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9年5月2日视频 20190502



郭文贵2019年5月2日视频 20190502

内容梗概:
尊敬的战友们好啊!今天是五月二号,文贵报平安直播。 
 
亲爱的战友们,中不中啊,中不中啊? 
 
(彭文正也访问班农了),彭文正先生有时候我觉得脑子有点胡涂,好多朋友跟我认识,他跟曹长青老师那么好,你曹长青老师给我打个电话我就给你安排班农了吗?就怎么简单嘛,就咋么简单,你绕什么绕吗?我觉得文正先生有点书生气太浓,太书生气。搞政治的,你对付共产党怎么能搞书生气呢?你哪绕那么多圈子啊,彭文正先生,还结果搞来搞去小夏绕好几个圈。 
 
班农先生这人没时间概念,你不push他根本就不行。当时小夏想认识班农先生,我跟他说一年,一年呢!我说他说你跟小夏联系,小夏电话给你,我马上跟她联系,回头没联系,我再跟他说你跟她联系,他又没跟她联系,我跟他发了好几次脾气,最后他们俩走在一起了,再也不用我了。他就这么个人。 
 
然后你彭文正先生,你说你多简单呢,从这点上看出你的组织能力。你做节目,这个节目做的是结果。关键以前的积累,信息,情报,关系,对事情的判断,还有一个关键的组织能力,作为媒体人,你干嘛?你就跟我郭文贵联系一下子,我要见班农,那多容易呀!你想见任何一个人,都容易的很。只要你反共支持台湾人民,保护台湾人民。非要绕那么多圈子,你绕什么绕?曹长青老师,那一个电话文贵立马就是跑地颠颠地跟狗似的,你干嘛呀?你就给曹长青老师打电话不就完了吗? 
 
曹长青老师那可是我尊敬的老兄长,用共产党内部的行话,那叫大哥,大哥,大哥,他是大哥呀他是,你说你干吗?绕这圈子。再一个我非常不喜欢,昨天班农先生,他做了彭文正那个,《政经关不了》,《政经关不了》节目我看了,节目质量做的不错,但是问题,我觉得你还是长不了。你非被关了不行。节目做的太差,太差。 
 
台湾老百姓都吃新闻方便面,都吃几十年了,你看看那东森电话台,天天瞎掰那几个人,叭叭叭,语速,节目,卖点,完全像美国那种,按照生理学,心理学,新闻的传送学,完全按照这个节奏来的。就是瞎掰了几十年了,人家就是掰,就是有观众啊,是不是。 
 
当年,这个我到日本去,我就发现日本这个野村证券为啥火?野村证券为啥请美国来的人,他救能火?结果这哥们儿给我讲了个话,他说你看我身边坐的人是谁?结果这个人就是一位男士,长的真的是,非常的有点像吴健民那个傻X,你知道吗?公鸭嗓,特别的一看就是精神不健康那种人。 
 
我说这哥么有啥了不起的,他说就是他帮了我大忙了,他会讲英文,再个就是他是我的广告策划销售者。什么是广告策划销售者?当年野村证券快不行的时候,这哥么去了,发现日本不会销售证券。日本这个国家最惨的是什么?就是做金融,一塌糊涂,垃圾。 
 
日本这个国家金融你往回看这几十年,所有人的钱,通过金融都被人干掉了,非常失败,到今天也是极为失败的。保守至极。所以说日本不管多么伟大,在金融上是糟糕透了,他是太保守,太坏了,共产党就是太聪明,太坏了,太会偷太会骗了,这完全两个极端,特有意思。你学世界金融,现代金融时,你看看,共产党三十年,2001到2019,这二十来年,再看看这个,日本这二,三十年,你就得出个最好的结果,什么叫现代金融。你别听他们老忽悠。 
 
