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21年7月16日直播 20210716_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21年7月16日直播 20210716_1 从近几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来看.我们爆料革命升级的一个契机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
公司组织: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杯酒渐浓 西林1 鹰(文言) 笑笑 胖丁 清泉石上流 贝贝 背靠背(frankie) 
发布时间:20210716
视频链接:https://gtv.org/video/id=60f1ec1cd7e3a7013567a36a
内容梗概:
一、郭先生直播测试黑技术全球已形成联合灭共趋势
 
6.4喜国来,真快呀。勇气至谢,200多人一下子,哇噻,这一下就200多个啊,真厉害啊。就这么巧赶上啦,洋气,洋气,胖儿。西塞斯先生,CT8964。好舒服啊,真的好舒服啊,太漂亮了,太棒了。无预警直播,突然袭击。我是试我的黑技术呢,我试试我的黑技术,我现在就看着咱们这个战友直播的信号这么差,我用的最差的一个方式直播,这不挺好吗?纳闷了为什么就到了咱们的小斯基那儿就那么差呢。
 
嗯,哇,大鸟真漂亮,蓝天白云呢,你们看看兄弟姐妹们,这蓝天白云的你看看,你们看看,没法弄漂亮得,咋弄?咋弄呢你说。所以说这美利坚共和国太不好,盗贼的家人千万都别来,千万都别来,不要来美帝国主义,都呆在那美好的社会主义中共国吧。
 
西鱼小哥,叫什么翘臀臀,磐石姐姐,共产党正式完蛋啦。没错,绝对完蛋了。马英七,我这突然袭击,咣咣的人就上了我发现,我说兄弟姐妹们,你看咱们这几天你看看人心转向,你看看全世界对共产党的这几天,整个共产党在全世界现在轮到什么样子?这跟四五年前的共产党牛叉到全世界,是吧,买买买、买买买,到处都是买买买,你看现在成什么样子,是不是战友们啊?
 
这种花漂亮,超喜欢这种花,看到没有,这花多漂亮啊。你看这个多漂亮啊,你看这红的,我特喜欢这种红的这种花,特别漂亮,多漂亮。嗯,苹果树,这么多苹果,我就喜欢这种自然的花。嗯,流口水啊,吃西瓜。
 
今天特别舒服,就在这种深山老林里面就这个天气是最舒服的。如意亨利(战友名字),兄弟姐妹你看这几天对共产党的制裁、对国有企业的制裁、高科技企业的制裁、官员的制裁。台湾在整个~~~原来我说美军会去台湾,军机、航空母舰一定会去,很多人觉得你七哥放屁呢是吧?现在去了吗?
 
挺好啊信号,所以这个上传的效果就没有这实际效果好,我看那iPad能看见,那个字儿大点的。不登录会很卡,郭先生不登录会很卡。正义小Sarah也在上面,我看见啦。嘿,小Sarah,光明行,反抗者。
 
对,我穿啥裤子,你们今天想看的啊。我穿了大裙子,穿大裙子,穿大裙子啊。不孬,不孬,看到了吗?不孬,不孬,叫嘟囔的宝宝给七哥点赞,青藤01,大真,虚荣心,正义小Sarah,小飞象,小斯基,小飞侠,辛苦啦,都在啊,小飞侠也在啊。法图麦,菲菲提来念我们。还有非非也来啦,300年的非非也在呀,哈哈,路易亨利,一滴水,冰小冰。80848。好!
 
二、喜币和G-TV开始前清除爆料革命三类投机者是天意
 
战友们,你看战友们现在这几天闹的,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能看出有些人的神经逻辑。你比如说有些人说什么,我今天看到一个叫什么王八蛋,说郭文贵的目的就是要砸碎爆料革命,要把爆料革命变成什么恐怖组织。我R他八辈祖宗,这个烂人。
 
大家你去发现去所有的这些人,也有的甚至跟了三年到四年的爆料,三件事他是没有的。没钱,他没钱,看到旁边战友们能有赚钱的机会,他妒忌、他羡慕、他恨,他恨这个世界,他为了掩盖自己的没钱的那种羡慕妒忌,编造出各种伟大的理由。就像九指妖一样要给你上帝、要给你公平、要给你自由,然后还会祈祷。一祈祷,蛇妖闫、路大脑袋都跟她睡觉去了。好啊,绝大多数。
 
所以我最担心这帮神经病吧,没几个子儿没事儿,没钱——我们都是没钱出来的,你坚定的是真的跟着爆料来了、跟着灭共来了也行啊。又没个球钱,还想赚大钱,还想赚得比旁边那些战友所有人的钱都多。
 
原来美东的长岛那块的一个女的,总共一个借款4万美元。哇噻,给我投简历介绍自己,——独身,然后提出工资几十万美元,是吧,然后如何如何多伟大。你说人家长岛哥都是假的,我肯定不同意嘛,恼羞成怒,这在过去的几年我听太多了,一张嘴就60万美元工资、一张嘴就30万美元工资。你知道咱的Jason Miller还没60万美元工资呢! 
 
