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7年6月3日视频 20170603



郭文贵2017年6月3日视频 20170603 盗国贼与国家的关系

内容梗概:
尊敬的推友们大家好!这是6月3号文贵向家报平安的直播视频。 
 
 
 
这几天来在准备全球发布会,然后还有其他的工作,所以没有给大家报平安直播的视频,也让大家休息和调整一下。由于6月1号的报平安直播视频,看到了咱们推友很多的反响和这样那样的意见,我都收到了。本来是说报5分钟平安视频,结果很多推友说定的11点,后来北京的朋友就说能不能早一点,因为大家想早休息。本来我准备的是5分钟,大家说时间能不能稍微多一点。我尽量,因为也有推友说是1分钟的,每次只报一分钟就够了,因为微信上好传播。所以我今天尽量30分钟,好吧? 
 
 
 
那么我今天首先要给大家谈谈,说一下关于明天的日子「六四」。大家听到刚才音乐了,我都不敢再听下去,再听下去就受不了了。我这个人多愁善感,天真,多愁善感是我最大的弱点吧。《相思小蚂蚁》当时是我八弟和我妻子最爱听的音乐。我八弟在「八九六四」被警察打死,虽然不是为「六四」死,但是他改变了我的命运。 
 
 
 
在「六四」的头一天,我坐这里和大家推友们分享当时的音乐的时候,感慨万千。这个《相思小蚂蚁》本来可以跟我的弟弟、我的妻子和我一直延续到和伴随着我们的生命。我的弟弟也应该有他的家庭,也应该有他的孩子。但是就在他差还有几个月满18岁的时候,就被这种非法的黑警察给打死了。不但打死了,到医院里还不给他治疗。这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和体制,能让警察这么多年来到今天还是这么的嚣张。我用鲜血记住了「六四」的这个日子,我用我这22个月失去的自由记住了这个日子。 
 
 
 
1989年的4月份,我从北京到黑龙江,从黑龙江开着车沿路辽宁沈阳回到北京。从北京跨河北回到河南,沿路直上,那记忆是人生中最浪漫的一次开车旅行。而且在我的车上,有当时文化大革命的哈尔滨的造反派的头。文革主任,还有当年哈尔滨很有名的几个老同志、老领导。到了沈阳见了几个军队的同志,到后来到了北京红旗村炮兵部的大院,跟很多军队领导在一起。提前听到了这些老革命对事情的判断。 
 
 
 
今天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历历在目,感慨万千。我就不想多说了,因为最近几天得到了多个老领导的劝告,没有警告,人家都是也很客气,很坚定地说。但是,希望文贵不要在「六四」这个日子说太多关于「六四」的事情。同时要相向而行,不要说太多,但我还是……本来我觉得……本来我想说的。但是考虑到各个方面,我就不多说了。因为我说的多了,我郭文贵不能撒谎,撒谎就自己笑了。 
 
 
 
因为我每天跟这些谎言家在一起,有时候想尝试撒谎的时候,说着自己都笑了,所以我也撒不了。那我说真话呢?那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也有很多人不高兴;可能是很多推友们也会表示不高兴。 
 
 
 
从1989的4月到1989的6月4号,然后到今天28年过去了。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我跟很多朋友聊起「六四」的时候,我都去问他们,我说「八九六四」,你做了什么?包括当时因为「六四」跑出来的很多民运领袖。我说你做过什么?他们就讲述,然后,我说从那一天到现在,你又做了什么?所有的人跟我讲「六四」的时候,我说你讲完了,那是一个历史。你告诉我,你现在能为他们做什么?而且我跟很多朋友说,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一个中华儿女,你都不应该忘记!但更重要的事情,你不应该用这些英雄们的鲜血来铸就你的名声。躺在这些英雄的尸体上和鲜血上,让你今天变得有名,也就是所谓的纪念。我相信那些英雄们,什么样的回顾历史都是对这些英雄们的不尊重。也会让他们失望。 
 
