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21年3月3日直播 20210303_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21年3月3日直播 20210303_1 中共与拜登政府给中兴的“回头汤”,中美沼泽地从中得利;G系列再次遇难成祥,让战友们真正成为江山的主人,最大的受益者,这就是爆料革命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
公司组织: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YIMING(文鸣) Ara 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杯酒渐浓 贝贝 兰草(文泉) 文官  万物归一 沉默大妈 <文V> SCELF (文正)  彩虹桥(文桥) 黎明之前  
发布时间:20210303
视频链接:https://gtv.org/video/id=603f9e9a94761a708f19429c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郭先生在等待战友们进入直播间,同时和身边工作人员讲话开始直播)不用,按了吧,开始了啊。(郭先生边看手机,边等待战友进入直播间,边锻炼身体压腿、抻腿),(郭先生拿手机发送英文语音信息)。(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郭叔这两天直播频繁。谁说的,谁说哒,谁说哒!放马过来!啊!叫Giovanni,啥意思,啥意思啊,七哥直播你烦是不是啊(郭先生开玩笑的),啊!哎呀(郭先生在锻炼身体压腿、抻腿)!哈哈,直播、健身两不误,冇错啦,冇错啦!(郭先生双手合十)3月3号尊敬的战友们好,七哥乱聊直播,呵呵,乱聊加健身直播。啊!哦咦嘻馁!兄弟姐妹们啊,你看我昨天啊,哇噻(郭先生看手机信息)。我这个跟战友常用的手机,这个是小的iPhone12这是大的iPhone12(郭先生手里拿着两个苹果手机)。昨天突然间就是,戳,怎么戳也不管用,就是啥也,就有时候叭一下就黑屏,有时候啪一下就闪屏,欸!你就按不进去,按哪都不管用,关机也关不了,被黑了!然后呢一直到今天早上刚才我才欸,管用了,管用了。但是呢昨天晚上换了个新的手机,新的手机,新的手机,换了个大的iPhone12。哎呀哇噻,这共产党我咋惹你了,最近又开始黑我了,哈哈,哇噻!(郭先生边说边锻炼身体压腿、抻腿)。(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美女与野兽,叫我,叫我!叫你了,七哥。哎呀,这家伙,谁说,七哥,念念我呗!我看谁呀?霹雳无敌,叫欺凌后觉醒,欺凌后觉醒,被欺凌以后觉醒,天呐,犯过啥事儿啊,哈哈!共产党真是最近有点害怕我发现啊!
 
(You look camera this is G-Fashion new T shirt…….电话略.)]我们的总裁给我一大就报告,这才洛杉矶几点呐?五六点钟,每天他们都是这样,鸡蛋,每天早上醒来漱口,一杯温开水“唔”喝下去,然后吃一个苹果,然后刷牙、洗脸,然后热身,然后一杯咖啡、一个鸡蛋,然后锻炼,这就是七哥的生活。我发现GTV现在特别好,从这个我的IPAD上看百分之百是我自己,我特讨厌发出去不是我自己的感觉。这杯子真是中南坑的,这真是中南坑老杂毛们送给我的,这下面还有编号呢,这帮孙子。什么习办呐、李办呐、吴仪办呐,什么刘什么办还有什么中办呐,这办那办的,都是办坏事的地方。你说咱这拿着中南坑的杯子砸中南坑挺搞笑的,哈哈哈,(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韩国姐姐,念你,音画不同步,真的吗?有音画不同步吗?不能够啊,有吗?我看看,这木兰在线呐,木兰,是音画不同步吗?木兰、木兰你在哪儿?我发现一个问题,(离开与工程师对话询问音画不同步,还调成绿光,然后在咔咔跑步 此处略)(武侠义 七哥喊你)]这一会儿上来了上来人了,欸,(此处在镜头前甩胳膊甩腿,略过)听到我肩部响了吗?G-Fashion,全新的啊 
 
刚到的啊,太舒服了,你看,你看,看,嗯,特别舒服,郭氏设计,全世界独此一家。我特讨厌外国人所有都这样,(把衣服领子拉下来)都这样,非常不好,一点时尚感没有。我看到飞飞,DC的飞飞直播穿那个G-Fashion的多酷,多现代啊,加上她性格活泼特别好,现在同步了吧?同步了,木兰说了。就是嘛,这个战友谎报军情啊。好,兄弟姐妹们,现在我们说正事啊。
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说拜登政府要给中芯国际放生,然后如何如何,很多战友们特别咱们体制内战友在一周以前就跟我说他们得到这个消息,他们内部嘛知道的早,然后呢说拜登现在完全倒在了中南坑老杂毛的裤子底下了是吧,如何如何的。我不这么认为,我不这么认为,美国的政治它是一个两派你死我活的斗争,而且这个斗争之间现在打的最唯一的牌就是中国共产党,就是病毒和中共经济,然后是大屠杀、反人类罪,还有香港事件,还有它打不打台湾,再一个就是美国内部的腐败。不就这么点事吗?对不对呀?你能让人家美国人在这个时候啥都不说就听咱的,就灭共,凭啥呀?凭啥?你不灭共你让美国人给你灭共去,对吧,凭啥呀?包括体制内的战友们,你有种你弄死几个中南坑的王八蛋老杂毛,你当当英雄,你老喊啥口号啊?对吧?就像前天咱有位战友,是吧,你手里面有枪,是吧?你有兵,是不是?你随时可以起义呀,你可以当当英雄嘛,你不要老责备美国,你可以骂美国都无所谓,关我鸟事呀。但是我们都革命不建立在依靠任何人身上,不存在任何幻想上,也不能有任何责备上。你看那帮欺民贼,要钱都时候伸手伸的啥都行,手一拿回来钱,都是你都错。哇噻,四个手指头,都是你都错,都是你不对,对吧,都这德行。他大爷来的,然后就是哎呀美国不民主了。你看那滕彪,乱轮彪强奸、强奸彪,骂川普总统,好像你给人家川普吃人家屎、你把你爹你妈带着吃人家屎都不配,那个不要脸的东西说人家川普怎么怎么着,人家川普人家祖宗八辈拉的屎都不让你吃是吧。你算个鸟哇是不是?你算个什么鸟啊,还是没嘴的鸟。就凭你那副德行、就凭你那操性劲还说人家川普总统,对吧?还有个海外欺民贼到美国来要饭吃,领人家的、提供假文件吃人家的这种福利,还在那块批评着美国,这种人真有病,我跟你说不是一般的有病。这个国家给了你自由、给了你安全,你有什么资格批评人家?我们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批评人家。有种回去呀。别在这呀,对吧?就像国内的战友我说他,我说你干到已经是正部级了,是不是?你连这点脑子都没有哇?
 
