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贵2020年8月28日直播 20200828_1



郭文贵2020年8月28日直播 20200828_1 连线澳洲喜馬拉雅農場

主播人物:
涉及人物:范冰冰 路德 郭文贵 班农 Sara 老江 安红 吴征 鸡腿潘 相林 郭宝胜 潘晴 熊宪民 何频 庄烈宏 昭明 博博士 李洪宽 曾宏 赵岩 盲流子 蓬佩奥 韦石 木兰 梁冠军 川普 马云 黄河边 夏业良 艾丽 墨博士 克林顿 摩西 孙正义 阿丙 许永跃 胡平 希拉里 陈光诚 耿惠昌 高辉 满永平 邱进 
公司组织:法治基金 裕达国贸 FBI 博讯 YouTube Twitter VOG 安全部 洲际酒店 zoom 哈佛 华尔街 国贸 Google 思科 中石油 美国司法部 帕马斯迪利沙 嘉特纳 Telegram Instagram Loro Piana GE 伊斯兰 共产党 
国家地区:日本 美国 欧洲 德国 香港 台湾 新加坡 洛杉矶 东北 纽约 澳大利亚 华盛顿 新西兰 意大利 法国 英国 加拿大 墨尔本 巴西 西班牙 上海 好莱坞 堪培拉 印度 悉尼 天津 中东 亚洲 法拉盛 夏威夷 迈阿密 新中国联邦 五台山 埃及 大庆 悉尼歌剧院 云南 大英帝国 中国 
名词解释:爆料革命 双修 蓝金黄 空中取钱 文化大革命 G币 喜马拉雅农场 喜马拉雅 正道主义 CCP 奥运会 普世价值 灭共 Action 上海公报 比特币 
文字整理:杯酒渐浓 pride(文豪) 黑郁金香(文郁) N1enX9(老白) 文兮(我❤战友) 爱狠Love7(文友) 文紫 文琪 文木(Sycamore tree) 某某(文成) 柒号G币 文顾 shangshang SCELF (文正) 
发布时间:20200828
视频链接:https://gtv.org//?videoid=5f47b50dfb4f61689a4c9af2
内容梗概:
文贵先生:哎呀,是特别激动,太开心了。妹妹们,这个跟你们第一次见面。好,开始吧。
 
安红女士:好的,来一个简短的开场白,因为今天是澳喜农场的一个专场。那个我会在这个过程中逐一把战友加进来,但是我刚才发现,这边一次最多可以容纳四位战友。我待会会逐一、就是战友问完问题我就按顺序排,可能前后会稍微有些不太一样。那是因为看现场的情况。那么非常感谢和荣幸文贵先生来跟我们澳喜农场连线。第一个问题就是单刀直入了,就是文贵先生您在爆料最初、三年多以前就曾经提出过,非常鲜明的点到过澳洲是蓝金黄的大本营、是个重灾区。那么您是否来过澳洲?那么和那个时候比,您现在认为情况有没有变化?谢谢您。
 
文贵先生:谢谢啊,安红妹妹、我们的椰子、我们的糊涂仙啊。这个世界上,我现在直播前重申一下,咱们每次战友连线的时候呢,事实上咱们G-TV最好连线最好就是4个人在线。当其他人在最好把其他人给移出去,因为那个声音的问题。就是现在世界上最高的科技,最难处理的就是胡同里边遇到了,大家碰到一起来、太窄了,就是声道影响你的视频、然后让你掉线,谁都挡不了。就像我们现在用的会议系统啊、那个zoom啊、Justin啊,同样是这问题。你必须把那个语音、麦给关上,这个人讲话才可以。现在呢解决不了,包括思科。所以最好就是4个人连线,这个讲完那个下去,一起上这是保持最稳定的,今天效果特别好啊。特别是我不知道你们那边怎么看啊,我看着三位美女,我有点讲不出话了,就是太幸福感了。这想起来跟澳洲的连线,跟这个袋鼠相距的太远,这个三美女。所以从你们这个画面上能看出来啊,咱们中国最优秀的人全在国外呢。你看我昨天是跟加拿大、我们现在加拿大的战友,在老江的带领下和文枫正在维权。你看看每个人的素质、形象、每个人的讲话,就是你能感受到,为什么我们国内看不到这些人呢?都在这儿看到了。一样的。
 
那么回答你刚才这个安红妹妹的问题啊,我有没有去过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过去和现在有什么不同?我本人…和过去一样…我简单的给你回答,我过去去 过很多次澳大利亚。我多次说过,澳大利亚我去的时候,先去的是堪培拉,然后去的墨尔本,然后去的是这个悉尼。悉尼让我感受最深的事情就是悉尼的歌剧院,因为悉尼歌剧院是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兴起最关键的一个标志。而且悉尼歌剧院这个建造商叫帕玛斯迪利亚、叫帕玛斯迪利亚,帕马斯是一家意大利的公司,迪利沙是一家澳大利亚的幕墙公司,这两家公司的背后都是有点意大利西西里的黑手党的家族背景。然后呢这个一个人买了,买了以后呢,他给他俩合并了,合并了当时干了什么事呢,就是澳大利亚集全国之力,就建造了悉尼歌剧院。全世界都反对,澳大利亚都反对,说你疯了,这国家快破产了。当时他绝对相信,说这个悉尼需要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悉尼需要一个飞翔的建筑。所以你看那个悉尼歌剧院是这个样子的吧。事实上香港那个回归建筑,它是抄人家的。悉尼歌剧院这个建筑绝对是一个伟大的建筑,而且是把音乐、歌剧院作为主的,充分体现大英帝国的子孙们到哪去,追求体面、浪漫、音乐、精神生活为主,而且有宗教建筑的现代化的影子。那么帕马斯迪利沙就是合并以后做了这个歌剧院,它成立世界第一大帷幕墙公司,它也做了上海的金茂,Gartner(嘉特纳)是德国的公司,也是被他收购了。那裕达国贸呢,正好我在放出来以后我建裕达国贸,我是亚洲中国第一个使用花岗岩帷幕墙的公司,叫做这个双系统,比悉尼歌剧院还高级。全部是花岗岩,花岗岩是进口的,铝材是进口的,安装是进口的,玻璃是double路易、双层玻璃,全进口的。到今天裕达纹丝不动,帕马斯迪利沙就因为拿了裕达的项目在新加坡上市了,现在你看是世界的超级公司。所以我那个时候就老去,在这之前我最早去的是1987年,你们三位在我面前真是晚字辈的晚字辈,那一点不夸张,你跟我那个我侄女的、我侄子的孩子,我们郭家的孙子的年龄都跟椰子的年龄了,那就是你真的是我的孙子辈的。
 
就那个时候,你们还那个时候我已经去那去了,我就知道袋鼠了。当然了我们下去以后说袋鼠,第一句话是袋鼠肉能不能吃?中国人到哪去,不管是潜水艇,只要能动的先问能不能吃。人家澳大利亚人很奇怪,你怎么问这话啊,不能吃袋鼠,我记得特别清楚啊,堪培拉。澳大利亚,87年到97年的澳大利亚天翻地覆。核心原因我告诉你,当时澳大利亚不是跟随英国,是跟随了美国。后来改变了政策,后来叫中国买澳大利亚,最后就是在悉尼歌剧院整个对面的海湾,中国富豪、富二代整个把豪宅给买完了,整个海湾啊。然后就是澳大利亚的经济极速发达,从1500亿美元到今天的是1.3万亿到1.5万亿美元,我忘了啊。人均GDP达到5万多,超过英国、德国、法国、日本,这个牛不牛?但是澳大利亚的政治彻底被中共控制,澳大利亚是亚洲国家当中的白人国家里边,被共产党渗透最厉害的,然后华人移民最多的国家,华人去的是高等教育最多的国家。当时没关进去的我去的时候,去澳大利亚是首先袋鼠能不能吃?到放出来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搞建筑了,开始研究悉尼歌剧院了。住在背后的InterContinental(悉尼洲际酒店)酒店最顶楼了,然后接触的全是澳大利亚的,真的是政治家、所有的艺术家。哇,我这个人也变了,就是读懂澳大利亚,郭文贵是花了时间和真花了钱的。结果是当时我觉得,澳大利亚一定会跟中国现在中共似的,当时我就这么判断。因为澳大利亚人太贪了,就是给点钱就可以买他们,给点钱就可以买,而且是不要脸的政客,你知道吗?就是你没见过,英国人还有点矜持,美国人还有时候还想搞点正义啊,当个老大哥的样子,日本人最起码还要点脸。就是澳大利亚的这个是不要脸、不要腚的货,你给钱立马让干啥干啥,就这个很贱的这么一个西方文明国家。我说这个地方我绝对不再来了,我最少去。大概在2001年以后我就很少去了,但是偶尔去几次,因为我好多朋友在那里。而且澳大利亚是很多官员的子女在那里,所以澳大利亚这个国家是很复杂。我的经历很有意思,那么从我第一次去——没被关进去,到关进去出来盖裕达国贸。悉尼歌剧院,到今天的文贵,跟澳大利亚有不解之缘。你看吧,从开始爆料,开始最早的我跟澳大利亚联络的战友,到今天几乎全没了,最早的全没了。最早连线视频的昭明先生、相林先生,安红美女还都在,鸡腿潘已经背叛了,昭晴已经这样了,昭明已经消失了,可能是个人原因啊,那潘晴那样啊。大家你看看,多少出来砸文贵的。所以说我过去的跟澳大利亚的时间,和对澳大利亚的判断,到后来咱爆料革命发生的事情,再看到这新一代,你看这两位美女在这加上你,感触太多了。最跟我亲的爆料革命,澳大利亚的可能是或者说整个全世界爆料最亲的,走的最近的,我说是心身相交的,非安红莫属了,Sara、安红、木兰。
 
