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7年8月3日 20170803



郭文贵2017年8月3日 20170803 关于网上虚假录音和香港警察

内容梗概:
    尊敬的推友们大家好,facebook,youtube,这是文贵的8月3号的报平安直播,本来今天啊,没有报平安直播呢,啊~,因为从昨天到今天很热闹很热闹,昨天的我们这里凌晨啊。3点多的时间,这个发生了很多事情,最近这几天来实际上,每天都发生很多事情,大家都首先都看到了啊,在网络上传广最多的是郭文贵和某某某录音,重要人物录音和这个录音那个录音,说实在话我基本上没听啊,基本上没听,然后呢,我让这个。我的这个团队呢,他们大概听一听是怎么回事儿,啊~,所以有的事我的说法,有的不是,有的就是完全是乱编的啊,演员演的,然后呢,这个最近特别是放出后我和何平先生,啊~,我和这个什么重要人士,然后呢,我这个又和什么李友通话啊,特别多。这些所有的这些行为呢,可这也发生了,我相信所有队友都知道,他肯定不是那些阿猫阿狗干得,那也干不了,他肯定也不是说这个跟我无关的人干的,只能是盗国贼,还有我爆料触及到了利益集团的那帮人,那么这些人现在已经丧心病狂了,他们所有的这种行动和他们所有的这种作为没有出乎我们意料之外,这在我们预料之中,这就像我在五月份就是说的,从511开始,事实上,盗贼们在竭尽全力利用绑架的国家的权利,啊~,将不惜一切代价在19大以前对我开炮,(啊)这种压力和这种力量是任何人是无法想象的,(啊)大家光看过瘾还不行,得看到事实的本质。特别是啊,特别是,这个我们面对的人是掌握公检法掌握着纪委,可以说中国100%的权力被他们控制着,这个不是简简单单的说这个盗国贼。几个小毛贼那么简单,而且他们中除了有权利,除了这个什么都敢干,更重要的事情,出于本能保护自己和家人和利益,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
    首先要继续控制住这个机器,总而还要控制自己的利益,还要实现自己的计划,还得保护住自己喜欢的小手,啊哈,还得保护住海外的这些金钱,哪那么简单呢,所以说这些人的疯狂,我们可以预见,(啊)可想而知,啊~,在大概大家看到了在开封,这个在几周以前对郑州所谓的骗贷案,(啊)什么隐秘票据罪进行了开庭。但未未,没有审判,(啊)没有给判决啊,那么两天前,(啊)开封的专案组,就像当年大家,就在两月前以前,大连大开这个以前一样,来找到我们还得罚钱啊,罚这个四个亿,从这个当时和新领导的谈判当中了解到我们没钱。新领导答应说一年内给钱,然后呢,决定把员工都放回来都回家,所以说,他答应了罚3.4个亿,我说这个3.4个亿罚的不合理,就跟黑社会绑票了以后俘票是一样的道理,后来大家看到的,结果,开庭搞得完全不那么回事,啊跟新领导说的不一样。对着我就开炮,所有罪行的推到我身上,不断出现在我身上,而且看到把我们的女涛判了实刑,而且要多呆三个月,而且呢,这个其他罚款呢就给三个月时间,就说的完全不算数, 这才为什么有了文贵526爆这个爆料,这个526据这个新领导老领导说郭文贵不讲信用,毁掉了信用。大家推友们都参与了这所有的事情,啊我每次老领导新领导给我说个话我没有一次不兑现的,啊推友们都是亲身经历这些事情,那么我都交付了我所有的承诺,但是他们没有一次交付的,没有一次做到他们承诺的,所以才有526、529最后出来一个601。最后最大的就是616,啊大家看到的一些事实,那么从那些事实呢,后来河南开封的案子,本来也应该是六月底以前完成的,推来推去,最后呢又把这个案子开始交给开封了,重新装饰法院,然后呢,开始审理,让我们派律师,我们都拒绝派律师,因为我没必要派律师,这完全是栽赃陷害,莫须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呢,所以我们都拒绝,我们公司啊,裕达承担法人的社会公司的副总经理,副总的是过去军人出身,在我们公司干了一二十年了啊,就像家里的这个这个孩子是一样的,而这个人呢非常的实在和老实,而且还想说的事情,这个人极端爱国极端爱党,因为他也是党员。曾经为了谁说党坏话,啊爱国坏话,跟人打过很多次架,啊~,叫杨宇先生在开封开庭的时候大家唱,大高个,很帅,这座在那个旁边代表公司啊,在庭上呢,啊这个人非常之耿直,这他也是这些年的经营这个裕达酒店的这么主要的一个主要负责人,啊我们是团队决策。叫联席会议决策制,因为谁要单独决策,专案组就把你抓走,那么就在开封案开完以后,一直没消息,三天前啊,开封法院,说找到杨勇,说我们要宣判了,但是你要接受罚1.6亿人民币,这杨勇说我怎么了呢就罚1.6个亿呀,我们就没钱啊,裕达国贸酒店。
