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9年5月23日直播 20190523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9年5月23日直播 20190523 鲁仁达先生与文贵在线互访直播

主播人物:郭文贵 鲁仁达 
涉及人物:成水炎 郑介甫 谢建生 陈小平 卢比奥 温家宝 董克文 夏业良 王雁平 刘鹤 川普 梁冠军 韦石 孟维参 李洪宽 习近平 郭文贵 郑祺 熊宪民 郭宝胜 袁红冰 相林 细思小哥 班农 习主席 习 贯军 李鹏 Kyle Bass 鲁仁达 雁平 小平 梁贯军 科鲁兹 
公司组织:CIA 华为 北大 博讯 明镜 FBI 喜马拉雅大使馆 海航 法治基金 人权组织 WTO 
国家地区:湖南 柏林 夏威夷 北卡 台北 山东 马来西亚 法国 华盛顿 纽约 广东 北京 日本 台湾 香港 德国 欧洲 美国 马阿拉歌 中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东德 费城 Las Vagas 
名词解释:5G 爹亲娘亲不如党亲 欺民贼 盗国贼 共产党 喜马拉雅 文化大革命 爆料革命 挺郭 六四 中共 爆料 爹亲娘亲 不如党亲 中美贸易协议 一切听党的 结构性改革 
文字整理:彩虹桥 文山 圣诞快乐 文熙 非洲小哥 文灰灰 文正 小白 呼吸的雾霾 三炮 阿尔巴 拿得起 文晓 
发布时间:20190523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zvWs6Tv7Z5s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郭文贵先生: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5月23号,文贵在纽约喜马拉雅大使馆,很荣幸的在今天与我坐在旁边的这位鲁先生,鲁仁达先生,山东的鲁,仁义的仁,达到的达。我不知道这么理解对不对? 
 
鲁仁达先生:对对对。 
 
郭文贵先生:欢迎你!鲁先生。 
 
鲁仁达先生:谢谢! 
 
郭文贵先生:是咱们喜马拉雅大使馆你是第一个挺郭爆料的一个纯美国战友,欢迎您! 
 
鲁仁达先生:很荣幸,很荣幸,谢谢!很高兴能参加今天的这次采访。 
 
郭文贵先生:鲁先生过去接受过明镜的陈小平采访, 
 
鲁仁达先生:对, 
 
郭文贵先生:跟细思小哥连过线,还有跟其他战友接受过电话采访,而且特别重要的是,当年叫董克文,还有郑介甫,谢建生,还有梁贯军,这帮流氓,开始造谣文贵,缠诉文贵的时候,这个时候鲁仁达先生第一个作为美国专业律师身份,就了解美国法律的人士站出来讲话。当时大家可能记忆深刻,那么在这些••••••从那天直播到今天,鲁先生一直在背后可以说是24小时默默的支持我们爆料,给了我们大量的法律文件翻译。还有一些中英文翻译的一些纠正,更改,付出了巨大的时间,我们非常非常感谢鲁先生你的付出。而且呢鲁先生的妻子,是我山东老乡。是我山东老乡很漂亮。一个山东美女让人给娶走了。而且很幸福,而且她因为家人遇到了一些不幸,被共产党陷害,所以说和我们站在一起了。今天啊我和鲁先生••••••今天你采访我还是我采访你?咱俩? 
 
鲁仁达先生:我没采访过别人,我怕我没有这个资格。 
 
郭文贵先生:我今天和鲁先生是兄弟聊天,谁也不采访谁,现在先请鲁先生给战友们说几句话。请… 
 
鲁仁达先生:我是来的比较突然,没准备。也没有稿子,我只能说,简单的说,我为什么从两年前开始支持郭先生,老早以前我就去过中国•••••• 
 
郭文贵先生:1990年是吧?去中国? 
 
鲁仁达先生:90年, 
 
郭文贵先生:作为学生到北大学习外语,外国语学院, 
 
鲁仁达先生:对。也在中国当过学生,留学生。也当过生意人,做卫星通讯的买卖。 
 
郭文贵先生:卫星通讯? 
 
鲁仁达先生:卫星通讯。 
 
郭文贵先生:很高科技? 
 
鲁仁达先生:我不懂科技,但是我懂客户的要求,只需要…通讯吗,当时中国的这个电话通讯很落后。需要从北京通线到下边的分局,分公司。所以我们是希望能给他们建一个电话网,通过卫星的线路。 
 
郭文贵先生:那么你现在鲁先生,你目前看到刚刚的中美之间发生了贸易战,还有这个华为5G的事情,你1990年作为一个留学生,访问学生,后来做这个通讯业务,和中共打交道,和一个中国人的女婿,那么也有一个很大的家庭,四个儿子听说,那么在这之前中午吃饭的时候,鲁先生问我,说咱们讲什么呀?我说讲啥…咱们随时,从来不准备,这是我们的风格。 
 
因为我今天…因为你知道你看到我每天太忙了,每天二十个会议以上,所以我饭吃一半,我开会,回来跟Kyle Bass去开会去了,在开会中间时侯,其中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就是美国的政府的一位官员就说到了一句话,说:现在美国人看郭爆料的,每天的递增率是超出了他们想象的,很震撼。我说我一会儿跟你们一个美国人做律师的,是我们中国的女婿,那么他就突然说,他现在怎么看待共产党和以前的共产党。我给他说了,你是1990年去的。你能简单跟战友说,1990年的共产党和今天的共产党有什么不同? 
 
