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8年12月27日视频 20181227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8年12月27日视频 20181227 原马健副部长所谓的被判无期徒刑是中共“以黑治国”“以警治国”最好的证明!郭文贵将不惜一切代价为马健先生及绝大多数被残害的共产党员争取公平!真相!还他们自由!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孙力军 贺锦涛 余丽 张宏伟 成水炎 陈军 曲龙 李倩 吴晓辉 李源潮 令计划 肖建华 车峰 刘延东 曾伟 马建 张越 刘志华 胡锦涛 薄熙来 孟宏伟 傅政华 王恩哥 高燕燕 夏业良 Roger Stone 刘彦平 李友 梁冠军 韦石 曾庆红 习近平 郭文贵 熊宪民 郭宝胜 田惠宇 田国立 孟建柱 胡舒立 王健 周永康 王岐山 孙立军 习 贯军 马健 东方 锦涛 孟韦参 袁建斌 陈锋 房峰辉 刘成杰 令谷 刘乐国 陈文清 贺国强 姚刚 高辉 
公司组织:慈航 人民大会堂 Google 方正证券 秦城监狱 中纪委 招商银行 民族证券 证监会 人民银行 安全部 多维 北大 中金 黑石 博讯 海航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南海 渤海金控 盘古 平安 
国家地区:中南海 阳谷 重庆 沈阳 莘县 江西 南海 大连 纽约 广东 北京 伦敦 新加坡 日本 香港 欧洲 美国 中国 莘县阳谷 
名词解释:奥运会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盗国贼 共产党 文化大革命 爆料革命 莘县阳谷县搭县 沉默的力量 假牧师 中共 火葬场 爆料 江家 老领导 以法灭共 方正 1120 600亿 屎诺 躲猫猫死 打飞机死 一地鸡毛 强迫交易罪 脑天堂 欢乐丸死 
文字整理:文案 Riki 文随 文涓 Winner 文画 文竺 文晓 兰草(文泉) 贝贝 天才老鼠 文兮(我❤战友) 月野兔 风起云间(文敏) 闻喜 文敏 
发布时间:20181227
视频链接: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185161735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00:00:00  马建是一个孝顺、简朴、有良知、天真的老革命后代,从一个普通的警员,一步一步走到了安全部的副部长这个级别。
郭文贵先生: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2018年12月27号,文贵直播。今天除了报平安直播之外呢,主要要谈一谈刚刚的在大连,大连的法院公布的,就是对我的好朋友,我敬重的原安全部马建副部长——马建先生,所谓的审判无期徒刑我的看法。
 
可以说是这个消息公布出来以后,对我文贵来讲悲愤交加、悲愤交加!这个事很难过,我相信大家能理解我的心情。马建先生这个被判无期徒刑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是早在马建先生的预料之中。还好马建先生现在是无期徒刑,他们并没有将马建先生“躲猫猫死”、“打飞机死”。
 
这个事情从开始到2015年,到今天的2018年的年底,整整的、整整的马建先生在监狱里关了三个、将近四个整年。他身心备受折磨,我看到了马建先生的照片,心里很难受。
 
我今天要打上红领带,我打上红领带我就是要让马建先生知道这是个好日子,原因非常简单,马建先生还活着。而且是我看到的过去的所谓共产党的高官,在被审判当中,少有的几个人像马建部长没有失去男人的尊严,也没有流下虚假的眼泪或者懦弱的眼泪。
 
他作为一个共产党当年一个老革命的后代,从小遭受了文化大革命的折磨,家庭四分五散。后来听妈妈的话、听爸爸的话:“某些人错了,党没错。”,从江西考上了重庆的西南政法学院,是当年据说是政法界出来干部精英最多的学院,还有那一届。
 
当然孟宏伟也是他同学,很多政法界都是他同学,安全部的党委书记陈文清现在也是他同学——部长。后来马建副部长从一个普通的警员,从一步一步几十年走到了安全部的副部长这个级别。
 
很多年马建副部长是唯一一个党内认可的对党内腐败进行重大案件和提前预防,也就是后来的“反腐败预防局”,以前叫“反腐败预防”还没有“局”,由马建先生负责技术侦听、跟踪、了解,向中纪委、向中央报告。
 
凡成立大案、要案专案组都由马建先生负责,他从科长时就是负责侦听、整理材料、包括抓捕,而且是中国30年的警察、安全老干部,他带出来的干部不计其数。
 
马建副部长的爸爸也是老革命,母亲瘫在床上三十几年,当时住在离首钢很近的一个地方,住在一个公寓的一楼,一个一室的等于是两室一厅,但是很小一个老房子,文化大革命时盖的房子。
 
他母亲由于瘫痪在床,马建副部长只要在北京,每天回去一定把母亲抱出来,给他妈擦擦身子、晒晒太阳、陪妈妈吃午饭,所以马建副部长的饭做得非常好。
 
马建副部长坚持了三十几年直到把他母亲送走。剩下他父亲一个人的时候,马建副部长给他父亲做饭,一直坚持。我认识马建副部长的时候我去过他的家,这都是我亲眼看见的。马建副部长当时穿的衣服也是我看见的,马建副部长身边儿领出来的兵,我打过很多交道。
 