我形容一个战场,头两天几个战友、国内的战友跟我秘密连线,说你给我形容形容你对战友的画面的有什么感觉?他们说你很孤独。我说我不孤独,我说但是大家看到我,确实我一个人在前线作战。我说如果说我一个人作战的时候,后面有人帮我喊,我说第一个就是路波切,肯定的在后面咋咋呼呼的路德,但是不敢靠前啊;我说另外旁边那个叫Sara,我说Sara一定是哭着闹着,“七哥我跟你战斗到底”,一定是第一个趴在地上那种;我说再一个安红,肯定端着酒,“七哥先喝着,我来帮你丢雷”;我说旁边出没出现我们的木兰啊,木兰说,“七哥,我们不打了,哭着闹着要走”;我说我们江财神这时候,肯定要给我手榴弹、递给我的是砖头,我要砖头他递给我的一定是玉米棒子,一定是错的,但是一定会冲上来。
 
我就给他们讲,他们笑的快不行了,我说这就是我们一个跟共产党作战的画面。今天跟澳洲连线的时候,我真是啊,我这个有你们、有咱们这个澳大利亚上次成功的游行,和过去的一系列的敏感人物,还有袁白衣,最大我给钱的就是给澳洲。100万打过去,你不敢想象,你们仨没有想过,当时给他100万钱,他竟然把账号、个人账号弄错3回。你能想象这老天爷就不让把钱给袁白衣、给潘晴,你想想那100万汇过去,咱们得…不是钱…那后悔死啊。你说安红妹妹啊,你想想,哎这个澳大利亚就有这么神奇的东西,这袋鼠跟我有感情,千万别上当,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美女,全跟随你一起爆料革命。我喜欢澳大利亚,我爱澳大利亚,我深信爆料革命会到澳大利亚开出铁树一样的花,而且一定会绽放世界,谢谢!
 
安红女士:谢谢您!好,下面一位就是我们的Giselle,好吧,我还是大概按那个顺序来。谢谢,Giselle请。
 
Giselle女士:郭先生,您好。我是Giselle。这三年来亲眼目睹了您将这一切的不可能变成可能,不但运筹帷幄而且状态越来越好,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佩服您。我想跟您谈谈媒体的话题,因为我本人做了15年的媒体工作,然后一直都知道呢,媒体是一个社会的风向标。如果媒体堕落了,那么这个社会呢距离堕落也就不远了。很遗憾的是呢,这次不但是少数几个媒体堕落,而是全世界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的一个集体的堕落。然后我们抛开CCP的渗透因素,我觉得媒体的运作也是有问题的,媒体只要是依靠广告来运作,就很难保持节操。媒体的职责本来就是传递真实的信息,守护普世价值,这种靠广告的运作模式,真的是应该被淘汰。那么您引领的这场革命,既是打破规则又是建立规则,可以说您在创造一个更加文明、更加先进的世纪,那么在这个新的世纪里,传统的媒体必将受到冲击。而随着民众的觉醒,很多主流媒体会破产,因为这些媒体真的是毫无公信力,简直是帮着CCP在杀人。那么人类呢很有可能迎来一个全新的媒体的时代,只要你能写会说,人人都有可能是记者,人人都有权发布新闻、实施监督。那么只有随着这种话语权的去中心化,才能够真正的实现这个新闻媒体的最基本的职责及传递真实的信息,守护普世价值。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呢,如果再有邪恶的势力想蓝金黄媒体的话,他们的作恶成本会很高,因为他们不可能做到蓝金黄所有的人。那么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澳洲媒体被中共渗透的十分严重,我们的战友天天都在奋战、寻求突破,那么对此您有什么建议?那么我的第二个问题是G-TV、G-News如何摆脱利益的牵制,记者是否也适用于高薪养良知,如何吸引更多的媒体人才加入我们澳喜农场来工作,谢谢您,郭先生。
 
文贵先生:谢谢Giselle啊,看来是媒体专业人啊,你的问题实际上是非常核心的。回答你的问题,我可以简答的给你回答,这个人类上最大的改变就是互联网,这可以说是万年的人种到底地球最大的改变,没有意识到这个的人就已经彻底out了,不管你活多大都没用了。第二个,过去的所有的西方媒体,千万记住就是五大家族控制,极少数控制的全人类上的70亿人口的媒体,除了共产党那样的独裁国家之外。这一个荒唐的效应,全世界这一个声音、五个声音,那是不可能的。它基于什么?是因为政治和经济的这种联合的结果,和背后的叫DeepState,DeepState所说的大家都知道。他们所说的DeepState,是基于西方的这些某些种族、某些这个人类控制的极少数的华尔街的财富和媒体。那这个时代由于互联网的发生,社交媒体它一定是被打破的。
 
那么现在在澳大利亚看到的这个,被这个中共也好、BGY的,不是说是十分严重,是全军覆没。我跟澳大利亚的电视台和媒体报纸没有一个没打过交道的,你知道为什么吗?2008奥运会,所有澳洲台这些王八蛋拿了共产党的钱以后,他不愿付给那个100多万美元租一个10平米的房间,他不愿意。他到盘古去找到我,像你们那个七号电视台,我们2009年起诉了澳洲七电视台啊,知道吗?澳洲悉尼先驱报都在盘古啊,我们都是免费给他的,给我们许了一堆东西,2008奥运会以后全都跑掉了。所以说我太了解澳大利亚这帮混蛋了,背后就那几个小人物,但是呢控制的牢牢的。全军覆没!澳大利亚的媒体是没有媒体的,绝对没有!不管你们多开心,是没有媒体的,极为糟糕、极为坏、极为贪婪,而且还没有监督,而且政客极为臣服。
 
那么现在在澳大利亚最可怕的事情,第二个、社交媒体。全人类223个国家,澳大利亚是西方前18到20个国家文明国家,文明国家当中可能是网络最差,网络的平台布置最差就是澳大利亚。它不想让你有更多的社交媒体,这是很可怕!另外一个,就是今天Giselle你说的这个,我们现在爆料革命在澳大利亚,如果你不把媒体搞好,如果你现在,我先给你先说,如果你们有一天,你们到今年年底还不说,“郭先生你给我们弄点钱,让我们买个媒体吧,你们就已经完了。”光在社交媒体是不行的,我们一定要在澳大利亚,我拿钱支持你们,我们要买上一两家媒体,由你们澳喜这块整个来主持起来,就是咱得建立自己的传统媒体和咱G-TV社交媒体平台,这是唯一的出路。你不要再梦想着任何其他选择,只有你做、只有你强大、只有你行动。
 
我再回答您说G-TV、G-News在澳大利亚,你一点都不用想,G-TV、G-News会彻底改变全球的所有媒体布局。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据我所知,你数一数啊,Google、YouTube、Twitter、telegram、Instagram,你往下数吧,数所有的社交媒体里边,几乎没有一个真正中国人控制的、没有一个亚洲人,根本不存在。我是唯一一个非这些人种之外的一个黄皮肤人;非这些语言之外的这么一个语言;非这些之外的一个媒体平台。这多少人知道吗?兄弟姐妹们,可不是14亿人,包括亚洲人、包括中东人,我们占了地球将近百分之五十的人。你觉得你想让我们不强大可能吗?你知道现在很简单一个道理,我们这两天正在买一个电视台,昨天上午就是一个叫Newsmax这个美国电视台,我可以说一下,它卖了4年了,天天这个老板叫Chris就在迈阿密这川普总统酒店马阿拉歌住着。就是他当时给了那个Roger Stone、还有Bruno Wu信息,在电视台骂我啊,说我是双面间谍,说我是给克林顿希拉里捐助,就这家伙。从过去4000万,到现在3个亿美元要价,为什么?我想告诉你一句话,就是因为这次冠状病毒已经彻底改变人类的生活。所有的电视媒体平台都是蹭蹭的往上窜,人类已经没有选择将活在家里边,把家变成办公室、把家变成监狱,你就俩选择,然后你只能和网络、媒体中活着。那么G-TV、G-News,咱们这个时候应运而生,还有我们的盖特,我们接下来更多的更新版,我可以告诉你会震撼的啊。没有一个人是我们的对手,我们会很长一段时间独孤求败,而且你想不赚钱都不行。而且爆料革命未来最核心的,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咱的核心武器之一就是媒体——咱能说出话去。当话说不出去的时候,你不可能干倒BGY,你不可能保护战友,你更不可能有足够的财富维持着你的胜利。这个胜利不是拉倒的,放在山里的(此处听不清)安全的。从来没有(此处听不清),骗人的。你要维持着你胜利的成果和安全,你就需要金钱,你就需要媒体。G-TV、G-News、盖特永远是我们的核心武器。你们一定要注意,谢谢,Giselle。
 
安红女士:下面有请是我们的椰子。
 
椰子女士:尊敬的郭先生你好,欢迎做客澳喜,我非常荣幸与您连线。首先要替那些未能与你连线的战友表达对您的问候。世界各地的农场各有各的优势,基于澳洲的资源和地理位置,那郭先生您对我们欧洲农场的发展有什么希望和期冀呢?谢谢
 
文贵先生:谢谢椰子。你看椰子,Giselle,你们各种不同的专业。为啥我说你安红和木兰这个,澳洲啊,你看看现在都是女的,到目前出来的几个都是女的。
 
安红女士:待会儿就有男的。
 
文贵先生:这澳洲啊真是。我可以再重申一遍。澳洲是属于亚洲,澳洲又完全是英国、白人的文化至高无上的,欧洲文化、英联邦。同时它军事上和经济上是跟随美国, 然后现在是被共产党所控制的这么一个地方。你想你们呆在那的时候,你们应该做什么?安红、木兰你们都没有想过,你知道吗? 共产党曾经在内部啊,因为我经常跟他们在一起开会。当年的许永跃、耿惠昌这两任安全部长。还有邱进、董部长、还有马健副部长这一系列,包括孙永海这些部长。他们成天都在盘古(开会)嘛。他们总是一句话,澳洲要么就100%拿下,要么就不要去碰它。全部都是啊,横跨二三十年战略没变过。不是同一个政党没变过。你知道当时中国最敏感的几个人。什么陈同海、中石油的啦、还有天津自杀的周什么顺呀,还有陈良宇的家人啦。所有这的很多人都在澳洲悉尼、堪培拉、墨尔本、黄金海岸有自己的超市,有自己的店、有自己的餐厅。你就想想,哇塞这些人为什么都在澳大利亚啊?
 