你当了一辈子被强奸天天替共产党站台,你现在支持爆料革命你就以为你是神呐、你就是正确的了?不是的!你也不要骂美国,拜登还是川普不管是谁咱没有资格命令人家,咱也没有资格骂人家,咱只有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这事唯一的,是吧?人家拜登给中芯国际放行关咱啥事啊?对共产党好了中芯国际放好了?是吗?咱有种咱别让他做,咱把中芯给它掐死。
 
15:43在灭共事业上,中芯算个啥啊?啥也不算。更重要的我今天为啥说到这话呢?我这憋了这一星期了,很多人给我发同样的信息,我很纳闷,上到部长级到中南坑的战友下到咱平民战友,为什么对这事情这么敏感就不看明白这本质呢?我轻易的不想把这话说出来,因为今天我不想把这个事预料出来,因为去年咱太早爆料、太早重磅中的重磅导致很多咱在美国政府里的朋友很被动,然后共产党提前发现我们干啥了提前蓝金黄去了,蓝金黄完阻止了三十几个案子的发生。是吧?咱就不想让它知道,结果共产党所有的情报机构天天看我们爆料直播,看文贵报平安视频,然后分析,分析完然后就开始啦,采取蓝金黄,提前拦去堵截去。所以这帮王八蛋就是特别的坏,所以今年我就不提前预报,我让你不知道。实际上中芯国际我今天告诉大家怎么回事啊,我跟大家比的例子啊,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姥娘村里的人也叫舅舅的人到东北去卖山东老家吹的小哨、哨还有那小笛子,还有带气球的,吹起来嘣开了,他卖那个去啦。那时候也叫投机倒把,到东北去卖这个东西去,贩卖。然后呢,就跟我爹我娘讨论什么叫做回头汤?欸,我就跟感兴趣,我那时候很小,也就是七八岁吧。我说什么叫回头汤呢 ?就是在山东老家有老人过世啦,要临走前有所谓这玩意儿调的汤,叫老人喝下去。老人会回过头来,快死啦,回过头来,然后睁开眼睛然后说,孩儿啊我的钱在炕底下藏着呢、我的钱在哪埋着呢、还有什么金银珠宝。然后呢是分给你大姐什么钱、三姐什么钱,把遗产分配完,然后一倒,就走啦~~~就是叫什么啊,回光返照汤!你说我那时候很小,听上去挺搞笑的啊,我听着也挺神奇啊,那还有这个啊。那有没有喝了这汤继续活下去的呢?那没有,这是我小时候听说的。后来,大家知道不到七、八岁第一次吧,回山东老家途径北京、山东折腾好几天,在火车上连沙发座底下都钻不进去,在厕所门口呆着,人家厕所里面也给塞着,也没人上厕所。哇噻,那个难受好几天,大家都知道我多么传奇的经历,那个时候回到老家第一次,我就打听谁家有回头汤,我就老问这事啦,人都觉得我很奇怪。后来真遇到,我叫老老爷爷、老老老爷爷,老老老爷爷的妻子——老老老奶奶,小脚就这么长,现在还活着呢老人家一百来岁了,这么长的小脚(七哥比了个手势,大概十厘米)我问她啥叫回头汤?她就给我解释解释,后来就明白啦,什么叫回头汤啊,就是最后一分钟勾兑些营养给老人家临死灌一下能把人激回来,有可能激回来,然后再重新分配一下资产。反正最后我明白啦,这人是活不回来啦,救不回来啦。今天拜登给中芯国际是啥知道不?给的就是回头汤,快死个球的了,川普都已经弄死了,掐死、快掐死了,拜登——别、别、别掐死,共产党我给你点回头汤,回头汤一喝,然后拜登同志——我的钱在哪儿呢?我的钱在哪儿呢?就这么点狗屁故事,是吧?你说中芯国际你告诉我,中芯还能回来比以前那么强大吗?
 
谁告诉我谁能让他跟以前那么强大?我敢跟任何人对赌,中芯已经死了,100%死了。就像当年的ZTE川普玩儿它一样,给你喝点儿回头汤、掐一下子,给你喝点儿回头汤、掐一下子,最后掐死个球的。这里边谁弄钱了?——沼泽地,谁弄钱了?——美国的沼泽地和中共的沼泽地–上海帮,上~下、上~下,把所有的老百姓钱全弄走了。中芯国际还有什么中海油,还有未来的微信,还有什么民生银行、招商银行、汇丰银行、东亚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北方工业集团就是搞武器的、保利集团、保利地产都是这个结局。就像华为是一样的——掐死你、给你喂点儿返魂汤——告诉我资产在哪儿呢?然后别人一看,哎呦可能有,最可怕的是咱们现在内部的战友,还有咱们战友以为什么它回来了,不是回光返照,好像又重生了。我告诉你绝不可能,世界上的投资和金融家没有一个是傻子。说中芯国际,川普回来、蓬佩奥回来、还有班农回来、皮特纳瓦罗回来,谁回来都是把它掐死它。这像家里一个老人,是吧,快过去了给掐死了,家里面另外一个什么所谓的坏女婿、闺女想要资产给弄个还魂汤,但另一个恨的来又得再掐你一下子直到掐死你为止——它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再站起来,再活回来了。这对咱爆料革命是多大的好事,任何真心灭共的人都希望这种事情多次发生、反复发生。当年ZTE发生的时候,我跟大家说什么?大家去看看我当时的视频。我说ZTE一定会死,但是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死。你知道我有一个哥们儿搞基金的,在ZTE死~活、死~活,就还魂汤喝的过程当中,你知道他赚了多少钱吗?30亿。过去总共投资了不到一亿,起起伏伏回报不到一亿五,还投了将近七八年,但在ZTE这死死活活当中赚了30亿现金。现在去新西兰了,买一大房子一千多个acre,养了一堆小毛驴、养了一堆马,这哥们给我说,他说七哥,咱法制基金你只要任何情况下法治基金捐个几千万美元没问题。这就是人家离开了,说亚洲我都不会再回去了,甭说是回中共国了,亚洲我都不回去了,这是真正的玩家。就一辈子人吧,有人磨剑,磨磨磨磨,磨完以后卖了,磨磨磨磨磨,他那不叫剑,他那是贫贱的贱,叫磨的那个贱,知道吗?但有的人一辈子,唰唰唰,真磨的是剑,一生只玩一次,“啪”!是不是?敌人的首级斩下,就是共产党或者是投资的目标——赢了30亿走了,这是高人。很多人以为拿个小牙签儿,我挠你、我挠你、我挠你、我挠你,你以为就当剑用了?你糊弄你自己吧,这件事情的判断,是一个人的智商、情商、和你的真实能力的问题。这是真的看出一个人的智商和能力的问题。所以说中芯国际、台积电。我再告诉你台积电一定会倒得一塌糊涂,它就倒在共产党。它会给沼泽地无数次灌还魂汤——喝~死、喝~死,最后结束。它谁也挡不住哇,它是大势所趋。话又说回来,拜登政府放一个、掐一个、喂一个还魂汤,这种玩术符合美国利益,最重要的符合他本人利益,最重要的符合他本人的利益。 
 
