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8年9月5日视频第一部分 20180905_1



郭文贵2018年9月5日视频第一部分 20180905_1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余丽 袁健斌 成水炎 林肯 傅希秋 令计划 马建 郭声琨 傅政华 王恩哥 夏业良 陈国庆 黄河边 刘彦平 马云 李友 川普 韦石 江绵恒 李洪宽 习近平 郭文贵 郭宝胜 陈峰 孟建柱 胡舒立 王健 班农 江泽民 王岐山 范冰冰 路德 高冰尘 孙立军 习 凯瑞 田丁 痘痘 袁建斌 西诺 周恬恬 孙景浩 陈国军 刘乐国 付振华 刘强东 刘冰 魏新 高处圆 李峰 刘建国 李宏深 
公司组织:哈德逊研究所 政法委 财新 中纪委 苹果 时代华纳 安全部 北大 博讯 FBI 海航 郭媒体 爱马仕 P3 盘古 哈德逊 平安 Clark Hill 法拉利 银基地产 
国家地区:中央公园 阳谷 沈阳 委内瑞拉 莘县 辽宁 以色列 河南 亚洲 古巴 东莞 山东 上海 大连 加拿大 法国 华盛顿 西雅图 纽约 加州 广东 北京 日本 台湾 香港 欧洲 美国 中国 莘县阳谷 国会 
名词解释:中南坑 盗国贼 共产党 五毛 喜马拉雅 蓝金黄 郭七条 爆料革命 莘县阳谷县搭县 乌托邦 砸锅 六四 中共 爆料 江家 老领导 方正 装神弄鬼 大连法院 伪类 马航 
文字整理:riki 拿得起  文飞 亮亮 文晓 
发布时间:20180905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8GY7JTly_A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这是9月5号,文贵报平安直播,现在是纽约时间,上午11点,哇塞,郭媒体这边直接就上来这么多人,天呐!看来郭媒体的视频效果比较好,路德先生,小哥啊,如果你们再直播,拜托你们转郭媒体啊,郭媒体比较好看,头两天,那是小哥啊,把我转的那个样子,黑不溜秋的,真难看,你看人家路德先生,给我转的多好看!是不是?这个小哥该打屁股了啊,你藏痘痘就藏呗,还妖魔化你郭叔,不像话!(念战友名字,互动)广东人民来了,广东人民辛苦啦啊! 
这些骡子一族啊,伪类们,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跟那个黄河边一个德行,跟那个韦石,西诺,头两天,我直播的时候,和旁边说话,结果他们说:“你看,郭文贵造假呢,旁边根本没人,那眼镜(的反光)都看出来了,他在那边自说自话!”  你说这些王八蛋有多烂,我旁边看看我的手机,我让你看看我的手机,不是爱看眼镜反光么?(拿眼镜出来)你看看眼镜上面有什么?? 
(有一个自拍支架)我这架子上,可以放两个三个四个手机,谁教我的呢?小哥教我的,教完之后我把助理骂了一顿,我说你看小哥发来这个架子能放好几个,还能备录,我们那天试了一个以色列刚刚提供的,不用加那么多防毒软件,试一试郭媒体加密式传输,我在那个手机旁边挂了个这么个东西,跟他们在说,能看到信息,结果(伪类)说从眼镜上根本看不到人,从我开始爆料到现在,有几个共同点,我这一带眼镜,从郭文贵的眼镜里看到了什么。 
你说这个不要脸的,这帮骡子类呀,伪类呀,天天伸着舌头在我肛门上找甜的吃,这帮东西,瞪眼撒谎,过去一年半两年,把你们所有攻击文贵的,共产党让你们攻击文贵的所有事都拿出来,看看你们攻击的有一件事是真的吗?所以说我现在是同时在直播,我现在已经上瘾了,不直播不行了,不和战友聊天就不舒服!(和战友互动读名字),那些伪类们,如果你们能有点智商,我也服你,我也向你学习,烂的要死! 
先给大家报告两三个不好的消息啊,头两天我去林肯中心,去看了爱丽丝中心,我最喜欢的,我们基金在对面的大卫 格芬厅用过多次,也是老熟人了 ,我们去了,爱丽丝厅, 说建议你们用这个,VIP厅,地下三层停车场,专用通道,音响啥都有,我们的律师说这地方有这样那样的好吃,但有一样不好,什么呢?陈峰的哥哥,陈国军是这里的董事,据他们所了解,林肯中心赞助者很多来自海航, 
包括国内几个大企业,我说什么意思?林肯中心也被蓝金黄啦?她们说很有可能,只要你一说出来,就给你拒了,我说你要说这个,他本来要签合同,我说你别签了,我要去看一圈,我要以身证明林肯中心有没有蓝金黄,所以那天我就去了,去了那天,我看了三个区,一个区是林肯中心靠近Time Warner(时代华纳中心)的边上这条路上,有一个大屏的,容纳2,300人的随时可以用,我说这个不用!然后呢另外一个区,在爱丽丝中心的顶上,有一个区,能不能用,我说不用!看了爱丽丝厅,我说这个好,我现在要录一个短像,我就录了一个短像,律师说你要干啥,你要公布出去吗?他说你为啥要公布, 
我说这你就不懂了,郭文贵的爆料是智慧爆料,不是鲁莽爆料,我们的爆料里面有战略,有战术,更重要的事,我们有宗教般的信仰,我们对这个事情有超级的敏感度,我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这个地点已经给了我们财富了,我能感受到,这场新闻发布会,将因此发生点什么,我说发出去!给我照点照片!我到哪不是随便照
的,啪就照了,也录了,回到办公室我就发出去了,当时接待我们的女孩会一点广东话,但不会普通话,很好,还怀着孕,大肚子,给我们看,我说你都讲完了啊,确定没问题了,合同也拿来了,我说好,把合同发给他们,我们有两个要求,第一告诉他,郭文贵在这举行,王健被杀全球新闻发布会!将有多少记者来,然后会发生什么?会发生什么呢?中国共产党,驻外使馆,还有你们的董事,将对你们施压,而且! 