 
 
甚至有些人在评价「六四」,评价「六四」本身对「六四」就是个侮辱。「六四」不需要评价,「六四」没有任何人可以评价,包括我们的政府官员。这就是我对「六四」的意见。如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说你能为他们做什么?你又为他们做了什么?这些英雄们和「六四」以及这个国家为此付出代价的一切,需要的是行动,需要的是传承,这就是文贵对「六四」所有的感想。 
 
 
 
接下来我想说一下,就是6月1号我做了直播视频以后,有一些推友,还是极少部分推友说我被诏安了,可能被诏安了。说这个话的一定不是推友,也绝大多数是五毛;在「六四」前夕,最近的两周,我一再说过,现在五毛和七毛在某省,几个点上专门的接受了专业的培训;就是对付郭文贵的。 
 
 
 
全国的网警第一个屏蔽的就是郭文贵和有关的字和有关的信息。五毛已经转换了战略,从过去的直接骂和侮辱已经变成了和我相向而行。先赞美,后再怀疑,然后再打击。包括穿上马甲,先夸奖一番,举出事事而非的证据来博得我们这些善良的和真诚的推友们。包括打着帮助和赞美的名义,然后进行另样的攻击。 
 
 
 
所谓的诏安这个词就是五毛出来的。我们的推友当中有太多的精英和天才,由于大家的善良,被这些五毛和七毛给利用了;包括我们穿着马甲的那些大师们、大V们。 
 
 
 
就像最近一两个月,李卫东、大白熊,最近说服章立凡先生,说服各个人,包括胡舒立——当然了,是他的合伙人、老板胡舒立女士。包括其他的大V,到处游说,推动五毛的战略。然后,煽动一切大V来挑衅文贵,包括了盗国贼们。 
 
 
 
大家看到了,我们的“处女潘“——潘石屹先生,还有我们的胡舒立女士,都到美国来起诉了。在一个月以前,我就说过了,他们的战略就是给郭文贵在美国和海外制造一系列的法律麻烦。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在国外媒体上执行他们当初的战略,造谣、污蔑和毁掉名声,毁掉文贵的资金链和朋友圈。 
 
 
 
那么我们的推友们的意见,不管是五毛还是推友们,我想简单的回复。文贵从上推特世界那天起,我没有任何要求要推友为我做什么;我也永远没资格要求,我也不要求,很多人说文贵应该要求推友做这个和做那个。我不希望推友们要求我做太多我做不了的事,当然我也没有资格要求推友为我做什么事情,我永远不会要求推友为我郭文贵做什么事情。 
 
 
 
另外关于被诏安,这个词太不适合文贵了。昨天晚上我和几个我非常非常尊敬的朋友,我们吃了七、八个小时的饭,喝酒。——“你们给我评价评价文贵的结果和未来会是什么样“?每个人都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当然了,都有自己的意见。基本上跟我的想法不同的,文贵的结果非常清楚。第一、被杀,被暗杀或明杀,就是被杀。第二个结果就是被抓,被谁抓不知道,被抓。第三个结果,郭文贵侥幸销声匿迹。第四个结果——郭文贵一直坚持“郭七条“走下去,直到有了一定的效果,全部达到不可能。 
 
 
 
那么在这四条之前,这个保命、保钱、报仇。保命我当下已经说了;保钱——在任何情况下他们把我的钱全拿走不可能,只是拿走多少,只是时间问题,谁也拿不走,甭说是共产党执掌天下,明天“IS“到中国执政去,他也不能全拿走;报仇——那是永远不可能放弃的。保命我永远……我相信只要这些盗国贼们有机会。任何条件下一定要把郭文贵给杀掉给灭掉。这是永远的威胁,他不可能有结果。 
 
 
 
