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8年8月16日第三次直播 20180816_3



郭文贵2018年8月16日第三次直播 20180816_3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俞正声 安德鲁王子 林强 董文标 王安顺 查尔斯王子 吴建民 姚明珊 贾庆林 姚庆 张越 张欣 王雁平 潘石屹 杨澜 马云 李友 木兰 韦石 习近平 郭文贵 郭宝胜 周亮 田国立 陈峰 吴征 胡舒立 裴楠楠 王健 凯琳 Sara 王岐山 路德 Bruno Wu 习 凯瑞 鲁艳丽 华斌 田丁 华镔 雁平 痘痘 马健 西诺 李一平 孙景浩 风满楼 维亚克 陈良宇 贾鑫 吴喆 于德全 赵志国 马彪 马玲 Karin 斯诺登 姚明瑞 姚明端 徐永跃 贾春旺 林第 田会宇 
公司组织:SOHO 政法委 财新 Google 国贸 中央电视台 民族证券 安全部 纽约时报 博讯 微信 裕达国贸 爱马仕 盘古 裕达 茅台 平安 政泉 
国家地区:西安 哈尔滨 塞舌尔 普罗旺斯 陕西 天安门 南海 海南 上海 大连 英国 法国 福建 西雅图 纽约 北京 洛杉矶 日本 香港 德国 美国 中国 
名词解释:奥运会 以警治国 以黑治国 以假治国 欺民贼 中南坑 盗国贼 共产党 一带一路 六四 非典 爆料 脚疼死 蒙对了 孔子学院 烂杨 
文字整理:error404 亮亮 James 文竺 文晓 
发布时间:20180816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QurOGSQyLg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8月16号文贵直播,今天报完平安了,聊天,又想聊天了,又想直播了。哈……,效果怎么样呢?哇塞,这一下就上来那么多兄弟姐妹们,太棒了!……(与战友打招呼) 
登登登登登,这是什么人呐,这是什么人呐!谁认识他,战友们!谁认识他?现在马上呼唤,谁认识赵志国,赵志国,谁认识赵志国?相当的牛人呐,相当的牛人呐,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先生,文贵呼唤,呼唤,呼唤,请回电话。(与战友打招呼) 
找赵志国,找赵志国呀,担心这家伙别消失,担心这家伙被拍照死,什么洗脚死,都有可能啊,都有可能啊。(与战友打招呼) 
亲爱的战友们,亲爱的战友们,再次呼喊,再次呼喊,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法国普罗旺斯欧中旅游老板赵志国,也是拥有那个无人机的老板,那个无人机的老板,啊……这哥们儿不是一般人,西安发财,跟这个安全厅的
关系很好啊,啊……哈哈哈哈,我今天,我今天,头两天把他错过去了,我们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发现通话记录里边一个奥妙,马上我说盯住这家伙,我们把他错过啦,大鱼!(与战友打招呼) 
亲爱的战友们,寻找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赵志国,还有我们的那个翻译,大家知道那个翻译啊,哎呀,这个翻译照片没有啊,翻译,翻译呢,本名,有可能叫周田(音),是法国孔子学院的,法国孔子学院的,啊,法国孔子学院的,谁认识他,请给文贵联系,或跟sara联系,啊,或跟sara联系,啊,非常地重要!啊,咱先聊会儿别的, 
先聊会儿别的啊,本来今天早晨给你们说了,来不及,我先简单说一下啊,这个大前天吧,大前天,应该是3天前了,我这时间有时候搞不对啊,在哈尔滨京哈大道的一个收费站,啊,大连政法委书记于德全于书记,检察长吴喆,带了36个警察,荷枪实弹,把我们公司的副老总贾鑫,老婆,贾鑫和妻子,还有个4岁的孩子,还是3岁的孩子当场截下,绑架到大连,到那儿去了,啊,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呢,啊,听说是去准备20号的开庭,开庭叫强迫罪,政泉强迫民族证券,还有共产党,强近交易罪,然后呢把我们的几个副总也给弄回去了,大家都知道,就是昨天我们在开会的时候,就在那边排演, 