不但施压,还要威胁,随时我们就把这封信发给了现在相关部门正在调查被(共产党)黑客,被威胁,被蓝金黄的小组,马上发过去!哈哈!发过去以后,网络上你们,战友们给炒爆了!哇!!!林肯中心!!!还有一些背景啊,以后再说,然后啊,我给大家说,很有意思,林肯中心因为是星期五星期六休息,星期一节假日,然后说对不起啊,我们不能接受你的新闻发布会了,合同得取消,还么签呢啊,原因是到明年2月份以前,全都满了, 
我们律师很好,我可以警告你,我们正在录音,我们问你,我们看的时候,看了几次,你为什么推荐这个,为什么给我合同,为什么给我介绍这个,我们也到了现场,对方也傻眼了,说对不起我们错了,我们说:“你们错了是要付代价的!啊。”把这个证全取完了,大家(员工)现在觉得郭先生太厉害了,我什么也没和他们说,说太多他们外国人也听不懂,我说我给你们做了一次很好的样板,证明了中共蓝金黄在美国的力量,不仅是哈德逊研究所,也不仅是骇客你的律师事务所,Clark Hill(律师事务所), 
不是仅仅这个,也不仅仅控制我的Lady may(游艇),也不仅仅能控制马航307,也不仅仅是能蓝金黄这些人,包括当时去的翻译,都威胁不准讲话,绝不那么简单,我让你们,亲身证明给你们看,林肯中心,美国人的艺术天堂,你们引以为傲的,一样蓝金黄,一个屁也给你崩倒了,陈国庆就做到了,战友们想想,这个比文贵爆料陈国庆和陈峰的料对美国人刺激有多严重,美国人能受的了吗?所有团队除了我,都是美国人,这时候我的助理来凑热闹了,凑啥热闹啊,战友们想想,关于凯瑞的故事,发生什么呢? 
凯瑞呢我们每人3个手机,公司手机,个人手机,每周用的手机,每周用完就砸掉了,某一个项目专用,比如说新闻发布会项目,项目完了就砸掉扔掉,这凯瑞呢,手机一离开我,就联络不上,我很生气,我那天就说,我什么都能接受,我最
讨厌人骗我,撒谎,我说我在中国这个最大的流氓集团骗子集团,乌托邦集团,共产党那里活着,最讨厌撒谎,我说你怎么离开我就联络不上呢?她几次掉眼泪,说郭先生真不是,这孩子他不说,昨天我们开会的时候她进来了,说你说我什么都可以,但不能说我撒谎,我也恨撒谎,我在中国学了几年,我看到我们的学校,都在撒谎, 
每个人都告诉我怎么撒谎,怎么糊弄别人,而且某某领导人还去他们学校去过,也要撒谎,演戏,她讨厌撒谎,她说我们家最近一个月内,她丈夫的手机突然放音乐,家里的MP3突然放音乐,苹果电脑被黑客掉,打不开,远在欧洲的爸爸也接来了中国电话,问候,还是女士,她的其他手机,接受了大量威胁信息,我说你和公司说啊,和保安团队说啊,我说你为什么不和公司讲呢, 
她说怕给大家造成恐惧,不想添麻烦,但是昨天的事,和律师团队一取证,和相关部门,这下齐了活了,我说啊,你看看,这可不是我安排的啊,我的员工受到了这样的威胁,林肯中心受到了这样的威胁,取消,可不是我说了什么谎话,造谣,这都是你们美国人都清楚的,所以战友们,千万记住,这场爆料革命,除了最根本的勇气,牺牲精神外,还需要智慧,  
(不友善留言:“说点有实质性的,别讲故事,去你大爷的吧 ”)    去你大爷!你滚你姥姥家去吧,我每句话都有实质作用的,闲着一边歇着啊你!所以啊,整个的,咱们这个爆料当中,关键的点,这就是关键的点,就是蓝金黄到了什么程度,林肯中心被威胁,这对美国人是接受不了的,林肯中心必须听盗国贼的,不用我说(摊手)未来在很多地方都能体现出来,但是我想和大家说,文贵有那么笨吗?我想去林肯中心搞新闻发布会,我会推出去那么早吗?啊?我向你们承诺,很快你们就,莘县阳谷县搭县,文贵过去说话有什么没做到的? 
我告诉大家,我们去开的新闻发布会的地方,如果不比林肯中心好10倍,郭文贵就吃屎长大的,记住我今天说的话,要不比林肯中心好十倍,我吃屎长大的,不但如此,这个地方,绝不是谁都能去的,而且川普总统最重要的活动,就在这里举行,我就在这里举行!我就在那开!到时候你们会知道的啊,所以说战友们,我们不能图一时之快,而失去了我们的战术,和战略的冷静性,要hold住,这就是斗智斗勇啊!!! 
 
你们会无法想象个地方,因为中国人不太了解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一旦你们知道了,你查它的历史就知道,这是美国非常重要个地方。啊!我去林肯中心之前,我说过本来有四家,另外两家不敢接。啊!后来主动要接,他们受过威胁。然后这家,我们给他说清楚,前提是什么?你先看我这张纸。我是谁——我是郭文贵,我会干啥——新闻发布会,我会用啥?他那个大LD——我说不行,你得重新做。他们都非常专业,他们有专业的LD公司给他们做。然后全做,我(要求)墙都是LED。然后说,如果你敢给我停了,我说你给我巨额赔偿!最后人家董事会研究完——同意!我们把他确定完了再去。 
我本来是三个会场,三个会场!所有都通知出去,三个会场。啊!我们分三步来,你能把三个都黑了吗?三个都黑了——全世界大事儿!是不是?我们三个会场,相隔不差一千五百米,对不对!然后,班农同志主持,你把班农给灭了?呵呵!还有一个比班农还牛的,也来主持。你能把他也灭了?那中啊!那本身就比爆料重要啦! 
