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19年5月1日委内瑞拉革命 2019050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9年5月1日委内瑞拉革命 20190501 从委内瑞拉革命,我们可以得到如何保护台湾和香港快速灭共的最佳办法,什么是尿脸党!

内容梗概:
00:00 郭先生开始直播,向战友们问好
郭文贵先生:RBChen、马华丽、马华丽、马华丽、RB沙发,郭叔的莲花灯第三,跟随七哥第四,跟随七哥第四,战神战帽第五,战神战帽第五,战神战帽第五,谁是第六我看看?斯也先生第七,MR.K第八,MR.K第八,我看看刚才被跳过去,这是videounders这个是第九,我爱文贵第十,哈哈,木兰传奇第十一,完了完了,十名之外了,十名之外了,木兰木兰,木兰最近情况很差,老是在找不着北的状态,老是找不着北。哎呀,刚刚冲了个凉,冲了个凉赶快,晚了一些,晚了一些,晚了一些,抱歉抱歉啊!亲爱的战友们!感谢七哥这位战友叫感谢七哥,今天出来赶上了,木兰,康波康波康波,呵呵,哎呀,战友期待2020,好好好好,videoR、tan wen。亲爱的战友们,亲爱的战友们好!今天是5月1号,文贵保报平安直播。
 
01:41 郭先生今天接受一家媒体采访,该记者在中共被关过黑屋,电视认过罪,对中共痛恨至极
郭文贵先生:为啥晚了一点呢?我这给大家报告一下:昨天呢,大家知道是实在没办法了。因为是过去三个月,最起码有七八家电视台的采访节目,基本上我一家都没做,都给拒绝了。但是这一家有点不一样,因为呢他为了支持中国的民主事业,干过很多伟大的事。而且这几位记者,都在中国被中共关过黑屋,电视认过罪。这个(对中共)痛恨至极!痛恨至极!痛恨至极!和我们站在一起。而且他是现在调查王健之死法国案子的,非常积极的记者。
 
但是我昨天说了,在这之前都约好了,但是由于中间发生的事,都给人家推了。这个非常不好意思,但是人家一直坚持采访。昨天从法国飞来一个,洛杉矶飞来一个,专门跑这采访。基于这种情况,所以我昨天接受了采访,全程还讲了英文。你说我这一开始我们的翻译奶奶在,结果我一开始讲英文,然后他说你别停,你就讲啊。我说讲的你听不懂啊,他说我听的懂啊,挺好!就这,一整程全是英文,全是英文。几次我都想停下来,人家也不让停。
 
03:12 郭先生对委内瑞拉的观点:委内瑞拉是我们学习的、借鉴的最好的样板,是天赐给我们最大的礼物。什么情况下你都别太依靠美国。出手就要狠,出手要坚定,你才有机会。那美国人和世界的所有正义军、雇佣军,也都站你这边来了
郭文贵先生:所以昨天那个情况很特殊。所以说非常非常抱歉,非常抱歉!亲爱的战友们,非常抱歉!我是最守时间的人。今天是什么呢,又出特殊情况了。我本来说三十分钟,四十分钟这个直播。就在这个中间,“嘎叽”!我还没洗澡呢。(注:读留言)王先生您好。然后就有重要朋友打电话,关于委内瑞拉。这个我们讲得比较激烈。讲得怎么比较激烈呢?首先一条,就是委内瑞拉的事情怎么看。作为一个美国的咱们的合作伙伴,他认为太尴尬了,太丢人了!美国在这个事上表现的不够积极,国家由于内部的政治考虑,参与的没那么深。甚至没有发兵,没有施加更多的压力。(注:读留言)庄烈宏(龅牙庄,以下同)先生。这个很多看法。
 
然后说到对我们这个反共有什么样的意义,对台湾未来的事情有什么意义。我跟他表达了不同的看法。这个不同的看法我们引起了激烈的对抗。这个激烈的对抗就是我们学习的机会。我现在向战友报告一下,比如说,我问他:“我说,你说对我们中国,这事是好是坏?对这个反共。”他是我反共坚定的盟友。
 
(注:调相机)我要调一调,这边有战友让我调一调,这是连我家都摸着底清的这战友这是。有时候有白光,我要测一下有白光。对了,我走过来才可以。唉,它有白光就不中了。这样吧,这样好一点。这样是不是好一点?(注:读留言)AAA,俺来了。这边没问题,但是这个直播这个有时会因为白光显得白不呲咧的,这里好一点吧,这里好一点。就是没有那么白,没有那么白。
 
