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貴 20200608



郭文貴 20200608

內容簡介:
郭文貴先生: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6月7號吧?我老是搞錯。是6月8號了,等戰友們上來,兄弟姐妹們,我喜歡坐船頂上舒服,我上到船最高甲板上來了。風好大呀,木蘭。
 
木蘭女士:又可以連線上了,哇,太意外了,太意外了,還以為沒有好呢。
 
郭文貴先生:這有什麼意外的,七哥還能沒有這本事。
 
木蘭女士:不是,我一直以為這個還沒有好呢。
 
郭文貴先生:開玩笑,我們有偉大的戰友,必須弄好,對不對呀。
 
 
木蘭女士:哇,戰友太厲害了,又恢復了。
 
郭文貴先生:相信戰友。
 
木蘭女士:你那裡天氣好漂亮,風有點大。
 
郭文貴先生:我在船的甲板上,最高的甲板上,好點了麼?
 
木蘭女士:這回好多了,能聽清了
 
 
郭文貴先生:中不中?能聽清楚,還有風聲麼?
 
木蘭女士:沒有了,對,現在好多了。剛才太大聲了,全是風聲。
 
郭文貴先生:這防風耳機也不管用,我發現。
 
木蘭女士:你那天氣真好
 
郭文貴先生:特別特別好,來到這裡開個會,opportune特別舒服,然後一會兒我們去一個海上的基地,一會兒馬上要去開會。你看咱們的戰友們,今天咱們所有的GTV的恢復,全是戰友們做的,太感謝了。所以相信戰友,相信戰友是最關鍵的,明白麼?
 
 
木蘭女士:嗯,是的,我們的戰友太厲害啦,7萬多了。
 
郭文貴先生:這不是一般的厲害,天呐。所以說我們很多人永遠不明白,戰友的意義是什麼,他們不理解戰友的意義是什麼。戰友的意義是太偉大了,你只有懂得戰友的意義你才能真正的成功。你看這連結,他們給我們植入了很可怕的軟體啊,然後我們全解決了。這個螃蟹和張偉,原來我還真以為啊,就是說他沒有共產黨的什麼背景,但是現在看來還真不是那麼簡單。看他植的這個軟體啊,沒那麼簡單啦。我覺得這回看看,沒想到說實在話,在幾天以前我還覺得可能,完全他就是威脅嘛、貪婪嘛,但是我覺得這幾天下來,這整個這個G-TV電視裡面的包括G幣,G幣裡面的貓膩太多了。
 
木蘭女士:對對,一直都有戰友說他們G幣不見了麼。
 
郭文貴先生:這不是不見了。他現在,我們發現前10名的最厲害的G幣的,全是他的,全是他的人。就是說這些G幣已經被增加、被篡改、被偷盜,太可怕了。這小子的來路很誇張。這G幣已經被增加、被篡改、被偷盜太可怕了,這小子這個來路很誇張,我們小看了他了,小看這小子了對我們的危害程度。所以說我們要相信戰友的同時,也不要低估了敵人,這非常的重要。
 
木蘭女士:嗯,確實。
 
 
郭文貴先生:這個瑪莎跑哪兒去了。
 
木蘭女士:超過10萬了已經。
 
郭文貴先生:是吧,天哪。
 
木蘭女士:11萬了11萬了,哇跳的好快。
 
郭文貴先生:咱們現在後臺工作者說,只要我一直播就是這個數字就欻欻的上,你知道嗎。
 
 
木蘭女士:對呀。
 
郭文貴先生:平常就是那個平的。
 
木蘭女士:都數不過來了都。
 
郭文貴先生:就是平的啊,平常就是平的,平常都是平的。
 
郭文貴先生:我找不著這瑪莎呀,你能找著她?。
 
 
木蘭女士:我找到她也不行吧,要你那里加才行,你用那個搜索功能。
 
郭文貴先生:就是搜索找不著,我現在就試試這些功能看都恢復了啥樣了你懂我意思嗎。
 
木蘭女士:今天是戴了這個新眼鏡嗎好像沒見過。
 
郭文貴先生:哇塞你啥都看得明白啊,是啊,剛換季了剛給我弄了100多個眼鏡 還沒戴呢,頭兩天我戴的都是新的,這回在那個6.3、6.4都是新的,你都沒有見過這個是新的這個是。
 