怎么在电视直播前律师先出镜,律师说啥,律师我们没请,都是他们请的,然后所有的证人都跟我们没有关根关系啊,都是假的,所有的员工都给我发来了信息,他们有些人也都作了证,我现在不能一一展示,都签下了上百页的白纸,啊,这是在大连20号即将直播的对文贵的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假治国,这种假的骗局,啊,完成不合法的,这么一个审判会,啊,这是一个。还有一个,啊,今天我还真是,刚才我还通话还真记了一下啊, 
这个马健部长,啊,我还真不知道他家里边这么多人,马健副部长,安全部的马健副部长,所谓的那个出视频说我那个,很多家人被抓,他的姐姐叫马玲(音),弟弟叫马彪(音),还有马健的外甥叫付什么,不知道,姓付,叫付什么,还有马健的司机,马健副部长的秘书,还有马健副部长的多个家人被抓。这个昨天,有一个人呐,给我发来了一堆文件,这个文件就是逼近他签署来证明文贵给他家里边送过一箱子一箱子的现金,他亲眼目睹过,结果这个人呢,没办法,他家人被抓了,他自己也被打成个半死,就签下了他们写好的询问笔录, 
但是这个人他现在出来了,哈哈哈,他出来,跑出来了,跑出来怎么着了?就把他知道的文件给了我,然后说,他愿意到美国来作证,来证明他那是被形势逼迫,说的假话,为什么呢?他是香港护照,当时他的护照上能证明,他让签字那一天,他故意的没说出来,我那时候我在境外,在哪儿呢?在塞舌尔,在塞舌尔,他所谓的见到了郭文贵让我的司机送去了几纸箱给马健部长家,马健部长家打开后咧发现全是钱,然后人家办案,给这个专案组的说,我还打开看了看,是什么钱呢?美金,啊,另外一箱子是人民币,另外一箱子是欧元, 
哇,美金欧元全有啦,啊,他说,我故意没有给他说,实际上那时候我在塞舌尔,他把他护照在塞舌尔的信息发给我了,我特别地感谢啊,这是马健副部长被抓以后,家里人唯一一个跟我联系的,就直接跟我联系了,找了我的。让俺很惊讶呀,很惊讶呀,很惊讶呀,这马家现在还真有人,还真有人了,有人才啊,你不反抗?(文贵今天健身了吗?我都放照片了,我健身了呀),所以战友们呀,这说明了什么呀,盗国贼疯狂了,疯狂了,四五年了,在搞这案子,陷害,按照《财新》,《财新》胡舒立这个女人,天下最坏的,这真是个狐狸,女狐狸,他的报导,那张越(音),跟我好好得不行了, 
我跟张越,好象我的钱都来自张越似的,张越被判了有一个字跟郭文贵有关系吗?你跑了微信的棱镜,下面说张越被判了没有一个字跟郭文贵有关系,下面写着注:可能!把你的预测可能全部给放到后面去,你造谣啊你胡舒立呀,你这个女人太坏了,你和烂杨,吴征,你们咋这么坏呀,中国人怎么能出你们这种人呢,你不是说我跟张越有多少多少钱吗?不是张越照你说的惟我是从吗?我见张越,从来是张越先生,从来是张越兄,有时候开玩笑说悦少, 
我们相敬如宾,从来没有说我命令他,他命令我,你编那个谎言,就是李友给你说的嘛,你不就是李友告诉你的吗?你怎么知道的呢?胡舒立?结果,胡舒立呀,《财新》竟然派你的记者,去到了马健副部长的家人,所有死过人的坟上你也都去采访,胡舒立,你真是啊,你真行啊,就爱采访人家祖坟,这个胡舒立,吴征,你说这些坏人在中国社会上自称为精英,啊,自称为精英,你到今天你不交待你和李友啥关系,你和李友认不认识, 
你和李友你俩有没有投资关系,你和李友你俩有没有男女关系,李友那私生子为啥是你帮他办身份,咋回事?哦,你到现在也不给个交待,你不在纽约告我吗?你告
啊,你《财新》干啥撤案子呀?你撤什么呀,你告啊你呀,Bruno Wu,你叫吴征采访你,我看吴征采访你的时候,你那小手,还在那儿拽那小手,我都恶心得慌,真是那手太恶心啦,一只狐狸之手,狐狸之手,啊,现在你不是给习近平写信吗?你跟《纽约时报》好吗?有关系吗?要打击日本吗? 