00:06:22 马建副部长他本人证明了中共党员绝大多数是好人。
郭文贵先生:当时我很难相信一个西方世界、全世界最想了解的中国一个特务头子,因为他管理着反谍局、反情局、七局、八局他都管,生活那么简单,凭我常识——装的,假的。
 
当我和他打交道那么长时间以后,我发现马建副部长,他说我很天真,我觉得他也很天真。他确实很朴素,如果他已经有几十亿、几百亿,他绝不会上李友这个圈套。
 
他的女儿非常小、非常可爱,他的女儿是我见过的这些领导人当中和官员当中,是最真诚、最漂亮、最爱学习的孩子之一。
 
也就是在马建副部长的身上我得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也是影响我至今的,就是共产党里边绝对绝大多数都是好人、都可以打交道、都可以来往。并不像有些人所说的共产党,共产党都是魔鬼。
 
那就像共产党说“所有的世界上都是错的,只有共产党是对的”一样那么无耻,世上不存在这个问题。共产党绝对是魔鬼,加入共产党的不一定是魔鬼,在共产党当了一定的时间的官员,或者到了一定程度上可能就成为魔鬼了,真正的魔鬼都在中南海或者是曾经中南海待过。
 
所以战友们,我这是为什么说绝大多数的共产党员都是好人,就是为了份生活嘛、为了份工作,而且在中国,共产党是唯一的选择,他没有选择,很多人入党都是迷迷糊糊的。
 
马建副部长他的整个生活和他个人的素质修养,是我见过的共产党里边儿真的是非常好的一个。而且马建副部长,他对妻子、对女儿、对兄弟、对姐姐、对同事、对朋友,你很难想象一个这样的一个间谍头子、情报头子他是那样的谦虚。
 
00:09:35  关于马建部长和奥运会、盘古的回忆。
郭文贵先生:我在以前节目讲过,2008年的奥运会开幕前,我可以说是我是全世界拥有票最多的人,我有几千张票。一盒子、一盒子的票就放在我的旁边,很多官员看了都傻眼,因为常委的家里边就这几张票。
 
当时凤凰的主席刘长乐,他带着他的几个人在我盘古那块儿有办事处,他连票都没有,他的票都是我给的。包括当时棕榈泉的当时总裁曾维,不是曾庆红的曾维,票也是我给的,最后一分钟的时候我给他的票,还给我送来两瓶“82拉菲”。
 
马建副部长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我在写报告,他从椅子上蹲下来、蹲在地上他给我改,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给我改,当时是给胡锦涛写报告。旁边儿的安全局的两个局长那个眼神儿就受不了了,后来我听说,他的最信任局长说:“怎么对郭文贵会这样呢?不就是一丫挺富豪吗?用得着老板蹲在地上、一屁股坐在地上给他改这个文件吗?”这就是马建——生活中的马建。
 
他那个时候就认为这件事情是国家利益,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因为当时很多记者突然间蜂拥地拥向盘古,都要在盘古占一席之地,从过去的媒体中心的几千家,绝大多数最后都来了盘古。所以到现在你在Google上去搜索2008奥运会的时候,国际媒体中心和所在地都是在盘古,而且我一分钱没收。
 
谁让我做的当时?当时马建副部长征求我的意见:“你可以收钱,但希望你能接受。”,我说:“我不收钱、我接受。”就写这个报告。当时世界上所有的几乎是有钱有身份的人,都提前想来盘古,先等着进去参加开幕式,包括闭幕式。因为进了盘古就是绿区了,就是进了安检的第二道门,而且可以在盘古吃着喝着,然后再走向去参加开幕式。
 
00:12:06  很多共产党员是好人,体现了人性的光辉,那些腐败官员、利益家族收钱都用账转不碰钱,几亿、几十亿就转账过去。
郭文贵先生:在这个时候我见了太多党员、太多高官为了自己的情人、家人、老家的人根本不会有什么面子、尊严、公平、也没有脸面了。就像突然间有一群很让我们失望的老大妈去自助餐厅抢饭一样。
 
这个时候却体现了很多光辉的人性。有几个朋友,有香港的朋友、有日本的朋友、有美国的朋友、新加坡的朋友、官方有几个人。
 
像包括马建副部长,几次拒绝了票说:“文贵,这个票尽量地招待你的国际友人,那些我的家人你不要给他们。这票都是不容易得,这不是钱能买的。他们能看得懂吗?看得懂能有意义吗?”这就是马建副部长。
 
后来有一个人打着他名义来跟我要票,当时是要一个包厢的票。他不知道怎么听说了,打电话“嗷嗷”地跟我喊,他说:“文贵你绝对不能给他,我最恨就是打着我名义在外面胡作非为。”
 