Jason Miller都没60万美元工资啊,知道吗兄弟姐妹们!王雁平才13万美元工资。动不动就来了30万、60万。拿着4万块钱的借款想赚4个亿的心,再让你每个月、每一年付个60万美元和30万美元,就是这帮孙子。她不是来灭共的,是来坑咱来了。就这帮人,就是我最担心他参与到G系列,叫他能混进来。
 
第二,自己狗屁什么都不是,一辈子都是个Loser,蹭着爆料革命上来了,骂骂东骂骂西也跟着骂骂共产党,骂着骂着也认真了。但一旦风吹草动,就发现投机的机会没了,就觉得自己很伟大,能跑则跑,跑得快是赢家。
 
我们给这种人跑的机会,快跑快跑,让他离开我们,而这种人是投机主义者。代战友代持、借钱多少个了?无数个了是吧。就是想不劳而获嘛,对吧。结果好嘛,你不满足他,他就要砸你,就这种人不把他清出去是咱的祸害。
 
第三种人,从来没想过跟咱一起灭共,混进来就逮住机会,逮着机会跟谁睡一觉就睡一觉,逮着睡谁就睡谁一下子。口号喊得比谁都响,逮住机会共产党蓝金黄,那就赶快做交易。甚至是他也不配做特务,就巴不得自己能成为特务。
 
这样的人,这三种人要在今年8月份喜币上市了、新G-TV完了,你想撵都撵不出去了,撵不出去了,麻烦了就,是吧。
 
三、中共许给王和闫的家人四五百万美元和三百万美元
 
你想想那个亡腚缸路大脑袋这个傻叉,还有蛇妖闫那个德性,她要跟咱住在一起,她俩那一吸痰,呃~~(郭先生模仿亡腚缸吐痰的恶心样儿)。 你去想想那小飞象跟小飞侠谈恋爱,如果小飞侠嘴里边都是痰,小飞象亲他一下啥感觉呀?
 
小王子和佳佳在一起睡觉,佳佳一亲嘴,小王子嘴里全是痰,啊哈~~。那是啥感觉啊?恶心死了吧。她跟我们一起吃饭,你看她那个人生活中那个样子啊,真的是我真的很抱歉,站街女这词用她身上太便宜她了。
 
刚刚一位美国朋友给我通电话在这块儿俺俩通了40分钟。今天我有好几个会要开,都是法律方面的会,由于我们那个会提前完了,省了一个多小时,就跟很多要给我通话的美国人通了个电话。这美国人很直接,说Miles啊,我真糊涂了,怎么一夜之间蛇妖闫就变成这样了,是吧。他说他打死我也不能相信,你把她丈夫弄来,要用她丈夫来杀掉这个闫。
 
这就是闫丽梦这个人呐这个蛇妖闫你没见过她,我跟她视频是很多次。就我从来我跟她,从她来到美国我跟她单独说话在视频当中绝不超过两次,是说着说着亡腚缸路大脑袋路骗子就继续骗播去了,是不是。剩下几句话我赶快撤,我赶快撤。
 
就这个人你不能听这个Dr.Yan所谓的蛇妖闫说话,她那一说话就胡扯,她刚一来给我说她老公什么炒鸡蛋药死她呀什么的。我说你千万别说这话,你要说这话你出去的机会连门儿都没有。美国人能相信你丈夫要毒死你,还得给你炒鸡蛋?你丈夫要毒死你,还得给你炒完鸡蛋再领到海里边弄死你?亡腚缸路大脑袋也跟着信。
 
我说你要说这话,你就别跟我再提什么这个病毒的事了。这他妈开玩笑呢这是。所以我说约束你只能谈病毒,而且每次不超过30秒。她是精神有问题这个女人,你知道吗?
 
然后跟着路大脑袋一晃荡地出去了,牛啦,吸痰吸多了。这本来就丧心疯,就更加丧心疯了。结果你看她怎么着?还能说出这种没逻辑的话了,我还得把她丈夫弄到美国来,我是把她丈夫弄到美国来,那美国FBI、国土安全部是听我说还是听她说呀?人家不知道吗?
 
我把她,我把蛇妖闫闫丽梦的丈夫在香港炒鸡蛋没炒死她,然后把她花18万港币的机票钱救到美国来,住到5000美金的房子,开着防弹车,买6万美金的一次性的高档商品消费,几十万美元的消费,镶个牙都防弹车去。保镖,那保镖多少钱啊?那不是亡腚缸找的那个连车轱辘都没有,25美金。
 
我们的保镖是多少钱?你就算算去,去算算问问多少钱。我好多案子都公布过那个保镖费用多少钱。美国带枪的保镖和不带枪的保镖差一倍,带枪的保镖如果全美国都能带枪的保镖,那又要差一倍到两倍。如果他又开车又带枪还有全国的这个持枪牌照,那又不是一般的事儿。再一个这个人的过去的经历和再他从事的警察国土安全部军人的职务,和他过去的战绩,和这个人的信用来评估他的工资。
 
不是找了两个人,拍个没有轱辘的车就来了。听说是那个找爹博给他打的电话,他也不会英文,找了这么一个当地的一个看工程队的、看工地的这么一个保安。然后就变成了塞林他洋爹给他找的了,你叫你洋爹回美国,连美国都不敢回。
 
好,这美国人说,那个塞林绝对是个疯子。这美国人说,他说出这种逻辑他疯了。第二个他说更夸张,他们说你是共产党,Miles你要是共产党的,那全世界都是共产党,你是共产党?!
 
