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7年1月26日明镜专访第一期 20170126



郭文贵2017年1月26日明镜专访第一期 20170126

内容梗概:
陈:我们纽约现在是早上,我现在问大家早上好!今天我们请了一位贵宾郭文贵先生参加我的节目。现在请我们的导播先把郭先生接进来。郭先生,你好!
 
郭:小平先生,你好!观众们好!大家好!
 
陈:非常高兴你今天能参加我们的节目!您是大名鼎鼎,知道你的人很多可是能见过你的人,估计没几个。今天我把你带到屏幕上来跟我们的观众见见面,非常高兴。
 
郭:非常荣幸上明镜电视的节目。非常荣幸在这里接受小平先生的采访。谢谢所有明镜电视的工作者谢谢所有的观众。
 
陈:郭先生,你在中国的媒体上,基本上报导你的时候啊,我估计没有一家媒体真正地跟你面对面地采访过。在过去你跟媒体交往的历史中,我知道你好像只是接受过《香港商报》这一家的一次采访,除此以外好像就没有接受过采访。那么,我想请你给大家说一下你自己。很多人说你是一个神秘神秘商人、神秘的富豪等等都不知道你究竟是干什么的,你能不的呈、能给大家第一次正式地说一下,您到底是干什么的?
 
郭:(笑)小平先生,您过奖了。我不是什么神秘人物,也不是什么富翁,这个都是过去媒体因为不了解不知道报导的。那么同时呢,过去的这些年来呢,我确实是没有在媒体上做任何事情也得罪了一些媒体,包括我的一些对手也利用很多媒体妖魔化我,所以我老开玩笑说在过去的几十年我的生活中一旦没有了诽谤,没有了造谣,没有妖魔化,我就过得不太舒服了。因为所有的过去的诽谤和妖魔化都是我的动力,我就要证明给别人看我不是那样子的实际上这对我也是很大的帮助,我还应该感谢他们。所谓的神秘化,都是媒体编造出来的。中国十几亿人,媒体不知道的人太多了,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不让人知道是很正常的。基本上还是在中国这个社会呢,像我这样的人太多了。再一个我们也从小受父母的教育,低调做人还是比较好的,所以说不存在什么神秘。
陈:(笑)好,不存在什么神秘。今天我还是要问你,原来你,一直以来或者说媒体把你神秘化,或者把你妖魔化,或者对你进行诽谤化那么今天是什么促使你要站出来,接受明镜电视对你的专访?你有什么想法呢?因为大家比较好奇这个问题。
 
郭:首先呢近两年来啊,因为我们和北大方正经济纠纷的事情一直闹得沸沸扬扬,媒体高度关注。那么也有一些媒体,特别是有些媒体收了我的对手李友的钱,还有李友的背后那些政治高官们家人付的钱。比如说两年前说郭文贵被从意大利抓回去了、然后呢郭文贵现在成了继令完成之后的第二号人物,现在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书记要访美,要把他给遣返!
 
陈:对,有这样的说法。
 
郭:然后,突然郭文贵又给法拉盛律师打电话寻求政治庇护,突然郭文贵现在又杀人啦还是杀日本人,有时候真杀日本人我还成民族英雄了......
 
陈:说你被国际通缉有这个说法,对。
 
郭:被国际通缉啦!可以说,看上去都是很奇怪的这些新闻,那实际上都是被钱收买的小媒体。李友毎次花个三万美元一半还是我出的钱,是我们方正出的钱啊,去买这些媒体然后就报导,实际上是造谣诽谤。这样呢,就让我在海外、国内外受高度关注,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大家都想知道郭文贵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呢,媒体造谣名声没有帮我搞好,但是把我弄得很重要。因为我过去多年来大多数时间是在国外的,我投资也是在国外的,那么我国外的很多朋友看到这些新闻以后,当然他们知道是假的。但是呢,别人以为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现在大家觉得我这个人很神秘有很大的能力,有很大的政治背景,然后又是搞倒了刘志华又是把北大的李友搞进去了,然后手里还掌握着所谓的核武器一般的一些人的政治丑闻的证据。现在我跟很多人说我不重要都不行啊!特别是外国朋友,一些政治上比较有影响力的朋友现在支持我,我开玩笑我说现在我不重要你们也不相信,我说我重要你们还觉得不够。但是呢,我说我确实需要有时间来说明一下,这些事情都是造谣的。
 
那么在这两年里呢,我一直都在观察海外媒体确确实实明镜啊,是让我很尊敬的媒体,不造谣,不诽谤不欺弱,不惧上而且特别坚持了媒体的基本原则。在今天这个假新闻盛嚣尘上的年代里面这是难能可贵的。所以当初《香港商报》采访我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话,一切只是刚刚开始,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是我们几方都被抓了,而且事情确实涉及的经济数额呢,几千亿,涉及的总体经济数额都快要上万亿了,涉及了国有资产涉及了数以万计的人,几十万计的人,员工达到一百多万人,那么这样的事情是要经历一个调查过程的。之前我说什么呢?我不应该说,我没有能力说,也不具备那个条件。我觉得应该等调查到了一定的段落以后证明到底是他们是错的,还是我是错的,他是好人我是好人,他有什么罪我有什么罪。
 
那么随着李友案的宣判,这个事情已经证明了我们当初检举揭发的97%都是对的而且李友的宣判证明了我们现在的检举扌曷发保护了国有资产保护了小股民利益。更重要的事情是我们揭发了很多贪官而且都已经被判刑,被抓起来了。可是这件事情只是刚刚开始,因为李友的这个四年半的宣判,真正地说明,李友被他们的后台给保护起来了。为什么要保护他们呢?因为还有几千亿的资产即将开始真正争夺的时间,他背后的老板也站出来了。所以说呢我今天选择明镜站出来说话,很简单保命,保钱还要报仇。
 
