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9年10月29日连线庄烈宏 20191029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9年10月29日连线庄烈宏 20191029 华为本身就是PLA;区块链最核心的问题是政治、军事情报和金融;签约投资郭媒体的三个原则:必须挺川普、爆料革命绝不参与美国政治、必须坚定反共;郭宝胜写信给法院,惹怒法官并被驳回

主播人物:郭文贵 庄烈宏 
涉及人物:庄烈宏 川普 习近平 巴格达迪 斯副 江财神 刘志华 胡海峰 胡锦涛 张首晟 路德 Sara 凯琳 港妹 赵岩 卡丽熙 木兰 泰国战友 摩西 班农 两个日本基金管理人 胡舒立 吴征 钢铁侠 佐媛 王健 冰冰 郭宝胜 熊宪民 夏业良 Micheal 凯琳 韦石 吴征 钥匙澜(杨澜) 袁白兵 龚小夏 曾宏 JS牧羊子 乱伦彪 王岐山 
公司组织:华为 威视 清华同方 北京市政工程中心 郭媒体(G Media) 
国家地区:美国 伊拉克 中东 香港 欧洲 北京 东北 泰国 日本 马来西亚 法国 加拿大 台湾 
名词解释:爆料革命 区块链 比特币 数字政治 量子电脑 香港保护法 
文字整理:战友之声听写组 爆料革命正义必胜 
发布时间:20191029
视频链接: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198365584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庄烈宏先生:其实我这两天我很好奇啊,文贵先生,因为刚才的一个随手拍当中,我又问文贵先生一个问题,但是呢,文贵先生又不肯回答,说明天再说,今天呢我就不想再问了,想必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是什么问题。
 
郭文贵先生:区块链啊,你发现没有?这两天,咱们战友有的人就已经搂不住了,这就为啥我一直在咱群里说旧庄你要搂住,就是人家美国还没说呢,就说中美要签第一段协议了,啊,咱们战友们情绪有的就来了,就开始评论去了。
 
这么大的事,咱要搂得住,第一个,你怎么能耐,你也不是那个决策人,就你说再多你能是川普吗?难道你比川普还能早知道吗?你没必要证明给大家看,我们爆料革命,我们又不是情报中心,你干嘛显示那么着急,冲最前边,你想领导全世界,所有的事请我都知道,所有的决定都是跟我一样的,你可能吗?习近平他做决定,他下一个小时做什么决定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川普总统他有些事他也不知道。“梆”一个电话五角大楼说我抓到这个人了,头一个小时他也不知道啊 。就谁也扮演你那个叫神知,或者说是万能万神,你别扮演这个角色。包括这区块链,你昨天问我,区块链还没开始呢,大家就开始了,区块链解释去了,都要抢这个新,John庄你想吗?你抢的起吗?
 
庄烈宏先生:我没有那个条件可以抢。
 
郭文贵先生:谁也没有这个条件,你只有一个条件旧庄是你要做到的,就是你搂住,你不要去尝试去证明给全世界我是最有本事的,我的预测是最棒的,我的情报是最棒的,我无所不知,我无所不能,那你就完了,你就开始失败了。
 
这就是两年来爆料,John庄你发现没有,我从来不会去赶时髦,我从来更不会去赶新闻,因为我从来没把我当成新闻人,世界发生的事多去了,你都知道?怎么可能啊。所以说现在大家都是什么?比特币,区块链,我就说难听的话,战友们凭着你的良心,你拍着你的心窝子说说,在这个之前你知道啥叫比特币?你知道啥叫区块链?你不就是Google 两下子你去弄个常识吗?如果你能Google出来的东西你能讲给别人听,你觉得你还能说服别人的话,不是别人的悲哀,是你的悲哀,因为你的观众实在太Low了。就你随时,你那么聪明,都有这么一个智能手机,你上去这么一搜你就……
 
所以说,任何人呐,你就别尝试着说:哎呀我要证明给全世界,我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区块链哪是你Google完就到那讲去了,然后就讲给别人很兴奋,下边点赞,好、好、好,讲得好!你得到什么了?你告诉我?John庄,你得到什么了?你以为观众们都是傻子吗?战友们都是傻子吗?在这儿人家就觉得:哎呦,庄烈宏是区块链专家,我佩服你。如果你真这么发生了,那是你的悲哀,是这个给你留言的悲哀,因为你们都不可能在一夜之间你把区块链搞明白。你比如说伊拉克这事出来了,马上就有人这个……那个谁啊?巴格达迪,ISIS恐怖分子,大家也去解读去,你知道多少啊?你去过中东吗?你了解IS吗?你知道逊尼派 和什叶派的感受吗?你知道它是怎么来路的吗?然后大家一弄就讲什么这派那派的……
 
庄烈宏先生:文贵先生的角度跟大众还是有很大不同,包括大家都知道的香港的这个事件,香港运动4个多月以来,在4个月以前的一年多前,文贵先生当时说出的香港即将要发生的情况,大家当时都是一头雾水,想都没想到,今天香港竟然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是吧?现在看到香港的军队,香港的这些由解放军假扮的香港警察,看着这些蒙着脸的速龙队,就能看到当时的文贵先生观察香港的,观察中国与香港这个经济的角度跟大众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对于我庄烈宏去看的话,我怎么想都想不到,你跟我说我是不相信的。
 