他说:“这个国家都是这样人,这个国家就完了。我需要不能跟你说吗?不能给他”而且我见过好多次,真是好多次他在盘古吃饭,有人各地来的,我都不说,现在都牛的不得了了,这些人都没被抓啊——给马建副部长送钱、送金砖、送古董的,他真的是……马建副部长我可以担保,还有张越先生我可以担保,绝没在我面前收过一分钱,他在外面不知道。
 
其中有一次张越先生在地下室,有一个人给他送东西的时候,他祖宗八辈儿地骂人。他说:“你要真想给我送东西,干嘛当着郭文贵面儿给我送东西?不就是想害我吗?”他真的是破口大骂。
 
中国的官员、腐败的官员和不腐败的官员之间,我告诉大家,一旦腐败成瘾的人,他有一整套的术。绝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到哪儿都拎一包子回去。都学聪明了。凡是说当着别人面儿还给你弄两包的那都是傻瓜,那些家族用钱都用账转,连摸都不摸,几亿、几十亿都过去了。
 
所以通过我的经历、我的亲眼所见,我和他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深受他的影响。就共产党中绝大多数是好人。
 
00:15:43郭先生带着了解共产党情报系统的目的接近马建,马建并不知道,马建、张越因办理刘志华、王岐山案件后被抓,因为知道的太多
郭文贵先生:我从他身上验证了我很多想知道的事情。坦白地说,他到现在可能都不知道,我跟他打交道,我是带着目的的。我是想了解共产党这情报系统的,是为我未来的理想、行动是做准备的,他绝对不知道,很多我的事情他并不知道。
 
当然马建副部长跟我打交道,他也很小心。我们到某国家参加一个绝秘的会议的时候,他主动要求对方一定不能让郭文贵参加,因为他是外人。我就被排斥在外,我完全理解。我们有一次在国外出差,他享受的是国家人家给他对等的接待待遇。
 
他跟人家说:“郭文贵不能享受这待遇。”这个国家的官员是我介绍的,我完全理解。他那下属在我面前有好多次,他告诉他们:“文贵是外人,当着他的面不允许谈工作。”马健部长的栽,就栽在了过去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他调查完刘志华、王岐山案,抓完刘志华以后,他的领导曾当我面说:“我和马健到现在,从现在开始起到十八大 ,就决定我们是否还能活着。”我说:“你什么意思?”他说:“郭文贵你把天戳了个窟窿。本来调查是王岐山和刘志华,现在刘志华被抓了,判了个死缓;王岐山啥事儿没有,还把马文骂哭了。骂得马文拎着包回来了,这是什么力量?”
 
他说:“一旦王岐山如果十八大、十九大上去了,我们就完蛋了。”他说:“我和马建等人都将人头落地。”真是让他给言中了。
 
那么在令计划案子刚刚开始的时候,马建曾经告诉我:“郭文贵你再不要……” 原话就是:“郭文贵你不要在任何地方谈到你知道令谷车祸的事情。只要我再听说你在一个地方谈,我就把你给办了。”这是马建副部长的原话。
 
在他惊讶地听到我说之后他很惊讶,回来之后警告我。他说完以后我想了半天我没吱声,其中还有另外两个人在。过后我说:“马健副部长,令谷车祸的事情是一场阴谋,是改变中国人命运的事情。我不是共产党员,我知情我早晚得说。”
 
我说:“我跟令计划也不熟,我跟令谷也不认识,但我必须要说。”他当时眼睛瞪着看着我,我就一直看着他。旁边一个人打岔把话给打开了,这个其中一个人我可以告诉大家, 就是张越,张越当时过了十几分钟就走了。
 
张越离开后直接去了孟建柱办公室,告诉了孟建柱他听到的、看到的。孟建柱装做:“啊?是吗?”很惊讶要查,说要给张越立功。事实上张越被他们利用了,他肯定是孟建柱是主要设计者。这也就是为什么张越也必须得灭了。
 
知情、了解令计划和令谷车祸之死,凡是参与了王岐山、刘志华调查,几乎活着的没了。活着的都跑出来了,在里边儿的全在监狱或死了。“91号文件”大家没听明白,什么叫“91号文件”?是过去马建副部长任职期间调查所有官员,侦查的所有信息叫“91号文件”。
 
马建知道都不知道。马健不叫“91号文件”,我在这儿先不说,以后会说 。马健副部长在香港离开的时候,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在我们见面之后第四天他被抓了。
 
他说:“我回去两个结果。一个,习近平先生已经签署了安全部部长,让我接任党委书记。一个我就是被判大牢,终生待在监狱里,或者我被弄死。”现在他说对了,他被判了抓进大牢,判了终身无期徒刑。马健先生走到今天,就是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力军的陷害的结果。江家对他进行灭口的结果。他知道得太多了。
 