陈:大家都知道,你跟李友的争执是两年以前,但是这个李友的案件法槌落下来是去年的11月。李友呢,我看他这个案子的报导,我有几个地方不明白。第一个不明白的是什么地方呢?按照官方的统一报导一除了新华社,李友犯了五个罪,但是我呢,我还数不出五个罪来。这是一个。第二个呢,他的判刑只有四年半。五个罪判了四年半,这个量刑是怎么个量法,我这个学法律的人也搞不懂。因为就是单论第一个罪,内幕交易这个罪,他就够五年了,基本上是这样。那么后面还有四个罪,他怎么就成了四年半了。这个我搞不懂。第三个呢,官方说他有自首和立功的表现我也不懂。为什么呢?因为他是被举报的,大家都知道,他怎么会自首?还有一个,他立功了,他立了什么功,官方也没有交代。那么你呢,好像对这个事情比较清楚你能给大家说说,我这些不解,你能解答一下帮助我们的读者明白是怎么回事吗?
 
郭:小平先生,你不愧是学法律的,明镜媒体确确实实是专业的,你问的问题都是问到点子上了。这个李友四年半的宣判呢,这五条罪实际上大家完全可以看到,就是跟我们过去检举扌曷发的材料,你往回看,是相对应的,它只是对我们检举揭发的材料和所提供的证据的一个回应。除此之外他没有在这个之上有任何所谓的新的罪行。
 
但事实上是李友从被抓起来之后,一直我们在掌握着案情的进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宣判。因为在李友被抓起来以后,李友就买通了所有办案的北京市公安经侦上的人,和中纪委成立的所谓的项目组也同时是办我的案子的啊,还有大连市的公安局经侦的专案组。项目组在办案当中已经很快就被他们收买了。也就是(李友)很少的时间呆在里面就所谓的保外就医以患肝癌为名,躲到外面去了。李友患肝癌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不是现在。李友早就准备好换肝了。李友这个金蝉脱壳之计早设计好了。那么他进去以后所有的他这些在公安上的人,马上就把他保护起来了。确实他有肝癌,他早就有。然后在里边减减肥,躺在病床上, 开始同时动手指挥了这一场审判。
 
李友实际上他哪一条罪行,只要敢公布细节,就可以枪毙他两次以上不要说是四年半了。很简单,现在他涉及的所有五条罪行的数额没有公布。 那么北大是国有资产,那么北大方正集团和方正集团下属的所有十三个金融牌照, 这里面被李友合并侵吞的资产超过千亿以上;同时,这个内幕交易 罪,他获利达三百亿以上;向海外洗钱四百亿以上。那这些高官,我们政治局里面,包括过 现在常委里面,都有他行贿的高官。那这些事情, 哪一样说出来,他都会被枪毙两次以上。
 
那么为了掩盖这个罪行,所谓的项目组已经是完全地视法律不顾了。李友被宣判的头一星期,你可以看到方正股票有了巨大变化,竟然两天涨停板。这个两天涨停板意味着什么?后来又回落到,从九块多钱回落到七块多钱,那么是什么概念呢?未来我会用证据来告诉你们的,这又是一次行贿的财务转移这是李友的一个上招。李友在里面,一直在指挥着这一场所谓的对他的审判,那么包括罪行、什么时间出来、怎么个判决书都是和李友商量的。那么李友呢,现在出来以后已经开始了全面地进行对方正集团的财富再一次的分配和转移。我们掌握的证据他这一次在里面呆着的时间,就拿现金二十亿以上来摆平目前的案子承诺给分配的财物达到一百五十亿以上。
 
那么所以说他出来了没几天,也就是我们在八月份新开的董事会我们有两名董事一个是独立董事一个是监事,进入了董事会。那么后来呢到李友案宣判的一周内,项目组就到了北大方正集团去办公了。在北大方正集团里面办案,把我们的董事给叫去。有一个女亥刚刚生完孩子不到一年多时间,另外一个是我们的律师,叫许昻扬另外我们的监事,叫马楠都是律师出身,都给叫到方正去,戴上脚镣手铐,然后强迫你必须签下辞职书。你不签就按手印给你签!你不签我就把你妈抓起来,我就把你爸抓起来!还有,我看到你手机了,你有跟别的男的有联系,我可以告诉你老公跟你离婚,然后把你家产全没收,你信不信我让你在里面关一辈子啊?就类似这样的项目组办案。大连项目组和北京项目组的同志办案,说这是最高领导指示北大是我们的北大,你们给我滚出去。然后呢这样我们就没办法你可以看到,马上公告,我们的董事都辞职了,而且呢,董事也都被边控了。另外一个监事被抓了,到今天也没见回来。另外有一个董事也被抓了许昻扬还有马楠都在大连被关押状今天都过年了还没有回来。
 
那么这就可以说明什么呢,李友的宣判,只是对过去我们检举揭发的一个应付,对社会的一个应付,它掩盖了更大的罪行,那就是国有资产被侵呑大量资产被转移,小股民利益被侵乩然后内幕交易然后证监会和他们一起被协调地所谓的惩罚六十万的罚款掩盖了他们真正的罪行。这就是我所说的,李友背后的这些亲属老板,这些政治后台真正现在站出来了。这就是我们说这场战争刚刚开始。
 
