比如说现在,现在可以说啊,头两天不让我说呢。已经观察一年多了,有共产党派来的人,在我家对面租的办公室,还有人住在我Sherry 酒店的那个••••••因为上边是住家公寓你上不去,它下面是住宅,很低的层次,是酒店客房,他们就派人住在客房里边,想办法黑客我、监听我、跟踪我,想办法跟酒店的搭讪了解我,都在人家观察之中。他们用的WiFi暴露了他们,我就不详说了。 
  
这帮愚蠢的东西,你以为共产党的情报人员都是电影拍的?他们都是垃圾。竟然用百度翻译,然后呢还用所谓的国内的那几个软件传送文件,全都被搞下来了。他们的愚蠢,也超出咱们的想象。你高看他们,就是看不起自己。 
  
今天路德先生和江财神的节目••••••(到这桥了我特别喜欢,我没办法向你们展示,这个桥我太喜欢了,我太喜欢那种穿过的感觉),路德先生和江财神的节目做得真好。这个听说江财神初出江湖,还没多少天,就被共产党列为了100万美元的账单了,跟路德先生的价钱平身了。他们感觉到江财神是个威胁,更夸张的是他们说江财神是我哥,是我的一个其中哥哥,疯子简直是。所以说江财神说的东西管用,有水平,所以他们害怕。 
  
就像过去他们拿法轮功的媒体根本不当回事,但是现在把大纪元直播列为了最大威胁之一。我现在可以通过这个状态,告诉大纪元的在香港直播的记者,你们马上就会遇到麻烦,千万注意人身安全。我获得了确切的情报,他们要使用下三滥的办法,栽赃陷害,用黑社会的招,来袭击大纪元。在香港的记者一定要注意了,大纪元的朋友们,一定要注意,你们未来会明白的。 
  
我今天晚上9点钟见那个人,是刚刚从台湾来的朋友,会讲中文的犹太人。中文讲得一点不比咱差,非常非常的棒,他会给我带来更多的消息。 
  
香港此时此刻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八月四号当天,确切的进入香港的人大概3万左右,然后是8月5号和6号分别又进去大概3万人左右。所有人进入到香港以后,他们都有几个任务,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中资机构。 
  
他们有的是所谓的驻港人员,有的是游客。他们发了四套衣服,有的是黑衫,有的是白衫,有的是香港警察警服,然后还有的,是一个特殊情况下穿的,就是所谓的集体行动装,应该是红装,全红的衣服,但是都是有标志的啊,全有标志,不是没标志的,不是光黑的带标志。现在大概,目前到香港的人数不低于7万人。 
  
那么在昨天也就是说在七号,咱的七号,他们的八号,七号、八号、九号、十号、十一号,香港一定不会低于十二万人,大家你们会看到这些东西的。所以说文贵当时爆料8月4号戒严,一点没错,一点没错! 
  
他们换了装潜伏进去,王八蛋啊,太王八蛋了,香港人太老实了,太老实太善良了。大家未来会全部明白的,会有视频出来,会有会议的音频出来。 
  
所以说战友们,我们在香港前线的战友,都是好样的。我们的战友在很大程度上,去保护了大纪元吶,苹果电视啊,我们的很多人保护了他们。我告诉他们,只要是反共的,都是我们的朋友。 
  
大家你们看到这个多漂亮,你看看这个城市多漂亮,一片繁荣景象。今天江财神和路德的节目说共产党写的文章,说没人了,江财神说的太好了,他没人了。有一点良知、水平的都拉肚子了,都装跑肚了,我有病了,都躲起来了,不跟他们掺和了,都等他们出事呢。现在很多人不是消极怠工,现在是装病,能躲则躲。大家在等他们出事呢。用某位领到说的话,我们等了很久啦,我们等了很久啦,快点出事吧! 
  
所以说战友们,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决定着人类命运的地方,就是香港和美国。其他地方,你看到真正的影响世界命运的,就在这两个地方。共产党啊,从对香港的一系列的举动上,你能看出来共产党,真的是能领导中国这个国家真的是人类上最荒唐的事情,我发现有点卡啊?今天严格讲叫试网络,试直播,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你看多漂亮,亲爱的战友们,当我们大
家去面对整个香港,750万人,和邪恶完全是谎言的颠倒黑白的大外宣,大内宣,卖港贼,还有盗国贼这种复杂的利益集团较量的时候,让我们真正看到这个世界,什么叫宗教,什么叫信仰,什么叫流氓。 
  