大家再看看刚才我发的那个图,这个马健先生的案子抓的时候,是李友所谓检举揭发。李友在我和他斗的时候,李友跑了,在北大傅政华抓他的时候他跑了,傅政华跟我要5000万美元,抓李友,李友跑了。然后,李友跑到广东,用贺家,贺国强,贺锦涛的关系,给王岐山写了一封信和孟建柱。说李友要检举揭发马健等等等等等立功,要求从轻处理。由贺锦涛协调,贺国强亲自打电话。当然人家这都愿意。孟建柱亲自担保,叫他回来,直接抓。抓完以后住在套房里,包括余丽,照样染着指甲,后来被去了大连。跟刘乐国副市长和局长,继续可以搞关系,送了十几个亿。李友的女朋友都可以在里面享有自己所有美好的生活,还可以化妆。定期打电话。吃着和刘乐国一样的饭。
 
00:24:00  中共利用李友做假证陷害马建副部长入狱,进而威胁利诱七哥做假证以便宣判马建副部长无期,被七哥拒绝了。
郭文贵先生:当时李友检举、揭发马健副部长是10亿,大家都知道李友开庭的时候整个大连戒严,李友案当场宣布李友全部释放,连女朋友都释放,所有财产全归李友。从他这个炒股里边没办法退还的盈利的几十亿里边,拿出来7个亿,所谓法调给了大连。李友啥事没有,李友的方正证券任何一笔贷款和执照获得,都可以说是千倍万倍地叫妨碍交易罪、诈骗罪。
 
李友获得了钱上千亿,他的背后股东都知道,有刘延东家里边的、有贺国强家里边的、有王乐国家里面的、有证监会的两个副主席姚刚的、有王恩哥的,还有前北大创始人——校长。我们北大的股东到现在我都没亮出来,早晚我得亮出来,看看那股东是谁,哪个人抓起来都可以枪毙一亿回,如果说马健副部长可以判无期的话,那些人就直接枪毙。
 
李友如果是郭文贵有是个所谓的什么强迫交易罪,那李友该枪毙1亿回、一兆亿回。结果利用张宏伟的伪证,将马健副部长给陷入大牢,几年不能审判,为什么?李友的检举揭发是假的,马健副部长所有其它调查完,根本没罪行。
 
这就出现了从2015年抓到2015年底,16年刘彦平到伦敦见我,明确告诉我——这都有录音的,说:“郭文贵你承认5,000万,你啥事没有,你把马健,掌握马健所有手里的资料给我。你把当时,你只要承认给马健5,000万,咱啥事没有,国家继续扶持你,然后你按我要求写一封信给领导表表忠心”。
 
这就是那封信,按照刘彦平写的表忠心——我也写了,但5,000万我不认的——没有,我不能陷害人家马建副部长。信写了,5,000万不认,我不参与陷害马建先生。
 
大家结果知道了,正在谈的当中,我开始爆料了,这一爆料你承认这5,000万那不行了,你也把材料得给再你也得回来。在这种情况下把我家人全抓的同时,员工抓的同时,那时候资产查封的时候,后来又接着开始进行造谣:国际化、舆论化。马健副部长一直待在监狱里。
 
第二次见我的时候说了:“老郭你哪怕承认一点,让车峰承认上几千万,让肖建华承认上5,000万”,我在以前节目说过。
 
我说:“肖建华给没给我不知道,车峰给没给我不知道,我不相信他们俩会给他钱。他俩认识的什么人都比他官大,比他权力大,马健他帮他什么,我也不相信马健先生能收他的钱”。
 
所以大家看到了又在纽约想见——不谈这个了,不让你配合说马建的,但是你必须要不再谈王岐山和孟建柱、傅政华、孙力军了。我们的爆料革命浩浩荡荡,没妥协,没向他们跪下,没出卖自己的良知,这是为什么大家看到的:马健副部长几年来待在监狱,他们需要文贵做伪证,来给马健副部长——马建先生定罪。
 
马建副部长的家人:姐姐、姐夫、兄弟、女儿、老婆统统给抓了。
 
他父亲在他被关押期间气死了,他妻子身体听说也非常不好——我们也联络不上,女儿失踪现在找不着,家人肯定不敢和我们联系,马建副部长听说在里面身体非常不好。
 
结果是8月份的时候,大家知道,我就知道要开庭审判马健先生,我获知信息如何审判、定什么罪。人家告诉我说:“20年”,我说;“我告诉你马健副部长只有两个刑:一个是死缓,一个是无期”。
 
他说:“会那么重吗?”我说:“中国没有法律,只有政治,他们一定要马健牢牢地控制住,需要他死的时候就让他死,需要他病的时候让他病。因为中国被盗国贼控制着,控制这个国家的盗国贼,认为他是知情者,所以他不能在任何情况下张嘴”。
 
我和美国政府的官员说:“只要马建能在自由的情况下,第三方见证的情况下,能说一句说郭文贵是给我行贿了,我都认。如果马健先生能在任何一分钟自由情况下,能说出说郭文贵给我送钱了,我都认”。我送钱我行贿你:我得有目的,我得有利益,我得有所求。
 
00:30:42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内部交易、强迫交易、个人生活混乱、杀人等罪名都诬陷到马建副部长身上。
郭文贵先生:我买民族证券,到现在往回看十几年了,我当时买的一块多钱——民族的原始股,1块6、还有3块5,大家看看现在多少钱?民族和方正合并,一个张宏伟他只是一个股东,他怎么会叫被威胁强迫交易?
 
