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9年4月24日 20190424



郭文贵2019年4月24日 20190424 文贵向战友们报告昨天的三个神秘会议的内容及对张建先生突然病逝的祈祷!

内容梗概:
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好,今天是4月24号,你们健身了吗?你们往身上泼水了吗? 
 
亲爱的战友们,这个向大家报告一下,昨天到今天的情况。特别是某个宗教的教堂,叫教会,他们叫temple,咱们翻译成庙,人家叫会堂。在会堂最顶端的地方,那里面叫21个长老,咱们翻译叫长老会。在长老会上,我们大家这是约 了很久了。这是过去两年,这是第四次跟他们见面。感触颇深。 
 
前两次,基本上我说话,那个眼神,那个身体语言,还有一个就是对咱这个人的看法,那个真地是······亲爱的战友们,你们没有到过这个环境,或者说没经历过这个事,真的是没有办法用言语传达给大家的。那在第五大道可以说在全世界最牛的宗教组织之一,最神秘的之一,世界上最神秘的组织之一。 
 
当我告诉人家,说共产党如何如何的时候,人家所有人都在那里大量的投资。他们一说话就是中国,不提共产党,中国人。所以我当时就提醒他,你把中国人,你把中国,你把共产党必须分开。直到上一次,就是说第三次他们真的很注意说话了,分开了。 
 
但是对过去两年来爆料革命产生的影响,人家都有自己的信息系统,人家有大量的投资。最近特别是当委会,分别游说这些长老下面的各个分支机构,这些分支机构大了去了,各种分支机构。也就是星期四,在曼哈顿,有一个当委会的一次会议,这次很多媒体都参加 ,人数不一样。 
 
我可以向大家透露个秘密,很多人都是秘密委员会的人,还有执行委员会的,都 来参加 。有的人可是坐在最后边,最低调,但他可能最有能量 的人。其中就有21位这些长老之一,昨天跟他们见面。我先问他们,我说你们那么牛,那么厉害,这么大的影响力,你们这一屋子几万亿美元你们控制 着,我说此时此刻,就这个八,九点钟,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CCP正在干什么?唉,没人说话了。 
 
我说这个,大家记住各种基金会,各种基金会,和各种所谓宗教组织最牛的两个职务,第一个我原来说过叫officer,就是你签名的那个人,比如说法治基金,那个officer是非常重要的,他向报税机关,IRS去报税,这个人是关键的。别老看着他主席是谁,Steve Banoon,Kyle Bass 这些都不重要的。 
 
第二个就是基金会的秘书、,秘书最关键的,宗教组织,他是运行者, 咱们叫秘书长,中国共产党叫秘书长,叫秘书长。所以说秘书长那个秘书,这个长老会的秘书,和另外那个济什么会的officer都坐那边。我说:你说发生了什么?我说咱今天先开始。我说我在你这里开会之前 ,我已经问过两个来劝说我去听你们的当委会开会,有几个会让我去听,我问了,都给了我答案,不知道。结果说:我们不知道。 
 
我说现在在青岛,正在进行的事情是正在青岛军演,一带一路。几年前,当时是360架飞机。今年,原来说是80多架,据我所知,刚刚更新,是39架。上一次,上百架潜艇,这回20艘舰艇。诶,他们马上······因为那屋不能带手机,不能帶任何電子設備,所以,他們馬上出去,核實,啪……打出來了,給他們看,噢……是。 
 
我說正在北京進行的“一帶一路”,在幹啥?我說我告訴你,“一帶一路”宣傳的幾個口徑,你們知道嗎?——不知道。我說這裡也沒報導,我給他們簡單地說了一下。 
我說我要跟你們說什麼意思,因為——你們西方的媒體,和西方像你們這樣的人,都不知道此時的中共在幹啥!或者他幹完啥以後你才知道,你永遠是輸家。 
 
有道理不?這些人的發言啊,我跟你说戰友們,咱們有機會開會的時候,我告訴你,給你一分鐘就是一分鐘,給你三分鐘就是三分鐘。你多十秒鐘,大家都不耐煩,因為都有自己的事。接下來下一個會,接下來可能飛機要飛走了。所以,給多長時間就多長時間。 
 
