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 DataBase
     
  

郭文貴 20200405_1



郭文貴 20200405_1

內容簡介:
郭文貴先生:路德先生。第一次在GTV跟你見面,不容易啊。
路德先生:太好了,太好了!
郭文貴先生:不過我覺得看你在GTV是生活中的你,在你那個電視上看不是,你在YouTube上,真的。你愛打燈光打得倍兒亮倍兒亮的根本不像你,這才是你呢,我覺得。
路德先生:美顏效果是吧?
郭文貴先生:太棒了!這個不是叫美顏效果,嚴格講這是增加對比度。你看我現在這個顏色,現在你知道你現在你那個屋燈開著呢,我可以保證你燈開著呢。
路德先生:是,開著,對啊。
郭文貴先生:你看,開著對吧。你燈調暗一點,你看我這沒有燈。你看,就這樣你看,啥也沒有。
路德先生:我把它關掉啊。郭文貴先生:對啦,你看,你就是你,生活中你多健壯,多帥啊。這才叫路德嘛,對不對呀。你這個樣子,就路德是個很文靜的人,你看你看,這多好看啊,是不是?皮膚又好我都想摸,你看這男的我都不好意思。
路德先生:剛才在做菜呢,知道吧。
郭文貴先生:是嘛!你哪天你上網我給你講,你看啊,你看我現在,我看咱們戰友留言。你看,你看,都說你搶我風頭。這就說明你原來看你不一樣,你看著沒有。你看,剛睡起來,白白的又直播了白白的。對啊,你看你皮膚又好,白白的。你特喜歡那種電視效果,把你打的哇亮哇亮的,而且關鍵他沒有生機。這是為啥我跟咱這團隊第一天討論建造這GTV的時候,我說我要幾個問題,一定是,你看啥也不用,就一個手機就直播了。1加2加3,全世界沒有,加4都可以呀,對不對啊。這個我說是核心。第二個我說我要讓人看著你自己很舒服,是真實的自己。人有疲勞的時候,人有生氣的時候,但是你要回看你視頻的時候感覺很享受。你看你現在你,你現在那個眼睛和嘴,你看你自己這是你真實的路德。你那個電視上不是,雖然你把你自己擠在這兒了,他不真實。你看你那個肩寬,還有你頸還有你整個脖子,整個臉部,這真是你自己,雕塑感很強的男人嘛。
路德先生:是啊是啊,效果太好了。
郭文貴先生:哇,真是好看,真好看。我從這看的就是你自己,特別好。這老江下載下來沒有啊,老江。
路德先生:老江他是安卓的手機,他不是蘋果手機。所以沒有安卓的版本,用不了。
郭文貴先生:對,咱不搞安卓版本。因為咱現在安卓這版本,國內就讓那PC、手機版看就可以了。
路德先生:對,安卓不安全。
郭文貴先生:安卓不安全。因為一有安卓了,咱們駭客擋不住了啊。而且關鍵我們不想國內戰友看留痕跡。你隨便找個電腦,拿個電視打開都可以啊,點GTV就進去了,隨時可以看。基本上我可以告訴你,在國內什麼電腦現在都可以看。有些技術上咱們不敢說,咱們未來會讓大家,哎!突然發現沒有防火牆了,這就是GTV的核心秘密啊。連咱們團隊都不知道為啥沒有防火牆,只有我知道。這老江,只用老人機。真好真好,這個效果真好。聲音你看誰也不用OBS,你用什麼OBS啊,路德先生啥也不用了吧,是吧?天天你看那垃圾莊烈宏老跟你顯擺,我是搞音訊的。你大爺的,你搞個P音訊, 你這個騙子,那個不要臉的東西。每次都跟我說,路德的音響都太差啦,如何如何。給我發了很多這種資訊,我都從來沒有給他回。
老江開直播我去打賞買手機,叫愛戰友。中啊中啊中啊,記住啦愛戰友啊,記住啦,你打賞啊。
我剛才我們有戰友分析了所有的這幾個,Inty已經是零了,廣告費。莊烈巨集也零了,曾宏也是零了。但是呢,自己買的訂閱量“嘩”的上去了,但是整個觀看量92.8%沒了。真慘呢,還再那弄個擀麵杖子裝呢,多可怕呀。
路德先生:這是肯定是,是吧。
郭文貴先生:對啊,他把你那個發給我。你那個就是特別的,你看著沒有?就是你那個是完全自然的,一點假也沒有,就那個曲線完全自然的。廣告費是36點,360K,哇塞!就一個頻道。你發大財了,你得捐多50%我告訴你路德先生,你別小氣。
路德先生:360K,是多長時間的啊?
郭文貴先生:我看是一個頻道一年是365K嘛,然後另外一個好像一個月最高180K啊。
路德先生:180K。
郭文貴先生:嗯,18萬啊!
路德先生:一個月啊?不可能,一年吧?
郭文貴先生:你看看,有一個是一年,一個是…我一會在這個手機裡邊呢。一年一個是一個頻道360K的。一個是就是你一個頻道就可以值180K的,一個月啊。
路德先生:不不不,一個月不可能。他肯定是算的…最高一個月?就是最高一個月就是六萬多嘛,但是也就一兩次。
郭文貴先生:哈哈哈哈,所以你要當特務去,兩招我跟你說你就完了。我這一詐你,哈哈哈哈。戰友們,你看路德能行嗎,你看著我這跟這個真正間諜交過手的人,一蒙你,“啪”!哈哈哈,八秒鐘也沒撐住,八秒鐘,路八秒。立馬就交代實情,六萬美金。你說你也太禁不得我這,你這,哎呀,跟安全部打交道三下就把你給搞定了,那還行嗎,你不成路一秒了嘛。我說路八秒,戰友們都知道了啊,六萬美元啊,六萬美元。那你一年也七十萬美元呢。
路德先生:沒有沒有,不可能不可能,最多就一個月。只有,它這個YouTube它是這樣,只有在耶誕節之前的那個月是最高的,別的是很低的。為什麼,就是在那個叫什麼節啊,感恩節,全都做廣告所以就那個。一過了那個,呱一下,就三分之一,最多三分之一,知道吧?郭文貴先生:路德先生我敢跟你打個賭,就你這個節目,咱們GTV開始以後,我給你打賭,我今天當戰友面。咱倆絕對,向上天發誓咱兩拿咱倆一切生命,從來沒有談過這個話題。我今天給你談,GTV如果你在這,三個月以後你一個月絕對GTV給你拿20萬美元。你敢不敢跟我打賭,你敢不敢跟我打賭,你要拿到20萬美元以後,你說50%捐給法治基金,你敢不敢跟我打賭?
路德先生:肯定啊。好啊好啊好啊。
郭文貴先生:但是我們說這樣啊,而且保證不任何傾斜的。你知道為什麼嗎,我跟你說過。這就是我們中國人有很大的被共產黨已經給洗腦以後的,就是把那個功能啊,很多都給剪了的,保險絲。我跟你說過很多次,YouTube的工程師給我說過N遍。他說路德的節目他說一個零到倆零也不止,關注路德給幹掉了,他說這是一個。第二個廣告費,他說他拿到的大概是個零頭。這是讓我激發搞GTV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因為我不拿廣告費,我沒有參考標準你知道嗎?就是在八個月以前,這個人來應聘的時候,是一個咱們香港的華人啊,不是咱大陸的。他說郭先生我要告訴你一個最簡單例子,就是路德的廣告和路德的關注。當時我說這個不可能啊,它怎麼改啊?他說我們就把它去掉一個零,我們的廣告費也就是多拿來倆零。我們就是把他幹掉一個零,我們廣告費可能拿倆個零還多。我說這天下沒公理了。他說它就是這樣的,你查不了的,你沒法查的。他說你去看路德廣告節目的,我們給他打完廣告,或者廣告收入後面給他改成黃點,他一分也拿不著。黃點給他變綠點,他說這一個廣告可能就差一千美金,八百美金。
路德先生:對對對對,是的是的,絕對差了一千、八百美金。
郭文貴先生:當時戰友給我說完以後,我懵了。我說這個天下在美國還那麼黑呀!他說你還不知道,我們還有其它,我們的工程師幹完這事吧!就是公司沒讓我們幹,人家說YouTube沒人給我們這麼說。我們叫公司知道你看你多收錢了,但是工程師收了額外一份錢,就是吳征這幫王八蛋藍金黃私下給錢了。就是你把路德給我黑掉一個零、黑掉倆零,我給你幾個零的錢,這就是可怕的。
這個人兩次辭職沒有來到咱GTV,就是原因YouTube知道,這小子走了就麻煩了。給他連續漲了三次工資而且叫他簽下一份協議,兩年內不允許離開YouTube。兩年內不允許,我這是公開。我對YouTube說話是要負責任的,兩年內不讓他離開YouTube。就是知道咱們這兩年爆料革命,你知道嗎?