接着就是“郭七条“,我反对“以贪反贪“,我相信以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一定会听进去。我相信会有改变,这是符合全党全国的利益。我反对的是“以警反贪“,我相信现在已经有了调整;我反对“以黑反贪“,我相信十九大如果胜利召开,如果不被盗国贼绑架,盗国贼继续不在常委里的话,一定会得到解决。“以黑反贪,以警反贪,以贪反贪“,这些事情一定会得到大的改变。“以贪反贪“这个事情,一定会得到大大的改变。 
 
 
 
那么,前提是我“不反习主席,不反国家,不反民族“。我从第一天上《明镜》的第一期节目,对陈小平先生就说过我反的几个人,我就说过我反的谁。文贵不是脑袋一热就出来的,我也不会随着时间来调整,也没那么高的智慧,也没那么高的智谋,一切在我计划之中。 
 
 
 
三年的爆料不会少一天,但是我需要推友们和我一起来见证这个历史。文贵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我也不寄希望任何人的帮助,我也从来不奢求任何人的帮助。 
 
 
 
前天晚上一个被抓起来的正部级的,也是一个“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领导的孩子找到了我说,叔叔我看到了您的爆料,我现在在某国,我手里有现在常委的谁谁,政治局委员的谁谁谁。他的海外账户和私生子,特别是在洛杉矶的几个人工授精试管婴儿的资料。还有一些视频资料给我,我问这个孩子,你爸爸既然承认有腐败,但有些是冤枉的,有些是被政治打击的。为什么这几年你不出声呢?他给我讲了很多理由,我可以理解,我说你给我这个资料,你为什么不能去公布呢?现在自媒体那么发达,你也可以给很多其他媒体。他说他害怕,我说你是想救你爸呢?你还是想让中国走上法治社会呢?反对以贪反贪呢?你郭叔叔的郭七条呢?他说他就想替他爸报仇。 
 
 
 
我说很抱歉!孩子你这个资料,郭叔叔不能要。我也不想用。我不会成为任何政治斗争者的工具,你爸爸贪腐是真的,我相信查实的要比爆出来的多的多。我跟你爸认识那么多年了,但是你这样的孩子,你要明白,你爸爸就是因为你才做了很多违纪和违法犯罪的事情。而你几年来不为你父亲去争取。你这还是以己之私,还是所谓的仅仅的报仇,郭叔叔不能成为你的工具。我也不要你这个资料,这就是文贵做事情的原则和道德。 
 
 
 
大家很清楚,我这里最近几乎成了举报中心,什么事情都有,找我的什么事都有。我没办法数得清。我最近看signal的时候,基本上一开始文字的题目。只要有爆料有关的,信息重要的,我就点击。如果是问候的或者是没用的或者一些无聊的,我就直接不打开,我希望推友们能理解。我真没有那么多时间,我的眼睛真的看的已经是白内障,清光眼都有可能了,反正模模糊糊。 
 
 
 
那么这个孩子的事情就告诉我们,任何事情不能依靠别人,主要靠自己。如果所有人都保持沉默,都寄希望于别人为自己做事情,这比盗国贼腐败还可怕。这也是我们国家一直以来有赵高、李斯,有楚国公子兰,有郑袖这样的人物层出不穷的原因。因为我们自私,因为我们懦弱,因为我们最爱讲,我们是精神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 
 
 
 
就像很多国外的朋友问我,为什么你们那么多人对「六四」这么多纪念活动?这么多年他们做了什么?我说这是我一直以来要问的问题。我们用纪念就能让英雄复活么?我们用纪念在那喊几声嗓子、拉几条横幅、点点烛光,我们就成了真正他们的传承者吗? 
 
 
 
这位孩子对待自己的父亲都如此地自私,他还能对别人无私么?文贵今天坐在这里,我是拿着我全家人的生命、自由和全部员工的未来和自由,我年迈的父母身体健康、生死和文贵千亿的财富以及随时面对的生命危险。任何有良知的人在怀疑文贵,追求“郭七条“的这种决心和勇气,当然是别有用心;要扪心自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任何评价别人的时候,或者批评别人的时候,先问问自己,自己做了什么?自己能做什么? 
 