战友们帮大忙啦,他说这话的时候,就不用咱说啥了,那他就彻彻底底的是失去了逻辑失去了事实,他再说啥也没人信了。我是共产党,我代表共产党来消灭爆料革命的。就像那个说我造了个船叫灭共产党的船,然后现在我把大家弄上去了,我要把这些船上的灭爆小组的任务完成,把大家全干掉,我他妈就在船上呢,我把谁灭了我能活得了吗?就这种没有逻辑的话能说得出来。
 
以毒灭共100%的这是国家行为,以毒灭共100%是背后的科学家、无数个战友们付出。就凭你路德就凭你闫丽梦,就蛇妖闫你能讲出以毒灭共,你算个屁呀你呀。
 
刚才那美国朋友说了,他说他俩真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吃的。移民局马上会找蛇妖闫、找亡腚缸说话。所有他俩在直播中说的话,所有他俩过去~~。亡腚缸我才知道啊,他完全虚填了他当时报移民局的身份资料,这王八蛋找死呢,敢欺骗移民局。伪宗教啊,还什么信教的信什么教。
 
所以说蛇妖闫移民局会问她,你的炒鸡蛋的丈夫怎么要毒死你的?郭文贵怎么跟当时派出你的丈夫炒鸡蛋弄死你没弄成,又把你救到美国的?郭文贵怎么又把你丈夫弄到美国要杀了你的?她能证明得了吗?证明不了。证明不了,——你撒谎。你撒谎你就在这美国移民局,你就没有任何信用,滚蛋!
 
亡腚缸更是如此了,你搞了三四年支持爆料革命,那么多你的证明。你说了大概是7000万次支持爆料革命灭共产党,然后最后一分钟你说这个郭文贵爆料革命的创始人救了你们的人,是共产党。你证明得了吗?谁告诉你的?有证据吗?——没证据。没证据是吧,——没证据就是你自己瞎说的,是吧?你判断的,是吧?——滚回去!起码的常识啊。
 
然后这美国朋友说,这帮人太疯狂了,他把美国人当傻子。他把美国人当傻子,他说美国以毒灭共不可能指望你什么Dr.Yan,靠绝对的美国国家调查的证据。你能给他啥,你有一张纸吗?蛇妖闫。
 
蛇妖闫的公寓8月份到期,不可能给她一分钱了吧,她再租公寓租哪儿去?你告诉我她有什么钱?她拿到了共产党听说300万美元是给她家里边人,不是给她的。给亡腚缸的70万美元,听说再加亡腚缸过去的债务全给他免了,亡腚缸好像有点什么房产把钱给他出来。亡腚缸能弄个四五百万美元,亡腚缸这钱他暂时也拿不到手,甚至共产党能不能兑现,我都纳闷。
 
四、法律会让亡腚缸蛇妖闫为低劣谎言付出沉重代价
 
蛇妖闫离开了斯坦福这个驻地,她往哪去啊?谁再给她几十万美元信用卡让她随便刷?坐防弹车带着保镖曼哈顿晃荡,然后去跟那个亡腚缸天天约炮。
 
这个全世界约炮最牛的就是蛇妖闫和亡腚缸了,从香港一万多公里约到了纽约来。给蛇妖闫买的衣服、花的钱牙医的钱,除了当时都付了她公寓钱是法治基金付的,大概八九万美元,所有的钱全都不是法治基金付的,全都我的家族基金的办公室付的,知道了吗?
 
全是家族基金办公室付的,大家明白吗。为什么呢?法治基金租房子是合法的,另外一个就是让她出去说毒的时候有独立的身份,否则不会让法治基金付钱的。
 
就像给路德买的衣服,也十几万美元的衣服,加一起六七万、七八万吧我也不知道,没有一个是法治基金付钱,路德的房子更不是法治基金付的钱。吃完了,是吧,你说这要都是战友的钱,你说得恶心死人吧。
 
现在亡腚缸、路大脑袋、路大骗子,大概二三十万美元,闫丽梦、蛇妖闫二三十万美元的花费,律师已经找他去要了。但是他每时每刻现在,亡腚缸都在那住着呢,住一天算一天钱,住一天算一天的钱,一分都不会少。
 
我就想等着他违约,你知道吗,这别告诉亡腚缸。这孙子说不定看呢,不能让他知道,让他住一天咱就算一天的钱,咱还该卖得卖。咱现在已经挂牌卖了,已经挂牌了。那房子没卖出去以前,我就让小飞象、小飞侠呀,小王子、佳佳呀,Q May呀,所有人都住进去,小斯基呀,去练吸痰去吧,正义小Sarah。
 
从过去的亡腚缸的路大脑袋的蛇妖闫的双修房改成群修房了,所以说让这个孙子再住几天,等到法官给下迁出令,大家你知道是什么嘛,我希望给他下迁出令,他在美国再也租不到房子了,除了买房子之外,他永远租不到房子了,——一辈子,包括他女儿包括他家里人。
 
当法官给你下过一个驱逐令,在租房子当中,你这一辈子在这个房子住的人永远别想租那房子了,没有任何人再租给你房子,这就是美国。所以说我希望,还有个20天吧,通知期不超过30天,然后法官呱唧给他来一个强制移出令,这是天意呀。
 