鲁仁达先生:有什么不同?也可以说实质性的变化是没有。它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是什么样子,你怎么说的?江山易改…… 
 
郭文贵先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鲁仁达先生: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以前我是抱着一些希望,我觉得中国是很有前途的,也可以从国外的经验学到很多东西,以前通用电气是怎么搞破坏……破坏了我们的环境,是吧?有这个环境严重受污染的问题,也有一些金融上的,经济上的政策按理说中国可以从西方学会……但是他们不,他们不管,他们看了也就装没看见…… 
 
郭文贵先生:你说的非常对,共产党应该在西方的工业革命以后的工业发展的基础上、工业文明基础上吸收美国和西方的教训,对环境、对人文的破坏,例如金融给人性、给社会带来麻烦,他没有吸取这教训,反而是把这个坏的东西继续放大。 
 
鲁仁达先生:为什么中国在这个通讯上十几年内变成一个普通人没有一个电话、你家里也没有电话,你有一个BP机,20年后谁都有大哥大,那会儿多快,你几代的技术就跳过去了。别的方面呢,环保上、法律上,进步的有多慢,或者退步了,根本没有进步,你还那样,原来是怎么……怎么……是怎么说来着?法律系统是很不健全,一直这么说,过了二三十年还不健全,有那么难吗?有那么难吗? 
 
郭文贵先生:鲁先生的意思说得是什么呢?就是说你这个通信发展,你从BP机跳到大哥大去了,就是偷了西方的这种技术吧,你发展很快、跳跃式发展,为什么中国的法律跟人权跟民主跟不上,有那么难么?不是,你是故意的,所以共产党在法律建设、民主、法治上根本没有任何发展,还是老样子。好,这个问题。 
 
那么鲁先生,很多战友呢知道今天您来啊,给我做了很多留言,很多战友我先抱歉,很多我看不完,但是我看到的我尽可能地代你们去问鲁先生,就是很多人说,我也是怎么认为,我认识很多中国人和美国人结婚,婚姻幸福的很少,绝大多数都离婚的,但是我和你这两年吶,你是对你的太太啊,非常之爱、幸福美满,4个儿子,你能给简单说一下你是什么秘诀让「中美联姻」能那么成功吗? 
 
鲁仁达先生:我可以简单地说,我不好说我们是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不是什么。我认识我太太的时候我23岁,我没钱,所以她跟我在一块儿也不是想来美国,因为我们是在北京认识的,认识了以后在北京待了很多年,所以说她没有说哦,我通过这个新朋友可以去美国,我也不是当什么官儿,她也没有什么……也没钱,所以当时我们是很正常的认识,我当时也会中文,所以没有语言障碍,如果一对就是男女朋友,双方有一定的意愿,愿意学到对方的文化的话,如果你配备这个条件的话,能相处得好的可能性更大。 
 
郭文贵先生:你们结婚多少年了? 
 
鲁仁达先生:93年领的证,38妇女节。 
 
郭文贵先生:93年,38妇女节,93年到现在已经…… 
 
鲁仁达先生:26年。 
 
郭文贵先生:26年婚姻,很不容易!就你们两个26年婚姻还很幸福的秘诀是什么? 
 
鲁仁达先生:Well,其实很多次我认为如果我妻子、我的老婆、我的爱人如果有矛盾的话,很多年我认为这是一个中国文化问题,为什么中国人都是这个样子?我老婆这样,我不好接受为什么中国人是这样。实际上后来我知道这不是个中国女人问题,而是一个女人问题,哈哈哈哈,不分的,普通美国女的也会那样,很多次。 
 
郭文贵先生:你说到的大家可能是中美婚姻可能都会遇到的文化冲突,和正常的男女之间恋爱遇到的问题。那么,我想鲁先生你知道,自从川普总统上来以后,习近平主席曾经访问马拉拉歌庄园,有三句话,非常有名。 
 
习主席说:中美之间一千条理由可以搞好,没有一条理由可以搞坏。中美之间像夫妻的婚姻关系。那么从你的这个角度看,中美之间文化冲突可以让一个人成立一个家庭可以很幸福。不是说中美之间就一定要变成矛盾的,不能结婚的,你们是成功的夫妻,中美两国关系事实上可以发展的很平和,很好,很永远,为什么从马阿拉歌庄园到现在,中美现在两国的冲突,从中美贸易协议,200天,90天,然后又变成90天以后的延期,然后突然停止,然后封杀5G,还有现在对整个中国的科技,几十个企业将进行制裁。接下来可能还有更多的制裁。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谁的错,什么原因? 
  
鲁仁达先生:习主席是怎么说的?对对对,当时他说一千个理由搞好,没有一个理由不搞好,按我的看法中国无论说是要双方那个协调或者有这种谈判互相要谦让的话,我还真看不出来,中国是怎么做出让步来的。他起点就说,他的起点是很多入世贸的时候,已经答应的东西,你已经赖着,你就一直赖着账,你说话不算数的,过了20年,你一直本来你该兑现的东西你没做到,你现在让你做原来你答应的东西都很难,我,一千个理由我看对中国来讲可能没有一个理由,他不可能,他能找出一个理由,他肯,他肯做吗? 
  
郭文贵先生:刚才鲁先生这个解释我帮您说一下噢,我的英文没有你讲的中文讲得好,你的中文肯定没我好,我帮鲁先生解释一下概念,他说中美之间就像他两口子一样。你把你太太娶过来和你和你太太结婚,你俩是有承诺的,我爱你,我尊重你,我们俩不能互相欺骗,你不可以在外面养小三,你
太太也不能在外面有其他的男人,这是起码的常识对吧?中美贸易他就像夫妻,就像你们俩夫妻一样,你不能,我跟你签了WTO协议,结果是鲁仁达先生外面有小三有小四你老婆会不会跟你离婚?一定会跟你离婚的嘛,你如果你夫人在那看着... 
  