    (啊)从93年投资投了3.6亿美元,到现在为止在裕达打过工的员工大概将近45,000人,而且到现在为止是方圆几,可以说800里以内无一酒店在品质上,在建筑上可以抗衡裕达国贸,它绝对是河南郑州市的最高端的酒店, 是河南的标志。曾经河南有人写了本书啊,这个河南人招谁惹谁了,后面的风景封面都是河南裕达,可以说河南裕达是河南人民在走进现代文明社会,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最代表河南形象的建筑,他抚育了多少的精英,以至于我在英国,在法国,在美国都能看到曾经在裕达工作的员工。因为我们和美国瑞士很多学校,苏黎世的旅游学院,每年有交换生,有实习生都有我们的员工,这可以说裕达国贸酒店作为中原佛手啊,全是河南的历史文化和禅宗佛教和对河南的一代一代的人的抚育和经营,给河南的形象带来了可以说无法形容的贡献,而且河南从开始到现在没有一家酒店能跨越,虽然这几年有什么香格里拉希尔顿, 那种完全不能比,不过就是从过去的啊穿草鞋,现场换着穿布鞋的,打着这五星级饭店的酒店,无一个人可以跟裕达国贸酒店相比,裕达国贸不仅在中国没人能抗衡,我相信就走到整个世界,也是最一流的,啊那么裕达国贸呢,到今了,今天呢我们的员工和文化,可以说是培养了我也培养了很多员工,也是最后能拥有盘古,政泉等一系列,这个企业的可以说是我们的黄埔军校,是我们的人才的摇篮。但是多年来,从开业的一天3000块人民币到现在一天大概50万人民币。那么三个多亿元投资,它的融资成本一年都3000多美金,他每年都赔钱,每年赔两到三个亿,那么这也是我们的黄埔军,校也是我们所有的家庭员工们的这种感情的纽带,是我们的基础啊,我们也非常的珍惜,所以想尽办法啊,让他们不能停业,想尽办法继续经营。不但如此,我们也是这个中原区郑州市,连续将近20年最好的纳税大户啊,我们不仅养育了河南的员工,给河南带来了美好的形象,国际形象,也抚育了很多的员工,所以说我们这个裕达就像家庭一样,而且我们都太爱那个建筑了啊。
    中原裕达国贸,你说我20多岁。我20多岁开始的,严格说我是从23岁开始建裕达国贸,到今天这个感情实在是太深了,那么但是我们是真的是实在太, 经营太难了,河南省政府、郑州市政府从来没有给裕达任何所谓的像海航拥有的那样倾向性的政策和关心和扶持,那么大家也知道我们在那儿跟头靶似的。活的相当不好啊,呃哈哈虽,然我装的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忘心里隔,但是心里很痛啊,很难受,所以这个他们找杨勇说罚1.6个亿,杨勇说我们上哪拿这1.6亿啊?没有,然后这法官就说了,你不罚1.6亿,那大连为啥罚3.4亿。大家知道,我原来讲过,大连拿案子,除了啊,这位我们的刘副市长刘局长,啊他这个要从李友这边弄个几十个亿,那么这个从当事人弄几十个亿,还建立李友的后面贺国强家族的关系、和公安上的关系之外,然后关系和人都能得到,同时也能弄个几十个亿,还罚了李友7个亿这就是人钱双得,那么这个办案手法不是光大连有,河南也有,所以河南开封办案,你看来了,判你,可以呀!拿钱,1.6亿,哈,来了,这不就是绑票吗?这不就是敲诈嘛,这不就是黑社会吗?所以从大连到开封,你能看出来,中国以黑治国啊,以黑反腐,以警治国,以警反贪,这就是黑社会,本质就是黑社会,全人类上有一个国家能这样办案的吗?把人弄起来莫名其妙的,给你关上一两年,然后给你加上 莫须有的罪行,把你折腾个半死,然后让你服了,脊梁打断了,然后得感谢党,感谢中央,感谢公安,感谢法院。全家都折腾的精疲力尽,头发花白,最后再拿走你的钱,他拿不出钱呐,所以说这个联系委员会就给我发了个信息,说郭先生怎么办,我说就一条,告诉他们,只要罚钱,河南裕达一定关门,一定关门,我们过去三年活得那么苦,北京盘古、政泉我们都想尽办法不停业啊,我们相信习主席啊,现在是习主席为核心的中央,他总会让人民会活嘛,但总得有正义,盗国贼一直绑架国家中央,他不可能永远得逞啊,所以我们要坚持住咬着牙活下去,查了三年啊,没查出罪呀,没查出办法啦,就是大家看到就开始造谣也不成功,断资金链也不成功,抓员工也没威胁成,抓家里人也没威胁成。这黑社会的招泉用完了,这河南开始弄钱,1.6亿,大连弄钱,啊反正折腾个半死,哎呀,大家看到这一刻的时候,中国哪个企业家不是这样的,有几个企业家不是这样的结果,这就是我说的,如果一个没有法律的国家,你什么理想都是幻想,没有法律和安全保障的国家。你要什么尊严,那你这真正都是幻想中的幻想啊。