郭文贵先生:这个,John庄你身上有很朴实的一面,就是说你尊重事实,你也敢面对现实,就事实是什么样就什么样,这个是就不哗众取宠了,所以说我觉得你一定要坚持到你旧庄以往的这种。一定要记住没有战友是傻的,他今天不明白你旧庄说的,他明天不明白,他后天、大后天一定会明白。没有任何一个人你能糊弄得住所有的观众和战友们。这就是为什么说大家一定要搂得住我一再说。
 
特别是这两天我能看到继彭斯副总统演讲之后大家很冷静,大家表现得非常的镇静、非常得有修养,但是就这个比特币的事情一下子就让大家的显出来,这个讲得太多了。然后呢给我私信的国内战友们说这个比特币的事这个解读的,特别是我们爆料的战友,区块链,包括咱们外边的社交媒体无人不讲,你看看没人不讲的,你能告诉我那一个人讲得你心服口服,你给我说出一个名字出来,你给我讲一个人出来,所以他讲得你心服口服你给我找一个出来。
 
庄烈宏先生:昨天晚上江财神讲得,江财神、江老兄讲得,我觉得跟共产党关系特别大,这一点我是肯定应该是能够相信他的,但具体怎么样还得在文贵先生这个角度这个高度去理解的话去给大家讲得话那就能够更加清晰了,我认为。
 
郭文贵先生:为啥我这么说呢?因为我最早我参与过,我参与了所谓的国家数据战略,其中包括了5G,为啥当年我敢跟西方所有的人说,华为不是跟PLA跟解放军合作,华为就是PLA,这话是我第一个说的,没有一个人说过这话的。所以说从那以后在美国,在欧洲,在所有地方演讲很多人都开始把这个话提出来了,说华为不是跟PLA合作,华为就是PLA,因为什么?我知道它干了啥,我知道它为啥干的,那么华为就是区块链的一部分,就是数据战略的一部分,这是个起码的常识嘛。John庄,你不能说今天很多人突然说区块链,就单独地说区块链,然后说共产党常委宣传区块链你就说区块链,大家谁都没明白就这几天大家的讨论,你就已经被区块链了,都在谈区块链,还有谈香港运动的吗?还有谈中共四中全会嘛?为啥不谈了,就把你区块链了。
 
区块链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领导你一切,我今天先不和你说核心的。共产党玩这套东西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2006年开始的。大家当年看奥运会的时候,大家记住,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后来刘志华被抓了以后,就是绿色奥运,就是不要腐败嘛,包括数据奥运。数据奥运背后是什么?我问过几个美国朋友:你们参加过奥运没有?参加过。我说你的指纹在中国有没有?他说没有。我说你只要参加过奥运,你所有的虹膜,所有的指纹,所有的信息都已经在共产党那了。
 
然后叫数字北京,你去网上查查去。你再查数字边防,然后是今天大家说的威视。我说:你去看看当时的威视战略是什么?威视的创始人是胡海峰,是胡锦涛的儿子,是在清华同方大楼上,两个楼其中之一,21楼、22楼、23楼、24楼、25楼。刘志华是在21楼,叫北京市政工程中心,上面就是胡海峰。刘志华当时第一次被抓捕就是在清华同方那边发生的。
 
你去想想威视当年第一个口号是什么?建立世界上数据的最高峰,叫数字政治。数字在前,政治在后。然后讲了个数字治国,数据是国家的安全基石。你去查查威视的网络上,当年就是这么说的。现在大家都讲区块链了。区块链,信息,AI,5G哪那么简单讲啊,大家千篇一律的讲了。
 
共产党毕竟绑架了14亿人民,还有它的权力,它的力量,它的资源是我们没法比的。但是我们解读要给它解读得正确,因为我们有这个能力,因为你干了,发生了,你想瞒住是瞒不住的。所以我们在区块链这个事情上绝对不能误谈,绝对不能以我们自己为了显摆自己,以我们自己浅薄的知识。那绝对是误国啊,当然误党就最好了,把它党给误了,死了就更好了。咱们不能误国,很多人听我们说话的。绝对没那么简单。
 
庄烈宏先生:能透露一点区块链,关于共产党背后的关系。能透露就透露,不能就算了。
 
郭文贵先生:关于区块链,我可以谈一件事情。区块链最核心的问题,它首先是政治,然后是军事,情报,金融。
我就给你讲一个最简单的事情,中共刚刚七十年大阅兵。它展示的所有武器当中,西方最感兴趣的是什么?最感兴趣的就是信息部队。你什么东风都是瞎忽悠的,你吓唬谁啊,开玩笑,你还没打,你就已经死了!!!信息部队那一部分,所有都是围绕区块链这关系。严格讲,你部队没玩区块链是打不赢战争的。但是你不要忘了,美国的华人科学家叫张首晟,斯坦福科学家怎么死的?自杀死的。什么时候死的?是华为事件发生的几天后。他是华为最高层顾问,这个5G和区块链什么关系。张首晟最早提出量子电脑,在量子电脑面前,什么区块链,什么比特币连个毛都算不上。但是可喜的事情,美国刚刚在两个月前正式公布,第一个量子电脑已经现世了,已经在试用了,已经发生了啊。
量子电脑一发生,你哪有什么密码啊。你这电子什么东西,都是笑话了。这都跟石器时代差不多了。在量子电脑面前,比特币算啥啊,分分钟就把你给解体了,啥也没有了。什么几百万倍,根本不止。
现在IBM大概是在亿和十亿次之间。然后它可以达到百亿次,就是一和一百亿,叭,就开了,你哪有什么密码。就像你家的门一样,再好的锁,我来个两千度高温直接融化,我拿个一万度你房子都没了,你还谈啥区块链啊。
大家现在完全没弄明白为啥共产党要搞区块链,完全给搞错了 ,从技术上你来谈区块链。
 
