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9年6月7日视频 20190607



郭文贵2019年6月7日视频 20190607 香港的事真搞大了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郭文贵 班农 翻译奶奶 胡舒立 袁红冰 郭宝胜 龚小夏 熊宪民 瑞克 彭斯 蓬佩奥 韦石 Inty 川普 凤凰九天 纳瓦罗 李嘉诚 郑裕彤 李兆基 林郑月娥 博尔顿 韩连潮 赵克志 刘延东 黄艳 
公司组织:法治基金 法治社会 公安部 Twitter 香奈儿 新华社 环球时报 
国家地区:美国 香港 纽约 华盛顿 上海 巴黎 国会山 重庆 
名词解释:爆料革命 五毛 共产党 盗国贼 欺民贼 
文字整理:linlin 呼吸的雾霾 文正 文随 非洲小哥 
发布时间:20190607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ko4vMKqiUk8
内容梗概:
因为我今天一直到早上都在工作中,太兴奋太兴奋。昨天是一整天,毫不夸张的说,真的是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啊,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忙晕了。到凌晨的时候,在凌晨的时候躺在那的时候,像死猪一样,嘣,我就觉得我冲完以后躺在那儿就一下就过去了,一觉醒来四个小时,哎呦,这四个小时醒过来是真舒服,啊真舒服。这天底下我发现最快乐的就是睡觉啊,最快乐的事就是睡觉睡觉觉睡觉觉,但是真好,真开心! 
 
亲爱的战友们,世界在巨变,世界在巨变,这个巨变不是开玩笑的巨变,是大变。可以这么说。大家看到今天《环球时报》这个鳖孙啊,什么玩意了,又把蓬佩奥,约翰•罗伯特•博尔顿,彼得•纳瓦罗还有班农,全放在一起,列为五大,还有彭斯副总统列为五个敌人,疯了,这帮孙子疯了啊,然后这事对咱可就天大的好事。一年前两年前咱拿一百个亿,你让环球时报写这,他也不给你写啊,现在咱不拿钱,他就写了。多好你把全美国都列为敌人才好的,对吧? 
 
再一个大家看到了一个叫Politico这个报纸,写了一篇报道,在这之前Politico采访了我们的律师啊,从来没有联络过我,也没联络过法治社会,也没联络过法治基金。那么他就注销这个报道,一个叫麦克沃特的这个傻叉,这家伙就是一骗子。谁呢这家伙这介绍人,就是因为当时我说实话,我相信了韩连潮先生,韩连潮先生四次个人担保,我就相信他了。这个人家有朋友,不是我,是钓咱们的战友,合作者,被掠夺财富的人,和我一起进行调查。通过这个人可以看到文贵在调查上花了多少钱,大家可以明白了吧!二话没说,100万美元啊,总项目5000万美元。中国历史上有人花5000万美元调查共产党的吗?啊?结果还把我牵扯进去。因为我又是个人担保,因为我不担保人不出钱啊,是吧?再一个呢我说我要分享个人担保,分享你调查的信息,我要使用你这个信息权。所以Politico就抓着这个事就调查了。 
 
真正的Politico是什么?大家要看一看啊,这个政治杂志的后台合作者叫新华NEWS。新华新闻。他大爷来的,Politico,你真敢玩,你替新华写一篇这样的报道。这个记者跟那个当时报道强奸案如出一辙。我给你打电话找不着你,还有打根本不重要的人,然后报纸就出来了。不管这件事真和假,反正郭文贵那个强奸的帽子也给你带上了! 
 
但是今天早上当我有时候发给我这个报纸,我就看了,大概五秒钟,我又往上一搂,我就笑的就不行了,我正在蹲厕所,当时就是大便通畅,啊非常流畅,笑的不行了。为什么?只要共产党出招,只要老共出招,咱必赢。大家发现了吗?法治基金,法治社会,从来没有推特账号,从来没有推特账号,他竟然整篇文章运用来运用去,就是那个推特上,这个推特账号上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募捐比特币和以特币。 
 
他大爷的,他瞪着眼瞎说呀!法治社会,法治基金从来没有!twitter账号,也从来没在推特上,所谓的募捐比特币和以特币。然后呢我马上我就打电话给法治基金的律师了,还有相关律师,相关人士,我说你们怎么看这文章,他们说唉呀,这文章这个写的完全不是事实嘛,我说你们 发现什么重要问题了吗?这就是郭文贵的天才,他们说,有些根本没有联系呀,他也没有跟法治基金联系,他们就是乱写,然后,看来这是有问题的。 
 