战友们!跟这些人斗争,千万记住——这是要有智慧的。 
我再给你们讲第二个不好的消息,我说头两天,我真的是心情太不好了。因为一个是我哥哥的事情,身体极差,就快没命了。各种压力啊!真是……  战友们,你们闭上眼睛想想,如果你的家人被你这样做,你什么感受?人之常情!另外一个,头两天啊,我母亲这个十几天前住院了,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没跟我说,把我母亲送医院去了。结果这时候……因为我跟他们没联系嘛!他们就完全不按我原来——我们家原来,所有人看病全在“协和”。 
他们把我母亲送到了中日友好医院国际部。老太太是发烧,结果进去以后呢,她说是胃疼。看了五六天之后,才发现老太太是肺的事儿。结果肺子的事儿,才开始治肺。老太太回来之后,体重涨了将近3.5公斤。那脸都胖(pang1)起来了!然后脖子还老歪着,记忆力大减。而且这帮王八蛋们假医生,混蛋到什么程度?收那么多钱!看完病,说我母亲年龄大了,小脑萎缩,所以记忆力减退。我绝对不相信,我说这是不对的。啊!他说我母亲因为天天哭, 
老惦记我五哥、六哥呀,哭哇!所以老人家是哭的问题。后来,我马上说你们找人看去,找人家医生,去了协和、去了301、去了北京医院。全看完,人家说小脑一点问题没有,啊!吃药吃错了!给了七种药,这药里面有问题。你说这中国的治
疗咋办呐?战友们,你说中国的老百姓有多可怜,我娘——老太太能这样,你说遇到这样的情况!当时你说我心里面能好受么?战友们,我特别难受!啊! 
这个——我大概有几个月,没跟我母亲视频。那天视频了一次,就在视频当中,我母亲就大小便失禁。而且,当儿子的这种心情,战友们,你们是没法形容的!对于我来讲,我母亲就是我的天。我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我母亲在这世界上——我活着才有意思,我母亲不在——我就活不了啦!我爹为这事儿,老不高兴,老说:那我呐?我说我没这感觉,不能骗我爹呀!从来如此,所以你看我什么感受? 
然后,我太太呢!因为从小——十四岁到我家,跟我这些哥哥、嫂子一块长大的。你说我五嫂子、六嫂子现在精神崩溃。我五哥、六哥天天说他一会儿自杀了,一会儿不行了——给她说。一开始瞒着,现在说受不了啦!开始跟我急。 
那么这件事情,放在任何一家人身上,什么感受?你看看我们海外民主、民运人士,“六四”的时候——就因为他上过街,三十年募捐。天天一说,到今天鼻涕一把泪一把。他们干过啥、说过啥?再看看我们出来的所谓的律师,啊!民主、民运人士,就因为共产党所谓的——冤枉了你!啊!你就成了世界的英雄,就是打官司也要募捐、啥都募捐。 
你说夏业良这个不要脸,你的房子——阿尔宾B对外出租。你儿子是做房地产的,你还存着大量的现金,几百万美元。就这——打官司也要募捐,高冰尘也要募捐,啊!这个袁建斌也要募捐。刚才我没发啊,袁建斌,袁建斌一会儿我发你个信息啊。然后,你去想想这些人,你再想想文贵牺牲我的员工。大家想过没有?那个王八蛋在这个twitter说,郭文贵去年9月2号,就拿家人怎么怎么着…… 你个王八蛋长长良心!去年9月2号,是我家人被判的第一回。去年7月份开庭,9月份被判了一回。今年又是7月份开庭,又是9月份被判了一回。我们家被抓了三次,被判了三次——就是一大部分人。他们招谁惹谁了?招谁惹谁了! 
你们这种人,这种良心也坏,你们连畜生都不配!你们谁拿着老母亲当人质了?(还有)老父亲——八九十岁的老父亲。谁放弃了上千亿的物质生活了?谁一天……一天就损失八千万现金?我随时可以放弃,我随时可以放弃!我郭文贵商量商量可以部分妥协的时候,你们骂我,说我要背叛啦!你们良心何在呀?你们这些伪类们!上天若是有一点儿真理,都是天打五雷轰——你们全家!我一个为中国
的法治、自由、民主做这样选择的人,我分分钟可以做交易。你们这么说我们,坏不坏良心? 
结果,我的老师、我的山东老家都这么说,文贵我们都上媒体。你看有几个……多少人骂你呀?人家说你这、说你那,值得吗?值得吗?有必要吗?(听)这话一般人都动心的。这也是共产党厉害,能让这些伪类们把你骂到怀疑这个国家、怀疑这个民族,怀疑自己做的事情是否是正确的,厉害! 
中国在近代史上,要有一个人!你查查历史要有像郭文贵这样——可以有选择的、完全的、分分钟可以放弃的,但是又做出这样牺牲的(有一个吗?)。 
我太太从北京——国内来的时候,我快要不认识啦!那真是……我儿子说了一句话:身上冒黑烟。就整个人瘦的、又黑又瘦!完全不是我太太了。我女儿那就……你想想一个小孩子被抓起来,两次被抓,什么感觉?我的哥哥全是一头白发,都是两进宫、三进宫!你们这帮坏良心的五毛畜生们,你看看我家人是几次被抓进去,几次被放出来的?你们想想去年这时候,我家人干什么?怎么样?你们这些王八蛋想想,是谁真正付出钱?告诉我——海外民主民运任何一个人,付出过一百万美元的,告诉我!哪个不是一辈子靠募捐活着的? 
啊!就这些人敢这么说!你们有一个揭发出陈国庆这样的事情,让美国人高度重视。我们开完会,人家拿着东西走了,(说)郭先生这事跟你没关系,这是我们美国人的事,马上走!那种愤怒,那是你们钱能买得了的吗?是你们那些民主民运伪类们,天天弄“中国政治评说”、天天长着个破嘴在那块儿乱讲的吗? 