 
呀,我的旗子星咋还没露出来 (七哥去整理旗子,我就发现这个撑啊本来以为是MADE IN AMERICA呢,后来发现不是!)好,就是嘛。得瑟,腿疼了一下。
 
25:49那么中芯国际这件事情,我上周知道以后,我就怕他不干这些事儿,因为他干这个事儿的时候国内的沼泽地也跟着玩儿。中芯国际的爹是谁呀?他爹是共产党,他娘是谁呀?美帝国主义的所谓沼泽地。这俩人在一起嗯、嗯、嗯。。。是吧,诞生的是什么?诞生的是魔鬼。他越在这块儿嗯、嗯、嗯。。。是吧,诞生的小魔鬼越多,他会挑起共产党内部的巨大的内部斗争。上海沼泽地还会像玩ZTE一样,继续在这起起伏伏的搞钱。咱们看到国内有几个战友搞财经的,我就不说具体名字了,他讲得都对,他是看现象。就看皮肤病一样,一看皮肤有病,拿点儿什么牛皮癣膏哇,什么、什么贴点膏药,贴上去没用的,这个病的本质是在身体里边出来的,是吧。我们看的是这个人,他还没有出来皮肤病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他要出皮肤病了,这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而且我们知道出完皮肤病以后,它会不会变成皮肤癌?我们知道共产党哪儿能变成癌、哪能自然恢复、哪儿能再洗一洗就能好,这是共产党的皮肤癌的走向。你别以为给他一个什么中芯国际,他接下来很多都会放生,包括华为,都要放生。华为真正的老板不是共产党,是中南坑的那个人,你们知道是那个人,是不是?是伟大的伟大的老元帅、伟大的领导,跟上海沼泽地都没球啥关系,知道吗?所以说他们拼死救回华为,那是他符合他家的利益。江山是人民的,他家也是人民呢。我见过、听说过共产党好多当官的说。我说欸,你们不是为人民服务吗?你怎么只为你家人服务啊?他说,欸,文贵你说的不对呀,欸,你这可不对呀,你这可是有误会的。我们家人难道不是人民吗?哇噻这王八蛋我见过好几个,后来我就无语了,我就不说了。我就跟你们说一个某军委副主席,现在已经死球的了。哇塞!我上他家一看,哎呦我的妈呀!这么大的院子,上百个女士兵伺候着他,哎呀我的妈呀。什么他那个一个堂妹住在那儿,从屋里出来都是五六个兵抬着,还有几个小男孩儿在后边还拿着拐棍儿。哎呀我的妈呀,在院里晒着太阳,我就怕她把太阳给摘下来了。我就开玩笑呢,中午去他家在西山,然后我再中午吃完饭,喝点儿酒,是吧,不喝点儿酒也不敢。我说,首长,您这老说为人民服务,你看你们家这个,谁像你们家是的?一两百口子为他家服务啊!我特别记住啊,这老王八犊子,他喝那么多他没迷糊,他突然跟我说,欸,文贵,你这个你是有问题的,你这个思想是有问题的。所有的那屋人全都傻眼了,你知道,在你没跟那些人打过交道,跟那些人打交道,真跟伴虎一样啊!一句话就要你的命啊!那下边人,你看当的那个奴才、那个服务员,他们每个人你都不知道所谓首长服务员,战友们你们想想,以为首长睡睡哪个女当兵的以为多大事儿?那是你八辈子烧了高香了,你见那女服务员对首长那个照顾,你能想想,农民的孩子从来没疼过爹娘,十几岁所谓被弄去了选美、选美、选美,培训、培训、培训到首长家去了。那就是首长家的一家奴啊!那就是一个物件,像手里所谓玩儿的那个班尺子一样,物件,想咋玩咋玩,想放那儿摸屁股就摸屁股,想摸摸胳肢窝子摸摸胳肢窝子,是吧!想在裤裆里摸两下摸两下,想扔就扔了,他就是那个感觉。所以那些人一看首长对我(这样说),全傻眼了,全看我,我乐了。我说,首长,啥意思?"我的家、我的家人难道不是人民吗?你这个理解是错误的。"想一想一般人都懵了。是,人家家人也是人民啊!那我问他了,我说,那我们这些人民家里边,那我家里边咋没有那么多人?"那我可以给你家送去人呢!我给你派个,马上!这个勤务长小张,给文贵家送上里100个我们的女战士。"我向天发誓!这是军人,送100个、200个,郭老板还不用付钱,原话就是:"郭老板不用付钱。"这就是中共的真正的嘴脸。你别以为他跟你在开玩笑,他是真心这么认为的,这个事儿最可怕的就像九指妖一样,欸,我改了支票了、我改了付款单了,你要的时候我不吱声、我不回答你,是吧;然后你再跟她要钱,你写遗书;你再要钱,你再要钱,我给你上帝是不是;你再要钱,你再要钱,你再要钱我给你真相。她认为是真的,这个王八蛋!你知道吗?他坏人,你千万记住,别以为坏人他知道我在干坏事,他不觉得。就这军委副主席张同志,眉毛很长,是吧?一家人家在那陪着,哇塞!在那儿晃荡晃荡的,你说他一个表妹都受这待遇,我都怀疑那表妹跟他啥关系,是吧?咱那草根的孩子就给他家当奴才去了。这是共产党真心的这是他认为,为人民服务,我家也是人民,那么中南坑里边的人非常清楚的,他不认为这个华为是我家它有什么不对。那么我家人,我家就代表着人民呢,我家人也是人民呢。你问问江泽民,你问问这个韩正,你问问曾庆红,你问问所有的上海帮这些人,你问问江绵康、江绵恒,是不是?还是江志诚。他没有半点不觉得说我是中国人民的主人是有什么不对的,他不认为说江山是人民的、江湖是人民的、人民是我的、我就代表人民,他一点儿不这么认为,这就是真正的中国的真相。所以说中芯国际,他们认为那上上下下炒一炒挺好啊!他炒一炒,我弄点钱。他没有任何想象说你炒的时候把老百姓的钱炒没了,他说你的钱就是我的钱。
 