鲁仁达先生:光离婚我还算那个幸福的,那个我...活着出不来了 
  
郭文贵先生:这是我们山东姑娘啊,你别惹我们山东姑娘,我可跟你太太是老乡。所以说,那就鲁先生很清楚,他发自内心的说,如果他有了背叛的承诺的其他的情人,必死无疑。他太太有,你能放过吗?你也不会放过,这就是中美关系,不是夫妻关系吗,夫妻关系的结婚证什么的就是WTO啊,WTO你兑现什么了?你什么也没有兑现,人权没兑现,等等等一系列的人权的要求,后来温家宝之后就没人理这个事了,美国人也多次催促,对待中国老百姓好一点,对待员工好一点,工人好一点,对老百姓保护一点,中国共产党根本没有兑现,而且压榨平民老百姓。这也是美国川普总统跟中国要求说,中国要有一个叫结构性改革,还有一个就兑现WTO协议,还有一个中美双方之间不能再互相欺骗,你说兑现你必须兑现,然后呢美国要有个监督机制,对,你这回你真的能说了算,最后一分钟不算数了,刘鹤说我们现在商讨了90天都不算数了,阿根廷不算数了,在马阿拉歌... 
  
鲁仁达先生:如果你要玩真的话,那我就不玩了。 
  
郭文贵先生:我就不玩了,你玩真的话,还有你不能告诉中国老百姓,因为川普总统对中国老百姓说话呀,美国对中国老百姓说话,原话啊,我听说的,我刚刚就是鲁先生.....我们晚了,非常抱歉战友们,非常抱歉,我晚了。因为上边其中一个政府官员就跟我说:美国政府明确的要求,中国对待所有的,跟美国有关的贸易的人权,必须受监督,所有的协议,美国政府一定要公布。中国政府说:中国老百姓的事儿你不要管,你也不能公布。中国老百姓没社保,没保障,你不要管……你听说过吗?我今天为什么问你的婚姻的关系——如果你太太说:哎,我爸我妈死活你别管,我姐姐死活你别管,然后她天天在家里头骂她的爸爸,骂她的妈妈,骂她的姐妹……你会跟她继续过日子吗?你不可能的嘛!所以说这是很荒谬的事情,我们的国家、国民要被美国政府来保护。鲁先生,我想请问你一下,你有多少年没去中国了? 
  
鲁仁达先生:很多,很多年。 
  
郭文贵先生:很多年啦。那你…… 
  
鲁仁达先生:差不多那个入贸的时候。 
  
郭文贵先生:那就2001年嘛。那事实上,中美之间最大的利益的时期你并不在中国。 
  
鲁仁达先生:对。 
  
郭文贵先生:你要现在看中国你会很震惊的,发展很快,环境很恶劣,道德很沦丧,人很疯狂,官员更腐败…… 
  
鲁仁达先生:对,原来美国养的一个……也可以说是一个怪物,白眼儿狼……一个怪物,现在都养肥了,养大了,不好对付了——已经养成了这么大了,一个monster…… 
  
郭文贵先生:所以鲁先生,我跟您联络当中,两年最彻底的,您是从来支持我们反共,你没有一点儿犹豫过——不论遇到什么事情,你从来没犹豫过。这是个美国人,跟中国人现在文化上很大的不同呵。以前的中国人,我们是很有文化,很有美好的个性的。但由于共产党来以后,让中国人很现实,非常的没有原则。但是你身上却看到了我们过去中国人的一面,坚持原则,Never give up. 那我请问你啊,你是住在费城? 
  
鲁仁达先生:以前住过费城,对。 
  
郭文贵先生:以前是住过费城,你现在住的地方也是中部啊? 
  
鲁仁达先生:北卡。 
  
郭文贵先生:北卡……整个这些地方,怎么看待共产党,怎么看待我们的爆料革命,反共? 
  
鲁仁达先生:这是谁提的问题?是推特上几个问题:一个是一般美国人怎么看…… 
  
郭文贵先生:共产党现在对付美国的。 
 
鲁仁达先生:我觉得我们都是觉醒了,美国人…… 
  
郭文贵先生:你觉得都这样吗?北卡罗讷州也觉醒了吗…… 
  
鲁仁达先生:开始了,开始觉醒了……以前睡得太死了,叫不醒,现在开始了。 
  
郭文贵先生:是因为谁觉醒了?跟我们爆料革命有关系吗? 
  
鲁仁达先生:在你爆料之前我还真几乎没有看到任何西方的报道,关于共产党的负面……爆料以来,第一步是在可以说是右翼里边有一些人,像那些Cruz, Rubio, 也有一点靠近你的想法。然后班农也把这个组成一个更大的东西。然后我发现左派也有,像那个******也是很反感这个共产党的。同时也有美国情报局的,调查局,FBI和CIA都出了不少的报告,想警告美国人面临的一些问题:偷技术的,也有渗透学术界,入了美国大学……不光是偷技术,还有Hike! Hike, 这个偷技术以外,也有偷信息的……所以滚起来怎么那么多!如果你找一个原点,应该是,我觉得还是你开始挑那个海航的刺儿——从那个海航那儿你开始,哎,这个不是那么完美的。别光看那个哈弗是怎么写三期研究报告,商学院是写三份儿…… 
 
郭文贵先生:三次,连续三次研究报告, 
 
鲁仁达先生:对,别看那个,不是那么微妙的一个东西,海航幕后是有一个别的解释方法。你爆料以后,欧洲、美国很多地方就接着揭露海航。完了之后再进一步看别的企业和共产党。我觉得如果没有你的爆料,这个也可能会发生,但是这个趋势肯定是随着你的爆料是加快了。 
 