你们这些坏良心的东西,这个“高冰尘”!刚才我发……推出去啦。啊!我们有个调查团队,到了常州去调查他。他这个人简直就是烂到了不能行啦!我就简单说,高冰尘那个前妻叫李瑾,这李瑾是他前妻。高冰尘我现在说,你记住我的话啊!你可以来告我,你不告我,这事儿咱到了法庭上说。高冰尘——性无能,性无能啊!这小子性无能呐——他还很变态。 
他呢——就拉着他老婆,老跟着领导去吃饭。拉着拉着,后来他老婆就发现不对劲儿啦!怎么办啊?这小子有意把他老婆推给他领导,人那领导还真不动他老婆。但因为这个,他老婆才看清楚了高冰尘。后来他老婆做那个广告生意,他老婆就聪明了——李瑾。人家跟他离婚,人就是没离婚以前,在外面就有男朋友,很开放个人。后来聪明跟他离婚。离婚后干嘛?专门找他(高)认识的朋友睡觉!生了一
个孩子叫做…… 你说这个高冰尘名字咋叫的?高、高啊!很高那个冰,冰上面有尘。你说那能好么?变态吗这不是——高冰尘!女儿叫高处寒——高处很寒冷。你说这心理变态嘛!你知道么!所以他老婆呀,也到了加拿大。人家跟他离婚,但是离婚,这小子骗他老婆。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李瑾,昨天是我给你打的电话,打了两次——我和我的律师。您电话没接。您那个未接电话就是我的,您方便时给我回电话。我们那个律师要找您——因为有些事情。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合作,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无所谓,不打扰您!因为高冰尘卖掉他那个房子的时候——83万人民币,他换了14万美元。 
这钱,他既没给他大老婆说,他也没给他现在的二老婆说。高冰尘一直很穷,给女儿的生活费一百块加币啊!每月一百块,经常还不付。啊!这是给前妻的。人家前妻到了加拿大以后,照样啊——也是经常有新男朋友,人家做广告生意,还做地产生意,做的挺好。 
高冰尘呢,有一次去亚洲,大家都知道。就是2009年要所谓的机票索赔费——2008年没让他入镜。跟这个国安、公安,就是彻底的合作了。他拿了人家的钱,回来以后呢,答应说好,把加拿大的一些民主民运人士的资料和活动,报告给常州的国安。但是他没报,人家不愿意,找他了。找完之后,他开始合作了。人给他两万,后来就给的更多了啊!在他回来的路途当中,做了一次飞机,认识一个现在的郑女士。这位郑女士是一位在日本的,一个博士生。他的丈夫在日本被抓判刑了,她很郁闷,出来散心。在飞机上认识了高冰尘,就是“黄河边”。“黄河边”忽悠人家说他是硕士,文学硕士。然后呢,就给人家骗到手啦!啊!半强奸状态给弄到手啦。到了加拿大,现在同居状态。 
他的第二个女儿叫“高处圆”,第二个女儿叫“高处圆”,啊——“高处圆”。我刚才已经贴出去了,他前妻的电话,前妻的身份。现在他的母亲,在医院还是“国安”照顾,他父亲也是这个“国安”照顾。他的爷爷原来是看到他和他爸爸被抓起来,给气死啦!这小子是认贼作父了,认贼作父啦! 
那么他现在的妻子呢,跟他要分手。他最近经济条件有改变。头两天,据朋友说,这家伙很有意思,最近条件有改变了。拿了一千加元…… 高冰尘我说的对不对啊!
咱法庭上见。——去送给他前妻,他前妻很惊讶!哎呀这家伙经济条件好了?但是,他前妻很牛,不要、没要,大女儿也没要,一千加币。 
我要告诉你——黄河边,我要告诉你老婆。你的账上的54万美元,从来你就是没让你老婆知道过,你没让你老婆知道。所以,你说高冰尘这人,他有五十多万美元,给他老婆送了一千加币。就这,给他老婆感动的一塌糊涂,还有他大女儿。你说对自己的前妻和女儿能这样的人,我发现所有的伪类,民主民运人士最大的共同点——骗娟、募捐、自私!满嘴谎话。永远不会分享钱、幸福、快乐、物质——永远不会!就像那个李洪宽一样,啊! 
传染完性病、征完婚、骗完捐,就连那个茄子都不想给人家吃!人家给他几十万美元,买了车、买了房子。就把这个女孩儿——玩儿人家!天天玩儿变态。然后,高冰尘这小子也是玩儿变态,你性无能呗,还想把老婆拿来拉关系。然后现在在常州,这小子用两三个账号,其中一个账号,我给大家已经公布出去了,在那块儿收钱。                就现在——大家要记住啊!从过去砸锅是买卖,砸锅能赚钱。到现在什么——挺锅能赚钱。为啥“挺锅”能赚钱呢?现在很多“挺锅”的赚大钱,比如说:这个郭宝胜到了加拿大那块儿,弄了几十万美元,买了房子。 
还有这个民主人士,因为“挺锅”,别人默默地支持,拿了一百多万美元。还有另外一个“挺锅”的,从香港拿了三百多万港币。就“挺锅”,根本跟我也没有联络。他说:你看我在网络上“挺锅”。然后呢,跟这些人关系……就说我支持你,啪!就给几百万啊! “挺锅”也是……  现在发现,“挺锅”的赚钱高于了“砸锅”。因为他“砸锅”的人,像“黄河边”从“国安”上拿钱。国安要领10万美元,最多给他5千美元。那都算对得起你啦!那么人家这些“挺锅”的呢,人家想给……就是中间没有中间商,想给就给了。像台湾的一个商人,给了一个“挺锅”人士,直接就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百万美元。说你要“挺锅”,不“挺锅”我就肯定告你!现在真的是 “挺锅”,挺的很热烈!但我知道,你背后拿了一百万美元,这已经是几个月以前了啊! 