木蘭女士:嗯,我就是看沒見過。
 
 
郭文貴先生:每年大概有個三四百個眼鏡到五百個新的眼鏡吧,有的我都忘了。
 
木蘭女士:每天戴一個。
 
郭文貴先生:每天戴,神經病一個,但是未來放到咱們G-TV上,拍賣完捐給咱們法治基金。我這已經不是這個什麼,我這已經就是一個娛樂性的消費了。
 
木蘭女士:然後今天看到你發的那個蓋特那些領帶也很好看。
 
郭文貴先生:啊只要照片我拍好了太漂亮了,我一會給大家看一看,太漂亮了。人家那是一針一針織出來的你知道嗎,就是人家那不是說印上去的,放在群的視頻都一針一針的你知道嗎,就是一根一根這麼織出來的。
 
 
木蘭女士:繡上去的,啊繡上去的。
 
郭文貴先生:它不是繡,繡也低級,是人家設計好,就是它是整個在針織的時候就是一根線一根線給你按上去的就是弄上去的,這多誇張啊。
 
木蘭女士:噢,就是那一塊布就是已經就織上去了,噢,明白了。
 
郭文貴先生:對了、對了對了。怎麼找不著啊這瑪莎呀,這瑪莎沒福呀,沒辦法。
 
木蘭女士:嘿嘿,那我今天算幸運了,哈哈。
 
 
郭文貴先生:額,你真幸運,真的是你幸運。
 
木蘭女士:還沒找到。
 
郭文貴先生:沒有,我再試試幾個功能咋樣啊。
 
木蘭女士:好。
 
郭文貴先生:咱們中國人對時尚啊、對時裝啊,它不是噱頭、它是一種精神,它是一種品質、標準。你看人家做那個領帶,一針一針就這麼織出來的一整塊兒,然後咱們就會想著會印上去啊、弄個戳蓋上去,或拿手繡上去,那是完全不同的。
 
 
木蘭女士:恩,對 那肯定不一樣,那手工肯定不一樣
 
郭文貴先生:純天然的,而且人家弄的並不那麼花俏,咱們把啥事弄的花大姐試的,解釋的花俏的不得了。什麼東西吧,你看咱國內中國人穿衣服,好多在家裡邊穿衣服,一身睡衣全是花的,然後上衣也是花的,下褲也是花的,然後拖鞋也是花的,拖鞋不是貓就是狗的,然後那就是簡直就是找不著人了。你看看這塊那所有的建築,就一個顏色或兩個顏色,你看咱們那中國的紅旗,多老土啊你看。你看咱們這藍色旗和這個金星星,每個人都看了,哇漂亮,簡單那中字,你看那中字多漂亮、多簡單。咱們中國人啥事都整的什麼,非得整複雜的不行,整個胡說八道,什麼天地了、什麼宇宙了的,都是胡說八道。
 
木蘭女士:大家都覺得這個旗子真的是特別的漂亮。現在已經出來很多了,有什麼帽子啊,就是都是以這個旗子做的這些、各種各樣的東西。
 
郭文貴先生:好多這個大的時尚品牌廠家都跟我聯繫,說我們有興趣跟你們、以你們這個旗呀、藍色啊,給你們做一系列的東西——都是大牌廠家,像AMY, 像TOMY,都找我們,像“不鳥你”這些。,我說我們現在還沒來得及呢,還沒想這事呢。所以說它好看,大家都覺得確實太棒啦,就是對中國人有個新的理解。我們中國人應該從歷史到現在,咱們去想想,咱們的旗子,除了皇家就是皇家,除了血就是鮮血,沒有什麼以人為本的旗啊,而且都是那種神神叨叨的。
 
而我們這次絕對是以人為本,生命、陽光,然後一切都是真正的達到了一個現代社會最高的境界——就是一切都是由自然、由信仰、由人來組成的,這太重要了。澳大利亞那邊好多戰友都給我發資訊說,澳大利亞現在好多好多人在跟我聯繫,都說怎麼加入喜馬拉雅農場啊,跟誰聯繫啊?安紅、木蘭呐,他們怎麼跟你聯絡不上啊,怎麼回事啊?
 
 
木蘭女士:聯絡的上,我今天都收到很多,在那個我是留的推特嘛,安紅是她的WhatsApp。然後我推特上已經收到很多,然後都會加入的,都會一個個加入的,已經收到很多了。
 
郭文貴先生:哦,是嗎?
 
木蘭女士:恩,是的,我今天剛剛發給了兩批人,發給安紅。
 
郭文貴先生:是嗎?
 
木蘭女士:對,都是我今天收到了很多,還有些其他國家的可以嗎,其他國家也可以加入澳洲嗎?
 
 
郭文貴先生:當然了,人家選擇當然可以了
 
木蘭女士:可以呀?那好吧,我看到還有其他國家的。
 
郭文貴先生:可以的。
 
木蘭女士:好好好,我都看過了,他們都是有捐款的。
 
郭文貴先生:是嗎?
 