在南海的问题上要出力吗?胡舒立呀,然后现在你出了这么大丑闻,昨天来的那个法国哥们儿好,他说我看了你的视频以后,我上了那个法中基金会,看了华镔,那个网站上,他说太有意思了,真的一年前,2017年5月份的时候,就挂上唯一一个跟一带一路和共产党没关系的,就是胡舒立起诉你,告你,在纽约,叫defamation,哈……这个世界太小了,一年后,王健同志,也是你胡舒立的好朋友,让你又宣传了,冲山坡,冲山坡,在家人的见证下冲山坡,然后拍照死,然后死在医院里,在死之前还脚疼,说了最后一句话脚疼, 
胡舒立女士啊,你的脚疼不疼啊?还是你有这经验呐?你咋那么会编瞎话呀?现在王健先生的尸体在西雅图呢,啊,你怎么不去采访采访啊,你干嘛编成冲山坡死啊,还在家人的见证下,拍照死,还在医院里死,在哪个医院呐?什么医院呐?谁见证他脚疼死啦?结果这法国哥们儿给我讲了一句话,他说他去问了很多法中基金会的人,说这个华镔经常吹牛,说在中国我有什么什么关系,就是个皮条客,然后呢,胡舒立说跟他有关系,连法国人都明白了, 
相当地了不得呀,相当地了不得呀,啊哈……哎哟,真好,真好,太好了(与战友打招呼)真有意思啊,真有意思,有刚才开会相当兴奋啊,我一看这个电话记录啊,通信记录啊,有这么多我关心的人在上边啊,有这么多坏人在上边啊,怎么这坏人都开会,又在那个网站上跟华镔相遇,胡舒立、王健、陈峰、胡舒立、华镔啊,都在一个网站上出现,一年前,啊,一年前,太搞笑了,咋这么巧呢,你说,这坏人也抱团好人也抱团,啊,这个吴征这个烂人, 
肯定双料间谍,我怀疑他,听说吴征是双料间谍,听说,吴征这个烂人,烂到家了,这个吴征啊,吴征这个人简直是撒谎,这个我发现欺民贼、盗国贼、还有这些骗子,有三大特色一样,说谎比说真的还像呢,第二个都不要脸,不脸红,第三个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不花钱,永远手伸向别人,就那欺民贼什么吴建民呀,什么郭宝胜啊,什么李一平啊,他把话说得,自己信用好,反共产党,自己伟大,是博士,
是教授,代表上天,是牧师,但是你捐钱,你捐钱,你见过海外民运谁掏过腰包给别人,为六四的英雄家人给过钱, 
现在那个刘晓波先生的夫人已经出来啦,捐钱呐,你们老开追悼会有钱,人家夫人来了给钱呐,不很多人当我面说过嘛,你们要给钱嘛,啊,给呀!所有欺民贼、盗国贼还吴征、胡舒立这号人从来不花钱,从来不会给别人,任何人,给予,只要得到,都是应该的。我今天再找赵志国,赵志国,谁认识赵志国,啊,赵志国,赵志国你知道我为啥要找你吗?赵志国,你还想让我说明白你是干啥的吗?赵志国,你那天见我们的人的时候戴着大墨镜,不摘眼镜,穿着大裤衩子,在屋里边,你不戴,不摘墨镜的那一刻,还有你屋里边后面那个无人机,啊,还有你的奔驰车, 
我再给你说白了,今天我给你说白了,还有你那位女司机,整个法国就一个中国人,中国女人开出租车,还是开奔驰车的吧,这位女司机也不简单呐,赵志国,你行啊,你呀,赵志国,差点漏了啊你,今天下午一开会,喀嚓,让我找到你了,在法国你玩这个,呵呵……赵志国呀赵志国,哈哈,你中啊,从西安玩到普罗旺斯去啦,还玩女司机啊,还玩无人机啊,还跟华镔玩啊,还跟胡舒立玩啊,好家伙,可以,搞情报啊,跟安全部跟安全厅玩上这啦,发大财了嘛,中!中中中中中!(哈哈哈哈,心情很好,相当地好,昨天和前天大前天我太累了,太累了,坏累了,今天,(与战友打招呼)美国对吴征采取行动那么难?不会的,美国是啥,慢,但你们不要担心,看看美国折腾的华人还有china town的,哪有一个不进去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什么博讯、韦石、西诺啊,你走着看! 
(读网友留言:故意打草惊蛇) 你咋这么聪明啊,你咋这么聪明呢! 
那个私人飞机场都有间谍,你说有多了不得吧,你说中国共产党的间谍网得有多厉害吧。这个小哥啊,找那个餐厅,餐厅的角度到那个上边,我们今天啊又去那个山上走了一下,小哥是错的啊,再说一遍小哥是错的。大概就是不停下来,不拍照就这么平静地走10-13分钟。但凡你拍拍照,或者你驻足观望一下,12-15分钟之间。 
(读网友留言:他的地址是个大仓库...)玩情报的,玩间谍的嘛! 