我就是二十分鐘。我現在已經七分鐘了,當時我說的比較快啊,給他們講,啪、啪、啪啪!我進去后,說我腿不舒服,我得站著,然后我说完。我說我告訴你這幾個啪、啪、啪,我用了九分鐘。 
 
我說第二個,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我問你們: 2018年,CCP、CCP幣??我說給你們看看……那個視頻影響了世界噢!咱们戰友做的視頻太牛了,影響了世界啊。所有人見我時,基本都拿著那個視頻,還有那個打印件。 
 
據我所知很多國家元首,做的像一面墻似的掛在墻上。我說——是二十八萬億美元的貨幣。那我請問: 今天是多少錢?喔,都知道了,是三十二萬億美元。 
然後,他們說了,日本,貨幣是GDP的二倍,美國是二點八倍,什麼三倍、二點五倍,然後,中國是多少倍、多少倍…… 
 
我說好!你既然這個都說出來了,那我接著問你下一個問題。真正的中共所說的,外匯儲備和GDP是多少?所有人都說三點五以下,呃……GDP跟他們說的不一樣,這些人信息渠道很準。然後,這些貨幣在海外多少錢、多少錢……大概有多少錢,有多少……啪!很快,每個人都說話。他們那個會議呀,二十人的桌子,圍一圈坐著,發言人站中間來。說話——啪!舉手,啪!就說。 
 
然後,我問他,現在,對待中共的最好的招是什麼?然後他說——啪!啪!啪!三招。然後他們就說,“法治基金”到底你想幹啥?我們希望你明確,就用兩句話給我們說出
來!我說,我們最近一個多月,開了N次會。昨天晚上,我說我們大家還在深夜開會,關於“法治基金”。這些人是要捐大錢的,要大力支持“法治基金”的。 
 
我說我們見過多次面了,我們現在告訴你——對付共產黨,就兩招。我呼籲你們今天坐在這儿的,也就兩招。第一個,我說記住,英文叫take the firewall down,或者叫take down the firewall。——推翻這個“防火墻”。就像當年的里根,站在柏林墻上說——take the wall down,我們是—— take down the firewall。 
 
第二個,停止你們的……stop investment to CCP。我說不要停止投資中國哦!因為現在絕大多數企業都是國有企業。就這兩條,我說絕對他們完蛋啦!哇!大家鼓掌。我說我們未來的“法治基金”就這兩句: take down the firewall。Stop investment to CCP。就這兩句話,獲得劇烈相聲,劇烈相聲! 
 
我相信,我這次的演講會給“Rule of law fund”的基金,還有整個的Society (C4),會捐大錢!我相信,影響深遠。當然了,現在還不知道結果,現在我想了十一分鐘。第二個會,更少數人,七個人!加上我噢,七個人。很短、很短的會。 
 
就在这个第一个会的隔壁,不到100米的地方。这个曼哈顿太神秘了,全人类的77%的富豪住在曼哈顿它真有道理。哎,吓我一大跳,那个地方我是真没去过,我经常在那路过,觉得这个窗子是个圆的,很漂亮。 
 
班农先生常来纽约,常住曼哈顿,就有一个酒店。这个酒店现在已经成我我们法制基金还有郭媒体签约的酒店,以后战友来,就要到这来。上次1120,我们其中一个美国女孩把酒店给订错了,我一直心中耿耿于怀,非常不高兴。现在我们签署了一个新的签约酒店,我超喜欢。因为酒店里的功能,上面的健身房,免费的wifi,24小时的餐厅,然后特别是有几个隐蔽的空间,而且很多导演、明星,还有像班农常住在那里,安全特别好,隔壁就是警局,而且还有停车场,直接停下去,大停车场,停车场还有电梯上去。就在这个楼的隔壁,有我超喜欢的一个独立的Townhouse,但我就没想到,直接吧唧一上去,就吓我一大跳,人家是Townhouse两层挑空,一个大椭圆桌,人家都坐在那,加我7个人。晚到了3分钟。结果去,“抱歉”,然后“马上开始”。 
 