 
木蘭女士:都查過了,對。
 
過文貴先生:但是現在有些人… 個十百千萬 14萬多了,天呐,14萬多了
 
木蘭女士:對馬上15萬了
 
郭文貴先生:天呐,這可咋弄。看到了嗎?
 
木蘭女士:來了來了,你剛才沒有了。
 
 
郭文貴先生:剛才我放視頻了,你看到視頻了嗎?
 
木蘭女士:沒有,但是它有在轉,可能有什麼東西要出來。還沒有看到視頻,你可以先試一張圖片看看。 
 
郭文貴先生:我這能看到視頻。
 
木蘭女士: 對對對,還可以加圖片那個功能的應該是。
 
郭文貴先生:咱們這個添加視頻,圖片很重要。現在你能看到了嗎?
 
 
木蘭女士:沒有,還沒有看到。你可以先試一張圖片看看。還是沒看到,還沒看到現在只能看到我。現在好了,能看到你了。
 
郭文貴先生: 現在能看到你嗎?
 
木蘭女士:現在只能看到我
 
郭文貴先生:對了,一半一半了,是嗎?
 
木蘭女士:對。看不到你了,現在好了,一半一半。
 
 
郭文貴先生:一半一半了,是嗎?明白了。喲,15萬多了(線上人數)
 
木蘭女士:是的,已經超過15萬了。
 
郭文貴先生:天啊,戰友們你們別影響睡覺,我們在這人試試這個聯播,聽聽木蘭妹妹的聲音,嗲音!輕鬆,輕鬆!
 
木蘭女士:沒有,沒有~~~~哈哈
 
郭文貴先生:純屬娛樂。
 
 
木蘭女士:好,好,陪大家娛樂。
 
郭文貴先生:有意思,這兩天最近特別特別多的,臺灣戰友聯繫。
 
木蘭女士:是嗎?他們對這次新中國聯邦成立有什麼想法?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臺灣還真有點兒不同啊,臺灣人覺得一開始吧。我覺得臺灣搞的內部啊,孤島效應特別嚴重。就是說,別看它很開放,很民主。對外面的經濟啊、政治啊,他們真的不太關心,不太知道的,也就社會上那些媒體、精英人士還比較關心。
 
但是這次新中國聯盟這件事,讓臺灣呢特別是在院校、知識領域裡影響還是蠻大的。老百姓影響不大,沒多少人在乎,他們不太在乎的。而且我覺得臺灣人這些年日子過得不錯,也習慣了天天要殺要剮的共產黨威脅,已經習以為常了。再一個欺民賊在臺灣吧,天天喊的口號大的去了。袁紅冰,郭寶勝,天天恨不得給臺灣許諾一個地球、一個星球。臺灣人也見多啦,你知道嘛。
 
 
這回來了個新中國聯邦,郭文貴、班農、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這回級別比較高,就是大家沒多少觸動、沒多少觸動。這就是現實,咱們一定要面對現實,就是說唯真不破。
 
木蘭女士:但是我看到臺灣那邊很多媒體報導了,有很多報導郝海東那些。很多,自由時報都有報導。
 
郭文貴先生:是嘛?當然了,媒體界嘛。但是我覺得和它應該真正得到的反應,
 
是不相符、不相配的。臺灣兩千多萬人,這麼大事兒、這點兒反應算啥呀,是不是?它得讓別人知道啊,但是我覺得還是上層吧,還有臺北啊、高雄這些大城市,下邊兒的地方不太知道。
 
我覺得在中國這回的事兒呢,影響會特別特別大!絕大多數人都知道了。但是你說要是真達到那種——哎呀每個人覺得我這個新中國來了,然後呢我就推翻共產黨了,不是那麼回事兒,不可能的。前面的路還很長、非常非常長!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是一個新的開始,包括臺灣啊、海外華人啊。大家絕大多數人我覺得半信半疑、半信半疑,不砸咱那就算你不錯了。當然了我們支持我們的戰友,我覺得全世界大概有個,現在我覺得五千萬到一個億是有的,這是很了不起的。但你想像的什麼——天下都支持你,那是不可能的。你懂我意思麼?千萬不能,不能這麼天真。
 
 
木蘭:我覺得這次影響應該是很大的。看那些西方媒體報導也是很厲害。
 
郭文貴先生:這是前所未有了,可以說是。這是70年來共產黨遇到的最大的挑戰,這一點是絕對毋庸置疑的。而且國際影響力也是最大的。這取決,這還真不是咱爆料革命一家的功勞。
 