路德先生:對。
郭文貴先生:這是很誇張的事情啊!所以為啥我說,我給你打賭,你的廣告費,我問過他,我不是懵你的。我說路德先生的廣告費大概多少錢?第一次說,他大概4萬到5萬之間,最早之前是1萬5到1萬8。後來是我見你在紐約,我問你,我說路德先生,你的廣告費是多少錢?你說高了說1萬8,有時候2萬。那個時候我給你說大概3萬5到4萬。
頭一段時間的時候,這光啊!我家這農場牛啊、馬啊,一堆一堆的。當第三次給我說的時候,他說路德這個不得了了,他說,他一個月18萬到20萬。我說他不可能,他最多拿到4萬美元,他給我說了,我特相信路德。我給你直播開玩笑,你糊弄我,我知道你說的是實話。但是他給我說句話,他說你知道嘛!他的資料和廣告都沒上來呢!他說而且我們現在接到的命令是不能讓路德拿足廣告費。
路德先生:是啊!這個黃點,你看上個月就全部黃點,“啪”一下就只有三分之一。點擊率比上上個月要高好多好多,但是整個只有三分之一,就是這樣的。
郭文貴先生:這事我們必須解決,我們不能讓我們的戰友拿著命在救人。路德,我真不知道怎麼誇你?你救了多少人呐!我這、你看我一個也沒給你轉過,我真沒法轉。我手機在那擺著呢!未來你拿到我手機,你就擱你前面直播,你別老掛你直播,那留言你看看,留言當中感謝路德的,說你一定要代表我感謝路德,我們救了人。因為跟我很多連絡人是不可能跟你聯繫的,因為我們是另外一套系統。很多人、因為能上網、翻牆的大多數不是老百姓。這些官員的身邊的人都說了以後,都救了,賺大錢了,然後這個救太多人了。
路德先生:這不是我救的,這是文貴先生。
郭文貴先生:不不不,爆料革命,路德先生。
路德先生:不是我救的,文貴先生的爆料革命、爆料革命。
郭文貴先生:現在看你的視頻多好看,現在你這麼說我救特別覺得你更美了。
路德先生:爆料革命的戰友。
郭文貴先生:說實話存糧,包括疫情。路德先生你是、已經是做出十次佛祖了。真的是,不是開玩笑的啊!爆料革命,這絕對是、你是最大的功臣。
路德先生:沒有。別人就覺得信任我,就通過我說出來而已。
郭文貴先生:第二是SARA,第三是木蘭。
路德先生:我說,沒有文貴先生…
郭文貴先生:但是不公平在哪,路德先生。這個世界上就是還有人黑你,這是很不公平的。
路德先生:這個主要是爆料革命的戰友真的,沒有這個,我經常跟小蔡這樣說嘛!我說如果沒有文貴先生17年站出來,咱們現在可能,是不是啊!說不定都感染了都有可能,這是肯定的,概率很高啊!你必須得去上班吧!你上班萬一有那個,我們現在還可以靠這個做節目,還可以有點生活費。你看多感謝文貴先生啊!小蔡說就是,我說真的是。
郭文貴先生:感謝爆料革命,不用感謝我。
路德先生:對。如果不是你,誰看我們。
郭文貴先生:關鍵在於你在西部已經完了,你要在西部已經完了。
路德先生:文貴先生,如果不是您,誰去看YouTube?我那天做節目專門說了,無論砸郭的還是說挺郭的,他們都得感謝您。如果沒有您,說白了只有英文的市場,根本沒有中文的市場,也沒有什麼誰去看這個。包括砸郭的,什麼明鏡啊!不可能,是不是!你現在流量,包括我說什麼,無論文昭啊!以前有誰看,根本沒人看。
我這15年到美國,我都不看YouTube。是不是!後來您出來了,所有人都看YouTube,這才有流量。你說是不是?最基本的,是吧!最基本的,這絕對是最基本的。不說、還別說別的了,是不是?如果沒有您這個爆料革命,很多人、誰會通過這裡給我,告訴咱們這個資訊說這個疫情。如果沒有這個情報,那美國現在估計街上都死了到處多少人了,那咱們估計都感染了,這絕對、這概率很大的。
郭文貴先生:非常大。在你家周圍現在就將近幾千例了,不是開玩笑的。
路德先生:對、對,這裡是最慘的。這個旁邊諾瓦克、斯坦福,然後這紐約州是最慘的,你想想是不是!
郭文貴先生:咱們一個戰友就是青煙嫋嫋隊,青煙嫋嫋隊,頭一段跟我說話。他說我告訴你,我老丈母娘說:她說女婿呀!當時娶我女兒,我是真不高興。因為他屬於農村到了部隊當了兵,取了一個等於是說人家是官二代吧。
這個官家的閨女,人家也是跟我老岳父、岳母不願意一樣,當年和我太太結婚。說當時我是真不待見你啊!她說有兩件事,你幹得讓我覺得你這個女婿,我女兒選對了。第一個事情,她說了不得的事情就是你去學了德文和英文、學了德文和英文,她說讓我們瞭解了更多的世界。
另外一個就是這次,她說這次爆料革命還有路德讓咱們這些孩子家人,咱們大家躲過這場災難。因為是什麼?他們家投了很多股票,投了很多東西。就聽咱們爆料革命,你知道嗎?毅然的,那女婿說:你們別相信我,你們看看路德節目,看看爆料革命的節目。你們把這個趕快賣了、賣了,他是最早時候賣的、出場。賣完以後人家就很容易換成美金了。那現在、那是真金白銀了。那你想啥呢!那是。那他那都不是幾百萬事了,最起碼那都是幾千萬的事了。是吧!
所以這個戰友說:我現在幹啥,我岳母不吱聲,裝作看不見,她也不會說支持我,你去幹青煙嫋嫋去,是吧!咱不能說那麼細。所以說那天,因為最早告訴我,安排已經下來了,去那就青煙嫋嫋了。他說很有可能啊!各種資訊,這就是最近為什麼北京一系列的軍事行動。他們都害怕互相猜忌,越相信的,他越不相信。所以說青煙嫋嫋隨時可能發生。
這個是昨天、不是、前天我到、我在前天,他給我說過,郭先生你敢不敢,你賭個大的,我說賭什麼?他說6月4號絕對共產黨沒了,你敢不敢賭?我說,我一生不賭。
路德先生:對
郭文貴先生:他說,你敢開場子賭,我把我全部身家性命,全壓你身上。他說你得賭個大的,一比一個億的,我都敢跟你賭。我給你路德先生,咱倆最早給你說,咱們要搞那個政治賭博資訊情報市場,我給你說,我說這事大著呢!媒體平臺,對吧!咱現在正逐步地在建立。
現在我、我真是,我說實在話,我最敢說6月4號是沒有共產黨。我敢賭,誰敢賭?如果欺民賊真有種,哪個王八蛋你拿錢,你拿一我賭你十,我拿十塊,誰敢舉手?一說拿錢,那真是比要他、真是比要他挖他祖墳都可怕。
這就是路德先生,我告訴你,你和節目的積累和信用,讓國內多少戰友看到了我們,我們是說真話,我們是幹真事。我們說的事真的發生,糧食現在是最搶手比黃金厲害。那存黃金有屁用,你能吃黃金去嗎?在二戰的時候,黃金最後沒有用的。窮人的黃金是殺命的東西,叫殺命金。為什麼?我有黃金,我是王岐山,那我是換東西。你路德有黃金,那你不找死嗎?殺了你全家。
路德先生:對
郭文貴先生:你不完了嗎?
路德先生:是啊!
郭文貴先生:窮人持有黃金叫殺命金,有戰事的叫殺命金。所以說這個事情,但是糧食多重要,沒糧食不就死了嘛!是不是!所以說你讓大家存糧食,這是很了不起的事。
路德先生:對。
郭文貴先生:這是大功德,我告訴你路德先生,你到曼哈頓,你使勁呼吸,舔那些醫院東西,你都不會染上病,因為你積德了。你看那個傑森,剛剛他們的秘書,我這跟雁平都認識20幾年了。他那個秘書就是當年跟我一起,第一次見達賴喇嘛的英國MI6的,M6的相當漂亮的女行政長官。
路德先生:你說過。
郭文貴先生:我給你說過,我跟你說過這事,你記得。我的好朋友,現在跟那個誰、傑森工作,剛才給我打電話說。
郭文貴先生:我的好朋友,現在跟傑森工作,剛才給我打電話說,傑森,他說昨天下午跟我說的時候,他說傑森懸了,我說你別在那兒胡說,這是哥們,咱可不需要他懸了,剛才發資訊說他真懸了,為什麼,他說Miles。
路德先生:去醫院嗎是不是。
郭文貴先生:很嚴重,昨天下午就很嚴重了。
路德先生:他怎麼不吃羥氯喹呀啊?