6月30号以前康州不允许这么做,现在可以了,法官发这个以后,只要他在美国他永远租不到房子,那蛇妖闫我们也希望下驱逐令,下完驱逐令以后她再租房子租不着了。你看她去哪租房子去,让她租不到房子,只能是和亡腚缸抱着大脑袋在海边儿睡觉了。我估计这会儿小斯基想上我这儿来睡吧,可能啊,弄不好长岛哥收留了。
 
五、清除投机者王闫伪类赖在爆料革命中是最大伤害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另外一个大家看到这几天,一定注意身边人的动静。兄弟姐妹们,但凡有点儿犹豫,有点儿吭吭喳喳,求他,赶快请出去,这次能帮我们清除掉我们不要的人。
 
这在任何人类历史上无数个故事都可以告诉你,清除不需要的人,如果在正确的时间比给你什么礼物都重要。三国里边儿那许攸,你看看许攸去投奔曹操去,是不是。当时说你看看袁绍你这没有兵了怎么着,要早把许攸给灭了,袁绍就不可能灭到他(曹操)手里,最后让他给弄死个球的了。
 
所以战友们,最大的危害不在别的地方,都在我们内部。现在战友们可以想象,8月份9月初我相信不会超过9月,喜币一定会全面流通。共产党怕不怕?它当然怕了,新G-TV私募全部完成,Gettr现在已经150万了,兄弟姐妹们,已经150万人了,创造了世界的奇迹,它不是我说的,这是世界的奇迹。
 
百分之一左右是中国人,百分之一都不到,你想想它爆发1000万人的时候它值多少钱,1个亿的时候值多少钱,能挡得住吗。如果这些钱这些喜币喜Dollar的流通,我现在有些话还不能说,等接下来你看一看,咱们灭共的队伍是谁跟我们在一起。
 
你再回头再想今天,如果路大头、蛇妖闫跟我们在一个队伍,真恶心,他们不走是麻烦。你说现在我都想啥呀,如果蛇妖闫和路大脑袋这个孙子,他给你玩儿阴的最高招儿的是什么,你让我离开?——行,七哥我离开了,你越骂我,——七哥你太伟大,都骂得我对、我是,战友骂我——我改、我错了,艾丽是王八蛋——开了她,洋爹博——把洋爹博开了他,哇塞,你咋办?你咋办?天天喊你万岁,像王岐山一样,一开会习近平万岁,前无来者后无来人,是吧,那个万年不出习近平啊,我服,你看看王岐山,你咋办,一点折没有。
 
告了习近平王岐山状态,哇塞,你看看人家王岐山走哪都说,你们珍惜吧,万年的中国出不来一个习近平啊,是吧。哇塞,习近平一听,嗯,不错哦,不错没辙,这就是王岐山啊,对不对。当年越王勾践,勾践到了吴王那,你看看伍子胥,不管他说啥越王都哎呀,您的安危心系天下呀,吴国没您不行呀,吃他的屎,你说(吴王)病了(勾践)吃他的屎,最后把伍子胥给弄死个球的了,最后把吴王送上黄泉了,是吧。这是啥人呐?
 
你想想要是路大脑袋、蛇妖闫但凡有点层次,有点深谋,我给你道歉了,我错了,你咋办?他混过8月份9月份,我们爆料革命的队伍是世界级的一公布,他又蹭上去了,是不是?
 
蛇妖闫又凭她的吸痰功,啥给你吸不来呀,咔~一勾吸痰,是吧?特别老人家受不了,吸着吸着吸上边吸下边去了,是吧,上吸痰下吸痰,是吧,下边儿也是痰,你这两边两头吸谁受得了啊,是吧。路大脑袋,他在后边,路大脑袋是啥,傍大款的,就是个傻叉,就是个。
 
第一个媳妇就是倒插门儿,吃女人饭吃软饭的,然后又跟别人睡觉,然后又睡蛇妖闫被人家吸痰,也是吃软饭的,他就是吃软饭的,就这么个东西。所以说兄弟姐妹们,你想到那时候你再想今天,哇塞,这孙子当时要跟我们在一起,多难受啊,多难受啊,是吧。
 
我说过吧,未来爆料革命当中一星期爆一个都是少的,弄不好一天爆一个都很正常。没有这个说明我们根本没有灭共,因为共产党压根儿不理咱也不渗透、也不购买、也不蓝金黄,说明咱根本对灭共对共产党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战友们记得吗,最近的两周的五毛数量和五毛的全面的升级,是2017年七哥爆料的时候一模一样,那就是共产党真的知道,郭文贵就像当年419一样真给我们带来了威胁,这就是事实啊,没有任何疑义的。
 
最近的五毛特别多,但是你想想2017年咱哪有这么多战友啊,现在你看看昨天的樱花团,在那个路大骗子下边欻欻欻一片,一片樱花,要钱要钱。你看看全球的社交媒体上,无处不在,爆料革命的真战友。
 
你看到多少有良知的人在G-TV上直播,都是发自内心的受不了,他(亡腚缸)是触碰人类的底线、人性的底线,当然也触碰了爆料革命的底线。对不对,大家肯定不愿意嘛。所以说这些事儿都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好好的珍惜,把握住这个机会。
 