    那么开封这个1.6亿我们当然给不了了,唉,这法官把杨勇前天给带走了,到现在失踪,失踪,这办案组看到我很高兴的脸的同时,你看到我有多大的压力啊,这个大连的不开庭啊,大连的不开庭。这个大连的还有好几个案子不开庭,然后呢就把我们这杨勇,这个唯一主事的爱党爱国的,这个这个绝对的忠诚主义,按照世界的这种文化标准,它就是一个民粹了啊,结果你带走了,啊当了十几年的军人现在消失了,啊,消失完,这个时候。啊我们北京的很多员工跟我反映,来了香港的警察啊,去查我们其他员工、家人问话、包括在押人员,由专案组的带着,我真搞不懂,我说香港警察到大陆查案办案,他是这个两,两地是什么司法互助、司法解释,搞不明白,那当然我。头两天已经收到了,就在两周前啊,这个他们说我洗黑钱,查了和我有关的几家基金公司,有一家公司查了大概150亿的资产,另外一个查了大概200多亿的资产啊,查完了以后就说郭文贵洗黑钱啊,能不能洗黑钱咱用事实说的话。我有黑钱那就得查,活该呀,那就得查,我们有没有黑钱我们知道,去了把账号先给封了,然后说你两边公告啊,说你们这个公司被查封了,这去了警察都把电脑给抱走了,啊然后呢这个给我们发啊,我们律师去找的时候发了函,所以说你等着吧,正在查呢,我非常清楚因为呢北京各方的领导私下与名字都给我说,郭文贵叫你闭嘴。别再谈民主法治,别再谈郭七条,别再爆料,别再说王岐山书记,别再说公检法,政法部孟书记,傅政华,啥事没有,你不说,那我们就从香港给你下手,资金给你下手,毁掉你的资金链,毁掉你的名义,天天就这说行的,那当然他的来了,大家可以看到,唉。大陆我搞不了你,我香港可以搞你,这就是盗国贼差一个人查了三年没问题,就到香港来找,香港搞的同时,过去的一星期,大家发现了没有,小小的谢建生,谢建生带着人到我楼下,恰恰恰抗议,郭文贵是骗子,郭文贵欠我们钱,谢建生先生你能拿出来我和你有一纸合同,有一分钱来往,我和你见过一次面,那也算了,我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没有任何合作,没有跟你债务,任何债务关系,没有任何法律有效的我和你有钱关系,我欠你什么钱呐,我也跟你不认识,你说不定认识20年了,这很显然嘛,这就盗国贼专案组派来的啊,让他来这儿骚扰我,然后大家看了过去的一周到十天内。这个专案组在办案当中搜查了很多人的手机,在这些手机当中很多人把我们通话给录音了,现在放出来这个放出来的录音,希望大家认真的听到底是不是郭文贵的,就刚才我上节目之前,我大概听了一下那个李友余那段通话,任何一个有智商有脑的人,大家听听知道这是不是郭文贵说话,还我喝酒了,我喝多了,我听了绝不超过两分钟,我一听就是假的,而且李友配合演出,啊李友配合演出,而且说的事情正好相反,啊这真的是我很佩服,就是这个G三邪视频,文贵这个,啊强奸女员工视频,那三个视频出来以后,烂的到家,被全社会全世界人骂。
    现在录制视频和假视频品质有所,有提高了啊,让大家看到了从过去的啪啪啪视频,这个拙劣的伪造,到现在越来越高,但是,是不是郭文贵涉及,任何一个技术部门都可以拿出来鉴定,所以我希望任何一个能看到听到事情的法制机构来鉴别到底是不是郭文贵说的话,是不是被剪辑出来的,那很显然的它是,全是假的,不但如此,在我们大家看到了很多方面啊,放出的一些视频,列如我和明镜何平先生的视频,只有和平先生回答那是不是真的,那是不是真的,虽然你监听我的电话但是我跟人家说话前后程序语境,前后语句,东接西拼,改变所有说法的意义,来这里边听说最有意思的事情就一个人的通话录音没被剪,那是谁呢?夏叶良先生,没被剪,这这真是有特权啊,他的没被剪,他的事说基本上是真实的,没变没剪没变音,还没有演员,那么从过去假啪啪啪视频、演员视频,到现在,李友的出场配个的录音,郭文贵的演员假视频到现在这个网上一再传的什么神秘人物二,神秘人物一,所有的就是过去这些来自北京对我威胁,就下一步让我痛不欲生,让我无处生存,无钱生存。无脸生存,无人与我生存,啊~!然后这些人都在努力,都在努力,然后同时大家看到了,在香港啊,你要香港你涉嫌洗黑钱,在北京当时抓住我们的员工说是涉嫌黑社会,涉嫌洗黑钱,然后据说明天还有报纸,还要上媒体,从香港媒体上彻底击垮你郭文贵。查封你所有在香港资产和账号,然后让你所有的伙伴都远离你,然后你看到财新的配合,就是要离间我们和合作伙伴的关系,然后李友的出手,那郭文贵就是坏蛋,然后这啪啪啪视频让员工的家属们赶快把员工弄走,同事跟我分开,然后挑拨我的家人,再挑拨我和明镜,所有和我联络人的关系,恐惧我远离我,挑拨我和律师的关系,挑拨我和美国机构的关系,损坏我的形象,最后让我变成孤家寡人啊,这个在我和安全部认识的这么多年里边儿,我太熟悉了。我太熟悉了,你们能干啥,我也太能想象了,我也太清楚了,包括过去三天用无人机,两架无人机,想把文贵给干掉,直接接触,想把我的船给颠覆在哈德逊河啊,然后准备用手机控制我的汽车,让车翻人亡啊,控制所有的网络,这都是军方的技术,可以说是最高啊,最高啊,我过两天再讲这事儿啊,因为要等着美国有关部门,正在鉴定完再说,然后去查封有关的资产账号,就现在我说的回到香港,昨天凌晨3点多,去了二十几个警察,拿着法院的搜查令,到了香港东涌办公室,进了办公室以后,全面的让我们的员工马上离开,谁也不准动,然后开始查,把我们其中一个员工在路上给截住了,让这个员工带着回去的,这个员工已经被带走了,消失了,20个警察现在正在搜查香港办公室,东涌办公室中啊,有一部分我的办公室,有一部分不是我的,也要抽查,带着搜查令,就是说我过去爆料大陆的这个盗国贼,还有香港的执法黑屋和香港的部分黑幕,已经严重的戳痛了这些盗国贼们在香港的利益,和香港的真正的洗钱的利益,和真正的这些黑社会集团的核心,所以他们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基本法,也顾不上所谓的法律和尊严,大打出手,现在就是要利用香港的警察对文贵进行遣返,公告发红通绑架家人啊,孤立郭文贵黑社会。