 
陈:我觉得这个事情呢,我们再稍微慢一点来说。你和李友呢,原来是商业伙伴,应该这么说吧?你们一块儿搞了这个北大方正证券后来因为外间有各种各样的报导啊,你跟北大方正的这一场战争,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爆发起来的,但是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一个说,因为董事会控制权的问题就是说你和北大方正一起搞了民族证券你们卖了民族证券的时候,为了争夺北大证券董事会的控制权你们两方打起来了,这是一个说法。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呢你帮助代持,因为代持不是你的最后一笔将近八千多万的税收的问题,你要北大方正李友去交,他不肯交,最后导致你跟他交恶。这是我看到的两个比较普遍的说法。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是你们之间有各种各样的个人的动机,你想借壳上市,李友想把自己做成中国最大的证券公司,等等。还看到你们两个人一起在飞机上的照片,还有一个人是模模糊糊的、打马赛克的在边上,这也证明你们关系非常不错但是为什么最后你们
俩这么干起来了呢?因此大家都推测,你们俩是因为什么原因干起来的。我刚才说的这两个原因对不对?
 
郭:谢谢小平先生!看来你做了大量的工作,了解这个情况。基本上你刚才说的这些呢,都是李友花钱和他操纵的媒体一李友投了很多媒体包括财新杂志,他也是真正的老板一一散播的谣言,诽谤的结果,他放的烟雾弹。这个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我和李友在这个事情上,我们俩都是一个小小的工具是个傀儡,真正我们俩之间的较量,都是我们背后的各种势力的较量,这个媒体都猜对了。所以李友所说的那些话,那都是假的。只有普通 人才会相信,但凡有点知识,在行内有点关系的人,都会明白。
 
李友背后真正的老板,那都是政治局、常委级别的,这些人才是他的老板。那这些人是要通过李友拿钱,是要藏钱是要洗钱的这个跟我郭文贵之间没啥关系。我是要保护我的钱,是不是?我要保护我的钱,我就要找人来帮我保护钱,我没那个本事。结果我找错人了。我找了两三拨人,结果我这是引狼入室。其中三拨人都答应帮我摆平李友这事,结果其中的一个人呢,位不是太高但是权力很重,过去这四年,在中国是兴风作浪,很多大案都是他办的,是中国中纪委和公安的项目组的组长。江湖上有句话,纪委加公安,权力大过天。我说过坏纪委人员和坏公安就能翻了天!其中就是这么一个人。我们在未来的很多一一今天说不完我们需要未来的更多的时间来一一地说。我们有四个目标,我们把其中一个最小的级别的人,级别最低的,但是他是比较重要的,就是今天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傅政华我们背后的其中一个黑手就是傅政华。
 
傅政华在过去四年是权力之大,那真的是已经超过了天了。当初我们和李友合并了之后呢,真正李友背后的老板提出来,马上要让郭文贵同意定向增发两百亿。那就是我一共换来了18亿股,我付了120亿现金。当天下午李友打电话,就要定向增发两百亿我说,这是你的主意吗,你这不是抢钱吗?他说那不关我的主意你知道我背后的那几个老板,那谁谁谁,那家人说了,那必须得定向增发。我说你定向增发洗掉了我一半的钱!他说那你要不答应,那你郭文贵就等着家破人亡吧?这话就来了。那我说,你要让我家破人亡,那我说李友,我只有和你干一仗了。这个时候呢,我就去找人了,结果我刚才就说,其中就找了一个傅政华先生。
 
傅政华的家人就找上门来人家之前跟我的家人都有联系,他的弟弟是他的亲属代表。他的弟弟叫傅老三,在北京江湖上那可以说是顶一个政治局委员就这么一个权力。他想抓谁那肯定抓谁,傅政华就说你反党,说你涉及什么案子就把你抓了。而且,他毎天都打着口号说深受习近平书记、王岐山书记、孟建柱书记的信任,除了他们仨之外都听他的了所以就都找傅老三办事。他要想害谁那是一句话,他想帮谁捞谁也是一句话。而且所有的跟中纪委的项目组办案的成员,都是北京经侦的人,都是老傅的手下。不用老傅说话,老傅只要是稍微给一点态度就很明确了,让你死就得死。所以说我们就找了傅政华
 
李友呢,就搬出了他们最后的退休的常委的家人和现任常委的家人,就和我们PK起来了。所以那时候我们爆料说,在公司网站上,毎次爆得很准其中很重要一部分的信息就来自于傅政华。你比方说,刚开完会,动不动李友,怎么动去北大抓,抓谁还抓令计划的老婆还抓什么,什么博雅酒店里面发现了什么,我们都掌握当时我觉得肯定要赢了。
 
但是后来发现,傅政华先生是两边吃,多边吃,结果把李友给抓了。而2015年1月10号的时候,去了一百多个特警跑了盘古酒店,正好我们家人在酒店里边,毎天都陪我父母吃饭在酒店嘛大家聚一聚,就把我六十多岁的大哥六十多岁的二哥还有五十多岁的四哥还有一个我在海南的五哥,同时啊,还有我的重病的六哥,我太太我女儿,当场拿着枪顶着全给抓走了。在酒店大堂顶着枪呢,把我的员工啊,很多人打得鼻孔出血打得趴在地上。另一个员工是个保安就是脱下件棉袄给我大哥当场就被把腿给打断了。然后呢,带走了我们三十多个高管,带走了我们的八个家人。 
 