30-45 Danica 
从这点上看,郭宝胜是个低级骗子,太低级骗子了,那个烂人,太烂人了,骗那点儿钱搞成那样子,现在还弄个法官、律师出来,神经病。我一会儿就会推出去,这个袁建斌,袁建斌不吹牛吗郭宝胜?袁建斌的案子在这周已经立下来了,在州法院
已经指定了法官,吹呀继续吹,袁建斌,你不是说袁建斌赢了吗?不是拒绝了郭文贵立案吗?一会儿我就给你发出去。还有这个马可,这个马可叫什么勇,真名叫什么勇,也给你加上了,马可你继续吹,你把你那个什么举报郭文贵FBI的东西一定要留着啊,千万别吃了,有种别乐。 
还有成水炎,我要移到加州去,我家在加州,你以为加州是你爹呀?你以为加州就你就能赢啊?在美国这个国土上,没有一个法官敢有倾向性地判案,一切都是靠事实,大陪审团不是法官说了算,而且法官有很多监督机构。你们这种真的到了美国以后,口口声声喊着法制民主自由,你连个垃圾都不是,你以为在美国还搞那些蓝金黄、花钱买,还有郭宝胜说前总统孙子,你这一句话你就已经彻底完了,你试图操控司法影响司法,你跟法官还没见面呢你就把法官弄出来了, 
法官给亮照相了,法官跟你见面,开玩笑呢!法官要跟你见面敢审案子,他得进多少年监狱呀,你去查查去。战友们你知道你们这回最大的事,海外的战友们海外的华人们能看清楚咱们中国人在海外的这些骗子们的丑恶嘴脸,这种低级下流,这瞪眼撒谎,瞪眼撒谎。你看看那个博讯,一会儿什么范冰冰搞政庇啦,一会儿江泽民又死了,一会儿这个谁两百杆枪了,谁谁谁又死了,你见过他说过真话吗?所以我跟这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所以人都在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们中国人都应该知道共产党说的都是假的,为什么你们还信?他说为什么海外那么多国家媒体也有古巴呀、委内瑞拉这些国家,他说人家也有媒体在美国,但是就你们中国媒体没有真的。再一个他说我也认识很多人华人,包括中国现在最影响的几个华人,人家国务院的人说我们难道不知道他是骗子吗,他天天就是搞这个骗子。那个袁建斌说这个上美国知音说我怎么弄的,是傅希秋牧师把他弄过来的,现在袁建斌到处吹牛说我给了傅希秋牧师十万美元帮我搞政庇,这话傅希秋牧师你应该去问问这个袁建斌他说没说过, 
我这儿全都是有证据,是他说的,他跟很多人说,这些人都给我提供来了,是袁建斌到处说我给傅希秋了十万美元,如果他给我傅希秋了十万美元,傅希秋牧师在美国国务院说过的话都是假话。然后现在很多人给我信息说郭宝胜找了个法官这个律师什么总统的孙子,什么总统的孙子上来了,然后也说这是傅希秋牧师介绍的,你不觉得这是天下荒唐吗?所以说你说这个咱去想一想啊,国内的国安的所有的朋友们啊,你们找高冰尘性无能的高冰尘黄河边去砸郭, 
你们借着他的手据我所知你们贪污了最起码得几千万,几个人照顾他老娘借机贪污钱,你们砸郭啊也砸贪污是真,这个安全部要不整整这安全部就绝对不安全了,他让老百姓不安全,他让政府不安全,他让家国不安全,这是肯定的。你说这些人胆子有多大腐败,我再给你简单说一下这是谁呀,这个刘乐国,刘乐国呀,我的一个同学的姨父在大连,就是现在审刘乐国案子的其中之一,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呢?刘乐国现在被关在一个武警管的地方,主要是三个大罪刑, 
从营口到大连,就是一直是卖官卖官,公安上、警察上、派出所卖官简直就是正常的公开的,明码标价。他跟孙立军非常好,跟孟建柱非常好,要走了方正的案子,方正的案子到目前为止,我这一点上我得感谢共产党政法委还有中纪委还有习近平书记,不是王岐山,不感谢孟建柱,我还真是感谢你们,我从最近就孟建柱不在以后,王岐山不在以后,有很多案子我现在不方便说的,感觉到有一点点正事儿了,啥有正事儿了呢?有些事是真查了,就是说方正有没有给刘乐国钱,这事查了,一查刘乐国被抓了。 
大家不要小看了刘乐国被抓这件事情,刘乐国被抓他收了方正的钱,那么他又审郭文贵的案子,那这个案子还能公正吗?历史会给答案的。而且刘乐国本身我在过去说过,李峰、刘建国还有孟建柱,这都是一伙的和孙立军,还有付振华,所以你看这些人啊,大家可以看到刘乐国的被抓说明了个什么问题,这个机制烂到家了,方正那么大的案子那个魏峰(口误,应该是魏新)啊还在里面抓着呢,魏新,魏新就是通过河南银基叫李宏深买来那个法拉利送给了令计划的儿子,令计划的老婆同时是这个北大方正的顾问,是魏新和李友的好朋友。 
当时最想干掉习近平的那就是令家这一拨人吧,结果是魏新跟令家保持那么深厚的关系撑到最后一分钟,是郭文贵和北大的PK让魏新暴露了和令计划的关系包括洗钱,结果呢因为郭文贵的事情魏新被抓,令计划的事才暴露出来,结果他们专案组才发现郭文贵说的是真的。过去说的觉得胡扯的,就像马航事件一样,郭文贵满嘴跑火车胡扯的,怎么可能魏新跟令计划,令计划怎么会搭理他呀,法拉利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最后发现法拉利真的是李友和魏新送的, 
是通过河南的银基的叫李宏深,银基地产老板,然后送给了令计划,那个法拉利造成了中国政治的剧变,人家给动了手脚灭了他,这是个天大的事。这些人在哪审呢?还有李丽(口误,应为余丽),李丽跟北大王恩哥在那个九寨沟的时候,我告
诉你,你们如果任何看过成人片的人,那个假叫你们能想到,那个假叫有多可怕,余丽比那个假叫过好几倍,她比我差两层楼,虽然九寨沟酒店九寨天堂酒店那个隔间不太好,你也不能让我在楼下都能听见呀,嗷嗷地叫啊,叫得像什么,她不像叫叫床,她像那个山羊绵羊杀羊的叫法, 