庄烈宏先生:据说第一台量子计算机现世后,运算速度比传统计算机高上几百万倍,但具体我不清楚。我给大家讲一个很简单常识,我以前用I3 window系统下载720P的视频,下载了3天。但现在用I9window系统下载1080P的视频大概只用20分钟就可以了。你们可以想想这区块链在量子计算机前面是什么概念。
 
郭文贵先生:John庄你悟性非常高,刚才你说的非常好,但是呢,还不是核心。共产党拿区块链说事完全是战略型的,它的核心本质跟大家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共产党谈这个区块链的时候,我们爆料革命真的看到希望了。等我明天认真跟你们讲。
 
战友们啊,明天上午大概十点钟我们开始直播,很无聊的直播。明天我从十点钟直播,我们都不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大家看吃的,我的厨师给大家做一种菜。明天呢是我请John庄同志,路德先生,Sara女士还有江财神在喜马拉雅大使馆吃午饭。我三天前专门订了一块肉,刚刚到了,明天你们俩留着肚子啊,从现在起就不要吃了。凯琳吃过好几次了。那个肉刚刚到了,现在就要开始做,一直做到明天。从明天上午十点钟大家就能看到做肉的后半段过程。大家可以看到这个过程,然后做点小菜,然后咱们一起吃午饭。
大家从明天早上十点钟,你们有事就去干事去,没事的话,最好准备点吃的,因为你们会馋得受不了。明天我是在这里请你们几个吃饭。明天你的职务是把这个摄像直播弄好,就拿咱们移动的直播设备好不好。吃完午饭以后,大家聊得高兴了,也可以到这里来,大家直播一下。路德,Sara,江财神,John庄,我们几个要在这里乱谈了。
明天你们要记住,麦克风要查一下子,可能人多了嘛!要查一下。你负责明天把这个弄好。
 
庄烈宏先生:好,没问题。
 
郭文贵先生:我让你来,我还没给他几个说呢!我要给他几个说一下。
 
庄烈宏先生:说什么来着?
 
郭文贵先生:没有什么。什么种类的肉?什么种类的肉?在这块都能看得很清楚。
 
庄烈宏先生:江财神要吃肉夹馍。
 
郭文贵先生:首襄阳、首襄阳,没事,我也去餐厅吃,然后看直播。酒庄很像香港TVB明星,什么叫像?早超过他了吧!当然了。
 
庄烈宏先生:是吗?谢谢谢谢。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我们今天就是试直播,不爆料完全不爆料。本来我有刚才要谈的2点钟,但是因为我还有视频会议约了,我还得上去。结果酒庄同志,我们整个是直播间,你们看不见彻底大改变,彻底大改变。这两天酒庄同志很辛苦和我们的团队还有我们的美女凯琳同志还有我们的港妹日以继夜的玩成了这不可思议的任务。
 
反正路德不太靠谱,我发现路德根本靠不住,得了,我别指望他了。我还是自己干吧!所以说星期六、星期天我自己干,我就给John庄发信息,你干嘛呢!John 庄说我在喝茶呢!我说你来吧!John庄就来了,来了以后我们John庄我们48小时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我在等路德先生等到猴年马月去了,别等了。我们的凯琳妹妹,我们的港妹妹妹,我们的保镖我们所有的其他几个团队,最多的时候这里长达几十个人全面工作彻底改变。大家你们看到好像一样,但是绝对是直播间彻底改变了。现在可以说,这是我想要的感觉。
 
庄烈宏先生:就是也有很多是我们另外、另外的哥们功劳。
 
郭文贵先生:功劳。
 
庄烈宏:对、对、对,把这些、地下都没有线了。
郭文贵先生:把我这个地毯让路德给我毁了,地下一根线现在都没有了,干干净净。这就是John庄,John庄这、最大的就是生活中干净,就特别规整、规矩。这点不像福建人,这边完全不像。
 
庄烈宏先生:我也不是福建人。
 
郭文贵先生:对了。
 
庄烈宏先生:我是潮汕人。
 
郭先生:潮汕人也不像潮汕人。
 
庄烈宏先生:都刷屏,大家好。
 
郭文贵先生:我的背景是纽约中央公园的一个实景照片,实景照片,实景照片。
 
庄烈宏先生:非常的好、好看。
 
郭文贵先生:今天完全不爆料,战友们完全无料的。
 
庄烈宏先生:本来我想给大家调个大家可感兴趣的,这个话题现在我调不起来。各位抱歉,抱歉,文贵先生说明天讲。
 
郭文贵先生:明天讲、明天讲。
 
庄烈宏先生:明天到底讲不讲?我们共同期待吧!好吧各位。可能文贵先生还要等一些关键的信息吧!我估计,不然的话今天不用留到明天讲。我估计文贵先生,每次做一些事情都要有确切的信息才会跟大家讲。这个也就是前几天在John庄的一个随手拍当中,文贵先生经常说的,说一些没有不是确切的信息不能随便发,发了之后会影响我们心中的信誉。我认为文贵先生这一点非常值得大家学习,文贵先生是吧!
 