我的观点对委内瑞拉呢,就像这位战友说的,委内瑞拉是我们学习的、借鉴的最好的样板,是天赐给我们最大的礼物。我们就在委内瑞拉这件事情上,非常,非常……(注:读留言)木兰让我站近一点,好。这个让我们学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了,学了太多的东西啦。这就是说,未来咱们大家要记住的事情,什么情况下你都别太依靠美国。那是不现实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不要依靠美国、不要依靠美国呀!
 
大家看到这点了吗?你依靠的结果就是,你就是找死,你就是找死。(注:读留言)小百合来了。为什么说你是找死呢?就是你看现在这个情况,瓜伊多是绝对的天才,但是,确实在政治上还较年轻,还较年轻。我跟这位朋友讲,我恰恰的我认为我们应当学习更多的东西。就是对待独裁者,不要抱半点幻想,一点儿幻想都不能有。你有幻想、你有天真,那你就是很惨的结局,非常非常惨!
 
那么,美国恰恰地不出兵,让我们所看到了台湾。台湾应该知道,这是为啥美国一再说的,说如果共产党要围攻台湾,如果台湾积极表现、猛烈反击,美国一定会参与。如果你要像委内瑞拉一样,上上街、你还不敢动手,你还害怕。这叫游街没规模,上街不坚定,光口号推翻革命是不可能的。你拿着拳头打赢坦克,打赢独裁那是更不可能的,那是绝不可能的。
 
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要学到什么东西呀?要么别出手,出手就要狠!要么别出手,出手就要坚定!你才有机会。而且,只要你出手狠的时候,那美国人和世界的所有正义军、雇佣军,也都站你这边来了。这是常识嘛!对不对呀?这是常识。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为啥说委内瑞拉是天赐的礼物啊?把台湾唤醒。台湾你不要像委内瑞拉一样,说共产党来了,你还上街游行,扔扔什么石头子儿。你多开玩笑啊?对方是坦克,拿着一箱子、一箱子的冲锋枪、机关枪。然后呢,你这边拿着石头子儿,怎么可能啊?香港人更要清楚,你光上街,靠十三万人是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的。
 
就像“占中”一样,你要把香港机场给占了,把香港证券交易所给占了,你把隧道给他占了。大家在那搭好架子,架上锅炖上东北菜,是不是?也别吃咱那个鱼蛋丸子了,也别吃那叉烧包了,是不是?逮着猪炖猪,只要你别炖人。你就在那炖上了、吃上了,扎下寨去,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把香港封了——封港,一封港你赢了。你封港能咋地你?还能用坦克压了你?香港就那么大。你不封,香港旁边也有海,天天封着呢。香港人也就那中环到九龙,你还能去哪呀!是不是?没啥了不起的,那你就要撑下去。就像“占中”似的,你只要多撑上一星期、两星期,那就赢了,那就赢啦!所以说这个……
 
哎呦!我还带着眼镜呢,我都忘了,你们说眼镜我才想起来,摘了眼镜,我不愿意戴眼镜啊。所以说战友们,那个时候什么概念?那就赢了,赢大了吧!再说台湾,台湾人你不用封锁,台湾周围都是海,天天封着呢。你无非是在海的周围,你不让进来贸易、不进来生活。台湾那个岛上啊,跟巴西差不多,要啥有啥,你能封得住吗?你封的越长,人道危机加剧,世界人民越关注。你封不住,封不住!
 
所以说,战友们,真到那个时候,那就台湾就赢了。关键是台湾你敢不敢主动动手!他只要吓唬你一下,你就直接大炮、导弹,直接就全扔过去。十几架飞机、上百架飞机,直接撞过去。你看看世界上不上?美国全上了,全上啦!
 
所以,你看那个委内瑞拉,我上次在华盛顿的时候,我说你们咋还不出手哇?什么情况下出手?他们说:“如果他们出手到让世界看不下去了,那我们肯定出手!如果他们只是上街,烧烧轮胎、扔扔石头子儿,那不中、那不中!”就是你不表现给别人看,一样的道理!你们家有事了,天天在那边像上海人吵架一样在那,指着脸,吐唾沫,不动手。然后旁边人家站的人帮你出手吗?那不可能,那不可能!不管什么同盟,不管有什么利益,都不中,都不中!
 