这个哥们儿他说啥呢?就他出个主意在日本做广告,做证券,咋做?当时日本有一种哈韩流,哈韩,所有中年的妇女,都是哈韩的,哎哟,韩国的几个男明星可了不得了。而日本做出买证券的不是男士,全是女士,他们做了个调查,百分之七十五到八十五之间都是。所以我们讲电视台呀,就在男人上班以后,女士在家收拾这个厨房的时候,收拾家的时候,电视广告来了。都韩国的那几个明星,大腿露着,嚓嚓,嚓嚓,老是在那里晃,真地是让人看了流哈喇子,你知道吗?然后就是野村证券广告,啪,啪,啪,野村证券开户数和交易数,都是倍数增长。就这样,这一下子就火了,火了,就一下子就起来了,大家知道那是后来的事了。 
 
所以说这个媒体呀!你必须适合这个社会文化,台湾那个地方那接受的了你这个彭文正先生这么文绉绉的,你找多少美女来你这也不行呀。你要么就爆料,爆实料,真的让大家服气,你十个小时都有人在那里听。你想做评论节目,政经节目,你要没点特殊手段,你在那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被共产党蓝金黄的社会,你又没那么多钱你的,用台湾话说你的口袋不够深吶,啊然后你又特别的天真吶,啊,然后呢你的拳头又不够硬啊,啊,然后你的背景又不够强啊,啊这就是很难爱台湾,很难爱台湾吶啊,你爱台湾那就非常大的代价。 
 
曹长青老师是我尊敬的老兄啊,绝对是老哥儿,你说你彭文正先生你多容易你还找这个班农先生,你通过谁啊?你叫曹长青老师给我打个电话,就完了呗,对不对呀?而且我记着谁呀,还问过你给我要过电话好像。 
 
班农先生这个人呢他没时间概念啊,没时间概念。你必须得有时候催着他才行。我跟他原来很深的谈过,你跟我得有时间概念,没时间概念不行。当时小夏要认识他,一年多次说,哎我明天就给小夏打电话,明天就给小夏打电话,最后我跟他急啦,我说你咋还不给人家打呀?你这有点不兑现吧?最后小夏他俩见面儿啦啊,他俩认识就不用我啦特别好。 
 
我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事情我介绍完朋友最好你们,你们来往,你们马上通过联系别告诉我。而咱中国的所有的官员和社会朋友,介绍朋友的时候最好你们别联系,通过我,这是个简直的病态,凭啥你有朋友就是你的呀?你凭啥就不能把朋友分享别人呢?最伟大就是把朋友介绍给别人,你最好别掺和啦,啊,人家俩联系就行啦你就别在那呵小心眼儿,这种狭隘的心里是实在是糟糕。 
 
我最喜欢啊,你可以问问海外这些朋友啊任何人,我就不说谁了啊,我到了我不来,所有人我介绍完我说你们来往再也别,你们来往就别跟我说了啊,啥也别让我知道。这是这是个起码的做人常识。只有共产党,搞垄断,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啊,管天管地还管你生殖器,不管黑的白的全都要管,宗教信仰老子全垄断,你哪有朋友,我是你唯一的朋友,啥都是我说了算。 
 
特别是党内那种文化,跑关系,跑官儿,跑官帽,跑钱,跑女人。那这个关系那都值钱吶,所以那是共产党的毒瘤。不愿意把关系分享给别人,还要通过自己。你像彭文正先生,你跟我说你发个信息,你说郭先生我想认识班农先生,或者说我想认识你认识的谁,我给你发个信息晚上咱联系,完啦!曹长青老师一电话,文贵马上做,我就做啦。我可是马首是瞻啊,马首是瞻我这词儿别用错了啊,别用错了,马首是瞻吶。我发现我现在用河南话说的词儿挺好,我说完以后你听不懂啊,还能懵一下啊。 
 