开始第一句话(你们)想想会问啥?说:“你推崇的依法信教,中国人有信仰的自由,什么意思?还钱教分离”。我非常简单的回答:“我说我认为,个人信仰中间不一定需要一定要去教堂,但是有宗教组织是非常好的,有巨大的帮助,特别是开始阶段,本身就是让他有安全感,在当下社会是有需要的。但是需要改变。要依法信教。比如说:在我们的中国山东老家,(有)很多的地下教会,有些是好的,有些是绝对骗钱骗色的。包括我们中国海外的民运组织,就是属于骗钱骗色的这帮人。所以要依法信教。包括依法地参与到国家民主运动的大历史当中。他们支持。 
 
钱教分离,我认为钱和教必须要依法律有规范,这个钱教不分离,我可以给你10%我的工资,但是钱去哪了?多少钱是对的,多少钱是不对,这个需要历史性的变革。他们赞成。另外一个问题,这个咱在这不能说,关于“我们需要你们做什么?”,很简单······ 
 
现在大概看看我没超过3分钟,当然获得一致赞同。其中有两个人,那个说话难听啊,那个质疑啊,问了我几句话,那几句话问的简直是······有些话我们大家绝对是心照不宣,你甭说拍照了,你敢出去说去,你敢说出名字,那不可能! 
 
(郭先生此刻拿出一堆东西),大家看看啊,这是我第三个会的地方,放在桌上的这个牌子,这是放在胸口的牌子,这是里面的名单,在单子上印的,都是照片,都是简介,还给你一个本,(接着郭先生举起一张纸),这叫The University Club,(又举起一个笔),给你一个笔,这第三个会。 
 
这种地方,这是一年一次的,这个重要的全世界最牛投资人大会,这个屋子里面2.5万亿美元。这个不一样了,这些人都是你知道的你能数的最牛的那几个公司的人,管理着2.5万亿美元的资本。非常漂亮,就在我隔壁, 
 
就在这个The University club,我经常去,我在那开过多少的会,所以说对我是很幸运,很吉祥的地方,里边有很多非常棒的空间,150年的历史,安保特别好。第三个会就是今天的发起人今天的主持人讲完,然后就是去年讲的啥?今年讲的啥?今年主题是啥?今年主题就是人民币和港币还有香港和中国经济,然后下面人都提问题。 
 
我跟很多人都很熟,都聊过!变化太大了!两年前一年前我告诉你:所有那个屋里90%的人都见过王岐山两到三次以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没有王岐山就没有中国的今天;没有王岐山共产党就完球蛋了!几乎是!所以说战友们,那个时候跟这些人交流的时候,那个费劲呀!你说“王岐山”我告诉你最简单了,但就昨天那种大家都是非常激烈的!几乎有四五个人,明确说华为做得很好!华为偷了什么了?你有本事你偷去啊!人家偷了做得比你还好呢!再一个就说这个“中国货币增发”,哪国不增发呀?哪国不印钱呀?美国也印啊!对不对啊? 
 
说共产党吧,共产党是肯定有问题是腐败!但是也不会那么快完蛋啊!哈哈哈....非常激烈!那个说话难听到你别提了!巴拉巴拉的...因为每个人都是按照时间说,你多说一点人家马上打断你说时间到了啊,所以咱们战友们以后记住,咱们要对这个时间控制好,如果参与访问什么的,及着装、行为、进去的章程等。每次都是程序,不会变的,我参加那么多次了回回如此。往回一看时间,决不差20秒!问的问题没有一句是浪费的!如果你还“呵呵呵”,这人就要轰你了,多牛!最牛最牛的人!他老人家看起来这样那他“啪”就把你扔一边去了。 
 
另外一个,大家这次最大的变化是:确确实实两年前我们听Miles说、听国内说这事,我们是不可相信的,但现在真是意识到了!最大的感触是什么?王健之死,震撼了西方!王健之死震撼了西方!!国内私人企业国家化,就是我说的共产党将把私人资本国家化!国家权力私有化,人民将走向灾难!现在他们深信不疑了!震撼!这个王健之死是大了去了! 等再把这事公布出来可不得了!每个人都来问 :这个是啥回事?啥回事?还有什么问题? 而且很多都是最最重要的权利的核心!是神秘、是那个界的,情报界的人士。 
 
