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15年视频 2015_1


其他语言


郭文贵2015年视频 2015_1 傅政华威胁郭文贵先生的秘密通话⎟The secret phone conversation between Miles Guo and Fu Zhenghua in 2015

主播人物:郭文贵 
涉及人物:
公司组织:
国家地区:
名词解释:
文字整理:黎明之前 
发布时间:20150101
视频链接:https://youtu.be/MUiGP6HYC9Y
相关图书:
内容梗概:
傅政华司机:喂,老七好。
 
郭文贵先生:大哥,你这是啥声音?怎么都变音了呀?听不出来呀!
 
傅政华司机:你连这点常识都没有,你的语音被控制呢,你知道吗?你大哥是搞刑侦的,行了,你听我说,你少说话。
 
郭文贵先生: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但是,行啊,三儿给我说了,说您要打给我,你这个,大哥什么情况啊现在这是?
 
傅政华司机:你不用担心家人,我会照顾好的,弟妹女儿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郭文贵先生:呃,但是回来,她现在是,还有很多人跟着,然后在五洲酒店和闺女,然后呢一堆人跟着,然后她非常恐惧,家也不让回。那这不行啊,其他人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傅政华司机:其他的要一段儿时间,这都是李友种的毒,太深了!岐山非常生气,要求两边儿一定要查,孟老板也对你很有意见,你知道吗?你懂吗?
 
郭文贵先生:不是,您说这我真的不明白,他俩对我啥意见呢?我怎么着他,我惹他啥了呀?
 
傅政华司机:他那儿的要求,他那儿对我的要求,必须搞掉你。
 
郭文贵先生:为啥呢?什么意思啊?
 
傅政华司机:你明白我意思吧?必须搞掉你。
 
郭文贵先生:不是,他要搞我,我是不是就因为刘志华这事儿,这事儿,我怎么着他了呢,我跟他什么仇啊?
 
傅政华司机:要求不留后患,包括(你)儿子(郭)强也要弄回来,人、钱、资产,通通的,所以你必须配合我。
 
郭文贵先生:嗯,嗯。
 
傅政华司机:你要让咱们老板知道真相。
 
郭文贵先生:老板,你说的是咱老大是吗?是习老板是吗?
 
傅政华司机:你要立功,你要快点儿,你要查清楚在瑞士银行他们资金的所有情况,关键你要查清楚姚庆和王健、海航这些年来交易的钱去哪儿了?你就一直盯着他们,明白吗?
 
郭文贵先生:嗯,我明白。
 
傅政华司机:你要盯住他们,你呀得把王(岐山的)这里的信息搞明白。
 
郭文贵先生:我知道,您说这个,这是,大哥你知道,这是要命的事儿,这家伙查他们,你知道这是海外,三儿给我那情况,我叫人家去查,一看人家都明白了,很多人很敏感,不愿意的,这是咱本来没事你就弄这事儿,如果是老板认、你认,这在法律上是合法的、是组织。如果你要不认的话,哪天我这不是犯杀头之罪呢,这还了得了吗?
 
再一个海航在外面的那些情况,那不是开玩笑的,那三儿给我说的时候我已经给他讲了呀,这真挺吓人的,你知道吗?
 
傅政华司机:你要是把这个搞明白了,你就是国家的功臣,老大一定重用你,你的一切问题都能给你解决。
 
郭文贵先生:哎呀,现在人家什么说法都有,人家说这(习)老板还不稳定呢,现在他也没人没啥的,老板人是好,我信,你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也大着呢,各种说法都有。再一个如果这事儿万一这中间出点什么事了,我家人不都灭了嘛,这怎么我说我真的是很紧张的事儿,很害怕,真的是,大哥。
 
傅政华司机:未来二十年,我告诉你,未来二十年都是我们的,老板全部控制,你知道吗?
 
郭文贵先生:嗯,我真的是,我目前看不出来,王和孟现在人家是这么大的权力,这是开玩笑吗,这个?这是太可怕了这个。
 
傅政华司机:(习掌权的时间)甚至更长,王、孟都是临时,只用不信。
 
郭文贵先生:嗯,我,嗯。
 
傅政华司机:你懂吗?
 