那很明显哪有这种叫床还声音直接是哆来咪发,那明显是假的嘛,结果王恩哥很享受。我第二天我跟她开玩笑,我说余丽呀你真是你整太烦了,装呀装啊,那傻子都听出来,我说我也是男人,你怎么那样叫啊?她说你不知道,这王校长就喜欢叫,一叫他就兴奋他就力量大,必须叫,为此还专为练了一阵子。你说这什么玩艺这是,北大的校长跟着郭文贵、跟着李友坐着专机跑到九寨天堂去叫床去,叫床之前还得练一练,结果这些人都哪儿去了, 
全去了大连,都抓起来了。余丽在里面还照样还要化化妆,还给人家帮助这里边还送爱马仕包呢。大连、沈阳是谁的天下?王恩哥的爹是沈阳军区原司令,是江泽民家的家友,所以王恩哥在江家就像一个儿子一样。这事你们查一查,大海大众集团当年做董事人是谁呀?王恩哥、江绵恒,那大众集团的董事就有江绵恒、王恩哥,啥关系呀?大家想想啥关系呀?人家王恩哥到美国来待了15年,学物理的,物理军事、物理科技的,那是多牛的物理学家呀, 
他老婆也是,他老婆也是军方的人,整个沈阳辽宁大连是人家的天下,所以王恩哥为了保住自己,让江家孟建柱指定大连审,大连的刘乐国就接过来了,这回可发财了,是不是,这弄多少钱都没事,因为江家让孟建柱干,让孙立军亲自监督,每个字每个卷宗都要经过审。这是为啥北大,你看看啊多不要脸,天天告我们审我们的法院,我问问你三院的刘冰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还有这个专案组的人,郭文贵被骗走的十个亿算不算钱呢? 
我那给北大的十个亿是指明你必须是建于这个叫燕什么堂啊,还有什么北大什么学校啊都是指定的,你啥也没有建,是不是那钱应该还给我们呢?那十亿钱还给我们,利息按照你们的63的利息这已经是五年了,四年半五年了,那是多少钱了?二十个亿的利息了,二十亿,十五亿的利息你得还给我二十五亿呀。不算,北大不算,专案组的、大连法院的只判郭文贵的、收郭文贵的,你看这黑暗不黑暗。所以呢这回刘乐国被抓恰恰证明什么?就是王恩哥和江家和孟建柱和孙立军控制着整个中国政法委系统。习近平主席以为自己很伟大, 
说的话人家执行,那分分钟就给你运作了,说着YES的时候就给你运作了,直接都分配到大连去了。结果李友,李友在东莞酒店旁边一个房间里边的画和古董就值60亿,博雅酒店,你说有多夸张,这个酒店里边去最多的啊,据我当时看到北京那个资料里面就是财新的胡舒立,这个女人,这个胡舒立太坏了,这回我看刘强东又她出来了,这个只要是这个富豪要被抢劫了、官员被干掉了,秃鹫就来了-胡舒立,只要胡舒立出现你就知道, 
行了,王岐山出手了、孟建柱出手了,你们看着吧只要胡舒立一出来,你看着没有,证明了吧?刘强东惨着呢。胡舒立的老板是谁呀?是黎瑞刚,黎瑞刚的老板是谁呀?在上海,上海又是谁呀?马云,又是江家,你说你怎么折腾得了?所以你看啊,余丽一个叫床那样的人,整过那么多容,哎哟那个余丽呀,现代版的潘莲,在大连所,我没给你说吗人家李友想吃啥吃啥,住在单独房间里面,公安局陪着吃,公安局吃啥他吃啥,想吃啥吃啥。 
那余丽在里边那就别提了,染指甲、染脚指甲,你说那是什么概念那是,在大连刘乐国给这待遇,弄多少钱?所以说这个朋友给我说,他说文贵呀刘乐国说收到了方正的钱,原来你暴料我们也看,他说说实在话,你信但是觉得有点二乎,说有那么夸张吗?不可能吧?刘乐国这个人似乎打交道也贪、好色,他说这个人吧他说都这样,也没像你那么夸张吧?他说但是这一上案子傻眼了,说刘乐国的钱绝大多数都是移到海外去了,刘乐国的这小女儿呀都移到海外去了,他说到现在为止整个辽宁公检法领导都是在保刘乐国, 
他说你想想想办刘乐国案的我们都不是傻子,想审刘乐国,怎么把刘乐国放到大连呢?他说想弄刘乐国就像把马建副部长弄到大连去,一定把刘乐国弄到别的地方去,他说让我们办案就不要深挖,到此为止,他说但是就这已经是吓死人了。刘乐国盘踞了几十年公检法,营口帮里边的其中重要分子,大连人民多可怜哪,大家想想。李友这事情现在刘乐国出来了,郭文贵的案子那肯定是被冤枉的,他拿了他的钱的能对我好吗?那不可能啊,所以盘古这案子全是诬陷,全都是诬陷,大家都看明白了。其中一个办案人是特别特别善良的个人, 
我们的团队家人回头说这个人挺好,但这个人呢因为刘乐国牵扯也被抓了,也被抓了,这个人曾经给我们一个员工说过一句话,他说你们郭文贵老板是我们办案子当中对员工最好的,他说郭文贵的家人是我们见过老板的家人当中最谦虚的,再一个
他说你们的员工对老板是最忠诚的,他说这点你千万别怀疑,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说你应该为你们的老板自豪,为你们的公司自豪,然后呢带着我们的员工他亲自开着车到了酒店,洗完澡以后他说我送你到机场,这位警察也被抓了, 
 
这位警察也被抓了。这位警察是有良知的,就是刘乐国被牵扯。很多人被牵扯。这个人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我告诉你,这个胡舒立和李友的关系最早你老板爆的时候,我们以为你们老板瞎扯。他后来发现全是真的。所以说,胡舒立啊胡舒立啊,这个胡舒立这个女人,这个之坏,胡舒立之恶,你能想象到吗,所以这回美国人明白了。林肯中心就在我背后,我今天,你看到没有,(侧转身手指窗外),对面就是中央公园,就是林肯中心。 
中央公园的对面,我指的地方就是林肯中心。我昨天我问这几位美国前FBI(联邦调查局)官员,现在是律师为我工作的,前高官。我说你告诉我你作为前FBI高官,你称职不称职,你怎么不知陈国庆在这他为什么要做林肯中心的,林肯中心的Director,董事。美国人是谁叫他们决定的要去cancel(取消)这个。有意思吧战友们。如果在一年前我说这话,你就会觉得我在胡说八道,放狗屁。所以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是不是,所有的战友们。然后呢这个昨天,开会的时候,因为我们有一个听证会,真好,这个美国的法律我就不用多说, 