什么叫可耻,什么叫伟大,什么叫信仰和你自己的追求,太让人看的明白了,今天下午,在香港的战友们给我发了一个小视频,让我非常的感动,那么多孩子,在一个工业仓库里面,别说漏了,睡在地板上,香港的孩子没受过这罪啊,旁边都是一些准备好的快食品,这些孩子们水呀什么的在那里堆着,在那个屋里的孩子,没有一个不写下遗书的,我这一说就难受啊,没有一个人不写下遗书的,他们真的说,没有30年前的89,没有我们今天的上街运动,是你们点起了我们的希望,现在我们大陆街上很多人,把香港人晾在大街上,有几个人站起来说良心话的?完全忘掉了香港人当年,给我们经济技术,不惜一切代价的支持,香港人真的挺可怜的。 
  
太可怜了,今天到香港大街上的人,打香港人,骂香港人,把那孩子女人打的那么惨,那钢棍都打在孩子的腿上gang gang的响,太王八蛋了,太坏良心了,太暴虐了,这些小孩子都那么小的孩子,他们要啥了,他们要你啥了,而且这孩子明确的反对港独,就是要求双普选,我也是坚决反对港独。 
  
哇,对面那个军用飞机我最喜欢在纽约美国,看这黑鹰飞机啊,军用飞机啊,太漂亮了,那是真不是开玩笑的,咱那个直播相机都稳定不住,人家弄B2,吹牛那,人家黑鹰飞机都多少年了,天底下人啊,没有嘴啊,就吃不了饭了,这个嘴太重要了,没有嘴不能说话了,表达不了观点,这太重要了,但是人的嘴是最烂的嘴,说啥都可容易了,什么恶语都出自于嘴,所以说战友们,人那,真的是要好好活着,了解人这个复杂的动物,嘴真不能一张一闭就胡说八道,你看看香港那些孩子的视频,太让人感动了。 
  
(旁边一个开水上摩托车的人带着孩子从旁边驶过) 
  
哈哈哈,带着孩子,就这么玩,这些开摩托车的,一见到美女了,就开始晃了,一看到我们就晃了,显摆显摆,可以理解啊,我小时候也这样,小的时候我娘给我用红布缝个红裤衩,晚上睡觉穿,大早上冷也不穿裤子,得上大街走走,让人看看,人家不注意看还得咳嗽两声,人的本能就是显摆,现在是没有显摆的心情咯,爱马仕工具直播包,相当的好哦。 
  
怎么帮香港孩子啊?传播香港真相,尽其所能的传播香港的真相,其他的你们都不要做,其他的你们都不要做,有文贵做,所以说,战友们我们是人啊,我们有良心啊,不要忘了香港人当年是怎么对待我们的,香港人,除了是我们的同胞,人家当年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对不战友们? 
  
我现在刚才跟你们聊的聊的,想起来,今天下午香港孩子跟我说的话,你说那孩子,就那么小,就他们说写完遗书之后反而放松了,什么都放松了,都想开了,他们团结一致,说看到黑社会他们都有战略,怎么对待黑社会,战略非常好,我说你们记住,最懦弱的就是黑社会,千万别相信什么狗屁黑社会,没有黑社会不怕死的,你比他拳头硬,你比他人多,你比他敢下手,他就立马就是软社会,就是吃软饭的,吓死他,哪来的黑社会啊,就是以多胜少,突然袭击,耍横不要了,吹牛,无道德底线,就是黑社会,这还是说咱们的中国的亚洲黑社会,这些孩子们说对了,就得比他们快,比他们狠,集体作战,黑社会对付你们的时候,香港的孩子我告诉他们,你往死了打他都没事,因为你叫自卫,他们是黑社会,你是正当防卫,特别是穿着所谓黑社会服装的,大陆来的PLA和警察,你怎么打都没事,因为他是影响安全的,他是袭击你,你可以正当防卫,香港的孩子们太善良了,现在还讲法律呢? 
  
现在美国和欧洲,正在考虑,可能对香港的所谓黑社会要马上立法,对所有香港参与打孩子的人,要进行惩罚,咱不能说打死他们啊,但是你正当防卫的权利是要维护的, 太漂亮,你看这个阳光照过来,看到对面那个桥,太漂亮了,我要让大家看到这个位置,看看,大家,当你从这里看的时候,哇,我对着夕阳,这边是曼哈顿,好漂亮,太漂亮了。 
  
所以说,战友们,等咱们灭了共了,跟战友们相聚喜马拉雅,得找个喜马拉雅海,得有水的地方,咱得玩船,是吧?在水上,在山上,搞点音乐会,太漂亮了,你们能想想在大海上,我坐在船的船甲上,这是一个几十个海里的船,你看我这都来不及换西装,穿的西装多奇怪,对面看着曼哈顿,太漂了,这个剪影,我转一下,你看看,多漂亮,看曼哈顿多漂亮,大家看到那个曼哈顿的剪影多漂亮!太漂亮了,太漂亮了! 
  
所以说战友们,这是卡了吗?,刚才是不是有卡? 
  