33:08就像九指妖一样,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是我的钱。你跟九指妖要钱,九指妖从头到尾没花过一分钱撒过无数次谎,每次都说:"我从来没拿过一分钱。"一回一万、两万,然后我给义工了。去你大爷的!FBI、国土安全部会跟你说清楚。国土安全部、美国FBI调查完所有的事情以后,我们特别希望他调查,因为他对我们新中国联邦我们这些人到底有没有洗黑钱、有没有骗钱、涉不涉嫌犯罪会对我们重新认识。等到新中国联邦出现在美国政府名单的时候,这是对我们最好的背书。这叫什么?这叫KYC,这叫背景调查。如果咱真有洗黑钱、犯罪还有诈骗,象九指妖一样,那你等着吧,什么狗屁新中国联邦?进监狱呆着去吧你,对吧,这就是我们最希望的。那九指妖你啥结局?她百分之一百进监狱!篡改银行票据、谎话连篇、拿掉所有不属于她的钱、制造假文件、虚假承诺、假合同,然后还威胁战友,让人写遗书、跟共产党合作,然后满口雌黄,然后在银行、在律师面前全撒谎、作伪证,她1000年在里边出来不了!她跟他儿子令狐,叫什么魏继红(注:郭先生口误,应为魏丽红,下同)?九指妖叫魏继红,儿子叫什么?哎呀,叫啥呀?叫魏啥呀?叫魏修竹。魏修竹、陈其生、赵明、PJ潘,潘杰好像签证要到期了,要跑回去了吧?你跑到哪儿也跑不了!你能出了境,我都给你磕个头,你要能出去美国境,我给你磕一个。潘杰PJ,你试试去,
 
 
是吧?那么,战友们,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它的心态和坏人的心态永远是,他不认为自己在干坏事儿,这是一个我说完啦。第二个关于咱们,说哪儿去啦呀?直接干五台山去了,这跑题了。
 
35:24我们要说一个,昨天那个G系列很多战友在问说这农场那农场取消了。战友们没有取消任何农场,就是在这个投资过程当中,战略性的资源组合,没有取消任何农场。今天一大早上,玛莎:七哥,你能不能又不说我们农场啊?很多人以为我们农场被并了,谁要并你们农场了?谁并你们农场啦?没人要并你农场啊,谁要并你农场啦?非常简单,就是因为你是初始公司,初始公司啊,初始公司,听懂我意思了吗?你是爹和娘的关系呀。如果你觉得GTV我说是儿子,不是,那就是GTV是娘,现在弄了20个爹,20个丈夫,就是干共产党去了,就这么简单,行吗?诞生的所有的椅子就是孩子,是不是啊?就是孩子,那都是股东嘛,都是家族成员嘛,对不对呀?然后集体灭共去,基本上是这个概念。
那么这些农场你不能多人家法律有规定,你不能因为灭共,说你这就整出了几十个出来,那不行的,它有限制的。那有些农场你的这个投资和战友们委托你,你就没必要嘛,你的利益照样该管的管理费。你就把这个加给其它强大的农场。因为你得有收钱的能力、再转款的能力、还有律师、还有会计师这一堆的文件,你干嘛做那么多呢?一个额度有限,所以把那些我说像韩国农场啊、像玛莎的俄罗斯农场啊、西班牙农场啊、小皮皮法国农场啊,是吧?还有康州农场啊,是吧,还有几个准农场啊,你还没形成规模,你把你的业务就这一单再投GTV的初始投资去弄到其它农场代理你。这个代理当中该给你的费用给你,就这么简单。战友你啥也不受影响,不是为了战友好吗?一定记住,初始投资是组合家庭的一员,创始家庭的,是爹妈身份,椅子是这个家庭成立以后的第二代成员,现在战友们直接进入第一层,成就了第一个家庭成员,就这么简单!因为我用专业术语给你们说吧很多战友听不懂,还有人在问我,七哥,啥意思?啥意思?我真没法回。我那个手机我从昨天,就投资者那个手机,我昨天从律师那儿拿回来,我给大家回信息,我开始680,我回了四个半小时了,690,因为里边信息就叭叭叭就回,因为有的战友还我回一次,他给我回复一次,我回一次他给我回一次,完了,三次四次,所以实在我没办法。我想给战友们多回,因为很多这个关键时刻我得给回复。人家律师拿着手机呢,这律师在美国的律师可不是拿你钱就替你说话,他比那个检察官、他比调查部门还认真,这个信息我得拿走、这手机我得拿着,你没办法。这就是美国法律,这是我们追求的,也是我们想要的,是吧?咱就得尊敬人家。所以那个手机我就给大家回,有些我真回不了,太多了。你问我啥叫初始啊?初始和椅子有啥不同啊?战友们,所以我今天赶快直播,初始和椅子,初始就是成立这个家庭的限制,中国叫一夫一妻制,在中东也是一妻三妇制,一妻三妇制。咱现在呢,由于过去那是成立完家庭以后,才邀请你们进来当了家庭二代,叫椅子,这叫什么?这叫私募。可以搞三回,私募第一次,私募第二次,私募第三次。就是组建家庭SaraKA是爹GTV是娘,他俩一结婚有了咱们这个新的家庭成员,是战友们、是咱们新的兄弟姐妹们。那么再还有第二次兄弟姐妹们、第三次兄弟姐妹们,然后就上市了,然后全世界大家都来当兄弟姐妹们。这回不是,这回是一个SaraKA爹,现在一个丈夫,现在弄了二十几个丈夫来了。这个家庭这是一妻多夫制,哇噻这事儿挺夸张,所以共产党很害怕嘛,他就怕这个SaraKA这样的公司。
 