当时啊,抓我们家人和员工的理由,说我涉黑,以涉黑抓的。还有一个就是说,跟周永康有关系。傅政华一贯是拿周永康来抓人的,说我和周永康有关系。然后就把我们公司,基本上就是员工你们马上离开、郭文贵出大事了!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书记、孟建柱书记亲自批示这回你们全完了,死定了,你们马上离开吧!就是让公司破产的意思。那么这个抓捕的行动的同时呢当然李友,你们都看到报导了,李友的家人也被抓了,但没有抓那么多。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傅政华拿了我们的钱,没给我们办事。当然了傅政华在海外,除了国内给的一部分钱之外呢,他海外还想要五千万美元当初我们也答应他了,说你帮着把这个事情摆平,我们也可以给你捐款五千万。那后来把我家人抓了。那你把我家人放了啊!你不放,我不可能给你钱哪。所以跟傅政华先生就是不高兴他派他的弟弟•
 
陈: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刚才你为什么用”捐款”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郭:这个,他是敲诈我们哪!因为我们不敢不给啊。他是敲诈。那么敲诈,我不能说是你敲诈我就给你啊,我应该报案啦!我说那你应该用什么办法。他说那我弟弟有公司啊,我们还有慈善机构,你可以”捐款”。我说可以啊。所以他弟弟都跑到海外来打电话找我让我拿钱。同时他还威胁我要干一些…现在我还不方便说,等着咱们下几集再说。
 
陈:好。
 
郭:那事比这个事情大多了,涉及到国家的更高层面的事情。今天我们先说这个事。他威胁我们干其他事情。我们呢,应付他,没敢具体实干,但是也做了一点。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就意识到了,这个傅政华出事是早晚的事。而且本身我们这个事情,也有傅政华设计我们的原因在里面因为在2014年8月份的时候,傅政华在家里就找到我们,说,你看你们家早晩要出大事吧?因为要抓安全部的马建副部长啊,因为你们跟马建副部长是上下级关系,是安全部的联络单位
 
我们严格讲确实盘古是一个安全部的联络单位,这和咱们下次再说的,和刘志华案有关系。刘志华案以后我们实际上是一个被监管的企业好听的话叫联络单位,受安全部监管代中纪委监管。我们也很愿意被监管因为呢,有些时候还让我们更安全,最起码一些流氓啊,派出所啊,骚扰要少一点。所以说呢,表面上跟马建副部长关系特别好,然后还有安全部的基本常驻人员在我们那里办公,所以社会上就传着说我们跟马建副部长关系非常好。所以傅政华家人说中央已经定了,肯定要抓马建副部长。
 
为什么抓呢,因为马建副部长在过去的十八年里面主要负责党内所谓的腐败调查掌握太多人的证据了,掌握太多人的信息了,一定要灭他的口。那同时呢,他还想当安全部部长,老傅还想当安全部部长呢,说这挡老傅的事能行吗?他肯定抓,那抓他之前肯定先抓你老郭。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一看不行,我就跑了,我就离开中国了。我真得感谢老傅!
 
陈:你们和北大方正这个角斗中,有两个关键人物。刚才你也提到常委一级的,政治局委员一级的,一般地都说,李友后面的后台啊,是令计划,就刚才你提到令计划啊,谷丽萍啊这些人。你在刚才也提到马建,马建跟你的关系很特殊,你也讲过马建是你很尊敬的一位领导,没有他就没有你。那么这个时候他已经告诉你,他们要抓马建,也就是等于说要把你的靠山给敲掉有这个意思吗?
 
郭:刚才你说的,前边这个李友,说到令计划、谷丽萍,只是李友的一个小靠山而已。就是说小靠和令计划,和谷丽萍也没有说起来那么夸张。李友有更大的老板,还有多个老板。这个李友你去想想,他有十几个金融牌昭
 
说到这里我给你打断一下,插一个话。李友在审判当中,他的卷宗啊,被李友交代了很多人,很多事所谓的立功,最起码被指令更改了十几次。就在宣判他的前两周,竟然也有中纪委去,把他在里面交代了一个人民银行副行长行贿的事情马上给篡改。你可见李友力量之巨大,这个是什么样的力量?是钱的力量?是打着北大名字的力量?所以说令计划和谷丽萍是他的一个非常大的利益和政治保护者也是受贿者但不是最重要的,有比他重要得多得多的。这就是李友能够把很多人送进监狱,把很多公司搞破产能玩到上万亿资金今天还能金蝉脱壳,以所谓的肝癌为名,以立功为名,四年半就能脱掉万杀的罪这是李友的力量。
 
那么反过来说我跟马建副部长,你刚才说,实际上马建副部长跟我的关系,我还是要说我非常尊敬他,他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对我的影响是很重要的,在他身上,我深刻地理解了爱国的意义。我不是党员我从来不说爱党,我也从来不反党我永远不可能做出对不起国家的事情。但是我现在更加深刻地理解爱国的意义和在社会上怎么理解政治我觉得这是马建副部长教我的。更重要的是他的人品和道德我是很尊重的。看到网上说他所谓有了六个情妇几个私生子我简直觉得这事我完全无法接受。一个给国家贡献了一辈子的人,三十年的公共安全和公安,现在把他侮辱成说有六个情妇,他有那个身体吗?马建副部长身体是非常不好的,而且他不是那样的人。我觉得就说他是贪官,他也应该有真相,他也应该有尊严,也是党和国家培养出来的干部,应该给他一个基本的尊严。为什么?他今天是贪官就证明他一生下来就是贪官吗?我不这么认为。
 
我认为国内的党员里面,我见过政府的官员大部分人都是好人,包括纪委、公安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好人,只是那一部分是坏人。而这一部分坏人,今天呢,很可悲的事情,掌握着巨大的权九颠倒黑白。这就是我今天要做的,我们要让所有的老百姓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是颠倒乾坤的人,谁是咱们大清朝赵高似的人物谁是一个个的赵高似的人物,像傅政华这号人不就是赵高吗?党中央相信你,叫你带领项目组,作为项目组组长那你现在是想弄谁就是谁吃了左边吃右边,吃了原告吃被告。你说他家里有点钱据我所了解傅政华的财富富可敌国了。他弟弟都养着好几个女人呢,养的女人都是几亿的富翁啊。所以说我觉得媒体上对这个事情知情很重要。这也是今天为什么我要站出来。看到很多人,好人,被妖魔化到如此程度,而且绝大部分老百姓都是相信媒体的。
 