    我们说到这的时候,我们向所有的推友们,我想大家要问几个问题。那么海航是我爆料的,触动了王岐山先生盗国贼利益集团的核心,姚庆冠军刘成杰孙瑶是核心人物,我们报了那么长时间料,你看看查他们是谁呀,是人家马凯,国家级待遇,是文绉绉的,文艺部门金融部门和航空部门主管部门去查。那么你看看查肖建华,啊~,包括这个查那个乐视,包括查N个老板,和查我们的人,都用什么?用警察,用警察直接抓人,特警拿着枪,所以说这就是过去我和安全部认识的时候,他们永远告诉我一句话,在中国这个体制里面。除了官二代是人,剩下都是奴才,中国没有中产阶级,中国没什么白领蓝领,那都是瞎扯的,只有当权者和官二代他们是人,我们号称为领导,剩下都是奴才,所有的法律工具都是我们的领导管理奴才的,靠,你要天真的认为法律是为老百姓服务的,那你就不懂中国,我们安全部就是我们的党,我们的中央现任实权者和利益集团的打手,它让我们咬谁我们就咬谁啊,这都是公开在桌上说的啊,公开在桌上说的。这个,曾经有一次,非常滑稽的一个安全部的副部长啊,在饭桌上说,郭文贵你非常的天真,你竟然憧憬着中国有法律,它有法律要我们这些人干嘛,我们就是找抓那些,执行那些影响我们啊,用我们的法律管我们管这些奴才的人。你要说有法律,要我们干嘛啊,那美国人呢这个fbi代理不是得到检察官申请这个执行令,还得上那个法院申请执行,我们不用,我们领导说句话就去抓人了,抓搁在哪,怎么抓你怎么审你,我们说了算,所以说我们是不受制约,就是我们的权利。如果受制约,我们还有权利吗,我们就是执行不受制约,当然海内外我们所谓的情报人员,就是服务于反抗我们这些人,就是谁反抗我们收拾谁抓谁,这就是我们的敌人,所以在中国所有的官员心里边,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奴才,一种就是今天的官员,今天的统治阶级,没有人民,没有什么公民,还有头两天说咱们老百姓有人不高兴,别说老百姓,说我们是公民,人家老百姓也不认,你咋那么看得起你是当老百姓,在自己认为,自我享受,自我意淫啊。    在一个夜总会里面,老鸨子和妓女的关系,我们私人企业家,哪有一个所谓的面子啊,大家一个是老鸨子,一个是这个妓女,那你有啥面子,要隐私哪来隐私啊,只有接客多少,受待见多少,那没有什么这个所谓隐私和尊严啊,让你去接客便宜死你了,现在出了个郭文贵啊,从茅屎坑里面飞出了一个大蛆,现在变成蝴蝶了,他们看着不爽,这是一个背板着,那必须予灭之除之(啊哈)而后患,嘿,还竟然跑咯,我们的敌人那个大本营去,美国,给我们叫唤,还在说我们香港洗黑钱事儿,那我就拿黑钱收拾你,香港是洗黑钱之都,谁不知道啊,他不查别人干吗查咱,这是他手中的工具啊,工具,我早就有预料,这个两年前三年前,我都想到了,他来的太晚了,太晚了啊,我早就有预料,所以啊,抱歉,所以啊,他们香港的这个行动啊,还有这个北京的这个,全面的这两天我看五毛在网上大量的出来了,这个,这些行动啊,从大连的罚款啊,从这个开封的罚款,不给钱绑人,大连的是判了不放啊,抓了也不放,抓了就消失,然后因为资产继续查封,我们盘古、政泉,还有这个裕达,每一分钱动,都不允许啊,然后大家看到,我们那个杨英被放出来以后,人家没有生活工资,给我们公司提出来补发工资,因为他要在民族证券上班,不在盘古,民族证券这个徐子斌,还有那该吃吃该喝喝的那个岳文海,拉风的岳文海,这俩河南老乡,这两个真的是大汉贼,大坏蛋啊,专门搞腐败的人,拒绝给杨英发工资,所以说我们盘古的给他发,我们盘古账面有钱啊,我们给专案组写报告,说明给杨英补发这个三年的工资,转案组坚决不同意,他属于民族证券,方正员工,不给发,人家一个独身女子,是一个独身母亲啊,单身母亲。还带着孩子,靠什么活呀?在这两三年里面他的名字被盗用了什么这个手机,用他的名字办个手机,手机也没了,手上还带着那个电子手铐啊,电子跟踪器,你说你让人家出来,不让人家活吗,然后呢,每天司法人员就威胁,说你这这是这种威胁,对他来讲是多少精神打击啊。所以说,中国这个老百姓的可怜,司法的迫害,到了什么程度,你凭啥管着盘古、政泉的工资,你凭啥管着这个呃,这个裕达的工资,你凭啥办案抓人弄人弄残废人还地罚钱,人家公司不给发。