澳大利亚是100%被共产党拿下了。那澳洲今天你们能活着,就你们几个今天上来的、接下来上来的这些都是,你们有的是侥幸,有的是真的是英雄。所以说椰子你知道,我看到你这个年龄的出来的时候,你上大街上抗议,我看你们和安红、木兰直播的时候,我特别开心。因为我能看到澳大利亚是绝对有希望的。 对我们爆料革命一样,我们也一样,我告诉你。安红你要记住七哥说的。你们要跟木兰、Giselle,椰子,和每个战友记住这句话:澳洲你要么100%拿下,要么你们就不要去碰,你不要出来。因为对于你也是一样的,你不能100%拿下,人家就把你干掉了。人家是100%的力量在那里,你看看多少过去的老战友、老革命通通被消灭掉,那背后的力量有多大呀! 
 
今天我在这里说,大家不要去骂昭明先生。因为昭明先生前期是做了很多很多事情的,而且我知道他的老娘是被威胁了的。我们不能把一个昭明今天,听了人家(的话)骂人家去。你有什么证据骂人家昭明啊?这没有道理的,不要上共产党的当。在澳大利亚团结别人,团结更多的战友,包容更多的战友,是你第一个要做的;第二个刚刚Giselle说的,媒体是你最重要的工具;第三个事情,你在澳大利亚你是第一个应该要购买媒体的、传统媒体,你比如说买个报纸(报社)。现在比如说你安红买个报纸。七哥给你们钱嘛!找一家报纸买下来,像你们和Giselle、椰子咱就开始,要有澳洲的政客,一定要有。为啥在美国有个war room?要没有这个war room、班农先生,你白人世界咋知道我们?
 
现在我们每天讲的话。你看看民主党大会、共和党大会,它只有一个主题如何灭共? 如何反共?action!action!action!对吧?take down CCP 它已经成为主题了。所以说你像Tom Cotton,今天你会看到Tom Cotton讲得会震惊你们!这所有的事情,说实话因为有人在白人世界发声。咱管人家好坏干嘛?咱又不跟人家上床,谈恋爱、生孩子。人家好坏跟咱有毛关系啊?对不对?你们能找到一个澳洲的班农,澳洲的一个war room,咱就开始啊。所以说澳洲要在媒体上下功夫。还有一个你们几个都是女士,这个女士它有劣势。就是社交活动的时候,总是有自己的私人生活,有不方便之处、家庭啊,时间上不够。然后我们的安红妹妹,还得天天上路波切的节目。所以说,就你们这块领导和行动的执行现在不够,就是大家团结在一起的不够。事实澳洲是咱爆料革命最关键的时刻,因为这一次你能挺过去,已经在游行过后。而且你们这些人,都已经是冒出了世界的头,共产党是非常害怕的,我有各种情报。如果你们有更多的行动,有更多实际的行动,更多增加的实力。比如说媒体,比如社交媒体上更多的人出来说话。澳洲会逐渐聚集更多战友。
 
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次借款的行动当中,澳洲有两个都是超过5000万美元的。我说服他们很常时间,我说你们能不能通过喜澳来做?他说我不是不喜欢喜澳,我也很喜欢安红、木兰这些战友,我也都每天看。他说为什么我直接投?他说喜澳这地方我最担心人杂,还有怕有事扛不住。所以说,这两个一亿美元意味着什么?你们真的是,特别是安红、木兰没有半点儿经济脑子,这是我很担心的。 一亿美元借款,6%的利息是给股份的。这六百万啊!六百万股啊!这六百万股三年是1800万股啊!这1800万股,咱甭说100倍、50倍,就10倍,我滴妈呀,那是多少钱啊!你可以把澳洲所有媒体都给买光啦!这真不是开玩笑的。你们几个叉着腰,去到那,老娘来了,统统给我滚出去!一定是这结局的。你想过没有,这已经发生啦!而且几个战友现在商讨的事情,接下来在G-Fashion上一张口就谈一亿美元以上的。 
 
澳洲的钱和新西兰的钱都是大钱啊!新西兰、澳洲是大钱啊!你们寻思啥呢?你们就没这个脑子,这让我很忧心你知道嘛?就你们这些孩子,中国女性典型的,会做饭、会干活,但从来不会把家搞致富。你们得先致富啊、得聚集大财富,得有经济脑袋啊! 你和木兰,你们都没有,让大家跟着你俩跑。木兰在家呆着:七哥!然后安红呢,喝两杯二锅头!你钱呢?妹妹啊!你喝高了,钱呢?都跟着你混的。所以说这是我希望的,媒体、打造平台、强化团队、强化联系,更重要的事情让战友们赶快聚集在一起,要通过接下来的G系列聚集更大的财富。 然后咱们在澳洲有实体、有媒体、有社交媒体,有强大的执行团队。安红你得赶快辞职,你所有的工资七哥马上给你付好嘛?不要再上班啦,行吧?你干那么大的事还在工作,你不觉得,我们爆料革命被你兼职,我们感觉很羞辱知道嘛!啥叫爆料革命啊?安红说,老娘兼职的工作就叫爆料革命!你伟大啦,我们很难受!再说我们当你情人的,不愿意。当你老公和当你情人是两回事,知道嘛?现在我们爆料革命是当你小三!这让我很难受的!
 
所以说我回答你的问题,椰子。希望像你这样的人更多的站出来,希望澳洲真的增加实力。真的是要记住,这是一场人类上前所未有的——话语权、信仰和宗教、经济和政治,人性和道德的一场彻底的大转变。无人可以抵挡,只是谁来改变,你扮演了什么角色?谁也挡不了。这就是时代!特别病毒之后。谢谢你,椰子。
 
安红女士:好的,谢谢两位美女,现在我们要换两位Gentlemen!请两位退一下,我们再加人。谢谢,谢谢郭先生。Giselle是我们专门搞外联组的,
 
文贵先生:Giselle非常棒,很有脑子。
 
安红女士:对,她是科班出身。
 
Giselle女士:您看过我写的文章吗?
 
文贵先生:我看过你写的文章啊,非常非常棒。我有时间的话,可以单独跟你交流交流,文章太感性,有些可以更犀利点。
 
Giselle女士:好的,好的,谢谢您! 
 
文贵先生:Giselle和椰子真的是很棒,而且非常善良,人很真。不是看的假乎乎的。
 
安红女士:对。我都没见过,你能介绍下自己吗?
 
云南:我是云南。
 
安红:我只是认识声音,我们开会的时候都没有露过脸。还有戴口罩的这位,能介绍一下自己嘛。把的麦克风打开了吗?
 
Tony: 我是Tony。
 
文贵先生:Tony,你好。
 
安红:我简单介绍下,还是你来自己介绍下吧。
 
云南:大家好,我是澳喜农场影像视频组组长。
 
安红:云南,做个广告,我们需要援助。我们视频组相对来说,弱一些。云南现在你可以说,继续,请。
 
糊涂仙先生:糊涂仙、糊涂仙,
 
安红女士:糊涂仙,太好了。
 
郭文贵先生:糊涂仙,你咋叫糊涂仙呢!我看你不像糊涂仙,看你这长相。
 
糊涂仙先生:我像玉米地的小弟,你是带头大哥。
 
安红女士:这是我们澳洲强大的男士,很多人其实在幕后。
 
文贵先生:终于有男士出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很高兴都跟大家见面。
 
安红女士:对,而且是…好,我们从糊涂仙先生开始好吧!
 
糊涂仙先生:好的,非常荣幸能够今天在这里和我们的玉米地带头大哥、文贵先生做一个直播连线。然后有幸能够问一个我自己私人的问题,也是帮很多战友问吧,估计也是我们的带头大哥也想说的一个问题。就是想跟你谈一下,这个新联邦的信仰之星的问题。因为有几次直播,我都看到你在播那个我们新联邦国旗的后面那个信仰之星,我就可以看得出你对这个信仰之星是非常的重视。我是这么理解的,因为你也很多次都说到那个在共产党灭了以后呢,我们要重建我们中国人的信仰的问题,要排清体内的余毒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那么我们不得不反思,到底为什么我们一个中国的5000多年的一个文明古国,为什么总是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独裁者?到底是什么原因在这个土地上能够让独裁者不停的发展,一届比一批届更加邪恶,和更加比上一个更加邪恶呢?我的理解就是,是不是中国这个大地上的人民没有一个正确的信仰?没有一个符合正道主义的信仰,这是个根源所在。如果是的话呢!我认为我们需要一个要符合正道主义的信仰,就是真善狠。但是我的理解呢!可能把这个真善狠,这个恨字变成真善勇的话,可能会比较贴切一点。因为你狠的话,有点像“亢龙有悔”,出去了就收不回来。若是真善勇的话,我们面对强大的邪恶或者说对一些,可以游刃有余。一下不能达到目的,可以稍微收回来一点,或者对待一些不是邪恶人的话、或者失利的时候,我们可以表现出我们的勇气,比较正面的。所以我理解是真善勇,是不是通往信仰之星的这个钥匙?如果是的话,请谈谈你对信仰之星的看法,和你怎么把这个信仰之星带回我们的中华大地,万神万佛回归中华大地。谢谢!
 