 
 
那么关于被诏安,我先搞清楚今天主题就是盗国贼与国家的关系。我不是梁山伯上的宋江,我也不是梁山伯任何人物,我没有与这个国家为敌,我也不会与国家为敌,我也没有必要与国家为敌。我也不与习主席为敌,我也不与这个民族为敌,何来的诏安?诏安这个词用在郭文贵的身上,多么地别有用心和险恶用心。 
 
 
 
多少人不希望我和北京好?善良的、任何有正义的推友们,我救我的员工,难道不对?我的家人就剩我的亲侄女现在在里面关着,剩下的15个人都是我的员工和高管,中国这些年,已经900多万人牵扯到各种反腐的案件当中。有多少个老板继续给他的员工发工资和负责家庭一切费用。每家给派专车,请最好的律师。还有不惜一切代价要把我的员工救出来,中国的老板请举举手谁做到了?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事实,大家可以去验证。我救我的员工,难道不对?我为了救我的员工,我为他们都跪下,我被他们抽打,甚至失去自由,我都值得。我连我的员工都不要了,连我的侄女都不要了,你觉得我会要推友,要理想吗?这现实吗? 
 
 
 
我在中国现在没有任何所求了,只是我员工的自由而已;关于那些资产,依法给就给,不给拉倒,如果不给就是中国私人企业的灾难。所以我怎么会被招安呢?我一不图官位,你给我官位,你给我什么官位,我也不当官。第二,我又不求名声。第三,我不求利益,我何来诏安呢?任何一个有脑子,任何有基本常识的都知道,郭文贵为此付出的代价岂是诏安能说了结的吗? 
 
 
 
郭文贵在这爆料的几个月和过去结下的梁子和得罪的人,那我们的处长潘石屹先生,黄艳女士怀孕的小手,岳文海的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往心里搁,徐子斌的民族证券的老总;那盗国贼们,王岐山书记都我爆料了,那傅政华都被我爆料了,那我回到北京是什么结局?用老领导话说,你下飞机那板砖儿就砸死你,没人能保证你安全。我能被诏安?我被诏安了,甭说一百个习近平主席也保证不了郭文贵在中国的安全。因为他都控制不了中国百分之百,他怎么可能保护郭文贵呢?多少人现在身边骗他,多少人想对习主席不利啊?他能保护得了我吗?那就甭说别人了,别人保护我,那不就是骗我?把我当孩子耍吗? 
 
 
 
在我这的纽约的楼下,发生了多少事情啊?我就是不能给推友说,有意义吗?我从来不想把负能量的事情传给任何人,包括我的家人。因为恐惧和害怕解决不了你真正的恐惧。解决恐惧的唯一方式,就是实力和忘掉恐惧来面对恐惧。所有的抱怨,都是无能和懦弱的。任何有能力、有理想、有执行力的人,一定不会抱怨,也不会随意批评别人。 
 
 
 
我前两天批评了一些媒体上的人,因为他们的背后全是盗国贼。这就是为什么说,盗国贼和国家不是一个等号。头两天,是一个非常非常高的老领导给我打电话,我听他讲完以后,我问他几个问题。我说我揭发这些盗国贼,是不是等于就是叛国?他说不是。我说我揭发了这些人腐败,是不是就是叛国?他说不是。我说我揭发了过去那么多事情,我提供的证据,可以印两本书了。我说中国反腐历史书上有没有?他说没有。我说我揭发的这些人,他是不是就是代表了国家?他说他们是国家公务员,他们的行为不代表国家。我说那我问你们,那何来的我要维护国家利益呢?郭文贵现在所作所为,就是在维护国家利益,我怎么就成了反对国家了呢?我怎么成了叛国了呢?你口口声声让我维护国家利益,一口一个让我维护民族的利益。这些人就代表国家和民族吗? 
 