    结果到了海航,到了王岐山你们家的时候啊,还要787到处飞,姚庆先生,孙瑶女士啊,贯军刘呈杰的爹是谁,不给你说啊,那账上那么多钱不跟给你说啊,他照样汇钱,然后现在就像昨天赖建平律师讲的话,查到他的工资,几千家上万家说半个国务院的这个词儿,不去查,让马海红去查,别吓着了吧,马海红都喝了酒现在有些奴才们,想跟我们叫板啊。咱们得演演戏啊,得找几个垫背的,得弄几个人出去啊,得罚点钱呐,罚的全是老百姓的钱,是吧,然后呢避重就轻啊,关键是咱们不说呀,然后找着个贯军的假爹呀,孙瑶的假爹呀,是吧,然后这几个飞机的飞行记录,咱得找个说法啊,贷款也得有个理由啊,是国家利益啊,一代一路啊,对吧,然后,艾,马凯同志作出决定 ,严重违纪啊,有人降低吧啦吧啦(听不清楚),五罪四罚,马上回家,所以说,你看抓李友的时候叫协助调查,在里边跟警察一起吃,一起喝,最后的时候跟着,在里边看守所里面,还可能跟那个陈华女士,情人还能见面。几个,六七个女秘书还能见面,最后人家以肝癌为名回去了,住301,换两次肝都行,换三次肝啊,你看刘晓波你换肝,你换肝那哪性,把谁给你办了,没肝,啊,把你肝癌死,李友不但换肝,换两三次肝,还能回家,为啥?因为他有贺国强家族,因为他有警察,公检法,有证监会,人家还有人家过去的所有的这个北大的这些利益集团,有王恩哥先生啊,甚至有江家在背后说话,那里李友的犯罪。人家的弄的钱,几千个亿,按比例说,罚我们三个亿,我们哪犯罪了?罚我们三个亿,李友将近弄了五千个亿,你罚他七个亿,你也太差劲了吧,按照比例你只能罚我们五分钱,不能罚,罚一毛钱都多,比例不一样嘛,他获利了我有没获利,我还避免了小股东受害,这就是中国的法制,这就是中国的案子,不但你有案,五罪四罚,钱只只扣留了一个两个公司的七个亿,而且所有股权都保留,也没有查封。
    然后住在宾馆的酒店里边。照样是吃海狗丸,照样跟胡舒立女士经常约会,继续可以诋毁郭文贵,现在的站出来配合演戏啊,中伤、造假郭文贵,伤害郭文贵,人家是啥待遇啊,有胡舒立继续为他摇旗呐喊,五罪四罚,几千亿资产你拿走你享受啊,继续约你女朋友,继续海狗丸,然后人家海航的事吆喝了几个月,没人查,就瞪着眼说瞎话说到今天都说漏了,连那全世界都知道他说的是瞎话,全人类都知道他瞪着眼胡说八道,洗黑钱,叫在留大陆,钱进美国,大家现在都明白了,你看你想想这新闻发布会说那话,我们将未来,死了以后把股权全捐给海南慈航,海南慈航是的的呀,海南慈航是你家的呀,到那时候,海南慈航就扔给那个假的海南工会,然后把这几万亿的的所有的债权留给了海南,然后他们把这好的股权全换成了钱, 通过股市操作,洗明白,操作高低啊,搞明白,然后所有的相互担保。内部交易的事情,全留在大陆,人家拿着几万亿走了,人家的孩子全拿美国护照,人家本人都拿美国护照,啪就走了,你那怎么着人家,是不是,而且就这种,马凯同志,你给了足够的时间,王岐山先生,几个月把钱捣腾着,把假文件做了,而且大家注意了,调查他之前,他已经拿出了方案,把股权捐给了美国慈航,美国慈航已经和贯军先生和刘成杰啊,和孙姚庆,和姚庆,王岐山家族实际控制用,用family trust背后最终受益人,已经百分之五十二,加上陈峰王建两个人在一起82%,这已经把82%的所有干货全拿走了,按照今天所有的加在一起,他的净资产是两万多亿, 两万六千亿,控制资产超过二十万亿,那么要是按照今天52%来话,他就一万多亿了啊,这个所以说纽约海航基金第三大道16层这个地方所控制的这个基金,事实上按所有的赖建明先生分析过的这些企业,那按照这几千家企业,所有控制的资产二十万亿,那就是他们,就是王岐山家族在这个法律有效文件上控制着十几万亿,那么净资产就是一万多亿,就不说单在美国这一百多套房子,也不要说他在银行里的有几百亿美元了,这是什么数字,不是富可敌国,这是富可买一个国了,买你的国了,怎么查啊,在查之前先让他把股权转给纽约海航,纽约慈航啊,用一个慈航代理代表慈善私人基金给人家假假现象,是公益基金,骗到全世界,可是人家美国不吃这一套,欧洲不吃这一套,现在全世界多个百家金融机构现在全跟他要钱。全部要停止做交易,只有中国银行,中国建行,中国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不给他停止贷款,继续给他贷款,继续给他补血,郭文贵今天在香港的待遇啊,遭遇啊,和肖建华,和王建林先生,和乐视,和那个抓的N个老板,什么郭广昌,所有私人企业家们,和人家比比,咱们是啥呀,咱们连妈咪,原来多少,咱们是,咱们连那小姐也算不上,咱最多是个实实在在过了气的小姐啊,满脸珠黄过了气的小姐,人家的现在真正有了新的小姐了,咱已经在里面,呆在那里边儿也不算什么人物。