所以说委内瑞拉让我们看明白了,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下一步要走的路。轻易别上街!更别提王八蛋李一平和吴建民的共振了,那就是流氓,那就整个一畜生,骗人的。那是毁人不倦,毁人的,胡扯的,那些民运份子。要出手,就是绝对是直捣中南坑,让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水冰雹全部到来,他能怎么着?你给人民为敌,对不对啊?越是这样纠缠,你死的人越多!就像六四一样,多天真吶!非暴力革命,在天安门请愿,“请愿”这个词在中国历史上从没成功过。我查过历史,中国历史上请愿从未成功过!从未成功过!
 
12:32 说六四的悲剧缺三样东西:1、真正的一个伟大的领袖;2、决心和抱有对独裁者的幻想;缺乏具体全面的指挥和计划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六四的悲剧缺三样东西,缺真正的一个伟大的领袖,无私的。而不是像一帮傻叉一样在这回瞎折腾,而且是利用学生的人,而且就连中央的人也是利用学生。背后当时不敢出面,就都是懦夫,真要有瓜伊多这号人就才可以。第二个,就是缺乏决心和抱有对独裁者的幻想。你在天安门当时全面弄起来,怎么可能是这种结果啊?对不对啊?
 
第三个,缺乏具体全面的指挥和计划。当时要是有这个周到的计划,全面的指挥,那不至于在街上坦克压了!开玩笑!“坦克压”那是没招了!他没招的时候,你要在之前有第二招、第三招上,把国际联合部队给引发过来,变成人道危机,那他就完了!
 
所以说我就认为啊,我就欣赏中国历史上这些大将,善用火,火攻!我真说的,100万人在那天安门大街上二环,把车一停,油一放点着了,走了!或者不点着,就把油放在地上,你坦克来吧,一压就着。你说他谁敢?我就不相信他敢!对不对啊?100万!就够了!他能怎么招?他拿导弹来导?他能叫火箭部队来导?嗯?他把那蒙古训练部队来导?你开玩笑呢!那些100万在广场的都是他爹,都是他爷爷,都是他姥姥,他才不导呢!都导中南坑去,“我导,我就导你中南坑”,对不对呀。
 
然后再全国再发动200万人,全面的开始上街游行,300万人在全国的呼应,海外呼应,赢了!1+2+3 就这么赢了,他绝对不敢把300万人、200万人、100万人都灭了,他也灭不了!所以说这个瓜伊多啊,石头子战争赢不了!街头战争赢不了,那叫急的,那是政治。然后你搞几个媒体啊、录几个小镜头,有几个人叛变支持你也赢不了,得玩猛的!你看这结果这。
 
15:11 委内瑞拉瓜伊多一定会赢。台湾人民完全取决于自己,打快速的。香港一瘫痪掉就完了
郭文贵先生:我认为他一定会赢,一定会赢!瓜伊多,这是无容置疑的,但是赢的有点拖拉!赢的有点风险!还有一个就是老百姓吃苦吃太多了!纠缠太长了!啥事时间也不能太长,太长了他就日久变异呀!这就是革命斗争的经验:就不能搞日常天久的事,也不能搞天长日久的事!
 
必须出奇兵,出奇招,迅速将敌人拿下!就在他们开会的时候,不知道咋回事儿呢,“嘁哩喀喳”就完啦!对不对啊。最好是三秒,“郭三秒”,我记住了共产党给我这三秒,三秒啊,“郭三秒郭三秒”,就三秒钟啪啪啪三秒,就好了是不是啊。“郭三秒”,到时候我估计他们非常后悔,给郭文贵搞了一个“郭三秒”视频,这个“郭三秒”。
 
所以说台湾人民在这能学到,别搞街头抗争、别指望着国际上打响第一枪、也甭指望美国替你铲平一切事,不可能!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第二香港人民13万人、20万人、100万人上街,你都解决不了问题!你能解决能解决的问题就是瘫痪掉,你需要的是日久天长,天长日久的瘫痪掉!因为香港只是,它是一个在飞速中,在空中运行的一个车,你把他一瘫掉,“吧唧”就像遥控车没有了遥控一样,“唲”就下来了,这才是关键!
 