你去想想,这是多大的机会,老天帮我们清理掉这些垃圾人渣、蛇妖、吐痰男,是吧。你看那个德行。
 
六、对于恩将仇报的亡腚缸和蛇妖闫我们绝不拉倒
 
今天早上我听到盲人强子这个采访,真人真事番外篇,草根小哥和悟空真牛。悟空这个要是经过专业训练以后绝对是天才级的主持人,草根小哥就是命里带,这小子就是这么个主,这绝对是个人物,草根小哥。
 
今天强子那个事情,我也吓一大跳,你说两男两女在这种孤独,路大脑袋是直播完就走人,我这还没想到这么严重。我记得有一段后来路德亡腚缸这孙子和我通话,后来我说我在国内我了解了,强子呢不是100%的盲、看不见,大概90%、95%吧,5-10%是能看见的。
 
哇塞,路德都哭了,哎呀,他说他在在我们家待着,我女儿穿得很少,他大闺女十七八岁了,就穿得很少。我说是嘛,就是的,那太过分了。十七八岁的姑娘在家,你看着穿得很少,那你家是乱伦啊。
 
我女儿郭美从七八岁以后,我连她个腿都没看见过,真的是。从来没有过,郭美在家连大裤衩都没穿过,那这个盲人强子看不见,你路大脑袋就看不见了吗,你们家什么家风啊。十七八的闺女都光着腚啊?是不是,然后我当时就问他(亡腚缸),我说你俩跟我说实话,你俩有没有睡过觉,如果有,你告诉我,没有的话你就没有。发誓,要不早晚咱是敌我关系,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四月份,三、四月份的时候,蛇妖闫撒谎,就这么说:“我向你保证绝对没有”。路德亡腚缸这王八蛋说什么:“我这样,她怎么看得上我呀?绝对没有,郭先生,保证”!我真信了,我发誓,我真的我够愚蠢,我真的信了。
 
回头我还给长岛哥,我说他这都冤枉了,这没有的事儿啊。我真的很恨强子当时,就是强子这孩子太过分了。你住在人家家,你还污言陷害人家,说人家媳妇爱你,你还说人家跟科学家偷奸。
 
他那个好朋友也是个咱G-TV投资的战友,在国内的,很激动给我发信息。我说你们这个瞎胡说的,不对!我都问过了,我也是核实过,我说我拿我生命保证,没有!我真的相信了,我真的相信了。
 
我还给强子发信息把他臭骂一顿,然后我说就让他走吧,法治基金给他每个月2000美金。我真以为强子是不是共产党派来干死他们的。然后他离开以后路德吓个半死,说啥找人来看看家里有没有被放监听。结果我就找公司,5000美金。
 
路德给我发个信息,哎呦我没这个钱呢,结果他马上删除了。我说这钱我来付,这5000美金。5000美金给他去,完了,家里面扫出来了WiFi有问题,真的有问题,其他都没问题。这就是路德这个王八蛋。就这他能撒谎还能骗5000美金,就这个孙子,好,这5000美金也检查完了。
 
到6月4号时候,他俩在这个中间我很少跟他联系。到6月4号到了18楼那天直播的时候,就他俩一进来,他俩一坐在那儿,七哥是老中医,你在我面前开偏方,你大爷来的!我就知道这俩人不是一般的说互相那个干了啥啪啪啪了,这俩人就不是吸痰的关系,这俩人不是一般了已经。
 
我强忍着叫他俩直播完,我说你俩去世贸大厦世贸大楼吧。走了以后我说你滚TM千万别再回来了,我就想一辈子不再见他们。我当天晚上我很怒的,我甚至想了两个在路上我打电话,你俩到底有没有上床?你俩要是敢骗我,咱都没完。想想算了,爆料革命顾全大局吧。
 
这也是毛病,中国人的顾全大局就把自己全顾没了。我现在想想,你爆料革命你顾全大局了,他早晚一天得咬你个狠的。我当时,你说我,我就这100%信了。6月4号没做决定,这不是可耻吗?这都是你七哥的错,扇脸100次都不拉倒。
 
我真的信了,不是假的信了,后来我哪有时间呢?是不是啊?我哪有时间想那么细呀?后来就觉得很多人跟我说得不正常了,我有一搭无一搭就过去了,就无所谓了。就那个闫丽梦蛇妖闫那天讲完以后,我跟长岛和老班长当天晚上开会,还有铁血组我就说过,我说今天这个蛇妖闫讲话我非常不爽,非常之轻浮,完全失控、傲慢,而且一句不提法治基金、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我当天晚上就跟铁血团所有人都说了。非常的轻浮,很失望。
 
我跟唐平也说这话了,就是一看就是一个妓女,就是站街女装出来的,自己还装不出来的。她这一喝,不喝酒都失控,一看那场面就失控了,真拿自己当回事。而且她只管洋人男人拥抱,从不跟中国男人拥抱,除了这个亡腚缸之外,你说这个混蛋玩意儿啊。
 
她就是个贱货就是个垃圾,你知道吗?从那天看就,生活中那个人畏畏缩缩的颤颤抖抖的,你知道吧,轻浮得很,很轻浮。就这我也没说啥。你说我这傻闺女还给她买狗呢。你说就这玩意儿,就这个人是没有任何感恩之心。
 