郭文贵先生:谢谢。鲁先生他现在是在北卡罗讷州,原来住费城,他是律师出身。中美婚姻,非常的有代表性。而且他过去在北大留过学,在中国做过通讯的生意。然后这两年的爆料以来,鲁先生发表了很多的观点。特别是他在他的推特上,转发了很多具有代表性的文章,他也有一些代表性的观点。像他说的我们的众议员卢比奥、科鲁兹啊,这些人都非常的,在最早的时期提出要小心共产党的。但是刚才鲁先生说的,从美国的中部,当然就更别提纽约、华盛顿了,自从爆料革命开始起,让美国人从过去的小心,到现在变成了大家都醒了,说这家伙是个魔鬼,被我们培养成了一个魔鬼,必须制止它。他刚才见到我们说,班农先生给你带了很多的帮助是吧?后来我马上要
走了,我说鲁先生,不是他给我们带来了帮助,是我们帮助了班农先生,在中国问题上。 
 
鲁仁达先生:对, 
 
郭文贵先生:在中美关系上,班农先生走到任何地方都说,他是郭文贵的学生。这个班农了不得。 
 
鲁仁达先生:我是听说,他把这个精髓,他演讲的时候举的例子,关于中国的例子,都是非常漂亮的,我都能听出来他都是从您这学来会的,在欧洲就开始应用上了。 
 
郭文贵先生:应用上了,确实。班农先生每次跟我见面,每次见面都拿个笔记本。很多次我真的是受不了了,因为他问我问题都是问六七个小时,都记下来。 
 
鲁仁达先生:哈哈哈哈哈 
 
郭文贵先生:然后最可怕的是,班农先生他回来之后,过了一个月,他一星期能见我12次。回来以后,他给你拿出本子来,我上次记的问题,他能全部再去核对。班农先生不是个胡吹的人,他不像共产党的,听风就是雨,胡说八道。他不是,他要核实。然后他要学习,再来研究。这个班农先生代表了美国很多人,就是听了爆料以后,他不是只听听就拉倒了,他要去核实,他去verify,他去查验。然后他开始把自己知道的进行结合。所以说刚才鲁先生说,在美国的中部,很多人已经开始明白共产党这个怪兽了。 
 
我今天告诉您是什么意思呢,班农先生,不是他帮助了我们爆料革命,是我们帮助了他。在这个世纪与共大战当中,他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再要跟您说的是,刚才没说完我就走了鲁先生,在班农先生背后,我们有上百个,上千个美国人,咱们就说纯美国人,不只上千个人和我深度交流的,现在是把一生的事业定义要反共的。为什么?他认为美国人民现在面临着一个生死威胁是共产党,而且美国人确实有很多人已经明白,不是中国人,它确实是共产党这个体制。就你说的,共产党它为什么能跳过大哥大去发展5G,你为什么不能把法律和人权搞好。 
 
鲁仁达先生:中国人和中共的区别,我觉得美国人,你们不用那么担心我们脑子能不能转过弯来。因为我们从小就说广东人、香港人来美国做苦力,以前是叫苦力。干苦活的,修铁路的。 
 
郭文贵先生:奴隶,严格来讲是奴隶。 
 
鲁仁达先生:我们叫苦力,因为他们是做苦活的,出力做苦活的。叫苦力来这儿,那是好几代以前的,他们根本不会说普通话。过了第三第四代他们连那个广东话也不会,他们有华人,也有从马来西亚的,也有从台湾来的,有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我以前还没有学中文的时候我在大学认识一个朋友,夏威夷来的,她是第四代,她根本不知道那个中国话是……都是华人。 
  
郭文贵先生:你认为美国人能把中国人和共产党分开,您的意思。 
  
鲁仁达先生:应该是,我在台湾待过6个月,我很清楚台湾人和大陆人有什么不一样,我也去过香港,美国人很多是……台湾人来美国最多应该是六十年代因为他们政治原因,挺多的,所以很多第三代是台湾来的。我们是能看出来区别,我们也知道为什么东德和西德那么不一样,我以前我去柏林有一个东和西,从那个西德到柏林是要坐火车,因为是一个小岛,部分是要先穿过东德然后你才到中间的柏林,很不一样都是德国人,但是他们文化完全不一样,他们很多价值观很不一样,这都是一个邪恶的体制之下弄出来的,本来都是一样的人弄不一样,一个是把大陆的最优秀文化部分给洗没了。 
  
郭文贵先生:洗没了,你这话说得太好了。 
  
鲁仁达先生:我跟你说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还真有一个女孩跟我说…… 
  
郭文贵先生:你太太在这儿看着你呢。 
  
鲁仁达先生:这是认识之前,而且是正经……其实这个是在一个宗教活动上认识的。 
  
郭文贵先生:有没有那个什么事? 
  
鲁仁达先生:完全是普通朋友,其实这个对你们的民族是很重要的,她是美藉台湾人,他父亲原来是福州人,老早以前搬到美国入了藉,然后她给盛佳做裁缝机,建了一个厂在台湾,你知道那个女孩她算一个美藉台湾人…… 
  
郭文贵先生:发生了什么事儿你跟我说说。 
  
鲁仁达先生:这很重要,要集中精力别给我带走歪路啊,她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开始信教,你知道她爸爸…… 
  
郭文贵先生:信什么教? 
  