台湾反而要打这个快速的啊,表现给世界看,“啪啪啪啪啪”全世界全跟着来了。香港就是就让你这个无人机叫你,失掉控制,整个瘫痪一切都完,你只有封岛!你封岛了就跟世界挑战!香港多少外国人啊?多少外国利益啊?
 
17:26 中共官员要提升,需要有所表现,如海外抓一个海外民运分子,中央领导的性丑闻,香港铜锣湾事件等等
郭文贵先生:你得给人家个理由进来。就像那共产党的高官儿,给下边人收钱一样,你得给我个抓手儿,我咋提你呀?钱给我啦,凭啥把你从副处级提到正处啊?凭啥连升两级给你弄个副厅啊?对不对呀?凭啥是从你江苏厅直接给提到安全部来呀?凭啥从你这个公安部直接给你调到北京公安局,直接调到安全部来呀?你得理由,你看我们跟海外抓到一个海外民运分子,正在写中央领导的性丑闻,我把他抓啦,香港铜锣湾事件,全升官儿啦!
 
你看最近,在东南亚我们又干掉了一个叫张健的啊,在海外民运分子内部的咱们的沉默的力量的配合下,把他干掉啦!还有一个叫山东人一不小心撒尿尿出来的一个叫谷卓恒的这么个玩意儿啊,他专门儿骂河南人的,这孙子唉这孙子。说这孙子有战功,灭了什么什么,有抓手儿!对对对,干的好干得好啊!这这个写报告啊,给中央领导写报告,给部领导写报告,然后给咱们这个刘彦平同志也打声招呼,毕竟是管组织的,管纪律的,然后“梆儿”上去啦,升官儿啦,你得给抓手儿。
 
18:45 台湾、香港、委内瑞拉需要得到帮助,得给人家一个愿意出手的理由和机会,独裁者只要出手咱就赢
郭文贵先生:台湾、香港、委内瑞拉,你们要有记住,反独裁啊、反集权,你得给人家帮你的抓手儿!就这么简单啊。(注:调相机)对不起。是不是啊?你得给人家抓手儿,你得给人家一个愿意出手的理由和机会。亲爱的战友们,所以说委内瑞拉上天给我们的礼物,委内瑞拉让我们真正的看到我们以后该咋办?什么情况下世界人民会跟我们站在一起,什么情况下独裁政府它没有出手的机会,它只要出手咱就赢啊!
 
在武术上,有一个最有名的一个招儿。一个你出手快对方倒了,第二个就让对方犯错,就是对方打错你,然后你就,“叭”一拳就把他撂倒了,抓住他的机会,这是两个最阴的招儿!他本来要打你左边了,你是等他呢,虚拳。“叭”一拳左拳来了,结果他是他让出来了他的右边,你“梆”一拳打他肋骨上啦,然后呱一肘过去啦,倒啦!
 
咱们这些,真的是搞民主、民主运动、民主革命的人要懂一个,这个打游击战,这华盛顿是最好的游击战的人士。华盛顿之前,中国华夏的时候,也就是河南的时候,夏文化的时候,那打游击战是最最厉害的!你打我跑,你在那块儿跑我睡觉,你睡觉的时候我偷袭你,咱们夏朝就开始啦。
 
但是现在的战略是什么?是打突击战,打歼灭战!另外一个也要打战略战。因为现在有媒体,这个媒体向着谁这是很关键的,那么就是要让全世界人民看到,就是我说的你看,如果瓜伊多不是石头子儿,不是这些军人老玩这个,一招一招的,就是用媒体影响内部军人,那他不至于这样。
 
20:56 让美国和西方看到,中共不仅要绑架14亿中国人民,不仅想要尝试领导世界,还想征服世界。这是我们的最大礼物。
郭文贵先生: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瓜伊多的政治分权和政治利益的确定,他没有给定出来。这是为啥军队的人始终不表态。很多人,我相信是八九成人也想灭掉他,这是肯定的。就是没得到确认,我有什么权力,我有什么利益,我有什么安全保障。美国只说,也没说到头上。包括这些人在其他国家,在古巴、在美国都有存款利益,怎么给他们处理,都没有。就没有确权、确利益、安全保障,所以就军人不敢过来。更重要的事情,大家没看明白。在古巴,有来自于中共的专门的一个小署,24小时在指挥着委内瑞拉的战斗。又有俄罗斯,又有PLA,又有古巴,这是核心。
 