就她给我讲她丈夫那些事啊,我一听TM胡扯呢,怎么可能啊,对不对啊?欸,所以说七哥的亲身演绎让大家你们更能看到人性的丑陋。你去想想七哥怎么能受得了,这大过年给你个王八蛋给你做了七、八个菜送去,我还没吃呢,犯了中国人大忌。
 
你从香港来我见都没见过你,18万港币的机票,头等舱,香港几十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到了加州你个王八蛋亡腚缸,泡你的亡腚缸,你们约泡来了,他去睡觉了,叫我熬一晚上,还是我的生日。到了纽约住5000美金的房子,整个纽约都是完全城市没人了,最牛的律师陪着谈了几天,班农先生从DC过来,陪着地板上睡4天。然后王雁平陪着她吃啊喝呀。
 
然后给她买六万八千美金一次性买时装,又看牙又看病,手机电脑全送上,所有的最新科技。然后去华盛顿安排出场,然后安排福克斯。咱背后的沼泽地的大佬们,谁搭理你呀?我们做了多少事啊?律师从佛罗里达飞过来,那大姐从加州私人飞机飞过来,才让福克斯接受她采访。
 
一次一次,每次采访律师都在场啊,每次的律师在场的,我们律师,那律师费多少钱啊?对不对呀?这是多么的夸张啊,这个事情。你说咱从来没吃过她,没喝过她一口水,然后穿着,光G-Fashion第一堆衣服就送给她了,是不是啊?然后路德么一送几十套,全拿走。
 
你说咋,你说我骗你啥?骗你钱了,骗你睡觉了,骗你身体啦,还是骗你灵魂了?你问问亡腚缸,我有一次给他说过你在节目中要怎么做过吗?我从来没有过。没有对你任何要求,对你蛇妖闫没有任何要求,对你身体没有任何要求,对你的行为没有任何要求,完全没有干涉,就这样的人也敢砸我们反我们,这他妈天理不容啊,就是实现了共产主义到了天堂,我不相信还有比我们对他再好了。是个人都受不了这种伤害。
 
我就想,她如果能找出一点来我们对不住她的,有零点的对不住。我们国内多少战友为了她家人、保护她爸她妈,冒着生命的危险。就这个女人她阴毒到如此之程度!我们的很多战友都在讲、都在说,真的,没几个战友讲到重点的,就这俩人,你告诉我,我们有一样对不住她?尊严上,永远永远把他们放在、举得高高在上。送股、送钱、送吃的、送衣裳,保镖、律师、移民、出名。我跟你们要过一样东西?告诉我。
 
灭共不是我家的生意呀,你不是说你一灭共就成了我欠你的了,那你谁也不要跟我灭共,这灭共不是我欠你的。灭共应该说这是谁也不欠谁的!这怎么灭共成我跟你的生意了呢?!你说灭共我欠你的,这是天下什么王八蛋道理?谁要敢说你参与灭共说我欠你的,我就R你八辈祖宗。
 
郭文贵的上千亿美元的资产和家人的生命安全,我到现在没向上伸手要过一分钱,我凭啥欠你的?我又没在这拿一分钱。啊?
 
所以说这个亡腚缸这个蛇妖闫,你去想想,咱有什么理由能原谅他?我们有什么样的理由,还去支持他?任何一个支持这个蛇妖闫和亡腚缸的,你八辈祖宗、你未来的八辈儿都不会得好死,老天爷看着呢。
 
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给她所有的东西都是最美好的,全球的战友印了数以百万千万的传单,没日没夜的给她传,全球的战友上大街上拿着你的像、打印你的像都是自费呀,上去以后到处宣传你们,到处做你路德社的义工。是爆料革命只有TM一个人获利了,就是你亡腚缸!
 
你个孙子欸,广告费、打赏费,咱新加坡一个战友刚才给我发的信息,47,000美元给他打赏,200多次,一个战友,新加坡的阿伟给我发的信息,200多次270次,4万多美元。你打赏几百万美元,几百万人民币,你一两年里边收入比美国总统收入高50倍。
 
你住着一个100多(Acre)在康州,全世界人民给华尔街打工,华尔街人给康州打工,你住在康州里边最牛的区域的公寓,你的孩子上着全美国前10名的私人学校。你用的设备是全世界最高级是我给你的,结果你反而说是我硬给你的,我硬给你的还是我咋给你的,我跪着给你的行不行?是不是给你的?
 
你住在这个房子里,你和这个闫万里约炮,结果让我们爆料革命给你付钱,然后你约了炮了吧让你成了英雄了、成了天使了,你要把这个什么帮你约炮天使的人要全弄死。还弄死一个不算,爆料革命战友全是暴徒,爆料革命战友全都是暴力极端分子!我们爆你啥了?爆你妈啦?爆你闺女啦?爆你家小蔡了?爆你蛇妖闫啦?如果这个世界上法律允许去爆你的话,如果这个法律范围内允许能做的话,我们一样都不会省下给你,你记住我的话,天下岂有此理。
 
我们把你救出来以后,我们在香港让你丈夫炒鸡蛋,药死你没药成,到海边杀你没杀成,把你救到美国来,十几万美元的衣服穿上,成了世界的英雄,住着全美国最好的公寓,最好的防弹车,最好的医疗,然后出了名,我再把你丈夫弄来,再把你杀死一次。还有这样害人的吗?
 