 
40:24那么这个时候战友进来以后呢,全都直接升级,这就是为什么你是椅子,是房子下面的椅子,现在是盖房子时候把你盖在了房子里,你是房子的一部分,房东啦。千万记住,这些进去以后的农场、进去拿到的股份是他本人所拥有的股份,它给你在手上的就是GTV股份,不存在所谓的给的是它本人的股份,不可以的!你拿到手的就是股份。例如我们在探讨一个更好的,哎呀我在想,说不说战友们?搂不住了有点,(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联邦伟业要成了,椅子成房东,说对啦!]所以说我们得感谢这个没毛的豆豆,没毛的豆豆我R你八辈祖宗你,你这个坏种,你简直是坏到家了,你说我对你多好,萍水相逢给你几千美金、对你无限尊重,结果你个混账东西干尽杀绝之事,毁坏我战友、伤我新中国联邦,此账必算!此账必算!和九指妖有一比。但是最后七哥的本事就是你的坏、你那个坏脓水,我能变成双氧水、我能变成清水、我能变成力量,真谢谢你!当我最后大梦方醒的时候,我突然间我从房子里面我真的是我要兴奋得跳,我想唱一首歌,我想感谢豆豆,因为我突然发现由于你这个坏还有九指妖这一折腾、九指妖这VOG诈骗也帮了我们,一下子让我们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就把战友变成初始,把整个GTV,SaraKA和G-News升级到云中去,现在搞的叫云计算是吧,我搞的叫云平台,云平台!你大爷的,你真帮了我了,就是我真的是冥冥之中老天爷帮咱爆料革命。战友们你去想想,这得是多大的力量才能帮到我们这样,是不是?SEC调查这么长时间、官僚至极,咱以后再说这事儿,各种力量的渗透,是吧?结果弄来弄去,啪!七哥的想法来了,想法来了。这么多战友要自杀、要抱着孩子要跳楼,是吧?很多人要自焚,是吧?七哥压力倍增啊,咋办?咋办?咋办?咋办?迫在眉睫,怎么办?也不能让SEC把咱们都逼死啊,一千三百个人的希望也不能少啊,GTV也不能因为共产党的怕这个GTV这个爹、这个娘,这样伤害我们呐,是吧!抱怨是没有用的,靠实力,咔,主意来了!上天来电!初始,把战友们…,你看,这就是当你想到对别好的时候为别人负责任的时候,你就会得到上天的这个灵感。把战友们椅子统统变成房东,还变到天上去、云上去不受任何房子控制,你房子要盖到人家地上,盖在美国人家美国管你啊,是吧,你盖到英国英国管你啊,咱这回得盖到空中去,在空中就叫云中,云中的平台,云中GTV,哇噻,把我给美透了。所以说,牛了,无非是就一个代价:七哥还有背后的投资者他们要付出代价,他们少赚点嘛,不就这么简单嘛,叫战友们,叫战友们地位高一点嘛,那如果当初认为这个平台就属于战友的、就是为爆料革命又何尝不可以呢?为啥不行呢?除非是我私心太重,和投资者机构者他认为这个GTV不应该服务爆料革命,那你当然不同意啦,是吧!对不起啦,七哥得告诉机构投资者你必须得尊重这个条规。大家,只有战友好大家都好。
 
 
 
45:14我当时还给他提了一个方式,我这乱说的啊,乱说的啊,你别当真啊,我当时提了一个疯狂的方式,他们全都懵了啊,这咱们联盟委员会的委员都知道。我说完以后,他说我求求你Miles,你在直播中能不能不说这事儿,能不能不说这事儿,你说我说不说啊。(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玟欣、G-玟欣啊、李玟的玟啊,不是那个文欣。搂住、搂住、搂住,战友们都让我搂住。我发现让我搂住的都是真战友,说“说!说!说!”的那全是五毛儿。可能啊,“说吧!文贵先生说吧!”这都不是绝对不是椅子。“说的”不是椅子啊,“不说、不说、别说、别说”],我就简单说一小点儿吧,昨天我直播完以后就我那手机我回不完。只有一个战友是咱在美国的战友投了80万个GTV椅子、10万的借款项目,他说,七哥,我退60我留30投资——只有一个,所有其他人全部说,七哥,所有的钱可以捐给你,捐给你,所有人都说你说咋办就咋办,给你七哥,几乎都这样——你说咋办就咋办。所以我昨天晚上我给那个欧洲的那两个律师,我说我想把这个东西发给你,我想让你看一看为什么我做出这个决定,你觉得我是个疯子。但我让你看一看,世界上有一个国家有任何人能得到这么多人的信任吗?而且这些人说,七哥你把钱退回来会要我的命、七哥你把钱退回来会要我全家的命、七哥你把钱退回来我全家可能失去自由。还有所有超过一半的人说,七哥我投资是为了灭共我不是往这赚钱。既灭共还要赚钱可以,但是你要选择是灭共还是赚钱,当然灭共!我说为什么这就是我做出这决定,因为他们心中把我放在了他们脑袋之上。我当然要把我的战友,这一千三百把椅子放在我的脑袋之上,你们外国人不懂,但我请你学一学。他们很感动,我说所以说我说的计划一点儿也不疯狂,我只是把我的战友放在了和我平等的位置上、我考虑他考虑在我的头之上,我没有把我放在第一位,我没有把你们机构投资者放在第一位——这是个基本的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和GTV存在的原因。他们现在明白了,越来越明白,比如说我这很简单,我们战友退款的时候SEC它必须得给俩选择,它不给两个选择会死很多人,一个是他们知道有多少人不能直接退款,它不能退款啊,那不能退款的话,他们就是他的钱就指定第三方。一个指定到我们这个农场啊,战友们到农场那儿去拼爹去了,是吧,这个就直接就填表的时候就三项选择可能:1,退到你原来账号;2,指定到你指定的账号;第3个你现在你可能你可以买G-Club啊,对吧?你可以买G-Club啊,对吧?你懂我意思吗战友,下面的话我就不说啦,下一半话我就不说了,你可以买G-Club啊,这个倒合理合法吧,五万块钱一个卡,买两、买三。现在我告诉我说,G-Club你们要修改章程,每个人可以买N张卡,为啥不能买N张卡?对吧?你买10张卡就50万,你买20张卡就是100万。为啥不可以?你想买100张就买100张,买100张就500万。对吧?然后下一步,然后、然后、然后、然后你们就懂了是吧,我就不能说了。大家懂我意思吧。而且我还不,他们能把我们掐死吗?欸,掐不死,反过来说了,假如到时候G-Coin、G-Dollar要上市的话,我买G-Dollar去啊,我买G-Coin、我直接买G-Dollar去。买G-Dollar是不限额的嘛,它就是美金对美金嘛,我买G-Dollar去。我过的了这个啥,我直接买G-Dollar了。我有了G-Dollar,我爱买啥买啥。
 