郭文貴先生:你以為氫氯喹100%管用啊。
路德先生:不是,他不信,很多人現在不信,很多人不信這是很悲哀的。
郭文貴先生:很悲哀,我從另外一個角度,我說這是我哥們,我希望他好,但是我說你要告訴他,他這一生中犯了兩個錯誤:他絕對不該相信共產黨,第二,他不要和共產黨在香港問題上他做交易,香港多少人命,那些孩子在天上等著呢,在地上打不過你黑警打不過你共產黨,你以為他的靈魂就被收走了?我絕對不相信,路德先生,你也修過佛學修過道教,我絕不相信,我認為那些孩子都在天上等著呢,都得把這些出賣香港的人都得給收走,我認為。所以我說雖然是老朋友,但是這話不好聽,哎Miles這話我現在不給他說,以後跟他說。所以你積德了,積德這病就遠離你了,這回你要看著啊,未來發生的,現在真的都沒開始呢路德先生,都沒開始呢,雖然你爆了料,你不知道這裡邊真正的真相,只有我知道,這嚴重著呢。
路德先生:這一切所有的其實都是文貴先生爆料革命啊,文貴先生積德,咱們只是一個小喇叭把它說出來而已,真的,別的沒了。
郭文貴先生:不是,咱真是同修啊,咱是雙修、多修,真是同修,這裡邊沒高低路德先生,你看我們戰友有的根本不知道名字,人家在寫東西啊,人家在翻譯啊,在後臺,我告訴你這都是一樣的功德,最後誰救了蒼生啊,誰拯救了世界啊,摩西渡過紅海以後,你說摩西代表誰啊,沒有人說摩西偉大,是上天的偉大,這個一定記住,是這個事情回到耶路撒冷,他不是說哪個人的偉大,是執行神的旨意啊。你我還有咱的所有戰友們每個人都一樣的功德,真的。這個誰也別謙虛,誰也別想裝大頭,也裝不了。這我們大家誰真心了,誰跟了,都是一樣的。這按照佛家說的一念一菩提,何況大家跟了三年了,多少菩提心啊,發的都是菩提心。都是救天下眾生,都是利他之心,當然都一樣了。
路德先生:是啊,所以現在這個,您這爆料革命不但救了這個,還救了川普總統啊,可以說是,絕對救了川普總統,是不是啊,川普總統如果當時不是因為聽那個決定1月31號要封關的話那估計現在結束了。是不是?
郭文貴先生:咱現在可以說沒有我們爆料革命他絕對不會做這行動的,這是肯定的,我們可以今天,第一次在你這兒跟你說,絕對的,未來歷史會證明。接下來,路德先生,打破腦袋你都不會相信,接下來川普總統會有什麼樣的決定。你想像不到。比你想像的,你現在可以盡情的說,我可以告訴你,你都想不到。
路德先生:你像那個1月23號我們那天開法治基金會議,班農先生就一直,那時候他沒這概念,對疫情沒概念是不是,那天,然後你搞了個直播然後給他們一個很強的概念就是一定是中共造的這個疫情是吧,造的這個病毒。這個很關鍵啊,太關鍵了,如果沒有這個。你像中共當時宣傳的就沒事,才幾百例,一千例,沒啥事兒,川普總統如果按照中共,聽信中共的,估計就是詹森的下場了,是不是。
郭文貴先生:當然了,你看,路德先生我可以告訴你,頭四次你講,我一次沒吱聲,我就後來在一次早上回答咱戰友留言的時候說了句,我說共產黨有這能力嗎,有這能力,想不想,想,它敢不敢,我說我沒證據,我是第一次回應這個。但是你看一看,等哪一天班農先生說出來,包括美國政府,你看我們把你之前,第一次說起,四次的東西全部報告上去。第一次沒人理我們,第二次有人說哎,打個電話吧,第三次的時候,這事兒我們得見個面啊,到第四次的時候,唉呀,我們的情報發現這個事兒好像有可能,才重視了。晚了,已經晚了。
所以我到馬阿拉歌的時候,我那天晚上跟他們幾個見面的時候,他們還在那塊兒還,我說你們幾個人都別在這兒裝了,我說你們面臨著生死大劫,大家全傻了,哎你說什麼呢?我說你們面臨著生死大劫,我再說一遍,你隨時就這樣了,包括你們的家人。哎,Miles你什麼意思啊,這時候他們才真的,我說我告訴你這不是病毒,這個是武器,這是戰爭,然後他們趴著耳朵說兩句,等等等等,出去了,說,我們到隔壁屋談這個,我說這已經不需要隔壁了,就在這兒就可以談,對著攝像機都可以談,沒問題的,那天他傻眼了,所以說,哎今天你得參加這個會,我說我這有會要參加,明天我再說。
最後他說,文貴,你們那個路德訪談哪兒來的情報,我說我們戰友啊,我說你讓路德站在攝像機前他能編出這些話出來嗎?我說中國共產黨他能配合他整幾個人上醫院去嗎?我說這個裡邊,這八個醫生的前邊不是這個,有一個叫郭德銀的,石正麗的,這都是你美國人培養出來的東西。這是我們的戰友給路德爆的料,你們的所謂的嚴肅媒體,官方媒體不給說,我說路德先生就冒著生命危險就給爆了,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啊。所以說這個很多事實啊,路德先生現在有時候你不能用荒唐荒謬來說我們發生的事兒,每時每刻都在比荒唐還荒唐的事兒發生。所以說你這個偉大你知道,路德先生我真不給你開玩笑,這都是天意,如果有一天你不相信天意的時候,我跟你保證你很快完蛋。這跟你我沒半毛錢關係,我發自良心的,我向上天說,這你我絕對有一種力量在推動我們幹這事兒,我們相信上天,相信這個使命給了我們這個機會。
咱倆腦袋大?咱倆長的好看?比咱好看腦袋大的人多了去了,是吧,習近平比你腦袋大,對不對,孫力軍腦袋也很大,對不對啊,他是壞人,我們是好人,我們有上天的使命。這就是,你看看,你爆的,羥氯喹,阿奇黴素,存糧食,然後八個,李文亮,還有實驗室出來的東西,你說這些東西那能蒙出來嗎?上天讓你幹這事兒呢,你一定要相信這是上天的使命。
路德:對,絕對的啊,我現在想起那個1月23凱爾巴斯啊,他們當時都不相信。
郭文貴先生:凱爾巴斯出來跟我說,Miles,你這幾個哥們靠不靠譜啊,你記得他問那個Sara,在桌子上,你啥背景啊,人家一個一個說,輪著說,Sara很緊張,然後輪到你,我替你說,我替Sara說,然後她老看我,凱爾巴斯他是個,他是跟你一樣是理工男你知道嗎。他是學經濟的,啥,資料,背景,邏輯,他玩這個的,班農是個政治家,他是一個哲學性的,啊天空海南,天馬行空,但是很嚴謹,班農是你要不跟我說這事兒,你不給我說清楚這事兒我是不跟你講的,他是這麼個人。這個人是理工男,這倆主席是美國人鮮有的,絕對不是大嘴巴,絕對不亂說,你有感覺沒有。
路德先生:當時好像覺得我們在這裡好像為了滅共然後完全編造事實的感覺,編故事是不是啊。
郭文貴先生:你在那塊兒直播那天底下老踢我腳,踹我一腳踹我一腳,他老踹我他倆,就覺得路德這傢伙一本正經的在那塊兒,我最近我一跟他們通視頻我就說,你還記得跟路德Sara我們那天開完董事會直播嗎?我說你們老踹我腳,當時,哎,別說了,別說了。昨天這個福克斯採訪,採訪班農,昨天晚上跟我說,明天十點鐘採訪,他說關於中共早在1月份就買光了所有的西方的口罩、洗滌劑,甚至買了,今天沒講到呢,上百套最先進的口罩機。
他說關於中共早在一月份就買光了所有的西方的口罩、洗滌液,甚至今天沒講到的,買了上百套最先進的口罩機。還有一個,口罩那個哢嘰布,布的布罩機,還有原料。他說“這事大了”,班農給我說。我說:“我告訴你,明天有兩件事你一定要說。”
我說:“班農先生啊,第一條。他要把這所有責任推給中國人的時候,你得義正辭嚴給他說,不可以。這不是中國人,是共產黨幹的。還要強調這事共產黨病毒,不是中國人病毒;第二條。你一定要……的一件事情。這個事情,美國才能解決。滅不了共產黨。我告訴你,沒有冠狀病毒,會有漢坦病毒,還有  one、  two、  three。”
我說:“你知道嗎?共產黨這個病毒是叫母病毒,它會下崽,還會懷孕。你要不把這個母病毒的控制者抓住,這個冠狀病毒你解決了。它還會繼續懷孕、繼續下崽。”他說:“哎呦miles,你說這個好啊。”
結果今天一上去,他不知道採訪是啥,他們提前也沒告訴他,他傻眼了。你看那採訪前面都啥人物?朱利安尼、美國司法部長、叭叭都這人。呱唧,聊到班農這來了。這是讓班農跟著說呢。你看人家瑪莎,說著說著紙都摔桌子上了,都發脾氣了。班農:“哎,拜託,拜託。這不是中國人幹的,中國人勤勞、勇敢、智慧。共產黨幹的,都是共產黨幹的。我們要感謝中國人,找共產黨算帳。”你看這多危險啊!他堅信了。如果沒有咱天天的。說到這,你知道麼,路德先生。我生你氣,你知道嗎?你越來越不提GNews,越來越不提法治基金、法治社會。你是董事啊。