马健作为一个安全部的副部长能强迫到张宏伟,那张宏伟的民生股票和张宏伟的各种东方天下,那哪个都会是强迫交易来了。那么赵宏伟又强迫了谁呢?
 
强迫,我让你可能低买或你不愿意的条件,我得有好处。我强迫你比市场价还低,这个才是正常的,我强迫你是市场价还高,大家都可以买。你张宏伟当时能拿出来50个亿现金吗?马健有啥资格来强迫你呀?然后证人是高辉先生,高辉被你们给弄死了,一个把弄死的死人来成为压迫你、强迫你交易的罪,然后再把高辉先生的指挥他的领导马健先生判死缓、判无期,让他不出来说话。
 
大家但凡有点脑子想想,这个案子能公正吗?有一个相关的人站出来说话吗?李友现在活着,余丽活着,李友和余丽的当事人活着,你们不能把人都弄死吧。李友的女儿李倩都在国外,你就不能想象哪天哪国政府把李倩洗钱和在海外转钱的罪给抓了?李倩不能说出他爸爸干了什么事吗?
 
李友栽赃陷害马健先生,当时说是一个多亿,再按照海外的孟建柱和孙力军控制的博讯网站,马健是几百个亿,马建杀了N个人。现在看看博讯的网站报道了马健先生,博讯该不该枪毙?该不该也像马健判无期?判10个无期都不拉倒。
 
博讯的韦石——孟维参、屎诺——熊宪民,那些证据哪来的?海外多维的信息哪来的?把马健部长弄成了五、六个情人,四、五个孩子,我真希望你们拿你们老婆来跟马建先试试,看他有没有这个性能力。诬陷!就是诬陷!
 
共产党是党员的时候,你跟我一起欺压老百姓,叫打猎:打老百姓的猎、打富豪的猎,猎完以后我吃肉你吃汤,这事高兴了。再不行你不听话?直接就把人打成敌人,这就是共产党对付党员。马健已经被打成敌人了,马建先生,他的家人、他的历史,所有的付出已经是敌我矛盾。
 
李友是栽赃陷害,把他变成敌人了,是个天下中国任何一个党员,公检法、安全部的官员,你们知道马健什么人,你们知道马健先生到底是什么人!他贪没贪钱,他有没有拿李友的一个多亿。
 
现在宣判书出来了,我搂了一眼说是李友获利4,000万——从里头获利,这叫内部交易4,000万。我CC你老祖宗,你这帮王八蛋,你们放个屁的钱都比马健多的1万倍。
 
你海航你哪一天不在做内部交易?你陈峰、你王健你哪一秒钟不做内部交易?你高燕燕你成立了中金,你是王岐山——跟王岐山睡觉,你高燕燕你是拿着第一次中国人民的钱,几十亿美元投给了黑石,下星期就赔了20%,一直到现在还在赔,你不叫内部交易?你不叫强迫交易?
 
你高燕燕几千亿美元,你愿意做内部交易拿?你直接拿,什么交易?你还愿意交和易吗?你直接拿,还直接从中国的中南海一张纸就把钱拿到了纽约来了,海航一拿几千亿美元哪。
 
国开行抓那么多人,你咋不公告呢?中国银行你咋不公告?田慧宇、田国立你咋不公告?那渤海金控你咋不公告呢?海航几十家、上百家上市公司,用同一个实际控制人,最后还弄出来一个贯军、刘呈杰,到现在他爹是谁不知道,这叫内部交易吗?这叫强迫交易吗?竟然海航一夜之间几百亿美元转到纽约来,成立一个骗人的叫慈航,慈你祖宗啊!
 
00:36:39 对中共的幻想,使得中共有这么多马建副部长的人前赴后继地出现。
郭文贵先生:中南海的这帮人,你们看着宣判马健的时候,你们问问你老祖列宗你们坏不坏良心?你对所有的9,000万党员,你们对不对得起他们?谁敢说是谁不是下一个马健先生?安全部的陈文清、老马、老唐、老刘、老曲你告诉我,你们敢保证你不是下一个就是马建先生吗?就像房峰辉一样。
 
房峰辉被抓以前我给他朋友说:“告诉房峰辉,房峰辉过不了,他到不了二十大,没他的事儿,他要么死,要么进监狱”,怎么样房峰辉?为啥呀?还有那什么现在的几个军方的人,大家看着往哪儿去?共产党的现在,你这个党也被绑架了,你这个流氓组织又被大流氓给干掉了,黑吃黑了,就这几个人,就这四、五个人。
 
我坦白说马健副部长到今天,我见到面第一句话就说:“马部长你活该”,我一定说的我要见他,我一定要我说:“活该”。我刚刚上节目前一位老领导给我打电话:“文贵不要冲动,我听说你又马上直播,不要冲动”,我说:“我不冲动”。
 
不冲动的标准是什么?我告诉这位老领导,共产党内绝大多数是好人,为什么?从马健身上看,我没有任何准备,我上这个节目,我也不会任何政治考量,但是我让老领导说,我告诉老领导:“我就是要让所有人,是能听到人话的人,你自己扪心自问,你混到马健这份的结果是什么?”
 