 
 
我说连我们伟大的《明镜》的何平先生都没把这事情搞明白;那陈小平先生是我认为最有法律国际水平的,他们也没搞明白。就没人说,这些人是否代表国家,这些人的行为是否代表国家?更不用说代表民族了。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是个人行为,还是国家行为?如果这些人被我爆料、检举揭发不合法或者虚假,国家应该以国家的法律或者他们个人,来用司法手段来面对。 
 
 
 
你像潘石屹先生到美国起诉我,胡舒立女士我非常非常感激。我们终于可以不用攻下三路,不用录制郭文贵视频,强奸女员工,让马建副部长出来游街,来逗郭文贵。我们可以通过现在最文明的,社会最基本的逻辑、法律,求个是非,求个对错,求个黑白,多好啊?潘石屹先生,胡舒立女士,求求你们,千万千万不要撤诉,你们千万千万不要和解。这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啊!我们都在美国向全国私人企业家,向全中国所有被妖魔化的人能得到我们信任的法律系统,能得到一个公证的判决,这将是会创造历史。 
 
 
 
可是,我想说的事情是,那些盗国贼不代表国家。现在很多推友被五毛所误导,郭文贵干的事情,不是英雄,就是混蛋。我既不想当英雄,我肯定不是混蛋。郭文贵过去杀人、放火,流氓、骗子、丑陋、强奸犯,不管郭文贵是啥人。和我揭发盗国贼们是否盗国了,是否“以黑反贪、以警反贪“,是否是犯罪了,和郭文贵有关系吗? 
 
 
 
那个86楼、88楼是全世界最贵的房子,他们拥有合法吗?他们拥有百套的房子跟郭文贵有关系吗?他们偷了两三万亿跟郭文贵有关系吗?没关系!跟郭文贵是流氓、是土匪、是强奸犯或者是什么丑陋,没关系。郭文贵长了三个脑袋和六只手,没关系。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咱们通过法律解决。盗国贼们不要利用国家机器,以个人的身份来起诉我,来告我。 
 
 
 
或者一起上《明镜》电视,咱们一起讲一讲,说一说。就这两三年来,打着国家的名义,维护国家的利益,打着习主席的批示,然后嫁祸于人。全世界追杀我,昨天下午美国的司法部门跟我开会,告诉我两句话,现在中国派来想杀你的,欲杀你的,超出了你的想象。而且我几乎每天都去中央公园,说从现在起,最近一星期你不能去中央公园。要等待他们的调查,而且你根本不知道,北京有些人是准备什么招对付你。我说你们挑拨离间,我们的国家政府没那么坏,只是那几个那么坏。我相信他们绝大多数是好的,我是发自内心的。我没有任何战略的考虑,这是事实,绝大多数人是好的。 
 
 
 
我可不想参入任何要推翻共产党,然后改变国家,就我一个人,你们太高看郭文贵了。郭文贵真没这本事,文贵可没这能力,更没这野心。我只想实现“郭七条“,“郭七条“的实现,必须有民主和自由,相对的空间和条件,才做成配套,才能实现“郭七条“。而且,我还是那句话,中国不能乱,谁让中国乱,谁就是中国的罪人。绝对不等于说乱了,中国才能进步,才能文明,我绝不同意。印度没有乱,它也实现了民主,新加坡没有乱,它也实现了特色式的民主和自由法治社会,香港也没有乱,它也实行了法治,台湾没有大乱、死人,台湾也实行民主了。 
 
 
 
为什么中国非要死人乱呢?非要把这个党给他推翻呢?如果共产党把这一件衣服,换换颜色洗干净,承认一切像过去「六四」那样的事情,彻底解决,分成两派,像美国一样,实际上就是两党、两派。能给社会带来幸福、安祥、公平公正,民主、自由、法治,何尝不可? 
 