所以说赵志国啊,你呆在法国你好好呆着呗,你说你掺乎杀人能行吗?我给大家讲个事情啊,我再给大家爆个料。 
这个其中一个人,就是旁边那个AirB&B 的屋子是在王健被杀7月3号,10点40之前,他是租给了一个德国人的夫妇。这个夫妇是在一点钟回来,但人不让他们进,说这死人了,警察领他们从另一个门进去。但是小哥昨天做google的时候,小哥这小子厉害。今天我们几个侦探,都说这个家伙是厉害。就在他展示风的录视频的女孩,替王健死洗地的,替胡舒立洗地的,后面有人上来。大家你再看看。那个AirB&B屋顶上有个人,大家看看屋顶上有个人,暗暗的影,小哥没发现。那天就在那上面也有人,哈哈。 
你说真是老祖宗说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呀!除非你不做啊!另外那个停车场上边,那个教堂,那个小拱门上去,那天就是有人呆在那。你说那得多蹊跷。下边那两个人站在那,是个酒吧里面。 
 
你说那小哥有多厉害,他瞎蒙就蒙对了。小哥蒙的餐厅里面就是那个男的,就是那餐厅的人,就是那个见证人。这个天下真的是太有意思了!竟然有人在王健被装到装尸袋之前,给王健装装尸袋的时候,拿了三个装尸袋子,其中一个太大,换了换,另外一个装了一半又拿出来了,装了第三个才装进去了。就在那暴晒了大概两点钟吧,他10:46死的,两三个小时。没人哪,惨透了。咱们中国人死了,得多少人围观呢,没人围观,没人围观。 
但是那个各个角,你们看小哥的视频弄得很好,虽然他疏忽了细节,那个细节的窗户屋顶花园都有人。结果就有人和我们又联系了。你说这录视频的啥意思啊,亲爱的战友们?人家很多人看视频呢,人家关心这事啊!人家就有联系了。有联系说什么?说你们这个视频里说的不对,前后顺序是这样滴。小哥这小子能就能耐在哪呢?拱门对面的餐厅啊,就是我亮出那个盒子,第一次发出的盒子,硬盘,就是被他们删掉的那个硬盘。那个角对着那个拱门,大家清楚啥意思了吗?小哥都没说明白,他还不是搞侦探的,这要跟郭叔混几天是不是?你也就变了。再一个,你别老藏着痘痘,你把痘痘放出来我就再教你几招。 
25-30 Sara 
那个摄像头,你想他最怕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删掉那个硬盘,他战友们想象,怕什么,战友们想想,想象,他怕。。。你看到王健背着手走 
在大街上拐进去那个录像了吗,他怕看到王健后面有谁吗?他怕看到他给王健扎毒针吗?捂嘴吗?这都不全是,小哥那个摄像,那个角度,跟这边开会的时候,哎呦,这八,九个人哪,真是美国年轻人,真有正义感,但是他毕竟有些话他还是不懂中国人的习惯,小哥这个东西啊,给我看了还真给我有了提醒,你看视频你要看门道,小哥没发现,他们最怕的不是怕那天发生的什么 
,他们怕的是,那一天的之前谁来这了,华斌到没到现场,维亚可到没到现场,田丁到没到现场,裴楠楠的化名孙景浩到没到现场,谁进了这个拱门,更夸张的事情,七月三号他死了以后,那个女孩子叫鲁艳丽的又名叫周恬,可能,回来报警的时间是多长时间,那么报完警以后是谁出现在那个现场,谁离开了现场,那个门百分之百全录下来,这也不全重要,还有啥重要,亲爱的战友们,还有啥重要,你们说说,小哥这个没闹明白,哈哈哈,这个就是大卫,大卫解析的很厉害,方老解析的很厉害,在这个Sara 的聊天间里边我听了一段时间,有高人! 
路德先生也没搞明白,是什么呀,我里边说过,5个国安委的人到现场,我再给你们重申一遍,国安委在7月3号的晚上,4号就到了,王健死他们都先知道,他们都是飞过来的呀,从海南得飞过来,不能拿子弹打过来呀,就到了这5个人,马上中国大使馆就给人家发文件,发外交函,所有的东西我们全拿。你们对外不能配合,这5个人去哪了,他去没去那拱门里面啊,他要经没经过这拱门啊, 
小哥要第二条路上去,第二条路有人走,但是绝大多数走这个拱门,走这个拱门会不会被录下来呀,法国人谁跟着走的,法国警察谁跟着走的,法国警察被报警的几点来的,宪兵队几点来的,消防队几点来的,救护车几点来的,救护车到哪了,尸体抬下来是怎么抬下来的,这5个官长啥样?我才知道,他们真怕文贵知道,原来这5个人,最起码5个人里边4.9个我认识,亲爱的战友们,他能不怕吗?哈哈哈哈(鼓掌),天哪,天助我们,(拍掌)天助我们, 
哈哈冷静冷静冷静,Karin。。。。。我得喝点,给我来杯水,来两杯茅台,给我来2杯茅台,兴奋一下怎么的,咱们那么大成就,对不对啊,得激动,我这人,该激动就激动,哎冰心来了,冰心,哎呀我的冰心哪,拿酒来,哈哈哈哈,哎呦,跟盗国贼这个斗争太可爱了,你们这帮愚蠢的东西,你们警察拿了法律文件,拿走
的东西给我留下了最大的证据,因为你出示了法律文件,人家聪明的很,这哥们也够能的啊。 
 
自己先给copy了,给他老婆,送他老婆家去,全套东西。 
天意呀,王健先生这个这个真有意念力,你不佩服不行。等我放视频的时候,大家你们看一看,在王健先生那个那个那个地方那个蝴蝶有多夸张,那两组蝴蝶。哗,哗,哗一直飞。然后我们采访,这个人讲激动的时候 ,就在这,就在这,你看看啊,我说的你都要记住。你看着,你都不敢相信。 
谁陪我喝酒, 天意 !天意, 天意,哈哈哈 
机械猫,功力。 
开发布会的事情啊,在这里我先给大家说一遍。刚才关于开发布会,有关,我们必须要讲规矩,有关国家和政府部门希望了这个我们一起,一起来开这个发布会。让等等时间,可能要推迟一点时间,要推迟一点时间。新闻发布会,我拿我的生命来保证,一定会开!第2开得一定大! 第3,开的一定让你们觉得震撼!  