第二个我觉得非常不公平的,没有一个中国人不喜欢反腐的都喜欢反腐啊,可是本身是真正的腐败者所谓去反腐,那可能是真反腐吗?像傅政华这样的人,接下来我们还要说三四个很重要的人那是真的反腐吗?不是的。最后祸害的是老百姓,祸害的是国家,而且我们这个国家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这些人还要继续下去。他们是野心家。傅政华原话说,他要当公安部部长,政法委副书记,甚至要政法委书记,那中国的律师中国的像你们这样搞媒体的人,不得都被抓起来了吗?不都得像我这样,家人都被抓起来,员工被遣散。
 
陈:现在律师被抓的已经挺多的了。律师和记者被抓的已经很多了。这个担心我觉得不是多余的,已经很多人被抓了。但你的故事有特殊性。
 
郭:律师和所谓的有良心的媒体被抓,绝大多数都是傅政华干的。接下来如果这样的人再继续下去,那会干很多。我在这里必须要跟你解说一下我们这个案子啊。我要说你看我们的员工被边控啊,员工和员工的家属,被边控的大概三千多人。我们被抓起来的人,头一年半年消失找不到,连什么手续都没有。到一年或半年的时候给手续,叫指定监视居住。指定监视居住的权利是可以打电话,可以见律师的。没有。然后告诉后来在大连呢,在开封关着呢,也不让见。后来到了大连、开封派出所去找,说没这个人。为什么?说你们这案子太重要了,现在都属于叫密保,没有名字。那有的现在关了两年多还没有回来。有的是家里的妻子刚刚怀孕,到现在孩子没见过。另外一个是刚刚离过婚,一个女同志,就一个孩子现在一直住在我们公司酒店里面我们陪着。那么这些人被抓起来,如果他有罪那活该呀他犯罪了,那法律该处罚你,那犯罪有法律程序呀,你应该给他一个法律基本的人权保障,没有
 
然后这些员工被抓起来以后绝大多数人都是被羞辱。比如说,我们被询问了270多个员工,其中女员工很多。有很多男员工回来都跟我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其中一个男同志被关在一个一同时啊,跟我有关系的车峰跟车峰,还有一个中石油的王天普关在一个四合院。打他的时候大概三个星期把这孩子打得胳膊都断了好几次最后都不能动说你还能活着出去吗?王天普被判了三个死刑车峰判五个死刑,你还能出去吗?这是习总书记、王岐山书记、孟书记亲自抓的案子啊。就这么折磨这个孩子回来这孩子基本半神经了。另外我们一个女员工啊,被抓起来以后,拷在铁椅子上,然后再戴上脚镣。这孩子被关了三天在这里面在铁椅子上,当然她拉屎尿尿都在裤裆里面了,都尿在里面了,那么三天后离开的时候她屁股上都长了两个大包。回来后她的老公给我打电话,哭得泣不成声,说我的老婆回来基本上是傻了,疯了。更夸张的事情办案的公安在一开始的时候,把手伸到女孩的裤裆里面去摸,你尿了没有你有没有尿?这是办案吗?这比日本鬼子进村还厉害呢!还有的,基本上男孩子进去都给匝上脚镣手铐把鞋给你脱了,关你几天,然后看你手机,一看你跟女孩有联络他就说,你有老婆的话,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你老婆你信不信?我把你妈找来你信不信?我把你爸抓起来你信不信?就这么威胁。然后毎个人离开的时候,都要签二十页到四十页的空白纸张,所有的男孩女孩都要问你的性能九性关系,然后都会拿男的女的所谓的出轨的把柄来威胁你。而且我们很多女孩进去都会被问,你跟郭文贵上过床吗,(你们)肯定上过床啊,要不要我通知你老公啊?你跟郭文贵上过床,你老公相信我们还是相信你啊?都是这种办案办法。今天我为什么站出来要说呢,今天非常重要我们的老百姓啊,应该要知道,这个项目组啊,现在下边的办案,不代表中央,我不相信,孟建柱书记、王岐山书记、习总书记说你们要这么整人?不可能!这就是傅政华这样的人,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了。他把国家机器掌握在手
 
陈:郭先生,你刚才说的这些情况,就是说,第一个,秘密关押第二个,酷刑,第三个抹黑栽赃这是目前暴露出来的整人的一些标准的作业程序。你看抓的那么多律师啊,律师的家属天天在舆论上呼吁呀,披露这些信息,就是说人被抓了以后,律师不让见家人不让见关在什么地方,完全不知道,你家人想要知道他的只言词组,根本就休想,因为他是秘密关押。所谓的指定监视居住,就是给你秘密关押,让你强迫失踪、基本上就是这样而且他有合法的外衣,这是一个。第二个,酷刑啊,从现在暴露的各种案件来看呢,非常普遍。最近有一个律师叫谢阳的,他的律师第一次见过他之后,就把警察怎么对他的酷刑,总结了十几种出来。那么你们这个公司员工遭受的酷刑跟他们遭受的酷刑,没有什么差异,基本上都是一样的,他们用这种酷刑来折磨你,摧残你。那么再一个就是说,像雷洋那样的,把你搞死以后还要编一个你在嫖娼的这样一个东西就是用性关系来掩饰。实际上人都好色嘛但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好色就成了天大的罪状。他们好色的就根本不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个是不是啊?所以说这个事情一点都不新鲜。但是你们这个事情呢,听你说出来就有点耸人听闻。一般人都知道啊,北大方正李友这些人啊,全军覆没十一个人被判刑,但你这一方,你遭受的损失,我今天是第一次听到。通过你刚才的说法,你那么多亲人被抓,那么多员工被边控,那么多人被酷刑、这个事情确确实实是有些耸人听闻的。请你继续讲。
 