过去的五、六年,这个国家被你们共产党绑架的时候,是共产党你们现在遇到大流氓了:活该。马健副部长在职期间,你说那些干的事儿也很多不是好事,他没办法,他是职务所必须的,他是有良知的。
 
我为啥说他活该,他就是等待着,还有希望,认为自己还有机会,当安全部书记。他认为习近平主席不糊涂,王岐山、江家还有孟建柱,由于他过去的功劳,不会有事。对待这个级别人,不会说你真的有没有事,那想让你有事就有事,他认为自己有机会。
 
所有的共产党官员能混到今天,是因为他有幻想,所有被抓起来的人就是幻想太多了。我强烈地建议过马部长要求退休,我说你根本不知道孟建柱、傅振华、孙力军,还有王岐山多阴险,你看他们的贪,你看他们的坏,你不知道他们多阴险。
 
00:40:17  中共给每一个官员下了一个枷锁,知道得多、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挡了别人的路,都是你被灭掉、绞掉的原因。
郭文贵先生:我有很多话也没跟马建先生说过,我不可能跟他说,我说实在话。我曾经有一段对话和我最亲信的一个老师,我在离开北京前,飞机在起飞的前几个小时,我说:“老师我可能就不回来了”,他说:“怎么怎么回事?”后来我说:“可能我的朋友要出事,出事会牵连我”,他说:“那想办法帮朋友一吧”,我说:“我帮朋友,朋友度过这一关,可能朋友下一个抓我的就是我的朋友”。
 
我这个老师在去年给我通电话,他说:“你说那个朋友是谁呀?”我说:“其中我说的就是这个马健”,我跟他说我心里也说过,马部长我们俩都不被抓,都在国内待着,就待到现在,马健部长第一个把我给抓了。
 
我太了解共产党了,为什么把我抓了?因为我知道得太多了,他也得把我给灭了,他不灭我,王岐山也得让他把我灭了,他也没选择,他就把我灭了,王岐山不让他把我灭了,孟建柱也得让他把我灭了,这就是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这个魔鬼机器。
 
所以8月份时候你记得我说过吗?马健副部长,大家都知道,我说:“可能要开审”,其中有一个人告诉我说:“刘乐国抓进去了,马健要开审”,我说:“刘乐国一定会被放出来”。
 
因为刘乐国掌握令计划案,孟建柱让他干的坏事,很多资料孟建柱不确定,孟建柱弄死他,现在还不行,不弄死他,一审他给撩出来了咋办?得让他回家,孙力军就让他回家,等到适当的时候让他车祸死、心脏病死、脑天堂吃点、欢乐丸死了。
 
怎么样?刘乐国回去了,马健副部长8月份开判,现在宣判。这就是说,共产党这个流氓机构,给所有的共产党官员都给套下了一个枷锁。你干得多必须弄死你,因为你知道得多,你干得少,可能还有机会活着,但你要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得把你灭了,你挡谁路了也得把你灭了。
 
这就是为什么王岐山的秘书都能当人民银行行长、招商银行行长。海航能发展,开发银行能发展,王岐山直接从开发银行拿钱——国家开发行拿钱,直接从中国银行拿钱、招商银行拿钱。
 
谁挡了他路了?吴小晖挡他的路了,吴小晖去哪儿了?监狱呢。谁去了(招商银行)?秘书去了,当招商银行行长。保险是谁去了?王岐山的家人去,整个保险都是王岐山控制的,向金波抓了,这点常识大家难道不知道吗?
 
00:43:42  马健、七哥的遭遇就是让中共官员、私人企业家觉醒的最好的证据
郭文贵先生:所以马健先生今天被宣判全都是诬陷,诬陷不成,找各种人牵强附会。马健先生的所谓1亿400万,任何一个中国官员都知道,1亿400万盖上去,还有个获利的4,000万。那对待中南海的官员来讲,这连个屁毛都不算。
 
将这1亿400万的任何一分钱——证据,只要找第三方在场认证,只要让马健先生和当事人证据人能公开说话,只要能让这些人能在海外自由发声,你定他什么罪,我郭文贵都认了。
 
在一个证人完全不自由,还有死人——被做死的高辉先生——死人,还有一个被关在监狱里待多少年的人作证,一个人让他说有罪,这在任何法律上都是不对的,不能接受的。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一个人来证明自己有罪都不能作为证据,任何一个失去自由和死亡的人,作为证据都不能成为证据。
 