郭文贵先生:不敢当,不敢当。人家说了John庄很爱干净,没错,你们换个背景。有战友们要求换个背景,换个背景,跟随七哥,赵岩在阴阳怪气砸锅了。你要砸就大胆的砸,别烂不拉几的像个太监似的,有种放马过来,你看郭文贵给你准备了什么菜,等你砸的时候一定让你扒下郭文贵内裤的时候让你看到很恐惧的东西。
 
庄烈宏先生:我给大家说,说说赵大将军一个吃相吧!
 
郭文贵先生:还会爆料,John庄要爆料,John庄要爆料,兄弟好。John庄同志只要是任何人对我砸郭,那就立马就不得了了,最明显的是一个John庄一个卡丽熙,第三个是木兰,木兰传奇,木兰妹妹,现在睡觉呢!只要是有人一砸郭,哎呦!马上受不了了。这就是为啥是好兄弟呀!这个是不是好兄弟是有感受的,这就像男女对方一样,说我爱你和我不爱你,你不用说那么多,对方是有感觉的,对方是有感觉的,哥们好,对哥们好也是有感觉的。男女之间如果用嘴说出来说我喜欢你,我爱你,这已经是太Low了。男女之间就是最大的就是身体、就是感觉,完全、对方真的是万里之外都有感觉,不是说1在米之内。
 
男人和男人更有感觉了,他完全有感觉的,这你对我好,你对我不好我当然有感觉了,这还用说吗?所以说我最不喜欢就是、这在东北人爱说这话。哎!我这人老厚道了,然后哎!你知道吗?我对你老好了。哎!我一听这话我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我说实在的吧!哎呦!我一听这我受不了,我一听这我受不了。我这虽然在东北出生、待过几年,我一回头我一听东北人说这话我就受不了。我们家也有很多东北人,一在那说话的时候,我说能不能不这样说话。这个说法实在是、然后跟你唠点实磕,那过去都是假的呗!
 
然后我爱你啊!七哥我爱你呀!哎呀!我这受不了。你爱我不用说出来,不用说出来,我有感觉你对我好不好!你爱不爱我,我有感觉。就像我一再讲的,我跟我妻子从来没说过我爱她,他问我这么多年、34年,我从来没有一次我说我爱她的。这事太严重你知道吧!太严重,另外一个我觉得战友对战友的好,不需要对方有回应,是不是!人家都知道、能不明白吗?是不是!你说我也不是神,那个战友也不是神。
 
咱们其中一个战友是在泰国的,默默的挺郭,大量的给国内发信息。他在泰国非常成功,他是某个企业里面的等于是3号人物吧!在几个月以前他要回去,他说郭先生我要是万一被抓了,我就拜托你一件事情,然后就跟我说了说什么事。我说你一定要回?他说一定回去,他因为老人的事情,就这回去了没啥事儿,就在他出境的时候警察把他给留住了。走,你过来,说我先让你走,我可以让你离开,但是有一件事情不要再把郭文贵的视频再往你家人群里发。你在害你家人,不是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为啥放你走,就觉得你这哥们还是个爷们。这哥们傻了,这是战友还是啥情况!
 
战友是很有身份的了,你想想也是私人飞机了也是、最起码百亿身家嘛!然后他就问了一句,我能不能问一句你为啥让我走!他说让你走也不是我的决定是上面的决定,考虑到你的生意、你的企业各种形象,但是不要再传播郭文贵视频给你家人了,你在害他。这句话讲到点子上去了,就是你真正的对你家人的爱,你不要把他置于风险之中。包括你喜欢的人,你也不要把它置于风险之中。
 
我每天都面临着很多战友说郭先生我这能帮你吗?我能为你做事吗?我能捐钱吗?我可以告诉你,我跟每个人都会说一句话,如果在你能力承受范围之外,如果能给你带来风险,你做这种事情或者支持、挺郭爆料,你是世界上最大的傻子而且你对我是最大的侮辱和伤害,我绝对不需要,因为你都愿意挺郭、愿意支持爆料革命了,我再希望你去冒风险,这就不是人干的事儿了。
 
那就像所有的我们看到的中国历史上所有的革命都要靠捐款。那帮欺民贼竟然公开说,革命就是钱,革命就得捐款,那不要脸嘛!美国有很多伟大的革命者是没有靠捐款的,千万不要相信这个骗人的逻辑。你但凡、你看一个、几个大的宗教,犹太教、新犹太教、基督教、天主教每个教你去看,从旧约到新约只有历史上,哪个是靠捐款完成的宗教和信仰的改革,犹太人被赶出国土多少次,回来回去,不管是摩西怎么说跟上天跟神沟通好了,写了一个合约,但是你觉得有钱吗?我认为神圣的职责是没有钱的,但是他有一样东西,你看看所有的历史上伟大的都有爱,那里面都有爱。都有上天有神还有责任 。你必须对对方好,你对不对对方好,只有你知道,对方知道。
 
这个可悲在哪呢,我们身边有无数个人都在玩假的。而且自信玩假的对方不知道。这太可怕了,不认识家人,不认识朋友,特别是我们战友。很多人我说过很多遍了,战友情高过爱情,高过兄弟情。我不是放屁呢,我不是傻到愚蠢到我瞪眼说瞎话去,我真这样认为。至于你怎么认为我不知道。你肯定是你有一个馒头,那一半给你老婆,那一半给你了,在丢半拉给我。我不会的,我有一个馒头我一定是咋咱们,我跟我老婆咱们仨一起分。我一定能做到,我没这么做我不会这么说的。
 