郭:这个损失,我们现在被查封资产一千二百个亿,从他查封所有资产之后,到现在,我每天的损失是一千万人民币,也就是一年三十五亿。还比较幸运的事情,我提前做了比较准确的判断,觉得这个时代真的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海外的基金啊,在这个三两年里面给我赚了两百多个亿这还是不错的
 
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个办案夸张到什么程度。当时边控几千的内部员工我香港的律师啊,在大陆被监控,六个他的母亲九十二岁了,得了癌症,这律师也是一夜白了头,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律师资格,也不敢以香港基本法的权利所谓去维护自己的权益了,就在那忍着。那么后来呢就是这些办案人员到香港去,找了所有的律师,不但找我的律师,还要找我海外的合作伙伴,告诉这些人,你知道吗,郭文贵把你给骗了,郭文贵现在要被通缉了,郭文贵是怎么怎么坏,怎么怎么坏。第一项目组到香港办案就是违法的。第二,你要是真办案你不需要抹黑郭文贵他有罪,你们定罪就完了。第三个是更可怕的事情,公司所有公章查封,所有账号查封,所有的连我的信用卡都查封,我原本不能出境。关键他告诉所有人,你不能跟郭文贵联系,你要跟他联系,我就把你爸你妈抓了。这就是现在傅政华定的叫“三绝政策”,是要抓这个人的时候,第一绝对要把你所有的财富查封,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往国外把钱转移呀谁不害怕呀!第二个绝所有跟你联系的人都要吓住他们,不能跟你联系,断掉一切联系。第三个事情就是绝对毁坏掉你的名声,让你没有声势可依,最后你必须跪下来听他,让你干什么你干什么。这个我是比较例外,因为他的三绝政策对我不灵。第一我不在乎名声我一直在妖魔部长大的。第二我有钱他封我一千二百个亿我海外资金比那大得多得多。你想想,他在查封我资金的时候,我香港那个房子被报导出来了,也是他们操作的。我是十二个亿买的房子贷了三个亿的款,是建行香港分行贷的款。竟然项目组能让香港的建行违反香港的金融法规,一夜之间决定毁掉合约,马上收钱回来。当我们还没明白过来是咋回事的时候,二十四个小时就派出了香港的叫什么清算组来收房来了。如果我没有钱这个房子,这些东西就被他弄走了。我马上把三亿还了他,那他就没动。还有我在香港的中资银行开的账号,所有的钱都不能动。他在香港毕竟还是香港他不给你说理由,他说哎呀,我们有各种查询不能把钱给你动。所以你看这个项目组啊,完全没有任何法律,没有任何法规在香港、海外所谓的准则都没有。
 
郭(继续):第二个,刚才我说的员工被残害的这个啊,我刚才说的只是一部分我们被打断腿的保安和被打得满地上爬的那些女孩子们。现在我可以说今天我为什么站出来,绝大多数的原因是我一定要为他们讨个公道!好几个女孩子啊,基本上已经精神奔溃了,现在精神不正常,而且大部分人被他们要求离职。你听说过哪个国家的办案人员公安,去住在我们公司啊,十几个人,在我们公司又吃又喝,然后毎天把员工弄到房间来弄得鬼哭狼嚎的,两年来啊,你去想一想。小平先生你是学法律的,这是哪国的法律,黑社会拍电影也不是这个拍法吧!两年来经常十几个公安,在你的公司里面想叫谁叫谁,然后关在屋里面,把你弄得哭得一天一天的,整个大厦哀嚎一片。你想想这是办案吗?他们每次这样做都是说这是习总书记、王岐山书记、孟建柱书记批示的,所以你死定了。你想想、傅政华他这不是高级黑吗?
说白了,今天我还要跟你说小平先生这个背后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是背后的黑手的利益。他们以为我掌握了李友跟他们之间腐败的呢?第一证据他们要灭口,他们要恐吓,不要让我张嘴这是一。第二个,办案的人贝这些人也想趁机捞一把又是为了钱,是真正的新腐败。第三个,更重要的事情今天我要说的,傅政华为什么要对我们那么狠呢?因为傅政华啊,当时听说马建副部长在海外藏有多年党内调查的、很多领导人的所谓的视频,还有腐败证据,什么私生子私生女、海外账号,所以他一直找我说你把这个东西给我你给我了我会保你怎么样怎么样,很多许诺,这是傅政华的真正的目的。当然这是他了还有两三拨人了,也都是这目的。第二个呢,因为我和中纪委啊,由于刘志华的案子呢,我有很多朋友都是中纪委的,都认识,包括前两天播出的节目,《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那些人,大多数我都认识,都是因为刘志华案认识的。其中一个被抓的当时六室的,负责办刘志华案的叫孟会青,后来到了九室后来到了二十四巡视组,管河南。这个孟会青被抓了,在家里搜出了十八盒私藏的当时办案的录像带。据说这个录像带呢引起震怒,所以傅政华呢,马上就找我说,还有没有还有没有更多的?不相信只有十八盒。因为这个十八盒傅政华有没有复制我不知道,据我知道因为这个孟会青啊,住在我们政泉的一个房子里面跟他妈,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住在一起。在他被抓以前,他曾经给我打过电话,怀疑有领导想把他推下楼去。他说有一次喝完酒站在阳台发现有领导突然站在他后面,说眼神很奇怪。我说那你干了什么事呢?他说可能我过去办案的问题吧,他没说那么细,后来就在政泉被抓了。被抓了之后呢,家里就当场翻出了十八盒录像带,还有十几个U盘吧、据说是当时办案违规留下来的资料。当然了,傅政华等还有其他的几个领导,都很想拿到这个东西。所以真正对我这个另一个的追杀、造谣、诽谤,就是其中涉及到这些神秘的数据和录像带和这个资料。
 