我这一个月以前,跟这个美国朋友,一位退下来的将军,我说的时候,他说我们之前好像没有掌握这个情况,但愿你说的这个是真的吧。今天他跟我说,我们掌握了全部的情况,在古巴确实有PLA,有很多人。我说不仅是人,还有钱,还有战略战术,包括监控,很多无人机都是来自于他们。我说这是中共作死呢,他们想尝试在某些国家,以保护自己的所谓的利益为名,尝试着挑战世界上的现代国际秩序。
 
这就是我们的最大的礼物,为什么?也让美国和西方看到,中共不仅要绑架14亿中国人民,不仅想要尝试领导世界,还想征服世界。这不是开玩笑的!愚蠢的共产党做出了愚蠢的决定,被盗国贼现在到海外去以保护国家利益为名,来满足私人的野心,暴露了他们真正的对世界的威胁。这何尝不是对我们最大的礼物呢!咱拿啥能让人家美国、西方相信你,CCP是他们的威胁?这不就是了嘛!这不就是了嘛!
 
坦白的讲,我们很多战友很牛!关于委内瑞拉,我们战友真有高的啊。给我提了一堆他们的想法,任何一个想法在委内瑞拉实施,都是有巨大的帮助。所以我觉得,咱们的战友哪一天要行动的时候,一定是惊天地泣鬼神!一定会创造历史上一场最伟大、最智能、最快速的歼灭战争,深信不疑!绝不会让六四的事情,拿着坦克压咱去。那是不可能滴,相当不可能滴!
 
24:03 郭先生马上要跟法律团队开会研究盗国贼的钱,这些人都是偷的人民的钱,他必须得还给人民
郭文贵先生:亲爱的兄弟们,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结束。因为我马上要跟法律团队开会,研究盗国贼的钱。这个江志成的钱,我老惦记着,老惦记着!现在李嘉诚的钱,我也惦记着!马云的钱,我也惦记着!吴征的钱,我也惦记着!这些人都是偷的人民的钱,他必须得还给人民吶,我咋能不惦记呢?
 
24:34 郭先生谈论伪类和案件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吴征,我们起诉他的案子,又归回到一个律师事务所了。还是马蕊强奸案,起诉一年多,一张纸都没给过我们,一张纸都没给过我们!这回起诉他,又归到那律师事务所去了吴征,昨天通知我们的。这个林宇丹,叫“美猴王”,换了律师,没律师,然后让叶宁当律师。然后叶宁又推荐叫史密斯的当律师。昨天,在美国历史上也算是个挺牛的,很少这种事,林宇丹正式向她的叫什么卡罗多,卡罗多法院申请,fire掉,炒掉史密斯律师,自己当律师。我估计啊,我估计,估计就是叶宁要敲诈林宇丹,或者是律师费又退了,又退了,又退了啊。
 
那天熊宪民这个畜生,给王雁平说啥,说:这个郭文贵先生是个billionaire,好好去过他的好日子嘛,对不对啊?你当什么网红啊?我这个老头子也不跟你那样,我开个Uber,我没有孩子在北卡罗那州,我孩子在华盛顿,理工大学教书呢。我也不想跟你斗啊,郭先生干嘛跟我们一样啊!你说你那么多钱,你就像令完成一样,是不是,获个政庇走了就完了嘛。
 
所以说熊宪民你这个畜生,昨天的话我们已经完全,让他们赶快在律师面前作证你说过这话。这说明什么人,你熊宪民在说服王雁平,在让我们不要反共产党,让我们学令完成当“缩头王八”!“缩头王八”比较好听,缩头乌龟不好听,“缩头王八”。这因为这个人侄子的尸体还在,哥哥嫂子都还在,被人污成这样!全令家被灭,他为了苟且生存,“狗蛋生存”,蜷缩在那里,当“缩头王八”,坚决不反共,而且要配合共产党,闭嘴,把共产党的犯罪藏起来!这是你熊宪民说的啊。
 
熊宪民说的,然后说韦石在开大卡车了,韦石也不想跟他为敌,是不是啊。韦石愿意可以妥协啊。你这个畜生啊,你连韦石你都代表了,好像说你是博讯记者。说博讯当初给你开两千美金,这都是你说的啊,全都是你说的。你博讯是个敲诈勒索媒体,黑社会媒体,和共产党在美国潜伏的力量。你这个畜生你是要负责任的啊。
 