它有幾個問題。第一個核心問題是遇到了有香港這個問題。這下子它傻眼了,對吧?這個香港的問題,是這次引發這次高度關注的核心之一,你得在那兒擺著呢。然後就是這次大家都關注的這個世界病毒,都在病毒之中,對不對?這是一下子,這個事情是天意,這兩件事兒太大了。然後我再覺得是六月四號這一天,六四這個事兒和這兩個事,跟香港和冠狀病毒這兩個事碰在一起,它就成了一種這個核變的,或者是這種疊加的這種效應,這讓全世界更加關注。
 
然後呢,我覺得再是我們爆料革命三年來不懈的努力、堅持唯真不破,很多戰友這種無私的奉獻,是吧?還有我們準確的情報,像海航啊、香港事件啊,包括國內的一系列的事件啊,冠狀病毒啊、我們對這些企業揭發呀、盜國賊啊。它都確確實實,它沒有一樣能指責是說我們是說是胡說八道的,是吧?我們也沒預測說哪天世界就滅亡了,我們也沒有說是如何如何,這都沒有。
 
所以說這些疊加和影響力,包括了我們這次是堅持國際上這個以美滅共、以法滅共和以共滅共的這種戰略,我覺得這三年來是得到人民信任的。然後我覺得咱有很多優秀的戰友啊,包括班農先生啊、你啊、或者Sara、路德先生、還有安紅女士啊、老江啊,現在我們的博博士啊、艾麗女士啊,然後呢我們面具先生啊、英國大衛啊、鳳凰九天啊、日本的新的Peace,這個現在俄羅斯的瑪莎、然後小皮匠法國啊、義大利啊。還有我們現在,特別是我們美國美東全軍覆沒以後,又出來個長島哥是吧?長島哥這個這對了,然後我們的James,James這個,這位姐們兒太棒了!美國的Zack啊、James啊,這真的是包括我們的這些秘密翻譯組,上天造、麥子是吧。這是真的很很了不起,很了不起啊。然後我們紐西蘭出來了老班長,出來了一系列的真的是紐西蘭這個隊伍會很了不起的,我覺得非常非常了不起!我覺得紐西蘭就像日本一樣,日本有007、心雨、有Peace,那絕對是高端的人物!各方面兒都是了不起的人!那麼紐西蘭就出來了他,像Bill,還有下邊兒一系列的紐西蘭的戰友。哇!這個團隊很大、幾百個人。現在他們還沒找到感覺,我覺得行動上還有點兒慢。
 
 
但是我覺得未來他們會了不起的。然後我覺得包括現在荷蘭的、德國呀、瑞士啊、還有瑞典,咱們出來的幾個很了不起的戰友,工程方面有幾個是瑞典的戰友,還有丹麥的幾個戰友很了不起。俄羅斯現在一大批出來了,瑪莎那塊很厲害,瑪莎真的是能整出大事兒來我覺得,然後我覺得在義大利這塊也會整出大事兒出來。
 
木蘭女士:義大利的?
 
郭文貴先生:義大利,嗯。然後我覺得美國中部北卡羅萊納州、南卡羅萊納州、還有一個……咱們都說美東、美西,甚至美東出來很多人,而且都還是一開始就支持爆料革命的,很了不起。我覺得這是非常非常棒的,還有我覺得挺讓人感到意外的事情,我真沒想到在臺灣、香港有很多平常不發聲的最近都站出來了,而且我覺得都是很堅定的,而且很有層次的人吧。除此之外我覺得各大院校,像英國的院校出來好多好多人。綜合講,目前支持爆料革命人數最多的,除了美國之外還是英國,還是英國最多。
 
木蘭女士:英國,哦
 
郭文貴先生:英國最多,美國排第一,英國排第二,然後是加拿大排……加拿大是人很多,但是冒出來的人不多。你像卡麗熙、草根小哥、是吧?這是絕對的戰友,咱老把他忘了。文信,現在美西的文信,呃草根小哥、卡麗熙、還有加拿大的文可,現在音樂派又出來,我們的唐萍、威廉王是吧?紐西蘭的Twins。
 
 
木蘭女士:他們都是加拿大的哦
 
郭文貴先生:他們都是加拿大的,你看看唐萍、威廉王這幾首歌,四首歌整大發了,整大發了!
 