 
我买股票、 我买锅、 我买碗、 我买盆,你管得着吗?(郭先生对管家说话)[ Not now,please,please, please。OK, not now。How can do this?I’m  brocast,please]。另外,我说那我买啥,买任何东西你也管不着,那我买G-Dollor我去干啥都行,反过来说我想拿钱我随时可以拿走啊。G-Dollor可是随时变成现金的,一秒钟啊,我一划就变成现金了,你管得着吗? 你管不着,对吧?那G-Dollor也可以买任何你明白我意思的啊,什么东西都可以买,G-Dollor也可以到农场去,说欸,农场我给你投资,是吧?这农场里面说那可以啊,给你啊,是吧?我给你这个(手指抓一起的手势),是吧?你想要的东西,都可以啊。他能把我们挡住吗?当时我们给SEC说了,VOG,VOG的所有的投资,我们强烈要求跟希望SEC写的协议当中把VOG的给写上去,原来它这个是不写的,我们让它一定要写上去,我告诉律师团队必须写,写上去就把VOG所有过去战友的投资给它法律化了。就写什么VOG的投资我们要退回,一共咱这块儿收了6000万,来到这个VOG的,这个傻货这个九指妖,这个烂货。这6000万这一说呢,现在因为在凤凰城百分之百在刑事调查,我告诉大家的是,她一定会进监狱的,只要是说退回去,这个钱就会退到司法机构去,就司法机构监管的账号去,就叫也可能是FBI、也可能是CIA、也可能是那个Homeland国土安全部、也可能是法官指定的账号,那咱们VOG的战友的钱都安全了嘛,这个6000多万一退回去在那个地方,人家会主张给原来的所有战友退回去,到那时候战友同样有两个选择,一退回你原来的账号,二退到你指定账号,你继续可以买G-Club 、你可以买G-Dollor或者你愿意把钱你爱干啥干啥去,或者你买完G-Dollor以后你再去买什么山啊水啊地啊什么股票啊,随你的便。不但让我们战友这次没受到伤害,还让我们战友有了更多的选择,兄弟姐妹们,您觉得怎么样?( 自豪地笑)七哥就这本事儿,这就当年我和盘古大观还有盖裕达的时候,每次事情过后七哥都上一个台阶,遇难呈祥不是吹牛的,你不能像海外那帮欺民贼那帮傻叉,你过一段时间你会看到好几个案子,我会咋赢他们你看着,不是上次几个傻货一辈子的Loser,因为他永远不会赢。他是遇灾成大灾、遇灾成难。厉害不?兄弟姐妹们,厉害不?这就是七哥说的,所有任何战友记住七哥说句话,一千三百把椅子,你们受到共产党的威胁和伤害和受到的这些不公待遇,我绝对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们! 记住我今天说的话。第二,你拿过来的钱,一分不会少,只会多不会少。我刚才给大家说一个啊,更疯狂的,大家你们别吓倒了,我估计听完以后,老班长、长岛哥,我估计直接昏过去了,如果你们想看他昏过去你就听我说,不想看他昏过去你就别让我说。( 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搂着搂着,搂住搂住搂住,别说别说别说(喝水)]。
 
54:17现在有个问题啊,就是我简单说一下,也简单说一下啊,昨天晚上勾兑啊,昨天晚上勾兑,因为呢一你这个GTV这个资源得卖出去卖回到云中平台去,卖完以后要重新评估,这东西我想卖多少钱谁管不着,因为这不涉及第三方,是吧?我卖一毛钱你管得着吗?我卖一块钱你管不着,但是要有一个第三方评估,但是你没有这个其他股东给他评估多少钱,那你是多少钱就多少钱,是吧?
 