文贵先生:谢谢糊涂仙!你说的正道主义,你现在说的有点像迷信,你不知道迷信、迷信。你把这个狠和勇敢呢!还有这个放在一起了,这个和信仰比较是挺好的。头两天有战友问我说:郭文贵先生,我想问你信仰和整个迷信有什么不同?信仰和道德有什么不同?战友问我的时候,说实在话,我是特别想跟大家谈这件事。因为我这些年,我和世界上太多所谓宗教大师、大德们、还隐居山林之高人。无论是拉萨、五台山还是到开普敦的,还是到巴西的胜山,我全都去了。包括堪培拉的那几个藏人在一块,堪培拉有藏人的庙、所谓的高人,我也都去了。除了没练过双修之外,基本上各门各道,我都经历过了,都经历过了。
 
你刚才问的问题,实际上说起来很复杂,实际上都是那些装神弄鬼的人给搞出来的。我们现在有个印象,所有中国人,现在你看看文化大革命,只有安红每次讲的时候,我特别有感动,真的想抱着这妹妹亲两口的感觉,我特有的冲动。我特理解为什么大陆的这些老俩爷们要亲安红两口,因为我们有经历。我很小在我东北的镍矿,上那个镇上去。那个矿山里边,到处写着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什么年年有鱼,那墙上画的到处都是。我们家里边我爹、我娘,这么被共产党打到山沟里的人,毛主席袖章、还有毛主席语录。擦屁股纸,我经常拿它擦屁股去。是不是!因为我爹、我娘必须要有那个东西。我就拿他擦屁股,每次擦完屁股,我娘赶快在旁边,拿土给盖一盖。说你可别让人看见,看见就给你弄死了。是不是!我们都在那时长大的。
 
那时候穿啥衣服?蓝警裤,警察是白上衣、蓝裤子,然后绿军装。你想想我穿着我哥的,那个上衣给剪下来的。然后一个上衣。然后裤子没了,我娘拿铁丝给我拧着。然后那个裤子烂了,缝的补丁。我娘是拿着缝完补丁以后,还一个绿补丁放在蓝裤子上。我的一双鞋是大小不一样的,一个军鞋,一个东北叫大头鞋,一个大头鞋、一个军鞋,你说我真的是学小品,我就是那样过来的,我是很有感触的。但是你想过没有,人类上几亿人的这个国家,一色绿、一色蓝,这个国家能把色彩、服装给你统一到这个程度。你在任何人类上,你没想象过。就过去的皇帝也没统一到说,一个国家只有两个颜色的衣服。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跟你信仰有极大的关系,就这个民族是非常容易统一的。这个统一的结果是什么?你知道吗?统一只看一个目标,叫信仰。什么叫迷信?你知道吗?迷信,我告诉你,就是今天你所看到的、你最不愿意看的事情——谎言、欺骗、愚忠,这又是迷信。所以说你看共产党,他利用中国人最接近信仰的最高境界,能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然后呢!又让你成为了最最让你迷信那一拨人——愚忠。它把你最坏的一面给拿走了,让你最好的一面变成最坏的一面。
 
我告诉你什么叫做信仰?什么叫做迷信?最简单两句话,有性繁殖叫做什么?叫做迷信。无性繁殖叫信仰。啥叫无性繁殖呀?你看到地球上所有的植物比人类多过10万年、百万年了,从来没变过。树还是树,草还是草,它没变过。它叫它是什么?它不是交,不是卵交而生。它只是单向而生,它永远不变,这叫信仰。枯燥无味,但它存在。但我告诉你什么叫做迷信?就是人与人之间,哎!黑人和黄人结婚了,生出来一个像,有点像这个脸黄黄的,看着那种颜色的,很奇怪的出来了。白人和黄人生出来,人种的交配,不同人的交配。结果出来的东西,包括思想,你骗我、我骗你。然后我和你、你和我,真的和假的混在一起,还在变动。就人类、一万年的人类在地球上是极小的一个物种,但是万年就变成了今天统治整个全地球了,进化最快的物种。是因为什么?它有迷信,他是在变化的。因为它有基因,不同的人和不同人交配后,生下来的东西是不可确定的。
 
你很简单,是吧!糊涂仙。今天你和某个人生出来的孩子是一个样,你和安红要生出个孩子,人就又一个样。安红和她先生生孩子,他就你无法确定,你根本不知道。对吧!这就是像跟柯南一样,你说带着大墨镜,他找个人生出个孩子,你真的不知道它长啥样,是不是!肯定不是三条腿,但肯定是跟所有人不一样的。这就叫是迷信和信仰、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确定性和不可确定性。
 
但是共产党这个愚蠢、这个流氓太可怕了。你不敢想象人类上万年来,他把人类最好的能接近信仰的,就是说能纯粹的达到忠诚的、和对上天沟通的这个境界的——它进化的很慢,但它是绝对的。他把它变成了最迷信、最烂的一面,不可确定的愚忠和完全是泯灭良知的愚忠。所以你把这两个看在一起的时候,你问我到底信仰好呢,还是迷信好呢?没有迷信,根本不存在信仰和宗教。所有的宗教都过大的夸了自己的信仰,然后给你编出来你相信的故事。然后让你拿钱,让你奉献时间、奉献生命,甚至奉献一切,生殖器都要奉献的。所有都有这个故事,所有的宗教编的故事都是迷信,严格讲全是迷信。你看到有人在这块,凡是砸郭者基本上百分之六、七十,一定先拿天主教来说事。然后就是跟你背所有的旧约、新约。哇塞!你头都蒙了。他背完他也不记得了。这些人实际上他根本不懂什么叫信仰、什么叫迷信。按事实、真正的纯粹信仰而讲,这全都是胡扯的。包括我们的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什么72廷啦!什么包括摩西、什么走出埃及了。没有。到目前我本人我绝对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但是没有这些故事,没有人相信宗教的。
 
所以说宗教是用通过迷信实施的,但是迷信绝对不能去实现信仰。那我郭文贵信的是什么?信仰。为什么信仰之星?我相信地球在银河系、在黑洞,它这个是绝对永恒的、绝对永恒的,而且是不死不灭的,而且我相信有来世。这为啥我们安红妹妹,我希望有一天她真的能达到七哥的境界。一定相信有来世,人这一世跟来世绝对是有关系的。我相信佛家讲的这个千年修来共渡船、万年修来共枕眠,所以大家要珍惜的。我相信这个信仰,我相信这个轮回,但我不相信这个佛家故事,就我不相信迷信的这个术。
 
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信仰之星告诉你,宇宙之间是有规矩的。我们不能被迷信的当下所困惑,更不要因为所有的迷信讲的故事,成为了你虚幻的一个妄想。那么我们的信仰到底是什么?我认为老天给我们人性最伟大的。为什么一个人种到了地球上,能把万年、10万年植物,从未变过种?就是因为它没有迷信,它没有不可确定性。我们要把这个迷信变成可确定性。可确定性是什么?我到台湾去,我跟这些大师们PK了半天。我跟他一聊,我发现这纯粹胡扯的,根本不懂。甚至我说实在话,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所有的信仰能把现在人类存在的、迷信的可确定性,就是一个真和善。你刚才写的真善狠,说把狠变成勇,没有问题。我现在都可以给大家宣布,我们变成真善勇了。你知道真善勇是干什么的吗?勇和狠之间是什么?勇是你表达的一个精神境界。狠是什么?是具体的手段。无我的、没有顾忌的、不留后路的、完全是可以表达清楚的。这是严格讲,狠是信仰这个级别的,你那个勇是迷信级别的,搞得你含含糊糊的。啥叫勇?你告诉我。怎么叫勇?这个勇是很美好,跟信仰很美好。怎么勇?什么叫勇?今天安红妹妹一喝酒、一高兴,喝的把七哥掉眼泪了。喝两口,叫不叫勇?喝一瓶叫不叫勇?但是你今天说她喝一瓶,叫不叫狠?不叫狠。她把这一瓶给喝干了,才叫狠。喝两瓶才叫狠,直接倒在那。啊!我醉了,然后我直接脱上衣了,这叫狠。这个狠是可以界定的,这个勇是不可界定的。你懂我意思了吧!为啥当时我在选真善狠的时候呢!你看我就是,这两天你们说我的时候。我在前线作战,我能把你们弄上去。啊!糊涂仙、柯南,是不是!上来吧!兄弟,给我冲上去、冲进去,给我冲上去,挡我前边。那叫什么?那不就是耍流氓了吗?这是共产党了嘛!我一个人作战,你们在后面吆喝。这个吆喝和前线作战,我就叫狠,我就叫狠,我已经无我了。这个词很多人把这个狠,因为这个狠,就认为很粗鲁的,这是个具体的行动。具体的狠,我也可以善良的狠,我也可以恶的狠。当然了,勇更好听。我一开始说说,是不是!两军相遇,智者胜,勇者胜,咱也谈过。我还真不相信勇者胜,这个两军相遇,勇者就能胜吗?勇者就能胜吗?为什么在两军作战中总说一句话,把粮食断了。最后是什么?穷兵、饿兵才能打胜仗。为什么?它够狠的,没粮食了、穷了,你回不去了,只有生死和赢选择了。那就冲上去了,老子跟你拼了。所以说过去的将军打仗,都是靠穷兵、饿兵打胜仗。
 
我们现在是饿兵,我们是穷兵,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啦!你觉得我们不灭共,我们回中共吗?回中国吗?是不是!还是我们躲起来,没有别的选择。就只有今天我展现给大家的这三年,就像我,大家越来越明白这个钓鱼一样。我跟FBI人见了几十次面,我跟他见完面出来门不到一天。这俩哥们的护照和名字,就出现在了社交媒体上。谁推出来的?大家要记住,一个是那个扫地僧、一个是熊宪民、一个是韦石。到现在FBI纽约老大、整个老大——全美国FBI的第3号人物,就是那个罗伯特。他都没有抓这几个人,问过最起码三次以上了。扫地僧最近少出面,但是你想想为啥不抓他?你以为FBI这么笨吗?不抓他就是要看到底谁给你钱?
 