 
 
郭文贵无权利,无能力来评价这事。我只想推我的“郭七条“,我爆料不会停,那就是让所有的贪官,必须清楚。如果有一天你被抓起来的时候,这个国家的法治不能给你公证的审判,你就会得到被徐明、李明的下场,雷洋的下场。如果中国不推法治,都会变成雷洋,变成叶树斌,变成“709“律师,变成那些老兵,变成“易租宝“。 
 
 
 
头两天几个老兵跟我单独视频,有几个老兵讲的……他毕竟是老同志,讲的很有道理,说我们都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有能力也有胆量走上街头为我做些事情。但是现在这个国家和社会不需要这样,需要的是大家团结起来,争取到大家真正想要的,而不是那几个人想要的。而不是一己之私,我完全赞同。这些老兵们很多家人和孩子们还在现役部队里面,现役部队里当兵的人跟家里都在保持着联系,这是一股巨大的力量。我不相信好多领导,所谓的官员们真正知道真相。 
 
 
 
这种官僚体制,大粪坑的文化,上欺下骗,不可能让中央知道真相。我最近跟他们联系很多,他们跟我讲述了很多现役军人的他和他们之间的联系。我看到了一丝的希望,就是在务实的用实力、用行动,追求自己想要的。 
 
 
 
所以我今天想说的,盗国贼们不代表国家,国家利益和盗国贼们是矛盾的。我在做着维护国家利益的事情,我反的是盗国贼,我推行的是“郭七条“。不存在招安,不知道梁山,怎存在招安呢?郭文贵也承担不起很多人赋予我神圣的责任,我做不到。我只做我能做到的事,我只说我能做到的话,我也不寄希望于人帮我,我也不会要求任何人为我做什么。我连自己的事都做不好,我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去?我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我怎么有资格要求别人为我做事情呢?我有什么能力去解决别人的事情?不可能的。 
 
 
 
所以,我再次地奉劝所有的五毛们和七毛们,你们批评没问题,那是你们的工作。但是,我想让你们知道的事情,你们的家人,你们的兄弟姐妹,包括你们的未来和子子孙孙,一定会问你曾经做过什么?我不希望你们那一天在你们子孙面前撒谎和脸红,或被你子孙吐一脸吐沫。因为文贵不怕你侮辱,在大粪坑游了这么多年了,被胡舒立女士、韦石、《博讯》,都把我妖魔化那样了。还能被进一步妖魔化吗?杀人、强奸,一个国家做视频侮辱我,还能把我说成什么样呢?我都不在乎了,我在乎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刻,继续让这些盗国贼们逃脱应有的制裁。这才是国家的利益。 
 
 
 
所以,我希望某些领导不要跟我说,我做的的事情是伤害国家,他们不代表国家,他们是盗国贼。我相信习主席一定会弄明白,到底谁是盗国贼?到底谁是真正的威胁?谁是国家的威胁?谁是他的威胁?这是我现在最在乎的。 
 
 
 
关于我现在这个爆料,6月16号我们会有个大节目;接下来还有全球发布会,大家知道从过去几个月来,大家记忆最深刻的是5.11,5.29,5月11号的爆料和5月29号的爆料。大家都看到了,5.11当时达到了40多万,后来60多万。现在5.29已经达到80万了,事实在推特看已经2900万的传播量,在国内绝对超过6个亿,6亿次的广泛流传。 
 
 
 
现在的文贵直播视频,已经超出了所有的当初不看好文贵人们的想象。为什么?不是文贵多厉害,也不是说今天有什么神人相助,是天意。是人民的需要,是人民的力量,是真相的需要;这些感人的故事,我没办法说了。 
 
 
 
远在伊春的,我大概将近30多年前。我15岁就住过的交通旅店,东北叫汽车旅馆吧。那时没汽车,就是来往的住的大车店,开旅馆的一个家庭。还记得我文贵郭老七,给我发推特讲述了我当年住在那个炕上,然后怎么跟他们一家人吃饭。然后大家怎么看我的,最后对我的直播视频进行了点评,说的我真是激动万分。 
 
 
 