战友们,咱们喜马拉雅大使馆近些天发生的事情更加让我们感受到战友之情,战友之义的重要性。我们的战友形成的这两年的反共的力量,和团结了有良知的同胞和很多战友付出的代价,我们这些战友凝聚的这些正义的,还
有一些具有高智慧有信仰的这些精英们,未来是新中国以后,是一个在国际上,国内监督任何一个新政权,让他们实施的真正的法制自由,是绝对的力量! 
  
而且这些人我们的战友们,要独立之外,独立在政治和利益集团之外,我们真的是想想,是真负有有使命的。 
  
最近这些天很多的外国友人,都建议我们成立这组织那组织,然后这国家那国家,给我们钱说可以给你们提供资金,你们成立组织,不行!我们的爆料革命不成立任何组织,不和任何组织合作,而且更重要的事情,我们不谋求任何政治地位,不要任何组织,不论是不是我们爆料革命的功劳,还是因为我们发生的事情,我们都不会去说这事是我们干的,这是我们的功劳,永远不会! 
  
(哎呀!这太阳太漂亮了,360度看着,这个镜头还是不够的,伊利亚呼叫七哥,你就别忽悠七哥了,不可能的,伊利亚,) 
  
我再说一遍,任何战友想来喜马拉雅大使馆没有经过绝对的背景调查和时间,多方面的考验是不可能的,大家不要浪费时间,不要浪费时间,我也不会忽悠你们,不像欺民贼似的,你就是未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统啦,你就是总书记啦,总总书记啦!法拉盛一班海外民运欺民贼给你干的,我不会干这事,包括几个大基金公司。 
  
最近找我的人太多了,我告诉大家毫不夸张,郭文贵过去卖的话10亿或20亿,100亿美元,现在要卖的话,第一他百亿美元起价都不敢,为什么?因为人家知道,人家看了你两年,现在共产党出价钱,100万美元弄路德,太便宜了,Sara啊什么的,细思小哥啊,有的价钱我觉得出的不合理,他出10万美元,但是江财神现在直接跟路德评价了,我估计下一步江财神你得小心,我估计得收拾,你别被蓝金了,最大的问题别被蓝金黄! 
  
所以战友们这些基金找我的,要跟我合作,要给我利益的,战友们!人能活着。一个人能被人买,那是多可怜,要被人家买,那是多可怜,战友们想想,那是多可怜,我问这些基金你们所谓的跟我合作,然后他们有做空的,还有做长期的,还有做对赌的,我问他们:你给了我钱,我请战友们,你们但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的,钱放在哪个银行?钱的来路美元任何美元,你换欧元,共产党会来,给你一举报你就死了!再有就是不举报你的这咋说?你
纳不纳税?你的家人问你的钱哪来的?你怎么解释?这钱都是祸害,我举不完的例子。 
  
我见过多少人一辈子就挣那么点脏钱,所谓的脏钱,这个人给抢走了,那个人给抢走了,所有抢钱的人都进监狱了,或者莫名其妙的抓了,这个世界上脏钱别碰!不正当的钱别碰!不是你劳动得来的,心不安,理不得别碰! 
  
(你看这桥,我最喜欢的,这卡呀这是,John 庄啊,太卡了,John 庄啊,你这玩意不管用啊!) 
 
声音现在回来了吗?刚才肯定是我碰着了,我往那转三脚架的时候拉了一下。现在怎么样?回来了吗?好,回来了吧? 
  
哇!你看,你看看,为什么这鸟都那么幸福,都俩俩的飞呀,基本上都俩俩的飞,一对一对的。 
  
好了,听战友话没错,没错。我发现听战友话啥都好。好,接触问题,不是John庄的事,是我的事,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大家刚才看到这桥了吗?太漂亮了。 
  
我们这个船上,刚才你看到上面有个扫射器,如果这个周围有枪支,或者有人对着我瞄准,都会产生一个点一直闪。 
  
小飞鱼:想不到21世纪出了个郭文贵。哎呦,小飞鱼忽悠我呢。使劲忽悠。我现在的情况和刚才在办公室和今天上午,完全是不同的世界。在办公室谈的都是天事、大事、人类的未来、共产党、香港。哎呀,动不动就几十亿、几百亿。突然现在飞翔啊、海鸥啊、小鸟啊、船啊、桥啊、蓝天啊、白云啊…… 
  
今天因为我见的人,都是极为重要的人,极为重要的人。所以今天、明天、后天我还要去几个朋友家。人家都是在华盛顿上班的,周末了回来,家都住在这几个我去的地方,都在小岛上。我上人家家去开个会、见见面、喝个酒、抽抽雪茄。 
  
说实在话,我每天说不出来的那种感激美国。就美国让我的生命过的太充实了,太幸福了。每当我感觉幸福的时候,我都感觉中国人真的太可怜了。说老实话,习近平、王岐山他咋跟这比?他做梦也没想到有这生活,他哪有这种感觉。所有中南坑的人,有机会到了北戴河,,你说那北戴河还有啥呀。一个城里边的人都在骂他们,都在那块祈祷快淹死他们吧!快淹死他们吧!快点淹死他们吧! 
  