我跟你說,咱今天當著這視頻說,路德先生。我們很多戰友捐了20美金也好、30美金也好,現在大概已經受捐到了800萬了,收到的啊。事實捐款將近48億美元。我告訴你,沒有你們這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你和Sara,還有木蘭你們這董事。我告訴你,班農不可能在紐約工作。他不可能天天跟你、我,這一天24小時在一起。他不可能那麼早讓你、我、咱們這些人,耳濡目染的 “共產黨不等同于中國,中國人不等同于共產黨。” 這三個羅圈關係。
今天能講出這些話,是我們這過去一兩年,每天的結果,還有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每個人捐款的結果。
你知道你一定要每次節目,你可以不提啥,你要提爆料革命,你要提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捐款者。你說你們,所有看到這些美國的保護中國人的聲音,還有這些政客,包括香港的這些孩子都要感謝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因為替香港發聲的也是這些人。就是同一撥人嘛,沒有別人替我們發聲了。都是跟我們有這些關係的人。這些人,你比如說我給人家這些錢是犯罪、犯法呀。法治基金、法治社會,你知道那些專案,不能說的那個,你知道、你們開會的那些專案,都在背後推動著所有的人在往前走啊。
所有才有今天突然間,班農就把原來採訪的主要問題都打斷了。“你不能這麼說,這跟中國人沒關係。”今天班農下來節目就給我說Miles,他說把我嚇壞了。他說當時叫我說的兩個問題,讓美國拉警報的事,我都把它給忘了。他說因為什麼,突然間瑪莎說的那麼嚴重。他說如果我在節目中我不吱聲,他說美國人就憤怒了。對呀,死那麼多人,你把口罩全弄走了。你把這來威脅美國?那美國人就覺得中國人有問題啊。
所以你看到很簡單的事,很大。你再往回看Inty這個王八蛋,這個Inty這個心太陰了!如果按照Inty那個路子走下去,我告訴你這兩周發生什麼事。我給你百分之百肯定,全世界將大面積開始,將有反華、將有種族屠殺,只是程度而已。你信不信?
路德先生:絕對的,肯定的。這個趨勢就是他們在這裡火上澆油嘛,是吧。
郭文貴先生:他們不是想滅你路德那幾萬、十萬的公告費。他是讓你說真話的聲音,給你掐死。掐死一個說真話的聲音,他想幹啥你知道嗎?他也不是僅僅為你那點錢,他想說假話,讓別人相信他說的是真話。可別把這些事看簡單了。他想掐死路德,是因為你說的是真話,我說的是假話。我把你掐死了,我的假話就變成真話了。它的危害性在這呢。
路德先生:現在寵物要小心呀。在香港有寵物狗和寵物貓。
郭文貴先生:是嗎,咱這也不出去,不出去應該沒事吧。
路德先生:不是,寵物亂舔啊,亂那個。這個要注意點,注意點。 能看到我嗎?
郭文貴先生:三人、三人。路德先生,你現在看到你的是一半是嗎?
路德先生:對的,我的是一半,大的。
郭文貴先生:你看是一半,是嗎?
路德先生:對的,是一半。Sara呢?
Sara女士:我這邊是三個畫面。一個我,兩個你們,每人一個框。
路德先生:我看到我是一個大的,你倆是小的。
郭文貴先生:Sara是長頭髮。我給你講,Sara的頭髮太好看了,一頭秀髮呀。我們山東老家叫喜歡女人,不說喜歡女人,叫喜歡長頭髮,知道吧。你不知道這個?我爹和我娘一吵架,我娘就說我爹“你就是喜歡長頭髮。”
路德先生:Sara,你們那裡有多少例了?
Sara女士:我們這個城市,從昨天到現在長了46,我的天啊。
路德先生:總共多少
Sara女士:326,我們城市啊。
路德先生:那快接近爆發了。
郭文貴先生:三個人,你發現了嗎,聲音就髮卡了,路德先生。
路德先生:對,有點卡。
郭文貴先生:三個人的時候就髮卡了。
Sara女士:372個
郭文貴先生:Sara,你要說說這個法治基金、法治社會,你們最近老不提了。你們真得感謝。你很好,這三屏,你看,你看。
路德先生:為什麼我是大屏?
Sara女士:因為你塊頭大。
郭文貴先生:咱這個軟體欺負人,對啊,自動識別,誰塊頭大給誰大屏。
路德先生:自動識別誰體重高,智慧識別。
郭文貴先生:吃虧了。還可以戴一個帽子直播。美國員警——男朋友是不是就喜歡你一頭長髮呀?
Sara女士:我,不談私事好不好。哎呦,我的天啊。
路德先生:他們有的看到說是文貴先生大啊。亨利小哥說是文貴先生大,他這裡看到的。
Sara女士:那就是每人不一樣。對的,我看到截屏是郭先生最大。
郭文貴先生:我告訴你,路德先生,你知道這個軟體厲害在哪嗎?這個軟體的厲害就在這。它自動識別的能力特別特別的強。你看這個,特別的好啊。
Sara女士:我這裡回饋呀,我這裡只看到郭先生和路德,然後有人只看到郭先生和Sara,說明這裡面小明在不在?你應該收集一下。不一樣。
路德先生:佈局的,佈局它是隨意的。
Sara女士:我的電腦上就你們倆。
路德先生:你電腦上沒有你嗎?
Sara女士:沒有。
路德先生:我這裡是我的最大,你們倆是小一點。
Sara女士:這個真挺好。
路德先生:這個確實不錯。
Sara女士:有沒有人加進來?哎…怎麼就只有兩個啦?看看…
路德先生:怎麼就只有兩個啦?咋回事啊?
Sara女士:是啊,所以這個需要調試。
路德先生:現在有點卡,三個人有點卡,文貴先生說話有點卡。
Sara女士:為什麼我沒有啊?
路德先生:對,它那裡推流同時直播,推流然後又同時連線可能就有點卡,好像我聽Sara一點問題都沒有,Sara,我聽你的一點問題都沒有。
Sara女士:我沒有,非常好,郭先生那邊是直播出去,而且他資訊特別多。
路德先生:他那邊直播出去。
Sara女士:對,有了這個機器隨時可以拉進來…
郭文貴先生:這個真的是太厲害了,我這卡啊,我估計我這有問題。
Sara女士:可能是那邊網路問題。
路德先生:聽不到。
Sara女士:大家回饋是郭先生卡,路德跟Sara不卡。
路德先生:現在是文貴先生卡。
Sara:女士:嗯……
郭文貴先生:肯定是我的卡了,我要連一個什麼……
Sara女士:上一次好像不卡呀,對,我們現在把這個GTV弄起來的話,真的是油管什麼的都不用了。
路德先生:Sara,這個GTV美顏把你搞得太美了
Sara女士:你也搞得白白的…郭先生說他是人參娃娃,你是葫蘆娃…你看,弄得好白呢
郭文貴先生:你看現在路德的多好看,你看這電腦,看看Sara。
Sara女士:還是有點卡。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這個卡的原因應該是我們這邊信號的事,
Sara女士:大家先問問……
郭文貴先生:你看我這整個綠地,你看這個還了得嗎?我露一點你看看啊。
Sara女士:這也是很好啊,788個。
郭文貴先生:就讓你看看一個角,看到了吧?
路德先生:看到了,看到了。
郭文貴先生:800個acre,800個acre。
路德先生:看到了。
郭文貴先生:800個acre,路德先生和Sara。
路德先生:哇…這麼大。
郭文貴先生:我準備借給Sara用,她昨天的一句話讓我到現在都睡不好吃不好,說她拍過裸照,我們家農場借給你拍裸照,Sara,
路德先生:現在Sara這邊卡了,你這邊不卡,郭先生不卡,Sara卡了。
郭文貴先生:是吧?一說裸照它就卡了,Sara卡。真的有意思啊,這個真了不得,路德先生。
路德先生:現在好了。
郭文貴先生:有人說149,絕對不是,因為咱現在沒把路過的資料加上,沒有把路過的加上,咱們這個GTV現在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九十九都將是未來路過的關注度,所以說現在APP的它是很少的。
路德先生:嗯…對,499註冊的?