这就是今天怎么看待事情和事物。所以说你看到今天我们走到这的时候,香港的人为啥让我们佩服。就香港我支持那么多人,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骗我的。你说香港人让不让人家佩服,没有一个骗我的。香港那些小女孩小男生就一句话「谢谢郭叔了」,要不「谢谢七哥了」。所以说我每天都「莫感谢」,我也讲不好粤语,我就「莫感谢莫感谢」就算了。
 
而且所有的香港的这些孩子,让我感到真的和我们大陆不一样。他们记得你曾经的一点一滴,有时候让你感动的不行啊。比如画画的几个孩子,我说我谢谢你了,你太辛苦了。他说,郭叔,当初是你告诉我一句什么什么,让我坚定下去。就是香港人他知情,他记住你的好。他真的没有记住你的坏。而我们大陆出来的,最能记住的就是你的坏。
 
哎哟,John庄曾经干啥坏事了,好事我不记得。那么我那么多事情,我不可能每件事我全都知道。所以说泰国那个战友就说「郭叔,说实话我挺伤心的」。回头还说「我很生你气,一段时间我一度很生你的气,但是回来以后我全解了」。我说什么情况?他就帮助一个国内的战友,这个战友最后就很绝情的拒绝了他一件事情。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不能什么事情都知道,对吧?他回去以后才发现不是我做的决定,是那位朋友做的决定。但是他对我很生气,他还是继续支持爆料。但他回去闹完这个误会以后,回来说「郭先生,我真的是冤枉您了。但是让我更加愿意跟您在一起爆料的事情。就你的心胸,你对我的包容。当时我对你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你没有在乎」。我要告诉你的John庄你一定要记住,你看一个人好坏的时候,是当你犯错的时候他怎么对待你,当你穷困的时候他怎么对待你,当你有麻烦的时候他怎么对待你。
 
我跟你讲几天前,班农先生啪一个电话打过来「Miles…郭…,什么情况?我的记者给我打电话,说什么什么什么钱,怎么回事啊」?哇塞,班农啊!我听他说完了,哎我说「说完了吗,就你还当美国大师啊」?我说班农先生我请问你,郭文贵给过你一分钱吗?没有。你拿过我一分钱吗?没有。我说别人当顾问犯法吗?他说不犯法。我说那你这个票据谁给拿出去的,你这东西?哎,他傻了。我说你问过吗,这合同怎么出去的?我说我也告诉你,第一我郭文贵不用电脑,他黑不了我,我不用电脑,我也不用E-mail。我只用一手机,手机里没有E-mail。我也不会写英文,我也不会读英文,我说我请问你,跟我毛关系啊,对吧?
哎,冷静了。是,啊!我说你被黑客啦,查去吧!
 
我多次警告你,你家人和你被黑客,你还怀疑这个吗?你敢跟我打赌吗?我说这就是你要知道共产党他多么流氓,他连你们都敢黑客。
现在查出来了吧?
当然啊,我报案啊,你去FBI,你知道国土安全部啊,是吧?
你说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公司,还是跟我合作,跟你合作,我们所有文件,所有账单都可以晾给全世界看,我向全世界保证。第一、没有一分钱是我的。第二、我没有一件事犯法的。我郭文贵24小时你可以在我身体里安上摄像机,安上监听器。我第一天爆料的时候我就对着镜头说过,我郭文贵没有偷过一分税,没在中国大陆拿一分钱,没干过一件犯法的事。我要是没这个种我就不应该爆料,我也不敢爆料。共产党13000警察弄了我五年了都没定我个罪。你说我能干嘛去。我有没有大陆拿钱你可以拿账出来啊。是吹牛的吗?
 
这就像我们日本的一个基金,这个基金的管理人只有两人跟我有单线联系。共产党就一直想找这基金,他永远找不着。我就告诉他俩非常明确的,我说我告诉你,我现在对你的所有帮助我不要回报,不要一分钱。但是当我们向你借钱的时候你必须借给我们。这二十几年的关系了,当年我从看守所出来你就帮助我一直到现在。他家已经三代人跟我合作,但我的信息你敢泄露出去,那咱们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我们中间没有一张纸,没有一份合同。没有一张纸,没有一份合同。所以我郭文贵说,我从来我没让他家人去过大陆,我没和他见过面。我说我帮你们,只要一天我困难的时候能借给我钱给我支持,就这么简单。人家日本人是全世界最守信用的。就那么守信用,从来没有出卖过我,也没有和我身边任何人有过联系。我只要一个电话,一定支持我。
 
当年他在泰国买几个项目,还在马来西亚买项目,在美国西部买项目,买了大概七八个大项目。当时我给他做顾问,还帮他介绍了投资。他说「郭叔,这回你得按照我们的规矩,你得什么什么拿什么」。我说,对不起,你拿着。我借钱的时候你借给我就行了。他说那我们中间有一张纸写个东西,我说对不起不用写,我相信你。你不认就算了,你认了就行。我到日本去,每次吃饭,都是日本最好的,提前安排,最好最好的。那就不能想象的,老百姓是想象不了的。总是吃完饭以后才告诉我「郭叔,你有什么事情,只要一句话。我爸爸,我爷爷都告诉我说我们家中国唯一朋友就是你」。
 
我要告诉你什么John庄?人与人之间是靠心交的,不是纸张不是合同。你有事的时候才能看出你的好坏,那天班农先生紧张,我说班农先生我跟你没有合同,你干嘛紧张啊,你看得出来了是不是?
 