当年我去北戴河,晚上我从北戴河去南戴河一个村长家吃饭,超级有钱,哇塞!那个时候都那么有钱了。一个大院子几十亩地,非常的高,7米多高的墙,家里边山山水水的,当地的地主。他们家里边那个时候的女孩,我说这都二十几年前了,女孩服务员都是找的当时什么部队,刚刚成立的黄金部队还是什么,还有叫什么兵种的,女孩,给他服务。哇塞,那真是恶心死人了。 
  
一上来8只王八汤,炖的8只王八汤。我人生吃过最恶心的几顿饭,一次在南戴河,一次在海南。这海南我这朋友去了,咵一掀开锅,招待海南的书记,又是蛇又是老鼠,还有什么穿山甲,我几天吐啊。还有在南戴河炖王八。还有一个叫什么?炖那个叫什么鸟,我简直受不了了,那简直是啊…… 
  
那哥们喝到一半的时候,我说你们在这,每年都能迎来北戴河中央领导来这游泳,你们多有机会接触中央领导啊。那个年代流行啥你知道吗?大概91年到95年流行倒煤,倒腾煤,不是倒霉,倒腾煤。倒腾煤基本上是大家都做的事。最多是军队的倒煤,那时候叫玩车皮,谁能弄着车皮了你就肯定赚钱了,倒腾车皮就赚,批车皮,很多都玩这个的。 
  
在北戴河当时一个叫高炮四旅,高炮四旅就在北戴河的市中心。当时陪我吃饭去的,有高炮四旅的人,旅长当时的旅长姓燕,燕子的燕,燕旅长。你们查查燕旅长。因为高炮四旅是归北京炮兵部管的。那时候一排十几台军事吉普停在那,那是很牛叉了。第二个还有军事直升飞机呢。我是到那卖我的节油器,还有卖我的产品,还有搞房地产。那时候军队都做生意。 
  
就在南戴河,喝一半酒了,我说你这北戴河领导来了,你最多做了啥呀?他说你看看我家门口是什么地方。我一看,前面有个叫观音庙。他说北戴河一到领导来度假的时候,我们就干两件事:上香,发大水吧,把这些逼养的全都淹死他们!我当时我都愣了,我说你们为什么淹死他们?没一个好东西呀,我们周围都给戒严,路给戒严,老百姓也不能工作,生意也不让做。所
有周围的漂亮姑娘全都被他们给找走了,没办法啊!他说当年鬼子进村也没他们这样,都是一帮土匪。 
  
影响我深刻。当时他说这话的时候,他不知道我是刚刚从看守所里放出来。我耶!我想:好,共产党啊,恨共产党的人是骨子里边的,希望发大水把他们淹死。恨吶!扰民吶!第二个,他说,我那庙里边,我们希望、祈祷啥?我们都通过他们来,跟不同的人能搭上关系,很矛盾。然后我们腐败这些人,腐败这些人能做生意,倒腾火车皮,倒腾煤。然后认识一些不太重要的官员,或者军人。当时在南戴河有一个叫做西游记旅游基地。 
 
西游记旅游基地旁边好多小餐厅,他说小餐厅的背后全都是妓院,那个时候他就说,我们就给他拍照片,拍黄色照片,威胁他们!让他们跟我们做生意。 
  
战友们,北戴河藏污纳垢,真的是被亿万人诅咒,辱骂,腐败,围猎的目标,所以共产党中纪委当时抓了我以后,第一天,嗷嗷的打我骂我,都是你们腐败了我们,围猎了我们,你们这帮私人企业家,全是他妈美国背景,都是美帝国主义派来的!腐败我们,我们一个副处长,国家培养的价值几千万,一个处长三个亿,你们这帮私人企业家都该枪毙! 
  
我塞,这就是当时我被双规的时候揍我的人,官员狠狠的骂,结果这个官员,大家都知道是谁,叫孟会清,2015年也被抓了,判了15年,原因是藏有王岐山、孟建柱,还有他审了很多大案子,陈克杰的案子他也参与了,还多大案子,80%的人吧,藏有18个U盘。这18个U盘是王岐山害怕我得核心原因,就是当时揍我的人其中一个就是孟会清,大家想想多滑稽。 
  
所以说在2010年我再去北戴河,南戴河的时候,大家知道那个时候那地儿归谁管,大家知道吧?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悦。整个河北的政法委书记在北戴河期间是他最大的机会,因为他是以各种理由,就住在北戴河,跟领导接近。 
  