所以马健先生短短的几张纸叫他在这儿待了几年,然后给他判无期,荒天下之大唐!这是中共对天下人民的欺骗、狂妄、作死最好的证据。马建先生的遭遇,就是所有共产党员应该觉醒的一个证据。郭文贵所有的遭遇,就是让私人企业家觉醒的一个最好的事实和证明。
 
如果中国私人企业家不觉醒,一个个的安全部署为官员、公检法官员你们还不觉醒,与人民为敌,下一个被所谓的以黑法宣判的就是你们,你们不信?咱们走着瞧。
 
00:46:22   郭先生要出手和这帮盗国贼开干了
郭文贵先生:这就是我现在马建先生已经被宣判了,该我出手了,该我出手了,该我出手了。不是有张宏伟还活着吗?李友不还活着吗?李友的女儿还活着吗?李友的弟弟还活着吗?胡舒立不也活着吗?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不还活着吗?还有傅政华。
 
咱们走着看,你们会看到接下来发生什么?别着急,在几个月以内没动静。海航事件是我送给你们一个小礼,让大家先看清楚你们。接下来看郭文贵会干什么!我不会玩儿中南海那些官员吹牛、坑蒙拐骗,共产党的一亩地产10万斤粮食,1个猪下了20个崽,我做不到,我也不会做。
 
但是马建副部长被陷害判的无期,你们将付出代价!他绝对不应该判无期,最多是免职,他任何罪都没有,他们的家人自私窝囊。
 
但是马建先生有朋友,高辉先生被你们给弄死绝不会白死。所有我们中国人,享受着家族一个人的荣耀、财富,但是都为了自己一条小狗命苟活着。马建先生家庭观念强,为了家人付出了一系列的代价,身体健康,辛勤工作,给家人没少帮了忙,为家人活着。但是一样的,就像共产党洗掉了所有人的脑子,让所有的家人都变成了懦弱、自私、胆小鬼。
 
如果马建先生的家人和同事们,你们还以为马建先生还有机会出来,还有机会在里边安安全全度过余生,你们不配当马建先生的家人
郭文贵先生:但是马建先生这一辈子他最好的决定就是认识了郭文贵,如果马建先生的家人你要说是因为郭文贵惹来了今天的麻烦,那对不起了,我先告诉你那是胡说八道,不要给自己懦弱找理由。他不认识郭文贵,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力军绝不会放过他。动马建先生那是江家、孟建柱、王岐山必然要有的结果,必灭。
 
马建先生那家,仓库地下室着火那天,我已经告诉马建先生,这就是向你开炮,烧的不是你家仓库,烧的是你的证据,想拿走你的东西。马建先生说:“你不要掺和我们党内的事情,以后这话别说。”结果怎么样?我相信马建先生的家人你们都很清楚,幻想、等待比死亡还可怕。
 
马建先生(被)判了无期,他们会让马建先生在里面老到死吗?死到监狱了吗?你们不要再天真做梦了。这就像秦城监狱每抬出去一个官员,死在里边,所有看管他们的人都认为这就是一堆废肉。
 
在台上的时候趾高气扬,谈宗教,谈佛学,过去五千年,未来五亿年,都让他谈完了。到了监狱里面,就是为了点儿吃、为了点儿喝,混到死,把那个臭皮囊扔了。这就是秦城监狱的一个待了几十年的人跟我说的话。
 
喝酒说:“秦城关的没有一个冤枉,那里没有英雄。”所以这哥们儿这句话震撼了我的心。我说:“共产党的很多伟大的官员进去以后,包括有出来的,你就没有佩服的吗?他说:“我从没见过秦城里有一个男人,有一个英雄,更不要谈理想了”。我说:“就没有像刘胡兰,就没有像过去那什么王什么战士、黄继光这样的英雄在里边?”他说:“从未见过。在那里那是笑话,在那里只有吃只有喝,最多是打打口炮,最后就靠手淫而死,基本都这德性。”
 
如果马建先生的家人和同事们,你们还以为马建先生还有机会出来,还有机会在里边安安全全度过余生,你们不配当马建先生的家人。头一段时间有人跟我说薄熙来身体不行了,有人要做掉他。接下来我相信这个级别的官员很多人会在里面死掉,未来的一两年、两三年。
 
所有的战友们,文化大革命害死了那么多人,砸死自己的亲爹,砸死自己的亲妈,把自己爸爸的脑袋砸烂、自己疯了的事情,现在在中国正在一幕一幕的上演。所以体制内的共产党员,天真吧!把你们的已经耗空了的身体,要么尽快地送进了监狱里,要么就把自己那个身体很快地送给你付不起的火葬场,烧成一股灰。
 
你们的维稳,你们的疲劳作战,你们的大吃大喝、醉生梦死,只不过是给你个人和你家人造孽而已。所有审判马建先生的人都会受到历史的审判,所有诬陷马建先生的人,你都将受到万倍、千万倍的报复。
 