所以说行了,然后呢,夏业良这个畜生被法庭给轰出去。一次次换律师,又换了叶宁,叶宁根本没资格,你本身就是当事人,被告人,你又当了那个律师。还有郭宝胜,哪天郭宝胜掐的时候掐得一塌糊涂。所以说这些人,这些人已经不是狗咬狗了,不是狗咬狗那么简单啦。这是狗啊自己尿尿往自己脸上呲儿,自己用自己的尿往自己脸上尿尿,低着头往自己脸上尿尿。都是这帮家伙,自己尿自己的脸,不过,他们也真没有脸也不要脸!所以说,他们自己的尿,呲自己的鼻子,只能这么说他们了。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滑稽的事情很多,这些事恰恰对咱是个帮助!能让西方,能让更多人看清这些共产党运用的本质?
 
你看吴征那个案子,“叭叭”一挪。在这之前我们告诉他的时候,问他那个律师,说马蕊案你管,吴征案你管,还有这个胡舒立那个案子也都是你们管。然后呢,现在吴征新获起诉他案子你们管不管呢?哎,我们不管。但是,现在又拿去了,为什么呢。共产党付钱,上海局付钱。上海局付钱是中国老百姓维稳的钱,最终还是老百姓替“钥匙澜”·杨和Bruno Wu付钱,这就是共产党。
 
吴征那天开着那个迈巴赫,亲爱的战友们,他那不是迈巴赫650。当时我买650迈巴赫,路德先生(路大脑骗,以下同),全美国就两台。大多数都是550,然后到660都很少,650当时就两台,现在可能多一点。
 
吴征这个人到哪去,他买车一定不是他花钱的。吴征你不信查他车去,100%不是花吴征的钱,吴征咱跟你去法庭说,肯定不是你的。吴征这人他连媳妇都不是自己的,都可以公用,他啥能是自己的呢?路德先生(路大脑骗)一不小心就给吴征做了广告了。他哪句话,你骂他啥他都不在乎,你说车啥的他可在乎了,他可牛啦。吴征上哪一去,你一说他老婆是杨澜,哎呦,鼻子就往上扬了。他不在乎你说不说他老婆找不找钥匙,他不在乎,不要脸,不要腚。所以说,他属于叫“尿脸党”,用自己的尿呲儿自己的脸,“尿脸党”那种人。就是只要你能吹牛,能骗钱,老子啥都不在乎,他属于这种人。
 
所以说,大家你看。(注:看留言)哎哟我的妈,这么多人,哎哟我的妈,哎哟我的妈,哎哟,这下面我都没看到,抱歉抱歉。而且吴征是租车,租车他也不自己拿钱。他只把老婆租出去,他不可能租车拿钱的。吴征租车也不会拿自己的钱,你放心,他吴征这号人恨不得你知道他在床上的事都让别人替他办了去。你想想他怎么去租车拿钱呢,是不是。(注:看留言)七哥再多说一会,好好好。我喝口水。所以说这个,这些“尿脸党”我估计吴征来了弄不好,让何频给报销去了。哈哈!弄不好,让何频给我报销吧!陈军!哈哈!陈军开餐厅,每次都带着盒饭跟着何频到处转悠。我估计啊,这他也不舍得,这也不舍得。
 
所以说“尿脸党”基本上就是啥都不想付出,啥都不想付出。最好生孩子养老婆的事也让别人给代用了去,对吧。你像那吴建民(伪类,以下同)啊,什么立个“六四牌子”啊,李一平(伪类,以下同)啊,什么唐柏桥(伪类,以下同)啊是吧,什么李洪宽(伪类,以下同)啊、郭宝胜(伪类,以下同)啊、你像韦石(伪类,以下同)啊、熊宪民(伪类,以下同)啊,这些都畜生级的,“尿脸党”都不配。那吴征还看不起他们呢,就把他们当狗养着,根本看不起他们。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咱们这个,对了。最近出叫什么谷什么一啊,这个烂仔这孙子,骂河南人那个。真是我觉得我不知道怎么山东人,我听说他山东人,我们山东没这种人。我估计山东谁一不小心撒尿的时候尿出一这货出来。
 
