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高级搜索
  

郭文贵2020年5月2日 20200502



郭文贵2020年5月2日 20200502 爆料香港P3实验室和国际共产联盟

内容梗概:
兄弟姐妹们,5月2日文贵乱聊直播,这投资的…,亲爱的战友们,5月2日,现在第一个先给大家说凯琳已经在上一周出院回家了,已经出院回家了,感谢战友们对她的关心,我还没跟她通过话,我还没跟她通过话,她家人一直在陪着她。
战友们因为外国人的习惯,跟我们还真不一样,人家在这个时候,咱还不能老是…,咱以为是关心呢,这个怎么样啊?这个好了没有啊”。人家不一定…,就是在西方文化里边并不见得是一个礼貌的事,所以说我还不能老去问,我真不能老去问,希望大家能理解。所以希望战友们,我已经将战友们的关心,我相信已经转达给她家人,我相信凯琳也知道大家对她的关心,谢谢战友们对凯琳的关心。
我不能老代表她家人对战友们发个信息:“啊凯琳出院了,啊凯琳很好了”。人家老公说你干嘛呢,这是不是?所以说有些事行好你得注意方式,得注意方式。我先把这个留言放一边了,大家你们留言我先暂时看不见,首先凯林的事情希望大家记住,凯琳知道大家在关心她,她也很感谢,但我不能代表凯琳老在这发言。
第二个这两天热闹的不得了,说跑到欧洲的是石正丽,我告诉大家你们太小看文贵和爆料革命了,啥时候了还谈石正丽呢?轮得着她吗?石正丽要跑来,我们连一个早餐都不会让她免费吃,因为她的级别太低了,她起的作用太小了,有用吗?没用,你们太小看我们爆料革命了,还猜什么石正丽,还有孙力军。
怎么可能战友们…怎么可能呢?战友们呐!怎么可能啊!怎么可能?我再远点,还不行,我就讨厌斜着,你说这玩意,就这吧!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怎么可能?大家瞎猜的。
昨天我看到007和江财神直播节目,火的都不行啦!又是飞机、又是游艇的,在下边的金币哗哗的、哗哗的呀!这个里边007还有江财神讲的非常好的观点,我听了一会儿,我打完赏就跑了。就是在这个G-TV上,唉!不是,错了、错了。在这个平台上、在这个平台上、在这个平台直播,一定要唯真不破。
你想在这块这个平台上说,我今天我聊聊东家长、西家短、大米茬子,是吧!杀猪菜。然后呢!你就不可能长远,不可能的,你会输的很惨的,这是、这是个根本的问题。
你讲的要有用,大家千万别拉粉丝、拉丝、拉丝,拉了、拉了又怎么着?拉了以后怎么着,大家就在这块等着你了。不要玩假的,不要存有幻想,只要你做到有用的事,才能真正的被人尊重,我觉得这特别好。你像石正丽这个事情,你传啥呀!可能吗?你太小看爆料革命了,你太小看文贵了,这是不可能的。
另外一个,我想今天给大家说一下。我举个例子啊!刚才我在直播前,我接到了一个战友的电话。这位战友是孙力军被抓的时候,这位战友是最关键的作用之一,来自于澳大利亚。这位战友用两年的时间把孙力军在澳大利亚的脉络和孙力军他老婆和他包括他澳大利亚读书的情况,包括当时他组建的那个家庭搞得清清楚楚,这战友太伟大了。就是他这个最关键的时刻,让中共的内部上层和江家的绝对保护势力,千万别忘了孙力军级别不高,孙力军的权力太大了,位不高,权重。他手里边有港澳台情报,所有的百分之百的决定权和发展权,就发展你成为特务间谍。他手里面有2006年到2020年、2020年所有的中共上层的搞双修,所有的骗钱以及那些狗破醪糟的事,包括反腐运动,他是第一杀手。傅政华都是第二杀手,傅政华现在也下台了吧!傅政华也玩了吧!下一个就是傅政华,一定是他。现在我先不多说,大家走着瞧,有大故事。
这个孙力军,他位不高,权重,他是江家、孟家、王岐山家绝对杀手。我给大家讲过多次,王岐山在中南坑和孟建柱的办公室,他俩是对着的。孟建柱不在政法委办公,孟建柱就在中南坑办公,他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王岐山也在中南坑办公,他也从来不去中纪委、很少去中纪委。他们俩门对门,他俩研究完干谁的时候,就直接下手了。下手的是谁?是孙力军。
你知道抓马建副部长,当时怎么抓的吗?孟建柱写好的紧急报告给王岐山,王岐山马上、马上告诉丁薛祥,现在要送给这个大猫,就是习。都凌晨两三点了送给习,习迷迷糊糊起来。说马建要跑,马建的事情已经查得非常清楚了。而且、而且这个马建的亲家也就他女儿的老公,这个多么、多么厉害。我们全面要进行控制,否则要跑出去了,现在正在着急中,习一看,签了。这就是抓马建副部长的绝对核心内幕、绝对核心内幕。
抓完以后,发现这事根本定不了罪呀!所有说的什么要造反呀!杀习近平啊!什么带情报系统走啊!都不存在。最后就给他定罪的时候,就说李友,说是李友坚决揭发他,实证接发,说给了马建副部长一个亿、一个亿。最后,大家都知道马建副部长连个毛也没捞着。是所谓李友找他姐姐,说你来买我投资方正股票吧!然后你没钱我借给你钱,这样的话买了一亿股票。马建部长根本不知道,最后说你必须承认你知道,就李友所谓的立功,就是因为当时检举揭发马建,这个王八蛋这全家都是要遭报应,一定要遭报应的。
最后大家也看到了马建部长被抓后,安全部是绝对接受不了的,真的,我不说他是个多好的官,他绝对不至于这样子被抓。结果说马建副部长有三个老婆,五个情人,六个情人。我可知道马建副部长他绝对不是,他绝对不是,有没有情人我不知道,但是说那么多情人,我绝对不相信,还有那么多私生子,放狗屁。我郭文贵是郭三秒,我没办法给大家验证,但是马建副部长绝对不会超过30分钟,他身体非常不好,每天都吃大量大药物和压力,不可能的,一天抽两三包烟。
造谣不成,最后开庭审判,最后还是以李友这个事所谓的给他定了罪。但是当时报抓马建副部长的时候,是马建副部长帮自己潜逃,还帮助令计划的老婆,潜藏在了一个庙里。大家荒唐不荒唐,荒唐不荒唐,后来发现马建副部长根本跟令计划他老婆没有半毛关系,也没跟她联系。这个罪行就是孙力军和孟建柱,王岐山捏出来的。最核心的他怕的是马建副部长手里面,他们一直认为他拥有的这些年,他是唯一一个安全部被指定的中共中央常委会查腐大案要案腐败分子的技术就技术,给中纪委上手,就是我给你发单子,你听谁你听谁,听政治局的,省长的,副部长以上的,监听监控都他一个人负责的。所以说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傅政华,我噻我得把他给干掉,谁知道你有我啥呀?他也不知道你有啥,反正我就把你吓一大跳,习近平同志签字了凌晨3点。