鲁仁达先生:基督教。 
  
郭文贵先生:基督教。 
  
鲁仁达先生:对,然后你知道她爸爸是怎么说她的吗?他不是大陆的,他原来是福州的,解放前跑出来了到了台湾。她一跟她父亲说她要信基督教,她父亲很不赞同,说你不需要,你是中国人,应该说你是中华子孙,你不需要信教。你说这个民族感有多强,你不可能问一个法国人:你不信教是因为你是法国人,他们不会说,德国人也不会说我是德国人我不信教,中国人能把民族想得那么重要,对自己是他本身最珍惜的部分,本来是那样的,但共产党就是…… 
  
郭文贵先生:现在不仅共产党不让你信教,信教要把你抓起来,而且现在共产党还只信共产党,共产党是宗教。 
  
鲁仁达先生:对,在大陆你不能说我不信教是因为我是中国人,你只能说因为我是党员我不能信教,哪个重要?是你的党重要还是你的民族……,党哪儿来的? 
  
郭文贵先生:党算什么?屁都不算。昨天晚上说得挺好,党哪儿来的,昨天晚上一个台湾的朋友跟我通电话,他刚从大陆回来,他说这次回大陆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到处是立着那个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一切听党的,到处都是一切要阶级斗争,跟文化大革命一样,他非常害怕,他说他感觉到下一步的台湾要出大事。后来我跟他讲在你电话之前一位美国的将领跟我说他们得到的
情报共产党对台湾要弄点动作。但具体什么动作我不知道哦,是什么动作我不知道啊,不明白。 
 
你刚才说的很重要。就共产党把本来一个团结的,一个伟大的民族,变成了一个,自负、狂妄而且不自信的一个民族。而且现在把党驾驭在宗教、信仰、民族之上,在玩弄着民族主义,这是很危险的!那么我还请教你一个问题。 
  
鲁仁达先生:然后在国外还设这个孔子学院。 
  
郭文贵先生:啊哈,对这个文化侵略。 
  
鲁仁达先生:好像这个,这个历史、这个文化对他们有那么重要。早早抛弃的东西,他们都挪到国外。 
  
郭文贵先生:对,他们早就抛弃了,但是他却叫你美国人相信这个。 
  
鲁仁达先生:他们自己先相信不就完了么? 
  
郭文贵先生:哎对了!他不相信嘛!他当做工具来让你美国人相信。实际上是间谍渗透、文化渗透、文化侵略。所以现在,鲁先生我还,我们战友们还要请教你几个问题啊。您觉得,海外的这些“民运”,我们叫“欺民贼”。这个,郭宝胜还牧师啊,牧师郭宝胜现在到,昨天有人发现在台湾超市,买青菜呢。然后在,买青菜被人家战友,台湾战友拍下来。在那块儿买青菜,袋鼠样。 。 。 
  
鲁仁达先生:谁在买? 
  
郭文贵先生:郭宝胜! 
  
鲁仁达先生:在台湾? 
  
郭文贵先生:在台湾超市,在买青菜。 
  
鲁仁达先生:哎哟!我跟你说呀!我第一次去台湾,我跟一个,一家是在台北内湖的区,叫内湖。是我认识的一个,是教中文的,一个女孩儿。他们家。 。 。 
  
郭文贵先生:又是女孩儿!又是女孩儿! 
  
鲁仁达先生:她比我,她比我大好几岁! 
  
郭文贵先生:我怀疑你有问题哈! 
  
鲁仁达先生:她比我大好几岁! 
  
郭文贵先生:我要向你太太举报你。 
  
鲁仁达先生:她比我大好几岁! 
  
郭文贵先生:她比你大好几岁就不会发生那个么? 
  
鲁仁达先生:她有五个,他们家五个小孩儿。呃,原来是湖南人,跟那个国民党一块儿跑台湾的。他们家因为,女孩儿多,她有好几套房子都是挨着在一个楼,有一个多出来的一个,一个房间我就住。以前认识的,我临时我就去中国之前几个月在那儿,当这个外文老师几个月。他们提供住的,我们就是朋友嘛。 Anyway,我认识这个女孩儿,当时,她们的,我住的那间其实不是,有五个小孩儿。他们的二姐,她是结过婚的,跟她小孩儿住一个单元,我是跟那一部分的,跟他们一块儿住。 Anyway,当时那个男的,有一次他们去买菜,那个女(士),那个妈妈回来了说,他们是购物啦,买菜啊。然后说了一个,那个什么男的,这个典型的台湾人的话,说:男人不提菜! 
  
郭文贵先生:男人不提菜。 
  
鲁仁达先生:对。 
  
郭文贵先生:男人不提菜。 
  
鲁仁达先生:会笑你的!你要买东西,男人是不提菜的!你说郭宝胜在给拍照了,在干什么? 
  
郭文贵先生:在买菜!在提菜! 
  
鲁仁达先生:他可以,他可以提。 
  
郭文贵先生:啊不!郭宝胜他太太不在,他太太在他不提菜。他让,他要他的太太提着他啊。还有一个是,今天早上我看了一个,我差点喷出来,分的一个发了一个照片。这个,袁红冰,还有那个Las Vagas的成水炎,还有夏业良啊,还有那个,还有哪个玩的我不认识啊,他们几个家伙坐在一起,正在绝食在那边。绝食六四,为六四绝食,哇塞我这,这简直成了滑稽片儿了!你怎么看待这些欺民贼? 
  