木蘭女士:嗯!特別棒,對
 
郭文貴先生:整大發了,特別棒!越聽越棒。然後呢我覺得像瑞士、瑞典、丹麥、荷蘭、過去這些國家(只有)幾個戰友,現在都是一批一批的出來、非常非常多。你想想吧,你看我手機你是知道的,我回復手機(資訊)回的大概是60萬條,你看木蘭,那個來了60萬條、60萬條啊,你想想多少戰友啊,你想想。你想想多少戰友?另外一個我覺得國內現在變化最大的,我覺得是軍隊、還有知識份子、還有演繹界是變化最大的,這些戰友跟我聯繫當中,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人。
 
木蘭女士:哇!
 
 
郭文貴先生:跟你說確實是都很堅定,我覺得這次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的影響超出了我們的想像。
 
木蘭女士:嗯!特別大!
 
郭文貴先生:超出了我們的想像,(影響)特別的大
 
木蘭女士:你看那個新聞基本上都是報導他們的——郝海東和葉釗穎。
 
郭文貴先生:因為他倆很關鍵,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人比較乾淨你知道嗎?我今天一大早上聽到的資訊,把我氣的半死。這專案組的就說郝海東先生想當體協副主席沒當上,所以說懷恨在心,然後呢又說和葉釗穎兩個人……你說這共產黨它有沒有點臉?你說啊?
 
 
木蘭女士:都是瞎編亂造
 
郭文貴先生:你說郝海東沒當副主席就反你,那和你殺人、在香港殺人和“六四”殺人,和你現在搶劫人家財產,姦淫人家閨女、媽媽,把人家奸殺了,跟這有關係嗎?當年我一出來“郭文貴是強姦犯、郭文貴是騙子……”我是騙子、我是強姦犯,跟你殺人有關係嗎?你這個流氓王八蛋共產黨!跑到一個戰友家裡面跟他爸他媽說,郝海東和葉釗穎就是懷恨在心對黨,就是什麼沒當上體協副主席,這放狗屁的!
 
他當不當副主席?你給他,他當不當啊?那不可能的,郝海東昨天還是英雄,今天就成了狗熊?這王八蛋共產黨!再一個郝海東當不當副主席,我就納了悶了,跟你共產黨作惡有關係嗎?郝海東和葉釗穎倆人想不想這些,和你在香港殺人、威脅臺灣、製造冠狀病毒、搶奪私人財產、姦淫輪奸一家人給殺害有關係嗎?你這王八蛋的東西,這點理都說不出來!我……氣死我了!一大早的。你說這是人話嗎?還竟然中國老百姓也信,這老百姓就不長個腦子。郝海東和葉釗穎出來反你們了,現在已經是壞人了。那為啥幾天前還是好人呢?那為啥他倆是壞人跟你們殺人有關係嗎,這個常識有沒有啊?我們中國人不知道咋了就缺這根筋了,你知道了嘛。
 
我的一個遠房親戚,當時專案組跟他談話:“你看郭文貴吧,這個人是個天才,給國家也不少納稅。這個人還是愛國的,我們很相信。但是這個人現在被美國利用,現在打著什麼旗幟,現在跟我們國家作對,給我們黨做對、和人民作對。這個郭文貴已經是我們的敵人了,你要認清立場”。然後說,現在郭文貴已經不是過去郭文貴了,你心中要有個數。
 
後來,哎我們這兩個親戚跟我說:“文貴呀,過去你是好人,現在不要上人家當,現在要跟黨和國家作對是不對的”。我就問他兩句話,我說郭文貴什麼原因從他嘴裡說出來我愛國,我是好人我納稅、我是個天才,為啥突然間變成壞人了呢,你能不能想想這個問題呀?就算他說的是真的,我咋就變成壞人了呢,我為啥變成壞人了呢?
 
 
另外一個我想問問你,我八弟的死、我娘的死,我的財產他就給弄走1000多億、1,000多億美元的資產。我說這跟我變壞人有沒有關係呢?他不吱聲了,我說為啥他說的都是真的,我們說一句話都是假的?我說只要你反共產黨,你就是強姦犯;只要你反共產黨,你就是騙子;只要你反共產黨,你就是壞人。我反共我沒反中啊,我反中共我也沒有反中國人啊。
 
這把人家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昨天到某個戰友家說,郝海東現在已經是被當上什麼體協副主席。我的天呐,哎呀我又要罵人了,他大爺的、這幫爛人。這個世界真的很荒唐,真的很荒唐,我們中國人連起碼的辨別是非的能力都沒有,太可怕了。
 
好了戰友們,咱們今天就試試這個,今天就不在這兒影響大家時間了。澳大利亞、國內大家該睡覺。今天沒有什麼,重點先不直播。過兩天再開始準備準備,再幹點大事兒。這兩天咱們大家都調整調整、調整調整,一切都已經開始。現在一起為全世界人民中國人民,香港,臺灣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感謝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