当我们爆料革命说出这几个人的时候,据说据说,我这瞎蒙的,习近平说郭文贵说的这事都靠谱吗?咱得调查调查,当时杨洁篪出面,杨娘娘,杨洁篪第一个就把我郭文贵从海外说这小子,我们经过多方面了解郭文贵是美国CIA,FBI人,那时候是多少?2015年。那时候我刚刚离开,我离开已经到了香港还没到伦敦,说这小子是美国CIA ,FBI的长期培养的线人。这就是当时杨娘娘,完全受孟建柱,王岐山,孙力军,傅政华设计。虽然这几个不是纯一伙的,但在干我这件事上,干马建副部长这事上绝对是一致的。江家也视我为敌人。
绝对杨洁篪就是江家或者是江志成的狗都不如,江志成一打电话就是骂的,往死的骂的,祖宗八辈的的噘他,杨娘娘在江家那就是个,杨娘娘在江家他连孙力军的地位都没有,孙力军在江家还算一个门口保安还得副职的保安;孟建柱是个保安的副头,头还轮不着他轮到人民解放军去;王岐山算一家走狗,就这么几个关系。所以说当时整个当时杨娘娘执行这个命令的时候,陷害的时候,就是要弥补王岐山和孟建柱,孙力军当时抓马建副部长。大家千万别忘了,马建副部长位不高也是权重。职位没那么高,但他这些年,几十年管反腐的,搞八局的,还有反间谍的,他的位置重要了,所以说必除之,必除之。这也是导致我后来跑到了伦敦,我从北京到了香港,他们没动我。我掌握着情况,那个时候叫作在香港每天我们也是我经常来美国,英国,日本到处跑。后来说弄我的时候,就从到香港去弄我的前20个小时不到,我大概知道,我就马上飞到英国,飞英国之前我的飞机没有任何申请,到机场我说起飞,他说没有申请我说飞,打电话给塔楼,塔楼这时候说,你们可以飞。哇,到了空中的时候说,希望你们飞机回来我们有紧急调度,需要你回来,我说飞出去,现在合法了吗?合法。合法,飞,文贵是这样离开的香港,这种传奇大片都开不出来,这是真的。
到了英国大家知道,到了英国大概待了两三天,大家知道他们到了英国去抓我去了,而且我得到了绝密的情报,我从英国就飞到了纽约,2015年1月10号。到了纽约我住在纽约四季酒店总统套房,还是二总统套房,不是总统套房,跟我一堆的同事,我们一大堆人。在1月10号的纽约时间,也就是说下午的时候,绿帽子吴征打电话,说我要跟你紧急通电话。大家知道了吴征通电话就那一次,说代表中共中央、中纪委,查封你所有资产,你的家人你的同事都被抓了,就那一次的录音记得吧。
他打完这个电话以后,里面哭声一片,家人也给我发信息,都给我打电话如何如何,谁谁又被抓了。我的五哥在海南陪着我父母休息呢,一月的时候很冷,就当着我父母的面,去了一堆警察把我五哥带走、把我六哥带走、把我六嫂带走、把我大哥是从家里带走,当着所有家人的面、我二哥是在机场,去北京的路上,去海南去陪我父亲被抓了。我的六哥是直接从公司,去了一帮特警,每次都上百个特警,就被抓了。270个员工被带走,你去想想那个惨烈的局面吧,打断腿的、打掉牙的、打聋的、被扒光了裸体、拿枪把子捣的,都是那天发生的。
我坐在四季酒店的窗台上,我就给我几个朋友打了电话,我说从现在起过去的郭文贵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告诉你,我下面所有的人生就是开始灭共。我打完这个电话以后,我说我给你打完这个电话我就告诉你,从现在起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我被干掉了;一个是我赢了我回中国了。而且他的孙子即将诞生,还剩一个月,我说你听我的,孙子不要生在中国,把他弄到欧洲或者弄到美国来出生,中国的污染太厉害了,后来到美国来生的,生了个双胞胎还是。这个人就是现在中央的某个政治局委员。还有当时的谁呢,已经被抓了——孙政才,俺老乡,被抓了。只有一种可能,要么我回去我赢了,要么就是我被干掉了。
我坐在窗台上,我那个同事,当通完电话我坐在那的时候,我看着我的隔壁,因为那个窗正对着时代大楼,我歪着脖子看的时候。我还带着我们共同的标志,我设计的,八一国旗,纯金的,中国只有那一套,只有我们有,没别人有。我带着那个。歪着头,啪给我照了个照片,那张照片,我开始真正的开始灭共的开始,不是2017年,大家不要忘记了,不是2017年,是2015年1月10号!
然后是大家看到我是2017年才开始了真正的第一次上英国BBC,然后又上了何频的明镜,然后才到了419的VOA,不是那么简单的兄弟姐妹们战友们。刚才我说到石正丽那个故事,这位澳大利亚的战友是2015年年底跟我认识,跟我有联系的,这次干掉孙力军这个战友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花了两年的时间,他几乎啥也没干,就盯着孙力军这帮人。当然了,把孙力军这帮人的证据提供给了中共的某些人以后他们就扩散开了。这是实锤,重磅中的重磅,吧唧,进去了。
这个战友今天早上跟我通电话的时候,他说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事情,在澳大利亚,某种特别机构正在调查在澳大利亚的所有的共产党过去跟澳大利亚的所有的企业和所有的银行和存款,他们支持,所有的证据。这个消息太好了,所以说大家要记住这次干掉孙力军我们战友起到了关键作用,当然也有党内战友。还有现在大家要记住澳大利亚这个重灾区被蓝金黄的现在开始复苏,这也是这一次澳大利亚坚决不相信共产党的这个灾情数据,给他自己拯救了多少人。对不起!这是咱们战友的战友的紧急情况我必须看。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战友们,我们战友的力量有多大,战友有多么的坚持,还有这个我们走过的历史到今天,每一件事情你印证过以后,你们要坚信一条,郭文贵真的是狗屁都不是,没有战友啥都是。这些天每天战友联系给我发信息我马上回了,哇塞!郭先生你秒回,感动的不得了,掉眼泪,说你咋那么快呀!