第二:香港遣返法 。也震撼了世界!震撼了世界! 这对他们来说是风暴级的!他们都不敢想象, 他们都在问:这是咋回事呢?他们到底想干嘛呀?结果呢我跟他们讲的时候,我说很简单 :以前他们到香港去抓你呀得经过法庭 ,现在不需要了, 只要任何一个警察都有权利可以把你抓住,直接送回大陆。 或大陆警察在香港把你抓住直接送回大陆 ,美国人都“呀...”都这样(惊讶状)。我说另外一个再告诉你,我指着他鼻子说:就是你当年给了他们WTO!靠神秘人物啊。就是他决定给了中国WTO协议。我说就是你给的 !现在你到香港去或你家人 ,他们说抓你就抓你就可以把你送回大陆去 。 
 
还有更夸张的事情!你的钱在香港就直接给你封掉 ,而且香港警察有个什么法律?就像我的钱, 封住了以后,你连信用卡都不让你用,饿死你!而且你说啥的?他可以一直延期把钱給你封住 ,所有的银行都给你封住 。而且让你提供所有你在全世界相关的企业,把钱全封完,没了!饿死你!哇!他特别(倒抽一口气)....,我说就是你的WTO,让他们从1.4万亿到今天的14万亿,就是来对付你们来了!是啊!震撼了世界!所有的人最后都问到:我们怎么才能把他们干倒? 
 
我说你们就爱王岐山嘛。这些人,过去是看不起习近平,现在恨习近平。这些人骨子里不知道是咋了,其中一个最牛的,过两天有个报纸,今天明天,他的节目会出来。我说我没有说我爱习近平,我也不支持他。但是你要搞明白,到底谁是最有权力的。然后他说邓家,我说邓家已经OUT了。 
 
中国就仨权力现在:江家,老资本江、朱、什么曾啊,人家这叫GOP老派,第二个王岐山,第三个习,三派。我说这三派你整明白了没有?而且所有人认为,习得出事,王得掌国。而且华尔街这些有钱的人,真跟这个上午,还有中午见的那几个人是完全不一样。就是蓝金黄的影响,还始终在,王岐山的力量还在那,虽然大有降低。相信王岐山的人,绝对是多过习的N倍。 
 
这个力量太大了,所以是叫资本主义啊,在这个地方资本影响太大了。我说你们真的是,屁股底下就是钱在指挥脑袋。跟上午那有信仰的,和那种那种大咖还真不一样,就是他们的老板的老板严格来说是,不一样。他们知道这是组织、政治的力量,他们闹明白了,得干他们。干他们的方式,同意了我的说法,推倒防火墙,停止投资CCP。 
 
最后昨天晚上的时候,这个我最不爱参加这种事,但实在没办法,一年前就答应的事,一年前就定了,现在必须要我去。就在最后一分钟,我说能不能不去。他说不行,你今天必须去。最后我就去了,我说能不能别让我坐中间那个桌子,坐旁边得了。他说不行,你必须坐中间。结果是,我说你们的投资不是在赚钱,你们在拿你们的孩子,你们的未来在去投资,严格讲在卖命。更重要的事情,你们也在扼杀我们中国人的孩子,和未来,和健康!其中有个最大的投资医药公司的大老板,我说中国市场最大,但是中国癌症世界第一。他说,还有这医药尽然是被这样的卖,让我很惊讶,但是中国是最大市场。我说你要想干这市场,你就不要帮他们杀那么多中国人。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这三个会开完,我们爆料革命所起的作用和深度的影响,我不可言喻。我们跟这些人确定了新的口号,对法治基金,那就是推翻防火墙,take down the firewall,stop investment to CCP,这就是法治基金的目标。接下来会全球式的宣传,而且很多组织会加入。其他,比如什么盗国贼财产,那都继续做。 
 