郭文貴先生:不,399,749個,有人看到499了,499你是用電腦版看的或者是手機版可以看到,然後電腦版看是749的。我告訴你百分之九十九現在顯示不了,全是路過觀看,我的現在19647,我的訂閱,將近兩萬了。我告訴你所有的團隊都很驚訝,我們的APP和我們的關注度是百分之四十和百分之五十線上,這哪有過?全世界,都沒有啊。
路德先生:對。
郭文貴先生:所以說這個數字是未來你和Sara,包括像現在咱們面具先生,還有小皮匠那些節目,咱們戰友的,咱們GTV要成為大家“你做得多好就應該賺多少錢”,未來的廣告商,我們現在正在商量,下一步會有的,這個可以給大家劇透一下,你像Sara那個挺郭小妹一定讓她開始做這個節目,你知道嗎?要經營起來,未來我們有打賞的,現在路德你的打賞,YouTube扣走了有百分之三十五吧,百分之四十?
路德先生:對。
郭文貴先生:蘋果,你進蘋果商店就給你扣掉百分之三十、四十。未來我們都有打賞的,有G-fashion,很嚴格,G-fashion我打賞,我直接用信用卡,我給路德打賞,買一個T恤,嘩…就給你百分之五十去了,然後關鍵是你進錢百分之五十,YouTube上是你打了折之後,你只拿百分之三十、四十。
路德先生:對。
郭文貴先生:哎?Sara現在線路不好。
路德先生:GTV按照這個發展下去明年不得了,明年一年下來,那絕對是不得了。
郭文貴先生:絕對幾千億,絕對的幾千億啊!戰友們,你們在下面留言,Sara、路德是在GTV好看?還是在YouTube好看?說實話啊,說假話要打嘴的。
路德先生:那肯定是在GTV上好看,Sara你看多好看。
郭文貴先生:你看全是GTV,Sara真的是一點不誇張,這是絕代美女啊!你看看這Sara。
路德先生:絕對的,絕對是絕代美女。
郭文貴先生:你看看都是GTV,是吧?絕代美女。路德先生我跟你說實話,咱倆時間長了,你看看Sara這美女是不是皮膚白晰、細條條的,真美啊。路德先生你看這臉特別善良,在YouTube一開始你記得嗎?你一上YouTube人家罵你,他們說一看你就不是個好人,罵你也是沒有道理,這五毛,這臉把你拍得,我一看嚇我一大跳,,這不是我在華盛頓認識的路德呀。它這個YouTube,你的攝像機把你拍得你的眼睛有點倒三角,你知道嗎?你的那個嘴角、你那個臉特別慈祥、特別天真特別單純,沒有了。就是感到你很兇悍,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偶爾你有這一面,但是不是你,這個時候才是你,我是跟你說實話。
路德先生:對對。
郭文貴先生:你看,剛才你還打燈光,老是喜歡你的燈啊,我就怕打燈光,我就對著窗戶講最好。搞設計的人都學過一課《什麼叫做“美”》,我這講過,這個就是最重要的,就像貝聿銘老師,還有好多大師都說過,李祖原大師告訴我,我說什麼叫做美,協調就是美,眼睛和嘴巴單看不一定好看,協調就是美;第二個最核心的問題,自然就是美;第三最重要的是什麼能讓我們感覺到美?只有陽光,一個蠟燭大概有上千萬種光,一個太陽幾十億萬、上萬億種光,所以說只有陽光才是最美的,你看這陽光,你看現在照著你倆的臉,把你倆真實中的,善良,你看Sara像小閨女似的,你像小男孩似的,別長得跟那些欺民賊似的,
苦大仇深的,哎呦,我是大師,我很厲害。咱不必要,就表現真實的自己。GTV這個做得太美了,真的,自然美。這Sara咋回事兒啊?……Sara應該是下線了。
路德先生:再連線看。
(斷線)
郭文貴先生:橄欖枝!你沒想到我連你吧。
橄欖枝先生:很意外,很意外,很激動!因為怕您不知道我是誰,怕以為我是特務什麼的,但我不是特務。我1月21號從香港飛紐約,我和我的牧師做了很多事情,我們一直看您的節目,牧師是中國通。太激動了!
郭文貴先生:路德先生,我隨便點了一個戰友叫橄欖枝,我就隨便加進來了。
路德先生:太好了!
橄欖枝先生:法治基金我想說一下觀點。
郭文貴先生:請請請!
橄欖枝先生:我很佩服文貴先生。法治基金我認為有三點:第一個,人在錢面前是最能體現自己的價值觀,通過法治基金把真心滅共的人聚集在一起,很多人說的很好,但是在錢上最能體現價值觀,把一些有識之士組合在一起,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法治基金能把班農先生請過來,把美國的右派組合到起來,這很難得,而且班農先生也是我們華人的保護神;第三點,我初中沒畢業,沒靠關係混到國內的投行,但是文貴先生您能抓住重點,告訴美國人你要抓住重點。……本人悟性不高,但能感受到,剛剛準備在蓋特寫這三點。
郭文貴先生:謝謝橄欖枝!路德先生你看到了嗎,這是我剛才隨意選取了一個,這就是咱們一個戰友。你聽到這個口才,這個邏輯,還有這個思想。他是發自內心講出來的,不是提前準備的,蹦一下就出來了。這才叫本質,本能,這才是我們爆料革命想要的。不需要那些王八蛋自己準備兩三天,錄播,坐在椅子上喻古論今。我最噁心的,浪費生命。這就是路德訪談牛的原因,咱講的是真的,是本能,你看看,橄欖枝,就這麼一個戰友,馬上。
路德先生,橄欖枝剛剛你說的話,就是我們在說的。很多人沒有意識到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我給你說實話,橄欖枝你說話讓我太感動了,我們今天能讓班農這些人來,他絕不是因為我郭文貴來幹這事兒,他絕對不會的,你給他100個億他也不幹這事兒。美國人錢是老大,但絕不會因為錢一切都不要,這是不可能的。這個跟咱們共產黨的本質是不一樣的。
就是因為法治社會、法治基金它有個機構,它是公益事業,它是救中國人的。卡爾巴斯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經濟界絕對未來是大佬,班農絕對是政治世界大佬,這倆人我們弄一起……你看我們選的戰友,木蘭、Sara、路德,你覺得他仨會背叛爆料革命嗎?他會罵中國人嗎,他會希望任何人去殺中國人嗎?永遠不會。所以說橄欖枝看清了本質。所以路德先生,我強烈要求你履行董事的職責,每次都要在節目中,你要像木蘭、Sara一樣,張嘴就是講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我們誰都可以說:誰要忘記咱法治基金任何捐款的人,誰都要遭天滅。
橄欖枝先生:文貴先生,我有個朋友想跟您說兩句,不要驚訝哈。這是文貴先生。
橄欖枝的朋友:你們都好嗎?我叫韋蒙恩(音),你們都在哪呐,我現在美國威斯康辛州,La Crosse,密西西比河一個小城市,離Madison不遠,我們都挺安全在這,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
郭文貴先生:先注意安全啊。
橄欖枝及朋友:你們在什麼地方?
郭文貴先生:我們現在紐約。
橄欖枝向朋友解釋:剛剛連線,它就是未來的GTV、推特、YouTube、Zoom、Facebook所有的……
橄欖枝的朋友:我希望你能看我的錄影,我在YouTube錄了好多,就是解釋,首先有英文的,我解釋中國共產黨的情況,因為我畢竟是35年在北京,我從1985年8月份在北京,我一直在北京,就最近去年的十月份我才離開北京。但是我用英語講解,我也有中文的,我中文的是講聖經。
郭文貴先生:好的,我們有時間再連線,好嗎?謝謝你!
橄欖枝的朋友:我希望你們能看我英文解釋的,好嗎?
郭文貴先生:好的,謝謝!謝謝這位戰友!
橄欖枝的朋友:有機會咱們可以……沒問題……
郭文貴先生:我剛才又把這聲音關掉了應該。橄欖枝抱歉啊!路德現在就剩咱倆了。你說說剛才你的感受。
路德先生:你看這個軟體很好,隨時想加就加,這個挺好,這個功能好,是不是?
郭文貴先生:而且準確率100%。
路德先生:這裡有個問題,就是容易加錯了,加上個五毛進來怎麼辦?
郭文貴先生:刪掉啊。剛才我是想把聲音調整一下,給刪掉了,橄欖枝抱歉啊!下次再連線。所以你看,我說路德先生,這就是厲害在哪裡呀,你就是找到五毛七毛,他能幹啥?他罵兩句又能咋滴?他也不能把你路德的小視頻放出來,放出來就放出來,又能咋滴?