鲁仁达先生:当时他们在场,真正在场的人也绝食来的,是吧? 就89年的真正。 。 。 
  
郭文贵先生:不是,89年真正有!今天是,今天30年了!他们在日本绝食!当时夏业良干嘛呢?夏业良是共产党的一部分!那袁红冰也是共产党的一部分!是不是?那成水炎连个屁都不是!是不是啊?这些流氓骗子,你说你怎么看待这欺民贼啊?我想听听。 
  
鲁仁达先生:其实让我最失望的,说起来,我对中国的失望。一个是对党,或政府,我觉得他们一个很大的失败的一点是,应该学会西方,从我们这个错误。学会管好你的法制,或者改好。  
 
郭文贵先生:就中国政府的这个法制,现在应该让人失望。 
 
鲁仁达先生:或者环保应该提前重视,right?而且你看那车呀!本来我去北京的时候是,是没有小轿车,那么几辆尼桑都是出租。别的都是自行车,好好的,没有污染的,就逼着你练,你得骑啊! Right?你过多少年了,没人骑车!你空气都雾霾!听不懂,没有雾霾,不存在的词,给编出来的,为什么?西方国家都是要增多自行车的车道,你本来有足够的地让人骑车,偏要让每个人有一个车,你怎么停啊,没有地方停车。 
  
郭文贵先生:所以你认为共产党的管理是让你失望的,环保让你失望了。 
  
鲁仁达先生:对对对,在国外让我最失望的是这些走出来的,就是六四以后享受过特批,有一批特批,有六四卡,六四学卡,这帮人以前算是我的同学,以前有的算是我的同学,我在上大学的时候他们有一批是大陆出来的,念博士的,很多人恨共产党,说李鹏是一个混蛋,所以我觉得后来出来的也
应该不错,应该是反政府的,后来没怎么管。但是我觉得过了30年也只能说比较无能,真没想到您出来揭露他们的真正情况之前,我只是我只能说他们是无能,现在我觉得他们部分是无能,但是更主要是本来是诚心的真没有,真的不可能他们本来就是一点想作英雄,他们不可能,他已经定型了,像你说的几个人本来就是给中共干的,所以你抱着希望让他们变成一个勇士是不可能的,他就是只能说素质很低, 
  
郭文贵先生:素质很差,没有理想,就是我总结一下刚才鲁先生说的,共产党的治理国家的能力造成的污染,和国家的法治沦陷,是他失望的。在海外欺民贼,他曾经认为他是无能的,根据我爆料以后发现,这些人不仅是无能,素质低下,更重要的事情,他们还是共产党的一部分在为他们工作着。除了没有信仰,无能他们也没有任何理想,这个就是而且现在他们为他们工作,所以这个袁红冰、夏业良、成水炎还有相林这些烂人啊,烂到家了,还还有郭宝胜牧师,那照片都好笑。 
  
鲁仁达先生:这有点不好,我不能代表我老婆说话,我只能说她是怎么看这些假民运分子,怎么说呢,她就希望那些人就赶紧滚,如果不滚能不能想办法让美国政府踢他们一脚让他们走,她觉得就是给中国人丢脸,像你说的那个马阿拉歌是一个俱乐部对吗?你入会了是吧?入了,如果你让这帮人也入你觉得会怎么样? 
  
郭文贵先生:那完了,那我肯定不会入了。 
  
鲁仁达先生:我妻子是这么想的,我好不容易那么多年在美国,什么都是按规定的,我们等了多久啊,几年花了那个钱让她入籍,她本来也无所谓,我们不急,但是那个时间是摆着我们该走的程序都都走了,你说要再考试也没作弊就说呀,那么多年过后她觉得美国是好那边是需要改,但是你如果你降低你的要求,你什么垃圾都让进来的话那这个我我来这干什么, 
  
郭文贵先生:对,您刚才,鲁仁达先生说就像我入马阿拉哥会一样,很多人是等了很多年才让你入会的,而那个会里边大家都很尊重规则有规矩,那么不仅仅是时间的问题,他还有一个是会里的规矩的问题,这些假民运欺民贼,到美国来完全不按规则办事,在这里没工作骗捐,坑害这个社会,甚至配合共党影响美国人的国家安全和利益。这个刚才说他的夫人就认为这些欺民贼该滚回中国去,把他给踢回去,有必要美国政府采取行动。我今天 
  
鲁仁达先生:他等于是又降低我们这平时的水平,把我们稀释了,不给我们带来任何好的,把坏的一面弄进来了, 
  
郭文贵先生:稀释化了,把好的一面给稀释化了。 
  
鲁仁达先生:对美国不好,而且是对中国人的形象也不好,觉得你跟他们一样嘛!你认识他吗?你认不认识那个夏业良。 
  
郭文贵先生:这个烂人,我看到他就恶心这个烂人!这给夏业良,每次教课的时候他一来,学生就跑了,而且几乎女的都不去。只要女的一说夏业良她扭头就跑,夏业良哪也不看就看人家胸脯,这个烂人,你知道了吗?你像这些美女,被他发现了,他就不跟你播节目,他就看人家了,你知道嘛。所以说很烂吶这个烂人,也是你们北大的。 
  
我同意你夫人的观点,这些人该送回去,比如说郭宝胜的护照,我们已经跟美国有关部门,美国已经答应了,对郭宝胜的获得护照的真假,就像你说的人大你很熟悉,人民大学,我们现在有各种的证据正在各方面跟美国政府合作,把他这个拿到护照的虚假信息提供美国政府。美国政府现在我们一定要想尽办法,让骗取美国护照的人受到惩罚。 
  
你跟你太太要全力以赴,你要做这个工作,拜托了鲁先生。我邀请你来我还没给你谈呢,接下来我让王雁平给你谈的事情,我要和你合作,和美国政府合作,把郭宝胜、夏业良、李洪宽、还有韦石、孟维参、熊宪民,正在政庇的,已经获得政庇的,已经拿到美国公民资格的,他们用假身份的,和在美国威害美国社会的,我们要开始采取行动的。你答应了啊,全力以赴配合咱们合作。 
  