真好,问的问题让我服气。这个郭文贵你说过吗,这个你说过吗,这个说过吗,然后你做证起个发誓,然后,‘啪’,‘你看行吗’,然后你签字,然后非常客气,客气到不行。你发现在美国啊,这法庭这种客气;在中国的法庭啊,往这么一坐,装神弄鬼的,啥么,就像死了爹似的在那边装,把人逼在那儿。整个郭文贵的案子,现在就美国有关了解我们的案子的官员说,我们确实核实了关于郭文贵的案子,他们正在做什么,他们现在想做什么。他们完全和你说的是一样的。我说他们想在10月份以前, 
他们正想尽一切办法,在香港想做实我们的案子,在大陆做实我们的案子,想证明我有罪,在第三国证明我有罪。然后把我们的资产再进行没收查封威胁,然后对我的家人打击,然后在政治上再继续造谣,然后以合法的国家的名义来对付我。他们说那你觉得中国会有正义吗,我今天可能会给战友们失望,我发自内心的我告诉他们,我说我最后一分钟我会看到中国的正义的。我会看到,我深信的。我说你可,
昨天我特别明显,我说你看看大连的事情,刘乐国被抓就说明中国不仅仅都是黑吃黑。这个里面还是有些人他还有些个机器存在的, 
我说你看我爆的人,这个孟建柱下台了,王岐山下台了,对吧,刘乐国被抓了,傅政华被高高挂起,很快也会进去,孙立军也没上升,哪有一个政法委书记的秘书不上升呀,没上升,很快也得进去。然后我说你再看看我爆的这些人,几乎现在都已经排着队进去。我对这个国家不是没有希望,我是有希望的。我说王健被杀这个会,被杀这件事情,我说我最希望事情是达到是什么,让中国真正内部自己查,我不去爆料,不要我爆料。我如果我今天得到中国政府说郭文贵你不要再爆了,你把你所有的证据全给我,我马上给你们,我马上给你们。 
我再次在这重申,王健如果不是被谋杀的,我郭文贵马上我飞回北京,我向当着全天下的人说。我马上飞回北京,我要不飞回北京我郭文贵那就是个畜生。他绝对是被谋杀的。被谋杀的证据确凿不确凿,我可以告诉你,百分之百确凿。这就像一年前爆料,我给刘彦平,我给北京你们来谈的,我告诉你们,非常清楚的话,我不想走向那一步。啊,你们牛。 
啊,回去,‘郭文贵有什么了不起的呀,他不就一个商人吗,不就一个流氓痞子吗,怎么着,整他’,所以说家人员工二进宫,三进宫。我再说郭七条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核心,不反国家,不反民族,不反习近平。2020年以前绝不反习近平,2020后不一定。啊,真不一定。这真不一定。我想所有的中国官员今天听到我这个视频的。 
 
你们记住,我郭文贵跟你相识到现在,我撒过一句谎没有?我骗过你们一次没有?全是你们骗我,全是你们骗我。孙立军在去年的9月初还有6月份在纽约华盛顿的时候还说呢,文贵,你娘你爹,就是我爹我娘,今年春节我陪着老爹老娘去过去,老娘老爹有的病你不用管,我带他们去看。老爹老娘都快让医院给黑死了,孙立军你在哪呢,孙立军?你要真的出现我娘的医院,我能不知道吗?你说孙立军说帮我老娘去看病,不用说误诊, 
就是把老娘看回来了,孙立军,你牛了!郭文贵感动了,为了我娘啥都可以放弃,除了喜马拉雅之外啊!我佩服你了,我不爆你孙立军了,我肯定这么做。不管谁骂我,我都这么做。这就是郭文贵,敢做敢为。你在哪呢?过年咋不去看我爹我娘去
了?你不是我爹我娘就是你爹你娘吗?所以说刘彦平书记,你都升官了,刘彦平书记你不是说春节你要看我爹我娘,不是要照顾我家人吗?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照顾你家人,照顾你员工!” 你照顾了吗?抓的抓判的判,半死不死的。所以说咱以理服人。所以说我给这美国朋友说, 
为什么王健的事情太大了。今天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谁要敢说习近平知道这个严重性,王岐山知道这个严重性,郭声琨要知道这个严重性,我告诉你们,我就呸你!因为什么?中国就没有一件事是真的,怎么杀王健,谁可以给你习近平,王岐山是给你郭声琨说真话? 如果谁相信谁就是个猪脑子。 
你们杀王健到这个程度,现在你们家人,香港房子给收了,纽约房子限期收,然后在他家重兵布阵,让田丁盯着人的家人。然后还布置其他人盯着他。为什么啊?王健的账号的钱,尊敬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们,如果你们的脑子没有进屎的话,不要让你的下属去查王健的钱在哪,你应该找一个你绝对相信的人找一下,王健有钱在哪?他的钱在他死之前去哪了?如果你查不清这个,你听你下头的人写报告,你就是个傻叉。 
我郭文贵,现在多爆你一条,多爆两条,真的都不重要了,王健的死是被谋杀是百分之百。在我这个屋,还有另外一个屋,多个部门就问,去调查的人几个团队,你告诉我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百分之百被谋杀。法国的这位朋友,是法国资深的,很有可能是法国下一届领导人的人。飞到美国来,说:经过我的了解和断定,一定是被谋杀。 
王健的死,你想不说清楚可能吗?谁顶这个雷啊!你怎么向中国人民交代,说王健死了中国就正常了,财新胡舒立,没到过现场就知道人家腿(脚)疼死了。王健从来没去过医院,结果就说王健在医院里说腿(脚)疼死了。然后说(王健在)小上坡还冲了两三次,家人在场,人家家人是在到了西雅图到了纽约接了儿子才飞过去的。你为什么撒谎。为什么你中国政府派了几个人来,让这么多人把东西全都销毁。为什么威胁那么多人? 