郭文贵先生:嗯。
 
傅政华司机:你明白吗,你?你别听外面瞎说,我只是需要有准确的信息,还有他们这些家里资产的情况,(习)老板特别关注海航的事儿,
 
郭文贵先生:嗯。
 
傅政华司机:然后,孟的事儿吧,关键是他姐的情况和他外甥的情况,搞钱和搞女人的事儿,他搞的那几个女人,在外面也有资产。那三儿提供的信息,听他就行啦。
 
郭文贵先生:给的我不全,那是给我了,包括那华润的宋林的那里都不全,他给的我都是一部分,你还得把那东西都给我。
 
傅政华司机:他和华润的宋林非常好,他外甥跟宋林要钱,现在………
 
郭文贵先生:不是,你知道宋林跟孟书记不是一般的关系吗?老板,你说这你让我弄这个,那这个事儿弄来弄去那就复杂了,哪天你这个事儿要是孟知道了,那他弄死我呀,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大哥。
 
傅政华司机:现在孟还在帮宋林,你知道吗?
 
郭文贵先生:我这是三儿那天跟我说了,但是他说这钱数,说这事儿,我真是说实在话,真是挺害怕的,你说我的家人现在都在里面儿呢,如果是说我不办吧,就是这样,但是我怎么知道这是大老板的意思呢?这事儿你知道。
 
傅政华司机:他也玩了几千亿了,必须把他查清楚,这是老板要求的。孟的很多事儿都是通过孙力军干的,你就按照我给你发的信息你去查吧。
 
郭文贵先生:嗯。
 
傅政华司机:剩下的事儿,我会让三儿去找你。
 
郭文贵先生:嗯,嗯,那你知道三儿跟你说了吗?三哥,就是说他们说让我伦敦见,然后呢,吴征他们的说他代表孙力军、他代表孟书记,说可以跟我在伦敦见,你觉得怎么样啊这个?
 
傅政华司机:去伦敦,那是骗你的!他们那是试探你的,不要见他们!
 
郭文贵先生:嗯!
 
傅政华司机:去美国安全,伦敦也安全,其他哪儿都不要去,别听他们的。新加坡别去,香港别去,像马来西亚(也别去),(他们的话)你别听啊,你要明白,按我说的办。
 
郭文贵先生:我按你说的办,可以,三哥。现在这事儿,现在到了我的家人都在里边待着,都在里边弄着,而且他们给我电话,咱们那些孩子被打得那个半死,打成那个样子,这太残忍了,我可以办这事儿,但是家里的事儿还有这些事儿给我解决,我那资产,几亿美金突然给我封了,所有资产都封了,你觉得我该咋办呢现在这事儿?
 
傅政华司机:今天我见到老陈(陈文清)了,他还问候你的事儿呢。
 
郭文贵先生:嗯。
 
傅政华司机:别张扬。
 
郭文贵先生:嗯,不是,我是什么,我那几个哥不是说要给三哥说了吗?尽快把这几个哥哥给我放了,身体都太不好,再一个我那几个有几个女员工家里边的孩子,人家有一个吕涛,老婆快生了,还有杨英,还有那其他这些人,人家家里就这一个孩子你知道吗?这还是独身,单亲母亲,能不能尽快把他们放回来呀,大哥这是太重要了,你知道吗?
 
傅政华司机:老王、孟老板都不同意放,来来。王是真要灭了你,王现在要灭了你。
 
郭文贵先生:嗯,三儿跟我说了,三哥。
 
傅政华司机:孟老板也支持他的想法,你那个视频到底能不能给我?
 
郭文贵先生:我,不是,您说什么?这样,他那个视频呀,有一部分,这个我是有18个,还有大概20几个U盘,但是我看了一部分,我跟三哥说了,有些东西可能是有用的,有些东西是没用的,主要是关于孟会青当时调查北京的时候,涉及到的人还有问话,还有一些男女的那些东西,那这个跟北京的领导还可能是跟老王是有关系的,但是老王很信他呀,我就纳了闷儿了,怎么会把他给抓了呢?要抓他干嘛啊?
 
傅政华司机:可能,他们就是想拿到孟会青的那些东西。你给我一份儿,对你有好处。
 
郭文贵先生:我,不是,那天他们搜家的时候,说跟上一次我跟您通话的时候,那天说是专案组的人都拿走了呀,您那应该有啊!
 