所以说我觉得《政经关不了》这节目呢,网络是绝对的必然,比原来电视台好。但是不管是电视台还是网络,关键还是你的内容。我看了班农先生跟我说,你看我要支持政经节目,要支持我上节目。我说我也支持你,说你一定要看,我看啦,我看了很差!非常差啊。这样做下去这个节目做不长啊,非得关了不可,因为你的敌人是共产党,都是耍流氓的,都是耍流氓的。 
 
妈祖又不给你托梦,对不对呀,你干嘛,人家只给郭台铭托梦。我昨天晚上也做了一个梦,妈祖也上我们家来敲门儿来了。说呀找错门儿了本来要找郭台铭呢,结果找错你郭文贵了。顺便儿给郭台铭捎个信儿吧,郭台铭骗了我,咋呀我多年前啊,通过当年的金鼎证券儿啊,金鼎证券儿上市前,他给我许诺,啊当时金鼎证券儿呢有位创始人国民党前议员叫张平召先生,张平召先生人家帮他大忙啦,他答应张平沼先生,送给人家多少股,到现
在也没兑现。说在上市之前,叫上柜,台湾叫上柜,上柜之前还答应给玛祖,要在台湾要建100个玛祖,现在一个他也没建。 
 
所以玛祖敲门了,敲错门找了郭文贵,本来说找郭台铭的,说这小子跑哪去了?发现在共产党的一个红笼子里边已经关起来了,跟玛祖不能沟通了!就是现在玛祖托梦托不了,为什么呢?这小子外面裹了一个红旗,玛祖一见红旗进不去啊,按这个道家来说啊,进不去啊这盒子。所以说郭台铭先生听到了这个消息,希望你注意啊!希望你注意!希望你注意啊! 
 
玛祖找你找错门找郭文贵这里来了。结果进不去,发现你在一个红旗裹着的一个笼子里,出不来,因为玛祖见了红,不能进去。让我来给你带给信。你当年在上柜之前,通过金鼎证券答应张平召现在的股票没兑现,这是有报应的。还有你当时许给玛祖的,要盖一百个玛祖庙,也没盖。所以现在选总统的事根本没给你托梦,说你没讲信用,还有说你跑到美国去,给人家说美国要投资,把人家一个小镇都给人家拆了,也没兑现。这不好,美国的工厂从10亿100亿美元降到快零了,还忽悠人家。 
 
另外一个,人家说了,你给了前女朋友这玲那玲一大堆,什么明星跳舞一大堆,许诺也都没兑现;说要给某人买一个鸭蛋大的一个粉钻,现在发现鸽子的、鹌鹑大的粉钻你也没给买,这都没兑现,所以玛祖提醒啊!开玩笑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刚才我那是借梦开玩笑,你别当真啊!我可真是没有你收到玛祖的梦,玛祖估计看不起我,玛祖要给我托梦,我应该如实相告,刚才是开玩笑啊! 
 
昨天跟一台湾朋友聊天,台湾朋友告诉我说,玛祖要给他托梦也靠近不了他了!他现在都是钢枪钢兵、钢炮。对了,还有红旗裹着,我们俩都开着玩笑啊!然后就说这个人多么不守诚信。骗了美国总统、骗了中国人民、让中国老百姓不能有民主。那台湾人都得进监狱了,台湾不要有民主嘛!然后呢,喊玛祖托梦,这太开玩笑了! 
 
所以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啊,我要给大家现在说一个很关键的事啊,大家要高度关注:委内瑞拉将会有质的改变。质的改变!质的改变!看着。质的改变意为着什么?就对咱有大力了!那么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事啊,好好看看,最近着几天,随时随地,咚!咚!一下子啊! 
 