亡腚缸你竟然说我们战友们全都是贴你、靠你出名。我R你八辈祖宗亡腚缸,我跟你这一辈子没完!你记住啊,你他妈死了,你被抓起来都跟你没完这事儿。我们战友蹭你的、贴你的,你他妈是人吗?你这个东西呀,啊?我们这么贴你,你长得好看?你爆料革命,你哪个料不是来自我们,结果后来你他妈胡爆瞎爆,你就瞎球爆了你,还重磅重磅。你自己的脑子、你自己的良心,你知道你说过多少谎,这事都要有报应的。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竟然说要继续挺蛇妖闫和闫丽梦,你不去你是王八蛋,你不捐款你是孙子。你不赶快,如果你这么去支持他们,这种情况下你还要支持他们人,你不赶快离开你是孙子。就把你爹你妈你孩子都送给他,我们太见这种事情发生了,是吧?让那个永远不露面的艾丽还有那洋爹博,还有那个什么找不到厕所要到楼下去上厕所的那个墨博士,你跟他捐钱去,去跟他们去,不要跟我们。
 
天下还有这样的天理吗?还有这样的道理吗?是个人都能听懂的道理,大家只会说,住在你的房子骂你,那都是小事儿。最大的事儿,你跟了四年爆料革命,天天喊、天天叫。你一分钟把我们所有的爆料革命打成极端分子,然后呢洋爹博,塞林连美国都TM不敢回,还指挥着北约部队、美国军人。你谁攻击他,就等于攻击美军,然后给你在天上给你扔炸弹。我操你大爷,你这帮孙子TM疯了你简直是。你们要是有孩子,这老天爷太不公平。你们要是有爹妈,那爹妈也不是人造的。就你们能说出这丧天理的话出来。
 
你看那路大脑袋那个骗子,一大早上醒来,哎哟,大街上昨天晚上一堆人呢,这个塞林大校派人保卫我一晚上没睡。哇塞,他一晚上睡不睡你知道啊?你跟他睡了?你TM天天把我们爆料革命战友当傻子呢?就这种low货也有人信。
 
七、爆料革命战友是通过人心考验后才能证明是战友
 
今天有个王八蛋混到我们群里边说什么?郭文贵是来砸掉爆料革命的。我R你八辈祖宗,你是他妈猪生出来的,你也不能说我这话呀?我砸爆料革命?我怎么砸你告诉我?你教我个法我怎么砸?我砸了以后我有啥好处?你告诉我,共产党,共产党会给我什么?共产党能给得起我什么?我1000亿美元没让我动,我爹我娘都没了,他能给我?他能让我娘能活过来吗?他能把我关的那些同事、家人几十年加在一起的监狱刑,能给我再服回来吗?他能把我的白头发变成黑头发吗?
 
你觉得这些人,我跟他勾兑完了以后,你觉得这个世界上共产党饶了我,那些富豪饶了我,美国能饶了我吗?美国也饶了我,共产党也饶了我,战友们也饶了我,老天能饶了我吗?就这样的王八蛋逻辑,他也敢说出我来砸爆料革命,我是共产党,我让这个蛇妖闫的老公到美国再杀她一把。就这样的话有人信,有人敢说,这样的人我就希望这一辈子我不是他同胞,这他妈就不是人你知道吗?这如果在过去的石器时代,用什么样的石刑都不拉倒。
 
这种丧失人伦、丧失逻辑,完全是颠倒黑白,大家一看都知道共产党这次发动了有史以来第二次的,最强大的五毛来了,然后就把这个亡腚缸、蛇妖闫的事情,是吧?就全给整出来了。这几个假博士,你们见他是什么博士啊?你见过真的博士?博士又能怎么着?他是博士吗?这帮孙子。我还说我是博士他爹呢,需要我什么证明吗?我是那博博士的亲爹,你能否认我吗?我是艾丽的亲爹,我是墨博士他亲亲爹,有啥证明吗?能证明什么?
 
所以战友们,我想跟你们说,这几天就是能看到一个人的人性,看到一个人的人性。我今天在那个中途岛那个群里面看到一个王八蛋在那儿胡说八道,骂正义小Sarah傻叉。你懂个屁,这个王八蛋,我一定会找到你。我一定要在你的,他说了一句话,我有机会能毁了加拿大,哇塞,真TM受不了。他在群里说,我有机会能毁了加拿大,但是我没那么做,因为我善良。
 
这他妈跟路大脑袋是一号的,我一定要让你到加拿大的政府,我一定让你这小子,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我一定要你解释那个中途岛的所有战友在那群里面呢,就是一半是特务,还有一半是战友吧?你说你能毁掉加拿大,但是你没那么做,我一定要让你把这话证明,还混到我们那个盖特工程组,还有过去搞的什么Plan B,Plan B组。
 
所以说战友们,他有些人,战友要记住,经历过事我们才能最后剩下,真的,金子是淘出来的,金子不是供出来的,——供不出金子来。金子得你花心血刨、筛出来、水洗出来的。钻石矿是通过各种沉淀在地底下挖出来,搁水洗出来的,不可能一抓一把都是黄金。我们的好战友是经历过事儿,经历过事情,经历过考验、利益、道德、信仰、人心的考验之后,才能证明谁是战友,对吧?这是个起码的常识,我们绝对不能天真,对吧?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就是我们每个人要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我们要有个起码的常识,是不是?起码的常识,到底是咋回事儿?所以说这几天我们学了很多很多东西,学了很多很多东西,看到了很多人。我也在想,你说我旁边人也都在说:文贵呀,你觉得值得吗?你觉得你必要吗?就这些人你觉得有必要吗?过你的日子吧。
 
连美国朋友都说:文贵呀,你觉得值得为他们奋斗吗?你觉得值得这样做吗?我发自内心地说,我很认真的听了他们跟我说的话,哎哟这蝴蝶。我很认真的听,我也往心里去了,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我这一辈子,我要不喜欢谁,你让我说喜欢谁,没门!这点你放心,你七哥这人,我说不喜欢的人,你想让我喜欢,不可能!你想让我说违心话,也不可能!你想让我做违心的事,更不可能!
 