博讯的韦石三个月以前到法庭,到那个律师那。我们告他,他自己公开承认“我的律师费是第三方付的。”肯定谁付的?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是吴征和马云付的。对吧?Mike William那两个华盛顿的骗子,那个律师Chris打着红领带,我们叫他结婚律师,这神经病来一个什么农村的哪个州的,天天胡搅蛮缠的,搞了一堆的缠诉。最后我们的律师问他一句话:“你的律师费谁付的?”当场就愣在那了。我就坐在那“哎!说!”“你不要说话!”脸都红了,“你必须回答你钱哪付的?”他说:“我是第三方付的。”我们在FBI就是要等这句话。我本人到法庭把我被问两天呐,兄弟姐妹们!你想想我这身份,我在那块要被对方问两天,换来这个孙子被问了两天,我一对一的跟他扛。这帮傻子一辈子有能见到我机会呀?但是我就是把他引出来了。
 
接下来美国司法部会干什么?一定会问你这钱第三方谁付的?那一定是共产党付的。你去想想仅Mike William 、fant William、 还有包括华尔街写的印度裔那个女记者,就是跟Mike William最近的地方,各种信息。为什么他有联系,他写报告什么“根据敏感人士,根据消息灵通人士来说。”这全是胡扯的。我这个钓鱼我可以告诉你,你看到的是很小的一条。你去想想啊为什么到了总统?你想想为什么到了Stephen Wynn,然后跟Ali Bodie、还有某个美国最大的政治大佬的儿子,还有一个大的赌王上船了,一百多米的船——Stephen Wynn刚刚卖了那个。我给你们看了许多的照片,那一百多米的船三亿多美元。在那个船上打电话三个多小时,你说这三个多小时通话都是关于我的。你说他讲的是1千万、还是1亿美元?你讲的是10亿美元,那都是改变人类命运的大事。
 
为什么到总统这电话就停了?下一个肯定抓Ali Bodie,肯定抓Stephen Wynn,肯定抓着几个人、百分之百抓。看到国务卿蓬佩奥说的了吗?我给安红妹妹在几个月以前就说过,我们俩私下里联系。听不到安红妹妹声音我睡不着觉,你知道吗?睡前必须得通话,是吧?我给她说,你记住七哥告诉你,一定会把这些人全抓了的!这是什么概念?绝对,现在你去想想,掰着手指头数啊,你就往前数吧,什么熊宪民呐、什么孟维参呐、Bruno Wu啊、Jack Ma呀、胡平啊、何频啊,然后还有李洪宽啊、夏业良啊、郭宝胜啊、赵岩呐,你数一数,不超过两个手的手指头。你所有知道的还有什么鸡腿儿潘呐、庄烈宏儿啊、曾宏儿啊、还有什么盲流子啊、还有什么朱什么利呀,加一起,你这手指头这两下就没了。你觉得美国人这些年被蓝金黄就是这几个人吗?他连个屁都不是!所有我告诉你,梁冠军、还有那个姓周的叫什么玩意儿啊?到我家门口几次
 
安红女士:郑琦
 
文贵先生:叫什么?啊郑琦,郑琦。郑琦那个混蛋玩意!所有的这些人全都已经被办完了,很多东西都被收完了,很多家人都被抓了、已经送回去了,你们都不知道而已。但是我告诉你们,法拉盛和这个中国城、包括最早的休斯顿领事馆,是我最早告诉美国的。我说休斯顿领事馆核心秘密就在美国蓝金黄,其中一个核心人物就是Bob Fu,你看有Bob Fu啊,你看昨天那个陈光诚上去演讲去了,昨天下午他们跟我联系的时候,我说你们太疯狂了,你们能让陈光诚上去演讲?我说他2016年以前天天砸川普总统,说川普总统是个骗子、是个傻叉、是一个种族歧视者。他们说“是吗?”。而且我说你知道吗?你知道最重要的,大会组织者是咱的哥们儿、在War Room的。我说你整这个简直是疯了!我说他是希拉里当年从中国救出来的。他说他在中国一年几千万美元保护他。我说他怎么抓他?为啥抓他?安全部怎么开会让希拉里把他弄走?全是马健副部长和八局的当时的局长、还有17局的满永平和高辉干的,百分之百!这是百分之百共产党的一个骗子,结果为什么到共和党那儿去演讲?说他是反迫害。你说这美国无知到什么程度?你以为啥呢,兄弟姐妹们?
 
综合以上来看,这个美国已经被他们整的已经不是病入膏肓了,基本已经进棺材板儿了!现在美国天天每时每刻在死人,他还在讲什么贸易协议呢,他还在讲什么上海公报呢,他想啥呢?所以说这一切是我们爆料革命,真的是在黑暗的天空中撕开了一道缝出来。这个情况下必须要有无我的精神,必须要下定决心不怕死!FBI都还怕:“Miles你怕不怕死啊?我这样保护你、那样保护你!”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是敢对着天说,我从未和美国任何政府机构、参与任何机构,这不叫合作。我给你材料你去调查去,我说不要相信我,但你去调查去。我可以今天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件事情连开始都没有!司法部的大战要么美国完蛋!要么是共产党消灭了全球,要么全球去消灭共产党。这是当时我告诉他的话,今天发现大多数我说的话都是对的。
 
所以接下来你会看到,不是取消“一中”的政策、取消联合公报,最核心的事情就是目标明确的干掉共产党。我可以告诉大家,你会明白“真善狠”的这个意思,这个“真善狠”定义之初就跟这些事儿都有关系。现在你们还没有看到澳大利亚和香港,我可以告诉你们,澳大利亚政府是最近几个月以来前所未有的跟我全面合作。而且澳大利亚接下来的行动一定比美国快!席卷澳大利亚!包括新西兰、包括英国,咱走着看。但是我愿意接受你的(建议)啊,咱们改成“真善勇”没问题啊,谢谢!
 
糊涂仙先生:谢谢文贵先生,还是“真善狠”好一点。
 
安红女士:谢谢文贵先生,下面一位请托尼先生,他们全家都是我们这个……最小的那个才……还不到一岁呢,我们有请托尼,谢谢。
 
托尼先生:文贵先生你好,很高兴和您连线。长话短说,因为之前班农先生提到过,我们现在要解决的事情比如说灭共、20世纪的历史遗留问题,所以我想问,因为我们是可以看到灭共是指日可待,我们是可以看得见的。我们看不见的是21世纪人类面临的问题是什么?谢谢!
 
郭文贵先生:谢谢啊!给孩子给家人带好啊!我再说你戴口罩,我昨天的洛杉矶G-Fashion办公室咱们一个同事大早晨给我发信息:“哎呀!”我说怎么了?他说:“我的律师的孩子、1岁的孩子染上了冠状病毒,全家都染上了,所以说不能工作了。”1岁的孩子!所以说这个时候我再给大家提醒,千万别麻痹了!共产党的这个杀人的生化武器就在你我……可以说没有距离,而且是极为危险的,你们一定要记住!托尼我首先拜托你把孩子、把我的这个弟妹照顾好,这是你当男人最基本的,否则你不配谈爆料革命。一定要照顾好咱们这个美女弟妹啊。
 
另外一个我告诉你托尼,19世纪的赎罪也好21世纪啊我跟你讲,我们现在所有的最大问题就是两条,共产病毒!共产病毒这个病毒是啥?绝对不是说当独裁,绝对不是说共产病毒到你国家去蓝金黄,然后多弄你点钱。他不存在!人类上,某种程度上不管……包括美国他也天天都是靠掠夺的,也是掠夺、也是交易。这个所谓的“蓝金黄”,他也蓝金黄。他怎么不蓝金黄?他蓝金黄的规则放桌子上,“我这是公开蓝金黄,你接不接受?”都是一样的。就是共产党的蓝金黄和掠夺,它太LOW了。就是它掠夺的只给极少数人用,中国14亿人它只给14个家族用,这事儿让咱受不了!是不是?你这你说弄了一锅饭,托尼你说咱这五个人上去弄饭去了,结果你把一锅饭99%你拿你家吃了,然后安红在那块流哈喇子,是不是?跟着咱糊涂仙一起在那,我们当然不开心了,是吧?人家也弄饭,弄饭99%我们吃,然后你拿、你吃去,这个分配的问题出了。另外一个,人家美国人弄来饭让你吃的时候吧,大家平均的分,如果你分的不平均有人说了算。弄饭的人和分饭的人不是一伙人,监督的人公不公平的不是一伙人,叫法律是吧?如果你做的不公平了,有人惩罚你。大家都一样嘛,这得有个规则。这共产党是什么?分饭是我,弄饭是我,决定公不公是我,惩不惩罚还是我。要是说你不听话、“闭嘴”,再不听话“弄死你”,再不听话“绑架你家人”,再不听话“叫你消失”。
 
这让一个人的本能已经不能存在了。就是什么?一个基本的安全感,就是我和你相处我是同族、我是同国。啥叫同国呀?大家共同的利益、共同的安全、共同的肤色。那你现在你让我啥也不和你同,只当你奴才,这咱就接受不了了。那共产主义在21世纪带来的是啥?他让全人类都不要反对它规则,就是在全人类你都得按我这个来,就是分饭、做饭、分的公不公、惩不惩罚全是我说了算,不行就让你消失。人类上受不了了,就是人类又回到了什么?畜生的时代。这绝对是畜生的时代!你像那动物园里面还是平头哥、还是狮子、还是猎狗,它都有个分配,吃的在五百公里以内。我喜欢到大草原上去看去,你不能惹我的底盘儿是吧?你要来弄我时候,那我非把你攻回去不行,全家出动把你弄死。我看过多次了狮子围猎狮子的时候,那个是有规则的、绝不跨过我这个线。共产党是什么?它已经是连畜生都不如了。它要把人类带回到畜生的时代,这叫黑暗的时代的来临。
 