他说如果你现在回来再看到伊春,当时那个地方很多被开发了,当初的谁谁谁成了地产开发商,谁谁谁已经换了多少媳妇。谁谁谁已经被枪毙了,听到的不是死亡,就是暴发,官商勾结;说官商勾兑吧,别说勾结了。 
 
 
 
而且,既然是这么大的发展了,没人看到希望。文贵的视频直播竟然传到那里去了,而且这么多人看,说当地现在的公安,他们家有在公安队伍的,已经把查封郭文贵视频当成了首要任务。为什么?就像我上次说的,现在人类最大的文明就是信息,信息科技、信息文明。我们现在还搞信息屏蔽,真是逆天了。这不符合国家利益,我到现在都看不明白,在海外所有的骂中央领导的和所谓骂共产党的,骂国家的,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呀。没啥了不起的,就这点自信都没有。就被这些盗国贼们欺骗着,是他们在海外有钱,有私生女,有房子,有巨额资产,怕传到国内去。结果绑架了国家,以国家的名义,以人民的名义,以国家的利益为名,搞了长城,悲剧啊!这真是巨大的悲剧啊! 
 
 
 
但是能挡得住吗?只要不是傻子,任何有政治常识的都知道,无论什么时候的水,洪水来了,只能是引流,不可阻挡。这比洪水要严重的多,力量大的多。今天文贵的直播视频,我就是想说的事情关于对「六四」的观点,以及国家与盗国贼之间的关系,还有推友们所谓我被招安的回复。还有郭文贵的追求就是“郭七条“。 
 
 
 
检验郭文贵,请给我三年时间,是否我还推动“郭七条“,是否我会死,不惜代价,不顾生命,追求“郭七条“,这是评价文贵的唯一标准。其他的,文贵既无法承担,也无法承诺,也不负责。推动“郭七条“,我愿与推友们共享;我没有任何奢求和任何对你们的要求,郭文贵不配,也不会。 
 
 
 
我衷心的希望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每个人都要问自己,我自己能做什么,我未来又能做什么?我们是否永远被西方人认为精神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我希望所有的推友们和我一起,咱们都再三思考这个问题。我也非常感谢和批评文贵的推友,让我更加的进步。我也感谢所有的推友们对文贵的坚定的信任和支持。 
 
 
 
我首先希望推友们之间不要互相喷、互相掐,特别是不要互相骂脏话,太没必要了。还有,所有给我爆料的朋友,千万记住如果你能做的事情,不要找文贵做,如果你有料需要文贵做的,比如头两天有个朋友给我推了一个现任的常委他家人房子的问题,我非常感激,文贵不会爆出来。 
 
 
 
但是,这本身就是你家仇,要文贵来说,实在是不好,全国上下应该有一千个、一万个、一亿个文贵,这个社会多么的美好,国家能不强大吗?这就是文贵期盼的。 
 
 
 
我在6月6号上午8点钟继续做文贵报平安直播视频。在这期间,我每天会继续给推友们发短暂的视频,还有推文向大家报平安。还有分享我生活的点点滴滴,向你们汇报。 
 
 
 
最后,我再次的希望我们的「六四」的家属们,在这一刻不要流眼泪、不要痛苦,因为世界上没有像你们活着的人当中,家里还拥有这样的英雄,这应该高兴。因为没有多少人家里有这样的英雄。我们的家人里面拥有的是大腹便便的贪官,以及嘴巴上的巨人和行动上的侏儒。凡是那一天的英雄都会被铭记,都会被尊重,而且我相信会被传承。文贵在此衷心的表示崇敬! 
 
 
 
「六四」是郭文贵人生转折点,永远不会忘记。郭文贵没做任何事情,做的那点小事,现在想起来都不配说。但是,文贵会把这个爆料行动“郭七条“走下去。等到三年时,希望你们给文贵一个评价。衷心的希望所有的推友们在此时此刻和文贵闭上眼睛想上几分钟,以此纪念那些英雄们。谢谢大家!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我们6月6号见,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