然后呢,再有一个霍尔莫兹海峡。霍尔莫兹海峡可以说这个地方的一举一动,直接影响到2020是否能灭共成功。大家看着吧。那么霍尔莫兹海峡跟委内瑞拉直接影响到香港和台湾的未来,决定了美国在香港和台湾上将影响多大!对共的贸易战,共产党早就判断了:下半年美国达成协议,因为美国的内部政治和选举需要,两党执政,他们也做好准备了。早就在计划之中,这个大家很有意思,好好看看,未来我们有些节目做给大家看。 
 
美国也知道你怎么玩,同时在打贸易战的时候也打了科技战——华为,孟晚舟、中兴,而且大家还不知道的事实上中美之间在航空领域、太空领域打的暗战。只是大家不知道,包括网络战也在斗,只是大家不知道。然后第三个要打金融战,现在这个银行惩罚已经出来了,我说下一个就把中国银行变成海航,海南航空。中国银行变成海航。 
 
就中国银行贷给海航钱的事,美国政府调查都得把他调查死。就它在美国的这几个分支行,没有买保险、洗钱,田国立全面掌控。田国立的孩子,包括裴楠楠,这都全面进入视野。跟王建之死,跟海南巨额贷款,然后在美国、欧洲多个银行不买保险,避免当地政府合法进入调查和提供信息、洗钱,达到帮助王岐山、孟建柱、孙立军,当然江家是核心的核心,还有其他几个家族。 
 
中国老百姓真不知道,就像某个战友说的,咋一说就是几百亿几千亿的啊?亲爱的我们的同胞们、战友们,都像文贵一样出自于农村的孩子们,咱们都too naive,too naive,太天真,太天真。不像那些盗国贼们心胸那么大,数目那么大,与事实你们就明白了。另外一个,大家要看到,战友非常了不起。这几天查出来,中国银行在美国没买保险的事,大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在美国,甭说银行啦,每个律师都买保险,不买保险你敢吗?你敢动吗? 
 
上我们家来刷一个漆,安一个灯泡,就安一个灯泡的,到这儿来,必须有保险,没保险的绝对不许上,我也不敢让他上。买保险多少钱,大家知道吗?一百万美金以上。就到这个屋来,随便安一个灯泡,随便安一个灯泡,一百万美元的保险,只要他搬梯子进来。就是安那台灯的灯泡他也得有保险。 
 
我这公寓,每个月基本的管理费是65000美元,这是我们家族的房子,基金的房子。但是65000美元,随便点点吃吃喝喝洗洗就10万美元了。但就这,上你家来安个灯泡,你提前申请,还得是工会的。100万美元,搬个箱子一样。你像那律师,你像那Larry King 主持人,5000万美元的保险,就是他出了错,保险公司可以赔他5000万。那是开玩笑的吗? 
 
你想想一个中国银行不买保险,就是不让你能查我的信息,我不提供给你信息。联邦保险的前提,人家来可以调查你,我要了解你的客户,我让你买保险,你圈我咋办,你骗我保咋办,他就得提供。结果他不提供,为什么?他洗黑钱! 
 
多个银行这样,多了去了。当年项俊波一句话点开了我脑。他说:刚才一个支行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在美国的农行买保险。买什么保险啊?那领导和中央都有明确指示,有国家安全行动,国家安全资金行动。安全资金叫啥资金?就是王岐山家、孟建柱家钱、孙立军家钱安全,江泽民家钱安全,对外咱就说洗钱吧。所有银行都不准买当地的保险。为啥?我说为啥不能买保险?那你负担不起啊?他说,哎呀,你买联邦保险你就得提供数据,人家就可以查你,你就可以进来。你还不能不提供,一张也不能少,比FBI还厉害。 
 
啊……,我明白了,明白了。后来他就升官了,到保监会去了。结果是中国几个保险公司到美国来也不买保险,啊,后来我就开始了解,保险公司不买保险,那是干啥呢?那是弄啥子呢?原来弄明白了,洗钱!这29年跟他们睡觉不上床,不容易。他睡觉,我不睡觉,装睡。那能吹牛吗?你能吹得下去吗?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里面意思大了。 
 