我确实也在想,我对我的答案很清楚,我说我非常值得,很愿意。我要有一点感觉不舒服我就不会做了。我这一辈子就一件事——灭掉共产党。但是我是发自内心的说,我更加坚定,爆料革命的战友当中,过去我们就是还有一些模模糊糊的政策,现在绝对不行!不是战友的,立马就不能让他是战友,不要浪费时间!九指妖、路大脑袋、蛇妖闫,就是因为我们给他们太多机会。我们绝对不会!我们也不可能,在未来每天、每时、每周,都会有人都砸郭,太正常了。但是我们不可能再犯这种错误,绝不可能!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根据接下来我们一系列的行动,让大家看看,让路大脑袋路骗子亡腚缸还有蛇妖闫闫丽梦,这个蛇妖闫,我会让他们看到,怎么让他们像窜天猴似的上去的,怎么让他比这个落地炮还要快让他下去。而且我们一定要坚持一个原则,让美国人知道病毒,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是我们愿意做的,但不是我们的必要的责任和义务,我们也可以不做。世界已经以毒灭共,没有人可以停止。
 
闫丽梦上去说的话去,他现在很多人说,她怎么突然就变成魔了呢?她是魔就是魔,她是英雄就是英雄,我们毫不犹豫。我们不可能继续说因为我们掩盖自己犯的错误而继续骗美国人,是不可能的。这就是刚刚我给我们的一系列律师,闫丽梦的代理案,移民的代理这块,已经我们律师全部撤出,全部撤出,她到移民局去说去吧,对吧?亡腚缸所有的事情更是全部开始,法律程序全面开始,一分钟都不会给他等,一分钟都不会等。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们现在非常清楚。只有一条路是我们的胜利之路——灭掉共产党!其他都不重要,千万别乞求任何人跟你站在一起,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没有任何人,咱照样可以灭共,就这么简单。
 
大家走着看,未来的路还很长。在灭共之前和灭共之后这种事情,过一段时间你发现这个事儿的时候,再谈这个事你就觉得是个笑话,极大的笑话。所以说,这不是头发都气白了。他还真轮不着他气我头发白,头发就应该白了。特别是我们在有些人身上浪费时间,太浪费时间,就是我们联盟委员各农场在一些傻叉身上浪费时间。
 
你看看加拿大很多人都没有认证,都混进来了,就是你发现这些人都混进来了,而且很多人在那里面东告告西告告的,是吧?你看那个加州的叫持枪挺郭的也来砸郭来了,也借机砸郭了。你砸,你继续砸,你不砸你是孙子。你砸,看你能砸出什么来,你早砸早好。还有叫文远的是不是?早就知道你不是个东西,是不是?你砸,看你能砸出啥来,是不是?看你能砸出你的未来,还是砸出你的金钱,还是砸出你的上帝出来?最后你跟九指妖、骗路一起搞九指党去,是吧?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们真正的要有自己的追求和自信的时候,你不会在乎这些事情,你不会在乎这些事情。你会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个事情。咱们这两天很多战友们才一周还不到,这劲儿就下去了,所以中国人他永远他属羊的,啥事——好事、坏事都忘得快,——一周。对待亡腚缸、对待蛇妖闫最起码要6周的大战,6周的大战,千万要记住,6周的大战。看看你们各农场,看看你们每个战友,你们怎么做吧?最起码要6周的大战。
 
而且蛇妖闫在两个月左右,也就是说6~7周,不超过10周的时间,让她在世界上成为过街的老鼠,而且无数个官司会告蛇妖闫和亡腚缸,她误导,误导。羟氯喹跟她没球关系,其他的方面误导,非告她不行。回香港?回香港得上法庭是吧?对不对?她得上法庭。亡腚缸回到广东,回广东之前得把事儿搞定了,对吧?
 
战友们千万记住:不要忘掉伤害我们的人,一个都不能忘!用所有的都是合法的法律手段,追求我们的公平,帮我们的人永远不要忘了,用合法的手段来感激他们,这就是爆料革命,永远牢记。以色列人不有句名话吗?是不是?不管天涯海角我都要将你找到。只要你惹了以色列人了,不管你天涯海角,我一定将你找到,那才真叫虽远必诛呢。大家要记住这个,不管你天涯海角,你惹了爆料革命,我就一定要把你找到。这是必须的。不管你是谁,只要帮了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永远不会忘记,这就是我们的爆料革命。中了兄弟们,今天就这样了,乱聊,我这省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全给你们了。
 
唔盖塞啦,唔盖塞啦!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