准确的讲,今天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完全让你没有信仰,完全相信迷信。但是刚才我讲了这个迷信的背后是一切让你拿信仰,叫你拿到的信仰、最关键的是忠诚,变成愚忠的迷信,然后把你变成畜生,这太可怕了!最高尚的信仰、利用迷信的手段,然后把你变成畜生。你说这不是等于把人生下来,再把你捏吧捏吧塞回到子宫里去?这就是这个概念啊!这不夸张啊!如果人类不去干掉共产党的话,我们人类都要彻底回到那个时代去。所以人类现在真的已经是……安红每次激动的时候看到她上直播,路德在那块一说着说着也要哭了,路德播完好多次都哭啊。但是我告诉你们的事情,兄弟姐妹们我说的这我就激动啊,因为我是感同身受。人类是最可悲可怜的动物之一,你看看全世界就为了那点钱、就为了那一点点恐惧,就失去了一切!人类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自私过,从来没像这么懦弱过。你看看那个庄烈宏、你看看曾宏,我跟曾宏,曾红我从来没见过此人,要战装、要战帽、要钱,天天七哥长七哥短。庄烈宏这个孙子从第一天给他钱,借给他钱,你说咱连口水都没喝过庄烈宏的,然后到我办公室来。你说他在那块吃的、喝的、用的,咱对他已经像是对上天一样的,按照人性来讲,咱已经把他当成长辈来对他好了。哎!这个孙子砸咱愣把咱砸成这样。你说那鸡腿儿潘我跟你素不相识,从第一天跑到安红那,安红可以作证,收费按小时收费。我们给你钱、给你设备,要一万块钱给你一万块钱、要手机给你手机、要钱给你钱,你到美国来所有费用我给你报销,我们从没有惹过你。他就能这么砸你,而且砸的理所当然,而且一点儿不脸红。他老婆在旁边睡觉,在庄烈宏旁边睡觉,他俩共同点都是绿帽子,是吧?他俩这被戴绿帽子的人哎!都非常享受,认为你砸的对,你砸的对呀啊!他就没有问过他自己的良心。如果今天托尼你这么干,你老婆一定问你,郭文贵招你惹你了,你砸人家?他拿你钱啦?他欠你啦?今天糊涂仙要这么干,他老婆一定会问他,她有良知。柯南咱家人一定会问你,你为啥要砸?就像我一样,我干那么正经的事儿,我老婆经常问我,“不是,你这话说的过不过呀?你有证据没有啊?这事儿你伤害、你提人家范冰冰干啥呀?”就是最起码她从来不看我视频,是国内的人发的信息她都受不了。
 
我到今天我是魔和人、人和神一秒之间的差距,我永远告诉我自己。我最感激的是我娘,然后是我父亲,然后是我善良的哥哥、嫂子们,都是最善良的人,再就是我这个妻子。如果这些人是魔的话,随时让我“哎文贵你干这坏事干的好,你继续干。”完了,我可能就是你看到的那个魔鬼郭文贵。今天我可以告诉你,我时刻都感谢我这个完全家庭妇女的妻子,和我完全家庭妇女的母亲。这就是人性,它时刻告诉我,咱要善待别人,要真实的面对自己。
 
每个人…你想想为什么庄烈宏、曾宏这些人,他注定一生是悲惨的。你看看一个个砸郭那德性,还有昨天那个黄河边,你说那个德性、那个样子。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就是人类最卑鄙的一面,自私、完全没有了人和动物之分,然后更不要谈信仰。而且共产党利用迷信,再把信仰扼杀掉,利用了你本能的信仰、那个最纯真的东西,就是动物的进化的良好的一面,它让你进化回去了,直接回到动物时代里。所以我们接下来的所有的一切,要把共产党这个统治人类的信仰,和用迷信手段将人类打回到动物世界、畜生世界的这一切、这个组织、这个思想彻底消除。就不让更多中国人变成鸡腿潘、庄烈宏和曾宏,还有胡平、郭宝胜、夏业良这帮孙子,就别变成这个德性的。你看着都恶心,你觉得看着这人都恶心!我就纳闷了,很多战友竟然还看他的节目,你说这是什么时代?人家说是打着灯笼进茅坑、找屎吃,你这是拎着牛排到厕所里吃,你这是香臭不分呐。明知臭还要与臭为伍,还要与它和牛排共进,你这不神经病吗?所以说真的是现在看看兄弟姐妹们,我们真到了末法时代的、最垃圾的时代,我们要回到畜生时代去,太可怕了。所以干掉共产党、消灭共产主义思想,然后实现正道主义,让人有真正的信仰!谢谢,托尼。
 
安红女士:托尼好像掉线了,没事,我再邀请一下。让文贵先生喝口水啊,稍等,我看能不能再把他加进来,托尼,稍等啊,他们家是夫妻齐上阵的知道吗,稍等。
 
文贵先生:你看得出来,托尼看这孩子、妻子,这就是澳大利亚很多战友都是很长很长时间的,安红,你一定要珍惜他们。
 
安红女士:一定一定。托尼稍等啊,我再发个邀请。
 
文贵先生:现在你们看到这个四面同框,太难啦,你们不要以为就那么理所当然的啊,太难啦。
 
安红女士:哎呀,托尼回来啦。文贵先生夸你呢托尼。因为他还有孩子,让他太太…他太太猫若斯(音)今天也有个问题要问文贵先生的。
 
郭文贵先生:好好,请请请…托尼夫人。
 
托尼夫人:Hello 七哥,我直接问一个问题,那就是因为每个国家的资源和产业链是不同的啊,就比如说我觉得澳大利亚的高新技术和文化艺术方面,相对于美国可能就会有些差距。我的问题就是,第一个就是像澳大利亚这个农场,它今后如何与其他农场合作去调配人才和资源?然后第二个就是比如说在未来,是否我们像西方的一些发达国家实现人才的一种、精英人才的一种自由流通,就是所谓的人才的全球化,或者是这样更自由、更方便这样子。OK,我的两个问题问完了。
 
郭文贵先生:谢谢啊,谢谢托尼夫人啊。今天你的帽子很酷,口罩也很酷啊,你要多的话给七哥寄点来啊,呵呵呵,太好了。
 
托尼夫人:七哥我们爱你!
 
郭文贵先生:感动感动啊,我跟你开玩笑。咱们法治基金安红开会,又要给大家买好多好多口罩给大家准备着啊,安红知道这个事情。我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啊,很多人在问,觉得澳大利亚技术上的优势跟美国没法比,好多方面没法比,完全是错的。我再给你讲一个,到现在你知道我们的路波切、我们的安红、我们的博博士、墨博士、赵博士、艾丽,你们天天就没有人谈这话题,你知道我们中国人有个很夸张的事情,这个人如果是强大的时候,没有人在讲你为什么强大?你怎么强大的?这时候这人强大。这是很可怕的,这跟西方人不同,西方人老是很细节的说:哎呀,这个人做过什么好事。怎么好,很细,所以为啥人家理工好、工业革命好,他不忘这个人曾经做过事的细节,就是逻辑性的分析和看待事物。你们想过没有,G-TV到今天发生什么事情?我们的安红每次…我等安红说呀妹妹,快说呀,我也不能老打电话公开给你说,你说你那嘴那么会说,你咋就不说呢?你也不夸…核心在哪里?我回答你刚才一个问题。我当时2014年年底离开共产党,2015年到了纽约。人家12000个警察调查我全家、全公司,几百个同事被抓、全家人被抓,几次被抓被判,你们看见啦,没有一个有罪的。关键的问题记住,我当时就说,我郭文贵没在大陆拿出1美金。第三个大家记住,我这么多年,我们路德路波切每天说,你看看被掐断经济路了,掐断路了,安红从来不响应,因为她脑子里没有钱的概念,说明安红在家里完全没有财务理财的概念,她不会谈的,她没有钱的概念,但这是共产党给你洗脑的后遗症。在资本社会你没有钱的概念你会输的很惨,因为你会被别人把你钱拿走。你要想的什么?那郭先生今天不说别的,我怎么活下来的?从2014年年底到现在,1分钱没从共产党那拿回来。你们看得着基本的花钱,咱就甭说那些律师费,这些大的开支、公关费。G-TV你想过没有,全球、全世界都lockdown的时候,唯一一个私募的——咱G-TV。G-TV私募从2000万美元迅速干到3.6亿美元,然后还有人到VOG投了1亿多美元,目标也是到这来的。更重要的是共产党将近500亿美元进来,全部退回去。在这个中间光G币、G-Dollar几十亿美元,郭文贵就站在这儿,啥也没有,就是站在这儿,就把他就变成这个。你觉得人类上谁相信呐?我告诉你啊,我给中东的某个国家主权基金、我兄弟,我给他发了个信息,班农先生也看了。我说我在做私募,你觉得我这个事能私募多少钱?他说:我明天给你回复。然后把文件还发给他看,很严肃的,世界绝对是主权投资基金还是私募老大啊,在哈佛出来的,天才中的天才,14岁就在全世界答出了几个最牛的答案,现在是世界上最牛的年轻政治家和财富家,严格讲孙正义是给他干活的。
 
发给他以后,另外一个财富家说:文贵我佩服你,你是我永远佩服的偶像。这次你私募一是0,二是可能能私募到100万到600万,别人捐你钱,然后说你太勇敢啦,你敢这么说,我觉得人类上就没有了。他说我们就想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想干什么?太勇敢了,这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做的了什么,你们看见了什么?你们都看见了,你们自己都是参与者之一。这是什么概念?无中生有,空中取钱。他不是说的,不是吹牛的,不是鸡腿潘那帮孙子,庄烈宏天天坐在地下室,天天要吃太阳、要吞月亮的,不是那个概念。一个基本的常识,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有没有能力这个说法,根本不存在什么东西有没有的说法。我郭文贵完全是…咱不谈任何以前,就谈2020年4月26号之后的事,我创造这个事情已经给了你们最好的答案。在澳大利亚,你有两样东西是全世界都没有的。第一条我告诉你,这次借款事情,为什么澳大利亚的1亿美元没跟喜马拉雅农场签,你一定要想这个问题,为什么澳大利亚有1亿美元,难道背后你不相信有10亿美元、100亿美元?我可以告诉你,澳大利亚最起码有千亿美元,可以和你合作,绝对超过这个数。我得谦虚着说,我怕吓着你们,为什么你们没有做到?就这一条你就已经成为澳大利亚前十名首富了,你不用说在澳大利亚只要有50亿美元,你就是澳大利亚真的是,所有的袋鼠都跟着你跑啦。我们家楼上最牛的澳大利亚第一富豪、第二富豪、第三富豪全住我家楼上,头两天还要把我家18楼要给买了呢。用他的话说:在澳大利亚30亿美元要干啥干啥。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个,你要拿到那几十亿美元分分钟的事儿,这是一条。大量的闲置的在国外的战友们的钱,你是可以作为资本来用的。
 