路德先生:我的意思是說,在裡面做個標記,比如說有個勾,什麼VIP什麼的。你知道那個可以點的,這樣好。
郭文貴先生:原來設計的,就是說,你加了好友我才能要你,但是我說不要,我說我搜誰,我連點誰就是誰,我認為這樣更加能體現唯真不破。但是路德先生你看你現在這個輪廓感一下就……你從來沒有一次直播中有你今天的輪廓,你從來沒有過,那都不是真實的你。這才是路德。
路德先生:這個效果真的太棒了!
郭文貴先生:你看橄欖枝這個水準,我剛才就是這麼一點就把他點進去了,就這麼簡單,你看這了得了嗎!
路德先生:文貴先生,我去拿個充電器,稍等。
郭文貴先生:好好好。……這就是路德先生家後面的小路。戰友們,我在這特別想給大家說,每一個法治基金戰友們捐過的款,我們在最近都能看得出來,巨大的功德,無上的功德,可以說是,這不是開玩笑的。
木蘭女士:喂
郭文貴先生:木蘭。
木蘭女士:聽到了,聽到了,剛才沒聽到。
郭文貴先生:你好呀!你這是進到哪了?
木蘭女士:七哥好!這個就是我加的背景,那裡可以選背景。
郭文貴先生:是嗎!我還不知道有這功能呀。GTV太厲害了!
木蘭女士:我就添加了這個背景。
郭文貴先生:你厲害了,比我都知道這個呀。
木蘭女士:對呀!有很多背景你可以選。
郭文貴先生:呵呵呵,還有選帽子、面具、背景,真是太棒了!
木蘭女士:對對對!
郭文貴先生:木蘭,我還想問你,剛才我跟路德說半天,現在美國這麼多人跟我們站在一起,保護中國人的安全,維護中國人的信用和海外人身安全,班農先生說這麼多,凱爾巴斯,還有我們這一系列的戰友,這跟很多法治社會法治基金這些支持者、贊助者分不開的。所以說任何時候,我們要謝謝那些法治社會、法治基金的捐款者,這些人太重要了!就像剛才我跟路德先生說的,人家不可能說跟你郭文貴幹這事去,人家肯定是跟法治社會、法治基金幹這個事,就是凱爾巴斯,班農先生,這些背後的千千萬萬的美國支持者,幹出這麼驚天動地的事。你們一定要多談多說,還有Sara。Sara、你、還有路德先生,一定要張嘴就談法治社會感謝,感謝!明白嗎?
木蘭女士:好的。一定的,一定要的!
郭文貴先生:你這聲音太好聽了,把我給迷糊了,我不知道說啥好了,咋辦呀?你老公每天回家能找到門兒嗎?每天都得像喝醉酒似。
木蘭女士:都習慣了呀。
郭文貴先生:你和Sara,你倆……路德先生,真是我們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沒選錯人。路德先生回來了。
路德先生:太好了!
木蘭女士:看到路德了,路德好!
路德先生:木蘭你好!
郭文貴先生:木蘭,我說路德先生他從來沒有在真正的電視面前,攝影鏡頭中展示真實的自己,這是他真實的自己。你看到沒有,這個輪廓什麼的,他老照著自己這個大平臉,是不是?麻將是不是有叫大平臉的呀?
路德先生:麻什麼?
郭文貴先生:麻將中有沒有叫平臉這個叫法的?
路德先生:叫白板。
郭文貴先生:白板?我不懂麻將。
路德先生:我看這個燈,頂燈不夠,所以這個立體感不夠,現在。
郭文貴先生:但是我覺得特別好,有陰影,看著你立體感特別強。
路德先生:現在因為頂上有個燈嘛。
郭文貴先生:噢!特別強,立體感。而且是你真實的你一個臉的比例,你非把自己大燈給照著自己,白不拉嘰的,然後看著兩個小眼睛在那塊兒轉。
路德先生:文貴先生,班農現在也在自己家裡閉關?
郭文貴先生:沒有,他每天是到處跑。
路德先生:他依然還到處跑?
郭文貴先生:啊,到處跑。挺厲害的,你知道反正他現在不能隨便坐飛機嘛,他都是開車。然後警衛、護士都是載著到處跑。他現在整個人像打了雞血似的,真是就這麼個人,一堆人啊。他講那兩個博士,現在你越來越知道了,那是美國生化武器最高的專家,是美國P4研究室過去的老大,知道吧。所以說那幫人跟他在一起,所以他現在跟打了雞血似的。
剛才我為啥跟木蘭也說這話,凱爾巴斯是經濟界現在最有風向標的,毋容置疑的;政治領域在全世界,班農絕對是領導這次潮流的老大。他說老大,連老二、老三都沒有,不是他說老二沒有他叫老大,他說老大,沒有後面老三、老四,這個你很清楚。這個是,法治社會、法治基金也讓他找到了自己,他都忘了過去什麼民族主義,Nationalism,Populism他都忘了,他就只有一個,Anti CCP-lism,他什麼都忘了。他覺得過去,一說他都不好意思,哎呀Miles別說了,兄弟兄弟饒了我別說了。我說你那是玩政客的,這才是使命。
所以說你跟木蘭、Sara你們幹大事,你仨尋思啥呢?你仨跟誰在一起呢?世界上最頂端的經濟界老大、最頂端的政治老大。可別把自己看得太賤了。那可不行。像莊烈宏、雞腿潘那種爛人,他沒這個福分,你知道嗎?
路德先生:凱爾貝斯先生現在也在家裡閉關吧應該?
郭文貴先生:不閉關,他也到處折騰呢。因為他現在是三個委員會的成員之一。
路德先生:國會的?國會三個委員會是吧?是國會委員會是吧?
郭文貴先生:不止。是那個五個角那個地方的其中一個。
路德先生:哦,國防部的。呵呵呵呵……
郭文貴先生:戰略啊。非常非常深。還有一個就是那個information呐,哈哈哈……我只能瞎說,瞎蒙的,別當回事。你跟Sara你們仨個尋思啥呢?尋思啥呢你呀?
路德先生:是呀。   
木蘭女士:嘿嘿嘿……對,每次看凱爾巴斯都特別好。
路德先生:對對,特別好。特別紳士。
郭文貴先生:凱爾巴斯就愛你們,愛你們仨,真的是,他說,我見過的中國人都不這樣,我過去太倒楣了,見的都是很多壞的中國人。
Sara女士:報到!
郭文貴先生:哈哈,咋樣說到就到了。
木蘭女士:Sara有點黑。
Sara女士:有點黑?黑嗎?
木蘭女士:挺好挺好。
郭文貴先生:咋樣,法治社會、法治基金仨董事全來了,華人董事。
路德、Sara、木蘭女士:嘿嘿嘿。
路德先生:木蘭不露臉啊,哈哈哈。
Sara女士:木蘭露臉一下,趕緊地。
路德先生:木蘭美女露個臉,別光出聲。
Sara女士:對呀!
木蘭女士:哈哈哈哈……
郭文貴先生:路德你都沒有想到,咱們爆料革命在海航這個事上,海航其中一個特別特別一個關鍵人物就是木蘭。我現在不能多說了,未來你會很驚訝的。而且是完全沒有安排的。她是在去年才告訴我,嚇我一大跳。
木蘭女士:呵呵呵
郭文貴先生:知道吧?這孩子嫁給日本人,然後居在澳大利亞,竟然是來自於海航,我的天哪。而且關鍵時刻在海航。當然了,她跟陳鋒、王健都沒雙修過,這肯定的。哈哈哈哈……
路德先生:這個還可以連五個、六個,五六個都可以吧?
郭文貴先生:對呀,我們私人會議現在是可以連六個,就是你開會六個,未來五百到五千都可以。
路德先生:那就太厲害了,太強了。
郭文貴先生:還有一個更誇張的,我跟你說,咱們馬上,就是那個蓋特的語音,還有加群,可以加幾百萬。我說一定要加到幾百萬、上千萬。未來Sara 那塊一聲令下,上百萬、上千萬在那等著呢戰友之家。我跟你說路德先生,你們真沒感受到。剛才Sara說的,Sara你知道這個戰友之家,今天我的秘密翻譯組裡面,不是木蘭這個秘密翻譯組,是我的特別秘密翻譯組,是給西方這一百個國家的政府,提供每天的不超過一張紙,就是要情的這種資料,都是他們做的。幾乎三分之一都來自Sara戰友之家。
Sara女士:是郭先生戰友之家,不是我。NO.