我郭文贵前面放着五部手机,一个iPad一个苹果电脑,我带着耳机的时候你看着无线耳机是两个的时候,实际上我是连着两个线的,我每个无线耳机是连着一个电脑,我只用一边儿用一边儿,我随时听着,有时侯视频会议这面一个这面一个,我两个视频会议我中间还拿着手划、拿着笔划拉着收大家信息点击、回复。大家说一下啪啪啪,我从来都是这样子的,否则裕达国贸怎么可能在那么短建立一个中国第一个真正的五星级饭店。河南当时多年是,河南省一亿人口的省第一楼,这一亿人没有聪明人吗?太多了。郭文贵做到了最快的没有争议的拆迁,树立的拆迁的榜样,如果共产党像我那样拆迁,定价工价三百块钱我给人家五千一万,没有什么上访的事儿,没有强拆。而且干了一个最牛的五星级饭店,没有任何争议的,培养出几万个中国五星级的员工,在北京盘古和金泉我们都创建到今天质量和速度都是第一的,三百天把一个盘古大楼几万吨钢的钢跟鸟巢一样的钢立在了空中,盖成了龙头,五十万平方米的大楼在三百多天建完,不到三百天建一个从零到到开业的一个七星级饭店。
但是北京的七星级饭店跟裕达的质量没法比,裕达绝对超过好几个档次,中国最好的饭店就是河南裕达,不是任何酒店。中国到现在没有任何酒店可以跟裕达相比,他根本就不配,盘古别看叫七星本质上跟裕达不能比。很多人说是这个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上,在河南郑州这经济这素质太差。我完全不同意,我认为中原佛手屹立中原,在禅宗之发源之地,中国的古都黄河文化的核心,那是我们的真正的祖宗文化,那是真正的一朵鲜花插在了应该插的地方。我认为是中原佛手对着北京对着南部至中原,就像香港所谓的中信大楼一样,是立国安基之楼,祈愿天下太平!在这个祖国的母河黄河和祖母祖国的几十个王朝没落的地方和保持着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的根本之地河南郑州立起来,那是有她的天上的使命和现代的事实意义的。
那文贵能干这些事情,能把盘古再盖起来,就回这个信息快,文贵一天干多少事儿啊!刚才在直播前我们跟一个现任的欧洲元首和离任的欧洲元首刚开过视频会议。我们刚刚的从这个这个救出来的战友之一还在床上躺着呢,我说来我让你跟他视频一下,吓一大跳!他完全不知道这是元首,哇!以后他才发现这是元首啊!这就是我们郭文贵,这就叫爆料革命。说到这的时候,我要给大家说,你怀疑啥都可以,别怀疑文贵的能力和干事的速度,这一点绝对是与众不同的。
我们最近的两周我要证明给世界,谁相信郭骗子?到底谁相信郭骗子?事实证明在过去的两、三周战友们几年来更加坚定相信文贵,法治基金捐款、传播爆料革命。这次我们的整个平台的发展,义不容辞,真正的战友在那儿,不是战友的很多都被踢出去了。
所以郭骗子得到了证明。第二个,郭三邪,我发现我是中国有史以来近代史上救中国人最多的,救中国人钱最多的,这么一个人。把郭三邪变成了郭三正,甚至郭三救都有可能啊。所以说这一点充分证明,没有人拿钱来欺骗自己的,又给你钱、给你命、给你时间、给你眼泪,你说三邪还是三救啊?只有一个郭三秒,这个很难证明,你说让我咋证明啊?孙力军也进去了,是不是?王岐山现在失去自由了,孟建柱也失去自由了,你说我跟谁证明去啊?傅政华也完球蛋了,是吧?
你看看这多漂亮,昨天60海里的风啊,那个浪啊唰唰,你们看到这个浪像韭菜、像菠菜一样。我在大海上,我的天呐…很奇特,结果今天天高云淡,朗朗的天空,漂亮!
所以说战友们,郭三秒我咋证明啊?证明不了,这个没法证明。但是郭文贵的能力、智慧和快,这一点我可以告诉大家。但凡认识我见过我的都知道,我从来不会同时干两个事,最起码三个事到五个事。你看我现在直播,我刚才安排好的事,我说我一会直播,直播完以后这几个事都给我回复,都在工作着。
任何一个人当你愿意与别人合作的时候,你的未来是无限的,当你认为只有你的双手和以你为中心的时候,就是我太大的时候,你就完了。我今天直播的时候我放了一个LOGO,很多战友…给我信息,说G币可以用这个LOGO,叫什么?去中心化。我这个郭字在图腾学里边你们看到是四个箭头,从城墙里出来扩散,就是去中心化.结果战友给我建议,用这个图腾搞G币,那你太low了。
兄弟姐妹们,在G币里边只会有喜马拉雅,只会有上天之神,只会有战友,不能有任何郭文贵的影子。去中心化第一个把郭文贵去掉!去掉郭文贵的平台才真正有郭文贵。把照片给贴到人民币上去,搞到G币上去,然后自己记下来。哎哟我的妈,就像很多民营企业家见个中国的官员,拍个照挂墙上,你挂你爹妈、挂你爷爷奶奶都不能挂他们,那是多丢人。搞个明星啪拍个照,从来没有过,在我眼里边从来没有任何所谓的星。
就像今天这两位元首刚才给我们那位战友,还在被窝子里呢掏出来,完了才知道是元首,是吧?没有什么元首啊,对吧?所以说石正丽这个事,刚才回来说,很多战友说,哎呀…石正丽出来。你太小看爆料革命了,石正丽来能干啥?她能干啥?石正丽不是最关键的,比石正丽关键我都说过,他都不是出来了吗?