王健的死如果没人爆,那是国家的悲哀。为什么?太多人,连中南坑都得成为王健。所以任何人说,郭文贵没料了不爆了,那就是你祖宗你大爷出了问题了,你他妈是骡子干出来的你们这帮混蛋东西!郭文贵爆的料任何一个料的零头加在一起,都是中国过去百年没发生的。 
黄河边,你高冰尘,你这个性无能的东西。拿着老婆当生意,你天天靠砸锅弄点钱。还有什么袁健斌你个烂人,脚都不洗,你还在那反郭文贵,还有郭宝胜,,你们这帮烂东西加一堆你们能干啥?天天你说你们就像流氓一样,趴着郭文贵的屁股上找屎吃。 
所以战友们,不要受着影响。有些战友们给我发信息,我说实话,心里火一下就上来了,但我能忍下来。说你看看郭先生谁说这个说那个了。我很不舒服。为啥不舒服啊?我们干的这件事情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们就得接受人家的骂和批评。你连这都接受不了你掺乎这事啥呀,你在那呆着呗!这是一。第二个我们明知道他骂的是假的,说的是假的都觉出来了,你干嘛受他影响啊? 
另外一个,这么长的,我已经报了一两年的料了,还需要再评价吗?事实就可以了,用事实说话,对吧?这个盗国贼的行动不就证明了我们爆料的结果吗?这不太简单的事情了。所以说战友们,不要因为小事忘了了大局,不要用一时的虚幻忘掉了事实和真相。就像那天老领导发个豹子还有那个小鹿一样,我说老领导,你这所有的都很低级,我不好意思说这话,都在畜生道。为什么? 
啥叫动物世界?那叫畜生道,我们最起码是人吧?那是人间道。我说郭文贵的境界已经到了神道了,替天行道。你给我玩这个,还玩畜生道呢?这暴露了什么?我这尊敬的老领导他骨子里边就是畜生道的游戏规则。还给我发个小鹿,跟那个豹子。你开啥玩笑。你再好的豹子,就让人一枪把你蹦掉了?一枪就把你干掉了。你听说人养豹子,听说过豹子养人的吗?所以他的思维还在畜生道呢。你死我话,我活你死,然后干掉你,然后把你睡了,我就是赢家。 
那个动物世界不就是为了生存而吃吗?吃而被吃嘛!一个轮回吗?那叫畜生道,都看畜生道你还要人道干嘛啊?你还要天道干嘛啊?人现在最高境界,人道,我们要人道不要乱杀人,乱抓人,然后是天道。我相信我文贵在替天行命。所以老领导我发个信息,我还有两句话我不好意思说,我给他发个两张照片他傻眼了。好久他说文贵这个事开个玩笑咱过。我不能发,我发那两张照片战友们都会下一大跳。什么人道,什么畜生道,什么叫天道,就这都搞不清楚还给我发照片?这不更加暴露了你的层次了吗?任何一个人有宗教理想,一个有信仰的人,你去想想,啥时候还跟我玩这个呢? 
所以为啥我跟美国朋友说,我说如果中国政府要调查这件事情给我联系,我马上把所有今天我有的信息我绝不公开,全都给他们,包括现在这位检察官写好的报告我全部给他们,。我说我一定等着中国政府调查结果。(如果)中国政府说我了解了是田丁杀了他,孙景浩杀了他,知情者为周恬恬,目击者为福尔特,这个小伙子。另外一个,警察Amansor(音译),确实是证人,是他们销毁的证据,然后有高管在背后知道,或者是背后指使者,什么陈峰啊,孟建柱啊,孙立军啊,抓,结束。这事拉倒了。我愿意啊,我愿意啊。 
所以说你共产党说郭文贵反政府,颠覆政府,你逼着我颠覆政府的,我没想颠覆政府,我不反国家,不反人民,不反习近平是我的郭七条,不要造谣。我们的战友们,我们的同事们家属最近有人说你们郭文贵通缉犯、强奸犯、颠覆国家。通缉犯强奸犯你按法律办嘛,你的法律很简单,经受第三方监督,你所有的判决都要经受第三方监督。 
最近在香港,他们弄我的资产,想警察到大陆取证,取完证把你资产给你没收,然后说你是串谋诈骗。我告诉你战友,你们记住我今天说的话,谁不难受,我哪有不难受的?不难受还是人吗?我难受不愿意告诉你们,就像我看到我爹我娘那样看到我母亲当时一下子大小便失禁,我真的是我能控制住吗?我控制不住,但我没必要当着你面哭。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