郭文貴先生:你,我都害怕,什麼林彪2、龔小寶3拿板磚砸我咋辦呐?我害怕你們戰友之家。哈哈哈哈。
路德先生:多好是吧,G-News。
Sara女士:還有路德, 路德也是在的。他那邊連結在他的頻道下邊。哇,嘩嘩地人進來的。嘩嘩的人氣,永遠都團結在一起的,分不開的。郭先生爆料革命,我是這邊管理,路德那邊是通道,真的是這樣。通道是路德帶進來的。
路德先生:有三萬七八千人了啊?
Sara女士:咱們現在五萬。
路德先生:五萬。
郭文貴先生:你不要說,它這個五萬不是結果,它這個過程當中進進出出是多少萬呐,這是開玩笑嗎?
Sara女士:所以圍繞著郭先生的爆料革命,我們在一起。
路德先生:多少人想把戰友之家那個,你看越搞越多,人越搞越多,是不是,Sara?
Sara女士:他們忘記一點,到戰友之家的人都沖著郭先生,不是沖著我,我算啥呀!
路德先生:什麼北京姑娘那些是不是?現在你看,他們有多少人?
Sara女士:別挑人家那個了,人家都挺好了,咱們要往前走,不看後面。
路德、郭先生、Sara女士:哈哈哈……
Sara女士:就是唯真不破,看誰走到底呀,走到勝利呀。
路德先生:對
Sara女士:山頂,山頂是吧,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哎呀,木蘭!
木蘭女士:啊?
Sara女士:那個好看,很好看。
郭文貴先生:這是木蘭選的GTV背景。我給你講木蘭,你和Sara之間啊,國際秘密翻譯組裡面,好多人也是來自戰友之家。這個人很多問Sara的時候,說我能不能去秘密翻譯組,Sara說去呀都一樣。這就是大姐呀,你知道麼木蘭?這個是很厲害的。所以說,這個千萬要記住咱們是一家人,千萬不要分開啊。一定要記住。
木蘭女士:那當然是的,當然是的。
Sara女士:是一家人。
木蘭女士:那戰友他們都特別積極,你知道嗎?他們就想多做事。他就可能是在戰友之家做,然後在我們這邊做,兩邊做。他就是想多做事。
Sara女士、木蘭女士:對對,就是這樣。
木蘭女士:就特別積極。
Sara女士:你在這樣說話,我們都要學你了,奶聲奶氣的。
路德先生、Sara女士、木蘭女士、郭文貴先生:呵呵呵呵……
Sara女士:路德趕緊跑了你看看,哈哈哈
郭文貴先生:你看路德家後面的景觀好漂亮啊!
木蘭女士:哇,這是實景,太漂亮了。
路德先生:實景,呵呵。一聽說奶聲奶氣趕緊拿張紙巾,哈哈哈,怕流口水呵呵呵。
郭文貴先生:今天我在路德家的小路上過來的,我在路德家後面過來的。
路德先生:是不是啊?
木蘭女士:這麼近呀?那你們很挺近呀!
郭文貴先生:非常近。我現在上路德家裡邊最多上洗手間的時間就到了。我今天我跟保鏢說,他說走路德家門口啊,還是走那個索羅斯家門口?我說走路德家門口。到路德家門口我說停下,我看他家玻璃廚房那個位置,我看看,我想喊兩嗓子,我說算了吧,就走了。
木蘭女士:喝喝喝
路德先生:很近。
Sara女士:路德你知道郭先生他過來嗎?
郭文貴先生:今天你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給你仨報個料啊,法治社會、法治基金的某個主席,今天就在路德家旁邊的一個會議中心開會,昨天來的。昨天你看,路德先生昨天下午私人飛機特別多,往這落。都是昨天到這來開會的。昨天晚上一個晚餐,今天上午的會,開完會他們飛回去了。然後呢幾十架私人飛機,就是跟今天晚上和明天接下來的,星期一、星期二一系列的政治、軍事、經濟行動都是有關的。你知道他到會上就拿著上次法治基金、法治社會開會的時候,就你們那套檔,他到哪都拿著那個夾子,那個檔,你知道麼。到哪去就往那一放。跟班農似的往哪一去都放著《超限戰》,哈哈,往那一擱,你知道麼。人家都問他,你這個法治社會、法治基金到底怎麼回事?他就哢哢給人家侃。他就成了一個中心了:這是我的本錢,你看我最早就加入了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我當主席呀,我這裡有仨董事呀,這董事都是幹啥的?說你看,我們是唯一一個把班農的和我們的、美國的政要,川普總統的,還有盧比奧的,翻譯成中文字幕發到世界的。我們有G-News、我們有GTV、我們有戰友之家、我們有路德訪談,包括那個喜站,喜馬拉雅之戰、大衛戰鷹室的那些中文、英文……他整一堆給人家看。人家說這能不能給我一下,給我一下。他就拿著視頻給我顯擺:你看看啊,看看我旁邊這人都誰?國防部的、C的、F的、大頭的、白的、白屋子的、紅屋子的,全都在看咱們。他現在引以為榮,我們有一點給他丟臉的嗎?
路德先生:沒有,絕對沒有!
郭文貴先生:法治社會就沒搞過一個丟臉的事。所以那天吃晚餐的時候他問Sara,那天木蘭妹子不在,說咱們開始每個人介紹介紹自己吧。Sara害羞,我說,我替她介紹,我就邦邦邦地我給她介紹。然後路德我也幫你介紹,你說半天……他就覺得,我怎麼過去見的中國人和現在見的中國人不是一回事啊!
包括那天那整個會議的安排,他傻眼了。他說我沒想到你們開會那麼認真,這麼認真的準備,每個字、每個時間、啪啪啪,那麼嚴肅。他沒見過這個,投資幾百億美元,那個叫什麼沃的人,一下想不起來,那個基金那個。他說,我從來沒開過這麼正規的會,沒一個這麼正規的檔;我們已經習慣了中國人只要錢,反正就不講究。他說但是你們真講究。所以他現在拿著那些東西到哪去,他要叫人家:你關注我這個,我就跟你談這話題——它是本錢了。
這就是你仨要記住。我今天我特別說了很多,我感觸特別深。
就是我說:班農先生今天的福克斯(FOX)訪談,還有今天早上的War Room、明天早上的War Room、昨天的War Room,你看班農先生講的話。我告訴你,他任何一句話觀點沒經白宮同意,他都不能講。因為那個媒體不是他的,那是美國政府的。你可別搞錯了,那是美國政府的。
路德先生:所以你看昨天我們做節目,班農先生說紐約紐倫堡大審判,要把習近平、王岐山等一夥,要進行紐倫堡大審判。這說出去簡直是太那個啦,是不是啊!
Sara女士:太給力了,太給力了。
郭文貴先生:今天我還沒看你節目呢。今天我在車上的時候,就有人給我發個資訊。他說:今天路德節目是不是你讓做的啊?我跟群裡說:我對路德節目不評價,我絕對沒讓你做這節目,我說怎麼了?
他說,紐倫堡大審判,有個叫博博士的,他明確說這個路博談,現在絕對不亞于老江。他覺得這個博博士咣咣咣地撂上來,厲害。
我說,我們的艾麗女士、路博談那都是很厲害的,路瑞談也是很厲害的。
結果博博士他說為什麼?他說:路德做完節目,大貓就說了,今天這個風向,路德、還有班農這個說法,他們是有計劃的;你們發現了嗎?這班小子越作越大,這是有計劃的。——所以說又給蓋上帽子了。
實際上路德先生咱今天說,咱倆連個電話都沒通,我都沒看你節目呢!結果這個爆料革命又把它給抬上去了。
咱說,我們沒那麼厲害……(他說)不行,你就是厲害!
原來我說我們厲害。(他說)你是三秒。
(我回他)我三秒、我三秒,最起碼我得三分鐘吧!
(他說)不不不,你三秒。
現在我們說我們沒那麼厲害。
(他說)不,你非常厲害,你三十個小時。
你說這共產黨,瘋啦,瘋啦!一個路德把你嚇成這個德性。
現在半夜三更啊!給我說的時候是我離開的時候,一點多鐘,是大陸的淩晨啊。我都不知道你(路德)講了啥?你路博談把人家弄的半死,你這幹嘛這是!
路德先生:就紐倫堡大審判嘛。因為是二戰時候的,它不是審判希特勒,因為希特勒已經自殺了,而是跟著希特勒底下的馬仔被審判了。之前他們在法庭上都是說:我只是馬仔,我這都是聽上面的、聽希特勒的指揮。但是這些人照樣被判死刑,但是只有三個人沒有判死刑。這三個人就是,當時實際上在二戰的時候救了猶太人,或者是跟盟軍(美、英、蘇)有一些情報的往來,哎,這三個人活下來了,別的都是死刑嘛。是不是。
所以我們昨晚的節目就這樣說的,就說……
郭文貴先生:你這節目做得太好了!這個時候你應該做這個節目,太好了!這就是我說,你是新聞天才,你知道嗎?