山东人和河南人都是夏文化的后人,中原文化的最重要的这个发源地。这货他狗屁不懂,狗屁不懂。昨天很多人给我发出来这个,发过来关于这孙子的这个国内的笑话太多了,太多了。这货到处吹牛,啥牛都敢吹。一会儿说自己是什么二部的人,一会儿说三部的人,有时候还说是当时啊是抓起来那个叫什么谷什么一啊,那个抓起来总后勤部的那个,那徐才厚的那哥们儿啊,在濮阳的那个,说是他侄子。到处骗!说就打着那个谷的名义,找这么一个侄子,有时候还说他实际上是爹,亲爹,是他亲爹。叔叔变亲爹,蒙了不少军队的人,而且造假军官证。这孙子实在是太坏了。这个到处跟人家搞生孩子,也学肖建华搞孩子王国。哈!结果啊最后啥也没搞成,骗了老百姓骗了不少钱,都是骗得最穷的老百姓!
 
所以你看孟建柱、孙立军、吴征,还有这个Jho Low,还这谷什么一,都骗谁啊?大家看明白么?全骗是老实老百姓。全骗易租宝啊,全骗这种人。对叫谷卓恒。薄古,不是薄古开来,叫谷什么玩意——后勤部长,把自己女儿送给徐才厚那个。所以说他们都是一套路子。为了钱,为了利益。爹、娘、老婆、孩子、女儿全可以作为交易。
 
谷俊山,对了,三个A这位战友,谷俊山。我这见过谷俊山。哇噻!谷俊山这个人你见过以后,你就知道什么叫“哈巴狗”,什么叫太监!什么叫太监。什么叫做真真正正的,叫做,叫什么。哎,那个词咋说的啦?哎呀!那个文贵又忘词了,又掰不出来了,咋弄啊?那什么词儿了啊,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所以说,真正的,亲爱的战友们,有良知的、有尊严的、有理想的、再一个有宗教、有信仰的,这样的人才配当我们战友。没有这些的人最后啥都没有,不管你怎么装你最后都没有。
 
昨天我这个上厕所期间,我在上厕所也看看郭媒体,看看推特,看看YouTube。昨天我看那个姓谷的下面发的推。几个战友把我笑的!不是,姓谷的一个叫William的一个人评价文贵团队没有女人。你个猪脑袋。我不知道你是谁啊,你到我们这儿来看看。我可以这么说,你八辈子你都摸不着你都看不着在这儿工作的女人。你来看看,都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子。竟然来评价我们。你看看我们盘古、政泉、裕达员工是什么素质。可以这么说走到全世界,我们都可以跟任何人比划比划,问鼎任何人。
 
结果下面战友第一句话就是:你算个屌啊。哈哈哈!把我给笑死我了。第一句话你算个屌啊。哈哈!把我给笑的,把我在厕所简直笑喷我了,真笑不行了,我都在马桶上都坐不下去了。这战友太可爱了。哈哈!哎呀!把这哥们儿给骂的。这衣服从哪儿租的啊?多少钱租的啊?哈哈!把我给笑死了!简直咱们战友真是太可爱了!就是我内心的感受——这些战友我不为你们奉献一切,我就对不起你们,我也对不起我自己。但是这些“尿脸党”很容易。“肛毛党”、“尿脸党”都能灭了,都能灭了!放心,这都是咱上厕所时间把他灭了的。
 
所以亲爱的战友们太可爱了,昨天把我笑的我啊,简直是不行了昨天。我从那屋里出来的时候会议室的人都看我笑都问:“你怎么那么开心啊?”然后我就给那外国人点翻译。我让他们看,把他们也给笑懵了给。哈哈!
 
咱们这些战友们你们都要留着这些信息啊,咱们见面的时候你们要展示给我看。在我们喜马拉雅大使馆,在我们未来的农场,这个是对酒当歌,对酒当歌!然后咱们要对着苍天,要吟诗作乐,然后咱们要一醉方休、骑马射箭、钓鱼、打枪。全都有,咱打的是真枪啊,咱不是打吴征的手枪啊。咱不打。
 
哈哈!哎呀!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得走了。我这跟人家说10分钟又晚了。得守时间啊。
 
亲爱的战友们!为我们所有的14亿同胞和战友们祈福!
 
谢谢战友们!谢谢!很多话没说完。我这没时间了,真不行了啊!我得走了。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