那么另外一个,我们要和西方宗教的人士,和信仰界人士,我们要连接在一起。这就是昨天神秘的三个会议,初步报告,谢谢战友们。另外一个,这两天的热点。特别是我说到这的时候,我拜请所有的战友们,惊闻张健先生之死,让我感到震撼。看到这信息的时候,因为我正在往那去的路上,我真的心里咯噔一下子。因为没时间看了,然后我晚上回来才看,这个我咯噔一下子。 
 
因为大家要知道,郭宝胜头两天去过欧洲了。大家看看郭宝胜去过的地方,去过加拿大,见过咱们的战友,战友全完了;去加州,加州战友会解散了;去过日本,日本搞了个爆料协会,相林,还有这个袁红斌,这两个老流氓出来开始砸锅了,骗完钱还砸锅;去过趟台湾,台湾也基本人也完了;然后跟赵岩好,跟叶宁好,两人也快疯了。就是郭宝胜所到之地,寸草不生。他一去欧洲,我说这小子又没憋好屁。 
 
有人打两次电话给我说,他说:“文贵,千万你不要有任何渠道接触到郭宝胜,包括开庭和解,你别接触”,我说:“不可能”,他说:“这小子,身上不是一般的毒”。这是让我警训了。同时内部很多人给我发信息,就是《灭爆小组》,《灭爆小组》有N个计划,其中就是以海外的,他们叫“欺民贼”,以民运来灭民运、以民运来灭爆料革命、要挑起内斗、而且是最擅长的CCP,叫“穿上你的衣服,说你的话,最后把你说死”。 
 
当时有人说了很多,所以才在上次我才告诉大家,包括我说的欺民贼,包括你说反我砸我的,你们不要去亚洲去飞,更不要去东南亚国家,因为他们要诱惑你去那里,什么新欢死啊、脑天堂,那太小儿科了,让你几天死,几小时死,你就几小时死!这就是共产党,我昨天在这个几会上我都讲了! 
 
我说你们去中共那儿,一定小心去香港,结果这悲剧发生了!大家想想过去这几年的民运,为什么到民运那里真要出来一个人,就到巴哈马死了。张洪堡车祸死了! 
你去想想,可以这么说,世界上最危险的、不正常死亡最多的,就是过去这些年,中国的海外民运组织,我不说谁的名,我现在跟他保持很好的关系的这个兄弟就是民运的海外人,我告诉他去拉萨拉,还有他这个去亚洲,我说“你小心!你小心!”,我看他根本也没在乎,因为有各种想法吧。 
 
我告诉所有的海外民运,不管是真的假的,最近你们不要有任何幻想和中共勾兑,跟不要有幻想去亚洲去参与什么事、更不要跟你相信的所谓“欺民贼”还有“民运”的人,到亚洲或者在美国任何地方见陌生的来自国内的人。这场风暴,只有你自己能免于一难,任何人帮不了你。我深度怀疑张健先生的死是什么肝腹水,而且张健先生在出行前,有人就放出他肝腹水,在这以前并没有人提起。 
 
这就共产党该换肾之前先造舆论,先把舆论给造了,而且网上‘啪嚓’一下张健先生成了主题,然后东南亚之行开始有人放料,但是绝不说被扣在海关,绝不说要被遣返,绝不说在遣返中间发生什么事,更不会说张健的三手机,现在只有一个手机,那两手机去哪儿? 
 
更没有人说张健在法国,张健见了谁?见没见郭宝胜,跟郭宝胜有没有联系?跟那袁红冰有没有联系?跟那个袁建斌有没有联系?跟那陈军有没有联系?跟那韦石、熊宪民有没有联系?见了谁?张健先生,毕竟曾经在我们爆料革命的时候他挺过郭,所以我拜请战友们不要有一句恶语对待张健先生。 
 
我从很早的时候说,中国夫妻一离婚啊,苦大仇深,恨不得把对方弄死!一夜夫妻百日恩,万年才修来共渡船,咱们也兄弟一场,那怕说过鼓励过咱,咱们别去诋毁人家,人已经走了,不要这样。所以我求求战友们,发发善心,任何人不要再诋毁张健先生,那实在是我们就不配谈什么喜马拉雅! 
 