另外,今天我要说一个重中之重的事。今天核心,大家记住,从今天起,大家有时间了进洗手间方便的时候,端着手机。别低着头,颈椎不好。这样举着手机,别摸马桶的情况下,因为手机比马桶还脏12倍。手机端着,查一查,人民大会堂是哪一年建造的?什么结构?哪个厅?在中间的大厅。它这个结构是木结构,木结构里面有多少米?多少根木头?当年周恩来总理带两个所谓的中国所有的建筑精英。你要好好看看。这个人民大会堂是什么结构,能装多少人,这三千个代表了中国人民,我们被他们代表了,被他们代表了七十年了,在人民大会堂里,七十年了。大民大会堂里面藏污纳垢。大家知道,我说你们
不信,那安全部的纪委书记刘彦平,带着他几个情报官,还有美女,吴女士。国际情报局人员,在我家说,大家听到录音了吗。 
 
当年令计划,喜欢凤凰组的,飞胡景涛专机的,凤凰组,这女孩,把这女孩调到了,老用着不方便啊,老飞啊。就把这女孩子调到自己身边了,安排了,从借用到,到转正,到成干部,到人民大会堂。有时间用的时候在电梯里用,有时间在厨房里用,有时候在首长休息厅用,因为首长休息厅就是他管的,中办主任,里面没有摄像头,电梯里没有摄像头,所以就用。用完以后人家怀孕,人家打胎,那绝对不是一个。 
 
这件事引起了西方极大震撼。西方即使情报局也它也没这信息啊,这说明什么,人民大会堂绝不为人民服务。中海南一进门,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雾是雾霾的雾,绝不为你服务。唯一给你服务的就是子弹和坦克,你爱吃不吃,你不吃也得吃,像六四一样的。 
 
现在,城管警察都已经接到命令,全是暴民。大家再看看2006拍的大秦帝国,十几年的剧本。又拍了几年, 拍了第一第二第三拍不下去了,背后的支持者主要就是王岐山,商鞅崇拜者。好好学下大秦帝国是怎么回事。拍得是非常好的电视剧啊,从艺术的角度很差,但是故事还是很棒的。大秦帝国,帝国崛起,非常有意思,这三部。我最喜欢第一部,非常有意思。 
 
所以说,大民大会堂不为人民服务,中南坑不为人民服务,中南坑要出大事。离它最近的人民大会堂和大剧院,要出大事啦,要出大事啦,要出大事啦。我就说到这,时间不会很短,我不说具体时间,大家往下看就明白了,我今天敢这么说,大家都明白。 
 
我也有人给我托了个梦,谁给我托的啊,老主席和邓小平俩人同时给我托了个梦,说文贵啊,人民大会堂要为人民干件事啊,中南坑,大剧院要为人民干件事啦。我们就不找郭台铭啦,你就替我们说几句吧。所以,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已经给文贵托了梦,人民大会堂要为人民干件事啦,从来没为人民服务过。中南坑要出事啦,这个大剧院。我就不说啦,我就不说啦。就当我胡说八道啊,喝多啦。另外一个,我要谢谢咱们的战友啊,让我很感动,战友给我建议了很多花粉过敏的,我几乎都买了,但是我的保健医生不让我吃。 
 
最后,结果豆豆在被政事小哥拐骗中,悄悄发来信息,郭叔我一切都好。知道他好,我很兴奋,本来一下子就好了一半了我估计这花粉过敏。我要给你一个药,咔嚓就给我拍过来 ,每天早上吃一粒。哎呦,兴奋莫名,马上去买。买完以后,就让我们的安保团队和医保团队经过确认,让我吃了。我吃完以后,花粉过敏好太多了。 
 
我现在主要两个,最高级的咖啡,因为它是巴哈马来的,含一种木头,过敏,另外就是雪茄,雪茄那个烟过敏,这俩好东西都过敏。但是吃了小哥,吃了这个痘痘,被小哥拐走的痘痘这个药好多了。感谢了痘痘,希望你早日获得自由,早日逃离小哥的魔掌,这小子真不好,真不好。所以说战友们,今天就到这了啊,谢谢痘痘的药,哎呀,痘痘的药。关注人民大会堂,关注人民大会堂,关注人民大会堂。 
 
委内瑞拉是台湾香港人民要学习的,我们要学习的,今天是开玩笑啊,今天有点运动过量,喝酒喝多了,就当我喝酒了吧!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为一切十四亿中国人民战友祈福.. 
  