他说我去北戴河、南戴河,郭文贵再去的时候,最后一次去的时候,我塞,大量的房地产开发,到处的基地旅游,到处的小别野,到处的妓院,我塞,那个高炮四旅也搬走了,我又见了当地的官员,秦皇岛的、山海关的、旁边的,所有的公安局政法委的都来了,陪我吃饭,你知道为了啥,陪着我,越来越多,全都是警车,公检法的、法院的、检察院的。那时候我郭文贵还是
挺牛X的,这些共产党的官全来,结果是跟大家酎了一瓶酒,我说大家都来了,那一瓶酒,先喝为净,喝干,所有人都傻了!那些老公安,所谓公检法,都吃伟哥,都肚子大大的,天天喝,吃那解酒药,身体都完了。我的一瓶酒下去,大家全傻了,有的人哎我不能喝,也有人跟我喝,但是酒下肚以后,我发现河北这个地方,当年的张书记,还有当年的胡春华都在那呢。还有现在的那个叫什么新疆的书记,这些家伙都在那的。 
  
当时河北有炸药库要炸,发生了这些人在现场救炸药库的故事,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警醒,河北所有关押新疆和西藏人的基地,已经是很多年了,大家知道,河北廊坊,河北靠近秦皇岛的地方,北戴河的地方,沿线好多黑监狱,专门关押东北上方的人,长期关押,黑押,西藏人,新疆人。量外我知道了,那个地方藏着几个大基地,非常脆弱,曾经有人想把他基地给他炸了,那山里面都是基地,都是炸药、导弹,那一炸多大的事啊,结果被他们制止了。想炸的人还是他们内部的人。 
  
所以战友们你们现在看到国内什么地方炸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千万别老相信那是自然爆炸,很多都是人为的!所以说现在共产党到处炸炸炸,烧烧烧!都是掩盖犯罪、互相内斗、灭口、掩盖证据、偷盗财富,很多的手段之一。 
  
大家你们看到这太漂亮了,镜头里面没办法展示出来。 
  
所以说战友们,文贵现在见了这些,经历了这些,你说现在北戴河那些人可怜不可怜,太可怜了。双规这个问题,还有边控,共产党的官员之要当了处长、科长都被边控了。谁能随便出国,江泽民能来美国吗?江泽民出上海都得报告!习近平想出四环,那得经过警卫局批准!王岐山他也不行!王岐山这家伙经常带着帽子乔装,有时候就从别的车钻出去了。除了你偷着乔装出去之外,都被边控了,哪有自由啊!所以共产党这个集团,就是流氓集团!黑社会集团!绑架了所有9000万党员,也绑架了14亿人民!现在要绑架全世界人民吶! 
  
所以战友们,他们的本质是什么,还用我说吗?我们战友们要珍惜,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定要解放14亿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救被绑架的9000万党员,和14亿中国人民,新疆同胞,台湾同胞,西藏同胞,香港同胞。此时此刻正在进行中,你们会看到更多的消息。 
  
欧洲、意大利将变天,法国一定会变天,德国已经变天,欧洲议会已经变天,英国肯定变天。法治基金要追求的事情,要在国际上建造一个永远的诺亚方舟,保护反共人士、良知人士和战友们,得到政治上、护照上、经济上、安全上的保障,这是我们法治基金第一个要追求的。同时保护所有的反共的家人,和被共产党陷害的共产党员、私人企业家、各界人士,当然优先要保护法治基金捐款的人了,所以欧洲的变化和拉美洲的变化,在接下来大家会看到,一个一个的巨大惊天变化,而都不在所有的这些人预测之中的。 
  
美国,你会看到,大家你们等着吧,每天,甚至每半天都有动作,全球进入了自动灭共的时代,无人能停止,谁想停止,谁就完蛋,谁想停止那就真是,不是螳臂当车,是螳螂挡臂! 
  
所以说战友们,你说这是多么美好的时代,多么伟大的时代,要不然我们怎么有机会参与这么伟大的历史事件,战友们你们没有感受到,每一秒钟每一刻,我们在创造历史。我们不需要赞扬,我们不需要肯定,更不需要树碑,更不需要立传,太空渺啦!太低级啦! 
 