卖完以后,再重新拼爹的时候,拼共产党的爹、给共产党多造些爹的时候。是不是?那么怎么办呢?那评估就照那个耶鲁的第三方,斯坦福,或者是英国的剑桥评估,这样的评估。人家已经问过了一星期,说怎么一评估都得给你评个几百亿去。哇塞,这把我给吓坏了啊!我说:“几百亿,我这战友哪有这钱呐!他没这钱呐!”我说,“但是,你能不能评得越低越好啊?”这个反正这不是私募,这无所谓的。因为这是投资原始股,不受限制的。你可以发股一块钱,你可以发股一分钱。但是呢,原机构投资者要求一个重新评估。因为,他拿钱了嘛!现在战友们,你们一分钱(没有),说来说去你们没拿一分钱,就是那钱你没有没花你一分钱。人家是花了这个钱了,是吧,人家要求评估。所以这些数据和这个平台属于人家的,这没办法,这是共产党还有没毛的豆豆还有九指妖、共产党折腾的了。要恨,恨他们去,是吧。那评估,那要一评估你想想那战友们就歇菜了。你就是拼爹进来你也不能说人家说要评估你也不让评估啊。这没辙了,昨天晚上遇到的新问题,那我给他了个建议,我说:“如果你评估,比如说你评估了100亿美元,比如你评估了500亿美元。我有一个要求,就是我原来投资椅子的这些战友们,按照当时的比例给我们战友。”就是说,原来参与的人,人家是一块钱一股。那你现在评了一百亿的时候,那就不是一块钱一股,是一块钱十股,一块钱五股,因为涨了五倍嘛。你要涨了十倍,那就是一块钱十股。你不能让我战友们吃亏!就是说那最低也得评个五十亿美元,五十亿美元我说那也很简单,就是一块钱一股半,1.5股,那不是就一股了,就是2.5股,2.5股,对吧?我说,最起码的,你得让我们战友享受原来的待遇。他们也觉得很疯狂,你算是Miles你这太疯狂了,全世界没有人这么做的。我说:“但是,就是一个前提。我战友得到的一个不能少。只能多,不能少!”多少,就凭这两个。第一个,公司的总价值,和战友一块钱一股,不能少!说不定,还可以那样让折腾一下呢!是吧?为啥不可以啊?最终要跟着一条,所有这些平台必须我战友绝对控制权。绝对控制权,现在是战友和我那个家族基金加一起绝对控制权。一定是的,否则绝对不可以!这就是七哥告诉大家,你们有N个选择,愿意跟的就跟,不愿意跟的,走。走的时候,欢迎!跟的,咱们继续奋斗!这就是七哥要说的。所以说,中芯科技七哥跟你说了,折腾它必死无疑!还有几个国营企业,接下来都会折腾!都会灌还魂汤。就是这个回光返照汤,最后人家沼泽地弄点钱,谁也挡不住!共产党的核心是,不是为了人民,也不是为了所谓的党的国家,是为了那几个家族能尽快把钱拿走,这是他们要干的,他们要洗钱,真的要洗钱。再一个就是我们G系列,这一次让我们学会了更多、成熟。直接将G系列不在人家的地盘上盖房子,要在云中盖房子。最后,在云中要搭建出我们自己的国土、自己的平台。然后战友的投资,有N个方式会让你们获得更多更安全地投资、更好的回报。这是今天七哥说的,这是今天七哥所说的中心。还是那句话,兄弟姐妹们,任何事情都要做你力所能及、能承担的。任何事情都要做你坚信的,否则别做!现在,俺要去继续锻炼去了。我要继续锻炼,我要现在从这里开始,为75亿全世界人民、14亿新中国联邦人、台湾同胞、香港同胞、西藏同胞祈福!为我们爆料革命的所有战友和家人祈福!
 
 
阿弥陀佛!
啪啪啪(击掌三声)!
 
1:00:51今天的直播怎么样?怎么样?这件衣服漂亮,今天穿着舒服,新的啊,我再告诉大家的就是这个GTV一定是,GTV一定是战友的,(郭先生回身戴上一顶G-Fashion的帽子)哇..好看啊,这个好看啊,说实在话,你说七哥这个帅吧,确实有点与众不同,(把原先的白帽子换成了黑帽子)呵呵,不玩点不要脸的不拉到啊,这个帽子在大牌里面是460美金,那咱Fashion战友买,那就差太多钱了,保证是一个厂一模一样的,还没上市那,你看这质量,你看,是吧?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 !我看那个DC的菲菲讲的Take Down The CCP的,Take Down The CCP ,没劲儿,得喝点酒,Take Down The CCP !得发自内心的才行,(郭先生把两个帽子戴在一起)这也不错啊,国内现在战友一见面,你被郭文贵骗了吗?你被北美教练骗了吗?这样.., Take Down The CCP ! 我觉得真的是很多美国人最爱占便宜,见了面,欸,Miles这帽子我想要,直接就说要,凭啥给你呀?对不对?好几百美金你不买去,你干嘛你这要啊?是吧?就爱想要,沾便宜,就是不给他,去G-Fashion买去,确实好,这个料子大家看明白了这个料子?跟咱原来的郭战帽那个质量是天地之差,天地之差,天地之差呀,确实(郭先生开始展示身上的衣服)后面这个信仰之星也漂亮。中,卖衣服卖完了,郭骗卖衣服卖完了,郭骗,郭骗又卖衣裳了,我那天律师让我展示黄河边他的YouTube网站,一打开电视上,“嚓嚓嚓…”全是骂我的,把我给笑坏了,我说我特别开心这样,他说,你为什么要笑那?这律师问你为什么要笑那?兄弟姐妹们,下面回答我为什么要笑?我看看啊,(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战友们,为啥可笑..这帮人渣..为啥笑你知道吗?他们蠢..傻呀..我看看战友们…肛门找屎吃..],我告诉战友们,你一定要记住,包括你们,我曾经在山东的老家,我跟当地的,每次回去都山呼海啸的拥着我,我说我有个要求,你能不能让我和你们信访部门这些人聊聊天,最后当地竟然把我的一个老师叫去了,当信访主任去了,陪着我吃饭,一堆人,我说我想讲讲老家的信访,我说我能不能把我的话,你们多给他说几遍,说几遍试试啥感觉,他们同意了,
 