刚才他给我发信息,上星期要来见我,这星期要来见我,上节目。我说我没时间。上节目你知道咱这翻译系统很麻烦,同声翻译很麻烦。但是我日本的朋友你知道发生了一件事情,正在发生一件事情。就在2018年,突然说,他在大陆的资产被封了。他当时就想到应该跟我有关系,他就打电话「哎哟,Miles, 我们什么什么情况。但是郭叔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所有的后果我们承担,我们跟你啥什么什么关系,我所有的我承担。不管什么过去的承诺是兑现的」。
 
John庄你叫人感不感动?就人家有事告诉你,但是我不是责备你,也不是用这个抵赖过去的承诺不算数了。更加算数!我只是告诉你,结果一查跟咱半毛钱关系没有,人家迅速把所有大陆人全部撤掉。
 
那段时间你记得胡舒立、吴征,专门在日本报道我的丑闻。我喝多啦,在车上吐。然后日本还雇了专门写男女性关系的,很Low的那种花街巷新闻的记者写了我一篇我的负面新闻。其中有视频就是关于到我喝多,就是跟我的日本朋友他们家里的,很low的就代表接待我的人,但是在日本也是很有钱的。可是他完全没有料到,就日本反而在这件事情上就更加对我信任,更加对我支持。
 
这就John庄你要记住的,什么人是你朋友。你这佐媛天天上你新闻,人家佐媛上你,你别见了变了钢铁侠了你就把人家给忘了呀,是不是?你得对人家佐媛得够意思?不要因为你现在牛X了,就把人家纽约顶郭给忘了哇。什么时候看你庄烈宏的为人,是看你高升的时候你忘了这些老友有没有?你有困难的时候,人家战友有困难,朋友兄弟有困难的时候,你怎么看待的,不是一看上,吓得就跑了,不是那感觉,你懂了么?
 
结果昨天,你看到班农先生这个报道“呱”出来了,广告。我从昨天到现在,我刚刚还在楼上说呢。这么多长时间,没有这么多已经离开我的,很多没联系的西方朋友都跟我联系,都是英文Email。为啥啊?“郭先生,我愿意给你做顾问。”这,我说:“不是我!”那班农先生是跟人家郭媒体,郭媒体我没股份,人家是投资者。人家不光是班农,人家签了十几个比班农还牛的政治家。大家你们要记住我说的话啊。郭媒体的投资者签的可不是班农,班农可能是这里边儿最low的。你们未来会看到比他牛的多得多,十个以上!
 
这就为啥说郭媒体能做强做大,你明白了么?John 庄?那不是吹牛的!但是,这十个人的前提是,投资者,我有,我是它现在最大的网红啊,对吧?最大的代言人啊!对吧?那我告诉他,你如果找签约人,你不是反共的,咱别玩儿了。我绝对不跟你干了。我自己,我现在我郭文贵自己搞个郭媒体我自己能玩得很好,对吧!而且我在哪儿,我相信我这媒体都会存在的,我非常有这自信啊。我说,我随便,我把什么这冰冰,那冰冰,是不是?什么1808那,我随便拿出一段视频,我就能把一个媒体给它养起来!我随便拿一个案子,就能把它连起来。我把王健先生死亡的没拿出来的信息的百分之一,就会轰炸到全世界媒体爆炸!就让他们全傻眼,你信不信?你信不信,John庄?
 
庄烈宏先生:我相信,因为我当时,文贵先生让我,有一次让我弄那个王健那个摄像的视频,是个大文件。
 
郭文贵先生:那还早着呢!
 
庄烈宏先生:是个大文件,我看不了,我看不完。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我要把这东西亮出来,哪个媒体不过!所以我,投资者我得说,签这十个人,你首先你不要,你要是保证不了他是反共的那不行!所以班农先生必须反共。还有一个,我当时就说的,班农先生必须挺川普!你们可以问班农先生去。我说你跟我打交道的这三个条件,第一个,绝对必须挺川普总统!你要但凡有一点儿对川普总统,有任何的反或者不敬,我跟你立马翻脸!而且这个投资人也不能跟你合作。第二件事情,我们不掺和美国内部政治,你不能把我们掷到里边儿去。但凡有这个的时候,我绝对不干!第三件事情,班农先生,你必须是全面的反共的,坚定的!你不反共不行。这三个原则。
 
比班农先生还厉害的十个人,未来你们也会被爆料,因为被黑客了,可能很多文件也会出来。还有更牛的人!更牛的人!这算啥嘛,算毛子嘛,对不对呀?你们会看到,你们台小看我们爆料革命了!如果这爆料革命只靠郭文贵和班农,那不叫爆料革命,那叫傻瓜革命!爆料革命的核心的力量都没冒出来呢!过两天,就马上四中全会完了,你就会看明白了。郭文贵是走在前面了。我肯定是个先锋,然后战友当中像你啊,路德啊,Sara啊,是不是?江财神先生啊,卡丽熙啊,这个木兰传奇啊,等等等等,都是先锋。但是真正背后的,万千万个,上亿个战友英雄多了去了!
 