所以说战友们,你看现在整个这个时代啊,一会儿我见的一起吃晚餐的这位朋友从华盛顿赶过来,小飞机飞到这里,然后上船跟我吃晚饭。之后,要对下一步有一系列的动作,这位战友……这位朋友吧,不能叫战友啊。很多关于决策、关于中共的信息、关于香港的信息、关于数据,都是我们战友之声,Sara妹妹主掌的战友之声,路德先生,包括最近我们的江财神,细丝哥、卡丽熙,我们的戴维小哥。现在我们的北京姑娘特火啊,北京姑娘聊天室真的特别火,我觉得那几个姑娘真的是……没见过,没见过真人,得多漂亮啊!那听声音听得特别爽,北京姑娘。 
 
然后,其他几个就别说了,我想不起来的不算数的,我们John 庄最近频道也火,纽约顶郭频道现在也火。我们的澳洲新声,老问我们安红、邱先生,有时候很生我自己气,人家安红女士、邱先生也从来不计较,不跟我一样,心胸太大了,真的,你俩的心胸比袋鼠的心胸大多了,澳洲新声。各种渠道的信息我都整理给他们。 
所以战友们,最近英文的信息,关于香港的英文频道多转、多转、多转!我求求战友们了接下来每一秒钟每一刻把焦点关注香港,香港、香港、香港!然后,美国的政府决定还有欧洲的重大决定,然后才是王岐山,还有德国的菲利普,菲利普王子,副总理。 
《新闻联郭》频道没有停,说是开了新频道。 
 
这么大的风,这声音还能行,我很奇怪啊!Johe 庄,这小毛毛还真管用啊。所以说,动不动就什么战神吶,神人吶,我太不喜欢这词儿了,郭文贵连这麦克风都解决不了,还狗屁战神呢,哪有什么战神吶!任何一个人有所长之处必有之相配之所短,这个人优点有多突出,缺点也会有多明显。此人不管有多大之善心,他心中必有恶念,我深信! 
 
这人你越看越善良,你像文贵似的,另外一边很邪恶啊,这就是说啊,每个人从哲学上讲有大善的一面就有大恶的一面。千万别说谁是神吶,只有共产党不要脸,什么东方红啊、太阳升啊,这儿出个神,那儿出个神,都是神。天天编瞎话,我觉得人类上比中国人编瞎话的就没有了,这太可怕了,人就是人。 
 
什么理念不和,又离开——秋英小百合,刚刚那谁啊?说什么大圣每天听惯《新闻联郭》,离开《战友之声》了。最近想离开《战友之声》的人不少啊!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事情,我告诉你,只要Sara跟你们之间没有任何所谓的不能接受的矛盾,你们离开《战友之声》找文贵来,跟文贵说,我建议你们都别干这事儿,文贵不可能干这事儿。 
 
Sara一身毛病,心胸狭窄,但Sara反共之心,付出之多,大家有良知的人可以看,我不可能。特别是别有用心的人到我这儿来,说Sara瞎话,那真是太多太多了。有的我不给你回复,你心知肚明,有的我告诉你了,不要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最需要的就是团结和包容,如果连Sara这样的人都不能包容的话,我也得考虑考虑你到底是不是可以跟我是战友啊,也有很多人说路德先生坏话,跑来跟我说,如果你说了路德坏话我就相信了,那我配不配和路德成为战友,包括其他很多人。 
 
那远在澳大利亚的和袋鼠在一起的邱博士、安红多少人来给我说啊,有啥用啊!是吧?没用。还有些人挺郭的,旁边什么民运一说就不挺了,我求求你别挺了,相信民运的人千万别相信郭文贵啊!你就当成我八面间谍,一万面间谍,好不好?相信民运的人,不要相信郭文贵,相信共产党的人,不要相信郭文贵啊,你相信那个双面间谍报道的人,不要相信郭文贵啊! 
 
我的天吶!Let’s go,漂亮啊!漂亮吧,真漂亮啊!我们一会儿要去麻色维尼亚岛,那个岛太漂亮啦!麻色维尼亚有啥神人大家知道吧,去年我去的地方。 
 
这是程序,这是上船啊,他得来得欢迎啊,全体船员迎接。然后呢,给你准备好的一次性的冰的毛巾,给你来点精心的喝的,夏威夷,这是夏威夷饮料。然后大家集体到位开始起锚,这就是这套程序。 
 
上来得把鞋脱了,任何人上人家船的时候千万记住:千万别把你的鞋穿上去,那是极大的不尊重,因为你的鞋跟会伤人家的木地板,这木地板超贵啊! 
 
另外一个,就是脏东西带上去人家不喜欢,人家的船,上面外国人都光着脚的。但是有的人的船上怕你有脚气,都有备好的袜子。你看看,在我这儿大家看到这袜子啊,你可以穿上袜子。 
 
你看我刚才就放上去没有垫的,人家马上把杯垫子给加上,挺好,好喝。然后呢,你这个袜子穿完,你像我这块儿吧,准备在这儿抛了的袜子你都可以直接穿走,上来手不要摸人家的东西,因为他每天都要天天的清洗,不要乱摸,你像我船上的设计那个扶手啊是Tiffiny和one那个珠宝的 设计,噔噔响,纯不锈钢的,你摸一次他要擦一次,摸一次要擦一次。 
 