还拿着本子在那儿记,我说我看到老乡们有的人上访,上访达十年一件事儿,先不管你的事儿是对是错,咱那时候不说共产党是对是错,我只告诉大家我给你算算账,你生命里有多少个十年,十八岁以前你不懂事未成人,四十五岁人以后逐渐走下坡路,到六十五岁的男人和女人基本上属于身体属于调整半废状态,六十五岁以上为啥这人都五十、四十五到六十五是个犯罪的最高峰期呀,叫抓住生命的尾巴,我说你那你从十八岁到四十五岁之间是多长时间也就二十多年,那你从四十五岁到六十五岁也就二十年,二十年七千天,二十年七千天,两个七千天是你最好的时间,一万五千天,这说明你没有病没遇到灾难还有饭吃的情况下,你一上访十年、三年、五年,浪费你或者你一千天或者你一万天,我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受到惩罚就是你,不论你对与错,你把生命耗在了路上、生气是五年到十年,它绝不证明你执着也不证明你坚强也不占**,因为你去的上访那个地方,你不是在跟正义打架或者也不是跟别人打架,你是在跟你自己打架,你在跟完全没有影子的鬼在打架,我就没好意思说那个流氓共产党能让你找到真相吗?那不可能的,是吧?你浪费你生命不值得,与其花十年、三年、五年去干这种事情,你不如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你生活上让你强大上,等你有机会的时候你因为有能力了站得更高,你会实现你的梦想,我说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浪费你的生命,我说假如有一天我惩罚我敌人的时候我一定耗死他,我说即使我的敌人我有权力我有能力我把他送进监狱去的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他呆在监狱里死去,我一定让他活着,我让他看着我强大,我让他看着我过得好,我从爆料革命第一天我就给大家说过,让敌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你活得比他好,你比他强大,最后是他们开始给人讲话就是把我这话挨着说挨什么讲,咱们老家最成功的人就是文贵、郭七儿是吧?你们知道人家讲这观点,很多人都自动都散去了,所以最后是我们那个老师被当去了妇女主任、信访主任,战友们你们可以打听打听,在山东济南,山东济南,你可以问问济南信访办的人。那么黄河边我为啥笑他你知道吗?我最怕从2017年就黄河边这号人啊还有什么熊宪民呐、西诺呀,还有孟维参呐这帮孙子,我就怕他们停下来了、他不吱声了,完了,知道了吗?我希望他这一生都耗在砸郭上,但你发现有聪明人吗?有极聪明的人砸几下就跑了,你像那个鸡腿潘什么我希望他一辈子他年轻的生命,你看鸡腿潘那个脸胖的、肚子大的,真的像一个死猪一样的德性了,你看那个样你看那个德性,他本来生活中个子极小、极为龌龊,他再这个嘴歪眼斜,你看那个样儿,你看看那个高冰尘那个德性,还有一个加拿大的叫什么玩艺砸郭的,死不赖咧的,简直我看,那天我一看他那出来的时候,因为头一段有人去黄河边抗议我看他出来过,我就没时间看他,上来所有的什么砸郭的,郭文贵我的生命中不可能说我真的上厕所的时间都不会花给高冰尘,但是高冰尘却把一天最美好的时间花给了我郭文贵,包括他老婆、他孩子每天都听着他郭文贵郭文贵骂我,骂时间长了不骂他老婆孩子受不了了,听得我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乐章的主题曲,如果我能成为一个我敌人的生命的主题曲耗掉他百分之八十的生命的话,这事儿我赢了。所以我的律师让我看我特别开心,我说他在骂我的时候你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在灭共、我在享受我的生命、我在追求我想要的、我在享受我已经得到的,他知道他说那事情是真是假,他知道那些事情他能有什么结果,他拿共产党那点小钱,他在卖他的良知、他的生命,
 
包括他的家人所有的空间都变得在乌烟瘴气中干这种事情,就像一个人造毒一样,你在卖给别人毒的时候把自己也毒了,所以我很开心,所以我看到打官司当中那个有些人瞪眼撒谎就像郭宝胜那当时气得(郭先生模仿郭宝生翻白眼儿)哎呀,然后那个熊宪民还弄个小口罩还弄个小围巾——那个狗的就是现在我们家狗都有,我们家笨笨啊SNOW啊都好多人送的狗扎的围巾,我后来我才知道熊宪民上法庭为了让自己显得酷一点,上那个DC开庭还弄一个狗的围巾再扎上来,就那样,但你看那种龌龊、夏业良那种病态,对了,九指妖原来是郭宝胜的秘书,秘书啊,秘书啊,有没有睡过午觉不知道啊,你看那些人整个人就砸郭就完全是变了,就觉得那个人你看到都是,你看夏业良你觉得那人就是个病人啊,精神病人,还有那个孟维参你就看那个眼睛(郭先生模仿孟维参眼斜扭掰的样子)扭掰的慌,那就不像个人样,你一看放眼一过去——坏人,一看我们这边——好人,我们的矍水台在现场一看——好人!还有咱们很多战友,这边——坏人!这边全是水灵灵的,你想想战友们,咱们爆料革命四年砸咱的人都砸成啥样了?你给我找一个砸郭的人把自己的脸给砸好看了,把自己给砸得很有钱了,砸得他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你给我找一个,你找一个出来,包括什么吴征啊钥匙澜呐,是吧?孙力军啊、孟建柱啊、王岐山呐,你找一个出来,这就是那天我笑的原因,兄弟姐妹们,这个世界上最荒唐的事情就是你信你不信,如果信的你一定要百分之百信,不信就不要信,不要在信与不信之间晃荡,因为这个晃荡就是来浪费你的生命,这个人活着最怕没有个希望,就混荡、混荡、混荡、嘚不嘚、嘚不嘚的,你最起码有一个希望,灭共或者你去挺共,你去挺共就使劲挺,灭共你就是坚定地灭,就怕在这两者之间——完蛋了,你啥都不是!所以说跟大家再分享这个啊,现在那些砸郭的人你想想,没有那些砸郭的人咱没有那么多流量,咱没那么多人知道咱,他把我砸成啥样了?呵呵,是不是啊?他能砸成啥样啊?盲流子弄成那样还有饭吃吗?啊?熊宪民进监狱是百分之百的,法庭就等着判呢,孟维参进监狱咱等着呢,乱伦彪已经是就是已经人都快完了,听说老婆都跟他离婚了,夏业良那孙子是不是当绿帽子当了半天,现在苦不堪言,没人搭理他是过街的老鼠,狗一样,还有什么,你像那希诺就不是个人,那是个畜生,他本来就是个垃圾,现在比垃圾还垃圾,还有那个郭宝胜那整个还有人知道他吗?我想不起来还有谁,还有鸡腿潘是吧?还有日本的什么相林什么相林秃头相林,还有什么袁白冰,哇噻,还有这我突然想起这些人,很滑稽呀,行啦,俺啥都不佛了,啪啪啪(郭先生击掌三下)!郭三秒,我去关机去啊。大家看着这个衣服,知道这感觉吧?一摸,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