谁有白酒,赶快准备酒 ,快点, 啊! 
咱们全世界的好人同欢,  
天哪, 你拿那么大的酒杯啊 !你这是想灌死我啊 。那个是茅台, 吓死我了。 
 我们的Karin女士 ,现在是新娘。叫蜜月啊蜜月,刚刚结完婚,跟先生都没有度蜜月就出来上班,真不好意思。这么大的杯子,这是水,别担心,这个是茅台啊,这个是茅台啊,这个是茅台。 
哇塞,这茅台怎么这么大的劲儿啊, 这不是王岐山的茅台吧?  
干杯, 干杯!满屏了! 满屏了, 满屏了啊!  
再来一杯, 就喝三杯。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感觉实在是忒好了。这感觉是忒好了。 
这个女司机呀,你说我这个还得夸一夸小哥。这小哥这小子,神了。哎呀,不说了。我一说就说漏馅儿了。还没喝多呢,小哥啊。 放心,你不用担心,小哥。我不会再追你痘痘的事情了。你就先收藏着吧。 
看着啊,干杯! 
这木兰,你光说你不喝,风满楼,风满楼! 
够大吧这杯子!战友们, 这茅台, 我喝一斤没有问题。 过了一斤就不中了, 过来一斤就多了,一斤以内没有问题。 
战友们那,这个好人,永远记住,好人会得天报的。  
痘痘妹妹,啥痘痘妹妹,痘痘阿姨。痘痘阿姨,现在老不喜欢她了。在这块给小哥金屋藏痘以后再不出现了。唉,装呗。咋弄啊,没办法啊。郭叔啊,还是惦记着呢,啊。 
这不是酒啊。三杯是几两?这个三杯三两多。 
我们的Karin今天老漂亮了,人家不愿意出境,咋办呢? 真是大美女啊! 大美女啊! 少有的美女啊 。 
谢谢啊,谢谢! 找我喝酒去, 陕西咸阳支持郭叔,谢谢啊。  
我相信木兰此时此刻绝对喝了。我太了解这个人了,威士忌。 好, 谢谢了。 
你看,来了,来了,监察,王雁平,王雁平来了。监军,监军。不是奸诈的奸,而是监督的监。不是奸诈的那个奸。 
哎呀,三杯,我高兴了。  
刚才这会开得不老高兴了。赵治国,我寻找赵志国呢。赵治国,赵治国 。 
放心吧, 再一杯。 好, 不喝了, 三杯。 好, 听你的。  
王雁平管着我, 不让我喝, 监军。  
在我们团队里边,医保团队,安保团队,律师团队,财务团队,媒体团队,一共九个团队。 总共我这里边就三个中国人。这三个中国人包括王雁平。 
新娘子是老外,美国人。我的助理,凯瑞,美国人。老公,老公是不是美国人我真不知道。很帅的小伙子,特别帅。而且她老公在NYU教中国现代史。这是什么家庭啊 这是?什么家庭? 喜欢中国。 爱中国, 爱中国人。 
 请向王艳萍姐姐,姐夫问好。谢谢! 
看着很熟,熟啊。 
304 304 304,没吃晚餐呢。我最近一天只吃一餐。只吃一餐。连两餐都不吃。因为每天都开会。琳凯,琳凯,凯琳,对了。 
大家你们一定要记住,情商啊,首先建立在善良上叫情商。如果不建在善良的基础上,不叫情商,那叫狡诈。中南坑里的人就太多把狡诈当情商了。他们以为他欺骗,玩弄手段,把这个这个说假话,能玩弄别人当情商,那叫狡诈,老天会灭你的。共产党就是把狡诈当情商。把欺骗成功当成自己有情商,当成有智商,这是愚蠢的! 