陈:这里我插一句。因为这个神秘的录像带和数据这些数据,我没记错的话,是《xx》有报导,说马建手下有一个特别小组,长期做这些东西,弄到了很多这样的东西,这好像是最初的信息来源。然后所谓的令计划的兄弟(令完成)逃到美国,他手上的所谓的核弹呢,有一部分核弹就是指的这些录像带,特指是高层淫乱的录像带,那么这些录像带被他带出来了,这就成 为他手上的核弹。刚才你的谈话中,你提到了傅政华为什么要这么搞你,他 就想因为你认识马建嘛,他想通过你和马建的关系,来搞出这些录像带。而事实上,你刚才说的中纪委官员的这个事情来看,这十八盘录像带是不是就 是高层的色情录像带呢?
 
郭:说到这里,你这个问题非常好。当时我们检举揭发刘志华的时候, 与这个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当时啊,很笑话, 中纪委那个官员我老去,我 一路开车去了,我去揭发刘志华。所有人都见我,但是有一条,你拿证据。或者我提供了文字证据。说不行,你要有照片。我就提供了照片。我就天天找,找到照片了。不行,我要视频。结果发生了什么现象呢?纪委和公安的人围着我,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天天逼着找视频。事实上,这些人都属于政棍,你知道吗,这本是他的职务,他应该去找去,结果呢,逼着我个老百姓。本来就没有视频,逼着我真的找到了刘志华的犯罪视频,结果刘志华就真的进去了。
 
现在这个事情有异曲同工之妙在什么呢?我本来没有这个数据,我真不知道这十八本录像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今完成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但是这两年他逼着我,他现在是虐我全家啊,全部资产全查封啊,就像刘志华一样了。刘志华当年见我时说,你的东西都是属于国家的,哪是你的 快去哪玩去。我说那你这不是要流氓吗!——等以后咱们再说刘志华这事, 很戏剧化。这回又来了,傅政华,还有其他几个领导也来了,现在逼着我呀,也是必须得找到这个数据,找不到也不行,所以我才上你的节目啊!我要没有这个数据我敢上节目吗?我得有点证据,我能拿出来东西我才敢上你节目啊! 
 
所以我今天,小平先生,我在这跟你重申,第一,这个反党的话,我绝对不说,对国家形象有影响的话我不说,还有一个,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不 说。郭文贵有个好名声,战斗了二十年在反腐战线,我是防腐英雄,我很珍 惜这个名声阿现在。第二个,我这个人现在大家都知道,郭文贵说话算话, 说的事情都能拿出证据,包括李友这个案子也证明了,刘志华的事情也证明了。那么中国目前还没有第二个人敢这样做,还真能做到这样,所以我珍惜我,我就是-中纪委有句话,领导批的案件,想办法去找证据,找不着证据就造证据,那么公安的经侦上也是这样的,只要是领导批的案子,没证据造证据,只要是老百姓举证的,谁举证谁拿证据,是我举证,我就要拿证据,那么公安经侦和中纪委办案的标准,我举证我拿证据。刚才我说的傅政华先生这个事情,他可以站出来说话,他可以说,没有。没问题,我们在明镜电视,我把证据亮出来,你也可以把我的犯罪证据出来,我们大 家好好地战一战,让老百姓判断,到底你有没有犯罪,我说的事情是真是假。这就是我所说的,今天国内咱们的项目组一个一个地办案,全部不以事实为根据,也不以法律为准绳,也不管你有没有证据,完全给你造出来的就够了。就刚才你说的那个,现在刑讯逼供这个词完全不能形容所谓的国内办黑案了,这已经超出了人性的底线,比日本鬼子进村还夸张。另外一个呢,他们没有证据,我们说话要有证据。我们不能跟他们学。所以今天我为什么要站出来?我要让所有今天在春节前,受傅政华所有伤害的这些人的家人和亲人,很多人也都在海外,不能过年,我要让他们知道,不要以为傅政华说了你的家人有什么事,你就真以为有什么事情了。要坚持自己的底线。我们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不管他是好人坏人,他都应该有尊严,都他应该有起码的人性的尊严。所以说,我觉得在春节之前,每个人都应当像我一样站出来,不要老发牢骚说话,一定不能让这些人失望,找出这些人的证据。我不相信一个人,他们这些人,是一个所谓的清官、好人,只要你用心,只要你大胆,一定能找出来。现在我很自信地说,不管他有多大的权力、背景和后台他们一定是结果会非常悲惨,因为十几亿人是一定会跟他算账的。
 
陈:我听你这个激情的宣言让我都有些感动了。但是员工也确确实实是要过年了,我们也对你们那些遭受酷刑和折磨的员工表示我们新年的祝愿希望他们身体健康新年也走出厄运。我们现在再回到刚才你提到的傅政华的问题。傅政华他是出于什么担心呢,自己的什么事情被人家录像啦还是他受什么人委托来找你要这些东西呢,甚至于为了搞你们这些人,他居然这么做。那是不是确确实实是有什么东西,你觉得在你的或者马建的手上呢他有这种担心吗?
 