我们不能大张旗鼓的去为他送葬送行,但是不要恶语相伤。如果你愿意发自内心的,为他祈祷!我们要记住他曾经在爆料革命初期为我们大家做的事,他是有功劳的。我们不能学共产党:要么是咱上床睡觉;要么就是敌人,咱不能这样! 
 
另外一个,张健先生之死,我深度怀疑!我们会去了解,法治基金,我已经给他们建议。我昨天给他们发信息,我今天会见他们律师。我强烈建议他们去了解,如果有什么消息,
我向大家报告。如果张健先生的家人需要我们支持和帮助的,请和我们法治基金联系,节哀顺变!人生这样的活法,这样的走法,总比在国内当猪当狗最后默默的死了好得多得多! 
 
好的,骇客超级厉害。因为我现在这里不能用卫星WiFi,卫星WiFi只能在办公室用。所以说这个有问题。骇客相当厉害,这几天骇客超级厉害。另外一个就是咱们的法治基金,这个PayPal电子付款,在国内把好像是C4给停了,停了。大家别着急,我当时就说了,我说这个东西坚持不长。共产党一定会给你灭了。你们想其他的办法。 
 
可喜的事情,最近收到的支票比PayPal电子付款多。法治基金刚刚的给我发了信息,我说你们怎么办?他们很快的会公布关于捐款的方式。 
 
我说想捐款的人,不一定要通过电子给你付款,认为喜马拉雅是一个,喜马拉雅大使馆和法治基金,能给中国人带来未来,能干掉共产党,钱怎么都会到你这儿来,都会帮你的。不想捐的人,你甭说 PayPal ,你就是吹口气儿他也不愿意吹啊。我说不用担心。凡事花过心事花过时间的东西,它才有质量,不用担心。所以说等待法治基金公布更多的捐款方式。 
 
再一个是支票是最安全最稳的,再一个海外刷卡最稳的。持续捐助法治基金会受到,更多的海外的力量的支持。同时那是大家的法治基金,不是任何人的。我再重申,法治基金的每一分钱,都不能花在任何人的消费上。 
我每天在这会上我都要重申的,而且开始花钱一定让全世界的所有战友都知道。而且法治基金这个律师,本身就担任了这个秘书,叫 Jennifer 非常棒非常棒律师。未来她也会和大家见面。 
 
那么现在已经34分钟了,所以说我们今天的直播那就到此为止。我得马上去洗澡,还得去开会。还得准备好多好多事儿。行了战友们,咱现在那今天为14亿中国人民和咱们的战友们祈福!同时请大家和我一起为张健先生祈福!愿他,作为一个羊,被放牧的羊,他是基督教徒,真的是能升入天堂,能再活着回来,能得到耶稣,主的照顾。 
 
阿弥陀佛,万佛万神,耶稣照顾张健先生,希望你迷途的羔羊,遇到了一些坏人这个迷了途,受了害。希望你能把他带回到天堂,或把他再返回到人间,与我们一起战斗.. 
 
张健先生感谢你对爆料革命的支持,希望您能一路走好!战友们当任何人的亲人和朋友走的时候,凡事高调的在那玩概念的,都是假的。当你内心真的悲伤的时候,你不会再说太多的事,因为你说,是说给活人听的。只有内心里面真正的疼和爱,痛和关心和祈福,那才是有价值的。 
 
让你自己觉醒,让你自己升华,同时祈福,让他得到上天的照顾。凡事拿着死人在这块儿做广告宣传的,那都是很卑鄙的,是没有用的,大家都知道。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张健先生的这个猝然的过世,让我们能更加清楚海外的欺民贼和共产党的勾兑,和这种幻想和侥幸和天真,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但愿这悲哀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包括欺民贼,包括砸锅的任何人。 
 
因为你们还有家人,他们还需要你,在让他家人节哀顺变的时候,希望海外的欺民贼,你好自为之。不要玩大了,不要戏人又戏己。最后把自己一切都给戏掉,这个世界上,上天在看着我们,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假的还会受到上天的惩罚,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战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