我再告诉大家,中国最大的问题:假,暴力,没有纪律,自私,现在中国人最可爱的孝敬也没了。然后什么都是假,毒,假,暴,赌,嫖,无纪律是中国最大的问题。这就是共产党给我每个人的病毒,包括我本人啊。 
我有时候看我自己,我现在,我有时候,看我自己过去讲的话,我说的话,我说过的事。我真的是,抽我自己的脸都不解恨,我得拿鞋底,拿我老婆那个鞋底,抽我的脸。我拿男人的鞋底我觉得对不起我自己,我得拿女人的鞋底来抽我的脸。如果有必要有必要的话,如果有这个机会,需要我能对过去赎罪的话,拿鞋底抽我的脸,我愿意让所有的战友,我跪在那里,你们抽我的脸。 
为什么,太无耻了!就过去跟中国共产党在茅屎坑里游,虽然没有被呛着,但是有时候臭味也熏天。也熏天。就你这个共产党这个流氓,这个政府,这个集团,这个假,假,毒,赌,暴,还有这个不孝敬,自私。太可怕,太可怕了。有时候,现在我,那一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你说哪根筋这个就冒出来了,就把我在2003年在裕达国贸员工大会上的一段讲话,唉,我就打开了,打开一看,哎呀,我的妈呀。哎哟,我的天哪,我都不好意思了。我都想有一个地缝钻进去啊。 
 
这哪是郭文贵啊!当然了,我知道当时的这个情况,开个会我得讲给很多政府听,言不由衷,但是我看我那个样儿,我真烦死我自己了。 
头一段时间,痘痘发来个信息,他还喜欢那个长发的郭叔。这痘痘把我给说的呀,说到我心坎里了。我喜欢我长发时候的我。但是我更爱现在的我。长发时候的我吧·······我一个老乡,我的老乡啊,我的老乡,很有名啊,你们老骂这个人,我不愿意跟你们说,我的老乡。我理了一次短发,我问他,我说这短发啥感觉。他说哎呀文贵呀,说实话,老乡,你理短发我觉得挺好的。我就不愿意跟这共产党的人靠近,那共产党都理那寸头,我讨厌!我留长发我是跟他们不一样。 
我有我的个性。他说你留长发的时候吧,有点儿装样,装艺术家,你这短发呢,停精神的。好啊,我还留了一段短发。但是那个长发的时候吧,我喜欢。但是我爱我这个短发什么呢,我自从我理了短发以后,我更加清楚我要什么。真正的长期短发,我知道我要什么了。 
我当时我去贾庆林的办公室,大过年的我给他拜年去了。在长安街政协那个楼里边。贾庆林半小时,将近一大半时间都在骂王岐山,祖宗八辈地骂,骂死他了。这中间我记得非常有意思啊,中间习近平打电话,给他拜年,不是拜年,是打电话给贾庆林送东西。人那个机子,贾庆林问谁啊,那说习近平,贾说接进来接进来。贾:啊,近平啊!习:你看我这儿谁给我送点儿什么东西,想给你送去。贾:行啊,送过来吧。然后电话啪挂那说, 
你看给我送什么什么吃的呢,然后说,近平人不错,在福建我提拔的他,我不提拔他到不了今天。那会儿(习近平)是副主席,那时候是副主席。但是接下来,马上翻篇,继续骂王岐山,继续骂王岐山。你看那个贾庆林恨王岐山恨到什么了,最后王岐山当了纪委书记第一个想干的就是干贾庆林。但是习保他。因为习在福建最重要的人就是贾庆林提拔过他。所以战友们,这个政治里的奥妙就在这儿呢。就在此呢。 
共产党的所有的官员就叫什么,交易。第一,最信任的人谁啊,有生殖器关系的。亲家,什么连襟,不是七大竿子八大襟子的,最好是一竿子能搂着的直接亲戚关系。然后就情人,情人的爹娘,情人的兄弟姐妹。再一个就是得有钱的有利的,共同弄过钱,共同上过床,不是嫖娼啊,那不是亲戚关系嘛,亲戚关系。然后共同提
拔过,共同有过帮助,叫共同帮。然后祖宗上叫“父一辈子一辈”。“父一辈子一辈”这词儿啊对我印象太深了。 
我这么多年我听到军方的,我听到常委的,政治局的,省委省长,只要是父亲认识的,一见面,哎呦呦,敬酒敬酒啊,咱这都是“父一辈子一辈了”。你知道我听了啥感觉嘛,你们这帮王八蛋,你们不是为人民服务嘛!你们现在叫“子一辈父一辈”,什么意思啊,裙带关系!你们不是反对裙带关系嘛,叫父一辈子一辈。当时北京市最牛掰的人物王安顺副市长, 
那是跟习好得一塌糊涂,一塌糊涂地好,他吃饭的时候习就打电话来了,骂骂叽叽地开玩笑,那王安顺最羡慕的就是看到人家那吃饭那老革命家的人,子一辈父一辈,王安顺的爹不够那级别。妒忌啊,妒忌呀!这就是共产党的游戏。裙带关系,裙带关系是什么,就是生殖器关系。裙带关系就是生殖器关系,就是生殖器关系。 
俞正声,那俞正声啥啊,那俞正声往那儿一坐,那桌子上介绍,那你知道俞正声是谁呀,那江青是谁啊,哎呀,那俞正声那笑,不吱声,以此为荣,以此为荣。陈良宇没被抓进去(的时候)到上海去,跟他吃饭,讲起来,哎呀那谁,那马阿姨,那李阿姨,劳阿姨,那卓阿姨,然后呢旁边有拍马屁的,你知道嘛,那劳阿姨拍着陈良宇肩膀说,哎呀,良宇呀,你可是上海第一帅哥呀。劳阿姨说了,哎呀,这陈良宇这小头儿晃的。哎呀,喝酒喝酒喝酒。什么呀,都想攀亲富贵,都想有点儿生殖器关系,有点儿暧昧关系,这叫什么,裙带关系。 
哎呀,我现在就想再多喝几杯呀,谁能给我点儿酒,兴奋呀!所以咱们老百姓傻乎乎的为人民服务,你算老几呀,为人民服务!谁跟你喝过酒,谁以你拍拍肩膀为荣,谁以和你照片为荣,有吗?兄弟姐妹们! 