过去这几天所有的经历,未来你们走着看啊,都会有路德的视频作证。路德这个人守规矩,我说你不露他就不露。但路德都记录了历史。当你们看历史的时候就像看大片一样,绝对超过大片,所有电影里边的美女、007、总统、军队、生化战争啊、拯救世界啊、巨大的钱啊、FBI、CIA啊、中国的特工啊、全世界拯救啊,所有好莱坞这些元素,除了没有那个性、黄色以外几乎全有了,全有了。不过现在这里边也挺黄,包括什么同性恋、性无能都出来了,嘿嘿。哎呦,这真的我又爆料了。不是路德啊,你们可别误会啊,路德可不是,路德现在舔舌头呢,他可想了。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大片,真的是大片。而且路德这个脑袋他是真大,我为啥说他是个天才啊,我都没想起来,诶,他想起来了,用视频记录下来,当事人每天,这个好!所以未来你们可以看,但是第一产权归我们这个平台有啊。
石正丽,她算个鸟!她是小小的鸟。我现在要说给香港的,叫P3实验室,你们听着,我知道,Marik、Dr. Peng,Mark Rui,你在这块听着呢,我知道你在。还有中国的所有的卫生防控系统,还有武汉冠状病毒的紧急中心,还有灭爆小组,你都在听,我都知道。我现在正式的告诉你,全世界很多人,老百姓不知道,香港P3实验室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严格讲Top 1,谦虚点讲Top 3,最高的,最高级的国际级的,冠状病毒病菌实验室。大家要搞明白一个概念啊,大家很多战友不了解,什么叫P3、P4实验室?就是世界WHO认可的,官方认可并且你要接受WHO监督,你的领导机构就是WHO,监督某个地区的传染病和流行病或者整个生物发展平衡,或者防止生化武器的,这是一个世界联合国的官方机构。它的爹、它的祖宗、它的老板、上管机构就叫WHO。WHO原来叫什么?陈冯富珍当老大,后来交给了今天的谭书记谭德赛。谭德赛千万别忘了,这俩人千万别忘了啊,谭德赛、陈冯富珍,包括香港今天的P3实验室,Dr. Peng还有Marik等4人,全部是国际共产联盟的中心会员。
这些共产主义联盟只有一个敌人,美利坚合众国,或者说白人!这几个香港实验室的老大、老二、老三全来自哪里?Sri Lanka斯里兰卡,全是共产主义绝对的极端主义者。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干掉美国,干掉白人!现在美国真的没搞明白、真的没搞明白,战友们。就刚才这两位元首,吓得自己都不行了,为什么?他到现在都难以相信,只要他看到这个文件以后、看到人他傻了,傻了,真吓傻了!他待在家里两三周了,旁边都在死人,他到现在还没闹明白什么情况。你们别以为你们搞明白了,世界上最明白、最聪明的就是爆料革命战友,一点不夸张。香港P3实验室这几个人,是共产党的绝对给拿下的,WHO在亚洲的、在世界上的最高级的冠状病毒技术、能力、监督和权力的实验室。
但是,就在武汉P4实验室冠状病毒发生之后,他们得到了消息,人传人,40个人被感染甚至更多。整个香港实验室,就是代表国际上也就是我们整个人类的,我们每个国家都付钱,让它帮我们看着不要有病毒传染、不允许人发展生化病毒的这么一个地方,官方机构,就是我们的监督者,严格讲是我们的嗓子,我们的安全、生化的保镖,选择了闭嘴。并且威胁当事人不要跨过红线,你要是敢跨过红线,你怎么着怎么着。这就说明了,如果没有鬼,你为啥让人家闭嘴?如果没有鬼,你为啥威胁人家?如果是你真正的没有鬼,你是代表WHO、全世界包括美国、欧洲的,。你应该通知相关国家,这都是你的股东,都给你付钱的,说我们发现了武汉冠状病毒人传人。不但如此,谭德赛找了香港Dr. Peng,还有他老二Marick,站在台前跟谭德塞讲话,说这个是完全来自自然的,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不会人传人。你不但没有通告危险,你还欺骗了美国和全世界,包括我们中国人,说这个不是人传人,而且来自于自然。你不仅仅要进监狱,你要受到全人类的审判。
你们在斯里兰卡的交易和你们账户上家人拥有的超额资产和房子,一定会被我们暴露出来。包括你玩什么同性恋,都有可能啊,你们玩同性恋。霸占整个香港P3实验室,和林郑月娥在香港理工大学这种完全是犯罪集团的勾搭,和共产党的勾搭,和像那几个……不能说,说漏了呵呵……喝口水……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这个……哎呀不行不行。
世界比我们想象的懦弱的多、贪婪的多、这么多国家、机构、元首都是如此之天真,被这帮小王八蛋给玩的,结果人类遇到这么大威胁。
哎呀我的妈呀,忒漂亮了。战友们我真的,这个镜头啊没法展示这个漂亮,这种漂亮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这种蓝啊、这种漂亮啊、阳光啊、对面是这种海浪和阳光形成的那种效果,然后后面的这种风浪太美了……哎呀再加上一会厨师给整点点好吃的,你说咋弄呢!咋弄呢!我得搂住,讲着讲着……
然后战友们,我给香港、北京的你们记住,你们别忘了你绑架我们这些离开的这几个关键的武汉实验室和香港的实验室的朋友,我告诉你,你们的家人、你们的私生女、你们的钱全在国外,如果你们要敢做过分的事情,你看我们怎么对付你们! 我再告诉你,99.99%的共产党员都是好人,我们恨的就是那么几个不超过一百个家庭。
班农先生在战斗室一再的,他也都承认都按我们说的办。现在川普总统已经,我一星期前告诉你们了吧,要求中国赔的上万亿,20万亿,川普总统一定会取消和习近平总统的个人所谓的我们是朋友、是哥们,一定会取消的,不用质疑的,你们都看到了吧。还有对共产党的调查,一定的,而且武汉实验室、香港实验室,你谁也挡不住全世界去调查你。你绝对挡不住。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你挡不住!有我在你就挡不住!现在你对这几个出来的家人的威胁,你们都会罪上加罪,不可饶恕。这都是事实呀。
我们从2019年12月份开始爆料一直到现在,包括到119,119武汉,然后到1120,然后到了是1126、1128,这些都是有证据的,人都来了,证据文件都在那摆着呐。如果现在还有人说,像昨天你们知道班农先生为啥没在战斗室吗?我可以告诉你,班农先生前天,一个多么伟大的人物,一个美国人,他来到了,来到这、来到这,来到这和一个到了美国的来自实验室的人见面。班农先生是什么身份啊?啥身份呐?这个中间我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来自中国的,一个来自美国的,说Miles你只要把班农先生,还有即将这个你安排见面检察官,还有情报部门的这个会议取消,什么都可以谈。来自最高的人物,家人代表,我说你觉得我能跟你谈吗?我跟你谈我的战友会把我吃了。
但是大家别忘了,班农是冒着多大的险,谁知道来自实验室的人身上有没有病毒啊?昨天就来了。昨天就一整天,所以战斗室第一次没有班农。就这么谈,谈到下午,班农先生说,就在我在的这个地方就有班农家的房子,班农先生说“我不要回去住,我不要把家人给传染上。”哎呦,你看这班农,这就是一个伟大的班农。中国的常委有一个人会开着车几个小时?从华盛顿去见一个从实验室刚逃出来的一个人——甚至被感染上病毒。
结果谈完以后,咱们那个办公室防弹玻璃那个里边,现在毕竟整个曼哈顿是隔离状态呀。结果跟他来的要参与谈判的,那个美国的未来的牛人——也是我们这位实验室逃出来的这位战友的偶像、多年的偶像,就坐在他对面了。你看看这了得了吗?