所以说你看这个地方这细节,你看这,如果我发现这后面,这是一个实的,如果我发现这摸过的手印没擦,那我就不高兴了是吧,你船员没干好这工作,这鲜花,大家看到这鲜花,你这鲜花不鲜不行啊,鲜花鲜花你得鲜啊。 
 
所以说战友们。你们看到这个……我要上去了,比方说我的随身物品啊上来以后,船姐,大船姐,二船姐,这两个人会在俩人见证下把你带的东西给你一样一样给你放到你的地方,因为我根本不用带什么东西,我船上生活东西全都有的,是吧?什么都在的。 
 
大家看看我拿着啥?咱们那个甲板上花了是总共是花了180万美元,去年是6个月,就把上面那个酒吧给移走了。移走了以后,我让他订的新的沙发,然后这爱马仕做了几个新的茶几给他放上去。他们沙发已经放好了,我还没看过,然后呢,我现在把茶几摆好,我再去看,我想看到——哇!这感觉。 
 
所以说战友们,你看,这个船员的素质要求,就和这个飞机的机长一样,必须的高素质。如果你素质不够高的话,你根本不可能混下去,你像他们住在船上,吃在船上。然后呢,晚上刚才穿着黑色的衣服,那叫礼服,晚上。然后白天呢,你穿的是白天的正常正装,它绝对不能穿自己衣服的。然后什么时间睡觉、什么时间洗澡,绝对前后不能差10分钟,而且你多睡也不行,少睡也不行;所以说完全军事化的。 
你知道,当年我的船在香港的时候,我遇到一个什么问题,我很想尝试,会不会找个香港的船长。我才发现全世界没有一个船长,就是就够世界级的船长来自于我们亚洲,就甭说中国了。那我找个船姐,中国的行不行?结果发现没见一个香港籍,没见一个台湾的和大陆的,偶尔会发现有新加坡的,很少。偶尔有一两个日本的,也都不是说那个级别的,我才真正的傻眼。原来美国、欧洲和中国人对水的认识是这么样的差距之大。 
 然后工程师,这个船的工程师从船的第一天就在这,没改变,没改过。这个船的工程师这个勤劳,那个下边,大家想想下面的三个机器有多大?三个大机器、三个大的机器、劳斯莱斯的机器。所以说你去想一想,它要二十四小时运转。人家静下心来在这工作,他没想当什么老板去把这船弄成我的吗?然后每天就是偷懒,没有!而且那个质量要求之高,后来我发现,我说有没有中国工程师和香港工程师、台湾工程师?没有!日本,新加坡也没有;最好的都是来自于澳大利亚、英国。就是玩船的地方,偶尔有法国,当然有德国了,最好的是荷兰和德国,美国就不行了。我们这儿就没有美国人,美国玩船完全是不行的。这是游艇,他玩军舰可以,玩游艇不行的。所以美国几乎没有一个大游艇厂,在世界上美国的船几乎没有任何品牌。 
英国有个SANGUGER还被万达给买了,现在快破产了,都不行了。所以说好船全在新西兰、在那个荷兰,然后是德国,然后是英国和新西兰,意大利造船多好看,不好用,都是花拳绣腿。所以说你了解这个世界不是开玩笑的,战友们,不是你有钱,你就是能玩得了的。 
 
所以说战友们,你像刚才我在办公室里,你想想谈的啥话题?在那个船上跟你谈啥话题?然后大家想想,我上午才拿话题,在上午我给他录那个健身的时候,什么话题、什么状况,所以我的每一天有很多环境的变化,很多大环境的事情的话题的变化。 
——林郑日俄:郭叔我很想上船扫地。 
——这船上不能扫地,孩子们。 
  
在我们的历史里真没有这种文化,再一个——尊重人。我再给大家说的是你有这个船,当你上、用这样的船的时候,你对这个同事的尊重,你对船员的尊重,那绝对是你要发自内心的,就人家给你收拾,我离开我的卧室,马上两个姑娘进去,因为我有规矩,我怕共产党陷害我。我说我从来不允许单独一个船姐跟我单独的在一起,我不允许任何单独一个船姐进我卧室,都必须俩。 
 
然后,所有的船姐都要签安全保密协议,所以说船姐呢,我只要离开那个屋,我上个洗手间,她马上进去清洁一遍,你摸过东西马上给你清理,人家就这样对待你。吃东西,所有东西人家自己都先吃,船上人都得先吃。你对人家是啥样?你得用心,掏心窝对人家,你要掏心窝对人家;人家会怎么对你呢?将心比心,是嘛?你像那船长一年……人家有孩子、有老婆、有闺女,人家一年365天,只休假休两周,老老实实的工作。 
 
再有我们那个John 庄,我们John 庄这几天,待在咱们大使馆工作。所有美国的这些同事里面,因为那里就俩中国人,一个他,一个王雁平,全都是外国人。然后都说JOHN庄这人很干净,美国人佩服得不得了,这跟欧洲船员是不一样的。另外就觉得勤劳,觉得JOHN庄太勤劳了,他们说怪不得美国不行,美国真的不行,他说一个JOHN庄顶我们10个美国人,都跟我这么说。 
 