所以说你们会看到,这个G Media,就是以前的郭媒体,在两三个月以后,会大的变化!这个投资者,将会买下,就我对面,你们看不见,我对面的某个公司的100%股权。这个并购将震惊世界。一年前他们说,我说:“你千万不要买!等共产党把所有的中国企业,全部给国有化以后,你白菜价,买中国的资产,包括海外资产。”他们现在觉得我做的这决定太对了!现在也很多,就是中国老板在海外的资产,白菜价!白菜价,都是百分之一、百分之五,都是甚至是几百分之一的价格,就想套现。就想套现。我说,一定要等到AI,还有区块链,5G成熟,郭媒体才能飞翔!在这之前,酝酿,点点火,点点儿小火。就像你到海边去吃东西,先点点火,热热身。真正的大火,你要等到那个,夕阳日落,海水涨潮,冷风袭袭,“boom!”你把这木头点着了,“哇”你这个,海边儿的这个供火的感觉就来了。你说大太阳照着,你点个火干嘛啊?这边晒着,那边热着。(庄烈宏先生:顺便放点音乐。)对了!这就你专长,来点音乐。然后再烤电肉,对吧?弄点鱼,海鲜,是吧?那就来了。
 
(郭宝胜之流别挡,准会去美国监狱。)郭宝胜这孙子太搞笑,头两天给法院,发了一个东西。郭宝胜发了个东西啊。说,这个,头两天要开庭的,没开庭,导致他老婆损失多少钱。还有这个屎诺,熊宪民这孙子要去作证,损失多少钱。还有一个什么,这个谁谁谁去作证,这个还是Micheal Woller这个骗子,是多少钱。总共4600块钱。然后把他律师给炒了。
 
刚才就我来直播前的两个小时,法官给发了个回复,基本上,中文说——去你大爷的!你在放屁!你给我滚回去,老子不管!又给骂回去了!它对我们是个好事儿。就是,郭宝胜有多耍流氓,就像夏业良一样,还到最后一分钟还耍流氓,还抱幻想呢!
 
 
庄烈宏先生:说起这帮伪类,最讨厌最讨厌的是,就是郭宝胜,一般人是做不到的,人类是很难做得到。他们就像是人狗共同体产物。
 
 
郭文贵先生:可爱的兄弟,小老弟真的是没得讲啊!这个首先一点郭宝胜这个人渣呀,叫丢人现眼。这个人烂到,就是不用,真的用语言无法形容的程度。你看他给法官写的那信,他老婆的钱,熊宪民的钱,Micheal的钱,竟然还发什么?我们的律师家人过世了,哎,他说什么?你过世了,你家人啥名啊,死的?你把死亡通知书给我呀!哇!这下惹怒了!这法官,这速记员惹怒了!就这种在中国耍流氓的,你想想人家,谁愿意拿自己过世去赌这事儿去啊?谁愿意啊?结果是我呢,因为我们都定好了,你像凯琳订的酒店。凯琳这是你订的酒店,是吧当时?凯琳订的酒店,我们定旁边儿,酒店、飞机、车,啥都安排好了,最后一分钟取消了。我们损失多少钱?是吧?
 
但是我们不能说,人家律师家人过世了,咱得马上给人家问候。你就是郭宝胜的律师家人过世,咱也得给人家问候啊!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结果人家这律师恼火恼大了!结果他就说句话,说:“你们中国人都怎么这样?”(我说:)“哎!你可别这么说啊!什么我们中国人,他不算我们中国人了!他是美国人现在!我们中国人不都这样,知道么?”这叫丢中国人嘛!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还什么佛教徒,还是牧师。他有一点儿怜悯之心,有一点儿道德仁义吗。你想想人家律师会怎么想。法国会怎么想,你们中国人怎么会这样。还好,跟我说的时候,我给他说回去了。但是你想想人家怎么看我们中国人。真的是哪有这么垃圾的人这么说话的。他脑子里边可以用他的律师,冒充他爹妈死什么的可以干的事,他能干得出来。他一位别人也能干得出来。但是我认为包括我,我们,没有人能干这种丧尽天良,低级下流的事,只有他的熊宪民和夏业良,和韦石和吴征钥匙澜这种人能做这种事情。所以说这帮王八蛋太坏啦。所以说在美国毁了太多人了!严重地损害我们中国人的形象。
 
所以你看郭宝胜这个烂人。说实话,当时我真没怀疑郭宝胜,我只当时听说在加拿大,骗一个人,这个人现在已经消失了。他当时在人家家吃饭,喝酒,他打电话给袁白兵,说这个人很傻,钱多,来吧,大骗点儿,数大点儿。然后这个人给龚小夏女士捐了三万美元,给路德先生捐一万美元,路德没要,给曾宏先生捐了好像是三万美元还是两万美元,然后给他捐了十五万美元,然后这个人就跟我联系了。当时我懵了。我说什么情况,他就说在他家发生的情况。然后说这钱汇给郭宝胜老婆了,我说那你把票据给我发过来,人家把票据给我发过来了。然后JS牧羊子被骗,我更傻眼了。他找人家要机票,要费用,而且自己公开说我代表郭文贵先生。我记得我每次都说,谁也不能代表我,谁也不允许代表我。这不是明着骗嘛!刚刚法官要求我们出席一个和解会,我们必须出席的。这是大概第十二次到十三次了吧。就是要和解。我们告诉法官,我们不是要他赔那一万五或者两万五,或者三万五的事,和四万五,还是一百万也好,我们就是让更多战友知道,他不能再骗了。就是让更多人知道郭宝胜他骗了太多人了!
 