我说我做为一个捐款者,第一捐款人,我提醒你三件事。 
 
第一个,他有没有给你法治基金,法治社会联系过,你要留取证据?如果没有的话,你要取证。 
 
第二个我要提醒,这个Politico的报纸是跟新华News的合作者。 
 
第三个,我说我提醒你看看法治基金,有没有人因为看了报道不愿意捐款了。还有一个我说我刚刚接到一电话,原来准备要捐5亿美元的,说看了报道停了。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将有重大损失。 
 
结果是我到办公室,就有人来跟我说,法治基金已经收到N个电话,这个留言我就不多说了啊,说本来要捐款不捐了。我这就说明政治杂志和新华集团新华News已经给法治社会,法治基金造成重大损失,这是证据,马上取证。 
 
所以战友们,你们捐款的时候,在下面留言,你们一定要说实话。比如说咱们战友现在你要捐款,说本来你要捐100万,现在你只能捐1万了,你在下面要留言,啊一定拜托战友们留言,就是说我本来要捐100万,现在我只能捐1万,因为看了这个新华社和美国政治杂志合作的报道。 
 
还有一个战友们拜托你们了,这两天留言要多留,咱要以证据说了算啊,没证据不行啊对不对啊!就是你们看到这个政治报道受到什么影响?你们要留言。这留言是为了给谁看是给法官看。人家法官一看在重庆某个地方,有一位人士要捐1000万美元,由于看杂志不捐了。某个人在上海本来要捐一个亿,一个亿美元不捐了。我先捐3000啊,只能捐3000了,然后捐一个亿不捐了,希望大家多在这留言。我们将把你留的言未来作为呈堂证据,和Politico还有新华News 咱给他算账。为法治社会,法治基金寻回正义。中不中,战友们,这一招中不中,好事好事好事啊好事。虽然 
 
法治基金,法治社会会受到损失,但是让我们看看共产党的邪恶,这是好事!嘿,兴奋都没扭盖,我就开始喝上了,丢人吶。太兴奋太兴奋!所以说请战友们,因为你们看到这个报纸啊,不愿意捐款的,影响你捐款的,请在你的法治基金和法治社会下面留言,中不中。拜托了! 
 
另外一个6月9号啊,香港大直播,香港大直播,我们可能要提前了。最后我们今天下午公告,可能是六点钟就开始,六点钟就开始。纽约时间6点甚至更早。一会班农先生来了,还有其他几个来了,我们再商量商量啊。要提前,与香港同在,与香港同在。班农先生将有重大宣布,重大宣布!他比我还愤慨,比我还愤慨。 
 
昨天晚上这个我就没法说了太多人,太多人要参加这个节目了,我们统统拒绝。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共产党给我戴上一个什么叛国贼呀,叛美贼呀,这个帽子啊咱不能。那么咱就是要跟,很多在香港现场的战友,如果能给我们班农先生,给文贵联机的,请大家给我们联机。我们当时我们可能设三个频道,英文频道,中文频道或
粤语频道,或者把中文变成了粤语频道,然后咱们这回的翻译奶奶翻译,是独立的翻译间,没那么吵了,会效果很好。 
 
班农先生和我,和龚小夏女士三人在场。会和很多战友联机,然后中间表达观点,实时直播!如果现场有什么突然变化,可能弄不好还跟某国政府总统联机!文贵又在那胡说了,瞎蒙的。可能和某国政府总统,总理联机!都是有可能的啊!所以战友们不要错过这个时机啊。 
 
(颓废的五毛:把瓶盖吃了,天吶真够黑的了啊!)这颓废的这五毛。说颓废,当时我们老师让我写作文——颓废,这个我写作文就把“颓废”念成了“秃废”,然后写了个作文,叫老师给我挂在我们黑板右侧,挂了将近几个月。哎哟!丢死人了! 
 
Inty来了! Inty来了! Inty玩得挺花哨,凤凰九天这两天玩儿得也很花哨啊,也很花哨!挺好!咱们戴维小哥去哪儿去了?戴维小哥去哪儿去了?澳洲之声去哪儿了?咱戴维小哥现在老讲逻辑啊,现在找不着了现在!这个澳洲之声跑哪儿去啦?我这兄弟都去哪儿啦? 
 