人家要来之前,人家会打电话,他老婆说“你去哪?”他说我去见这个人。美国人这个是很严肃的,他老婆说“你可以见他,你不要回来了。我们跟孩子不能跟你冒这个险。”那就可以离婚了都可能。他就给我发信息,说“Miles,你要告诉我,我到底应不应该去,这事太大了。我家人这么威胁我。到底有没有安全风险问题?”我说“这答案非常好呀。当然有风险啊,当然影响你安全呀。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全美国现在安全吗?可全美国面临着死亡,而且时时刻刻曼哈顿还在死人。”我说“这个人可能让美国人停止死亡,拯救全美国、全世界。你到底选择那一条呢?”
他说“不要再这么说我了,你跟我老婆一样,你在虐待我。I am go.”去了。跟着班农他们谈了一天,就吃了个披萨,因为曼哈顿连个餐厅都没有,真的连个餐厅都没有。最后开完会了,班农先生说:“我不要去回家了,我要睡在办公室。我不要感染别人。”你看这个人伟大不?那个人去找了他曼哈顿的一个公寓回去住了,告诉他老婆“我三周内不回家。”他家在上州有大房子。你看看这个美国人,你看看这个最牛最牛的人,为了拯救中国人,为了拯救全美国,这个无私和奉献,谁有啊?
结果是共产党在那块现在准备好,把这些人搞成“神经病”、“他是骗子”、“他是神经病”,如何如何,“抑郁症”,都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听我直播的灭爆小组还有共产党你们的CDC,我告诉你,你想干啥,我们都清楚。你啥也搞不成。我能把人从你嘴里边掏出来,到这来,到欧洲去。我还能掏出来,你信不信?还是那句话,莘县阳谷县搭县,咱们走着看。信不信?不信,不服,走着看吧。
当然了,出来的战友哭天嚎地的,家人被抓了,家人被威胁啦,如何如何的,回来吧、党和国家要信任。我就告诉他一句话,如果到达了美国,你还在为家人这感情所威胁,你必死无疑。只有一条,不要跟他们联系。或者联系,他们的生死跟你没半毛钱关系。这就是我告诉这几个出来的人,如果你还想惦记着你国内的家人,那你必败、必输、必死无疑。
就象郭文贵一样,2015年你们看到我那张照片。我说我现在开始我一生最重要的,灭共——我的理想,开始行动。从那天起,过去的郭文贵已经没了。任何生死都不能左右我的感情,都不能绑架我,任何利益、任何目标都不可能。我只有一个目标,当一个人你又想这个,又想那个的时候,这事就完了。
就象战友给我发“郭先生,这能挣多少钱呐?能不能帮帮我、给我转转钱啊?郭先生,你能不能找人帮我汇汇钱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啥事都让人家做了,那你干啥的呀?你要这么多目标,你必将被骗。这就是为什么有易租宝。人生不能要这么多目标,要一个足够啦。我就要灭共。如果又要灭共,我自己还得要当个总统,还当个什么领袖,必作死无疑。
所以我昨天发那个去中心化,没有共产党了,
郭文贵就会消失,不会再谈任何政治,但是这有一个组织,这有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是我们大家联系的地方,文贵会在这和大家见面。我们不直播了,但是喜马拉雅农场我们永远会相见。我还活着哪是不是?这是肯定的。但是所有的跟这些政治有关系的,我不想再参与。我不想再参与,我也不想天天站在摄像机前,我真的是不想。剩下有这么多战友去做的,看到现在这么多直播的战友,有太多精英太多智者都可以来,所以说共产党这次你们打压我们这个平台,你打压成吗?越打越强,越打越厉害。
所以我告诉大家的事情,注意香港P3实验室,它是世界上冠状病毒最牛的实验室,这个实验室里最牛的前几个人,全是共产主义极端主义者,而且是共产党绝对控制的。而且是WHO昨天知道这个人已经到我们美国来了到澳洲来了,大家知道世卫组织干什么了吗?在英国BBC采访,呼吁全世界让中国接受全世界调查。你大爷的你,猪都不会相信你们这个话,没有我们把这个实验室的秘密和证据带出来,你WHO你会呼吁让中共接受调查吗?你这些王八蛋,你就是犯罪组织。
我说过一句话,郭文贵会把你WHO彻底给你干掉,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会让你们这帮王八蛋拿着中共的钱,全部晒在阳光下。你们杀了我们这么多中国人,杀了这么多美国人,杀了这么多世界的人。就像刚才那个欧洲领袖跟我说,Miles你觉得还能拿到疫苗吗?我说,绝不可能。你拿不到疫苗。你会有一种药,来抑制和帮助。竟然他想到什么?他说,Miles现在有某些非洲国家80%都感染了,是没有反应,然后英国的Jonson也好了。我说你千万不要尝试去感染,我告诉你这个灾难病情绝对是还没有开始,你记住,当你感染这个病的时候,最可怕的是,这么多专家告诉我的,他说艾滋病,骆驼病,风湿,风热,各种病毒交差在一起,可不是那个什么protein3,protein4,很多放在一起。