    为了打击我们,为了抹黑我们,利用国家机器利用无人机在美国想把我杀了,利用要要下毒把我毒死,利用这个最高的军事科技来控制电脑控制汽车啊,要把你杀掉,把你的船全家给翻了,他能控制船,能控制传统。当然能控制飞机,我头两天我真的感到很害怕,为什么说我们有一次上飞机,飞机的这个机长说这个飞机出现了异常啊,出现了异常,这个飞机啊,这个半天才起飞,就是因为那个一直通信不好,因为飞机上也有这个联络系统,但是飞机系统相对可能是啊,更加安全一些,而且当时我飞的是湾流650。比较新,但是受到极大的干扰,我现在往回看,我才知道,那我们能活着回来都不容易,所以说你看看,动用一国之最核心的,就差放核武器和导弹了啊,所有的媒体对付一个郭文贵,对付所有郭文贵的员工,不但要你命,不但要你员工的命。不但要你员工的安全,不但让她们害怕,还要你们的钱,什么叫吃人不不吐骨头啊?什么叫做真的是让刘晓波叫死无葬身地啊,咱们现在还要讲法律,咱们还有人要民主,自由,在实在太搞笑了,然后现在人家黄艳女士。还有那9家公司到美国来告我,给我讲法律,你去想象,这不太搞笑吗?所以呀,今天我要跟大家讲,这几天上网络虚假的网络啊,这些5毛的7毛们大肆的放出来,啊,这个大家也都知道了,推特战役也是政府宣传部门买的。买的僵尸粉,然后捣乱,骇客所有跟我有联系的手机啊,这个昨天我们这个家里面,就是两个美国人,这个这个,工作人员的手机,一样是发这个垃圾信息,一小时能发几千次,我告诉他们,你们把那个facebook的facebook的功能给关了,就算了,就没了,但是你们可以想象,他们为什么能骇客这个手机呢,原因很简单,就我的手机被骇以后,他完全控制,无论你关机都没有用了,我们在船上,都试过了,关了机都没有用,你所有周围的网络都他被控制了,就像一个麦克风,就像一个他控制的电脑一样,他同时给找到,叫伴号伴随号,就在我旁边所有人的手机号。一样给你拿下,就是我们推友们拿到手机,你可能你的号被监听了,但是你比你近的爸爸妈妈老公老婆孩子的号朋友的号一样被他给卡掉了,叫伴随号给拿走,所以他知道你知道的任何人我都可以给你骇掉了,据我所知所有和平先生、陈小平先生,还有这个美猴王女士,还有这个郭宝盛先生、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那这说明什么,说明了他们的恐惧,和他们的流氓,和他们的完全无视法律,和完全没有底线,和他们丧心病狂的一切,这证明也是他们的心态, 那都证明了这些,我还是那句话,他们的恐惧。就是我们的武器,他们的行动,就是我们的证据,不要害怕,这都是好事儿,大家拭目以待啊,我这核武器,我再说一遍,没开始呢,我在几集以前就爆料说过,他们一定要这样做的啊,一定会走这条路线的,然后他们一定会大张旗鼓的动用国家的宣传机器,动用国家的所有的公检法机器,重组这个国内香港公检法,你看看他们,永远用的是公检法,永远是公检法。
    所以他们就相信暴力,武器啊,绝不会跟你讲,他在找这个,找什么这个这个这个其他部门啊,跟你谈谈那教育部啊,是吧,交通啊跟你聊。那不可能,一切都是置于死地,让你失去自由,失去尊严,失去财富,失去健康为目的,那就是我说的,他们的目的,最高目的是控制国家,控制国家的第二目的,就是获得财富,让他们安全,第三个就是一定要得到,刀把子公检法,钱袋子所有金融,然后手铐子,党内手铐子中纪委,那不行你不听话,所有的就千万党员都被他绑架啊,都被他绑架,如果你不听话呢,我就被抓起来,你必须替我去卖命,去杀人,然后再抓住枪靶子啊,解放军,在这个较量上,大家不用天真,所以说现在在海外所有的推友们,咱们现在最近啊,小有收成以后大家都很兴奋,好像已经胜利在握,胜券在握,郭文贵还真没这本事啊,这段时间也不可能让咱们有有什么大获全胜,咱咱能有一个反驳的机会出了两下子不简单啦。但是我们胜利,这回一定会是我们的,但我们需要时间,我们需要耐心,我需要智,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擦亮我们自己的双眼,还有我们要团结,等过一段时间再往回看这些事儿,都是笑话都是,都是娱乐,大家都成熟了,在这个所有郭文贵爆料这个过程当中,和这些盗国贼主义的斗争当中大家会学到的斗争的智慧,斗争的办法,考验自己的心脏,考验自己的真正的是善恶真假的是非关,这就是我们最大的财富啊,所以说我在几个月前说过,我告诉大家一定给文贵三年的时间,三年以前说达到什么不可信,这个昨天晚上啊,很多推友说你看啊,你原来说希望王岐山19大,千万别进19大,现在你又说,你又鼓励王岐山这个呆在19大,和傅政华等等,和孟建柱都呆在19大,你这不出尔反尔吗,所有的推友们你们一定要记住,所有的目标和所有的战术之间的关系, 这是一个人能否做大事,这是一个根本性的要据。目标不要变,但是随着事情的变化,战术必须调整,为啥我说让王岐山先生、傅振华先生、孟建柱先生呆在19大,是好事儿啊,因为呆在19大,才能证明他们是不是盗国贼,他们到底是不是盗国贼,我们无法证明,在19大以前海航事件,由于所有的国际事件都在王岐山先生和孟建树先生控制之中,你所听到的任何处理方案,都是被修改的,对他最有利,甚至这个不管你怎么说得到什么样的答案,都是对他们有利的啊,而且你无法控制,因为国家机器。这司法武器在他手里面,但是9000万党员不是傻子,我初步评估,9000万党员,1%的人是好人啊,就有900万人,有个七八百万人吧啊啊,就是100呃呃这个100万人, 我们就说有50万啊,就是坏人,99%是好人。他们在玩弄99%的人,让99%的人能站出来说话,那比登天都难,为什么?