  共产党展开了新一波的攻击和威胁,但只能证明他们的卑鄙无知愚蠢和没有能力管这个国家;接下来还会有一波疯狂的反扑,但你们的黑暗行动就是证明郭文贵伟大和干净的证据,你们的恐惧就是我们毁灭你的武器,也是毁灭你们的真正的好证据
郭文贵先生:不就是“11·20”、Roger Stone道歉,你们输了太多了吗?接下来知道美国、欧洲、西方很多政府官员相信我吗?你们搞出了大连的、沈阳的对罚款的终审600亿,真笑话!你们的罚款600亿证明了我拥有财富,有能力创造财富,虽然不是我的,证明了你们对我的诬陷,增加了我的信誉。同时把马建副部长的案子八月份开始同时宣判,震慑我、威胁我,然后又派出这几个小下三滥流氓到海外继续造谣,继续诬陷,开启了新一波的攻击,心理战术、财富威胁,对我的员工再次威胁。
 
到沈阳开庭去吧,还叫什么护送你去开庭,法人。所谓护送,到那同住酒店,连庭都不开了,当时念完,你按照我说,一句话都不能说,就按我说完。说完以后录完像,一脚给踹出去,滚蛋,再联系,不搭理了,说:“你有什么意见庭后你可以再提,我们给你开庭。” 庭后做完证,一脚踢出去,别理了,就耍这流氓。
 
600亿的罚款,强迫交易罪,如果能有0.001站住脚,共产党我都服你们了。你等我郭文贵出招,亮出证据的时候会是啥玩意儿,让你们看看!什么叫证据?我不用在这儿说了,咱未来看。海航王健的墓一定开,你不用担心,不用威胁,王健的尸体,一定会让他开棺,一定查清楚谁杀的。
 
你们的一个一个在美国搞的假案子,利用沉默的力量,还找Roger Stone,《博讯》在早于Roger Stone在造谣之前就说了“未来将有五天连续报道郭文贵”,寄希望你的Roger Stone你的干爹来对付郭文贵。结果怎么样?《博讯》你咋知道,五天前就知道Roger Stone要造谣郭文贵啊?
 
这种沉默的力量,“屎诺”这帮人,还有一个个,还有什么陈军说“2019年,2018年郭文贵爆料一地鸡毛”,现在鸡毛在哪儿呢?陈军,上你家找找鸡毛吧?鸡毛在哪儿呢陈军?找不着鸡毛咱没完!
 
还有那个梁冠军,天天跑到人民大会堂开会去,然后跑到楼下来,来吆喝,是吧?还有这个北大假教授夏业良,痔疮;还有郭宝胜,假牧师,是吧?就这些畜生!还有什么袁建斌、成水炎《自由中国》,听说把酒店都卖了,《自由中国》还在吗?我说过把战场拉到国际上。
 
2018年,2018年还没结束呢。2020年我们见分晓,你们出这招儿只能暴露你们的卑鄙、无知、愚昧、什么也证明不了。更加证明的事情:你们管不了这个国家,没这个能力,没这个水平,也没这个境界。
 
有种的放马过来,在中国国内没有一样我赢的,连胡舒立……上周前也判胡舒立,所有我郭文贵我跟她的官司,我都输,赔20万,但是胡舒立在纽约撤诉,荒唐不荒唐?胡舒立你跟王岐山没床上关系,你俩没关系,你咋这么能呢?在纽约你不敢告,回到国内去你都赢,还罚我20万,你咋这么能啊胡舒立?你告诉我你爹是谁?你爷爷是谁?老舍是不是你爷爷呢?你跟没跟王岐山睡过觉?到纽约法庭说嘛,为啥非要到王岐山的北京说呢?
 
胡舒立,曲龙到承德直转,然后沈阳维持原判,马建宣判无期,四招,一星期前我说了,接下来会有一波疯狂的反扑,这疯狂的反扑,我知道你们在春节前你们还会几个动作,我清楚,我等等。你们的愚蠢和你们的黑暗行动就是证明郭文贵伟大和干净的证据,你们的恐惧就是我们毁灭你的武器,也是毁灭你们的真正的好证据。
 
你们的愚蠢和你们的恐惧让世界看到了郭文贵的价值,感谢你们,继续努力工作,以法帮郭,以法黑郭,以法强郭。郭文贵在这块以法灭共,莘县阳谷县搭县,别光吹牛,咱们兑现,走着看。
 
好吧,亲爱的战友,今天我就说到这儿。马建先生被冤判无期给中国党员带来的警醒,好人进监狱,好人被杀,好人不能有钱,好人不能有私生女,但是你当好人你当不了共产党员。觉醒吧,同胞们,九千万党员们,不要再当下一个马建,不要再当下一个孟宏伟,不要再当下一个周永康,别当下一个令计划,也别当下一个李源潮,半死不死的,挺惨。
 
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我为大家祈福啊。阿弥陀佛,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