所以,兄弟姐妹们,你们真没办法相信,发生了什么大事儿!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可以说在美国共党最好最牛叉的一个人,共产党的老朋友,给我打电话:“Miles,我们应该见面谈一谈了!”我说,“对不起!我太忙了!过一段时间!”老人说:“Anywhere,anytime,I wanna meet you.”他已经病了好长时间了,最近没出门,跟我说这话。我说,“你照顾好你自己吧。Take care yourself.”。没时间见面了!为啥? 
 
前天大前天,香港两个富豪搞地产的大富豪,很少来美国,在对面的川普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在那个Central Park的西南角,在Columbus Circle那个地方,在Time Warner下面有一个法餐厅,老餐厅了!香港地产商,大富豪也到纽约来买房子!然后呢,跟一些美国朋友吃饭。一进门先宣布:“对不起啊,对不起啊,我不是中国人!我是香港人!我是香港人!”为什么呀?这哥们儿给某学校,某大学捐钱,大学要把钱退给他,要把那钱退给他。不但要退给他,还要让他写声明,你这钱跟共产党没关系。这还没说完呢,他现在正在捐的一个慈善项目,人家找他来了:“钱你拿回去,我不要了。有人传说你是亲共,你是中共什么政协委员。你的钱俺不要。”这哥们发现,不行了。 
 
但是,最恐怖的事情,是国会山!在听证,关于,大家没有注意到,我发出重要信息的今天,咱们战友的反应现在越来越慢了!大家没注意到多核心的问题!国会听证,全美国的教育机构。就是,你说,现在三十几万中国学生有多少是间谍?人家还重申,说:“我们不反中国,不反中国人!但共产党的孩子,高官的孩子多少在这儿?”我专门就这个问题,我头两天在华盛顿,我给很多人呼吁——希望在美国
不要卷起反华仇华的风暴。那就上了共产党的当了!那就共产党就要利用这个东西,来更多地伤害中国人,伤害美国,更多地发动民族主义。 
 
但是,这位香港老板的经历忒有意思了!为什么?他是中共的政协委员,政协常委,家里好几个委员。那不活就该么?对不对啊?现在反逃法了。结果这个哥们儿更夸张,拿着反逃法到处询问,反逃法的这个具体细节,其中有时效问题啊——任何人,不挂你这一辈子是哪一年,是1949还是到2018、2019 ,只要你发表过反对共产党,或者说你有非法的不轨行为。那也就是国内的孙立军他情人,在床上写一封信说:“李嘉诚、李兆基当年跟我说过话,说反对共产党。”直接就可以把你抓回大陆去。先抓了你,先把你抓回大陆,最后把你放了,你也反共了,你也完球蛋了,关你多少天是多少天,无限制地关。这个富豪一听傻眼了,哎呦我的妈呀,这么厉害吗? 
  
第二个时间限制,时效性。逃犯法,按照逃犯法1949到现在,没有一个香港人,不可以被追究到1949年以前,和1949年。那就是香港的李嘉诚什么李兆基呀,什么郑嘉存那,郑裕彤,什么大X,统统的,过去祖宗上就是顶着西瓜来的,全都叫逃犯,家人全叫逃犯的包庇犯,厉害不?共产党厉害不?太厉害了,然后他就知道现在孙立军太厉害了,现在看孙立军跟赵克志(公安部部长)和林郑月娥照相,他们觉得哎呦,狠呆呆的呀,为什么会这样。 
  
每个人都傻眼了,结果都问我,郭先生为什么你那么早就知道他们会搞这个法律呢,为什么你又知道香港会走这么糟糕呢,为什么你那么早就会知道孙立军管香港呢,为什么你就知道林郑月娥会干这个事呢,为什么你会说共产党的灭亡香港是第一个战场!是他的地狱之门,你怎么知道的! 
  