你就说那曼德的书,曾经说神励志的书,在美国第十大畅销书,根本是假的。很多人买了这个书,而且他是牧师,还骗人!而且还威胁人家呢,那个给钱的朋友,你知道吗。
 
庄烈宏先生:我是个渔村出来的,我觉得郭宝胜给我抬轿都不配。你有没有看看2018年我那个美国朋友给我写的那本书,年度四大最受欢迎的书之一。这都是真实的。我最讨厌是什么呢,还以假牧师的名义去骗人,我最讨厌的最憎恨的,就是郭宝胜曼德这个人。你坏没关系,你可以坏。你不能借着这种做人的面具,去违背良心没有做人的尊严,做这种人类都干不出来的事情。害人你知道吧。我说他人狗共同体产物。
 
郭文贵先生:这是你的观点啊。这有战友说了,骗了十五万。他这个事把我震住了。就是为什么起诉郭宝胜,就是他竟然威胁人家,去加拿大皇家警察举报人家,然后给中国政府写了N个信,很多政府部门找我来调查,就是郭宝胜给移民局给国土安全部,他自己推特也公开了,写了N个黑信,这个伤害是无价的,损失是巨大的。就因为他这人和夏业良韦石熊宪民乱伦彪等人乱说话,我们很多要跟我们投资的,请顾问的都跟我们停了,损失巨大。所以说这帮孙子太坏了,你知道吗。
 
所以我们战友们一定要清楚,真和假这个东西不是真假这么简单,他要人命的!他改变了事情的本质。
 
所以说战友们,今天这是乱聊啊,今天我们是试直播。音响不好找John 庄,视频不好找路德。但是今天跟路德没关系啊,我们自己玩儿,不等他了。我们自己弄得非常漂亮,他来了以后脸会红的哈。
 
说我每天都高兴得那不是真得,每天我也有很多压力。
(与John 庄闲聊)
 
这两天以来John 庄很辛苦,非常感谢。和我们港媒还有凯琳还有我们团队创造了神奇。我们直播间最早报价100万美元,后来是80万美元,后来50万美元,就这个程度要30万美元,我们用两天时间完成了。我们根本不需要最愚蠢得事情出了十几个方案,几个月来每次都要在我天窗上搭一个黑架子,我超级不喜欢!结果是,可能吗!这屋顶上是水泥的,你打什么黑架子呀!这不可能的嘛!
(战友问,请郭先生讲讲谈判的形势)战友们,这两天热点我都不想谈啊,我可以再次告诉大家。关于中美贸易谈判,文贵最早就说过,会以喜剧荒唐滑稽的结果收场,任何在这事上的解读那都是傻子,你都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呢。他没有什么路,你再解释也是那结果。就是我说的,一刀死还是十刀死,还是上桌子自己死,慢点儿死还是一刀一枪毙命,就这结局。你再解释,这过程怎么变化,多么喜剧化,都挡不了这个结局。
 
好消息多了去了我告诉大家,坏消息这两天也有,但是没必要说,这是正常的。比如说香港的保护法案。我说过吧,受到巨大的重创。我跟香港的朋友说,你不要想着明天就完成,不可能的。共产党来搞第一段协议这事,就是拿香港说事的。发生了吗?王岐山出山,不就是玩儿这事儿吗!但最终我告诉大家,香港保护法一定会过!美国人会拿着大骨头棒子,哎呀,晃一晃,最终一定是砸向他(CCP)的,香港人不要着急,一定会的!
 
所以说John 庄,一定不要人云亦云,乱跟着跑,一定不要啊。
 
还有这个四中全会,战友们,啥叫四中全会呀,权力再分配,经济再分配,干掉几个有威胁的,抓几个杀鸡给猴看,统治集权,把自己的哥们儿弄上来,把不放心的人弄下去,然后给你编几个美好的故事,再骗点儿钱。就这么简单。多简单的事儿啊。四中全会跟你老百姓啥关系也没有。每一次全会,每一次两会,都是决定怎么杀老百姓,怎么杀得更漂亮,怎么偷你老百姓的钱,怎么让你眼睛闭得更紧,怎么让你耳朵听得更少,怎么让你把嘴闭住,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凡是在大街上说四中全会的,那都是愚蠢到了家,连猪狗都不如了。共产党开得每个会都是对付老百姓的,保护他自己的,让他自己安全的。让自己腰包多的,自己安全了,腰包鼓了,私生子女安全了,钱花不完了,开始动手了。抢生殖器了。生殖器抢完了,干啥去呀,想到杀人了,看谁不放心啥几个人了。杀完人又干啥去呀,欸,中国杀完到外国杀去。到外国怎么杀呀,看看哪个国家杀,也动动手,也玩玩儿生殖器,就这么点儿屁事儿。
 
(战友问:台湾为什么让人失望?)
这得问台湾去了。不行,我得上楼去了,已经晚了很长时间了。晚了一个小时了。
 
谢谢港妹,谢谢凯琳,谢谢John 庄先生,谢谢我们幕后这么多团队啊。今天完成了百分之四十八。我们家得日本厨师每次问我,您满意多少分,我说48分,什么时候过50分,我说你等着吧,哈哈。
 
现在一起为中国人民,台湾同胞,香港同胞,西藏同胞,全世界人民,特别是香港同胞的香港保护法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