(战友提问)劳阿姨跟岐山什么关系?那好得不得了啊。我这跟王岐山到她家去,那王岐山突然接一电话,欸,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说好了吗,这这赶快给大姐送去呀,啊,怎么回事!那给干妈送去的呀,怎么回事!我才知道王岐山干妈是劳安!哎呦我地妈呀, 哦,王岐山的干妈是劳安,哦!那个王岐山到北京以后住哪儿了,战友们你们都不知道,我给你们爆个料,啊,今天说好不爆料的,瞎爆,瞎爆,叫瞎爆啊,突然爆料。 
大家去Google一下,在天安门东南角,有三个标志性建筑,最有名的叫北京火车站,旁边有一个叫北京规划馆,规划展览馆。规划展览馆的对面,对面是什么呢?
当年美国大使斯诺登驻北京的官邸。斯诺登那个院是35号院,应该是,35号院。那个院一进去很大,分东房,北房,北房就是主房,西房,一个大院子。王岐山刚到北京没地方住,上哪儿住呢?牛叉,主动要求,住斯诺登官邸。就是这个院子的东侧。北侧是什么呢?法国餐厅,法国餐厅是谁开的呢? 
有意思啦,就是非典时期开的一家餐厅,叫法国餐厅,华斌和维亚克杀掉王健的两个人。我今天说的话用视频做证啊,记住。当天试餐第一餐,第一餐王岐山和姚明珊,姚庆还有姚明瑞,姚明端,家里面二十几个人全去了,包括他保镖全在。那时候王岐山的秘书是,那时候还不是周亮呢,周亮刚刚来。田国立也不是,也不是田国宇。我忘了叫什么,对!北京那个副秘书长,我现在不说名字了啊,不说了啊。还有另外一个副秘书长,秃头,我的哥儿们,我就不说了。我是第二桌,在那儿试餐。我就是那时候认识华斌的。这是中间那个啊,法国餐。 
右侧,就是他的西侧,那个院是谁呢?叫中战会,中国国际战略协会,括弧,医疗部。一帮九十多岁,八十多岁的老中医,开了个部,谁是主席呢?我们的CEO叫林强。林第是当时安全部的十二局局长,顾问。贾春旺是安全部部长,最高检察长,是那里的叫总顾问。徐永跃安全部部长,顾问。本人是里面会员,拿钱嘛,赞助嘛。然后呢给我检查身体,每年要检查两次身体。每次检查身体,我噻,那豪华得不行。那时候江老那都去,军委都去。那个院就是华斌和****和王岐山田国立田会宇和周亮认识的开始。今天这么多年了,2003到现在,15年了,没想到又发生了这个王健先生被杀事件咱们又纠缠到一起了。所以说啊,赵志国啊你这小毛孩子,我跟他们认识得时候还轮不到你呢。 
那时候来过两个人我记得特清楚。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然后表忠心。想认干爹,我说谁啊这是。特别矮特别瘦,长得跟外星人似的。是谁啊?跟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女的,后来我还认识一朋友,就是赢在中国的创始人,王利芬,大家还记得吗?旁边跟了个人,大家你知道是谁吗?熊小鸽,哈哈,熊小鸽其实他们也有钱,他们是老板,他是代表人家美国的杂志集团在中国找投资的。 
熊小鸽的老婆特别好,我喜欢熊小鸽的老婆,特别棒,也是个演员出身,特别好啊。但我超级不喜欢熊小鸽这个人,超级不喜欢。就那天我发现熊小鸽带着那个外星人的马云哭哭啼啼地要拜访王岐山。IDG的老板我认识得早了去了,早了去了。后来有一个IDG的老板,我老乡,叫苏芒。什么熊小鸽风头,他风头个屁
呀,他疯子的头。一分钱跟他关系都没有,他就是个代理人,就是个经理。熊小鸽就是因为王岐山在洛杉矶接待我,而赚了一些多点儿回扣。 
哎呀那马云呀,两次哭都让我碰见了,一次是在那儿,另外一个在哪儿呢?苏芒是我老乡啊,大家别骂她啊,特别好啊,特别好。苏芒是唯一一个社会上的女人进过郭文贵更衣间的。到了我盘古四合院进了我更衣间了,看过我所有的夹克,所有收藏的衣服。苏芒人挺好的,苏芒人真的不错我告诉你们,她没办法嘛,她是一社交人物。她人特别好,人特别好,大家千万别骂她啊。 