第二条,我告诉你澳大利亚是什么,澳大利亚这个地方的自然资源你都知道,甭说铁上,太多好东西了,而且旅游、移民、教育,这都能做的非常大。包括媒体,包括现在澳大利亚整个社交媒体几乎是…澳大利亚跟美国差了大概三年到五年,差代,这是非常可悲的。你们在澳大利亚你们老感觉在外国,跟中国人比你们很幸福,跟美国人比你们真的是很粗很low的,你知道吗。你们要怎么把这个五年差代给它拉近呢?我告诉你,华人世界只有你们,我不相信任何人做到。在中国的华人不会去关注这个,在美国…这个人(打电话的人)就是民主党的大佬之一啊。我要告诉你,就是澳大利亚跟你说到这儿,在所有澳洲、新西兰等周围的华人,你们唯一能代表,没有人再相信别人啦,而且你有爆料革命,你有整个中国的唯一的希望、未来,不管灭不灭共,只有你们是代表华人海外正义的力量的,你说这得多大事能做呀?我真的,我郭文贵出个点子在澳大利亚都能横扫他们一气,就这么简单。你们就不去做呀,你们这…澳大利亚就是真的有点袋鼠的文化。你们感觉每天就蹦蹦哒哒、蹦蹦哒哒不成正事儿,安红一听就喝两杯酒。你喝两杯酒不行啊妹妹,你得行动、你得有计划。你看这个木兰啊,我叫她成立了几家公司,成立完以后我说:接下来你们要怎么弄、怎么弄、怎么弄,诶,木兰成立完了。但是木兰啊有两次账号被关了。木兰:七哥,我账号被关了。她的钱五进五出也不止,为什么你知道吗?木兰是搞财务的,但在澳大利亚遇到这种事情,就说明你们在澳大利亚的生存环境,就是你们没有走出家门,你没走出自我的环境,你没走出华人的圈儿,你没融入这个社会,甚至你没有自信在这个地方创造一个真实的自我。澳大利亚的华人你们所有人现在到了最伟大的时刻,就是你们完全可以创造一个不同的华人生存环境,而且一定要走出家门,而且一定要集体行动,而且一定要赚大钱。有巨大的话语权,把团队放在一起。我告诉大家,我再给你说,澳大利亚你们从0到10亿美元,到100亿美元绝对是指手可待。只在乎你们的团队和团体,还有你的思路,我愿意在任何时候回答你们的问题,给你们出谋划策,好不好?谢谢!托尼夫人。
 
安红女士:谢谢,谢谢,下面一位就是先生了,
 
云南:郭先生好,郭先生好,刚刚安红姐公开批评我了。我们澳喜农场视频组确实是很弱的,我承认我承认,还要改进还要改进。我提一个不算简单、一个很深入的问题,我有我自己的答案,但是我希望能从郭先生嘴里得到我想得到的那个答案。我们相信G-TV、G-News、G-Fashion、G-Dollar后面一系列,G系列可以使大部分的战友实现财富上的增值,但是会有很多战友会错过这样那样的机会,或者说他们的本金非常少,他们会有一种没有赶上或没有跟上节奏的这种遗憾。那么在新中国联邦之后,我们是否会出现因为错失这样的机会而导致的贫富差距特别巨大的这种现象?谢谢。
 
文贵先生:一定会的。这没办法,任何人、上帝都改变不了,你慢和快永远是有巨大差距的。我现在给你爆个料啊,9月初的时候,咱们的G系列会有一个关于澳大利亚的震天的动作!你会发现你们今天所有问我的话,你回家自己…包括托尼夫人,包括孩子你们都会自己进洗手间啊,糊涂仙儿,安红自己得喝一瓶,完了你得抽自己脸。你看你七哥怎么单刀直入插入澳大利亚!我让你看看G系列怎么能在澳大利亚、这个被共产党蓝金黄的山头上,插上我们新中国联邦的国旗!我会回答刚才像托尼夫人问的那句话一样,我会让你知道澳大利亚这个袋鼠的地方,我怎么把袋鼠能变成钻石袋鼠,我来表现给你们看。我给你今天举个例子,为啥我们视频组得好好做做?澳大利亚的所有官员给我看,他说你们澳大利亚少的可怜,就是所有信息一看,你知道他们说的最多的是什么?你不要看我们英国大卫作战室,大卫作战室节目他们全看到了。哎,那个大卫作战室好、还有一个Guo liberary,他们那个官员都给我看Guo liberary——就是我们的阿丙搞的。还有一个我们DC区,DC华盛顿区阿丙做得东西都非常棒。再一个所有人都看我们喜马拉雅国际站,你看看喜站的战友们每条推文,有的时候达到百万级的。他们几乎喜马拉雅国际站、喜站的,哎哟真是牛大了,真的是都看。
 
然后最近连日本的卡通的一些照片都出来,那是真干成事了,不是开玩笑的。然后看到全世界上,澳洲的政府官员跟我说,你知道关于我们的G系列,澳洲政府最下不下20次(会议)。最后他说郭先生我们答应你只此一条,当我们妥协的时候,你不要放弃我们,我们还会再回来。当你遇到问题的时候,你一定别忘了,你别把我们给放弃了。我说这怎么颠倒过来了,他说我们感受到这共产党的压力太了,各种力量。但是我会很快,不会超过三周的时间,最迟十月第一个星期之前。我会让你安红让你们每个人,包括安红、木兰我让你俩个在澳大利亚头,你俩得羞愧地哭10次都不拉倒。我也会回答托尼夫人、还有柯南、还有糊涂仙你会看到,文贵会是如何我不去澳大利亚,我能把新中国这个旗帜插在真正的澳大利亚的这个最高处,而且是永远在那块插下去,你记住我的话。我要回答你这个问题,咱们的G系列任何人…
 
所有的(战友)记住你慢一步快一步,当然永远是不一样的。你比如说像很简单,当时买了G-Dollar的大家预付款了,大家就是信了文贵了。“啪”就刷卡了,结果人家举报咱,说咱是虚拟货币。结果“啪”美国全世界最大的律师Bitcoin的那个最大的律师,人家哥俩双胞胎啊,给我打电话正式出文件——这不是虚拟货币。这叫give taken,没有任何问题。结果人家现在就是说这个钱你可以什么时候用,我们从来没有碰。但我要告诉你,我们跟律师制定政策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些战友提前做了,包括有些退回去的战友,我们只要能查证的,在下一步兑换当中你一定是不一样的。就像G-TV,我昨天我跟加拿大的战友们他们连线一样。我请问一下,现在G-TV股票你们谁能帮我买二十块钱一股,你给我买一股,谁有?我买,我在这视频间说我负责任,给我找一亿股。我买二十块钱一股。仅仅四月份到现在一百多天,你看看全世界的基金有多少想买我们的?你看到推特上现在做了两个公告,那个广告很多广告是成立的基金,未来会有视频、网络。一成立多少钱?50亿美元。啥都没有,一个概念50亿美元。你给我说G-TV值多少钱?人家先投了这1000把椅子,现在我想把哪个椅子,现在比如说安红有椅子,我说安红我跟你商量商量,你把(椅子给我)。她说七哥你拿走吧,但是在商言商,多少钱你给我结。除非她脑子有病,你给我一个亿我也不给你移了哇,因为我知道它下一步不是一个亿的事。
 
你现在拿走一个亿,交30%的税,剩七千万。但是我这把椅子在,我可以拿走七千万的钱去花,我还继续保证我的椅子的价值。很简单,为什么?未来有有G币,未来有G-Coin。我们未来你想想,安红咱但凡有点脑子…你要想到,接下来你像安红她会算。我这个椅子下一步又要增发的时候或者上市的时候,从现在的咱们20亿美元变成200亿美元市值的时候,我这个椅子更值钱了。这是百分之百在那摆着呢,G-TV、盖特上完,这几个系统上完。你看现在更新,人类上你给我找一个手机能把咋们这个六框、五框同画的你给我找一个去。还能这样讲这样的?没有。是吧!
 
那么安红的未来会想,我要拿这个钱就是融资,我要去到G-Coin融资,我到G-Dollar融资。那么我这个融资的结果是什么?钱我照用,我还不用纳税,我的椅子照样在那。这个椅子就是生了金蛋的椅子了,你安红很简单,我这个椅子在这块,七哥我借你钱。咱肯定有这个生态系统啊,你又不纳税,我借了钱了我就花去。一百年,我借你一百年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让你借款100年的。安红的女儿借一百年,拿我妈的钱做抵押。花去呗,对不对?你神经病啊,你卖了它没椅子你还得交税,你不可能的嘛。那么这就是G-Coin、G-Dollar,  G-Coin、G-Dollar需要什么你知道吗?全世界货币交易市场比货币本身就值钱。你一旦拥有一个虚拟货币或电子货币的一个交易市场。就跟共产党齐名,共产党中国人银行搞了虚拟货币,说白了就是空头支票,它就是粮票。但我们这个有两种,叫stable 币–G-Dollar 。 G-Dollar啥概念啊?我安红把钱放在这儿,我随时我分分钟我在手机里拿,“啪”就转走,美金,这是我一对一的美金。我现在想把它变成G-Cion,“呱”我就给给它手机一按,直接到了G-Coin去了。G-Coin你可以交易,但G-Coin你再回来,对不起了,你得市场交易,你不能再回来了。就是说有可能涨了,有可能降了,那你得卖掉,有人给你钱再回来,再回到G-Dollar来。你说这个世界哪有这么牛的设计啊?所有现在是任何我可以告诉你,任何接触到我这个项目没有一个人不五体投地的佩服我的。他怎么能出这么个人,我们为什么没有?关键它还上交易市场,比特币还有Black tree这所有的,没有一个实物消费的生态。我们有G-Fashion,我们有G-Mall,我们有G-TV,我们有G-News。不但这能消费的生态,更夸张的是它还能成为交易市场。别人你上哪交易去?你买了你在网上卖去,你搂着吧,是不是?你割下来吧,是不是?等着它生袋鼠吧。
 
可是咱这个不是,咱自己有交易市场。这交易市场的价值是什么?就是一个国家的权利。我可以告诉你啊,全世界从黄金时代、金银时代叫Banker。然后出现中间商叫Bank,就是板凳交易商,到纸币时代彻底结束。这就是刚才你们问的一个问题,澳大利亚未来在虚拟货币,在从金币和纸币时代转入到电子货币时代将是核心重要的国家。记住我今天的话,希望你们能懂得我今天说的话,咱们十月份再去想想我的话。澳大利亚你们如果把握不住这个机会,你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你一定要合作。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德国的战友和意大利的战友,包括我们西班牙的七雄,你们一旦合作一起这个力量会大到不是1乘1,不是1乘以2,也不是1乘以13。是后面加N个零,十月份你们就懂我的意思了。所以说希望你们能把视频做好,希望你们要记住,战友们前一步、后一步是不一样的。还有一个你一定要记住,机会就有时间,就是先一步后一步,就这么简单。希望澳大利亚战友永远不要再被落在后面。这是我要跟大家说的,谢谢!
 