我们的脊梁被打断了,我们很多人已经被蒙上眼睛、洗了脑了 、吃了人尸丸,但是1%的人控制着这个99%的共产党员,要让他们看清楚看明白,对他们实实在在的威胁。是需要时间,是需要试验的,光仅仅一个海航,那是不可能的,就像我说的,在恒大的许家印,那香港的股市,你好好查查,过去这里面不是怎么起怎么伏的,那贷款哪来的,那每个项目的容积率是怎么调整的啊,怎么搞的金融,怎么获得圣经银行的贷款,圣经银行的股权,哪个公司股权怎么来的。那说起来叫一个大了去了,还有上海的上海银行,它多大呀,是不是,还有头两天我说到这儿,还听说,我昨天才知道,人家告诉我说,我说过金木棉公司,金木棉竟然发信息威胁我们,我原来还不知道,金木棉公司你听着,你威胁谁都可以,你威胁郭文贵你威胁错了,你再来威胁威胁试试,接下来一定要金木棉,你来威胁威胁,你把你的黑料、出招拿到美国来试试,你对我来试试,我就巴着你们有点行动才好,还有绿地集团,还有澳洲那私生子,这些事情早着呢,早着呢,可以说这些东西哪个爆出来哪个都是很大的事,所以这些事情曝完以后你才能发现,推友们,我说的盗国贼们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全世界的有本事有知识的华人们,像袁弘斌大使,像唐百桥先生,像新昊元啊,像这个曹长青先生,像这个赖建平律师,还有像一个个出来的女士们啊,都看到了事实的本质和真相,这是需要时间的。
    717绝对是一个革命的事件,接下来我们还会在爆料中,一次次的革命事件来证明这些盗国贼,让全国人民,多一点人,一千万人民坚定的相信盗国贼是他们的威胁,是我们民族的国家的威胁,也是习主席和真正的九千万党员、99.9%的人的威胁,我们才有机会赢,这才是重点,这才是真正的重点,所以说呢,大家要看到啊,盗国贼下边用的手段,那会越来越猖狂,他越猖狂越好,郭文贵就是照妖镜,昨天我跟一位美国这个司法部门的人,我给他说了一句话,我说现在如果你坐在我对面,我哪一个杯子砸到你脑袋上,结果是什么,结果是你抓把我起来,会关三年,什么原因,也不会让你郭文贵离开美国,我说在中国,任何一个当官的拿杯子砸我脑袋上,我得说我很荣幸啊,然后呢你喝多了,不好意思,我惹你生气了,那倒说你问我这个问题的话题是什么,我说话题有两个,目的有两个,我说我告诉这我两个朋友,做了三件事,结果他们解决了他天下最大的困难,其中一个朋友在洛杉矶,是因为一个中纪委的一个高官,被抓啊,就是就是那个魏建,原来二室的主任,魏建这边突然跑出来了,头一段时间可能要被回去,资产也是很多被查封,爆料我我说我告诉你,你不用找律师了,你只要做一件事情就可以了,我告诉他一句话,他就做了一件事情,他就彻底安全了,结果他安全以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在他身边,有一个更大的人物,像他一样不安全,他也采用了同样的招,结果他们也安全了,不但安全了,还获得了当地政府重要的庇护,而且跟当地部门正在合作,他俩现在成了香饽饽了,接下来爆料当中,这俩人会出来,是一匹黑马,我想说是什么事情呢,对待盗国贼们你们千万不要怕,他就是让你恐惧,我那两位朋友都被吓的真的是头发全白了,体重瘦了四十多斤,因为他的签证除了问题,因为他的资金出了问题,我告诉钊颖,钱也拿回来了,签证也拿到了,不但签证拿到了,还拿到了绿卡,迅速拿到绿卡,所以跟他们之前,我们要忘掉恐惧,我们要用智慧,要善用美国的法律,这就为什么我昨天说我主动要求不和美国政府任何人和谈,我要到法院去,哈~,接下来的故事会非常的精彩,他们用香港的警察来黑手段,用大陆的警察玩黑社会,咱用美国的真警察真手段真法律来证明他们是龌龊黑暗的,上一次由于我维护我老领导的尊严和带来的三位国安人员,这四个人,他们离开了美国,昨天所有的人都埋怨我,说当初你只要说一句话,他威胁你了,他们都在美国待上十几年,说你的善良放走了四个人,后来说,在你华盛顿的啊,当时的孙立军先生,如果你说一句话,他是来威胁你的,我们也让他走不了,我说即使今天让我选择,我也会选择,我不能说他威胁我,因为他们也是体制的执行者,他们是来执行命令的,不是他跟我有天然的矛盾,何况,我的妻子、我的女儿是在他们的帮助下,孟建柱先生的帮助下,让她们回来的,这是为什么到现在,关于孟建柱先生的事情我尽量不曝,除非把我逼得万不得已,那没办法,关于老领导我也尽量不曝,因为,没办法,关于孙立军先生,我也尽量不曝,为什么,因为毕竟有事实恩于我啊,但是接下来的事情,那就不一样了,所以我告诉我那两位朋友,一定留着手里有牌,你打到哪,你手里没牌了,你玩啥呀,最可怕的事啊,人呐等不到你胜利的时候你就完蛋了,这就是为什么天下东西,王岐山羡慕司马懿,要活得长寿,要等到所有的对手都在战场上死掉,剩下你是收拾战场的那个人,你这么想,谁不那么想啊,我一定不会成为战场上首先被干掉的那个人啊,让别人收拾战场去,所以说我尽可能不把自己的牌全出去,我尽可能不把牌,重要的牌全出去,我一定是把像717这样的料慢慢来,没有半年我会出717这样的牌吗?