鲁仁达先生:我第一个可以说办护照,申请人编的故事,关于他以前是怎么被抓起来的,被关在监狱里面,我是现在一丁点都不信,这些人编的故事。特别多人说这个中国人的一个诡计。我为了扮、装一个受害者。 
 
郭文贵先生:郭宝胜你信吗?郭宝胜的故事。 
 
鲁仁达先生:来自青海以后我就开始不信了。他是去了人大,干什么我不信,做什么我不信,如果是进了看守所,或者拘留所怎么着,派出所,如果
他出了事,我看都是设计好的,都是为了害别人的,抓别人的证据的,这个不新鲜。 
  
所以你对付共产党有这个么一个问题,他们的设计图是很熟的,他们有一个本儿,第几页,应该怎么对付什么样子,他们有那么多年的经验。连你他们都知道,我们应该是采取什么行动,但是问题是他们没想到你也是偷看了这个本儿。他们其实做的很多是很类似的,都是要为了谁的权力,我罢工来的,我支持他们,后来我自己被送进去了,然后出来我是英雄,国际人权组织都很喜欢我,现在应该听我的。 
  
郭文贵先生: 就像熊宪民做的那个假宗教信仰政庇啊,然后韦石博讯专门给人家搞这一套的。 
  
鲁仁达先生:老早以前在中国北京有一个最早是可口可乐,但是很多卖假的,有标志是很像,也许是可口可以,或者可口可再弄一个什么类似的字,假的,挺想是真的。我看这些民运是,觉得中国人是那么容易骗应该是。因为人多,有这个问题。这个党那么多年我们不好实现民主,我们不好给你人权,老百姓人权,因为我们人多啊,我们养不了那么多人,就是以前他们经常那么说,我们连饭都不够,怎么讲人权。现在你饭够了,你计算器也够了,你大哥大也够了,你商品房也够了。但是还是不能够民主,会乱起来。 
 
郭文贵先生:现在共产党各种借口呢不让有民主,海外的欺民贼们正在牺牲中国民主的国际形象,正在打着中国人的民主要求在海外继续骗,毁坏了华人的形象。所以说,我们可以把美国很多有专业素养的,真正美国人,很多美国人,我们爆料革命当中的很多很多美国人,他们和我们在一起,要合作。接下来法治基金会跟他们合作,把一些虚假骗取美国护照公民资格的人,还有一些做假政庇的人惩罚回去。 
 
鲁仁达先生:说一句难听的,以前我形容那些,你说的董克文周围的那些人, 
 
郭文贵先生:像苍蝇一样。 
 
鲁仁达先生:两条腿的苍蝇。真是要大量的清理,要清除这些害虫。给他们除掉真是要下点儿功夫。弄得干净。你本来想在西方,在国际战场你可以跟
共产党对着干,问题是你在国际战场你还有这些垃圾,你能不能真弄干净一些。把他们踢一边儿。老碍我们事儿,还不起作用。 
 
郭文贵先生:接下来我们会和鲁先生合作,因为他是法律出身,而且家里边历史上很有钱,,很有钱,不差钱得人,而且妻子又是山东人,有文化,而且妻子也是很有教养的人。我觉得像这样的美国朋友我们要很多地联合到一起,给美国这个国家曾经包容的胸怀,把这两条腿,像董克文这种进来当律师,这是垃圾简直是。还有一系列的打着民主民运,欺骗美国政府获得护照的很多人,包括现在你看,明镜电视呀,博讯呀,还有一些媒体人啊,都在这块儿招摇撞骗,招摇撞骗。 
 
鲁仁达先生:明镜我上了一次,那就是因为当时你挺信任他们的,我觉得我得上。因为当时,陈小平一开始想报道董克文的,我看他报道的我觉得不好,我批评他了。后来说,那好,你过来,采访你。我说可以。后来你弄了几次明镜,我觉得你是拉他们上去的,他们自己本身不是要对着共产党干的。后来我就不看他们的了。 
 
郭文贵先生:嘿嘿嘿,这很有表现性。鲁先生本人非常英俊,非常帅,很直率,很美国人。看问题很直接,很到位。明镜不是想反共。 
 
鲁仁达先生:我天真。 
 
郭文贵先生:你很实在。我很羡慕像你这样的美国人。到现在保持那么善良真诚的一面。这是一种幸福。那么共产党把我们搞得太复杂了啊。搞得我们人已经不像人了。明镜是一个很明显得例子,就是不择手段地捞钱,啊,不择手段捞钱。那么博讯就是共产党得一部分,他就不是合作,是共产党的一部分。接下来我们要让美国政府知道真实的发生了什么,这很重要。 
 
所以鲁先生我希望能和您,和您这边一切来支持反共的人士合作,帮助美国政府清除一些在美国的害美之马,害美之马,要把他们给清理出去。我们接下来法治基金•••••• 
 
鲁仁达先生:本来说共产党把马放出来是吧,有马放出来。放出来了以后还真不怎么样。以为他们还有什么高人,也就那德行。 
 
郭文贵先生:董克文那个烂德行。还有那个梁冠军,还有那郑祺,那些烂人。这些是非要清理不可的。我们正在和有些部门合作,美国政府高度在关注着。美国政府不可能让这样下去的。包括到我们家下面抗议那些人,美国政府是不可能这事儿拉到的啊。不可能。滑稽。那么鲁先生我要请教请教你个问题啊。您现在爆料革命到今天,你认为我们现在爆料革命接下来最重要的应该做什么?我们和战友们之间最重要的应该做什么? 
  