今天在华盛顿,就是当委会在国会又开会了,据说,据报啊,有一些欺民贼穿上马甲混进去了,通过某人,当然都有交易,要露脸去了。我上回说这回就出现了,真的让我预测太准了。上那去,拍照啦,你看看我也出现了,我也在当委会啦,我跟郭文贵一个级别的。你大爷的,我告诉你永远不会,永远当委会不跟你那级别。而且你去那露露脸,蹭蹭热度,而且结果你连打酱油的都不是。 
 
在国会山,这回要请我们郭媒体去,我们没去,邀请我去我更没去。我给当委会很清楚的说,如果你们针对中国,这会我们也一次不参加了,你要改正过来,针对共产党,我就参加,我郭媒体就去,就这么简单。那些欺民贼,要以中国人民为敌,那你去吧,我不去。你要以中国人民为敌,你就是我的敌人,很简单。 
 
我们很简单的逻辑,在任何地方,包括今天早上,某个重要人士跟我说,我说我再跟您重申一遍,反共产党的极少数极端人物,我和你在一起,绝大多数共产党员是好的,你要反中,反中国人民,拜拜,再见,我不跟你聊,不参加你的事。 
  
他们不知道中国人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真的不了解。他不知道里面有蓝金黄,中国人渗透,很多人挤破头往里进。我说我已经起作用了,剩下的我就不管了。但是如果你要是,再说这个当前危险委员会针对中国,我就不干了,我说你要是当前委员会针对CCP,我就跟你合作,就这么简单,咱必须有原则。而且我们不参与任何组织。 
 
亲爱的兄弟们,都不跟你们说了。这些欺民贼太恶劣,我昨天看到有两三个人竟然骂中国人,我希望战友们记住,凡是骂中国人的,骂中国的,一定把他得拉灭,一定要记住,这都是混蛋到极点的。任何人不能把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当敌人,太混蛋了,这都是极端分子,极端分子。这些骂人的人太过分了。中国人的优点太多了,但是我一看骂中国人的都是畜生,绝不能理他们。特别像郭宝胜,还有什么赵岩,我就给你留点面子吧,我就别这么多了。 
 
对了还有郭战装啊,所有以前,你直接跟我联系,我答应过你,我说我会给你战装的,我请大家记住,你们跟Sara再重申一遍,有些我没给你的,你找Sara说,把我给你的截屏给Sara,Sara会安排给你战装。如果我漏了的,万分抱歉,这是一个。 
 
第二个国内的朋友,如果你是坚定挺郭的,时间很长的,你相信自己没问题的,我不敢保证,你跟Sara联系,给一个不是你的地址,安全的地址,我不敢保证,我们会尝试着有一天突然送到你旁边,这是一。另外在国内的战友,郭战装,你千万别穿出去,你要穿出去,给你就错了,你保留着,未来它真有用,有啥用,咱慢慢看。 
 
星期六,我跟小夏女士做节目,聊聊天,叫文贵与小夏聊天, 小夏与文贵聊天,她在前面。聊聊419发生的一些故事,我真不知道,我也没和她沟通过。我们随便聊,什么话题,小夏昨天跟我说,你啥都可以说,啥都可以问。我说好,我先问问她有几个男朋友啊,据说不少。大家想让我问她啥大家给我留言吧,啊。 
  
谢谢啦!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