但是你做這個節目的時候,你要知道,爆料革命現在是給你背書的。所有人都覺得我們計畫好的。咱們真沒計畫!又是法治社會的主席、法治基金的主席跟你講。
所以我說為什麼你和Sara、和木蘭,你們現在其實法治基金、法治社會說太少了!最重要的,要感謝那些捐款者,那錢,那6、7百萬美元,最起碼三分之一是我的(捐款)。不是錢的事,是這個名正、言順地在美國幹的事。
這是咱們這些捐款者戰友們(的希望)……還有一個被共產黨給遮罩掉的那個40多億美元。哇,這倆基金主席,都愛錢,我跟你說。40多億美元你(CCP)給我整沒了,要給我40億美元,我在美國能幹多大事啊!他們覺得這個錢是能讓咱們成就理想的。
所以說你們一定要多提法治社會、法治基金跟戰友們的捐款,知道了嗎?
Sara怎麼又跑了呀?
木蘭女士:好的,好的。
路德先生:對。
木蘭女士:Sara好像掉線了!
郭文貴先生:我又給她發了,她那信號不好,Sara那信號不好。
大動作啊!路德先生,接下來全是大動作啊!天翻地覆啊!千萬記住,你的路德訪談不是你的職業,法治社會的董事是你的職業。木蘭你的職業是你的法治社會董事,還有Sara你們得負責任,你們知道嗎?
路德先生:對。
Sara女士:(掉線中….)
木蘭女士:好好好,一定,一定。
郭文貴先生:木蘭,我真的還想問你個事兒,你說這個澳大利亞那個地方,現在就剩下你和安紅,還有我們幾個戰友。還有幾個出來的,這種藍金黃在澳大利亞很嚴重啊。
木蘭女士:藍金黃很嚴重,應該是吧,我覺得。我覺得這裡有挺多那種的,有挺多那種華人組織,可能就是他們統戰組織比較多。
郭文貴先生:是嗎?
木蘭女士:嗯,還有就是像那種商人,就是也是屬於那種嘛,表面上是商人,但是他是代表CCP利益那種也有,這種也比較多。
郭文貴先生:但是民心在這擺著呢,你看這幾天,雞腿潘,還有那個莊烈宏,還有Inty、曾宏所有的關注度,一下子全沒了、歸零。Sara回來了,Sara。
Sara女士:回來了。
木蘭女士:澳洲的支持者也很多的,只是說,出來做節目的可能不是很多,但是背後的支持者感受到有很多澳洲的。
郭文貴先生:澳大利亞的關注資料很大。
木蘭女士:嗯,對。
郭文貴先生:Sara這臉真好看,這臉、眼睛真好看。
哎呀~這是江浙美女啊!這是沒法整的,這個。
Sara女士:趕緊讓木蘭露臉,讓大家驚一下。
郭文貴先生:木蘭一出面,跟你這臉(放一起),你倆真的有點姐妹相,你倆的臉型挺像的,特別像。
Sara女士:啊,真的?
(閒聊部分……….)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特有意思,85年那年我在香港回去的時候。
第一,買那個黃色錄影帶花了好多心血,買了幾盤黃色錄影帶。那時候拍的很好,那品質。因為回去複製就可以賣錢,你知道嗎?還可以送人,那是大公關禮物。
第二買什麼呢?就買那裸體照片,就是人家那個圖板上是叫裸體藝術,買了好多本。還買了那些日本的卡通小說,黃色的。
喔噻,帶回大陸去,那牛得!坐那一吃飯,大家都在那看著(說):老七,讓我看一個。翻一張,喝一杯。大家,啊喝一杯!壓著一半,再喝一杯。我這一本書,翻十幾張基本全喝趴下。那天天燒雞,酒喝不完呐。那時候你說中國人渴望到啥程度,那眼睛都綠了,能看到那個!叫裸體藝術。然後看完以後,你說:大家哎,過兩天我給你們放點錄影帶,哎喲我都媽耶!那時候電視機是拍好幾下才出圖像的那種,那時候我有彩色的電視機,那時候哪有彩色的,很少的。錄影帶一接,一放錄影,所有人都擠著看。
你說一個民族一個國家被給虐待到那個程度,我的天那!現在你看大家都不在乎了,那時候也叫裸體藝術。所以說Sara和木蘭哪天把你們兩個都奉獻出來,給爆料革命,是不是?
Sara女士:好了,你說的這個要是被他們截屏截去了……
木蘭女士:我沒有,沒有的。
郭文貴先生:沒有,馬上拍呀,是不是,GTV給你提供平臺,免費跟拍。
木蘭女士:不行不行。
路德先生:GTV變成GAV了,哈哈哈哈!
郭文貴先生:前天是不要不要的,今天是不行不行的。這個GTV變成GAV了,真是。Sara你真得說說,你這個路德弟弟真的是不像話,不履行職務,不談法治社會、法治基金,你們真的要多談,要多感謝班農和凱爾巴斯先生。你們沒定期給他們發個Email,要感謝感謝啊。
Sara女士:對。
路德先生:主要是班農和凱爾巴斯的引用都是法治基金的主席,我都說,我都說的。但是沒有每次都說,沒有啊,沒有。
Sara女士:不是不是,路德你又推薦藥,我告你有人對我說你又在推薦什麼新藥,千萬別推薦藥。
路德先生:沒有推薦新藥啊,沒有。
Sara女士:是什麼滅蟲劑啊?
路德先生:不,那是媒體上報的,媒體上澳洲發現的,有一個獲得諾貝爾獎的一個科學家找到了這個藥,耿言不是也發了嗎?就是頭蝨子的那個,不是我推薦的,就是報導有這樣一個事。
木蘭女士:是,是有這個,有這個,我都看到這個新聞報導了。
路德先生:然後是48小時,我說他現在只做了細胞實驗,還沒有做人體實驗,人體臨床實驗還沒有。不是推薦藥知道吧,是一個這樣的新聞。
Sara女士:一個資訊。
木蘭女士:對對,說是有效。
路德先生:對,就是這樣一個新聞,所以Sara你看你這裡接收的資訊,這就叫斷章取義,明明是我報一個這樣的新聞,到你這裡就變成了我推銷藥,天哪,如果不看節目的話,完了。
Sara女士:熱議,說路德先生又推薦一個藥,是殺蟲的,然後各種的說到哪裡去囤藥,你看看吧。
路德先生:你看,Sara你看說這個話的,戰友之聲這個人可是要小心了,知道吧?故意的。
郭文貴先生:Sara你真的要對路德老弟,對他有絕對的信心,你對他要絕對的信心,我這真不是開玩笑,真不是開玩笑啊。
(調試GTV) 所以說加照片漂亮,馬上我加照片,照片就來了
路德先生:有個美白還可以磨皮(調試GTV)
郭文貴先生:回來了回來了。親愛的戰友們好,我們今天是試試多方連線直播,今天很榮幸地請了路德先生、Sara女士、木蘭女士。我們三位戰友是法治社會、法治基金的董事。我們已經聊了很長時間了,在這亂聊佔用了大家很多時間,中間我們有4次斷掉,有兩次是操作性失誤斷掉,有兩次一次是網路的,另一次是被黑的。
今天GTV的多方聯繫直播是第一次,非常非常成功!我們還真是沒有做過,一次沒做過。所以說新上線的一個新的,完全自己手寫的,每個代碼都要自己寫的。然後第一次上線,兩人聯播、三人聯播、四人聯播,在世界不同的地方聯播。而且還跟我們一個戰友,完全沒有聯絡過的戰友——橄欖枝,我們剛才即時聯播,非常好,非常穩定。這已經是傳奇了,這不可能的,一台新車你還得試幾遍呢,你還得調試呢。
今天非常開心,跟我們的木蘭傳奇、Sara,還有路德先生,是兩位美女、一位帥哥,我們一起聊天聊得特別開心。跟戰友們也是感覺就像一家人一樣,所以現在我覺得真是,爆料革命讓我們很多有共同理想、共同目標的人,在GTV和G-News這個平臺上,大家可以24小時分享自己的一切。可以把大家所有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實現我們所有人,每個人內心的追求——喜馬拉雅的目標。讓中國人過上沒有共產黨的,一個有法治和信仰的自由的正常生活的國家。
現在世界人民都處在共產黨CCP病毒巨大的威脅陰影下,每個人都可能被奪去生命,每個家庭可能都會被奪去生命。還是那句話,戰友們保護好自己不被傳染,也不要去傳染別人。這個……不會在幾個月結束,而且最好我們通過GTV和G-News這個平臺,讓世界更早知道真相。讓世界和我們一起,讓共產黨交出真正的所有的資訊。我絕不相信在沒有共產黨全部交出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的真相的同時,世界能真正解決病毒,是絕不可能的。戰爭已經不可避免,現在在不同的…………
(卡信號亂碼斷線中)