鲁仁达先生:我只能说你们到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两点是,揭发海航,比较大的现行的一个盗国集团。它比华为还好,它是上市的公司,公开过很多资料,除了工会以外,很多数据都是公开的,还有那个资金,所谓的慈善基金是不太公开。但是华为是私人的,没有那么多公开的信息,海航让很多人知道这个,想象的跟现实很不一样。 
 
第二个是,可能不是爆料革命的专长,就是爆出来海外特务,我看你们是点出来了,但是内部了解情况的人会专门负责的。你不可能整天只抓特务的,点出来这个和那个,现在指出来了很多可疑的人,下一步应该是让有关部门负责。所以我看,个人的极腐败的例子和公司的越轨的例子,都会很有帮助的。情报上呢,在政策上的那个贸易战,我觉得班农自己已经算是有一个团队,让他自己弄,挺有力量的。 
  
郭文贵先生:非常有力量,他有强大的团队。 
  
鲁仁达先生:我跟你说,以前没几个华人在美国说他们是共和党的,很少,有了川普以后,都是支持共和党。终于有一个敢于对付中共了,以前中国人觉得好听,民主党就是民主,共和党有点听起来像那个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我周围的没有,我不认识支持共和党的,在川普上台之前,在华人里面没有。现在是有,这个等于是让好多海外的华人,让他们更关心,不光是关心爆料,更大的问题,美国总体问题,移民问题也不光是华人问题,生产力、内债,那个国债、税问题,很多。现在华人我看是更积极一些。 
  
郭文贵先生:所以刚才鲁先生呢,对我们爆料革命,我们开始呢,把海航的事件揭发出来,通过上市公司,西方了解到它的私人基金,还有所谓的国营变成私人,上市公司的资料,资产的在海外的贷款、购买,都让西方看到了中共在西方间谍系统、经济侵略以及盗取中国财富的案例,这是我们爆料革命巨大的影响力之一。 
另外一个呢,由于我们现在和班农先生以及美国的很多有关部门的合作,重创了这个中共贸易协议,已经对中共像华为在西方各种经济技术侵略、文化侵略的一个个案例的揭发,让西方更加地看到了中共的威胁。那么接下来,我们将和美国各个领域的有关部门以及社会个人进行全面合作,然后全面地让西方了解中共对西方的威胁。 
  
鲁仁达先生:太好了,欢迎。 
  
郭文贵先生:包括今天鲁先生很强烈地,就是我们会合作一集,对海外的影响华人形象的,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危害的欺民贼、假民运。。。 
 
鲁仁达先生: 我有四个孩子,他们都是半个华人,他们爱听吗?有那么多很……都是伪劣的华人。其实对他们的形象也不好,他们以后找工作都……也许会受一些歧视,这种歧视是不应该的。因为他们是最不应该的,他们本来爷爷奶奶都是受害的。你说你反过来让这些腐败分子跑美国来,破坏纯正的华人后代,受压迫的华人后代,毁坏他们的形象。你不能两头都坏吧?你把这边搞坏了,然后你让孩子跑国外再坏一波。一粒老鼠屎坏一锅汤,你不能坏了这个锅,再把老鼠屎扔到那个锅,再坏那个锅,这盗国贼们太坏啦!两头都要坏,都要给感染了。 
 
郭文贵先生: 这个盗国贼和欺民贼对美国国家造成的危害,以及海外的华人,像鲁先生深有感触。担心四个儿子未来在美国,受到社会上就业以及生活上的歧视。由于这些代表了华人的,严重影响了华人形象的欺民贼、伪类们,还有一些盗国贼的家人在西方造成的影响。一个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一个老鼠屎坏了两锅汤,不允许发生,这个说的好。我们今天的直播啊,就到此为止。鲁先生,您要给咱们战友们有什么要说的? 
 
鲁仁达先生: 没有没有,我说的那个耗子屎已经够了,哈哈!没有要补充的。 
 
郭文贵先生: 今天鲁先生的“老鼠屎”……打击老鼠屎!一颗老鼠屎不能坏了两锅汤,这个太好啦!我们在做这个事情,今天的直播非常的好。非常地荣幸和感谢鲁先生!两年来夜以继日的为我们的爆料革命,做了各种背后的大量工作。非常地感激!我相信中国人、你的子孙,你的四个儿子会感激你的。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希望你以后继续帮助中国人反共。 
 
鲁仁达先生: 会的,还是有希望的。要是我没看好您的爆料革命和未来,我不会折腾的。不会浪费时间的,我是蛮有信心的。 
 
郭文贵先生: 谢谢!谢谢鲁先生、谢谢鲁先生!鲁先生对我们爆料革命有信心,这是很多美国人的一个体现。 
 
我们现在跟鲁先生一起,为十四亿中国人民祈福!愿中国人早日摆脱共产党的统治、绑架。愿中国人早日有真正独立的法治,信仰自由的社会环境和体制,早日铲灭共产党。 
 
我们为十四亿中国人民祈福.. 
 
愿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能和平相处,像鲁先生一样,我们中美真正的联姻,成为幸福的家庭。中美人民可以共同相处,从鲁先生的将近三十年的婚姻,二十五六年的婚姻了。这是幸福的婚姻,还有了四个儿子。可以说是好几代人延绵下去,希望中美人民多有一些这样的婚姻和家庭组合。中美人民有更多的幸福,和平相处,为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和平。 
 
谢谢鲁仁达先生!好好的关心你的太太。如果你不好好照顾你的太太,我们会不满意你的哈!谢谢亲爱的战友们!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