当你身体发现有病毒有感冒,或者说如果你怀孕了,或者哪出毛病的时候,它直接就攻击去了,你就完了,猝死。世界只有一个,让共产党交待出全部的真相,找出更好的一个疫苗呢,可能防治,彻底解决,或者的你想象中的疫苗是不可能的。所以战友们千万千万记住文贵说的话,我为此付一切责任。不要随便走出去。你能想象到美国这个国家还有全世界,都在Lock down的时候,全部停止的时候,美国能达到160万,能死几万人,英国能达到将近百万,能死十几万,能死那么多人,你能相信吗?当全部都Open的时候,你能想象这个后果有多严重吗?战友们你能想象这个后果有多严重吗?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Hold住,搂住,静下心来,静下心来,从一查到17,从17 再查回1 ,活着啥都是你的,不活着老公,老婆,孩子都是人家的。那就甭说钱了。这就是文贵,我要给大家战友们说的,我现在我再说一下G币
这几天很多战友,记住我们法治基金很多信息没发。这两天法治基金的董事们正在整理信息,给你发很多很多信息。我再告诉大家,没有法治基金捐款的根本不要去试,我们只选择这个。三千个里边选一个,三千个里边选一个,而三千个里选一个已经是一大半是法治基金捐款的了。
现在我们只给法治基金捐款的,法治基金捐款现在这个董事们正在给你们发信息。希望你们按规矩办事,拜托了战友们这事很重要。我们要很高的级别,要守规矩。那么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我要说一下亲爱的战友们,我们这个平台刚刚的开始,才两周多一点时间创造了无数个传奇。但是我告诉大家,它一切都没有开始呢。它接下来遇到的挑战,被黑客,甚至停止运行几天,甚至一两周都是有可能的。没经历这个事,我觉得特别不正常。
就像昨天那个战友,被FBI“当当当当”敲门,把他吓得。哎~谁敲我门了?我在那笑,发信息,后来我说这是说明你重要。还有一个,人家知道你来了,不敲你门正常吗?你这么大个人物来到我国家了,结果是班农也不让跟我联系,这个牛人也不让,都想抢你呀,是吧?最后是,我说我来帮你搞定,最后是好好的,特别尊重,是吧?
这要相信我们爆料革命的力量,只有我们能做到。但是没有这个发生,那不正常。就像我们这个平台,没被骇客瘫一星期两星期,或者由于我们管理上出现什么问题,那不正常。我都有点好得我纳闷儿现在。还在运行着呢?因为没有遇到挑战,你就不会强大。
郭文贵没有清丰的22个月死刑镣死刑拷,吃了将近一年的棉花,长了一身的虱子,遇到那么多当场被枪毙的人,我就没有今天的郭文贵,再造的郭文贵。有战友给我发信息,文贵我是郑州的,我知道你说看守所的人是谁。把名字都说出来了。我告诉你战友们,这就是人生最大的财富。
就像我昨天60海里的台风把海浪吹得哗哗的,又冷又大。哇!船长说你不要出去风太大。结果一出去,哇!很大。但我很享受,我正好抽根雪茄。今天风雨过后,彩虹、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非常之平静。只有经过风雨,才能见彩虹,才能见到这样的让你感觉到美好,因为有对比。
结果战友们,很多给我发信息的。包括河南的当年我们共同的狱友的朋友。当时我是号长嘛,到哪都是号长,你没法弄啊。但是现在唯一的名副其实的就是林山寨寨村名誉村长。我要告诉大家,最关键的战友给我发信息说,文贵你能不能把烟戒了哇。好多战友发信息都是关心我身体的,我真感动。所以说很多人说为什么我一个一个回?昨天前天很多人都说你回,有些我真的不是我回的。但是有些我必须回,我最起码让每个战友听到我的声音。因为这是我的担保,这是我的承诺,这是我的尊重!你看到法治基金这些天捐款了吗?捐口罩捐医疗用品,一车一车的。由于那个熊献民这个孙子还有这个鸡腿潘、Inty、还有曾宏,曾宏这孙子绝对是在帮我们呢啊,替我们干掉了那么多坏蛋,这个坏人给坏人起了坏作用在帮我们。所谓的假报警结果现在每次捐款警察来先给我们鞠躬表示感谢又说“你们需要帮忙的吗?”然后人家帮着拉,拉完以后拍照、录像、还放到推特上,你看那推特上到处都是咱们法治基金。然后给拉走,这个医院我们昨天又捐前天又捐,人家说今天要捐1万5,今天就捐1万5吧,1万5千个口罩。
我们这几天寄出的所有的口罩,我们一个日本的战友大家都知道就是现在的小百合,小百合第一次让我寄口罩“叭”给她寄过去了,第二次寄口罩我们寄了三次,我给她寄了200个三次她今天早上才收到,日本的战友大概50个战友今天早上都收到了口罩。但是我告诉战友你这第三次或者第二次收到是我们法制基金战友寄两三次以上,有的人收到了50个有的人收到了200个,我们给战友就是50个为基数还有200的。小百合看到以后说4盒但是很多战友让我们给寄东西的时候记住这一个格里面写上你的地址、联络电话、接收人、要准确,很多人写的不准确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
战友们我说到这的时候你看到我们捐这个东西去捐这些口罩、手套、所有这些东西的时候,战友们千万要记住捐这些东西的同时结果是就在医院里有我们战友,这个战友拿着口罩给我发了个小视频,“郭先生我看到以后我就掉眼泪了!我就在这个医院,我在法拉盛这个医院。”这位战友给咱们法治基金捐了2万美元。另外一个战友是在曼哈顿下城医院NYUV医院,说“郭先生我现在用的口罩还有好几盒都是用你给的。”他也是捐了大概2、3万美元,你知道这个让咱多感动吗战友们!我们在一个曼哈顿捐出的口罩竟然是我们的战友在使用。所以我告诉大家你们看到了现在我们现在捐了一箱子一箱子的消毒剂、一捐几十万美元几十万美元的捐,这钱我告诉大家一部分是郭文贵的,但是绝大多数是今天看视频的咱们这些捐款的战友,这是你们的积德这是你们的因缘这是你们的福报!