    接下来,咱会看看我们出啥牌,然后怎么跟三年时间怎么做,但是一旦到了,我们对盗国贼们 ,他们真的丧心病狂啊,他们真正的丧心病狂,不惜一切手段代价的时候,我会告诉大家,中国金融在美国有多少钱,我告诉过大家,数字远远超过你们,我们中国的石油领域的钱都到哪里去了,这石油合同在哪,中国在金融方面是怎么造的假,还有多少人是被暗杀的,还有过去的五年到底反腐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多事情很多事情,我,上天给我了使命,我都是知道的,我可以说,我现在越想我的经历就越可怕,为什么我知道那么多事情,为什么上天让我知道那么多事情,现在想想我知道的事情确实有价值,确实有意思,而且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所以呢,我们的推友们看到盗国贼们 
,这些疯狂,从大连案子到开封案子到香港搜查,最受害,我非常抱歉,是我们的员工啊,和我们的员工的家人,这是我心里最难受的,这个这我心里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没睡觉啊,听了香港他们跟我说的情况,我是最难的,但是没办法,我已经提前告诉了我们所有的员工,必须有心理准备啊,而且我说如果是狗熊这一回就把你撂倒了,你再也起不来,如果是英雄,这会成为你的机会,这就像我晓得时候,真的很多事都不懂啊,我在这个当时被关押1989的时候,在那里面认识了宗教人士,大学讲师,还有一些特别重要的民族人士,还有一些真正抓起来的警察和官员,在他们身上我看到学到了太多东西,没有那个二十多个月的关押,和那种侮辱和吃棉花,这个喝凉水,吃发霉的窝头,然后戴着八个月的死刑犯手铐,不会有今天的文贵,所以我所有的家人从里面出来以后,我告诉他们,你们头上的白发但愿成为你们人生最精彩的篇章,你所有失去自由的时间但愿能让你成为与众不同的基础,如果你被这些事情吓住了,变成病了,变成失败和懦弱,我说那很对不起,你就是一个loser,失败者,我没有什么可讲的,但是我不希望你们通过这种痛苦的办法去完善自己,去完整自己,但是既然有了就要去享受它,利用它,利用这个失去自由,利用这个被打压,利用这一个一生中最痛苦,最痛苦最具的挑战的机会,让自己完善,重新塑造自己,我在此对我所有失去自由的朋友家庭们,表示衷心的道歉,表示衷心的难受,但是我唯一能帮助大家的事,第一经济上不是办法,我们会让所有的全世界上看到我们到底有没有犯过罪,有没有犯过法,他们对我们的陷害,对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的黑社会手段,我一定加倍给你们讨回来,记住我郭文贵说的话,所有他们对我们采取的黑社会手段,一定会给你们讨回来,而且文贵现在不是一个人在作战,是多个国家,多个组织,多个人,还有今天我们这么多推友们一起来作战。
    我们会讨回属于自己的公平,我们会讨回属于自己的尊严,请所有的员工家属记住,文贵欠你们的从各个方面,都会去补偿,文贵所有做的事情,一定记住,不会妥协,我不会为了暂时你们,获得自由,或者说是短时放弃我的理想,我永不妥协,今天的发生在我预料之中,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也早有打算,我做好了一切事情发生的可能,但是我战斗和我实现理想,走向我们心中的喜马拉雅,绝不会改变,所以所有的推友们,所有的我的员工和家属们,还有那些办案人员,我们拭目以待,谁黑谁白,谁善谁恶,事实,时间,上天会给我们答案,最终,我相信答案出来之日,就是真相大白之时,善恶定有天数,郭文贵未来几天我会继续报平安直播啊,讲述这几天这个无人机自杀,啊这个刺杀,啊这个猎杀,还有更多危险的事情,我要分享给所有的大家这些关键的信息,因为这对我们每个人都很重要,它关系着所有的美国和欧洲,乃至世界每个人的生命与安全,每个人的生命与安全,因为太恐怖了,我要把这所有的证据曝光于众,我会向大家讲,然后适当的时间,我们会在美国的媒体上,我们有一个小型的公告,谢谢大家,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尊敬的推友们,谢谢你们的支持,文贵在这种环境下,我给你们讲的百分之一里的事情,只是让你知道看到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盗国贼们,真正的绑架了国家,真正的到了一种丧尽天良啊,完全是黑社会手段,让大家把我的事情作为你们的借鉴,把我的事情也给中国私人企业家做个借鉴,把我的事情让中国私人企业家引以为鉴,不要伤害,不要把钱存在香港的中资银行账号,不要把钱全都放在香港,不要把香港当成真正的就是一个法治社会,那里也被黑社会控制了,给自己的家人和孩子留点后路,一定学聪明,一定学聪明,早动手,还有机会,晚动手什么都没有了,而且要知道,中国的金融和中国的法制,现在不是倒退,是迅速的正在往石器时代大跨步的迈进。但是我们会改变他们,谢谢大家,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