因为我们那里的律师最多嘛!我们那里的律师最多。所以说他们就羡慕得不得了,就是说呢这个JOHN庄太勤劳了,而且特别的干净,这点特别好。我唯一不喜欢JOHN庄这两样东西,别告诉他,我最讨厌的就是福建人留指甲,它留长指甲,男的一留指甲我受不了。特别是福建人那个指甲带钩还扣鼻子,唉哟!受不了,JOHN庄没有,就是长一点。 
 
我的同事,我说你们来之前,首先一个,第一个,你别留指甲,要剪鼻毛,还要剪鼻毛,别长耳毛,脸上别留怪毛毛什么的;另外一个,我说你别喷那么重的香水,我受不了。然后呢,我们船员就更不用说了,绝对!你船员还有我的飞机上服务的空姐,我说你们绝对不能染指甲,你们染指甲别给我服务,就这么简单。我受不了那个染的,然后那个假指甲,哎呀!我就受不了了。所以我这样人,我永远跟外国……我真的是跟人家结不了婚,跟人家谈不了恋爱,因为文化差别太大,我太保守。 
 
挺郭小李,指甲上抠耳朵舒服不,啊……,庄烈宏就在这儿,对不起啊John 庄。 
所以说战友们,一个人吶你拥有什么东西,真不一定就是你的,你不会享受,它可能就是你的麻烦,享受的前提要尊重它,要珍惜它,要去爱它。当你拥有一个好男人,好丈夫,当你拥有一个好妻子,你拥有一个好儿女,你要爱护她、珍惜她,你尊重她,否则你就会失去她,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要让战友们跟我一起啊,我要让你们跟我看一下上边啥变化,我也没看过,我把这个「处女看「要献给大家啊。在船上的每一件东西都很难,因为船它是扭动的,它是 变身的。所以你看这个地方,看这个椅子, 看看这个,这是一整块的木头刻上的,然后下面这块儿,这个钢这都是变形的。大家要记住,它每样东西的细节都非常非常的重要,因为船它每天在水上,它都是各种变化,oh, my god,这是我设计的,oh, so beautiful,哇喔!大家记得吧?原来这块儿是一个吧台,我把它给换了, 看这多漂亮啊战友们,看看这儿漂亮吗?所以说辛勤的劳动它就能换来收获啊! 
所以,战友们大家看到了吧,这个漂亮的程度,这就是设计啊,设计。今天我们一个群里边跟inty啊,还有路德、细丝小哥、Johe庄,竟然说了一句简直对我是一种侮辱的话,郭先生原来你想搞设计,天吶,竟然对郭先生说这样的话啊,漂亮吧? 
 
所以说,你看战友们,竟然是,大家注意到了吗?这是贝壳的,这块是贝壳磨的,全是贝壳磨的,看到没有?这全是贝壳的,下面是铜的,一根铜的上去的。你看刚才我上去了多舒服,因为我想把这两个角变成可以躺在这儿,原来他们是以为老是开party,我从来不开party,所以说我就不想那么坐。 
 
而且这个地下,我是要不锈钢跟整个这个船的本身结合,然后深灰贝壳磨的,那块儿是深铜的。然后不锈钢,超舒服,第一要舒服设计,要人性化,要简单!我们中国人的什么东西都搞的很复杂,色彩太多。你看看这是啥感觉,你看到外边那个蓝色多漂亮,这是真的是蓝色,不是假的,不是喷蓝漆上去的,我也喷不了。 
 
你看还得有点盆景是吧!太漂亮啦!这盆景多漂亮,这是我们东方的感觉,是吧?没东方的感觉就不行了,啥叫鲜花啊?这才是鲜花是吧!坐这儿开始吃东西,对吧!你们现在在这块儿,我要去换衣服去了战友们。 
 
我让大家看到这些呢,就是我们都可以拥有这样的生活,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这样的生活。 
 
现在大家看到西藏、新疆被它们祸害成那样! 
 
大家要是有事儿的都不要在这看,咱今天可不是爆料啊。不爆料,没啥料爆的,真的没啥料爆的,看看生活吧。 
 
你们今明两天就会明白了,真的不爆料啊,你们可千万该干嘛干嘛去。我在试John庄的这套设备呢。 
 
所以说战友们,生活这个东西呀…… 
哇!曼哈顿现在看着真漂亮!太喜欢纽约了,太爱纽约了!纽约是全世界最棒的城市。全世界上,你说我想在哪个城市在哪个城市,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可以跟纽约相比,没有,真的没有;太漂亮啦!现在这个景致多漂亮!多漂亮!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