时尚芭莎的最后的赞助人是谁啊?董文标,民生。董文标天天打人家苏芒的注意,天天在块儿泡人家。今天给人家买个画,明天给人家买个爱马仕包,后天给人家什么,老忽悠人家,实际都是假的。董文标这种人,说句难听话,我问过一个女朋友,她的女朋友,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后来也被抓了。我问她我说你跟董文标是男女关系吗,她说是啊。在民生俱乐部吃饭。我说那你怎么看董文标啊。她说这个王八蛋,就是骗人。我说怎么着啊,她说这个家伙做爱射精都不舍得射的人,哦,对不起啊,孩子别看啊。我说为什么啊,(她说)小气,买爱马仕包都买假的送给我们。 
苏芒人真的特别好。我最后一次跟苏芒见面干嘛呢。英国奥运会。我被邀请,我坐在前排,肯定是前排了,结果我坐在那儿,当时要下雨。突然我发现这怎么回事,这么多雨伞送给我啊。送的谁呢?当年我在VIP厅的时候见着谁呢,潘石屹和他老婆张欣。他看见我在VIP就冲过来了。潘石屹就挎着包,张欣在前边,见着就照相,打招呼。哎呦我是中国SOHO的潘石屹,我是张欣。他英文也不行,就跟着张欣。你能发现就被包养的感觉。然后窜来窜去。这然后到我这儿来了。跟我那桌就照相,我那桌好多世界名人。轮到我了,我扭头就走了。 
结果那个桌子上我最好的一个哥们儿就问我一句话,他说为什么你不跟他照相,我说他不配和我照相,哎呀,对不起啊,学吴建民了。吴建民同志,学你了,呸呸呸呸呸,不配,不配啊。我没跟他照相。结果那天我在那VIP提前进场了,开奥运会开幕式了。要下雨了,大家送雨伞的时候。哎呀我太多雨伞了,都不知道谁的都,我谢谢大家。结果发现苏芒就在我后面大概三四排吧,在我的侧面。苏芒,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你知道啊,谢谢你了,我还没来得及谢你呢。 
苏芒跟我招手,哎呦,这谢了谢了谢了。然后呢这潘石屹在那儿块儿得瑟啊,我发现最后边,最后边,老和我挥手。哎呀,我看了我说中国的老板对付中国人吹牛时使劲儿吹,到了国外以后谁搭理你呀,谁搭理你呀。你以为你有钱,人家外国人放个屁的钱都比你多。中国整个股市加一起还没人家一个公司值钱呢。所以呢,我是最后一次见苏芒,苏芒人真的不错,真的非常讲究的一个人。我很多朋友打过交道的人说苏芒这个女人是社交圈里面可以信赖可以交朋友的人。我已经很多年没见你苏芒了啊,从英国奥运会以后到现在没见过你了。但我必须说实话。 
然后我同桌的一个人,一个英国人,说这个SOHO为什么这个他老婆后面跟个小男人,挎着包。那会儿还有谁,还有朗朗,就玩儿钢琴那个。这外国人很喜欢朗朗。他过来打招呼,我起来就走了,我不跟他打招呼。我不配啊。然后这外国人,这英国的,我就说吧谁,就查尔斯王子问我,说为什么老是跟他老婆呢,还有安德鲁王子在另外一个桌上,就是这两桌都是我的朋友,我跟查尔斯和安德鲁王子认识很多年了,就被那吴给骗的, 
说捐助100万英镑,捐助股票,捐助家具,这就是吴征啊杨澜。然后说吴征有个特别大的习惯,只要是跟别人一见面,这咱法庭上见啊吴征先生啊,只要有男人一个人在他立马离开,给老婆空间,给老婆自由,这吴征真牛啊。然后王子问我,为什么这个男人每次都跟他老婆后边,跟拎包似的,,也不懂英文。我说中国有一句叫“傍大款”,傍大款,啥叫傍大款,你好好学学去。人家他傍的就是张欣,我到今天都觉得张欣比潘石屹强。潘石屹就是小白脸,烂人,满嘴谎话。 
大家觉得我喝多了我就不说话了。不说了。 
我跟你们聊天呢,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啊,我就是跟你们聊聊天,把我的生命的经历告诉你们。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