我就纳了闷了过去几十年华人在海外捐款没有一个人敢公布自己钱到底去哪了,拿出证据来。这些王八蛋比共产党还黑!但是不管是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得到的捐款必须要给捐款人一个交待,钱去哪了?这就让你看视频可查、数量,而且这些回报这些福报是给战友们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次机会只给法治基金捐款者。法治基金捐款者你不是捐给我了你不是捐给我郭文贵了。你捐给法治基金的时候就等同于你相信了我们追求的灭共的运动,你相信了中国人在美国真正有一个可以相信的机构帮助你去干善事来回报这个社会,你相信了法治基金在你关键的时候他会救你。就像我们出来的战友一样一小时1500到2500美元的律师费谁付的?法治基金付的,还有一些是我付的大头儿是我付的啊,但是你知道我刚才讲的前面那一段是谁在参与吗?就是你们这些战友们!就是你们在当初不惜生命危险、代价、家人朋友的质疑、你们捐出的这些钱现在诞生的伟大在拯救全人类。
在国内的战友给我发信息“你看我付400万美元没付出去还把我带去喝茶两天。”我说这回机会必须给你,这就是为什么只把机会给法治基金捐款者,因为你曾经把生命和安全相信过我们爆料革命。你可不是把钱捐给我了,你恰恰捐给法治基金了,我更加尊重你!因为你相信这个运动而不是我这个人,不仅仅是我这个人。你相信中国人的未来,太牛了。所以说这个机会一定是给你的,必须的。我们爆料革命救了这么多人,我真没想到;救了那么多钱我没想到;让那么多人在三年来坚定的跟随,坚定的灭共,我没想到。
兄弟姐妹们,多少人了?这咋就在五百?我要给你们说说G币。
小明,你在看我直播是吗?现在实际上多少人?多少IP?我这手机上显示五百,还没好?七千IP,好!你见班先生了吗?见班农了吗?你要让他知道你来了,我们把那五楼Wi-Fi赶快弄好。好了,一会见。
战友们太厉害了,太多有钱的了,所以我要告诉大家,刚才说那个法治基金捐款和战友之间这种必然的关系,还有一个战友们我们做事的规矩,还有大家的这个福报。
我再说说这个平台,大家要记住,你们相信的时候,它应该遭受挫折和考验,这个大家一定要有心理准备。没有考验和没有挫折不可能,但是这就是信任,就像你们过去三年,给我一起灭共一样,必须遭受各种考验,才可能你真正的确定,这个人可不可信,这个事是真是假。
现在我说说G币,我可以告诉大家的,即将推出的G币跟今天你打的,你看到的现在在APP上打的G币,一定不是一回事。我相信大家很多人都不明白,我现在更加坚信很多人是不明白的。因为我这些天,逐渐的说出G币以后,大家没搞明白。我们的G币,会绝对超出大家的想象,它一定是一个区块链加密技术,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安全隐密的。这个货币会跟某种货币,不会是一揽子货币,也不仅仅是美元,会跟实物例如黄金,和我们现在这个平台、G-News、G-Fashion实物交易,然后从区域性我们自己的交易,到某个领域到全球流通,这是我们的目标。甚至你可以通过未来的G币,得到更多的…这还真不能说现在,时间不到,五月二十六号以后说这个。这是我的规划,我希望它尽快的打造成一个万亿的帝国。这个万亿帝国不是任何人的,就是战友的。这是为什么这几天什么公司啊机构啊,哎呀,Miles啊给你一张支票,我要做这个,对不起,这次一概不接受。只有战友,只有战友,法治基金捐款的,还有坚决对爆料革命做出重大贡献的。
哎呀我的妈呀,看看,大家你们看看,能不能看得到,你看到那一群了么,大家看到大雁了么?你看到那一群了么?你看到了么?大家,你看看,你看那个,哇,又飞起来了,你看到没有。你能看到上万只的雁,在这块慢慢的飞着,哎呀真漂亮。然后呢,昨天看俩美女,哎呀我,人家一过来,Miles Guo,you the hero. Take Down CCP! 哇塞,给我吓坏了,这干嘛呀。知道Lady May是谁 ,专门从家里面下来,开着小船对着我喊。哎呀,我就不好意思了,哎呀,来个飞吻吧,两下,结果人家,啊啊,兴奋的不行。这一段有点不好啊,不过这感觉挺好玩的。真漂亮啊。行了,现在有点,老做春梦,我最近可能是吃海参吃多了,老做春梦,一做都是春梦,哎呀,邪门歪道的事,结果一醒来发现独身一人在床上,所以现在看啥都漂亮。所以我现在特理解啊,某种情况下,这人花心啊,是由某种物质条件决定的,开玩笑啊。
这个G币,我们会大概在两三个月内推出,一定不仅仅是在App能买,我们一定是独立的。如果我们这个金币被一个App给挡住了,像一根绳一样,我永远起不了步,我必须向运动员一样,飞人一样,我要把眼前的绳给它拽掉,让我尽情的奔跑。这就是我们G币的未来,他在一个跑道上,这是什么,大家记住啊,跑道上,要有法律,要有道德,不挑战任何主权国家的利益,和货币安全。绝对也不会成为洗钱的货币!所以法律和道德都会有。但是它是由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一个大家都是老板的情况下,成立了一个兜里可摸得着得,不是区块链你摸不着的,金币,可以拿过来电脑手机可以支付,可以买东西,把实物拿回来的。然后,你会看到,这个货币到任何国家会受人尊重,而不是像什么比特币啊,叫人怀疑,哇塞,你这真的假的。很复杂,好像只要拥有比特币就是洗钱的一样,就是暗网用的一样,不是这样。我们是要受人尊重的,可相信的,可换实物的,可买东西的,可以有艺术美感的,这样虚实结合的稳定型货币。我称之为绝对信任加主权,啥叫主权,叫拥有者主权的绝对型货币。一定会打破所有的规则。
现在你买的苹果店的金币啊,一定,我现在跟你保证,一定会赚钱,我现在保证,我负责任,一定会赚钱。但你甭老想着,就那赌博心理,什么几十倍,几百倍,不可能,谁也做不了,上帝也给你做不了,但是你一定会赚钱。但是大家现在别买了好不好,停一停,好吧,等真正的G币推出你就知道了。现在这将近1.8亿, 1.9亿的G币啦,你们就玩吧,打赏吧。但是别傻乎乎,你要留一点,因为它真会值钱,我今天敢跟大家说,你们现在,我让你们买的,我们推出的产品,这平台上的,我就负责,我就会负责。记住今天的话,战友。你就当这次,咱们在这个疫情期间,你玩一玩,发点小财,捡几个崩子,千万别期望值太高。那么这个G币呢,因为现在很多话,法律限制,不能说,还有这个G币将区块链结合后加密的虚拟和实物货币的结合产物。它既不叫金本位,它也不叫完全数字化货币,完全超越,完全超越任何一个概念。
哇,军船,哇塞,这军舰都来了,这家伙军舰都上来了,还带着航空母舰啊,还飞机,我的天呐!这军舰都过来了,太大动静了吧?保护郭文贵不需要军舰吧,哈哈!哇塞大军舰啊,航空母舰啊。给你们看看,那个角,看到了吗?航空母舰、军舰。昨天有两个护卫艇在旁边,哎呀,真好,我喜欢这种现代的金属的这种东西。
但是我告诉大家,我们现在是六个团队在工作,关于这货币这块儿。说实在话,战友们,战友的天才呀,智慧太多了,太多了。战友们,我们的战友这个太多牛人了,太多牛人了!