郭:当然有了。他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个,他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邪恶之人,干坏事太多,所以说他害怕,所以说他一定要堵嘴他要想办法把马建副部长一类的跟他做对的人,掌握他证据的人,一定要给灭了。这个人是一个很阴险的人。二个,这个人胆子也很大。你想想他也知道我跟马建副部长很熟很好,他还敢拿我的钱,你想想他的胆子有多大,他敢拿我的钱。所以说当最近的情报告诉我说李友给他家花了多少钱,我一点也不惊讶。他敢拿我的钱,他干嘛不敢拿你李友的钱?说这个李友在里面说等他出来,这个事完了以后,等判完刑,说给傅政华的许诺是多大多大钱的时候,我也一点也不惊讶。因为傅政华已经疯狂了,因为他一个弟弟都有好几个女人,好几个私生子,上一百亿的钱,而且嚣张到如此之程度,那傅政华一定要掩盖他,而且他要得到更大的权力,否则他没有安全感。就说十九大他充满了幻想要当公安部长要当政法委书记。他告诉我,他说文贵,你要记住,未来五到十年是我的天下。郭声琨(公安)部长,要么被抓,要么被贬,我肯定是公安部部长我要么是政法委书记,而且我受中央领导的信任。你想此人之狂妄是为什么?一权力蒙蔽了他的良心和双眼,第二做的坏事太多,他要掩盖还有一个他贪婪他需要有更多更多的钱。基于以上原因,他会一直干坏事。
 
像我们这样的人呢,现在你看到,在这几年来就没有人敢站出来说不的,敢来挑战他的敢来检举揭发他的。这就是为什么国内所谓控制媒体呀控制媒体很多大家都把它提拔到政治高度我不这么认为。我也不认为这都是中央的绝对政策。这都是像傅政华这样的人,给中央领导出的主说咱们政治上有危机,海外反对势力要搞策搞和平演变,这都是他们搞的政治花招。真实的目的都是想掩盖自己的这些犯罪的证据,然后信息屏蔽,实际上都是险恶之心,小人之行,你知道吗?所以我不认为有多大的政治想法,搞这个媒体控制。那么另外一个呢,像傅政华这样的人,只是未来我们要揭发的人当中,四个人当中级别最低的,我们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中国今天很多的问题呀,实际就是那几个人搞的。就像这个文化大革命,就是'四人帮”搞得乱七八糟。那现在我们国内的政坛呢,也有几个这样的坏人。我们的目标和任务就是让老百姓通过我们提供的不可推翻的真实证据了解到,谁是你们的好领导,谁是真正的腐败的官员谁是我们这个国家民族的威胁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
 
 
陈:好。我们再回到李友案件。刚才你也提到,实际上李友行贿的对像里头,傅政华只是一个。傅政华呢,吃了原告吃被告,按你的话说。那么外界一直有一个印象我们刚才点到了,说北大方正是现在在监狱里面的令计划的钱袋子。那么外头确确实实有报导说,北大方正是一些高层人士的钱袋子。然后这个里头,还是哪些人的钱袋子,在北大方正拿钱的这些人,你是不是也知道一些情况?
 
郭:我们在未来呢,希望我再来谈一些,涉及的人特别多。那比如说北大的朱善璐书记,我跟他很熟。我们的事发生之后他站出来说话,有什么北大方正不能倒如何如何。这个人啊,满脑子想当官。一杯酒进肚,就满嘴胡说八道,说起来没完没了,素质很差他当北大书记,真是个笑话。当初他请我到大去吃饭我捐了十个亿现金给北大,是建国以来唯一的最大单笔数额捐款的人,我是。郭文贵捐了十个亿的现金,所有的北大的领导都来了我们喝了很多酒。朱善璐的表现,后来跟朱善璐打交道,他拿了李友的钱。还有这个李友啊,不但送钱,还送美女。李友最擅长的送钱送美女送股票然后再帮地方领导的孩子上北大这是李友一贯的招,这是他的哲学。那么教育部,还有过去我们这个常委级的这里面的股东还有现在的现任政治局委员都是李友的股东,这些人李友都是送钱送美女而且送股票的人。我们未来几集再分别说出来。这一集咱们主要是说傅政华还有他们要做什么呢,刚才关于李友我没有说完的事情。我们接下来要把李友毎天在干什么,怎么买通大连项目组的,怎么买通北京专案组的,怎么买通公安部的专案组的,怎么买通傅政华的,然后他后面的这些常委级别、政治局级别的这些金主、股东们,是怎么帮他来运作的,我们会花很多时间,我一一举证说明。李友现在所有跟他有关系的所谓的证监会的李量姚刚啊,还有最高法院的奚晓明啊,还有所谓栽赃马建副部长的人啊,这些都是小人物。接着李友事件我们要揭发出来的人物,都比他们位高权重而且钱数都是天文数字。我很有信心能给国家,能给股民能给国有资产拿回一千个亿以上,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接下来我们慢慢开始去做吧,好不好?
 
陈:好!非常感谢!今天我们比原先预定的时间要长一些,但是呢很多东西你开了一个头,吊起了我们读者的胃口,希望我们在接下来的一系列的专访中呢,能听到你更多一些的关于中国的奸臣们的或者奸商们的样的一些故事,让我们更多地知道北京腐败到了什么程度,国有资产的流失到了什么程度。那么非常感谢郭先生今天花了这么多时间接受我的专访也非常感谢我们的观众这么早来看我们的节目。好,感谢大家!
 
郭:谢谢大家!在此衷心地祝大家新年快乐!谢谢!
 
陈:祝大家新年快乐!再见。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