傅政华司机:说实话,(姜)良栋给我啦,我只是要的你的(再)核对一下。
 
郭文贵先生:嗯。
 
傅政华司机:你只要拿到这些东西,
 
郭文贵先生:不是,现在我想跟您说的是,大哥你知道吗?这些东西说实话这都要命的事儿,而且孟会青的女朋友就在我现在基金里边工作呢,你知道吗?叫刘昱的,我问他,她一直说没有,后来这是从孟会青他在之前交给我的一个包,我把这包给打开了,我才看到这些东西。所以说你老说我拿这些东西以后我跟您合作还是跟老板合作,你怎么能给我确认一下,这事儿是您指示是代表老板的呀?
 
傅政华司机:你只要拿到这些东西,和我、和老板合作才能保证你和家人的安全。
 
郭文贵先生:嗯,老王、姚庆那些东西我上次三儿给我,都查了,查实了,很多很多的资料在外面,资产、钱还有外面的活动情况、内部的事情,咱也有人现在也在里边呢,也确实给提供东西了,上次三哥跟我说了以后这个收获还是比较大的。
 
傅政华司机:你呀,好好地给我盯住了这个事儿,老板非常想了解这个情况。
 
郭文贵先生:那个什么,上次给三哥说了,您就是那个5000万美元的事儿,就是五十大个那个,我说你抓紧在海外给我签个就是捐款的东西,我这得干净,要不钱出不去,然后上次三哥也拿了,这块呢我尽快给您办,好不好?
 
傅政华司机:三儿会去找你的。
 
郭文贵先生:嗯,我知道。
 
傅政华司机:他过几天就出去了,打电话给你说细节,你的这事儿,就不要再找人啦。
 
郭文贵先生:嗯,嗯。
 
傅政华司机:然后电话里不要说这事儿。
 
郭文贵先生:嗯,我知道,那为啥呀?有什么情况说这事儿电话里?
 
傅政华司机:你的语音都被控制了,你知道吗?你少说话!你听我说。
 
郭文贵先生:嗯,嗯,我知道,上次三哥说其他人的事,那我怎么办呢?
 
傅政华司机:马(建)和满永平查韩正私生子的资料,你那儿有没有?
 
郭文贵先生:我这些东西有一点儿,上次三儿问我了,三哥,这个有一部分,那时候是查看那个外面的事儿,我这儿也有一部分,但是呢,其他部分我再查查,我看看那些硬盘里的资料,如果多了我再给你啊,好不好?
 
傅政华司机:老弟,如果你有的话,你赶紧给我。
 
郭文贵先生:嗯,嗯。
 
傅政华司机:这对你有很大的好处。
 
郭文贵先生:那这样,你能不能尽快把这些人跟家里人、员工给我放一些回来呀?这太惨了这个,再一个,我这哥身体都不好,还有这些人都太复杂了,你知道吗?你特别是现在我那几个女员工,还有我们这几个身体不好的老员工,你像那赵广东那都快60岁的人了,身体根本不行,你能不能先把他们放出来呀?我大哥呀什么的,嗯,我知道,我会给你的,没问题,但是三哥那天我说了,所以我说要跟你通个话嘛,你先能把家里几个哥哥放回来呀!
 
傅政华司机:我过几天就让你那几个哥回去。
 
郭文贵先生:嗯,嗯。
 
傅政华司机:我去找王老板凿吧一下子,他爱听好话,你就一门心思去办我交代给你的那几个事儿吧!
 
郭文贵先生:嗯,嗯,行,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但是你说那你知道吗?三哥上回拿的那钱还跟着我的那个赵还有那个赵所长,他们都在一起,好多人呐,第一笔拿钱的时候,现在六哥在里面呢,现在你们审,你审着审着把这个事儿都说漏了, 赵都说出来以后对您不利呀!那你在卷宗上写上咋办呢?这事你得控制一下这专案组的人呢。
 
傅政华司机:放心,没事儿,(姜)良栋是我兄弟,都是行义的人,都是我的弟兄,所有的我都能控制住。
 
郭文贵先生:哎呀,好吧,就这,呃,大哥,明白了,不是,您这连通个话都给我这样变音,我这心里说实话不是特别舒服,您对文贵还是不信任,我这脑袋都交给你了,哎呀,行吧,我明白了,大哥,明白了啊,我尽全力去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