兄弟姐妹们,所以我再次的呼吁,兄弟姐妹们!凡是懂得码农,写代码的和互联网,还有这个网站还有这个管理,包括懂区块链的,包括端到端加密的,包括能和我们现在说的G-Fashion、G-News还有这个平台有关的人员。欢迎,热烈欢迎,极为欢迎你加入。
因为你知道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未来,是世界上最创新的平台,这是叫第三方的权利跟第三方的势力,完全以美国律法,以美国实力为中心,来保障。任何人都不可能腐败的。美国这个国家的伟大就伟大在这,你绝不可能任何人跨越这法律。
川普总统有可能跟习的个人关系要拜拜了。然后呢要开始给中共罚款几十万亿了;然后又要脱钩了;然后又要去中共调查了;然后要对那些高官的孩子、子女在海外资产要查封了;然后欧洲全跟上来了;然后安倍也没办法了,扭扭捏捏也得跟着过来了;然后咱国内缺粮了;然后国内上海股市崩塌了,深圳股市崩塌了,香港股市崩塌了,港币崩塌了,人民币变冥币了,结束!!!
在这个时候,所有的战友的精英和人才们,你们应该到这个平台上是你最安全的港湾,就像我现在在大海上这个船一样。这个平台就是你们每个人的Lady May。在疫情来的时候,最好的避险的,避病的就在这。
我一天去三个岛去见人。但是对不起,你在那边儿,我在这边儿啊,你在小船上,我在大船上,你上我船不行,不管你大多的人物。或者你在你大船,咱们对着聊,不用望远镜,就对着喊可以,吃饭就免了,别吃了。但是它是个避险的。它给我带来了安全,它给我带来了信任,它给我带来的愉悦,它提供了我工作的方便,这就是我们平台。现在这船升值了,好几个人说:郭先生,卖给我吧。我现在一大把现金啊,突然涨钱了。我说世界上船都卖不动了,你们去弄呗。不,就要你这船。不卖!没办法,在全世界疫情期间唯一弄大钱的,发大财的,就是我们的平台。啥都值钱,是吧?
另外一个战友们我们接下来G-Fashion 那一块儿大家要注意。我已经说了很多给我的支持的战友,怎么关心我安全的,健康的,还有很多美女们,天才们要参G-Fashion 。大家记住G-Fashion 的未来,它有阿里巴巴,淘宝网和亚马逊所有的功能。但是它最最核心的事情,它能让你买到全世界最真的东西,但是是最便宜的,最好的。
说到这我还得说一开始战友啊,这是医生的说,文贵戒烟吧。结果有战友,是两口子,也是一个医生,但是在哪我不知道,我说给你寄口罩,他说:郭叔,你不要给我寄口罩,我口罩很好,我看见你最近老抽雪茄。他说我建议你别抽雪茄了,我说好。我抽时间戒烟,他说你能戒掉的,抽烟危害太大,让我特别感动,结果我想想戒了吧。
这个我的母亲的过世让我把我一生当中最爱的酒给戒了,这是多大的代价,没有人相信我能把酒戒掉!为了母亲我戒了酒啊,为了我妻子我戒了色,这不容易很不容易啊。现在是为了战友我要准备选个大日子,为了这些战友,特别这个医生的战友,他在前线,在前线,他的妻子是一个美国人,是一个白人,就是超级帅,妻子极为漂亮。跟我说了两三次,非常诚恳,我答应他了,我答应他了,我要是没答应我就不说,我答应了。我选个日子,把我雪茄戒了,终身不再碰,我那几千万的雪茄子咋办呢,几千万的雪茄呀,我咋办呢,我不抽了,我给谁啊。
再也不能叫你王八蛋那个庄烈宏那个孙子糟蹋我的雪茄了,真是糟蹋,我一想他抽我雪茄我就恶心得慌。那个大驴脸戴着口罩在那恶心死我,诶呀,想想就受不了,他们咋这么丑陋!你看曾宏那个样就像太监,谁都不是那就是曾宏,人中的恶人中之奸非曾宏莫属,小人中的小人,奸诈之小人,最贱的小人,非庄烈宏莫属,丑陋至极,变态的小人,非这个天津大驴脸莫属。然后这个郭宝胜是最虚伪的,最烂的,最low的小骗子,愚蠢的骗子,火鸡龚就别说了,贪婪丑陋,灾难性的这种小人。所以说爆料革命上这些事发生后战友们看得更开了。
这些天我看我们战友家庭和睦长得帅有礼貌又自信非常坚定几年来非常坚定,所以我说实在话我很累这几天看得出来,回复这么多事,还要救人。但是我很幸福,我验证到了到底多少人相信爆料革命,我们的战友到底是什么样级别的,我们的这个平台未来到底谁会愿意参与,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我们爆料战友是什么素质,我都设法找到。这个财富是没办法形容的,让我惊讶,让我惊叹!然后感谢上天,所有发生的事情真不是一个人,真的是上天在帮我们所有的爆料的所有的战友。我珍惜我感激,我将永远地为你们做出奉献,以后不参与政治不直播了,喜马拉雅农场还有咱们这个平台有端到端加密的方式,我们随时见随时可以沟通。
好了现在兄弟姐妹们今天直播就到此为止。我马上要开始另外一个视频会议,这个很多战友信息我还没有回答,我再次表示道歉。5月26号以前只要给我发信息的,符合我们标准我一定会回的一定回的。
现在我们为全世界人民、全中国人民、全香港人民、台湾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祈福,阿弥陀佛!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别忘了香港别忘了香港,谢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