安红女士:谢谢文贵先生,谢谢。
 
文贵先生:海东兄弟让我坐下来直播,我啥坐下来直播呀?你说你跟那个颖妹妹天天就是惩罚我。你说我那个姿势蹲马步,还得这样,就这样蹲。我这一蹲2分钟的,汗“嚓”就下来了。结果昨天那个钊颖妹妹给我弄了一个练内部的肌肉的,这个寄来了。昨天我把钊颖妹妹教我的视频发给我太太,马上就开始练了。我说啥她也不练,我说啥她也不练。结果人家钊颖妹妹给她把她练了练撇腿的姿势,她马上要开始练了。这玩意儿,冠军的魅力就这么大…
 
安红女士:现在在线190多万人。
 
文贵先生:天呀!这是我们安红的魅力。我今天下午去见两个牛人,安保得提前到,提前确认,是一个前总统的夫人,我刚才让她推迟了一下时间,今天我说木兰……
 
考拉战友:关于G-Fashion落地澳洲的一些操作,需要怎样的人才和团队对接G-Fashion?谢谢文贵先生!
 
文贵先生:谢谢考拉!考拉跟文飞、还有安红这个画面真的非常美。真的是我觉得澳洲这个地方就像我说说过,当年我去堪培拉,特别是悉尼海岸线上的朋友家,我最感受到澳洲的朴实,而且那个地方真养人,我觉得特别好。G-Fashion 这个事情我再重申一下,G-Fashion大家一定要有正确的理解。我们这个所有的Fashion,你看看时装,夏威夷是没有时装的,因为它穿着大裤衩就够了,啥也不用穿,然后女的穿三点式,所有的文明和创造和时尚都是在冷或四季交叉的时代。那么澳大利亚又恰巧和咱中国人正好是对着的季节,它有四季分明,Fashion在澳大利亚不是开玩笑的。
 
我当时在澳大利亚就是悉尼的帕玛斯迪丽沙(音),哥们在悉尼剧院对面最大的房子,三套房子其中之一。我早上吃早餐,他们一套衣裳,中午吃午餐一套衣裳,晚上吃晚餐人家一套衣裳,吃完晚饭吃甜品了,进屋又换一套衣裳。为什么?他们来自意大利,人家讲究穿法。他们为啥给我展示呢?他们说没见过一个中国人像你一样,跟我们每次见面都穿不同的衣裳。他说,我们见到的中国人永远都是那套衣裳,领带第二天见还是这个领带,永远这套西装,然后头型也不整,我头发长到这(肩膀),我头型也会换,那时候是这么(到肩膀)长的头发,所以说意大利就展示给我他们的生活。在澳大利亚,我就感觉得到澳大利亚这个Fashion了不得。然后到悉尼那个名店街,我去的时候,悉尼名店街跟所有的名店街不一样的,它这过季和前季的衣服老在那搁着。在悉尼当时我看的时候,发现那个地方确实太棒了,因为正好冬夏交换,我就发现这时尚太厉害了,因为它是调季的,所以说你可以把G-Fashion这个季节东西往那边弄,这个意义太大了。
 
回答你一个问题,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非常重要的G-Fashion的疏散地和大的市场。另外一个,G-Fashion在澳大利亚能做什么呢?我们希望就很快,希望真的是考拉你们这样的、安红妹妹、木兰妹妹,我真希望你们干点正事,别老以为上街喊口号,你们真的要找一帮人出来,能感兴趣G-Fashion的。就是G-Fashion给你授权,就是所有我们生产系列提前给你,然后你告诉我说,有多少的货提前发给你们。因为我和你是调了季的,我就可以在那首先发给你,这个是很大的。所以头两天我们跟那市场开发的开会,这个在纽约的,洛杉矶的根本不知道,但愿他们没有看这个视频,让他们知道了我的秘密了。我从来不会一把剑,最低三手剑,甚至十把剑。
 
头两天我们那个G-Fashion里边,“叭叭叭”重大,早上都蒙了,他不知道我想干啥的。因50%战友们参与管理的,因为我不可能让人知道我们真正的核心,因为共产党在黑我们。当我谈到澳大利亚的时候,这些人全愣在那里不吱声了。我问了他澳大利亚我们的机会在哪里?我们G-Fashion应该做什么?就刚才考拉的问题,对方回答我,都是那些你能想象,你都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当时说,你根本不配拿我的这份工资。澳大利亚的两个G-Fashion核心价值:第一,由于季节调换,它能把我们很多就是最新的东西,可以在澳大利亚提前推出,能让我们知道,这个最新的东西推出后市场的反应,因为它包含了白人和亚洲人。第二,中国人在澳大利亚有多少人?谁能回答我?澳大利亚一共2300万人口,华人占了多少?占了事实是10%以上,说是官方120万,实际上是将近300万,我告诉你300万是什么概念?300万这些华人在的东西,不要说300万,只有30万华人能跟着咱——改变世界、30万改变澳洲大选,30万成立,可以把整个行业改变,不要说300万。我们的阿明老师,还有那个CC,你知道就像这样的人,安红你要加紧联系,那都是人中人。还有好几个,你像其中一个战友投的一亿美元的那个借款的。我说你在这干啥呀?他说,郭先生我可以告诉你,澳大利的几乎亚80%的古董都是我来做的。我说你这是什么概念?他说这个地方华人太厉害了,太多有钱的了。
 
G-Fashion我问了这个我们销售总监,我说,你知道吗,将近2、3百万的华人,如果这个市场成为调剂市场,你说能养活多少人?我可以告诉你,G-Fashion在那里就可以生产出一个G-Fashion。他这哥们傻了,我说在我脑子里面呢,这几个人都(听)傻了。我说还有一个,你知道G-Fashion在这有什么概念吗?我说我告诉你,最赚钱的就是冬装和秋装。澳大利亚的冬装和秋装卖的疏散地它根本不仅仅澳大利亚、纽西兰,所有的旁边的周围都是辐射地。我说我们在这几个地方,而且澳大利亚好在哪?悉尼、堪培拉等就这几个城市,墨尔本、我说我反而,我们都是在网上销售,我希望要开几个体验店,这几个体验店我要开得非常,世界上最好的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开完体验店,然后所有的产品都到那去。
 
我说我们要把世界上最好的模特请过去,然后我们要搞音乐会,我就拿出来那个敲12个鼓的,台湾那个大鼓的那个团队“咣咣”的敲,我说我们在澳大利亚,要用这样的中国古典音乐,然后在那展示我们的G-Fashion体验店,他们全(听)疯了。我说我告诉你,澳大利亚的时尚将被我们拿下,因为我们。你们没有看(过)我们G-Fashion,考拉,我跟你说,你们要是看过G-Fashion,今天你们几个,你看文兄穿的衣服有点接近,安红你们所有穿的都不会再要了。为什么?G-Fashion的设计,你看像我们的BAN、RT、RA、……都是怪杰,完全是不按常招来的,是什么好莱坞足球运动员、明星都跟着、争着要他的东西,他设计的东西它是完全另类的,但是极为舒服、符合人体学的,而且是革命性的。而且咱的价位,我现在已经把价位从天花板降到现在我腰围以下了,再往下降,为什么?我要让他一定要把价位作好,你看我们那个控制,Loro Piana,像我这套西装,我买套西装,光材料就8000美金,但是如果我们买量大的话我们能降下来,大概在1500美金,如果再大的话能降到1000美金,我希望它降到600、700美金。那就说所有的战友们,你们可以穿一模一样我这样的西装。我这个是丝的,所以说它很垂、舒服,你感受不到的在这个视频中,但我穿着是很舒服,它透气好,在海上有潮湿,它透气好。我希望战友们你只花大概600-1000美金,就能穿到我一模一样的西装。
 
你想想在澳大利亚,一个女孩子最喜欢穿什么?最适合穿帽衫,纯棉的,棉加丝的,透气好的,然后出去穿稍微松显的裤子。让男孩穿的更多的挺的休闲装,在澳大利亚这华人形象就不一样了,然后别穿很花的衣服、很鲜的衣服。华人是皮肤最好的,而我们华人最爱穿花衣裳,你花衣裳把你脸、皮肤全都整没了,你穿纯色的衣服能让你的皮肤更加的好,你的优势嘛。所以说我们未来的G-Fashion,你会看到一系列,它的女装,我们做的那个秀的女装,还有那个女装穿的那个弹性的料子的东西。一到那去,澳大利亚人见都没见过,华人将成为靓丽风景线。所以我给你的答案是,澳大利亚有G-Fashion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市场价值,澳大利亚是你们所有人作为整个G-Fashion的疏散和销售的第一市场。还有一个,G-Fashion未来我希望在澳大利亚经过一定市场之后,能有独立的设计、市场开发团队。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希望考拉你能满意,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