这些人都是当年亲共亲的不行的,为共产党舔屁眼的人。其中一个富豪为刘延东买布料,买香奈儿的布料,在巴黎,巴黎有个女王广场,是巴黎几百年老品牌店,第一个瑞克欧文店就开在那,还有老的的手套店,服装店。有一家店专门是给香奈儿做布料的,到那看去。但是比香奈儿的布料便宜一两倍,他专门去买布料送给刘延东,你说有多腐败。 
  
我说你现在找刘延东啊,哎呀都不接我电话啦,不让我谈这个问题那。香港老板,我说他们,我这儿开玩笑啊,他们是煲汤,扣女。我说他是「两巴文化」,我就不具体说了啊,一个是下面那个巴,一个是嘴巴,没有什么文化,香港富豪就两个巴,嘴巴还有那个巴,就是煲汤扣女这个。我说这个傻瓜一个个的,还几千亿财富有个蛋用啊,现在你找共产党去找啊,对不对啊,傻球眼了现在,是不是。 
  
但是我给他说了,六月九号,如果香港人不回家,就林郑月娥下台,共产党必须重申永远不在香港搞23条和逃犯法,我说你们还能多活几年。如果六月九号大家都回家了,六月十二号逃犯法过了,香港什么情况?钱,大逃亡。人,大逃亡。 
 
剩下在香港的什么人,最穷的人,最老的人,最最没有出路的人,连黑社会都不呆在香港。这哥儿们问为什么呀?我说你想想黑社会能呆在香港吗?最大的黑社会来了!老子不跟你玩了,我走我走我走。我黑社会我玩刀,这家伙玩坦克的黑社会来了,谁跟你玩儿啊,跑啦!黑社会都不呆在香港。小弟都跑了! 
  
所以说这哥们听了,你说的有道理啊,郭桑啊,你说的有道理。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现在啥情况,他们都吓成这德行了,老天爷给了我们多大的礼物啊!现在共产党能回到一个月以前吗?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所以说我说黑社会都不在,他笑的不行,我说黑社会最多拿个刀吓唬吓唬你,最多抡两刀,我说这帮开着坦克来,打着五星红旗来的黑社会,你咋办?黑社会也跑。 
张志强说自己是黑社会大佬,但是在共产党面前,他不叫黑社会。所以说整个这些天的变化,大家可以看到。 
 
再一个,6月9号,咱这要直播,我滴亲娘嘞,这美国人要参加,那人就多了去了。郭媒体现在牛叉到什么程度,你们都不能想象。这几天在华盛顿,在这儿,一见到我都是:你现在是美国最最知名,NO.1的中国人,你现在是美国人必看的中国人。郭媒体现在点进去看看,一个月46亿次的翻译量,翻译量46亿次。46亿次,4.6 Billion。郭媒体这个烂拖拉机级的,拖拉机级的郭媒体,4.6 Billion,被人家按来翻译。 
 
大家想想,郭媒体现在是什么情况,在全世界的排名,这么烂的拖拉机,影响到底是啥情况。咱们战友们,只要加上「郭文贵」仨字的视频,包括那五毛的视频,加「郭文贵」仨字是啥点击量,大家可以看看。所以说战友们,咱们这爆料革命现在,想不成功都不行,想不好都不行。哎呀,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俺不说了,俺开会去了。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 
 
亲爱的战友们,别忘了,你们因为看了今年那个政治杂志,和新华社合作的,因此影响和法治基金捐款的,请在下面留言,一定要实话实说!比如说你捐一万,本来是要捐50万的,因为我看了那个少捐了,少捐49万。我们就要去法官那提供这个证据,要那49万去。希望战友们,咱们用智慧捐款。 
 
我告诉大家,文贵的本事就是隔空取钱,隔空取钱。此时此刻的夏叶良,正在被我们的律师问询中,给他准备了两三百个问题。他问完以后,大家看他怎么回答,我知道他此时此刻在说啥。 
 
哈哈哈哈,咱们是搂草打兔子,一个都不放过! 
欺民贼,盗国贼,一个不放过! 
帮助过我们的人,一个都不会忘记! 
伤害过我们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什么胡舒立,什么黄艳,什么韦石孟维参,什么熊宪民畜生,什么夏叶良畜生,什么李红宽畜生,一个不会放过!郭宝胜这个烂人,还有什么袁红冰,袁白衣,一个都不会放过。战友们,慢慢来,多享受啊。 
 
今天睡了4个小时,醒来以后幸福得简直是不行了,马上想直播。但是,由于太多事情要处理,就没有直播,现在马上我要开会去了,准备6月9号直播,一堆朋友要来。 
 
谢谢战友们,咱们为14亿中国人民祈福.. 
阿弥陀佛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